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淫好色大小姐 經典激情

 

 

「嘻嘻,現在阿松一定找翻天了吧!」少女竊笑著,燦爛美麗的笑容讓與她擦身而過的男人都不禁回頭看著這個擁有烏黑秀麗長髮的可愛少女。

(誰叫他不讓人家出來玩!哼!)少女嘟著嘴想道:

(每次都說什麼危險危險,如果不是爸爸的話哪來的危險啊!)

長髮少女有著可愛文靜的臉蛋、稚氣未脫的氣息,外表看起來像是上流人家的小姐,但實際上卻是統治半個城市的黑社會組織「橋本會」頭目的女兒。

為了保護女兒,女孩的父親橋本正特地派手下松田寸步不離的保護著她。不過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又怎麼可能想讓一個男人整天跟在身邊呢?

因此,橋本會也就不時上演像今天這種逃脫的戲碼了。

「接下來要去哪裡玩比較好呢…」面對五光十色的自由世界,女孩思索著。

「小姐,有空嗎?」兩個穿著也算頗有點體面的男人突然攔住女孩的去路,嘻皮笑臉的搭訕著。

「有什麼事情嗎?」少女狐疑的看著他們。

「我們想和妳交個朋友,不知道小姐賞不賞臉?」

「交朋友?真的嗎?那當然好啊!」少女臉上浮現驚喜交集的笑容,美得讓兩個男人為之心醉。

「我叫岩田,叫我阿岩就行了。」比較高的男人說道。

「我是佐籐和,大家都叫我阿和。」比較矮但肌肉相當結實的男人說道。

「我是橋…你們叫我小惠吧。」少女原本想說出自己的名字,但「橋本」二字一旦出口,搞不好就會被認出身份,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因此她的父親一直叮囑她,不能讓別人知道她的姓氏。

「小惠啊…要一起去KTV唱歌嗎?」阿和說道。

「唱歌?可是人家不太常唱…」

「沒關係,唱歌只需要一股氣勢!」阿岩誇張的表情讓小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句話她在組裡常常聽其他人在說,不過卻沒有人和阿岩一樣有那麼好笑的模樣。

「好吧!反正人家也想去一次看看!」

阿岩與阿和對望一眼,不知道這個非常容易上鉤的女孩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居然連KTV也沒去過。

「抱歉!現在規定要押證件!」來到KTV,櫃台的人員卻對他們這麼說道。

「什麼時候多了這種莫名其妙的規定,一時之間要去哪生證件出來押啊!」阿和不滿的說道。

「那…用我的駕照吧!」小惠從外衣胸前的口袋中拿出證件,遞給櫃台人員。

「好的,那就請到204包廂去吧。」櫃台人員收下小惠的駕照,說道。

「唔…橋本惠…這不是…」KTV的主任拿到小惠的駕照,背上頓時起了一陣冷汗,趕緊拿起電話,慌張的撥起了號碼。

「哇!好漂亮的地方!」小惠一踏進包廂,就好奇的四處張望著,那五彩的旋轉燈光更是讓她好奇的想著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

「小惠妳要唱什麼歌?」兩個男人不斷慫恿著小惠唱歌,雖然她只會一些充滿江湖氣的演歌,但兩人仍舊非常的捧場,鼓掌聲不絕於耳。

「口渴了吧?喝杯飲料吧。」

「嗯!」

小惠毫無防備的喝下阿岩倒給她的飲料,阿和也殷勤的遞上第二杯。

小惠仍舊一飲而盡,然後繼續唱歌,但不久之後,她就開始覺得頭暈目眩,全身乏力,一首歌還沒唱完就倒在阿岩懷裡。

「嗯…好奇怪…提不起力氣…」小惠試圖舉起手,但卻只能勉強動一動手指而已。

兩個男人對望一眼,開始解開她胸前的鈕扣,一對被素白內衣包裹著的碩大乳峰馬上就露了出來,大得讓男人無法一手掌握的巨乳隨著小惠的喘息而微微顫動著。

「不…要…」小惠虛弱的說著,但身體卻像斷線木偶一般無法動彈。

「真大啊!」阿和讚嘆著,小惠寬鬆的上衣底下有著外表看不出來的宏偉,姣好的曲線彷彿在誘惑著男人的手似的。

「啊…」小惠低吟了一聲,身上衣服漸漸被剝光的她只能紅著臉、咬著唇,閉上眼睛逃避著羞愧欲死的感覺。

阿和將她樸素的內衣扯掉,讓她的橫綱級巨乳暴露在五色彩光的照耀下,阿岩的手也碰到小惠身上最後一件遮蔽物,但即使已經上過許多女孩,他們在這時候仍不禁緊張了起來。

「不愧是個千金小姐,保養得那麼好…」阿岩拉下那片薄布,仔細的欣賞著眼前只剩鞋襪還維持原樣的裸女,小惠的嬌軀只是輕輕一顫,卻沒有再做任何反抗。

「啊!」小惠尖叫了一聲,因為男人的手正在她身上來回輕撫,手指所到之處都帶來絲絲搔癢、與電擊般的異感。

還是處女的她哪有經驗過如此的愛撫,加上飲料的催化,沒幾下就讓小惠發出微弱的呻吟聲,胸前粉嫩嫩的乳尖也漲得發疼。

「不…不要…放開我…啊!」小惠做著最後的反抗,但兩個被她美麗的裸體刺激得獸性大發的男人只顧著玩弄她的身體,根本不會去理會她。

「啊嗯…啊…不可以摸…啊…」

「小姐,妳這裡都濕透了,還嘴硬嗎?」阿岩舉起手,讓小惠清楚的看見他手指之間閃爍著彩光的黏液,這些液體都是從小惠股間的鮮嫩肉縫中滲漏出來的。

「嗚…」小惠看著自己的淫水,扁著嘴偏過頭去,可愛的臉蛋紅得像煮熟的螃蟹。

男人看她沒有其他的反抗,色膽越來越大,動作也越來越放肆了,但不久就又離開了小惠白裡透紅的嬌艷裸體,只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小惠狐疑的轉過頭來,卻立即瞪大眼睛,兩個男人已經脫掉了下半身的衣物,露出胯下醜惡的巨獸。

「小惠妹妹,等妳知道男人的好處就不會唉唉叫了。」阿和將肉棒靠近小惠嚇得面無人色的臉,讓她看清楚自己入了珠的肉棒子。

「不要…好可怕…」

「放心,等妳知道它的好,妳就會一直希望被這東西疼愛了!」

「才不…會…啊!」小惠驚叫一聲,溼潤的秘處被一根硬梆梆熱騰騰的東西頂住,而且那東西還正在往內頂,撬開她的肉唇,侵入了連她自己都沒碰觸過的地方。

「混蛋!居然搶我位置!」阿和轉頭怒罵著,一條肉棒拍在女孩白嫩的臉龐上,弄得她又羞又窘,還隱含著些許從未有過的期待。

「反正還有別的地方嘛,別在意!喔!妳這丫頭!」阿岩得意的笑著,分心之下差點就被女孩靈活的蜜肉搾出精來,第一次接受男人進入的地方貪婪的纏裹著肉棒前端,擠壓著它。

「可惡…把她抱起來吧!」阿和不滿的和他一起將軟綿綿的小惠撐起來,把肉棒頂在小惠的菊門上。

「第一次就能前後一起享受,真是個幸福的女孩!」阿岩說道。

「才沒有…放開…人家…」不知是那飲料作怪還是本性如此,此時小惠的身體熱得像火燒一般,肉棒帶來的刺激讓她口乾舌燥、心旌動搖,既希望男人放過自己,卻又期待肉棒的侵犯。

「啊呀!」肉棒同時頂入的瞬間,小惠發出淒厲的慘叫,阿岩十分熟練的摀住她的嘴,不讓外面的人發覺包廂裡的淫戲,但兩行清澈的淚水仍舊從緊閉的眼角滑了下來。

「不愧是處女,這麼緊!」

「這屁股也是原裝的,搞起來特別帶勁!」

「嗚嗚…」聽到兩個男人的汙言穢語,小惠只能不斷啜泣。但十幾分鐘過後,小惠痛苦的神情逐漸舒緩,哼叫聲中也開始帶著淫豔的氣息。

「嗯…啊…不…不可以…撞…嗯…」媚眼如絲的少女在兩個男人的合力姦淫下,無助的顫抖著,混合著血絲的淫水被粗大的肉柱汲取出來,一滴滴落在包廂的絨毛地毯上。

「水真多…還是處女就這麼淫蕩,還是說真的那麼爽?」阿和輕咬著小惠的耳垂,調戲著她。

「人家…好舒服…沒有…這樣過….啊…人家…好舒服…屁股也…爽…」小惠迷迷糊糊的回答著,一頭柔順的長髮淩亂地黏在三人汗溼的身軀上,也證明了他們「運動」的激烈程度。

「哼,那就來正式的吧!」阿和知道這漂亮的女孩已經墮落在他們的肉棒上,因此對阿岩打了個手勢,一改原本的輕柔動作,轉為深入而狂暴的抽插。

「啊啊啊…不要…我…人家…要壞了…穴…和屁股…都…啊…壞掉了…啊啊∼啊…不行…」狂風暴雨般的摧殘讓小惠淫叫不已,她這個溫室中的花朵何時承受過這麼粗暴的對待?面對如此兇暴的姦淫,她只能選擇逆來順受而已。

小惠只覺得身體像要被兩根入珠大肉棒撕開一般,而那些異樣的突起每次的出入都帶給她強烈的快感,整個人被頂得像飛上天一般,腦海中只剩下淫慾的渴求,什麼都不能想了。

「死了…死…掉了…啊啊啊∼」一陣高亢的呼喊之後,小惠終於被這兩個男人推上了生平第一次的性高潮,蝕骨的酸麻感充斥全身,激起了一陣陣不規則的顫抖與抽搐。

「真是個淫蕩女!」阿岩嘲笑著剛達到高潮的美少女,胯下的動作卻一點也沒放鬆。

高潮的快感讓她變得更豔麗,暈紅的臉龐上帶著淫蕩的氣息,一對巨乳也不斷抖動著,阿岩兩手各抓住一只,揉捏著。

「嗯啊…哦…胸部也…要嗎…嗯…」現在的小惠已經被幹得暈頭轉向,原先的文靜模樣絲毫不存,反像個貪淫的妓女一般扭著嬌軀迎合著他們的動作。

阿岩與阿和顯然不是第一次合作,兩人的動作配合得十分完美,不管是同步進行還是交叉攻擊,都能讓小惠發出淫亂的呼喊、淫水也越流越多。

「啊啊…蹂躪人家…啊…哦…又要…死掉了…啊…」小惠顫抖著抱住阿岩寬闊的背,那對巨乳夾在她的身體和男人的雙手之間,柔軟的乳肉從指縫間溢出,但卻阻擋不了阿岩玩弄它們的淫邪爪襲。

「妳這個淫亂女到底想洩多少次啊?」

「洩…越多…越好…」小惠不知羞恥的回答著,她只知道洩一次身、快樂一次,洩越多次就會越快樂、越舒服,哪還能顧得到什麼矜持、氣質的。

「好吧!我們兄弟倆就讓妳洩到爽!」阿和狠頂了幾下,說道。

他們確實沒有說大話,兩個精力旺盛的年輕男人將小惠翻來覆去的玩弄著,肉棒在她的處女雙穴中射精之後,還要她用小嘴與胸部來讓它們恢復精神,但卻又直接把精液射在她的嘴裡與乳溝中,清秀高雅的臉龐被弄得滿是精液。

「吃下去!」阿和命令著,而小惠也照做了。

「好吃嗎?」

「好奇怪的味道…可是人家喜歡…」小惠跪在地上,像母狗一般舔著落在手上的精液。

「以後我們還會找妳出來,到時候再讓妳更舒服。」阿岩說道,他們用這招已經讓好幾個女孩成為性奴,但沒有一個比小惠更漂亮的。

「嗯…」小惠溫順的點了點頭。

「那麼…反正還有時間,就再來一次吧。」阿和看了看錶,說道。

「好!」小惠欣喜的回應著。

兩人把肉棒插入小惠的前後穴,這次換成阿和在前、阿岩在後,正要開始玩弄這個淫蕩女之時,包廂的門卻被粗魯的踢開。

「大小姐!」

「啊…」看到來人的身份,小惠驚叫了一聲。

「你們…該死!」看到全裸的小惠被夾在兩個男人之間,衝進包廂的男人不由分說的揮動手上的木刀將兩人敲暈。

「大小姐!阿松該死!居然讓這兩個雜碎對大小姐…」阿松拿起衣服披在小惠身上,說道:

「我已經有斷指的覺悟了!」

但想到這可能不是斷根小指就能解決的事情,縱使是勇悍無比的阿松,額上也不由得冒出冷汗來。

(搞不好會被灌水泥沈入港口…)

「傻瓜…」小惠淺淺一笑,說道:「如果你抱我的話,就當沒發生過任何事情吧!」

「啊?」阿松嚇了一跳,但褲襠裡的棒子卻已經站起來了。

「阿松好色…」發現阿松已經「準備好了」,小惠淫淫地笑著。

看著眼前自己答應大哥一定會用生命保護、現在卻滿身精液淫水一塌糊塗的美麗少女,不知為何,阿松卻突然打了個冷顫。

就像被蛇盯上的老鼠一樣。

「來吧!」小惠爬到阿松腳邊,在男人驚訝無比的目光注視下拉開他的褲襠,將褲子裡的巨蟒釋放出來。

「好大哦∼∼」

「嗚!」小惠的手剛握上肉棒,阿松的棒子就一陣猛跳,濃濃的精液不偏不倚地通通射在小惠身上。

「啊!」少女嚇了一跳,但並沒有避開接下來的砲擊,反正身上已經有很多精液了,再多點也沒有關係,何況阿松精液的味道濃得讓她幾乎無法思考。

「這…大小姐…」阿松看著被自己射滿臉的女孩,慌張地想解釋,本來就不怎樣的口才現在更是什麼也擠不出來,最後口吃了一大堆不知所云後,終於讓他想到一個可以逃避尷尬的理由:

「我先把這兩件垃圾弄走!」

阿松忙著搬人、叫店長把兩個男人丟出門外,從頭到尾小惠都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他,舔著臉上屬於他的精液,品嚐著那足以麻痺味蕾的濃烈氣味。

「大小姐…我們…」阿松接下來的「走吧」還沒出口,就被小惠一把抓住兩腿之間的「把柄」。

「阿松答應要和人家做的,還沒有做哦。」

「大小姐…」阿松只能看著小惠把他推倒在沙發上,再次把他的棒子拿出來,用溫熱的櫻唇與舌頭讓它再度挺硬。

「阿松…是第一次嗎?」

「唔…當然不…不…」阿松紅著臉想否認,但小惠純淨的眼神讓他無法逞強──從以前就是這樣了。

「對啦,我是處男。」阿松自暴自棄的說道。

「謝謝你。」小惠突然說道。

「咦?」

「為了我…讓你沒時間交女朋友…」

阿松楞了一下,他從沒想過嬌蠻任性的大小姐會突然說到這回事,更沒想過小惠會知道自己年過三十還是個處男的原因,就是因為得時時看著這個女孩。

「所以啊…小惠惠嫁給阿松吧。」小惠話一說完,就將阿松脹得硬梆梆的肉棒含入口中,比妻子更溫順地服侍著肉棒。

如果能娶小惠的話…

阿松也是個正常男人,不可能不對身邊日漸美麗的橋本惠不動心,但他一直告訴自己小惠是大哥的寶貝女兒,自己受大哥恩情,絕對不可以染指她。

但從現在的景況看來,比較像是小惠染指阿松就是了。

「嗯…阿松的好大哦…放進來的話…一定會裂開…」小惠吐出肉棒,讓被棒子撐得幾乎無法呼吸的自己喘一口氣,柔軟的小手卻還不斷套弄著棒身。

「可是…進來的話也一定比剛剛更舒服吧…」小惠騎到阿松身上,讓肉棒對準自己的小穴,正要沈下腰時,阿松突然發難將她推倒在桌上。

「大小姐…不!小惠!讓我來吧…」阿松誠摯地看著小惠的雙眼,雖然還是一副壞人臉,但卻仍給了少女相當大的安全感。

「好啊∼嗯…」小惠雙臂環著阿松的脖子,挺高屁股迎接巨根的臨幸。

藉著先前淫水與精液的潤滑,肉棒「滋」的一聲、毫無難度地沒入少女緊窄的肉徑當中,比剛剛兩人更粗長碩大的肉棒讓女孩不禁皺起眉頭。

「阿松好大∼」小惠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淺笑,用還帶著點稚氣的少女嗓音說道:「人家的身體,任玩哦。阿松想射幾次就射幾次…」

在昏暗的包廂裡,一個滿身精液的美艷少女對自己說出這種話,阿松聽了差點沒獸性大發,但雖然大頭勉強保持住理性,胯下的小頭卻也還是變成畜生了。

「啊!又…變大了…哦…阿松…愛你…好喜歡你…啊…裡面…滿滿的…」小惠被阿松幹得淫叫不已,粗大的東西將少女開通不久的嫩肉徹底摩擦著,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

「揉…人家的…胸部…啊…嗯…就是…這樣子…好舒服…」小惠將阿松灼熱的手掌拉到自己胸前,要他盡情玩弄那兩團彈力十足的乳肉。

「小惠…小惠…」阿松揉著少女的乳房,從未有過的觸感讓他體內的慾望越發強盛,腰部的動作也變得激烈,雖然沒什麼技巧可言,但原始的繁殖本能卻仍帶給小惠與前兩個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啊啊…阿松…」小惠抓著阿松的手臂,雖然被黑西裝蓋住了,但卻仍能感覺到他有著健壯的肌肉。

在這種地方,一個穿著像流氓,長相看起來更像流氓的壯漢,將一個全身赤裸的美麗少女壓在桌子上狂幹,任誰一眼看到也會覺得是阿松在強姦民女,絕對不會有人想到阿松其實才是那個被誘姦而「失身」的人。

「嗯…阿松好厲害…好厲害哦…人家被阿松…弄得…出來了….啊…嗯…啊…」小惠扭著腰,將男人的肉柱深深納入自己的穴徑中,滾滾蜜泉噴濺在男人棒子的前端。

阿松打了個冷顫,差點就又射出精來,幸好之前已經在小惠臉上射過了,現在多多少少都還有點抵抗力,他忍著肉棒上傳來的酸麻感,狠狠地往小惠的穴心連頂了幾下,撞得她嬌啼婉轉、浪態百出,一點也不像幾小時前還是個處女的女孩。

「阿松…快…人家要…更…多…啊…阿松好棒哦…」少女的美腿緊緊夾住男人的腰,纏住男根的蜜肉強烈痙攣著,這次阿松再也忍不住,一挺腰,將精液通通注入少女的子宮裡去。

「啊啊啊∼∼好熱…肚子裡面…好熱…」少女拼命搖著頭,烏黑的秀髮像波浪般飛散著,美麗的小臉蛋紅撲撲地,散發著高潮屆臨的異樣艷麗。

「哈…啊…哈…阿松…好舒服…哦…」香汗淋漓的小惠臉上綻放出滿足的笑容,纖細的手指在自己平滑緊實的小腹上遊移,感受著精液在子宮裡翻滾的奇妙觸覺。

「小惠…」能讓女孩子如此滿足,對男人來說也是值得雀躍的事情。

「可以…再來一次嗎?」小惠低著頭,羞答答地說道:「人家…還想有更多這種感覺…」

「當然可以。」雖然是第二次射精,但阿松的肉棒還是精神百倍地泡在小惠美妙的嫩穴裡,要再來一次絕對不是問題。

「啊嗯…啊…哦…阿松的…肉棒…快…讓人家…再讓人家…洩…」小惠貪婪地擺動著嬌軀,接受男人近乎狂暴的進入。

「嗯…這個姿勢也好舒服…」

「討厭…阿松…屁股的話…啊…手指…進去了啦…」

「人家…還要哦…」

嬌媚的淫語迴蕩在包廂當中,緊緊結合著的男女散發著連冷氣都壓抑不下來的熱度,幾個小時之後,容光煥發的小惠才摟著腳步虛浮、幾乎腿軟的阿松從KTV走出來。

「阿松好厲害哦。」小惠笑瞇瞇地挽著男人的手,說道。

「嘿嘿…過獎…」被小惠榨得頭暈眼花的阿松勉強擠出笑容,說道。

雖然身體被小惠掏空了,但阿松腦子裡卻還是不斷思考著,如果被大哥橋本正知道自己吃了他女兒,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阿松要娶人家哦。」女孩的一句話,讓男人下了決定。

「好吧,我們回去找大哥提親。」

少女聽到男人的承諾,開心的笑了,任性的她一直將緊跟在身邊的阿松當作麻煩,但在阿松衝入包廂的那一瞬間,她才從男人的臉上看到他的真正心情。

只要能保護她,他願意赴湯蹈火,而原因並不完全是因為小惠是「大哥的女兒」。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事情,有時候是毫無邏輯性可言的。

一對戀人般的男女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對了,人家發現…人家好像喜歡上被很多根肉棒戳的感覺了耶…」

 

 

「嘻嘻,現在阿松一定找翻天了吧!」少女竊笑著,燦爛美麗的笑容讓與她擦身而過的男人都不禁回頭看著這個擁有烏黑秀麗長髮的可愛少女。

(誰叫他不讓人家出來玩!哼!)少女嘟著嘴想道:

(每次都說什麼危險危險,如果不是爸爸的話哪來的危險啊!)

長髮少女有著可愛文靜的臉蛋、稚氣未脫的氣息,外表看起來像是上流人家的小姐,但實際上卻是統治半個城市的黑社會組織「橋本會」頭目的女兒。

為了保護女兒,女孩的父親橋本正特地派手下松田寸步不離的保護著她。不過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又怎麼可能想讓一個男人整天跟在身邊呢?

因此,橋本會也就不時上演像今天這種逃脫的戲碼了。

「接下來要去哪裡玩比較好呢…」面對五光十色的自由世界,女孩思索著。

「小姐,有空嗎?」兩個穿著也算頗有點體面的男人突然攔住女孩的去路,嘻皮笑臉的搭訕著。

「有什麼事情嗎?」少女狐疑的看著他們。

「我們想和妳交個朋友,不知道小姐賞不賞臉?」

「交朋友?真的嗎?那當然好啊!」少女臉上浮現驚喜交集的笑容,美得讓兩個男人為之心醉。

「我叫岩田,叫我阿岩就行了。」比較高的男人說道。

「我是佐籐和,大家都叫我阿和。」比較矮但肌肉相當結實的男人說道。

「我是橋…你們叫我小惠吧。」少女原本想說出自己的名字,但「橋本」二字一旦出口,搞不好就會被認出身份,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因此她的父親一直叮囑她,不能讓別人知道她的姓氏。

「小惠啊…要一起去KTV唱歌嗎?」阿和說道。

「唱歌?可是人家不太常唱…」

「沒關係,唱歌只需要一股氣勢!」阿岩誇張的表情讓小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句話她在組裡常常聽其他人在說,不過卻沒有人和阿岩一樣有那麼好笑的模樣。

「好吧!反正人家也想去一次看看!」

阿岩與阿和對望一眼,不知道這個非常容易上鉤的女孩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居然連KTV也沒去過。

「抱歉!現在規定要押證件!」來到KTV,櫃台的人員卻對他們這麼說道。

「什麼時候多了這種莫名其妙的規定,一時之間要去哪生證件出來押啊!」阿和不滿的說道。

「那…用我的駕照吧!」小惠從外衣胸前的口袋中拿出證件,遞給櫃台人員。

「好的,那就請到204包廂去吧。」櫃台人員收下小惠的駕照,說道。

「唔…橋本惠…這不是…」KTV的主任拿到小惠的駕照,背上頓時起了一陣冷汗,趕緊拿起電話,慌張的撥起了號碼。

「哇!好漂亮的地方!」小惠一踏進包廂,就好奇的四處張望著,那五彩的旋轉燈光更是讓她好奇的想著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

「小惠妳要唱什麼歌?」兩個男人不斷慫恿著小惠唱歌,雖然她只會一些充滿江湖氣的演歌,但兩人仍舊非常的捧場,鼓掌聲不絕於耳。

「口渴了吧?喝杯飲料吧。」

「嗯!」

小惠毫無防備的喝下阿岩倒給她的飲料,阿和也殷勤的遞上第二杯。

小惠仍舊一飲而盡,然後繼續唱歌,但不久之後,她就開始覺得頭暈目眩,全身乏力,一首歌還沒唱完就倒在阿岩懷裡。

「嗯…好奇怪…提不起力氣…」小惠試圖舉起手,但卻只能勉強動一動手指而已。

兩個男人對望一眼,開始解開她胸前的鈕扣,一對被素白內衣包裹著的碩大乳峰馬上就露了出來,大得讓男人無法一手掌握的巨乳隨著小惠的喘息而微微顫動著。

「不…要…」小惠虛弱的說著,但身體卻像斷線木偶一般無法動彈。

「真大啊!」阿和讚嘆著,小惠寬鬆的上衣底下有著外表看不出來的宏偉,姣好的曲線彷彿在誘惑著男人的手似的。

「啊…」小惠低吟了一聲,身上衣服漸漸被剝光的她只能紅著臉、咬著唇,閉上眼睛逃避著羞愧欲死的感覺。

阿和將她樸素的內衣扯掉,讓她的橫綱級巨乳暴露在五色彩光的照耀下,阿岩的手也碰到小惠身上最後一件遮蔽物,但即使已經上過許多女孩,他們在這時候仍不禁緊張了起來。

「不愧是個千金小姐,保養得那麼好…」阿岩拉下那片薄布,仔細的欣賞著眼前只剩鞋襪還維持原樣的裸女,小惠的嬌軀只是輕輕一顫,卻沒有再做任何反抗。

「啊!」小惠尖叫了一聲,因為男人的手正在她身上來回輕撫,手指所到之處都帶來絲絲搔癢、與電擊般的異感。

還是處女的她哪有經驗過如此的愛撫,加上飲料的催化,沒幾下就讓小惠發出微弱的呻吟聲,胸前粉嫩嫩的乳尖也漲得發疼。

「不…不要…放開我…啊!」小惠做著最後的反抗,但兩個被她美麗的裸體刺激得獸性大發的男人只顧著玩弄她的身體,根本不會去理會她。

「啊嗯…啊…不可以摸…啊…」

「小姐,妳這裡都濕透了,還嘴硬嗎?」阿岩舉起手,讓小惠清楚的看見他手指之間閃爍著彩光的黏液,這些液體都是從小惠股間的鮮嫩肉縫中滲漏出來的。

「嗚…」小惠看著自己的淫水,扁著嘴偏過頭去,可愛的臉蛋紅得像煮熟的螃蟹。

男人看她沒有其他的反抗,色膽越來越大,動作也越來越放肆了,但不久就又離開了小惠白裡透紅的嬌艷裸體,只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小惠狐疑的轉過頭來,卻立即瞪大眼睛,兩個男人已經脫掉了下半身的衣物,露出胯下醜惡的巨獸。

「小惠妹妹,等妳知道男人的好處就不會唉唉叫了。」阿和將肉棒靠近小惠嚇得面無人色的臉,讓她看清楚自己入了珠的肉棒子。

「不要…好可怕…」

「放心,等妳知道它的好,妳就會一直希望被這東西疼愛了!」

「才不…會…啊!」小惠驚叫一聲,溼潤的秘處被一根硬梆梆熱騰騰的東西頂住,而且那東西還正在往內頂,撬開她的肉唇,侵入了連她自己都沒碰觸過的地方。

「混蛋!居然搶我位置!」阿和轉頭怒罵著,一條肉棒拍在女孩白嫩的臉龐上,弄得她又羞又窘,還隱含著些許從未有過的期待。

「反正還有別的地方嘛,別在意!喔!妳這丫頭!」阿岩得意的笑著,分心之下差點就被女孩靈活的蜜肉搾出精來,第一次接受男人進入的地方貪婪的纏裹著肉棒前端,擠壓著它。

「可惡…把她抱起來吧!」阿和不滿的和他一起將軟綿綿的小惠撐起來,把肉棒頂在小惠的菊門上。

「第一次就能前後一起享受,真是個幸福的女孩!」阿岩說道。

「才沒有…放開…人家…」不知是那飲料作怪還是本性如此,此時小惠的身體熱得像火燒一般,肉棒帶來的刺激讓她口乾舌燥、心旌動搖,既希望男人放過自己,卻又期待肉棒的侵犯。

「啊呀!」肉棒同時頂入的瞬間,小惠發出淒厲的慘叫,阿岩十分熟練的摀住她的嘴,不讓外面的人發覺包廂裡的淫戲,但兩行清澈的淚水仍舊從緊閉的眼角滑了下來。

「不愧是處女,這麼緊!」

「這屁股也是原裝的,搞起來特別帶勁!」

「嗚嗚…」聽到兩個男人的汙言穢語,小惠只能不斷啜泣。但十幾分鐘過後,小惠痛苦的神情逐漸舒緩,哼叫聲中也開始帶著淫豔的氣息。

「嗯…啊…不…不可以…撞…嗯…」媚眼如絲的少女在兩個男人的合力姦淫下,無助的顫抖著,混合著血絲的淫水被粗大的肉柱汲取出來,一滴滴落在包廂的絨毛地毯上。

「水真多…還是處女就這麼淫蕩,還是說真的那麼爽?」阿和輕咬著小惠的耳垂,調戲著她。

「人家…好舒服…沒有…這樣過….啊…人家…好舒服…屁股也…爽…」小惠迷迷糊糊的回答著,一頭柔順的長髮淩亂地黏在三人汗溼的身軀上,也證明了他們「運動」的激烈程度。

「哼,那就來正式的吧!」阿和知道這漂亮的女孩已經墮落在他們的肉棒上,因此對阿岩打了個手勢,一改原本的輕柔動作,轉為深入而狂暴的抽插。

「啊啊啊…不要…我…人家…要壞了…穴…和屁股…都…啊…壞掉了…啊啊∼啊…不行…」狂風暴雨般的摧殘讓小惠淫叫不已,她這個溫室中的花朵何時承受過這麼粗暴的對待?面對如此兇暴的姦淫,她只能選擇逆來順受而已。

小惠只覺得身體像要被兩根入珠大肉棒撕開一般,而那些異樣的突起每次的出入都帶給她強烈的快感,整個人被頂得像飛上天一般,腦海中只剩下淫慾的渴求,什麼都不能想了。

「死了…死…掉了…啊啊啊∼」一陣高亢的呼喊之後,小惠終於被這兩個男人推上了生平第一次的性高潮,蝕骨的酸麻感充斥全身,激起了一陣陣不規則的顫抖與抽搐。

「真是個淫蕩女!」阿岩嘲笑著剛達到高潮的美少女,胯下的動作卻一點也沒放鬆。

高潮的快感讓她變得更豔麗,暈紅的臉龐上帶著淫蕩的氣息,一對巨乳也不斷抖動著,阿岩兩手各抓住一只,揉捏著。

「嗯啊…哦…胸部也…要嗎…嗯…」現在的小惠已經被幹得暈頭轉向,原先的文靜模樣絲毫不存,反像個貪淫的妓女一般扭著嬌軀迎合著他們的動作。

阿岩與阿和顯然不是第一次合作,兩人的動作配合得十分完美,不管是同步進行還是交叉攻擊,都能讓小惠發出淫亂的呼喊、淫水也越流越多。

「啊啊…蹂躪人家…啊…哦…又要…死掉了…啊…」小惠顫抖著抱住阿岩寬闊的背,那對巨乳夾在她的身體和男人的雙手之間,柔軟的乳肉從指縫間溢出,但卻阻擋不了阿岩玩弄它們的淫邪爪襲。

「妳這個淫亂女到底想洩多少次啊?」

「洩…越多…越好…」小惠不知羞恥的回答著,她只知道洩一次身、快樂一次,洩越多次就會越快樂、越舒服,哪還能顧得到什麼矜持、氣質的。

「好吧!我們兄弟倆就讓妳洩到爽!」阿和狠頂了幾下,說道。

他們確實沒有說大話,兩個精力旺盛的年輕男人將小惠翻來覆去的玩弄著,肉棒在她的處女雙穴中射精之後,還要她用小嘴與胸部來讓它們恢復精神,但卻又直接把精液射在她的嘴裡與乳溝中,清秀高雅的臉龐被弄得滿是精液。

「吃下去!」阿和命令著,而小惠也照做了。

「好吃嗎?」

「好奇怪的味道…可是人家喜歡…」小惠跪在地上,像母狗一般舔著落在手上的精液。

「以後我們還會找妳出來,到時候再讓妳更舒服。」阿岩說道,他們用這招已經讓好幾個女孩成為性奴,但沒有一個比小惠更漂亮的。

「嗯…」小惠溫順的點了點頭。

「那麼…反正還有時間,就再來一次吧。」阿和看了看錶,說道。

「好!」小惠欣喜的回應著。

兩人把肉棒插入小惠的前後穴,這次換成阿和在前、阿岩在後,正要開始玩弄這個淫蕩女之時,包廂的門卻被粗魯的踢開。

「大小姐!」

「啊…」看到來人的身份,小惠驚叫了一聲。

「你們…該死!」看到全裸的小惠被夾在兩個男人之間,衝進包廂的男人不由分說的揮動手上的木刀將兩人敲暈。

「大小姐!阿松該死!居然讓這兩個雜碎對大小姐…」阿松拿起衣服披在小惠身上,說道:

「我已經有斷指的覺悟了!」

但想到這可能不是斷根小指就能解決的事情,縱使是勇悍無比的阿松,額上也不由得冒出冷汗來。

(搞不好會被灌水泥沈入港口…)

「傻瓜…」小惠淺淺一笑,說道:「如果你抱我的話,就當沒發生過任何事情吧!」

「啊?」阿松嚇了一跳,但褲襠裡的棒子卻已經站起來了。

「阿松好色…」發現阿松已經「準備好了」,小惠淫淫地笑著。

看著眼前自己答應大哥一定會用生命保護、現在卻滿身精液淫水一塌糊塗的美麗少女,不知為何,阿松卻突然打了個冷顫。

就像被蛇盯上的老鼠一樣。

「來吧!」小惠爬到阿松腳邊,在男人驚訝無比的目光注視下拉開他的褲襠,將褲子裡的巨蟒釋放出來。

「好大哦∼∼」

「嗚!」小惠的手剛握上肉棒,阿松的棒子就一陣猛跳,濃濃的精液不偏不倚地通通射在小惠身上。

「啊!」少女嚇了一跳,但並沒有避開接下來的砲擊,反正身上已經有很多精液了,再多點也沒有關係,何況阿松精液的味道濃得讓她幾乎無法思考。

「這…大小姐…」阿松看著被自己射滿臉的女孩,慌張地想解釋,本來就不怎樣的口才現在更是什麼也擠不出來,最後口吃了一大堆不知所云後,終於讓他想到一個可以逃避尷尬的理由:

「我先把這兩件垃圾弄走!」

阿松忙著搬人、叫店長把兩個男人丟出門外,從頭到尾小惠都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他,舔著臉上屬於他的精液,品嚐著那足以麻痺味蕾的濃烈氣味。

「大小姐…我們…」阿松接下來的「走吧」還沒出口,就被小惠一把抓住兩腿之間的「把柄」。

「阿松答應要和人家做的,還沒有做哦。」

「大小姐…」阿松只能看著小惠把他推倒在沙發上,再次把他的棒子拿出來,用溫熱的櫻唇與舌頭讓它再度挺硬。

「阿松…是第一次嗎?」

「唔…當然不…不…」阿松紅著臉想否認,但小惠純淨的眼神讓他無法逞強──從以前就是這樣了。

「對啦,我是處男。」阿松自暴自棄的說道。

「謝謝你。」小惠突然說道。

「咦?」

「為了我…讓你沒時間交女朋友…」

阿松楞了一下,他從沒想過嬌蠻任性的大小姐會突然說到這回事,更沒想過小惠會知道自己年過三十還是個處男的原因,就是因為得時時看著這個女孩。

「所以啊…小惠惠嫁給阿松吧。」小惠話一說完,就將阿松脹得硬梆梆的肉棒含入口中,比妻子更溫順地服侍著肉棒。

如果能娶小惠的話…

阿松也是個正常男人,不可能不對身邊日漸美麗的橋本惠不動心,但他一直告訴自己小惠是大哥的寶貝女兒,自己受大哥恩情,絕對不可以染指她。

但從現在的景況看來,比較像是小惠染指阿松就是了。

「嗯…阿松的好大哦…放進來的話…一定會裂開…」小惠吐出肉棒,讓被棒子撐得幾乎無法呼吸的自己喘一口氣,柔軟的小手卻還不斷套弄著棒身。

「可是…進來的話也一定比剛剛更舒服吧…」小惠騎到阿松身上,讓肉棒對準自己的小穴,正要沈下腰時,阿松突然發難將她推倒在桌上。

「大小姐…不!小惠!讓我來吧…」阿松誠摯地看著小惠的雙眼,雖然還是一副壞人臉,但卻仍給了少女相當大的安全感。

「好啊∼嗯…」小惠雙臂環著阿松的脖子,挺高屁股迎接巨根的臨幸。

藉著先前淫水與精液的潤滑,肉棒「滋」的一聲、毫無難度地沒入少女緊窄的肉徑當中,比剛剛兩人更粗長碩大的肉棒讓女孩不禁皺起眉頭。

「阿松好大∼」小惠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淺笑,用還帶著點稚氣的少女嗓音說道:「人家的身體,任玩哦。阿松想射幾次就射幾次…」

在昏暗的包廂裡,一個滿身精液的美艷少女對自己說出這種話,阿松聽了差點沒獸性大發,但雖然大頭勉強保持住理性,胯下的小頭卻也還是變成畜生了。

「啊!又…變大了…哦…阿松…愛你…好喜歡你…啊…裡面…滿滿的…」小惠被阿松幹得淫叫不已,粗大的東西將少女開通不久的嫩肉徹底摩擦著,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強烈快感。

「揉…人家的…胸部…啊…嗯…就是…這樣子…好舒服…」小惠將阿松灼熱的手掌拉到自己胸前,要他盡情玩弄那兩團彈力十足的乳肉。

「小惠…小惠…」阿松揉著少女的乳房,從未有過的觸感讓他體內的慾望越發強盛,腰部的動作也變得激烈,雖然沒什麼技巧可言,但原始的繁殖本能卻仍帶給小惠與前兩個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啊啊…阿松…」小惠抓著阿松的手臂,雖然被黑西裝蓋住了,但卻仍能感覺到他有著健壯的肌肉。

在這種地方,一個穿著像流氓,長相看起來更像流氓的壯漢,將一個全身赤裸的美麗少女壓在桌子上狂幹,任誰一眼看到也會覺得是阿松在強姦民女,絕對不會有人想到阿松其實才是那個被誘姦而「失身」的人。

「嗯…阿松好厲害…好厲害哦…人家被阿松…弄得…出來了….啊…嗯…啊…」小惠扭著腰,將男人的肉柱深深納入自己的穴徑中,滾滾蜜泉噴濺在男人棒子的前端。

阿松打了個冷顫,差點就又射出精來,幸好之前已經在小惠臉上射過了,現在多多少少都還有點抵抗力,他忍著肉棒上傳來的酸麻感,狠狠地往小惠的穴心連頂了幾下,撞得她嬌啼婉轉、浪態百出,一點也不像幾小時前還是個處女的女孩。

「阿松…快…人家要…更…多…啊…阿松好棒哦…」少女的美腿緊緊夾住男人的腰,纏住男根的蜜肉強烈痙攣著,這次阿松再也忍不住,一挺腰,將精液通通注入少女的子宮裡去。

「啊啊啊∼∼好熱…肚子裡面…好熱…」少女拼命搖著頭,烏黑的秀髮像波浪般飛散著,美麗的小臉蛋紅撲撲地,散發著高潮屆臨的異樣艷麗。

「哈…啊…哈…阿松…好舒服…哦…」香汗淋漓的小惠臉上綻放出滿足的笑容,纖細的手指在自己平滑緊實的小腹上遊移,感受著精液在子宮裡翻滾的奇妙觸覺。

「小惠…」能讓女孩子如此滿足,對男人來說也是值得雀躍的事情。

「可以…再來一次嗎?」小惠低著頭,羞答答地說道:「人家…還想有更多這種感覺…」

「當然可以。」雖然是第二次射精,但阿松的肉棒還是精神百倍地泡在小惠美妙的嫩穴裡,要再來一次絕對不是問題。

「啊嗯…啊…哦…阿松的…肉棒…快…讓人家…再讓人家…洩…」小惠貪婪地擺動著嬌軀,接受男人近乎狂暴的進入。

「嗯…這個姿勢也好舒服…」

「討厭…阿松…屁股的話…啊…手指…進去了啦…」

「人家…還要哦…」

嬌媚的淫語迴蕩在包廂當中,緊緊結合著的男女散發著連冷氣都壓抑不下來的熱度,幾個小時之後,容光煥發的小惠才摟著腳步虛浮、幾乎腿軟的阿松從KTV走出來。

「阿松好厲害哦。」小惠笑瞇瞇地挽著男人的手,說道。

「嘿嘿…過獎…」被小惠榨得頭暈眼花的阿松勉強擠出笑容,說道。

雖然身體被小惠掏空了,但阿松腦子裡卻還是不斷思考著,如果被大哥橋本正知道自己吃了他女兒,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阿松要娶人家哦。」女孩的一句話,讓男人下了決定。

「好吧,我們回去找大哥提親。」

少女聽到男人的承諾,開心的笑了,任性的她一直將緊跟在身邊的阿松當作麻煩,但在阿松衝入包廂的那一瞬間,她才從男人的臉上看到他的真正心情。

只要能保護她,他願意赴湯蹈火,而原因並不完全是因為小惠是「大哥的女兒」。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事情,有時候是毫無邏輯性可言的。

一對戀人般的男女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對了,人家發現…人家好像喜歡上被很多根肉棒戳的感覺了耶…」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老婆、岳母、小姨
淫亂夢境成真
小姨子和她女兒
內射女上司
花錢玩人妻
淫慾香薰
頭等艙的服務
老婆雨衣下裸露的身體
空姐試驗自己抗狼功夫反遭強姦
趁朋友姊夫不在姦了朋友大姐
熱門小說:
性愛度假村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