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換妻遊戲 家庭亂倫

神州號游船將環游世界,不少中國夫婦參加了這次旅行。其中陳海、陳強父子帶著各自的媳婦一起參加了這次世紀之旅。

由于客滿的原因,陳海一家四人被安排在一個船艙內。

船艙內部的構造就跟普通賓館一樣,兩張床一個衛生間,就此而已。

陳強新婚燕爾,自然是粘得緊了點,礙著父母在邊上也就有互相撫慰著性器熬過了前幾日。

等到第三天夜里的時候,陳強聞著老婆浴後的芬香,念再也克制不住,悄悄的將雙手伸到老婆的胸前把玩著結實挺拔的圓乳。在陳強的襲擊下,青青悠悠醒轉,陳強的爪子也由胸部向後臀摸去。

青青感覺到丈夫的意圖,配合的將屁股往後聳著,在老婆的配合下,陳強的手掌摸到了飽滿的陰戶,濕熱的觸感由五指捏著的山丘傳到手里。

“哈…老婆發浪了!”想到這,陳強的也不听話的硬了起來,並且滑出三角褲頂在老婆的股峰上。受到男性器官的踫觸,青青興奮的握緊小手,輕輕的呻吟一聲後,將結實的圓臀甩掉丈夫的手,直接去觸那根調皮的。

對于青青的舉動,陳強伏在她耳朵邊上低聲戲道︰“老婆你想要啦!”

“下流。”話雖如此,可她的濕潤的凹陷部位卻緊緊地磨蹭著丈夫的龜頭。幾日沒入穴了,陳強現在也想極了,也就隔著褲子研磨起來。

“啊…哦…”听到老婆的浪叫,陳強連忙停下動作,用手捂住小嘴低聲在她耳邊說道︰“老婆別叫,要給爸媽听到就不好了。”嘴被捂住了青青說不出話,不過鼻子的哼哼卻加大了,“嗯…”一個鼻音拖了好長好長,這聲音…令陳強不得不服,好放開老婆的嘴巴道︰“我怕了你,別哼了。”

青青得理不饒人道︰“我要。”屁股開始甩動起來,那棒棒隨著晃動都陷入了半個龜頭,舒服得兩人都喔了一聲。

“不好,你的水太多了,會吵醒爸媽的。”

“我不!”

听到老婆的嗲聲,嚇得陳強繼續捂住老婆的嘴巴,此時老婆的肩膀顫抖得十分厲害了,不用想了,這瘋婆子在樂。知道老婆的瘋勁,曉得若不依她意思肯定會鬧個不停,將陰睫扶穩後把老婆內褲脫到大腿處,下身一湊,弄了進去。

被男人填滿後,青青立即停住了笑意,慢慢的扭著屁股以讓包容陰睫的肉穴能更好的擠壓。陳強的插入後,便開始慢慢的抽送起來,不一會他害怕的事情來了,包裹陰睫的肉穴忽然抖動起來,接著就是那該死的津液…太多了!完全泡著陰睫。陳強略為抽出,淫水就流了出來。害怕進入制造出噪音,陳強將半截陰睫停在老婆的體外,等待著浪水流乾。

水都出來了,說明青青火燃燒了,而陳強卻在此時停頓下來,這不要了她的命!這樣她可不依,自然將套著的屁股往後一聳,“咕唧、”淫靡的聲音頓時響起。

對面那張床隨著聲音顫抖了一下,床會听淫聲?當然不是,而是陳海夫妻發出的。兩人剛被鬧醒後心下都啐了一口暗罵著︰“這小兩口!”後來隨著小夫妻倆動作的演變,陳海的也硬了起來,頂在老婆的大腿上。而舒雪則轉過身子繼續裝睡。

由于心里害怕,加上過于粗大,而青青小穴又緊湊的關系,就在捅到花心的同時陳強繳械投降了。

此落彼起,陳海這時撩起老婆的裙子,將插了進去。一插入後,舒雪就沒法裝了,為什麼?那陰道里的浪水不就是證據。

丈夫射了精青青可不依,反手抓住軟化的嗔道︰“真沒用,就完了。”話音雖小,但字字入耳,听到兒媳婦的埋怨陳海這到威風起來,忘情的猛插了幾下,“啪…啪…”小腹撞擊臀部的聲音響徹船艙。

舒雪聞聲後用手狠捏了一下陳海的大腿,陳海此時也知道自己剛才興奮過頭了,也就咬著牙齒忍著老婆的狠捏,輕輕的送著。

雖然老陳知錯能改,但那啪啪兩聲卻沒逃脫陳強夫妻的耳朵。聞後青青嘲笑陳強道︰“還是小伙子了,還不如你爹?”這句話把對床的陳海听心花怒放,那在肉穴里的也漲了幾分。陳強听後自然是不服氣,年輕人就是年輕人,一怒之下棒沖天。調整姿勢後陳強挺槍而入,這下來得猛來得狠,實為報復,疼得青青浪哼一聲,小手一拍老公的手臂。

這下由陳強挑起了戰火,原本還不好意思的舒雪,听到兒子那邊的噪音變大後,她也想通了,都是成年人,夫妻間的事誰不知道,也就放開喉嚨哼哼起來,于是一場父子間的龍爭虎斗開始了。

年輕那方有力的撞擊下“啪啪”聲自然蓋過老陳夫妻的嘍,但唧咕的水聲老陳更勝一籌,原因是年輕人靠速度,中年人是緩抽。

這樣大弄了半個時辰後,姜還是老的辣,陳強氣喘吁吁地將精液射入了老婆子宮後便趴在老婆身上呼呼睡著了。雖然比賽沒勝利,但青青也到高潮了,也就不再嘲笑丈夫。

那邊寂靜了一會後,陳海也到了該發的時候,老鳥也在陰道里射了出來。由于睡在一個房間,舒雪婆媳二人也不好意思下床洗滌身子,也就此忍受著屁股間黏乎乎的液體四處流淌。

次日凌晨時青青和陳海就起床了,原因是一個要做健美操、另一個要耍太極拳。當兩人出去後,原本睡著的陳強忽然睜開了眼楮。他的面色陰沉,因為昨夜父親表現得比他強,他很不服氣。他認為射得晚並不代表厲害,能不能弄出女人的高潮才是重要的。

就為這原因,半夜醒轉後,他就睡不著了。一直等到老婆和老爸出去後,才坐起身子點了根煙舒緩著一肚子的郁悶。

正郁悶時,舒雪正好轉了個身子,那被子隨著一掀一蓋,雖然就一剎那間的事情,但他已看清楚被窩里娘的那一身白肉。

看到那幕後胯下的自然硬了起來,腦海里也閃出一個真正能做出比較的主意來。陳強站了起來,光著身子跳下了床,躥到父親的床上,掀起被子鑽了進去。靠近母親後,發現娘正撲在軟床上酣睡著,那成熟的皮膚比青青的白多了。

看到這里陳強的硬得有點疼了,于是顧不著將母親的身子翻轉,就此拱起被子騎在娘親的屁股上,坐在既豐滿又軟若棉花的肥臀上,那怒起的陰睫如繃緊的魚桿,上下彈跳著打在白皙的屁股上,並且發出啪啪的淫靡聲音。

陳強握住跳動中的,由娘翹起的屁股間撥尋著穴口,當前端被潮濕的兩片肉夾住的時候,陳強毫不客氣的送了進去。

“喔…爽!”那濕潤的陰道沒有青青那麼緊湊,但也不松弛,正好安放他的陰睫。舒服的停頓一會後,就開始“啪啪”的撞擊肥臀,大送著陰睫。

當陳強插入的時候,舒雪就被漲醒過來。醒後她立即就知道乾自己的男人不是陳海,因為這種飽和感跟陳海做時從來沒有過,還有抽插肉穴的陰睫堅硬度也是丈夫無法擁有的,要是丈夫以這個姿勢插入,那條多少會隨著肉穴的位置而彎曲,而這根肆虐體內的陰睫不但沒彎曲,倒是弄得陰道孔隨著它的硬度而上下拉開著。

這人?她偷偷的望了眼對面的床,那里空無一人,想法得到印證了,後面操自己的就是陳強。

“暈…被兒子乾了。”舒雪心里頓時不是滋味,但也不好發作。因為亂倫的事情傳出後,不但兒子要受處罰,自己也將沒面目做人,有心里罵道︰“該死的畜生,生你養你這麼大有什麼用,不但不听父母話,還給他爹帶綠帽子。”罵過以後還是有乖乖的咬著牙齒忍受著兒子巨棒的沖擊。陳強的強襲果然厲害,不到一會兒舒雪就忍不住了,兒子的陰睫又硬又粗又長,簡直是女人夢寐以求的聖物,將上他熟練的動作,總是輕松的在肉孔中穿梭著,速度上簡直就是一絕。

舒雪很快就克制不住了,首先背叛她的是肉體,那隨著陰睫攪動溢出來的浪水就是她情動的證據,隨著唧咕唧咕的淫靡聲浪,一波波的快感由四肢百骸沖入大腦,幾次想高呼大萬歲時,都被作為母親那點尊嚴給按捺下來了。

開始是騎在屁股上操,後來陳強乾得不過癮了,就跪著用手托起娘的屁股挺送著巨棒,這個姿勢陰睫的深入度又增加了幾分,撞擊花心的次數也增加了。舒雪實在忍不住了,張嘴大喊了起來︰“老公操死我了,我要完了。”說完後陰道一陣收縮,子宮內的陰精也灑了出來。

狡猾的舒雪,高呼都故意喊著老公。

听到娘的叫喚,陳強“靠”了一聲,將其母的頭翻轉過來道︰“爹的有我的大麼,能操死你麼?”

這下是躲不過了,面對著兒子,想起剛才的浪叫,舒雪臉頓時紅了。看到陳強眼中,那小子笑道︰“娘,您還會臉紅。太有意思了。”嘴里嘲笑著,小腹也狠狠地撞擊著。

事到如今舒雪也不再隱忍了,“你這小畜生,一大早就來騎娘、不知羞恥的東西,不就是比你爹大了點麼。”

听到娘的謾罵陳強更加開心,無恥地回道︰“大就能操死你,不服啊!不服你來榨乾我。”說著雙手在娘的巨乳上抓了起來。

說開了,舒雪也就放心的浪叫起來。“喔…喔!”淫聲不斷。

這邊母子倆盤纏大戰著,外面卻又是一副景致。

開始青青與公爹二人在甲板上晨練著,練著練著陳海的思維就開始走調了,原因嘛,都怪青青那麼性感誘惑,一身泳衣式的運動衣緊繃著健美的身體,圓的地方高聳,翹的地方豐盈。讓躲在後面的陳海大飽色眼,那寬松褲子里的老鳥也不安分地翹了起來。

女人的知覺最敏感了,對于誰在瞧自己,誰在瞄視那高聳乳房,全部逃不過她的眼楮,對于公公的偷窺舉動青青全悉知曉,不但不羞怒還故意將雙手上揚,好將那桃子般挺起的乳房給他看個夠,接著來了個踢腿,三角褲內側鼓起的肉丘隨之一現後消逝在陳海眼前。

這幾下動作差點沒弄得陳海腦溢血,正當陳海心神不定時,青青妖媚喚道︰“爸,過來一下好麼?”

陳海剛听還以為听錯了,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

青青瞧了,嘴角一噘,妖媚的笑著,“爸,是的。”

“怎麼了?”雖然不明白,但還是走了過去。

青青也不回答,而是將腿壓在欄桿上道︰“爸幫我壓會腿。”那個姿勢…陳海由後面伸手去按兒媳的大腿,後面那根老鳥自然在肥臀上磨蹭了,鼻子里聞著的是女人運動後的汗香,順著脖子向下看去,那乳溝也呈現在眼前。

陳海隔著褲子不斷磨蹭著媳婦的陰戶,弄得青青是咯咯直笑。壓了這條腿後換那條,兩人曖昧的觸踫幾十分鐘後,陳海渾身打了個激靈,老鳥發射子彈了。青青那里的愛液也順著繃緊陰戶的吊帶兩側滲出。

一起到了高潮後,兩人也無法再運動下去了,拿起毛巾揩了下汗水後,勾著手臂回船艙了。

剛打開門來,里面就傳來男女做愛的喘息聲。

“畜生,這樣操會把娘弄死的,輕點!”

女人的浪語告訴公媳二人,那氣喘如牛的男子就是陳強了。了解情況後陳海怒火中燒,擠過兒媳的雙乳就要往里沖。青青這時一把拽住陳海,紅艷的嘴唇湊了過去,對著公公鼻尖低聲道︰“爸、別生氣,咱們也做。”同時伸手到陳海褲子里捏弄那根老鳥。輕言溫語頓時將陳海的無名大火澆滅了,為了報復,陳海將手指伸到青青的屁股底下狠狠的握了下飽滿的陰戶。

“畜生的老婆果然騷極。”陳海邊說邊扯著媳婦的底褲。

“老畜生的老婆更加騷極!”青青說完就咯咯浪笑起來。

聞言陳海無語,不過那濕淋淋的陰戶已露了出來,于是扯出挺了進去。“撲哧…”隨著門被撞開後,兩人旋轉著進去,滾到了陳強的床位上。

沒想到他們這麼早就晨運完的母子倆驚得靜了下來,但糜爛的性交卻也沒停下來。隨著淫浪的聲浪由滾在陳強床上的男女奏起,看到陳海操起老婆的大腿,一副猛男形象,陳強頓時明白過來,也就毫不客氣的以同樣姿勢乾著娘親。

父子倆乾了一會後,將女人的身子擺過了方向,然後兩父子虎視耽耽地看著對方,乾著對方的老婆,都以最淫蕩的姿勢操著對方的女人。弄了一陣子後兩人都被對方女人的浪態吸引住了,于是極具溝通性的對望一眼後,陳強抱起娘一邊送著一邊走了過去。看著老婆的肉穴被兒子操得翻來轉去,陳海也不服,抱起兒媳婦來了個觀音坐蓮。

陳強走到對面後坐在父親的邊上,一起坐操著吁吁亂哼的女人。

“啊…爸你好會乾,我都要飛天了!”

舒雪听了也不服輸,“兒子,我快漲死了,慢點,我的穴都要爛了,生你的子宮被你插穿了!”顯然舒雪的浪叫更勝一籌,听得陳強大爽。

“爸,我不行了,你就操死我吧!射出精液來燙死我!燙死我!我給你生孫子,生兒子!”

淫亂的場面一直鬧到快中午時陳海才敗了下來,陳強一面英勇地操著娘親,一面拉過老婆來助興。

弄了許久後躺著的陳海恢復了體力,重新爬到媳婦的屁股上抽送了起來。于是四人互相輪流性交著,船艙那潔白的被單被四人的浪水精液弄得骯髒不堪。

神州號緩緩前進著,船艙內兩張床並在一起,四條赤裸的身體滾作一團。

神州號游船將環游世界,不少中國夫婦參加了這次旅行。其中陳海、陳強父子帶著各自的媳婦一起參加了這次世紀之旅。

由于客滿的原因,陳海一家四人被安排在一個船艙內。

船艙內部的構造就跟普通賓館一樣,兩張床一個衛生間,就此而已。

陳強新婚燕爾,自然是粘得緊了點,礙著父母在邊上也就有互相撫慰著性器熬過了前幾日。

等到第三天夜里的時候,陳強聞著老婆浴後的芬香,念再也克制不住,悄悄的將雙手伸到老婆的胸前把玩著結實挺拔的圓乳。在陳強的襲擊下,青青悠悠醒轉,陳強的爪子也由胸部向後臀摸去。

青青感覺到丈夫的意圖,配合的將屁股往後聳著,在老婆的配合下,陳強的手掌摸到了飽滿的陰戶,濕熱的觸感由五指捏著的山丘傳到手里。

“哈…老婆發浪了!”想到這,陳強的也不听話的硬了起來,並且滑出三角褲頂在老婆的股峰上。受到男性器官的踫觸,青青興奮的握緊小手,輕輕的呻吟一聲後,將結實的圓臀甩掉丈夫的手,直接去觸那根調皮的。

對于青青的舉動,陳強伏在她耳朵邊上低聲戲道︰“老婆你想要啦!”

“下流。”話雖如此,可她的濕潤的凹陷部位卻緊緊地磨蹭著丈夫的龜頭。幾日沒入穴了,陳強現在也想極了,也就隔著褲子研磨起來。

“啊…哦…”听到老婆的浪叫,陳強連忙停下動作,用手捂住小嘴低聲在她耳邊說道︰“老婆別叫,要給爸媽听到就不好了。”嘴被捂住了青青說不出話,不過鼻子的哼哼卻加大了,“嗯…”一個鼻音拖了好長好長,這聲音…令陳強不得不服,好放開老婆的嘴巴道︰“我怕了你,別哼了。”

青青得理不饒人道︰“我要。”屁股開始甩動起來,那棒棒隨著晃動都陷入了半個龜頭,舒服得兩人都喔了一聲。

“不好,你的水太多了,會吵醒爸媽的。”

“我不!”

听到老婆的嗲聲,嚇得陳強繼續捂住老婆的嘴巴,此時老婆的肩膀顫抖得十分厲害了,不用想了,這瘋婆子在樂。知道老婆的瘋勁,曉得若不依她意思肯定會鬧個不停,將陰睫扶穩後把老婆內褲脫到大腿處,下身一湊,弄了進去。

被男人填滿後,青青立即停住了笑意,慢慢的扭著屁股以讓包容陰睫的肉穴能更好的擠壓。陳強的插入後,便開始慢慢的抽送起來,不一會他害怕的事情來了,包裹陰睫的肉穴忽然抖動起來,接著就是那該死的津液…太多了!完全泡著陰睫。陳強略為抽出,淫水就流了出來。害怕進入制造出噪音,陳強將半截陰睫停在老婆的體外,等待著浪水流乾。

水都出來了,說明青青火燃燒了,而陳強卻在此時停頓下來,這不要了她的命!這樣她可不依,自然將套著的屁股往後一聳,“咕唧、”淫靡的聲音頓時響起。

對面那張床隨著聲音顫抖了一下,床會听淫聲?當然不是,而是陳海夫妻發出的。兩人剛被鬧醒後心下都啐了一口暗罵著︰“這小兩口!”後來隨著小夫妻倆動作的演變,陳海的也硬了起來,頂在老婆的大腿上。而舒雪則轉過身子繼續裝睡。

由于心里害怕,加上過于粗大,而青青小穴又緊湊的關系,就在捅到花心的同時陳強繳械投降了。

此落彼起,陳海這時撩起老婆的裙子,將插了進去。一插入後,舒雪就沒法裝了,為什麼?那陰道里的浪水不就是證據。

丈夫射了精青青可不依,反手抓住軟化的嗔道︰“真沒用,就完了。”話音雖小,但字字入耳,听到兒媳婦的埋怨陳海這到威風起來,忘情的猛插了幾下,“啪…啪…”小腹撞擊臀部的聲音響徹船艙。

舒雪聞聲後用手狠捏了一下陳海的大腿,陳海此時也知道自己剛才興奮過頭了,也就咬著牙齒忍著老婆的狠捏,輕輕的送著。

雖然老陳知錯能改,但那啪啪兩聲卻沒逃脫陳強夫妻的耳朵。聞後青青嘲笑陳強道︰“還是小伙子了,還不如你爹?”這句話把對床的陳海听心花怒放,那在肉穴里的也漲了幾分。陳強听後自然是不服氣,年輕人就是年輕人,一怒之下棒沖天。調整姿勢後陳強挺槍而入,這下來得猛來得狠,實為報復,疼得青青浪哼一聲,小手一拍老公的手臂。

這下由陳強挑起了戰火,原本還不好意思的舒雪,听到兒子那邊的噪音變大後,她也想通了,都是成年人,夫妻間的事誰不知道,也就放開喉嚨哼哼起來,于是一場父子間的龍爭虎斗開始了。

年輕那方有力的撞擊下“啪啪”聲自然蓋過老陳夫妻的嘍,但唧咕的水聲老陳更勝一籌,原因是年輕人靠速度,中年人是緩抽。

這樣大弄了半個時辰後,姜還是老的辣,陳強氣喘吁吁地將精液射入了老婆子宮後便趴在老婆身上呼呼睡著了。雖然比賽沒勝利,但青青也到高潮了,也就不再嘲笑丈夫。

那邊寂靜了一會後,陳海也到了該發的時候,老鳥也在陰道里射了出來。由于睡在一個房間,舒雪婆媳二人也不好意思下床洗滌身子,也就此忍受著屁股間黏乎乎的液體四處流淌。

次日凌晨時青青和陳海就起床了,原因是一個要做健美操、另一個要耍太極拳。當兩人出去後,原本睡著的陳強忽然睜開了眼楮。他的面色陰沉,因為昨夜父親表現得比他強,他很不服氣。他認為射得晚並不代表厲害,能不能弄出女人的高潮才是重要的。

就為這原因,半夜醒轉後,他就睡不著了。一直等到老婆和老爸出去後,才坐起身子點了根煙舒緩著一肚子的郁悶。

正郁悶時,舒雪正好轉了個身子,那被子隨著一掀一蓋,雖然就一剎那間的事情,但他已看清楚被窩里娘的那一身白肉。

看到那幕後胯下的自然硬了起來,腦海里也閃出一個真正能做出比較的主意來。陳強站了起來,光著身子跳下了床,躥到父親的床上,掀起被子鑽了進去。靠近母親後,發現娘正撲在軟床上酣睡著,那成熟的皮膚比青青的白多了。

看到這里陳強的硬得有點疼了,于是顧不著將母親的身子翻轉,就此拱起被子騎在娘親的屁股上,坐在既豐滿又軟若棉花的肥臀上,那怒起的陰睫如繃緊的魚桿,上下彈跳著打在白皙的屁股上,並且發出啪啪的淫靡聲音。

陳強握住跳動中的,由娘翹起的屁股間撥尋著穴口,當前端被潮濕的兩片肉夾住的時候,陳強毫不客氣的送了進去。

“喔…爽!”那濕潤的陰道沒有青青那麼緊湊,但也不松弛,正好安放他的陰睫。舒服的停頓一會後,就開始“啪啪”的撞擊肥臀,大送著陰睫。

當陳強插入的時候,舒雪就被漲醒過來。醒後她立即就知道乾自己的男人不是陳海,因為這種飽和感跟陳海做時從來沒有過,還有抽插肉穴的陰睫堅硬度也是丈夫無法擁有的,要是丈夫以這個姿勢插入,那條多少會隨著肉穴的位置而彎曲,而這根肆虐體內的陰睫不但沒彎曲,倒是弄得陰道孔隨著它的硬度而上下拉開著。

這人?她偷偷的望了眼對面的床,那里空無一人,想法得到印證了,後面操自己的就是陳強。

“暈…被兒子乾了。”舒雪心里頓時不是滋味,但也不好發作。因為亂倫的事情傳出後,不但兒子要受處罰,自己也將沒面目做人,有心里罵道︰“該死的畜生,生你養你這麼大有什麼用,不但不听父母話,還給他爹帶綠帽子。”罵過以後還是有乖乖的咬著牙齒忍受著兒子巨棒的沖擊。陳強的強襲果然厲害,不到一會兒舒雪就忍不住了,兒子的陰睫又硬又粗又長,簡直是女人夢寐以求的聖物,將上他熟練的動作,總是輕松的在肉孔中穿梭著,速度上簡直就是一絕。

舒雪很快就克制不住了,首先背叛她的是肉體,那隨著陰睫攪動溢出來的浪水就是她情動的證據,隨著唧咕唧咕的淫靡聲浪,一波波的快感由四肢百骸沖入大腦,幾次想高呼大萬歲時,都被作為母親那點尊嚴給按捺下來了。

開始是騎在屁股上操,後來陳強乾得不過癮了,就跪著用手托起娘的屁股挺送著巨棒,這個姿勢陰睫的深入度又增加了幾分,撞擊花心的次數也增加了。舒雪實在忍不住了,張嘴大喊了起來︰“老公操死我了,我要完了。”說完後陰道一陣收縮,子宮內的陰精也灑了出來。

狡猾的舒雪,高呼都故意喊著老公。

听到娘的叫喚,陳強“靠”了一聲,將其母的頭翻轉過來道︰“爹的有我的大麼,能操死你麼?”

這下是躲不過了,面對著兒子,想起剛才的浪叫,舒雪臉頓時紅了。看到陳強眼中,那小子笑道︰“娘,您還會臉紅。太有意思了。”嘴里嘲笑著,小腹也狠狠地撞擊著。

事到如今舒雪也不再隱忍了,“你這小畜生,一大早就來騎娘、不知羞恥的東西,不就是比你爹大了點麼。”

听到娘的謾罵陳強更加開心,無恥地回道︰“大就能操死你,不服啊!不服你來榨乾我。”說著雙手在娘的巨乳上抓了起來。

說開了,舒雪也就放心的浪叫起來。“喔…喔!”淫聲不斷。

這邊母子倆盤纏大戰著,外面卻又是一副景致。

開始青青與公爹二人在甲板上晨練著,練著練著陳海的思維就開始走調了,原因嘛,都怪青青那麼性感誘惑,一身泳衣式的運動衣緊繃著健美的身體,圓的地方高聳,翹的地方豐盈。讓躲在後面的陳海大飽色眼,那寬松褲子里的老鳥也不安分地翹了起來。

女人的知覺最敏感了,對于誰在瞧自己,誰在瞄視那高聳乳房,全部逃不過她的眼楮,對于公公的偷窺舉動青青全悉知曉,不但不羞怒還故意將雙手上揚,好將那桃子般挺起的乳房給他看個夠,接著來了個踢腿,三角褲內側鼓起的肉丘隨之一現後消逝在陳海眼前。

這幾下動作差點沒弄得陳海腦溢血,正當陳海心神不定時,青青妖媚喚道︰“爸,過來一下好麼?”

陳海剛听還以為听錯了,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

青青瞧了,嘴角一噘,妖媚的笑著,“爸,是的。”

“怎麼了?”雖然不明白,但還是走了過去。

青青也不回答,而是將腿壓在欄桿上道︰“爸幫我壓會腿。”那個姿勢…陳海由後面伸手去按兒媳的大腿,後面那根老鳥自然在肥臀上磨蹭了,鼻子里聞著的是女人運動後的汗香,順著脖子向下看去,那乳溝也呈現在眼前。

陳海隔著褲子不斷磨蹭著媳婦的陰戶,弄得青青是咯咯直笑。壓了這條腿後換那條,兩人曖昧的觸踫幾十分鐘後,陳海渾身打了個激靈,老鳥發射子彈了。青青那里的愛液也順著繃緊陰戶的吊帶兩側滲出。

一起到了高潮後,兩人也無法再運動下去了,拿起毛巾揩了下汗水後,勾著手臂回船艙了。

剛打開門來,里面就傳來男女做愛的喘息聲。

“畜生,這樣操會把娘弄死的,輕點!”

女人的浪語告訴公媳二人,那氣喘如牛的男子就是陳強了。了解情況後陳海怒火中燒,擠過兒媳的雙乳就要往里沖。青青這時一把拽住陳海,紅艷的嘴唇湊了過去,對著公公鼻尖低聲道︰“爸、別生氣,咱們也做。”同時伸手到陳海褲子里捏弄那根老鳥。輕言溫語頓時將陳海的無名大火澆滅了,為了報復,陳海將手指伸到青青的屁股底下狠狠的握了下飽滿的陰戶。

“畜生的老婆果然騷極。”陳海邊說邊扯著媳婦的底褲。

“老畜生的老婆更加騷極!”青青說完就咯咯浪笑起來。

聞言陳海無語,不過那濕淋淋的陰戶已露了出來,于是扯出挺了進去。“撲哧…”隨著門被撞開後,兩人旋轉著進去,滾到了陳強的床位上。

沒想到他們這麼早就晨運完的母子倆驚得靜了下來,但糜爛的性交卻也沒停下來。隨著淫浪的聲浪由滾在陳強床上的男女奏起,看到陳海操起老婆的大腿,一副猛男形象,陳強頓時明白過來,也就毫不客氣的以同樣姿勢乾著娘親。

父子倆乾了一會後,將女人的身子擺過了方向,然後兩父子虎視耽耽地看著對方,乾著對方的老婆,都以最淫蕩的姿勢操著對方的女人。弄了一陣子後兩人都被對方女人的浪態吸引住了,于是極具溝通性的對望一眼後,陳強抱起娘一邊送著一邊走了過去。看著老婆的肉穴被兒子操得翻來轉去,陳海也不服,抱起兒媳婦來了個觀音坐蓮。

陳強走到對面後坐在父親的邊上,一起坐操著吁吁亂哼的女人。

“啊…爸你好會乾,我都要飛天了!”

舒雪听了也不服輸,“兒子,我快漲死了,慢點,我的穴都要爛了,生你的子宮被你插穿了!”顯然舒雪的浪叫更勝一籌,听得陳強大爽。

“爸,我不行了,你就操死我吧!射出精液來燙死我!燙死我!我給你生孫子,生兒子!”

淫亂的場面一直鬧到快中午時陳海才敗了下來,陳強一面英勇地操著娘親,一面拉過老婆來助興。

弄了許久後躺著的陳海恢復了體力,重新爬到媳婦的屁股上抽送了起來。于是四人互相輪流性交著,船艙那潔白的被單被四人的浪水精液弄得骯髒不堪。

神州號緩緩前進著,船艙內兩張床並在一起,四條赤裸的身體滾作一團。

喜歡就讚一下!!!
2 5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滑進愛母濕潤的陰道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玩火的故事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和網絡老公做愛
汽車上的輪姦
來訪的姐姐
在電影院勾引密友的老公
熱門小說:
愛上了離婚的熟女同學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