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系的美女 校園學生

「我的女神,不要走啊……不要走……我們還沒……」

保羅從午覺中驚醒過來,他發現被單濕濕黏黏的,「原來是夢啊。」

他不禁感到遺憾。他已經二十歲了,卻還沒有真正的性經驗,所有的知識,都是從成人雜誌和***裡面學來的。談起對付女孩子,他還真的不行,除了彈鋼琴以外,他什麼事都做不好。「對了,現在要到琴房去。」

他想起音樂係的教授告訴他,今天要和一個叫作雪倫的女孩子一起練習。他看看時鐘,下午四點,該是出發的時候了。到了琴房裡,看來他的夥伴還沒到,他一時興起,便坐在鋼琴前彈奏起來,這是他舒解鬱悶的最好方法,在彈奏的時候,他才能忘記所有不快樂的事情。他彈得很專心,也沒注重到有人進了房間。「對不起,請問你就是保羅嗎?」

她的聲音打斷了他,讓平時一向很少錯誤的他彈錯了一個和弦,她有點難為情的笑了笑,說道:「對不起。」

他的喉嚨像是被哽住了一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多麼愚笨,在這樣一個美女面前他竟然這樣失態。「噢,是的,你是雪倫?」

「沒錯。」

她很用力的點點頭,淺黑色的長髮像是一波波的海浪隨著落在她的肩上:「真對不起打斷了你,你彈的真好。」

「謝……謝謝你。」

保羅一邊回應,一邊打量著這個教授指派給他,在音樂係裡主修聲樂的漂亮女孩。她似乎被他瞧得不太安閒,臉頰泛出了玫瑰般的紅暈,他終於好不輕易把視線移開她的臉蛋,但卻犯了更嚴重的錯誤:他的眼光停留在了她的胸部上。那本被她雙手環抱緊緊抵在胸前的筆記本(多麼幸運的筆記本啊!)完全無法遮掩住緊身毛衣下那對乳房的渾圓度、飽滿度。「嗯,所以……」

她試著說些什麼。保羅努力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說道:「噢,對不起……」

然後又沉默了。雪倫害羞地把筆記本交給他:「這些譜是用來給你在我唱歌時彈奏的。」

保羅接過筆記本,稍微看了一下,然後又抬起頭來,看著她:「那麼,你想……想要先唱哪一首?」

「嗯……」

她拿回筆記本,翻了幾頁:「就這首好了。」

「嗯……讓我瞧瞧,好吧,我想我應該彈得了這首曲子。」

他把筆記本放在鋼琴架上,對她點了點頭。雪倫站在鋼琴邊,雙手托著腹部準備她那對豐滿的乳房和放在腹部的雙手,像是圍成了一個小小的山洞一般,保羅真想把他的頭湊到這個山洞裡,他費盡工夫,才再次地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轉移到了琴譜上。

當雪倫唱的時候,保羅只覺得一股暖流從他身上湧現:她的聲音就像她其他的部份一樣漂亮!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他們練了兩首曲子,和雪倫,這樣一個豐滿的美女如此地靠近,使保羅想起了《歌劇魅影》裡的剋麗絲汀,她那對渾圓的乳房就像她的聲音一樣地有震撼力。

他的手指和她的聲音都累了,於是他們決定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假如保羅是一個布滿活力、做事積極的男人的話,那麼他應該會邀請雪倫去看電影或是吃晚飯;然而,對這樣一個害羞、只會彈琴的他來說,能夠陪一個漂亮的年輕女孩子走回文學部旁的宿捨,就已經是一件足以讓他興奮上一整天的事了。她站在宿捨前的長廊,甜美地微笑著對他揮手說晚安,然後他依依不捨地離去了。

保羅很快地就回到他的公寓,他連衣服都沒換就躺上了床,他整個腦子都想著雪倫。他無法不去想她,她是如此漂亮,她的笑臉多麼燦爛,她的胸部是如此的豐滿、如此的堅挺、如此的渾圓……「真沒想到教授竟然指派了一個《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跟我練習。」

他一邊想著,一邊露出了微笑。他伸手從床底下取出了一本成人雜誌,瞧了瞧書裡頭美艷的潘蜜拉安德森的照片,然後歎了歎氣:「我很遺憾,潘蜜拉,不過你被別人比下去了。」

接下來的每個禮拜一、三、五晚上,他們都一起練習,他是如此的期盼著這些夜晚。每一次他都想要鼓起勇氣約她出去,但是他總是無法開口,她的漂亮就像是強力的防護罩,讓他這樣一個書獃子無法穿透。「她不可能喜歡我的。」

他總是這樣想。一天半夜,保羅從宿捨走過,正好看見了在長廊上的雪倫,雪倫微笑地向他揮手:「哈羅!」

她今天晚上穿了一件洋裝,保守的剪裁把她完美的曲線巧妙的包住「好晚了!」

雪倫說道:「你這麼晚來這裡做什麼呢?」

「噢,我來拜訪一位朋友。」

保羅指了指遠方的一間房子:「我正在回家的路上,然後就看到了你。你呢?這麼晚了還在外面?」

「今晚的天氣很涼爽,而且我睡不著,所以我就來這裡坐坐,看看書,看看天上的星星。」

「你在看什麼書呢?」

保羅很好奇擺在長凳上的是什麼書。雪倫一邊「格格」

地笑著,一邊用手把封面的書名蓋住,但是太遲了。「我看到了,原來是那些濫情的小說啊?你很喜歡嗎?」

雪倫害羞地看著他,像是在承認自己隱藏的罪行:「我……我喜歡幻想我自己……你知道……」

「嗯,你要進來喝杯什麼嗎?我可以泡熱巧剋力,嗯……我最愛的飲料!」

她站起身來,豐滿的乳房也跟著跳動,緊緊地吸引了保羅的眼光。「好啊。」

在屋裡,他仔細瞧了瞧她住的地方,非常整潔,不像一般大學生的房間那樣的雜亂。「你想要喝什麼呢?」

「嗯……你說的熱巧剋力聽起來不錯。」

「好啊!」

她興奮的說道:「那我也要一杯。」

她走進了廚房拿出了杯子開始忙著。保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他這漂亮的新朋友在廚房裡忙著。他很興奮她現在沒有直接面對著他,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大膽地欣賞她姣好的身材和漂亮的臉蛋而不被她瞧見。她一邊哼著歌,一邊衝著熱水。很快地她就端了兩杯熱巧剋力出來,她把一杯端給了保羅,然後坐在他的旁邊,兩腿交叉地坐著。「要是衣服再短一點就好了!」

保羅這樣想著。起初他們還討論著這幾次的練習,哪些地方該改進,該選哪些新曲子,但是過了一會兒他們似乎就沒有話說了,他們只是坐著,一邊喝著他們的熱巧剋力「你有女朋友嗎?」

她忽然間問。「嗯……沒有,現在沒有,我以前交過幾個,但是,她們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

「為什麼?」

她嚴厲地看著他。「嗯……她們都很好,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現在換成保羅害羞了:「嗯,我不知道我該不該說……我的意思是……」

「我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告訴我!!」

「嗯……好吧……她們很平。」

「很平?」

「嗯……是的……平……你知道的……平胸。」

他看著自己的大腿,以避免瞧見雪倫生氣的神情。這段友誼真的很美好……想不到這樣就結束了雪倫看了他一會兒,然後忽然大笑起來,「這很難啟齒嗎?」

她一邊笑,一邊問道。「嗯……我不確定。」

他臉紅地回答道。「我還以為我自己很害羞呢!!原來你比我……」

她把身子靠在沙發的扶手上,一邊不能控製的笑著,胸部輕輕地晃著。保羅發現自己又在瞧著,馬上轉移視線到自己的腿上。「保羅,」

雪倫停了下來:「看著我。」

他興奮地照著做了。美女!!她真是不摺不扣的美女!「我們是朋友!知道嗎?你不用那樣害怕地不敢瞧著我。」

保羅的臉又紅了,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該看哪裡了!「保羅,你喜歡這樣看著我嗎?」

她現在非常嚴厲地看著他。「嗯……」

他不好意思地回道。「你說什麼?」

雪倫湊了過來,把手指放在他的臉頰上:「我聽不到。」

「我無法不看著你,因為你是我看過最性感、最漂亮的女人。」

他緊張地看 著地上。過了一會兒,他才敢抬起頭來看她,只見她笑咪咪地瞧著他:「你是說真的嗎?」

他用力的點頭,然後又緊張地看著地上。此時此刻,他的情緒相當複雜,快樂:現在他是多麼的靠近她;懼怕:因為毫無疑問地他已經觸怒了她。「她一定會把我踢出門外。」

她沉默了好一陣子。好色的想法忽然間在保羅的腦中浮現,他又抬起頭望著她。雪倫笑著問道:「你在想什麼?」

「嗯,我在想,不知道你的衣櫥裡有沒有一些你平常不敢在校園裡面穿的衣服呢?」

她合攏了性感的雙唇,想了一陣子,說道:「有啊?怎麼了?」

「喔,沒事,我只是在想也許你能穿那些衣服給我看。」

雪倫露出了驚奇的表情,然後笑著站起身來,轉身走進她的房間,她大聲說道:「馬上回來。」

「噢噢噢噢……她真的願意這樣做嗎??」

保羅想著保羅坐在沙發上等著,過了一會兒,他的演奏夥伴從房間走了出來,保羅看了差點沒昏倒。雪倫站在他身前,穿著一件緊身的白色薄襯衫,領口開得非常低,襯衫的前面有幾個扣子。對她來說這件襯衫實在是太小了,兩顆渾圓的乳球被擠在一起,緊緊地撐開了襯衫的布料。她突出的那對乳房把襯衫往上撐起,使得她的肚臍露 了出來。在下半身她穿的是極短的粉紅色短褲,他從來沒有看過她的大腿,它們實在是白皙又性感。「所以呢?你覺得怎麼樣?」

她純真地問道。「噢……」

他一邊回應,一邊毫無忌憚,好色地瞧著她。雪倫笑了起來:「記住,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做個這樣子給你看!」

說完,她便把雙手放到腦後,頭往後仰,在保羅眼前高高地挺起了她的那對乳房。隔著薄薄的布料,保羅隱約可以看到她乳暈的印子,她沒有穿胸罩!保羅吞了吞口水。「在外面我絕對不敢這樣穿的。」

她換了個姿勢,胸部就像是果凍一樣也跟著擺動。她可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對保羅來說有多麼刺激啊!他的肉棒已經像鋼筋一般地撐著他的褲子。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那麼……現在你想要我怎麼做呢?」

她問道。「嗯……我想你應該解開最上面的扣子。」

拜託啊拜託啊拜託啊拜託啊!「噢……你想我這麼做?好吧,但是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這麼做喔!」

說完,她的手指就滑上了胸前,慢慢地解開了那顆扣子。她那對乳房的重量,使得那件襯衫馬上往兩旁分開,露出了夾在兩座山峰中間那道深深的乳溝。保羅已經完全無法用理智去控製自己不去瞧她了,他飢渴地看著那道乳溝,他真想馬上把頭埋進裡面然後舔弄……「想要我解開下一顆扣子嗎?」

她給了他一個甜美的笑臉。他點了點頭,她的手指移到了那顆鈕扣上然後慢慢地,以一種讓人無法忍受的慢法,解開了它。襯衫又向兩旁分開了一些,現在保羅可以看到雪倫三分之一的乳房。「還剩一個扣子,她會解開嗎?假如她解開的話,我能夠控製自己不撲上去嗎?」

保羅想著:「拜託啊上帝!至少讓我看到山頂上的景色吧!她的乳暈會是什麼顏色呢?」

那可憐的鈕扣看來正很辛勞的努力不使襯衫敞開,四面的布料已經被拉到了極限……「噢!」

雪倫溫柔地說著:「我想這顆鈕扣要崩開了,我想我最好也把它解開。」

她的手指滑向最後一顆鈕扣然後解開了它。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襯衫完全敞開了,她的乳房跟著露在外面,兩顆飽滿的肉彈瞄準了保羅的頭。他看了又看,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完美的胸部,外形這麼圓滑,這麼「美味」

,就連成人雜誌的模特兒也比不上。兩邊的乳暈都是漂亮的粉紅色,在那中間的是……當然,是乳頭,帶著和乳暈一樣的顏色,只不過現在顯得有些堅挺,堅挺得足以誘惑每一個男人。雪倫輕輕地動了動身體,使得兩座有份量的山峰由一邊搖到一邊,又由一邊 搖到另一邊。「你覺得怎麼樣?」

她問道。「很美。」

他歎道:「美到讓我不敢相信。」

「那很好,現在輪到你了。」

他點了點頭,眼光仍然停留在三十公分外她那漂亮的雙峰上。「請為我脫下你的褲子,我想要看你……看你的……你知道的……」

「哇……」

保羅這樣想著。他慢慢脫下褲子,堅硬的肉棒馬上向外施壓,想要突破內褲的布料,他抓住內褲的上端,在雪倫的注視下緩緩地把它拉了下來,雪倫看起來就像是看得著了迷一樣。他把他的肉棒往上推了一點,好讓她看仔細,他可以聽見她急促的呼吸。「噢,保羅,它看起來真不錯。」

她聲音小得幾乎讓人聽不到。他用手指把它輕輕抬起,然後用指尖觸摸著它,好讓它變得更大,現在,它就像石頭一樣硬。可是,他一定要小心,他現在非常興奮,要是再玩弄下去,也許他就會射了。雪倫跪了下來,用雙手托起了她的乳房。它們是如此的豐滿,從她的指尖和掌心中溢了出來。她用一種好奇的眼神瞧著他胯下的肉棒,慢慢地向前靠過去,保羅也把雙腿分開。

她托起了一邊的乳球,使得她的乳頭離他肉棒尖端只有一寸不到的距離,他也把他的肉棒直直的托起,假如他放手的話,它就會碰到她那粉嫩的乳頭。 雪倫又靠近了幾分,慢慢地、慢慢地,直到她的乳頭觸碰到了他的肉棒,剛好在尖端上,尖端對尖端。看來再來他必須要有相當的意志力,才能不讓自己全射在這豐滿的乳球上!「你知道嗎?」

她輕柔地說:「我從來沒有看過……看過男人的……」

「真的?」

「嗯……這是我第一次……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像剛剛那樣的事情。」

當她說話的時候,她用手指繞著她的乳頭,然後溫柔地,緩慢地,用乳頭摩擦著他的肉棒。保羅忽然想到這是他們第一次接觸到對方的身體,之前他們甚至連手都沒握過!對第一次來說,這是多麼美妙的接觸方法啊!!保羅感到下體傳來強烈的快感,他仍然用手托著自己的肉棒,好讓雪倫繼續用她的乳頭愛撫它。她的乳頭在它的尖端轉了又轉,轉了又轉,假如她的身體再往下低一點,那麼他硬挺的肉棒將會完完全全地陷入其中一顆柔軟渾圓的乳球。然而,她只是用自己的乳尖挑逗著他。現在,她把乳尖從肉棒的尖端滑下,一直到滑到他的兩顆睪丸,然後,又慢慢地順著原路滑回去。「這樣的感覺很好嗎?」

她問道。「噢!當然啦,非常好!」

「嗯……那就好……」

她用她的乳頭愛撫著他的肉棒好一陣子,不讓乳房的任何部份碰觸到它,只 有乳頭。她的乳頭現在挺立了起來,而且……噢……如此的適合吸吮!!他現在只用一隻手托著他的肉棒,另一隻手慢慢地向上游移,直到他的手指觸碰到她那對柔軟又暖和的乳房。「啊……你……」

當他把手指陷入那完美的乳房中時,她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他的手指在她的山峰上盡情地玩耍,盡情地擺動,撫摩那光滑的肌膚,還不時揉捏著,他感覺到她的乳球漸漸地在他的手指間膨脹了起來。她用雙手把她的乳房托了起來,正好托在他的臉前,讓他隨意處置。他的雙手伸向它們,並了玩弄。「噢……噢……」

雪倫不時喘息著,她被愛撫得非常舒適。保羅對她那對豐滿的乳房又揉又捏,她故意擺動身體,擺脫了保羅的手,並且「格格」

地笑了起來,然後又發出了更悅耳的呻吟,因為保羅的手指又抓住了它們,而且這次他還攻佔了山頂。他壓著、拉著、搓揉著她完美的粉紅色乳暈,她的乳頭變得又熱又硬挺,保羅的手指也抓住它們,玩弄著它們、轉著、擠著,當他把它們輕輕向外拉時,她呻吟得更厲害了。「我想要吸吮它們……」

他才剛說完,雪倫就把整個胸部靠了過來,把他的臉埋在她兩個柔軟的乳球之間。她用手托住他的後腦,讓他的臉能靠得更近…… 「嗯嗯嗯……」

他的手移向她乳房的兩邊,然後把它們擠向自己的臉,用力地推擠,這樣他才能更用力地吸吮她的乳房,好滿足他的飢渴。

他感覺到她挺立的乳頭滑入了他的嘴裡,他用手把它向裡面塞進去,然後吸吮它、吸吮它、吸吮它!用他的舌頭舔弄著,用他的舌頭掃過每一寸肌膚。

雪倫的呻吟現在變得更大聲,而且連續不斷……他吸吮著、愛撫著她渾圓的乳房至少持續了三十分鐘,揉捏著它們,親吻並舔弄它們。最後他終於停了下來:他並不想停下來,但是他的手、嘴都累了,他一邊讓雪倫的乳房離開他倦怠的手指,一邊深情地看著她。她也溫柔地看著他,然後她的唇慢慢地靠上了他的唇。他們這一生一定都不會忘記他們的初吻,他們吻得如此的久,如此的深情。

起初有一點不順(因為他們以前都沒有像這樣的吻過),但是他們用舌、用唇不斷地探測著對方,很快地他們就抓到了訣竅,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他們的唇緊靠著彼此,他們的舌像是有無窮的精力一般地纏繞著,跳著熱舞。過了很久,他們的雙唇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彼此。

接著,她用雙手抓住了他的肉棒,把他的肉棒埋入她的乳球間,並且不斷搖動著它們,她用她的乳房磨蹭著,好讓他的肉棒在她一波波的乳浪中窒息。她緊 緊地抓著粗大的肉棒,用力的抵著她豐滿的雙乳。他的肉棒完完全全地淪陷在那飽滿的雙乳中了!

似乎變成了她自己的玩具,她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保羅把雙手撐在沙發的座墊上,盡情地享受著雪倫乳房激烈的摩擦。她把自己的乳房往中間擠壓,好把粗大的肉棒睏在中間,然後把它們一路推上去,又一口氣推下來,一路推上去,又一口氣推下來,上下往返地動著。

保羅從來沒有過這麼強烈的快感。雪倫的愛撫是如此美妙!讓他如此興奮,讓他如此接近著爆發的臨界點,卻又能持久而不射出來。終於,他爆發了,雪倫驚奇地叫了出來,她從來沒有這樣子撫弄過男人的性器,不知道保羅會這樣忽然地射出來,因此嚇了一跳。

濃稠的精液噴灑在她的乳房上、頸子上和臉上,她頑皮地笑了起來,伸手去搓揉著保羅的肉棒,好讓他能夠把剩下的精液全部噴灑出來。她還用舌頭去舔,細細品嚐著他的味道。保羅伸手到雪倫的雙乳上,幫助她把乳房上黏稠的精液塗抹均勻,像抹防曬油一般。

她先把他的肉棒和手指舔了個干淨,然後就低頭去舔舐佈滿在胸部上的白濁液體,從乳尖到乳房根部,都不放過,像是在吃冰淇淋一樣。他們兩人都非常倦怠了,於是他們便躺上了她的床,一邊笑著,一邊躺下。 他們親吻著,撫弄著,互相探索著彼此的身體。

雪倫用她那對又豐滿又柔軟的乳房,埋住了保羅的頭:她好希歡他的頭夾在她雙乳之間的感覺,尤其是當他呼出的熱氣觸碰到她赤裸的雙乳的時候。很快地他就進入了夢鄉,然而他的頭仍然依依不捨地靠在那對美好的枕頭上。保羅忘記自己已睡了多久,他只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他的頭仍然枕在雪倫漂亮的雙峰上,那對他最愛吸吮的山峰上。一想起了昨晚的歡愉,他的肉棒又挺了起來,緊緊地抵在雪倫的腿上,他把蓋在雪倫身上的棉被給掀開,慢慢地欣賞她,這個他心目中的漂亮女神,現在任他隨意處置的女神。他終於又忍受不住,朝她那對渾圓卻又無助的乳房撲了上去,雪倫「啊」

的一聲,被他驚醒了過來。他又揉又捏、又揉又捏,雪倫的乳房隨著他的節奏,在他的面前轉動著,他的舌在兩座山峰上滑動著、舔著、輕咬著、繞著乳頭的四周畫圈、然後又吸吮著它們的尖端。雪倫壓著他的後腦,好讓他能吸吮得更用力,吸吮到更多部份,他帶著無比的興奮,恣意地啜食著它們。雪倫用雙手托著自己的乳房,更深入地把它塞入保羅的嘴,在他的嘴裡又進又出、又進又出,她那豐滿的乳房正興奮地強暴著他的嘴。

就像是昨晚一樣,他愛撫著她的雙乳愛撫了有好一陣時間,直到他的手指感到倦怠,他才停下來,然後隨即把他的舌送入她的嘴裡,給了她一個濃烈的吻,他們緊緊地抱住對方,激烈地進行著舌戰。當他們貪婪地互吻著對方時,雪倫不自覺地就把保羅的雙手帶到了她的兩腿間,當她反應過來時,已經太遲了,保羅的手指已經撫摩著她那兩片早已濕淋淋的陰唇。保羅忽然間醒悟到自己正觸碰著雪倫的禁地,於是他停了下來看著她,想要她的答應。「噢噢噢……感覺很棒,繼續啊,不要停……」

她抓住了保羅的右手,然後把它放在自己的陰戶上。「嗯……讓我們看看這裡有什麼?」

保羅的舌頭掃過了她的頸子,她的乳房間,順著她的腹部滑下,越過了她的肚臍,直到他的舌尖被她的陰毛給阻住。他一邊撫弄著她那柔軟、粉紅色的陰唇,一邊仔細地瞧著她的禁地。除了在成人雜誌和電影外,他從來沒有看過女孩子的陰戶。他不很確定要怎麼樣來愛撫女孩子的陰戶,他只是用手指在她的陰唇撫摩著,但是從她的歡愉的叫聲來判定,他應該沒有做錯,於是他繼續著他的愛撫。「噢……對了……噢……噢……保羅……」

她抓緊了床單,並且發出了更愉悅的呻吟。「這一定就是陰蒂了。」

他這樣想著,然後用舌頭出其不意地攻擊了這個敏感的地帶,雪倫的身子縮了一下,發出了非凡大聲的呻吟。保羅含住了她的陰蒂,然後溫柔的吸吮著它,用舌頭輕舔著它,他的愛人現在瘋狂地叫著他的名字,她托著保羅的頭,讓他湊得更近更近,他的舌頭沒有別的去處,只能進入兩片陰唇之中,探索著她的秘密……過了好一陣子,保羅才瞭解到自己現在作的事情有多麼非凡:他正用著自己的舌頭幹著她的處女地!!保羅的舌頭在她的裂縫中盡情地搖擺、滑動、抽插,他的舌頭為她帶來了強烈的快感,她的雙腿緊緊地夾住了他的頭,她的手指緊緊地抓住了保羅的後腦,她叫得如此大聲,如此激烈,保羅很確定她一定有好幾天不能夠練唱了。

她的乳房跟著晃動著,保羅一邊滿足地品嚐著她,一邊把雙手送上她的上身,指派給它們新的任務:一項搓揉、揉捏的任務。後來當保羅和雪倫聊起來這件事,保羅才從雪倫口中知道原來他的舌頭已經帶給了她兩次的高潮。不過在這個時候他並不曉得他有這麼厲害,他唯一知道的是口交是一件很「黏滑」

的事,因為他的嘴、他的臉頰、他的下巴,都已經沾滿了她的愛液。在停止了舌頭的攻擊行動後,他把濕滑的臉埋在她的雙乳之間,把沾在臉上的愛液均勻地擦在她的雙峰上,然後又一次地吸吮著它們。 整個早上,這對愛人都躺在床上,有時作著愛,有時又說著情話。假如不是因為雪倫的室友莉莎回來的話,他們可能會就這樣渡過一天。他們急忙地穿上衣服,匆匆忙忙地從房間走出來。只見莉莎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忍不住地笑了出來,說道:「做得好,雪倫!」

那天晚上,雪倫在保羅的公寓裡過夜(當然不只有那一晚!)不過,用「過夜」

這個詞來形容他們共渡的時光,似乎不夠貼切:她那對豐滿的乳房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搓揉,一次又一次的吸吮……

「我的女神,不要走啊……不要走……我們還沒……」

保羅從午覺中驚醒過來,他發現被單濕濕黏黏的,「原來是夢啊。」

他不禁感到遺憾。他已經二十歲了,卻還沒有真正的性經驗,所有的知識,都是從成人雜誌和***裡面學來的。談起對付女孩子,他還真的不行,除了彈鋼琴以外,他什麼事都做不好。「對了,現在要到琴房去。」

他想起音樂係的教授告訴他,今天要和一個叫作雪倫的女孩子一起練習。他看看時鐘,下午四點,該是出發的時候了。到了琴房裡,看來他的夥伴還沒到,他一時興起,便坐在鋼琴前彈奏起來,這是他舒解鬱悶的最好方法,在彈奏的時候,他才能忘記所有不快樂的事情。他彈得很專心,也沒注重到有人進了房間。「對不起,請問你就是保羅嗎?」

她的聲音打斷了他,讓平時一向很少錯誤的他彈錯了一個和弦,她有點難為情的笑了笑,說道:「對不起。」

他的喉嚨像是被哽住了一樣,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多麼愚笨,在這樣一個美女面前他竟然這樣失態。「噢,是的,你是雪倫?」

「沒錯。」

她很用力的點點頭,淺黑色的長髮像是一波波的海浪隨著落在她的肩上:「真對不起打斷了你,你彈的真好。」

「謝……謝謝你。」

保羅一邊回應,一邊打量著這個教授指派給他,在音樂係裡主修聲樂的漂亮女孩。她似乎被他瞧得不太安閒,臉頰泛出了玫瑰般的紅暈,他終於好不輕易把視線移開她的臉蛋,但卻犯了更嚴重的錯誤:他的眼光停留在了她的胸部上。那本被她雙手環抱緊緊抵在胸前的筆記本(多麼幸運的筆記本啊!)完全無法遮掩住緊身毛衣下那對乳房的渾圓度、飽滿度。「嗯,所以……」

她試著說些什麼。保羅努力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說道:「噢,對不起……」

然後又沉默了。雪倫害羞地把筆記本交給他:「這些譜是用來給你在我唱歌時彈奏的。」

保羅接過筆記本,稍微看了一下,然後又抬起頭來,看著她:「那麼,你想……想要先唱哪一首?」

「嗯……」

她拿回筆記本,翻了幾頁:「就這首好了。」

「嗯……讓我瞧瞧,好吧,我想我應該彈得了這首曲子。」

他把筆記本放在鋼琴架上,對她點了點頭。雪倫站在鋼琴邊,雙手托著腹部準備她那對豐滿的乳房和放在腹部的雙手,像是圍成了一個小小的山洞一般,保羅真想把他的頭湊到這個山洞裡,他費盡工夫,才再次地把視線從她身上移開,轉移到了琴譜上。

當雪倫唱的時候,保羅只覺得一股暖流從他身上湧現:她的聲音就像她其他的部份一樣漂亮!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他們練了兩首曲子,和雪倫,這樣一個豐滿的美女如此地靠近,使保羅想起了《歌劇魅影》裡的剋麗絲汀,她那對渾圓的乳房就像她的聲音一樣地有震撼力。

他的手指和她的聲音都累了,於是他們決定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假如保羅是一個布滿活力、做事積極的男人的話,那麼他應該會邀請雪倫去看電影或是吃晚飯;然而,對這樣一個害羞、只會彈琴的他來說,能夠陪一個漂亮的年輕女孩子走回文學部旁的宿捨,就已經是一件足以讓他興奮上一整天的事了。她站在宿捨前的長廊,甜美地微笑著對他揮手說晚安,然後他依依不捨地離去了。

保羅很快地就回到他的公寓,他連衣服都沒換就躺上了床,他整個腦子都想著雪倫。他無法不去想她,她是如此漂亮,她的笑臉多麼燦爛,她的胸部是如此的豐滿、如此的堅挺、如此的渾圓……「真沒想到教授竟然指派了一個《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跟我練習。」

他一邊想著,一邊露出了微笑。他伸手從床底下取出了一本成人雜誌,瞧了瞧書裡頭美艷的潘蜜拉安德森的照片,然後歎了歎氣:「我很遺憾,潘蜜拉,不過你被別人比下去了。」

接下來的每個禮拜一、三、五晚上,他們都一起練習,他是如此的期盼著這些夜晚。每一次他都想要鼓起勇氣約她出去,但是他總是無法開口,她的漂亮就像是強力的防護罩,讓他這樣一個書獃子無法穿透。「她不可能喜歡我的。」

他總是這樣想。一天半夜,保羅從宿捨走過,正好看見了在長廊上的雪倫,雪倫微笑地向他揮手:「哈羅!」

她今天晚上穿了一件洋裝,保守的剪裁把她完美的曲線巧妙的包住「好晚了!」

雪倫說道:「你這麼晚來這裡做什麼呢?」

「噢,我來拜訪一位朋友。」

保羅指了指遠方的一間房子:「我正在回家的路上,然後就看到了你。你呢?這麼晚了還在外面?」

「今晚的天氣很涼爽,而且我睡不著,所以我就來這裡坐坐,看看書,看看天上的星星。」

「你在看什麼書呢?」

保羅很好奇擺在長凳上的是什麼書。雪倫一邊「格格」

地笑著,一邊用手把封面的書名蓋住,但是太遲了。「我看到了,原來是那些濫情的小說啊?你很喜歡嗎?」

雪倫害羞地看著他,像是在承認自己隱藏的罪行:「我……我喜歡幻想我自己……你知道……」

「嗯,你要進來喝杯什麼嗎?我可以泡熱巧剋力,嗯……我最愛的飲料!」

她站起身來,豐滿的乳房也跟著跳動,緊緊地吸引了保羅的眼光。「好啊。」

在屋裡,他仔細瞧了瞧她住的地方,非常整潔,不像一般大學生的房間那樣的雜亂。「你想要喝什麼呢?」

「嗯……你說的熱巧剋力聽起來不錯。」

「好啊!」

她興奮的說道:「那我也要一杯。」

她走進了廚房拿出了杯子開始忙著。保羅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他這漂亮的新朋友在廚房裡忙著。他很興奮她現在沒有直接面對著他,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大膽地欣賞她姣好的身材和漂亮的臉蛋而不被她瞧見。她一邊哼著歌,一邊衝著熱水。很快地她就端了兩杯熱巧剋力出來,她把一杯端給了保羅,然後坐在他的旁邊,兩腿交叉地坐著。「要是衣服再短一點就好了!」

保羅這樣想著。起初他們還討論著這幾次的練習,哪些地方該改進,該選哪些新曲子,但是過了一會兒他們似乎就沒有話說了,他們只是坐著,一邊喝著他們的熱巧剋力「你有女朋友嗎?」

她忽然間問。「嗯……沒有,現在沒有,我以前交過幾個,但是,她們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

「為什麼?」

她嚴厲地看著他。「嗯……她們都很好,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現在換成保羅害羞了:「嗯,我不知道我該不該說……我的意思是……」

「我是你的朋友,你可以告訴我!!」

「嗯……好吧……她們很平。」

「很平?」

「嗯……是的……平……你知道的……平胸。」

他看著自己的大腿,以避免瞧見雪倫生氣的神情。這段友誼真的很美好……想不到這樣就結束了雪倫看了他一會兒,然後忽然大笑起來,「這很難啟齒嗎?」

她一邊笑,一邊問道。「嗯……我不確定。」

他臉紅地回答道。「我還以為我自己很害羞呢!!原來你比我……」

她把身子靠在沙發的扶手上,一邊不能控製的笑著,胸部輕輕地晃著。保羅發現自己又在瞧著,馬上轉移視線到自己的腿上。「保羅,」

雪倫停了下來:「看著我。」

他興奮地照著做了。美女!!她真是不摺不扣的美女!「我們是朋友!知道嗎?你不用那樣害怕地不敢瞧著我。」

保羅的臉又紅了,他現在真的不知道該看哪裡了!「保羅,你喜歡這樣看著我嗎?」

她現在非常嚴厲地看著他。「嗯……」

他不好意思地回道。「你說什麼?」

雪倫湊了過來,把手指放在他的臉頰上:「我聽不到。」

「我無法不看著你,因為你是我看過最性感、最漂亮的女人。」

他緊張地看 著地上。過了一會兒,他才敢抬起頭來看她,只見她笑咪咪地瞧著他:「你是說真的嗎?」

他用力的點頭,然後又緊張地看著地上。此時此刻,他的情緒相當複雜,快樂:現在他是多麼的靠近她;懼怕:因為毫無疑問地他已經觸怒了她。「她一定會把我踢出門外。」

她沉默了好一陣子。好色的想法忽然間在保羅的腦中浮現,他又抬起頭望著她。雪倫笑著問道:「你在想什麼?」

「嗯,我在想,不知道你的衣櫥裡有沒有一些你平常不敢在校園裡面穿的衣服呢?」

她合攏了性感的雙唇,想了一陣子,說道:「有啊?怎麼了?」

「喔,沒事,我只是在想也許你能穿那些衣服給我看。」

雪倫露出了驚奇的表情,然後笑著站起身來,轉身走進她的房間,她大聲說道:「馬上回來。」

「噢噢噢噢……她真的願意這樣做嗎??」

保羅想著保羅坐在沙發上等著,過了一會兒,他的演奏夥伴從房間走了出來,保羅看了差點沒昏倒。雪倫站在他身前,穿著一件緊身的白色薄襯衫,領口開得非常低,襯衫的前面有幾個扣子。對她來說這件襯衫實在是太小了,兩顆渾圓的乳球被擠在一起,緊緊地撐開了襯衫的布料。她突出的那對乳房把襯衫往上撐起,使得她的肚臍露 了出來。在下半身她穿的是極短的粉紅色短褲,他從來沒有看過她的大腿,它們實在是白皙又性感。「所以呢?你覺得怎麼樣?」

她純真地問道。「噢……」

他一邊回應,一邊毫無忌憚,好色地瞧著她。雪倫笑了起來:「記住,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做個這樣子給你看!」

說完,她便把雙手放到腦後,頭往後仰,在保羅眼前高高地挺起了她的那對乳房。隔著薄薄的布料,保羅隱約可以看到她乳暈的印子,她沒有穿胸罩!保羅吞了吞口水。「在外面我絕對不敢這樣穿的。」

她換了個姿勢,胸部就像是果凍一樣也跟著擺動。她可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對保羅來說有多麼刺激啊!他的肉棒已經像鋼筋一般地撐著他的褲子。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那麼……現在你想要我怎麼做呢?」

她問道。「嗯……我想你應該解開最上面的扣子。」

拜託啊拜託啊拜託啊拜託啊!「噢……你想我這麼做?好吧,但是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才這麼做喔!」

說完,她的手指就滑上了胸前,慢慢地解開了那顆扣子。她那對乳房的重量,使得那件襯衫馬上往兩旁分開,露出了夾在兩座山峰中間那道深深的乳溝。保羅已經完全無法用理智去控製自己不去瞧她了,他飢渴地看著那道乳溝,他真想馬上把頭埋進裡面然後舔弄……「想要我解開下一顆扣子嗎?」

她給了他一個甜美的笑臉。他點了點頭,她的手指移到了那顆鈕扣上然後慢慢地,以一種讓人無法忍受的慢法,解開了它。襯衫又向兩旁分開了一些,現在保羅可以看到雪倫三分之一的乳房。「還剩一個扣子,她會解開嗎?假如她解開的話,我能夠控製自己不撲上去嗎?」

保羅想著:「拜託啊上帝!至少讓我看到山頂上的景色吧!她的乳暈會是什麼顏色呢?」

那可憐的鈕扣看來正很辛勞的努力不使襯衫敞開,四面的布料已經被拉到了極限……「噢!」

雪倫溫柔地說著:「我想這顆鈕扣要崩開了,我想我最好也把它解開。」

她的手指滑向最後一顆鈕扣然後解開了它。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襯衫完全敞開了,她的乳房跟著露在外面,兩顆飽滿的肉彈瞄準了保羅的頭。他看了又看,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完美的胸部,外形這麼圓滑,這麼「美味」

,就連成人雜誌的模特兒也比不上。兩邊的乳暈都是漂亮的粉紅色,在那中間的是……當然,是乳頭,帶著和乳暈一樣的顏色,只不過現在顯得有些堅挺,堅挺得足以誘惑每一個男人。雪倫輕輕地動了動身體,使得兩座有份量的山峰由一邊搖到一邊,又由一邊 搖到另一邊。「你覺得怎麼樣?」

她問道。「很美。」

他歎道:「美到讓我不敢相信。」

「那很好,現在輪到你了。」

他點了點頭,眼光仍然停留在三十公分外她那漂亮的雙峰上。「請為我脫下你的褲子,我想要看你……看你的……你知道的……」

「哇……」

保羅這樣想著。他慢慢脫下褲子,堅硬的肉棒馬上向外施壓,想要突破內褲的布料,他抓住內褲的上端,在雪倫的注視下緩緩地把它拉了下來,雪倫看起來就像是看得著了迷一樣。他把他的肉棒往上推了一點,好讓她看仔細,他可以聽見她急促的呼吸。「噢,保羅,它看起來真不錯。」

她聲音小得幾乎讓人聽不到。他用手指把它輕輕抬起,然後用指尖觸摸著它,好讓它變得更大,現在,它就像石頭一樣硬。可是,他一定要小心,他現在非常興奮,要是再玩弄下去,也許他就會射了。雪倫跪了下來,用雙手托起了她的乳房。它們是如此的豐滿,從她的指尖和掌心中溢了出來。她用一種好奇的眼神瞧著他胯下的肉棒,慢慢地向前靠過去,保羅也把雙腿分開。

她托起了一邊的乳球,使得她的乳頭離他肉棒尖端只有一寸不到的距離,他也把他的肉棒直直的托起,假如他放手的話,它就會碰到她那粉嫩的乳頭。 雪倫又靠近了幾分,慢慢地、慢慢地,直到她的乳頭觸碰到了他的肉棒,剛好在尖端上,尖端對尖端。看來再來他必須要有相當的意志力,才能不讓自己全射在這豐滿的乳球上!「你知道嗎?」

她輕柔地說:「我從來沒有看過……看過男人的……」

「真的?」

「嗯……這是我第一次……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像剛剛那樣的事情。」

當她說話的時候,她用手指繞著她的乳頭,然後溫柔地,緩慢地,用乳頭摩擦著他的肉棒。保羅忽然想到這是他們第一次接觸到對方的身體,之前他們甚至連手都沒握過!對第一次來說,這是多麼美妙的接觸方法啊!!保羅感到下體傳來強烈的快感,他仍然用手托著自己的肉棒,好讓雪倫繼續用她的乳頭愛撫它。她的乳頭在它的尖端轉了又轉,轉了又轉,假如她的身體再往下低一點,那麼他硬挺的肉棒將會完完全全地陷入其中一顆柔軟渾圓的乳球。然而,她只是用自己的乳尖挑逗著他。現在,她把乳尖從肉棒的尖端滑下,一直到滑到他的兩顆睪丸,然後,又慢慢地順著原路滑回去。「這樣的感覺很好嗎?」

她問道。「噢!當然啦,非常好!」

「嗯……那就好……」

她用她的乳頭愛撫著他的肉棒好一陣子,不讓乳房的任何部份碰觸到它,只 有乳頭。她的乳頭現在挺立了起來,而且……噢……如此的適合吸吮!!他現在只用一隻手托著他的肉棒,另一隻手慢慢地向上游移,直到他的手指觸碰到她那對柔軟又暖和的乳房。「啊……你……」

當他把手指陷入那完美的乳房中時,她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他的手指在她的山峰上盡情地玩耍,盡情地擺動,撫摩那光滑的肌膚,還不時揉捏著,他感覺到她的乳球漸漸地在他的手指間膨脹了起來。她用雙手把她的乳房托了起來,正好托在他的臉前,讓他隨意處置。他的雙手伸向它們,並了玩弄。「噢……噢……」

雪倫不時喘息著,她被愛撫得非常舒適。保羅對她那對豐滿的乳房又揉又捏,她故意擺動身體,擺脫了保羅的手,並且「格格」

地笑了起來,然後又發出了更悅耳的呻吟,因為保羅的手指又抓住了它們,而且這次他還攻佔了山頂。他壓著、拉著、搓揉著她完美的粉紅色乳暈,她的乳頭變得又熱又硬挺,保羅的手指也抓住它們,玩弄著它們、轉著、擠著,當他把它們輕輕向外拉時,她呻吟得更厲害了。「我想要吸吮它們……」

他才剛說完,雪倫就把整個胸部靠了過來,把他的臉埋在她兩個柔軟的乳球之間。她用手托住他的後腦,讓他的臉能靠得更近…… 「嗯嗯嗯……」

他的手移向她乳房的兩邊,然後把它們擠向自己的臉,用力地推擠,這樣他才能更用力地吸吮她的乳房,好滿足他的飢渴。

他感覺到她挺立的乳頭滑入了他的嘴裡,他用手把它向裡面塞進去,然後吸吮它、吸吮它、吸吮它!用他的舌頭舔弄著,用他的舌頭掃過每一寸肌膚。

雪倫的呻吟現在變得更大聲,而且連續不斷……他吸吮著、愛撫著她渾圓的乳房至少持續了三十分鐘,揉捏著它們,親吻並舔弄它們。最後他終於停了下來:他並不想停下來,但是他的手、嘴都累了,他一邊讓雪倫的乳房離開他倦怠的手指,一邊深情地看著她。她也溫柔地看著他,然後她的唇慢慢地靠上了他的唇。他們這一生一定都不會忘記他們的初吻,他們吻得如此的久,如此的深情。

起初有一點不順(因為他們以前都沒有像這樣的吻過),但是他們用舌、用唇不斷地探測著對方,很快地他們就抓到了訣竅,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他們的唇緊靠著彼此,他們的舌像是有無窮的精力一般地纏繞著,跳著熱舞。過了很久,他們的雙唇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彼此。

接著,她用雙手抓住了他的肉棒,把他的肉棒埋入她的乳球間,並且不斷搖動著它們,她用她的乳房磨蹭著,好讓他的肉棒在她一波波的乳浪中窒息。她緊 緊地抓著粗大的肉棒,用力的抵著她豐滿的雙乳。他的肉棒完完全全地淪陷在那飽滿的雙乳中了!

似乎變成了她自己的玩具,她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保羅把雙手撐在沙發的座墊上,盡情地享受著雪倫乳房激烈的摩擦。她把自己的乳房往中間擠壓,好把粗大的肉棒睏在中間,然後把它們一路推上去,又一口氣推下來,一路推上去,又一口氣推下來,上下往返地動著。

保羅從來沒有過這麼強烈的快感。雪倫的愛撫是如此美妙!讓他如此興奮,讓他如此接近著爆發的臨界點,卻又能持久而不射出來。終於,他爆發了,雪倫驚奇地叫了出來,她從來沒有這樣子撫弄過男人的性器,不知道保羅會這樣忽然地射出來,因此嚇了一跳。

濃稠的精液噴灑在她的乳房上、頸子上和臉上,她頑皮地笑了起來,伸手去搓揉著保羅的肉棒,好讓他能夠把剩下的精液全部噴灑出來。她還用舌頭去舔,細細品嚐著他的味道。保羅伸手到雪倫的雙乳上,幫助她把乳房上黏稠的精液塗抹均勻,像抹防曬油一般。

她先把他的肉棒和手指舔了個干淨,然後就低頭去舔舐佈滿在胸部上的白濁液體,從乳尖到乳房根部,都不放過,像是在吃冰淇淋一樣。他們兩人都非常倦怠了,於是他們便躺上了她的床,一邊笑著,一邊躺下。 他們親吻著,撫弄著,互相探索著彼此的身體。

雪倫用她那對又豐滿又柔軟的乳房,埋住了保羅的頭:她好希歡他的頭夾在她雙乳之間的感覺,尤其是當他呼出的熱氣觸碰到她赤裸的雙乳的時候。很快地他就進入了夢鄉,然而他的頭仍然依依不捨地靠在那對美好的枕頭上。保羅忘記自己已睡了多久,他只知道當他醒來的時候,他的頭仍然枕在雪倫漂亮的雙峰上,那對他最愛吸吮的山峰上。一想起了昨晚的歡愉,他的肉棒又挺了起來,緊緊地抵在雪倫的腿上,他把蓋在雪倫身上的棉被給掀開,慢慢地欣賞她,這個他心目中的漂亮女神,現在任他隨意處置的女神。他終於又忍受不住,朝她那對渾圓卻又無助的乳房撲了上去,雪倫「啊」

的一聲,被他驚醒了過來。他又揉又捏、又揉又捏,雪倫的乳房隨著他的節奏,在他的面前轉動著,他的舌在兩座山峰上滑動著、舔著、輕咬著、繞著乳頭的四周畫圈、然後又吸吮著它們的尖端。雪倫壓著他的後腦,好讓他能吸吮得更用力,吸吮到更多部份,他帶著無比的興奮,恣意地啜食著它們。雪倫用雙手托著自己的乳房,更深入地把它塞入保羅的嘴,在他的嘴裡又進又出、又進又出,她那豐滿的乳房正興奮地強暴著他的嘴。

就像是昨晚一樣,他愛撫著她的雙乳愛撫了有好一陣時間,直到他的手指感到倦怠,他才停下來,然後隨即把他的舌送入她的嘴裡,給了她一個濃烈的吻,他們緊緊地抱住對方,激烈地進行著舌戰。當他們貪婪地互吻著對方時,雪倫不自覺地就把保羅的雙手帶到了她的兩腿間,當她反應過來時,已經太遲了,保羅的手指已經撫摩著她那兩片早已濕淋淋的陰唇。保羅忽然間醒悟到自己正觸碰著雪倫的禁地,於是他停了下來看著她,想要她的答應。「噢噢噢……感覺很棒,繼續啊,不要停……」

她抓住了保羅的右手,然後把它放在自己的陰戶上。「嗯……讓我們看看這裡有什麼?」

保羅的舌頭掃過了她的頸子,她的乳房間,順著她的腹部滑下,越過了她的肚臍,直到他的舌尖被她的陰毛給阻住。他一邊撫弄著她那柔軟、粉紅色的陰唇,一邊仔細地瞧著她的禁地。除了在成人雜誌和電影外,他從來沒有看過女孩子的陰戶。他不很確定要怎麼樣來愛撫女孩子的陰戶,他只是用手指在她的陰唇撫摩著,但是從她的歡愉的叫聲來判定,他應該沒有做錯,於是他繼續著他的愛撫。「噢……對了……噢……噢……保羅……」

她抓緊了床單,並且發出了更愉悅的呻吟。「這一定就是陰蒂了。」

他這樣想著,然後用舌頭出其不意地攻擊了這個敏感的地帶,雪倫的身子縮了一下,發出了非凡大聲的呻吟。保羅含住了她的陰蒂,然後溫柔的吸吮著它,用舌頭輕舔著它,他的愛人現在瘋狂地叫著他的名字,她托著保羅的頭,讓他湊得更近更近,他的舌頭沒有別的去處,只能進入兩片陰唇之中,探索著她的秘密……過了好一陣子,保羅才瞭解到自己現在作的事情有多麼非凡:他正用著自己的舌頭幹著她的處女地!!保羅的舌頭在她的裂縫中盡情地搖擺、滑動、抽插,他的舌頭為她帶來了強烈的快感,她的雙腿緊緊地夾住了他的頭,她的手指緊緊地抓住了保羅的後腦,她叫得如此大聲,如此激烈,保羅很確定她一定有好幾天不能夠練唱了。

她的乳房跟著晃動著,保羅一邊滿足地品嚐著她,一邊把雙手送上她的上身,指派給它們新的任務:一項搓揉、揉捏的任務。後來當保羅和雪倫聊起來這件事,保羅才從雪倫口中知道原來他的舌頭已經帶給了她兩次的高潮。不過在這個時候他並不曉得他有這麼厲害,他唯一知道的是口交是一件很「黏滑」

的事,因為他的嘴、他的臉頰、他的下巴,都已經沾滿了她的愛液。在停止了舌頭的攻擊行動後,他把濕滑的臉埋在她的雙乳之間,把沾在臉上的愛液均勻地擦在她的雙峰上,然後又一次地吸吮著它們。 整個早上,這對愛人都躺在床上,有時作著愛,有時又說著情話。假如不是因為雪倫的室友莉莎回來的話,他們可能會就這樣渡過一天。他們急忙地穿上衣服,匆匆忙忙地從房間走出來。只見莉莎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忍不住地笑了出來,說道:「做得好,雪倫!」

那天晚上,雪倫在保羅的公寓裡過夜(當然不只有那一晚!)不過,用「過夜」

這個詞來形容他們共渡的時光,似乎不夠貼切:她那對豐滿的乳房被他一次又一次的搓揉,一次又一次的吸吮……

喜歡就讚一下!!!
4 2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難忘的一段陌生的性愛
回憶
吃了冷豔的人妻
嫂子,我要進去了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媽媽是頭大奶牛
別人的老婆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熱門小說:
小雨和公公第一次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