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激情的3P 人妻熟女

我今年29歲了,在外企上班,應該算個白領吧。

很早我接觸過和夫妻玩3P這一個話題,開始只是在網上通過一些文章看到過,后來開始逐漸的參與了進來。

記得第一次找到的能玩3P的夫妻還在網易的聊天室里,不過第一次玩得不太滿意,一是對方夫妻年紀大些,女的長相有點差,二是自己太緊張了,沒發揮好。

3P夫妻的尋找很困難,就是找到了也不一定玩成,我想各位有我同洋愛好的男同胞應該有同感吧。

去年的時候我認識了又一大哥,加入了他的群體,有了QQ群作爲基礎和又一大哥的幫忙。

加入群的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能直接接觸到可以玩3P的夫妻了,不管他們能不能和自己玩,他們都是能接受3P的夫妻了。

我一直覺得在網上去找一對能接受3P的夫妻太難了,加入群正是省去了在網上需找的時間和煩惱,想來有過此經曆的朋友應該知道。

記得趙本山曾經說過台詞“普遍培養,重點選拔”,我的策略也如此,多加些的夫妻,然后通過慢慢的交流,找出能和自己玩的。

我上網的時間不是很多,這洋多加些人還有一點就是能保證自己每次上網都最大可能遇到在線的夫妻。

付出都是有回報的,慢慢的我和幾對夫妻開始熟悉了,彼此也建立了新人,我覺得離再一次現實的3P不遠了。

不過這次經曆來的很快,而且事前我一點淮備也沒有。

一個周六的早上,我還沒起床就接到了個電話,是一對我最近聊的很頻繁的夫妻打來的。

他們和我並不是一個城市的,但我們離的並不遠。

我和他們聊了很久了,他們夫妻很好,人都比較實在,男的36女的35.對我還算滿意吧,前幾天他們說過有機會和我玩玩,但還沒進入具體談怎麽玩的階段,沒想到他們這麽快而且是事先沒提示的情況下就來了。

電話里沒說太清楚,只說了在那里見面,我趕緊穿好衣服便出去了。

此時正值三伏天,今年夏天有出奇的熱,出來的時候才9 點,但沒多久我汗流浃背了,真后悔自己爲了保持形象穿的這麽正規。

見面的地方是一個大型的圖書纰發城,遠遠就看到一個人站在門口,因爲視頻里見過,我認出正是這對夫妻里的老公。

因爲聊過很久了,我們並沒什麽陌生感,熱情的握了手后,他說他們是搞圖書銷售的,快開學了來進一些新書。

我私下望了望並沒發現女的,他趕緊解釋說她老婆跟著裝書的車去托運站了,他怕我找不到所以特意在這里等。

我說去找嫂子吧,然后請你們吃飯;他說不用了,找個涼快的地方等。

我們來到了麥當勞,要了兩杯可樂,邊喝邊聊。

他介紹說自己姓王,他老婆姓溫,並且說這次也有點急,沒事先告訴我。

我不知道他們這次能不能玩3P,便試探性的問他們什麽時候回去,如果有時間請他們吃飯。

他笑了笑說一會老婆來了看看,如果滿意可以住一晚,貨已經運走了,沒什麽事情了。

我笑著問他對我滿意不,他說他無所謂,老婆滿意就好。

王哥電話響了,他老婆打來的,他告訴她我們就在麥當勞。

女的我在視頻里見過,長得不錯,聊天里她說過自己身高164 ,體重58.但現實里究竟她什麽洋子,和視頻里反差多大,我也說不好。

想到她馬上就進來了,我心跳有點加速。

門開了,進來一個女的,由于她直接直接奔我們的桌子走了過來,我覺得這個一定是了。

女的和視頻里沒什麽太大的差距,除了頭發是染成微黃視頻里沒看出來。

天氣很熱,她穿得很少,短短的牛仔短褲,藍色背心,黃色的高跟涼鞋,短褲的腰很短,背心也不大,短褲和背心之間有很大的曝光處,顯得很性感。

畢竟是做生意的,溫姐很大放,主動和我握了手,說今天天這熱,然后拿出個濕巾擦汗,我問她喝什麽,她說隨便,我便去給她要可樂。

等飲料和薯條的時候,我回頭看見她們夫妻在竊竊私語,估計是在說和不和我玩。

一杯加冰的飲料幾乎被溫姐一飲而盡,她含了聲爽,便和我攀談起來。

因爲事先網上交流過,沒什麽陌生的感覺,談的很好。

吃了些薯條,也涼快差不多了,我說請他們吃飯,王哥托辭說不用,我執意堅持,他們也就同意了。

女的說上次來這里吃的一家魚鍋,很是不錯。

魚鍋確實很好吃,但飯店沒空調,我們出來的時候衣服幾乎被濕透了。

我試探的問他們去那里,王哥說找個地方涼快下,我說開個房間吧。

他們夫妻沒說什麽,就說別太貴的,一般的就可以了。

房間開的是四星的,一張大床的那種,開了空調里邊很涼快。

我說你們休息吧,我就走了,王哥說走什麽啊,你走了我們住下做什麽。

我終于確定了,他們會和我3P了。

王哥說天太熱,去洗澡了,屋里就剩下了我和溫姐。

溫姐可能也是有點緊張,手里拿著遙控器不停的播著台。

我慢慢的湊了過去,溫姐沒什麽說什麽,沖我笑了笑。

看了會電視,我手無意似的放到了她的腿上,試探她的反應。

溫姐沒躲,我順利的把手放到了她膝蓋上,我便順勢把手往她大腿上移動,撫摸一會后,她叉開了腿。

溫姐的腿很渾圓,也很白,趁著那雙金黃色的高跟涼鞋,顯得非常性感。

我手已經伸到她短褲底部了,隔著內褲揉摸她的陰部。

溫姐多少有些緊張,舌頭舔著嘴唇,臉上沒什麽表情,任我撫摸著。

牛仔短褲似乎太短了,我從縫里伸進去就摸到了她的內褲,伸手指頭勾了勾感覺她內褲不大,摸到了她的陰毛。

我偏過頭,要吻她,她也迎合了上來,由于緊張她動作很生硬。

我舌頭在她嘴里不停的攪動,她的舌頭也配合的移動著,我順勢把她退到在床上。

我的手已經從下邊拿了出來,從上邊伸了進去,伸到了內褲的里邊,有手指輕輕揉著她陰部前邊最敏感的部位,嘴依然吻著她。

自始至終她都沒說話,只是被動的配合著我。

隨著我揉動的加力,溫姐慢慢的有了呻吟,開始脫我上身的襯衣,她對我胸前的胸毛很感興趣,輕輕的撫摸著。

我手也從下邊拿了出來,開始摸她乳房,可能是上邊她背心不大怕走光,乳罩很緊,我沒只好從上邊伸了進去,勉強摸到了她乳頭。

就在她手要伸到我褲子里的時候,王哥出來了,身上什麽也沒穿。

我和溫姐此刻衣服都不整,她短褲上的扣已經解開了,露著白色的內褲,我上身也脫了,下邊腰帶也解開了。

看王哥出來了,我們便起來了,他笑著說繼續。

我和溫姐一起洗的澡,我先進去浴室,一會她也進來了,一絲不挂的進了來,拖鞋都沒穿。

她身材保持的不錯,腿很值,屁股大腰細。

我的雞吧早已高高挺起了,她問我怎麽這麽大了,我說見到她穿短褲進來的時候進硬了。

我問她是不是爲了顯示身材好經常這麽穿,她說是。

我問她我雞吧和她老公的誰大,她笑著沒答。

澡是她給我洗的,我幾乎沒動手,手淨摸她的乳房了,她乳房挺大的,多好有點下垂了。

她給我擦干身上,便和我一起出來了,此刻王哥已經仰面躺床上了,雞吧也挺著呢。

他雞吧沒我的大,屬于中等偏下的吧,顔色很黑,龜頭已經露了出來。

我和溫姐也順勢做到了床上,她用浴巾擦這頭發。

還沒擦完頭發呢,便被王哥拽了起來,叫她口交。

溫姐很順從的趴了過來,撅著大屁股給自己老公口交。

我從后邊上來,開始摸她的乳房,手也順勢摳她下邊,並把中指伸到了里邊。

這洋的姿勢持續了會,王哥起來了,說叫我享受下她老婆的口技。

我順勢躺好,靠著床背,溫姐轉身過來,繼續撅著屁股給我口交。

她技術真的很好,嘴唇,牙齒,舌頭配合的很好,我非常舒服。

溫姐開始沖動了,嘴離開雞吧的時候有了呻吟,我才發現王哥已經給她舔比了。

我說叫我也來伺候下嫂子吧,便和王哥換了位置,王哥則拉起她的頭,把雞吧放了到了她嘴里。

溫姐喊著雞吧的嘴開始傳出了嗚咽聲,想不想讓我兄弟干你,王哥問她。

因爲嘴里有雞吧,她回答的很含糊,但能聽出是肯定的回答。

我便起來,跪在了床上,捋了了我的雞吧,淮備往里插。

我問她用不用戴套,王哥說沒事,相信我。

溫姐比里已經都是水了,我的雞吧進入的也很順利,溫姐也隨著我的抽插叫了起來,不過聽得出她還是有些放不開,叫的有點不自然。

王哥的雞吧已經拿出來了,拿了紙巾擦干上邊的口水后,開始看我們性交。

這種接近狗爬式的姿勢持續了有十來分鍾后,溫姐翻身過來,我抱著她的兩條腿,從前邊插入。

王哥則趴了上來,手撫摸她的乳房,嘴開始吻著自己的老婆。

溫姐多少放開些了,叫床的聲音也大了。

王哥湊了上來,看著我的雞吧在他老婆的比里抽動,並問自己老婆想不想看自己比被插的鏡頭。

說完拿出手機,拍下了我雞吧在溫姐比里進進出出的鏡頭,拿過去給自己老婆看。

我大概干了二十分鍾,感覺有點累了,王哥說叫我歇會,他來干,我便從溫姐的身上下來,換上王哥。

畢竟是夫妻,在王哥的抽插下溫姐徹底放開了,叫喚聲音也大了,也有了主動的迎合動作。

我喝了點水,便又湊了上來,把雞吧放到了溫姐面前,她順勢握在了手里。

可能受到我剛才猛烈搞她老婆的影響了,王哥抽插的很猛,溫姐身子晃動的很厲害,我想把自己的雞吧放她嘴里都沒成功。

只好放棄了這個念頭,開始揉捏她的連個乳房。

溫姐臉漲的紅紅的,眼睛微閉,在我和她老公雙重的刺激下,叫床聲開始越來越大。

王哥的猛烈抽插持續了有十分鍾,便又換了我,他示意我也比較猛的搞。

我扯著溫姐的兩條腿把她拉到了床邊,然后自己站著插了進去,她配合的岔開了腿,並用雙手抱住。

因爲站在了地上,又用的是這洋的姿勢,這次搞的更猛烈了,溫姐身體也隨著我的抽插晃動了起來。

這洋搞了也有十分鍾,一直是一種接近沖刺的狀態,在最后的階段溫姐抱腿的手也撒開了,緊緊抓著我的后背。

體力有點不支了,我便叫王哥來還我,一直躺著看我們做的做,顯然他對自己老婆被這洋猛烈的抽插的情景很興奮,不待溫姐喘氣就把她拽了過去。

王哥用的是跪姿,壓著他老婆的雙腿,也干的很猛,很快。

可能是自己老公吧,溫姐叫喚的更猛,叫床的節奏也配合著王哥的抽插節奏。

我則俯身趴到了溫姐身邊,撫摸她的奶子,輕輕吻她。

王哥看來是要射精了,越插越猛,后來干脆直接拽住了溫姐的手,拉著她搞。

可能知道自己老公要射了,溫姐也配合的叫喚這,王哥不停的問她爽不爽。

隨著王哥的幾聲吼叫,他射精了,溫姐也癱軟了下來。

我湊了上去,看見溫姐的比口上挂這些乳白的精夜。

王哥進去洗澡了,溫姐有氣無力的躺著,我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不時繼續上。

王哥沖去了汗就出來了,看我閑著問我爲什麽不上,溫姐說太累了,休息下再來。

洗澡依然我和溫姐一起洗的,不同的只是這次是我給她洗的。

洗完澡我們都躺在了床上,溫姐中間,我在她右邊,王哥在她左邊,床很大,不怎麽擠。

王哥打開了電視,邊抽煙邊看電視,我側身躺著,溫姐平躺著,三個人都沒穿衣服。

我躺著會,便把手放到了溫姐的乳房上,輕輕捏她乳頭,她也沒反對,任我玩她的乳房。

由于剛才正在興頭上停下來的,我有點難受,摸了一會溫姐的乳房,就把手伸了下去,揉她外陰的敏感部位。

慢慢的刺激中,溫姐又有了感覺,微微的呻吟了起來。

王哥也湊了過來了,吻她的嘴,摸她的乳房,還把一只手指塞進了她的比里。

溫姐身上一下有了四只手,並在在王哥的授意下每只手還分別握了我們兩個的雞吧。

在王哥還摸溫姐的乳房的時候,我過去分來了她的腿,把雞吧又放到了她比里,又開始搞她。

因爲剛被弄了次,溫姐里邊很滑,我抽插的很自如,沒什麽試探就加入了正常速度。

在我和溫姐加入了狀態后,王哥停止了自己的動作,邊看電視邊看我們性交。

這次溫姐基本放開了,進入了狀態,我們玩的很放松,換了好幾個姿勢。

王哥一直是邊看電視邊看我做,只是偶爾過來親親自己老婆。

最好我說自己要射精了,問他們怎麽辦,王哥說沒什麽,要射的時候拔出來就好了,我說好。

最好的階段溫姐騎到了我身上,背對著我,把她的大腿完全放到了我的大腿上,雙手拄著床面,開始套弄我的雞吧。

我們這洋持續了有七八分鍾,基本上就是她套弄會休息,我主動插她,然后她再套弄我。

幾個回合下來,我感覺自己要射了,便叫溫姐起來了,說自己要射了。

王哥問我爽不爽,我說爽,他又問我想射那里,我說無所謂。

王哥說想我射她老婆身上,來點刺激,問我射那里好,我問他知道什麽是射顔不,他說不知,我說就是射臉上。

王哥聽了說可以,就射臉上。

我便站起來自己手淫,溫姐半跪著來到了我前邊,臉對著我的雞吧,閉著眼睛,等我射她臉上。

自己撸了沒幾下,我就射了出來,因爲很爽了,射的很多,噴了溫姐滿臉。

然后把沒噴出來的都抹到了她臉上。

王哥也很興奮,特意拿出了手機,給溫姐滿臉精夜的臉來了個特寫。

溫姐笑著罵了我們都是流氓,就和我去洗澡了。

然后我們三個就又按原來的方式躺倒了床上,王哥問溫姐爽不,溫姐說很舒服,好久這麽過瘾了。

王哥又說溫姐臉上帶精夜的洋子很好看,說以后就往臉上射,溫姐生氣似的罵了他,轉過來對著我了,王哥說累了,睡會吧。

我和溫姐說了幾句話也摸著她的乳房睡著了。

我們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了,大家都有點餓了,王哥說出去吃飯吧,他請。

我說那行啊,得我請啊,然后我說賓館附近有個洗浴中心很好,還有自助餐,我去洗個澡,按摩下,然后吃自助餐。

王哥說可以,溫姐也同意了。

我和王哥洗了桑拿,然后做了按摩和足療,感覺輕松多了,剛才的腰酸背痛沒有了,然后就去了大廳,溫姐已經等那里了。

我們三個聊了會,自助餐時間到了,便去吃飯了。

從洗浴中心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下午下了雨,天氣很涼快,王哥說走走吧,吃多了。

我們三個便慢慢的散步,我想請他們出去玩玩,可大家想來想去,也沒想出什麽來。

正好路過一個網吧,王哥說去上會網吧,我們便進了去。

網吧我找了個包間,包間有兩台電腦,溫姐一個,王哥一個,我只好看了。

溫姐開了QQ,也沒什麽人在線,就叫我上了。

包房里是個大沙發,我們便叫溫姐坐到了中間。

王哥是個遊戲高手,我和他打了兩局紅警,都輸了,又玩了幾場實況足球,基本都是平手。

王哥又打開了他的網絡遊戲征途,這個遊戲我也玩過,但遠遠達不到王哥的水平,他的裝備多試極品,我知道這個遊戲是需要很多錢的,王哥說自己平時天天看店,很無聊,就用遊戲打發時間。

出了網吧已經九點多了,又下過雨,街上沒什麽人,我說打車,王哥說溜達回去。

街上沒什麽人,我遞給王哥只煙,和他邊走邊抽,溫姐走在前邊。

溫姐依然穿的是來的時候那身衣服,高跟鞋踩在剛下過月的路面上,發出咔咔的聲音。

我和王哥都看著溫姐搖晃著的性感屁股。

我老婆屁股好不,王哥問,我說好。

我老婆不光屁股好,屁眼也好,回去給你試試,王哥笑著說。

溫姐聽見了我們的話,笑著我她老公壞。

到賓館門口的時候,我說去買些吃的什麽的,叫王哥他們先上去。

我買了東西回到賓館,敲門叫他們開門,王哥門開的很快,打開后就把我拉了進來,他什麽都沒穿,回頭一看,溫姐也是光的,撅著大白屁股趴在那里。

我在幫你開發你姐的屁眼呢,王哥笑著說。

我趕緊放下了東西,去洗了個澡,加了了他們。

王哥說他們夫妻經常搞后門的,不過我的比他的大,需要先開發下,然后叫我干。

我躺在了那里,叫溫姐趴到了我身上,王哥搞她的屁股。

開始王哥弄的很慢,開始的時候溫姐的身體都沒什麽晃動。

后來王哥逐漸的加速了,溫姐被弄后門的叫床和前邊有些不同,叫的很低沈。

王哥叫溫姐擡高了屁股,開始快速搞她,我便換了姿勢,伸手下午摳摸溫姐的比,王哥說我很聰明,知道怎麽配合。

又搞了會,我說能不能一起來啊,一個比,一個屁股,王哥說好啊。

于是我便平躺下,叫溫姐趴了上來,套入了我的雞吧,王哥繼續搞后邊。

我想這個應該是真正意義上的3P了吧,心理感覺很激動很興奮。

我和王哥一會他的雞吧爲主,一會我的雞吧爲主,一個主要搞的時候另一個就配合。

溫姐在兩個雞吧的刺激下興奮一場,叫床聲此起彼伏,並叫我使勁摸她的乳房。

搞了段時間,王哥說換個姿勢,兩個雞吧一起動。

看來他們是有經驗的,這次王哥平躺著,叫溫姐坐了上去,溫姐雙手拄著床面,然后叫我上來,騎在王哥腿上,抱著了溫姐的腿,把雞吧插入。

可能這里我有點沒說清除,總之這個姿勢很難拿,我平時是想不出來的。

這洋我們兩個雞吧一起動了起來,溫姐的叫床聲變得更大了,更興奮了她,幾乎進入了忘我的狀態。

王哥問她爽不,她大聲的喊著爽。

我感覺自己興奮的視乎雞吧都比平時大了,感覺它在溫姐的比里塞得慢慢的。

十來分鍾后,溫姐來高潮了,手緊緊的抓住了床單,嘴里除了叫床聲,還有含糊不清的話語。

王哥叫我加油,我加快了速度,底下的王哥也加快了速度,終于在大叫聲中,溫姐達到了高潮。

溫姐高潮后,我們三個的連體也分開了,王哥顯然還沒滿足,沒等溫姐喘氣就把她壓倒了身下,繼續搞她的肛門,看他們太投入了,我也沒好加入。

王哥射精的很快,拍了幾下溫姐大屁股幾下,便射了,射精的時候居然往里頂了頂,把精夜都射到了溫姐屁眼里。

王哥去洗澡了,我湊了過來,看溫姐被搞過后的屁眼。

溫姐肛門的部位皮膚很黑,屁眼成了圓洞,里邊有乳白的精夜在往外流。

看我在看她屁眼,溫姐有點害羞,伸手過來遮蓋,但顯然有點有氣無力,我一擋,她就放棄了。

王哥出來了,說我怎麽不上啊,我說嫂子太累了,叫她休息吧。

王哥說好吧,反正自己也干不動了,以后的時間就都看我了。

王哥依然躺在那里看電視,我則和溫姐面對面的側躺著,並叫她的一條腿搭到了我的腿上。

我問溫姐是不是經常搞后邊,搞后邊舒服不舒服,溫姐說很早就開始和老公做了,也挺興奮的。

聊了一會,我手便又開始摸她了,因爲熟悉了,我也沒客氣,一只手上邊,一只手下邊。

突然溫姐叫喚了起來,我覺得有點奇怪了,自己力度並不大啊,回頭一看王哥正用手指朦胧的捅她屁眼呢。

王哥把溫姐拉了起來,在床的中間疊了兩個枕頭,叫溫姐趴了上去,然后叫我趴了上去。

溫姐開始是撅著屁股,我插的是她的陰道,插了一會,她便趴倒了枕頭上,我開始用龜頭摩擦她的屁眼。

我問她干可以不,溫姐說輕點,我便插了進去。

溫姐的肛門進入的很容易,比我想象的容易的多,可能是王哥事先給開發了吧。

我以前也做過肛交,但是時間都很短,放進去也沒怎麽插,這次則不同了,肛交的時間很長,而且是完全的在肛門里抽插。

我抽插的速率很慢,但每次插的力度挺大,溫姐此刻撅著屁股,臉完全貼到了床面上,叫床聲變成了哼哼的聲音。

我覺得肛門和比不同的地方在于肛門很緊,而且因爲肛門是圓形的,整個雞吧都受到了加緊的力量,整個雞吧像被緊緊的箍住了似的。

慢慢的我速度開始變快了,索性就趴了上去,身體緊緊的貼著溫姐的身體。

溫姐隨著我雞吧的頂入每次都發出低沈的吼聲,看來后邊能給她帶來的沖擊力,遠遠大于前邊。

王哥則是側身躺著,邊看電視邊看我們性交,我想這可真是做到在一個女人的老公面前搞她了,而且是在她老公的注視之下。

這洋搞了會,我又直起了身體,但雞吧依然沒離開溫姐的肛門,溫姐此刻很配合,屁股前后移動,迎合著我的抽插。

她的屁眼也完全被插開了,進入自如,而且每次雞吧都幾乎插到了根部。

我身上汗出了很多,溫姐也出了很多汗,我摸了摸她的頭發幾乎都濕了。

肛交持續了足足有三十分鍾,我感到非常的滿足,是我第一次肛交如此長時間,而且溫姐的后便感覺非常的好。

溫姐說能不能弄她會前邊,我說當然可以了,王哥說溫姐喜歡被搞完后邊再搞前邊。

我把她翻了過來,對她的比又是一通猛烈的抽插,溫姐還是滿足的哼哼著。

前邊插了有十分鍾,我說自己累了,叫溫姐上來,溫姐騎在我身上,依然是背對著我,看來她很喜歡,也擅長這個姿勢。

我手扶著她的腰,叫她把屁眼套進了我的雞吧,然后便開始捏著她的大屁股開始享受了。

王哥伸手過來,在溫姐的屁股上啪啪的拍了幾下,叫她加速。

我感覺自己要射精了,本來想射到溫姐的屁眼里,但一想自己畢竟不是人家老公,便拔了出來,叫溫姐趴下,按著她的屁股手淫,最后射到了她的屁股上。

我們三個都很累了,我遞給王哥一支煙,和他抽煙休息,溫姐洗了澡說太累了,睡一覺。

我和王哥說了會話也躺下睡了,王哥很大方,叫我摟著他老婆睡的。

我醒了的時候天都朦朦亮了,王哥正在看足球,當時正踢美洲杯。

我坐了起來和王哥一起看球,昨天我買了啤酒,我們喝起了酒來。

中場休息的時候王哥問我還想不想來一次,我說嫂子正睡覺呢。

王哥說沒什麽,便過去把雞吧往溫姐的嘴里放,溫姐還沒醒,迷迷糊糊中看見是老公的雞吧,便習慣性的吞了下去,嘴里還含糊的刀咕著。

不知道溫姐什麽時候把內褲和胸罩都穿上了,我便下去把她的內褲給拉了下去,開始對付她的比。

王哥也開始吻她,並拿掉了她的乳罩。

溫姐說我們太色了,睡覺都不叫她睡。

不過可能是昨天干的太猛了,王哥的雞吧這次怎麽也沒硬起來,任憑溫姐用嘴給她服務了好長時間也沒起效。

我只好自己上了,溫姐說昨天搞得屁眼有點疼,沒讓弄后門,我便插的她前邊,這次性交持續了大概30分鍾,換了幾個姿勢,我沒射精,溫姐也沒高潮,搞到累了就停下了。

球也踢完了,我們又都躺下睡覺了,也沒下去吃早飯。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10 點多了,我們三個每人又洗了個澡就退房離開了。

中午我們請他們吃的烤肉,然后就把他們送到了車站。

長靴主題的3P聚會這個周六我們又組織了次3P聚會,本次聚會的主題是長靴,也就是要求妻子們在遊戲的過程中要穿上長靴,以此來增加更多情趣。

很多人都問這次聚會組織的如何,現在抽點時間把過程簡單的寫出來下,希望大家關注。

本次聚會原定是三對夫妻參加,分別來自沈陽,吉林松原和鞍山。

但周四的時候沈陽的夫妻出了點問題,沈陽夫妻老婆我叫她田姐,今年42了。

我和田姐關系比較特殊,田姐老公基本沒有性能力,我開始和他是情人關系,后來我把3P的事情和她說了,她便說服了她老公,我們一起做了一次后,沒想到她老公居然哪次突然變厲害了,他的說法是看到老婆被別人干很興奮。

以后我們經常玩3P,這次他們也要來聚會。

田姐老公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很大,田姐生活很悠閑,可老公卻很忙。

這次他老公突然要去南方,很緊急來不了了。

但她老公人很實在,也很理解她。

便做了個抉定,叫田姐和我作爲夫妻來參加聚會,用他的話是“哪天你就把她當自己老婆玩吧!”

我今年29歲了,在外企上班,應該算個白領吧。

很早我接觸過和夫妻玩3P這一個話題,開始只是在網上通過一些文章看到過,后來開始逐漸的參與了進來。

記得第一次找到的能玩3P的夫妻還在網易的聊天室里,不過第一次玩得不太滿意,一是對方夫妻年紀大些,女的長相有點差,二是自己太緊張了,沒發揮好。

3P夫妻的尋找很困難,就是找到了也不一定玩成,我想各位有我同洋愛好的男同胞應該有同感吧。

去年的時候我認識了又一大哥,加入了他的群體,有了QQ群作爲基礎和又一大哥的幫忙。

加入群的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能直接接觸到可以玩3P的夫妻了,不管他們能不能和自己玩,他們都是能接受3P的夫妻了。

我一直覺得在網上去找一對能接受3P的夫妻太難了,加入群正是省去了在網上需找的時間和煩惱,想來有過此經曆的朋友應該知道。

記得趙本山曾經說過台詞“普遍培養,重點選拔”,我的策略也如此,多加些的夫妻,然后通過慢慢的交流,找出能和自己玩的。

我上網的時間不是很多,這洋多加些人還有一點就是能保證自己每次上網都最大可能遇到在線的夫妻。

付出都是有回報的,慢慢的我和幾對夫妻開始熟悉了,彼此也建立了新人,我覺得離再一次現實的3P不遠了。

不過這次經曆來的很快,而且事前我一點淮備也沒有。

一個周六的早上,我還沒起床就接到了個電話,是一對我最近聊的很頻繁的夫妻打來的。

他們和我並不是一個城市的,但我們離的並不遠。

我和他們聊了很久了,他們夫妻很好,人都比較實在,男的36女的35.對我還算滿意吧,前幾天他們說過有機會和我玩玩,但還沒進入具體談怎麽玩的階段,沒想到他們這麽快而且是事先沒提示的情況下就來了。

電話里沒說太清楚,只說了在那里見面,我趕緊穿好衣服便出去了。

此時正值三伏天,今年夏天有出奇的熱,出來的時候才9 點,但沒多久我汗流浃背了,真后悔自己爲了保持形象穿的這麽正規。

見面的地方是一個大型的圖書纰發城,遠遠就看到一個人站在門口,因爲視頻里見過,我認出正是這對夫妻里的老公。

因爲聊過很久了,我們並沒什麽陌生感,熱情的握了手后,他說他們是搞圖書銷售的,快開學了來進一些新書。

我私下望了望並沒發現女的,他趕緊解釋說她老婆跟著裝書的車去托運站了,他怕我找不到所以特意在這里等。

我說去找嫂子吧,然后請你們吃飯;他說不用了,找個涼快的地方等。

我們來到了麥當勞,要了兩杯可樂,邊喝邊聊。

他介紹說自己姓王,他老婆姓溫,並且說這次也有點急,沒事先告訴我。

我不知道他們這次能不能玩3P,便試探性的問他們什麽時候回去,如果有時間請他們吃飯。

他笑了笑說一會老婆來了看看,如果滿意可以住一晚,貨已經運走了,沒什麽事情了。

我笑著問他對我滿意不,他說他無所謂,老婆滿意就好。

王哥電話響了,他老婆打來的,他告訴她我們就在麥當勞。

女的我在視頻里見過,長得不錯,聊天里她說過自己身高164 ,體重58.但現實里究竟她什麽洋子,和視頻里反差多大,我也說不好。

想到她馬上就進來了,我心跳有點加速。

門開了,進來一個女的,由于她直接直接奔我們的桌子走了過來,我覺得這個一定是了。

女的和視頻里沒什麽太大的差距,除了頭發是染成微黃視頻里沒看出來。

天氣很熱,她穿得很少,短短的牛仔短褲,藍色背心,黃色的高跟涼鞋,短褲的腰很短,背心也不大,短褲和背心之間有很大的曝光處,顯得很性感。

畢竟是做生意的,溫姐很大放,主動和我握了手,說今天天這熱,然后拿出個濕巾擦汗,我問她喝什麽,她說隨便,我便去給她要可樂。

等飲料和薯條的時候,我回頭看見她們夫妻在竊竊私語,估計是在說和不和我玩。

一杯加冰的飲料幾乎被溫姐一飲而盡,她含了聲爽,便和我攀談起來。

因爲事先網上交流過,沒什麽陌生的感覺,談的很好。

吃了些薯條,也涼快差不多了,我說請他們吃飯,王哥托辭說不用,我執意堅持,他們也就同意了。

女的說上次來這里吃的一家魚鍋,很是不錯。

魚鍋確實很好吃,但飯店沒空調,我們出來的時候衣服幾乎被濕透了。

我試探的問他們去那里,王哥說找個地方涼快下,我說開個房間吧。

他們夫妻沒說什麽,就說別太貴的,一般的就可以了。

房間開的是四星的,一張大床的那種,開了空調里邊很涼快。

我說你們休息吧,我就走了,王哥說走什麽啊,你走了我們住下做什麽。

我終于確定了,他們會和我3P了。

王哥說天太熱,去洗澡了,屋里就剩下了我和溫姐。

溫姐可能也是有點緊張,手里拿著遙控器不停的播著台。

我慢慢的湊了過去,溫姐沒什麽說什麽,沖我笑了笑。

看了會電視,我手無意似的放到了她的腿上,試探她的反應。

溫姐沒躲,我順利的把手放到了她膝蓋上,我便順勢把手往她大腿上移動,撫摸一會后,她叉開了腿。

溫姐的腿很渾圓,也很白,趁著那雙金黃色的高跟涼鞋,顯得非常性感。

我手已經伸到她短褲底部了,隔著內褲揉摸她的陰部。

溫姐多少有些緊張,舌頭舔著嘴唇,臉上沒什麽表情,任我撫摸著。

牛仔短褲似乎太短了,我從縫里伸進去就摸到了她的內褲,伸手指頭勾了勾感覺她內褲不大,摸到了她的陰毛。

我偏過頭,要吻她,她也迎合了上來,由于緊張她動作很生硬。

我舌頭在她嘴里不停的攪動,她的舌頭也配合的移動著,我順勢把她退到在床上。

我的手已經從下邊拿了出來,從上邊伸了進去,伸到了內褲的里邊,有手指輕輕揉著她陰部前邊最敏感的部位,嘴依然吻著她。

自始至終她都沒說話,只是被動的配合著我。

隨著我揉動的加力,溫姐慢慢的有了呻吟,開始脫我上身的襯衣,她對我胸前的胸毛很感興趣,輕輕的撫摸著。

我手也從下邊拿了出來,開始摸她乳房,可能是上邊她背心不大怕走光,乳罩很緊,我沒只好從上邊伸了進去,勉強摸到了她乳頭。

就在她手要伸到我褲子里的時候,王哥出來了,身上什麽也沒穿。

我和溫姐此刻衣服都不整,她短褲上的扣已經解開了,露著白色的內褲,我上身也脫了,下邊腰帶也解開了。

看王哥出來了,我們便起來了,他笑著說繼續。

我和溫姐一起洗的澡,我先進去浴室,一會她也進來了,一絲不挂的進了來,拖鞋都沒穿。

她身材保持的不錯,腿很值,屁股大腰細。

我的雞吧早已高高挺起了,她問我怎麽這麽大了,我說見到她穿短褲進來的時候進硬了。

我問她是不是爲了顯示身材好經常這麽穿,她說是。

我問她我雞吧和她老公的誰大,她笑著沒答。

澡是她給我洗的,我幾乎沒動手,手淨摸她的乳房了,她乳房挺大的,多好有點下垂了。

她給我擦干身上,便和我一起出來了,此刻王哥已經仰面躺床上了,雞吧也挺著呢。

他雞吧沒我的大,屬于中等偏下的吧,顔色很黑,龜頭已經露了出來。

我和溫姐也順勢做到了床上,她用浴巾擦這頭發。

還沒擦完頭發呢,便被王哥拽了起來,叫她口交。

溫姐很順從的趴了過來,撅著大屁股給自己老公口交。

我從后邊上來,開始摸她的乳房,手也順勢摳她下邊,並把中指伸到了里邊。

這洋的姿勢持續了會,王哥起來了,說叫我享受下她老婆的口技。

我順勢躺好,靠著床背,溫姐轉身過來,繼續撅著屁股給我口交。

她技術真的很好,嘴唇,牙齒,舌頭配合的很好,我非常舒服。

溫姐開始沖動了,嘴離開雞吧的時候有了呻吟,我才發現王哥已經給她舔比了。

我說叫我也來伺候下嫂子吧,便和王哥換了位置,王哥則拉起她的頭,把雞吧放了到了她嘴里。

溫姐喊著雞吧的嘴開始傳出了嗚咽聲,想不想讓我兄弟干你,王哥問她。

因爲嘴里有雞吧,她回答的很含糊,但能聽出是肯定的回答。

我便起來,跪在了床上,捋了了我的雞吧,淮備往里插。

我問她用不用戴套,王哥說沒事,相信我。

溫姐比里已經都是水了,我的雞吧進入的也很順利,溫姐也隨著我的抽插叫了起來,不過聽得出她還是有些放不開,叫的有點不自然。

王哥的雞吧已經拿出來了,拿了紙巾擦干上邊的口水后,開始看我們性交。

這種接近狗爬式的姿勢持續了有十來分鍾后,溫姐翻身過來,我抱著她的兩條腿,從前邊插入。

王哥則趴了上來,手撫摸她的乳房,嘴開始吻著自己的老婆。

溫姐多少放開些了,叫床的聲音也大了。

王哥湊了上來,看著我的雞吧在他老婆的比里抽動,並問自己老婆想不想看自己比被插的鏡頭。

說完拿出手機,拍下了我雞吧在溫姐比里進進出出的鏡頭,拿過去給自己老婆看。

我大概干了二十分鍾,感覺有點累了,王哥說叫我歇會,他來干,我便從溫姐的身上下來,換上王哥。

畢竟是夫妻,在王哥的抽插下溫姐徹底放開了,叫喚聲音也大了,也有了主動的迎合動作。

我喝了點水,便又湊了上來,把雞吧放到了溫姐面前,她順勢握在了手里。

可能受到我剛才猛烈搞她老婆的影響了,王哥抽插的很猛,溫姐身子晃動的很厲害,我想把自己的雞吧放她嘴里都沒成功。

只好放棄了這個念頭,開始揉捏她的連個乳房。

溫姐臉漲的紅紅的,眼睛微閉,在我和她老公雙重的刺激下,叫床聲開始越來越大。

王哥的猛烈抽插持續了有十分鍾,便又換了我,他示意我也比較猛的搞。

我扯著溫姐的兩條腿把她拉到了床邊,然后自己站著插了進去,她配合的岔開了腿,並用雙手抱住。

因爲站在了地上,又用的是這洋的姿勢,這次搞的更猛烈了,溫姐身體也隨著我的抽插晃動了起來。

這洋搞了也有十分鍾,一直是一種接近沖刺的狀態,在最后的階段溫姐抱腿的手也撒開了,緊緊抓著我的后背。

體力有點不支了,我便叫王哥來還我,一直躺著看我們做的做,顯然他對自己老婆被這洋猛烈的抽插的情景很興奮,不待溫姐喘氣就把她拽了過去。

王哥用的是跪姿,壓著他老婆的雙腿,也干的很猛,很快。

可能是自己老公吧,溫姐叫喚的更猛,叫床的節奏也配合著王哥的抽插節奏。

我則俯身趴到了溫姐身邊,撫摸她的奶子,輕輕吻她。

王哥看來是要射精了,越插越猛,后來干脆直接拽住了溫姐的手,拉著她搞。

可能知道自己老公要射了,溫姐也配合的叫喚這,王哥不停的問她爽不爽。

隨著王哥的幾聲吼叫,他射精了,溫姐也癱軟了下來。

我湊了上去,看見溫姐的比口上挂這些乳白的精夜。

王哥進去洗澡了,溫姐有氣無力的躺著,我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不時繼續上。

王哥沖去了汗就出來了,看我閑著問我爲什麽不上,溫姐說太累了,休息下再來。

洗澡依然我和溫姐一起洗的,不同的只是這次是我給她洗的。

洗完澡我們都躺在了床上,溫姐中間,我在她右邊,王哥在她左邊,床很大,不怎麽擠。

王哥打開了電視,邊抽煙邊看電視,我側身躺著,溫姐平躺著,三個人都沒穿衣服。

我躺著會,便把手放到了溫姐的乳房上,輕輕捏她乳頭,她也沒反對,任我玩她的乳房。

由于剛才正在興頭上停下來的,我有點難受,摸了一會溫姐的乳房,就把手伸了下去,揉她外陰的敏感部位。

慢慢的刺激中,溫姐又有了感覺,微微的呻吟了起來。

王哥也湊了過來了,吻她的嘴,摸她的乳房,還把一只手指塞進了她的比里。

溫姐身上一下有了四只手,並在在王哥的授意下每只手還分別握了我們兩個的雞吧。

在王哥還摸溫姐的乳房的時候,我過去分來了她的腿,把雞吧又放到了她比里,又開始搞她。

因爲剛被弄了次,溫姐里邊很滑,我抽插的很自如,沒什麽試探就加入了正常速度。

在我和溫姐加入了狀態后,王哥停止了自己的動作,邊看電視邊看我們性交。

這次溫姐基本放開了,進入了狀態,我們玩的很放松,換了好幾個姿勢。

王哥一直是邊看電視邊看我做,只是偶爾過來親親自己老婆。

最好我說自己要射精了,問他們怎麽辦,王哥說沒什麽,要射的時候拔出來就好了,我說好。

最好的階段溫姐騎到了我身上,背對著我,把她的大腿完全放到了我的大腿上,雙手拄著床面,開始套弄我的雞吧。

我們這洋持續了有七八分鍾,基本上就是她套弄會休息,我主動插她,然后她再套弄我。

幾個回合下來,我感覺自己要射了,便叫溫姐起來了,說自己要射了。

王哥問我爽不爽,我說爽,他又問我想射那里,我說無所謂。

王哥說想我射她老婆身上,來點刺激,問我射那里好,我問他知道什麽是射顔不,他說不知,我說就是射臉上。

王哥聽了說可以,就射臉上。

我便站起來自己手淫,溫姐半跪著來到了我前邊,臉對著我的雞吧,閉著眼睛,等我射她臉上。

自己撸了沒幾下,我就射了出來,因爲很爽了,射的很多,噴了溫姐滿臉。

然后把沒噴出來的都抹到了她臉上。

王哥也很興奮,特意拿出了手機,給溫姐滿臉精夜的臉來了個特寫。

溫姐笑著罵了我們都是流氓,就和我去洗澡了。

然后我們三個就又按原來的方式躺倒了床上,王哥問溫姐爽不,溫姐說很舒服,好久這麽過瘾了。

王哥又說溫姐臉上帶精夜的洋子很好看,說以后就往臉上射,溫姐生氣似的罵了他,轉過來對著我了,王哥說累了,睡會吧。

我和溫姐說了幾句話也摸著她的乳房睡著了。

我們醒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了,大家都有點餓了,王哥說出去吃飯吧,他請。

我說那行啊,得我請啊,然后我說賓館附近有個洗浴中心很好,還有自助餐,我去洗個澡,按摩下,然后吃自助餐。

王哥說可以,溫姐也同意了。

我和王哥洗了桑拿,然后做了按摩和足療,感覺輕松多了,剛才的腰酸背痛沒有了,然后就去了大廳,溫姐已經等那里了。

我們三個聊了會,自助餐時間到了,便去吃飯了。

從洗浴中心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下午下了雨,天氣很涼快,王哥說走走吧,吃多了。

我們三個便慢慢的散步,我想請他們出去玩玩,可大家想來想去,也沒想出什麽來。

正好路過一個網吧,王哥說去上會網吧,我們便進了去。

網吧我找了個包間,包間有兩台電腦,溫姐一個,王哥一個,我只好看了。

溫姐開了QQ,也沒什麽人在線,就叫我上了。

包房里是個大沙發,我們便叫溫姐坐到了中間。

王哥是個遊戲高手,我和他打了兩局紅警,都輸了,又玩了幾場實況足球,基本都是平手。

王哥又打開了他的網絡遊戲征途,這個遊戲我也玩過,但遠遠達不到王哥的水平,他的裝備多試極品,我知道這個遊戲是需要很多錢的,王哥說自己平時天天看店,很無聊,就用遊戲打發時間。

出了網吧已經九點多了,又下過雨,街上沒什麽人,我說打車,王哥說溜達回去。

街上沒什麽人,我遞給王哥只煙,和他邊走邊抽,溫姐走在前邊。

溫姐依然穿的是來的時候那身衣服,高跟鞋踩在剛下過月的路面上,發出咔咔的聲音。

我和王哥都看著溫姐搖晃著的性感屁股。

我老婆屁股好不,王哥問,我說好。

我老婆不光屁股好,屁眼也好,回去給你試試,王哥笑著說。

溫姐聽見了我們的話,笑著我她老公壞。

到賓館門口的時候,我說去買些吃的什麽的,叫王哥他們先上去。

我買了東西回到賓館,敲門叫他們開門,王哥門開的很快,打開后就把我拉了進來,他什麽都沒穿,回頭一看,溫姐也是光的,撅著大白屁股趴在那里。

我在幫你開發你姐的屁眼呢,王哥笑著說。

我趕緊放下了東西,去洗了個澡,加了了他們。

王哥說他們夫妻經常搞后門的,不過我的比他的大,需要先開發下,然后叫我干。

我躺在了那里,叫溫姐趴到了我身上,王哥搞她的屁股。

開始王哥弄的很慢,開始的時候溫姐的身體都沒什麽晃動。

后來王哥逐漸的加速了,溫姐被弄后門的叫床和前邊有些不同,叫的很低沈。

王哥叫溫姐擡高了屁股,開始快速搞她,我便換了姿勢,伸手下午摳摸溫姐的比,王哥說我很聰明,知道怎麽配合。

又搞了會,我說能不能一起來啊,一個比,一個屁股,王哥說好啊。

于是我便平躺下,叫溫姐趴了上來,套入了我的雞吧,王哥繼續搞后邊。

我想這個應該是真正意義上的3P了吧,心理感覺很激動很興奮。

我和王哥一會他的雞吧爲主,一會我的雞吧爲主,一個主要搞的時候另一個就配合。

溫姐在兩個雞吧的刺激下興奮一場,叫床聲此起彼伏,並叫我使勁摸她的乳房。

搞了段時間,王哥說換個姿勢,兩個雞吧一起動。

看來他們是有經驗的,這次王哥平躺著,叫溫姐坐了上去,溫姐雙手拄著床面,然后叫我上來,騎在王哥腿上,抱著了溫姐的腿,把雞吧插入。

可能這里我有點沒說清除,總之這個姿勢很難拿,我平時是想不出來的。

這洋我們兩個雞吧一起動了起來,溫姐的叫床聲變得更大了,更興奮了她,幾乎進入了忘我的狀態。

王哥問她爽不,她大聲的喊著爽。

我感覺自己興奮的視乎雞吧都比平時大了,感覺它在溫姐的比里塞得慢慢的。

十來分鍾后,溫姐來高潮了,手緊緊的抓住了床單,嘴里除了叫床聲,還有含糊不清的話語。

王哥叫我加油,我加快了速度,底下的王哥也加快了速度,終于在大叫聲中,溫姐達到了高潮。

溫姐高潮后,我們三個的連體也分開了,王哥顯然還沒滿足,沒等溫姐喘氣就把她壓倒了身下,繼續搞她的肛門,看他們太投入了,我也沒好加入。

王哥射精的很快,拍了幾下溫姐大屁股幾下,便射了,射精的時候居然往里頂了頂,把精夜都射到了溫姐屁眼里。

王哥去洗澡了,我湊了過來,看溫姐被搞過后的屁眼。

溫姐肛門的部位皮膚很黑,屁眼成了圓洞,里邊有乳白的精夜在往外流。

看我在看她屁眼,溫姐有點害羞,伸手過來遮蓋,但顯然有點有氣無力,我一擋,她就放棄了。

王哥出來了,說我怎麽不上啊,我說嫂子太累了,叫她休息吧。

王哥說好吧,反正自己也干不動了,以后的時間就都看我了。

王哥依然躺在那里看電視,我則和溫姐面對面的側躺著,並叫她的一條腿搭到了我的腿上。

我問溫姐是不是經常搞后邊,搞后邊舒服不舒服,溫姐說很早就開始和老公做了,也挺興奮的。

聊了一會,我手便又開始摸她了,因爲熟悉了,我也沒客氣,一只手上邊,一只手下邊。

突然溫姐叫喚了起來,我覺得有點奇怪了,自己力度並不大啊,回頭一看王哥正用手指朦胧的捅她屁眼呢。

王哥把溫姐拉了起來,在床的中間疊了兩個枕頭,叫溫姐趴了上去,然后叫我趴了上去。

溫姐開始是撅著屁股,我插的是她的陰道,插了一會,她便趴倒了枕頭上,我開始用龜頭摩擦她的屁眼。

我問她干可以不,溫姐說輕點,我便插了進去。

溫姐的肛門進入的很容易,比我想象的容易的多,可能是王哥事先給開發了吧。

我以前也做過肛交,但是時間都很短,放進去也沒怎麽插,這次則不同了,肛交的時間很長,而且是完全的在肛門里抽插。

我抽插的速率很慢,但每次插的力度挺大,溫姐此刻撅著屁股,臉完全貼到了床面上,叫床聲變成了哼哼的聲音。

我覺得肛門和比不同的地方在于肛門很緊,而且因爲肛門是圓形的,整個雞吧都受到了加緊的力量,整個雞吧像被緊緊的箍住了似的。

慢慢的我速度開始變快了,索性就趴了上去,身體緊緊的貼著溫姐的身體。

溫姐隨著我雞吧的頂入每次都發出低沈的吼聲,看來后邊能給她帶來的沖擊力,遠遠大于前邊。

王哥則是側身躺著,邊看電視邊看我們性交,我想這可真是做到在一個女人的老公面前搞她了,而且是在她老公的注視之下。

這洋搞了會,我又直起了身體,但雞吧依然沒離開溫姐的肛門,溫姐此刻很配合,屁股前后移動,迎合著我的抽插。

她的屁眼也完全被插開了,進入自如,而且每次雞吧都幾乎插到了根部。

我身上汗出了很多,溫姐也出了很多汗,我摸了摸她的頭發幾乎都濕了。

肛交持續了足足有三十分鍾,我感到非常的滿足,是我第一次肛交如此長時間,而且溫姐的后便感覺非常的好。

溫姐說能不能弄她會前邊,我說當然可以了,王哥說溫姐喜歡被搞完后邊再搞前邊。

我把她翻了過來,對她的比又是一通猛烈的抽插,溫姐還是滿足的哼哼著。

前邊插了有十分鍾,我說自己累了,叫溫姐上來,溫姐騎在我身上,依然是背對著我,看來她很喜歡,也擅長這個姿勢。

我手扶著她的腰,叫她把屁眼套進了我的雞吧,然后便開始捏著她的大屁股開始享受了。

王哥伸手過來,在溫姐的屁股上啪啪的拍了幾下,叫她加速。

我感覺自己要射精了,本來想射到溫姐的屁眼里,但一想自己畢竟不是人家老公,便拔了出來,叫溫姐趴下,按著她的屁股手淫,最后射到了她的屁股上。

我們三個都很累了,我遞給王哥一支煙,和他抽煙休息,溫姐洗了澡說太累了,睡一覺。

我和王哥說了會話也躺下睡了,王哥很大方,叫我摟著他老婆睡的。

我醒了的時候天都朦朦亮了,王哥正在看足球,當時正踢美洲杯。

我坐了起來和王哥一起看球,昨天我買了啤酒,我們喝起了酒來。

中場休息的時候王哥問我還想不想來一次,我說嫂子正睡覺呢。

王哥說沒什麽,便過去把雞吧往溫姐的嘴里放,溫姐還沒醒,迷迷糊糊中看見是老公的雞吧,便習慣性的吞了下去,嘴里還含糊的刀咕著。

不知道溫姐什麽時候把內褲和胸罩都穿上了,我便下去把她的內褲給拉了下去,開始對付她的比。

王哥也開始吻她,並拿掉了她的乳罩。

溫姐說我們太色了,睡覺都不叫她睡。

不過可能是昨天干的太猛了,王哥的雞吧這次怎麽也沒硬起來,任憑溫姐用嘴給她服務了好長時間也沒起效。

我只好自己上了,溫姐說昨天搞得屁眼有點疼,沒讓弄后門,我便插的她前邊,這次性交持續了大概30分鍾,換了幾個姿勢,我沒射精,溫姐也沒高潮,搞到累了就停下了。

球也踢完了,我們又都躺下睡覺了,也沒下去吃早飯。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10 點多了,我們三個每人又洗了個澡就退房離開了。

中午我們請他們吃的烤肉,然后就把他們送到了車站。

長靴主題的3P聚會這個周六我們又組織了次3P聚會,本次聚會的主題是長靴,也就是要求妻子們在遊戲的過程中要穿上長靴,以此來增加更多情趣。

很多人都問這次聚會組織的如何,現在抽點時間把過程簡單的寫出來下,希望大家關注。

本次聚會原定是三對夫妻參加,分別來自沈陽,吉林松原和鞍山。

但周四的時候沈陽的夫妻出了點問題,沈陽夫妻老婆我叫她田姐,今年42了。

我和田姐關系比較特殊,田姐老公基本沒有性能力,我開始和他是情人關系,后來我把3P的事情和她說了,她便說服了她老公,我們一起做了一次后,沒想到她老公居然哪次突然變厲害了,他的說法是看到老婆被別人干很興奮。

以后我們經常玩3P,這次他們也要來聚會。

田姐老公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很大,田姐生活很悠閑,可老公卻很忙。

這次他老公突然要去南方,很緊急來不了了。

但她老公人很實在,也很理解她。

便做了個抉定,叫田姐和我作爲夫妻來參加聚會,用他的話是“哪天你就把她當自己老婆玩吧!”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小杏的淫亂生活
愛妻換給他人騎
和妻子嘗試3P
挑逗著爹地的丁字褲
CCR-廉價妓女
三個妹妹
淫蕩的肉彈老媽
下賤的淫奴妻
一家五女侍一夫
意外中的3P
熱門小說:
健身房的激情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