強行插入被捆綁的姐姐 強暴性虐

今年六月九日,我如願和性感的姐姐做愛,從此之後姐弟倆也成為一對完美的性伴侶。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磨著姐姐上床,姐姐心中雖然還對亂倫有所戒懼,但終於在我的大JB和道德之間選擇了前者。

一段時間之後,她反而主動來到我的臥室,一件件脫去衣褲,和我瘋狂地交媾。看到姐姐逐漸放開,我大喜過望,然而心中仍然藏著一個隱秘的慾望:和姐姐玩SM。

日子慢慢過去,我淫邪的念頭越來越盛,甚至整天臆想著用繩子一道道捆綁住全祼的姐姐,再瘋狂地往她雪白的肉體上滴蠟、鞭打,看著她渾圓挺翹的屁部上佈滿血紅的傷痕。每當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就響起了姐姐淫蕩的叫床聲,雞巴瞬間聳立,精液噴薄欲出。

為了實現願望,我偷偷購置了繩索、低溫蠟燭、電動跳蛋、黑色的SM遊戲服、肛門塞、眼罩、手銬等道具,一心等著某個狂放的時刻。

然而,我有所疑慮,因為姐姐難以接受這樣的性虐方式。以我長時間觀察看來,姐姐在性方面雖然放蕩,但一直只接受正常的性愛,甚至連口交都排斥,真有些美中不足。

每當我在電腦上點開SM的圖片,看著那些被虐待的女人接受鞭撻,滴上蠟水,被鋼針刺入乳頭;或者用高跟鞋踩踏陰莖,將尿水噴射到嘴裡,姐姐總是說太噁心了,要求我馬上關掉。

我多次向她提及,SM事實上是一種高級的性愛方式,在虐戀中達到性的高潮,能極大地滿足佔有慾和權力感,但她總是認為這種有損身體的做法太駭人聽聞。不過,姐姐越是這樣推脫,我的慾望就越是強烈,恨不得立刻讓姐姐變成我的性奴隸。

在難熬的等待中,日曆翻到了十月一日,國慶日。這天傍晚,父母都出去與朋友打牌了,姐姐也特別打扮了一番,準備出門和同事共聚。

雖然是普通聚會,姐姐的著裝仍然異常惹火,吊帶背心配一件米黃色外衣,排扣間的雙峰傲然挺立,露出深深的乳溝,隱約可見吊帶背心中無肩帶黑色文胸的蕾絲花邊。下身超短裙,兩條玉腿裹在肉色絲襪中,腳蹬一雙七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

她的絲襪泛出誘惑的光澤,半蹲下身時,黑色的內褲就露出一角,那正是蜜穴的位置,我想那部分內褲早已被愛液打濕了吧,不由得暗怨:「姐姐這是去參加性派對吧,她真忍心把我一個人拋在家中。」

我妒火中燒,挨近姐姐身邊,雙掌撫摩著她的屁股,說道:「姐姐,別把我丟下嘛。算算我們已經有四五天沒做愛了,今天晚上就在家陪我吧。弟弟的雞雞憋了這麼久,一定會讓你滿足的。」

姐姐扭動腰肢,搖擺了幾下,膩聲說道:「快別鬧了,今天的派對早都定下了。那些男人中有個JB巨大的,姐姐正好要享受一下……這樣吧,等姐姐回來再和你玩。」

我急道:「等你回來爸媽已經在家了,我還有什麼機會啊。姐姐,你不要這麼狠心嘛,弟弟現在就要和你做愛。」

說著就將手臂伸進姐姐的短裙,隔著黑色內褲撫弄著姐姐的陰唇,「要不這樣吧,先和弟弟做,再出門不遲啊。」同時更大膽地從身後抱住姐姐,另一隻手插進吊帶背心,揉捏著她的左乳頭。

姐姐連聲說:「別鬧,別鬧,我趕時間呢!你這個小色鬼,天天玩姐姐,還玩不膩嗎?」

我淫笑著說:「姐姐,弟弟這段時間也上過幾個女人,但是那滋味怎麼也比不上性感的你呢。姐姐你太惹火了,我怎麼會玩膩呢?對了,弟弟學了幾手新花樣,我們這就上床試試吧。」說話間手指插入了姐姐的陰道,慢慢攪動起來,她嬌哼一聲,身體開始發熱。

我的手指立刻從陰道中退出,開始挑逗陰蒂,同時舌頭舔著她的耳後,輕輕咬著耳垂。

在我的引誘下,姐姐漸漸來了感覺,斷續地低聲喘氣,終於歎息著說:「好好,姐姐依你,不過只玩一次哦。我還要去Party呢。」

我涎著臉說道:「姐姐好奔放,被弟弟插了還要去找男人。」心中卻暗自竊喜:「等你上了鉤,我可不會放你走,怎麼說也要玩一個晚上。」

姐姐半推半就地被扶進了我的臥室,在那裡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她猛地推開我,踢掉高跟鞋,開始脫衣服,很快只穿著黑色三點式的姐姐就呈現在我眼前。

她正要脫掉絲襪,我打手勢阻止了,姐姐嬌笑道:「怎麼了,你要幫我脫內褲嗎?」她轉過身扭動著下身,將黑色的小內褲拉開,露出半個雪白的臀部。

我見時機成熟,便笑著說:「姐姐,我為你買了件好東西。你看看罷。」說著便從枕頭下拉出一件黑色的情趣內衣,雙手展開,喜滋滋地向她展示。

姐姐一怔,點頭說:「乖弟弟,真知道姐的心事。我正想要一件情趣內衣,嗯,姐姐穿上讓你看。」

她解開乳罩的扣子,褪下內褲,全祼著接過內衣,從雙腿間套上,將肩帶掛好,調整了位置。這是件彈力網式露乳開襠內衣,緊緊繃在姐姐豐滿的身體上,兩個水蜜桃般的大奶子和沒有一根毛的陰阜都露了出來。

我欣賞著,嚥下一口唾沫,說:「姐姐,你穿上高跟鞋吧,這樣會更性感,迷死人不償命。」

姐姐依言穿鞋,在我面前擺了幾個姿勢,更轉身彎腰,可以清楚地看到陰道口微微張開,她幽幽地說:「還等什麼,就這樣插我吧!」

我走近,將姐姐抱到寬大的床上,脫掉情趣內衣,分開兩腿,將硬挺的JB插入她的陰道,狠狠地頂了起來,姐姐也隨之浪叫,雙手在我身上亂摸。

我的JB被緊緊裹住,由於前戲充分,姐姐的陰道很快就收縮起來,似要將我的精液就此吸出。我晃一晃腦袋,令自己清醒,知道今晚絕不僅僅和姐姐這樣做愛。於是退出JB,抓住她的雙手壓在床欄上,低頭親吮姐姐的乳頭

姐姐嬌嗔道:「怎麼不插進去啊?弄了一半就退出了?快點把姐姐乾爽!哦哦哦,嗯嗯嗯嗯,弟弟把我舔得好爽!」

在迷亂間,她忽然聽到「卡嗒、卡嗒」兩聲脆響,手腕早被鐵銬困住,懸在鐵架上。姐姐問道:「小鬼頭,你這是做什麼?」

我並不回答,扭頭再將她的腳腕鎖住,晃動著JB淫笑著:「姐姐,你這下跑不掉了,只有乖乖地被弟弟玩弄。」

姐姐又好氣又好笑,說道:「你個小色狼,快放開姐姐。要不然姐姐的騷屄不讓你捅了。」

我撇撇嘴,忽然加強口吻說:「從現在起,你不是我姐姐,而是我性奴了。必須聽主人的話,否則主人要懲罰你哦。」

姐姐俏臉飛紅,似乎預感到了什麼,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迫不及待地摸出了繩索,開始捆綁床上這個只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美麗性奴。我放鬆鐵銬,一手緊抓住姐姐的雙手,令她無法動彈,接著捆住這雙玉蔥,反綁著狠狠打了幾個死結。之後將繩索一圈圈環繞在姐姐的胴體上,最終捆住了她的雙腳,穿著絲襪與高跟鞋的雙腳。

我承認自己是個戀足癖,當我脫下她的高跟鞋,只見姐姐的兩隻玉足粉嫩可愛,雪白肌膚上隱隱透出幾根暗色的靜脈,十個腳趾羞澀地彎曲著,塗了紅色的趾甲油,在肉色的絲襪裡顯得非常性感,非常誘惑。

我無法自抑,抓起姐姐的雙腳舔了起來,牙齒輕咬她的腳趾,更用舌頭從腳跟舔到趾尖,享受著絲襪的肉香的混合味道。

漸漸地,姐姐呼吸變得粗重,冷卻的情慾慢慢高漲了起來,迷迷糊糊地說:「好癢,好濕,姐姐的腳好舒服,姐姐要流水水了!」

我一聽更加喜不自禁,伸頭在姐姐的胯間,果見一股愛液慢慢流出,滴在我的嘴裡,散發著尿味和風騷的氣息。我含糊地說道:「姐姐,你還是能接受虐戀嘛,有當奴的潛質啊。要是玩得不過癮,你來當主人,來虐待我吧!」

當然,我還沒有嘗夠施虐的滋味,怎能就此罷休?

姐姐現在已經被牢牢捆住,逃不出我的掌心,我把她翻過來面朝床單,姐姐的身子痛苦地彎曲著,但聲聲嬌喘不曾停息,一對玉乳隨著呼吸顫動著,暗紅色的乳頭由於被繩子硌著,早已高高地突起。

我興奮地抽出軟鞭,在姐姐的臀部上輕輕磨著,說道:「性奴姐姐,我讓你爽得叫出來!」

話音剛落,一鞭子早抽在她光滑的屁股上,雖然發力不輕不重,但姐姐叫了一聲:「啊,你幹嘛打我,打得我好痛!」

我更不容情,一鞭鞭盡向著她的屁股招呼,「啪啪」聲響之不絕,姐姐大聲呼痛,水嫩的皮肉上出現了數道血紅的鞭痕,宛如一塊玉珮著上了淡淡的胭脂。

我再度鞭打,更用手掌拍擊,姐姐的屁股向兩邊張開,屁眼緊縮,小陰唇擠在大陰唇上,翻出一道肉縫。我用手揉捏她的小陰唇,推上去放下來,很快手指就沾滿了愛液,便將手指放入嘴中吮吸,一邊仍然鞭打著我親愛的姐姐。

又打了幾十下,姐姐嚶嚶地哭了起來,哭聲中夾雜著令人窒息的呻吟,聽來卻像慾望漸漸勃發。

我惡狠狠地說道:「奴,還有很多道具等著你呢!你要不要?」

姐姐流淚了,鼻子發酸地說:「我不要,我不要!以後你也別想插我了!」

我知道,必須把她完全征服!

我停下手,把道具一件件擺在姐姐眼前。先給她戴上乳夾,兩個小小的包著軟膠的乳頭夾咬住了姐姐的乳頭,通上電之後乳夾下的震蛋開始工作,按摩著姐姐的敏感部位。

接著,我把塗著潤滑油的125mm的紅色肛門塞插進了姐姐的屁眼裡,還特地轉動了幾下。姐姐在震蛋最強檔位的刺激下,雙乳頭麻癢難當,而屁眼瞬間被塞滿,痛楚與快感立時湧上腦門,不由啊啊地叫了起來。

我仔細觀察著姐姐放蕩而痛苦的模樣,一股股愛液落在床上流淌,而一滴滴汗水也打濕了枕巾。等到她的大陰唇完全充血,洞口張大之時,我又開啟跳蛋放入了姐姐的淫穴。

在三般虐戀名器的刺激下,姐姐更快地走向高潮,開始在床上翻滾,大聲呻吟,被緊緊捆住的四肢蜷曲著,像一隻發情的小母貓。

見此情景,我再也忍耐不住,拉出跳蛋,鬆開姐姐的雙腿,挺JB猛地插入她的陰道,狠狠地抽插著,一邊用手亂摸她穿著絲襪的雙腿。

姐姐早已被刺激地瘋狂了,雖然反綁著雙臂,但仍然坐起身子,讓肛門塞更徹底地插入,抖著雙乳,乞求我加以更高級的凌辱。

「我爽了,弟弟,姐姐爽翻了。不知道SM還有這樣的好處,我的乳房要脹破了,但弟弟你不要把這個夾子取下來!……再來點刺激的……來點刺激的!」

我欣喜若狂,摸過打火機,點燃了低溫蠟燭,讓蠟油全滴到姐姐的大奶上。姐姐幾乎翻了白眼,浪聲叫道:「哦哦……好爽……滴蠟,熱辣辣的,喜歡!」

紅色的蠟油順著姐姐的乳房流下,淌到腰間,再濺到陰阜上,她的長髮披紛凌亂,髮絲沾滿了汗水,臉上卻滿是渴望的表情。

我一邊欣賞身下這絕艷的女奴,一邊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姐姐的浪叫也越來越響:「幹我,狠狠地幹我!虐我,狠狠地虐我……主人,你玩死奴婢吧!」

我聞之大喜,讓姐姐俯臥著,將蠟油滴到她屁股的傷痕上,增加她的痛苦與快感。同時,我的JB仍然在她陰道中套弄著,龜頭已經脹到最大,完全撐住了陰道肉壁。

陣陣快感,陣陣羞辱姐姐帶來的滿足感讓我幾欲瘋狂,揮舞著鞭子抽向她後背,撕扯著她的頭髮,姐姐就像一匹母馬,被我任意騎乘,不敢有半句怨言。

就這樣插了幾百下,我的馬眼搔癢不止,立即拔出JB並且看到姐姐正向外第N次噴射出陰精。

我急忙把JB塞在姐姐的櫻桃小嘴中,一挺腰腹,大股白色精液直射深喉。姐姐嗚了一聲,接著聽到她吞嚥精液的聲音,像在品嚐別樣的美食。

我一手抓住JB根部,不停手淫,想將最後一點精液都射在姐姐嘴裡。

當一切結束之後,姐姐舔乾淨我JB上的殘餘精液,跪在我面著,帶著絕望而又乞憐的眼神,從嘴角邊溢出兩行白色精液,一滴滴落在那早已被捆得發紅的雙乳上。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又以強勢的姿態和姐姐虐戀,射了五次,有兩次還用盤子盛了精液,讓姐姐像母狗一樣舔食。這時的姐姐如此順從,早已忘記要去參加的性Party;我知道,姐姐已經是我的性奴了!

今年六月九日,我如願和性感的姐姐做愛,從此之後姐弟倆也成為一對完美的性伴侶。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磨著姐姐上床,姐姐心中雖然還對亂倫有所戒懼,但終於在我的大JB和道德之間選擇了前者。

一段時間之後,她反而主動來到我的臥室,一件件脫去衣褲,和我瘋狂地交媾。看到姐姐逐漸放開,我大喜過望,然而心中仍然藏著一個隱秘的慾望:和姐姐玩SM。

日子慢慢過去,我淫邪的念頭越來越盛,甚至整天臆想著用繩子一道道捆綁住全祼的姐姐,再瘋狂地往她雪白的肉體上滴蠟、鞭打,看著她渾圓挺翹的屁部上佈滿血紅的傷痕。每當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就響起了姐姐淫蕩的叫床聲,雞巴瞬間聳立,精液噴薄欲出。

為了實現願望,我偷偷購置了繩索、低溫蠟燭、電動跳蛋、黑色的SM遊戲服、肛門塞、眼罩、手銬等道具,一心等著某個狂放的時刻。

然而,我有所疑慮,因為姐姐難以接受這樣的性虐方式。以我長時間觀察看來,姐姐在性方面雖然放蕩,但一直只接受正常的性愛,甚至連口交都排斥,真有些美中不足。

每當我在電腦上點開SM的圖片,看著那些被虐待的女人接受鞭撻,滴上蠟水,被鋼針刺入乳頭;或者用高跟鞋踩踏陰莖,將尿水噴射到嘴裡,姐姐總是說太噁心了,要求我馬上關掉。

我多次向她提及,SM事實上是一種高級的性愛方式,在虐戀中達到性的高潮,能極大地滿足佔有慾和權力感,但她總是認為這種有損身體的做法太駭人聽聞。不過,姐姐越是這樣推脫,我的慾望就越是強烈,恨不得立刻讓姐姐變成我的性奴隸。

在難熬的等待中,日曆翻到了十月一日,國慶日。這天傍晚,父母都出去與朋友打牌了,姐姐也特別打扮了一番,準備出門和同事共聚。

雖然是普通聚會,姐姐的著裝仍然異常惹火,吊帶背心配一件米黃色外衣,排扣間的雙峰傲然挺立,露出深深的乳溝,隱約可見吊帶背心中無肩帶黑色文胸的蕾絲花邊。下身超短裙,兩條玉腿裹在肉色絲襪中,腳蹬一雙七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

她的絲襪泛出誘惑的光澤,半蹲下身時,黑色的內褲就露出一角,那正是蜜穴的位置,我想那部分內褲早已被愛液打濕了吧,不由得暗怨:「姐姐這是去參加性派對吧,她真忍心把我一個人拋在家中。」

我妒火中燒,挨近姐姐身邊,雙掌撫摩著她的屁股,說道:「姐姐,別把我丟下嘛。算算我們已經有四五天沒做愛了,今天晚上就在家陪我吧。弟弟的雞雞憋了這麼久,一定會讓你滿足的。」

姐姐扭動腰肢,搖擺了幾下,膩聲說道:「快別鬧了,今天的派對早都定下了。那些男人中有個JB巨大的,姐姐正好要享受一下……這樣吧,等姐姐回來再和你玩。」

我急道:「等你回來爸媽已經在家了,我還有什麼機會啊。姐姐,你不要這麼狠心嘛,弟弟現在就要和你做愛。」

說著就將手臂伸進姐姐的短裙,隔著黑色內褲撫弄著姐姐的陰唇,「要不這樣吧,先和弟弟做,再出門不遲啊。」同時更大膽地從身後抱住姐姐,另一隻手插進吊帶背心,揉捏著她的左乳頭。

姐姐連聲說:「別鬧,別鬧,我趕時間呢!你這個小色鬼,天天玩姐姐,還玩不膩嗎?」

我淫笑著說:「姐姐,弟弟這段時間也上過幾個女人,但是那滋味怎麼也比不上性感的你呢。姐姐你太惹火了,我怎麼會玩膩呢?對了,弟弟學了幾手新花樣,我們這就上床試試吧。」說話間手指插入了姐姐的陰道,慢慢攪動起來,她嬌哼一聲,身體開始發熱。

我的手指立刻從陰道中退出,開始挑逗陰蒂,同時舌頭舔著她的耳後,輕輕咬著耳垂。

在我的引誘下,姐姐漸漸來了感覺,斷續地低聲喘氣,終於歎息著說:「好好,姐姐依你,不過只玩一次哦。我還要去Party呢。」

我涎著臉說道:「姐姐好奔放,被弟弟插了還要去找男人。」心中卻暗自竊喜:「等你上了鉤,我可不會放你走,怎麼說也要玩一個晚上。」

姐姐半推半就地被扶進了我的臥室,在那裡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她猛地推開我,踢掉高跟鞋,開始脫衣服,很快只穿著黑色三點式的姐姐就呈現在我眼前。

她正要脫掉絲襪,我打手勢阻止了,姐姐嬌笑道:「怎麼了,你要幫我脫內褲嗎?」她轉過身扭動著下身,將黑色的小內褲拉開,露出半個雪白的臀部。

我見時機成熟,便笑著說:「姐姐,我為你買了件好東西。你看看罷。」說著便從枕頭下拉出一件黑色的情趣內衣,雙手展開,喜滋滋地向她展示。

姐姐一怔,點頭說:「乖弟弟,真知道姐的心事。我正想要一件情趣內衣,嗯,姐姐穿上讓你看。」

她解開乳罩的扣子,褪下內褲,全祼著接過內衣,從雙腿間套上,將肩帶掛好,調整了位置。這是件彈力網式露乳開襠內衣,緊緊繃在姐姐豐滿的身體上,兩個水蜜桃般的大奶子和沒有一根毛的陰阜都露了出來。

我欣賞著,嚥下一口唾沫,說:「姐姐,你穿上高跟鞋吧,這樣會更性感,迷死人不償命。」

姐姐依言穿鞋,在我面前擺了幾個姿勢,更轉身彎腰,可以清楚地看到陰道口微微張開,她幽幽地說:「還等什麼,就這樣插我吧!」

我走近,將姐姐抱到寬大的床上,脫掉情趣內衣,分開兩腿,將硬挺的JB插入她的陰道,狠狠地頂了起來,姐姐也隨之浪叫,雙手在我身上亂摸。

我的JB被緊緊裹住,由於前戲充分,姐姐的陰道很快就收縮起來,似要將我的精液就此吸出。我晃一晃腦袋,令自己清醒,知道今晚絕不僅僅和姐姐這樣做愛。於是退出JB,抓住她的雙手壓在床欄上,低頭親吮姐姐的乳頭

姐姐嬌嗔道:「怎麼不插進去啊?弄了一半就退出了?快點把姐姐乾爽!哦哦哦,嗯嗯嗯嗯,弟弟把我舔得好爽!」

在迷亂間,她忽然聽到「卡嗒、卡嗒」兩聲脆響,手腕早被鐵銬困住,懸在鐵架上。姐姐問道:「小鬼頭,你這是做什麼?」

我並不回答,扭頭再將她的腳腕鎖住,晃動著JB淫笑著:「姐姐,你這下跑不掉了,只有乖乖地被弟弟玩弄。」

姐姐又好氣又好笑,說道:「你個小色狼,快放開姐姐。要不然姐姐的騷屄不讓你捅了。」

我撇撇嘴,忽然加強口吻說:「從現在起,你不是我姐姐,而是我性奴了。必須聽主人的話,否則主人要懲罰你哦。」

姐姐俏臉飛紅,似乎預感到了什麼,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迫不及待地摸出了繩索,開始捆綁床上這個只穿著絲襪和高跟鞋的美麗性奴。我放鬆鐵銬,一手緊抓住姐姐的雙手,令她無法動彈,接著捆住這雙玉蔥,反綁著狠狠打了幾個死結。之後將繩索一圈圈環繞在姐姐的胴體上,最終捆住了她的雙腳,穿著絲襪與高跟鞋的雙腳。

我承認自己是個戀足癖,當我脫下她的高跟鞋,只見姐姐的兩隻玉足粉嫩可愛,雪白肌膚上隱隱透出幾根暗色的靜脈,十個腳趾羞澀地彎曲著,塗了紅色的趾甲油,在肉色的絲襪裡顯得非常性感,非常誘惑。

我無法自抑,抓起姐姐的雙腳舔了起來,牙齒輕咬她的腳趾,更用舌頭從腳跟舔到趾尖,享受著絲襪的肉香的混合味道。

漸漸地,姐姐呼吸變得粗重,冷卻的情慾慢慢高漲了起來,迷迷糊糊地說:「好癢,好濕,姐姐的腳好舒服,姐姐要流水水了!」

我一聽更加喜不自禁,伸頭在姐姐的胯間,果見一股愛液慢慢流出,滴在我的嘴裡,散發著尿味和風騷的氣息。我含糊地說道:「姐姐,你還是能接受虐戀嘛,有當奴的潛質啊。要是玩得不過癮,你來當主人,來虐待我吧!」

當然,我還沒有嘗夠施虐的滋味,怎能就此罷休?

姐姐現在已經被牢牢捆住,逃不出我的掌心,我把她翻過來面朝床單,姐姐的身子痛苦地彎曲著,但聲聲嬌喘不曾停息,一對玉乳隨著呼吸顫動著,暗紅色的乳頭由於被繩子硌著,早已高高地突起。

我興奮地抽出軟鞭,在姐姐的臀部上輕輕磨著,說道:「性奴姐姐,我讓你爽得叫出來!」

話音剛落,一鞭子早抽在她光滑的屁股上,雖然發力不輕不重,但姐姐叫了一聲:「啊,你幹嘛打我,打得我好痛!」

我更不容情,一鞭鞭盡向著她的屁股招呼,「啪啪」聲響之不絕,姐姐大聲呼痛,水嫩的皮肉上出現了數道血紅的鞭痕,宛如一塊玉珮著上了淡淡的胭脂。

我再度鞭打,更用手掌拍擊,姐姐的屁股向兩邊張開,屁眼緊縮,小陰唇擠在大陰唇上,翻出一道肉縫。我用手揉捏她的小陰唇,推上去放下來,很快手指就沾滿了愛液,便將手指放入嘴中吮吸,一邊仍然鞭打著我親愛的姐姐。

又打了幾十下,姐姐嚶嚶地哭了起來,哭聲中夾雜著令人窒息的呻吟,聽來卻像慾望漸漸勃發。

我惡狠狠地說道:「奴,還有很多道具等著你呢!你要不要?」

姐姐流淚了,鼻子發酸地說:「我不要,我不要!以後你也別想插我了!」

我知道,必須把她完全征服!

我停下手,把道具一件件擺在姐姐眼前。先給她戴上乳夾,兩個小小的包著軟膠的乳頭夾咬住了姐姐的乳頭,通上電之後乳夾下的震蛋開始工作,按摩著姐姐的敏感部位。

接著,我把塗著潤滑油的125mm的紅色肛門塞插進了姐姐的屁眼裡,還特地轉動了幾下。姐姐在震蛋最強檔位的刺激下,雙乳頭麻癢難當,而屁眼瞬間被塞滿,痛楚與快感立時湧上腦門,不由啊啊地叫了起來。

我仔細觀察著姐姐放蕩而痛苦的模樣,一股股愛液落在床上流淌,而一滴滴汗水也打濕了枕巾。等到她的大陰唇完全充血,洞口張大之時,我又開啟跳蛋放入了姐姐的淫穴。

在三般虐戀名器的刺激下,姐姐更快地走向高潮,開始在床上翻滾,大聲呻吟,被緊緊捆住的四肢蜷曲著,像一隻發情的小母貓。

見此情景,我再也忍耐不住,拉出跳蛋,鬆開姐姐的雙腿,挺JB猛地插入她的陰道,狠狠地抽插著,一邊用手亂摸她穿著絲襪的雙腿。

姐姐早已被刺激地瘋狂了,雖然反綁著雙臂,但仍然坐起身子,讓肛門塞更徹底地插入,抖著雙乳,乞求我加以更高級的凌辱。

「我爽了,弟弟,姐姐爽翻了。不知道SM還有這樣的好處,我的乳房要脹破了,但弟弟你不要把這個夾子取下來!……再來點刺激的……來點刺激的!」

我欣喜若狂,摸過打火機,點燃了低溫蠟燭,讓蠟油全滴到姐姐的大奶上。姐姐幾乎翻了白眼,浪聲叫道:「哦哦……好爽……滴蠟,熱辣辣的,喜歡!」

紅色的蠟油順著姐姐的乳房流下,淌到腰間,再濺到陰阜上,她的長髮披紛凌亂,髮絲沾滿了汗水,臉上卻滿是渴望的表情。

我一邊欣賞身下這絕艷的女奴,一邊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姐姐的浪叫也越來越響:「幹我,狠狠地幹我!虐我,狠狠地虐我……主人,你玩死奴婢吧!」

我聞之大喜,讓姐姐俯臥著,將蠟油滴到她屁股的傷痕上,增加她的痛苦與快感。同時,我的JB仍然在她陰道中套弄著,龜頭已經脹到最大,完全撐住了陰道肉壁。

陣陣快感,陣陣羞辱姐姐帶來的滿足感讓我幾欲瘋狂,揮舞著鞭子抽向她後背,撕扯著她的頭髮,姐姐就像一匹母馬,被我任意騎乘,不敢有半句怨言。

就這樣插了幾百下,我的馬眼搔癢不止,立即拔出JB並且看到姐姐正向外第N次噴射出陰精。

我急忙把JB塞在姐姐的櫻桃小嘴中,一挺腰腹,大股白色精液直射深喉。姐姐嗚了一聲,接著聽到她吞嚥精液的聲音,像在品嚐別樣的美食。

我一手抓住JB根部,不停手淫,想將最後一點精液都射在姐姐嘴裡。

當一切結束之後,姐姐舔乾淨我JB上的殘餘精液,跪在我面著,帶著絕望而又乞憐的眼神,從嘴角邊溢出兩行白色精液,一滴滴落在那早已被捆得發紅的雙乳上。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又以強勢的姿態和姐姐虐戀,射了五次,有兩次還用盤子盛了精液,讓姐姐像母狗一樣舔食。這時的姐姐如此順從,早已忘記要去參加的性Party;我知道,姐姐已經是我的性奴了!

喜歡就讚一下!!!
2 1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遊泳池的人妻
幹了樓上的女人
冷豔的少婦
念念不忘的第一次
三男輪番干一個美婦
交際應酬
隔壁鄰居女孩
雨中激情
浪蕩的清純姐姐
哥們兒,我幹了你老婆
熱門小說:
真實的母子亂倫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