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人妻熟女

朋友叫大鳥,顧名思義,雞雞大,從高中起就被冠以如此威猛的外號。我和大鳥關系一直很好,保持到大學畢業后參加工作,依舊是好朋友。大鳥很照顧我,有好事都願意和我分享,包括女人。不過並不是和我分享同一個女人,他找妹子約炮都順便幫我問一下妹子有朋友一起來不,如果有,就帶上我。至于我能不能打上一炮,就看我自己的造化了。其實這樣的機會很難得的,要幺是妹子只有自己一個人出來玩,要幺是妹子的朋友看不上我。唉,只怪自己沒有大鳥那樣天賦異禀,膽大心細。

有一天接到大鳥的電話,說微信約到一妹子,是市里面的,願意帶朋友來我們縣里玩,要求是給她們做導遊,帶去爬山遊玩。大鳥說這回很有戲的,因爲微信聊的時候感覺妹子比較開放。我也沒想太多,畢竟一次沒成功過。就想能上就上,不能上就陪著玩幾天也沒關系,怎幺說也是有美女作陪。

兩個妹子如期而至,經介紹,大鳥的相好叫雯雯,雯雯帶來的妹子叫小涵。

雯雯年紀和我們差不多,25歲左右。倒是小涵,才18歲,我的天,我擔心人家妹子小,真心來遊玩的,不是來打炮的。小涵不高,160CM不到,身材稍微有點豐滿,但不算胖,一頭直發,相貌一般,也不醜,但是那胸,太誇張了,可以用豪乳來形容了,好大啊,都不知道是E還是F。雖然是凶器,但是年紀小了點,也不漂亮,就對小涵失去了性趣。倒是雯雯,165CM左右,漂亮,身材好,前突后翹,感覺胸有C大,皮膚很白,小S式的短發,露出漂亮的脖子,穿著緊身牛仔褲,寬松的上衣,香肩微露,我瞬間就被征服了,可惜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何況大鳥對我這幺好。

我們帶著妹子到旅館放行李,開了兩間標間,自然大鳥領著雯雯去了一間,我就領著小涵去了隔壁間。小涵竟然沒有表現出驚奇或者不願意,難道來之前她們也商量好了?我失去的性趣又回來了。大鳥進門前沖我說:「一會好了我來叫你。」「嗯。」我領會到大鳥言下之意就是要先發展發展。我看見雯雯竟然沖我妩媚一笑,就跟大鳥進去了,瞬間的四目相交,讓我心頭一熱。

我幫小涵放好行李,我看小涵有些沈默,我就主動找些正經話題,小妹子應該要慢慢來,瞎聊開了。邊看電視邊聊,聊著聊著,小涵也放得開些了,開始有了笑容,笑起來其實也還蠻好看。我主動靠近小涵,她也沒什幺抗拒,我就進一步試探,手放在了小涵的腰上,輕輕上下撫摸著,她還是沒有抗拒。摸著摸著,我慢慢的往上摸,摸到了胸,不過沒敢捏,等待著小涵的反映,她還是專心看電視,沒有不自然的表情。我輕輕的揉了起來,從胸的側面揉到了正面,小涵打開我的手,說:「拿開你的色爪子。」我感覺小涵並沒有生氣,只是假矜持罷了。我把小涵推到,吻住了她的雙唇,舌頭探了進去,探尋著她的舌頭。雙手撫摸著她的豪乳。小涵有所掙扎,一點力氣都沒用的掙扎,我自然沒有理會,一只手繼續隔著衣服摸胸,一只手往肚子以下摸去。小涵似乎也動了情,舌頭也著急的迎接我的舌頭,我以爲差不多了,手就伸進了小涵的牛仔褲里,她突然用力把我推開,說:「那里不行!大姨媽來了。」「什幺?」我心都碎了,大姨媽來你干嘛出來玩。

「真的。」小涵自己伸手進去,拔出來的時候,兩指紅色。

我失望了,算了吧,好不容易碰到個可以上的,又泡湯了。沒有那種命啊——后來大鳥就來敲門了,說先去吃飯。一行4人就到附近小飯館,點幾個菜,幾瓶啤酒,雯雯竟然提議喝白的,就又點了一瓶白的。我心想,尼瑪老子可喝不了那幺多酒。大鳥示意我不用擔心,有他在。中途兩妹子去洗手間,大鳥問我,剛才發展到什幺程度了。我說,就親親摸摸而已,她大姨媽來了。大鳥大笑,說,哥對不起你,哥下次再給你物色一個。

說來也奇怪,雯雯似乎對我更感興趣,總是要和我干杯,啤酒喝完了,喝白酒,我酒量實在不行,2杯白酒下肚,已經開始暈了,想睡覺了。隱約聽見雯雯嘲笑我不行。唉,哥真不是出來玩的人,慚愧啊。后來就不知道了,我睡著了。

飯后,我被大鳥扶回旅館,我倒頭就睡了。期間模模糊糊的醒來,看見小涵給我拖鞋,脫衣服,蓋被子,還挺會照顧人。半夜我被電視聲音吵醒,看見小涵還沒睡,在另一張床躺著看電視,我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我起身要喝水,小涵說:「我來吧。」小涵起來倒水,我看見她只穿了內褲,渾圓的肥臀,一件寬松的大T恤,還是真空。小涵盤膝坐在床上,也沒蓋被子,隱約看見私處的小內褲,我色心又起,說:「小涵,頭有點疼,你有藥嗎?」我真是人才,尼瑪人家能有什幺藥,找借口都不會。

「沒有,我幫你按按吧。」小涵就坐了過來,我躺著讓她按摩頭部。

「你怎幺會按摩的?」按得真心不錯,一會就精神抖擻了。

「以前學過,到按摩中心上過班。」我一聽見按摩中心,心想是不是特殊服務的小姐?我說:「那你有跟客人發生點豔遇嗎?」說著,我把手放在她大腿上摸了起來。

小涵一手打開,說:「都說來大姨媽了,你還來!」「哎喲,你這幺漂亮,皮膚又好,忍不住想摸摸,不做就行了嘛,我又不強迫你,就摸摸嘛。你在按摩中心上班,有沒有被客人強迫過?」「沒有,我那是正規中心,只按摩,沒別的。你都想什幺呢。雯雯姐厲害,經常逗得客人開心,客人給的小費很多。」「你小費多嗎?」說話間,我又摸了起來,這回小涵沒阻止了。

「不多,我又不漂亮,又不會說話,基本沒有回頭客。」「哪里,我覺得你很好看啊,聲音又好聽,又年輕,皮膚水嫩水嫩的。」說著在小涵屁股上捏了一把。小涵羞笑,可能真沒什幺人稱贊過她漂亮。

我一手把小涵拉下來抱住,親了她一下,說:「我們不做愛,就親一下。你真的挺好看的,尤其是笑的時候,看見你的嘴唇就忍不住想吻。」說著我就吻了上去,小涵伸出舌頭迎接,香唇蜜舌,入口甜膩,滿口青春的味道。小涵的呼吸開始急促,我把她的大T恤撩起來,看見了波濤洶湧的凶器。真大!一手都抓不過來。大但是不下垂,還是粉嫩的乳頭,果然年輕無敵啊。我輕輕的揉搓豪乳,輕舔著她的耳朵,說:「小涵,你好美,我想吃奶,可以嗎。」我就喜歡這樣,明知道可以,我就是要故意問一下,女孩子都會又羞又氣,這要回答起來多淫蕩啊。

小涵臉紅,羞笑,裝作生氣道:「你都看了都摸了,還問!」我用食指挑逗小涵的乳頭,用力揉著,親吻她的脖子,小涵呻吟了起來,我說:「可不可以嘛。」「啊……可以……」「可以什幺?」「你……啊……吃奶啊……」我一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翻身把小涵壓在身下,一口咬住碩大乳頭,張大嘴用力把乳房吸進嘴里,舌頭在乳頭邊打轉,手用力的揉著。小涵用力推開我,可是推不開,我繼續吮吸這乳頭,左右開弓,捏著乳房,用乳房蹭我的鼻子,用力聞著,真是一對大寶貝。我松開豪乳,親吻小涵的臉龐,說:「我弄疼你了?」小涵喘著粗氣,說:「沒有,就是有點受不了這幺刺激。」「那你喜歡這樣嗎,舒服嗎?」小涵一臉通紅,說:「舒服,喜歡,別用力咬,咬壞了。」我輕輕的吻著她的乳頭。

這回開始細細品味著,舌尖挑逗,含在嘴里吮吸,輕輕的,像是品味一個世間罕有的仙桃,香甜滑嫩,入口即化,白里透紅,紅中一點,俏麗美豔,隨著呼吸起伏,波濤洶湧,正品得入神,小涵說:「別弄了好嗎,我也想要了,可是不方便。」「好吧,不弄了,雖然我下面也受不了了。改天吧。我去洗澡,你先睡覺吧。」我起身去洗澡了,該忍的時候還是要忍,人家怎幺也是個女人,雖然是出來玩的,但是也不能說別人是爛貨,對我來說,即使是炮友,也要有對彼此的尊重。洗澡出來,小涵示意我和她睡,我們聊聊天,相擁而眠。

隔天,我們去爬山,我和大鳥都帶了單反,給兩妹子拍照。走得差不多了,大鳥提議讓我們兵分兩路,自由活動。我明白大鳥這個種馬又準備野戰了。可惜我的小涵啊,你爲何挑這個時間來大姨媽—— 和小涵走累了,坐在草地上休息,我說:「你來大姨媽,爬山吃得消嗎?」「還行。」「對了,我有巧克力,給你吃吧。」以前女友和我說,來大姨媽吃巧克力,會舒服一點。我特地給小涵買的。

小涵很驚訝,說:「謝謝你。」說完親了我一口,開心得像個小孩子。

我和小涵走到一片小樹林,爬山的人分兩路走會在這里會和,缺不見大鳥和雯雯。可能他們沒這幺快,說不定再野戰呢,我說走慢點,等等他們。來到一處草叢樹木茂密處,我發覺叢林深處有響動,我心想肯定是有人野戰,我示意小涵不要發出聲音,去偷窺——我領著小涵摸索著往聲音方向走去,我們看見了大鳥和雯雯!大鳥正抱著雯雯狂吻,手伸到衣服里撫摸著。

「噓,好像有人。」雯雯停下說。我和小涵趕緊趴低頭。

大鳥四處張望,沒發現我們,又繼續撫摸。

「小心別被發現了。」我悄聲對小涵說,小涵也顯得格外興奮,連連點頭。我也是第一次偷窺,還是野戰,雞雞不由的勃起了。可以看得見大鳥的手在雯雯胸前揉搓著,親吻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伸進雯雯的褲子里,說:「濕了—— 」「快點,小涵他們估計也快到了。」雯雯也是一臉的興奮,解開褲子,退到膝蓋處,翻身趴著,白晃晃的臀部,我的雙眼不由自主的睜大看著。大鳥沒有脫褲子,拉開褲鏈,掏出堅硬碩大的雞雞,扶著雯雯的腰,插了進去。雯雯輕聲嗯了一聲,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大鳥快速的抽插起來,雯雯忍著呻吟,只發出細細的「嗯嗯」的聲音。我對小涵說:「雯雯的屁股沒你的好看。」雯雯的屁股比小涵的要瘦,我想肉感一定沒有小涵的好。

「討厭,你又沒看過我光屁股。」小涵嬌羞到。

「沒看過光的,摸過了,摸得出來。」我伸手隔著褲子摸著小涵的肥臀。小涵也不阻止,專心的偷窺。大鳥一直狂插猛操,沒一會就射了,可能野戰太刺激了,速戰速決。明顯看見雯雯並沒有高潮,雯雯說:「晚上你要伺候好我了,討厭。」「沒有問題,這里太刺激了,控制不了,你讓我快點的。」趁大鳥他們整理衣服,我和小涵已經逃離現場了。

沒一會,大鳥跟上我們,我和小涵沖他們兩壞笑,雯雯一看就知道我們發現他們野戰了,竟也不害羞,經過我身邊還悄悄摸了屁股一把。她是勾引我呢?還是勾引我呢?還是勾引我呢?

我頓時雞雞又充血了,頂著牛仔褲難受,我用手隔著褲子挪了挪位置。我摟住小涵的腰,輕輕撫摸著,釋放一下心中的欲火。

晚上下山回到旅館,一關房門,我就受不了,把小涵按到牆上,吻了起來,小涵也熱情的迎接著,兩條火舌像蛇一樣纏繞。撫摸著小涵的胸,我說:「我受不了了,怎幺辦。」小涵隔著褲子撫摸著我腫脹的雞雞,說:「我給你口一下吧,你先去洗洗。」我立馬沖進浴室,脫了褲子,用香皂洗干淨,挺著堅硬的雞雞就走了出去。

小涵在床上坐著,我走到她床前,示意她跪著給我口。小涵跪下,扶著我的雞雞,親吻著龜頭,一手撸著,一手撫摸蛋蛋,我忘情的啊了一聲,我往前挺了挺,小涵會意,把整只龜頭含住,好熱,好舒服。看來小涵很有經驗,一點齒感也沒有,用力吮吸著龜頭,舌頭時而輕舔馬眼,時而繞著龜頭打轉。

我忍不住按住小涵的頭,不讓她拔出來,慢慢挺進去,抓住小涵的頭抽插起來,不一會,我就射了,全射進小涵嘴里了。雞雞在小涵嘴里慢慢軟掉,小涵吞下精液,繼續吮吸著軟掉的雞雞,把雞雞舔干淨了,說:「舒服嗎?」我跪下抱著小涵,說:「對不起,剛才太興奮了,沒忍住,沒弄疼你吧。」「沒關系,這是獎勵你的—— 」小涵羞笑道。越發覺得小涵是一個,可愛,體貼,溫順的女孩。有點喜歡她了。

小涵起身去洗澡,我沒穿褲子,坐在床上看電視,這時有人敲門,我套了內褲就去開門了,竟然是雯雯。她是來找小涵拿東西的,臨走時,忽然一臉壞笑,悄悄在我耳邊說:「我聞到精液的味道了—— 」說完,伸手隔著內褲抓了我雞雞一把,就走了。尼瑪要不是你是大鳥的,我真想把你推到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小涵又給我口了一次,摸摸親親就睡覺了。口交雖說是舒服,但怎幺也比不是真槍實彈做愛。晚上睡覺雞雞總是高高勃起,難受死了。很不甘心的睡著了。

以爲一夜無事,沒想到被小涵撸著我的雞雞撸醒了,此時天剛微亮,這時候的雞雞更是一柱擎天的晨勃時刻,格外的堅硬和粗大。小涵說:「大姨媽走了—— 」說完含住龜頭,吮吸起來。我一聽,睡意全無,示意小涵別口了,現在口交已經滿足不了我沖天的欲火。

我讓小涵坐上去,小涵扶著雞雞,緩慢坐下的時候,敏感的龜頭仿佛干渴的樹苗,貪婪的吸收著小涵的淫水,好滑,好軟,好熱,已經全根插入,小涵的蜜穴好緊好緊,年輕的妹子就是不一樣。晨勃的雞雞更是不一樣,無比堅硬,好像小涵是插在木棍上的棉花糖似的。小涵輕輕的扭動著肥臀,把衣服脫掉,露出美豔無比的豪乳,好美,沒想到小涵脫光后如此美麗,瞬間給普通的外表加分不少。

碩大的乳房隨著屁股的扭動而抖動著,我情不自禁的挺起胯部,沖擊著小涵的蜜穴,讓豪乳抖動得更快,漂亮的視覺體驗啊。小涵說:

「你別動,我來—— 」說完,把頭發往后撥弄,半趴在我胸前,一對蜜桃在我眼前,晃動。小涵的臀部擡起,緩緩放下,被女人干的滋味,真是太舒服了。我稍微擡頭就能啃到跳動的豪乳,舌頭追擊著乳頭,前后誘惑,太舒服了。

小涵加快了節奏,肥臀賣力的擺動著,漸漸的小涵滿臉通紅,輕聲呻吟著,我也閉著眼睛盡情的享受如此待遇。小涵的屁股越擺越快,呻吟也大聲起來,我雙手抓住跳動的豪乳,用力揉搓,小涵直起身子,一上一下快速的坐著雞雞,雙手抓住我的手,用力按著她的豪乳,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要來了,啊……啊……要來了!不要停!啊……啊……啊」我心想是你在干我呢,還叫我別停。此時受到小涵的淫叫刺激,我感覺也快射了,我也呻吟著叫了起來,喊道:「快點,快點,再快點,要射了,要射了!」在兩人的叫喊聲中,小涵忽然軟了下來,趴在了我身上,看來她高潮了,我也精關失守,盡情的射了,雞雞還沒有軟,在蜜穴里一跳一跳的,射個不停,太舒服了。小涵的陰道也一跳一跳的收縮著,夾著我慢慢疲軟的雞雞,漸漸的把軟掉的雞雞擠了出來,精液,淫水,順著流到我的誇下,熱熱的。我們都不願意動了,感受著這美妙的時光。

天亮以后,我們又做了一次。小涵和雯雯就要回去了。我有點舍不得,似乎喜歡上了這個普通的小女孩。走之前,相約下次到她們的地盤去玩。我們當然非常願意。她們走后,大鳥問我,昨晚搞了嗎。我說,搞了。大鳥開心,說,啊哈,沒浪費啊,過幾天我們去她們那邊玩吧。再多搞幾次——期間我和大鳥都分別跟自己的妹子有聯系。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是大鳥跟雯雯竟然確定了關系,從炮友升級爲男女朋友了!我跟小涵也只是偶爾聊聊,還維持在炮友的關系。其實我也想小涵做我的女朋友,只是對小涵還沒十分了解,也許人家也只是想玩玩而已。

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百無聊賴,我給小涵打電話,說:「你要睡覺了嗎?」「睡了,沒睡著呢。」「我想做愛了,怎幺辦。」「呀,你個色狼,一到晚上月亮出來就想女人是不是—— 」「我只想你。」「真的嗎?」「真的。」「嗯,啊,哦,其實我也想你。」「想我什幺?」「額,不知道—— 那你想我什幺啊?」「我想你的咪咪—— 」

「呀,你個老色鬼,你只是想女人,都不是想我,哼。」「難道你就不想那天晚上我們做的事情?」「哼,不想。」「你不想你在我身上,扭動著屁股的時候,是多幺的誘人,多幺的舒服嗎?」「你才舒服,累死我了。別說了,別說了,我……我都濕了。你讓我現在怎幺辦!」「別急,我教你。你把手,伸進褲裆里,撫摸你的陰毛,癢嗎,再往下一點,撫摸小MM的兩處,是不是很刺激。」我用緩慢的語氣,喘著氣,掏出自己的雞雞,邊撸邊說。我聽見電話那頭的小涵,也已經開始喘著粗氣了。這讓我無比興奮。

「現在你慢慢的把內褲脫掉,脫掉了嗎?」

「啊……脫掉了,然后呢?」

「然后,你把食指放在口中含一下,蘸多點口水。」我聽見小涵吮吸手指的聲音,我被我自己營造的畫面強烈的吸引著。

「蘸了好多了,好滑。」小涵更是嬌喘連連。

「你慢慢的把手指貼著皮膚,從嘴邊,順著中間下滑,經過你的乳溝,肚臍,一路來到小MM面前,小MM流水了嗎,輕輕在洞口撫摸一下。」「流水了……洞口好滑……我要進去,可以嗎,老公。」「不行,你在洞口蘸點淫水,塗在陰蒂上,輕輕揉捏。」「啊……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小涵呻吟了起來。我用力撸著,閉著眼睛想象著插入小涵的蜜穴。

「慢慢伸進去吧,慢一點,舒服嗎?」

「好舒服啊,啊……」

「再慢慢的抽動你的手指,想象著是我的雞雞,一進一出。」「啊……老公……老公……」「現在,換成兩根手指,再插進去。」「兩根了,好緊,好舒服,好……啊……啊……」「用力,加快速度,兩根手指扣挖這你的肉壁。是不是很刺激,很舒服啊。」「啊……啊……好爽啊,老公,你再用力點,快點,快點!啊……」小涵的叫聲讓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撸管的速度,我也叫了起來。

「啊……我也好舒服,老婆,你好棒……好滑,好多水,我口渴了,我想喝,可以嗎。」「好……啊……老公,舌頭伸進去,啊……」「我的舌頭伸進去了,好甜,怎幺這幺甜呢,我舔著你的陰蒂,舒服嗎?」「舒服……老公,我要雞雞,快插進來,啊……快點……」「我插進去了,我要用力了,老婆,老婆,你好美,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我在用力的抽動,我受不了了,要射了,要射了,老婆,我要沖刺了!」「啊……嗯……啊……老公,快,快,我也快了,你用力點,插深一點,嗯……」「老婆,老婆,好舒服,你好棒,老婆,我愛你,我要射了!」我已經控制不住了,快速的撸著雞雞,滿足的啊了一聲,我射了,不小心射了一被子。

「啊……啊……嗯……老公,我也愛你,啊……啊……」「好玩嗎?」「好玩,床都弄濕了……討厭。」「我也射了一床,你也討厭。」「哼,你什幺時候來找我玩。」「過幾天吧。」「好吧,我睡覺了,晚安。」「晚安。」

原來電話做愛,也是挺過瘾的,比自己撸滿足得多。

距離上次見面,已經2個月了,我和大鳥來到小涵和雯雯的城市玩。回旅館纏綿了一下,來不及做愛,就要去吃飯了,我讓小涵先到大堂等著,我先把今晚激情要用的東西準備好,一瓶老酸奶。我放在冰箱里凍著,看著酸奶我的雞雞都硬得不行了。出門搭電梯,看見雯雯也在等電梯,我說:「大鳥呢?」「在房里呢。」「哦。」「在清理精液—— 」雯雯湊到我耳邊說,吹著氣。

我笑笑,沒有說話,褲裆里的雞雞又翹得老高了。這蕩婦,一天到晚勾引我,大鳥怎幺要她做女朋友?進了電梯,雯雯突然抱著我,吻了起來,濕漉漉的舌頭舔著我的嘴唇。她說:「你想和我做愛嗎?」說著她把手伸進我的褲裆,撫摸著我的雞雞。

「你想什幺呢,精液都流出來了。你想干我是嗎?」雯雯魅惑的眼神,性感的紅唇,妖豔的舌頭,看得我心癢癢。我試圖推開推開雯雯,她的手還在我褲裆里摸著,說:「你是大鳥女朋友!」「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你不會不懂吧。想干我嗎,想4P嗎,很好玩的。」雯雯用力握著我的雞雞,聽見4P,讓我快感十足,我把她的手拔出來,太刺激了。雯雯又說:「我跟小涵說大鳥的大雞雞,小涵都流水了。」雯雯那淫蕩的樣子,讓我真想操死她。可是聽見她這幺一說,我瞬間跌落冰點,難道小涵想跟大鳥做愛?她想4P?不行,我接受不了,我逃出了電梯。見到小涵,我已經悶悶不樂。

一路上我都沒說話,小涵見我悶悶不樂,以爲我不舒服。我想問她,卻不知道怎幺問。我又不是她的誰,她又不是我的誰。出來玩,何必介意這幺多呢,不能太認真了。

不開心的玩了一天,晚上回到賓館我洗了澡就睡覺了。小涵洗澡出來,發現我睡覺了,鑽進被窩,從背后摟著我,吻著我的脖子,說:「你好點了嗎?哪里不舒服?」「沒什幺,我也不知道怎幺了。」小涵吻著我的后背,脖子,撫摸著我的雞雞,說,「想做愛嗎?」小涵翻身壓著我,脫掉浴袍,露出赤裸的酮體,散發著性感青春的氣息,如此誘人,如此美麗,我勃起了。我想起今天雯雯說的話,怒從心來,獸性大發,我把小涵抱起,放在窗台上,讓她趴在窗前,我從后面扶著小涵的肥臀,插了進去,自顧自的用力抽插,槍槍到底,用力撞擊著兩片臀肉,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我把窗簾拉開,繼續用力撞擊,小涵痛苦的叫了起來,說:「你干嘛!外面要看見的!啊!啊!好痛,不要,你……好痛!啊!啊!啊!」我不管她,看著小涵痛苦的皺褶眉頭,痛苦的叫著,似乎更刺激了我的獸性,耳邊想起雯雯的聲音,「小涵想和大鳥做愛,小涵是騷貨,蕩婦,想4P。她想著大鳥的大雞雞,流了好多水。」我用力撞擊了幾分鍾,仍然沒有想射的感覺。

只有憤怒,只有欲望。

「求求你,別這樣,啊!好痛!啊!啊!不要!不要啊!」小涵想反抗,我一只手用力的按著她的背,不讓她起身,一只手抓住她另一只腳,提起來,讓她只能一只腳站著,無法反抗,用力撞擊著她的蜜穴,小涵哭了起來,苦苦的哀求我。我最后猛擊幾下,射了進去,發泄完我全部的獸性。我獨自進衛生間清理下身,回來自己睡覺了。小涵起身,擦著眼淚,進衛生間久久不出來。出來的時候已經穿好睡衣,關了燈,到另一張床上睡覺了。

過了許久許久,我依然沒有睡著,我漸漸的冷靜了下來。發覺自己真是禽獸。

自己的憤怒是被雯雯激起的,跟小涵無關,而雯雯說小涵的事也沒有依據,也許是我錯怪了小涵。冷靜下來后,覺得很對不起小涵。我抹黑爬到小涵床邊,鑽進她的被窩。小涵背對著我,我輕輕的把她翻過來,發現小涵並沒有睡著,眼睛還流著淚水,我抱著她,說:「對不起,我錯了。」小涵一下子哭了起來,抱著我,捶打我的后背,說:「你干嘛要這樣,你知道嗎,我喜歡你。」我一聽,我也流下了眼淚。我把今天在電梯里跟雯雯的事情和小涵完全說了一遍。小涵生氣的拍打著我。說:「我沒有,她是有跟我說過這些話,可是我沒有想和大鳥做愛!你把我當什幺,你覺得我是出來賣的女人嗎,你看不起我嗎?」「對不起,我喜歡上了你,所以我聽到雯雯這幺說我很不開心,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我不想只是玩玩,只是我不知道你怎幺想的,我擔心只是自己一廂情願。」「不,你不是一廂情願,我也擔心你覺得我是壞女孩,看不起我……」「不管你是不是壞女孩,我喜歡現在的你,我覺得你現在很好,是個好女孩,體貼,溫柔,會照顧人,我希望將來你可以一直做我的好女孩,女朋友。」我緊緊的抱著小涵,吻住了她的雙唇,說:「好嗎?」小涵露出了笑容,嬌羞的說:「好!」我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小涵忘情的撫摸著我的后背,我脫掉小涵的睡衣,輕輕撫摸著她的豪乳,手指挑逗著她的乳頭,小涵開始輕聲呻吟,我的手伸進她的內褲里,撫摸著她的私處,嘴巴一路遊移到仙桃上,一口要住乳頭,吮吸起來。

我脫掉內褲,露出堅挺的雞雞,小涵也自己脫掉內褲,美麗的酮體在燈光下顯得細膩,誘人,甚至可口。

「老婆,我讓你嘗點新鮮的玩意—— 」

「什幺?」我從冰箱里拿出老酸奶,打開,倒了一點到小涵的乳頭上,受到冰冷的刺激,小涵輕輕的啊了一聲,我馬上用我的熱唇吻住乳頭,把酸奶舔干淨。一冷一熱的刺激下,小涵閉著眼睛享受著,含著自己的手指。我說:「舒服嗎?」「嗯嗯,舒服,好吃嗎?」小涵微張眼睛,一臉的滿足。

「好吃—— 」我又把酸奶倒在另一個乳頭上,貪婪的啃著。小涵雙手抓著我的頭發,啊啊的呻吟著。

我一路吻到妹妹處,說:「來點刺激的!」我把小涵的屁股擡起,把酸奶倒在蜜穴上,突然襲來的冰冷,跟熱熱的蜜穴沖擊著,小涵渾身打了個顫,滿足的輕歎一聲。我用手掰開蜜穴,再倒下酸奶,讓酸奶留到蜜穴里,小涵的蜜穴一張一合,好像在大口大口的吃著酸奶。小涵的雙手用力的抓著床單,眉頭緊皺,說:「啊!啊!好冰!受不了了,嗯……啊……」我放下小涵的臀部,把頭埋在兩腿間,整個含住蜜穴,輕輕是吮吸著,酸酸甜甜的,舌頭伸進蜜穴里,把里面的酸奶引出來,嘴巴用力吸著。小涵呻吟著,雙腿夾著我的頭,雙手抓住我的頭發,說:「嗯……啊,太舒服了,老公,你去哪里學的。」「色中色里學的。」我掰開小涵的雙腿,輕輕吮吸著陰蒂,手指伸進蜜穴扣挖,蜜穴里的淫水,和著酸奶緩緩流出,我有嘴巴接著,舌頭探索者,貪婪的吃著淫水酸奶,又含住蜜穴,用力吮吸,一滴不剩的把蜜穴舔的干干淨淨,粉粉嫩嫩。看著滿臉通紅的小涵,說:「老婆,我也要玩。」小涵示意我躺下,我的雞雞翹得老高,小涵把酸奶從龜頭倒下,冰冷沒有讓我的雞雞軟掉,反而好像更堅硬了,直挺挺的,小涵就著酸奶用手撸著我的雞雞,冰涼的感覺貫穿全身,撸著撸著冰涼的感覺沒有了,剩下發燙的紅白色雞雞,小涵又倒下酸奶,又一陣冰冷,接著一口含住龜頭,舌頭攪動著酸奶,在龜頭上打轉,好刺激啊,忍不住呻吟起來。

「沒想到男人呻吟也很好聽的,哈哈。」小涵舔著雞雞說。

小涵含住雞雞,緩緩的吃下去,我感覺雞雞頂到喉嚨了,那里柔軟舌根,龜頭頂在嘴里,好想射啊。小涵一上一下的吃著,手撸著雞雞的根部,另一只占有酸奶的手撫摸著我的乳頭,好舒服。我感覺快要射了,說:「要射了!」小涵喊下半根雞雞,手快速的撸著,射了,我忘情的大叫一聲。小涵又整根含住,我的雞雞在她嘴里跳動,射精,全射進小涵嘴里。小涵吞下精液,用舌頭給我清理雞雞,酸奶精液都舔的干干淨淨,雞雞又勃起了。二話不說,抱起小涵就干了起來。

這一晚,前后干了5次。最后我和小涵都累到干不動了,才滿足的睡去。

最后一天,由于我們玩的地方跟住的地方已經隔了很遠,就換了一個旅館,事先沒訂房,結果只剩下一間標間了,沒辦法,只能4個人擠一間了。吃飯的時候,我坐立不安,4人一間?今晚會發生什幺呢?4P?不行,我可沒這幺開放。

小涵看出我的心思,悄悄對我說,別想不該想的,你要是想干雯雯,那人家大鳥也要干我,你願意嗎?我說,我一百個不願意。倒是不介意你們兩個伺候我。

小涵踩了我一腳,說,你很想幺?那晚上你找雯雯伺候你。我睡覺。哼。我說,想想而已,我不喜歡她——吃飯的時候喝了些酒,大鳥這幾天也玩得很開心,喝得很多,都要喝醉了,自從上次喝酒后的表現,小涵堅決不讓我喝那幺多。這回沒醉了。

晚上一行4人,回到房間。大鳥已經8分醉了,進門就當我們不存在,一邊吻著雯雯,一邊脫她的衣服,推到在床上就已經兩俱光溜溜的身體了!大鳥的巨物我早已經習以爲常了,我盯著雯雯的裸體看,她在大鳥的身下呻吟著。雯雯脫光后顯得瘦了點,沒有那幺誘人,不過畢竟沒見過,還是看得流口水了。

雯雯的乳頭是褐色的,胸型不錯,就是感覺屁股肉少了點,騷穴瘦了點。看來還是我的小涵好。在雯雯的呻吟聲中,我吞了吞口水,把小涵推到,胡亂的扒光彼此的衣服,小涵似乎也受環境影響,還沒開始就已經喘粗氣了,我一頓亂吻,亂摸,以及顧不得那幺多了,在我準備提槍上馬的時候,發現我的雞雞竟然還是軟的。這是怎幺回事?

「我幫你口口。」小涵善解人意到。

悲劇的事情發生了,無論小涵怎幺口,我也硬不起來,小涵怎幺挑逗我,也還是硬不起來。后來,我用手給小涵解決了。高潮了幾次。扣得小涵叫得不行了。

兩個女人一起叫床原本是多幺幸福的事情,而如今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最后聽見雯雯大叫一聲,我知道她高潮了。她起身起洗澡,大鳥看樣子已經淪陷了,直接睡著了。我和小涵洗了個鴛鴦浴。我說:「老婆,對不起,我今天沒表現好—— 」「哪里,你手指表現得不錯。」「奇怪,不知道怎幺回事,硬不了。」「你是不是想干雯雯。」「這……好像沒想。不過他們在旁邊,我好像專心不起來。」「不許想。」「好,好。」洗完澡出來,我們就進被窩睡覺了,小涵在被窩里脫光了,說:「方便你半夜想要了好做。」真是體貼的好老婆。我抱著小涵,睡著了。

果然,半夜的時候,我醒來發現雞雞鋼棒一樣硬著,我輕輕的撫摸著小涵,手伸到私處撫摸,扣挖著,慢慢的蜜穴里流出水來,我輕輕的咬小涵的乳頭,小涵嗯了幾聲就醒了,我說:「老婆,我想做愛了。」說著我把小涵壓在身下,把她的雙腿掰開,撐成M字型,蜜穴飄來陣陣芳香,我的雞雞在小涵兩腿間,摩擦著,趴到她身上,吮吸著豪乳。我慢慢的插了進去。一開始小涵還不敢叫太大聲,怕吵醒那兩人。只是忍著叫聲,嗯嗯嗯的呻吟著。

這時,我看過隔壁床,雯雯已經醒了,坐在床邊自慰!一手搓著自己的胸,一手撫摸著自己的騷穴。這畫面更挑起我的性欲,我更用力的抽動,小涵已經忍不住不叫了,忘情的叫了起來,滿臉通紅,雙眼迷茫。雯雯走了過來,她趴在小涵身邊,小涵看見她,也驚得睜大了眼睛,不過沒有說話。

雯雯吻了小涵,小涵想抗拒,嗚嗚哦哦的從嘴里發出聲音,雯雯按住小涵手,繼續吻著,吻到了耳朵,吻到了脖子,吻了小涵的乳頭,雙手輕輕揉搓著。雯雯屁股就在我旁邊,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起來,好滑,我摸到了雯雯的屁眼,用力的按了一下,雯雯啊的輕聲叫起來,回頭沖我一個妩媚美豔的一笑,我感覺一股熱流從心里流向雞雞處,我加快速度抽插著,小涵緊皺眉頭歡快的呻吟著。

雯雯面對我跨坐在雯雯肚子上,和我吻了起來,我雙手抓住了雯雯的乳房,手感不錯,結實又滑嫩,我伸了一只手到雯雯的蜜穴處,淫水四溢,我用手指插了進去,用力扣挖,雯雯呻吟了起來,雙手抓著我的后背,我下身用力撞擊著小涵的蜜穴,雯雯翻下身,用手指蘸了點口水,撫摸著小涵的陰蒂,加上我的撞擊,小涵很快就高潮了,在三人的叫喊聲中,小涵高潮了,全身都軟了。

這時雯雯在一旁趴著,屁股翹得老高,搖擺著,回頭對我放電,我的雞雞還沒有軟,我從小涵的蜜穴拔出,對準雯雯的騷穴,一根到底。快速用力的抽插,雙手捏著臀部,拍打著,再看小涵,小涵雙眼閉著,睡著了嗎?管不了這幺多了,此時正在人間天堂處,盡情淫蕩吧。我把雯雯翻身躺著,趴上去用力插,毫無憐愛之情,只管盡力插,插爛這死蕩婦。

我雙手用力抓著她的乳房,雯雯滿足的叫著,似乎不疼,我更用力抓,更用力插她,她似乎更加賣力叫著,我說:「插死你個蕩婦。」「來,插死我,強上我吧,啊!嗯……唔……啊……啊……快點,你個沒用的東西,操你媽,快操死老娘,插啊,插死我啊,我喜歡被強上,你會強上人嗎?」我一聽,這蕩婦果然重口味,我更加用力干她,我用手捏住她的脖子,說:「老子操死你,死蕩婦,強上你,操死你,操到你媽都不認識你,爛貨。」我又把雯雯翻過來,雙手反抓在背后,把一條腿擡起挂在肩上,坐在一條腿上,用力撞擊著她的騷穴,雯雯叫得更歡了,說:「啊……啊……快了,用力,別聽,要來了!要拉了,我要拉尿了!」我用盡最后的力氣,猛插幾下,全根沒入,射了好大一灘進去,我拔出來,聽見雯雯說:「啊……好爽啊……」我抓著雞雞在雯雯的乳房上擦干淨。她已經閉著眼睛,喘著粗氣,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我躺在小涵身邊,抱著她,說,「老婆?」小涵緊閉的雙眼流出了淚水,我一陣心疼。悄聲說:「對不起,不會有下次的。」小涵伸手抱著我,在我耳邊說:「你永遠都是我的。以后再也不許和別的女人做愛。」我把小涵的說拉到雞雞處,用她的手握住我的雞雞,我說:「我是你的,雞雞是你的,心也是你的。」

朋友叫大鳥,顧名思義,雞雞大,從高中起就被冠以如此威猛的外號。我和大鳥關系一直很好,保持到大學畢業后參加工作,依舊是好朋友。大鳥很照顧我,有好事都願意和我分享,包括女人。不過並不是和我分享同一個女人,他找妹子約炮都順便幫我問一下妹子有朋友一起來不,如果有,就帶上我。至于我能不能打上一炮,就看我自己的造化了。其實這樣的機會很難得的,要幺是妹子只有自己一個人出來玩,要幺是妹子的朋友看不上我。唉,只怪自己沒有大鳥那樣天賦異禀,膽大心細。

有一天接到大鳥的電話,說微信約到一妹子,是市里面的,願意帶朋友來我們縣里玩,要求是給她們做導遊,帶去爬山遊玩。大鳥說這回很有戲的,因爲微信聊的時候感覺妹子比較開放。我也沒想太多,畢竟一次沒成功過。就想能上就上,不能上就陪著玩幾天也沒關系,怎幺說也是有美女作陪。

兩個妹子如期而至,經介紹,大鳥的相好叫雯雯,雯雯帶來的妹子叫小涵。

雯雯年紀和我們差不多,25歲左右。倒是小涵,才18歲,我的天,我擔心人家妹子小,真心來遊玩的,不是來打炮的。小涵不高,160CM不到,身材稍微有點豐滿,但不算胖,一頭直發,相貌一般,也不醜,但是那胸,太誇張了,可以用豪乳來形容了,好大啊,都不知道是E還是F。雖然是凶器,但是年紀小了點,也不漂亮,就對小涵失去了性趣。倒是雯雯,165CM左右,漂亮,身材好,前突后翹,感覺胸有C大,皮膚很白,小S式的短發,露出漂亮的脖子,穿著緊身牛仔褲,寬松的上衣,香肩微露,我瞬間就被征服了,可惜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何況大鳥對我這幺好。

我們帶著妹子到旅館放行李,開了兩間標間,自然大鳥領著雯雯去了一間,我就領著小涵去了隔壁間。小涵竟然沒有表現出驚奇或者不願意,難道來之前她們也商量好了?我失去的性趣又回來了。大鳥進門前沖我說:「一會好了我來叫你。」「嗯。」我領會到大鳥言下之意就是要先發展發展。我看見雯雯竟然沖我妩媚一笑,就跟大鳥進去了,瞬間的四目相交,讓我心頭一熱。

我幫小涵放好行李,我看小涵有些沈默,我就主動找些正經話題,小妹子應該要慢慢來,瞎聊開了。邊看電視邊聊,聊著聊著,小涵也放得開些了,開始有了笑容,笑起來其實也還蠻好看。我主動靠近小涵,她也沒什幺抗拒,我就進一步試探,手放在了小涵的腰上,輕輕上下撫摸著,她還是沒有抗拒。摸著摸著,我慢慢的往上摸,摸到了胸,不過沒敢捏,等待著小涵的反映,她還是專心看電視,沒有不自然的表情。我輕輕的揉了起來,從胸的側面揉到了正面,小涵打開我的手,說:「拿開你的色爪子。」我感覺小涵並沒有生氣,只是假矜持罷了。我把小涵推到,吻住了她的雙唇,舌頭探了進去,探尋著她的舌頭。雙手撫摸著她的豪乳。小涵有所掙扎,一點力氣都沒用的掙扎,我自然沒有理會,一只手繼續隔著衣服摸胸,一只手往肚子以下摸去。小涵似乎也動了情,舌頭也著急的迎接我的舌頭,我以爲差不多了,手就伸進了小涵的牛仔褲里,她突然用力把我推開,說:「那里不行!大姨媽來了。」「什幺?」我心都碎了,大姨媽來你干嘛出來玩。

「真的。」小涵自己伸手進去,拔出來的時候,兩指紅色。

我失望了,算了吧,好不容易碰到個可以上的,又泡湯了。沒有那種命啊——后來大鳥就來敲門了,說先去吃飯。一行4人就到附近小飯館,點幾個菜,幾瓶啤酒,雯雯竟然提議喝白的,就又點了一瓶白的。我心想,尼瑪老子可喝不了那幺多酒。大鳥示意我不用擔心,有他在。中途兩妹子去洗手間,大鳥問我,剛才發展到什幺程度了。我說,就親親摸摸而已,她大姨媽來了。大鳥大笑,說,哥對不起你,哥下次再給你物色一個。

說來也奇怪,雯雯似乎對我更感興趣,總是要和我干杯,啤酒喝完了,喝白酒,我酒量實在不行,2杯白酒下肚,已經開始暈了,想睡覺了。隱約聽見雯雯嘲笑我不行。唉,哥真不是出來玩的人,慚愧啊。后來就不知道了,我睡著了。

飯后,我被大鳥扶回旅館,我倒頭就睡了。期間模模糊糊的醒來,看見小涵給我拖鞋,脫衣服,蓋被子,還挺會照顧人。半夜我被電視聲音吵醒,看見小涵還沒睡,在另一張床躺著看電視,我酒也醒得差不多了,我起身要喝水,小涵說:「我來吧。」小涵起來倒水,我看見她只穿了內褲,渾圓的肥臀,一件寬松的大T恤,還是真空。小涵盤膝坐在床上,也沒蓋被子,隱約看見私處的小內褲,我色心又起,說:「小涵,頭有點疼,你有藥嗎?」我真是人才,尼瑪人家能有什幺藥,找借口都不會。

「沒有,我幫你按按吧。」小涵就坐了過來,我躺著讓她按摩頭部。

「你怎幺會按摩的?」按得真心不錯,一會就精神抖擻了。

「以前學過,到按摩中心上過班。」我一聽見按摩中心,心想是不是特殊服務的小姐?我說:「那你有跟客人發生點豔遇嗎?」說著,我把手放在她大腿上摸了起來。

小涵一手打開,說:「都說來大姨媽了,你還來!」「哎喲,你這幺漂亮,皮膚又好,忍不住想摸摸,不做就行了嘛,我又不強迫你,就摸摸嘛。你在按摩中心上班,有沒有被客人強迫過?」「沒有,我那是正規中心,只按摩,沒別的。你都想什幺呢。雯雯姐厲害,經常逗得客人開心,客人給的小費很多。」「你小費多嗎?」說話間,我又摸了起來,這回小涵沒阻止了。

「不多,我又不漂亮,又不會說話,基本沒有回頭客。」「哪里,我覺得你很好看啊,聲音又好聽,又年輕,皮膚水嫩水嫩的。」說著在小涵屁股上捏了一把。小涵羞笑,可能真沒什幺人稱贊過她漂亮。

我一手把小涵拉下來抱住,親了她一下,說:「我們不做愛,就親一下。你真的挺好看的,尤其是笑的時候,看見你的嘴唇就忍不住想吻。」說著我就吻了上去,小涵伸出舌頭迎接,香唇蜜舌,入口甜膩,滿口青春的味道。小涵的呼吸開始急促,我把她的大T恤撩起來,看見了波濤洶湧的凶器。真大!一手都抓不過來。大但是不下垂,還是粉嫩的乳頭,果然年輕無敵啊。我輕輕的揉搓豪乳,輕舔著她的耳朵,說:「小涵,你好美,我想吃奶,可以嗎。」我就喜歡這樣,明知道可以,我就是要故意問一下,女孩子都會又羞又氣,這要回答起來多淫蕩啊。

小涵臉紅,羞笑,裝作生氣道:「你都看了都摸了,還問!」我用食指挑逗小涵的乳頭,用力揉著,親吻她的脖子,小涵呻吟了起來,我說:「可不可以嘛。」「啊……可以……」「可以什幺?」「你……啊……吃奶啊……」我一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翻身把小涵壓在身下,一口咬住碩大乳頭,張大嘴用力把乳房吸進嘴里,舌頭在乳頭邊打轉,手用力的揉著。小涵用力推開我,可是推不開,我繼續吮吸這乳頭,左右開弓,捏著乳房,用乳房蹭我的鼻子,用力聞著,真是一對大寶貝。我松開豪乳,親吻小涵的臉龐,說:「我弄疼你了?」小涵喘著粗氣,說:「沒有,就是有點受不了這幺刺激。」「那你喜歡這樣嗎,舒服嗎?」小涵一臉通紅,說:「舒服,喜歡,別用力咬,咬壞了。」我輕輕的吻著她的乳頭。

這回開始細細品味著,舌尖挑逗,含在嘴里吮吸,輕輕的,像是品味一個世間罕有的仙桃,香甜滑嫩,入口即化,白里透紅,紅中一點,俏麗美豔,隨著呼吸起伏,波濤洶湧,正品得入神,小涵說:「別弄了好嗎,我也想要了,可是不方便。」「好吧,不弄了,雖然我下面也受不了了。改天吧。我去洗澡,你先睡覺吧。」我起身去洗澡了,該忍的時候還是要忍,人家怎幺也是個女人,雖然是出來玩的,但是也不能說別人是爛貨,對我來說,即使是炮友,也要有對彼此的尊重。洗澡出來,小涵示意我和她睡,我們聊聊天,相擁而眠。

隔天,我們去爬山,我和大鳥都帶了單反,給兩妹子拍照。走得差不多了,大鳥提議讓我們兵分兩路,自由活動。我明白大鳥這個種馬又準備野戰了。可惜我的小涵啊,你爲何挑這個時間來大姨媽—— 和小涵走累了,坐在草地上休息,我說:「你來大姨媽,爬山吃得消嗎?」「還行。」「對了,我有巧克力,給你吃吧。」以前女友和我說,來大姨媽吃巧克力,會舒服一點。我特地給小涵買的。

小涵很驚訝,說:「謝謝你。」說完親了我一口,開心得像個小孩子。

我和小涵走到一片小樹林,爬山的人分兩路走會在這里會和,缺不見大鳥和雯雯。可能他們沒這幺快,說不定再野戰呢,我說走慢點,等等他們。來到一處草叢樹木茂密處,我發覺叢林深處有響動,我心想肯定是有人野戰,我示意小涵不要發出聲音,去偷窺——我領著小涵摸索著往聲音方向走去,我們看見了大鳥和雯雯!大鳥正抱著雯雯狂吻,手伸到衣服里撫摸著。

「噓,好像有人。」雯雯停下說。我和小涵趕緊趴低頭。

大鳥四處張望,沒發現我們,又繼續撫摸。

「小心別被發現了。」我悄聲對小涵說,小涵也顯得格外興奮,連連點頭。我也是第一次偷窺,還是野戰,雞雞不由的勃起了。可以看得見大鳥的手在雯雯胸前揉搓著,親吻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伸進雯雯的褲子里,說:「濕了—— 」「快點,小涵他們估計也快到了。」雯雯也是一臉的興奮,解開褲子,退到膝蓋處,翻身趴著,白晃晃的臀部,我的雙眼不由自主的睜大看著。大鳥沒有脫褲子,拉開褲鏈,掏出堅硬碩大的雞雞,扶著雯雯的腰,插了進去。雯雯輕聲嗯了一聲,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大鳥快速的抽插起來,雯雯忍著呻吟,只發出細細的「嗯嗯」的聲音。我對小涵說:「雯雯的屁股沒你的好看。」雯雯的屁股比小涵的要瘦,我想肉感一定沒有小涵的好。

「討厭,你又沒看過我光屁股。」小涵嬌羞到。

「沒看過光的,摸過了,摸得出來。」我伸手隔著褲子摸著小涵的肥臀。小涵也不阻止,專心的偷窺。大鳥一直狂插猛操,沒一會就射了,可能野戰太刺激了,速戰速決。明顯看見雯雯並沒有高潮,雯雯說:「晚上你要伺候好我了,討厭。」「沒有問題,這里太刺激了,控制不了,你讓我快點的。」趁大鳥他們整理衣服,我和小涵已經逃離現場了。

沒一會,大鳥跟上我們,我和小涵沖他們兩壞笑,雯雯一看就知道我們發現他們野戰了,竟也不害羞,經過我身邊還悄悄摸了屁股一把。她是勾引我呢?還是勾引我呢?還是勾引我呢?

我頓時雞雞又充血了,頂著牛仔褲難受,我用手隔著褲子挪了挪位置。我摟住小涵的腰,輕輕撫摸著,釋放一下心中的欲火。

晚上下山回到旅館,一關房門,我就受不了,把小涵按到牆上,吻了起來,小涵也熱情的迎接著,兩條火舌像蛇一樣纏繞。撫摸著小涵的胸,我說:「我受不了了,怎幺辦。」小涵隔著褲子撫摸著我腫脹的雞雞,說:「我給你口一下吧,你先去洗洗。」我立馬沖進浴室,脫了褲子,用香皂洗干淨,挺著堅硬的雞雞就走了出去。

小涵在床上坐著,我走到她床前,示意她跪著給我口。小涵跪下,扶著我的雞雞,親吻著龜頭,一手撸著,一手撫摸蛋蛋,我忘情的啊了一聲,我往前挺了挺,小涵會意,把整只龜頭含住,好熱,好舒服。看來小涵很有經驗,一點齒感也沒有,用力吮吸著龜頭,舌頭時而輕舔馬眼,時而繞著龜頭打轉。

我忍不住按住小涵的頭,不讓她拔出來,慢慢挺進去,抓住小涵的頭抽插起來,不一會,我就射了,全射進小涵嘴里了。雞雞在小涵嘴里慢慢軟掉,小涵吞下精液,繼續吮吸著軟掉的雞雞,把雞雞舔干淨了,說:「舒服嗎?」我跪下抱著小涵,說:「對不起,剛才太興奮了,沒忍住,沒弄疼你吧。」「沒關系,這是獎勵你的—— 」小涵羞笑道。越發覺得小涵是一個,可愛,體貼,溫順的女孩。有點喜歡她了。

小涵起身去洗澡,我沒穿褲子,坐在床上看電視,這時有人敲門,我套了內褲就去開門了,竟然是雯雯。她是來找小涵拿東西的,臨走時,忽然一臉壞笑,悄悄在我耳邊說:「我聞到精液的味道了—— 」說完,伸手隔著內褲抓了我雞雞一把,就走了。尼瑪要不是你是大鳥的,我真想把你推到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小涵又給我口了一次,摸摸親親就睡覺了。口交雖說是舒服,但怎幺也比不是真槍實彈做愛。晚上睡覺雞雞總是高高勃起,難受死了。很不甘心的睡著了。

以爲一夜無事,沒想到被小涵撸著我的雞雞撸醒了,此時天剛微亮,這時候的雞雞更是一柱擎天的晨勃時刻,格外的堅硬和粗大。小涵說:「大姨媽走了—— 」說完含住龜頭,吮吸起來。我一聽,睡意全無,示意小涵別口了,現在口交已經滿足不了我沖天的欲火。

我讓小涵坐上去,小涵扶著雞雞,緩慢坐下的時候,敏感的龜頭仿佛干渴的樹苗,貪婪的吸收著小涵的淫水,好滑,好軟,好熱,已經全根插入,小涵的蜜穴好緊好緊,年輕的妹子就是不一樣。晨勃的雞雞更是不一樣,無比堅硬,好像小涵是插在木棍上的棉花糖似的。小涵輕輕的扭動著肥臀,把衣服脫掉,露出美豔無比的豪乳,好美,沒想到小涵脫光后如此美麗,瞬間給普通的外表加分不少。

碩大的乳房隨著屁股的扭動而抖動著,我情不自禁的挺起胯部,沖擊著小涵的蜜穴,讓豪乳抖動得更快,漂亮的視覺體驗啊。小涵說:

「你別動,我來—— 」說完,把頭發往后撥弄,半趴在我胸前,一對蜜桃在我眼前,晃動。小涵的臀部擡起,緩緩放下,被女人干的滋味,真是太舒服了。我稍微擡頭就能啃到跳動的豪乳,舌頭追擊著乳頭,前后誘惑,太舒服了。

小涵加快了節奏,肥臀賣力的擺動著,漸漸的小涵滿臉通紅,輕聲呻吟著,我也閉著眼睛盡情的享受如此待遇。小涵的屁股越擺越快,呻吟也大聲起來,我雙手抓住跳動的豪乳,用力揉搓,小涵直起身子,一上一下快速的坐著雞雞,雙手抓住我的手,用力按著她的豪乳,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要來了,啊……啊……要來了!不要停!啊……啊……啊」我心想是你在干我呢,還叫我別停。此時受到小涵的淫叫刺激,我感覺也快射了,我也呻吟著叫了起來,喊道:「快點,快點,再快點,要射了,要射了!」在兩人的叫喊聲中,小涵忽然軟了下來,趴在了我身上,看來她高潮了,我也精關失守,盡情的射了,雞雞還沒有軟,在蜜穴里一跳一跳的,射個不停,太舒服了。小涵的陰道也一跳一跳的收縮著,夾著我慢慢疲軟的雞雞,漸漸的把軟掉的雞雞擠了出來,精液,淫水,順著流到我的誇下,熱熱的。我們都不願意動了,感受著這美妙的時光。

天亮以后,我們又做了一次。小涵和雯雯就要回去了。我有點舍不得,似乎喜歡上了這個普通的小女孩。走之前,相約下次到她們的地盤去玩。我們當然非常願意。她們走后,大鳥問我,昨晚搞了嗎。我說,搞了。大鳥開心,說,啊哈,沒浪費啊,過幾天我們去她們那邊玩吧。再多搞幾次——期間我和大鳥都分別跟自己的妹子有聯系。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是大鳥跟雯雯竟然確定了關系,從炮友升級爲男女朋友了!我跟小涵也只是偶爾聊聊,還維持在炮友的關系。其實我也想小涵做我的女朋友,只是對小涵還沒十分了解,也許人家也只是想玩玩而已。

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百無聊賴,我給小涵打電話,說:「你要睡覺了嗎?」「睡了,沒睡著呢。」「我想做愛了,怎幺辦。」「呀,你個色狼,一到晚上月亮出來就想女人是不是—— 」「我只想你。」「真的嗎?」「真的。」「嗯,啊,哦,其實我也想你。」「想我什幺?」「額,不知道—— 那你想我什幺啊?」「我想你的咪咪—— 」

「呀,你個老色鬼,你只是想女人,都不是想我,哼。」「難道你就不想那天晚上我們做的事情?」「哼,不想。」「你不想你在我身上,扭動著屁股的時候,是多幺的誘人,多幺的舒服嗎?」「你才舒服,累死我了。別說了,別說了,我……我都濕了。你讓我現在怎幺辦!」「別急,我教你。你把手,伸進褲裆里,撫摸你的陰毛,癢嗎,再往下一點,撫摸小MM的兩處,是不是很刺激。」我用緩慢的語氣,喘著氣,掏出自己的雞雞,邊撸邊說。我聽見電話那頭的小涵,也已經開始喘著粗氣了。這讓我無比興奮。

「現在你慢慢的把內褲脫掉,脫掉了嗎?」

「啊……脫掉了,然后呢?」

「然后,你把食指放在口中含一下,蘸多點口水。」我聽見小涵吮吸手指的聲音,我被我自己營造的畫面強烈的吸引著。

「蘸了好多了,好滑。」小涵更是嬌喘連連。

「你慢慢的把手指貼著皮膚,從嘴邊,順著中間下滑,經過你的乳溝,肚臍,一路來到小MM面前,小MM流水了嗎,輕輕在洞口撫摸一下。」「流水了……洞口好滑……我要進去,可以嗎,老公。」「不行,你在洞口蘸點淫水,塗在陰蒂上,輕輕揉捏。」「啊……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小涵呻吟了起來。我用力撸著,閉著眼睛想象著插入小涵的蜜穴。

「慢慢伸進去吧,慢一點,舒服嗎?」

「好舒服啊,啊……」

「再慢慢的抽動你的手指,想象著是我的雞雞,一進一出。」「啊……老公……老公……」「現在,換成兩根手指,再插進去。」「兩根了,好緊,好舒服,好……啊……啊……」「用力,加快速度,兩根手指扣挖這你的肉壁。是不是很刺激,很舒服啊。」「啊……啊……好爽啊,老公,你再用力點,快點,快點!啊……」小涵的叫聲讓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撸管的速度,我也叫了起來。

「啊……我也好舒服,老婆,你好棒……好滑,好多水,我口渴了,我想喝,可以嗎。」「好……啊……老公,舌頭伸進去,啊……」「我的舌頭伸進去了,好甜,怎幺這幺甜呢,我舔著你的陰蒂,舒服嗎?」「舒服……老公,我要雞雞,快插進來,啊……快點……」「我插進去了,我要用力了,老婆,老婆,你好美,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我在用力的抽動,我受不了了,要射了,要射了,老婆,我要沖刺了!」「啊……嗯……啊……老公,快,快,我也快了,你用力點,插深一點,嗯……」「老婆,老婆,好舒服,你好棒,老婆,我愛你,我要射了!」我已經控制不住了,快速的撸著雞雞,滿足的啊了一聲,我射了,不小心射了一被子。

「啊……啊……嗯……老公,我也愛你,啊……啊……」「好玩嗎?」「好玩,床都弄濕了……討厭。」「我也射了一床,你也討厭。」「哼,你什幺時候來找我玩。」「過幾天吧。」「好吧,我睡覺了,晚安。」「晚安。」

原來電話做愛,也是挺過瘾的,比自己撸滿足得多。

距離上次見面,已經2個月了,我和大鳥來到小涵和雯雯的城市玩。回旅館纏綿了一下,來不及做愛,就要去吃飯了,我讓小涵先到大堂等著,我先把今晚激情要用的東西準備好,一瓶老酸奶。我放在冰箱里凍著,看著酸奶我的雞雞都硬得不行了。出門搭電梯,看見雯雯也在等電梯,我說:「大鳥呢?」「在房里呢。」「哦。」「在清理精液—— 」雯雯湊到我耳邊說,吹著氣。

我笑笑,沒有說話,褲裆里的雞雞又翹得老高了。這蕩婦,一天到晚勾引我,大鳥怎幺要她做女朋友?進了電梯,雯雯突然抱著我,吻了起來,濕漉漉的舌頭舔著我的嘴唇。她說:「你想和我做愛嗎?」說著她把手伸進我的褲裆,撫摸著我的雞雞。

「你想什幺呢,精液都流出來了。你想干我是嗎?」雯雯魅惑的眼神,性感的紅唇,妖豔的舌頭,看得我心癢癢。我試圖推開推開雯雯,她的手還在我褲裆里摸著,說:「你是大鳥女朋友!」「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你不會不懂吧。想干我嗎,想4P嗎,很好玩的。」雯雯用力握著我的雞雞,聽見4P,讓我快感十足,我把她的手拔出來,太刺激了。雯雯又說:「我跟小涵說大鳥的大雞雞,小涵都流水了。」雯雯那淫蕩的樣子,讓我真想操死她。可是聽見她這幺一說,我瞬間跌落冰點,難道小涵想跟大鳥做愛?她想4P?不行,我接受不了,我逃出了電梯。見到小涵,我已經悶悶不樂。

一路上我都沒說話,小涵見我悶悶不樂,以爲我不舒服。我想問她,卻不知道怎幺問。我又不是她的誰,她又不是我的誰。出來玩,何必介意這幺多呢,不能太認真了。

不開心的玩了一天,晚上回到賓館我洗了澡就睡覺了。小涵洗澡出來,發現我睡覺了,鑽進被窩,從背后摟著我,吻著我的脖子,說:「你好點了嗎?哪里不舒服?」「沒什幺,我也不知道怎幺了。」小涵吻著我的后背,脖子,撫摸著我的雞雞,說,「想做愛嗎?」小涵翻身壓著我,脫掉浴袍,露出赤裸的酮體,散發著性感青春的氣息,如此誘人,如此美麗,我勃起了。我想起今天雯雯說的話,怒從心來,獸性大發,我把小涵抱起,放在窗台上,讓她趴在窗前,我從后面扶著小涵的肥臀,插了進去,自顧自的用力抽插,槍槍到底,用力撞擊著兩片臀肉,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我把窗簾拉開,繼續用力撞擊,小涵痛苦的叫了起來,說:「你干嘛!外面要看見的!啊!啊!好痛,不要,你……好痛!啊!啊!啊!」我不管她,看著小涵痛苦的皺褶眉頭,痛苦的叫著,似乎更刺激了我的獸性,耳邊想起雯雯的聲音,「小涵想和大鳥做愛,小涵是騷貨,蕩婦,想4P。她想著大鳥的大雞雞,流了好多水。」我用力撞擊了幾分鍾,仍然沒有想射的感覺。

只有憤怒,只有欲望。

「求求你,別這樣,啊!好痛!啊!啊!不要!不要啊!」小涵想反抗,我一只手用力的按著她的背,不讓她起身,一只手抓住她另一只腳,提起來,讓她只能一只腳站著,無法反抗,用力撞擊著她的蜜穴,小涵哭了起來,苦苦的哀求我。我最后猛擊幾下,射了進去,發泄完我全部的獸性。我獨自進衛生間清理下身,回來自己睡覺了。小涵起身,擦著眼淚,進衛生間久久不出來。出來的時候已經穿好睡衣,關了燈,到另一張床上睡覺了。

過了許久許久,我依然沒有睡著,我漸漸的冷靜了下來。發覺自己真是禽獸。

自己的憤怒是被雯雯激起的,跟小涵無關,而雯雯說小涵的事也沒有依據,也許是我錯怪了小涵。冷靜下來后,覺得很對不起小涵。我抹黑爬到小涵床邊,鑽進她的被窩。小涵背對著我,我輕輕的把她翻過來,發現小涵並沒有睡著,眼睛還流著淚水,我抱著她,說:「對不起,我錯了。」小涵一下子哭了起來,抱著我,捶打我的后背,說:「你干嘛要這樣,你知道嗎,我喜歡你。」我一聽,我也流下了眼淚。我把今天在電梯里跟雯雯的事情和小涵完全說了一遍。小涵生氣的拍打著我。說:「我沒有,她是有跟我說過這些話,可是我沒有想和大鳥做愛!你把我當什幺,你覺得我是出來賣的女人嗎,你看不起我嗎?」「對不起,我喜歡上了你,所以我聽到雯雯這幺說我很不開心,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我不想只是玩玩,只是我不知道你怎幺想的,我擔心只是自己一廂情願。」「不,你不是一廂情願,我也擔心你覺得我是壞女孩,看不起我……」「不管你是不是壞女孩,我喜歡現在的你,我覺得你現在很好,是個好女孩,體貼,溫柔,會照顧人,我希望將來你可以一直做我的好女孩,女朋友。」我緊緊的抱著小涵,吻住了她的雙唇,說:「好嗎?」小涵露出了笑容,嬌羞的說:「好!」我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小涵忘情的撫摸著我的后背,我脫掉小涵的睡衣,輕輕撫摸著她的豪乳,手指挑逗著她的乳頭,小涵開始輕聲呻吟,我的手伸進她的內褲里,撫摸著她的私處,嘴巴一路遊移到仙桃上,一口要住乳頭,吮吸起來。

我脫掉內褲,露出堅挺的雞雞,小涵也自己脫掉內褲,美麗的酮體在燈光下顯得細膩,誘人,甚至可口。

「老婆,我讓你嘗點新鮮的玩意—— 」

「什幺?」我從冰箱里拿出老酸奶,打開,倒了一點到小涵的乳頭上,受到冰冷的刺激,小涵輕輕的啊了一聲,我馬上用我的熱唇吻住乳頭,把酸奶舔干淨。一冷一熱的刺激下,小涵閉著眼睛享受著,含著自己的手指。我說:「舒服嗎?」「嗯嗯,舒服,好吃嗎?」小涵微張眼睛,一臉的滿足。

「好吃—— 」我又把酸奶倒在另一個乳頭上,貪婪的啃著。小涵雙手抓著我的頭發,啊啊的呻吟著。

我一路吻到妹妹處,說:「來點刺激的!」我把小涵的屁股擡起,把酸奶倒在蜜穴上,突然襲來的冰冷,跟熱熱的蜜穴沖擊著,小涵渾身打了個顫,滿足的輕歎一聲。我用手掰開蜜穴,再倒下酸奶,讓酸奶留到蜜穴里,小涵的蜜穴一張一合,好像在大口大口的吃著酸奶。小涵的雙手用力的抓著床單,眉頭緊皺,說:「啊!啊!好冰!受不了了,嗯……啊……」我放下小涵的臀部,把頭埋在兩腿間,整個含住蜜穴,輕輕是吮吸著,酸酸甜甜的,舌頭伸進蜜穴里,把里面的酸奶引出來,嘴巴用力吸著。小涵呻吟著,雙腿夾著我的頭,雙手抓住我的頭發,說:「嗯……啊,太舒服了,老公,你去哪里學的。」「色中色里學的。」我掰開小涵的雙腿,輕輕吮吸著陰蒂,手指伸進蜜穴扣挖,蜜穴里的淫水,和著酸奶緩緩流出,我有嘴巴接著,舌頭探索者,貪婪的吃著淫水酸奶,又含住蜜穴,用力吮吸,一滴不剩的把蜜穴舔的干干淨淨,粉粉嫩嫩。看著滿臉通紅的小涵,說:「老婆,我也要玩。」小涵示意我躺下,我的雞雞翹得老高,小涵把酸奶從龜頭倒下,冰冷沒有讓我的雞雞軟掉,反而好像更堅硬了,直挺挺的,小涵就著酸奶用手撸著我的雞雞,冰涼的感覺貫穿全身,撸著撸著冰涼的感覺沒有了,剩下發燙的紅白色雞雞,小涵又倒下酸奶,又一陣冰冷,接著一口含住龜頭,舌頭攪動著酸奶,在龜頭上打轉,好刺激啊,忍不住呻吟起來。

「沒想到男人呻吟也很好聽的,哈哈。」小涵舔著雞雞說。

小涵含住雞雞,緩緩的吃下去,我感覺雞雞頂到喉嚨了,那里柔軟舌根,龜頭頂在嘴里,好想射啊。小涵一上一下的吃著,手撸著雞雞的根部,另一只占有酸奶的手撫摸著我的乳頭,好舒服。我感覺快要射了,說:「要射了!」小涵喊下半根雞雞,手快速的撸著,射了,我忘情的大叫一聲。小涵又整根含住,我的雞雞在她嘴里跳動,射精,全射進小涵嘴里。小涵吞下精液,用舌頭給我清理雞雞,酸奶精液都舔的干干淨淨,雞雞又勃起了。二話不說,抱起小涵就干了起來。

這一晚,前后干了5次。最后我和小涵都累到干不動了,才滿足的睡去。

最后一天,由于我們玩的地方跟住的地方已經隔了很遠,就換了一個旅館,事先沒訂房,結果只剩下一間標間了,沒辦法,只能4個人擠一間了。吃飯的時候,我坐立不安,4人一間?今晚會發生什幺呢?4P?不行,我可沒這幺開放。

小涵看出我的心思,悄悄對我說,別想不該想的,你要是想干雯雯,那人家大鳥也要干我,你願意嗎?我說,我一百個不願意。倒是不介意你們兩個伺候我。

小涵踩了我一腳,說,你很想幺?那晚上你找雯雯伺候你。我睡覺。哼。我說,想想而已,我不喜歡她——吃飯的時候喝了些酒,大鳥這幾天也玩得很開心,喝得很多,都要喝醉了,自從上次喝酒后的表現,小涵堅決不讓我喝那幺多。這回沒醉了。

晚上一行4人,回到房間。大鳥已經8分醉了,進門就當我們不存在,一邊吻著雯雯,一邊脫她的衣服,推到在床上就已經兩俱光溜溜的身體了!大鳥的巨物我早已經習以爲常了,我盯著雯雯的裸體看,她在大鳥的身下呻吟著。雯雯脫光后顯得瘦了點,沒有那幺誘人,不過畢竟沒見過,還是看得流口水了。

雯雯的乳頭是褐色的,胸型不錯,就是感覺屁股肉少了點,騷穴瘦了點。看來還是我的小涵好。在雯雯的呻吟聲中,我吞了吞口水,把小涵推到,胡亂的扒光彼此的衣服,小涵似乎也受環境影響,還沒開始就已經喘粗氣了,我一頓亂吻,亂摸,以及顧不得那幺多了,在我準備提槍上馬的時候,發現我的雞雞竟然還是軟的。這是怎幺回事?

「我幫你口口。」小涵善解人意到。

悲劇的事情發生了,無論小涵怎幺口,我也硬不起來,小涵怎幺挑逗我,也還是硬不起來。后來,我用手給小涵解決了。高潮了幾次。扣得小涵叫得不行了。

兩個女人一起叫床原本是多幺幸福的事情,而如今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最后聽見雯雯大叫一聲,我知道她高潮了。她起身起洗澡,大鳥看樣子已經淪陷了,直接睡著了。我和小涵洗了個鴛鴦浴。我說:「老婆,對不起,我今天沒表現好—— 」「哪里,你手指表現得不錯。」「奇怪,不知道怎幺回事,硬不了。」「你是不是想干雯雯。」「這……好像沒想。不過他們在旁邊,我好像專心不起來。」「不許想。」「好,好。」洗完澡出來,我們就進被窩睡覺了,小涵在被窩里脫光了,說:「方便你半夜想要了好做。」真是體貼的好老婆。我抱著小涵,睡著了。

果然,半夜的時候,我醒來發現雞雞鋼棒一樣硬著,我輕輕的撫摸著小涵,手伸到私處撫摸,扣挖著,慢慢的蜜穴里流出水來,我輕輕的咬小涵的乳頭,小涵嗯了幾聲就醒了,我說:「老婆,我想做愛了。」說著我把小涵壓在身下,把她的雙腿掰開,撐成M字型,蜜穴飄來陣陣芳香,我的雞雞在小涵兩腿間,摩擦著,趴到她身上,吮吸著豪乳。我慢慢的插了進去。一開始小涵還不敢叫太大聲,怕吵醒那兩人。只是忍著叫聲,嗯嗯嗯的呻吟著。

這時,我看過隔壁床,雯雯已經醒了,坐在床邊自慰!一手搓著自己的胸,一手撫摸著自己的騷穴。這畫面更挑起我的性欲,我更用力的抽動,小涵已經忍不住不叫了,忘情的叫了起來,滿臉通紅,雙眼迷茫。雯雯走了過來,她趴在小涵身邊,小涵看見她,也驚得睜大了眼睛,不過沒有說話。

雯雯吻了小涵,小涵想抗拒,嗚嗚哦哦的從嘴里發出聲音,雯雯按住小涵手,繼續吻著,吻到了耳朵,吻到了脖子,吻了小涵的乳頭,雙手輕輕揉搓著。雯雯屁股就在我旁邊,我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起來,好滑,我摸到了雯雯的屁眼,用力的按了一下,雯雯啊的輕聲叫起來,回頭沖我一個妩媚美豔的一笑,我感覺一股熱流從心里流向雞雞處,我加快速度抽插著,小涵緊皺眉頭歡快的呻吟著。

雯雯面對我跨坐在雯雯肚子上,和我吻了起來,我雙手抓住了雯雯的乳房,手感不錯,結實又滑嫩,我伸了一只手到雯雯的蜜穴處,淫水四溢,我用手指插了進去,用力扣挖,雯雯呻吟了起來,雙手抓著我的后背,我下身用力撞擊著小涵的蜜穴,雯雯翻下身,用手指蘸了點口水,撫摸著小涵的陰蒂,加上我的撞擊,小涵很快就高潮了,在三人的叫喊聲中,小涵高潮了,全身都軟了。

這時雯雯在一旁趴著,屁股翹得老高,搖擺著,回頭對我放電,我的雞雞還沒有軟,我從小涵的蜜穴拔出,對準雯雯的騷穴,一根到底。快速用力的抽插,雙手捏著臀部,拍打著,再看小涵,小涵雙眼閉著,睡著了嗎?管不了這幺多了,此時正在人間天堂處,盡情淫蕩吧。我把雯雯翻身躺著,趴上去用力插,毫無憐愛之情,只管盡力插,插爛這死蕩婦。

我雙手用力抓著她的乳房,雯雯滿足的叫著,似乎不疼,我更用力抓,更用力插她,她似乎更加賣力叫著,我說:「插死你個蕩婦。」「來,插死我,強上我吧,啊!嗯……唔……啊……啊……快點,你個沒用的東西,操你媽,快操死老娘,插啊,插死我啊,我喜歡被強上,你會強上人嗎?」我一聽,這蕩婦果然重口味,我更加用力干她,我用手捏住她的脖子,說:「老子操死你,死蕩婦,強上你,操死你,操到你媽都不認識你,爛貨。」我又把雯雯翻過來,雙手反抓在背后,把一條腿擡起挂在肩上,坐在一條腿上,用力撞擊著她的騷穴,雯雯叫得更歡了,說:「啊……啊……快了,用力,別聽,要來了!要拉了,我要拉尿了!」我用盡最后的力氣,猛插幾下,全根沒入,射了好大一灘進去,我拔出來,聽見雯雯說:「啊……好爽啊……」我抓著雞雞在雯雯的乳房上擦干淨。她已經閉著眼睛,喘著粗氣,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我躺在小涵身邊,抱著她,說,「老婆?」小涵緊閉的雙眼流出了淚水,我一陣心疼。悄聲說:「對不起,不會有下次的。」小涵伸手抱著我,在我耳邊說:「你永遠都是我的。以后再也不許和別的女人做愛。」我把小涵的說拉到雞雞處,用她的手握住我的雞雞,我說:「我是你的,雞雞是你的,心也是你的。」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和網絡老公做愛
汽車上的輪姦
來訪的姐姐
在電影院勾引密友的老公
星期天下午
大奶子情人
二個美女姐姐
沈睡待在我跨下的女校內老師
我姐姐
高職家庭快樂多
熱門小說:
模範生的秘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