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母記 家庭亂倫

【前奏】

老頭子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段日子。身子越來越差。他又提起了舊事。想找個女人回家。說是想照顧自己,以前我一直反對。終于不了了之了。前一段時間,他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想和媽媽復婚,我倒不好反對了。雖然我感覺和別的女人沒差別。因為老頭子已經和媽媽離婚差不多十幾年了。

我應該算是一個富二代吧,老頭子當年在北方的廠子裏當技術員的。92年下海到南方做生意。當年工人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老頭子辭職下海時,和姥爺他們吵了一架。最後和媽媽離了婚單身南下。命好呀,結果發了財。因為他是結婚晚,生姓更晚。有我的時候已經快40了。再加上醫生證明他不能再生育,所謂女人再多也沒用。結果又回了北方,拼了死命把我要了過去了。

老頭子提出要復婚的那年暑假,我回到了闊別15年的城市。我離開時才5 歲吧,對這裏的一切都忘得差不多了。老頭子跟我說過,他去年經過這裏。知道姥爺走了,去吊唁了一次,才知道老媽還單著。但他還沒表達出任何追求的意思。他意思是先讓我過來看看。畢竟這麽多年了,老頭子身邊女人不斷。衹是生不了蛋。玩是玩夠了,衹想身邊有個人吧。

 

 

 

 

 

 

【開始】

人在江湖飄,當然要有艷遇。我入住了城裏唯一的五星級酒店。拿下空了很長時間的最大套房。結果很順利地在當天晚上就泡上了前臺的服務經理。現在不喜歡外圍了,喜歡做兼職的OL和良家。相比起來,前臺不是專業的,玩起來更有感覺。因為她除了陪日,還陪玩陪聊。甚至還介紹了另外服務員過來一起玩。那幾天太過癮了,我樂不思蜀,都記不起老媽的事了。

玩了幾天,去了不少高檔的場所。我提出要吃點特色的東西。比如烤串,至少在網上叫得挺凶的。那晚,我和前臺坐在一個烤串攤子前面。女人用紙巾死命地擦著桌子和椅子。絮絮叨叨著這裏又臟又沒人……這是一個省城裏到處都是的烤串攤子,時間還早著。所以沒什麽人……

兩人吃擼著串,喝著冰啤酒。然後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起來。

我倆打情罵俏了一會。晚漸漸深了,旁邊的桌子上有了人。是兩個女人。一個年紀比較大,看樣子四十好幾了。但彎了眼睫毛,臉很白,小刀子刮一下能賺兩斤漂白粉。一身粉紅色的緊身衣裹快吊到肚子上的奶子,幸虧肚子不小,能托住。低胸,兩衹大肥肉快爆了出來。黑色小短裙,兩條大腿擠在外面。她那屁股往塑料椅子上一坐,真怕那椅子的質量不行……

另一個女的年紀也有三十多了吧。沒有化妝,長頭發紮了馬尾。這是七月了,但女人還是穿著灰色的長褲和一身洗得有點兒發白的花襯衫,一雙老舊的涼鞋——這一身衣著都大聲宣示著女主人緊張的生活狀況。雖然穿著有點兒舊,但很整潔。女人的眼睛很大,戴著一副老舊的眼鏡,瓜子臉,鼻子很挺。雖然有點兒上年紀,顴骨有點高了。但樣子很清秀。

兩女的坐下。那風塵味比較重的要兩瓶哈啤,一把肉串。眼鏡女忙著說不要啤酒,要來格瓦斯。然後坐著聊了起來。

聊聊約約地,隔壁那桌傳來話。那風塵阿姨嗓門不小:「……妹子呀,不是姐不借錢給妳,姐這段時間也緊張呀……其實嘛,妹子人有條件的。女人要賺錢還不容易……衹要妳跟姐開個口……閨女的學費有了,老人的住院的錢也能填上……別看不看,妹子………其實姐當年也是像妳這樣想的……我男人跟我說起這事時,我幾乎快打死他了……結果試了兩次……外面錢來得快,男人說不定比家裏的來勁……女人呀,就這幾十年,別讓自己吃虧了……往床上一躺,大腿一張。多容易呀……像姐我,現在兩套房了,都在建國小區呀……」

「……姐,我如果幹……能先預支點錢嘛……」

「妹子,出來混是講規矩的。姐不是不想幫妳,是不能壞規矩了……妳別說,咱這種年紀還是有不少人喜歡的……前幾天西安路那開快遞店的老梁跟我說了,他就喜歡妳這口……人家在我們城裏可是接幾個快遞的點來幹了,還有四輛小貨在路上跑。手下小工都十幾號呀,派出所長可是他哥們……做兩次就有錢了……老梁他說了,妳下海的第一次給他。他給妳1000第一次……不,1200……」

我看著隔壁桌,點上了一根煙。把嘴巴湊到妹子的耳邊:「……喂,看那邊。有個女的長得不錯呀……」

「……嘩,年紀那麽大呀。妳還真不挑吃呀……」

「……吃肉多了吃點素的嘛,這兩天被妳的水淹死了。想上岸呀……」

前臺服務員染成血紅色的指甲掐男孩子大腿的肉上,180 度轉動………

「……唉約……輕點……我是贊揚妳……」

「……昨天介紹的可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呀。這女的我不認識………妳怎麽算呀……」

「……介紹費一個算兩個……」

我哄了妹子半天,再把心裏的價錢說好了。妹子瞟了我一眼,手從桌子底下伸過來掐了我兄弟一下。站起來向隔壁桌走去……

「騷貨呀,天生出來賣的。她做前臺真是屈才了……」

隔壁桌的兩女人很警惕地看著妹子——但很快就放鬆了。這妹子還真有在KTV裏當部長的天份。

「……姐,我倆都是漢南省過來的,離這可能2000外公裏呀。一南一北的,過兩天走了誰認識誰呀,對不……這大姐是介紹生意的嘛,不會讓妳白做。給妳500 吧,算是答謝妳跑這一次,也怪累的……嗯,這位小姐姐家裏急著要錢吧,我們就在這幾天。您陪我們這幾天就得了,錢分兩次付………對,但我男人喜歡搞搞藝術,拍拍相、錄錄視頻的……不怕的,姐……」

兩女人聽著老師的話,眼光時不時掃到我那一桌來。我舉起啤酒,很陽光地笑一笑。那年青的女人紅著臉扭過頭去。風塵女把衣領整了一整,拉得更低了,大眼睛勾勾地看過來。兩片像沾滿血的、留著兩排牙印子的嘴唇一嘟。我有點兒反胃的感覺,把口裏的烤串吐在路上。這裏的烤串看來太不新鮮了……

很快,談好了。女人下了決心。那風塵女很不高興,但看在再加了300 的分上,走了。臨走時眼睛很幽怨地看著我。我真的急著想回酒店的,像後面有一頭阿爾卑斯山純種獵豬在追趕……

一起上了車,大美女一直望著車外。今晚的路燈不是很亮,路邊的樹看不並不清楚。張牙舞爪的,像是從電視機裏跳出來的妖怪。

「……我居然上車了……跟了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新聞裏的各種故事禁不住都湧上的心頭。什麽草叢裏發現裸體的女屍體等等。而且,自己第二任丈夫身體不好呀,去世前幾年幾乎已經沒有性生活了。今天居然要和一個小男孩子上床。這一切一切都是幾天前所無法想像的。女人偷偷地瞄了一下坐在身邊的男孩子,他側臉看上棱角分明。是個很帥氣的小青年,應該不是什麽壞人吧。

但女人很快又自嘲笑自己。都是一把年紀的人了,身上就200 元。屁都沒有了,還怕別人搶。剛剛那男孩子一下子就給了那趙姐800 塊。上車後又直接付了我5000. 趙姐說過,我這年紀的人最多就值200.如果不是街頭的老梁喜歡……那老梁太色了。平日看人的樣子都是色咪咪的。不對呀,他怎麽會這麽大方出1200.有問題……

女人想著想著,車到了酒店了。女人有點驚訝,還真是五星級酒店。

上到房間,前臺服務經理打開了房門,扭著腰先進去了。女人怯怯生地不敢進,兩衹涼鞋互相磨著……

我一把推著大美女手身後,看到大美女有點躊躇。輕輕的推了一下。:「……進去吧姐姐,都來了。進來喝點東西再說吧。」

這酒店的套房大概有一套三居室大。有大廳、主人房和飯廳等。這裏的妨總統套房的格局。但和一線城市不一樣,這裏的裝修更像情趣套房。一線城市的總統套房更多行政辦公的味道。但這裏……鏡子多,情趣用品多。各種擺設更傾向于讓人在這打炮……

看著這裏的裝修,大美女心裏安定了不少。這是一個有錢人,不是什麽犯罪分子。但女人又開始擔心了。上房了,意味著一會就開始……開始那個了。一想到這,大美女的心裏又抖了起來。這次真的要賣身了嗎??

心裏亂糟糟的,人迷迷呼呼地跟著進了主人房。房間裏的燈光很暈暗。地板上是紅色的地毯。墻壁除了大量的落地鏡子,都是紅色的粉刷。上面是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唇印。最不可思議的是,洗浴間居然沒有門,是敞開對著大床的。人躺在床上,能看到另外一人裏面洗澡,大便。大概已經有差不多40多平米了。中間一張圓形的大床。大床上的天花板上是一張圓形的鏡子,人在床上辦事。能看到天花板下的自己。房間一角有按摩椅,椅旁的架上放不少工作。好像有皮鞭這樣子。還有一個挺高的架子,一根根紅繩子隨下來。這又是怎麽用的呀。

房間裏的裝修、擺設,女人都沒見過。但這氣氛……大美女很想轉身就走了。

「……要不……您還是找別人吧……我……這錢能當時先借給我嗎?我身份證先押在您這,您看行不……」

「……姐姐,先坐一會嘛。喝點什麽不??」

「……這……」

「……先看一會電視吧……」

妹子說了。她把電視打開,把大美女拉到床上坐下。服務行業呀,太到位了。

我開了一瓶紅酒,倒了兩杯,遞給兩美女……

「……先喝點吧,靜一靜……」

妹子輕輕地拍了一拍大美女的肩膀……

「……我放水去……先洗個澡吧……」

我打了前臺電話,讓餐廳送兩份西餐上來……

我在忙著,大美女坐在床上,低著頭。兩衹死死捏著……捏得發白了。兩條大腿交叉著,兩衹光著的小腳互相摩擦。她不敢抬頭,心裏肯定是很緊張了……突然,她抬頭說:「……老……小同誌。今晚我是要在這過夜??」

「是的,姐姐。我們先一起洗個澡。然後吃點東西……下面的事下面再說了……」

「剩下的錢……」

「……現在要嗎?我現在給妳吧……」

「……喔,不……喔,如果妳方便……喔,還是明天……我,我,我先打個電話……」

大美女拿出一臺諾基亞的老款手機,走到落地窗前。窗外是一片小海灣,海灣上拉著一圈花燈,把沙灘照耀得異常明顯。小海灣的另一面是新起的住宅區,在落地窗前居高臨下,能看到萬家燈火……

「媽,我呀……嗯……我今晚回不了了……今晚妳先撐一下。明天就……回來。有什麽自己動不的。叫旁邊病床的老太太幫下忙。要不叫護士,她們要一整夜值班的。我在趙姐那,她說晚上向她朋友借點錢……可能會很晚……媽今晚回不來的……要照顧好姥姥……」

大美女挂了電話,我走過去。輕輕地抱著她,感覺到她身子抖了一下子。想擺脫我的擁抱。但沒成功……

「……姐姐,我叫李小璐。您怎麽稱呼呀……」

「……我……我叫範寒梅……」

「……那我叫妳梅姐吧……梅姐,我就在這呆兩天……兩天後就回南方了……到時候誰也不認識誰……」

「……人如飛鴻來無信,事如春夢了無痕……好好過就是美夢,何苦留下遺憾呢……」

梅姐轉過身看著我,想說什麽的。但張開口又啞住了。

這時,妹子出來了。笑著說:「……妳倆好上了呀。水放好了……我先回去了……妳們慢慢聊……」

房輕輕地關上了,房間裏衹剩下我和梅姐。

房間裏衹有電視機的聲音在回響。我和梅姐坐在床上。梅姐兩衹手死死捏著紅酒杯的長腳。杯裏的酒晃得很歷害。

我有點後悔,真不該住這麽一個套間。以前不是這樣的套路的。以前嘛,在別的地方,衹要說出我住在酒店的總統套房。不少妹子會主動暗示上來過夜。進門後,會先驚嘆一番。整個套房轉一圈,手機拍拍這裏,拍拍那裏。主動脫衣服,脫得很快。但穿上衣服就麻煩了。早上起來的時候往往不肯穿上。說要多睡一會。不少人妻也是這樣子。但今晚很麻煩,來的是良家——好像被嚇不輕,想跑了……

我輕輕的摟著梅姐的肩膀,各種甜言蜜語湧出來。但梅姐的神情有點兒恍惚,不知聽到了沒有。不知怎麽了,今晚的我居然不想硬上。哄女人,很久沒這樣子。但過一會,女人點了點頭,好像下定決心的樣子。我試探著說:「……梅姐,我們換衣服進去吧……別怕……」。女人又點了點頭。

說完,我轉身走開。開始脫衣服。梅姐咬了咬牙,走到床上,低著頭。開始自己脫。這是個很仔細的女人,衣服雖然老舊。但她還是一件一件的脫下來,一件一件地整整齊齊地疊放在床上。以前嘛,玩過外圍,玩過會所。大多數小姐都喜歡把脫下的衣服放在酒店的椅子上。更有走狂野路線的,滿地都是內衣和底褲。上床前疊內衣的女人……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的。

我想,梅姐應該是一個挺有傳統的的女人。她的內衣都是很舊款那種。其實便宜的內衣性感的也不少。從內衣是可以看出一個女人感覺的……

我走過去,手輕輕的摟著梅姐的腰。梅姐的腰不算細,甚至有點兒粗,但梅姐很高挑……和我身高差不多,那不真有1 米7 了。所以顯得細並不粗。乳房很大,但襯托著她的身高顯得很勻稱。有點下垂,但到了乳尖的地方又翹起。這是天然的吊鐘形乳房。

梅姐沒有再推開摟在她腰上的手,衹是低著頭不看我。隨著我走進了浴室。

地有點兒滑,我扶著梅姐,兩人進了池子裏。我兩人平躺在浴缸裏,浴缸的四邊都有熱水湧出,衝出大量的泡泡,像金錢缸。我倆的腳搭了一起。梅姐把身子往缸邊收了一收,大腿盡量不想和我碰上。

我並沒有著急。夜還長著,這是一道大菜。要慢慢享受的。

這裏的浴缸設計有點兒特別。兩邊有東西的小桌板,方便情侶共浴時擺放些紅酒什麽的。我當然是把酒帶了進來。我遞了一杯給梅姐。

「來,姐。碰一下……」

梅姐和我碰了一下杯子,輕輕地眠了一小口。頭又低下了。我一衹手端著酒,一衹手從後繞過去,摟著梅姐的背。梅姐手上有杯子,不方便。肩膀推了我兩下,就不動了。我轉著身,看著梅姐姐的側臉。梅姐把頭發盤了起來,側面看去是細長、流線的天鵝一樣的脖子。摟著梅姐的左手輕輕搭在姐姐的肩膀上。掌心傳來下面的細膩,細般順滑。這皮膚比很多年青的女孩子都好,好不少。那些女孩子長年又煙又酒,夜店K 房轉場子。皮膚都不怎麽樣。

「姐,妳的脖子很漂亮。」

「嗯……謝謝……」

姐姐還是沒有抬起頭。我衹能換個話題。

「……其實,我是這裏出生的。但去了南方十幾年了……」

「……啊?」

梅姐輕輕的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又把頭低下了。

「……我爸爸當年把我們一家帶去了南方……還好呀……下海下得早……不然後面也不行了。工人都下崗了……那年,我記得吃年夜飯。在酒店裏吃的,電視還有個叫黃宏的王八蛋大叫:工人要替國家想,我不下崗誰下崗。我爸可是氣得把電視都關了,說這家夥是真孫子……」

梅姐聽了,眼一下子紅了。喝了點紅酒,話盒子就打開了。她說起了很多她的往事,比如說。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那些年下的海,把兒子也帶走了。估計她兒子現在有我這麽大了。後來她和廠子裏的一個工人又結了婚。那工人老婆也死了,一個人帶著女兒。也沒辦法,誰讓她是個離過婚的女人。雖然是廠花,但廠子裏的男人都衹是惦記著她的人,不想和她結婚。但也衹能將就地找個老實地男人嫁了。誰知沒幾年,一家人全下崗了。包括她老爸、她媽、她和她老公。全部把買斷工齡的錢開了個小店,但沒撐過幾年就倒了。當官的當兵的都來搶呀。老公抗不過去,把女兒留下來就走了。倒是老人家還死撐著,去年。連她老爸也去了。人倒黴起真的喝水都塞牙縫。昨天吧,老媽也住了院。要動手術……

我聽著梅姐的話。中間不時插兩句,梅姐在說著,我摟著姐姐的手慢慢地使勁。姐姐的身子慚慚地往我身上靠,腦袋靠在的我肩上。腳也開始放我腳上搭過來。

我一邊做好聽眾,時不時吻著梅姐的發鬢。和姐姐碰碰杯子。兩杯紅酒很快下肚子了。梅姐原來繃緊的身子也放鬆下來了。

熱水泡著,梅姐白皙的皮膚已經有點泛紅。兩個雪球半浮在水面上,飛沫在乳溝中間飄揚。胸前兩個略微深紅的小葡萄在水面泡泡上若隱若現。

我摟得越來越緊,唇從鬢角到臉蛋,到脖子。終于有點兒忍不住,扳下梅姐的臉。在梅姐的唇上啄了一口,輕輕的。梅姐把眼睛閉上了。但我衹是看著這張秀氣的臉,沒繼續。梅姐有點意外。睜開了眼睛,水汪汪的看著,前面是一張似笑非笑的臉。她有點害羞,腳在水下踢了我一下子。我猛地把嘴印在她的嘴唇上,舌頭伸了進去。梅姐有點不知報措,她的舌頭僵硬著。隨著我的舌頭攪動而被動的回應。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手指在她的乳暈上劃著圈圈。然後再緩緩地抓住那對乳房。搓動著,白色的泡泡在我的手和梅姐的乳房間飛揚。

這時的梅姐開始有點反應了。舌頭開始找到感覺,和我的舌頭糾纏。我能感覺到泡泡下她的雙腿開始往我的雙腿上湊著。這時的笑笑很有默契的從後抱著我,從她的雙乳幫我從後按摩。

我一衹手摟上梅姐,一衹手從乳房順勢往水裏撫摸下去。小肚臍,然後到密林水溝觀察之處。

梅姐身子一緊,摟著我的手往下抓著我的爪子。睜開眼睛看著我,咬著嘴唇。我沒有著急,輕輕在梅姐耳邊說:「姐,坐在我前面……我給擦背。」

梅姐坐上了我大腿,背對著我。我從海綿從她略顯骨感的背擦了兩下。從女人的腋下又看到乳房的側邊。我沒繼續擦背,雙臂從後摟著女人。雙手托著兩個吊鐘,撫摸著吊鐘的下沿。手指頭夾著兩滴水滴。

我手臂收緊,把梅姐的身邊再我身上拉。梅姐直接坐在我的胯上。我的兄弟已經堅硬如鐵,但被梅姐的屁股擠到我的肚子上。我的大腿能感受到梅姐兩瓣結實的肉瓣。這是一個長年有勞作的女人。雙手揉動的雙乳。我的下身的堅硬從後輕輕的觸碰到梅姐的後腰和屁股。一衹手向下偷襲,梅姐衹是像征性拉著我。我的手輕鬆地覆蓋在梅姐的陰部上,梳理著那濕嗒嗒的陰毛。

梅姐的陰毛很濃密,呈倒三角形。現在是貼在梅姐的肚子下。我的手指撩拔著梅姐的雙唇,手指頭輕輕的捏著小陰蒂。梅姐的身子有點抖動,我的手指頭沾上了有點兒粘的液體。喔,梅姐開始流水了,動情了。這女人身子比較敏感,看來很久沒男人了。真是一點就著那種。

浴缸、泡泡、紅酒、還算和諧和輕聊,讓梅姐姐有點兒迷醉了。身體的全方位接觸,敏感部位被摳弄,讓梅姐的身體蘇醒了。我吻著姐姐的耳珠子,在耳邊用夢囈一聲的音量小聲說:「姐,抬一下屁股……」

梅姐好像被催眠一樣,輕抬玉臀。我一手扶著姐姐的腰,一手扶著我兄弟。從龜頭剌向姐姐的穴口。龜頭輕輕地把兩片陰唇擠開。姐姐一下子清醒過來,玉臀想往上抬。但我扶著小腰的手拉著美女的身體往下沈。粗硬一下子剌穿了隧道,全根沒入……

「……嗯!……」

「……痛……」

我倆的喉嚨裏同時傳出悶哼……

我能感覺到兄弟從頭部到全根沒入的過程。先是一張小嘴吮吸的小頭,穿透而進。隧道中的肉壁緊緊地擠壓著肉棒。本能地要把侵入者擠出去,肉棒被溫潤濕熱緊緊裹著。我不由自主把梅姐姐和以前女人對比。倒不是輕或緊的問題。我的龜頭伸進隧道深處,頭部傳來一陣陣的吮吸。現實生活沒怎麽碰到過,倒是日本漫畫有過類似的場境。隧道的肉壁好像一圈又圈地橡皮筋組成的,套著我的槍。如果用一個名詞來解釋——武俠小說有人幻想過,叫千環套月比較貼切。肉壁也不是靜止不動,而是像潮汐一般有節奏的蠕動。嗯,這衹有經過訓練的小姐才有的專業技能。但她們都很鬆馳——這是純天然的。

極品女人——不用任何動作,不用抽插已經讓人想火山爆發,噴薄而出。

現在的梅姐感覺也很難受,幾年沒和男人做愛了。肉壁好像都粘在一起,突然一根火熱的鐵棒從外而內撕開了內壁的粘連……

梅姐姐靜靜坐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不知梅姐姐感覺怎麽樣,但我對自己很有信心。我雙手揉捏著前面的豐軟,像面團一下捏出不同的形態。往下的小肚子有一點發福了,但不顯胖。軟軟的,很舒服。

我吻著美女的背,美婦的脖子,含著耳珠。輕輕地夢囈:「寶貝,妳真是寶貝。我………我真不想放手………沒玩過這樣的小穴……」

梅姐軟軟地靠在我的胸前,深入體內的鐵棒想燒紅了的鐵條子。熱量從鐵棒傳到肉壁上,熱量一陣一陣湧出。肉壁- 陰道- 子宮- 小肚子- 全身。梅姐感到身子好全身的水份向下湧。陰道裏那又癢又熱的感覺讓女人扭動小腰,肉壁與鐵棒摩擦起來。感覺好像撓癢癢一樣,越撓越癢……

我感受上大腿上的美人。結實而滾圓的屁股像石磨一樣轉動,女人的汁像石磨縫中流下的豆漿,在肉壁和槍的擠壓中往下滲。隧道變得潤滑。穴口卡著肉棒的根部,隨著屁股的轉動一鬆一緊地擠壓著,精囊有股衝動往上湧。

不行呀,快射了……

「姐,起來一下,寶貝,對……就這樣,把屁股抬起來……」

梅姐輕輕的抬起玉股,我抱著美人,下部貼著梅姐的屁股。我把身體從浴池中撐起來……

「姐,向前扒著。手撐著前面……對……就這樣………嗯,對……跪著……屁股抬一抬……」

我扶著梅姐的腰,指導著梅姐扒在浴缸邊上,跪在浴缸中。我倆的身體一直緊緊相連,像連體嬰。我直著腰,雙手扶著梅姐的屁股和細腰。居高臨下,前面的女體背部是流線型的。像一個葫蘆……

梅姐抬起頭。前方是一面大的落地鏡。鏡裏的她我——盤著高髻的梅姐臉蛋浮起紅暈。可能是高潮,可能是酒意,也可能是熱水蒸汽熏出來的……

藕一樣的兩支玉臂撐在池邊,圓潤的肩膀上是精致的鎖骨;身子胸前吊著的兩衹奶袋子,兩滴紫葡萄隨著我倆的呼吸而抖動。身子濕漉漉的,水珠沿著修長的脖子往下流,直到胸前的兩點,又滴落在池水中,融成一體;

她身後的男人此刻樣子顯得很猙獰,兩衹粗壯的手臂捏著自己的屁股——揉擰著。結實的胸肌和明顯六部溝壑的腹部。這樣子有點像美國電視劇裏的黑人。

「別這樣,小弟。羞……」

梅姐掙紮著要站起來。我沒有回答,扶著前面的細腰,把肉棒慢慢的抽出。再狠狠向前一捅……

「……阿……」

梅姐驚叫了一聲。我開始大力地抽動,沒有九淺一深,或者三淺一深的。肉棒像火車一樣在隧道中穿行。我的小腹撞擊在美姐的後股,浴室中響起有節奏的啪啪聲。我的喉嚨隨著撞擊發出野獸一般的低沈的撕裂聲。而梅姐是有節奏輕輕的哼著。幾種聲音交織地在浴室中回響。

這時的梅姐感覺自己的陰道好像裝上一衹巨大的活塞,但陰道裏做往復運動。活塞運動時激烈地刮著腔道的道壁。而肉壁緊緊地包著活塞的頭部,吮吸著頭部。大鐵棒好像想要從穴口開始撕裂自己的身體。捅進子宮,通到胸部……

女人雙眼迷離地看著鏡子。鏡子裏的她,雙眼無神。小嘴輕輕張,喘著氣。胸前兩點隨著我的身子而向前晃動……

突然,梅姐感覺她體內的鐵條開始劇烈的抖動,好像馬達一樣。

「不要射裏面……」

梅姐姐突然清醒過來,掙紮著想推過我。但我死死抱著她……

然後大量的液體從龜頭上噴薄而出。打到女人的深進。女人的小腹也開始抽搐,大量的淫水也從內向外湧射。混合的液體從兩人的結合處擠出,順著大腿往下流……

我長吐一口氣,身子軟了下來。梅姐很生氣,猛地站起來。推開了我,坐在浴缸邊下。低頭摳著她的小穴。我有點兒內疚的感覺,對不起大美人。輕輕地碰了一下她的手臂,她掙了一下,低著頭,不吭聲,也不理我。這是真的生氣了……

我有點手忙腳亂,連忙從後緊緊抱著她。輕聲哄著:「姐……不要怕……姐是幹凈人,沒病……喔……我錯了……我沒姐幹凈……我…我也沒病……」

「我沒上環的……」

「……喔……沒事……前面人有藥留下來,先吃一顆吧……」

我衝出浴室,翻箱倒櫃的。找不到,還打電話找服務經理那騒貨。亂了半天,我端著水拿著藥。半跪在美人前面,尊敬地遞上……

姐姐把藥吃了。但還是不理我,裸著身子坐著。頭扭到一邊,也不看我一眼……

我跪著……抱著她的小腿……像犯了錯了孩子向嚴格的父母求情一樣認錯……

終于,梅姐被我逗笑了。天晴了……

我伺候著美女穿上浴衣,公主抱著梅姐走出浴室。梅姐抱著我的脖子,腦袋埋在我的懷裏……

套房的大廳裏,梅姐在梳妝臺前照著鏡子。理梳著亂發,我打電話催著餐廳把牛扒送出來……

燈關上,燈燭燃起。梅姐很遲疑——不懂用刀叉。我繞過身去,摟著她手把手教著。就這樣,臉貼的臉吃完一頓宵夜。

床上,我抱著熱乎乎的肉體。兩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人輕輕的述說自己平常很少提起的事。

梅姐提起了她的兩任丈夫。都是有緣無份,第一任夫帶孩子南下了。和她第一個孩子已經有15年沒見面了。第二任丈夫和她一樣,都是離婚後結合。那丈夫還帶著前妻留下的一歲女兒。第二任丈夫當年是孤兒被招進廠子裏的。沒有任何家人。他是一個老實人,本來安安份份,平平淡淡的日子也挺好。但97年的一場大下崗,全家都被逼買斷了工齡。下崗後,大家把錢湊起來開了個小店。但當官的,混黑道的都來搶。沒幾年,關門了。打擊太大,熬得也太累。這兩年,家裏兩男的都先後離開了 .說著說著,梅姐輕輕的抽泣著。

我緊緊的抱著梅姐,吻著她。安慰著,也說起我的事。5 歲離開北方,跟著老爸轉戰四方。試過債主在老爸辦公室喊打喊殺的,我在後面做作業的日子;試過16歲上大學,回高中上臺演講傳授經驗;試過大一時參軍,還進了特種部隊。結果第一年就參加了維和任務。去到沙漠地帶;遇到到異族的靈異事件,導致雞巴和黑人差不多大。性事非常強悍;幾乎死在國外,結果老爸用錢買通了政委。我提前退了伍,回校唸書;當然,還有和老爸對公司的元老進行清洗,我現在已經掌握公司的事;當然,還有老爸想要一個女人,想抱孫子的事……

梅姐著迷地聽著我的故事。最後,凝視著我。手撫摸著我的臉,輕輕的說:「我想……當年我的兒子應該有妳這樣子大了……」

我把手伸進了梅姐的浴袍中——裏面當然是真空的。捏著豐滿的乳房,輕輕的叫了一聲:「……媽……」

然後翻身把梅姐壓在身下,吻上她的唇。我們很溫柔地濕吻著。

女人看著天花板上的鏡子。鏡子倒映著,她的頭發已經散了。一個健壯的身子伏在她的身上。女人能看到男孩子結實的屁股和大腿。古銅色的肌膚和雪嬌的肉體糾纏在一起。男孩子的唇沿著她的脖子、瑣骨肌膚向下。胸前的蓓蕾被吮吸,對方的舌尖從浮頭著舔動。腹部、小肚臍傳來癢癢酸酸的感覺。他的唇並沒有肚臍上停留,還一直向下,向下。啊不,他吻到了小穴。

「別……阿……」

小豆豆被男孩子含住了,小陰蒂被柔軟的舌尖挑動。麻麻癢癢的感覺滲進了穴裏,肉壁上又開始分泌出水份,舌頭很靈活,伸進了洞中。雙腿被提起,小菊花亂來一陣冰涼。

女人的雙腿緊緊地夾住了男孩子的腦袋。

「不要了,開始吧……」

我回到了女人的身邊。正面把女人抱在胸前,兩個身子緊緊地貼著。我的臉正對著女人的胸部。

「姐,這次妳在上面……」

我抱著女人,扶著女人的腰。女人不懂怎把鐵棒放進她的身體。我讓女人用手握著我的鐵棒。女人很不自然,用手扶上了我的兄弟。她手觸碰上我鐵棒那一剎,手好像觸電一樣抖了一下。我扶著女人的翹臀,輕輕一拉。「噗呲」一聲,燒紅的鐵棒再深插入了女人。

女人不會怎麽動。我輕聲教著,女人學得很快。開始一邊扭腰,一邊輕抬玉股重重坐下。

我抻手攀上女人的發髻,解開盤起的發。烏黑的發隨了下來,順著香肩披在胸前。我仰躺而下。看著女人在我身上起伏,胸口兩顆蓓蕾隨著身子的起伏而在黑發中隱現。

一會,我忍不住,把美人掀倒在床上。翻身而進,男上女下的傳統姿勢。像錘子打鐵釘一下往下撞擊。女人被我壓著像嵌進了床墊了。到高潮了,我在美人的耳邊輕輕叫了聲:「……媽……」

梅姐姐一下子抱緊了我的腦袋。長發覆蓋在好怕臉上,我看不到表情,但陰道強烈的收縮蠕動起來。每一次叫媽都有強烈的抽搐蠕動。我又射了……

那晚,我和梅姐做了很多次。

——我抱著她,她雙腿夾著我的腰在房間裏到處走動。女人的身體隨我走動而起落。陰道套著鐵棒……

——在地毯上,我從後肏著女人。像狗一樣,推著女人前向爬行……

——在套房配備的會議室,長長的會議桌上……

最後,我倆互相抱著,我倆沈沈地睡去。

第二天我先醒了。我看著身邊熟睡的女人,拔開長發看著她那張精致而飽經滄桑的臉。我不由自主的在她臉上輕吻了一下。她沒醒。

我翻身一床。拿著女人放在床頭櫃上的老諾基亞,拔打了我自己的號。我實在不捨得放手呀。分了,還能聯係的嘛。我的手機亮了——調了震機。奇怪,上面顯示不是陌生號碼。而是有人名的,我湊前一看。屏幕上寫著——[ 媽].這是老爸給我的號碼。但還沒打過。

我發抖的從女人的手袋裏找了一下。找到了女人身份證——柳紅梅,不是範寒梅我居然上了我的媽。我的親媽。

我呆呆地看著身份證上的媽媽,腦子裏亂成一團粥。突然後來傳來一聲尖叫:「妳幹嘛……」

梅姐,喔,不,是媽媽醒了。剛醒來的媽媽像瘋子一樣樸過來,一把搶走她的身份證。

「……妳,妳幹嘛偷看人家的身份證呀……」

媽媽真的很生氣,趟開的浴衣讓她的胸前明媚的春花全綻開出來。但媽媽全然不顧,而心如亂麻的我也不知怎麽辦才好。腳一軟,一屁股從床滑到地上。嘴張開,但不知該說些什麽。叫媽嗎?媽媽還敞開著胸部,正對著他兒子。而且,昨晚她的陰道才迎接了她億萬的孫子。這時叫媽媽嗎?

但說實話,雖然腦子很亂。我看著媽媽胸前的兩點翹起,居然有點兒興奮。亂倫、昨晚媽媽陰道的抽搐、我和媽媽屁股的撞擊在我腦子裏轉動。雞巴硬了,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媽媽看著我的樣子,順著我的眼光看了自己胸口一眼。臉一光,輕聲說了一聲混蛋。把浴衣緊一緊,就往洗手間跑去。我看著媽媽的背影,浴衣下那雙光潔的小腿。我不由聯想到浴衣裏真空的景像。昨晚那一副完美的肉體。

我心亂如麻。

這時候,媽媽從浴室裏出來了。已經換上了昨晚的衣服,頭發又梳成了馬尾。一副老舊的眼鏡,不復昨晚那一個熱情的婦人。媽媽低著頭,雙手又捏在了一起,怯生生地走到我的跟前。說:「小,小璐。我……我……」

「媽……喔,麻煩了。真是的。這話本應該我來說的,梅姐。您是說錢嗎?我立刻給您。昨晚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把錢遞給媽媽,媽媽也不數錢了。真接放在了袋子裏,看樣子她心情也很亂。畢竟昨晚和一個同她兒子一樣大的年輕人來了高潮。如果她知道這年青人就是她的親生兒子會怎麽樣呢?我不敢想像。

「梅姐,是阿姨生病了吧。昨晚聽您電話裏提到過,在省人民醫院吧。阿姨要動手術嗎?我爸和醫長很熟。要不我找他安排一下吧。」

媽媽的樣子有點遲疑。因為她媽已經入院幾天了,因為錢的事根本沒人管。現在這年青人說認識人,多好的路子呀。要知道在這個城市裏,什麽都是關係,或者錢。但媽媽又害怕我會糾纏不清。

我明白媽媽的想法。補充說:「阿姨,我明天上午的飛機。11點的。一早就要往機場跑了。沒機會糾纏妳的。衹是昨晚我不太尊重您,想表達一下歉意。真的,姐姐。謝謝昨晚讓我做了個好夢,現在醒了。以後或許我們還會見面,但夢裏的事不會再有了。」

媽媽咬著嘴唇,眼似乎有點紅。喃喃地說:「那是一個好夢。謝謝!」

我鞍前馬後,安排好了一切。

第二天,我坐上了回家的飛機。看著地面上變得越來越小的房子。心裏想:「我還回來嗎?」

 

 

 

 

 

 

【後記】以下是女人視角的講述:

一個月過去了,一直都很平靜。一切真的就像一場夢一樣。沒人知道那晚的事,唯一知情的趙姐出了車禍。那天晚上,趙姐離開了跑去接客。碰到了警察找上門,她衝出了馬路……

媽她做完手術也很院了,生活又回復了正常。直到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一個電話。號碼是我第一任丈夫的,去年他來吊唁爸。我接了電話,剛想打個招呼:「喂,老李嗎?」

「媽,是我,李璐虎。爸爸腦血管出血,走了……」

是我十五沒見的兒子的聲音,那聲音似曾相似。我好像在那聽到過。兒子在電話裏說,老李的公司出了點問題。處理完他來看我和他姥姥。然後就沒下文了。但我也不是很介意,十幾年了。我兒子和他爸就好像沒在我的人生中出現過一樣。

直到有一天,我鄰居拿著一份報紙。跟我說,我前夫南下十幾年,居然已經南方的一個大富豪。他公司在香港上市了。但老李現在走了,我兒子被跟著老李打江山的元老們逼宮。鄰居把報紙給我看,我的腦子轟的一個,幾乎站不穩。報紙上一幅大的照片——一群人站著,手指著中間一個年青人。坐在中間的年青人一臉無奈——赫然就是兩個月前深入我體內的那個李小璐——原來他就是我的兒子。

那天起,我開始失眠。本來已經淡去的記憶又從腦海的底部湧向了海面。那晚的火熱,兒子小時候在我懷裏的依戀交織在我眼前。我和媽住在原廠子裏的宿捨樓——政府沒把這收回去。領居有幾衹「破鞋」——因為生活艱難而下海或出軌的女人。廠子裏的老人都戳著她們的背大罵。我呢?我是一沒鞋底的「破鞋」。她們有了新的男人,或者是很多男人。我是給了我生下來的兒子。

沒多久,兒子來了電話。他要到更北方的省出差。據說是老李在那邊的公司開始造反了。兒子說想見我,約我在機場見一面。我去了機場外的餐廳。遠遠地,我看到了他——很憔悴,再不是那晚那個陽光、壞壞的小男孩。

兒子很驚詫于我的平靜。他不知道我已經了解我們的不倫。但他的話還是讓我嚇了一跳。兒子說他回去的當晚就把我倆的事跟老李說了,老李就是那一晚腦出血的。老李是被他兒子和他妻子的姦情氣死的。

兒子往北飛了。臨走前,他從後背著我。說:「媽,我還要回來看妳。」

那一刻,我整個人都軟了。回家才發現,我的手提袋裏有兩疊鈔票。我去洗手間時他偷偷放的。

新聞裏兒子的處境越來越差,他不能再擔任上市公司的職務。老李的老部下們把兒子給架空了。那天,兒子自己飛來了我的城市。讓我去酒店看他,還是原來的房間。我很惶恐,也有點期待。房間裏滿是煙味,兒子看著窗外的風景,一根接著一根。我陪著他,後來他說想要。我明確地說,我和他是母子,不能再這樣。兒子沒理我,直接撕開了我的衣服,把我按在床——他強姦了我,強姦了他的媽媽。

後來,兒子幾乎每個月都飛過來兩次,有時是四五次。我堅定地拒絕了他,不再去酒店了。但第二天早上,怕他一個人照顧不了自己。買了包子油條送過去,遠遠的看到兒子摟到一個模特走出酒店。那天,我感覺我的心和身子被撕裂開了。把早餐扔下,走了。兒子甩下那模特追上了我,抱緊了我。那天起,我再沒有拒絕過兒子。我過上了亦妻亦母的生活。

我媽知道兒子聯係上我了。她也看新聞,知道老李走了,兒子過得挺慘的。老人家保守,怕受牽連。不讓我和兒子聯係,但我已經是兒子的女人了。分不開呀。我懷上了一次,但小產了。對面于一個38的女人來說是很危險的。我求兒子戴上套子,誰知道兒子好像特興奮。說要我必須給他生一個百分百的純種。除了前面,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給了兒子。我的口,我的後面。兒子要我後面的那晚很興奮。像電視上的一樣,放了一張白布在我身下。後來我在醫院住幾天,兒子很不眠不休的照顧我。我總感覺那醫生看我倆的眼神怪怪的。

兒子沒跟我說公司的事,但新聞上是有說的——180 度的逆轉。說兒子把股票全套現了,還提到老李和兒子曾在海外大幅借債(好像是債券)。說那債券是定時炸彈,有什麽觸發條件。兒子叫做是高位套現,結果那個什麽定時炸彈爆炸了。老李的老部下全爆了倉,他們買股票的錢是向一個財務公司借的。那公司的幕後老板居然是兒子。兒子用很便宜的價錢收回了公司。還把同一城的競爭對手給收購了,這場風暴競爭對手有落井下石。結果也被炸彈波及了。新聞的評論說這是一場教科書級別的商業案例。我看不懂,但我知道兒子可能要結婚了。那競爭對手原來是老李給兒子訂下的親家,但老李出事後散了。現在兒子把他們公司收編了。大聲宣傳維持原來的婚事。當我知道兒子的親事出事時,我還很開心的。但看這新聞後,我的心沈了下來。

兒子喜氣洋洋的飛過來了。那段時間他再回去,而是住了下來。一點都不嫌棄筒子樓簡陋,擠進了我和媽的白鴿籠裏。那段日子兒子很孝順,白天接送我上下班。然後陪他姥姥送貨,看守著他姥姥在批發市場的小檔口。晚上,他姥姥睡了,我會到他的床上。我和兒子很默契地沒提起他的婚事。

直到一天,我提前回家。居然說到房裏有女人的呻吟聲。我衝進房間,兒子他姥姥正趴在爸爸的骨灰盒和黑白照片前面。他外孫正從後肏著她。看到我,媽向我跪下了,向她女兒跪下了。說是兒子強姦了她,前一段時間在批發市場時。我崩潰了。平日裏很陽光的兒子突然變得很憎獰。他衝上來壓著我,撕爛了我的衣服。媽也成了他的幫凶,幫忙摁著我。還一個勁地勸我認命。當晚,我和他姥姥還有他。三個人擠到一張1 米2 的小床上。呻吟了一整晚。我們都淪落了。

後來,媽和我離開了從小長大的城市。去南方照顧兒子的生活。我再發現兒子心裏的黑暗。可能是曾在戰場上的日子影響了他。他引誘而逼死了親家和他兒子,霸占了親家母和他原來的未婚妻母女。他最大的愛好還不是女人,兒子和各地的官員關係都好。衹要那裏有死刑犯人還要執行槍決而不是注射毒藥的。他會高價收買官員,讓他親上型場槍斃犯人。據兒子的說法,看到血液從犯人的身體噴射出來那一刻。他會有高潮。

我為什麽知道這些?因為衹要有執行死刑的機會。兒子都會把我帶在身邊,槍斃犯人的那天晚上兒子會特別的興奮。把我往死姦。這些事,他姥姥、他媳婦和他丈母都不知道。因為他特別喜歡姦我。

後來,我們都懷上了。一家人包括我和他姥姥都懷上了他的孩子。我一直害怕生出不知什麽樣子的畸形。但兒子根本不在乎。惴惴不安的十個月後,我生下了一個很健康的男孩子——我的兒子我的孫呀。我鬆了口氣,趕緊結紮了。兒子他姥姥生了一女兒,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的孫女。也沒有問題。

現在,我把心思都放在下一代。我們四個女人用心地照顧著我們的下一代。希望孩子們能健康陽光地長大,不像他爸爸那樣子。

明天會好起來嗎?

【前奏】

老頭子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段日子。身子越來越差。他又提起了舊事。想找個女人回家。說是想照顧自己,以前我一直反對。終于不了了之了。前一段時間,他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想和媽媽復婚,我倒不好反對了。雖然我感覺和別的女人沒差別。因為老頭子已經和媽媽離婚差不多十幾年了。

我應該算是一個富二代吧,老頭子當年在北方的廠子裏當技術員的。92年下海到南方做生意。當年工人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老頭子辭職下海時,和姥爺他們吵了一架。最後和媽媽離了婚單身南下。命好呀,結果發了財。因為他是結婚晚,生姓更晚。有我的時候已經快40了。再加上醫生證明他不能再生育,所謂女人再多也沒用。結果又回了北方,拼了死命把我要了過去了。

老頭子提出要復婚的那年暑假,我回到了闊別15年的城市。我離開時才5 歲吧,對這裏的一切都忘得差不多了。老頭子跟我說過,他去年經過這裏。知道姥爺走了,去吊唁了一次,才知道老媽還單著。但他還沒表達出任何追求的意思。他意思是先讓我過來看看。畢竟這麽多年了,老頭子身邊女人不斷。衹是生不了蛋。玩是玩夠了,衹想身邊有個人吧。

 

 

 

 

 

 

【開始】

人在江湖飄,當然要有艷遇。我入住了城裏唯一的五星級酒店。拿下空了很長時間的最大套房。結果很順利地在當天晚上就泡上了前臺的服務經理。現在不喜歡外圍了,喜歡做兼職的OL和良家。相比起來,前臺不是專業的,玩起來更有感覺。因為她除了陪日,還陪玩陪聊。甚至還介紹了另外服務員過來一起玩。那幾天太過癮了,我樂不思蜀,都記不起老媽的事了。

玩了幾天,去了不少高檔的場所。我提出要吃點特色的東西。比如烤串,至少在網上叫得挺凶的。那晚,我和前臺坐在一個烤串攤子前面。女人用紙巾死命地擦著桌子和椅子。絮絮叨叨著這裏又臟又沒人……這是一個省城裏到處都是的烤串攤子,時間還早著。所以沒什麽人……

兩人吃擼著串,喝著冰啤酒。然後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起來。

我倆打情罵俏了一會。晚漸漸深了,旁邊的桌子上有了人。是兩個女人。一個年紀比較大,看樣子四十好幾了。但彎了眼睫毛,臉很白,小刀子刮一下能賺兩斤漂白粉。一身粉紅色的緊身衣裹快吊到肚子上的奶子,幸虧肚子不小,能托住。低胸,兩衹大肥肉快爆了出來。黑色小短裙,兩條大腿擠在外面。她那屁股往塑料椅子上一坐,真怕那椅子的質量不行……

另一個女的年紀也有三十多了吧。沒有化妝,長頭發紮了馬尾。這是七月了,但女人還是穿著灰色的長褲和一身洗得有點兒發白的花襯衫,一雙老舊的涼鞋——這一身衣著都大聲宣示著女主人緊張的生活狀況。雖然穿著有點兒舊,但很整潔。女人的眼睛很大,戴著一副老舊的眼鏡,瓜子臉,鼻子很挺。雖然有點兒上年紀,顴骨有點高了。但樣子很清秀。

兩女的坐下。那風塵味比較重的要兩瓶哈啤,一把肉串。眼鏡女忙著說不要啤酒,要來格瓦斯。然後坐著聊了起來。

聊聊約約地,隔壁那桌傳來話。那風塵阿姨嗓門不小:「……妹子呀,不是姐不借錢給妳,姐這段時間也緊張呀……其實嘛,妹子人有條件的。女人要賺錢還不容易……衹要妳跟姐開個口……閨女的學費有了,老人的住院的錢也能填上……別看不看,妹子………其實姐當年也是像妳這樣想的……我男人跟我說起這事時,我幾乎快打死他了……結果試了兩次……外面錢來得快,男人說不定比家裏的來勁……女人呀,就這幾十年,別讓自己吃虧了……往床上一躺,大腿一張。多容易呀……像姐我,現在兩套房了,都在建國小區呀……」

「……姐,我如果幹……能先預支點錢嘛……」

「妹子,出來混是講規矩的。姐不是不想幫妳,是不能壞規矩了……妳別說,咱這種年紀還是有不少人喜歡的……前幾天西安路那開快遞店的老梁跟我說了,他就喜歡妳這口……人家在我們城裏可是接幾個快遞的點來幹了,還有四輛小貨在路上跑。手下小工都十幾號呀,派出所長可是他哥們……做兩次就有錢了……老梁他說了,妳下海的第一次給他。他給妳1000第一次……不,1200……」

我看著隔壁桌,點上了一根煙。把嘴巴湊到妹子的耳邊:「……喂,看那邊。有個女的長得不錯呀……」

「……嘩,年紀那麽大呀。妳還真不挑吃呀……」

「……吃肉多了吃點素的嘛,這兩天被妳的水淹死了。想上岸呀……」

前臺服務員染成血紅色的指甲掐男孩子大腿的肉上,180 度轉動………

「……唉約……輕點……我是贊揚妳……」

「……昨天介紹的可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呀。這女的我不認識………妳怎麽算呀……」

「……介紹費一個算兩個……」

我哄了妹子半天,再把心裏的價錢說好了。妹子瞟了我一眼,手從桌子底下伸過來掐了我兄弟一下。站起來向隔壁桌走去……

「騷貨呀,天生出來賣的。她做前臺真是屈才了……」

隔壁桌的兩女人很警惕地看著妹子——但很快就放鬆了。這妹子還真有在KTV裏當部長的天份。

「……姐,我倆都是漢南省過來的,離這可能2000外公裏呀。一南一北的,過兩天走了誰認識誰呀,對不……這大姐是介紹生意的嘛,不會讓妳白做。給妳500 吧,算是答謝妳跑這一次,也怪累的……嗯,這位小姐姐家裏急著要錢吧,我們就在這幾天。您陪我們這幾天就得了,錢分兩次付………對,但我男人喜歡搞搞藝術,拍拍相、錄錄視頻的……不怕的,姐……」

兩女人聽著老師的話,眼光時不時掃到我那一桌來。我舉起啤酒,很陽光地笑一笑。那年青的女人紅著臉扭過頭去。風塵女把衣領整了一整,拉得更低了,大眼睛勾勾地看過來。兩片像沾滿血的、留著兩排牙印子的嘴唇一嘟。我有點兒反胃的感覺,把口裏的烤串吐在路上。這裏的烤串看來太不新鮮了……

很快,談好了。女人下了決心。那風塵女很不高興,但看在再加了300 的分上,走了。臨走時眼睛很幽怨地看著我。我真的急著想回酒店的,像後面有一頭阿爾卑斯山純種獵豬在追趕……

一起上了車,大美女一直望著車外。今晚的路燈不是很亮,路邊的樹看不並不清楚。張牙舞爪的,像是從電視機裏跳出來的妖怪。

「……我居然上車了……跟了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新聞裏的各種故事禁不住都湧上的心頭。什麽草叢裏發現裸體的女屍體等等。而且,自己第二任丈夫身體不好呀,去世前幾年幾乎已經沒有性生活了。今天居然要和一個小男孩子上床。這一切一切都是幾天前所無法想像的。女人偷偷地瞄了一下坐在身邊的男孩子,他側臉看上棱角分明。是個很帥氣的小青年,應該不是什麽壞人吧。

但女人很快又自嘲笑自己。都是一把年紀的人了,身上就200 元。屁都沒有了,還怕別人搶。剛剛那男孩子一下子就給了那趙姐800 塊。上車後又直接付了我5000. 趙姐說過,我這年紀的人最多就值200.如果不是街頭的老梁喜歡……那老梁太色了。平日看人的樣子都是色咪咪的。不對呀,他怎麽會這麽大方出1200.有問題……

女人想著想著,車到了酒店了。女人有點驚訝,還真是五星級酒店。

上到房間,前臺服務經理打開了房門,扭著腰先進去了。女人怯怯生地不敢進,兩衹涼鞋互相磨著……

我一把推著大美女手身後,看到大美女有點躊躇。輕輕的推了一下。:「……進去吧姐姐,都來了。進來喝點東西再說吧。」

這酒店的套房大概有一套三居室大。有大廳、主人房和飯廳等。這裏的妨總統套房的格局。但和一線城市不一樣,這裏的裝修更像情趣套房。一線城市的總統套房更多行政辦公的味道。但這裏……鏡子多,情趣用品多。各種擺設更傾向于讓人在這打炮……

看著這裏的裝修,大美女心裏安定了不少。這是一個有錢人,不是什麽犯罪分子。但女人又開始擔心了。上房了,意味著一會就開始……開始那個了。一想到這,大美女的心裏又抖了起來。這次真的要賣身了嗎??

心裏亂糟糟的,人迷迷呼呼地跟著進了主人房。房間裏的燈光很暈暗。地板上是紅色的地毯。墻壁除了大量的落地鏡子,都是紅色的粉刷。上面是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唇印。最不可思議的是,洗浴間居然沒有門,是敞開對著大床的。人躺在床上,能看到另外一人裏面洗澡,大便。大概已經有差不多40多平米了。中間一張圓形的大床。大床上的天花板上是一張圓形的鏡子,人在床上辦事。能看到天花板下的自己。房間一角有按摩椅,椅旁的架上放不少工作。好像有皮鞭這樣子。還有一個挺高的架子,一根根紅繩子隨下來。這又是怎麽用的呀。

房間裏的裝修、擺設,女人都沒見過。但這氣氛……大美女很想轉身就走了。

「……要不……您還是找別人吧……我……這錢能當時先借給我嗎?我身份證先押在您這,您看行不……」

「……姐姐,先坐一會嘛。喝點什麽不??」

「……這……」

「……先看一會電視吧……」

妹子說了。她把電視打開,把大美女拉到床上坐下。服務行業呀,太到位了。

我開了一瓶紅酒,倒了兩杯,遞給兩美女……

「……先喝點吧,靜一靜……」

妹子輕輕地拍了一拍大美女的肩膀……

「……我放水去……先洗個澡吧……」

我打了前臺電話,讓餐廳送兩份西餐上來……

我在忙著,大美女坐在床上,低著頭。兩衹死死捏著……捏得發白了。兩條大腿交叉著,兩衹光著的小腳互相摩擦。她不敢抬頭,心裏肯定是很緊張了……突然,她抬頭說:「……老……小同誌。今晚我是要在這過夜??」

「是的,姐姐。我們先一起洗個澡。然後吃點東西……下面的事下面再說了……」

「剩下的錢……」

「……現在要嗎?我現在給妳吧……」

「……喔,不……喔,如果妳方便……喔,還是明天……我,我,我先打個電話……」

大美女拿出一臺諾基亞的老款手機,走到落地窗前。窗外是一片小海灣,海灣上拉著一圈花燈,把沙灘照耀得異常明顯。小海灣的另一面是新起的住宅區,在落地窗前居高臨下,能看到萬家燈火……

「媽,我呀……嗯……我今晚回不了了……今晚妳先撐一下。明天就……回來。有什麽自己動不的。叫旁邊病床的老太太幫下忙。要不叫護士,她們要一整夜值班的。我在趙姐那,她說晚上向她朋友借點錢……可能會很晚……媽今晚回不來的……要照顧好姥姥……」

大美女挂了電話,我走過去。輕輕地抱著她,感覺到她身子抖了一下子。想擺脫我的擁抱。但沒成功……

「……姐姐,我叫李小璐。您怎麽稱呼呀……」

「……我……我叫範寒梅……」

「……那我叫妳梅姐吧……梅姐,我就在這呆兩天……兩天後就回南方了……到時候誰也不認識誰……」

「……人如飛鴻來無信,事如春夢了無痕……好好過就是美夢,何苦留下遺憾呢……」

梅姐轉過身看著我,想說什麽的。但張開口又啞住了。

這時,妹子出來了。笑著說:「……妳倆好上了呀。水放好了……我先回去了……妳們慢慢聊……」

房輕輕地關上了,房間裏衹剩下我和梅姐。

房間裏衹有電視機的聲音在回響。我和梅姐坐在床上。梅姐兩衹手死死捏著紅酒杯的長腳。杯裏的酒晃得很歷害。

我有點後悔,真不該住這麽一個套間。以前不是這樣的套路的。以前嘛,在別的地方,衹要說出我住在酒店的總統套房。不少妹子會主動暗示上來過夜。進門後,會先驚嘆一番。整個套房轉一圈,手機拍拍這裏,拍拍那裏。主動脫衣服,脫得很快。但穿上衣服就麻煩了。早上起來的時候往往不肯穿上。說要多睡一會。不少人妻也是這樣子。但今晚很麻煩,來的是良家——好像被嚇不輕,想跑了……

我輕輕的摟著梅姐的肩膀,各種甜言蜜語湧出來。但梅姐的神情有點兒恍惚,不知聽到了沒有。不知怎麽了,今晚的我居然不想硬上。哄女人,很久沒這樣子。但過一會,女人點了點頭,好像下定決心的樣子。我試探著說:「……梅姐,我們換衣服進去吧……別怕……」。女人又點了點頭。

說完,我轉身走開。開始脫衣服。梅姐咬了咬牙,走到床上,低著頭。開始自己脫。這是個很仔細的女人,衣服雖然老舊。但她還是一件一件的脫下來,一件一件地整整齊齊地疊放在床上。以前嘛,玩過外圍,玩過會所。大多數小姐都喜歡把脫下的衣服放在酒店的椅子上。更有走狂野路線的,滿地都是內衣和底褲。上床前疊內衣的女人……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的。

我想,梅姐應該是一個挺有傳統的的女人。她的內衣都是很舊款那種。其實便宜的內衣性感的也不少。從內衣是可以看出一個女人感覺的……

我走過去,手輕輕的摟著梅姐的腰。梅姐的腰不算細,甚至有點兒粗,但梅姐很高挑……和我身高差不多,那不真有1 米7 了。所以顯得細並不粗。乳房很大,但襯托著她的身高顯得很勻稱。有點下垂,但到了乳尖的地方又翹起。這是天然的吊鐘形乳房。

梅姐沒有再推開摟在她腰上的手,衹是低著頭不看我。隨著我走進了浴室。

地有點兒滑,我扶著梅姐,兩人進了池子裏。我兩人平躺在浴缸裏,浴缸的四邊都有熱水湧出,衝出大量的泡泡,像金錢缸。我倆的腳搭了一起。梅姐把身子往缸邊收了一收,大腿盡量不想和我碰上。

我並沒有著急。夜還長著,這是一道大菜。要慢慢享受的。

這裏的浴缸設計有點兒特別。兩邊有東西的小桌板,方便情侶共浴時擺放些紅酒什麽的。我當然是把酒帶了進來。我遞了一杯給梅姐。

「來,姐。碰一下……」

梅姐和我碰了一下杯子,輕輕地眠了一小口。頭又低下了。我一衹手端著酒,一衹手從後繞過去,摟著梅姐的背。梅姐手上有杯子,不方便。肩膀推了我兩下,就不動了。我轉著身,看著梅姐姐的側臉。梅姐把頭發盤了起來,側面看去是細長、流線的天鵝一樣的脖子。摟著梅姐的左手輕輕搭在姐姐的肩膀上。掌心傳來下面的細膩,細般順滑。這皮膚比很多年青的女孩子都好,好不少。那些女孩子長年又煙又酒,夜店K 房轉場子。皮膚都不怎麽樣。

「姐,妳的脖子很漂亮。」

「嗯……謝謝……」

姐姐還是沒有抬起頭。我衹能換個話題。

「……其實,我是這裏出生的。但去了南方十幾年了……」

「……啊?」

梅姐輕輕的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又把頭低下了。

「……我爸爸當年把我們一家帶去了南方……還好呀……下海下得早……不然後面也不行了。工人都下崗了……那年,我記得吃年夜飯。在酒店裏吃的,電視還有個叫黃宏的王八蛋大叫:工人要替國家想,我不下崗誰下崗。我爸可是氣得把電視都關了,說這家夥是真孫子……」

梅姐聽了,眼一下子紅了。喝了點紅酒,話盒子就打開了。她說起了很多她的往事,比如說。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那些年下的海,把兒子也帶走了。估計她兒子現在有我這麽大了。後來她和廠子裏的一個工人又結了婚。那工人老婆也死了,一個人帶著女兒。也沒辦法,誰讓她是個離過婚的女人。雖然是廠花,但廠子裏的男人都衹是惦記著她的人,不想和她結婚。但也衹能將就地找個老實地男人嫁了。誰知沒幾年,一家人全下崗了。包括她老爸、她媽、她和她老公。全部把買斷工齡的錢開了個小店,但沒撐過幾年就倒了。當官的當兵的都來搶呀。老公抗不過去,把女兒留下來就走了。倒是老人家還死撐著,去年。連她老爸也去了。人倒黴起真的喝水都塞牙縫。昨天吧,老媽也住了院。要動手術……

我聽著梅姐的話。中間不時插兩句,梅姐在說著,我摟著姐姐的手慢慢地使勁。姐姐的身子慚慚地往我身上靠,腦袋靠在的我肩上。腳也開始放我腳上搭過來。

我一邊做好聽眾,時不時吻著梅姐的發鬢。和姐姐碰碰杯子。兩杯紅酒很快下肚子了。梅姐原來繃緊的身子也放鬆下來了。

熱水泡著,梅姐白皙的皮膚已經有點泛紅。兩個雪球半浮在水面上,飛沫在乳溝中間飄揚。胸前兩個略微深紅的小葡萄在水面泡泡上若隱若現。

我摟得越來越緊,唇從鬢角到臉蛋,到脖子。終于有點兒忍不住,扳下梅姐的臉。在梅姐的唇上啄了一口,輕輕的。梅姐把眼睛閉上了。但我衹是看著這張秀氣的臉,沒繼續。梅姐有點意外。睜開了眼睛,水汪汪的看著,前面是一張似笑非笑的臉。她有點害羞,腳在水下踢了我一下子。我猛地把嘴印在她的嘴唇上,舌頭伸了進去。梅姐有點不知報措,她的舌頭僵硬著。隨著我的舌頭攪動而被動的回應。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手指在她的乳暈上劃著圈圈。然後再緩緩地抓住那對乳房。搓動著,白色的泡泡在我的手和梅姐的乳房間飛揚。

這時的梅姐開始有點反應了。舌頭開始找到感覺,和我的舌頭糾纏。我能感覺到泡泡下她的雙腿開始往我的雙腿上湊著。這時的笑笑很有默契的從後抱著我,從她的雙乳幫我從後按摩。

我一衹手摟上梅姐,一衹手從乳房順勢往水裏撫摸下去。小肚臍,然後到密林水溝觀察之處。

梅姐身子一緊,摟著我的手往下抓著我的爪子。睜開眼睛看著我,咬著嘴唇。我沒有著急,輕輕在梅姐耳邊說:「姐,坐在我前面……我給擦背。」

梅姐坐上了我大腿,背對著我。我從海綿從她略顯骨感的背擦了兩下。從女人的腋下又看到乳房的側邊。我沒繼續擦背,雙臂從後摟著女人。雙手托著兩個吊鐘,撫摸著吊鐘的下沿。手指頭夾著兩滴水滴。

我手臂收緊,把梅姐的身邊再我身上拉。梅姐直接坐在我的胯上。我的兄弟已經堅硬如鐵,但被梅姐的屁股擠到我的肚子上。我的大腿能感受到梅姐兩瓣結實的肉瓣。這是一個長年有勞作的女人。雙手揉動的雙乳。我的下身的堅硬從後輕輕的觸碰到梅姐的後腰和屁股。一衹手向下偷襲,梅姐衹是像征性拉著我。我的手輕鬆地覆蓋在梅姐的陰部上,梳理著那濕嗒嗒的陰毛。

梅姐的陰毛很濃密,呈倒三角形。現在是貼在梅姐的肚子下。我的手指撩拔著梅姐的雙唇,手指頭輕輕的捏著小陰蒂。梅姐的身子有點抖動,我的手指頭沾上了有點兒粘的液體。喔,梅姐開始流水了,動情了。這女人身子比較敏感,看來很久沒男人了。真是一點就著那種。

浴缸、泡泡、紅酒、還算和諧和輕聊,讓梅姐姐有點兒迷醉了。身體的全方位接觸,敏感部位被摳弄,讓梅姐的身體蘇醒了。我吻著姐姐的耳珠子,在耳邊用夢囈一聲的音量小聲說:「姐,抬一下屁股……」

梅姐好像被催眠一樣,輕抬玉臀。我一手扶著姐姐的腰,一手扶著我兄弟。從龜頭剌向姐姐的穴口。龜頭輕輕地把兩片陰唇擠開。姐姐一下子清醒過來,玉臀想往上抬。但我扶著小腰的手拉著美女的身體往下沈。粗硬一下子剌穿了隧道,全根沒入……

「……嗯!……」

「……痛……」

我倆的喉嚨裏同時傳出悶哼……

我能感覺到兄弟從頭部到全根沒入的過程。先是一張小嘴吮吸的小頭,穿透而進。隧道中的肉壁緊緊地擠壓著肉棒。本能地要把侵入者擠出去,肉棒被溫潤濕熱緊緊裹著。我不由自主把梅姐姐和以前女人對比。倒不是輕或緊的問題。我的龜頭伸進隧道深處,頭部傳來一陣陣的吮吸。現實生活沒怎麽碰到過,倒是日本漫畫有過類似的場境。隧道的肉壁好像一圈又圈地橡皮筋組成的,套著我的槍。如果用一個名詞來解釋——武俠小說有人幻想過,叫千環套月比較貼切。肉壁也不是靜止不動,而是像潮汐一般有節奏的蠕動。嗯,這衹有經過訓練的小姐才有的專業技能。但她們都很鬆馳——這是純天然的。

極品女人——不用任何動作,不用抽插已經讓人想火山爆發,噴薄而出。

現在的梅姐感覺也很難受,幾年沒和男人做愛了。肉壁好像都粘在一起,突然一根火熱的鐵棒從外而內撕開了內壁的粘連……

梅姐姐靜靜坐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不知梅姐姐感覺怎麽樣,但我對自己很有信心。我雙手揉捏著前面的豐軟,像面團一下捏出不同的形態。往下的小肚子有一點發福了,但不顯胖。軟軟的,很舒服。

我吻著美女的背,美婦的脖子,含著耳珠。輕輕地夢囈:「寶貝,妳真是寶貝。我………我真不想放手………沒玩過這樣的小穴……」

梅姐軟軟地靠在我的胸前,深入體內的鐵棒想燒紅了的鐵條子。熱量從鐵棒傳到肉壁上,熱量一陣一陣湧出。肉壁- 陰道- 子宮- 小肚子- 全身。梅姐感到身子好全身的水份向下湧。陰道裏那又癢又熱的感覺讓女人扭動小腰,肉壁與鐵棒摩擦起來。感覺好像撓癢癢一樣,越撓越癢……

我感受上大腿上的美人。結實而滾圓的屁股像石磨一樣轉動,女人的汁像石磨縫中流下的豆漿,在肉壁和槍的擠壓中往下滲。隧道變得潤滑。穴口卡著肉棒的根部,隨著屁股的轉動一鬆一緊地擠壓著,精囊有股衝動往上湧。

不行呀,快射了……

「姐,起來一下,寶貝,對……就這樣,把屁股抬起來……」

梅姐輕輕的抬起玉股,我抱著美人,下部貼著梅姐的屁股。我把身體從浴池中撐起來……

「姐,向前扒著。手撐著前面……對……就這樣………嗯,對……跪著……屁股抬一抬……」

我扶著梅姐的腰,指導著梅姐扒在浴缸邊上,跪在浴缸中。我倆的身體一直緊緊相連,像連體嬰。我直著腰,雙手扶著梅姐的屁股和細腰。居高臨下,前面的女體背部是流線型的。像一個葫蘆……

梅姐抬起頭。前方是一面大的落地鏡。鏡裏的她我——盤著高髻的梅姐臉蛋浮起紅暈。可能是高潮,可能是酒意,也可能是熱水蒸汽熏出來的……

藕一樣的兩支玉臂撐在池邊,圓潤的肩膀上是精致的鎖骨;身子胸前吊著的兩衹奶袋子,兩滴紫葡萄隨著我倆的呼吸而抖動。身子濕漉漉的,水珠沿著修長的脖子往下流,直到胸前的兩點,又滴落在池水中,融成一體;

她身後的男人此刻樣子顯得很猙獰,兩衹粗壯的手臂捏著自己的屁股——揉擰著。結實的胸肌和明顯六部溝壑的腹部。這樣子有點像美國電視劇裏的黑人。

「別這樣,小弟。羞……」

梅姐掙紮著要站起來。我沒有回答,扶著前面的細腰,把肉棒慢慢的抽出。再狠狠向前一捅……

「……阿……」

梅姐驚叫了一聲。我開始大力地抽動,沒有九淺一深,或者三淺一深的。肉棒像火車一樣在隧道中穿行。我的小腹撞擊在美姐的後股,浴室中響起有節奏的啪啪聲。我的喉嚨隨著撞擊發出野獸一般的低沈的撕裂聲。而梅姐是有節奏輕輕的哼著。幾種聲音交織地在浴室中回響。

這時的梅姐感覺自己的陰道好像裝上一衹巨大的活塞,但陰道裏做往復運動。活塞運動時激烈地刮著腔道的道壁。而肉壁緊緊地包著活塞的頭部,吮吸著頭部。大鐵棒好像想要從穴口開始撕裂自己的身體。捅進子宮,通到胸部……

女人雙眼迷離地看著鏡子。鏡子裏的她,雙眼無神。小嘴輕輕張,喘著氣。胸前兩點隨著我的身子而向前晃動……

突然,梅姐感覺她體內的鐵條開始劇烈的抖動,好像馬達一樣。

「不要射裏面……」

梅姐姐突然清醒過來,掙紮著想推過我。但我死死抱著她……

然後大量的液體從龜頭上噴薄而出。打到女人的深進。女人的小腹也開始抽搐,大量的淫水也從內向外湧射。混合的液體從兩人的結合處擠出,順著大腿往下流……

我長吐一口氣,身子軟了下來。梅姐很生氣,猛地站起來。推開了我,坐在浴缸邊下。低頭摳著她的小穴。我有點兒內疚的感覺,對不起大美人。輕輕地碰了一下她的手臂,她掙了一下,低著頭,不吭聲,也不理我。這是真的生氣了……

我有點手忙腳亂,連忙從後緊緊抱著她。輕聲哄著:「姐……不要怕……姐是幹凈人,沒病……喔……我錯了……我沒姐幹凈……我…我也沒病……」

「我沒上環的……」

「……喔……沒事……前面人有藥留下來,先吃一顆吧……」

我衝出浴室,翻箱倒櫃的。找不到,還打電話找服務經理那騒貨。亂了半天,我端著水拿著藥。半跪在美人前面,尊敬地遞上……

姐姐把藥吃了。但還是不理我,裸著身子坐著。頭扭到一邊,也不看我一眼……

我跪著……抱著她的小腿……像犯了錯了孩子向嚴格的父母求情一樣認錯……

終于,梅姐被我逗笑了。天晴了……

我伺候著美女穿上浴衣,公主抱著梅姐走出浴室。梅姐抱著我的脖子,腦袋埋在我的懷裏……

套房的大廳裏,梅姐在梳妝臺前照著鏡子。理梳著亂發,我打電話催著餐廳把牛扒送出來……

燈關上,燈燭燃起。梅姐很遲疑——不懂用刀叉。我繞過身去,摟著她手把手教著。就這樣,臉貼的臉吃完一頓宵夜。

床上,我抱著熱乎乎的肉體。兩個既陌生又熟悉的人輕輕的述說自己平常很少提起的事。

梅姐提起了她的兩任丈夫。都是有緣無份,第一任夫帶孩子南下了。和她第一個孩子已經有15年沒見面了。第二任丈夫和她一樣,都是離婚後結合。那丈夫還帶著前妻留下的一歲女兒。第二任丈夫當年是孤兒被招進廠子裏的。沒有任何家人。他是一個老實人,本來安安份份,平平淡淡的日子也挺好。但97年的一場大下崗,全家都被逼買斷了工齡。下崗後,大家把錢湊起來開了個小店。但當官的,混黑道的都來搶。沒幾年,關門了。打擊太大,熬得也太累。這兩年,家裏兩男的都先後離開了 .說著說著,梅姐輕輕的抽泣著。

我緊緊的抱著梅姐,吻著她。安慰著,也說起我的事。5 歲離開北方,跟著老爸轉戰四方。試過債主在老爸辦公室喊打喊殺的,我在後面做作業的日子;試過16歲上大學,回高中上臺演講傳授經驗;試過大一時參軍,還進了特種部隊。結果第一年就參加了維和任務。去到沙漠地帶;遇到到異族的靈異事件,導致雞巴和黑人差不多大。性事非常強悍;幾乎死在國外,結果老爸用錢買通了政委。我提前退了伍,回校唸書;當然,還有和老爸對公司的元老進行清洗,我現在已經掌握公司的事;當然,還有老爸想要一個女人,想抱孫子的事……

梅姐著迷地聽著我的故事。最後,凝視著我。手撫摸著我的臉,輕輕的說:「我想……當年我的兒子應該有妳這樣子大了……」

我把手伸進了梅姐的浴袍中——裏面當然是真空的。捏著豐滿的乳房,輕輕的叫了一聲:「……媽……」

然後翻身把梅姐壓在身下,吻上她的唇。我們很溫柔地濕吻著。

女人看著天花板上的鏡子。鏡子倒映著,她的頭發已經散了。一個健壯的身子伏在她的身上。女人能看到男孩子結實的屁股和大腿。古銅色的肌膚和雪嬌的肉體糾纏在一起。男孩子的唇沿著她的脖子、瑣骨肌膚向下。胸前的蓓蕾被吮吸,對方的舌尖從浮頭著舔動。腹部、小肚臍傳來癢癢酸酸的感覺。他的唇並沒有肚臍上停留,還一直向下,向下。啊不,他吻到了小穴。

「別……阿……」

小豆豆被男孩子含住了,小陰蒂被柔軟的舌尖挑動。麻麻癢癢的感覺滲進了穴裏,肉壁上又開始分泌出水份,舌頭很靈活,伸進了洞中。雙腿被提起,小菊花亂來一陣冰涼。

女人的雙腿緊緊地夾住了男孩子的腦袋。

「不要了,開始吧……」

我回到了女人的身邊。正面把女人抱在胸前,兩個身子緊緊地貼著。我的臉正對著女人的胸部。

「姐,這次妳在上面……」

我抱著女人,扶著女人的腰。女人不懂怎把鐵棒放進她的身體。我讓女人用手握著我的鐵棒。女人很不自然,用手扶上了我的兄弟。她手觸碰上我鐵棒那一剎,手好像觸電一樣抖了一下。我扶著女人的翹臀,輕輕一拉。「噗呲」一聲,燒紅的鐵棒再深插入了女人。

女人不會怎麽動。我輕聲教著,女人學得很快。開始一邊扭腰,一邊輕抬玉股重重坐下。

我抻手攀上女人的發髻,解開盤起的發。烏黑的發隨了下來,順著香肩披在胸前。我仰躺而下。看著女人在我身上起伏,胸口兩顆蓓蕾隨著身子的起伏而在黑發中隱現。

一會,我忍不住,把美人掀倒在床上。翻身而進,男上女下的傳統姿勢。像錘子打鐵釘一下往下撞擊。女人被我壓著像嵌進了床墊了。到高潮了,我在美人的耳邊輕輕叫了聲:「……媽……」

梅姐姐一下子抱緊了我的腦袋。長發覆蓋在好怕臉上,我看不到表情,但陰道強烈的收縮蠕動起來。每一次叫媽都有強烈的抽搐蠕動。我又射了……

那晚,我和梅姐做了很多次。

——我抱著她,她雙腿夾著我的腰在房間裏到處走動。女人的身體隨我走動而起落。陰道套著鐵棒……

——在地毯上,我從後肏著女人。像狗一樣,推著女人前向爬行……

——在套房配備的會議室,長長的會議桌上……

最後,我倆互相抱著,我倆沈沈地睡去。

第二天我先醒了。我看著身邊熟睡的女人,拔開長發看著她那張精致而飽經滄桑的臉。我不由自主的在她臉上輕吻了一下。她沒醒。

我翻身一床。拿著女人放在床頭櫃上的老諾基亞,拔打了我自己的號。我實在不捨得放手呀。分了,還能聯係的嘛。我的手機亮了——調了震機。奇怪,上面顯示不是陌生號碼。而是有人名的,我湊前一看。屏幕上寫著——[ 媽].這是老爸給我的號碼。但還沒打過。

我發抖的從女人的手袋裏找了一下。找到了女人身份證——柳紅梅,不是範寒梅我居然上了我的媽。我的親媽。

我呆呆地看著身份證上的媽媽,腦子裏亂成一團粥。突然後來傳來一聲尖叫:「妳幹嘛……」

梅姐,喔,不,是媽媽醒了。剛醒來的媽媽像瘋子一樣樸過來,一把搶走她的身份證。

「……妳,妳幹嘛偷看人家的身份證呀……」

媽媽真的很生氣,趟開的浴衣讓她的胸前明媚的春花全綻開出來。但媽媽全然不顧,而心如亂麻的我也不知怎麽辦才好。腳一軟,一屁股從床滑到地上。嘴張開,但不知該說些什麽。叫媽嗎?媽媽還敞開著胸部,正對著他兒子。而且,昨晚她的陰道才迎接了她億萬的孫子。這時叫媽媽嗎?

但說實話,雖然腦子很亂。我看著媽媽胸前的兩點翹起,居然有點兒興奮。亂倫、昨晚媽媽陰道的抽搐、我和媽媽屁股的撞擊在我腦子裏轉動。雞巴硬了,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媽媽看著我的樣子,順著我的眼光看了自己胸口一眼。臉一光,輕聲說了一聲混蛋。把浴衣緊一緊,就往洗手間跑去。我看著媽媽的背影,浴衣下那雙光潔的小腿。我不由聯想到浴衣裏真空的景像。昨晚那一副完美的肉體。

我心亂如麻。

這時候,媽媽從浴室裏出來了。已經換上了昨晚的衣服,頭發又梳成了馬尾。一副老舊的眼鏡,不復昨晚那一個熱情的婦人。媽媽低著頭,雙手又捏在了一起,怯生生地走到我的跟前。說:「小,小璐。我……我……」

「媽……喔,麻煩了。真是的。這話本應該我來說的,梅姐。您是說錢嗎?我立刻給您。昨晚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把錢遞給媽媽,媽媽也不數錢了。真接放在了袋子裏,看樣子她心情也很亂。畢竟昨晚和一個同她兒子一樣大的年輕人來了高潮。如果她知道這年青人就是她的親生兒子會怎麽樣呢?我不敢想像。

「梅姐,是阿姨生病了吧。昨晚聽您電話裏提到過,在省人民醫院吧。阿姨要動手術嗎?我爸和醫長很熟。要不我找他安排一下吧。」

媽媽的樣子有點遲疑。因為她媽已經入院幾天了,因為錢的事根本沒人管。現在這年青人說認識人,多好的路子呀。要知道在這個城市裏,什麽都是關係,或者錢。但媽媽又害怕我會糾纏不清。

我明白媽媽的想法。補充說:「阿姨,我明天上午的飛機。11點的。一早就要往機場跑了。沒機會糾纏妳的。衹是昨晚我不太尊重您,想表達一下歉意。真的,姐姐。謝謝昨晚讓我做了個好夢,現在醒了。以後或許我們還會見面,但夢裏的事不會再有了。」

媽媽咬著嘴唇,眼似乎有點紅。喃喃地說:「那是一個好夢。謝謝!」

我鞍前馬後,安排好了一切。

第二天,我坐上了回家的飛機。看著地面上變得越來越小的房子。心裏想:「我還回來嗎?」

 

 

 

 

 

 

【後記】以下是女人視角的講述:

一個月過去了,一直都很平靜。一切真的就像一場夢一樣。沒人知道那晚的事,唯一知情的趙姐出了車禍。那天晚上,趙姐離開了跑去接客。碰到了警察找上門,她衝出了馬路……

媽她做完手術也很院了,生活又回復了正常。直到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一個電話。號碼是我第一任丈夫的,去年他來吊唁爸。我接了電話,剛想打個招呼:「喂,老李嗎?」

「媽,是我,李璐虎。爸爸腦血管出血,走了……」

是我十五沒見的兒子的聲音,那聲音似曾相似。我好像在那聽到過。兒子在電話裏說,老李的公司出了點問題。處理完他來看我和他姥姥。然後就沒下文了。但我也不是很介意,十幾年了。我兒子和他爸就好像沒在我的人生中出現過一樣。

直到有一天,我鄰居拿著一份報紙。跟我說,我前夫南下十幾年,居然已經南方的一個大富豪。他公司在香港上市了。但老李現在走了,我兒子被跟著老李打江山的元老們逼宮。鄰居把報紙給我看,我的腦子轟的一個,幾乎站不穩。報紙上一幅大的照片——一群人站著,手指著中間一個年青人。坐在中間的年青人一臉無奈——赫然就是兩個月前深入我體內的那個李小璐——原來他就是我的兒子。

那天起,我開始失眠。本來已經淡去的記憶又從腦海的底部湧向了海面。那晚的火熱,兒子小時候在我懷裏的依戀交織在我眼前。我和媽住在原廠子裏的宿捨樓——政府沒把這收回去。領居有幾衹「破鞋」——因為生活艱難而下海或出軌的女人。廠子裏的老人都戳著她們的背大罵。我呢?我是一沒鞋底的「破鞋」。她們有了新的男人,或者是很多男人。我是給了我生下來的兒子。

沒多久,兒子來了電話。他要到更北方的省出差。據說是老李在那邊的公司開始造反了。兒子說想見我,約我在機場見一面。我去了機場外的餐廳。遠遠地,我看到了他——很憔悴,再不是那晚那個陽光、壞壞的小男孩。

兒子很驚詫于我的平靜。他不知道我已經了解我們的不倫。但他的話還是讓我嚇了一跳。兒子說他回去的當晚就把我倆的事跟老李說了,老李就是那一晚腦出血的。老李是被他兒子和他妻子的姦情氣死的。

兒子往北飛了。臨走前,他從後背著我。說:「媽,我還要回來看妳。」

那一刻,我整個人都軟了。回家才發現,我的手提袋裏有兩疊鈔票。我去洗手間時他偷偷放的。

新聞裏兒子的處境越來越差,他不能再擔任上市公司的職務。老李的老部下們把兒子給架空了。那天,兒子自己飛來了我的城市。讓我去酒店看他,還是原來的房間。我很惶恐,也有點期待。房間裏滿是煙味,兒子看著窗外的風景,一根接著一根。我陪著他,後來他說想要。我明確地說,我和他是母子,不能再這樣。兒子沒理我,直接撕開了我的衣服,把我按在床——他強姦了我,強姦了他的媽媽。

後來,兒子幾乎每個月都飛過來兩次,有時是四五次。我堅定地拒絕了他,不再去酒店了。但第二天早上,怕他一個人照顧不了自己。買了包子油條送過去,遠遠的看到兒子摟到一個模特走出酒店。那天,我感覺我的心和身子被撕裂開了。把早餐扔下,走了。兒子甩下那模特追上了我,抱緊了我。那天起,我再沒有拒絕過兒子。我過上了亦妻亦母的生活。

我媽知道兒子聯係上我了。她也看新聞,知道老李走了,兒子過得挺慘的。老人家保守,怕受牽連。不讓我和兒子聯係,但我已經是兒子的女人了。分不開呀。我懷上了一次,但小產了。對面于一個38的女人來說是很危險的。我求兒子戴上套子,誰知道兒子好像特興奮。說要我必須給他生一個百分百的純種。除了前面,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給了兒子。我的口,我的後面。兒子要我後面的那晚很興奮。像電視上的一樣,放了一張白布在我身下。後來我在醫院住幾天,兒子很不眠不休的照顧我。我總感覺那醫生看我倆的眼神怪怪的。

兒子沒跟我說公司的事,但新聞上是有說的——180 度的逆轉。說兒子把股票全套現了,還提到老李和兒子曾在海外大幅借債(好像是債券)。說那債券是定時炸彈,有什麽觸發條件。兒子叫做是高位套現,結果那個什麽定時炸彈爆炸了。老李的老部下全爆了倉,他們買股票的錢是向一個財務公司借的。那公司的幕後老板居然是兒子。兒子用很便宜的價錢收回了公司。還把同一城的競爭對手給收購了,這場風暴競爭對手有落井下石。結果也被炸彈波及了。新聞的評論說這是一場教科書級別的商業案例。我看不懂,但我知道兒子可能要結婚了。那競爭對手原來是老李給兒子訂下的親家,但老李出事後散了。現在兒子把他們公司收編了。大聲宣傳維持原來的婚事。當我知道兒子的親事出事時,我還很開心的。但看這新聞後,我的心沈了下來。

兒子喜氣洋洋的飛過來了。那段時間他再回去,而是住了下來。一點都不嫌棄筒子樓簡陋,擠進了我和媽的白鴿籠裏。那段日子兒子很孝順,白天接送我上下班。然後陪他姥姥送貨,看守著他姥姥在批發市場的小檔口。晚上,他姥姥睡了,我會到他的床上。我和兒子很默契地沒提起他的婚事。

直到一天,我提前回家。居然說到房裏有女人的呻吟聲。我衝進房間,兒子他姥姥正趴在爸爸的骨灰盒和黑白照片前面。他外孫正從後肏著她。看到我,媽向我跪下了,向她女兒跪下了。說是兒子強姦了她,前一段時間在批發市場時。我崩潰了。平日裏很陽光的兒子突然變得很憎獰。他衝上來壓著我,撕爛了我的衣服。媽也成了他的幫凶,幫忙摁著我。還一個勁地勸我認命。當晚,我和他姥姥還有他。三個人擠到一張1 米2 的小床上。呻吟了一整晚。我們都淪落了。

後來,媽和我離開了從小長大的城市。去南方照顧兒子的生活。我再發現兒子心裏的黑暗。可能是曾在戰場上的日子影響了他。他引誘而逼死了親家和他兒子,霸占了親家母和他原來的未婚妻母女。他最大的愛好還不是女人,兒子和各地的官員關係都好。衹要那裏有死刑犯人還要執行槍決而不是注射毒藥的。他會高價收買官員,讓他親上型場槍斃犯人。據兒子的說法,看到血液從犯人的身體噴射出來那一刻。他會有高潮。

我為什麽知道這些?因為衹要有執行死刑的機會。兒子都會把我帶在身邊,槍斃犯人的那天晚上兒子會特別的興奮。把我往死姦。這些事,他姥姥、他媳婦和他丈母都不知道。因為他特別喜歡姦我。

後來,我們都懷上了。一家人包括我和他姥姥都懷上了他的孩子。我一直害怕生出不知什麽樣子的畸形。但兒子根本不在乎。惴惴不安的十個月後,我生下了一個很健康的男孩子——我的兒子我的孫呀。我鬆了口氣,趕緊結紮了。兒子他姥姥生了一女兒,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的孫女。也沒有問題。

現在,我把心思都放在下一代。我們四個女人用心地照顧著我們的下一代。希望孩子們能健康陽光地長大,不像他爸爸那樣子。

明天會好起來嗎?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研究生的自白
前世情人
校花的第一次
一男駕多女
滿漢全席
女促銷員為業績賣身
我靠在爹地懷裡
網咖嫩奶妹
貪淫好色大小姐
你比叔叔的硬
熱門小說:
社區熟女們的性慾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