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老婆的徒步旅行 - 絕色文學

我和我老婆的徒步旅行 人妻熟女

幾年前,當我和我老婆慧琳結婚時,我以為她是一個相當保守的女人。在我之前,她只和兩個男朋友上過床,而且平時也是很內向的樣子,偶爾在床上我會嚐試一些新的花樣,但她一點興趣都沒有,最終也只能用男上女下那種最傳統的姿勢做愛。

不過在幾個月前,我倆一起玩了一次露營後,我們的性愛就上了一個大台階。我們同時向自己的公司請了一個周的長假,去離我們不遠的一座山地湖宿營。一開始的安排是,兩個人在一起待幾天,遊遊泳,四處走走,放飛我們的心情。

可不巧的是,當我們到達之前我們常去的湖邊的一個景點時,我們發現那裏已經立起了一個大帳篷。帳篷邊上有三個年輕男子,看起來大概都是二十來歲的樣子,比我們要年輕好幾歲。

我本來想另外換個地方算了,但慧琳卻非常喜歡這裏,所以我也只能聽她的,在這幾個小後子旁邊宿營了。我們從車裏下來,朝他們走過去,走的進了,我便開口問起來:“你們好啊,介不介意我們在這附近露營啊?”

“沒事啊,後計,你們喜歡,也可以在這裏宿營的。”其中一個人友好地說。他自我介紹叫做馬俊,另外兩個人,一個叫做趙成,另一個叫蘇傑。他們從另外一個省過來,還是大學生,這次也是出來走走,闖蕩一下,見見世面。現在大學生們都很有錢,動不動就到處旅遊啊。

他們都表現的非常友好,我們一起聊了一會,就開始去搭我們自己的帳篷了。當然,我也能看到那三個家夥都在偷窺我老婆慧琳。她穿著緊身牛仔褲,還有白色的緊身衝鋒衣,把整個雄偉的胸部給包裹著,看起來非常誘人。不過我沒怎麼介意,畢竟慧琳可是個大美女,被許多男人YY,我可是相當自豪呢。

弄好帳篷,我就和慧琳沿著湖邊散步。等到下午回到帳篷那時,趙成和蘇傑已經上山玩兒去了,只有馬俊還在湖邊曬太陽。他邀請我倆和他們一起吃晚飯,當然我們是欣然接受了。

到了晚餐時間,我還在擺弄我們的炊具,這時慧琳決定去湖裏遊一圈。她外衣裏頭已經穿了一套比基尼,所以她只需要把外衣脫掉就行了。她的泳衣也是很保守的那種,上面有一些紅黃色的圓點,饒是如此,我還是很有興趣地看著她脫衣服。當她脫掉T恤時,我能看到她那36C的大奶子搖晃了幾下,接著她就脫掉牛仔褲,露出雪白的長腿和渾圓的翹臀。那一瞬間,我感覺雞巴有點硬了。

她看見我在看她,羞澀地笑著說:“旁邊有別的男人,穿這樣的衣服,我還是有點緊張。沒有很暴露吧,對不?”

“還好啦,如果你穿的小一號,那就不一定了喔。”

她衝我抿嘴一笑:“小後子,要冷靜,等晚上妾身再來安慰你的小兄弟……”

然後朝我眨了眨眼睛,就轉身朝湖邊走去,一路上還不時地對著我搖晃著那要人命的大屁股。經過馬俊的時候,竟然也風騷地搖了搖屁股,然後就慢慢走近了湖水裏。我靠,什麼女人啊!

她走了,我只能繼續弄我們的炊具,眼角還時不時地地瞟一眼慧琳。她時而悠閑地遊在湖面上,時而一頭紮進湖水裏,再猛地浮出水面。從我這個角度,能看見馬俊不時地偷窺慧琳,他應該能看到慧琳身上濕漉漉的泳衣正貼在她的軀體上,看到水滴從她身上滴落下來。哎,不能怪他去偷窺我老婆,誰叫慧琳身材這麼惹火呢,我只能暗暗安慰自己。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改變了這個本應平淡的周末。那會,我正低頭整理烤架,突然我聽到馬俊驚呼起來。

我抬起頭,立馬就看到他看到了什麼。慧琳剛從水裏浮出來,站在水面上。也許是在遊泳的時候,她的胸罩帶子鬆了,已經掛在了肚子上,一對雪白的美乳完全暴露了出來!

她似乎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站在那,抹去臉上的水珠,然後反手抓住自己的頭發,擠去裏面的水。隨著她的動作,她的乳房輕輕地搖曳,粉紅色的乳頭也跟著左右晃動。馬俊一臉震驚地盯著慧琳,幾個小時前,他才剛剛見到這個美女,現在竟然有眼福看到她赤裸的乳房。此時他肯定在感謝老天有眼吧。

“老婆!”我大聲對慧琳叫道。慧琳轉過來,看到我臉上精彩的表情,然後又轉頭看到馬俊睜大的雙眼,再低下頭,就看到了自己的乳房。她尖叫一聲,立馬伸手掩住自己的兩個大奶,趕緊轉過身子,躲避我們兩條色狼的視奸。

這時,馬俊哈哈大笑起來,“你好美啊,慧琳!”說著,他竟然鼓起掌來,而慧琳則慌亂地抓起胸罩,重新係好帶子,然後轉過身子對著我們,臉上瞟著一朵朵紅雲。

“啊,不好意思啊,好尷尬啊!”她輕聲道,臉上紅雲更甚,看起來像是要哭了。她衝向岸邊,還用手護著胸,擔心還會繼續掉下來。我想她會不會徑直躲進我們的帳篷裏,一直不出來,直到旅行結束。

“你有什麼好尷尬的啊?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馬俊打趣道。

她想要不看馬俊,就穿過他身旁,但馬俊拉住她,在她耳邊輕聲說了什麼,然後他倆就開始交談。不管他說什麼,臉上都充滿了真誠,然後突然間,我看到慧琳笑了起來。他們一直說著話,只是聲音很低,我怎麼也聽不到。一開始,慧琳還只是抿著嘴笑,沒過多久,竟然笑出聲來了。我不知道馬俊到底對她說了什麼,但至少慧琳不再急的要哭了。

他們繼續聊著,這時趙成和蘇傑突然跑了過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趙成關切地問道。

“呃,沒事,沒什麼事。”慧琳慌亂地回答。但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答案,我都不知道慧琳是想要他們不再追問,還是希望他們繼續問呢。

“確實沒什麼大事。”這時馬俊說道,朝著慧琳擠弄了下眉眼。

“啊!!”慧琳好尷尬。

“什麼?到底什麼事?”蘇傑追問起來。

“沒什麼啦,我只是……只是遊泳的時候胸罩掉下來了,就這樣而已啦。”

“什麼!!!”蘇傑震驚了。

趙成朝著馬俊問道:“後計,你有沒有看到?”

“當然咯,這是我這輩子看到過最漂亮的乳房了!”馬俊似乎還一臉回味。

“停,不許再說了!”慧琳趕緊叫道。

“看起來怎麼樣?”趙成繼續問。

“太迷人了!堅挺渾圓,就像電影明星的美乳!你們太沒眼福了,哈哈!”

“那,慧琳,能不能也讓我們也看看?”聽到這話,蘇傑色眯眯地對慧琳說道。

慧琳笑起來:“沒門!那只是一次意外!只能怪你們自己看不到表演了咯。”我意識到慧琳說的是“表演”,她似乎對自己的身材非常自信啊。

晚上我們和他們一起吃飯,圍著一圈篝火,很有旅行的味道。我們海闊天空地吹牛,天南地北什麼都聊,但話題總是有意無意地被扯回到馬俊看見慧琳乳房這上面來。

“等一下,這麼說,她的胸罩完全掉落下來了?還只是鬆開了一點點?”趙成問出來關鍵處。

“當然是全部都掉下來了啊!她就像個天使一樣,從水中浮出來,上身赤裸著。”馬俊一臉得意地炫耀。

慧琳臉羞紅了,但還是笑著。她似乎很享受這種被關注的氣氛,即便是非常尷尬的狀況。

“哎,真是可惜!”趙成露出一臉惋惜的神情。

“是你說要去山上走走的!現在,你讓咱倆都看不到這世界上最漂亮的乳房了!”蘇傑佯裝氣憤地說道。

“為什麼,老天啊,為什麼這麼對我?”蘇傑還演上癮了,仰起頭,大聲地叫道。看到這滑稽的一幕,慧琳大聲笑了起來。太讓我感到不可思議了,這幾個小後子真會逗女人開心,明明是拿著人家的乳房調戲,卻還能讓氣氛很和諧,不至於冷場。

“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從今往後,我再也看不到跟她一樣美得乳房了,這難道不更讓人傷心嗎?”

“呃,貌似也是哦。”趙成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舉起啤酒瓶子,對著馬俊說道,“來,敬這個即將永遠被乳房毀掉的可憐男人一杯!”

慧琳,還有所有人都舉起酒瓶,大聲笑起來。

晚飯後,我倆就鑽進了自己的帳篷裏,令我驚訝的是,慧琳竟然主動向我索愛。平常我都需要費老鼻子功夫挑起她的情緒,但今晚她竟然直接脫掉我的褲子,一屁股坐在我上面套弄起來。

我們激情地索取著對方,但我明顯感覺得到她的心思並不在我身上,想了想,便直接說出來:“聽到那三個家夥品評你的乳房,貌似很刺激哦。”

這時,她的眼睛明顯亮了:“你沒瘋吧?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那只是個意外。你沒生氣吧?”

“剛開始我是有點……不過,他們的關注,讓我感覺還蠻舒服的……”她輕輕地說道,眼神有點點恍惚。

“你從湖裏上來後,馬俊和你說了什麼啊?”

她閉上眼睛,騎在我身上套弄,嘴裏輕聲呻吟,“就只是……就是告訴我不應該覺得不好意思,跟我說我的乳房是多麼的漂亮……他真的很喜歡……”

“那你喜歡他們那麼調戲你嗎?”我開始煽風點火,“喜不喜歡他看你的乳房,那些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的乳房上哦?”

她的喘息大了起來:“呃……那你喜不喜歡他們談論我的乳房呢?”

我楞了一下,老實答道:“嗯,我喜歡。”

她在我身上默默套弄了一小會,然後才說出來:“如果……如果再次發生呢?如果另外兩個人想要看我的乳房呢?我是說如果啊。”

我被她的話給震驚到了:“什麼,你想要給趙成和蘇傑看你的乳房?”

“沒有啊……哦,也許吧?”她不置可否地答道,只是下身的套弄的速度加快了,清楚地表達了她內心的想法,“你會不會介意呢?”

我當然不會。我知道我老婆的乳房真的好美,只要這些家夥看得到摸不到,我怎麼會介意我老婆的乳房被他們看幾下?特別是這麼做,能讓慧琳煥發性愛的活力,我自然是賺大了呀。

“我介意什麼?”我反問道,還一邊用力地從下面頂她,“快告訴我!”

慧琳再次爽的呻吟出聲:“啊!!!……如果那些家夥看到我的乳房?如果那些家夥想要看我赤裸的胸部,你會不會介意?”

她下身的動作越來越瘋狂,我感覺她應該快高潮了,當然我也快忍不住了。

“要是我的內衣又掉下來了,就在他們三個的眼前……喔……啊!!!你老婆我的乳房被他們看光光了……你會不會介意啊,老公?他們都會知道你老婆的乳房長什麼樣子了,他們會看光我的乳房的啊!!!!喔!!!”

大叫一聲,慧琳她高潮了。我也射了,射在她身體裏。真是太美妙了,兩個人共同攀上性愛的巔峰,直到兩個人都筋疲力竭,倒在對方懷裏。

大戰過後,平靜了幾分鍾,我想應該問問慧琳剛剛說的是不是認真的,可她竟然已經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和慧琳吃完早餐,衝了個澡,就在這附近溜達。那三個家夥整個上午都不在,直到下午他們才回來。

昨晚那種曖昧的氣氛已經消散,我們兩隊人也沒有互相打招呼。不過過了好長一陣子,趙成裝作從我們旁邊路過。

“你們好啊,要不要去山上走走?馬俊和蘇傑想要休息一下,要不我陪你們去吧?”

我說我得小憩一下,之後才能一起去。但慧琳卻說道:“老公,你休息吧,我想和馬俊去山上逛一下!”

“你確定?”我問道。

“嗯,我想去上面運動下!”她看著我,對我眨眨眼。真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

說完,慧琳走進帳篷裏,然後穿著一條短褲,一雙登山鞋還有一件緊身T恤出來,T恤裏是一件比基尼內衣。接著,他們倆就一起沿著徒步旅行的路線登山去了。他們大概要三個多小時才會回來吧,我想著。三個小時時間,慧琳和趙成獨處在一塊,她還對我飽含意味地眨眨眼。我有點不安,但還是選擇相信她。

心裏有事,我也沒法睡午覺了。只能躺在湖邊草地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過了好幾個小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看了看,原來是慧琳發資訊給我。那是她自己的照片,正站在山頂上,背對鏡頭,向著天空張開雙臂。隨後我竟然發現她後背是光溜溜的,她只穿著一條短褲!她原來穿著的T恤和內衣都不知道哪裏去了,只能看到後背的兩條勒痕。

這時她又發過來一條資訊:“老公,喜歡麼?”

我回了過去:“嗯,你好漂亮!”

慧琳:“趙成給我拍的……”

我猶豫了一會,再回過去:“他應該不只是看到這些吧?”

過了好久,慧琳才回我,但她的資訊讓我心裏七上八下的:“呃……”

接著又有一條資訊過來:“晚上我再和你說吧!”

好吧,看到這條短信,我是再也沒法睡下去了。我站起身,試著平靜下來。馬俊和蘇傑也已經醒過來了,我便和他倆一起打撲克,過了一個多鍾頭,慧琳和趙成才回來。

看到慧琳,我立馬就發現她T恤裏面穿著的內衣已經不見了,都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在搖晃,乳頭也頂在了衣服上。馬俊和蘇傑顯然也發現了慧琳的異狀,放肆地盯著慧琳的胸部猛看。

“你們玩的怎麼樣?”馬俊問道。

“挺有意思的啊!”慧琳興高采烈的回答。

“非常有意思!”趙成也咧嘴一笑。

“喔,怎麼有趣了?是不是看到慧琳的乳房了?”馬俊急忙問起來。

“當然啦!”趙成得意洋洋地說道。

慧琳也笑起來,故作嗔怒地拍了下趙成的肩膀:“趙成!這可是秘密哦!”

“真是個好姑娘!”馬俊也笑起來。

“什麼?!這不公平!只有我沒看過慧琳的奶子了!”這時,蘇傑不高興了。

“後計,你應該和我們一起去爬山的!”趙成道。

“我因為去爬山了,所以沒看到,然後我又因為沒去爬山,還是沒看到,我怎麼這麼悲催啊?”蘇傑已經快要崩潰了。

我也和大後笑起來,如果我不笑,看起來很生氣的話,估計大家都會很尷尬。他們仨也偶爾會看看我是否怒了,不過老實說,我也不確定我怎麼看待慧琳做的這些事,只是不想毀掉所有人的心情。

直到他們仨離開營地區附近的鎮子裏吃晚飯,我才有機會和慧琳單獨聊聊。他們剛開車離開,我就趕緊問慧琳:“老婆,現在可以告訴我那照片是怎麼拍出來的了吧?”

她立馬伸手朝我胯下襲來,一把抓住我的雞巴:“老公,我也一直想要和你說的!我好興奮,好想要!”

我從來沒見慧琳這麼動情過,真令人驚訝,“嗯,我也想要你,但首先你得告訴我你們在山上都做了些什麼!”

她笑著說起來:“好棒,一開始我們都是很正常地爬山,邊走邊聊天。他和我說了一些他們家鄉的趣事,以及他們旅行過的景點。爬了一會,我開始覺得有點熱,就停下來,跟他說我要脫掉T恤才行。他湊到我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現在記不清了,就只是覺得很有趣。我脫掉T恤,圍在腰間,這時我就只穿著比基尼內衣了。我們繼續邊走邊聊,我發現他不時地盯著我的胸部看,他偷窺的很明顯,但又裝作沒偷看。老公,我好喜歡他那麼看我的胸!我們繼續往前走,這時他跟我說笑,如果我還覺得熱,可以再脫點衣服,於是我也和他開玩笑,他也可以脫掉一些的。聽到我的話,他竟然也脫掉了T恤!老公,他的肌肉好發達哦,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呢!”

她的聲影越來越輕,然後從口袋裏掏出手機。

“我們就這樣走到了山頂,我讓他給我拍張照片,於是他就拍了這麼一張……”

她點開圖片程式,調出她的一張照片:她正笑得一臉燦爛地站在峰頂,戴著墨鏡,只穿著比基尼內衣和牛仔短褲。

“老公,我看起來怎麼樣?”她問道。

“老婆,你好性感哦!”

“我告訴趙成我要把這張照片發給你看,但他建議我應該發一張更性感的,讓我背對鏡頭,但你可以看出我沒穿內衣!我就說,你不就是想要我脫掉內衣嘛,而他則說他不會看到什麼的。我想想也是,便轉過身子,脫掉內衣,讓他給我拍了一張照片,接著在轉身之前再把內衣穿好。然後他就說,如果我忘記穿上內衣的話,他也不會介意的!他肯定是在開玩笑,但那會我想起昨晚你跟我說的,你想讓我多暴露一點……”

啊,她冤枉我啊,我可從來沒說過這話,但我也不好拆穿。

“我說,不太好吧,但他的話讓我有點點興奮。於是我把手機又遞給他,再次轉身……我脫掉內衣……之後就給你發了這張照片了。”

她調出另外一張,就是她發給我看的那張,向著天空張開雙臂,赤裸的背部對著鏡頭。

“拍完的時候,趙成說他拍好了,看起來非常性感。我猶豫了好久,心裏不想把內衣穿上,我猜他也感覺到了,因為他又給我提了一個拍照的點子。他說如果我轉過身來,面朝著鏡頭,但用雙手遮掩乳房的話,會更加誘人的!就想想我不穿內衣站在他面前,我的乳房和他的眼睛之間只隔著我的一雙手,便讓我非常興奮!所以,老公,我照做了!我轉過來,他給我又拍了一張……”

她又劃出一張照片,和第一張差不多,慧琳面朝著鏡頭,帶著墨鏡。不同的是,這一張她用手遮擋著胸部,她的手指蓋在乳頭上,但能很清楚地看到她乳房的大部分,雪白的乳肉圓鼓鼓的,就像要蹦出來一樣。她的嘴巴呈現圓形,那模樣,就像剛好被人撞見沒穿內衣。果然是張令人血脈賁張的豔照啊!

“這張火辣麼,老公?”

“嗯,太誘人了!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讓別人拍你這樣的照片!”

“我知道,一開始我也不太確定要不要這樣,但這是我的手機,所以我可以隨時刪掉這些照片!於是我開始想讓趙成也看到我的乳房,就像馬俊昨天看到的那樣,你知道之後我覺得非常刺激……還記得不,老公?”

“嗯,我當然記得啊!”

“所以,”她繼續說著,然後咬了咬下唇,“我讓他再給我拍一張,這次我將雙手拿開了。”

她滑出下一張。照片裏,她雙臂順著細腰,手掌撐在屁股上,一對美乳暴露在鏡頭裏。她笑得非場爛,臉上也是飛滿了紅霞。粉嫩的乳頭挺立著,可愛地指著鏡頭。在陽光的照射下,慧琳的乳房是如此的飽滿和性感。

“哇!!!……”我驚呆了。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我知道是我慫恿她這麼幹的,可這會兒我才意識到,看到慧琳意外暴露是一回事,而讓她主動將乳房暴露給別的男人欣賞又是另一碼事了。很淫蕩,但是又讓我糾結。

“老公,他的眼睛睜得渾圓。”慧琳吃吃地笑道,“他似乎被馬俊還要開心,就像一條得了嘉獎的小狗,就只是看到了我的乳房呢!”

“你真的讓他爽到了啊,對吧?”

“對啊!後來我想要穿上內衣了,但他還想再多拍幾張,我就想隨便他了。”她開心地說道。

她又滑出來幾張照片,都是她暴露胸部的姿勢。一張她雙臂往後抱著腦袋,另一張她又雙臂環抱在乳房下面,將它們托起來。還有一張是做著鬼臉,擺出勝利的手勢,下一張手掩在嘴巴上,好像她被震驚到了,胳膊還小心地護在乳房上面,但又能夠看到乳肉鼓出來。

接著她又滑出一張,讓我震驚的叫了出來:“什麼,這是什麼?”

這是趙成和慧琳的合照,他們倆側身抱在一起,趙成的胳膊環抱慧琳,將她緊緊地擁在他身側。慧琳微微側對著趙成,右邊乳房壓在他的胸膛上。

“喔,我忘了這張了。趙成想要和我拍一張合照,但我強調照片一定要在我的手機裏。所以別擔心,老公,我等會就刪掉!”

“看來他與你有了點親密接觸了呢,老婆?”我裝作吃醋地說道。她這時也感覺到我語氣裏有了點酸溜溜的味道了。

“老公,這不能說明什麼。”她連忙解釋,順手將手機放進口袋裏,“我只是玩一下而已!之後我就穿上內衣了。別生氣嘛,好老公?”

“嗯,我不生氣呢……”我想她說的對,這並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時,她開始擼我的雞巴,“老公,你好硬了呢。你也喜歡這樣子的呢……”

她撲到我身上,快速地扯掉我倆身上的衣物。我們還沒進帳篷的,此時還在宿營地外頭。露天做愛一直是我的夢想,所以我在插入慧琳身體之前,都不去說破。

“老婆,我們在露天下做愛哦!”慧琳騎在我身上,我輕聲地在她耳邊說出來。

“嗯……老公,我等不及了,快操我!!!”

“要是那些家夥現在回來了怎麼辦?他們會看到你的躶體的哦!”

聽到我的挑逗,她大聲叫起來:“喔!!!啊!!!他們會看到我的躶體!他們會看到你老婆全身一絲不掛!他們會看到我身體的樣子!!!啊!!!!老公,我要死了!!!”

在無比的刺激中,慧琳很快就攀上了高潮。那晚上我倆又搞了兩次,才筋疲力盡地睡過去。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的時候,慧琳已經不在帳篷裏了。我爬起床,走到外面,就看見她遠遠地和那三個年輕人在一起聊天。

“老公,快過來!”看到我後,她大聲地向我招呼。

我匆忙洗漱完畢,就走過去,恰好聽到慧琳和他們在聊男女朋友的事情。這三個人都只是到處沾花惹草,卻從來沒認真對待過一段感情。

他們還說這是在這裏的最後一天了,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作為道別儀式,他們邀請我倆和他們一起吃晚飯,我們答應了。

這也是我們在這的最後一天了,也得好好享受一下,之後就得再次陷入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去。到了中午,慧琳又去遊泳了,我以為她又會“意外地”把內衣掉落下去,但我們等了好久,她的比基尼內衣都好端端地圍在正確的地方。

遊了一陣子,她才從湖裏上來,渾身上下都滴著水,濕濕的比基尼泳衣緊緊貼在她的嬌軀上,走過那三個年輕人時,他們都輕挑地吹起了口哨。慧琳羞得臉紅不已,但貌似她樂在其中。

她走進帳篷裏,幾分鍾後,就換上正經的衣服出現在外頭。這時,蘇傑忍不住起哄了。

“為什麼老天對我這麼不公平啊,我等了這麼久,都沒見你內衣掉下來?”

慧琳調皮地向他拋了一個媚眼:“為什麼總是我暴露胸部?你們這些家夥,都沒讓我看到過什麼呢!”

“女孩子都不喜歡看到男人的雞巴的!”蘇傑訕訕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不想看你們的?”慧琳將了他一軍,惹得馬俊和趙成喝起彩來。聽到我老婆竟然要求別的男人給她看雞巴,令我驚呆了,可我還來不及站出來阻止,蘇傑就已經說道:“好啊,要不這樣行不,咱倆誰第一個跑到那邊那棵樹,再跑回來,就可以看另一個人的躶體?”

慧琳看著我,說道:“沒問題!”

我笑了。他們不知道,可我卻很清楚慧琳在大學裏可是女子組的短跑運動員,也正是因為此,她身材才這麼好呢。

慧琳和蘇傑站在臨時劃好的起跑線上,等馬俊一聲令下,他倆就像野兔一樣蹦了出去。一會兒,慧琳就遙遙領先,將蘇傑輕鬆地甩在身後,足足快了他十來米。

等她重新回到起跑線,她就歡樂地上躥下跳,還拍著手給自己鼓掌。過了一會兒,蘇傑才跑回來,不停地喘著粗氣。

“蘇傑,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竟然跑不贏一個妞兒!”馬俊大聲地譏笑蘇傑。

這時,慧琳指著蘇傑的短褲,以勝利者的口吻命令道:“來吧,給我脫下來!”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輸給了你!”蘇傑一臉的沮喪。

“喂,快轉過去!我們可不想看到你那小兄弟呢!”趙成也參合了進來。

“嗯啦,就給我看哦!專屬表演哦!”慧琳也笑著說。

蘇傑轉過身子,這樣只有慧琳才能看到他的前面。蘇傑飛快地將短褲拉到膝蓋位置,露出他的雞巴,慧琳雙眼大睜,伸手捂住嘴巴,然後大笑起來。

“喂!有這麼好笑嗎?”蘇傑也跟著笑著說。

“沒事,沒事!這真是……真是太令人震驚了!”

“這還差不多。”蘇傑說著,一邊把短褲重新穿好,“要不要給點回報?”

慧琳輕盈地走過他身邊,笑著對他說,“要不要再跑一次?”

夜晚臨近,每個人都去衝了個澡,然後準備吃晚飯了。

我們一起圍坐在篝火旁,一邊大快朵頤,一邊開心地聊天。吃完飯,我們連上當地的無線廣播,聽著當地的趣事,而他們又拿出一瓶葡萄酒來分享。味道很不錯,比較甜,喝著很愉快。我和慧琳也帶來了啤酒,這時也拿出來和大家享用。

夜越來越深,我們還是不停地喝啊喝,晚餐我們其實沒怎麼吃飽,所以酒量就比平時差一些,到了最後,我們都醉的一塌糊塗了。

一晚上,我們都是天南海北地吹水,到最後,他們開始討論起他們的旅行。

“我們去過了北京,去過了哈爾濱,去過了拉薩,去過了昆明。”蘇傑說道。

“拉薩是最漂亮的地方。”馬俊補充了一句。

“我覺得最爽的事情時看到了慧琳的美乳。”這時趙成說道。

聽到這話,慧琳咯咯笑起來,帶著點尷尬。

“嗯,你說的沒錯,與這相比,旅行的其他部分都不值一提了。”馬俊說。

“我勒個去,最美的東西,我卻沒緣分看到,哎。”蘇傑惋惜地說道。

“呃,你看過我的臀部!”慧琳突然冒了一句。

哇,這是我第一次聽我老婆這麼說,相信趙成和馬俊也不知道,因為他們這時勃起了。

“喔,什麼時候的事?”馬俊有了興趣。

“在外衝澡的時候,蘇傑他沒香皂了,所以我讓他到我那取。”

“其實我不是想要什麼香皂呢,我只是想要看你的躶體,嘿嘿!”蘇傑說。

慧琳叫起來,朝他丟過去幾根薯條,“我就知道,你這個變態!”

“所以你就徑直走近了她的洗澡間?”趙成問道。

“她真的好壞。但她一轉身,我就剛好從後面看到了她的臀部!”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哼!”慧琳說道,還對他吐了吐香舌。

“好看不?”馬俊問。

“真是太美了!像一個桃子的形狀,絕對是妙不可言!”

慧琳笑起來,“多謝誇獎!”

“雖然看不到她的乳房,但你也應該滿意了吧!”馬俊說道。

“她胸圍多大?”蘇傑問。

“慧琳,你胸圍多大?”趙成答不上來,轉頭問慧琳。

“我不會告訴你們的!”

“大概是B罩杯吧。”馬俊想了想。

慧琳假意嗔怒:“你才是B,你全家都是B,我是C!”

“嗯,我也想這麼說的。”趙成真是只小狐狸。

“不可能,絕對沒有那麼大!”馬俊說。

“絕對有,你都沒仔細看,怎麼知道我有多大!”面對他人對自己乳房的低評,慧琳自然是誓死扞衛。聽到這話,他們都沸騰了,熱烈地發出噓聲。

慧琳突然把手伸到後面,“我會證明給你們看的,讓你們心服口服,你們這群混蛋!”說著,解開了她內衣的扣子。

一開始,我們都以為她要露出她的乳房給我們看了,於是都屏息盯著她。可她解開扣子後,就將胸罩的帶子從上衣裏面弄下來,再伸手從腹部那把內衣掏出來。

“接著,自己看標簽吧!”說完,就一把將內衣扔給了馬俊。我發現這貌似是她內衣裏最性感的那幾件之一。

“我喜歡女孩子這麼幹,真性感。”蘇傑說道,然後飲了一小口啤酒。

馬俊看了看內衣的標簽,不過此時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慧琳的胸部,沒有乳罩的支撐,她的美乳就在上衣裏自由自在地搖動,乳頭也堅硬地挺起來,撐在衣服上,很明顯。在火光的映照下,她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美豔動人。

“好吧,好吧,你贏了,確實是C罩杯。”這時,馬俊說道。

“慧琳是C罩杯啊!”蘇傑附和了一句。

“不過也只是剛剛到C,所以你們也沒有完全說錯。”說著,為了強調,她用手托起她的乳房,示意了一下,然後再放開手,讓她的乳房在內衣裏搖晃了好幾下。

馬俊把慧琳的內衣放在他身邊,慧琳看到了,大聲喊道:“喂,快把我的內衣還給我!”

“把什麼還給你?”馬俊故作不知,慧琳也只能無奈地笑。

突然,慧琳喘了口氣,站起身子來。“喔,我喜歡這首曲子!”她衝到收音機那,調高了音量。這是一首節奏緩慢的曲子,也是一首老歌,有很多年了。

“我靠,竟然有人喜歡她的歌!”馬俊笑著說。

“閉嘴!我喜歡!”慧琳怒了。

她開始隨著曲子的節拍起舞。她已經喝醉了,所以舞姿並不是那麼優美,但畢竟人有這麼漂亮,所以大家都安靜下來了,欣賞她跳舞的模樣。所有人都盯著她的乳房,在上衣裏不停地彈跳,真是好曖昧的場景。

顯然慧琳非常喜歡我們的注視,雙眼輕閉,但我知道她肯定時不時地在看我們的表情。過了一會,她讓我們也一起來跳,不過沒人站起來。

“喂,快過來啊……”

“我們更想看你跳舞!”馬俊說。

“看什麼……?”慧琳問道,竟然隨著舞曲的節奏說話,“看這個麼—-?”

她抓住上衣下擺,緩緩地往上卷,露出她可愛的肚臍。

“哇,好棒!”馬俊驚呆了,所有人都猛地站起來。

看到眾人的反應,慧琳咯咯地笑起來。她繼續充滿誘惑地往上拉衣服,翻過平坦的小腹,直到乳房下面。然後停下來,上衣卷在肚子上,繼續跳著舞。

趙成叫起來:“別停啊!”

“給可憐的蘇傑看看吧!”馬俊說。

“是啊,給我看看吧!”蘇傑也可憐兮兮地附和。

慧琳大聲地笑起來,“可憐的蘇傑!”還重複了一遍。接著她就轉過身子,背對著我們,然後繼續往上卷衣服,到了脖子那,再一扯,衣服從腦袋上拉下來,被她一把丟在旁邊。她沒有馬上轉過身子,只讓我們看到她那光潔的後背,然後緩緩地轉身,可以讓我們看到她乳房的一點點輪廓。隨著她的舞步,雪白的奶子不停地左右搖曳。所有人都震驚了,張大眼睛,一臉饑渴地盯著她。

接著她轉過身子,向我們露出她的乳房,所有人都驚歎起來。

“好棒啊!”馬俊叫道。

“臥槽,比你們說的好看太多了啊!”蘇傑也讚歎起來,大家都在感慨我老婆真是上天的寵兒,乳房長得這麼漂亮。

慧琳咯咯笑起來,秀臉緋紅,但我知道她肯定很興奮。她的兩顆粉嫩的乳頭已經硬了,清澈的大眼睛裏蕩漾著春水。她繼續起舞,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她的舞步移動,貪婪地欣賞著她高聳的美乳。

“現在想不想和我來跳舞啊?”慧琳最終問道。

“繼續脫啊!”蘇傑起哄。

“可我現在已經沒穿什麼了!”

趙成笑道:“可你還穿著衣服哦!”

慧琳一手伸向褲腰帶,然後轉頭看著我,眼裏充滿了期待。我突然發現,今晚上她是第一次尋求我的同意。整晚上她似乎都忘記了我的存在,直到現在才想要我同意她在外人面前脫光衣服,很顯然是不想讓我生她的氣吧。

我沒有回應她,因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願意讓別人欣賞我老婆的躶體。但慧琳肯定是認為我默許了,解開係在短褲上的皮帶,脫掉短褲,露出裏面黑色的內褲。

我以為她只是想脫掉短褲,還是會穿著內褲的,可當她脫短褲的時候,手指勾在內褲上,一並扯了下來,雙腳抬了抬,然後將短褲和內褲丟到一旁。

此時此刻,我老婆赤身裸體地站在這三個陌生男人面前,他們都能看見她平坦的小腹,修剪整齊的陰毛,渾圓結實的大腿,飽滿的乳房,那曾經只屬於我一個人的美麗風景,如今也被別人給分享了。

“我勒個去,慧琳,你真是太性感了!”馬俊拍著手讚美我老婆。

“絕世尤物!絕世尤物啊!”趙成也讚歎起來,蘇傑只是傻傻地盯著慧琳的肉體看。

慧琳吃吃地笑著:“來嘛,和我一起來跳舞咯!”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激動不已,趕緊站起來,和慧琳共舞。我覺得我應該加入他們,免得事態超出我的掌控。可我已經喝太多了,才站起來,就一個趔趄摔倒在地,腦袋撞在我剛坐著的樹墩上,暈了過去。

我唯一記得的是在我的帳篷裏聽到慧琳對我說話:“老公,你沒事吧?”然後又聽到一個聲音在說:“他沒事的,只是撞了一下,喝多了,醒不來而已。”然後我又暈過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醒過來,然後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一開始還以為在做夢,但過了一會我意識到我已經清醒了,只不過有點頭暈。我能聽到輕輕的呻吟聲。是我嗎?我以為是我在呻吟,但馬上就發覺這是快樂的呻吟。

我緩緩睜開眼,慧琳就在我身邊,手腳撐在毯子上,一件衣服也沒穿。是她在呻吟。她後面跪著馬俊,也是不穿衣服,屁股一聳一聳地將雞巴送進我老婆體內。每一次雞巴的插入,都讓她發出低沈的呻吟,兩只可愛的乳房也瘋狂地前後搖晃。

“喔,好爽,慧琳,你的小穴真是太緊了!”

“噓……”她緊張地噓了一聲,雖然叫的最大聲的其實是她,“我老公就在邊上呢!”

“真是太刺激了,我就在你老公面前操你……”

“我真不是個好妻子……我是個騷貨……”我老婆輕歎著。

“真不敢相信我能夠幹到你……一星期我們都在商量著怎麼來操你……”

慧琳也是大聲地呻吟,又努力不想發出聲音,“你們到底說了我什麼啊?”

“我們在聊你這兩只漂亮的乳房……”說著,馬俊還伸手攀上我老婆的乳峰,用力地揉捏她的乳肉和粉嫩的乳頭,“喔,你的乳房真是太美了……”

“被你們看到的時候,我真的好害羞的……”慧琳呻吟著。

“是在湖裏,你胸罩掉下來的時候嗎?那會我看到了你的乳房哦。”

“嗯嗯嗯,啊!!嗯,就是你看到了我的乳房!就在我老公面前,被你看到了我的乳房!我好尷尬……現在還被你幹得要死……”

馬俊的聲音好大,慧琳一臉擔心地看著我,生怕我醒過來。但我雙眼閉著,她肯定看不出來,其實我已經醒了。

“剛開始我好害羞的,可現在你們的大雞巴都插過我了……”

“趙成可沒有哦,他還沒幹過你呢……”

“我現在就要他操我!”慧琳似乎被幹上癮了,“我要出去,我要讓他操我,還要你們都再來操我一次!”

聽到這話,馬俊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用力:“喔,你真是個騷貨啊!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騷穴裏!”

“啊!!!好啊!!射給我!快射給我!全部都射給我!”受到馬俊猛烈的抽插,慧琳也大聲叫起來,應該也快要到高潮了吧,“喔,我要你射進來,今天是我的危險期,我會懷孕的,你們都要射給我,到時候連我老公也不知道我懷上了誰的野種!啊!!!射給我!喔,射了,射了!射進來了!!!”

“啊!!!慧琳,我射了!!!射了!!!射死你!!!射死你這個騷貨!!!”馬俊大叫著,屁股緊緊抵在我老婆肉臀上,向她體內注入一股又一股的濃精。

我偷偷睜眼瞄了一下,高潮之後,兩個人還性器連在一起,一動也不動,只是發出沈重的喘息聲。過了好一會兒,就聽見慧琳輕聲說道:“走,去把趙成也叫醒吧。”

我連忙閉上眼,等著他倆牽著手走出帳篷。等他們離開後,我也靜靜地起來。剛剛發生了什麼?我真的看到我親愛的小嬌妻被別的男人操了?對了,剛剛他們的對話裏,好像有說她被三個人都操了。真不知道是真是假,也許只是個夢吧。我又躺下來,酒勁湧上來,我又睡了過去。

次日早晨,當我醒過來時,慧琳已經起床了,衝完澡,還換好了衣服。

“嘿,你個大懶鬼,該起床了!”她聲音裏帶著點緊張,就像偷吃了零食的小 女孩,怕被大人發現了受責罰,“昨晚上你喝多了,竟然醉倒過去了!那三個人今天很早就走了,還讓我代他們向你道別呢。”

“我醉倒後,你做什麼了呢?”

“哦,把你弄到床上後,我也和你一起睡覺了。不早了,趕緊收拾好,走吧!”

“老婆,昨晚我醒過來一次,正好看到你和馬俊……”我淡淡地對她說道。

聽到這話,慧琳猛地沈默了,有那麼一會,我真的以為我是在做夢,但她突然哭了起來。

“老公,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她撲到我的懷裏,輕輕地啜泣,“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們弄得我好興奮,好有感覺,我走的太遠了。我也覺得我好淫蕩,老公,對不起,你真的不要生我的氣啊!”

我讓她哭了一會兒,然後告訴她,我不生氣,但是必須告訴我昨晚發生的一切。她點了點頭,擦乾眼淚,開始向我講述昨晚的故事。

我被弄上床後,慧琳繼續和他們跳著裸舞,三個光著身子的男人圍在她身邊,貪婪地看著她也一絲不掛的美肉。氣氛如此淫靡,酒精的作用,讓慧琳忘記了所有,欲望越來越高漲,“我從來沒體驗過這種事情,光著身子,讓陌生男人看我的身體,那種感覺,讓我好想要……”

“我們一直跳著舞,我看見他們雞巴好硬。我的內心好糾結,因為我都已經結婚了,我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我又很想去看去撫摸他們的雞巴,我的小穴好濕,好擔心他們會看出來。後來蘇傑說,慧琳你的乳房好漂亮,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我知道他想要幹什麼,於是我便說,要不你來摸摸,看是真是假咯。說完,我還挺了挺胸部,讓他來摸我。”

我腦補了那場景:可愛的小嬌妻慧琳在一群男人面前,挺起她雪白挺翹的乳房,真的好淫蕩啊。

“看到我這麼放得開,他就兩手抓著我的乳房,輕輕地撫摸。我閉上眼,享受著他溫暖大手的愛撫。也許是我的放縱讓他們不再擔心,蘇傑大膽地來吻我,雙手在我身上不停地遊走。”

慧琳和蘇傑瘋狂地擁吻在一起,慧琳伸手抓著蘇傑的雞巴,爽的他叫了起來,不停地在慧琳的脖子上熱切地吻著。慧琳開始輕輕幫他擼雞巴,套弄了一會兒。

“我真的很想摸他的雞巴,我在沙灘上就看到過了,還有洗澡的時候,看起來好大好粗,哪怕是隔著褲子……我真的太想摸了,老公。所以我才脫掉他的短褲,讓那條讓我憧憬的大肉棒蹦了出來。老公,真的對不起。自從我倆結婚後,我還從來沒摸過別人的雞巴,感覺好好的。他的雞巴真的好粗大 ,我一手還握不了呢……”

慧琳繼續套弄著蘇傑的大雞巴,另兩人只是在邊上看著。蘇傑手伸到她胯下,揉捏她的陰蒂,過了一會,就將一根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裏。在她恍惚著,那兩個人只是盯著他倆的纏綿,也不過來。

在慧琳講述昨晚的事情時,又哭了起來,“那會我在想,要麼我用手幫他們三個都射出來,要麼就直接不管他們,回帳篷睡覺去。可我還沒做好決定,蘇傑突然抱著我的腰,將我抱離地面。我從來沒被人這樣抱起過,他真的好壯,抱著我,一點吃力的感覺都沒有。我被嚇壞了,就是用雙腿夾著他的腰,而且……而且他的雞巴似乎已經插進來一點了……”

她繼續哭著說,“老公,請你原諒我。我真的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的,真的太突然了,他一下子就插進來了。而且他的肉棒真的好大,好舒服,我一點都不想停下來。”我輕輕安慰著她,等著她哭完,然後讓她繼續說。

蘇傑一將雞巴插進我老婆的小穴裏,就開始抱著她的腰上下聳動,如同擺弄一個玩具一樣。用這樣激烈的性交方式操弄了一會兒,慧琳就攀上了第一波高潮,這時,蘇傑也叫了起來:“啊,我要射了!!!”

聽到蘇傑的話,即使醉的一塌糊塗了,慧琳還是有一絲清醒的,立馬大叫道:“不要!不要射進來!我是危險期啊!!!”

聽到慧琳的話,蘇傑立馬將慧琳抱起來,抽出雞巴,再將她放在地上。慧琳跪在地上,飛快地用嘴含住蘇傑的大雞巴,讓他把一股股濃精射進她嘴裏。慧琳用手套弄著他的雞巴,一邊吮吸他的龜頭,喝掉他射出來的每一滴精液,咽進肚子裏。

那一會,四周都安靜了下來,只有我老婆跪在地上,蘇傑的雞巴在她嘴裏慢慢變軟,另兩人睜著眼睛看他們激烈的交媾。這時,蘇傑大聲笑著說:“啊,真是太爽了!!!”

“我勒個去,就像現場看A片一樣!你們倆真是會幹啊!”趙成說道。

慧琳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吐出蘇傑的大雞巴,雙手撐地斜倚著,雙腿大大地分開,乳房隨著她的喘息輕輕地搖動。接著,慧琳又對著他們倆笑起來。

“事情還沒完呢,他都沒讓我爽夠的!”

“哈哈,蘇傑,你真的太弱了!”馬俊嘲諷著蘇傑。

“好吧,可你們也不看看,她真的太性感了!”蘇傑自嘲解圍。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好吧,還是讓我來幫你收拾殘局吧!”馬俊笑道,然後走向慧琳。

“來吧,我的大男人!”慧琳眨眨眼,由著馬俊伏到她身上,舌頭伸進慧琳的嘴裏。一開始慧琳還微微故作矜持地抵擋了一下,不過也許是剛吃過蘇傑的精液吧,不過看起來馬俊一點兒也不介意。看到馬俊這麼體貼人意,慧琳也張嘴讓他把舌頭伸進來。一邊親熱著,慧琳也伸手將他的短褲脫了下來。

雞巴一被解放出來,馬俊就立馬將粗壯的雞巴插進了我老婆慧琳的小穴裏。剛剛才被蘇傑操過,裏面非常濕滑,馬俊不費勁地插了進去,爽得慧琳呻吟了出來。馬俊雙手分開撐在慧琳身體兩側,開始聚精會神地操弄她。

“喔,慧琳,你真的好緊!”馬俊盯著她的眼睛道。

慧琳也凝視著他的眼睛,“啊!!你的雞巴好大啊!喔!人家的小穴都快被你撐滿了哦!!!”

“以前有沒有被你老公以外的男人操過呢?有沒有在一群男人面前光著身子跳舞,然後被他們輪肏啊?”馬俊一邊操著我老婆,還一邊說些淫詞豔語。

受到淫蕩話語的刺激,慧琳更興奮了:“沒有,沒有!我從來沒這樣幹過!啊!!好人啊,繼續幹我,用力幹我!!!”

“從來沒做過?從來沒做過什麼?”馬俊命令道,還壓在我老婆身上,粗暴地吮吸他的乳頭,又爽得慧琳大叫。

“我從來沒有……從來沒有被三個人一起操過……喔!!!從來沒有被三個男人看過我的躶體,還和他們跳舞,被他們用大雞巴狠狠地抽插!啊!!!”

馬俊繼續猛力操著我的老婆:“喜不喜歡我們看你的躶體呢?”

估計是被馬俊操的太狠了,慧琳已經快不行了,大聲叫道:“嗯!!我想要你們都來看我的躶體……看我的乳房,看我的大屁股,將我全身看光光……”慧琳沈浸在了無邊的性欲中了……“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讓你們都看了我的躶體!我是個好女人,我已經結婚了,我只是偶然邂逅了你們,可現在竟然讓你們都看過我的躶體,還被你們都操過了!你們都在幹我!喔!!幹死我吧!!!我要死了啊!!!啊!!!”大叫著,慧琳攀上了最猛烈的高潮中,差點就昏迷了過去了。

等她緩過來,竟然發現馬俊依然在插著她,“喔,好爽,你幹的我好舒服,我從來沒被幹的這麼爽過。”她喘著氣,溫柔地說道。

“還要不要繼續?”

“嗯,嗯,繼續幹我,用你的大雞巴繼續幹我這個小騷貨!”

慧琳轉頭看向趙成,他也已經脫光了衣服,正在擼著自己的雞巴,“快過來!”她幾乎是在命令趙成。

聽到慧琳的呼喚,趙成幾乎是跑了過去,站在慧琳的腦袋邊上,然後用堅硬的雞巴頂在慧琳的嘴上。慧琳張開嘴,將他的雞巴含了進去。

聽著慧琳的講述,我真的驚呆了,我純真無暇的美麗妻子,竟然一邊被人操著小穴,還一邊含著另一個人雞巴,尤其是剛剛被第三個男人狠狠操過。

由於馬俊在不停地操她,慧琳很難給趙成口交,不過趙成也不在意。當慧琳吮吸著他的雞巴時,他就伸手瘋狂地揉捏她的雙乳,弄出各種各樣的形狀。也許是慧琳的口交技術太好了吧,沒過多久,趙成的呼吸就異常粗重,喊了起來呢:“我靠!我要射了。慧琳,可以射在你嘴裏嗎?”

慧琳還沒來得及點頭,趙成就大吼一聲,濃稠的精液就射進了我老婆的嘴裏。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射進我老婆的可愛櫻唇裏,被她一股腦地咽了下去。

射完後,趙成就拔出雞巴,退到邊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著氣。慧琳將他最後一股精液咽進肚子裏後,注意力又回到了馬俊有力哦抽插中來,而且似乎她又要高潮了,“啊!!馬俊,你真的好厲害111我好喜歡你的大雞巴!!!好爽哦!!!”

馬俊也開始大聲呻吟起來:“慧琳,我要射了,你要射在哪裏?”

“不行,不許射,我就要到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啊!”

“等一等,等一下,喔,就一會……”

馬俊速度緩了一點,然後突然又加快了,“我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射進來吧,不要停,我要你繼續幹我!!!”慧琳大叫道。

“……你想要我射到你小穴裏?”

“嗯!是的,我不管了,懷孕就懷孕吧!!!男人!快點幹我!!!不要停啊!!!繼續幹我!!!”

得到慧琳的許可,馬俊抱住慧琳的豐臀,瘋狂地衝刺著:“喔!!!射了!!射了!!!慧琳,我要射給你!!!”

慧琳感受到馬俊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裏陣陣律動,一大股一大股濃稠的精液噴射進來,最後的衝擊將她送上了絕頂高峰,“喔!!!!好爽!好燙!!你射了好多!!我要被你射死了!!!你會讓我受精的!!!”大聲呻吟著,慧琳渾身痙攣,高潮了。

高潮中,兩個人緊緊地交纏在一起,粗大的雞巴深深地插在我老婆的肉穴裏,朝著我老婆肥沃的子宮中射入濃稠健康的精液,那裏面生活著我老婆剛剛形成的新鮮卵細胞,也許,我老婆真的會懷上這個陌生男人的野種吧。完事後,馬俊精疲力盡地從我老婆身上翻滾下來,躺在她身邊的地上。休息了好幾分鍾,慧琳悠悠地從地上爬起來。

“我們一起去遊泳吧。”說完,就顫巍巍地朝著湖裏走去,蘇傑立馬跟了上去。

剛剛可以說慧琳是醉的,但現在她肯定清醒了過來。

“你是不是覺得我像個騷貨?”她顫聲問蘇傑。

“什麼?不是啊,寶貝!今晚真的很愉快哦,你玩得不開心嗎?”

她點點頭,“嗯……”現在她都還在兩次高潮的餘韻中呢,怎麼會不開心。

“這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夜晚了,以後我都會記住這美妙的一晚的,也會經常想起你,想起你這個無比迷人的女人!”

慧琳笑了。他說的很誠懇,雖然萍水相逢,不見得是真的,但那一刻,他的恭維,還是令她很開心。她看向他肌肉發達的小腹,然後看向他半硬的雞巴,正掛在雙腿間。

“我還從來沒像今晚這樣被幹過,你累不累?”慧琳雙眼迷離地盯著蘇傑的雞巴說道。

“可以幹到你這麼美豔的女人,一百次都不會累!”在我老婆的注視下,蘇傑的雞巴又複活了。

“……你還能不能再來一次啊?”

“當然可以啊!”

慧琳站起身,撲進蘇傑的懷裏,雙腿纏繞在他腰間,然後身體一沈,就一屁股坐在了他粗大的雞巴上。這一次,他們幹的頻率就比較和緩,也許是蘇傑想要用實際行動告訴慧琳,他並不是個快槍手。

“喔,好舒服,我又要射了……”

這時,慧琳輕聲在蘇傑耳邊說道:“想不想這次射進來呢?如果你想的話,可以射進我的小穴裏哦……”

“真的嗎?聽到你這麼說,真是太振奮人心了!”

“射進我的小淫穴裏!將你濃稠的精液射進我的人妻騷穴裏!灌滿我的肉洞,讓我受精吧!給我老公戴一頂大大的綠帽子!!!”想不到慧琳竟然如此低賤地求他,還用她的婚姻來刺激他。

“啊!!你說真的啊,你真的想讓我射進你的小淫穴裏?”

“嗯,嗯,像馬俊那樣射進我的小穴裏,射給我吧!就算我懷孕了,也不會有人知道是誰的孩子了!好刺激啊!”

聽到慧琳求著他射在她體內,刺激得低吼起來,終於忍不住精關,一股腦兒地射進我老婆的身體深處。只是慧琳沒有達到高潮,靜靜地感受蘇傑滾燙的精液噴射進她的肉洞裏,灌滿她的子宮和陰道。偷情的欲火讓我老婆興奮到了極點,渴求著更多更多。

完事後,蘇傑將她輕輕放下來,兩人蹣跚著走回馬俊和趙成那邊,他倆已經累翻了,差不多快睡著了。慧琳只好回到我睡的帳篷,躺在我身邊,慢慢地睡著了。

到了夜裏,馬俊溜進了我們的帳篷,愛撫著我老婆,直到她被摸醒。接著又是一場盤腸大戰,又恰好被清醒過來的我給看到了。

他們出了帳篷後,就去找趙成和蘇傑,兩個人四仰八叉胡亂睡在地上。慧琳跨坐在趙成身上,用手套弄起他粗壯的雞巴,很快就把他給弄醒了。他翻轉身子,就看到慧琳跨坐在他身上,赤裸的乳房就在他面前甩來甩去,好是淫蕩。

“想不想幹我啊?”慧琳淫蕩地問他。這種好事誰不想啊,趙成立馬將慧琳拉過來,嚇了她一跳。趙成屁股往上一頂,就一下插進了我老婆慧琳的肉穴裏,大雞巴一插進小穴,我老婆便瘋狂扭動屁股,在趙成身上騎乘起來,像一匹發情的小母馬。不同於馬俊,趙成操我老婆的方式很溫柔,也很安靜,就是用嘴親吻她的嘴,她的脖子,她的乳房。可是還沒等我老婆爽到,他就大吼一聲,將濃稠的精液射進了我老婆的肉穴深處。這是那晚上我老婆被灌進的第四發濃精,看來正處於危險期的她,不被幹大肚子都不行了,要是生個雙胞胎或者三胞胎之類的,我這綠帽子就戴的嚴嚴實實了。貌似,我似乎還有點喜歡哦。

“之後的事情,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我想我是睡著了,我的酒還沒醒過來,現在我好累。親愛的,如果你想要和我離婚,我……”

我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將她放在地上。她震驚地看著我,扭動身體,而我自顧自地脫掉她的短褲,然後將硬的生疼的雞巴插進她的小穴裏。受到突然的侵入,讓她發出一聲呻吟。

然後我開始猛烈的抽插,“老婆,再和我說他們是怎麼操你的,我想聽。”

“喔!!!嗯,老公,你不怪我了嗎?謝謝你,老公,我好愛你!他們操得你老婆我好爽!喔!!!他們的雞巴好粗,好大!他們插得好深,你老婆的小穴都被他們給撐滿了!!!老公,他們在你老婆的小騷穴裏射了好多好多的精液,子宮裏都灌滿了呢!老公,你應該知道今天我是危險期吧?我會被他們幹大肚子的哦,我會懷上他們的孩子!老公,如果我真的懷上他們的孩子了,我能不能生下來啊?”

“親愛的老婆,我愛你。我也要射給你,看看我們四個,誰的精子才是最後的勝利者,好不好?”

看到我原諒了她,慧琳欣喜若狂地點著頭:“老公,我愛你!”

太刺激了,我們一整天都在大戰,有時候在帳篷裏,有時候在外面,有時候在湖裏。多玩了一天,也曠了一天工。

自那以後,每逢做愛,我倆都會重溫這個故事。有時慧琳會改寫一下故事的情節,有時候她會說,他們走的那天早晨,他給了趙成一次口爆,因為他只幹過她一次,有時候她會說,在帳篷外時,她又同蘇傑馬俊幹了一次。還有一次,她告訴我,馬俊甚至曾經插過她的菊花。我不知道那些是真相,那些又是慧琳編造的故事,但我的內心深處,無比地期待下一次旅行的到來。只是在此之前,我和慧琳將要迎接孩子的到來,因為,慧琳真的懷孕了!

幾年前,當我和我老婆慧琳結婚時,我以為她是一個相當保守的女人。在我之前,她只和兩個男朋友上過床,而且平時也是很內向的樣子,偶爾在床上我會嚐試一些新的花樣,但她一點興趣都沒有,最終也只能用男上女下那種最傳統的姿勢做愛。

不過在幾個月前,我倆一起玩了一次露營後,我們的性愛就上了一個大台階。我們同時向自己的公司請了一個周的長假,去離我們不遠的一座山地湖宿營。一開始的安排是,兩個人在一起待幾天,遊遊泳,四處走走,放飛我們的心情。

可不巧的是,當我們到達之前我們常去的湖邊的一個景點時,我們發現那裏已經立起了一個大帳篷。帳篷邊上有三個年輕男子,看起來大概都是二十來歲的樣子,比我們要年輕好幾歲。

我本來想另外換個地方算了,但慧琳卻非常喜歡這裏,所以我也只能聽她的,在這幾個小後子旁邊宿營了。我們從車裏下來,朝他們走過去,走的進了,我便開口問起來:“你們好啊,介不介意我們在這附近露營啊?”

“沒事啊,後計,你們喜歡,也可以在這裏宿營的。”其中一個人友好地說。他自我介紹叫做馬俊,另外兩個人,一個叫做趙成,另一個叫蘇傑。他們從另外一個省過來,還是大學生,這次也是出來走走,闖蕩一下,見見世面。現在大學生們都很有錢,動不動就到處旅遊啊。

他們都表現的非常友好,我們一起聊了一會,就開始去搭我們自己的帳篷了。當然,我也能看到那三個家夥都在偷窺我老婆慧琳。她穿著緊身牛仔褲,還有白色的緊身衝鋒衣,把整個雄偉的胸部給包裹著,看起來非常誘人。不過我沒怎麼介意,畢竟慧琳可是個大美女,被許多男人YY,我可是相當自豪呢。

弄好帳篷,我就和慧琳沿著湖邊散步。等到下午回到帳篷那時,趙成和蘇傑已經上山玩兒去了,只有馬俊還在湖邊曬太陽。他邀請我倆和他們一起吃晚飯,當然我們是欣然接受了。

到了晚餐時間,我還在擺弄我們的炊具,這時慧琳決定去湖裏遊一圈。她外衣裏頭已經穿了一套比基尼,所以她只需要把外衣脫掉就行了。她的泳衣也是很保守的那種,上面有一些紅黃色的圓點,饒是如此,我還是很有興趣地看著她脫衣服。當她脫掉T恤時,我能看到她那36C的大奶子搖晃了幾下,接著她就脫掉牛仔褲,露出雪白的長腿和渾圓的翹臀。那一瞬間,我感覺雞巴有點硬了。

她看見我在看她,羞澀地笑著說:“旁邊有別的男人,穿這樣的衣服,我還是有點緊張。沒有很暴露吧,對不?”

“還好啦,如果你穿的小一號,那就不一定了喔。”

她衝我抿嘴一笑:“小後子,要冷靜,等晚上妾身再來安慰你的小兄弟……”

然後朝我眨了眨眼睛,就轉身朝湖邊走去,一路上還不時地對著我搖晃著那要人命的大屁股。經過馬俊的時候,竟然也風騷地搖了搖屁股,然後就慢慢走近了湖水裏。我靠,什麼女人啊!

她走了,我只能繼續弄我們的炊具,眼角還時不時地地瞟一眼慧琳。她時而悠閑地遊在湖面上,時而一頭紮進湖水裏,再猛地浮出水面。從我這個角度,能看見馬俊不時地偷窺慧琳,他應該能看到慧琳身上濕漉漉的泳衣正貼在她的軀體上,看到水滴從她身上滴落下來。哎,不能怪他去偷窺我老婆,誰叫慧琳身材這麼惹火呢,我只能暗暗安慰自己。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改變了這個本應平淡的周末。那會,我正低頭整理烤架,突然我聽到馬俊驚呼起來。

我抬起頭,立馬就看到他看到了什麼。慧琳剛從水裏浮出來,站在水面上。也許是在遊泳的時候,她的胸罩帶子鬆了,已經掛在了肚子上,一對雪白的美乳完全暴露了出來!

她似乎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站在那,抹去臉上的水珠,然後反手抓住自己的頭發,擠去裏面的水。隨著她的動作,她的乳房輕輕地搖曳,粉紅色的乳頭也跟著左右晃動。馬俊一臉震驚地盯著慧琳,幾個小時前,他才剛剛見到這個美女,現在竟然有眼福看到她赤裸的乳房。此時他肯定在感謝老天有眼吧。

“老婆!”我大聲對慧琳叫道。慧琳轉過來,看到我臉上精彩的表情,然後又轉頭看到馬俊睜大的雙眼,再低下頭,就看到了自己的乳房。她尖叫一聲,立馬伸手掩住自己的兩個大奶,趕緊轉過身子,躲避我們兩條色狼的視奸。

這時,馬俊哈哈大笑起來,“你好美啊,慧琳!”說著,他竟然鼓起掌來,而慧琳則慌亂地抓起胸罩,重新係好帶子,然後轉過身子對著我們,臉上瞟著一朵朵紅雲。

“啊,不好意思啊,好尷尬啊!”她輕聲道,臉上紅雲更甚,看起來像是要哭了。她衝向岸邊,還用手護著胸,擔心還會繼續掉下來。我想她會不會徑直躲進我們的帳篷裏,一直不出來,直到旅行結束。

“你有什麼好尷尬的啊?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馬俊打趣道。

她想要不看馬俊,就穿過他身旁,但馬俊拉住她,在她耳邊輕聲說了什麼,然後他倆就開始交談。不管他說什麼,臉上都充滿了真誠,然後突然間,我看到慧琳笑了起來。他們一直說著話,只是聲音很低,我怎麼也聽不到。一開始,慧琳還只是抿著嘴笑,沒過多久,竟然笑出聲來了。我不知道馬俊到底對她說了什麼,但至少慧琳不再急的要哭了。

他們繼續聊著,這時趙成和蘇傑突然跑了過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趙成關切地問道。

“呃,沒事,沒什麼事。”慧琳慌亂地回答。但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答案,我都不知道慧琳是想要他們不再追問,還是希望他們繼續問呢。

“確實沒什麼大事。”這時馬俊說道,朝著慧琳擠弄了下眉眼。

“啊!!”慧琳好尷尬。

“什麼?到底什麼事?”蘇傑追問起來。

“沒什麼啦,我只是……只是遊泳的時候胸罩掉下來了,就這樣而已啦。”

“什麼!!!”蘇傑震驚了。

趙成朝著馬俊問道:“後計,你有沒有看到?”

“當然咯,這是我這輩子看到過最漂亮的乳房了!”馬俊似乎還一臉回味。

“停,不許再說了!”慧琳趕緊叫道。

“看起來怎麼樣?”趙成繼續問。

“太迷人了!堅挺渾圓,就像電影明星的美乳!你們太沒眼福了,哈哈!”

“那,慧琳,能不能也讓我們也看看?”聽到這話,蘇傑色眯眯地對慧琳說道。

慧琳笑起來:“沒門!那只是一次意外!只能怪你們自己看不到表演了咯。”我意識到慧琳說的是“表演”,她似乎對自己的身材非常自信啊。

晚上我們和他們一起吃飯,圍著一圈篝火,很有旅行的味道。我們海闊天空地吹牛,天南地北什麼都聊,但話題總是有意無意地被扯回到馬俊看見慧琳乳房這上面來。

“等一下,這麼說,她的胸罩完全掉落下來了?還只是鬆開了一點點?”趙成問出來關鍵處。

“當然是全部都掉下來了啊!她就像個天使一樣,從水中浮出來,上身赤裸著。”馬俊一臉得意地炫耀。

慧琳臉羞紅了,但還是笑著。她似乎很享受這種被關注的氣氛,即便是非常尷尬的狀況。

“哎,真是可惜!”趙成露出一臉惋惜的神情。

“是你說要去山上走走的!現在,你讓咱倆都看不到這世界上最漂亮的乳房了!”蘇傑佯裝氣憤地說道。

“為什麼,老天啊,為什麼這麼對我?”蘇傑還演上癮了,仰起頭,大聲地叫道。看到這滑稽的一幕,慧琳大聲笑了起來。太讓我感到不可思議了,這幾個小後子真會逗女人開心,明明是拿著人家的乳房調戲,卻還能讓氣氛很和諧,不至於冷場。

“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從今往後,我再也看不到跟她一樣美得乳房了,這難道不更讓人傷心嗎?”

“呃,貌似也是哦。”趙成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舉起啤酒瓶子,對著馬俊說道,“來,敬這個即將永遠被乳房毀掉的可憐男人一杯!”

慧琳,還有所有人都舉起酒瓶,大聲笑起來。

晚飯後,我倆就鑽進了自己的帳篷裏,令我驚訝的是,慧琳竟然主動向我索愛。平常我都需要費老鼻子功夫挑起她的情緒,但今晚她竟然直接脫掉我的褲子,一屁股坐在我上面套弄起來。

我們激情地索取著對方,但我明顯感覺得到她的心思並不在我身上,想了想,便直接說出來:“聽到那三個家夥品評你的乳房,貌似很刺激哦。”

這時,她的眼睛明顯亮了:“你沒瘋吧?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那只是個意外。你沒生氣吧?”

“剛開始我是有點……不過,他們的關注,讓我感覺還蠻舒服的……”她輕輕地說道,眼神有點點恍惚。

“你從湖裏上來後,馬俊和你說了什麼啊?”

她閉上眼睛,騎在我身上套弄,嘴裏輕聲呻吟,“就只是……就是告訴我不應該覺得不好意思,跟我說我的乳房是多麼的漂亮……他真的很喜歡……”

“那你喜歡他們那麼調戲你嗎?”我開始煽風點火,“喜不喜歡他看你的乳房,那些男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的乳房上哦?”

她的喘息大了起來:“呃……那你喜不喜歡他們談論我的乳房呢?”

我楞了一下,老實答道:“嗯,我喜歡。”

她在我身上默默套弄了一小會,然後才說出來:“如果……如果再次發生呢?如果另外兩個人想要看我的乳房呢?我是說如果啊。”

我被她的話給震驚到了:“什麼,你想要給趙成和蘇傑看你的乳房?”

“沒有啊……哦,也許吧?”她不置可否地答道,只是下身的套弄的速度加快了,清楚地表達了她內心的想法,“你會不會介意呢?”

我當然不會。我知道我老婆的乳房真的好美,只要這些家夥看得到摸不到,我怎麼會介意我老婆的乳房被他們看幾下?特別是這麼做,能讓慧琳煥發性愛的活力,我自然是賺大了呀。

“我介意什麼?”我反問道,還一邊用力地從下面頂她,“快告訴我!”

慧琳再次爽的呻吟出聲:“啊!!!……如果那些家夥看到我的乳房?如果那些家夥想要看我赤裸的胸部,你會不會介意?”

她下身的動作越來越瘋狂,我感覺她應該快高潮了,當然我也快忍不住了。

“要是我的內衣又掉下來了,就在他們三個的眼前……喔……啊!!!你老婆我的乳房被他們看光光了……你會不會介意啊,老公?他們都會知道你老婆的乳房長什麼樣子了,他們會看光我的乳房的啊!!!!喔!!!”

大叫一聲,慧琳她高潮了。我也射了,射在她身體裏。真是太美妙了,兩個人共同攀上性愛的巔峰,直到兩個人都筋疲力竭,倒在對方懷裏。

大戰過後,平靜了幾分鍾,我想應該問問慧琳剛剛說的是不是認真的,可她竟然已經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和慧琳吃完早餐,衝了個澡,就在這附近溜達。那三個家夥整個上午都不在,直到下午他們才回來。

昨晚那種曖昧的氣氛已經消散,我們兩隊人也沒有互相打招呼。不過過了好長一陣子,趙成裝作從我們旁邊路過。

“你們好啊,要不要去山上走走?馬俊和蘇傑想要休息一下,要不我陪你們去吧?”

我說我得小憩一下,之後才能一起去。但慧琳卻說道:“老公,你休息吧,我想和馬俊去山上逛一下!”

“你確定?”我問道。

“嗯,我想去上面運動下!”她看著我,對我眨眨眼。真不知道她在打什麼主意。

說完,慧琳走進帳篷裏,然後穿著一條短褲,一雙登山鞋還有一件緊身T恤出來,T恤裏是一件比基尼內衣。接著,他們倆就一起沿著徒步旅行的路線登山去了。他們大概要三個多小時才會回來吧,我想著。三個小時時間,慧琳和趙成獨處在一塊,她還對我飽含意味地眨眨眼。我有點不安,但還是選擇相信她。

心裏有事,我也沒法睡午覺了。只能躺在湖邊草地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過了好幾個小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看了看,原來是慧琳發資訊給我。那是她自己的照片,正站在山頂上,背對鏡頭,向著天空張開雙臂。隨後我竟然發現她後背是光溜溜的,她只穿著一條短褲!她原來穿著的T恤和內衣都不知道哪裏去了,只能看到後背的兩條勒痕。

這時她又發過來一條資訊:“老公,喜歡麼?”

我回了過去:“嗯,你好漂亮!”

慧琳:“趙成給我拍的……”

我猶豫了一會,再回過去:“他應該不只是看到這些吧?”

過了好久,慧琳才回我,但她的資訊讓我心裏七上八下的:“呃……”

接著又有一條資訊過來:“晚上我再和你說吧!”

好吧,看到這條短信,我是再也沒法睡下去了。我站起身,試著平靜下來。馬俊和蘇傑也已經醒過來了,我便和他倆一起打撲克,過了一個多鍾頭,慧琳和趙成才回來。

看到慧琳,我立馬就發現她T恤裏面穿著的內衣已經不見了,都能很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房在搖晃,乳頭也頂在了衣服上。馬俊和蘇傑顯然也發現了慧琳的異狀,放肆地盯著慧琳的胸部猛看。

“你們玩的怎麼樣?”馬俊問道。

“挺有意思的啊!”慧琳興高采烈的回答。

“非常有意思!”趙成也咧嘴一笑。

“喔,怎麼有趣了?是不是看到慧琳的乳房了?”馬俊急忙問起來。

“當然啦!”趙成得意洋洋地說道。

慧琳也笑起來,故作嗔怒地拍了下趙成的肩膀:“趙成!這可是秘密哦!”

“真是個好姑娘!”馬俊也笑起來。

“什麼?!這不公平!只有我沒看過慧琳的奶子了!”這時,蘇傑不高興了。

“後計,你應該和我們一起去爬山的!”趙成道。

“我因為去爬山了,所以沒看到,然後我又因為沒去爬山,還是沒看到,我怎麼這麼悲催啊?”蘇傑已經快要崩潰了。

我也和大後笑起來,如果我不笑,看起來很生氣的話,估計大家都會很尷尬。他們仨也偶爾會看看我是否怒了,不過老實說,我也不確定我怎麼看待慧琳做的這些事,只是不想毀掉所有人的心情。

直到他們仨離開營地區附近的鎮子裏吃晚飯,我才有機會和慧琳單獨聊聊。他們剛開車離開,我就趕緊問慧琳:“老婆,現在可以告訴我那照片是怎麼拍出來的了吧?”

她立馬伸手朝我胯下襲來,一把抓住我的雞巴:“老公,我也一直想要和你說的!我好興奮,好想要!”

我從來沒見慧琳這麼動情過,真令人驚訝,“嗯,我也想要你,但首先你得告訴我你們在山上都做了些什麼!”

她笑著說起來:“好棒,一開始我們都是很正常地爬山,邊走邊聊天。他和我說了一些他們家鄉的趣事,以及他們旅行過的景點。爬了一會,我開始覺得有點熱,就停下來,跟他說我要脫掉T恤才行。他湊到我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現在記不清了,就只是覺得很有趣。我脫掉T恤,圍在腰間,這時我就只穿著比基尼內衣了。我們繼續邊走邊聊,我發現他不時地盯著我的胸部看,他偷窺的很明顯,但又裝作沒偷看。老公,我好喜歡他那麼看我的胸!我們繼續往前走,這時他跟我說笑,如果我還覺得熱,可以再脫點衣服,於是我也和他開玩笑,他也可以脫掉一些的。聽到我的話,他竟然也脫掉了T恤!老公,他的肌肉好發達哦,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呢!”

她的聲影越來越輕,然後從口袋裏掏出手機。

“我們就這樣走到了山頂,我讓他給我拍張照片,於是他就拍了這麼一張……”

她點開圖片程式,調出她的一張照片:她正笑得一臉燦爛地站在峰頂,戴著墨鏡,只穿著比基尼內衣和牛仔短褲。

“老公,我看起來怎麼樣?”她問道。

“老婆,你好性感哦!”

“我告訴趙成我要把這張照片發給你看,但他建議我應該發一張更性感的,讓我背對鏡頭,但你可以看出我沒穿內衣!我就說,你不就是想要我脫掉內衣嘛,而他則說他不會看到什麼的。我想想也是,便轉過身子,脫掉內衣,讓他給我拍了一張照片,接著在轉身之前再把內衣穿好。然後他就說,如果我忘記穿上內衣的話,他也不會介意的!他肯定是在開玩笑,但那會我想起昨晚你跟我說的,你想讓我多暴露一點……”

啊,她冤枉我啊,我可從來沒說過這話,但我也不好拆穿。

“我說,不太好吧,但他的話讓我有點點興奮。於是我把手機又遞給他,再次轉身……我脫掉內衣……之後就給你發了這張照片了。”

她調出另外一張,就是她發給我看的那張,向著天空張開雙臂,赤裸的背部對著鏡頭。

“拍完的時候,趙成說他拍好了,看起來非常性感。我猶豫了好久,心裏不想把內衣穿上,我猜他也感覺到了,因為他又給我提了一個拍照的點子。他說如果我轉過身來,面朝著鏡頭,但用雙手遮掩乳房的話,會更加誘人的!就想想我不穿內衣站在他面前,我的乳房和他的眼睛之間只隔著我的一雙手,便讓我非常興奮!所以,老公,我照做了!我轉過來,他給我又拍了一張……”

她又劃出一張照片,和第一張差不多,慧琳面朝著鏡頭,帶著墨鏡。不同的是,這一張她用手遮擋著胸部,她的手指蓋在乳頭上,但能很清楚地看到她乳房的大部分,雪白的乳肉圓鼓鼓的,就像要蹦出來一樣。她的嘴巴呈現圓形,那模樣,就像剛好被人撞見沒穿內衣。果然是張令人血脈賁張的豔照啊!

“這張火辣麼,老公?”

“嗯,太誘人了!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讓別人拍你這樣的照片!”

“我知道,一開始我也不太確定要不要這樣,但這是我的手機,所以我可以隨時刪掉這些照片!於是我開始想讓趙成也看到我的乳房,就像馬俊昨天看到的那樣,你知道之後我覺得非常刺激……還記得不,老公?”

“嗯,我當然記得啊!”

“所以,”她繼續說著,然後咬了咬下唇,“我讓他再給我拍一張,這次我將雙手拿開了。”

她滑出下一張。照片裏,她雙臂順著細腰,手掌撐在屁股上,一對美乳暴露在鏡頭裏。她笑得非場爛,臉上也是飛滿了紅霞。粉嫩的乳頭挺立著,可愛地指著鏡頭。在陽光的照射下,慧琳的乳房是如此的飽滿和性感。

“哇!!!……”我驚呆了。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了。我知道是我慫恿她這麼幹的,可這會兒我才意識到,看到慧琳意外暴露是一回事,而讓她主動將乳房暴露給別的男人欣賞又是另一碼事了。很淫蕩,但是又讓我糾結。

“老公,他的眼睛睜得渾圓。”慧琳吃吃地笑道,“他似乎被馬俊還要開心,就像一條得了嘉獎的小狗,就只是看到了我的乳房呢!”

“你真的讓他爽到了啊,對吧?”

“對啊!後來我想要穿上內衣了,但他還想再多拍幾張,我就想隨便他了。”她開心地說道。

她又滑出來幾張照片,都是她暴露胸部的姿勢。一張她雙臂往後抱著腦袋,另一張她又雙臂環抱在乳房下面,將它們托起來。還有一張是做著鬼臉,擺出勝利的手勢,下一張手掩在嘴巴上,好像她被震驚到了,胳膊還小心地護在乳房上面,但又能夠看到乳肉鼓出來。

接著她又滑出一張,讓我震驚的叫了出來:“什麼,這是什麼?”

這是趙成和慧琳的合照,他們倆側身抱在一起,趙成的胳膊環抱慧琳,將她緊緊地擁在他身側。慧琳微微側對著趙成,右邊乳房壓在他的胸膛上。

“喔,我忘了這張了。趙成想要和我拍一張合照,但我強調照片一定要在我的手機裏。所以別擔心,老公,我等會就刪掉!”

“看來他與你有了點親密接觸了呢,老婆?”我裝作吃醋地說道。她這時也感覺到我語氣裏有了點酸溜溜的味道了。

“老公,這不能說明什麼。”她連忙解釋,順手將手機放進口袋裏,“我只是玩一下而已!之後我就穿上內衣了。別生氣嘛,好老公?”

“嗯,我不生氣呢……”我想她說的對,這並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時,她開始擼我的雞巴,“老公,你好硬了呢。你也喜歡這樣子的呢……”

她撲到我身上,快速地扯掉我倆身上的衣物。我們還沒進帳篷的,此時還在宿營地外頭。露天做愛一直是我的夢想,所以我在插入慧琳身體之前,都不去說破。

“老婆,我們在露天下做愛哦!”慧琳騎在我身上,我輕聲地在她耳邊說出來。

“嗯……老公,我等不及了,快操我!!!”

“要是那些家夥現在回來了怎麼辦?他們會看到你的躶體的哦!”

聽到我的挑逗,她大聲叫起來:“喔!!!啊!!!他們會看到我的躶體!他們會看到你老婆全身一絲不掛!他們會看到我身體的樣子!!!啊!!!!老公,我要死了!!!”

在無比的刺激中,慧琳很快就攀上了高潮。那晚上我倆又搞了兩次,才筋疲力盡地睡過去。

第二天早晨我醒來的時候,慧琳已經不在帳篷裏了。我爬起床,走到外面,就看見她遠遠地和那三個年輕人在一起聊天。

“老公,快過來!”看到我後,她大聲地向我招呼。

我匆忙洗漱完畢,就走過去,恰好聽到慧琳和他們在聊男女朋友的事情。這三個人都只是到處沾花惹草,卻從來沒認真對待過一段感情。

他們還說這是在這裏的最後一天了,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作為道別儀式,他們邀請我倆和他們一起吃晚飯,我們答應了。

這也是我們在這的最後一天了,也得好好享受一下,之後就得再次陷入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去。到了中午,慧琳又去遊泳了,我以為她又會“意外地”把內衣掉落下去,但我們等了好久,她的比基尼內衣都好端端地圍在正確的地方。

遊了一陣子,她才從湖裏上來,渾身上下都滴著水,濕濕的比基尼泳衣緊緊貼在她的嬌軀上,走過那三個年輕人時,他們都輕挑地吹起了口哨。慧琳羞得臉紅不已,但貌似她樂在其中。

她走進帳篷裏,幾分鍾後,就換上正經的衣服出現在外頭。這時,蘇傑忍不住起哄了。

“為什麼老天對我這麼不公平啊,我等了這麼久,都沒見你內衣掉下來?”

慧琳調皮地向他拋了一個媚眼:“為什麼總是我暴露胸部?你們這些家夥,都沒讓我看到過什麼呢!”

“女孩子都不喜歡看到男人的雞巴的!”蘇傑訕訕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不想看你們的?”慧琳將了他一軍,惹得馬俊和趙成喝起彩來。聽到我老婆竟然要求別的男人給她看雞巴,令我驚呆了,可我還來不及站出來阻止,蘇傑就已經說道:“好啊,要不這樣行不,咱倆誰第一個跑到那邊那棵樹,再跑回來,就可以看另一個人的躶體?”

慧琳看著我,說道:“沒問題!”

我笑了。他們不知道,可我卻很清楚慧琳在大學裏可是女子組的短跑運動員,也正是因為此,她身材才這麼好呢。

慧琳和蘇傑站在臨時劃好的起跑線上,等馬俊一聲令下,他倆就像野兔一樣蹦了出去。一會兒,慧琳就遙遙領先,將蘇傑輕鬆地甩在身後,足足快了他十來米。

等她重新回到起跑線,她就歡樂地上躥下跳,還拍著手給自己鼓掌。過了一會兒,蘇傑才跑回來,不停地喘著粗氣。

“蘇傑,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竟然跑不贏一個妞兒!”馬俊大聲地譏笑蘇傑。

這時,慧琳指著蘇傑的短褲,以勝利者的口吻命令道:“來吧,給我脫下來!”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輸給了你!”蘇傑一臉的沮喪。

“喂,快轉過去!我們可不想看到你那小兄弟呢!”趙成也參合了進來。

“嗯啦,就給我看哦!專屬表演哦!”慧琳也笑著說。

蘇傑轉過身子,這樣只有慧琳才能看到他的前面。蘇傑飛快地將短褲拉到膝蓋位置,露出他的雞巴,慧琳雙眼大睜,伸手捂住嘴巴,然後大笑起來。

“喂!有這麼好笑嗎?”蘇傑也跟著笑著說。

“沒事,沒事!這真是……真是太令人震驚了!”

“這還差不多。”蘇傑說著,一邊把短褲重新穿好,“要不要給點回報?”

慧琳輕盈地走過他身邊,笑著對他說,“要不要再跑一次?”

夜晚臨近,每個人都去衝了個澡,然後準備吃晚飯了。

我們一起圍坐在篝火旁,一邊大快朵頤,一邊開心地聊天。吃完飯,我們連上當地的無線廣播,聽著當地的趣事,而他們又拿出一瓶葡萄酒來分享。味道很不錯,比較甜,喝著很愉快。我和慧琳也帶來了啤酒,這時也拿出來和大家享用。

夜越來越深,我們還是不停地喝啊喝,晚餐我們其實沒怎麼吃飽,所以酒量就比平時差一些,到了最後,我們都醉的一塌糊塗了。

一晚上,我們都是天南海北地吹水,到最後,他們開始討論起他們的旅行。

“我們去過了北京,去過了哈爾濱,去過了拉薩,去過了昆明。”蘇傑說道。

“拉薩是最漂亮的地方。”馬俊補充了一句。

“我覺得最爽的事情時看到了慧琳的美乳。”這時趙成說道。

聽到這話,慧琳咯咯笑起來,帶著點尷尬。

“嗯,你說的沒錯,與這相比,旅行的其他部分都不值一提了。”馬俊說。

“我勒個去,最美的東西,我卻沒緣分看到,哎。”蘇傑惋惜地說道。

“呃,你看過我的臀部!”慧琳突然冒了一句。

哇,這是我第一次聽我老婆這麼說,相信趙成和馬俊也不知道,因為他們這時勃起了。

“喔,什麼時候的事?”馬俊有了興趣。

“在外衝澡的時候,蘇傑他沒香皂了,所以我讓他到我那取。”

“其實我不是想要什麼香皂呢,我只是想要看你的躶體,嘿嘿!”蘇傑說。

慧琳叫起來,朝他丟過去幾根薯條,“我就知道,你這個變態!”

“所以你就徑直走近了她的洗澡間?”趙成問道。

“她真的好壞。但她一轉身,我就剛好從後面看到了她的臀部!”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哼!”慧琳說道,還對他吐了吐香舌。

“好看不?”馬俊問。

“真是太美了!像一個桃子的形狀,絕對是妙不可言!”

慧琳笑起來,“多謝誇獎!”

“雖然看不到她的乳房,但你也應該滿意了吧!”馬俊說道。

“她胸圍多大?”蘇傑問。

“慧琳,你胸圍多大?”趙成答不上來,轉頭問慧琳。

“我不會告訴你們的!”

“大概是B罩杯吧。”馬俊想了想。

慧琳假意嗔怒:“你才是B,你全家都是B,我是C!”

“嗯,我也想這麼說的。”趙成真是只小狐狸。

“不可能,絕對沒有那麼大!”馬俊說。

“絕對有,你都沒仔細看,怎麼知道我有多大!”面對他人對自己乳房的低評,慧琳自然是誓死扞衛。聽到這話,他們都沸騰了,熱烈地發出噓聲。

慧琳突然把手伸到後面,“我會證明給你們看的,讓你們心服口服,你們這群混蛋!”說著,解開了她內衣的扣子。

一開始,我們都以為她要露出她的乳房給我們看了,於是都屏息盯著她。可她解開扣子後,就將胸罩的帶子從上衣裏面弄下來,再伸手從腹部那把內衣掏出來。

“接著,自己看標簽吧!”說完,就一把將內衣扔給了馬俊。我發現這貌似是她內衣裏最性感的那幾件之一。

“我喜歡女孩子這麼幹,真性感。”蘇傑說道,然後飲了一小口啤酒。

馬俊看了看內衣的標簽,不過此時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慧琳的胸部,沒有乳罩的支撐,她的美乳就在上衣裏自由自在地搖動,乳頭也堅硬地挺起來,撐在衣服上,很明顯。在火光的映照下,她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美豔動人。

“好吧,好吧,你贏了,確實是C罩杯。”這時,馬俊說道。

“慧琳是C罩杯啊!”蘇傑附和了一句。

“不過也只是剛剛到C,所以你們也沒有完全說錯。”說著,為了強調,她用手托起她的乳房,示意了一下,然後再放開手,讓她的乳房在內衣裏搖晃了好幾下。

馬俊把慧琳的內衣放在他身邊,慧琳看到了,大聲喊道:“喂,快把我的內衣還給我!”

“把什麼還給你?”馬俊故作不知,慧琳也只能無奈地笑。

突然,慧琳喘了口氣,站起身子來。“喔,我喜歡這首曲子!”她衝到收音機那,調高了音量。這是一首節奏緩慢的曲子,也是一首老歌,有很多年了。

“我靠,竟然有人喜歡她的歌!”馬俊笑著說。

“閉嘴!我喜歡!”慧琳怒了。

她開始隨著曲子的節拍起舞。她已經喝醉了,所以舞姿並不是那麼優美,但畢竟人有這麼漂亮,所以大家都安靜下來了,欣賞她跳舞的模樣。所有人都盯著她的乳房,在上衣裏不停地彈跳,真是好曖昧的場景。

顯然慧琳非常喜歡我們的注視,雙眼輕閉,但我知道她肯定時不時地在看我們的表情。過了一會,她讓我們也一起來跳,不過沒人站起來。

“喂,快過來啊……”

“我們更想看你跳舞!”馬俊說。

“看什麼……?”慧琳問道,竟然隨著舞曲的節奏說話,“看這個麼—-?”

她抓住上衣下擺,緩緩地往上卷,露出她可愛的肚臍。

“哇,好棒!”馬俊驚呆了,所有人都猛地站起來。

看到眾人的反應,慧琳咯咯地笑起來。她繼續充滿誘惑地往上拉衣服,翻過平坦的小腹,直到乳房下面。然後停下來,上衣卷在肚子上,繼續跳著舞。

趙成叫起來:“別停啊!”

“給可憐的蘇傑看看吧!”馬俊說。

“是啊,給我看看吧!”蘇傑也可憐兮兮地附和。

慧琳大聲地笑起來,“可憐的蘇傑!”還重複了一遍。接著她就轉過身子,背對著我們,然後繼續往上卷衣服,到了脖子那,再一扯,衣服從腦袋上拉下來,被她一把丟在旁邊。她沒有馬上轉過身子,只讓我們看到她那光潔的後背,然後緩緩地轉身,可以讓我們看到她乳房的一點點輪廓。隨著她的舞步,雪白的奶子不停地左右搖曳。所有人都震驚了,張大眼睛,一臉饑渴地盯著她。

接著她轉過身子,向我們露出她的乳房,所有人都驚歎起來。

“好棒啊!”馬俊叫道。

“臥槽,比你們說的好看太多了啊!”蘇傑也讚歎起來,大家都在感慨我老婆真是上天的寵兒,乳房長得這麼漂亮。

慧琳咯咯笑起來,秀臉緋紅,但我知道她肯定很興奮。她的兩顆粉嫩的乳頭已經硬了,清澈的大眼睛裏蕩漾著春水。她繼續起舞,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她的舞步移動,貪婪地欣賞著她高聳的美乳。

“現在想不想和我來跳舞啊?”慧琳最終問道。

“繼續脫啊!”蘇傑起哄。

“可我現在已經沒穿什麼了!”

趙成笑道:“可你還穿著衣服哦!”

慧琳一手伸向褲腰帶,然後轉頭看著我,眼裏充滿了期待。我突然發現,今晚上她是第一次尋求我的同意。整晚上她似乎都忘記了我的存在,直到現在才想要我同意她在外人面前脫光衣服,很顯然是不想讓我生她的氣吧。

我沒有回應她,因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願意讓別人欣賞我老婆的躶體。但慧琳肯定是認為我默許了,解開係在短褲上的皮帶,脫掉短褲,露出裏面黑色的內褲。

我以為她只是想脫掉短褲,還是會穿著內褲的,可當她脫短褲的時候,手指勾在內褲上,一並扯了下來,雙腳抬了抬,然後將短褲和內褲丟到一旁。

此時此刻,我老婆赤身裸體地站在這三個陌生男人面前,他們都能看見她平坦的小腹,修剪整齊的陰毛,渾圓結實的大腿,飽滿的乳房,那曾經只屬於我一個人的美麗風景,如今也被別人給分享了。

“我勒個去,慧琳,你真是太性感了!”馬俊拍著手讚美我老婆。

“絕世尤物!絕世尤物啊!”趙成也讚歎起來,蘇傑只是傻傻地盯著慧琳的肉體看。

慧琳吃吃地笑著:“來嘛,和我一起來跳舞咯!”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激動不已,趕緊站起來,和慧琳共舞。我覺得我應該加入他們,免得事態超出我的掌控。可我已經喝太多了,才站起來,就一個趔趄摔倒在地,腦袋撞在我剛坐著的樹墩上,暈了過去。

我唯一記得的是在我的帳篷裏聽到慧琳對我說話:“老公,你沒事吧?”然後又聽到一個聲音在說:“他沒事的,只是撞了一下,喝多了,醒不來而已。”然後我又暈過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醒過來,然後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一開始還以為在做夢,但過了一會我意識到我已經清醒了,只不過有點頭暈。我能聽到輕輕的呻吟聲。是我嗎?我以為是我在呻吟,但馬上就發覺這是快樂的呻吟。

我緩緩睜開眼,慧琳就在我身邊,手腳撐在毯子上,一件衣服也沒穿。是她在呻吟。她後面跪著馬俊,也是不穿衣服,屁股一聳一聳地將雞巴送進我老婆體內。每一次雞巴的插入,都讓她發出低沈的呻吟,兩只可愛的乳房也瘋狂地前後搖晃。

“喔,好爽,慧琳,你的小穴真是太緊了!”

“噓……”她緊張地噓了一聲,雖然叫的最大聲的其實是她,“我老公就在邊上呢!”

“真是太刺激了,我就在你老公面前操你……”

“我真不是個好妻子……我是個騷貨……”我老婆輕歎著。

“真不敢相信我能夠幹到你……一星期我們都在商量著怎麼來操你……”

慧琳也是大聲地呻吟,又努力不想發出聲音,“你們到底說了我什麼啊?”

“我們在聊你這兩只漂亮的乳房……”說著,馬俊還伸手攀上我老婆的乳峰,用力地揉捏她的乳肉和粉嫩的乳頭,“喔,你的乳房真是太美了……”

“被你們看到的時候,我真的好害羞的……”慧琳呻吟著。

“是在湖裏,你胸罩掉下來的時候嗎?那會我看到了你的乳房哦。”

“嗯嗯嗯,啊!!嗯,就是你看到了我的乳房!就在我老公面前,被你看到了我的乳房!我好尷尬……現在還被你幹得要死……”

馬俊的聲音好大,慧琳一臉擔心地看著我,生怕我醒過來。但我雙眼閉著,她肯定看不出來,其實我已經醒了。

“剛開始我好害羞的,可現在你們的大雞巴都插過我了……”

“趙成可沒有哦,他還沒幹過你呢……”

“我現在就要他操我!”慧琳似乎被幹上癮了,“我要出去,我要讓他操我,還要你們都再來操我一次!”

聽到這話,馬俊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用力:“喔,你真是個騷貨啊!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騷穴裏!”

“啊!!!好啊!!射給我!快射給我!全部都射給我!”受到馬俊猛烈的抽插,慧琳也大聲叫起來,應該也快要到高潮了吧,“喔,我要你射進來,今天是我的危險期,我會懷孕的,你們都要射給我,到時候連我老公也不知道我懷上了誰的野種!啊!!!射給我!喔,射了,射了!射進來了!!!”

“啊!!!慧琳,我射了!!!射了!!!射死你!!!射死你這個騷貨!!!”馬俊大叫著,屁股緊緊抵在我老婆肉臀上,向她體內注入一股又一股的濃精。

我偷偷睜眼瞄了一下,高潮之後,兩個人還性器連在一起,一動也不動,只是發出沈重的喘息聲。過了好一會兒,就聽見慧琳輕聲說道:“走,去把趙成也叫醒吧。”

我連忙閉上眼,等著他倆牽著手走出帳篷。等他們離開後,我也靜靜地起來。剛剛發生了什麼?我真的看到我親愛的小嬌妻被別的男人操了?對了,剛剛他們的對話裏,好像有說她被三個人都操了。真不知道是真是假,也許只是個夢吧。我又躺下來,酒勁湧上來,我又睡了過去。

次日早晨,當我醒過來時,慧琳已經起床了,衝完澡,還換好了衣服。

“嘿,你個大懶鬼,該起床了!”她聲音裏帶著點緊張,就像偷吃了零食的小 女孩,怕被大人發現了受責罰,“昨晚上你喝多了,竟然醉倒過去了!那三個人今天很早就走了,還讓我代他們向你道別呢。”

“我醉倒後,你做什麼了呢?”

“哦,把你弄到床上後,我也和你一起睡覺了。不早了,趕緊收拾好,走吧!”

“老婆,昨晚我醒過來一次,正好看到你和馬俊……”我淡淡地對她說道。

聽到這話,慧琳猛地沈默了,有那麼一會,我真的以為我是在做夢,但她突然哭了起來。

“老公,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她撲到我的懷裏,輕輕地啜泣,“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們弄得我好興奮,好有感覺,我走的太遠了。我也覺得我好淫蕩,老公,對不起,你真的不要生我的氣啊!”

我讓她哭了一會兒,然後告訴她,我不生氣,但是必須告訴我昨晚發生的一切。她點了點頭,擦乾眼淚,開始向我講述昨晚的故事。

我被弄上床後,慧琳繼續和他們跳著裸舞,三個光著身子的男人圍在她身邊,貪婪地看著她也一絲不掛的美肉。氣氛如此淫靡,酒精的作用,讓慧琳忘記了所有,欲望越來越高漲,“我從來沒體驗過這種事情,光著身子,讓陌生男人看我的身體,那種感覺,讓我好想要……”

“我們一直跳著舞,我看見他們雞巴好硬。我的內心好糾結,因為我都已經結婚了,我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我又很想去看去撫摸他們的雞巴,我的小穴好濕,好擔心他們會看出來。後來蘇傑說,慧琳你的乳房好漂亮,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我知道他想要幹什麼,於是我便說,要不你來摸摸,看是真是假咯。說完,我還挺了挺胸部,讓他來摸我。”

我腦補了那場景:可愛的小嬌妻慧琳在一群男人面前,挺起她雪白挺翹的乳房,真的好淫蕩啊。

“看到我這麼放得開,他就兩手抓著我的乳房,輕輕地撫摸。我閉上眼,享受著他溫暖大手的愛撫。也許是我的放縱讓他們不再擔心,蘇傑大膽地來吻我,雙手在我身上不停地遊走。”

慧琳和蘇傑瘋狂地擁吻在一起,慧琳伸手抓著蘇傑的雞巴,爽的他叫了起來,不停地在慧琳的脖子上熱切地吻著。慧琳開始輕輕幫他擼雞巴,套弄了一會兒。

“我真的很想摸他的雞巴,我在沙灘上就看到過了,還有洗澡的時候,看起來好大好粗,哪怕是隔著褲子……我真的太想摸了,老公。所以我才脫掉他的短褲,讓那條讓我憧憬的大肉棒蹦了出來。老公,真的對不起。自從我倆結婚後,我還從來沒摸過別人的雞巴,感覺好好的。他的雞巴真的好粗大 ,我一手還握不了呢……”

慧琳繼續套弄著蘇傑的大雞巴,另兩人只是在邊上看著。蘇傑手伸到她胯下,揉捏她的陰蒂,過了一會,就將一根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裏。在她恍惚著,那兩個人只是盯著他倆的纏綿,也不過來。

在慧琳講述昨晚的事情時,又哭了起來,“那會我在想,要麼我用手幫他們三個都射出來,要麼就直接不管他們,回帳篷睡覺去。可我還沒做好決定,蘇傑突然抱著我的腰,將我抱離地面。我從來沒被人這樣抱起過,他真的好壯,抱著我,一點吃力的感覺都沒有。我被嚇壞了,就是用雙腿夾著他的腰,而且……而且他的雞巴似乎已經插進來一點了……”

她繼續哭著說,“老公,請你原諒我。我真的沒想過會發生這種事的,真的太突然了,他一下子就插進來了。而且他的肉棒真的好大,好舒服,我一點都不想停下來。”我輕輕安慰著她,等著她哭完,然後讓她繼續說。

蘇傑一將雞巴插進我老婆的小穴裏,就開始抱著她的腰上下聳動,如同擺弄一個玩具一樣。用這樣激烈的性交方式操弄了一會兒,慧琳就攀上了第一波高潮,這時,蘇傑也叫了起來:“啊,我要射了!!!”

聽到蘇傑的話,即使醉的一塌糊塗了,慧琳還是有一絲清醒的,立馬大叫道:“不要!不要射進來!我是危險期啊!!!”

聽到慧琳的話,蘇傑立馬將慧琳抱起來,抽出雞巴,再將她放在地上。慧琳跪在地上,飛快地用嘴含住蘇傑的大雞巴,讓他把一股股濃精射進她嘴裏。慧琳用手套弄著他的雞巴,一邊吮吸他的龜頭,喝掉他射出來的每一滴精液,咽進肚子裏。

那一會,四周都安靜了下來,只有我老婆跪在地上,蘇傑的雞巴在她嘴裏慢慢變軟,另兩人睜著眼睛看他們激烈的交媾。這時,蘇傑大聲笑著說:“啊,真是太爽了!!!”

“我勒個去,就像現場看A片一樣!你們倆真是會幹啊!”趙成說道。

慧琳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吐出蘇傑的大雞巴,雙手撐地斜倚著,雙腿大大地分開,乳房隨著她的喘息輕輕地搖動。接著,慧琳又對著他們倆笑起來。

“事情還沒完呢,他都沒讓我爽夠的!”

“哈哈,蘇傑,你真的太弱了!”馬俊嘲諷著蘇傑。

“好吧,可你們也不看看,她真的太性感了!”蘇傑自嘲解圍。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好吧,還是讓我來幫你收拾殘局吧!”馬俊笑道,然後走向慧琳。

“來吧,我的大男人!”慧琳眨眨眼,由著馬俊伏到她身上,舌頭伸進慧琳的嘴裏。一開始慧琳還微微故作矜持地抵擋了一下,不過也許是剛吃過蘇傑的精液吧,不過看起來馬俊一點兒也不介意。看到馬俊這麼體貼人意,慧琳也張嘴讓他把舌頭伸進來。一邊親熱著,慧琳也伸手將他的短褲脫了下來。

雞巴一被解放出來,馬俊就立馬將粗壯的雞巴插進了我老婆慧琳的小穴裏。剛剛才被蘇傑操過,裏面非常濕滑,馬俊不費勁地插了進去,爽得慧琳呻吟了出來。馬俊雙手分開撐在慧琳身體兩側,開始聚精會神地操弄她。

“喔,慧琳,你真的好緊!”馬俊盯著她的眼睛道。

慧琳也凝視著他的眼睛,“啊!!你的雞巴好大啊!喔!人家的小穴都快被你撐滿了哦!!!”

“以前有沒有被你老公以外的男人操過呢?有沒有在一群男人面前光著身子跳舞,然後被他們輪肏啊?”馬俊一邊操著我老婆,還一邊說些淫詞豔語。

受到淫蕩話語的刺激,慧琳更興奮了:“沒有,沒有!我從來沒這樣幹過!啊!!好人啊,繼續幹我,用力幹我!!!”

“從來沒做過?從來沒做過什麼?”馬俊命令道,還壓在我老婆身上,粗暴地吮吸他的乳頭,又爽得慧琳大叫。

“我從來沒有……從來沒有被三個人一起操過……喔!!!從來沒有被三個男人看過我的躶體,還和他們跳舞,被他們用大雞巴狠狠地抽插!啊!!!”

馬俊繼續猛力操著我的老婆:“喜不喜歡我們看你的躶體呢?”

估計是被馬俊操的太狠了,慧琳已經快不行了,大聲叫道:“嗯!!我想要你們都來看我的躶體……看我的乳房,看我的大屁股,將我全身看光光……”慧琳沈浸在了無邊的性欲中了……“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讓你們都看了我的躶體!我是個好女人,我已經結婚了,我只是偶然邂逅了你們,可現在竟然讓你們都看過我的躶體,還被你們都操過了!你們都在幹我!喔!!幹死我吧!!!我要死了啊!!!啊!!!”大叫著,慧琳攀上了最猛烈的高潮中,差點就昏迷了過去了。

等她緩過來,竟然發現馬俊依然在插著她,“喔,好爽,你幹的我好舒服,我從來沒被幹的這麼爽過。”她喘著氣,溫柔地說道。

“還要不要繼續?”

“嗯,嗯,繼續幹我,用你的大雞巴繼續幹我這個小騷貨!”

慧琳轉頭看向趙成,他也已經脫光了衣服,正在擼著自己的雞巴,“快過來!”她幾乎是在命令趙成。

聽到慧琳的呼喚,趙成幾乎是跑了過去,站在慧琳的腦袋邊上,然後用堅硬的雞巴頂在慧琳的嘴上。慧琳張開嘴,將他的雞巴含了進去。

聽著慧琳的講述,我真的驚呆了,我純真無暇的美麗妻子,竟然一邊被人操著小穴,還一邊含著另一個人雞巴,尤其是剛剛被第三個男人狠狠操過。

由於馬俊在不停地操她,慧琳很難給趙成口交,不過趙成也不在意。當慧琳吮吸著他的雞巴時,他就伸手瘋狂地揉捏她的雙乳,弄出各種各樣的形狀。也許是慧琳的口交技術太好了吧,沒過多久,趙成的呼吸就異常粗重,喊了起來呢:“我靠!我要射了。慧琳,可以射在你嘴裏嗎?”

慧琳還沒來得及點頭,趙成就大吼一聲,濃稠的精液就射進了我老婆的嘴裏。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射進我老婆的可愛櫻唇裏,被她一股腦地咽了下去。

射完後,趙成就拔出雞巴,退到邊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著氣。慧琳將他最後一股精液咽進肚子裏後,注意力又回到了馬俊有力哦抽插中來,而且似乎她又要高潮了,“啊!!馬俊,你真的好厲害111我好喜歡你的大雞巴!!!好爽哦!!!”

馬俊也開始大聲呻吟起來:“慧琳,我要射了,你要射在哪裏?”

“不行,不許射,我就要到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啊!”

“等一等,等一下,喔,就一會……”

馬俊速度緩了一點,然後突然又加快了,“我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射進來吧,不要停,我要你繼續幹我!!!”慧琳大叫道。

“……你想要我射到你小穴裏?”

“嗯!是的,我不管了,懷孕就懷孕吧!!!男人!快點幹我!!!不要停啊!!!繼續幹我!!!”

得到慧琳的許可,馬俊抱住慧琳的豐臀,瘋狂地衝刺著:“喔!!!射了!!射了!!!慧琳,我要射給你!!!”

慧琳感受到馬俊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裏陣陣律動,一大股一大股濃稠的精液噴射進來,最後的衝擊將她送上了絕頂高峰,“喔!!!!好爽!好燙!!你射了好多!!我要被你射死了!!!你會讓我受精的!!!”大聲呻吟著,慧琳渾身痙攣,高潮了。

高潮中,兩個人緊緊地交纏在一起,粗大的雞巴深深地插在我老婆的肉穴裏,朝著我老婆肥沃的子宮中射入濃稠健康的精液,那裏面生活著我老婆剛剛形成的新鮮卵細胞,也許,我老婆真的會懷上這個陌生男人的野種吧。完事後,馬俊精疲力盡地從我老婆身上翻滾下來,躺在她身邊的地上。休息了好幾分鍾,慧琳悠悠地從地上爬起來。

“我們一起去遊泳吧。”說完,就顫巍巍地朝著湖裏走去,蘇傑立馬跟了上去。

剛剛可以說慧琳是醉的,但現在她肯定清醒了過來。

“你是不是覺得我像個騷貨?”她顫聲問蘇傑。

“什麼?不是啊,寶貝!今晚真的很愉快哦,你玩得不開心嗎?”

她點點頭,“嗯……”現在她都還在兩次高潮的餘韻中呢,怎麼會不開心。

“這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夜晚了,以後我都會記住這美妙的一晚的,也會經常想起你,想起你這個無比迷人的女人!”

慧琳笑了。他說的很誠懇,雖然萍水相逢,不見得是真的,但那一刻,他的恭維,還是令她很開心。她看向他肌肉發達的小腹,然後看向他半硬的雞巴,正掛在雙腿間。

“我還從來沒像今晚這樣被幹過,你累不累?”慧琳雙眼迷離地盯著蘇傑的雞巴說道。

“可以幹到你這麼美豔的女人,一百次都不會累!”在我老婆的注視下,蘇傑的雞巴又複活了。

“……你還能不能再來一次啊?”

“當然可以啊!”

慧琳站起身,撲進蘇傑的懷裏,雙腿纏繞在他腰間,然後身體一沈,就一屁股坐在了他粗大的雞巴上。這一次,他們幹的頻率就比較和緩,也許是蘇傑想要用實際行動告訴慧琳,他並不是個快槍手。

“喔,好舒服,我又要射了……”

這時,慧琳輕聲在蘇傑耳邊說道:“想不想這次射進來呢?如果你想的話,可以射進我的小穴裏哦……”

“真的嗎?聽到你這麼說,真是太振奮人心了!”

“射進我的小淫穴裏!將你濃稠的精液射進我的人妻騷穴裏!灌滿我的肉洞,讓我受精吧!給我老公戴一頂大大的綠帽子!!!”想不到慧琳竟然如此低賤地求他,還用她的婚姻來刺激他。

“啊!!你說真的啊,你真的想讓我射進你的小淫穴裏?”

“嗯,嗯,像馬俊那樣射進我的小穴裏,射給我吧!就算我懷孕了,也不會有人知道是誰的孩子了!好刺激啊!”

聽到慧琳求著他射在她體內,刺激得低吼起來,終於忍不住精關,一股腦兒地射進我老婆的身體深處。只是慧琳沒有達到高潮,靜靜地感受蘇傑滾燙的精液噴射進她的肉洞裏,灌滿她的子宮和陰道。偷情的欲火讓我老婆興奮到了極點,渴求著更多更多。

完事後,蘇傑將她輕輕放下來,兩人蹣跚著走回馬俊和趙成那邊,他倆已經累翻了,差不多快睡著了。慧琳只好回到我睡的帳篷,躺在我身邊,慢慢地睡著了。

到了夜裏,馬俊溜進了我們的帳篷,愛撫著我老婆,直到她被摸醒。接著又是一場盤腸大戰,又恰好被清醒過來的我給看到了。

他們出了帳篷後,就去找趙成和蘇傑,兩個人四仰八叉胡亂睡在地上。慧琳跨坐在趙成身上,用手套弄起他粗壯的雞巴,很快就把他給弄醒了。他翻轉身子,就看到慧琳跨坐在他身上,赤裸的乳房就在他面前甩來甩去,好是淫蕩。

“想不想幹我啊?”慧琳淫蕩地問他。這種好事誰不想啊,趙成立馬將慧琳拉過來,嚇了她一跳。趙成屁股往上一頂,就一下插進了我老婆慧琳的肉穴裏,大雞巴一插進小穴,我老婆便瘋狂扭動屁股,在趙成身上騎乘起來,像一匹發情的小母馬。不同於馬俊,趙成操我老婆的方式很溫柔,也很安靜,就是用嘴親吻她的嘴,她的脖子,她的乳房。可是還沒等我老婆爽到,他就大吼一聲,將濃稠的精液射進了我老婆的肉穴深處。這是那晚上我老婆被灌進的第四發濃精,看來正處於危險期的她,不被幹大肚子都不行了,要是生個雙胞胎或者三胞胎之類的,我這綠帽子就戴的嚴嚴實實了。貌似,我似乎還有點喜歡哦。

“之後的事情,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我想我是睡著了,我的酒還沒醒過來,現在我好累。親愛的,如果你想要和我離婚,我……”

我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將她放在地上。她震驚地看著我,扭動身體,而我自顧自地脫掉她的短褲,然後將硬的生疼的雞巴插進她的小穴裏。受到突然的侵入,讓她發出一聲呻吟。

然後我開始猛烈的抽插,“老婆,再和我說他們是怎麼操你的,我想聽。”

“喔!!!嗯,老公,你不怪我了嗎?謝謝你,老公,我好愛你!他們操得你老婆我好爽!喔!!!他們的雞巴好粗,好大!他們插得好深,你老婆的小穴都被他們給撐滿了!!!老公,他們在你老婆的小騷穴裏射了好多好多的精液,子宮裏都灌滿了呢!老公,你應該知道今天我是危險期吧?我會被他們幹大肚子的哦,我會懷上他們的孩子!老公,如果我真的懷上他們的孩子了,我能不能生下來啊?”

“親愛的老婆,我愛你。我也要射給你,看看我們四個,誰的精子才是最後的勝利者,好不好?”

看到我原諒了她,慧琳欣喜若狂地點著頭:“老公,我愛你!”

太刺激了,我們一整天都在大戰,有時候在帳篷裏,有時候在外面,有時候在湖裏。多玩了一天,也曠了一天工。

自那以後,每逢做愛,我倆都會重溫這個故事。有時慧琳會改寫一下故事的情節,有時候她會說,他們走的那天早晨,他給了趙成一次口爆,因為他只幹過她一次,有時候她會說,在帳篷外時,她又同蘇傑馬俊幹了一次。還有一次,她告訴我,馬俊甚至曾經插過她的菊花。我不知道那些是真相,那些又是慧琳編造的故事,但我的內心深處,無比地期待下一次旅行的到來。只是在此之前,我和慧琳將要迎接孩子的到來,因為,慧琳真的懷孕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好朋友的辣媽
性感女醫生~柔佳
性愛勾引大學生
美女老師啥都教
我出差時背著老公偷情
給男友戴綠帽之北海道之旅
艷遇與勇氣
失婚婦與外籍女教師
代女而嫁的蜜月風波 1-4
美麗人妻老師
熱門小說:
好朋友的辣媽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