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二姨子 家庭亂倫

參加工作兩年多了,由於工作繁忙,我已經快三個年頭沒回老家看看了。今年春節剛過,父母就催我回老家去看望那裡的親人,給大夥拜年。我的老家在一個風景秀美的南方小山村,在那裡我度過了我快樂的童年。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我回到了那熟悉的地方,時間已是下午2點多了。山依然是那山,水依然是那水,變化的只是我們自己。

來接我的除了年邁的爺爺奶奶外,還有三嬸和幾個堂弟、妹們。三嬸是個小巧的女人,長年勞作的緣故,皮膚略顯黝黑,但奇怪的是並不粗糙。這次發生的故事就是在我和三嬸之間,我從來沒有想過和自己的親三嬸有肌膚之親,但當我徹底進入三嬸的體內時,瘋狂的我忘卻了倫理,忘卻了道德,身體裡膨脹的是本能的欲望……

大家對我的到來甚是歡迎,兩年多不見,噓寒問暖的。我把帶來的禮物分送給大家後,就讓堂弟、妹們帶我去游玩昔日我長大的地方。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就快天黑了。

鄉村的夜來得早,晚飯的時候,親人們聚在一起算是為我接風,只可惜幾個叔叔都在外頭,務工的務工,做生意的做生意,熱鬧減了幾分。頑皮的弟、妹們悄悄商量好要灌醉我,輪番上來敬酒,到飯局結束的時候,酒量不錯的我也感動醉醺醺了。飯後大家聊了一會天,就都各自回去了。一下子熱鬧的屋子裡就剩下我和三嬸了三叔和海子(三嬸的兒子)在外頭搞裝潢趕工程進度,連春節都沒能趕回來。於是三嬸留我在海子床上睡。大家走了以後,三嬸忙著給我張羅床鋪,我傻站在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和三嬸搭話,心裡只想著快點躺上去大睡。

三嬸笑著說:小賓,找對象了沒呀?你也快25了,也不小了,該考慮成家了。

三嬸提到這事,我又情不自禁得想起年前剛分手的女友娟子,心裡傷感起來。三嬸見我不答話,便回過頭來看我,看到我臉色不太好,聰明的三嬸一下子就料到了十之八九,忙扯開話題:你再等一下啊,我鋪好床單再去給你倒點熱水燙下腳就行了。我輕聲說麻煩三嬸了,醉眼朦胧中,三嬸的背影酷似娟子,我心裡默唠著,娟子、娟子,酒精的作用一下子讓我身體燥熱起來……

泡了個熱水腳之後,睏意襲然全身,我一下子就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我被尿憋醒了。

我披了件衣服,暈乎乎地上衛生間去了。鄉下的衛生間嚴格說來叫毛廁,一般都在後院什麼的地方。我晃悠悠的解決了問題,又晃悠悠的往回走,一不小心被一把鋤頭絆了一下,重心偏移,我向前倒下去,好在前面有一張凳子,我總算在倒地前雙手撐住了凳子,但卻把凳子上的臉盆摔得老遠。一陣哐铛聲在寂靜的夜空響起,把三嬸吵醒了。三嬸料到是我摔交了,匆忙得穿了點衣服就從房間裡跑出來。

打著手電來到我身邊,見我雙手撐在凳子沒摔到在地,三嬸舒了口氣:哎呀~,都怪我記性不好,睡覺前都說把這些東西收拾好,一下子又忘記了。小賓,你怎麼了,沒事吧,來~,我扶你起來~~說著三嬸俯下身子,一手拿著手電,一手挽著我的腋下,用力扶我起來。

三嬸的胸脯緊緊貼在我的手臂上,我很明顯的感覺到了三嬸柔柔的雙乳,下體無法自控得硬了起來。

三嬸此時並沒有注意到我的反常,依然緊緊扶住我,小聲地說著小心點小心點。

三嬸把我扶起來後,小巧的是三嬸只略高過我的肩膀,為了不讓我摔到了,三嬸叫我用手挽在她的肩膀。我醉醺醺地將右手從三嬸背部繞過去揉住三嬸,手心一下子就按住了三嬸的乳房,那一刻,我分明感到三嬸輕微的顫抖一下,欲火上身的我,此刻更多是把三嬸看成了一個女人,雖然局促不按,但我依然沒將手移開。三嬸微微低下頭去,相信三嬸看到了我下體撐得老高的帳篷。

三嬸說話了:走好點了,別摔到。當三嬸把我扶到海子房間裡,我打開床頭的台燈,這時才看清楚三嬸只穿著一身針織的棉衣棉褲,臉色绯紅。

我盯著三嬸,眼睛裡又浮現娟子的身影……我喘著粗氣一把我三嬸拉入懷裡,低頭胡亂的親吻著……三嬸在我懷裡輕輕掙扎著:恩~~~小賓,別~~ 別這樣~~ 我是三嬸啊我不語,依然瘋狂的吻著三嬸,雙手在三嬸身上愛撫著,一手從三嬸上衣的下擺侵入,探到胸脯,愛撫著三嬸的雙乳……不一會,三嬸也呼吸急促起來,雙手緊緊勾在我的脖子,開始回吻我,我輕聲低喝一聲,一把把三嬸按在床上,幾件衣服從床上飄落,胸罩、三角褲衩……木床輕微得晃動起來,夾雜著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聲……丁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沉沉睡去的,只記得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外面依然一片漆黑。身邊卻多了一個人,有女人的氣息。

我拍拍微微發痛的腦袋,努力回想夜裡發生的一切……天哪,躺在我懷裡的女人是三嬸。酒醉之後,我把三嬸給肏了!三嬸,三叔的女人,讓我給肏了,一種沖破倫理的快感讓我一下子就欲火高燒,只可惜和三嬸的第一次,我實在太醉了,竟然沒丁點的記憶。

這回我要好好的肏三嬸一次,看看端莊賢淑的三嬸在床上會是什麼樣子。我打開台燈,輕輕掀開被子,只見三嬸近乎全裸得躺著,胸脯上的乳房不大,像是未發育完全的少女,腰肢纖細,小腹平坦,腰圍來說,不比娟子差。下身穿著見粉色的三角褲,幾根調皮的陰毛不甘寂寞地探出來……我一遍又一遍的看著三嬸的身體,似乎要把它刻進內心深處。三嬸這時也醒來了,眯著睡眼,見我在偷看她的身體,嬌嗔道:有什麼好看的,人都給過你了,你這個大色狼,連三嬸都……

我嘿嘿地笑起,一把摟住三嬸,雙手又不老實地在三嬸身上游離,三嬸微閉著雙眼,靜靜地享受著一個男人帶給她的快樂。我一頭撲在三嬸的胸脯上,瘋狂的吮吸三嬸的雙乳,不一會兒,三嬸就急促地呼吸起來,兩個乳房也堅挺起來,我緩慢得往下親吻,直至三嬸的胯下。

三嬸的陰毛濃密柔軟,密密地長在陰阜上,我分開三嬸的雙腿,一頭撲在三嬸的胯下,認真地舔起三嬸的小穴來……只一會工夫,三嬸就呻吟起來,我知道三嬸是無法控製了才呻吟出來的。三嬸哀求般地說:小賓,~~哦~~別~~別舔了~ 快 ~~插進去吧~ 恩~~快聽到白天還是我恭敬有加的長輩的三嬸,此刻對我說出這樣的話,我也忍不住要讓三嬸的小穴溫潤的包容了。

我爬起來,把三嬸的雙腿架在肩膀上,並隨手把一個枕頭墊在三嬸的屁股下,三嬸的小穴早已濕得一塌糊塗,那條紅潤的肉縫,微微張開,似乎正等待著我的進入……我手扶著肉棒,對準位置頂了上去,但我並沒有急於插入,而是手扶著陰莖頂住了三嬸的陰蒂,來回搓弄著。當龜頭被三嬸的淫水染濕之後,我用力一挺,只見硬挺的陰莖撐開三嬸的陰唇,向三嬸的身體深處挺進,伴隨著三嬸啊的一聲,整個肉棒噗嗤沒根而入,消失在三嬸深邃的肉洞裡……

三嬸似乎很痛苦地哀求:啊~~ 輕點~~ 你的那麼大~~~慢點~~恩我感覺到三嬸濕潤的陰道緊緊夾著我的肉棒,沒想到年已37歲的三嬸,陰道還這麼的緊湊。我開始緩慢地抽送,輕輕地抽,力度適宜的插。不一會,三嬸便柔聲呻吟著說:恩~~小賓~~可以快一點了~~~聽到三嬸的淫聲浪語,我欲火更旺。於是深吸一口氣,瘋狂快速得抽插起來,濕漉漉的陰莖迅速地出入三嬸的陰道。由於此時三嬸已流了許多淫水,所以每一回插入都有輕微的唧唧淫糜之音。我狂喘息著,伴著三嬸的呻吟,木床不堪重負的吱呀聲,整個屋子彌漫淫糜的氣息……

我雙手撐在床上,下體瘋狂得動作著,三嬸雙手抓著床單,微側著頭,不時呻吟著,兩個人都全身心地享受著這男歡女愛的快樂,享受著這嬸侄偷歡、侄肏嬸逼的亂倫激情!

我狂插幾分鐘後,三嬸睜開雙眼,並伸出一手為我擦去額頭的汗水,滿臉绯紅嬌羞地說:~~恩~~累嗎?累就趴在我身上做~~我便將三嬸的雙腿放下,三嬸很自然的張開,我瘋狂得撲了上去,親吻著三嬸的嘴唇、耳垂,夢呓般叫著三嬸的名字:啊~~蓮~~蓮,你的好緊~~夾得我好~~舒服 ……三嬸聽了,更加用力得扭動腰肢,挺高臀部,配合我的動作。我一邊抽送著,一邊胡亂地說著話,可惜得是三嬸除了更賣力配合動作以外,並不以浪語回應我。

不知又過了多久,大概有快十分種吧,三嬸忽然挺直身體,一連幾下大的呻吟,隨即身體一陣顫抖……看著身體下的三嬸在我的狂肏狂插下高潮,我也忍不住在抽插幾下之後,一陣酥麻,精關大開,一股灼熱的陽精直沖三嬸的子宮……

我趴在三嬸的上面,並不想將已疲軟的陰莖從三嬸體內抽出。我和三嬸開始接吻,像對熱戀中的情人。綿長的吻之後,我問三嬸:三嬸,你和三叔多長時間沒做了?三嬸告訴我都快有一年了。我笑著說,那我多留幾天,好好地喂飽你。三嬸忘情的抱緊我……

第二天,我給家裡和公司都去了**,說要過兩三天回來。在那短短的兩三天裡,白天我和三嬸有機會也偷偷來一次,晚上就是我們的樂園。我和三嬸嘗試著不同的體位,盡情地享受性愛的快樂!(全文完)

參加工作兩年多了,由於工作繁忙,我已經快三個年頭沒回老家看看了。今年春節剛過,父母就催我回老家去看望那裡的親人,給大夥拜年。我的老家在一個風景秀美的南方小山村,在那裡我度過了我快樂的童年。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我回到了那熟悉的地方,時間已是下午2點多了。山依然是那山,水依然是那水,變化的只是我們自己。

來接我的除了年邁的爺爺奶奶外,還有三嬸和幾個堂弟、妹們。三嬸是個小巧的女人,長年勞作的緣故,皮膚略顯黝黑,但奇怪的是並不粗糙。這次發生的故事就是在我和三嬸之間,我從來沒有想過和自己的親三嬸有肌膚之親,但當我徹底進入三嬸的體內時,瘋狂的我忘卻了倫理,忘卻了道德,身體裡膨脹的是本能的欲望……

大家對我的到來甚是歡迎,兩年多不見,噓寒問暖的。我把帶來的禮物分送給大家後,就讓堂弟、妹們帶我去游玩昔日我長大的地方。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就快天黑了。

鄉村的夜來得早,晚飯的時候,親人們聚在一起算是為我接風,只可惜幾個叔叔都在外頭,務工的務工,做生意的做生意,熱鬧減了幾分。頑皮的弟、妹們悄悄商量好要灌醉我,輪番上來敬酒,到飯局結束的時候,酒量不錯的我也感動醉醺醺了。飯後大家聊了一會天,就都各自回去了。一下子熱鬧的屋子裡就剩下我和三嬸了三叔和海子(三嬸的兒子)在外頭搞裝潢趕工程進度,連春節都沒能趕回來。於是三嬸留我在海子床上睡。大家走了以後,三嬸忙著給我張羅床鋪,我傻站在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和三嬸搭話,心裡只想著快點躺上去大睡。

三嬸笑著說:小賓,找對象了沒呀?你也快25了,也不小了,該考慮成家了。

三嬸提到這事,我又情不自禁得想起年前剛分手的女友娟子,心裡傷感起來。三嬸見我不答話,便回過頭來看我,看到我臉色不太好,聰明的三嬸一下子就料到了十之八九,忙扯開話題:你再等一下啊,我鋪好床單再去給你倒點熱水燙下腳就行了。我輕聲說麻煩三嬸了,醉眼朦胧中,三嬸的背影酷似娟子,我心裡默唠著,娟子、娟子,酒精的作用一下子讓我身體燥熱起來……

泡了個熱水腳之後,睏意襲然全身,我一下子就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我被尿憋醒了。

我披了件衣服,暈乎乎地上衛生間去了。鄉下的衛生間嚴格說來叫毛廁,一般都在後院什麼的地方。我晃悠悠的解決了問題,又晃悠悠的往回走,一不小心被一把鋤頭絆了一下,重心偏移,我向前倒下去,好在前面有一張凳子,我總算在倒地前雙手撐住了凳子,但卻把凳子上的臉盆摔得老遠。一陣哐铛聲在寂靜的夜空響起,把三嬸吵醒了。三嬸料到是我摔交了,匆忙得穿了點衣服就從房間裡跑出來。

打著手電來到我身邊,見我雙手撐在凳子沒摔到在地,三嬸舒了口氣:哎呀~,都怪我記性不好,睡覺前都說把這些東西收拾好,一下子又忘記了。小賓,你怎麼了,沒事吧,來~,我扶你起來~~說著三嬸俯下身子,一手拿著手電,一手挽著我的腋下,用力扶我起來。

三嬸的胸脯緊緊貼在我的手臂上,我很明顯的感覺到了三嬸柔柔的雙乳,下體無法自控得硬了起來。

三嬸此時並沒有注意到我的反常,依然緊緊扶住我,小聲地說著小心點小心點。

三嬸把我扶起來後,小巧的是三嬸只略高過我的肩膀,為了不讓我摔到了,三嬸叫我用手挽在她的肩膀。我醉醺醺地將右手從三嬸背部繞過去揉住三嬸,手心一下子就按住了三嬸的乳房,那一刻,我分明感到三嬸輕微的顫抖一下,欲火上身的我,此刻更多是把三嬸看成了一個女人,雖然局促不按,但我依然沒將手移開。三嬸微微低下頭去,相信三嬸看到了我下體撐得老高的帳篷。

三嬸說話了:走好點了,別摔到。當三嬸把我扶到海子房間裡,我打開床頭的台燈,這時才看清楚三嬸只穿著一身針織的棉衣棉褲,臉色绯紅。

我盯著三嬸,眼睛裡又浮現娟子的身影……我喘著粗氣一把我三嬸拉入懷裡,低頭胡亂的親吻著……三嬸在我懷裡輕輕掙扎著:恩~~~小賓,別~~ 別這樣~~ 我是三嬸啊我不語,依然瘋狂的吻著三嬸,雙手在三嬸身上愛撫著,一手從三嬸上衣的下擺侵入,探到胸脯,愛撫著三嬸的雙乳……不一會,三嬸也呼吸急促起來,雙手緊緊勾在我的脖子,開始回吻我,我輕聲低喝一聲,一把把三嬸按在床上,幾件衣服從床上飄落,胸罩、三角褲衩……木床輕微得晃動起來,夾雜著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聲……丁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沉沉睡去的,只記得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外面依然一片漆黑。身邊卻多了一個人,有女人的氣息。

我拍拍微微發痛的腦袋,努力回想夜裡發生的一切……天哪,躺在我懷裡的女人是三嬸。酒醉之後,我把三嬸給肏了!三嬸,三叔的女人,讓我給肏了,一種沖破倫理的快感讓我一下子就欲火高燒,只可惜和三嬸的第一次,我實在太醉了,竟然沒丁點的記憶。

這回我要好好的肏三嬸一次,看看端莊賢淑的三嬸在床上會是什麼樣子。我打開台燈,輕輕掀開被子,只見三嬸近乎全裸得躺著,胸脯上的乳房不大,像是未發育完全的少女,腰肢纖細,小腹平坦,腰圍來說,不比娟子差。下身穿著見粉色的三角褲,幾根調皮的陰毛不甘寂寞地探出來……我一遍又一遍的看著三嬸的身體,似乎要把它刻進內心深處。三嬸這時也醒來了,眯著睡眼,見我在偷看她的身體,嬌嗔道:有什麼好看的,人都給過你了,你這個大色狼,連三嬸都……

我嘿嘿地笑起,一把摟住三嬸,雙手又不老實地在三嬸身上游離,三嬸微閉著雙眼,靜靜地享受著一個男人帶給她的快樂。我一頭撲在三嬸的胸脯上,瘋狂的吮吸三嬸的雙乳,不一會兒,三嬸就急促地呼吸起來,兩個乳房也堅挺起來,我緩慢得往下親吻,直至三嬸的胯下。

三嬸的陰毛濃密柔軟,密密地長在陰阜上,我分開三嬸的雙腿,一頭撲在三嬸的胯下,認真地舔起三嬸的小穴來……只一會工夫,三嬸就呻吟起來,我知道三嬸是無法控製了才呻吟出來的。三嬸哀求般地說:小賓,~~哦~~別~~別舔了~ 快 ~~插進去吧~ 恩~~快聽到白天還是我恭敬有加的長輩的三嬸,此刻對我說出這樣的話,我也忍不住要讓三嬸的小穴溫潤的包容了。

我爬起來,把三嬸的雙腿架在肩膀上,並隨手把一個枕頭墊在三嬸的屁股下,三嬸的小穴早已濕得一塌糊塗,那條紅潤的肉縫,微微張開,似乎正等待著我的進入……我手扶著肉棒,對準位置頂了上去,但我並沒有急於插入,而是手扶著陰莖頂住了三嬸的陰蒂,來回搓弄著。當龜頭被三嬸的淫水染濕之後,我用力一挺,只見硬挺的陰莖撐開三嬸的陰唇,向三嬸的身體深處挺進,伴隨著三嬸啊的一聲,整個肉棒噗嗤沒根而入,消失在三嬸深邃的肉洞裡……

三嬸似乎很痛苦地哀求:啊~~ 輕點~~ 你的那麼大~~~慢點~~恩我感覺到三嬸濕潤的陰道緊緊夾著我的肉棒,沒想到年已37歲的三嬸,陰道還這麼的緊湊。我開始緩慢地抽送,輕輕地抽,力度適宜的插。不一會,三嬸便柔聲呻吟著說:恩~~小賓~~可以快一點了~~~聽到三嬸的淫聲浪語,我欲火更旺。於是深吸一口氣,瘋狂快速得抽插起來,濕漉漉的陰莖迅速地出入三嬸的陰道。由於此時三嬸已流了許多淫水,所以每一回插入都有輕微的唧唧淫糜之音。我狂喘息著,伴著三嬸的呻吟,木床不堪重負的吱呀聲,整個屋子彌漫淫糜的氣息……

我雙手撐在床上,下體瘋狂得動作著,三嬸雙手抓著床單,微側著頭,不時呻吟著,兩個人都全身心地享受著這男歡女愛的快樂,享受著這嬸侄偷歡、侄肏嬸逼的亂倫激情!

我狂插幾分鐘後,三嬸睜開雙眼,並伸出一手為我擦去額頭的汗水,滿臉绯紅嬌羞地說:~~恩~~累嗎?累就趴在我身上做~~我便將三嬸的雙腿放下,三嬸很自然的張開,我瘋狂得撲了上去,親吻著三嬸的嘴唇、耳垂,夢呓般叫著三嬸的名字:啊~~蓮~~蓮,你的好緊~~夾得我好~~舒服 ……三嬸聽了,更加用力得扭動腰肢,挺高臀部,配合我的動作。我一邊抽送著,一邊胡亂地說著話,可惜得是三嬸除了更賣力配合動作以外,並不以浪語回應我。

不知又過了多久,大概有快十分種吧,三嬸忽然挺直身體,一連幾下大的呻吟,隨即身體一陣顫抖……看著身體下的三嬸在我的狂肏狂插下高潮,我也忍不住在抽插幾下之後,一陣酥麻,精關大開,一股灼熱的陽精直沖三嬸的子宮……

我趴在三嬸的上面,並不想將已疲軟的陰莖從三嬸體內抽出。我和三嬸開始接吻,像對熱戀中的情人。綿長的吻之後,我問三嬸:三嬸,你和三叔多長時間沒做了?三嬸告訴我都快有一年了。我笑著說,那我多留幾天,好好地喂飽你。三嬸忘情的抱緊我……

第二天,我給家裡和公司都去了**,說要過兩三天回來。在那短短的兩三天裡,白天我和三嬸有機會也偷偷來一次,晚上就是我們的樂園。我和三嬸嘗試著不同的體位,盡情地享受性愛的快樂!(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4 3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回憶我和我母親的曖昧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媽媽是頭大奶牛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辦公室主任與她兒子的亂倫表演
治療媽媽的傷痛
淫蕩的肉彈老媽
美艷性感母親的淫慾
公公媳婦之間的肉搏戰
岳母誘惑我
熱門小說:
小雨和公公第一次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