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性生活 經典激情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一直充滿了情趣,這種情趣是在八年的婚姻生活中一點點積累起來交逐漸濃厚的。我們都知道,夫妻生活在一起久了,必然會產生厭倦,包括性生活,所以我們大約在結婚一年後就討論過如何使我們的性生活保持新鮮感。討論的時候,我發現老婆和我一樣,有一種很強的童心和埋在心底的淫亂慾望。於是我們不謀而合,決定在今後的生活中加入一些性的調料,當然,一切都會在秘密的情況下進行,絕對不能讓熟悉的人知道,畢竟,我們還需要平靜的生活。

於是,我們從一些小動作開始,比如在巴士上她幫我手淫或她心甘情願地被別的男人吃豆腐,比如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們共同上公用男廁所或女廁所裡做愛,再比如她不穿內衣去逛街,下面插一根不太粗也不太長的橡膠棒。每一次我們都在緊張中領略著一種不同尋常的刺激,並樂此不疲。

對了,先介紹一下我老婆吧。她今年31歲了,一米六四,從前她的身材巳經很好,但兩年前生孩子後上圍變得更豐滿,現在她擁有36D-25-36的誘人身段和長長的美腿,她的皮膚很白很細,論長相也就中等偏上吧,喜歡留一頭直直的長髮,眉目清秀,常帶著一種迷惑人的羞澀。她在大銀行上班,而且已經是一個很有前途的主任了。

那天大概是夜裡十點鍾吧,我和老婆在外面吃飯回來。為了健康需要,我們從飯店步行回家。不太遠,但中間要經過幾個偏僻的後巷。我們邊走邊聊。我忽然靈機一動,說:老婆,如果要妳一個人行你怕唔怕?

老婆笑著說:怕乜野?。

我說:妳唔怕有色狼呀?

老婆說:色狼有咩好怕?最多咪俾佢抽下水,又唔會欏命。

我說:妳唔反抗架?

老婆很認真地想了想,撒嬌地說:唔反抗,佢想點咪點囉,反正最多都係..比佢玩一次,如果唔樣衰..咪當益下佢囉,話唔埋我仲會…….

仲會點?我追問道。

仲會..幫佢除埋條褲呀!老婆說完摟著我笑起來。

我也笑了,拍了拍她豐滿的屁股,小聲說:死婆,妳好想俾人地搞呀?

老婆也反擊地一手抓住我的下面,笑嘻嘻地說:係呀,我想勾佬好耐啦,最好幾個一齊黎添呀,我甘大食得你一枝野,邊餵得飽我呀?

我們平時這樣嘻鬧慣了,而且四周無人,沒有什麼顧忌,我們小聲鬧著,走著。一會兒後,我的手無意間從後面伸進她的胯下一摸,天哪,竟然濕了。

我剛要取笑她,她忽然小聲沖我噓了一聲,說:前面有人呀一。

我抬頭一看,遠處是有一個人影,正慢吞吞地向我們走來,看樣子是個男人。那一瞬間,我有了一個主意,我拉住她,壞壞地笑著說:老婆,夠唔夠膽玩個遊戲?過去勾引前面個男人,玩到佢興起就走人。

老婆打了我一下:死佬,係壞人點算呀?

我說:我甘大隻驚咩,我離遠跟住你,有事會衝出黎。老婆笑著說:好呀,一陣佢搞我就俾頂綠帽你個死佬戴。我笑說:我唔驚喎,綠帽我未戴過,你想勾佬嘛,驚你唔夠膽咋。老婆知道我們又要玩游戲了,一下子興奮起來,一臉潮紅地笑著,說:哈,我至驚你唔捨得呀,話我唔夠膽?就勾條佬俾你睇下,一陣你咪阻住我呀。

於是,我躲到一面墻的拐角處,借著昏暗的路燈向外窺視。老婆向我做了一個調皮的手勢,示意我不要動,然後拽了拽衣裙,解開了兩顆恤衫的扭扣,露出了深深的乳溝。我老婆今天穿的是一件貼身的恤衫和底腰的短裙,很有型,把她豐滿的胸、腰、臀勾勒得線條清晰,兩條白嫩的長腿露在外面,很是性感。

那人影越走越近了,忽然發出兩聲咳嗽,聽聲音好像……好像是個老頭兒。

老婆顯然也聽出來了,回頭向我看了看,面色有點為難.不知為什麼,我沖她揮揮手,示意她過去。於是,老婆不再猶豫,慢慢地向那人迎面走去。

不一會兒,她與那人就要相遇了,而我此時也終于看清那個的面目,是的,那是一個老頭兒,看樣子有五十多歲吧,背著手,慢條斯理地走著,那雙老眼直直地盯著我老婆。而我老婆低著頭,我從後看不到她的表情。就在兩人即將交錯時,就聽我老婆哎呀一聲,好像被什?絆了一下,竟張著手向老頭兒撲去。

那老頭嚇了一跳,但反應還算迅速,也張開手把我老婆接住,一瞬間,兩個人竟然牢牢地抱在一起。

我老婆並沒有馬上掙脫開,衹是緊張地說:老鼠呀,嚇死我,嚇死我,阿伯,唔好意思呀。

那老頭兒竟也沒有馬上放開我老婆,還拍了拍她的後背,說:唔駛驚,小姐,小心D呀。

我老婆這才鬆開手,想試著向前走,隨即又哎呀一聲,然後就蹲在地上,捂著腳踝,呻吟著說:我隻腳扭親呀。

老頭兒連忙也蹲下來,關切地問:睇下扭到邊度?然後摸向我老婆的腳.

我老婆站起來,伸出右腳,說:好痛……

我心裡暗笑:老婆的戲演的太完美了!

那老頭兒握住老婆的右腳,慢慢揉起來,邊揉邊說:以前我學過跌打,我幫你扭下。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老頭兒倒也像些模樣。我老婆被他一揉,禁不住呻吟起來,那聲音聽起來……嘿嘿,誰都可以想像得到,而且單聽那聲音,是怎樣理解都行的。果然,不一會兒,老頭兒就抬起頭來看我老婆,那目光中分明已經有了色意。

老婆正在享受,聽那老頭兒說:小姐,抬高D隻腳,我dup低頭好累呀。

老婆聽話地抬起腳,手扶著旁邊的墻。我馬上明白過來了:老頭兒要行動了!

妳想啊,我老婆的腳抬起來後,她那短短的裙子也就抬高了,而老頭兒從下向上看,那裡面的內褲不就盡收眼底了嗎?好個老頭,果然不太厚道。

老頭一邊揉著,一邊不時用掃一眼老婆的裙內,慢慢地,他的手開始不受控製地向上移動,越過小腿、膝蓋,還在向上……突然,我老婆身子一震,吟叫了一聲:阿伯,妳摸到……摸到我下面呀。

老頭似乎已經沒有太多的顧忌,竟直接在我老婆的裙子裡隔著內褲撫摸起來,色吟吟地說:小姐,濕得好緊要喎,係咪好熱呀?

老婆扶著墻,無力地說:阿伯…唔好….你摸到我…濕哂啦。

老頭興奮地把臉貼近我老婆的雙腿,慢慢地竟然把頭鑽進她的裙子裡,嘴裡說著:係咪..好舒服呀。

看來,老頭已徹底放開了,什麼也不顧了。

老婆顯然也大受刺激。慢慢地呻吟著:阿伯…唔好….唔舒服呀…呀….阿伯你…非禮..我呀,我有老公..架……呀….唔好錫…個度呀。

很明顯,那老頭已經隔著內褲親上了我老婆的關鍵部位。我看得爽極了。

我老婆一衹手扶著老頭兒的頭,胯部不停地扭動著,看來被老頭弄得舒服無比。一會兒後,老頭伸出頭來,淫笑著把我老婆的內褲脫到膝蓋,我老婆嬌聲叫著:阿伯,唔好呀……做乜..除左我絛..底褲喎…你一把年紀…都甘鹹濕架…呀….唔好呀…呀…都話我….結左婚….一陣比人睇到呀….

老頭果然住手了,向四周看了看,站起來,摟過我老婆,色迷迷地說:小姐,唔係,我應該叫太太喎,開個價吧?

我暗自好笑,原來他是把我老婆當成雞了,怪不得這麼快就色膽包天。看來平時這個老頭兒也沒少叫雞.

老婆一把推開他,嗔怪道:我正經人家黎架。說完就去拽被老頭脫下的內褲。老頭嘿嘿一笑,攔住她的動作,手還很不老實地摸了一把我老婆的胯下說:太太,對唔住..係我誤會,妳是正經人,不過正經到好舒服,..濕哂呀…嘿嘿……

我想,老婆大概會到此為止吧,再玩下去說不定會發生麼。誰知老婆的下面被那老頭一摸,又禁不住長吟一聲,一副很享受的樣子。老頭淫淫地看著她,好像心裡有了底。趁老婆在享受,他再次蹲下來,把老婆的短裙捲到了腰際,這樣,我老婆的整個下體全都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膚,渾圓的屁股,還有誘人的黑三角,連我看了都不禁老二挺立。

老頭蹲在我老婆面前,臉正對著那叢茂密的陰毛,他雙手撫著我老婆的屁股,一臉饞相地看著女人最美的部位,嘴裡唸叨著:太太你..好靚呀,我好多年無見過啦。

邊唸著,把慢慢地把臉貼向我老婆的陰部,那樣子像擁抱一件渴望多年終于到手的珍貴器物一樣,竟有些深情的味道。我感覺好笑極了,看來這個老色棍沒見過什麼好女人,恐怕衹玩兒過幾次老野雞吧。今天有這樣的艷福,不樂暈才怪。

老頭已經把整個臉貼在我老婆的陰部,嘴正對著那叢陰毛的下面,還不停地拱著,看樣子舌頭已經伸出來了,在舔我老婆的陰蒂。而此時我老婆也無限愜意,把兩條白嫩的腿略張開,好讓老頭兒的嘴更深入些,雙手扶著老頭的頭,胯部搖晃著,嘴裡發出連綿不斷的深吟聲。我又一次體會到老婆的淫蕩,居然能讓一個老頭弄得這樣舒服,況且,衹是舔舔而已。

正看得興奮不已,老婆忽然停下來,推開老頭的腦袋,並飛快地提上內褲,放下裙子,一時把老頭弄得愣頭愣腦,張著那張沾滿蜜汁的嘴看著我老婆。老婆滿臉潮紅地拉起老頭兒無限嫵媚地說:阿伯,我做邊一行架,比左錢先至再同你玩啦。

這回是我愣在那裡,剛才我還以為老婆突然決定不再玩下去了,誰知她……她竟然想玩得大些,而且說自己是妓女,我一時有點摸不著頭腦.

老頭一下明白過來,咧著嘴笑了:我明白,我明白。

我心裡暗罵一句:老色棍,妳家女人才是做雞的呢!

老婆真的像妓女一樣,摟著老頭的肩,大咧咧地說:點呀?阿伯,有無錢呀?

天哪,那樣子還是我那公務員的老婆嗎?

老頭連連點頭:好,我比,我比,

便開始翻起衣兜來,半天翻出一迭皺巴巴的紙幣,我身得甘多,夠唔夠?

老婆接過去,粗略一看,說:幾百蚊就想玩阿姐?

老頭苦著臉,已在哀求了:。

老婆撲嗤一聲笑了:阿伯,我起碼要收一千喎?

老頭猴急了:我要早上去銀行至有呀。

我老婆嘆了一口氣:唉,算啦,你甘老,當做好事啦,不過今晚我話哂事喎。

說完,真的把錢揣進了口袋。

我暗叫:老婆,妳真的把自己當妓女了嗎?

老頭連連點頭,一時站在那裡不知該做什麼。老婆大方地摟過老頭,說:阿伯,我地行去入面啦。

老頭連聲答應。我想,這老頭剛才那股色勁哪兒去了?現在好像不是他玩我老婆,而是我老婆在玩兒她。

唉,我這個老婆呀,調皮的可以,淫蕩的可以……

此時,我老婆已摟著那老頭靠在距我很近的墻邊,與我衹相距一個拐角。我忙把躲起來,再探頭一看,兩人就像在我面前一樣,衹不過我老婆把角度調得很好:那老頭斜著背對我,我老婆斜著面向我,這樣,不僅老頭看不見我,我還能清晰地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我知道,老婆是想讓我近距離地看一場好戲。老婆的眼睛飛快地瞟了我一下,還做了一個鬼臉兒。

站定後,老婆問老頭:阿伯,好耐無做呀?

老頭說:快……就快半年啦。

老婆嬌媚地笑著:好想要..女人呀?

老頭說:嗯,想,想。

老婆又問:甘我…靚唔靚呀?

老頭顯是急了:好….好靚…唔好玩我..快D啦!說完就去抱我老婆。

老婆笑著擋開,說:唔好甘心急啦,你想點做呀?

老頭真有些受不了了:我想…我想說著還要動手。

老婆又攔住:阿伯,你唔睇下我先呀?

邊說邊解開上衣的扣子,把短衫撩起來,露出粉紅色的蕾邊乳罩。

我老婆的36D乳房不小,肉鼓鼓地把乳罩撐起很高。就見老頭立刻伸出手,把乳罩推上去,我老婆兩個雪白的乳房彈出來,老頭一手一個,使勁揉搓起來。我老婆開始閉眼享受。衹一會兒,老頭嫌摸著不過癮,竟上前一口含住乳頭,咂咂地吃起來。我老婆定是很舒服,抱著老頭,輕聲呻吟。

吃了一會兒後,老頭徑直把我老婆的裙子撩起來,又把內褲拽下,一根手指直接探入我老婆的小穴裡,弄得她啊〞〞的一聲。

老頭在那裡忙活著,我清楚地看到我老婆臉上陶醉的樣子,她還不時地睜開眼,看著我,用舌頭舔著嘴唇,那樣子真的像……像妓女一樣。我的下面硬得要命,也不禁伸手自摸起來。眼看著一個老頭兒享受著自己的老婆,而自己卻衹能自摸,是不是慘了點?不過說真的,我喜歡這樣。

老頭終于停下來,手放在自己腰間,看樣子是想解褲子。老婆及時攔住了他,氣籲籲地說:等一下,我幫你。

老頭聽話地不動了。我老婆先是把手放在老頭的襠部揉了揉,說:嘻嘻,老人家,估唔到重..好硬喎。

老頭嘿嘿笑著:我後生時重硬呀。

老婆慢慢地解開老頭的腰帶,向下脫他的褲子,我在後面看得很清楚,老頭的腿還算壯實,衹是,他竟然穿著一個花花的三角褲,我差點笑出聲來。

老婆也笑了:阿伯,你著女人內褲啊?

老頭好像有點不好意思:嘿嘿,舒服嘛

我暗想:真是個老淫棍。

老婆止住笑,又向下脫老頭的花褲衩,我看不到前面的情景,衹看到一個圓圓的龜頭有力地彈出來,老婆輕叫了一聲:嘩..阿伯,妳好大呀,你甘大年紀….重甘大枝…又硬喎。

老頭仿佛恢復了自信:嘿嘿,勁呢,鐘唔鍾意?

老婆一把握住老頭的雞巴,臉紅紅地說:好鐘意呀。

然後蹲下來,把臉向雞巴湊了湊,又猛地閃開:阿伯,你D味……好濃啊。

老頭不客氣地說:做你呢行…都怕污糟?哈哈……

老婆又看了看那雞巴,可能是受不了誘惑吧,用手套弄起來。老頭舒服地哼出了聲:太太,幫我..含住佢啦。

說完,挺起胯部,把雞巴向我老婆的嘴邊送來。老婆本能向後閃了閃,又飛快地看了我一眼,然後,仿佛下了很大決心一樣,閉上眼,迎著老頭的雞巴,一口含住。

其實我老婆對口交並不反對,有時候還十分熱愛。我想怕是因為老頭長時間不洗澡,雞巴上的味太大了的原因。不過開始她還閉著眼睛,有一種痛苦的神情,衹過了一會兒,就開始眯起媚眼,一會兒抬頭看看老頭,一會兒看看我,老頭那粗壯的雞巴在她嘴裡進進出出,那深紫色的龜頭被她啜得幹凈發亮。老頭是主動在她嘴裡抽送著,爽得不停地哼哼,嘴裡說著:啊……好舒服……呀……真係…會比你…吹爆呀。

老頭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不得不用手時不時擋著他,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這樣插了大約一分鍾的時間,老頭突然從我老婆口中撥出雞巴,喘著氣說:唔得勒…頂唔順。

略停了一會兒,老頭才長出一口氣,說:好彩,無射到。

老婆笑著抹了抹嘴唇,站起來:又話好勁?吹幾下就頂唔順啦。

老頭連聲說:妳D吹功真係勁…真係…頂唔順,差D比你吮左出黎。

老婆嬌笑著再次握住老頭的雞巴:甘重比唔比我..吮呀?

再吹我爆啦…。

說完,把我老婆的身體轉過去,讓我老婆撅起屁股,又把裙子撩起來,我老婆豐滿白滑的臀部對著他,我甚至能看到她腿根處流淌的淫汁。

我一看,終于到最關鍵時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繼續玩下去,如果繼續,那麼我老婆就真的要被這個老頭幹了,這樣會不會出格了些?看我老婆的樣子,她還不想結束,再說,我有種莫名的沖動,很希望看到老婆被老頭幹。於是我決定不動,一切聽憑老婆作主。

老婆沒有反抗的意思,相反,她撅著屁股竟然主動向後靠了靠,好像希望老頭的雞巴馬上插進去一樣。然後,她竟然還手向後伸,抓住老頭的雞巴,嘴裡說著:阿伯….咪甘快射…插大力D呀….。看來,老婆真把自己當妓女了。我知道,老婆在放縱的時候,會說出很多讓人吃驚的話來,不過,我聽起來會更興奮.

老頭當然擋不住誘惑,見老婆這麼主動,不禁得意起來,淫笑著說:嘩..你個淫婦,好想比我插甘喎..你話有老公,係唔係你老公..餵你唔飽呀?!

這話顯是侮辱人的話,可我知道老婆在興奮的時候喜歡被侮辱。果然,老婆顫聲說:係呀..我晚晚..都要架…佢又比我唔到…所以我咪出黎..宜家係男人..都搞得我架。

老頭聽了,興奮地扶住我老婆的屁股,一衹手把著自己的雞巴,說一聲:甘我要落力D啦!然後一插而沒.

我一下子血往上涌:我老婆終于還是被這個老頭子幹了。雖說這不是她第一次被別的男人幹,但被老頭兒幹還是頭一回。看來,不管年齡大小,我老婆衹要有根雞巴就行。也許,正因為有悖常理,她才會更興奮吧。

老頭不急不緩地抽動著,但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在那裡發出爽透肺腑的呻吟聲:呀……哦……阿伯,妳都好大……年紀……還……重甘厲害,插得好……深呀,到……子宮了,好舒服……插……插死我……我…再大力D…插….任你….阿伯你點插…都得架。

老頭下面舒服著,聽了我老婆的話,心裡當然也舒服:啊……你甘靚女,出來做呢行,任D男人搞,係唔係……又舒服……又掙錢呀?想不到……我甘老,都重有……機會搞到你呀。

我老婆先是被老頭逗弄了半天,早就淫心大起了,這回終于幹上了,一定是爽翻了。她喜歡在做愛裡說些浪話,無所顧忌。這一點我早有領教,而且我也喜歡她這樣。果然,老婆的話越說越浪了:阿伯……啊……我都未試過….同你D甘大年紀…玩過,呀…估唔到..你D老野都..甘大枝..又甘硬..好舒服呀..早知..我就搵你地試下啦。……

老頭也邪得可以,嘿嘿一笑,說:有我..甘勁個D老野…最鐘意..後生女…你同我個女…差唔多……一插…就出水。

啊?〞〞你搞過……妳個女?阿伯?

無..有諗過…不過唔敢…我個女..好靚架..身材又勁..不過嫁左人囉…。哈哈,想不到這老頭兒下流到連自己女兒都想上,實在大出意料。

不過更出我意料的是我老婆,她竟然呻吟著說:阿伯,你..當我係..你個女,..快D大力..插我啦!

那老頭一聽更興奮了:好呀好呀……甘你當我係…你老豆啦…阿女…阿女..我想同你…搞好耐啦…你終於都…肯比我插啦..你老公..無鬼用架..等老豆滿足你啦。

這老頭兒,真是畜牲,竟要把我老婆往亂倫的溝裡帶。還沒等我多想,就聽老婆嬌聲說:早知老豆…你甘大枝..呀..一早就同..老豆你上床啦..你大過..我老公甘多..呀..好勁…好舒服..呀…再大力D呀…餵飽你..個乖女啦!

老頭反應很快,配合道:乖女..夠唔夠入呀..老豆再插入D…好唔好呀?

老婆接道:再插入D..老豆..呀…插我…大力D唔緊要…呀….老豆..你快D插哂….入去啦….呀..

老頭動作突然快起來,與我老婆的交合處發出響亮的叭嘰聲:乖女…乖女..老豆要射啦…我要射哂入去…你個度呀,啊……哦……

與此同時,老婆也跨上了巔峰:我都到啦….射哂入黎啦…呀…有幾多..都可以射入..我度呀…我死啦..老豆..插死我…呀……..呀..大力D射入黎呀……

我看得目瞪口呆。

兩人累得不行了,都扶著墻喘氣。還是老婆年青,恢復得快,也沒有清理身體,慢慢地穿好衣服,柔聲對老頭說:阿伯,返屋企啦。然後從兜裡掏出那迭皺巴巴的錢,塞到老頭的上衣兜裡:保重身體呀。然後,替老頭整理好衣服,推著他走了幾步,那老頭兒像木頭一樣任憑擺弄,一步一回頭地往回走,那背竟有些彎了。

直到老頭走遠,老婆才來到傻愣愣的我面前,笑著說:快D走啦?

我半天才醒過神來,沖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然後拉起她飛快地往回走。

老婆急得大叫:趕住去邊呀?

我停下來,眼睛像要噴出火一樣,狠狠地說出三個字:X死妳!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相關文章:
美女醫生的健康檢查
新居窺豔迷辱
上日本朋友女友
美女老闆娘
淫蕩妹妹遇上叔叔
美少女情難自禁
女服務員雪兒
風情萬種的貴婦
騷伯母
天台小屋的強姦
熱門小說: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