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保姆偷偷嘗 人妻熟女

看過太多有過保姆的情色文章,一直對保姆有一種特別的偏愛,可遺憾的是自家從不僱用保姆,也不認識誰家有保姆,對保姆的偏愛也只能像單戀一樣的深藏心底,不得發洩,可沒想到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得償所願。

那是因為去年我搬家了,覺得以前的地址不算很合適,就換了個一級馬路邊,租了個門市。這個房東是個老太太,七十多歲,自己一個住後面的小套,把門臉租給我做生意,從此我倆做了鄰居。說是鄰居,其實就隔一道門,門鎖上是兩戶,開了門就算一家了。

一直以來我們就這麼平靜的和平共處著,我一個年輕人獨自的開門做我的生意,她一個老太太自己過著寧靜的生活,偶爾沒事開門過來和我嘮著閒嗑,有時也順便幫我帶份飯一起吃。小日子過得也算順當。可春節前兩天老太太病了,竟成全了我的一樁艷遇。

老太太病了十天,出院以後生活就不能自理了,就叫我幫著找個保姆,我哪幹過這事啊,東跑西顛的跑了幾家職業介紹所,看了十多個保姆也不合適,到不是我挑剔,主要是看著不順眼,合計以後還得隔門同居呢,太難看了我看著也不舒服啊。

就這麼過了兩三天,保姆也沒請來,老太太也有點急了,就對我說,不要太挑剔了,隨便找個人就行,我也打算放棄了,收拾完後剛要出發,準備今天不管是誰了,第一個遇到的保姆就把她雇回來。

到了職業介紹所,第一眼看見的就是一個大約三十五歲左右的中年婦女,打扮很是一般,但是身材比較高大,也很豐滿,穿著平底鞋也有一米七左右,胸脯挺得高高的,穿著很樸素的樣子。說心裡話我一眼就看中了,因為她看起來很干淨,也叫人很放心。

「保姆?」我走到她面前問。

「嗯。」她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有經驗嗎?照顧病號?」我很詳細的問她,因為照顧老病號不是一般保姆能幹的,要多給錢還得找有經驗有耐心的。

「有,以前照顧過心臟病的老太太。」她很有信心的看著我。

「太好了,房東老太太就是心臟病。」我心裡合計著,「就一個老太太,月薪四百,包吃住,幹好月底有獎金,去不?」我把老太太和我說的條件跟她說了一次。

「行,哪天上班?」

「現在就跟我走吧。」我正急著呢,家裡一大堆衣服還沒洗呢。

「好的。」看來她真的很有經驗,馬上就同意了,收拾完東西站在我面前。

我倆打著車就回家了,到家一站,老太太很滿意,馬上給拿了一個月的工資四百塊錢,然後給了一百塊的菜錢,給她鋪好床就算正式上班了。我也樂得輕閒的回我自己的店裡做我的事了。

自從保姆來了以後,我也輕鬆了好多,一個是老太太不需要我去照顧了,而且這個保姆很勤快,洗衣作飯很及時,收拾屋子也很乾淨。

過了半個月,熟了以後她也時常過來幫我洗衣服,做飯也都帶著我的份。我一看這樣也不錯,就和房東老太太說好我和她們搭火一起吃飯,菜錢我出,保姆負責做,大家一致通過,就算搭火過了。

當初我去找保姆來的時候沒仔細看,現在處的日子長了,也有時間近距離觀察了,發現這個保姆長得還真不難看。皮膚稍微有點黑,但面孔姣好,頭髮不長,身高能有一米七左右。胸脯很大,挺得很高,但沒有下垂的意思,就是彎腰洗衣作飯的時候能看到沈甸甸的在胸前晃蕩著兩個大肉球,很是好看。屁股也很大很圓,微微的上翹。

說實話從後面看過去很有一種衝動,想要把她壓在身下狠狠的干一頓,但是又不太好意思,畢竟是鄰居,面子上有點抹不開。偶爾一起吃飯的時候也就是坐在身邊,用我的腿去磨蹭她的大腿,胳膊在胸前滑過,佔點便宜什麼的,她也沒覺得有什麼異常,笑著也就過去了。

由於晚上我就住在店裡,和後面就隔著一道門,有時我也合計,要是晚上我上廁所能看見她在洗澡多好啊,就是什麼都不幹,佔點眼睛便宜也行啊。呵呵~

但說實話這種機會真的不多,因為她這個人挺精的,自我保護意識也很強,每次洗澡都把廁所的門還有我這邊的門鎖的很緊,自己洗內衣的時候也都很小心的晾在自己的房間裡,盡量不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我的面前。

可有一天,被我發現了她的秘密。不管天氣怎樣,每個週末的下午她都要出去兩個小時,然後一回來就是哼著歌開心的回來,洗澡換衣服,做的飯也都格外的可口,老太太問她她就說週末要改善一下,做點可口的飯菜。

可我哪有老太太那麼傻啊,馬上判斷出肯定是有問題,百分之百是出去「溫習功課」去了。你想,她三十五歲正是虎狼之年,一周不來幾次不得憋死啊,只是這個男人是誰就不知道了。於是我有了個主意,就是跟蹤她,看看到底是和哪個野男人鬼混去了。

又是一個週末,又到了她「交作業」的時候了。中午吃完飯,她扶著老太太曬了會太陽,在伺候老太太午睡後過來和我打個招呼,告訴我她要出去買菜回來給我們改善生活,讓我幫著看門,我滿口答應,然後看她樂呵呵的走了,馬上關門閉店,跟蹤這個保姆,看她到底搞什麼鬼。

尾隨著她,在馬路上左拐右扭的到了一個小胡同,我發現這裡有很多平房,也挺偏僻的,每家門口都堆積著很多大白菜,破的鐵鍋什麼的,看來是農工聚居的地方,我捂著鼻子跟著她來到一個塗著紅漆的大門口,可能是她太開心了,根本就沒注意到身後跟蹤的我距離她只不過幾米遠。

看她進去後,我就在門口四處尋找著最合適的觀察口,左看右找的被我找到一個磚頭垛,摞得挺高的,估計爬上去能看到院子裡。我推了推磚垛,覺得挺結實的,就爬上去,半趴著看著院子裡。

這個小院比較偏僻,牆也挺高的,可能裡面的人沒注意到會有人爬到磚頭垛上往裡偷看,連窗簾都沒拉,屋裡的炕上躺著一個男人,大概不到四十歲左右,乾瘦乾瘦的,像道友似的。保姆進屋以後就坐在炕上,溫柔的看著他,伸出手在他的臉上摸索著。看來是她的老情人。

「這個月掙多錢了?」那男人看來和她很熟,第一句話就直接問她的收入。

「工資四百,發完不是給你了嗎?下個禮拜說是給一百獎金,到時我就拿來給你。」保姆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不是和你說了嗎?買菜的時候你自己留點唄,光靠這點工資和獎金好干什麼啊,孩子學費還沒交呢?」一下我就明白了,原來是她老公,看來還有個上學的孩子。

「那哪行啊,咱哪能幹那事啊,人家老太太對我不錯,吃的挺好,還給我買衣服,我哪好意思拿人錢啊,那不是喪天良嗎?」看來這保姆心眼不錯,拒絕了她老公的要求。

「啪。」嚇了我一跳,一看那男人從炕上起來打了保姆一個嘴巴,「你她媽的裝什麼菩薩心腸,你不是伺候她嗎?拿點錢也是天經地義。」

「你別說了,我是肯定不能拿人錢的,再說你一個大老爺們就不能找點事幹啊,光靠我這一個月的幾個錢也不夠花啊,再說你還抽那麼多煙,多費錢啊。」保姆用手捂著臉,仍倔強的回答。

「操你媽的賤貨,給人當保姆叫你拿錢你不拿,老五說帶你去賣你又不去,去了多好,干個把點的就給一百塊,不比給人當保姆掙錢多啊。」說著那男人起來踢了她一腳。

「你怎麼就那麼好意思呢?好歹我也是你老婆,你一個勁的叫我去賣,你當了王八好咋地?」保姆退了一步,頑強的回嘴。

「王八咋地?當個有錢的王八也比沒錢的貞潔女強,你再沒錢我連煙都抽不上了,那時你不賣也得賣,不然我拿啥還錢啊。」男人罵罵咧咧的還要打保姆,可她不幹了,大聲的叫喊著,隨後跑了出來,一路往家跑,我趕緊藏好,幸好沒被發現,隨後我出去溜躂了半天也回家了。

由於今天保姆和老公是不歡而散,回來也沒洗澡,也沒做什麼好吃的,我就逗她:「大姐今天做啥好吃的了?」

「啥也沒有,不吃了。」她賭氣回答著我。

「不吃哪行啊,要不我請你去吃吧。」我笑著對她說。

「可咱倆出去了老太太怎麼辦?」看她心動了,但是不放心的看著老太太,問我。

「沒事,老太太睡了,不到晚上不能起來,咱倆晚上在她吃藥前回來就行。走吧。」

「那好吧,你等我換件衣服。」說著關門開始收拾了。

完事一出來,嚇了我一跳,從來沒見過她這麼打扮的,雖不是很華麗,但已經沒有那種農村保姆的樣子了。雪白的襯衫,裡面是月白色的背心,明顯的沒帶胸罩,奶頭翹著頂著衣服,清楚的看到兩個翹點,下身是米色的褲子,把襯衫掖在褲子裡,顯得腰格外的細,胸格外的高,屁股格外的翹,我差點沒「一柱擎天」。

「走吧,傻了啊。」看我呆呆的樣子,她抿嘴笑著對我說。

「傻了傻了,太美了,大姐以前我咋沒發現你這麼好看呢?」我忝著臉說。

「少逗了,糟踐大姐了吧,走吧。」說著我倆就出了門。

簡單的吃完飯,少喝了點酒,出門看天色太早,我提出說要去看電影,她也沒什麼意見的就同意了。

看電影的時候我嘗試著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環擁著她,她掙扎了一下沒成功,就妥協了,把頭靠在我的肩膀,手放在我的腿上,我強忍著兩腿間的衝動,就這麼摟著看完電影,看天也晚了,就回家了。

到家已經八點多了,給老太太喂完藥後,看老太太睡得挺香的,我提出要保姆來我的房間看電視,因為保姆是睡在客房,所以一般都很早睡覺,也不看電視,看我這麼邀請她,猶豫了一下,就說換完衣服洗完澡就過來。

我高興的把大門鎖好,電視調到閉路,並把早就準備好的A片放進影碟機,等著她來。聽著嘩嘩洗澡的聲音,我忍不住硬了,用手撫弄了半天也沒消退,好不容易下去了,她也出來了。

我扭頭一看,忍不住又硬了,只見她剛洗完濕漉漉的頭髮緊貼在臉上,洗得發紅的臉色很好看,穿著寬鬆的襯衣和襯褲,上身可以看出沒帶胸罩,兩個大乳房在襯衣裡高聳著,一走一顫的,下身淺色的襯褲能看到兩腿之間的小花內褲,性感極了,我趕緊夾緊雙腿以避免被他看到我的失態。

「來,坐我身邊。」我拍著身邊的沙發,她柔順的坐到我身邊,肩膀輕輕的靠在我的胳膊上,由於看電視的角度不同,她一側身子,一個又大又軟的乳房頂著我的胳膊,真舒服。

我伸出一隻手,摟著她的肩膀,左手一按遙控器,A片開始了,開頭一段沒有激情的床上戲,所以她看著也很正常,頭歪著靠在我肩膀上,我的手上下的摸索著她的胳膊,她也沒有拒絕。

看了一會,電視上出現了一男一女的激情片段,先是熱烈的親吻,隨後就是脫了衣服的親熱,我感覺到她的不自然了,她的胳膊在我的手下輕輕的發著抖,似乎很激動,腿腳不停的顫抖,好像不太想看可又捨不得放棄似的。我一看計謀得逞了,一隻手大膽的放在她的大腿上,隔著襯褲用手指撓摸著她的腿內側肌膚,她躲了一下,見我手又跟了過去就沒有堅持。

我一手撫摩著她的大腿,一隻手在她的胳膊上往下摸,沿著後背向前,從腋下伸過,撫摩著她的大乳房的輪廓,她顫抖著,當看到電視裡男人脫下褲子露出漲大的雞巴的時候,她哼了一聲,把頭埋進了我的懷裡,雙手抱緊我的腰不敢看了。

我也沒有勉強她,也低著頭親吻著她的脖子,用牙齒咬含著她的耳垂。她喘著粗氣躲閃著,可能是覺得太癢,頭左右搖晃著躲著我,可一扭頭臉就碰到了我硬起的雞巴,她更不敢動了,臉滾燙的貼著雞巴不敢動。

我親吻咬含著她的耳垂,手從後面伸到胸前,抓住她沈甸甸的大乳房抓捏著,兩個手指捏著奶頭拉扯著,她扭著身體,喘著粗氣,當我手猛的用力一捏夾她的奶頭的時候,她雙腿一夾,身體一軟,憑經驗我知道她到了,看來這個保姆真是慾望強烈再加上也是沒有過外遇,這麼一點刺激就到高潮了。

我抱緊她的肩膀,把她軟軟的身體拉起來,她是真高啊,站起來和我差不多一樣高了,正好,倆人緊緊的摟著,兩個又大又軟的乳房頂著我的胸脯,我一手抱著她的後背,一手在她的屁股上來回的摸捏著,我伸嘴吻著她的唇,兩條舌頭熱情的糾纏在一起,她激動的雙手用力的抓撓著我的後背,頭左右搖擺著,我摟著她往床上推。

她看出了我的意圖,順手來推我,喘著粗氣說:「兄弟,不行,這樣已經夠了,我們不能幹那事。」一邊推著我的肩膀,那我能幹嗎?用力的抓緊她的手,使勁的往床上推,一邊用舌頭在她的嘴裡熱吻著,她也迷亂的回應著。

我倆激烈的擁吻著,一邊退向床邊。我翻過她的身子,把她的身體壓在床上,頭低著垂在床上,屁股後翹,背對著我站在地板上。我站在她身後緊緊的抱著她,身體半壓在她的背,雙手抓著兩個大乳房,親吻著她的耳垂,她大聲的喘著粗氣,屁股不停的左右扭著,頂著我的硬起的雞巴。

我實在受不了了,一把把她的襯褲褪到腿彎處,拉開我的褲子拉鏈,把雞巴掏出來,頂在她的屁股溝間來回的蹭著,她屁股不停的躲閃扭著,大聲的哼著「不行,我受不了了。」之類的話,大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濕成什麼樣子了,碎花內褲中間已經濕透了。

我一把把她的褲衩扒到旁邊,讓她的屁股光裸著翹起來,然後用手扶著我的硬邦邦的雞巴,對準一頂。「哎呀媽呀!」她大叫了一聲,整個雞巴完全插了進去。

我隨即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估計她也是憋得夠戧,屁股幅度很大的擺動配合著我。頭猛烈的左右晃動著,兩個大奶子在床上來回的滾動蹭著,屁股前後挺動得很猛烈。我也很用力的操著她,幹得床吱吱呀呀的響著,由於我倆都非常的興奮,不到十分鐘就分別到了高潮,我也在她高潮的陰道猛烈收縮的同時射出了我今天的第一次,然後我舒暢的摟著她的大奶子,站在地上趴在她背後。

她也很舒服的喘著粗氣,嘴唇張得大大的,臉上的汗水把頭髮打的濕轆轆的,雙手使勁的抓著床單。我看著她爽到極點疲憊的樣子,浸泡在她陰道裡的雞巴忍不住又硬了起來,又開始了今天的第二輪衝擊.(二)

就說那天晚上吧,咱倆第一次都挺激動和興奮的,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射完以後,我倆就這麼摟著半趴在床上,我從後面壓著她豐滿的身體,兩手一把一個的抓著她的兩個大奶子揉著,她哼哼唧唧的喘著氣,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奶頭頂得我的手心滿是劇烈運動後的汗水。

過了一會,平息以後,她推開我,把褪到膝蓋下面的襯褲拉起來提好,襯衣扣也扣整齊了,滿臉通紅的低頭坐在沙發上,不敢看我。

看著她羞澀的樣子,我是又愛又憐,坐到她身邊伸出手拂弄她的頭髮,她嗯了一聲,沒有抗拒。

「姐,累不?」我低聲問她。

「沒事。」臉更紅了,頭低得很深,不敢看我。

「以後沒事就過來,我會好好待你的。」看著她的樣子,我摸著她的臉說。

「不了,我們不應該這樣的。」她擡頭看著我,眼神很堅定的樣子。

「那剛才你不舒服嗎?不願意和我一起嗎?」我不理解的問她。

「不是那意思,你很好,剛才我也感覺很好,只是我們不應該這樣繼續下去,會中毒的。」她很認真的樣子。

我又勸了她半天,可她就是不鬆口,就嘮了會閒嗑。經過一陣瞭解,我知道她今年三十八了,有兩個孩子,都在農村上學,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她們兩口子進城打工掙錢養家,白天我看見的那個男人是她老公。

她老公比她大幾歲,以前在農村的時候也挺能吃苦的,可是進城以後認識了一些朋友,開始賭博吸毒,打工掙點錢都不夠吸粉的,就成天的張嘴和她要錢,她辛辛苦苦給人當保姆掙點錢都給他了,可成天還喊著不夠花。

她老公幾次說要她去賣身掙錢,可都被她拒絕了,她一個星期出去一次就是和老公過「夫妻生活」去了,雖說老兩口子感情一般,但性生活還算和諧,她也很熱衷這種週末夫妻的生活,對在房東家的生活也很滿意。

但她畢竟是正經人家,剛才和我這一次激情已經是不可想像的「越軌犯罪」了,所以她說以後是絕對不可能和我再繼續扯下去了,不然心裡會過意不去的。

看她那為難的樣子,我也真不忍心傷害她,就同意了她的要求,今晚的事過去就算過去,大家都忘記了全當沒發生過。她感激的看著我,說我這個人很好,順勢趴進我的懷裡,摟著我的腰,把頭貼在我的胸前,聽著我的心跳。

我倆就這麼摟著坐著,電視裡的A片還在繼續,女主角咿呀啊呀的叫著,她聽著很奇怪,就擡頭看電視,不看不知道,這一看真嚇了一跳,只見電視裡正在表演5P。

一個白種女人正跪在桌子上,嘴裡含著一個黑人的雞巴用力的吸吮著,桌子上躺著一個白人把雞巴插進她的逼裡,地上還站著一個又高又胖的黑人在猛烈的抽插著她的屁眼,旁邊一個女人半蹲著,一邊用手摸揉挖扣著自己的小穴,一邊啊啊的叫床。

她看得臉紅的像一塊大紅布似的,不敢看可又捨不得把眼睛移開,邊看邊喘著粗氣,胸部猛烈的起伏著,我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的胸前,握著她的奶子旋轉著抓著,揉著。

「看她爽不?」我低頭湊到她的耳朵旁邊問她。

「可這麼多人幹她,多丟人啊。」她紅著臉回答。

「可是這樣很刺激很爽啊,你沒試過和別的男人這樣作過吧?」

「你以為我是什麼人?除了老公就和你做過。」她擡起頭看著我,眼睛裡有一種被侮辱的恥辱感。

我趕緊道歉,「姐,我沒那意思,就是問你這麼幹過沒?」

「我老公也幹過我後面,可是太疼,我受不了,干了兩次就不幹了,嘴沒用過,多髒啊。」

一聽她這麼說,我騰的一下雞巴又硬了起來,她也感覺到了我兩腿之間的硬起頂到了她的下巴,手放在我的雞巴上慢慢的套動揉搓著。摸得我越來越硬,越來越難受,就把褲門解開,露出硬硬的雞巴,把她的手摁在上面幫我揉搓擼著。

我的手在她的奶子上用力的抓捏揉搓,手指夾著奶頭使勁的拉扯,把奶頭拽得挺長,她興奮的全身扭弄著,翹起的屁股半坐在沙發上不住的晃動著,我忍不住把手伸進襯褲裡,從後面摸著她的屁股溝,並向屁眼摸去。

她身體顫抖了一下,沒有躲我,被我摸到了緊窄的屁眼,手指頭剛頂到屁眼她就劇烈的收縮了起來,屁眼夾得很緊,把我的手指包了起來,好熱好暖和。

我一手摳摸著她的屁眼,不時的前抽後插的,雞巴也一翹一翹的在她的臉上亂頂,一不小心頂進了她的嘴裡,她啊了一聲,牙齒猛的一咬,差點沒把我咬掉了。我就死纏著說她把我咬疼了,非得給我含裹一會不可,她強不過我,只好伸出舌頭慢慢的舔我的雞巴。

說實話她的技術真的是差勁到了極點,根本就是一點都不會,舌頭生澀的舔著我的龜頭,但是很認真很仔細的樣子,生怕漏掉一點,舔了一會又把整個雞巴含進嘴裡用溫潤的嘴唇包裹著,嘴巴一動一動的象吃雪糕一樣,把我爽得是哼哼直喘。

我用腳趾頭去撩她的大腿,她躲閃著不讓我動她,用力的抓緊我的腰,用力的上下甩頭,嘴巴也緊緊的含住雞巴,舌頭不停的舔著,吸著。

我實在受不了了,一把抓著她的頭把她拉起來,褲子猛的脫下來,轉過身讓她跪在沙發上,屁股翹得高高的,我手握著雞巴猛的一下子全插了進去。

她啊的一聲,撞到了沙發靠背上,然後雙手使勁的抓著沙發,頭猛烈的搖了起來。

我站在地上,一手伸到前面抓著她的垂下的大奶子用力的揉搓,一手伸到褲襠摸頂著她的陰蒂,她啊啊的叫著,這次放得很開,屁股也左右搖擺著配合著我的插入。

我也很盡興,每次插入都頂到了花心深處,幹得她淫水順著大腿流得滿地都是,她個子很高,屁股翹得高高的,我幹起來有時不得勁,她就使勁的把屁股朝後坐,而且每次都是趕在我雞巴插入的時候後坐,使雞巴能完全的插到最深,她的小穴象嘴似的張得開開的,像要把雞巴整個連陰囊一起吃進去似的。

干了十多分鐘她就來了一次高潮,我也舒服得幾次要射,都硬是憋了回去。後來終於忍不住了,我把她的身體扳過來,躺在沙發上,兩條大腿張開扛在我的肩膀上,我全身都壓過去,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一點,用最快的速度和最猛的力度猛烈的幹著她。

終於在她又一次到高潮的時候我也來了,雞巴拔出來一股濃濃的精液飛了出來,噴得她滿奶子滿肚子都是,然後伸手幫她抹均勻了,她也舒服的躺在那半天說不出話,只是大聲的喘著氣,大奶子來回的晃蕩著。

這一次是我倆的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我沒想到第二天她就和老太太辭工走了,說是要回家照顧老公和孩子,我以後再去零工市場也沒找到她,她就像來的時候一樣,靜靜的消失了。

老太太時常的叨咕著說這個保姆其實不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走了,我心裡明鏡著呢。她是不想再和我發生關係了,所以心裡一直也挺內疚的,因為保姆能遇到老太太這樣的主顧不容易,有時也會想她老公會不會硬逼著她去賣身,可一直也沒機會再看到她,直到那個炎熱的夏夜,在和平廣場又被我偶然遇到了她,故事又開始了。

(三)

上回說到保姆辭職走了以後,我也去零工市場找過幾次,可都是乘興而去,失望而歸,直到夏天的一個夜晚,在和平廣場偶然發現了她,故事又開始了。

那晚,我和幾個哥們剛打完麻將,贏家請客,在農家小院吃的農家菜,喝的小燒和冰啤,出門衣服一脫,涼風習習,吹得面紅耳赤,胃裡一頓翻江倒海,在路邊小樹大吐一陣,胸中舒服了許多。朋友提議出去走走,咱們幾個就光著膀子,胳膊上搭著衣服,晃晃蕩蕩的就溜躂開了。

「哎,看那倆人幹嘛呢?」一哥們大喊。

「叫什麼叫?打啵唄,怎麼你還想插一嘴咋地?」另一兄弟調侃著。

「咋地?不行咋地?今兒個哥們還就得插一嘴了。」先前那朋友酒氣一來,衝著那倆人就去了。

「哎,干哈呢你,喝多了啊。」咱們幾個一看情況不對,趕緊去把他拉回來,可已經近得可以看見那倆人的樣子了,這一看之下我差點沒蹦起來,那女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尋找了很久的保姆。

幾個月不見,她變了很多,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農村婦女土裡土氣的樣子了,穿著很時髦的小衫,半透明的料子很明顯的可以看見裡面黑色的胸罩,兩個大奶子晃蕩著迷亂著周圍男人的眼神,咱哥們幾個眼都直了,一個勁的盯著她的胸前不放。

下面是緊腿的八分褲,露出的小半截小腿白淨得嚇人,緊繃的屁股蛋豐滿得叫人忍不住就想上去掐一把,我一看就直眼了,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也擡頭看見是我了,楞了一下,隨即給我使了個眼色,拉著那個男的快步走了,邊走還邊回頭看著我,示意我跟她走,好像有話要和我說似的。

我趕緊和朋友們說有事要辦,在他們的一頓調笑聲中我快步跟了上去,拐了一個彎,只看到保姆在那男人耳邊說了句什麼,那人點頭走開了,保姆回頭迎了過來。

「真巧。」看著我,她害羞的說。

「是的,好巧。」一向口齒伶俐的我這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沈默了一會,「你,你還好嗎?」

「還不錯了,你店生意還好吧。」她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懦弱無助的鄉下保姆了,很巧妙的把問題反問向我。

「還行,就是挺想你的,你,你現在還好吧?」我又問了一句,因為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問她現在在作什麼,和為什麼這麼晚還和男人在外面,因為剛才那人明顯不是她老公。

「我不做保姆了,我上班了。」她明白了我的意思,笑著說。

「是嗎?那還不錯啊,做什麼工作?」

「就在這裡說嗎?不請我喝點東西坐下說嗎?呵呵。」她看出了我的窘迫,笑著解圍。

「好的好的,去我家坐會吧。你也好久沒回去了,順便看看後屋老太太。」在她的笑聲中我又恢復了以往的灑脫,回頭示意她跟我走,她也很大方的伸出手挎著我的胳膊,在我的驚訝中我倆走回了店裡,這一路我是胳膊不停的碰觸著她豐滿堅挺的乳房,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挑逗我,但我確實是一路硬著走回家的,也不知道路上的人有沒有看見我褲襠處的隆起。

這一路到家,我已經是大汗淋漓了,赤裸的上身和剛從水裡撈出來似的,她也看出了我的緊張,溫柔的拿去我的毛巾,在盆裡浸濕了幫我擦身上的汗,這一擦不要緊,我又硬了起來,她撲的一下就樂了。

「怎麼這麼沒出息啊,多久沒瀉火了?憋壞了吧。」說著還用手指衝著我的褲襠來了一個腦崩。

她這一下把我嚇壞了,傻傻的看著她,半天沒敢說話,她看出了我的疑惑,擦乾了我的後背,拉著我的手坐在沙發上,手拉手的和我講起了她這幾個月的變化。

自從辭職以後,她也不想再繼續做保姆了,回去以後她老公一個勁的逼她賣身,可她不幹,總為了這事打架。終於她老公因為吸毒被抓了,她也沒能力照顧孩子了,就又進城找工作了。

這回她運氣不錯,找了一家醫藥公司給人做藥品推銷員,由於她很賣力,而且女人出門辦事確實是方便,她業績不錯,得到了公司的賞識,做到了銷售經理的位置,現在一個月的收入已經相當於一般公務員的水平了。

由於長期在外奔跑,她也練得油了很多,不但學會了抽煙喝酒,還會和男人開葷玩笑了,也能忍受男人的拍打和口頭便宜,但是底線絕對不能放鬆,剛才那個男的是一個客戶,想用簽合同來脅迫她與之發生關係,可被她巧妙的拒絕了。

看我聽她的故事象天方夜潭一樣,她笑著用手點了一下我的腦門,「看你那傻樣,不認識我了啊。」說完轉頭假裝不理我。

我趕緊湊過去,雙手扳著她的肩膀,在她的耳邊吹了口氣,「關鍵是你現在太漂亮了,把我迷住了。」說著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

「瞎說吧你,這麼長時間你不定霍霍多少個小姑娘了,還能想起我這個老太婆?誰信啊。」

「真的,騙你叫我天誅地滅,我可想你了,還去零工市場找過你好幾次呢。」我趕緊賭咒發誓的。

「不用發誓,相信你就是了。」她轉過身用手摀住我的嘴,不讓我說出惡毒的誓言。

我伸出舌頭舔著她的掌心,很香很溫潤,她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溫存。

「等一下,我關門。」說完我轉身把門鎖好,簾子拉下來,回頭看她已經把床鋪好,像溫柔的等待老公的妻子一樣斜躺在床上等我了。我高興的脫鞋上床,剛要上身。「等會,急什麼?今晚我又不走。」

說著,她把外衣和褲子脫下來,掛在衣服架上,只穿著黑色的胸罩和內褲坐在床上幫我解開褲子,「別把衣服弄髒了,晚上我不回去,明天直接上班,弄髒弄皺了不好交代了。」

想得還真周到,她解開我的褲子,慢慢的往下拉,還用嘴親著我的小腹,用牙齒咬著我滿小腹的黑毛,我爽得身體後仰,早已硬起的雞巴直衝著她的臉,她隔著褲衩咬了我的龜頭一下:「壞東西,把你咬掉就好了。」

「咬掉吧,都給你了。」我笑著回答她。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她用嘴咬著我褲衩的鬆緊帶一點一點的往下拽,我的陰毛和雞巴一點一點的露出來,她的嘴唇順著我的小腹親吻著,舌頭舔著我的陰毛,手也伸過來幫我把陰毛理順,直到褲衩被她整個脫下來,她一張嘴把龜頭含了進去。

我啊了一聲,她擡頭看著我幸福的樣子,又把雞巴吐了出來,然後伸出舌頭上下舔著我的雞巴,雖說還不是那麼專業,但是很認真,上下左右的舔著整個雞巴,不時的把龜頭含進嘴裡,用舌頭轉著裹著,兩個手握著我的陰囊抓揉著我的睪丸,並上下的用手攛動著。

我舒服的嗯啊著,用手輕摸她的長髮,順著髮梢揉著她的耳廓,捏揉著她的耳垂,並用手指挖著她的耳朵眼。她很舒服的哼著,吸吮雞巴更加用力了,從上看下去一個白淨的身子,只穿著黑色的三點,性感的紅唇裡一個黑粗雞巴來回的抽插著,真是爽死了。

我拍拍她的頭,示意她轉個身,我倆以69式躺好,她分開兩腿跨在我身上,把頭埋進我的兩腿之間,賣力的舔著我的小肚子,裹著我的雞巴。我也用手扒開她的陰唇,看見了深色濕淋淋的小穴。

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的陰蒂,她屁股夾緊收縮了一下,把整個雞巴都含進嘴裡用力的吸吮著,我也用手指頂著她的陰蒂來回的蹭著,伸出舌頭舔著她的肥厚的陰唇。她的陰唇很肥大,顏色也很深,確實是生過孩子的B,不過由於很久沒和男人真的做了,陰道裡很緊,當我把一個手指插進去的時候她哼了一聲,穴裡也收縮了一下,把我的手指夾得很緊,示意她很舒服很爽。

我用鼻子頂著她的陰蒂來回的搓著,舌頭沿著陰唇上下的舔著,一根手指插在穴裡模仿雞巴的動作來回的做著活塞運動,她舒服的嗯啊的哼著,嘴裡含著雞巴吐字不清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淫水不停的從穴裡湧出,流得我滿臉滿嘴都是,我大口的喝下她的水,手指更加賣力的抽插著她的穴。

我親了一會,看她的屁眼很緊湊,湊過鼻子聞了一下,沒有什麼異味,就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身體猛的抽搐一下,屁眼用力的收縮了起來,我看她這麼敏感,趕緊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到這裡,雙手使勁的扒開她的兩%

看過太多有過保姆的情色文章,一直對保姆有一種特別的偏愛,可遺憾的是自家從不僱用保姆,也不認識誰家有保姆,對保姆的偏愛也只能像單戀一樣的深藏心底,不得發洩,可沒想到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得償所願。

那是因為去年我搬家了,覺得以前的地址不算很合適,就換了個一級馬路邊,租了個門市。這個房東是個老太太,七十多歲,自己一個住後面的小套,把門臉租給我做生意,從此我倆做了鄰居。說是鄰居,其實就隔一道門,門鎖上是兩戶,開了門就算一家了。

一直以來我們就這麼平靜的和平共處著,我一個年輕人獨自的開門做我的生意,她一個老太太自己過著寧靜的生活,偶爾沒事開門過來和我嘮著閒嗑,有時也順便幫我帶份飯一起吃。小日子過得也算順當。可春節前兩天老太太病了,竟成全了我的一樁艷遇。

老太太病了十天,出院以後生活就不能自理了,就叫我幫著找個保姆,我哪幹過這事啊,東跑西顛的跑了幾家職業介紹所,看了十多個保姆也不合適,到不是我挑剔,主要是看著不順眼,合計以後還得隔門同居呢,太難看了我看著也不舒服啊。

就這麼過了兩三天,保姆也沒請來,老太太也有點急了,就對我說,不要太挑剔了,隨便找個人就行,我也打算放棄了,收拾完後剛要出發,準備今天不管是誰了,第一個遇到的保姆就把她雇回來。

到了職業介紹所,第一眼看見的就是一個大約三十五歲左右的中年婦女,打扮很是一般,但是身材比較高大,也很豐滿,穿著平底鞋也有一米七左右,胸脯挺得高高的,穿著很樸素的樣子。說心裡話我一眼就看中了,因為她看起來很干淨,也叫人很放心。

「保姆?」我走到她面前問。

「嗯。」她看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有經驗嗎?照顧病號?」我很詳細的問她,因為照顧老病號不是一般保姆能幹的,要多給錢還得找有經驗有耐心的。

「有,以前照顧過心臟病的老太太。」她很有信心的看著我。

「太好了,房東老太太就是心臟病。」我心裡合計著,「就一個老太太,月薪四百,包吃住,幹好月底有獎金,去不?」我把老太太和我說的條件跟她說了一次。

「行,哪天上班?」

「現在就跟我走吧。」我正急著呢,家裡一大堆衣服還沒洗呢。

「好的。」看來她真的很有經驗,馬上就同意了,收拾完東西站在我面前。

我倆打著車就回家了,到家一站,老太太很滿意,馬上給拿了一個月的工資四百塊錢,然後給了一百塊的菜錢,給她鋪好床就算正式上班了。我也樂得輕閒的回我自己的店裡做我的事了。

自從保姆來了以後,我也輕鬆了好多,一個是老太太不需要我去照顧了,而且這個保姆很勤快,洗衣作飯很及時,收拾屋子也很乾淨。

過了半個月,熟了以後她也時常過來幫我洗衣服,做飯也都帶著我的份。我一看這樣也不錯,就和房東老太太說好我和她們搭火一起吃飯,菜錢我出,保姆負責做,大家一致通過,就算搭火過了。

當初我去找保姆來的時候沒仔細看,現在處的日子長了,也有時間近距離觀察了,發現這個保姆長得還真不難看。皮膚稍微有點黑,但面孔姣好,頭髮不長,身高能有一米七左右。胸脯很大,挺得很高,但沒有下垂的意思,就是彎腰洗衣作飯的時候能看到沈甸甸的在胸前晃蕩著兩個大肉球,很是好看。屁股也很大很圓,微微的上翹。

說實話從後面看過去很有一種衝動,想要把她壓在身下狠狠的干一頓,但是又不太好意思,畢竟是鄰居,面子上有點抹不開。偶爾一起吃飯的時候也就是坐在身邊,用我的腿去磨蹭她的大腿,胳膊在胸前滑過,佔點便宜什麼的,她也沒覺得有什麼異常,笑著也就過去了。

由於晚上我就住在店裡,和後面就隔著一道門,有時我也合計,要是晚上我上廁所能看見她在洗澡多好啊,就是什麼都不幹,佔點眼睛便宜也行啊。呵呵~

但說實話這種機會真的不多,因為她這個人挺精的,自我保護意識也很強,每次洗澡都把廁所的門還有我這邊的門鎖的很緊,自己洗內衣的時候也都很小心的晾在自己的房間裡,盡量不把自己的隱私暴露在我的面前。

可有一天,被我發現了她的秘密。不管天氣怎樣,每個週末的下午她都要出去兩個小時,然後一回來就是哼著歌開心的回來,洗澡換衣服,做的飯也都格外的可口,老太太問她她就說週末要改善一下,做點可口的飯菜。

可我哪有老太太那麼傻啊,馬上判斷出肯定是有問題,百分之百是出去「溫習功課」去了。你想,她三十五歲正是虎狼之年,一周不來幾次不得憋死啊,只是這個男人是誰就不知道了。於是我有了個主意,就是跟蹤她,看看到底是和哪個野男人鬼混去了。

又是一個週末,又到了她「交作業」的時候了。中午吃完飯,她扶著老太太曬了會太陽,在伺候老太太午睡後過來和我打個招呼,告訴我她要出去買菜回來給我們改善生活,讓我幫著看門,我滿口答應,然後看她樂呵呵的走了,馬上關門閉店,跟蹤這個保姆,看她到底搞什麼鬼。

尾隨著她,在馬路上左拐右扭的到了一個小胡同,我發現這裡有很多平房,也挺偏僻的,每家門口都堆積著很多大白菜,破的鐵鍋什麼的,看來是農工聚居的地方,我捂著鼻子跟著她來到一個塗著紅漆的大門口,可能是她太開心了,根本就沒注意到身後跟蹤的我距離她只不過幾米遠。

看她進去後,我就在門口四處尋找著最合適的觀察口,左看右找的被我找到一個磚頭垛,摞得挺高的,估計爬上去能看到院子裡。我推了推磚垛,覺得挺結實的,就爬上去,半趴著看著院子裡。

這個小院比較偏僻,牆也挺高的,可能裡面的人沒注意到會有人爬到磚頭垛上往裡偷看,連窗簾都沒拉,屋裡的炕上躺著一個男人,大概不到四十歲左右,乾瘦乾瘦的,像道友似的。保姆進屋以後就坐在炕上,溫柔的看著他,伸出手在他的臉上摸索著。看來是她的老情人。

「這個月掙多錢了?」那男人看來和她很熟,第一句話就直接問她的收入。

「工資四百,發完不是給你了嗎?下個禮拜說是給一百獎金,到時我就拿來給你。」保姆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不是和你說了嗎?買菜的時候你自己留點唄,光靠這點工資和獎金好干什麼啊,孩子學費還沒交呢?」一下我就明白了,原來是她老公,看來還有個上學的孩子。

「那哪行啊,咱哪能幹那事啊,人家老太太對我不錯,吃的挺好,還給我買衣服,我哪好意思拿人錢啊,那不是喪天良嗎?」看來這保姆心眼不錯,拒絕了她老公的要求。

「啪。」嚇了我一跳,一看那男人從炕上起來打了保姆一個嘴巴,「你她媽的裝什麼菩薩心腸,你不是伺候她嗎?拿點錢也是天經地義。」

「你別說了,我是肯定不能拿人錢的,再說你一個大老爺們就不能找點事幹啊,光靠我這一個月的幾個錢也不夠花啊,再說你還抽那麼多煙,多費錢啊。」保姆用手捂著臉,仍倔強的回答。

「操你媽的賤貨,給人當保姆叫你拿錢你不拿,老五說帶你去賣你又不去,去了多好,干個把點的就給一百塊,不比給人當保姆掙錢多啊。」說著那男人起來踢了她一腳。

「你怎麼就那麼好意思呢?好歹我也是你老婆,你一個勁的叫我去賣,你當了王八好咋地?」保姆退了一步,頑強的回嘴。

「王八咋地?當個有錢的王八也比沒錢的貞潔女強,你再沒錢我連煙都抽不上了,那時你不賣也得賣,不然我拿啥還錢啊。」男人罵罵咧咧的還要打保姆,可她不幹了,大聲的叫喊著,隨後跑了出來,一路往家跑,我趕緊藏好,幸好沒被發現,隨後我出去溜躂了半天也回家了。

由於今天保姆和老公是不歡而散,回來也沒洗澡,也沒做什麼好吃的,我就逗她:「大姐今天做啥好吃的了?」

「啥也沒有,不吃了。」她賭氣回答著我。

「不吃哪行啊,要不我請你去吃吧。」我笑著對她說。

「可咱倆出去了老太太怎麼辦?」看她心動了,但是不放心的看著老太太,問我。

「沒事,老太太睡了,不到晚上不能起來,咱倆晚上在她吃藥前回來就行。走吧。」

「那好吧,你等我換件衣服。」說著關門開始收拾了。

完事一出來,嚇了我一跳,從來沒見過她這麼打扮的,雖不是很華麗,但已經沒有那種農村保姆的樣子了。雪白的襯衫,裡面是月白色的背心,明顯的沒帶胸罩,奶頭翹著頂著衣服,清楚的看到兩個翹點,下身是米色的褲子,把襯衫掖在褲子裡,顯得腰格外的細,胸格外的高,屁股格外的翹,我差點沒「一柱擎天」。

「走吧,傻了啊。」看我呆呆的樣子,她抿嘴笑著對我說。

「傻了傻了,太美了,大姐以前我咋沒發現你這麼好看呢?」我忝著臉說。

「少逗了,糟踐大姐了吧,走吧。」說著我倆就出了門。

簡單的吃完飯,少喝了點酒,出門看天色太早,我提出說要去看電影,她也沒什麼意見的就同意了。

看電影的時候我嘗試著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環擁著她,她掙扎了一下沒成功,就妥協了,把頭靠在我的肩膀,手放在我的腿上,我強忍著兩腿間的衝動,就這麼摟著看完電影,看天也晚了,就回家了。

到家已經八點多了,給老太太喂完藥後,看老太太睡得挺香的,我提出要保姆來我的房間看電視,因為保姆是睡在客房,所以一般都很早睡覺,也不看電視,看我這麼邀請她,猶豫了一下,就說換完衣服洗完澡就過來。

我高興的把大門鎖好,電視調到閉路,並把早就準備好的A片放進影碟機,等著她來。聽著嘩嘩洗澡的聲音,我忍不住硬了,用手撫弄了半天也沒消退,好不容易下去了,她也出來了。

我扭頭一看,忍不住又硬了,只見她剛洗完濕漉漉的頭髮緊貼在臉上,洗得發紅的臉色很好看,穿著寬鬆的襯衣和襯褲,上身可以看出沒帶胸罩,兩個大乳房在襯衣裡高聳著,一走一顫的,下身淺色的襯褲能看到兩腿之間的小花內褲,性感極了,我趕緊夾緊雙腿以避免被他看到我的失態。

「來,坐我身邊。」我拍著身邊的沙發,她柔順的坐到我身邊,肩膀輕輕的靠在我的胳膊上,由於看電視的角度不同,她一側身子,一個又大又軟的乳房頂著我的胳膊,真舒服。

我伸出一隻手,摟著她的肩膀,左手一按遙控器,A片開始了,開頭一段沒有激情的床上戲,所以她看著也很正常,頭歪著靠在我肩膀上,我的手上下的摸索著她的胳膊,她也沒有拒絕。

看了一會,電視上出現了一男一女的激情片段,先是熱烈的親吻,隨後就是脫了衣服的親熱,我感覺到她的不自然了,她的胳膊在我的手下輕輕的發著抖,似乎很激動,腿腳不停的顫抖,好像不太想看可又捨不得放棄似的。我一看計謀得逞了,一隻手大膽的放在她的大腿上,隔著襯褲用手指撓摸著她的腿內側肌膚,她躲了一下,見我手又跟了過去就沒有堅持。

我一手撫摩著她的大腿,一隻手在她的胳膊上往下摸,沿著後背向前,從腋下伸過,撫摩著她的大乳房的輪廓,她顫抖著,當看到電視裡男人脫下褲子露出漲大的雞巴的時候,她哼了一聲,把頭埋進了我的懷裡,雙手抱緊我的腰不敢看了。

我也沒有勉強她,也低著頭親吻著她的脖子,用牙齒咬含著她的耳垂。她喘著粗氣躲閃著,可能是覺得太癢,頭左右搖晃著躲著我,可一扭頭臉就碰到了我硬起的雞巴,她更不敢動了,臉滾燙的貼著雞巴不敢動。

我親吻咬含著她的耳垂,手從後面伸到胸前,抓住她沈甸甸的大乳房抓捏著,兩個手指捏著奶頭拉扯著,她扭著身體,喘著粗氣,當我手猛的用力一捏夾她的奶頭的時候,她雙腿一夾,身體一軟,憑經驗我知道她到了,看來這個保姆真是慾望強烈再加上也是沒有過外遇,這麼一點刺激就到高潮了。

我抱緊她的肩膀,把她軟軟的身體拉起來,她是真高啊,站起來和我差不多一樣高了,正好,倆人緊緊的摟著,兩個又大又軟的乳房頂著我的胸脯,我一手抱著她的後背,一手在她的屁股上來回的摸捏著,我伸嘴吻著她的唇,兩條舌頭熱情的糾纏在一起,她激動的雙手用力的抓撓著我的後背,頭左右搖擺著,我摟著她往床上推。

她看出了我的意圖,順手來推我,喘著粗氣說:「兄弟,不行,這樣已經夠了,我們不能幹那事。」一邊推著我的肩膀,那我能幹嗎?用力的抓緊她的手,使勁的往床上推,一邊用舌頭在她的嘴裡熱吻著,她也迷亂的回應著。

我倆激烈的擁吻著,一邊退向床邊。我翻過她的身子,把她的身體壓在床上,頭低著垂在床上,屁股後翹,背對著我站在地板上。我站在她身後緊緊的抱著她,身體半壓在她的背,雙手抓著兩個大乳房,親吻著她的耳垂,她大聲的喘著粗氣,屁股不停的左右扭著,頂著我的硬起的雞巴。

我實在受不了了,一把把她的襯褲褪到腿彎處,拉開我的褲子拉鏈,把雞巴掏出來,頂在她的屁股溝間來回的蹭著,她屁股不停的躲閃扭著,大聲的哼著「不行,我受不了了。」之類的話,大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濕成什麼樣子了,碎花內褲中間已經濕透了。

我一把把她的褲衩扒到旁邊,讓她的屁股光裸著翹起來,然後用手扶著我的硬邦邦的雞巴,對準一頂。「哎呀媽呀!」她大叫了一聲,整個雞巴完全插了進去。

我隨即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估計她也是憋得夠戧,屁股幅度很大的擺動配合著我。頭猛烈的左右晃動著,兩個大奶子在床上來回的滾動蹭著,屁股前後挺動得很猛烈。我也很用力的操著她,幹得床吱吱呀呀的響著,由於我倆都非常的興奮,不到十分鐘就分別到了高潮,我也在她高潮的陰道猛烈收縮的同時射出了我今天的第一次,然後我舒暢的摟著她的大奶子,站在地上趴在她背後。

她也很舒服的喘著粗氣,嘴唇張得大大的,臉上的汗水把頭髮打的濕轆轆的,雙手使勁的抓著床單。我看著她爽到極點疲憊的樣子,浸泡在她陰道裡的雞巴忍不住又硬了起來,又開始了今天的第二輪衝擊.(二)

就說那天晚上吧,咱倆第一次都挺激動和興奮的,所以很快就到了高潮,射完以後,我倆就這麼摟著半趴在床上,我從後面壓著她豐滿的身體,兩手一把一個的抓著她的兩個大奶子揉著,她哼哼唧唧的喘著氣,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奶頭頂得我的手心滿是劇烈運動後的汗水。

過了一會,平息以後,她推開我,把褪到膝蓋下面的襯褲拉起來提好,襯衣扣也扣整齊了,滿臉通紅的低頭坐在沙發上,不敢看我。

看著她羞澀的樣子,我是又愛又憐,坐到她身邊伸出手拂弄她的頭髮,她嗯了一聲,沒有抗拒。

「姐,累不?」我低聲問她。

「沒事。」臉更紅了,頭低得很深,不敢看我。

「以後沒事就過來,我會好好待你的。」看著她的樣子,我摸著她的臉說。

「不了,我們不應該這樣的。」她擡頭看著我,眼神很堅定的樣子。

「那剛才你不舒服嗎?不願意和我一起嗎?」我不理解的問她。

「不是那意思,你很好,剛才我也感覺很好,只是我們不應該這樣繼續下去,會中毒的。」她很認真的樣子。

我又勸了她半天,可她就是不鬆口,就嘮了會閒嗑。經過一陣瞭解,我知道她今年三十八了,有兩個孩子,都在農村上學,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她們兩口子進城打工掙錢養家,白天我看見的那個男人是她老公。

她老公比她大幾歲,以前在農村的時候也挺能吃苦的,可是進城以後認識了一些朋友,開始賭博吸毒,打工掙點錢都不夠吸粉的,就成天的張嘴和她要錢,她辛辛苦苦給人當保姆掙點錢都給他了,可成天還喊著不夠花。

她老公幾次說要她去賣身掙錢,可都被她拒絕了,她一個星期出去一次就是和老公過「夫妻生活」去了,雖說老兩口子感情一般,但性生活還算和諧,她也很熱衷這種週末夫妻的生活,對在房東家的生活也很滿意。

但她畢竟是正經人家,剛才和我這一次激情已經是不可想像的「越軌犯罪」了,所以她說以後是絕對不可能和我再繼續扯下去了,不然心裡會過意不去的。

看她那為難的樣子,我也真不忍心傷害她,就同意了她的要求,今晚的事過去就算過去,大家都忘記了全當沒發生過。她感激的看著我,說我這個人很好,順勢趴進我的懷裡,摟著我的腰,把頭貼在我的胸前,聽著我的心跳。

我倆就這麼摟著坐著,電視裡的A片還在繼續,女主角咿呀啊呀的叫著,她聽著很奇怪,就擡頭看電視,不看不知道,這一看真嚇了一跳,只見電視裡正在表演5P。

一個白種女人正跪在桌子上,嘴裡含著一個黑人的雞巴用力的吸吮著,桌子上躺著一個白人把雞巴插進她的逼裡,地上還站著一個又高又胖的黑人在猛烈的抽插著她的屁眼,旁邊一個女人半蹲著,一邊用手摸揉挖扣著自己的小穴,一邊啊啊的叫床。

她看得臉紅的像一塊大紅布似的,不敢看可又捨不得把眼睛移開,邊看邊喘著粗氣,胸部猛烈的起伏著,我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的胸前,握著她的奶子旋轉著抓著,揉著。

「看她爽不?」我低頭湊到她的耳朵旁邊問她。

「可這麼多人幹她,多丟人啊。」她紅著臉回答。

「可是這樣很刺激很爽啊,你沒試過和別的男人這樣作過吧?」

「你以為我是什麼人?除了老公就和你做過。」她擡起頭看著我,眼睛裡有一種被侮辱的恥辱感。

我趕緊道歉,「姐,我沒那意思,就是問你這麼幹過沒?」

「我老公也幹過我後面,可是太疼,我受不了,干了兩次就不幹了,嘴沒用過,多髒啊。」

一聽她這麼說,我騰的一下雞巴又硬了起來,她也感覺到了我兩腿之間的硬起頂到了她的下巴,手放在我的雞巴上慢慢的套動揉搓著。摸得我越來越硬,越來越難受,就把褲門解開,露出硬硬的雞巴,把她的手摁在上面幫我揉搓擼著。

我的手在她的奶子上用力的抓捏揉搓,手指夾著奶頭使勁的拉扯,把奶頭拽得挺長,她興奮的全身扭弄著,翹起的屁股半坐在沙發上不住的晃動著,我忍不住把手伸進襯褲裡,從後面摸著她的屁股溝,並向屁眼摸去。

她身體顫抖了一下,沒有躲我,被我摸到了緊窄的屁眼,手指頭剛頂到屁眼她就劇烈的收縮了起來,屁眼夾得很緊,把我的手指包了起來,好熱好暖和。

我一手摳摸著她的屁眼,不時的前抽後插的,雞巴也一翹一翹的在她的臉上亂頂,一不小心頂進了她的嘴裡,她啊了一聲,牙齒猛的一咬,差點沒把我咬掉了。我就死纏著說她把我咬疼了,非得給我含裹一會不可,她強不過我,只好伸出舌頭慢慢的舔我的雞巴。

說實話她的技術真的是差勁到了極點,根本就是一點都不會,舌頭生澀的舔著我的龜頭,但是很認真很仔細的樣子,生怕漏掉一點,舔了一會又把整個雞巴含進嘴裡用溫潤的嘴唇包裹著,嘴巴一動一動的象吃雪糕一樣,把我爽得是哼哼直喘。

我用腳趾頭去撩她的大腿,她躲閃著不讓我動她,用力的抓緊我的腰,用力的上下甩頭,嘴巴也緊緊的含住雞巴,舌頭不停的舔著,吸著。

我實在受不了了,一把抓著她的頭把她拉起來,褲子猛的脫下來,轉過身讓她跪在沙發上,屁股翹得高高的,我手握著雞巴猛的一下子全插了進去。

她啊的一聲,撞到了沙發靠背上,然後雙手使勁的抓著沙發,頭猛烈的搖了起來。

我站在地上,一手伸到前面抓著她的垂下的大奶子用力的揉搓,一手伸到褲襠摸頂著她的陰蒂,她啊啊的叫著,這次放得很開,屁股也左右搖擺著配合著我的插入。

我也很盡興,每次插入都頂到了花心深處,幹得她淫水順著大腿流得滿地都是,她個子很高,屁股翹得高高的,我幹起來有時不得勁,她就使勁的把屁股朝後坐,而且每次都是趕在我雞巴插入的時候後坐,使雞巴能完全的插到最深,她的小穴象嘴似的張得開開的,像要把雞巴整個連陰囊一起吃進去似的。

干了十多分鐘她就來了一次高潮,我也舒服得幾次要射,都硬是憋了回去。後來終於忍不住了,我把她的身體扳過來,躺在沙發上,兩條大腿張開扛在我的肩膀上,我全身都壓過去,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一點,用最快的速度和最猛的力度猛烈的幹著她。

終於在她又一次到高潮的時候我也來了,雞巴拔出來一股濃濃的精液飛了出來,噴得她滿奶子滿肚子都是,然後伸手幫她抹均勻了,她也舒服的躺在那半天說不出話,只是大聲的喘著氣,大奶子來回的晃蕩著。

這一次是我倆的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我沒想到第二天她就和老太太辭工走了,說是要回家照顧老公和孩子,我以後再去零工市場也沒找到她,她就像來的時候一樣,靜靜的消失了。

老太太時常的叨咕著說這個保姆其實不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走了,我心裡明鏡著呢。她是不想再和我發生關係了,所以心裡一直也挺內疚的,因為保姆能遇到老太太這樣的主顧不容易,有時也會想她老公會不會硬逼著她去賣身,可一直也沒機會再看到她,直到那個炎熱的夏夜,在和平廣場又被我偶然遇到了她,故事又開始了。

(三)

上回說到保姆辭職走了以後,我也去零工市場找過幾次,可都是乘興而去,失望而歸,直到夏天的一個夜晚,在和平廣場偶然發現了她,故事又開始了。

那晚,我和幾個哥們剛打完麻將,贏家請客,在農家小院吃的農家菜,喝的小燒和冰啤,出門衣服一脫,涼風習習,吹得面紅耳赤,胃裡一頓翻江倒海,在路邊小樹大吐一陣,胸中舒服了許多。朋友提議出去走走,咱們幾個就光著膀子,胳膊上搭著衣服,晃晃蕩蕩的就溜躂開了。

「哎,看那倆人幹嘛呢?」一哥們大喊。

「叫什麼叫?打啵唄,怎麼你還想插一嘴咋地?」另一兄弟調侃著。

「咋地?不行咋地?今兒個哥們還就得插一嘴了。」先前那朋友酒氣一來,衝著那倆人就去了。

「哎,干哈呢你,喝多了啊。」咱們幾個一看情況不對,趕緊去把他拉回來,可已經近得可以看見那倆人的樣子了,這一看之下我差點沒蹦起來,那女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尋找了很久的保姆。

幾個月不見,她變了很多,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農村婦女土裡土氣的樣子了,穿著很時髦的小衫,半透明的料子很明顯的可以看見裡面黑色的胸罩,兩個大奶子晃蕩著迷亂著周圍男人的眼神,咱哥們幾個眼都直了,一個勁的盯著她的胸前不放。

下面是緊腿的八分褲,露出的小半截小腿白淨得嚇人,緊繃的屁股蛋豐滿得叫人忍不住就想上去掐一把,我一看就直眼了,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也擡頭看見是我了,楞了一下,隨即給我使了個眼色,拉著那個男的快步走了,邊走還邊回頭看著我,示意我跟她走,好像有話要和我說似的。

我趕緊和朋友們說有事要辦,在他們的一頓調笑聲中我快步跟了上去,拐了一個彎,只看到保姆在那男人耳邊說了句什麼,那人點頭走開了,保姆回頭迎了過來。

「真巧。」看著我,她害羞的說。

「是的,好巧。」一向口齒伶俐的我這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沈默了一會,「你,你還好嗎?」

「還不錯了,你店生意還好吧。」她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懦弱無助的鄉下保姆了,很巧妙的把問題反問向我。

「還行,就是挺想你的,你,你現在還好吧?」我又問了一句,因為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問她現在在作什麼,和為什麼這麼晚還和男人在外面,因為剛才那人明顯不是她老公。

「我不做保姆了,我上班了。」她明白了我的意思,笑著說。

「是嗎?那還不錯啊,做什麼工作?」

「就在這裡說嗎?不請我喝點東西坐下說嗎?呵呵。」她看出了我的窘迫,笑著解圍。

「好的好的,去我家坐會吧。你也好久沒回去了,順便看看後屋老太太。」在她的笑聲中我又恢復了以往的灑脫,回頭示意她跟我走,她也很大方的伸出手挎著我的胳膊,在我的驚訝中我倆走回了店裡,這一路我是胳膊不停的碰觸著她豐滿堅挺的乳房,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挑逗我,但我確實是一路硬著走回家的,也不知道路上的人有沒有看見我褲襠處的隆起。

這一路到家,我已經是大汗淋漓了,赤裸的上身和剛從水裡撈出來似的,她也看出了我的緊張,溫柔的拿去我的毛巾,在盆裡浸濕了幫我擦身上的汗,這一擦不要緊,我又硬了起來,她撲的一下就樂了。

「怎麼這麼沒出息啊,多久沒瀉火了?憋壞了吧。」說著還用手指衝著我的褲襠來了一個腦崩。

她這一下把我嚇壞了,傻傻的看著她,半天沒敢說話,她看出了我的疑惑,擦乾了我的後背,拉著我的手坐在沙發上,手拉手的和我講起了她這幾個月的變化。

自從辭職以後,她也不想再繼續做保姆了,回去以後她老公一個勁的逼她賣身,可她不幹,總為了這事打架。終於她老公因為吸毒被抓了,她也沒能力照顧孩子了,就又進城找工作了。

這回她運氣不錯,找了一家醫藥公司給人做藥品推銷員,由於她很賣力,而且女人出門辦事確實是方便,她業績不錯,得到了公司的賞識,做到了銷售經理的位置,現在一個月的收入已經相當於一般公務員的水平了。

由於長期在外奔跑,她也練得油了很多,不但學會了抽煙喝酒,還會和男人開葷玩笑了,也能忍受男人的拍打和口頭便宜,但是底線絕對不能放鬆,剛才那個男的是一個客戶,想用簽合同來脅迫她與之發生關係,可被她巧妙的拒絕了。

看我聽她的故事象天方夜潭一樣,她笑著用手點了一下我的腦門,「看你那傻樣,不認識我了啊。」說完轉頭假裝不理我。

我趕緊湊過去,雙手扳著她的肩膀,在她的耳邊吹了口氣,「關鍵是你現在太漂亮了,把我迷住了。」說著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

「瞎說吧你,這麼長時間你不定霍霍多少個小姑娘了,還能想起我這個老太婆?誰信啊。」

「真的,騙你叫我天誅地滅,我可想你了,還去零工市場找過你好幾次呢。」我趕緊賭咒發誓的。

「不用發誓,相信你就是了。」她轉過身用手摀住我的嘴,不讓我說出惡毒的誓言。

我伸出舌頭舔著她的掌心,很香很溫潤,她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溫存。

「等一下,我關門。」說完我轉身把門鎖好,簾子拉下來,回頭看她已經把床鋪好,像溫柔的等待老公的妻子一樣斜躺在床上等我了。我高興的脫鞋上床,剛要上身。「等會,急什麼?今晚我又不走。」

說著,她把外衣和褲子脫下來,掛在衣服架上,只穿著黑色的胸罩和內褲坐在床上幫我解開褲子,「別把衣服弄髒了,晚上我不回去,明天直接上班,弄髒弄皺了不好交代了。」

想得還真周到,她解開我的褲子,慢慢的往下拉,還用嘴親著我的小腹,用牙齒咬著我滿小腹的黑毛,我爽得身體後仰,早已硬起的雞巴直衝著她的臉,她隔著褲衩咬了我的龜頭一下:「壞東西,把你咬掉就好了。」

「咬掉吧,都給你了。」我笑著回答她。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她用嘴咬著我褲衩的鬆緊帶一點一點的往下拽,我的陰毛和雞巴一點一點的露出來,她的嘴唇順著我的小腹親吻著,舌頭舔著我的陰毛,手也伸過來幫我把陰毛理順,直到褲衩被她整個脫下來,她一張嘴把龜頭含了進去。

我啊了一聲,她擡頭看著我幸福的樣子,又把雞巴吐了出來,然後伸出舌頭上下舔著我的雞巴,雖說還不是那麼專業,但是很認真,上下左右的舔著整個雞巴,不時的把龜頭含進嘴裡,用舌頭轉著裹著,兩個手握著我的陰囊抓揉著我的睪丸,並上下的用手攛動著。

我舒服的嗯啊著,用手輕摸她的長髮,順著髮梢揉著她的耳廓,捏揉著她的耳垂,並用手指挖著她的耳朵眼。她很舒服的哼著,吸吮雞巴更加用力了,從上看下去一個白淨的身子,只穿著黑色的三點,性感的紅唇裡一個黑粗雞巴來回的抽插著,真是爽死了。

我拍拍她的頭,示意她轉個身,我倆以69式躺好,她分開兩腿跨在我身上,把頭埋進我的兩腿之間,賣力的舔著我的小肚子,裹著我的雞巴。我也用手扒開她的陰唇,看見了深色濕淋淋的小穴。

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的陰蒂,她屁股夾緊收縮了一下,把整個雞巴都含進嘴裡用力的吸吮著,我也用手指頂著她的陰蒂來回的蹭著,伸出舌頭舔著她的肥厚的陰唇。她的陰唇很肥大,顏色也很深,確實是生過孩子的B,不過由於很久沒和男人真的做了,陰道裡很緊,當我把一個手指插進去的時候她哼了一聲,穴裡也收縮了一下,把我的手指夾得很緊,示意她很舒服很爽。

我用鼻子頂著她的陰蒂來回的搓著,舌頭沿著陰唇上下的舔著,一根手指插在穴裡模仿雞巴的動作來回的做著活塞運動,她舒服的嗯啊的哼著,嘴裡含著雞巴吐字不清的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淫水不停的從穴裡湧出,流得我滿臉滿嘴都是,我大口的喝下她的水,手指更加賣力的抽插著她的穴。

我親了一會,看她的屁眼很緊湊,湊過鼻子聞了一下,沒有什麼異味,就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她身體猛的抽搐一下,屁眼用力的收縮了起來,我看她這麼敏感,趕緊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到這裡,雙手使勁的扒開她的兩%

喜歡就讚一下!!!
15 17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離過婚的美女
把自己獎勵給學生的老師
風騷幼師
我在法國的真實經曆
我被迷奸之后
冰冰和爸爸的真實性經驗
真實往事---我做攝影師那些年的回憶
淫猥的陰戶
女友傻傻讓人幹
我的目標就是我姐姐
熱門小說:
離過婚的美女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