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坎坷 人妻熟女

在經過長時間的運作並得到王叔的擔保後,媽媽和我來到米國的西部小鎮,來直接投靠以前爸爸曾幫過的王叔。

一下飛機走到機場出口的通道就看到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體重估計有二百多斤,大肚子,禿頭,圓臉,三角眼,趴鼻子,小薄嘴唇的一個穿黑西服微笑著並招手的中年男子和媽媽打招呼。我想那應該是王叔了。

見過禮後,我們坐上王叔的汽車。(據說他以前是我國沿海某海關司長,我爸爸曾經送過不少錢給他,以尋求走私時得到他的庇護,甚至還稱兄道弟,關係十分好的樣子;在以權謀私貪污大量金錢後逃到米國,並且申請政治避難成功,米國的這個城市還授予他榮譽市民的稱號!我想他還是在權利場上經驗老道,不管到哪裡都吃的開。)經過短暫的行程到了他家。

我靠!這房子是一幢二層的獨立木屋,在馬路邊。這邊全都是獨立草坪的木屋,看起來條件不錯的樣子。進去後一樓是客廳,餐廳,廚房;二樓是臥室。話不多說,大家在電視上都看過外國人的居住環境。我和媽媽給安排在二樓靠左的一間臥室。

這一晚吃完飯後,媽媽和他聊了起來,並詢問在這裡我們如何生活的問題。我由於很累先睡了。

在半夜我醒來找水喝,看一下時間凌晨一點左右,在一樓廚房倒了杯水,然後就聽見「咯吱,咯吱」軟床響動的聲音,是在廚房上面傳來的。我輕輕地上樓看到有一間屋的屋門緊閉,我緊貼著門聽。

媽媽低聲的哼聲不斷,間歇聽見:「以後我們母子倆個就靠你了……」

王叔輕聲地說:「你們娘倆的事包在我身上。」

聽到這我開始有恨媽媽的感覺,她怎麼那麼淫蕩?再一想我又體諒媽媽的不容易,畢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個靠山也都是為了我。

這時我看到我的褲襠鼓得不像樣子,我也是七尺男兒啊!在門外聽著他們的淫聲浪語後我不自覺地射精了,又過了一會兒我回房睡覺了。

平淡地過了幾天,晚上媽媽等我睡下後有時還是被王叔干。

再過了一周媽媽告訴我給我聯繫好了一所學校,明天去那裡面試。我答應後隔天王叔和媽媽帶我到了這所學校,經過簡短的英文對話及相關的詢問(我自認表現不錯),王叔進去和那個考官說了幾句,就回來等信了,轉天我就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原來如此順利是經過王叔的極力擔保和他在當地有不錯的信譽,而這所是在當地還算不錯的私立學院,兩年以後拿到的學歷和國內的大專相同,我還需通過學校的入學英文及相關科目的考試後才能進入此學院。為此我還要經過一個月的基本培訓。王叔替媽媽為我墊付了培訓費用,剩下的就要靠我了。

由於學院離王叔家很近,每天我都是上完下午的課後四點走回家。在這一月裡其中有一天由於只有上午培訓,我中午就可提前回家。

走到家後,我在樓下看沒有人然後走到廚房看看有什麼飯,我走到廚房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

由於廚房的門是茶色玻璃可以看到後院,後院三面環牆,地上種了許多花,剩下中間草坪,還有幾把曬太陽的休閒椅,和一張圓桌。我看到地上有乳罩,內褲,男人內衣等一直散落到圓桌周圍,媽媽側對我坐在圓桌上,媽媽的頭髮散落著,全身一絲不掛,一會仰頭一會又來回扭動。看到這,我不時地亢奮,心想她真是蕩婦,和平時生活中簡直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這時看到一陣陣亮光,原來是王叔的禿頭被陽光照射的反光,他在舔媽媽陰戶。這時看到他用手往裡捅,越來越快,捅一會兒又掰兩邊陰唇,一會兒王叔的手就摳出一些水,應該是媽媽的淫水,看起來是玩女人的老手,知道怎樣讓女人快樂。

大概五分鐘後,他開始讓媽媽舔他陰莖。王叔的陰莖癱軟根本不挺,媽媽掐他陰莖根部,然後用嘴舔撫弄。一會兒後差點嚇我一跳,因為一般人硬後會越來越長,而王叔的雞巴和他的人一樣往寬處發展,直起來就很腫,有一般人的兩個粗。

硬起來之後他把媽媽兩腿分開,對準捅了進去。王叔進去後好像很享受的樣子,一會兒閉眼一會兒睜眼,直視媽媽,看到媽媽無辜的表情後摟住媽媽的腰開始一下一下抽動。可能姿勢不舒服,他把媽媽抱起,媽媽兩腿跨在他的腰上,他抱著媽媽,底下的雞巴在噗嗤噗嗤地進入神秘地帶,可能是媽媽的陰戶狹小的緣故,要他使勁才能完全塞進去,要不一部分還要露在外面。

兩人幹了一會兒,王叔全身是汗,把媽媽放下,媽媽穿著半高的細跟細帶的黑鞋站在那,王叔坐在椅子上挺著雞巴氣喘吁吁地讓媽媽騎上。媽媽撥了兩下頭發,然後直接面對著我看的這面玻璃門兩腿跨過王叔的腿蹲下,然後右手從下面握住王叔雞巴,對準往下一蹲,媽媽坐了一下,完全進入。媽媽抿著嘴,閉著眼睛十分享受。

我在此時快要流鼻血了,自己的寶貝早已挺立。我脫下褲子,握著自己的雞巴手淫。再看媽媽幹活還真勤快,使勁地做蹲起動作。王叔享受著,不住地兩隻手伸向前摸著媽媽34D的大奶,媽媽的大奶也隨著頻率快慢上下抖動,乳頭挺得很硬。

由於媽媽的賣力,王叔五分鐘後就使出最後力氣不斷地迎合媽媽的下蹲,大吼一聲射精了。我當時就想王叔看起來是體力不行啊!十分鐘就完了,好多姿勢沒試,看起來他操媽媽太勤了。

此時媽媽站起來低下頭,用手摳裡面的精液,精液順著左腿流下。媽媽好像還沒滿足的樣子,看看王叔說:「你滿意嗎?」王叔笑笑!

我此時還挺著呢,看到他們幹完馬上跑去廁所,直到精液射出,然後我為了不讓他們發現偷偷溜了出去,直到四點正常回家。

媽媽看到我好像沒事人一樣,此時我想到媽媽淫蕩的樣子和此時真像個稱職的家庭主婦,感到媽媽真是會演戲,更加因為我有人見人騎的媽媽感到真恥辱,而又抑制不住更想看媽媽被人操的感覺。我也知道這種逆反心理真是不好,而且有些可悲,但是看著媽媽被人操又是說不出的痛快,好像就該人見人騎,此時我才能得到發洩!

在一個月後我順利考入學院,開始大學生活。我上大一的這班三十多人(要說明我住的是男校),我和一個白人住一屋。由於我一米八五的身高和體形方面並不比外國人差,交流也沒有障礙故很快和同屋混熟。

由於我是新來的,第一周就由校務處發給我一盒避孕套,感覺外國人真是開放,並且用這個好像是禮貌,可我還沒結識過當地的女孩,還是留著吧!

第一周回家不幸的事發生了,在走到王叔家時看到媽媽在門外哭著,從屋裡往外拽我們的行李。我馬上跑過去問媽媽怎麼了?媽媽道出原委。

原來王叔的妻子從中國來了,看到媽媽就連廝帶打,王叔也好像鼠避貓似的不敢管,因為王太太是有名的母老虎,而且王叔在米國當地各方面的關係還都是王太太打通的。

沒辦法我幫著媽媽收拾了一下,打車找到了附近的旅館先住下。我和媽媽說以後咱們怎麼辦?媽媽說:「我去找工作,你繼續好好上你的學不用擔心!」我們這個週末鬱悶地過去了。

週一我去學校繼續我的學業,到了週末來到旅館看媽媽,媽媽說工作找到了給附近一家人做傭人,就是幫忙做飯買菜什麼的,收入不錯。看到媽媽精神好起來我也很欣慰。

很快一個學期過去了,寒假回家和媽媽一起住,在這期間媽媽天天準時的在16:00∼21:00上下班。

有一天我閒來無事,在家也呆不下去,看媽媽走了,我也偷偷跟著去了,可這一去沒想到給媽媽惹來麻煩。

媽媽到了一幢二樓木屋,開門然後是換衣服在廚房做飯,我也偷跟進去,看到這家比不上王叔家大但也可以算小康家庭,我看看這看看那。

此時有個比我大不了多少的金髮白人孩子進屋,我一看他就不是好人樣,穿的是肥大的褲子好像HIP POP的裝扮,耳環,鼻環什麼的戴了一堆,進來就罵街,我看他就氣不打一處來。然後他去廁所尿了尿,喝口水就往廚房走來。

媽媽和他打了招呼就繼續幹活,根本不看他。

他一直倚著門從上到下看著媽媽。媽媽雖穿著圍裙但還是難掩姣好的身材,把頭盤起罩在白帽子裡,充分說明了媽媽的敬業。那男孩突然竄過去抱著媽媽,媽媽奮力掙脫,男孩還說:「再幹一次,我給你雙倍的錢。」(估計以前和他幹,過)媽媽不斷地捶打,男孩不斷扯她的衣服還讓媽媽聽話,媽媽流下了痛苦的眼淚。

此時我也不知哪來的邪火,上去揪那個男孩頭髮,一直拽到客廳。媽媽似乎有些呆傻,或有些沒反應過來。我朝他臉就是一拳,他頓時坐在地上,然後我就過去連打再踢。

此時這家門開了,進來了一個又高又大禿頂的白人男子,看到我正在打,他把手裡東西一丟,然後過去把我推開,這一下我差點栽倒。然後那個男人問男孩怎麼回事?男孩編造瞎話都說我的不是,那男人也不問我就要打我。

媽媽突然上前說:「這是我兒子,求主人放過他。」我咬著牙攥著拳頭,滿臉不服。

媽媽讓我給男孩道歉,我辯理還沒說幾句,媽媽上去就扇了我兩個巴掌,我當時眼圈就濕潤了,帶著委屈和不服。

此時男人告訴媽媽趕快走人,還罵罵咧咧。媽媽含著淚水拽著我出來了。一路上我們都無話。

自打那以後媽媽再被人欺負我從來沒有管過,我想媽媽也知道我以後做的事情受這件事的影響很大。由於當時我並沒有與媽媽良好的溝通故以後媽媽對我做的事情放之任之,要說責任我們都有,不過媽媽對我的關愛最後回想起都是默默地承受(東方人的弱點,不善於表達),要是像西方人的方式表達,媽媽就不會受那麼多苦了。

我自從那時起就與媽媽產生隔閡,媽媽做什麼我根本不管,媽媽也很少說我了。

下學期開學後我的成績一路下滑並且和一幫壞學生混在一起,打架滋事不斷發生。到了學年末,由於是王叔介紹來的,校長不好讓我退學於是把媽媽請到學校,談我的問題。

那是學年後的一個休息日,學校裡就校長,媽媽和我。校長是一個差不多一米九的大個,五十多歲,典型的歐洲人,高大,穿著西服領帶坐在他的軟椅上,一看確是儀表堂堂。

校長眼神不住地在媽媽身上飄。媽媽穿著低V貼身白色短袖衫,乳溝凸現,下身穿了一個褐色中長裙。再加上媽媽時常顯露的無辜眼神和稍厚的嘴唇,更是性感,是男人看了,怎麼不會衝動?尤其是在這個鎮亞洲人極少,更是稀有了。

一會兒校長提出讓我先出去,和媽媽私下談。我心想王八蛋一個,無非看上我媽媽了。

我在門外用耳朵貼近門,就聽見桌椅挪動的聲音。

校長說:「不必談了,行動證明一切,只要按我規定做你兒子不會勸退而且順利畢業。」好像媽媽簽了個什麼東西後,就聽到校長解皮帶扣的聲音,然後是「啊,啊,啊……」媽媽發出的低微的呻吟聲,有時還能聽到桌椅響聲,呻吟聲時而緩慢,時而急促。

大約二十五分鐘後,沒有聲音了,媽媽出來了。我瞟了一下裡面,校長閉著眼睛,什麼也沒穿全是胸毛整個一個猩猩。媽媽把門帶上了,我看到媽媽整理得還不錯,不過看到裙子的邊上還留有精液的痕跡,我也沒問。

媽媽說:「可以了,以後要好好學啊!」我點點頭。

從那以後媽媽每週都要在週末的一天去校長室,我再出現任何違反校規的事校長就壓下,其他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俗話說,紙包不住火,很快全校都知道我媽媽和校長的關係,我的幾個哥們說:「你媽媽夠騷的,是不是人見人操啊?什麼時候讓兄弟嘗嘗?我還沒幹過亞洲人呢!」

一開始,我聽見他們這話我就和他們急,還為此打了幾架,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我也為媽媽感到羞恥,也更增加了對媽媽的怨恨。為什麼要給那個王八操?還操個不停了,難道就那麼淫蕩!

到後來我做了件無法挽回的事。我的幾個狐朋狗友說:「我們讓你嘗嘗白人媽媽和黑人媽媽的滋味,你讓我們嘗嘗你媽媽的滋味如何?這買賣你最合適,我們三人(我的死黨是兩個白人,一個黑人)媽媽都讓你干個夠,而且隨便射精,不戴套,事後什麼都不用負責,如何?我們曾經都交換過各自的媽媽,並且媽媽們都同意,也許你比較保守,不過這可是體驗新事物的機會,並且不枉活此生,你知道我們的媽媽技術多好嗎?」

他們三個一直在嗆我,我也是氣不過就答應了。其實我想錯了,他們三個其實最合適,因為他們三個會群交對我媽,而我只是一個人對他們的媽媽。

第一個白人朋友在一個週末告訴我:「晚上來,我媽媽會歡迎你。」

我晚上穿著休閒服飾,20:00到他家,然後他說他媽在樓上,並告訴我明早來接我回家。我上了樓,心情又興奮又忐忑不安。

到了樓上只見一白人婦女,挺壯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金黃頭髮,歐洲女人的普通長相,穿著三點黑蕾絲,還稍微有些吸引我,不過長相實在普通。我想即來之則安之,不過我明天就找這小子算帳,和他說的多漂亮根本不符。

我打了個招呼,看她好像迷迷糊糊的樣子,就知道被她兒子灌春藥了,真狗屎。然後她落進我懷裡,我把她抱上床,我看到她還沉浸在意淫的狀態,就迫不及待解自己衣服,剛解完她就不停地主動幫我口交,當時感覺,口交的技術真是沒治了,有飄飄欲仙的感覺,而且如此溫暖,主要是她能全含進去,歐洲人真是能享受性愛啊!

我覺得一定要值,就用兩手按著她頭使勁地給我抽插,凡事不能吃虧,感到滿意後,把她內褲扒下。我靠!她的兩片陰唇真肥厚啊,肯定是千人操萬人幹的貨!我扒開一看都濕的,我說夠淫蕩,我把五個手指全都捅進去,然後不停地抽插,再看她好像滿足的樣子,還讓快些,並讓我干死她。

我確實受不了了,然後把我那不輸給白人的並且往上翹的雞巴,對準小口一插,感覺濕潤溫暖度夠,但是真的不夠緊。我在不停地抽插,她也在不停地叫,我使勁撫摸她每寸肌膚,她乳房還不停地顫,我就不停地摸,生怕吃虧。

幹了一會兒,我躺下,讓她坐上去,她迫不及待地蹲下把我的雞巴放裡,我靠!真爽。她的動作速度比我抽插都快,而且每次都一插到底,感覺觸碰子宮再回,就這樣我也發出爽的叫聲。

她的速度稍慢,我就讓她擺老漢推車,她的兩隻手按著床,兩條腿跪著,等我的侵犯,我在後面進去後不停地幹,可是感到真是鬆鬆垮垮,進出沒有爽的感覺,於是我來了生平第一次在A片中看的肏屁眼兒,啐了兩口口水起潤滑作用,然後試著向裡送。

一開始我有些痛,她可能也是,不過潤滑開了,再插我就大膽往裡送。別說真緊,舒服。就這樣幾盡瘋狂的抽插在她咦啊的叫聲中我射了第一次的精液,是在屁眼裡完成的。她似乎也滿意,然後我又來了一次,射在陰道中的,這次沒什麼感覺,因為他媽已經睡著了,只是我在使勁,沒有配合。

我也睡了,早上朋友他媽還沒有醒,他就叫我走了。這次的不滿我和他說了後,他說以後再補給你個美女!

我的第二個白人朋友的母親也是灌了春藥,不過他母親只能說比較瘦,操起來比較緊,是舒適型的,配合還可以,也是一宿兩次,時間比第一個長些。

黑人的媽媽,我不願多說,因為個人比較不喜歡黑人女人的長相,我只是在關了燈的情況下干的,這次是他媽媽不滿足,弄得我半夜就逃跑了。

他們開始逼我交我媽了。我現在也不和我媽溝通實在不好辦,於是我和三個哥們想了個辦法,就是在週末媽媽和校長幽會時,將過程全部記錄,並以此來威脅。

「當然後面的事就交給你們了,我只是將過程記錄,並且媽媽是自願和你們干,你們可是佔大便宜了,我媽的身材,長相各方面比你們的媽媽強百倍!」

在週末媽媽走時,我讓他們在校長室準備好隱藏攝像機,然後就等待到晚上媽媽回來,我和他們將攝像機取回,並在黑人同學家觀看。

我們四個坐在沙發上確實很激動,真想看看平常道貌岸然的校長在私下的齷齪。我激動地是想看媽媽被外國人如何操。

倒了幾下後畫面出來,全部是對準校長辦公桌的,我想攝像機應該是放在高處的,校長穿著西服很規矩,不過校長底下只穿白色短褲坐在辦公桌。看著他的臉好像很焦急,還哆嗦著腿。一會兒媽媽進來了,坐在客人椅上,媽媽穿的是黑色的吊帶短裙,一體的,肉色帶亮光的絲襪,黑帶半高跟的皮涼鞋。由於只能照到媽媽的後面故表情看不到。

只見校長站起來把身後的薄紗窗簾掛上,然後媽媽站起,轉到校長前開始撫摸校長的褲襠,說了幾句。媽媽蹲下把校長雞巴拿出開始舔吸。此時我們四個人已經把褲子全脫,雞巴一直挺立,手握雞巴,而且他們三個還說看你媽多騷,什麼顏色的雞巴都會受不了啊!我無語又繼續看。

吸得差不多,校長把媽媽放在辦公桌上開始撕扯媽媽的內褲,我再仔細看原來是連褲襪。他扯開放在了抽屜裡,真變態。然後開始舔媽媽的逼穴,我只看到媽媽是劈著腿任由他來弄,然後就是校長站起抽插了,他把媽媽的腿使勁地分開到最大限度,把連衣裙向上提,把吊帶扒開,然後把媽媽的髮夾揭開,拽著披散的頭髮,把舌頭探出就直接對準媽媽的嘴,媽媽在他使勁地拽頭髮下張開嘴。

他開始和媽媽舌交,並且同時底下的陽物也對準媽媽的嫩穴抽插,只見媽媽兩條玉腿不斷地抖動,頭也隨著校長來回動,兩隻手使勁地摁在桌子上,就這種姿勢維持了五分多鐘,然後又騎在校長身上操了幾分鐘,然後讓媽媽兩手扶著桌子,校長抬起媽媽一條腿跨在肩上,側式抽插,一會兒又把腿放下,從後面捅,校長還拍打媽媽的屁股讓媽媽夾緊。

不久校長就射精了,射的滿意後,校長馬上穿好褲子好像有事似的拿起公文包就走了。我要說的是媽媽和校長都沒有脫上面衣服,故速度很快。媽媽拿出包裡的衛生紙在慢慢地擦著,不久也走出鏡頭,到此結束。

我先射精,然後他們三個人射出。要說的是我的黑人朋友,堅持的時間差不多三十多分鐘而且射精也要比我們力度大,我此時想媽媽真的要遭殃了!

我問他們想如何對我媽,何時干?他們說下週末到時你在隱蔽處觀看我們怎麼對你媽,保證讓你媽飄飄欲仙。整個一周我無心上課,滿腦子想他們如何幹我媽!

到了週末,他們通知我到黑人同學家的地下室,我先到了,他們安排我在書架後的陰暗處,說讓我看好戲,並讓我遵守約定不准出面。他們三個則坐在書架前一個大床上商量如何幹!

一會兒聽到門鈴聲,媽媽穿著黑色網眼的襪子和一雙黑細高跟鞋,白色制服裙,上身是一件緊身白襯衣,頭髮沒有扎,披肩,打了淡妝,又是那種無辜的眼神,紅色的嘴唇凸顯性感。

到了裡面,媽媽和他們商量著,一會兒把帶子放在了床頭櫃上,媽媽和他們說:「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他們三個很麻利地脫光所有的衣服,圍著媽媽,此時我只有激動,想看這齣戲。

一個朋友拉開媽媽制服裙的側面拉鏈,另一個扒下,媽媽把腿邁出,此時媽媽簡直和聖女一樣,黑色性感的網襪加黑色蕾絲內褲上面被黑人解開後,只剩黑色蕾絲邊乳罩,後來知道這些內衣褲是他們事先給媽媽買的。

三個人摸了個遍,然後爭相和媽媽舌交,還不斷隔著內褲搓媽媽陰部,媽媽只是配合。

一個先將內褲扒下,兩個白人先用兩個手指捅,一會兒黑人親完媽媽乳房也捅;白人開始舔上邊,他們好像分工有序,媽媽34D的大奶的乳頭一會兒就硬得不可收拾,底下的淫水也開始不斷地流,可他們還在不斷加速度地捅。

在三個人長時間的合攻下媽媽的第一次高潮出現,此時媽媽站不住了躺在床上,並且極其淫蕩地要他們快干。我不敢相信媽媽平時的家庭主婦形象,此時卻只像是個浪婦。

媽媽開始替白人口交,另一個白人開始對準媽媽的騷穴抽插,由於白人的雞巴在做事時的長度比亞洲人長而且粗,媽媽的底下好像容不了,白人朋友只好扒開嫩紅的陰唇,媽媽用左手也幫忙摁著陰蒂,媽媽的右手在握著黑人的雞巴不住地揉搓,三個朋友有說有笑的點評我媽,哪裡沒做到位,還擺好了讓我最得看,衝著我挑大指。

三個人不斷地輪換著,媽媽不停地工作。黑人說:「不行了,咱們要讓她爽夠!」我不太明白,黑人開始用一個手指捅媽媽的屁眼。

媽媽眼睛看著下面說:「不行。」

黑人說:「我有經驗,保證不痛。」媽媽還想說什麼,一個白人拽著媽媽的頭髮,把雞巴放在了嘴裡,狠勁地抽插,毫無憐憫。

黑人一個,兩個,三個手指逐步地放,一會兒看手指的口水潤滑夠了告訴插逼的白人:「你躺下面。」

白人在下面,把媽媽移到他身上躺著,白人的雞巴對準屁眼開始輕輕進入,黑人跨過白人的腿把媽媽的兩條腿,一手一條地劈開,黑人隔著網眼絲襪攥著媽媽的腿,鞋跟衝上,黑人的雞巴第一次接觸媽媽的陰唇及外部四周,再對準一下杵進陰道,黑人的雞巴是最長,黑人也不遲疑,一下杵進子宮,讓媽媽將雞巴全含入。媽媽叫了一聲:「求你輕點,我不行了。」

黑人拔出然後開始用半個雞巴來快速抽插。此時在底下的白人也有所進展,進去一半,兩腿一動加快速度,在媽媽下邊兩洞開始了你追我趕,另一個白人還讓媽媽不斷地含著,此時我聽到的更多是他們三個人的哼啊,叫好聲。媽媽由於含著白人雞巴只是比較嘎的發出鼻音。

黑人的速度加快,兩個黑手不斷撫摸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兩隻手只能支撐在底下白人的兩邊。

一會兒換位,兩個白人在底下兩洞,黑人的長雞巴讓媽媽品嚐,就這樣的輪換中黑人在媽媽的騷穴射精,而且不拿出來;白人在屁眼射精,另一個在口交後射在媽媽的臉上。

三人已是滿頭大汗,媽媽的肌膚也是由於汗水顯得格外的光亮。媽媽癱軟在床上,精液不斷地從底下兩洞往外流,黑人扒開衝我這頭還不斷往媽媽身上抹精液。

我早已射精多時,看到此時媽媽的癱軟內疚感沖上心頭,我在黑暗中悄悄沖出地下室回家了。媽媽直到轉天天還未亮的五點多才回家,此時我看到媽媽的絲襪到處都是白皮,而且有的地方早已裂絲,頭髮也有沾在一塊的地方,由於在黎明前未看清媽媽的面部,媽媽只是喝口水就一瘸一拐地洗澡去了,我就知道媽媽肯定被那班畜生操得夠嗆,媽媽在這天整整睡了一天。

我在轉天上學去了,和他們談了一下,原來他們私下把經過錄下給我一個復制,我看見媽媽這天經過了他們四五次的輪姦,各種姿勢都試過,而且最後他們不行時還用一些性器具塞滿媽媽的陰道,不斷震動以至使我媽虛脫!在地下室十個小時之多後,媽媽也如願以償地拿到曾威脅她名譽的錄像帶,可媽媽不知以後只能讓其他人拿她當性慾工具,並且把柄頗多。

在經過長時間的運作並得到王叔的擔保後,媽媽和我來到米國的西部小鎮,來直接投靠以前爸爸曾幫過的王叔。

一下飛機走到機場出口的通道就看到一個身高一米八左右,體重估計有二百多斤,大肚子,禿頭,圓臉,三角眼,趴鼻子,小薄嘴唇的一個穿黑西服微笑著並招手的中年男子和媽媽打招呼。我想那應該是王叔了。

見過禮後,我們坐上王叔的汽車。(據說他以前是我國沿海某海關司長,我爸爸曾經送過不少錢給他,以尋求走私時得到他的庇護,甚至還稱兄道弟,關係十分好的樣子;在以權謀私貪污大量金錢後逃到米國,並且申請政治避難成功,米國的這個城市還授予他榮譽市民的稱號!我想他還是在權利場上經驗老道,不管到哪裡都吃的開。)經過短暫的行程到了他家。

我靠!這房子是一幢二層的獨立木屋,在馬路邊。這邊全都是獨立草坪的木屋,看起來條件不錯的樣子。進去後一樓是客廳,餐廳,廚房;二樓是臥室。話不多說,大家在電視上都看過外國人的居住環境。我和媽媽給安排在二樓靠左的一間臥室。

這一晚吃完飯後,媽媽和他聊了起來,並詢問在這裡我們如何生活的問題。我由於很累先睡了。

在半夜我醒來找水喝,看一下時間凌晨一點左右,在一樓廚房倒了杯水,然後就聽見「咯吱,咯吱」軟床響動的聲音,是在廚房上面傳來的。我輕輕地上樓看到有一間屋的屋門緊閉,我緊貼著門聽。

媽媽低聲的哼聲不斷,間歇聽見:「以後我們母子倆個就靠你了……」

王叔輕聲地說:「你們娘倆的事包在我身上。」

聽到這我開始有恨媽媽的感覺,她怎麼那麼淫蕩?再一想我又體諒媽媽的不容易,畢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個靠山也都是為了我。

這時我看到我的褲襠鼓得不像樣子,我也是七尺男兒啊!在門外聽著他們的淫聲浪語後我不自覺地射精了,又過了一會兒我回房睡覺了。

平淡地過了幾天,晚上媽媽等我睡下後有時還是被王叔干。

再過了一周媽媽告訴我給我聯繫好了一所學校,明天去那裡面試。我答應後隔天王叔和媽媽帶我到了這所學校,經過簡短的英文對話及相關的詢問(我自認表現不錯),王叔進去和那個考官說了幾句,就回來等信了,轉天我就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原來如此順利是經過王叔的極力擔保和他在當地有不錯的信譽,而這所是在當地還算不錯的私立學院,兩年以後拿到的學歷和國內的大專相同,我還需通過學校的入學英文及相關科目的考試後才能進入此學院。為此我還要經過一個月的基本培訓。王叔替媽媽為我墊付了培訓費用,剩下的就要靠我了。

由於學院離王叔家很近,每天我都是上完下午的課後四點走回家。在這一月裡其中有一天由於只有上午培訓,我中午就可提前回家。

走到家後,我在樓下看沒有人然後走到廚房看看有什麼飯,我走到廚房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

由於廚房的門是茶色玻璃可以看到後院,後院三面環牆,地上種了許多花,剩下中間草坪,還有幾把曬太陽的休閒椅,和一張圓桌。我看到地上有乳罩,內褲,男人內衣等一直散落到圓桌周圍,媽媽側對我坐在圓桌上,媽媽的頭髮散落著,全身一絲不掛,一會仰頭一會又來回扭動。看到這,我不時地亢奮,心想她真是蕩婦,和平時生活中簡直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這時看到一陣陣亮光,原來是王叔的禿頭被陽光照射的反光,他在舔媽媽陰戶。這時看到他用手往裡捅,越來越快,捅一會兒又掰兩邊陰唇,一會兒王叔的手就摳出一些水,應該是媽媽的淫水,看起來是玩女人的老手,知道怎樣讓女人快樂。

大概五分鐘後,他開始讓媽媽舔他陰莖。王叔的陰莖癱軟根本不挺,媽媽掐他陰莖根部,然後用嘴舔撫弄。一會兒後差點嚇我一跳,因為一般人硬後會越來越長,而王叔的雞巴和他的人一樣往寬處發展,直起來就很腫,有一般人的兩個粗。

硬起來之後他把媽媽兩腿分開,對準捅了進去。王叔進去後好像很享受的樣子,一會兒閉眼一會兒睜眼,直視媽媽,看到媽媽無辜的表情後摟住媽媽的腰開始一下一下抽動。可能姿勢不舒服,他把媽媽抱起,媽媽兩腿跨在他的腰上,他抱著媽媽,底下的雞巴在噗嗤噗嗤地進入神秘地帶,可能是媽媽的陰戶狹小的緣故,要他使勁才能完全塞進去,要不一部分還要露在外面。

兩人幹了一會兒,王叔全身是汗,把媽媽放下,媽媽穿著半高的細跟細帶的黑鞋站在那,王叔坐在椅子上挺著雞巴氣喘吁吁地讓媽媽騎上。媽媽撥了兩下頭發,然後直接面對著我看的這面玻璃門兩腿跨過王叔的腿蹲下,然後右手從下面握住王叔雞巴,對準往下一蹲,媽媽坐了一下,完全進入。媽媽抿著嘴,閉著眼睛十分享受。

我在此時快要流鼻血了,自己的寶貝早已挺立。我脫下褲子,握著自己的雞巴手淫。再看媽媽幹活還真勤快,使勁地做蹲起動作。王叔享受著,不住地兩隻手伸向前摸著媽媽34D的大奶,媽媽的大奶也隨著頻率快慢上下抖動,乳頭挺得很硬。

由於媽媽的賣力,王叔五分鐘後就使出最後力氣不斷地迎合媽媽的下蹲,大吼一聲射精了。我當時就想王叔看起來是體力不行啊!十分鐘就完了,好多姿勢沒試,看起來他操媽媽太勤了。

此時媽媽站起來低下頭,用手摳裡面的精液,精液順著左腿流下。媽媽好像還沒滿足的樣子,看看王叔說:「你滿意嗎?」王叔笑笑!

我此時還挺著呢,看到他們幹完馬上跑去廁所,直到精液射出,然後我為了不讓他們發現偷偷溜了出去,直到四點正常回家。

媽媽看到我好像沒事人一樣,此時我想到媽媽淫蕩的樣子和此時真像個稱職的家庭主婦,感到媽媽真是會演戲,更加因為我有人見人騎的媽媽感到真恥辱,而又抑制不住更想看媽媽被人操的感覺。我也知道這種逆反心理真是不好,而且有些可悲,但是看著媽媽被人操又是說不出的痛快,好像就該人見人騎,此時我才能得到發洩!

在一個月後我順利考入學院,開始大學生活。我上大一的這班三十多人(要說明我住的是男校),我和一個白人住一屋。由於我一米八五的身高和體形方面並不比外國人差,交流也沒有障礙故很快和同屋混熟。

由於我是新來的,第一周就由校務處發給我一盒避孕套,感覺外國人真是開放,並且用這個好像是禮貌,可我還沒結識過當地的女孩,還是留著吧!

第一周回家不幸的事發生了,在走到王叔家時看到媽媽在門外哭著,從屋裡往外拽我們的行李。我馬上跑過去問媽媽怎麼了?媽媽道出原委。

原來王叔的妻子從中國來了,看到媽媽就連廝帶打,王叔也好像鼠避貓似的不敢管,因為王太太是有名的母老虎,而且王叔在米國當地各方面的關係還都是王太太打通的。

沒辦法我幫著媽媽收拾了一下,打車找到了附近的旅館先住下。我和媽媽說以後咱們怎麼辦?媽媽說:「我去找工作,你繼續好好上你的學不用擔心!」我們這個週末鬱悶地過去了。

週一我去學校繼續我的學業,到了週末來到旅館看媽媽,媽媽說工作找到了給附近一家人做傭人,就是幫忙做飯買菜什麼的,收入不錯。看到媽媽精神好起來我也很欣慰。

很快一個學期過去了,寒假回家和媽媽一起住,在這期間媽媽天天準時的在16:00∼21:00上下班。

有一天我閒來無事,在家也呆不下去,看媽媽走了,我也偷偷跟著去了,可這一去沒想到給媽媽惹來麻煩。

媽媽到了一幢二樓木屋,開門然後是換衣服在廚房做飯,我也偷跟進去,看到這家比不上王叔家大但也可以算小康家庭,我看看這看看那。

此時有個比我大不了多少的金髮白人孩子進屋,我一看他就不是好人樣,穿的是肥大的褲子好像HIP POP的裝扮,耳環,鼻環什麼的戴了一堆,進來就罵街,我看他就氣不打一處來。然後他去廁所尿了尿,喝口水就往廚房走來。

媽媽和他打了招呼就繼續幹活,根本不看他。

他一直倚著門從上到下看著媽媽。媽媽雖穿著圍裙但還是難掩姣好的身材,把頭盤起罩在白帽子裡,充分說明了媽媽的敬業。那男孩突然竄過去抱著媽媽,媽媽奮力掙脫,男孩還說:「再幹一次,我給你雙倍的錢。」(估計以前和他幹,過)媽媽不斷地捶打,男孩不斷扯她的衣服還讓媽媽聽話,媽媽流下了痛苦的眼淚。

此時我也不知哪來的邪火,上去揪那個男孩頭髮,一直拽到客廳。媽媽似乎有些呆傻,或有些沒反應過來。我朝他臉就是一拳,他頓時坐在地上,然後我就過去連打再踢。

此時這家門開了,進來了一個又高又大禿頂的白人男子,看到我正在打,他把手裡東西一丟,然後過去把我推開,這一下我差點栽倒。然後那個男人問男孩怎麼回事?男孩編造瞎話都說我的不是,那男人也不問我就要打我。

媽媽突然上前說:「這是我兒子,求主人放過他。」我咬著牙攥著拳頭,滿臉不服。

媽媽讓我給男孩道歉,我辯理還沒說幾句,媽媽上去就扇了我兩個巴掌,我當時眼圈就濕潤了,帶著委屈和不服。

此時男人告訴媽媽趕快走人,還罵罵咧咧。媽媽含著淚水拽著我出來了。一路上我們都無話。

自打那以後媽媽再被人欺負我從來沒有管過,我想媽媽也知道我以後做的事情受這件事的影響很大。由於當時我並沒有與媽媽良好的溝通故以後媽媽對我做的事情放之任之,要說責任我們都有,不過媽媽對我的關愛最後回想起都是默默地承受(東方人的弱點,不善於表達),要是像西方人的方式表達,媽媽就不會受那麼多苦了。

我自從那時起就與媽媽產生隔閡,媽媽做什麼我根本不管,媽媽也很少說我了。

下學期開學後我的成績一路下滑並且和一幫壞學生混在一起,打架滋事不斷發生。到了學年末,由於是王叔介紹來的,校長不好讓我退學於是把媽媽請到學校,談我的問題。

那是學年後的一個休息日,學校裡就校長,媽媽和我。校長是一個差不多一米九的大個,五十多歲,典型的歐洲人,高大,穿著西服領帶坐在他的軟椅上,一看確是儀表堂堂。

校長眼神不住地在媽媽身上飄。媽媽穿著低V貼身白色短袖衫,乳溝凸現,下身穿了一個褐色中長裙。再加上媽媽時常顯露的無辜眼神和稍厚的嘴唇,更是性感,是男人看了,怎麼不會衝動?尤其是在這個鎮亞洲人極少,更是稀有了。

一會兒校長提出讓我先出去,和媽媽私下談。我心想王八蛋一個,無非看上我媽媽了。

我在門外用耳朵貼近門,就聽見桌椅挪動的聲音。

校長說:「不必談了,行動證明一切,只要按我規定做你兒子不會勸退而且順利畢業。」好像媽媽簽了個什麼東西後,就聽到校長解皮帶扣的聲音,然後是「啊,啊,啊……」媽媽發出的低微的呻吟聲,有時還能聽到桌椅響聲,呻吟聲時而緩慢,時而急促。

大約二十五分鐘後,沒有聲音了,媽媽出來了。我瞟了一下裡面,校長閉著眼睛,什麼也沒穿全是胸毛整個一個猩猩。媽媽把門帶上了,我看到媽媽整理得還不錯,不過看到裙子的邊上還留有精液的痕跡,我也沒問。

媽媽說:「可以了,以後要好好學啊!」我點點頭。

從那以後媽媽每週都要在週末的一天去校長室,我再出現任何違反校規的事校長就壓下,其他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俗話說,紙包不住火,很快全校都知道我媽媽和校長的關係,我的幾個哥們說:「你媽媽夠騷的,是不是人見人操啊?什麼時候讓兄弟嘗嘗?我還沒幹過亞洲人呢!」

一開始,我聽見他們這話我就和他們急,還為此打了幾架,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我也為媽媽感到羞恥,也更增加了對媽媽的怨恨。為什麼要給那個王八操?還操個不停了,難道就那麼淫蕩!

到後來我做了件無法挽回的事。我的幾個狐朋狗友說:「我們讓你嘗嘗白人媽媽和黑人媽媽的滋味,你讓我們嘗嘗你媽媽的滋味如何?這買賣你最合適,我們三人(我的死黨是兩個白人,一個黑人)媽媽都讓你干個夠,而且隨便射精,不戴套,事後什麼都不用負責,如何?我們曾經都交換過各自的媽媽,並且媽媽們都同意,也許你比較保守,不過這可是體驗新事物的機會,並且不枉活此生,你知道我們的媽媽技術多好嗎?」

他們三個一直在嗆我,我也是氣不過就答應了。其實我想錯了,他們三個其實最合適,因為他們三個會群交對我媽,而我只是一個人對他們的媽媽。

第一個白人朋友在一個週末告訴我:「晚上來,我媽媽會歡迎你。」

我晚上穿著休閒服飾,20:00到他家,然後他說他媽在樓上,並告訴我明早來接我回家。我上了樓,心情又興奮又忐忑不安。

到了樓上只見一白人婦女,挺壯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金黃頭髮,歐洲女人的普通長相,穿著三點黑蕾絲,還稍微有些吸引我,不過長相實在普通。我想即來之則安之,不過我明天就找這小子算帳,和他說的多漂亮根本不符。

我打了個招呼,看她好像迷迷糊糊的樣子,就知道被她兒子灌春藥了,真狗屎。然後她落進我懷裡,我把她抱上床,我看到她還沉浸在意淫的狀態,就迫不及待解自己衣服,剛解完她就不停地主動幫我口交,當時感覺,口交的技術真是沒治了,有飄飄欲仙的感覺,而且如此溫暖,主要是她能全含進去,歐洲人真是能享受性愛啊!

我覺得一定要值,就用兩手按著她頭使勁地給我抽插,凡事不能吃虧,感到滿意後,把她內褲扒下。我靠!她的兩片陰唇真肥厚啊,肯定是千人操萬人幹的貨!我扒開一看都濕的,我說夠淫蕩,我把五個手指全都捅進去,然後不停地抽插,再看她好像滿足的樣子,還讓快些,並讓我干死她。

我確實受不了了,然後把我那不輸給白人的並且往上翹的雞巴,對準小口一插,感覺濕潤溫暖度夠,但是真的不夠緊。我在不停地抽插,她也在不停地叫,我使勁撫摸她每寸肌膚,她乳房還不停地顫,我就不停地摸,生怕吃虧。

幹了一會兒,我躺下,讓她坐上去,她迫不及待地蹲下把我的雞巴放裡,我靠!真爽。她的動作速度比我抽插都快,而且每次都一插到底,感覺觸碰子宮再回,就這樣我也發出爽的叫聲。

她的速度稍慢,我就讓她擺老漢推車,她的兩隻手按著床,兩條腿跪著,等我的侵犯,我在後面進去後不停地幹,可是感到真是鬆鬆垮垮,進出沒有爽的感覺,於是我來了生平第一次在A片中看的肏屁眼兒,啐了兩口口水起潤滑作用,然後試著向裡送。

一開始我有些痛,她可能也是,不過潤滑開了,再插我就大膽往裡送。別說真緊,舒服。就這樣幾盡瘋狂的抽插在她咦啊的叫聲中我射了第一次的精液,是在屁眼裡完成的。她似乎也滿意,然後我又來了一次,射在陰道中的,這次沒什麼感覺,因為他媽已經睡著了,只是我在使勁,沒有配合。

我也睡了,早上朋友他媽還沒有醒,他就叫我走了。這次的不滿我和他說了後,他說以後再補給你個美女!

我的第二個白人朋友的母親也是灌了春藥,不過他母親只能說比較瘦,操起來比較緊,是舒適型的,配合還可以,也是一宿兩次,時間比第一個長些。

黑人的媽媽,我不願多說,因為個人比較不喜歡黑人女人的長相,我只是在關了燈的情況下干的,這次是他媽媽不滿足,弄得我半夜就逃跑了。

他們開始逼我交我媽了。我現在也不和我媽溝通實在不好辦,於是我和三個哥們想了個辦法,就是在週末媽媽和校長幽會時,將過程全部記錄,並以此來威脅。

「當然後面的事就交給你們了,我只是將過程記錄,並且媽媽是自願和你們干,你們可是佔大便宜了,我媽的身材,長相各方面比你們的媽媽強百倍!」

在週末媽媽走時,我讓他們在校長室準備好隱藏攝像機,然後就等待到晚上媽媽回來,我和他們將攝像機取回,並在黑人同學家觀看。

我們四個坐在沙發上確實很激動,真想看看平常道貌岸然的校長在私下的齷齪。我激動地是想看媽媽被外國人如何操。

倒了幾下後畫面出來,全部是對準校長辦公桌的,我想攝像機應該是放在高處的,校長穿著西服很規矩,不過校長底下只穿白色短褲坐在辦公桌。看著他的臉好像很焦急,還哆嗦著腿。一會兒媽媽進來了,坐在客人椅上,媽媽穿的是黑色的吊帶短裙,一體的,肉色帶亮光的絲襪,黑帶半高跟的皮涼鞋。由於只能照到媽媽的後面故表情看不到。

只見校長站起來把身後的薄紗窗簾掛上,然後媽媽站起,轉到校長前開始撫摸校長的褲襠,說了幾句。媽媽蹲下把校長雞巴拿出開始舔吸。此時我們四個人已經把褲子全脫,雞巴一直挺立,手握雞巴,而且他們三個還說看你媽多騷,什麼顏色的雞巴都會受不了啊!我無語又繼續看。

吸得差不多,校長把媽媽放在辦公桌上開始撕扯媽媽的內褲,我再仔細看原來是連褲襪。他扯開放在了抽屜裡,真變態。然後開始舔媽媽的逼穴,我只看到媽媽是劈著腿任由他來弄,然後就是校長站起抽插了,他把媽媽的腿使勁地分開到最大限度,把連衣裙向上提,把吊帶扒開,然後把媽媽的髮夾揭開,拽著披散的頭髮,把舌頭探出就直接對準媽媽的嘴,媽媽在他使勁地拽頭髮下張開嘴。

他開始和媽媽舌交,並且同時底下的陽物也對準媽媽的嫩穴抽插,只見媽媽兩條玉腿不斷地抖動,頭也隨著校長來回動,兩隻手使勁地摁在桌子上,就這種姿勢維持了五分多鐘,然後又騎在校長身上操了幾分鐘,然後讓媽媽兩手扶著桌子,校長抬起媽媽一條腿跨在肩上,側式抽插,一會兒又把腿放下,從後面捅,校長還拍打媽媽的屁股讓媽媽夾緊。

不久校長就射精了,射的滿意後,校長馬上穿好褲子好像有事似的拿起公文包就走了。我要說的是媽媽和校長都沒有脫上面衣服,故速度很快。媽媽拿出包裡的衛生紙在慢慢地擦著,不久也走出鏡頭,到此結束。

我先射精,然後他們三個人射出。要說的是我的黑人朋友,堅持的時間差不多三十多分鐘而且射精也要比我們力度大,我此時想媽媽真的要遭殃了!

我問他們想如何對我媽,何時干?他們說下週末到時你在隱蔽處觀看我們怎麼對你媽,保證讓你媽飄飄欲仙。整個一周我無心上課,滿腦子想他們如何幹我媽!

到了週末,他們通知我到黑人同學家的地下室,我先到了,他們安排我在書架後的陰暗處,說讓我看好戲,並讓我遵守約定不准出面。他們三個則坐在書架前一個大床上商量如何幹!

一會兒聽到門鈴聲,媽媽穿著黑色網眼的襪子和一雙黑細高跟鞋,白色制服裙,上身是一件緊身白襯衣,頭髮沒有扎,披肩,打了淡妝,又是那種無辜的眼神,紅色的嘴唇凸顯性感。

到了裡面,媽媽和他們商量著,一會兒把帶子放在了床頭櫃上,媽媽和他們說:「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吧!」他們三個很麻利地脫光所有的衣服,圍著媽媽,此時我只有激動,想看這齣戲。

一個朋友拉開媽媽制服裙的側面拉鏈,另一個扒下,媽媽把腿邁出,此時媽媽簡直和聖女一樣,黑色性感的網襪加黑色蕾絲內褲上面被黑人解開後,只剩黑色蕾絲邊乳罩,後來知道這些內衣褲是他們事先給媽媽買的。

三個人摸了個遍,然後爭相和媽媽舌交,還不斷隔著內褲搓媽媽陰部,媽媽只是配合。

一個先將內褲扒下,兩個白人先用兩個手指捅,一會兒黑人親完媽媽乳房也捅;白人開始舔上邊,他們好像分工有序,媽媽34D的大奶的乳頭一會兒就硬得不可收拾,底下的淫水也開始不斷地流,可他們還在不斷加速度地捅。

在三個人長時間的合攻下媽媽的第一次高潮出現,此時媽媽站不住了躺在床上,並且極其淫蕩地要他們快干。我不敢相信媽媽平時的家庭主婦形象,此時卻只像是個浪婦。

媽媽開始替白人口交,另一個白人開始對準媽媽的騷穴抽插,由於白人的雞巴在做事時的長度比亞洲人長而且粗,媽媽的底下好像容不了,白人朋友只好扒開嫩紅的陰唇,媽媽用左手也幫忙摁著陰蒂,媽媽的右手在握著黑人的雞巴不住地揉搓,三個朋友有說有笑的點評我媽,哪裡沒做到位,還擺好了讓我最得看,衝著我挑大指。

三個人不斷地輪換著,媽媽不停地工作。黑人說:「不行了,咱們要讓她爽夠!」我不太明白,黑人開始用一個手指捅媽媽的屁眼。

媽媽眼睛看著下面說:「不行。」

黑人說:「我有經驗,保證不痛。」媽媽還想說什麼,一個白人拽著媽媽的頭髮,把雞巴放在了嘴裡,狠勁地抽插,毫無憐憫。

黑人一個,兩個,三個手指逐步地放,一會兒看手指的口水潤滑夠了告訴插逼的白人:「你躺下面。」

白人在下面,把媽媽移到他身上躺著,白人的雞巴對準屁眼開始輕輕進入,黑人跨過白人的腿把媽媽的兩條腿,一手一條地劈開,黑人隔著網眼絲襪攥著媽媽的腿,鞋跟衝上,黑人的雞巴第一次接觸媽媽的陰唇及外部四周,再對準一下杵進陰道,黑人的雞巴是最長,黑人也不遲疑,一下杵進子宮,讓媽媽將雞巴全含入。媽媽叫了一聲:「求你輕點,我不行了。」

黑人拔出然後開始用半個雞巴來快速抽插。此時在底下的白人也有所進展,進去一半,兩腿一動加快速度,在媽媽下邊兩洞開始了你追我趕,另一個白人還讓媽媽不斷地含著,此時我聽到的更多是他們三個人的哼啊,叫好聲。媽媽由於含著白人雞巴只是比較嘎的發出鼻音。

黑人的速度加快,兩個黑手不斷撫摸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兩隻手只能支撐在底下白人的兩邊。

一會兒換位,兩個白人在底下兩洞,黑人的長雞巴讓媽媽品嚐,就這樣的輪換中黑人在媽媽的騷穴射精,而且不拿出來;白人在屁眼射精,另一個在口交後射在媽媽的臉上。

三人已是滿頭大汗,媽媽的肌膚也是由於汗水顯得格外的光亮。媽媽癱軟在床上,精液不斷地從底下兩洞往外流,黑人扒開衝我這頭還不斷往媽媽身上抹精液。

我早已射精多時,看到此時媽媽的癱軟內疚感沖上心頭,我在黑暗中悄悄沖出地下室回家了。媽媽直到轉天天還未亮的五點多才回家,此時我看到媽媽的絲襪到處都是白皮,而且有的地方早已裂絲,頭髮也有沾在一塊的地方,由於在黎明前未看清媽媽的面部,媽媽只是喝口水就一瘸一拐地洗澡去了,我就知道媽媽肯定被那班畜生操得夠嗆,媽媽在這天整整睡了一天。

我在轉天上學去了,和他們談了一下,原來他們私下把經過錄下給我一個復制,我看見媽媽這天經過了他們四五次的輪姦,各種姿勢都試過,而且最後他們不行時還用一些性器具塞滿媽媽的陰道,不斷震動以至使我媽虛脫!在地下室十個小時之多後,媽媽也如願以償地拿到曾威脅她名譽的錄像帶,可媽媽不知以後只能讓其他人拿她當性慾工具,並且把柄頗多。

喜歡就讚一下!!!
0 3

Tags: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我被迷奸之后
真實往事---我做攝影師那些年的回憶
女友傻傻讓人幹
我的目標就是我姐姐
堂姐的屁股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老婆掉包惹禍殃
催眠強姦家人
愛上親媽跟後媽
兒子的遺傳
熱門小說:
離過婚的美女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