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新娘與壓床的小夥子睡一個被窩,結果受辱失身 人妻熟女

我們夫妻倆結婚已十年了,人言” 七年之癢” 已過了,但象大多數夫妻一樣,性趣以然平淡,一周最多一次好像例行公事一般!

我偶爾也在外面泡美人” 嘗鮮” ,老婆也好像跟外界的男朋友交往頻繁許多,我知道再不加強夫妻間的性趣,搞不好雙方鬧出婚外情也說不定。

我就想到了結交夫妻朋友,交流一下或許能提高生活的情趣,我就在QQ上和幾對夫妻聊天,叫上老婆也一起聊。當真我們跟一對江蘇的夫妻談的蠻愉快的,也就有了幾次在視屏上做愛給對方看,地一次還是我勉強她才答應的,感覺都很激情。

之後對方那個男的就經常跟她短信往來,這一次說他過兩天自個來找我們,她也答應做他的嚮導,我就知道3 人行的機會來了,我們雙方已認識有一年多了,對方的家庭狀況及品行大概也知道不少,安全衛生也比較的放心,這是第一要素!

她雖說只能是陪他游看風景區,但我知道其實她內心也是有期待的,只是文化道德觀及靦腆不敢流露,我想如果給她台階下就有戲唱了哦!

當晚睡覺前我問老婆了,說他後天來了怎麼辦?她說你真想3 人行,還當真?不要亂說了。

我說” 他來就是要跟你的啊!我以前也對不起你過,這次當補償你” 她說真3 人行就不會我以後會有陰影嗎?我說不會,她說不要再亂想了!看起來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怕到時會因為尷尬而吹了。

不過我說他來了第二天叫她陪去風景區玩一天,我不介入,但就怕他動手動腳的。她說光天化日的怎麼會,意思是她答應陪他去的了她不知怎麼想的,也許想要又怕。再就是她心裡有想的話是單獨和他做愛還是3 人行呢那又難猜!

只要陪他一天出去玩,肯定會有戲,比如,摟抱,接吻,撫摸的。出去玩象她說的白天也不能怎麼樣啊!我建議她帶他去風景區海邊植物園玩,她說碰到熟人怎麼辦?我說就說是朋友啊沒事。她說也是。

在沒人的地方,他們也許會忍不住曖昧,因為事先知道是來3 人行的,也許會忍不住,特別是到植物園沒人的地方,但我老婆很傳統的在那種地方偷偷摸摸的行為,可能不會答應他的。_ 我在想明晚他到了我們一起去接他,然後去吃飯,完了去KTV 包間唱歌喝酒,期間讓他多跟她近乎,視情況發展再說。

我想只有在賓館的KTV 裡讓她多喝點酒,情趣高漲時指示他親近刺激她,經過撫摸擁抱就容易動情,那去房間才不令生變故。

我通知那個男的到時多多挑逗她,多勸她喝酒再趁機摟抱撫摸她,除非她喝多酒,不然即便想要也不會在包間裡的我想如果到時喝完酒她還是不答應去去房間那該怎麼辦?那就各自回去,第二天讓他們先去玩溝通下,第二天的晚上再安排!

我在想,她如果不想3 人行,她就不會和他在電話裡說笑,而且是同意他來(他說了來是想和她做愛,這個她是知道的),她嘴裡說不要,但她心裡是很期待3 人行的。

如不同意,她就不會讓他來是嗎!她是有想,但離現實那一步才難以跨越,她還一再強調說他來了不能勉強她去做那事!所以還有很大難度的。俗話說「三十如狼」,我老婆喝酒到八分醉時她就更性趣高昂,每次喝多了她都會和我大戰一兩個小時還不停的要,即便假的給她還要弄很久才會爽。

我在想後天白天她們去玩,我應該傍晚幾點去找他們好呢?我想明晚接機後去吃飯再去KTV 喝酒,假如不成事後天她們去玩,我後天是找她們一起晚飯還是等她們晚飯後到賓館找他們? }但這樣,她可能已經做了好事我都不知道那不成冤大頭了!那就感受不到她初次和別的男人行周公之禮時的刺激場面了又想,如果這樣也好過成不了事是吧!

通過一夜的三寸舌頭,終於勉勵說服她了!我跟她說我肯讓她跟他做,主要是考慮到我滿足不了她的需求,想讓她更性福,也比去偷人好,比跟別人摟摟抱抱好,沒後遺證,況且他又是外地的。

再說,我們一起同意的,你和他做愛的話,不能全說一定是男人玩女人;如果他真能一夜幾次,那你就爽死了,也讓你體會下高潮性愛的享受。

我們是彼此相愛有理智有自製能力的老夫妻了,不會像沒經驗見識的年輕人交換後怕會移情別戀的風險。我說,明天我就定一間四星級酒店兩張床位的,唱歌後我們倆跟他去酒店住。

她說不會吧怎麼住同一間呢?我說就定有兩張床的房,各睡一張床,你想的話才和他做,又不是沒見過,在QQ視屏做愛時你的全身上下都讓他看過好幾遍了,有什麼好隱藏不好意思的!

她默默無語。我說「我以後不會拿這個事對你不好的,美女愛帥哥帥哥愛美女是正常的,只是道德觀念的製約罷了,我以前也對不起你過,就算扯平了,也讓你嘗一嘗別的男人的滋味。」讓你爽個夠。她沉默一會兒,說她有帶避孕環不怕吧,就怕性病!我說是啊,所以才要帶啊,如果你不帶也我也同意的!她就再沒說話了。

當晚我一夜反反覆覆睡不著,我知道她也一樣很興奮沒睡安穩,都興奮吧!

我們兩個都一夜睡不著,我摸她的BB裡水比往常多多,我們都忍住不做,大概都想留到明天再大戰一場吧!

第二天中午又和她溝通了,他晚上六點多到本市機場,我們準備下班後一起去接他。

一說到晚上的話題,她下面水又來了好多,我也很興奮,感覺好刺激!

中午和她談,我準備好她的情趣內衣褲及安全套時她說「真一起去住不回家了?」

我說那還有假,就是想讓你性福啊。她說人家不知道是不是真要做?我說「那還用說,不然他來幹嗎呢!

看那個人的本事了,他說過一夜能做五次,不知是不是真的。「她也就沒說什麼了。我說我完事後至少要半個小時後才能再起動,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那麼歷害。

她說「你半小時行嗎,我都沒見你做過第二次過?」我說我也是大概猜測的,關鍵是沒性趣吧!

我還要她穿裙子,要她穿開洞的內褲她不要,自已選了條透明的穿上了。

她還拿短信給我看說他要求要定一張大床的,他習慣睡大床。我本來已經定好一間雙床位的,又再打電話改成一張床的房間,到這時候了就更接近成功的了。我想如果今晚做了肯定是搞一整晚的,明天就她們兩個去遊山玩水的,不定又會找個樹叢裡再幹一場也說不定!以後我們一想到都會很興奮的,那種感覺肯定很棒。傍晚時我們兩夫妻接他下飛機後吃完飯一起去KTV 唱歌,期間我特意把氣氛搞熱,要我老婆「做他的台給小費200 」,牽他的手擁抱她,不然他還不敢呢!搞得我老婆心裡小鹿直跳的,好幾次問我說「真要和他做?」「你以後會不會說我不好?」「你真決定了不後悔?」

「是你要我做的可不是我要要哦,如果不是你強求我是不會做這事的!」「他也不是我想要的類型,看不怎麼順眼」

我安慰了她很多話,說是因為愛她想讓她性福才決定的,也是我想要的,就算是為了我吧!我感官享受你身體享受是吧!

三人喝了三瓶紅酒完又喝啤酒,她因為前幾天感冒還沒完全好,喝得很快有點酒意了!將近凌晨一點時我們一路無話一起到了酒店的房間,我要她先洗,然後要那個第二個洗,她不答應,說要他最後洗;我洗完後乘他還在洗時與我老婆挑逗,一摸她下面,還不得了了,像水流似的怎麼那麼多!我先跟老婆接吻以緩解她的緊張心情。

一會他洗好我暗示他來,當他從她的腳開始吻起時,老婆似乎用盡全身力氣抱住我和我接吻,感覺她特別的興奮,顫抖個不停!當他吻到她花心時,她忽然嬌聲的大口喘氣都叫出聲來了,把我抱得更緊;她很興奮的,當著老公的面,被別的男人親吻和玩弄,本身就很刺激性,我都感覺到她心跳得特別歷害,兩個男人伺候她當然爽了,又害羞又興奮又靦腆好可愛。我就把我小弟弟送到她口裡讓她吃,而他在幫她吻下面的花心,一時間空氣中似乎有好幾種聲音一起響了起來。

他可能是因為緊張,本來我要他先上的,怎奈他一時間又軟了,她直呼要我上我就先上了。他就吻她的奶子;一會兒我把老婆翻過來跪著從後面幹她,邊干邊示意他躺下來,要她幫他吃香蕉,這時的姿勢特棒,就是兩支小弟弟均插在她的上下兩個口了,我在插她下面,她在幫他吃香蕉。

到我完事後,他接著上,這是她結婚後以來,第一次讓別的男人插入她的屄,我邊干她時,她幫他吻老二是有點硬,我要他帶套,但想插入時又軟了,他幹了幾分鐘又不行了!他就抱著她上下接吻,我一會又硬起來了。但考慮到她酒後又感冒初癒,也就沒再第二次了,之後三人抱著一起睡了。 D過了約半小時多,他又開始親吻我老婆,全身都讓那個男的吻遍了。再要干時我怕他又不行,沒叫他帶套,結果也是三兩下他又軟了,他說可能是喝多酒又熬夜才這樣的!

早上六點多我剛有點想入睡時,他又開始動作了,吻得她嬌聲爹氣的,沒想到才插入一會又不行了,結果大家就又睡覺了,我的很硬但我剛想睡就算了沒再搞!我這一夜都迷迷糊糊的沒睡著,小弟弟一直都是硬著,到早上六點我又干了一次,她說怎麼那麼歷害?

我說看到別人在搞老婆當然興奮之極,我說在唱歌時看他抱你時就一直硬梆梆的了,一整晚也是一樣,是感覺及感官刺激吧!她說好像比平時更粗了點。

我比較一下,他的比我粗,但我的比他長,她也說比我粗!

一睡醒來已經是八點多了,我這時小弟弟硬梆梆的,我就開始摸得她又受不了,我也就開戰了,最後又直射進去,他受到刺激就又接著上她,這時我問她「是不是比我粗?」她說是啊!

這次他還是只做了幾分鐘就又軟了,敗下陣來!從昨晚到今早他四次都沒能挺足三兩分鐘,也沒有一次射過精!真差勁!還虧他以前說大話一晚五次,他說那是年輕時的了,我說你現在也還三十有幾啊!

我昨晚唱歌時勸我老婆時還說是為了給她性福滿足,還說他一夜能五次還不把你爽個夠!她說那要多喝點,有了性慾也比較不怕受不了,也不會逆我的意打退堂鼓!

這四次的做愛,我估計她的肉體還沒到八分的高潮,但更多的是激昂心理,因為第一次和別的男人做而且是當著老公的面,我想3 人行更多的是興奮與好奇吧,跟我一樣。如果那個男的能爭氣的話那真就心與肉體都能高潮才對。第二天上午早餐後,我把她們倆送到風景區後回家,中午好好睡了一覺。
喜宴終於告一段落,夜已深了,我正想著美事兒,婆婆從後面叫住:「今兒晚上有壓床的嗎?瞧這大喜日子連一個打諢的小子也沒來,壓床的也不來一個。你哥你弟結婚時鬧洞房的小子們撞破頭,壓床壓了三個晚上,每晚上都有三、四個,現在可好……」

「什麼壓床?」

老公趕緊拉我:「壓床就是找幾個小夥子和新娘睡……」

「什麼?!你……」

「別緊張,我也睡在床上。只是……什麼也……幹不成。」

「那些小子會不會……」

「敢嗎?半真半假開幾句玩笑,然後疊兩個被窩,井水不犯河水。」

「咱倆睡一個被窩?」

「不,我自己一個,你們一個。」

我嚇得扭頭往廁所跑,沒想到我這麼一個白領淑女到這份兒上還要受臭風俗的捉弄!老公哀求我說給婆婆點兒面子,還偷偷跟說我說,自打我們同居以來,天天不都是新婚洞房嗎?所以也就別計較這一晚了,無奈我只能勉強同意。

老公的兩個本家充當了不合時宜的角色,但人家那神氣分明是看老公的面子才來壓床的,老公哈著腰得討人家好,得感謝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鑽同一個被窩!

那這次壓床的結果怎樣呢?

當晚,新娘和兩個小夥子睡一個被窩,結果真睡出了風流事。一個壓床的小夥子白天婚禮時就見新娘頗有姿色,新娘成熟的女性身體散發著強烈的吸引力,不由得為之怦然心動,沒想到又得到了這壓床的機會,於是就打上了新娘的主意。

半夜,他悄悄拿出準備好的迷香給新郎聞過,讓新郎熟睡得死豬一樣,又拿出另一包特效的催情迷香給新娘聞過。又等了一小會兒,就看到新娘粉面微紅、呼吸有些急促,他知道春藥起了效果,於是就慢慢解開新娘的襯衣鈕扣,新娘渾圓豐滿的乳房就很快都暴露在他眼前,真是酥胸如脂,王乳高挺,用手輕輕揉弄豐滿高挺的奶子,只覺肌膚膩滑如酥。

見新娘沒有翻臉,對自己的愛撫似乎欲拒還迎,小夥子便知有機可乘,於是就迅速除去了新娘的衣褲,全裸的胴體就這樣呈現在虎視眈眈的色狼的面前了。他從乳房向下一路撫摸過去,新娘被他摸得遍體酥麻,也動了春心,於是就任他摸弄,全然不拒。

他撫摸著新娘下面誘人的三角地帶,還用手指慢慢搓捏著她的陰蒂,新娘不知不覺地享受著小夥子給她下體和乳房帶來的種種刺激,緊閉著雙眼,臉漲得通紅,雙唇一張一翕,胸口快速的起伏著,修長雪白的玉腿緊張地繃直,新娘只覺得體內像火燒一般,完全迷失在莫名的情慾之中。

小夥子覺得是時候了,機不可失,一翻身把嬌滴滴的新娘壓在了身下,分開新娘的雙腿對準陰道口,一挺雞巴,「滋」的一聲全根沒入直搗到底。即使恣意風流,鐵棍般堅硬的肉棒在緊湊的陰道中緊密地摩擦,令雙方都覺得異常的肉感和說不出的舒服,一時間,被窩裡春光無限,兩個人全身都蒙在了被子裡,就像真正的新婚夫妻一樣如膠似漆纏繞在一起甜蜜地交合,無比的恩愛。

小夥子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在別人洞房之夜和新娘發生性關係,因此倍加勇猛,次次直搗黃龍。身下的新娘腦海也已經麻痺,火熱的性交帶給她如同海浪般連綿不絕的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娘已經沉迷其中,只知柔情似水的和男人纏在一起,任其肆無忌憚地予取予奪,那一刻感覺似乎什麼都不重要了,只希望時間永遠不要再流逝,永遠停留在這美妙的時刻。

又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漸漸地兩人共同迎來了情慾的巔峰,不斷的摩擦只為這一瞬間銷魂的爆發,小夥子抱緊嬌身,壓得緊密,又猛抽狠插了數下,最後粗大的肉棍整根插進陰道深處,龜頭直抵子宮口,隨後便在新娘體內猛烈地噴發了,渾身肌肉抽搐著把精液灌入新娘的子宮深處。

新娘閉著雙眼,品嚐著這刻骨難忘的美味,一抖一抖地陶醉在這激情的衝擊中,男女交合真是人生美事。雲雨結束後,兩人仍然膩在一起,體驗著水乳交融的餘韻快感。

房事過後,新娘嬌聲的說:「老公你今天真壞,這麼狠心,把人家都快弄暈過去了。」半晌見沒人答應,新娘睜開雙眼,頓時愣住了,新娘這才發現與自己親熱的人不是自己的丈夫!

瞬間的發呆之後,恐慌與羞辱讓新娘憤怒不已,猛地一把推開他的身體就要發聲呼喊,卻被小夥子捂住了嘴。小夥子在新娘面前懺悔自己的罪行,說:「我實在是太愛你了,才會輕薄你,後來看你沒有反抗似乎還挺喜歡的,知道你誤以為我是你老公,所以我膽子才越來越大,最後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毀了你的貞操。我真是罪該萬死,你能原諒我嗎?」

新娘憤怒道:「有你這麼壓床的嗎?你這是強姦,我要去告你!」

正在這時,另外那個小夥子被吵醒了,他嘿嘿冷笑道:「沒想到啊!原來你們兩人有姦情。我剛才睡得好好的,後來只聽得床稜搖戛、氣喘籲籲,原來是你們兩人正在做那傷風敗俗的醜事。你膽子還真不小啊!敢在新婚洞房就偷人。」

他說著作勢起身就要去叫醒新郎,新娘被他這麼一鬧嚇得沒了主意,漲紅著臉分辯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偷人,是他強……強暴了我。」

「得了得了,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如果真是他強姦你,那你怎麼不反抗?剛才你們倆幹的那叫熱火朝天,簡直是乾柴烈火,我在一旁聽得都不好意思了,你就別在我這裝蒜了。」

新娘被他一頓搶白,氣得臉更漲紅了,但此時卻有理講不清,真是一肚子委屈,想想剛才做的這是什麼事啊,然後就「嗚嗚」的哭了起來。

還是剛才那個小夥子急中生智將他攔住,一面好言央求他不要告發,一面對新娘說:「不管剛才是不是強姦,這都是醜事,如果這事一旦公佈宣揚出去,我的名聲掃地不要緊,可是你一個女人的清白就毀了,你想想,新婚夜就給老公戴了綠帽子,你老公能原諒你嗎?以後還能對你好嗎?你婆家的人會怎麼看你?」

新娘仔細想想,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現在木已成舟,和他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自己真是百口莫辯。想著自己二十幾年的清白毀於一旦,一陣淚水又湧上了雙眼,新娘抽泣著問剛才的小夥子:「你能不能讓他別說出去?」

他說:「我試試吧!」然後和那個小夥子小聲嘀咕了一會兒,接著皺著眉很犯難的回來小聲對新娘說:「我問他了,他說非要……非要……咳,我真難以啟齒。」

新娘說:「他要怎樣?」小夥子說:「這小子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女人,他說他也想與你做一次,只有這樣才能堵上他的嘴。」

新娘開始死也不同意,但架不住小夥子苦勸,再加上另外那個小夥子也添油加醋:「也難怪我兄弟犯錯,和你這樣花一般的美人同床而臥,便是鐵石人也打熬不住。你和我兄弟成了好事,叫我如何忍耐得過?除非和我也做一回夫妻,否則一定把你們的醜事聲張出去,讓滿大街的人都知道誰家新娘子洞房夜竟然在老公眼皮底下偷人,讓你們永遠抬不起頭。」

新娘無可奈何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凌辱,男人彷彿心有靈犀的猜透了她的想法,一把扯過被子把兩人全都蓋上,在黑咕隆咚的被窩裡,兩人誰也看不清對方,新娘還有些感激這個趁人之危的禽獸在姦污之前還給自己保留了最後一點尊嚴。

片刻之後,巨大的肉棒已經抵住了新娘嬌羞的洞口,新娘摒住呼吸等待著那一刻,男人身子向前一衝,隨著新娘一聲輕呼,兩人之間的距離便迅速的從零轉為負,兩人的下體已經緊密地結合到了一起。

剛一接觸,新娘就不由得暗自吃驚,這小子雖貌不驚人,但下邊那根東西又粗又大,每進入一寸都感覺特別充實刺激,雖說是被迫發生性關係,但下體傳來真實的滿足感還是舒服得幾乎讓她暈過去,不過很快她便用自己的溫柔潤滑了男人整根兇器。

佔有別人的新婚妻子也令小夥子興奮異常,他把全身積蓄的能量全部發洩在身下這個嬌艷的女人身上,熟睡的新郎哪會想到在另一個被窩裡,自己嬌滴滴的新娘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真打實鑿的狂操呢!

幹了一會兒他感覺到了一些變化,新娘不但不躲,反而主動地挺起了胸,任他的粗手肆意揉弄,她還悄悄地調整了姿勢,微分雙腿,屁股向上翹起來,好讓那堅挺的硬物更順利地刺入身體最深處。他知道女人已被他的激情征服了,這令他好不得意,男人下面瘋狂地頂著子宮,上面瘋狂地揉著豐滿的奶子,全方位的感受著新娘的似水柔情。

很快地,性愛中的兩人就已經已經水乳交融、忘情忘我。這樣如癡如醉的做愛直到那最令人銷魂的一刻到來,粗大的陰莖在子宮中噴射出灼熱的精液,盡情地沖刷、澆灌著生命的孕育溫床,新娘含羞承受了他的雨露滋潤。而後他們還不忘用衛生紙給新娘擦乾淨下體,以免弄髒被褥。

終於性交完,新娘長出了一口氣,總算結束了。兩個小夥子也話復前言,表示要守口如瓶,然後各自睡去。新娘穿上睡衣,但仍然和他們躺在一個被窩中,想想剛才的荒唐事,自己竟然在新婚夜跟兩個陌生男人發生了性關係,真不知道今後該如何面對自己的丈夫。

正胡思亂想著,哪知才沒一會兒,兩人的手又不安份地在新娘的身上摸來摸去,新娘嚴斥他們,但他們仍然上下其手,新娘想發怒,但有把柄在人家手中,怕他們說出去壞了自己的名聲,只好像條滑溜的魚一樣左躲右閃,但還是難逃魔爪。他們見新娘除了呵斥也沒有有其它的異動,就知道了再姦有門,於是更加變本加厲,不一會兒新娘就被他們摸得遍體酥軟、淫水橫流了。

他們也趁機在新娘耳邊說:「失身一次和十次其實也沒什麼區別,今晚是洞房春宵,莫辜負了這好時光,不如讓我們哥倆兒今晚痛痛快快地玩夠了,我們發誓讓今晚的事成為永遠的秘密,明天天亮以後我們各不相欠,怎麼樣?」

新娘道:「不行,你們這是錯上加錯,讓我怎麼對得起我老公?」

小夥子說:「我們是在享受性愛,這是天經地義的。天意如此,讓我們三人有此緣份!」

新娘見他們如此表態,心中的塊壘也就稍稍放下,心想反正已經稀裡糊塗的失身了,現在即使反抗也為時已晚,且有把柄在他們手中,不如就遂了他們的心願任他們弄個夠,他們已經射過了,估計也折騰不了幾次。

想到這裡,新娘說:「今晚我可以讓你們弄個夠,但是你們得說話算話,不然我以後就沒法做人了。」兩個男人發誓後,把新娘剛剛穿上的衣服再次扯掉,冰清玉潔的裸體又一次盡收兩個男人的眼底。

早已挺立在新娘雪白屁股後面的粗黑肉棒再次對準了嬌羞的洞口,「噗哧」一聲又一次盡根沒入她的體內。「嗯……」新娘一聲長吟,將兩性交媾的歡愉詮釋得淋漓盡致,令人酥麻。

這一次美麗的新娘徹底陷入了肉慾的深淵,她不再矜持,用力地夾緊雙腿迎合著男人的抽插,為陰莖提供最大限度的性刺激,好讓男人盡快射精,以免被丈夫醒來看到,但她哪知丈夫也被迷倒,無論搞出多大動靜都不會驚醒。

而這兩個男人也想快一些狠幹這個銷魂的尤物,男女雙方雖同床異夢,但卻不約而同地都加快了抽送節奏,這樣一來對女方身體的刺激就更深了,被強硬的陰莖捅得失神迷亂的新娘,多次被性高潮產生的強烈興奮弄得幾乎暈過去,這時他們會很配合的停下來,耐心地等候新娘的高潮慢慢逝去,然後再接著抽插,巨大的陰莖以打樁式的插法一下一下深深沒入新娘的玉體,在她的陰道裡橫衝直撞的肆虐橫行。

男性經過高潮射精後再次上陣,持久性都增強了,新娘任憑他們恣意凌辱,辛苦地承受著肉棒無與倫比的衝擊和抽插,窄小的肉洞緊緊地簇擁著男人粗壯的陰莖,讓男人感覺飄飄欲仙。

世人都說女人最美麗的時刻,就是用嬌嫩的胴體承受男人的肉棍重重責弄之時,此言真是不假,性愛中的新娘渾身香汗淋漓,沁著汗珠的深陷乳溝散發出淡淡的乳香,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顯得更加嬌艷動人。新娘越是如此,就越刺激男人的性慾,兩個大男人輪流抱著新娘在被子裡滾來滾去,盡情地抽插發洩,分享新娘那美妙、迷人、性感的肉體。

可憐嫩蕊嬌花怎抵擋得住風狂雨驟,洞房內表面上風平浪靜,但誰能想到新娘此時就在老公身旁接受別的男人雨露滋潤。時間飛快地流逝,兩個男人變著花樣瘋狂地姦弄新娘嬌艷的身子,把新娘一次又一次的送上性愛巔峰……

這場銷魂的男歡女愛直到兩個大男人再也勃硬不起來才告雲收雨歇,此時天色已經蒙蒙亮,這真是一夜春宵,一個今生難忘的銷魂之夜。愛有時候是做出來的,新娘雖然是被他們輪姦,但那種狂野的、魂飛魄散的、酣暢淋漓的、心滿意足的交媾,把新娘弄得太舒服了,讓新娘忘記了他們的罪惡,最終原諒了這兩個禽獸,一筆勾銷了他們對自己身體所犯的輪姦重罪。

好在新娘與新郎在婚前已經同居,新娘已不是處女了,所以到衛生間用水打掃完戰場,也就是新娘的胴體之後,又給她服下緊急避孕藥,三人這才睡去。

天亮後,最先醒來的老公還連聲感謝人家,感謝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鑽一個被窩!他還不知道新娘已遭人淫辱,這兩人都玩過新娘了。誰都不知道當晚新娘多次失身,不僅是真刀真槍實幹的,而且還被多次體內射精,這事只有新娘和那兩個男人知道。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個小夥子酒醉後逞能說自己曾經幹過別人的新娘,多年前和另一個同伴與新娘共渡一夜春宵,兩個人輪流幹了新娘好幾次,而且都沒戴套子,那真是今生最難忘的一個銷魂之夜。

別人都不信,說:「新娘豈肯讓你幹?」他這才說出自己用催情迷香使得新娘就範的手段,但他又死也不肯透露新娘是誰,說粉身難報美人恩,自己曾經發過重誓不能說出來新娘姓名……
算什麼了!我交代晚餐時我才過去一起,就怕下午他們提早回酒店那我就少看一場好戲了!

下午三點多我去風景區接了他們去指壓按摩,消除下他們的疲倦身心,晚飯後我老婆就說很倦了要回家不做了,我們也沒辦法了! ¬也難怪老婆不想去再做了,也累了也想如果那男的再不行那對他也許是種傷害吧!

3 人行後,你們性生活感覺更有激情了,也更無話不談了,連雙方以前的性事都敞開談了,這在以前是不能也不會啟口的,現在變自然了;我想我們很相愛,又用雙方都持正的心態去對待,從哪次後我們的每一次做愛都能更激情了,感覺也更好,這就是我們這第一次所領會到的非常經驗,我們現在又開始在物色第二次的人選了,希望讀到此篇文章的夫妻也不妨嘗試下非常之快樂。

我們夫妻倆結婚已十年了,人言” 七年之癢” 已過了,但象大多數夫妻一樣,性趣以然平淡,一周最多一次好像例行公事一般!

我偶爾也在外面泡美人” 嘗鮮” ,老婆也好像跟外界的男朋友交往頻繁許多,我知道再不加強夫妻間的性趣,搞不好雙方鬧出婚外情也說不定。

我就想到了結交夫妻朋友,交流一下或許能提高生活的情趣,我就在QQ上和幾對夫妻聊天,叫上老婆也一起聊。當真我們跟一對江蘇的夫妻談的蠻愉快的,也就有了幾次在視屏上做愛給對方看,地一次還是我勉強她才答應的,感覺都很激情。

之後對方那個男的就經常跟她短信往來,這一次說他過兩天自個來找我們,她也答應做他的嚮導,我就知道3 人行的機會來了,我們雙方已認識有一年多了,對方的家庭狀況及品行大概也知道不少,安全衛生也比較的放心,這是第一要素!

她雖說只能是陪他游看風景區,但我知道其實她內心也是有期待的,只是文化道德觀及靦腆不敢流露,我想如果給她台階下就有戲唱了哦!

當晚睡覺前我問老婆了,說他後天來了怎麼辦?她說你真想3 人行,還當真?不要亂說了。

我說” 他來就是要跟你的啊!我以前也對不起你過,這次當補償你” 她說真3 人行就不會我以後會有陰影嗎?我說不會,她說不要再亂想了!看起來還是有一定的難度的!怕到時會因為尷尬而吹了。

不過我說他來了第二天叫她陪去風景區玩一天,我不介入,但就怕他動手動腳的。她說光天化日的怎麼會,意思是她答應陪他去的了她不知怎麼想的,也許想要又怕。再就是她心裡有想的話是單獨和他做愛還是3 人行呢那又難猜!

只要陪他一天出去玩,肯定會有戲,比如,摟抱,接吻,撫摸的。出去玩象她說的白天也不能怎麼樣啊!我建議她帶他去風景區海邊植物園玩,她說碰到熟人怎麼辦?我說就說是朋友啊沒事。她說也是。

在沒人的地方,他們也許會忍不住曖昧,因為事先知道是來3 人行的,也許會忍不住,特別是到植物園沒人的地方,但我老婆很傳統的在那種地方偷偷摸摸的行為,可能不會答應他的。_ 我在想明晚他到了我們一起去接他,然後去吃飯,完了去KTV 包間唱歌喝酒,期間讓他多跟她近乎,視情況發展再說。

我想只有在賓館的KTV 裡讓她多喝點酒,情趣高漲時指示他親近刺激她,經過撫摸擁抱就容易動情,那去房間才不令生變故。

我通知那個男的到時多多挑逗她,多勸她喝酒再趁機摟抱撫摸她,除非她喝多酒,不然即便想要也不會在包間裡的我想如果到時喝完酒她還是不答應去去房間那該怎麼辦?那就各自回去,第二天讓他們先去玩溝通下,第二天的晚上再安排!

我在想,她如果不想3 人行,她就不會和他在電話裡說笑,而且是同意他來(他說了來是想和她做愛,這個她是知道的),她嘴裡說不要,但她心裡是很期待3 人行的。

如不同意,她就不會讓他來是嗎!她是有想,但離現實那一步才難以跨越,她還一再強調說他來了不能勉強她去做那事!所以還有很大難度的。俗話說「三十如狼」,我老婆喝酒到八分醉時她就更性趣高昂,每次喝多了她都會和我大戰一兩個小時還不停的要,即便假的給她還要弄很久才會爽。

我在想後天白天她們去玩,我應該傍晚幾點去找他們好呢?我想明晚接機後去吃飯再去KTV 喝酒,假如不成事後天她們去玩,我後天是找她們一起晚飯還是等她們晚飯後到賓館找他們? }但這樣,她可能已經做了好事我都不知道那不成冤大頭了!那就感受不到她初次和別的男人行周公之禮時的刺激場面了又想,如果這樣也好過成不了事是吧!

通過一夜的三寸舌頭,終於勉勵說服她了!我跟她說我肯讓她跟他做,主要是考慮到我滿足不了她的需求,想讓她更性福,也比去偷人好,比跟別人摟摟抱抱好,沒後遺證,況且他又是外地的。

再說,我們一起同意的,你和他做愛的話,不能全說一定是男人玩女人;如果他真能一夜幾次,那你就爽死了,也讓你體會下高潮性愛的享受。

我們是彼此相愛有理智有自製能力的老夫妻了,不會像沒經驗見識的年輕人交換後怕會移情別戀的風險。我說,明天我就定一間四星級酒店兩張床位的,唱歌後我們倆跟他去酒店住。

她說不會吧怎麼住同一間呢?我說就定有兩張床的房,各睡一張床,你想的話才和他做,又不是沒見過,在QQ視屏做愛時你的全身上下都讓他看過好幾遍了,有什麼好隱藏不好意思的!

她默默無語。我說「我以後不會拿這個事對你不好的,美女愛帥哥帥哥愛美女是正常的,只是道德觀念的製約罷了,我以前也對不起你過,就算扯平了,也讓你嘗一嘗別的男人的滋味。」讓你爽個夠。她沉默一會兒,說她有帶避孕環不怕吧,就怕性病!我說是啊,所以才要帶啊,如果你不帶也我也同意的!她就再沒說話了。

當晚我一夜反反覆覆睡不著,我知道她也一樣很興奮沒睡安穩,都興奮吧!

我們兩個都一夜睡不著,我摸她的BB裡水比往常多多,我們都忍住不做,大概都想留到明天再大戰一場吧!

第二天中午又和她溝通了,他晚上六點多到本市機場,我們準備下班後一起去接他。

一說到晚上的話題,她下面水又來了好多,我也很興奮,感覺好刺激!

中午和她談,我準備好她的情趣內衣褲及安全套時她說「真一起去住不回家了?」

我說那還有假,就是想讓你性福啊。她說人家不知道是不是真要做?我說「那還用說,不然他來幹嗎呢!

看那個人的本事了,他說過一夜能做五次,不知是不是真的。「她也就沒說什麼了。我說我完事後至少要半個小時後才能再起動,我倒想看看他是不是那麼歷害。

她說「你半小時行嗎,我都沒見你做過第二次過?」我說我也是大概猜測的,關鍵是沒性趣吧!

我還要她穿裙子,要她穿開洞的內褲她不要,自已選了條透明的穿上了。

她還拿短信給我看說他要求要定一張大床的,他習慣睡大床。我本來已經定好一間雙床位的,又再打電話改成一張床的房間,到這時候了就更接近成功的了。我想如果今晚做了肯定是搞一整晚的,明天就她們兩個去遊山玩水的,不定又會找個樹叢裡再幹一場也說不定!以後我們一想到都會很興奮的,那種感覺肯定很棒。傍晚時我們兩夫妻接他下飛機後吃完飯一起去KTV 唱歌,期間我特意把氣氛搞熱,要我老婆「做他的台給小費200 」,牽他的手擁抱她,不然他還不敢呢!搞得我老婆心裡小鹿直跳的,好幾次問我說「真要和他做?」「你以後會不會說我不好?」「你真決定了不後悔?」

「是你要我做的可不是我要要哦,如果不是你強求我是不會做這事的!」「他也不是我想要的類型,看不怎麼順眼」

我安慰了她很多話,說是因為愛她想讓她性福才決定的,也是我想要的,就算是為了我吧!我感官享受你身體享受是吧!

三人喝了三瓶紅酒完又喝啤酒,她因為前幾天感冒還沒完全好,喝得很快有點酒意了!將近凌晨一點時我們一路無話一起到了酒店的房間,我要她先洗,然後要那個第二個洗,她不答應,說要他最後洗;我洗完後乘他還在洗時與我老婆挑逗,一摸她下面,還不得了了,像水流似的怎麼那麼多!我先跟老婆接吻以緩解她的緊張心情。

一會他洗好我暗示他來,當他從她的腳開始吻起時,老婆似乎用盡全身力氣抱住我和我接吻,感覺她特別的興奮,顫抖個不停!當他吻到她花心時,她忽然嬌聲的大口喘氣都叫出聲來了,把我抱得更緊;她很興奮的,當著老公的面,被別的男人親吻和玩弄,本身就很刺激性,我都感覺到她心跳得特別歷害,兩個男人伺候她當然爽了,又害羞又興奮又靦腆好可愛。我就把我小弟弟送到她口裡讓她吃,而他在幫她吻下面的花心,一時間空氣中似乎有好幾種聲音一起響了起來。

他可能是因為緊張,本來我要他先上的,怎奈他一時間又軟了,她直呼要我上我就先上了。他就吻她的奶子;一會兒我把老婆翻過來跪著從後面幹她,邊干邊示意他躺下來,要她幫他吃香蕉,這時的姿勢特棒,就是兩支小弟弟均插在她的上下兩個口了,我在插她下面,她在幫他吃香蕉。

到我完事後,他接著上,這是她結婚後以來,第一次讓別的男人插入她的屄,我邊干她時,她幫他吻老二是有點硬,我要他帶套,但想插入時又軟了,他幹了幾分鐘又不行了!他就抱著她上下接吻,我一會又硬起來了。但考慮到她酒後又感冒初癒,也就沒再第二次了,之後三人抱著一起睡了。 D過了約半小時多,他又開始親吻我老婆,全身都讓那個男的吻遍了。再要干時我怕他又不行,沒叫他帶套,結果也是三兩下他又軟了,他說可能是喝多酒又熬夜才這樣的!

早上六點多我剛有點想入睡時,他又開始動作了,吻得她嬌聲爹氣的,沒想到才插入一會又不行了,結果大家就又睡覺了,我的很硬但我剛想睡就算了沒再搞!我這一夜都迷迷糊糊的沒睡著,小弟弟一直都是硬著,到早上六點我又干了一次,她說怎麼那麼歷害?

我說看到別人在搞老婆當然興奮之極,我說在唱歌時看他抱你時就一直硬梆梆的了,一整晚也是一樣,是感覺及感官刺激吧!她說好像比平時更粗了點。

我比較一下,他的比我粗,但我的比他長,她也說比我粗!

一睡醒來已經是八點多了,我這時小弟弟硬梆梆的,我就開始摸得她又受不了,我也就開戰了,最後又直射進去,他受到刺激就又接著上她,這時我問她「是不是比我粗?」她說是啊!

這次他還是只做了幾分鐘就又軟了,敗下陣來!從昨晚到今早他四次都沒能挺足三兩分鐘,也沒有一次射過精!真差勁!還虧他以前說大話一晚五次,他說那是年輕時的了,我說你現在也還三十有幾啊!

我昨晚唱歌時勸我老婆時還說是為了給她性福滿足,還說他一夜能五次還不把你爽個夠!她說那要多喝點,有了性慾也比較不怕受不了,也不會逆我的意打退堂鼓!

這四次的做愛,我估計她的肉體還沒到八分的高潮,但更多的是激昂心理,因為第一次和別的男人做而且是當著老公的面,我想3 人行更多的是興奮與好奇吧,跟我一樣。如果那個男的能爭氣的話那真就心與肉體都能高潮才對。第二天上午早餐後,我把她們倆送到風景區後回家,中午好好睡了一覺。
喜宴終於告一段落,夜已深了,我正想著美事兒,婆婆從後面叫住:「今兒晚上有壓床的嗎?瞧這大喜日子連一個打諢的小子也沒來,壓床的也不來一個。你哥你弟結婚時鬧洞房的小子們撞破頭,壓床壓了三個晚上,每晚上都有三、四個,現在可好……」

「什麼壓床?」

老公趕緊拉我:「壓床就是找幾個小夥子和新娘睡……」

「什麼?!你……」

「別緊張,我也睡在床上。只是……什麼也……幹不成。」

「那些小子會不會……」

「敢嗎?半真半假開幾句玩笑,然後疊兩個被窩,井水不犯河水。」

「咱倆睡一個被窩?」

「不,我自己一個,你們一個。」

我嚇得扭頭往廁所跑,沒想到我這麼一個白領淑女到這份兒上還要受臭風俗的捉弄!老公哀求我說給婆婆點兒面子,還偷偷跟說我說,自打我們同居以來,天天不都是新婚洞房嗎?所以也就別計較這一晚了,無奈我只能勉強同意。

老公的兩個本家充當了不合時宜的角色,但人家那神氣分明是看老公的面子才來壓床的,老公哈著腰得討人家好,得感謝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鑽同一個被窩!

那這次壓床的結果怎樣呢?

當晚,新娘和兩個小夥子睡一個被窩,結果真睡出了風流事。一個壓床的小夥子白天婚禮時就見新娘頗有姿色,新娘成熟的女性身體散發著強烈的吸引力,不由得為之怦然心動,沒想到又得到了這壓床的機會,於是就打上了新娘的主意。

半夜,他悄悄拿出準備好的迷香給新郎聞過,讓新郎熟睡得死豬一樣,又拿出另一包特效的催情迷香給新娘聞過。又等了一小會兒,就看到新娘粉面微紅、呼吸有些急促,他知道春藥起了效果,於是就慢慢解開新娘的襯衣鈕扣,新娘渾圓豐滿的乳房就很快都暴露在他眼前,真是酥胸如脂,王乳高挺,用手輕輕揉弄豐滿高挺的奶子,只覺肌膚膩滑如酥。

見新娘沒有翻臉,對自己的愛撫似乎欲拒還迎,小夥子便知有機可乘,於是就迅速除去了新娘的衣褲,全裸的胴體就這樣呈現在虎視眈眈的色狼的面前了。他從乳房向下一路撫摸過去,新娘被他摸得遍體酥麻,也動了春心,於是就任他摸弄,全然不拒。

他撫摸著新娘下面誘人的三角地帶,還用手指慢慢搓捏著她的陰蒂,新娘不知不覺地享受著小夥子給她下體和乳房帶來的種種刺激,緊閉著雙眼,臉漲得通紅,雙唇一張一翕,胸口快速的起伏著,修長雪白的玉腿緊張地繃直,新娘只覺得體內像火燒一般,完全迷失在莫名的情慾之中。

小夥子覺得是時候了,機不可失,一翻身把嬌滴滴的新娘壓在了身下,分開新娘的雙腿對準陰道口,一挺雞巴,「滋」的一聲全根沒入直搗到底。即使恣意風流,鐵棍般堅硬的肉棒在緊湊的陰道中緊密地摩擦,令雙方都覺得異常的肉感和說不出的舒服,一時間,被窩裡春光無限,兩個人全身都蒙在了被子裡,就像真正的新婚夫妻一樣如膠似漆纏繞在一起甜蜜地交合,無比的恩愛。

小夥子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在別人洞房之夜和新娘發生性關係,因此倍加勇猛,次次直搗黃龍。身下的新娘腦海也已經麻痺,火熱的性交帶給她如同海浪般連綿不絕的高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娘已經沉迷其中,只知柔情似水的和男人纏在一起,任其肆無忌憚地予取予奪,那一刻感覺似乎什麼都不重要了,只希望時間永遠不要再流逝,永遠停留在這美妙的時刻。

又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漸漸地兩人共同迎來了情慾的巔峰,不斷的摩擦只為這一瞬間銷魂的爆發,小夥子抱緊嬌身,壓得緊密,又猛抽狠插了數下,最後粗大的肉棍整根插進陰道深處,龜頭直抵子宮口,隨後便在新娘體內猛烈地噴發了,渾身肌肉抽搐著把精液灌入新娘的子宮深處。

新娘閉著雙眼,品嚐著這刻骨難忘的美味,一抖一抖地陶醉在這激情的衝擊中,男女交合真是人生美事。雲雨結束後,兩人仍然膩在一起,體驗著水乳交融的餘韻快感。

房事過後,新娘嬌聲的說:「老公你今天真壞,這麼狠心,把人家都快弄暈過去了。」半晌見沒人答應,新娘睜開雙眼,頓時愣住了,新娘這才發現與自己親熱的人不是自己的丈夫!

瞬間的發呆之後,恐慌與羞辱讓新娘憤怒不已,猛地一把推開他的身體就要發聲呼喊,卻被小夥子捂住了嘴。小夥子在新娘面前懺悔自己的罪行,說:「我實在是太愛你了,才會輕薄你,後來看你沒有反抗似乎還挺喜歡的,知道你誤以為我是你老公,所以我膽子才越來越大,最後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毀了你的貞操。我真是罪該萬死,你能原諒我嗎?」

新娘憤怒道:「有你這麼壓床的嗎?你這是強姦,我要去告你!」

正在這時,另外那個小夥子被吵醒了,他嘿嘿冷笑道:「沒想到啊!原來你們兩人有姦情。我剛才睡得好好的,後來只聽得床稜搖戛、氣喘籲籲,原來是你們兩人正在做那傷風敗俗的醜事。你膽子還真不小啊!敢在新婚洞房就偷人。」

他說著作勢起身就要去叫醒新郎,新娘被他這麼一鬧嚇得沒了主意,漲紅著臉分辯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偷人,是他強……強暴了我。」

「得了得了,你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如果真是他強姦你,那你怎麼不反抗?剛才你們倆幹的那叫熱火朝天,簡直是乾柴烈火,我在一旁聽得都不好意思了,你就別在我這裝蒜了。」

新娘被他一頓搶白,氣得臉更漲紅了,但此時卻有理講不清,真是一肚子委屈,想想剛才做的這是什麼事啊,然後就「嗚嗚」的哭了起來。

還是剛才那個小夥子急中生智將他攔住,一面好言央求他不要告發,一面對新娘說:「不管剛才是不是強姦,這都是醜事,如果這事一旦公佈宣揚出去,我的名聲掃地不要緊,可是你一個女人的清白就毀了,你想想,新婚夜就給老公戴了綠帽子,你老公能原諒你嗎?以後還能對你好嗎?你婆家的人會怎麼看你?」

新娘仔細想想,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現在木已成舟,和他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自己真是百口莫辯。想著自己二十幾年的清白毀於一旦,一陣淚水又湧上了雙眼,新娘抽泣著問剛才的小夥子:「你能不能讓他別說出去?」

他說:「我試試吧!」然後和那個小夥子小聲嘀咕了一會兒,接著皺著眉很犯難的回來小聲對新娘說:「我問他了,他說非要……非要……咳,我真難以啟齒。」

新娘說:「他要怎樣?」小夥子說:「這小子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女人,他說他也想與你做一次,只有這樣才能堵上他的嘴。」

新娘開始死也不同意,但架不住小夥子苦勸,再加上另外那個小夥子也添油加醋:「也難怪我兄弟犯錯,和你這樣花一般的美人同床而臥,便是鐵石人也打熬不住。你和我兄弟成了好事,叫我如何忍耐得過?除非和我也做一回夫妻,否則一定把你們的醜事聲張出去,讓滿大街的人都知道誰家新娘子洞房夜竟然在老公眼皮底下偷人,讓你們永遠抬不起頭。」

新娘無可奈何地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凌辱,男人彷彿心有靈犀的猜透了她的想法,一把扯過被子把兩人全都蓋上,在黑咕隆咚的被窩裡,兩人誰也看不清對方,新娘還有些感激這個趁人之危的禽獸在姦污之前還給自己保留了最後一點尊嚴。

片刻之後,巨大的肉棒已經抵住了新娘嬌羞的洞口,新娘摒住呼吸等待著那一刻,男人身子向前一衝,隨著新娘一聲輕呼,兩人之間的距離便迅速的從零轉為負,兩人的下體已經緊密地結合到了一起。

剛一接觸,新娘就不由得暗自吃驚,這小子雖貌不驚人,但下邊那根東西又粗又大,每進入一寸都感覺特別充實刺激,雖說是被迫發生性關係,但下體傳來真實的滿足感還是舒服得幾乎讓她暈過去,不過很快她便用自己的溫柔潤滑了男人整根兇器。

佔有別人的新婚妻子也令小夥子興奮異常,他把全身積蓄的能量全部發洩在身下這個嬌艷的女人身上,熟睡的新郎哪會想到在另一個被窩裡,自己嬌滴滴的新娘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真打實鑿的狂操呢!

幹了一會兒他感覺到了一些變化,新娘不但不躲,反而主動地挺起了胸,任他的粗手肆意揉弄,她還悄悄地調整了姿勢,微分雙腿,屁股向上翹起來,好讓那堅挺的硬物更順利地刺入身體最深處。他知道女人已被他的激情征服了,這令他好不得意,男人下面瘋狂地頂著子宮,上面瘋狂地揉著豐滿的奶子,全方位的感受著新娘的似水柔情。

很快地,性愛中的兩人就已經已經水乳交融、忘情忘我。這樣如癡如醉的做愛直到那最令人銷魂的一刻到來,粗大的陰莖在子宮中噴射出灼熱的精液,盡情地沖刷、澆灌著生命的孕育溫床,新娘含羞承受了他的雨露滋潤。而後他們還不忘用衛生紙給新娘擦乾淨下體,以免弄髒被褥。

終於性交完,新娘長出了一口氣,總算結束了。兩個小夥子也話復前言,表示要守口如瓶,然後各自睡去。新娘穿上睡衣,但仍然和他們躺在一個被窩中,想想剛才的荒唐事,自己竟然在新婚夜跟兩個陌生男人發生了性關係,真不知道今後該如何面對自己的丈夫。

正胡思亂想著,哪知才沒一會兒,兩人的手又不安份地在新娘的身上摸來摸去,新娘嚴斥他們,但他們仍然上下其手,新娘想發怒,但有把柄在人家手中,怕他們說出去壞了自己的名聲,只好像條滑溜的魚一樣左躲右閃,但還是難逃魔爪。他們見新娘除了呵斥也沒有有其它的異動,就知道了再姦有門,於是更加變本加厲,不一會兒新娘就被他們摸得遍體酥軟、淫水橫流了。

他們也趁機在新娘耳邊說:「失身一次和十次其實也沒什麼區別,今晚是洞房春宵,莫辜負了這好時光,不如讓我們哥倆兒今晚痛痛快快地玩夠了,我們發誓讓今晚的事成為永遠的秘密,明天天亮以後我們各不相欠,怎麼樣?」

新娘道:「不行,你們這是錯上加錯,讓我怎麼對得起我老公?」

小夥子說:「我們是在享受性愛,這是天經地義的。天意如此,讓我們三人有此緣份!」

新娘見他們如此表態,心中的塊壘也就稍稍放下,心想反正已經稀裡糊塗的失身了,現在即使反抗也為時已晚,且有把柄在他們手中,不如就遂了他們的心願任他們弄個夠,他們已經射過了,估計也折騰不了幾次。

想到這裡,新娘說:「今晚我可以讓你們弄個夠,但是你們得說話算話,不然我以後就沒法做人了。」兩個男人發誓後,把新娘剛剛穿上的衣服再次扯掉,冰清玉潔的裸體又一次盡收兩個男人的眼底。

早已挺立在新娘雪白屁股後面的粗黑肉棒再次對準了嬌羞的洞口,「噗哧」一聲又一次盡根沒入她的體內。「嗯……」新娘一聲長吟,將兩性交媾的歡愉詮釋得淋漓盡致,令人酥麻。

這一次美麗的新娘徹底陷入了肉慾的深淵,她不再矜持,用力地夾緊雙腿迎合著男人的抽插,為陰莖提供最大限度的性刺激,好讓男人盡快射精,以免被丈夫醒來看到,但她哪知丈夫也被迷倒,無論搞出多大動靜都不會驚醒。

而這兩個男人也想快一些狠幹這個銷魂的尤物,男女雙方雖同床異夢,但卻不約而同地都加快了抽送節奏,這樣一來對女方身體的刺激就更深了,被強硬的陰莖捅得失神迷亂的新娘,多次被性高潮產生的強烈興奮弄得幾乎暈過去,這時他們會很配合的停下來,耐心地等候新娘的高潮慢慢逝去,然後再接著抽插,巨大的陰莖以打樁式的插法一下一下深深沒入新娘的玉體,在她的陰道裡橫衝直撞的肆虐橫行。

男性經過高潮射精後再次上陣,持久性都增強了,新娘任憑他們恣意凌辱,辛苦地承受著肉棒無與倫比的衝擊和抽插,窄小的肉洞緊緊地簇擁著男人粗壯的陰莖,讓男人感覺飄飄欲仙。

世人都說女人最美麗的時刻,就是用嬌嫩的胴體承受男人的肉棍重重責弄之時,此言真是不假,性愛中的新娘渾身香汗淋漓,沁著汗珠的深陷乳溝散發出淡淡的乳香,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顯得更加嬌艷動人。新娘越是如此,就越刺激男人的性慾,兩個大男人輪流抱著新娘在被子裡滾來滾去,盡情地抽插發洩,分享新娘那美妙、迷人、性感的肉體。

可憐嫩蕊嬌花怎抵擋得住風狂雨驟,洞房內表面上風平浪靜,但誰能想到新娘此時就在老公身旁接受別的男人雨露滋潤。時間飛快地流逝,兩個男人變著花樣瘋狂地姦弄新娘嬌艷的身子,把新娘一次又一次的送上性愛巔峰……

這場銷魂的男歡女愛直到兩個大男人再也勃硬不起來才告雲收雨歇,此時天色已經蒙蒙亮,這真是一夜春宵,一個今生難忘的銷魂之夜。愛有時候是做出來的,新娘雖然是被他們輪姦,但那種狂野的、魂飛魄散的、酣暢淋漓的、心滿意足的交媾,把新娘弄得太舒服了,讓新娘忘記了他們的罪惡,最終原諒了這兩個禽獸,一筆勾銷了他們對自己身體所犯的輪姦重罪。

好在新娘與新郎在婚前已經同居,新娘已不是處女了,所以到衛生間用水打掃完戰場,也就是新娘的胴體之後,又給她服下緊急避孕藥,三人這才睡去。

天亮後,最先醒來的老公還連聲感謝人家,感謝人家和他的新娘子鑽一個被窩!他還不知道新娘已遭人淫辱,這兩人都玩過新娘了。誰都不知道當晚新娘多次失身,不僅是真刀真槍實幹的,而且還被多次體內射精,這事只有新娘和那兩個男人知道。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個小夥子酒醉後逞能說自己曾經幹過別人的新娘,多年前和另一個同伴與新娘共渡一夜春宵,兩個人輪流幹了新娘好幾次,而且都沒戴套子,那真是今生最難忘的一個銷魂之夜。

別人都不信,說:「新娘豈肯讓你幹?」他這才說出自己用催情迷香使得新娘就範的手段,但他又死也不肯透露新娘是誰,說粉身難報美人恩,自己曾經發過重誓不能說出來新娘姓名……
算什麼了!我交代晚餐時我才過去一起,就怕下午他們提早回酒店那我就少看一場好戲了!

下午三點多我去風景區接了他們去指壓按摩,消除下他們的疲倦身心,晚飯後我老婆就說很倦了要回家不做了,我們也沒辦法了! ¬也難怪老婆不想去再做了,也累了也想如果那男的再不行那對他也許是種傷害吧!

3 人行後,你們性生活感覺更有激情了,也更無話不談了,連雙方以前的性事都敞開談了,這在以前是不能也不會啟口的,現在變自然了;我想我們很相愛,又用雙方都持正的心態去對待,從哪次後我們的每一次做愛都能更激情了,感覺也更好,這就是我們這第一次所領會到的非常經驗,我們現在又開始在物色第二次的人選了,希望讀到此篇文章的夫妻也不妨嘗試下非常之快樂。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滑進愛母濕潤的陰道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玩火的故事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和網絡老公做愛
汽車上的輪姦
來訪的姐姐
在電影院勾引密友的老公
熱門小說:
兒媳的呻吟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