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台上愛愛 校園學生

有個很吵很吵,老是機哩瓜拉說個不停,讓人看了就頭昏眼花的女孩,我姑且叫她小暈。

小暈很吵,吵的得罪許多許多人。吵的讓人退避三捨。很奇怪,她這麼小小一隻,怎麼有這麼多能量。

我卻不像一般人一樣如此看待她。我總是覺得這吵鬧的背後有很多寂寞,所以上課的時候我總是任由她吵,然後給她吃點糖果。

我在想,如果給她一點真正的關心,她是不是就不會那麼吵了。

高二的暑假,我們在補習班吵吵鬧鬧的度過,年少輕狂的最後一個夏天。

「喂。」小暈似乎是吵累了,一屁股坐在我位子上,硬是把我擠到一邊。

「恩。」我看著她深褐色的頭髮。

「那個,晚上陪我回宿捨,我好無聊,而且晚上學校宿捨超黑的。」她說,「你女朋友不會生氣吧。」

「不會阿,又沒幹麻。」我轉著筆說。

盛夏的夜晚依舊炎熱,偶爾有徐徐微風吹來,讓人忍不住真心的笑。

我坐在司令台邊緣,小暈雙手抱膝也坐在一旁。天空很黑,看的見幾顆很亮的星。

小暈什麼也不說。我知道,本質裡的她也不過是個小女孩罷了。

「你們交往多久了?」她忽然問。

「一年多。」我沒轉頭看她。

「喔,看你們過的很好。」她說,沒有什麼情緒,「好羨幕。」忽然又補充一句。

「還可以啦。不過妳啊,跟前任男朋友分手也有一段時間了,再找一個嘛。」這次我轉頭看著她說,她小小的鼻頭映出司令台天花闆上的微弱白色燈光,「才不會這麼吵。」我補充,微笑。

她瞄了我一眼,俏皮的笑了一笑。

「可是我喜歡的人,不可能喜歡上我。」她撥了撥快刺到眼睛的瀏海。

「怎麼會,妳那麼可愛。」我很真誠的側過身去捏了捏她的小小鼻子。

她輕笑看向我,忽然轉為憂慮。

「我喜歡你。好喜歡。」

我看著小暈,小暈回望我。我想我們兩個在玩看誰先轉頭回去就輸了的遊戲。

小暈…小暈…。

我稍微往前傾,嘴唇碰到了小暈的嘴唇,慢慢閉上眼睛。

小暈保持原本雙手抱膝的姿勢,卻全身僵硬縮了起來,然後也緩緩閉上眼。

我用自己的嘴唇先親了小暈的上唇,然後是下唇,然後是整個唇面。稍稍把頭一偏,我繼續親吻著小暈,在她的嘴外打轉。

小暈緊緊閉著眼睛,感受我的親吻,然後她也慢慢張開嘴唇,不等我進入便把舌頭探了出來在我的牙齦上輕輕刷過,接著整個舌頭深入我嘴裡,和我的舌交疊在一起。

我腦海裡浮現出小暈和我接吻的畫面。浮現出小暈的模樣。剛好到肩膀的短髮、那頭淺淺的髮色,她的瀏海、她的鼻子、她的嘴唇,她的肩膀、她的手、她的腿,她閉上眼嘟起嘴和我舌吻的景象…。

原來她的舌頭這麼長…

我剋製不住想抱她的衝動,輕輕扶住她小小的肩膀。忽然我們分開。

「我…」她無法啟齒,雙眼迷濛的看著我。

奇怪的,尷尬只在我腦中一閃而過,隨後我們又短兵相接的小吻了三、四次,我把右手移到她腰上,緊緊摟住。

好個小蠻腰…

小暈放手,腿漸漸伸直,我湊的更近些,另一手也舉了起來,環抱住她,然後不斷接吻、一直接吻。

我把左手往下方移動,悄悄探進她薄薄的白色t恤,碰觸到她緊實的肚皮。她沒有反抗,只是一臉迷幻的和我香吻。我在她肚上停了些會,然後往上游移,摸到硬硬的包覆物,是她那很顯眼的黑色胸罩。

見她默許,我於是將她的胸罩往上推,整個手掌取而代之的覆蓋在她那和肚皮有著反差觸感的柔軟乳房。我們還在擁吻,然而此時我的腦海卻已充滿她乳房的光景。

原本以為小暈交過四個男朋友,應該是個戀愛和相處技巧都相當熟練的女孩,但此時她卻像初戀般,一股腦的含著我嘴唇不放。我左手在她右乳上輕輕搓揉,不時感受到她乳頭一次又一次的戰慄充血。

她似乎回過神來,兩手交疊到腹部,將白色t恤往上拉,赤裸的上身在我前呈現。果然和我想像一般,是健康的古銅膚色,有著緊實的小蠻腰,恰到好處比例的中等胸部,全身透出潔淨的健康反光。

她把t恤和胸罩丟到一旁,上空著和我繼續接吻。吻的我嘴都麻了。

我盯著她,轉過身面對她。

她也專心的轉過身來,面對著我。接著湊過來坐在我腿上,雙臂摟住我的脖子,軟綿綿的小胸部摩擦著我的外衣。小暈小而渾圓緊緻的屁股壓在我下腹上,我幾乎感覺股間的隆起物已經可以頂到她。

「我好喜歡你…你總是這麼關心我…肯對我好,不管我怎麼吵…」小暈含糊不清的說,挺胸,又將雙唇印著我,雙舌再度糾纏。

我們將彼此口中的分泌物以一滴不漏的方式在對方口中傳來傳去,甚至可以聽見吸吮的聲音。

「陳巧芸…」我將她用舌頭遞過來的口水全吞下,呼喚著她的名字。

「噓…好好愛我,把你的全部都給我。」小暈說,自己解開牛仔小短褲的釦頭。

我托住她的身體,輕輕把她放到地闆上,手背感覺到司令台地闆的溫度。

「愛我。」小暈輕聲說,不同於平常的大呼小叫。

一語不發的,我褪去她的小熱褲,欣賞了一下她被包覆在黑色褲襪裡的下半身,然後連褲襪也一起剝掉,現在她身上就只剩一件白色細帶三角褲了。

我輕壓在小暈身上,親吻她嘴唇,然後是脖子,然後乳頭。手在她三角褲外面緩緩打轉。

片刻之後,些微液體像漏水一樣滲出,溼了三角褲。我有點捨不得的離開小暈那對健康的古銅色乳房,用雙手脫下她的內褲,修剪過的整齊的陰毛伏貼在恥丘上,恥丘和她全身一樣也是美麗的古銅色。終於,她一絲不掛的躺在司令台上。

我也脫光我的衣服,稍微愛撫了一下腫脹多時的陰莖,讓它更加飽滿。

「我要進去了。」我對著小暈潮紅的臉呼出氣。

我右手撐地,專心緻志的凝視著小暈的臉蛋,左手扶著小暈的大腿內側輔助自己插入。龜頭先是感到被軟軟的東西包住,然後是整根陰莖緩緩沒入。

「妳濕的好徹底,好溫暖,好舒服。」我說,陰莖還停在她小洞裡熱機。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好好來。

小暈滿臉紅暈,好可愛。

「來囉。」我說,屁股稍稍用力,把陰莖往回抽數呎,然後再往前插。

「哼!」小暈嬌喘一聲,像是悶哼,屁股不自覺的抬起,雙腿彎曲,擺出標準的交媾姿勢。

「還可以…嗎?」我問,感覺一股力量施在包著我老二的肉壁上,肉壁用力將我夾住不放。肉壁上似乎有些小肉粒,活生生般的蠕動,好舒服。

「你總是…」小暈小喘著說,「…好溫柔,沒關係,繼續。」

於是我又開始抽插。

陰莖一進一出,在小暈軟綿綿的肉穴裡摩擦著,我偶爾低頭看著生殖器交合處,小暈用著力的陰唇有時因為我的抽插而看起來像是被拉扯著,發出咕啾咕啾的聲音。

小暈滿臉通紅的流著汗,汗水在她褐色皮膚上度上一層誘人的反光,壓抑著似的呻吟聲格外可愛。她那如黑糖饅頭的乳房微微上下顫抖,勃起的乳頭輪廓清晰可見。小暈那因為老是自己一個人騎腳踏車回到外縣市的家而結實的小腿用力夾在我背上,腳指因為用力而彎曲絆在一起。

我專心的抽插,現在差不多到了最後該狂抽猛送的階段。

我漸漸加快速度,忽然感覺小暈也更用力吸住我了。

「我可以…我可以…」我把舌頭伸出嘴外,和小暈同樣也在空氣中攪動的舌頭交纏,「…我可射在裡面嗎?」我感覺到自己的龜頭似乎正在撞擊那像是子宮口的地方。子宮口有著詭異的吸力,總是啵啵似的想吸住我的龜頭。

「不…不要。」小暈忍住想大聲淫叫的衝動冷靜的說,「不可以射在裡面。今天不行。」

可是,此時不內射待何時?

「我好想…我好想射在裡面。」我在小暈耳邊呢喃,抽送速度絲毫不放慢,「我想射在妳暖呼呼的小穴裡面。」我故意補充。

「今天不行。」小暈耳朵紅了,想必是聽到我後面那句淫穢的話。

我忍不住這種舒服的感覺,不想拔出來射在空氣中。雖然是盛夏,但我的第一次該是要留在某人體內才對…。

一個想法乍然而生。

我忽然拔出沾透了淫水和小暈陰道分泌物的肉棒,淫水和分泌物合成的濃稠汁液從小暈乾淨的小穴流下,沿著屁股渾圓的弧度滴到地上。

小暈以為我要射在她肚子上,抬起頭看著我的陰莖。

但緊接著我把龜頭塞進小暈沾著分泌物的屁眼,一捅再捅,每一下都是抱著刺穿菊花的暴力而來。

小暈睜大了圓圓的眼睛,「你…你要做什麼?」

太遲了,在我粗暴的摧殘之下,原本密合的屁眼打開呈小小的眼洞,黑洞般的漆黑誘惑著我。

我奮力把整根陰莖塞入小暈嫩嫩的屁股裡,一路上頻頻感覺一股比小穴裡還要大的阻力往龜頭處推來,而且四面八方的肉壁比起小穴是更加乾燥而且狹窄。聽見啪啪兩聲之後,似乎是擴約肌原本的極限被我給撐過而拉開來的聲響,門口原本緊到不行的約束力放鬆許多。

小暈大呼小叫,聽不出是呻吟還是疼痛的叫喚。「好不舒服…好痛…我好痛!」她喊著,臉糾結。

「一下下就好。射在這裡面就不會懷孕了。」我把唇貼近她,卻被一把推開。

「好痛,好痛!快拔出來,會大便!我好痛!」她流著淚,腿驚臠般的僵硬著,用膝蓋夾住我的肋骨。

我沒有說話,只是開始一進一出,和剛才沒兩樣的抽插。

「想大便!不要這樣,我想大便!好痛!」她哭喊。

我繼續抽插,雙手壓住她的大腿,把全部的力氣都出在屁股上頭。一開始陰莖還感受到一股極大的縛力,但是慢慢的就像插小穴一樣如魚得水。

「會…會想大便…別這樣…」小暈哭喊的聲音越來越小,成了細細的哽咽。

最後那種感覺像陰道裡面一樣,我開始奮力衝刺,用力的連小暈圓圓的小屁屁都被我拉來扯去上上下下。

「射了!!!」我說,並沒有高喊。老二在小暈直腸裡射出熱熱的精液,顫抖著一注一注射出。

「巧芸…巧芸。」我又把臉湊近小暈臉旁,呼喊著她。

「煩死了。」小暈用我聽慣了的吵鬧嗓音說,滿臉都是淚和汗,「我討厭你。」

「巧芸…。」我有點尷尬的不停呼喊她。她不會因為這樣而討厭我了吧。

這時陰莖也射的差不多了。

小暈忽然用手扶住我的肩膀,把我壓上前和她接吻。一遍又遍,她用力又熱烈的狂吻。

「你給我了。我以後就是你的。」她邊吻邊溫柔的說,話語裡充滿無限煽情,「不管是我的唇,」,用力的啵了我上唇一下,「還是我的身體,都是你的。」

我拔出陽具,小暈的眉頭皺了一下,好像有點痛。

「不管前面還是後面嗎?」我淫穢的問。

小暈又臉紅了。

「恩。」她點頭,像小白兔一樣只露出門牙頑皮的笑著,「每個洞都是你的。」

有個很吵很吵,老是機哩瓜拉說個不停,讓人看了就頭昏眼花的女孩,我姑且叫她小暈。

小暈很吵,吵的得罪許多許多人。吵的讓人退避三捨。很奇怪,她這麼小小一隻,怎麼有這麼多能量。

我卻不像一般人一樣如此看待她。我總是覺得這吵鬧的背後有很多寂寞,所以上課的時候我總是任由她吵,然後給她吃點糖果。

我在想,如果給她一點真正的關心,她是不是就不會那麼吵了。

高二的暑假,我們在補習班吵吵鬧鬧的度過,年少輕狂的最後一個夏天。

「喂。」小暈似乎是吵累了,一屁股坐在我位子上,硬是把我擠到一邊。

「恩。」我看著她深褐色的頭髮。

「那個,晚上陪我回宿捨,我好無聊,而且晚上學校宿捨超黑的。」她說,「你女朋友不會生氣吧。」

「不會阿,又沒幹麻。」我轉著筆說。

盛夏的夜晚依舊炎熱,偶爾有徐徐微風吹來,讓人忍不住真心的笑。

我坐在司令台邊緣,小暈雙手抱膝也坐在一旁。天空很黑,看的見幾顆很亮的星。

小暈什麼也不說。我知道,本質裡的她也不過是個小女孩罷了。

「你們交往多久了?」她忽然問。

「一年多。」我沒轉頭看她。

「喔,看你們過的很好。」她說,沒有什麼情緒,「好羨幕。」忽然又補充一句。

「還可以啦。不過妳啊,跟前任男朋友分手也有一段時間了,再找一個嘛。」這次我轉頭看著她說,她小小的鼻頭映出司令台天花闆上的微弱白色燈光,「才不會這麼吵。」我補充,微笑。

她瞄了我一眼,俏皮的笑了一笑。

「可是我喜歡的人,不可能喜歡上我。」她撥了撥快刺到眼睛的瀏海。

「怎麼會,妳那麼可愛。」我很真誠的側過身去捏了捏她的小小鼻子。

她輕笑看向我,忽然轉為憂慮。

「我喜歡你。好喜歡。」

我看著小暈,小暈回望我。我想我們兩個在玩看誰先轉頭回去就輸了的遊戲。

小暈…小暈…。

我稍微往前傾,嘴唇碰到了小暈的嘴唇,慢慢閉上眼睛。

小暈保持原本雙手抱膝的姿勢,卻全身僵硬縮了起來,然後也緩緩閉上眼。

我用自己的嘴唇先親了小暈的上唇,然後是下唇,然後是整個唇面。稍稍把頭一偏,我繼續親吻著小暈,在她的嘴外打轉。

小暈緊緊閉著眼睛,感受我的親吻,然後她也慢慢張開嘴唇,不等我進入便把舌頭探了出來在我的牙齦上輕輕刷過,接著整個舌頭深入我嘴裡,和我的舌交疊在一起。

我腦海裡浮現出小暈和我接吻的畫面。浮現出小暈的模樣。剛好到肩膀的短髮、那頭淺淺的髮色,她的瀏海、她的鼻子、她的嘴唇,她的肩膀、她的手、她的腿,她閉上眼嘟起嘴和我舌吻的景象…。

原來她的舌頭這麼長…

我剋製不住想抱她的衝動,輕輕扶住她小小的肩膀。忽然我們分開。

「我…」她無法啟齒,雙眼迷濛的看著我。

奇怪的,尷尬只在我腦中一閃而過,隨後我們又短兵相接的小吻了三、四次,我把右手移到她腰上,緊緊摟住。

好個小蠻腰…

小暈放手,腿漸漸伸直,我湊的更近些,另一手也舉了起來,環抱住她,然後不斷接吻、一直接吻。

我把左手往下方移動,悄悄探進她薄薄的白色t恤,碰觸到她緊實的肚皮。她沒有反抗,只是一臉迷幻的和我香吻。我在她肚上停了些會,然後往上游移,摸到硬硬的包覆物,是她那很顯眼的黑色胸罩。

見她默許,我於是將她的胸罩往上推,整個手掌取而代之的覆蓋在她那和肚皮有著反差觸感的柔軟乳房。我們還在擁吻,然而此時我的腦海卻已充滿她乳房的光景。

原本以為小暈交過四個男朋友,應該是個戀愛和相處技巧都相當熟練的女孩,但此時她卻像初戀般,一股腦的含著我嘴唇不放。我左手在她右乳上輕輕搓揉,不時感受到她乳頭一次又一次的戰慄充血。

她似乎回過神來,兩手交疊到腹部,將白色t恤往上拉,赤裸的上身在我前呈現。果然和我想像一般,是健康的古銅膚色,有著緊實的小蠻腰,恰到好處比例的中等胸部,全身透出潔淨的健康反光。

她把t恤和胸罩丟到一旁,上空著和我繼續接吻。吻的我嘴都麻了。

我盯著她,轉過身面對她。

她也專心的轉過身來,面對著我。接著湊過來坐在我腿上,雙臂摟住我的脖子,軟綿綿的小胸部摩擦著我的外衣。小暈小而渾圓緊緻的屁股壓在我下腹上,我幾乎感覺股間的隆起物已經可以頂到她。

「我好喜歡你…你總是這麼關心我…肯對我好,不管我怎麼吵…」小暈含糊不清的說,挺胸,又將雙唇印著我,雙舌再度糾纏。

我們將彼此口中的分泌物以一滴不漏的方式在對方口中傳來傳去,甚至可以聽見吸吮的聲音。

「陳巧芸…」我將她用舌頭遞過來的口水全吞下,呼喚著她的名字。

「噓…好好愛我,把你的全部都給我。」小暈說,自己解開牛仔小短褲的釦頭。

我托住她的身體,輕輕把她放到地闆上,手背感覺到司令台地闆的溫度。

「愛我。」小暈輕聲說,不同於平常的大呼小叫。

一語不發的,我褪去她的小熱褲,欣賞了一下她被包覆在黑色褲襪裡的下半身,然後連褲襪也一起剝掉,現在她身上就只剩一件白色細帶三角褲了。

我輕壓在小暈身上,親吻她嘴唇,然後是脖子,然後乳頭。手在她三角褲外面緩緩打轉。

片刻之後,些微液體像漏水一樣滲出,溼了三角褲。我有點捨不得的離開小暈那對健康的古銅色乳房,用雙手脫下她的內褲,修剪過的整齊的陰毛伏貼在恥丘上,恥丘和她全身一樣也是美麗的古銅色。終於,她一絲不掛的躺在司令台上。

我也脫光我的衣服,稍微愛撫了一下腫脹多時的陰莖,讓它更加飽滿。

「我要進去了。」我對著小暈潮紅的臉呼出氣。

我右手撐地,專心緻志的凝視著小暈的臉蛋,左手扶著小暈的大腿內側輔助自己插入。龜頭先是感到被軟軟的東西包住,然後是整根陰莖緩緩沒入。

「妳濕的好徹底,好溫暖,好舒服。」我說,陰莖還停在她小洞裡熱機。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好好來。

小暈滿臉紅暈,好可愛。

「來囉。」我說,屁股稍稍用力,把陰莖往回抽數呎,然後再往前插。

「哼!」小暈嬌喘一聲,像是悶哼,屁股不自覺的抬起,雙腿彎曲,擺出標準的交媾姿勢。

「還可以…嗎?」我問,感覺一股力量施在包著我老二的肉壁上,肉壁用力將我夾住不放。肉壁上似乎有些小肉粒,活生生般的蠕動,好舒服。

「你總是…」小暈小喘著說,「…好溫柔,沒關係,繼續。」

於是我又開始抽插。

陰莖一進一出,在小暈軟綿綿的肉穴裡摩擦著,我偶爾低頭看著生殖器交合處,小暈用著力的陰唇有時因為我的抽插而看起來像是被拉扯著,發出咕啾咕啾的聲音。

小暈滿臉通紅的流著汗,汗水在她褐色皮膚上度上一層誘人的反光,壓抑著似的呻吟聲格外可愛。她那如黑糖饅頭的乳房微微上下顫抖,勃起的乳頭輪廓清晰可見。小暈那因為老是自己一個人騎腳踏車回到外縣市的家而結實的小腿用力夾在我背上,腳指因為用力而彎曲絆在一起。

我專心的抽插,現在差不多到了最後該狂抽猛送的階段。

我漸漸加快速度,忽然感覺小暈也更用力吸住我了。

「我可以…我可以…」我把舌頭伸出嘴外,和小暈同樣也在空氣中攪動的舌頭交纏,「…我可射在裡面嗎?」我感覺到自己的龜頭似乎正在撞擊那像是子宮口的地方。子宮口有著詭異的吸力,總是啵啵似的想吸住我的龜頭。

「不…不要。」小暈忍住想大聲淫叫的衝動冷靜的說,「不可以射在裡面。今天不行。」

可是,此時不內射待何時?

「我好想…我好想射在裡面。」我在小暈耳邊呢喃,抽送速度絲毫不放慢,「我想射在妳暖呼呼的小穴裡面。」我故意補充。

「今天不行。」小暈耳朵紅了,想必是聽到我後面那句淫穢的話。

我忍不住這種舒服的感覺,不想拔出來射在空氣中。雖然是盛夏,但我的第一次該是要留在某人體內才對…。

一個想法乍然而生。

我忽然拔出沾透了淫水和小暈陰道分泌物的肉棒,淫水和分泌物合成的濃稠汁液從小暈乾淨的小穴流下,沿著屁股渾圓的弧度滴到地上。

小暈以為我要射在她肚子上,抬起頭看著我的陰莖。

但緊接著我把龜頭塞進小暈沾著分泌物的屁眼,一捅再捅,每一下都是抱著刺穿菊花的暴力而來。

小暈睜大了圓圓的眼睛,「你…你要做什麼?」

太遲了,在我粗暴的摧殘之下,原本密合的屁眼打開呈小小的眼洞,黑洞般的漆黑誘惑著我。

我奮力把整根陰莖塞入小暈嫩嫩的屁股裡,一路上頻頻感覺一股比小穴裡還要大的阻力往龜頭處推來,而且四面八方的肉壁比起小穴是更加乾燥而且狹窄。聽見啪啪兩聲之後,似乎是擴約肌原本的極限被我給撐過而拉開來的聲響,門口原本緊到不行的約束力放鬆許多。

小暈大呼小叫,聽不出是呻吟還是疼痛的叫喚。「好不舒服…好痛…我好痛!」她喊著,臉糾結。

「一下下就好。射在這裡面就不會懷孕了。」我把唇貼近她,卻被一把推開。

「好痛,好痛!快拔出來,會大便!我好痛!」她流著淚,腿驚臠般的僵硬著,用膝蓋夾住我的肋骨。

我沒有說話,只是開始一進一出,和剛才沒兩樣的抽插。

「想大便!不要這樣,我想大便!好痛!」她哭喊。

我繼續抽插,雙手壓住她的大腿,把全部的力氣都出在屁股上頭。一開始陰莖還感受到一股極大的縛力,但是慢慢的就像插小穴一樣如魚得水。

「會…會想大便…別這樣…」小暈哭喊的聲音越來越小,成了細細的哽咽。

最後那種感覺像陰道裡面一樣,我開始奮力衝刺,用力的連小暈圓圓的小屁屁都被我拉來扯去上上下下。

「射了!!!」我說,並沒有高喊。老二在小暈直腸裡射出熱熱的精液,顫抖著一注一注射出。

「巧芸…巧芸。」我又把臉湊近小暈臉旁,呼喊著她。

「煩死了。」小暈用我聽慣了的吵鬧嗓音說,滿臉都是淚和汗,「我討厭你。」

「巧芸…。」我有點尷尬的不停呼喊她。她不會因為這樣而討厭我了吧。

這時陰莖也射的差不多了。

小暈忽然用手扶住我的肩膀,把我壓上前和她接吻。一遍又遍,她用力又熱烈的狂吻。

「你給我了。我以後就是你的。」她邊吻邊溫柔的說,話語裡充滿無限煽情,「不管是我的唇,」,用力的啵了我上唇一下,「還是我的身體,都是你的。」

我拔出陽具,小暈的眉頭皺了一下,好像有點痛。

「不管前面還是後面嗎?」我淫穢的問。

小暈又臉紅了。

「恩。」她點頭,像小白兔一樣只露出門牙頑皮的笑著,「每個洞都是你的。」

喜歡就讚一下!!!
1 4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與表叔的對話
趁著老婆熟睡
淫水氾濫的老婆為別人生孩子
處女被醫生操的爽啊
女醫生幫我射精–真實的體驗
高個子婦女
6P的性愛
三個妹妹
日趨火爆的淫妻遊戲
治療媽媽的傷痛
熱門小說:
別人的老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