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迫的亂倫 家庭亂倫

就在徐美紅在火車上被輪奸的同時,在她的家裡發生了一幕更悲哀的事情。

陳義下班回家,到了自己家門前剛掏出鑰匙,就被三個從樓上串下來的彪形大漢夾在中間,其中的一個手裡拿著槍指著他說:“別叫,開門!”

陳義驚恐的哆嗦著打開了門,“爸爸……”陳強和陳曉紅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此情景大吃一驚。

持槍的大漢把陳義往裡一推,一個大漢關上門,另一大漢奔到廚房把陳強的老婆雷娟拽了出來。

一家四口人萎縮在客廳的一角。

“不要動!”拿槍的那個人命令著:“誰動就打死誰!”

“讓我們看看,我們找到什麼了。”其中一個人拉開曉紅的胸罩,讓她豐滿的胸部暴露出來,那真是美極了。

兩個男人一人握住一邊的乳房開始搓揉著,凌虐般的捏著她的乳頭。曉紅因為感到羞辱而喘息著。

拿槍的大漢對雷娟說:“你他媽的過來,給爺爺吹一曲。”解開了褲帶,套出了醜陋的雞巴。他們的家夥真是巨大呀!

雷娟恐懼的顫抖著手跪在他的腳前,抓住了雞巴慌亂的放進嘴巴裡,吸吮起來。

此刻,曉紅在威逼下開始靠近那兩根雞巴。她可以感受到兩根肉棒驚人的重量。血脈賁張的肉棒在她的手中跳動。慧心轉向左邊的那個人,將他的巨棒吞入口中。

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將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嚨,就像她為男朋友作過那樣。她的喉嚨上下套弄著,當肉棒深入時,她用喉嚨的根部壓它的龜頭;當肉棒退出時,她用舌頭舔著它的馬眼。

“啊……啊……啊!」那個男人看著陳義說:”你女兒真是會吹男人的雞巴啊!天生的妓女料,不做雞真可惜啊!”

曉紅眼含熱淚嘴離開那個男人的雞巴時,口水從龜頭上還牽了一條絲。她不發一語的立刻轉向另一個男人,將他的雞巴吞了下去。繼續了她的工作。

陳義看著自己的女兒,她的嘴唇上下套弄別人的雞巴。“喔!曉紅……”陳義的聲音充滿了痛苦和傷心。

哥哥陳強也覺得很害怕,但他發現自己忍不住在看著妹妹豐滿的胸部。他心裡產生了罪惡感,但他從沒有看過這麼白、這麼美的乳房。瞬間,他沒想到那是他妹妹,而是一個美麗的波霸。他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欲望,他的下體開始勃起。

“嘿!看!這小子看他妹妹幫我們吹雞巴讓他變硬了。”其中一個男人注意到了:“他在看她妹妹的大奶奶。”

“小妞,你為什麼不順便讓你哥哥看看你的淫屄呢?”另一個男人提議。

他的話引起曉紅的注意,她停下了,吃驚看著那個男人。

“照著做!”那個男人含有深意的看著曉紅。

曉紅屈服了,她點了點頭,因羞愧而臉紅。曉紅拉起裙子,抬起屁股,將內褲拉下,將它丟在地上。她將兩腿張開,將她的陰部暴露在大家面前,暴露在爸爸和哥哥的面前。

持槍大漢說:“你,讓你爸爸看到你的屄!”用槍在雷娟頭上比劃著。

雷娟只好脫去褲子和內褲,張開她的大腿,吸吮他們的雞巴。雷娟的嘴巴吐出紫色的大龜頭時,發出了響亮的『波』一聲。

其中一個大漢站起來走到陳強身邊將他拉起來說:“過去,給你妹妹舔屄!”轉身又對陳義說,“你——給你的兒媳婦舔,快!”

“不!”陳義痛苦的叫道。

一個大漢拉著曉紅的頭髮說:“讓你爸爸和哥哥快點,要不就殺了你!”

曉紅痛苦的說:“哥哥,快來舔妹妹的屄吧。爸啊,你就舔吧,我不想死啊!”

陳強伸出舌頭開始舔起妹妹的小屄。

陳義的舌頭在兒媳雷娟的陰蒂和她的屄中來回舔著。

陳強將舌頭深入妹妹的屄中,嘗著她開始流出的淫液。同時,他主動的將手伸向妹妹的雙乳,開始搓柔起來。陳強心中的一部份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另一部份卻十分的興奮。

雷娟試著對抗下體傳來源源不斷的快感,但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讓她無法克制自己。她用雙手將自己的腿拉到肩上,讓自己的下體完全的暴露在公公的面前。

“啊……啊……”強烈的刺激很快的讓雷娟越來越火熱。她聽到那些男人的笑聲,雷娟驚訝的發現自己反而更興奮。(他們在看我公公舔我的屄!)

一想到這,雷娟感到好像一股強烈的電流傳過身體。她將雙腿放下,將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動,回應著公公的舌頭。她低頭看著公公,看著公公的臉上沾滿著自己的淫夜。雖然她停止為那個男人口交,但男人並不介意,他們看著面前的母子禁忌的畫面,興奮的對其中一個大漢使眼色。

那個大漢拿出了數碼相機,對著這淫靡的場面拍照。

陳義突然有一種報應的感覺。

“把你的雞巴掏出來!”持槍大漢命令陳義。陳義只好套出了雞巴。“肏你的兒媳婦!”

那個男人強迫雷娟躺下並且將她雙腿打開,陳義真的爬到雷娟的身上,他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雞巴,將它導引到兒媳的陰部。他的身體往下壓,讓他的雞巴插入兒媳火熱、濕潤的屄裡。

陳強痛苦而無助的搖著頭,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妻子在被這些男人蹂躪,而什麼都不能做。現在更要看著自己的爸爸干她……看著妻子被爸爸的雞巴抽插。……更令他難過的是,他竟然聽到妻子嘴巴含著別人的雞巴還發出了快樂的呻吟,她還挺動著下體來迎合著爸爸的雞巴。雷娟真正的開始享受和公公的性交了。

“用力……爸爸……用力干我。”雷娟吐出嘴中的雞巴,對著公公淫叫著。“啊……啊……喔……”

雷娟興奮的抬頭看著公公的雞巴在自己的淫屄中進進出出,禁忌的快感,讓雷娟無法自拔。

“射進來……爸爸……”雷娟淫叫道:“把你的精液射進我的屄裡。”

但是這三個人有自己的計劃,拉起了陳義拖到曉紅身邊說:“肏……肏你女兒女!”

而那邊的男人已經把雞巴插入了雷娟屄裡,一邊肏一邊說:“小屄不錯,真緊啊!水也多,肏起來舒服。”

一個那人把陳義按在地板上,拉起曉紅放在他身上,讓曉紅用陰道吞下爸爸的雞巴,然後又命令陳強把雞巴插入妹妹屁眼中……

父子兩同時肏曉紅前後兩個洞,曉紅的屁眼從沒有被肏過,紅腫著,被撕裂了。

而雷娟也同時被兩個大漢前後洞肏,她舒服的呻吟著。

一張張的拍照,香艷刺激。

父子兩個換了位子,爸爸肏屄,哥哥肏屁眼,肏的曉紅已經叫不出聲了,只是大口大口喘息。

其中一個大漢在雷娟屁眼裡射了精,爬起來到各臥室搜查,在陳義房間的電腦裡找到了要找的東西,刪除掉後,走出來對持槍大漢點點頭。

三個人互相對視了一下眼神,迅速的撤退了。

陳義四人默默穿衣服,然後坐在沙發上哭泣,半響,陳義說:“這件事誰也不要再提了。”

“他們還拍了照,不會就這麼罷休的。”陳強說。

“靜觀其變”陳義冷靜的說,他有些猜出什麼了。

第二天下午,在“夢妮練歌房”,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將一個挎包送到面前那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手中說:“表哥,這裡是十萬塊錢。”

表哥接了過來,遞給他一個信封說:“兩張記憶卡,都在裡面。”

少年點點頭說:“好,我走了!”

“浩明,給小姨帶好!”

浩明笑笑轉身走了。

他出了練歌房大約有200多米,路邊一個少年在等他,“浩明,成了嗎?”

浩明在他肩頭擂了一下說:“OK!”把信封遞給他。

這兩個少年正是小雄和死黨浩明,浩明的表哥是這一帶黑道上叫得響的人物。

就在徐美紅在火車上被輪奸的同時,在她的家裡發生了一幕更悲哀的事情。

陳義下班回家,到了自己家門前剛掏出鑰匙,就被三個從樓上串下來的彪形大漢夾在中間,其中的一個手裡拿著槍指著他說:“別叫,開門!”

陳義驚恐的哆嗦著打開了門,“爸爸……”陳強和陳曉紅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此情景大吃一驚。

持槍的大漢把陳義往裡一推,一個大漢關上門,另一大漢奔到廚房把陳強的老婆雷娟拽了出來。

一家四口人萎縮在客廳的一角。

“不要動!”拿槍的那個人命令著:“誰動就打死誰!”

“讓我們看看,我們找到什麼了。”其中一個人拉開曉紅的胸罩,讓她豐滿的胸部暴露出來,那真是美極了。

兩個男人一人握住一邊的乳房開始搓揉著,凌虐般的捏著她的乳頭。曉紅因為感到羞辱而喘息著。

拿槍的大漢對雷娟說:“你他媽的過來,給爺爺吹一曲。”解開了褲帶,套出了醜陋的雞巴。他們的家夥真是巨大呀!

雷娟恐懼的顫抖著手跪在他的腳前,抓住了雞巴慌亂的放進嘴巴裡,吸吮起來。

此刻,曉紅在威逼下開始靠近那兩根雞巴。她可以感受到兩根肉棒驚人的重量。血脈賁張的肉棒在她的手中跳動。慧心轉向左邊的那個人,將他的巨棒吞入口中。

她吸吮他的肉棒,真正的吸吮,將他的巨棒深入自己的喉嚨,就像她為男朋友作過那樣。她的喉嚨上下套弄著,當肉棒深入時,她用喉嚨的根部壓它的龜頭;當肉棒退出時,她用舌頭舔著它的馬眼。

“啊……啊……啊!」那個男人看著陳義說:”你女兒真是會吹男人的雞巴啊!天生的妓女料,不做雞真可惜啊!”

曉紅眼含熱淚嘴離開那個男人的雞巴時,口水從龜頭上還牽了一條絲。她不發一語的立刻轉向另一個男人,將他的雞巴吞了下去。繼續了她的工作。

陳義看著自己的女兒,她的嘴唇上下套弄別人的雞巴。“喔!曉紅……”陳義的聲音充滿了痛苦和傷心。

哥哥陳強也覺得很害怕,但他發現自己忍不住在看著妹妹豐滿的胸部。他心裡產生了罪惡感,但他從沒有看過這麼白、這麼美的乳房。瞬間,他沒想到那是他妹妹,而是一個美麗的波霸。他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欲望,他的下體開始勃起。

“嘿!看!這小子看他妹妹幫我們吹雞巴讓他變硬了。”其中一個男人注意到了:“他在看她妹妹的大奶奶。”

“小妞,你為什麼不順便讓你哥哥看看你的淫屄呢?”另一個男人提議。

他的話引起曉紅的注意,她停下了,吃驚看著那個男人。

“照著做!”那個男人含有深意的看著曉紅。

曉紅屈服了,她點了點頭,因羞愧而臉紅。曉紅拉起裙子,抬起屁股,將內褲拉下,將它丟在地上。她將兩腿張開,將她的陰部暴露在大家面前,暴露在爸爸和哥哥的面前。

持槍大漢說:“你,讓你爸爸看到你的屄!”用槍在雷娟頭上比劃著。

雷娟只好脫去褲子和內褲,張開她的大腿,吸吮他們的雞巴。雷娟的嘴巴吐出紫色的大龜頭時,發出了響亮的『波』一聲。

其中一個大漢站起來走到陳強身邊將他拉起來說:“過去,給你妹妹舔屄!”轉身又對陳義說,“你——給你的兒媳婦舔,快!”

“不!”陳義痛苦的叫道。

一個大漢拉著曉紅的頭髮說:“讓你爸爸和哥哥快點,要不就殺了你!”

曉紅痛苦的說:“哥哥,快來舔妹妹的屄吧。爸啊,你就舔吧,我不想死啊!”

陳強伸出舌頭開始舔起妹妹的小屄。

陳義的舌頭在兒媳雷娟的陰蒂和她的屄中來回舔著。

陳強將舌頭深入妹妹的屄中,嘗著她開始流出的淫液。同時,他主動的將手伸向妹妹的雙乳,開始搓柔起來。陳強心中的一部份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另一部份卻十分的興奮。

雷娟試著對抗下體傳來源源不斷的快感,但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讓她無法克制自己。她用雙手將自己的腿拉到肩上,讓自己的下體完全的暴露在公公的面前。

“啊……啊……”強烈的刺激很快的讓雷娟越來越火熱。她聽到那些男人的笑聲,雷娟驚訝的發現自己反而更興奮。(他們在看我公公舔我的屄!)

一想到這,雷娟感到好像一股強烈的電流傳過身體。她將雙腿放下,將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動,回應著公公的舌頭。她低頭看著公公,看著公公的臉上沾滿著自己的淫夜。雖然她停止為那個男人口交,但男人並不介意,他們看著面前的母子禁忌的畫面,興奮的對其中一個大漢使眼色。

那個大漢拿出了數碼相機,對著這淫靡的場面拍照。

陳義突然有一種報應的感覺。

“把你的雞巴掏出來!”持槍大漢命令陳義。陳義只好套出了雞巴。“肏你的兒媳婦!”

那個男人強迫雷娟躺下並且將她雙腿打開,陳義真的爬到雷娟的身上,他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雞巴,將它導引到兒媳的陰部。他的身體往下壓,讓他的雞巴插入兒媳火熱、濕潤的屄裡。

陳強痛苦而無助的搖著頭,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妻子在被這些男人蹂躪,而什麼都不能做。現在更要看著自己的爸爸干她……看著妻子被爸爸的雞巴抽插。……更令他難過的是,他竟然聽到妻子嘴巴含著別人的雞巴還發出了快樂的呻吟,她還挺動著下體來迎合著爸爸的雞巴。雷娟真正的開始享受和公公的性交了。

“用力……爸爸……用力干我。”雷娟吐出嘴中的雞巴,對著公公淫叫著。“啊……啊……喔……”

雷娟興奮的抬頭看著公公的雞巴在自己的淫屄中進進出出,禁忌的快感,讓雷娟無法自拔。

“射進來……爸爸……”雷娟淫叫道:“把你的精液射進我的屄裡。”

但是這三個人有自己的計劃,拉起了陳義拖到曉紅身邊說:“肏……肏你女兒女!”

而那邊的男人已經把雞巴插入了雷娟屄裡,一邊肏一邊說:“小屄不錯,真緊啊!水也多,肏起來舒服。”

一個那人把陳義按在地板上,拉起曉紅放在他身上,讓曉紅用陰道吞下爸爸的雞巴,然後又命令陳強把雞巴插入妹妹屁眼中……

父子兩同時肏曉紅前後兩個洞,曉紅的屁眼從沒有被肏過,紅腫著,被撕裂了。

而雷娟也同時被兩個大漢前後洞肏,她舒服的呻吟著。

一張張的拍照,香艷刺激。

父子兩個換了位子,爸爸肏屄,哥哥肏屁眼,肏的曉紅已經叫不出聲了,只是大口大口喘息。

其中一個大漢在雷娟屁眼裡射了精,爬起來到各臥室搜查,在陳義房間的電腦裡找到了要找的東西,刪除掉後,走出來對持槍大漢點點頭。

三個人互相對視了一下眼神,迅速的撤退了。

陳義四人默默穿衣服,然後坐在沙發上哭泣,半響,陳義說:“這件事誰也不要再提了。”

“他們還拍了照,不會就這麼罷休的。”陳強說。

“靜觀其變”陳義冷靜的說,他有些猜出什麼了。

第二天下午,在“夢妮練歌房”,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將一個挎包送到面前那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手中說:“表哥,這裡是十萬塊錢。”

表哥接了過來,遞給他一個信封說:“兩張記憶卡,都在裡面。”

少年點點頭說:“好,我走了!”

“浩明,給小姨帶好!”

浩明笑笑轉身走了。

他出了練歌房大約有200多米,路邊一個少年在等他,“浩明,成了嗎?”

浩明在他肩頭擂了一下說:“OK!”把信封遞給他。

這兩個少年正是小雄和死黨浩明,浩明的表哥是這一帶黑道上叫得響的人物。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前世情人
無意的亂倫
媽媽的性奴之路
年輕慾盛的後母
真實的母子亂倫
內心淫蕩的人妻
三男輪番干一個美婦
勾引公公與大哥的淫蕩老婆
我的大小老婆
大亂倫近親換妻
熱門小說:
社區熟女們的性慾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