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孩的初次 校園學生

第一次當然是發生在校園裏。

人們都說校園裏最浪漫,但是我即便覺得有些許浪漫也是多年以後了,當時一點都不覺得它是次美好的際遇。

那是個星期五,小妹天生與眾不同,當同學們三三兩兩去看電影錄像跳舞的時候,我卻抓起書包去上自習了。

我去了一個最大的階梯教室,那裏人不算少,這與我平時的作風是相悖的--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但是也許是因為週末吧,我的行為多少有些怪異。

找了最後一排的一個位子坐下來,然後又占了旁邊的一個位子放東西。

大概過了半小時左右,小妹不經意地一擡頭,看到又有一些學生走進這間教室,其中有一個面孔白皙,用高大英俊形容不算過分,他的目光也很快鎖定小妹。

按說他應該入圍小妹心中幻想千遍的白馬王子了,但是當他盯著小妹看的時候,不諳世事的小妹還是低下了頭小妹的心情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變得很緊張而且預感很不好。

他在我前面兩三排的一個位子上坐下來。

我發現我的心開始不安定了,因為每每次擡頭,總發現他盯著我。

過了一會兒我再也無心看書,連忙偷偷收視東西,看了看他,腦袋還好沒轉過來,我快步向身邊不遠的後門走去。

出了大樓,總算送了一口氣,卻不料身後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回頭看,正是他。

他的眼睛在夜色裏閃閃發亮:你好!他大聲說。

我轉身就走。

不了手被他攥得更緊:你相信不相信一見鍾情?當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注定要做我女朋友。

我感到我的臉一下子紅了。

他沒有給我說話的機會,便把我攬入懷中,嘴唇壓在我的嘴唇上,開始吻我。

我腦子裏一頭水霧,這怎麼可能呢,就差光天化日下了,這裏是學校人來人往最多的地方,我身邊就密密麻麻地擺放了幾百輛來這座樓上夜校的學生們的自行車,而我們正站在一個路燈下面,我不知道世上還會有這麼粗魯的人。

我掙扎的時候,他似乎稍有一點清醒過來的味道,說道:我們換個地方吧。

商量的口吻,但卻依然是我行我素,不顧我的反對,說完抱起我就大步流星走開了。

我可以尖叫的,至少,但是當時小妹很不齒這樣做,什麼救命之類的小妹會認為尊嚴掃地,於是說什麼也不肯求得路人的幫助。

他來到草坪,把我放在一棵冬青後面,一個重重的身軀就壓了上來,接著是一陣狂吻,讓我喘不過氣來。

儘管如此,我對後面的事也全然沒有概念,只是感覺自己受到了侵犯。

過一會兒,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他一隻手伸進我裙子下麵,把我的內褲直褪到膝蓋處,我又驚又憤,不禁嘴裏滾滾滾罵個不停,趁他稍一分神我又把內褲拉上來。

就這樣我們拉來拉去反復好多次。

最後他終於不耐煩,果斷的說:去我那裏。

他把我拽起來,然後摟住我的腰,拖我走出花園,他力氣很大我覺得腳尖都沒有在地上。

出了花園我尷尬死了,我想路上的人看到我們這樣一定以為我們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我低著頭,也不再繼續反抗,我想他能夠將我怎樣,他是個學生,又不是流氓。

出了校門他旋即把我塞進一兩計程車,開了沒有兩分鐘就叫停了,原來他的學校離我們的這麼近!他繼續摟著我,象戀人一樣,把我帶到一座學生宿舍樓的三層。

在最末端的那個宿舍不知為什麼是空著的,有一些架子床和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好象剛剛搬空的樣子。

他讓我坐在木板床上,說道:你在這裏等一會兒,我去拿點東西。

然後我就說了下面任何傻瓜都不會說的一句非常有個性的話:你去多久?夠不夠我從這裏逃走?他愣了一下說:這個,我倒沒有想到。

他環視了一下房間,然後拿起一卷打包帶,當我明白的時候已經晚了,他用帶子捆住我的手腕,然後系在床頭的鐵欄杆上。

我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的屈辱,眼淚一下子就不聽話流了下來。

他看到了忽然驚慌地說:我不能讓你走,我太喜歡你了,你先委屈一下,等一會兒回來我向你磕頭賠罪。

說完就走了。

我喜歡冒險和一向無所懼的性格終於給我帶來麻煩了,我以前從沒有受過人的擺佈,但是現在我預感可能要有很可怕的事發生,我猜不出具體是什麼,我很不願意去想強姦這兩個字。

幾分鐘後他抱來兩床被子和一些手紙之類的東西,把一個被子平鋪在其中一張床上,另一個蓋在上面。

然後解開我的綁縛,螅了燈,抱起我放進被子裏,然後又象在草坪上一樣把體重壓過來。

這次他可沒有客氣,我很快就被脫光了衣服,他自己也脫了。

他用他的胸口緊緊貼住我的胸口,狂吻我,手又令我害怕地向下遊走。

你什麼時候來的例假?他問。

今天剛剛完。

我小聲回答。

那就沒事。

聽說過嗎,前三後四?什麼?待會兒給你解釋。

我驚異地感覺到我沒過多久似乎就適應了他的親熱,因為我覺得他的胸摩擦得我很舒服,他好象要把我們兩個身體死死粘牢在一起的熱情感染了我。

但是他下面的硬東西總是頂來頂去讓我很害怕。

當他把手指探進我陰道的時候我大驚失色,連忙說道別。

他不加理會,繼續用他的東西頂我,並不斷地在摸索。

我聽見他喘著氣問我:在哪兒?告訴我。

什麼在哪兒?別裝糊塗,你自己的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哎喲。

我突然覺得下面一陣疼痛,想推開他,卻聽到他高興地說這就對了!然後毫不猶豫挺身而進。

我感到底下有什麼東西像是被撕裂了,疼得我淚水一下佈滿眼眶。

接著感到有個巨大的東西放入了我身體。

完了我心裏想,我覺得最嚴重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疼嗎?我輕點。

他說,一面停止動作。

我感覺稍微好點,下面漲漲的,但是他不再抽動了,也就不很疼了。

只是我依然絕望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想到我有很多機會可以逃走的,但是我沒有,我想他不過是個學生,又不是歹徒,可是又有什麼區別。

我想著想著忍不住抽泣起來。

他用手抹去我的眼淚說:別哭,親愛的,我會對你好的。

聽到這些我當時認為很下流的話我哭得更厲害了。

過了一會兒疼痛變成了一種說不上來的微微舒服的感覺了,他好象忍不住又動起來,抽動了兩三下,我突然,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那確是一種讓我很留戀的感覺--好象有個小動物在我身體裏跳跳的,然後漲漲的感覺就沒有了。

這種很舒服的感覺讓我不禁抱緊了他,當我發現我主動去抱他的時候我一下子變得慚愧極了。

我聽到他說:我真笨,下次我一定讓你爽。

然後他就軟軟地伏在我身上,抓過我的手,貼上他的額頭,我訝異地發現他的額頭出了很多汗,摸摸他的背發現他的背也濕了。

然後我覺得有什麼東西流出我的陰道。

我感到底下有些漲痛,我伸手去抓我的衣服,被他阻止了。

我想去廁所。

我說道。

你等著,我去給你拿個盆來。

不。

那怎麼辦?我要回去。

不行。

要不我給你拿個盆來,要不。

你去男廁所,我們三樓的壞了,得去二樓,我給你站崗。

你選吧。

我選了去男廁所。

來到二樓,他看了看沒有人,就讓我進去了。

我覺得下面疼,拿了手裏的那卷紙揩了揩,看到紙上有一絲血痕,雖然只有不多的一點點,我還是一眼就看到我了,憑著我少得可憐的一點常識我也知道我的處女膜沒有了,我感到太絕望了。

這時我聽到門外有人說話:你丫看沒看清楚就往進闖,這是女廁!什麼,這裏還有女廁?那你丫站這裏幹嗎?。

我這才意識到我的處境,這裏不是久留之地。

等外面安靜下來了,我探頭看看,發現沒別人,拉起他的手,沒命地逃往三樓。

又躺在床上,我意冷心灰,任他再次脫去我的衣服,我都一動不動。

在黑暗中他似乎也沒有發現我的異常,還是很狂熱地貼緊我,雨點般地狂吻。

他抓著我的手去摸他的陽具,我觸到一個硬硬粗粗的東西,連忙把手撤回來。

他再懇求我摸的時候我死也不肯了。

我想看你,我打開燈好嗎?他說。

不。

你要是開燈,我就從窗戶跳下去。

那好吧。

他開始用手去摸我的下面。

這次他順利一挺而入,我以為還會撕心裂肺般疼痛,不禁哆嗦了一下,可是第二次只有一點輕微的疼痛,等他全進去了,我反而感到一陣陰道裏填滿的舒服。

他開始動作很慢,後來就越來越快。

我覺得下面似乎很濕,與此同時灼痛的感覺一點點減少,快感倒是很快地增加--我很為這樣的感覺恥辱。

抱緊我,他說,動作一邊也越來越快我愛你,妹妹!我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刺痛了一下,我發現我也想對這個惡棍說我愛你,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以前從來沒有對誰說過這樣的字眼,我忍了忍,不做聲。

連我自己也沒想到的是,我居然情不自禁地抱緊了他,身體也不自覺地迎送著他的抽送。

後來我的意識模糊了,我覺得自己象飛起來了一樣,當他動作越來越快時,我居然暗暗希望他更快更猛烈些。

我聽到自己從沒有過的呻吟聲和他的氣喘如牛的聲音交織在一起,享受著他的汗珠落下來滴在我的額頭上的感覺。

當他口齒不清的說著我,我。

的時候,我又一次感到那個小動物在我陰道裏蹦蹦跳跳,這次我明顯地感到有什麼東西注入我身體了,我覺得自己要不行了,我從沒有這麼興奮過,我喘不過氣來,我牙齒癢癢地想去咬他,我的指甲陷進他肉裏恨不得將他撕碎。

排山倒海般的巨浪席捲了我,這一刻我好象忘了自己是誰了,只是緊緊纏著他的身體恨不得與他合二為一。

哦,我愛你!他倒在我身體上,不住喘歇,我感到我身體裏的那個硬東西一點一點綿軟下去。

我這才發現他全身都濕了,被子裏也全是汗。

我繼續抱著他,當我有一點清醒時,我突然感到很悲哀。

我怎麼會這樣?沒過多久他就沈沈地睡過去了,我看著他,心裏掠過一絲厭惡,剛才的快感消失得無蹤影。

我悄悄爬起來,穿好衣服,看了看視窗的那張桌子,坐上去,打開窗戶,讓腳垂在窗外。

我想我也許該從這裏跳下去。

三樓,我盤算著,也許只能落個殘廢,那比死了還難受。

還是趕明兒上那座20層高的樓吧,聽說從高樓摔下去,半空中就暈了,落地沒有痛苦。

我這樣想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兩隻胳膊從後面抱住我,把我從桌子上拖下來。

你幹什麼?他說。

我的眼淚又不爭氣流了下來。

我會對你負責的,等我們畢業了就結婚。

我可不想對你負責。

我冷冷地說。

他笑了:明天我帶你出去玩。

他又把我按在床上,不過我們沒有再次做愛,他也不睡覺了,但是說什麼也不讓我起來。

放心,我不會死的,為了你,不值得。

你這樣想就好了。

他笑嘻嘻的。

到了早上,我要離開,他非要堅持我先吃早飯。

他去食堂捧了一大碗牛奶和一塊蛋糕上來。

我熬了夜,確實也餓了,不吃他的東西的念頭也就沒有堅持。

他卻不吃,只是在我吃東西時看著我,並且試圖逼我吃完所以東西。

最後我實在吃不下去了,他才做了件好事把我剩的東西打掃進他的肚子裏。

完了之後他就象一個無賴一樣翻看了我書包裏所有東西,學生證,圖書證,錢夾,每一本書,和每一支筆。

你做調查啊?我懶洋洋說。

實話告訴你,我不用看你學生證,我早知道你是誰,我注意你很長時間了。

他得意地說。

哦,是麼?我為之愕然。

這是個陰謀原來。

我從他那裏走的時候就沒想到要再次見他。

可是星期六晚上他又來了,在我的宿舍樓下大喊大叫我的名字。

我飛快地沖下樓,雖然比他矮一截,但借著我臂長的優勢,狠狠抽了他幾個耳光。

只要你解氣就行。

他不在乎地說,打完了,就跟我走吧。

為了不讓他挾持我,我答應和他走,但是我不許他在路上碰我,他做了個鬼臉。

又去他的空宿舍了,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強迫我做愛,而是抱出一支吉它,給我唱他極難聽的原創搖滾。

一個月過去了,雖然我從沒有承認,但是已經默認他是我的男朋友了,他很乖巧,往我們宿舍送吃的,我的舍友都肯幫他忙。

他沒有再提什麼結婚不結婚的,我松了口氣。

也許我那時候還小,結婚是一個讓我感覺恥辱的字眼,總覺得他將來一定是我的丈夫,但那是多年以後的事。

我想了想,他長得可以,對我也好,學習差點,但是還好不帶眼鏡,越想給的分越寬,於是也就不再作別的夢了。

生日那天,我自己根本沒想起來,上完課我出去找了個尬旯教室上了一天自習。

回到宿舍已經是晚上9點了,開始沒覺得什麼異常,走到宿舍門口才發現燈是熄滅的,雖然裏面好象很熱鬧。

宿舍門大開著--那是我們宿舍一貫風格,我剛要去開燈,一個舍友說;別忙了,停電了。

我於是作罷。

發現不止他一個男生正坐在我床上,後來知道都是他同學,我的舍友們正興奮地和他們交談著。

這時候他們中有人說,太黑了,我們點蠟燭吧。

然後是打火機的聲音,桌子上一個大蛋糕的一圈蠟燭被點燃了,與此同時他們為我唱起了生日歌。

當他們告訴我實際沒有停電時,我覺得自己真蠢,早就該發現的,只是當看到周圍不止一個宿舍是黑的,我才糊塗了,舍友告訴我那是他們這幫人挨家挨戶在我們這層樓上敲門,不惜叫人家好姐姐才求得配合的。

那一晚當我從燭光中看到他的臉,他也看著我,我想我的臉色是所有這些天中最溫柔的,那一晚我們的感情達到了頂峰。

吃完蛋糕我們就鳥獸散了,我和他在校園裏瘋狂地做愛,幾乎跑遍了校園每一個隱秘的地方,做完一次就換個地方。

這段時間,我一面不可自拔地沈浸在與他的性愛當中,一面被墮落感和罪惡感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有一天我告訴自己,我要開始新的生活。

為了和他分手,我最難聽的話也說了,而且我發現我非常有天分揣摩他的心理以便能夠說出最刺激他的話。

我甚至以閃電般的速度又找了一個男朋友,向他示威。

我有時會想起我們分手的那個黃昏。

在前一天,我終於說服他不再騷擾我了,我感到十分輕鬆愜意,但是我是個容易傷感容易念舊的人,我去了他的校園,緬懷了一把我們一起呆過的地方。

回來的路上下起雨來,我走在雨裏,盤算著將要開始的新生活。

雨越下越大,忽然一把雨傘遮住了我,我回頭看到他非常頹喪地站在我身後。

他究竟什麼地方比我好?你告訴我!他喊道。

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人們會說有的男人真是愚不可及,我說:其實他好不好和你沒有關係,我和他在一起是給你看的,現在我也覺得很無聊,戲演完了。

真的沒有希望了嗎。

我點點頭,看到雨水已經打濕了他的頭髮,諷刺地說道:我不怕雨淋,傘還是給你自己用吧。

我從他雨傘下面走掉了,我以為他會追上來,象以前一樣,所以趕緊加快步伐。

走了幾步回頭瞭望敵人的時候,看到他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他的傘還是罩住我站立過的地方,而他整個人則已經濕透了。

兩年後他畢業了,我收到一張便條在我信箱裏,上面說有一個老朋友要畢業了,希望畢業前能見一面云云。

我未加理會,因為想起他我當時還有一絲恥辱感。

對於他畢業我很高興,那也許就意味著他從此從我的生活中徹底消失。

只有這件事過去很久之後,我重新想起,我才覺得曾經的經歷或多或少是一種財富。

那是我認識到性不是邪惡的之後。

一個女孩的初次或許並不是完美的,但是能夠教給我很多東西。

第一次當然是發生在校園裏。

人們都說校園裏最浪漫,但是我即便覺得有些許浪漫也是多年以後了,當時一點都不覺得它是次美好的際遇。

那是個星期五,小妹天生與眾不同,當同學們三三兩兩去看電影錄像跳舞的時候,我卻抓起書包去上自習了。

我去了一個最大的階梯教室,那裏人不算少,這與我平時的作風是相悖的--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但是也許是因為週末吧,我的行為多少有些怪異。

找了最後一排的一個位子坐下來,然後又占了旁邊的一個位子放東西。

大概過了半小時左右,小妹不經意地一擡頭,看到又有一些學生走進這間教室,其中有一個面孔白皙,用高大英俊形容不算過分,他的目光也很快鎖定小妹。

按說他應該入圍小妹心中幻想千遍的白馬王子了,但是當他盯著小妹看的時候,不諳世事的小妹還是低下了頭小妹的心情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變得很緊張而且預感很不好。

他在我前面兩三排的一個位子上坐下來。

我發現我的心開始不安定了,因為每每次擡頭,總發現他盯著我。

過了一會兒我再也無心看書,連忙偷偷收視東西,看了看他,腦袋還好沒轉過來,我快步向身邊不遠的後門走去。

出了大樓,總算送了一口氣,卻不料身後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回頭看,正是他。

他的眼睛在夜色裏閃閃發亮:你好!他大聲說。

我轉身就走。

不了手被他攥得更緊:你相信不相信一見鍾情?當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注定要做我女朋友。

我感到我的臉一下子紅了。

他沒有給我說話的機會,便把我攬入懷中,嘴唇壓在我的嘴唇上,開始吻我。

我腦子裏一頭水霧,這怎麼可能呢,就差光天化日下了,這裏是學校人來人往最多的地方,我身邊就密密麻麻地擺放了幾百輛來這座樓上夜校的學生們的自行車,而我們正站在一個路燈下面,我不知道世上還會有這麼粗魯的人。

我掙扎的時候,他似乎稍有一點清醒過來的味道,說道:我們換個地方吧。

商量的口吻,但卻依然是我行我素,不顧我的反對,說完抱起我就大步流星走開了。

我可以尖叫的,至少,但是當時小妹很不齒這樣做,什麼救命之類的小妹會認為尊嚴掃地,於是說什麼也不肯求得路人的幫助。

他來到草坪,把我放在一棵冬青後面,一個重重的身軀就壓了上來,接著是一陣狂吻,讓我喘不過氣來。

儘管如此,我對後面的事也全然沒有概念,只是感覺自己受到了侵犯。

過一會兒,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他一隻手伸進我裙子下麵,把我的內褲直褪到膝蓋處,我又驚又憤,不禁嘴裏滾滾滾罵個不停,趁他稍一分神我又把內褲拉上來。

就這樣我們拉來拉去反復好多次。

最後他終於不耐煩,果斷的說:去我那裏。

他把我拽起來,然後摟住我的腰,拖我走出花園,他力氣很大我覺得腳尖都沒有在地上。

出了花園我尷尬死了,我想路上的人看到我們這樣一定以為我們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我低著頭,也不再繼續反抗,我想他能夠將我怎樣,他是個學生,又不是流氓。

出了校門他旋即把我塞進一兩計程車,開了沒有兩分鐘就叫停了,原來他的學校離我們的這麼近!他繼續摟著我,象戀人一樣,把我帶到一座學生宿舍樓的三層。

在最末端的那個宿舍不知為什麼是空著的,有一些架子床和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好象剛剛搬空的樣子。

他讓我坐在木板床上,說道:你在這裏等一會兒,我去拿點東西。

然後我就說了下面任何傻瓜都不會說的一句非常有個性的話:你去多久?夠不夠我從這裏逃走?他愣了一下說:這個,我倒沒有想到。

他環視了一下房間,然後拿起一卷打包帶,當我明白的時候已經晚了,他用帶子捆住我的手腕,然後系在床頭的鐵欄杆上。

我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的屈辱,眼淚一下子就不聽話流了下來。

他看到了忽然驚慌地說:我不能讓你走,我太喜歡你了,你先委屈一下,等一會兒回來我向你磕頭賠罪。

說完就走了。

我喜歡冒險和一向無所懼的性格終於給我帶來麻煩了,我以前從沒有受過人的擺佈,但是現在我預感可能要有很可怕的事發生,我猜不出具體是什麼,我很不願意去想強姦這兩個字。

幾分鐘後他抱來兩床被子和一些手紙之類的東西,把一個被子平鋪在其中一張床上,另一個蓋在上面。

然後解開我的綁縛,螅了燈,抱起我放進被子裏,然後又象在草坪上一樣把體重壓過來。

這次他可沒有客氣,我很快就被脫光了衣服,他自己也脫了。

他用他的胸口緊緊貼住我的胸口,狂吻我,手又令我害怕地向下遊走。

你什麼時候來的例假?他問。

今天剛剛完。

我小聲回答。

那就沒事。

聽說過嗎,前三後四?什麼?待會兒給你解釋。

我驚異地感覺到我沒過多久似乎就適應了他的親熱,因為我覺得他的胸摩擦得我很舒服,他好象要把我們兩個身體死死粘牢在一起的熱情感染了我。

但是他下面的硬東西總是頂來頂去讓我很害怕。

當他把手指探進我陰道的時候我大驚失色,連忙說道別。

他不加理會,繼續用他的東西頂我,並不斷地在摸索。

我聽見他喘著氣問我:在哪兒?告訴我。

什麼在哪兒?別裝糊塗,你自己的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哎喲。

我突然覺得下面一陣疼痛,想推開他,卻聽到他高興地說這就對了!然後毫不猶豫挺身而進。

我感到底下有什麼東西像是被撕裂了,疼得我淚水一下佈滿眼眶。

接著感到有個巨大的東西放入了我身體。

完了我心裏想,我覺得最嚴重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疼嗎?我輕點。

他說,一面停止動作。

我感覺稍微好點,下面漲漲的,但是他不再抽動了,也就不很疼了。

只是我依然絕望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想到我有很多機會可以逃走的,但是我沒有,我想他不過是個學生,又不是歹徒,可是又有什麼區別。

我想著想著忍不住抽泣起來。

他用手抹去我的眼淚說:別哭,親愛的,我會對你好的。

聽到這些我當時認為很下流的話我哭得更厲害了。

過了一會兒疼痛變成了一種說不上來的微微舒服的感覺了,他好象忍不住又動起來,抽動了兩三下,我突然,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那確是一種讓我很留戀的感覺--好象有個小動物在我身體裏跳跳的,然後漲漲的感覺就沒有了。

這種很舒服的感覺讓我不禁抱緊了他,當我發現我主動去抱他的時候我一下子變得慚愧極了。

我聽到他說:我真笨,下次我一定讓你爽。

然後他就軟軟地伏在我身上,抓過我的手,貼上他的額頭,我訝異地發現他的額頭出了很多汗,摸摸他的背發現他的背也濕了。

然後我覺得有什麼東西流出我的陰道。

我感到底下有些漲痛,我伸手去抓我的衣服,被他阻止了。

我想去廁所。

我說道。

你等著,我去給你拿個盆來。

不。

那怎麼辦?我要回去。

不行。

要不我給你拿個盆來,要不。

你去男廁所,我們三樓的壞了,得去二樓,我給你站崗。

你選吧。

我選了去男廁所。

來到二樓,他看了看沒有人,就讓我進去了。

我覺得下面疼,拿了手裏的那卷紙揩了揩,看到紙上有一絲血痕,雖然只有不多的一點點,我還是一眼就看到我了,憑著我少得可憐的一點常識我也知道我的處女膜沒有了,我感到太絕望了。

這時我聽到門外有人說話:你丫看沒看清楚就往進闖,這是女廁!什麼,這裏還有女廁?那你丫站這裏幹嗎?。

我這才意識到我的處境,這裏不是久留之地。

等外面安靜下來了,我探頭看看,發現沒別人,拉起他的手,沒命地逃往三樓。

又躺在床上,我意冷心灰,任他再次脫去我的衣服,我都一動不動。

在黑暗中他似乎也沒有發現我的異常,還是很狂熱地貼緊我,雨點般地狂吻。

他抓著我的手去摸他的陽具,我觸到一個硬硬粗粗的東西,連忙把手撤回來。

他再懇求我摸的時候我死也不肯了。

我想看你,我打開燈好嗎?他說。

不。

你要是開燈,我就從窗戶跳下去。

那好吧。

他開始用手去摸我的下面。

這次他順利一挺而入,我以為還會撕心裂肺般疼痛,不禁哆嗦了一下,可是第二次只有一點輕微的疼痛,等他全進去了,我反而感到一陣陰道裏填滿的舒服。

他開始動作很慢,後來就越來越快。

我覺得下面似乎很濕,與此同時灼痛的感覺一點點減少,快感倒是很快地增加--我很為這樣的感覺恥辱。

抱緊我,他說,動作一邊也越來越快我愛你,妹妹!我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刺痛了一下,我發現我也想對這個惡棍說我愛你,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以前從來沒有對誰說過這樣的字眼,我忍了忍,不做聲。

連我自己也沒想到的是,我居然情不自禁地抱緊了他,身體也不自覺地迎送著他的抽送。

後來我的意識模糊了,我覺得自己象飛起來了一樣,當他動作越來越快時,我居然暗暗希望他更快更猛烈些。

我聽到自己從沒有過的呻吟聲和他的氣喘如牛的聲音交織在一起,享受著他的汗珠落下來滴在我的額頭上的感覺。

當他口齒不清的說著我,我。

的時候,我又一次感到那個小動物在我陰道裏蹦蹦跳跳,這次我明顯地感到有什麼東西注入我身體了,我覺得自己要不行了,我從沒有這麼興奮過,我喘不過氣來,我牙齒癢癢地想去咬他,我的指甲陷進他肉裏恨不得將他撕碎。

排山倒海般的巨浪席捲了我,這一刻我好象忘了自己是誰了,只是緊緊纏著他的身體恨不得與他合二為一。

哦,我愛你!他倒在我身體上,不住喘歇,我感到我身體裏的那個硬東西一點一點綿軟下去。

我這才發現他全身都濕了,被子裏也全是汗。

我繼續抱著他,當我有一點清醒時,我突然感到很悲哀。

我怎麼會這樣?沒過多久他就沈沈地睡過去了,我看著他,心裏掠過一絲厭惡,剛才的快感消失得無蹤影。

我悄悄爬起來,穿好衣服,看了看視窗的那張桌子,坐上去,打開窗戶,讓腳垂在窗外。

我想我也許該從這裏跳下去。

三樓,我盤算著,也許只能落個殘廢,那比死了還難受。

還是趕明兒上那座20層高的樓吧,聽說從高樓摔下去,半空中就暈了,落地沒有痛苦。

我這樣想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兩隻胳膊從後面抱住我,把我從桌子上拖下來。

你幹什麼?他說。

我的眼淚又不爭氣流了下來。

我會對你負責的,等我們畢業了就結婚。

我可不想對你負責。

我冷冷地說。

他笑了:明天我帶你出去玩。

他又把我按在床上,不過我們沒有再次做愛,他也不睡覺了,但是說什麼也不讓我起來。

放心,我不會死的,為了你,不值得。

你這樣想就好了。

他笑嘻嘻的。

到了早上,我要離開,他非要堅持我先吃早飯。

他去食堂捧了一大碗牛奶和一塊蛋糕上來。

我熬了夜,確實也餓了,不吃他的東西的念頭也就沒有堅持。

他卻不吃,只是在我吃東西時看著我,並且試圖逼我吃完所以東西。

最後我實在吃不下去了,他才做了件好事把我剩的東西打掃進他的肚子裏。

完了之後他就象一個無賴一樣翻看了我書包裏所有東西,學生證,圖書證,錢夾,每一本書,和每一支筆。

你做調查啊?我懶洋洋說。

實話告訴你,我不用看你學生證,我早知道你是誰,我注意你很長時間了。

他得意地說。

哦,是麼?我為之愕然。

這是個陰謀原來。

我從他那裏走的時候就沒想到要再次見他。

可是星期六晚上他又來了,在我的宿舍樓下大喊大叫我的名字。

我飛快地沖下樓,雖然比他矮一截,但借著我臂長的優勢,狠狠抽了他幾個耳光。

只要你解氣就行。

他不在乎地說,打完了,就跟我走吧。

為了不讓他挾持我,我答應和他走,但是我不許他在路上碰我,他做了個鬼臉。

又去他的空宿舍了,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強迫我做愛,而是抱出一支吉它,給我唱他極難聽的原創搖滾。

一個月過去了,雖然我從沒有承認,但是已經默認他是我的男朋友了,他很乖巧,往我們宿舍送吃的,我的舍友都肯幫他忙。

他沒有再提什麼結婚不結婚的,我松了口氣。

也許我那時候還小,結婚是一個讓我感覺恥辱的字眼,總覺得他將來一定是我的丈夫,但那是多年以後的事。

我想了想,他長得可以,對我也好,學習差點,但是還好不帶眼鏡,越想給的分越寬,於是也就不再作別的夢了。

生日那天,我自己根本沒想起來,上完課我出去找了個尬旯教室上了一天自習。

回到宿舍已經是晚上9點了,開始沒覺得什麼異常,走到宿舍門口才發現燈是熄滅的,雖然裏面好象很熱鬧。

宿舍門大開著--那是我們宿舍一貫風格,我剛要去開燈,一個舍友說;別忙了,停電了。

我於是作罷。

發現不止他一個男生正坐在我床上,後來知道都是他同學,我的舍友們正興奮地和他們交談著。

這時候他們中有人說,太黑了,我們點蠟燭吧。

然後是打火機的聲音,桌子上一個大蛋糕的一圈蠟燭被點燃了,與此同時他們為我唱起了生日歌。

當他們告訴我實際沒有停電時,我覺得自己真蠢,早就該發現的,只是當看到周圍不止一個宿舍是黑的,我才糊塗了,舍友告訴我那是他們這幫人挨家挨戶在我們這層樓上敲門,不惜叫人家好姐姐才求得配合的。

那一晚當我從燭光中看到他的臉,他也看著我,我想我的臉色是所有這些天中最溫柔的,那一晚我們的感情達到了頂峰。

吃完蛋糕我們就鳥獸散了,我和他在校園裏瘋狂地做愛,幾乎跑遍了校園每一個隱秘的地方,做完一次就換個地方。

這段時間,我一面不可自拔地沈浸在與他的性愛當中,一面被墮落感和罪惡感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有一天我告訴自己,我要開始新的生活。

為了和他分手,我最難聽的話也說了,而且我發現我非常有天分揣摩他的心理以便能夠說出最刺激他的話。

我甚至以閃電般的速度又找了一個男朋友,向他示威。

我有時會想起我們分手的那個黃昏。

在前一天,我終於說服他不再騷擾我了,我感到十分輕鬆愜意,但是我是個容易傷感容易念舊的人,我去了他的校園,緬懷了一把我們一起呆過的地方。

回來的路上下起雨來,我走在雨裏,盤算著將要開始的新生活。

雨越下越大,忽然一把雨傘遮住了我,我回頭看到他非常頹喪地站在我身後。

他究竟什麼地方比我好?你告訴我!他喊道。

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人們會說有的男人真是愚不可及,我說:其實他好不好和你沒有關係,我和他在一起是給你看的,現在我也覺得很無聊,戲演完了。

真的沒有希望了嗎。

我點點頭,看到雨水已經打濕了他的頭髮,諷刺地說道:我不怕雨淋,傘還是給你自己用吧。

我從他雨傘下面走掉了,我以為他會追上來,象以前一樣,所以趕緊加快步伐。

走了幾步回頭瞭望敵人的時候,看到他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他的傘還是罩住我站立過的地方,而他整個人則已經濕透了。

兩年後他畢業了,我收到一張便條在我信箱裏,上面說有一個老朋友要畢業了,希望畢業前能見一面云云。

我未加理會,因為想起他我當時還有一絲恥辱感。

對於他畢業我很高興,那也許就意味著他從此從我的生活中徹底消失。

只有這件事過去很久之後,我重新想起,我才覺得曾經的經歷或多或少是一種財富。

那是我認識到性不是邪惡的之後。

一個女孩的初次或許並不是完美的,但是能夠教給我很多東西。

喜歡就讚一下!!!
1 5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輪奸鄰家的姐姐
淫妻麗珊
鄰居少婦誘拐我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淫蕩女大學生
處女被醫生操的爽啊
女醫生幫我射精–真實的體驗
不穿內褲的女孩
熱門小說:
輪奸鄰家的姐姐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