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水氾濫的老婆為別人生孩子 人妻熟女

我是一名國企高管,28歲那年迎娶了現在的老婆小娟。小娟是城裡姑娘,溫柔賢惠,美麗動人,豐滿的體態是當初吸引我的主要原因。婚後不就我們就有了自己的女兒,在孩子三個月大的時候小娟就找了份比較清閒的工作,雖然離家很遠,但小娟的人緣很好,公司很多男同事每日都圍著她轉,由於我的工作時間不固定,男同事接送她上下班也是正常不過的事了。

由於我一心忙於工作,想多掙點錢也好讓孩子和老婆過的更舒適一點,起早貪黑身體終於垮了。醫生說我抵抗力過差身體太虛弱,需要多休息調養,而且最可惡的是一年內最好不要行房事。

年輕的少婦人妻,此時是最需要男人來滿足她在性方面的需要的,而我卻不能,內心中充滿了對小娟的愧疚。一家人除了忙著孩子的事,小娟已經很久沒有露出可愛的笑容了。特別每當我看到她奶孩子的時候,露出一對雪白的大乳,其實我還是很渴望很衝動的。

直到有一天,下班後小娟興沖沖的告訴我,她請了長假,要陪我一起出去療養一段時間。我開始覺得疑惑,實在抵不過老婆的再三要求,也向公司請了三個月的長假。

直到出發前一天,我躺在床上,在我的再三逼問下,小娟終於說出了實情。原來是她們公司的阿健要她陪著一起回鄉下老家。阿健是小娟在公司最要好的男同事,因為小她兩歲,所以小娟認了阿健做乾弟弟,兩人平時關係很好,同進同出,一般也是有阿健接送小娟上下班的。阿健這人我並不熟悉,只是經常從小娟那裡聽她談起這個人。其實我很反感阿健,因為有一次他很晚送小娟回家時,正巧被我撞見,他在車裡輕薄小娟。

那次阿健把車駛到我們家樓下後就熄了火,然後在車上不知道跟小娟說了些什麼,兩個人很親密的交頭接耳,然後阿健把手很自然的放在了小娟的胸口,小娟一把推開他,他跟肆無忌憚的把手順勢摸到了小娟的大腿中間,小娟開始有所掙扎,她幾次推了阿健的手,都無法掙脫他。直到被下樓倒垃圾的我撞上後,我敲了敲他的車玻璃窗,假裝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小娟才匆忙的下了車,下車後小娟很不自然的理了理自己的短裙,將一側的裙角向下拉了一下,這些細小的動作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出於對小娟的愧疚和不想把事情鬧大,弄的小娟在單位尷尬,我假裝沒看到,並且一直都沒有再提及此事。

這次小娟陪阿健回老家,其實是阿健在他父母面前撒了個慌,說在城裡已經有了女朋友,他父母急著想看下未來的兒媳,於是再三催促他帶女朋友回家,好盡快的完婚。阿健人長的有點醜,但是家庭經濟在當地也算是比較殷實了的,可惜三年前在單位出了工傷事故,少了一根手指以後他變的很自卑,小娟也為他介紹過很多女孩子,可當對方看到他那個樣子,全跑掉了。從此阿健更自卑了,老婆卻經常的開導他,所以他很自然的把老婆當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在這個城裡最親的人,只是不知道他為啥對我卻很冷淡,一直都不感直接的面對我。這次阿健被逼的沒辦法了,央求小娟冒充他的女朋友,陪他回次老家,而我卻成了阿健的好朋友,跟他們一起回家散心。

我們將斷奶期的女兒托付給小娟媽媽後,就準備行裝,帶著簡單的行李我們坐上了阿健回家的車。三個多小時顛簸的路,我們終於到了阿健鄉下的家裡。進門時天已經黑了,阿健的父母已經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我們坐下後邊吃邊聊,阿健的父親很健談,一點都不像鄉下老實本份的農民,阿健的母親卻很實在,幸喜的看著她未來的兒媳小娟,邊笑邊往小娟的碗裡夾了很多的菜,在一旁的我尷尬的陪著他們,看著一家其樂融融的樣子,心裡不是個滋味。畢竟小娟是我的老婆,她這樣被別人的父母寵著,做丈夫的我心裡打翻了調料缸一樣,各種味道都有。

飯後阿健的母親很熱情的幫我們安排住宿的房間,我被趕到了阿健小時候的房間裡。而小娟則被安排跟阿健睡他們準備好的婚房裡,雖然還沒正式成婚入門,可在兩個老人的眼中已然把小娟當成了兒媳。小娟也不好推辭,衝我尷尬的笑了一下後悻然接受了這樣的安排,跟著阿健回了他的房間。

我回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心裡憋的荒,就打算出去轉轉,順便熟悉一下將要生活三個月的地方。在院子裡轉了會兒,我大概的摸清了整個房子建築的佈局。這是個典型的農村小別墅的結構,院子進門右側是廚房和雜物房,院子左側則種了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中間主要建築就一幢兩層樓的大房子,樓下是個超級大的客廳,後面左側是阿健父母的房間,右側是一樓的衛生間。我被安排在二樓後面朝北的小房間裡,二樓的格局大致和一樓一樣,右側是阿健的房間,區別在他的房間外面有個很大的曬台和二樓的小客廳連成一體,曬台的角落裡堆滿了雜物,我的房間對面是個客房,正好與阿健的房間隔著一堵牆,平時門都是關著的,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反正我的房間在走道的最後面,又小又暗。

摸清了建築的格局,我心裡也踏實了,至少也方便我監視他們的動靜,我告訴自己,一有不對勁的地方,就馬上帶著老婆離開這裡。

正當我轉悠的時候,小娟從阿健的房間裡出來了,帶著她平時穿的內衣,也許沒看到我,我也不想打擾到小娟讓阿健的父母起疑心,就沒有叫她,小娟逕自走向二樓的衛生間裡去洗澡,見她關上門後我則到曬台上抽菸,這才發現曬台與二樓的浴室也是連成一體的,在曬台外面右側的窗戶外能把浴室看個通透。小娟褪下了外套把衣服整齊的疊好放在一邊,豐滿的軀體雖然我已經看過無數遍,但此時還是讓我有了衝動。

正當我看的入神時,聽到了腳步聲,我唯一能確定的是,這並不是阿健的腳步聲。因為小娟來到這個家,是當成阿健的女朋友的,我可不能貿然的被人發現偷窺自己好朋友的女友洗澡,於是我躲到了曬台的雜物後面。

上來的是阿健的父親,打進門我就覺得這老頭不是什麼好鳥,果然,他逕自來到曬台右側的窗戶口偷窺小娟洗澡。由於小娟剛到這兒,並不熟悉這裡的環境,洗澡的時候窗簾並沒有全拉上,小娟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從浴室外面的曬台上偷窺她。阿健的父親則貪婪的從角落裡看著我的老婆的一舉一動。我知道老婆洗澡時會做一下胸部按摩,這是她保持36D完美乳房的秘訣。此時阿健的父親看的興起,不自然的撫摸起下身褲襠裡的話兒,畢竟這是阿健未來的媳婦,老頭子也不敢造次。我則慶幸小娟並不是阿健真的女朋友,否則豈不被這個老色鬼給輕薄去了。

過了十來分鐘,估計老婆已經洗好了,關了燈出門回了她自己的房間。阿健的父親則偷偷的溜進了浴室。我跟過去,在曬台外面看著浴室裡阿健的父親。小娟也真是糊塗,洗完澡內衣也沒有收走,估計她以為二樓就我們三個會進浴室洗澡,也沒有任何防備就把自己的內衣內褲扔在了浴室的盆裡。

阿健的父親先是把小娟的胸罩拿起來放在鼻子前嗅了一下,因為小娟還在斷乳期,她的胸罩上還殘留著淡淡的奶香味,這樣的味道足以讓成年的雄性激起慾望。老頭把小娟的奶罩把玩了一會兒,又用他的舌頭在奶罩中央奶頭的位置細細的舔了會兒,我看著自己老婆的奶罩被個老頭子把玩,內心中除了憤怒,居然感覺也開始操熱起來,恨不得衝進去也舔上幾口。老頭又把小娟的內褲拿起來放在鼻子前面嗅了下,年輕少婦強烈的陰道體味讓老頭一下有了衝動,他掏出他黑粗的陽具,對著小娟內褲中央的位置拚命的蹭著,我猜他此時應該幻想著自己的老屌正在小娟的陰戶口摩擦吧,不一會兒他渾身抖了幾下,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他又用小娟的內褲擦了擦他的雞巴,滿足的看著自己的傑作,然後迅速把小娟的內褲和內衣捲起來放在了盆裡,匆匆下樓去。

我目睹這一切是多麼的無奈,自己老婆的內衣成了被的男人手淫的工具,這種感覺是多麼的可笑和淫靡,望著外面漆黑的夜,一時也想不出任何的方法可以逃脫這樣的窘境。於是我回到房間顧不得小娟今晚將要發生的一切倒頭便睡了過去。

清晨醒來是被小娟鬧醒的,小娟偷偷的溜進了我的房間鑽進了我的被窩。我倒是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問她就不怕給阿健的父母發現,小娟笑笑說,他們兩個老人一早就出門趕集市去了,農村人早睡早起是生活習慣。我的心也放了下來,於是摟著老婆心疼的問她,昨晚過的怎麼樣。小娟好像故意挑逗我一樣,故意扭扭捏捏的不肯告訴我,直到我假裝生氣不理她了,才安慰我說阿健昨晚打地鋪睡的,就是在半夜實在太冷了,想擠上床的時候,被小娟踢了下去。我一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但願在接下來的日子不要發生些什麼才好。

早飯過後我無聊的一個人出門轉了圈,阿健的父母也回來了,總不能讓小娟陪著我讓他們起疑心,既然答應了小娟和阿健幫忙隱瞞阿健父母了,就不能說話不算數吧,午飯後我感覺自己實在是很難受,又回房昏昏的睡了一會兒,醒來時已經將近黃昏了。

農村人晚飯吃的早,阿健的父母又早早的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叫我們下樓。酒過三旬後,阿健的母親早早的催小娟上樓洗洗休息。估計她以為為他們創造了這樣的條件,晚上阿健能和小娟好好的嘿咻一下。阿健依然很冷,故意不看我牽起小娟的手就上了樓,我心裡又開始焦躁起來,怎奈阿健的父親貌似故意想把我留下的樣子,拉著我問這問那的。我心情不好回答更是簡單,告訴阿健的父母,因為自己身體不好,聽說阿健帶女朋友回老家,於是請了假跟了過來,想借這個遠離城市的鄉村好好調養調養自己的身體。阿健的父母估計也沒對我起什麼疑心,他母親聽完後就起身收拾碗筷去了,他父親則拉著我繼續的喝小酒。

聊著聊著,老頭儼然已經把我當成了朋友。藉著酒勁瞧瞧的告訴我,昨晚他在阿健後面的房間裡偷聽了一夜,發現裡面沒啥動靜,他希望阿健這次回來能好好的和小娟相處,指望能早早的抱上孫子,我則尷尬的笑了笑。老頭見我不好意思,又大著膽偷偷的告訴我,昨晚他偷窺兒媳洗澡了,發現他這個兒媳真是人間極品(鄉下人沒見過世面,看到雪白皮膚大胸脯,大屁股的城裡女孩都覺得是極品)特別是那對豐乳,以後是哺育孩子的好奶,還指著他的老婆說,老婆子年輕的時候也有一對好奶,所以阿健才長的那麼健壯。老頭見我沒啥興趣,又偷偷的告訴我,說他昨晚驗證了小娟,小娟的體味有奶香,下體的味道很重很騷,很會勾起男人的性慾,小娟的性慾一定很旺盛,是個旺夫旺子的女人,要是他年輕個二十歲,他一定不會放過這樣的女人,幹她一次,他一輩子都會滿足的……靠……一個老頭在我面前這樣的肆無忌憚的談論要幹我的老婆,我實在是覺得噁心。昏昏欲睡的聽完老頭的嘮叨,我回房倒頭又睡了。

第二天醒來,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很是不舒服,要說水土不服吧,這裡離我們生活的城市其實並不遠。也許是我的病情加重了,我在床上躺了好幾天,期間阿健的母親則是很著急,忙這忙那的為我端茶送飯,而且還特意準備了當地補身體的草藥,說要把我的身體養回來。期間小娟也來看了我幾次,囑咐我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早日把身體調養好。我則無心估計其他的事情,整天進補,整天的睡。

也許是在草藥的作用下,十來天後我覺得自己恢復了不少體力,又修養了三四天,覺得已經痊癒了,貌似比生病前的精力更充沛了。

這天晚飯後,我覺得心情特別好,身體也特別舒服。我出了房門,看著小娟從浴室裡出來,穿著性感的內衣,渾身開始燥熱起來,恨不得把小娟拉進房好好幹她一炮,怎奈還住在別人家裡,還要幫小娟保守她的那個秘密,我克制了下來。小娟衝我羞澀的笑了一下,逕自回了阿健的房間,我頓時有種醋意和莫名的失落感。

我衝進浴室,拿起小娟剛換下的內褲興奮的打起手槍,直到我射了出來,放回內褲的時候才發現阿健在門外狠狠的看著我。我很尷尬的衝他笑了笑回了房間。操,這算是怎麼回事,我的老婆和別的男人睡在一個房間,我則拿我老婆的貼身衣褲自慰,我越想越來氣。

這時小娟輕輕的敲了敲我的房門,從門縫裡溜了進來。還沒乾透的頭髮上散發著一股洗髮水的香味,我狠狠的把小娟抱住扔在床上開始扒她的睡衣,小娟疼愛的撫摸著我的背,任我蹂躪她的身體,我感覺下體脹痛,也不管有沒有前戲,直接拎起禁錮已久的雞巴插進了小娟的身體裡,一下,兩下,三下……剛插了幾十秒,我發現自己的小弟弟不聽了使喚,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小娟剛被我吊起的慾望,一下子就沒有了,眼神中帶著一絲憂怨。她從我的下體中退了出來,安慰我道:「沒事的,老公,慢慢會好的,早點休息吧。」

她撫摸了一下我疲軟的小弟弟,批上睡衣,輕輕的起身關上門離開了我的房間。

我躺在床上,我躺在床上,怨恨,內疚,一掃之前愉悅的心情。

躺了許久,思緒中,我決定了,一定要好起來,要好好的養好自己的身體,還老婆一個性福。

我拿起菸,黑暗中走到曬台,點燃了一根,藉著煙霧,我更期望自己能快點好起來。

這個時候,我聽到了曬台另一側阿健的房間裡傳出了陣陣的女人呻吟聲。靠,不會是小娟的聲音吧。

我偷偷的摸到了阿健房間的窗外,操,窗簾也沒拉上,阿健是故意想給我看到的麼?我往裡偷偷的看著,由於房間裡沒熄燈,窗外又是一片漆黑,我站的角度剛好把房裡的一切都看的徹徹底底。

兩團肉體在床上不斷的翻滾著,纏繞著,不知道的人,一定認為是夫妻在行房事,可這女人的身體分明是我的老婆──小娟啊。我想衝進去喝止他們的舉動,可想起自己剛剛不舉的樣子,想起已近好幾個月沒有滿足過自己妻子。我忍了下來,醋意、憤怒、燥熱使我在窗外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老婆和別的男人在床上操愛。

也許他們是剛剛開始,阿健抱著小娟,嘿嘿的笑著,說:「姐姐我來了哦,大灰狼來吃小綿羊了哦。」

老婆則假裝推諉的樣子,推推了阿健強壯的身體,並沒有阻止他的意思。阿健猛然脫下小娟的睡衣,把頭深深的埋在小娟雪白的雙峰前,使勁的蹭了起來,小娟被他蹭的癢癢,嬉笑的拍了拍他的背,笑道:「討厭,就知道你又要欺負姐姐了。」

靠,看來他們在我生病的那段時間裡,已經發生了關係。想想孤男寡女獨處一室,男人健壯有力,女人已經許久未嘗到性愛的快樂了,這種事情也是難免的,人之常情,如果換了我,我也一樣不會放過就在嘴邊的肥肉,我決定繼續看下去。

阿健似乎很有技巧,邊在老婆胸前吸吮她的乳房,邊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內褲退了下去,漏出粗壯黝黑的大屌來。小娟則把阿健的頭抬了起來,湊了上去,兩張嘴頓時深深的吻在了一起,糾纏許久後,阿健終於沒有耐心了,粗暴的扯掉了小娟下體唯一的防線,將她的內褲扔到了床下。小娟被他粗暴的行為深深的吸引著,腿叉開將阿健夾在雙腿中間,臀部上抬,將自己的陰戶暴露在她這個乾弟弟的臉前,阿健則很配合的把頭埋在老婆的陰部,舔起了老婆的屄。小娟被他舔的一陣酥軟,用力的捏著自己的雙乳,用指頭夾著自己的乳頭,用力的擠弄著,嘴裡不停的發出滿足的呻吟。

阿健舔了會兒老婆的小屄,轉身又吻上老婆的雙乳,原來小娟的乳汁早就流了出來,小娟本來脹脹的乳房,經過阿健的吸吮,頓時覺得輕鬆了許多。

「姐姐的奶好喝不?」

「好喝呀,我要吸光姐姐的奶水。」

「姐姐的奶,除了你乾侄女喝過,就你喝過了哦。」

「真的麼?你老公都沒喝過?」

「嗯。」

「那好,我要吸乾小侄女的奶奶,不讓她喝!」

又一陣狂吸後,阿健終於忍不住了,挺起雞巴,朝著老婆早已經淫水氾濫的下體就插了進去。

一下,兩下,三下……屋內淫靡的兩團肉體,男人和女人最淫靡的私處交互在一起,兩團淫肉啪啪的撞擊著。女人開始興奮的呻吟,享受著大雞巴帶給她的快樂。

男人粗壯的根部,不斷的進出女人最騷熱的下體,抽出的時候,秘洞的兩片粉肉一起被帶了出來,又迅速的被擠壓了進去。男根的部位不斷的帶出老婆陰道內的液體,看上去光亮亮的。我知道老婆只有在很興奮的情況下陰道內才會分泌如此多的液體。

鄉下男人有的是體力,但是沒有什麼技巧,可單單這麼無盡的體力,已經可以滿足一個女人最基本的性要求了。

阿健挺著大雞巴在老婆的秘洞內抽插了大約半個多小時。然後阿健把小娟抱了起來,慢慢的走到了窗口,他讓老婆單腿著地,拉起小娟的一跳腿舉過肩膀。這樣的姿勢對於一個豐滿的女人是很高的挑戰,可老婆沒有絲毫的不快感,抬起雪白的美腿任其他男人的生殖器在自己的下體內肆無忌憚的進出,並發出陣陣的呻吟聲。

幹了一會兒阿健又要求老婆爬在窗台上,絲毫沒有顧及到窗戶外面偷看的我。我被嚇了一跳,直到老婆淫靡的再次發出浪聲時,終於回過神,知道他們沒有發現我在外面。老婆翹高了雪白的大屁股,阿健蹲下去,用舌頭嘖嘖的舔起了老婆的陰道。老婆被他舔的很舒爽,不自覺的前後搖晃起自己的身子,一對大奶在胸前前後晃動,這樣淫蕩的場面,誰見了都受不了,何況在窗外的我。

我看著老婆迷離的眼神和淫蕩的表情,早已經被精蟲沖昏了腦袋。

阿健舔了一會兒老婆的屄,起身說:「姐姐你真騷,你老公那個廢人今天只能讓我把玩他的女人,幹破他老婆的小穴。」

老婆則哼哼道:「好弟弟,姐姐要你,姐姐需要你的大雞巴滿足姐姐的小洞洞,你幹我吧,恨恨的操我,姐姐受不了了。」

阿健提起雞巴對準老婆的屄恨恨的插了進去,雙手推著老婆碩大的雪臀,又是一陣猛烈的抽出,老婆被他幹的浪叫不止。

兩個人酣戰了許久,渾身大汗淋漓。阿健讓老婆躺在了床上,壓過老婆的身體,將老婆的雙腿再一次分開,男人奮起直插,嗷嗷的怒吼。「姐姐,我要幹死你,幹死你個騷婦,幹破你的子宮,讓你給我生孩子……」女人胸前的兩團淫肉不斷的上下抖動。老婆這時已經徹底的誠服在這個男人的胯下了。男人終於在女人的垮間抖了幾下,一股濃厚的精液射進了我老婆的身體裡。

小娟抱著身上這個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高亢的哼著「寶貝,好老公,射死我吧,把你的精子全射進老婆的子宮裡,啊……啊……好熱,好燙……射死我把,把我肚子射大,我要給你生孩子,啊……啊……高潮了啊!」

小娟的身體一陣猛烈的抽搐,眼睛都翻白了,我知道,老婆高潮了,兩個人同時癱倒在床上。

這還是我的老婆麼,我昏昏的想著,這分明是我在偷窺別人夫妻的性愛,床上的這個女人已經不再是我的老婆了……我回到房間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我打算離開這個地方,不再糾結,不再回頭……我離開後的半年,也許老婆知道了我發現她和阿健的事情了,一直都沒有回來過,公司的事我也幫她辦了離職,可老婆始終沒有聯繫過我。半年後我決定啟程回去把老婆接回來,我擬好了離婚協議,我望著懷裡嗷嗷待哺的女兒,我告訴自己我要跟小娟離婚。

夜色匆匆中我闖進了阿健家門,迎面走來的是阿健,他的父母則在他身後恐懼的看著我,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沒有勇氣向前,小娟從後面走了出來,挺著大肚子,衝我微微一笑,說「老公,你來了,裡面坐吧。」

阿健的父母把我讓到裡面,各自回了屋,阿健則冷冷的上了樓,客廳裡留下迷茫的我和小娟。

小娟告訴我,來這裡其實就是為我尋找補身體的草藥,因為只有這種草藥才能把我治好,但是阿健有個要求,就是讓她為他們家生個孩子……我再一次離開了阿健家,沒有給女兒帶回她的母親。

又過了半年,女兒已經能走路了。我想了很久,這事不能怪小娟,於是我帶著女兒,打算把剛生完孩子的小娟接回來。我抱著女兒,又去了阿健家,進門就看到小娟。

小娟此時已然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從她的穿著和容貌,我幾乎快認不出她了。小娟正在給她和阿健所生的孩子餵奶。邊喂邊哭,看到我和女兒時,她哭的更厲害了,嘴裡喃喃的道著:「這是媽媽給寶貝喂的最後一口奶了,寶貝以後要乖乖的長大,好好的聽話,媽媽愛你,永遠都愛你,寶貝……」

我是一名國企高管,28歲那年迎娶了現在的老婆小娟。小娟是城裡姑娘,溫柔賢惠,美麗動人,豐滿的體態是當初吸引我的主要原因。婚後不就我們就有了自己的女兒,在孩子三個月大的時候小娟就找了份比較清閒的工作,雖然離家很遠,但小娟的人緣很好,公司很多男同事每日都圍著她轉,由於我的工作時間不固定,男同事接送她上下班也是正常不過的事了。

由於我一心忙於工作,想多掙點錢也好讓孩子和老婆過的更舒適一點,起早貪黑身體終於垮了。醫生說我抵抗力過差身體太虛弱,需要多休息調養,而且最可惡的是一年內最好不要行房事。

年輕的少婦人妻,此時是最需要男人來滿足她在性方面的需要的,而我卻不能,內心中充滿了對小娟的愧疚。一家人除了忙著孩子的事,小娟已經很久沒有露出可愛的笑容了。特別每當我看到她奶孩子的時候,露出一對雪白的大乳,其實我還是很渴望很衝動的。

直到有一天,下班後小娟興沖沖的告訴我,她請了長假,要陪我一起出去療養一段時間。我開始覺得疑惑,實在抵不過老婆的再三要求,也向公司請了三個月的長假。

直到出發前一天,我躺在床上,在我的再三逼問下,小娟終於說出了實情。原來是她們公司的阿健要她陪著一起回鄉下老家。阿健是小娟在公司最要好的男同事,因為小她兩歲,所以小娟認了阿健做乾弟弟,兩人平時關係很好,同進同出,一般也是有阿健接送小娟上下班的。阿健這人我並不熟悉,只是經常從小娟那裡聽她談起這個人。其實我很反感阿健,因為有一次他很晚送小娟回家時,正巧被我撞見,他在車裡輕薄小娟。

那次阿健把車駛到我們家樓下後就熄了火,然後在車上不知道跟小娟說了些什麼,兩個人很親密的交頭接耳,然後阿健把手很自然的放在了小娟的胸口,小娟一把推開他,他跟肆無忌憚的把手順勢摸到了小娟的大腿中間,小娟開始有所掙扎,她幾次推了阿健的手,都無法掙脫他。直到被下樓倒垃圾的我撞上後,我敲了敲他的車玻璃窗,假裝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小娟才匆忙的下了車,下車後小娟很不自然的理了理自己的短裙,將一側的裙角向下拉了一下,這些細小的動作我都看的清清楚楚。出於對小娟的愧疚和不想把事情鬧大,弄的小娟在單位尷尬,我假裝沒看到,並且一直都沒有再提及此事。

這次小娟陪阿健回老家,其實是阿健在他父母面前撒了個慌,說在城裡已經有了女朋友,他父母急著想看下未來的兒媳,於是再三催促他帶女朋友回家,好盡快的完婚。阿健人長的有點醜,但是家庭經濟在當地也算是比較殷實了的,可惜三年前在單位出了工傷事故,少了一根手指以後他變的很自卑,小娟也為他介紹過很多女孩子,可當對方看到他那個樣子,全跑掉了。從此阿健更自卑了,老婆卻經常的開導他,所以他很自然的把老婆當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在這個城裡最親的人,只是不知道他為啥對我卻很冷淡,一直都不感直接的面對我。這次阿健被逼的沒辦法了,央求小娟冒充他的女朋友,陪他回次老家,而我卻成了阿健的好朋友,跟他們一起回家散心。

我們將斷奶期的女兒托付給小娟媽媽後,就準備行裝,帶著簡單的行李我們坐上了阿健回家的車。三個多小時顛簸的路,我們終於到了阿健鄉下的家裡。進門時天已經黑了,阿健的父母已經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我們坐下後邊吃邊聊,阿健的父親很健談,一點都不像鄉下老實本份的農民,阿健的母親卻很實在,幸喜的看著她未來的兒媳小娟,邊笑邊往小娟的碗裡夾了很多的菜,在一旁的我尷尬的陪著他們,看著一家其樂融融的樣子,心裡不是個滋味。畢竟小娟是我的老婆,她這樣被別人的父母寵著,做丈夫的我心裡打翻了調料缸一樣,各種味道都有。

飯後阿健的母親很熱情的幫我們安排住宿的房間,我被趕到了阿健小時候的房間裡。而小娟則被安排跟阿健睡他們準備好的婚房裡,雖然還沒正式成婚入門,可在兩個老人的眼中已然把小娟當成了兒媳。小娟也不好推辭,衝我尷尬的笑了一下後悻然接受了這樣的安排,跟著阿健回了他的房間。

我回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心裡憋的荒,就打算出去轉轉,順便熟悉一下將要生活三個月的地方。在院子裡轉了會兒,我大概的摸清了整個房子建築的佈局。這是個典型的農村小別墅的結構,院子進門右側是廚房和雜物房,院子左側則種了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中間主要建築就一幢兩層樓的大房子,樓下是個超級大的客廳,後面左側是阿健父母的房間,右側是一樓的衛生間。我被安排在二樓後面朝北的小房間裡,二樓的格局大致和一樓一樣,右側是阿健的房間,區別在他的房間外面有個很大的曬台和二樓的小客廳連成一體,曬台的角落裡堆滿了雜物,我的房間對面是個客房,正好與阿健的房間隔著一堵牆,平時門都是關著的,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反正我的房間在走道的最後面,又小又暗。

摸清了建築的格局,我心裡也踏實了,至少也方便我監視他們的動靜,我告訴自己,一有不對勁的地方,就馬上帶著老婆離開這裡。

正當我轉悠的時候,小娟從阿健的房間裡出來了,帶著她平時穿的內衣,也許沒看到我,我也不想打擾到小娟讓阿健的父母起疑心,就沒有叫她,小娟逕自走向二樓的衛生間裡去洗澡,見她關上門後我則到曬台上抽菸,這才發現曬台與二樓的浴室也是連成一體的,在曬台外面右側的窗戶外能把浴室看個通透。小娟褪下了外套把衣服整齊的疊好放在一邊,豐滿的軀體雖然我已經看過無數遍,但此時還是讓我有了衝動。

正當我看的入神時,聽到了腳步聲,我唯一能確定的是,這並不是阿健的腳步聲。因為小娟來到這個家,是當成阿健的女朋友的,我可不能貿然的被人發現偷窺自己好朋友的女友洗澡,於是我躲到了曬台的雜物後面。

上來的是阿健的父親,打進門我就覺得這老頭不是什麼好鳥,果然,他逕自來到曬台右側的窗戶口偷窺小娟洗澡。由於小娟剛到這兒,並不熟悉這裡的環境,洗澡的時候窗簾並沒有全拉上,小娟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從浴室外面的曬台上偷窺她。阿健的父親則貪婪的從角落裡看著我的老婆的一舉一動。我知道老婆洗澡時會做一下胸部按摩,這是她保持36D完美乳房的秘訣。此時阿健的父親看的興起,不自然的撫摸起下身褲襠裡的話兒,畢竟這是阿健未來的媳婦,老頭子也不敢造次。我則慶幸小娟並不是阿健真的女朋友,否則豈不被這個老色鬼給輕薄去了。

過了十來分鐘,估計老婆已經洗好了,關了燈出門回了她自己的房間。阿健的父親則偷偷的溜進了浴室。我跟過去,在曬台外面看著浴室裡阿健的父親。小娟也真是糊塗,洗完澡內衣也沒有收走,估計她以為二樓就我們三個會進浴室洗澡,也沒有任何防備就把自己的內衣內褲扔在了浴室的盆裡。

阿健的父親先是把小娟的胸罩拿起來放在鼻子前嗅了一下,因為小娟還在斷乳期,她的胸罩上還殘留著淡淡的奶香味,這樣的味道足以讓成年的雄性激起慾望。老頭把小娟的奶罩把玩了一會兒,又用他的舌頭在奶罩中央奶頭的位置細細的舔了會兒,我看著自己老婆的奶罩被個老頭子把玩,內心中除了憤怒,居然感覺也開始操熱起來,恨不得衝進去也舔上幾口。老頭又把小娟的內褲拿起來放在鼻子前面嗅了下,年輕少婦強烈的陰道體味讓老頭一下有了衝動,他掏出他黑粗的陽具,對著小娟內褲中央的位置拚命的蹭著,我猜他此時應該幻想著自己的老屌正在小娟的陰戶口摩擦吧,不一會兒他渾身抖了幾下,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他又用小娟的內褲擦了擦他的雞巴,滿足的看著自己的傑作,然後迅速把小娟的內褲和內衣捲起來放在了盆裡,匆匆下樓去。

我目睹這一切是多麼的無奈,自己老婆的內衣成了被的男人手淫的工具,這種感覺是多麼的可笑和淫靡,望著外面漆黑的夜,一時也想不出任何的方法可以逃脫這樣的窘境。於是我回到房間顧不得小娟今晚將要發生的一切倒頭便睡了過去。

清晨醒來是被小娟鬧醒的,小娟偷偷的溜進了我的房間鑽進了我的被窩。我倒是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問她就不怕給阿健的父母發現,小娟笑笑說,他們兩個老人一早就出門趕集市去了,農村人早睡早起是生活習慣。我的心也放了下來,於是摟著老婆心疼的問她,昨晚過的怎麼樣。小娟好像故意挑逗我一樣,故意扭扭捏捏的不肯告訴我,直到我假裝生氣不理她了,才安慰我說阿健昨晚打地鋪睡的,就是在半夜實在太冷了,想擠上床的時候,被小娟踢了下去。我一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但願在接下來的日子不要發生些什麼才好。

早飯過後我無聊的一個人出門轉了圈,阿健的父母也回來了,總不能讓小娟陪著我讓他們起疑心,既然答應了小娟和阿健幫忙隱瞞阿健父母了,就不能說話不算數吧,午飯後我感覺自己實在是很難受,又回房昏昏的睡了一會兒,醒來時已經將近黃昏了。

農村人晚飯吃的早,阿健的父母又早早的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叫我們下樓。酒過三旬後,阿健的母親早早的催小娟上樓洗洗休息。估計她以為為他們創造了這樣的條件,晚上阿健能和小娟好好的嘿咻一下。阿健依然很冷,故意不看我牽起小娟的手就上了樓,我心裡又開始焦躁起來,怎奈阿健的父親貌似故意想把我留下的樣子,拉著我問這問那的。我心情不好回答更是簡單,告訴阿健的父母,因為自己身體不好,聽說阿健帶女朋友回老家,於是請了假跟了過來,想借這個遠離城市的鄉村好好調養調養自己的身體。阿健的父母估計也沒對我起什麼疑心,他母親聽完後就起身收拾碗筷去了,他父親則拉著我繼續的喝小酒。

聊著聊著,老頭儼然已經把我當成了朋友。藉著酒勁瞧瞧的告訴我,昨晚他在阿健後面的房間裡偷聽了一夜,發現裡面沒啥動靜,他希望阿健這次回來能好好的和小娟相處,指望能早早的抱上孫子,我則尷尬的笑了笑。老頭見我不好意思,又大著膽偷偷的告訴我,昨晚他偷窺兒媳洗澡了,發現他這個兒媳真是人間極品(鄉下人沒見過世面,看到雪白皮膚大胸脯,大屁股的城裡女孩都覺得是極品)特別是那對豐乳,以後是哺育孩子的好奶,還指著他的老婆說,老婆子年輕的時候也有一對好奶,所以阿健才長的那麼健壯。老頭見我沒啥興趣,又偷偷的告訴我,說他昨晚驗證了小娟,小娟的體味有奶香,下體的味道很重很騷,很會勾起男人的性慾,小娟的性慾一定很旺盛,是個旺夫旺子的女人,要是他年輕個二十歲,他一定不會放過這樣的女人,幹她一次,他一輩子都會滿足的……靠……一個老頭在我面前這樣的肆無忌憚的談論要幹我的老婆,我實在是覺得噁心。昏昏欲睡的聽完老頭的嘮叨,我回房倒頭又睡了。

第二天醒來,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很是不舒服,要說水土不服吧,這裡離我們生活的城市其實並不遠。也許是我的病情加重了,我在床上躺了好幾天,期間阿健的母親則是很著急,忙這忙那的為我端茶送飯,而且還特意準備了當地補身體的草藥,說要把我的身體養回來。期間小娟也來看了我幾次,囑咐我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早日把身體調養好。我則無心估計其他的事情,整天進補,整天的睡。

也許是在草藥的作用下,十來天後我覺得自己恢復了不少體力,又修養了三四天,覺得已經痊癒了,貌似比生病前的精力更充沛了。

這天晚飯後,我覺得心情特別好,身體也特別舒服。我出了房門,看著小娟從浴室裡出來,穿著性感的內衣,渾身開始燥熱起來,恨不得把小娟拉進房好好幹她一炮,怎奈還住在別人家裡,還要幫小娟保守她的那個秘密,我克制了下來。小娟衝我羞澀的笑了一下,逕自回了阿健的房間,我頓時有種醋意和莫名的失落感。

我衝進浴室,拿起小娟剛換下的內褲興奮的打起手槍,直到我射了出來,放回內褲的時候才發現阿健在門外狠狠的看著我。我很尷尬的衝他笑了笑回了房間。操,這算是怎麼回事,我的老婆和別的男人睡在一個房間,我則拿我老婆的貼身衣褲自慰,我越想越來氣。

這時小娟輕輕的敲了敲我的房門,從門縫裡溜了進來。還沒乾透的頭髮上散發著一股洗髮水的香味,我狠狠的把小娟抱住扔在床上開始扒她的睡衣,小娟疼愛的撫摸著我的背,任我蹂躪她的身體,我感覺下體脹痛,也不管有沒有前戲,直接拎起禁錮已久的雞巴插進了小娟的身體裡,一下,兩下,三下……剛插了幾十秒,我發現自己的小弟弟不聽了使喚,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小娟剛被我吊起的慾望,一下子就沒有了,眼神中帶著一絲憂怨。她從我的下體中退了出來,安慰我道:「沒事的,老公,慢慢會好的,早點休息吧。」

她撫摸了一下我疲軟的小弟弟,批上睡衣,輕輕的起身關上門離開了我的房間。

我躺在床上,我躺在床上,怨恨,內疚,一掃之前愉悅的心情。

躺了許久,思緒中,我決定了,一定要好起來,要好好的養好自己的身體,還老婆一個性福。

我拿起菸,黑暗中走到曬台,點燃了一根,藉著煙霧,我更期望自己能快點好起來。

這個時候,我聽到了曬台另一側阿健的房間裡傳出了陣陣的女人呻吟聲。靠,不會是小娟的聲音吧。

我偷偷的摸到了阿健房間的窗外,操,窗簾也沒拉上,阿健是故意想給我看到的麼?我往裡偷偷的看著,由於房間裡沒熄燈,窗外又是一片漆黑,我站的角度剛好把房裡的一切都看的徹徹底底。

兩團肉體在床上不斷的翻滾著,纏繞著,不知道的人,一定認為是夫妻在行房事,可這女人的身體分明是我的老婆──小娟啊。我想衝進去喝止他們的舉動,可想起自己剛剛不舉的樣子,想起已近好幾個月沒有滿足過自己妻子。我忍了下來,醋意、憤怒、燥熱使我在窗外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老婆和別的男人在床上操愛。

也許他們是剛剛開始,阿健抱著小娟,嘿嘿的笑著,說:「姐姐我來了哦,大灰狼來吃小綿羊了哦。」

老婆則假裝推諉的樣子,推推了阿健強壯的身體,並沒有阻止他的意思。阿健猛然脫下小娟的睡衣,把頭深深的埋在小娟雪白的雙峰前,使勁的蹭了起來,小娟被他蹭的癢癢,嬉笑的拍了拍他的背,笑道:「討厭,就知道你又要欺負姐姐了。」

靠,看來他們在我生病的那段時間裡,已經發生了關係。想想孤男寡女獨處一室,男人健壯有力,女人已經許久未嘗到性愛的快樂了,這種事情也是難免的,人之常情,如果換了我,我也一樣不會放過就在嘴邊的肥肉,我決定繼續看下去。

阿健似乎很有技巧,邊在老婆胸前吸吮她的乳房,邊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內褲退了下去,漏出粗壯黝黑的大屌來。小娟則把阿健的頭抬了起來,湊了上去,兩張嘴頓時深深的吻在了一起,糾纏許久後,阿健終於沒有耐心了,粗暴的扯掉了小娟下體唯一的防線,將她的內褲扔到了床下。小娟被他粗暴的行為深深的吸引著,腿叉開將阿健夾在雙腿中間,臀部上抬,將自己的陰戶暴露在她這個乾弟弟的臉前,阿健則很配合的把頭埋在老婆的陰部,舔起了老婆的屄。小娟被他舔的一陣酥軟,用力的捏著自己的雙乳,用指頭夾著自己的乳頭,用力的擠弄著,嘴裡不停的發出滿足的呻吟。

阿健舔了會兒老婆的小屄,轉身又吻上老婆的雙乳,原來小娟的乳汁早就流了出來,小娟本來脹脹的乳房,經過阿健的吸吮,頓時覺得輕鬆了許多。

「姐姐的奶好喝不?」

「好喝呀,我要吸光姐姐的奶水。」

「姐姐的奶,除了你乾侄女喝過,就你喝過了哦。」

「真的麼?你老公都沒喝過?」

「嗯。」

「那好,我要吸乾小侄女的奶奶,不讓她喝!」

又一陣狂吸後,阿健終於忍不住了,挺起雞巴,朝著老婆早已經淫水氾濫的下體就插了進去。

一下,兩下,三下……屋內淫靡的兩團肉體,男人和女人最淫靡的私處交互在一起,兩團淫肉啪啪的撞擊著。女人開始興奮的呻吟,享受著大雞巴帶給她的快樂。

男人粗壯的根部,不斷的進出女人最騷熱的下體,抽出的時候,秘洞的兩片粉肉一起被帶了出來,又迅速的被擠壓了進去。男根的部位不斷的帶出老婆陰道內的液體,看上去光亮亮的。我知道老婆只有在很興奮的情況下陰道內才會分泌如此多的液體。

鄉下男人有的是體力,但是沒有什麼技巧,可單單這麼無盡的體力,已經可以滿足一個女人最基本的性要求了。

阿健挺著大雞巴在老婆的秘洞內抽插了大約半個多小時。然後阿健把小娟抱了起來,慢慢的走到了窗口,他讓老婆單腿著地,拉起小娟的一跳腿舉過肩膀。這樣的姿勢對於一個豐滿的女人是很高的挑戰,可老婆沒有絲毫的不快感,抬起雪白的美腿任其他男人的生殖器在自己的下體內肆無忌憚的進出,並發出陣陣的呻吟聲。

幹了一會兒阿健又要求老婆爬在窗台上,絲毫沒有顧及到窗戶外面偷看的我。我被嚇了一跳,直到老婆淫靡的再次發出浪聲時,終於回過神,知道他們沒有發現我在外面。老婆翹高了雪白的大屁股,阿健蹲下去,用舌頭嘖嘖的舔起了老婆的陰道。老婆被他舔的很舒爽,不自覺的前後搖晃起自己的身子,一對大奶在胸前前後晃動,這樣淫蕩的場面,誰見了都受不了,何況在窗外的我。

我看著老婆迷離的眼神和淫蕩的表情,早已經被精蟲沖昏了腦袋。

阿健舔了一會兒老婆的屄,起身說:「姐姐你真騷,你老公那個廢人今天只能讓我把玩他的女人,幹破他老婆的小穴。」

老婆則哼哼道:「好弟弟,姐姐要你,姐姐需要你的大雞巴滿足姐姐的小洞洞,你幹我吧,恨恨的操我,姐姐受不了了。」

阿健提起雞巴對準老婆的屄恨恨的插了進去,雙手推著老婆碩大的雪臀,又是一陣猛烈的抽出,老婆被他幹的浪叫不止。

兩個人酣戰了許久,渾身大汗淋漓。阿健讓老婆躺在了床上,壓過老婆的身體,將老婆的雙腿再一次分開,男人奮起直插,嗷嗷的怒吼。「姐姐,我要幹死你,幹死你個騷婦,幹破你的子宮,讓你給我生孩子……」女人胸前的兩團淫肉不斷的上下抖動。老婆這時已經徹底的誠服在這個男人的胯下了。男人終於在女人的垮間抖了幾下,一股濃厚的精液射進了我老婆的身體裡。

小娟抱著身上這個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高亢的哼著「寶貝,好老公,射死我吧,把你的精子全射進老婆的子宮裡,啊……啊……好熱,好燙……射死我把,把我肚子射大,我要給你生孩子,啊……啊……高潮了啊!」

小娟的身體一陣猛烈的抽搐,眼睛都翻白了,我知道,老婆高潮了,兩個人同時癱倒在床上。

這還是我的老婆麼,我昏昏的想著,這分明是我在偷窺別人夫妻的性愛,床上的這個女人已經不再是我的老婆了……我回到房間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我打算離開這個地方,不再糾結,不再回頭……我離開後的半年,也許老婆知道了我發現她和阿健的事情了,一直都沒有回來過,公司的事我也幫她辦了離職,可老婆始終沒有聯繫過我。半年後我決定啟程回去把老婆接回來,我擬好了離婚協議,我望著懷裡嗷嗷待哺的女兒,我告訴自己我要跟小娟離婚。

夜色匆匆中我闖進了阿健家門,迎面走來的是阿健,他的父母則在他身後恐懼的看著我,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沒有勇氣向前,小娟從後面走了出來,挺著大肚子,衝我微微一笑,說「老公,你來了,裡面坐吧。」

阿健的父母把我讓到裡面,各自回了屋,阿健則冷冷的上了樓,客廳裡留下迷茫的我和小娟。

小娟告訴我,來這裡其實就是為我尋找補身體的草藥,因為只有這種草藥才能把我治好,但是阿健有個要求,就是讓她為他們家生個孩子……我再一次離開了阿健家,沒有給女兒帶回她的母親。

又過了半年,女兒已經能走路了。我想了很久,這事不能怪小娟,於是我帶著女兒,打算把剛生完孩子的小娟接回來。我抱著女兒,又去了阿健家,進門就看到小娟。

小娟此時已然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從她的穿著和容貌,我幾乎快認不出她了。小娟正在給她和阿健所生的孩子餵奶。邊喂邊哭,看到我和女兒時,她哭的更厲害了,嘴裡喃喃的道著:「這是媽媽給寶貝喂的最後一口奶了,寶貝以後要乖乖的長大,好好的聽話,媽媽愛你,永遠都愛你,寶貝……」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來訪的姐姐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全)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女儿的小菊蕾
內射女朋友
新時代的夫妻交換
姐妹都說好厲害
義父義女
大奶少婦珊妮 淫慾快感
玩女人玩到鄰居少婦
熱門小說:
騷人妻的特殊愛好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