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公出賣而成為他人女友的淩兒 人妻熟女

時間:1年前……

地點:Z大附近賓館

「老公,對不起,我被學校裡的交流專案錄取了,最後一年要去R大交換,我們要異地了。」夏淩抱著我。

「沒關係啦,傻丫頭,這個問題我們不是早就討論過嗎?R大是名校,能去交流一年對你肯定有好處的。雖然異地了,也沒有太遠,高鐵只要2個小時就到了,我還是能定期來看你的呀。」

「但終究不像現在那麼開心,天天都在一起,想開房就開房,想那個就那個……我不在的時候,你想要了怎麼辦?」夏淩還在撒嬌。

「可以自己解決呀,也可以過來找你呀,笨蛋,放心啦,我的心裡只有你啦!倒是你哦,那麼漂亮,聽說R大都是學霸,長得肯定不怎麼樣,我的淩兒這麼過去了,立馬會成為男生們眾星捧月的對象吧?不過也好,你就順帶圓了你老公的綠帽夢吧,嘿嘿。」

「嘻嘻,胡說什麼呢?~ 綠帽你個頭啦,我說啦,這種變態的想法不要再提拉。淩兒的心裡也永遠只有老公一個。來吧,快進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半年前……

地點:夏淩寢室樓下……

心形蠟燭圈中,站著一位手捧玫瑰的男士。

「淩兒,我的好淩兒,你看在我追了你那麼久的份上,你就陪我出去看一次電影吧~ 」

此男姓名:李洪,人稱洪哥,是R大中眾所周知的「採花賊」。他雖臭名昭著,但對追女孩子特別擅長,並不是人有多帥活有多好,而是因為他爸爸是當地的派出所所長,黑白兩道都能擺平,平時身邊聚集著一群「慕名而來」的跟班,別的不提,單論對女孩子獻殷情的本事,還真沒人比不過他。

當然,也有女孩子不吃這套,但是沒關係,以吃飯為名誘拐美女出來,伺機下藥後帶回房內拍裸照,再生米煮成熟飯。有他爹的背景在,受害者對他也無可奈何。

在即將畢業之際,已經將R大前三校花:嚴嫣、余倩兒以及許菲菲都先後收入胯下,R大的男生們對李洪真是羨慕嫉妒恨,女生們則分為兩派,大部分對其能躲則躲,敬而遠之;小部分愛慕虛榮的女生則是主動投懷送抱。

久而久之,洪哥的眼界也越來越高,在夏淩出現以前,他已經很久沒對一個女孩子如此用心了。

自從夏淩以交換生的身份來到R大,立馬引起了軒然大波,使男生們眼前一亮,可惜的是,夏淩自出現伊始便宣佈,已經有了我這麼一個異地的正牌男友了,這才免除了許多不必要的騷擾。

洪哥自從見到夏淩的第一面開始便對她一見鍾情,搬東西、送吃的、陪圖書館等等各種獻殷情。一開始夏淩對他當然是以禮相待,直到感覺洪哥過於殷情,且瞭解了他在R大的種種事蹟後,便以名花有主為由,主動疏遠他了。這可讓洪哥急壞了,他不得不採取點蠟燭獻玫瑰這種「大招」了。可還是於事無補。

其實,在夏淩發現洪哥的問題之前,他們兩人有過兩頓雙人晚餐,洪哥也一度猶豫過是否需要通過「下藥」來一擊即中。可惜的是,一方面洪哥調查到,夏淩的父親,是市裡面的分管教育系統的領導,因此夏淩輕鬆得到了這個交流項目的名額,這個後台可比他爹這個地方派出所長要強了,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對她幹出犯法的事情來。

另一方面,征服了R大所有的校花,讓洪哥覺得有些無趣了,他希望找到一些新的挑戰。夏淩的出現,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如果能將新校花夏淩的異地男友給撬了,自己弄上手,那可是多麼光彩的事情!只可惜,事與願違,我的淩兒,對你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三個月前……

地點:R大附近賓館

「淩兒,再告訴一下老公,洪哥是怎麼操你的好嗎?」我一邊吻著淩兒一邊撫摸。

「討厭啦,不要啦~ 上次已經說過了啦,很羞人啦~ 」

「但是老公想聽啊,想聽他怎麼操到了我的寶貝淩兒,想聽淩兒在做愛的時候叫著他的名字。」我急切地說。

「可是……淩兒已經……已經編不出了啊……你這個變態老公~ 都說給過你聽那麼多次了,怎麼你還不過癮……」淩兒似乎有些不悅。

「沒辦法,老公就是想聽,想知道。否則的話,老公下面就硬不起來了……

你也發現了吧……「我苦惱地說。

「唔……我是知道你要聽那種事情才容易硬,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你怎麼會對戴綠帽那麼著迷……「夏淩對現在的我又愛又氣。

「你知道我一直有點綠帽思想的,也不知怎麼的,和你異地之後,我就不能控制地希望你在R大出軌,幻想著你出軌的事情自慰,會特別舒服。特別是想到你被R大的採花賊洪哥壓在胯下的樣子,讓我不能自拔。」

「討厭……為什麼是他……你再這樣發展下去的話,不知我要怎麼樣才能滿足你了。」淩兒也有些不知所措。

「你只要……答應洪哥和他約會一次就好……嘗試接觸一下嘛,比如親親摸摸之類的,先體驗一下,如果你真的覺得不喜歡的話,那就此作罷,洪哥也不會為難你的吧?」。雖然我內心想的是讓淩兒與洪哥開房做愛一次,但現在提出,肯定會被拒絕,只能先循序漸進。

「親親摸摸……如果我真的與他這樣了,那麼他肯定不會輕易罷手的啦。」

「沒關係啊,你看他那麼久以來對你都是以禮相待,他是不會做出讓你不悅的事情的,你就給他一次機會?」沒想到我竟然在幫自己的情敵追自己的女友。

「話雖如此,但……一定要是他嗎?他的臭名昭著我都告訴過你……為了你,我才一直小心提防著他,不讓他有任何可趁之機。現在他已經快要放棄我了,你反倒讓我去找他……這樣羞人的事情……」淩兒還是有些不樂意。

「他是最佳人選,追了你那麼久、玩女人的經驗又豐富,最重要的是,你和我做愛時叫他名字的樣子最動人了。」

「你……那是你要求的啊……壞老公。我可不想叫的……」

「沒關係啦,那就說好了,滿足老公一次好嗎?約會而已啦,又不是上床~就一次好不好?」

「你,真的確定嗎?」

「我確定。」

「但是……總感覺不太好,和他那種男人約會,再傳出去的話……」淩兒還是有顧慮。

「不用擔心啦,還有3個多月你就結束交換學習,回來了,到時候這裡的事情沒人會知道的啦。就當是幫幫老公,好嗎?」

「好吧,變態老公,實在受不了你。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半月前……

地點:洪哥寢室

「嘿~ 你們說這是不是老天眷顧我啊?就在我快要放棄夏淩這小妮子的時候,竟然峰迴路轉,她主動與我熱絡起來了。真是萬萬沒想到啊!」洪哥被突如其來的幸福給砸暈了。

「那是自然,大哥文武雙全,自入大學以來就沒有女子能抗拒大哥的追求!」

幾個室友小弟在一旁附和。

「不過嘛,我也不能高興得太早,現在只是聊天頻繁了些而已,她還是沒答應與我約會啊,並沒有實質性的進展,感覺這妞兒沒那麼容易搞定啊。」

「夏淩不是有一個異地男友嗎?難道他們之間出了什麼變故?」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前不久一天夜裡,淩兒她主動找我傾訴,大致的意思是她的男友學習太忙了,既不過來看她,微信聊天都逐漸變少了,她懷疑她的男友是不是變心了,來諮詢我!」

「哈哈,那肯定八九不離十啊,再漂亮的女朋友,不在身邊,看不見摸不著,男人自然會變心。洪哥,你再從中搞搞事,這大事可成啊!」室友們紛紛議論。

「那還用你教?我早就和她仔細分析了各種情況,反正都往她男友變心的結果上去猜,現在她已經越來越相信我了,嘿嘿。」洪哥得意地說。

「不過洪哥啊,小弟有一句話,不知當不當講。」突然,室友阿文發話了。

「阿文,有話你儘管說,咱們都是兄弟!」

「即便你們聊得再熟,夏淩只要不願意與你出來約會,就說明她心裡還有她男友,就說明你洪哥在她眼裡只是個備胎!況且萬一她男友真沒變心,真的只是學習忙碌呢?一旦夏淩知道了真相,肯定會遷怒於你,到時候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洪哥你要三思!」阿文認真地說。

「誒?阿文你怎麼說話的呢?怎麼盡說些不吉利的,什麼備胎啊?」其他室友表達了不滿。

……

「大家等等,阿文話雖不中聽,但是句句在理啊!」洪哥沈思良久,發話了:「那麼依兄弟之見,我該如何?」

「洪哥自見到夏淩起,便收斂了不少。但以前那位雷厲風行、無往不利的大哥作風,應該不需要鄙人提醒吧?」

「你是指……把握機會,生米煮成熟飯?!唔……對其他人可以,對淩兒似乎……不妥吧?」洪哥又陷入了沈思。

「有何不可?你對淩兒如此真心,她對你又是如何?一個聊天物件而已,你真以為她那麼容易與男友分手?小晨,你告訴洪哥,半個月之前你看見了什麼?」

阿文說。

「這個……原本怕洪哥知道了傷心,但現在既然夏淩把我們洪哥當備胎,小弟自然要揭穿她!一個月前,小弟親眼看見夏淩與她的異地男友去學校附近的XXX賓館開房了!」小晨說。

「什麼?竟有此事?這個算來,淩兒她主動找我聊天,也差不多是在半月之前,那時她已經發現了男友不對勁,又怎麼會與他開房?他們應該很少聯繫才對呀!」洪哥十分不解。

「那還不簡單,說明夏淩內心還是相信男友的,找你聊天純粹只是留條路,多個備胎而已。」阿文肯定地說。

「他奶奶地,差點被這個小妮子被騙了!幸好有你們這群兄弟在!這樣,事不宜遲,再過半個月,就是我生日了,我就那天約淩兒過來。兄弟們幫我把藥準備好,我們兩手準備。要是她乖乖過來,一切順從,那就當今天我們大家多慮了,從此以後你們也多了一位嫂夫人!」

「如果她又找藉口不來,或者來了以後一點都不把我當男友,那麼,我們就按以前對付嫣兒還有許菲菲的辦法來,生米煮成熟飯!而且兄弟們都有份!哈哈哈!」洪哥惡狠狠地說。

「嘖嘖,嫣兒與菲菲還是很讚的,曾經的校花,但玩多了也就那樣,是時候該換換口味了嘛,哈哈……」

「是啊是啊,平日校園裡高冷不可一世的菲菲在床上竟然可以那麼騷,那麼純真又平易近人的夏淩在床上會是怎麼樣的味道呢?估計也不會差吧,否則怎麼會那麼要,男友一來就去賓館呢?哈哈哈!」

當晚,洪哥寢室裡的每個人,都將夏淩在腦中狠狠淫辱了一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月前……洪哥生日當天

地點:異地微信交流

「淩兒,你今天打扮得好成熟好有味道,才和洪哥聊了一個月,你的變化好大。」看著淩兒即將赴約之前發來的打扮照片:一身黑色連衣蕾絲花邊短裙、長筒絲襪、黑色紅底高跟鞋,這與夏淩平時清純可人的裝扮大相近庭,我感到很意外。

「洪哥他……喜歡這樣的成熟風。今天是他生日,他邀請我出席……自然要打扮得和他胃口……吧。」這打扮,連夏淩自己穿了都覺得有些不自在。

「乖淩兒,你真厲害!才一個月的時間,就把R大的男神洪哥給征服了喲!」

「男神你個頭啦,男痞還差不多~ 抽煙喝酒賭博樣樣都沾染……真後悔答應了你要和他約會……」

「好啦好啦,就試一次嘛,如果不喜歡,以後就不找他了,你正好以確認了我沒有變心,要與我複合為理由,正式拒絕洪哥。老公再幫你物色新的人選。」

「討厭啦,我才不要什麼新的人選呢!不過晚上告訴洪哥我與你複合的話,要與他結束的話,他會不開心的吧。」淩兒表達了擔憂。

「那有什麼關係,反正你也從沒答應過做他的女友啊,你們之間只是曖昧關系而已,而且老公已經在來的路上啦,剛有點事耽擱了,過會我直接到XXX賓館開好房間等你吧~ 等你回來講故事。」

「好的,你快點來吧,過會到了把房間號發我,我這邊結束了就過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月前……洪哥生日的第二天

地點:R大附近賓館

早上,我迷迷糊糊在賓館房中醒來,身邊依舊空無一人。淩兒,你到底在哪裡?從昨晚起,我到達賓館之後,滿心期待你的歸來,但是發你微信不回,打你電話一直是無法接通……你到底在哪裡?

看著微信螢幕,我的心中既興奮,又失落……徹夜未歸,你已經被洪哥那個了吧……但是,怎麼連音訊都沒有?真讓人擔心,到底發生了什麼?早知如此,我真不該讓你去……現在我才發現,如果失去了愛人,戴了綠帽又有何意義?

「咚咚咚……」正在我胡亂猜測之際,傳來了敲門聲。

「淩兒!你回來了?」我立即從床上爬起,跑去開門,但是,門外卻空無一人……

低頭一看,一個紙盒子放在門口,送盒子的人,早已跑開。

我狐疑地將盒子拿回房中,打開……裡面……竟然是一條亮紫色的T型內褲與一雙團在一起濕答答的破損黑絲。

這……難道……是……淩兒的?黑絲的樣子與之前微信照片中的有些相似,但因為已經破損,無法仔細比對,而這條T褲,我也從沒見淩兒穿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正當我一籌莫展之際,一條微信資訊飛了過來,發送人是淩兒:「想你的淩兒嗎?還在等她嗎?」

「你是誰?怎麼會拿著夏淩的手機?」

「昨晚夏淩穿那麼性感,是想從我這離開後就去找你的嗎?幸好趁她上洗手間的時候我看到了你發來的賓館與房間號碼……哼,不怕你知道,我是洪哥,夏淩現在在我這裡,不會來找你了。剛才放在你門口的,是昨晚的戰利品,請笑納。 」

「可惡,你對夏淩怎麼了?她到底在哪裡?要是她發生了什麼,我一定不會發過你的!」女友的安危在我心中仍是第一位的。

「喲喲,年輕人消消氣,淩兒昨天晚上……有些……運動過度吧……現在正在睡覺休息呢。」

「那等她醒來之後,可以放她走了吧?」

「放她走?可沒那麼容易!昨晚老子生日,她過來後竟然和老子提分手,果然是把老子當備胎了!我這人很公道,我追淩兒那麼久,付出了那麼多,拿回一點不過分吧?嘿嘿。」

「你不要太過分了!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你小子才不要太囂張呢!告訴你啊,你可別瞎動什麼腦筋!淩兒現在在我手上,要是你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那麼接下來,她的這種照片以及視頻,將傳遍R大,更會通過交流專案的其他同學與老師的口傳回Z大!這樣一來,夏淩的未來可就……哈哈哈!」

隨之而來的,是一張夏淩裸露雙乳的半身照,照片中的淩兒眼神迷離,口中含著一根粗壯的肉棒,左右雙手更是分別握住了一跟肉棒,昔日的清純女神,被三根下流的雞巴侵犯著……

「卑鄙,你到底想怎麼樣?」

「哈哈,卑鄙正是我的座右銘啊!不過兄弟啊,你也別太擔心了,乖乖回去上學吧,淩兒先借我們玩一會,時候到了自然會還給你了!你就乖乖等著吧!不說了,她好像快醒了!再見咯!」

「什麼意思?快把淩兒還給我!」

「快回話!你們把她怎麼樣了?」

「喂!快點說話啊!你們在哪裡!?」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淩兒的微信不回,電話打過去也關機了……

我的淩兒,終究還是落入了洪哥的魔爪……雖然表面上是意料之外,但在我的內心深處,其實是意料之中吧……

我慢慢從盒子中拿出了破損的黑絲,上面這濕潤又黏糊糊的感覺,還有氣味……沒錯,是男人的精液……

亮紫色的T褲……還算完整,檔部的水漬所散發出陣陣淫蕩的氣息,是男女淫水混合的味道。

淩兒,昨晚,你就是穿著照片裡的蕾絲花邊短裙,坐在洪哥身上,被他的大雞巴頂開了T褲後插進去的嗎?這個姿勢的話,可以插到你身體的最深處吧……

平時你在我身上扭動的樣子,總是那麼的讓人欲罷不能。

絲襪上的精液,那麼多的量,應該是洪哥室友們的傑作吧……他們的濃精在浸潤了你的黑絲之後,不知有沒有機會更進一步呢?

還有那張通過你的微信發來的照片,你的眼神是那麼的無奈,沈淪於三根肉棒的淫威之下,不知道這張照片是一切的結束?還只是個開始呢?

我邊幻想著,便將T褲的檔部湊到鼻子下呼吸淫蕩的氣味,並將那破損的沾滿男人精液的絲襪套上的自己堅硬無比的肉棒,開始套弄……

淩兒……你到底在哪裡?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要過多久,你才會回到我的身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月前……洪哥生日的第三天

地點:Z大男生寢室

晚上,我依舊受著無法聯繫到夏淩的煎熬,突然,一條微信飛至。

淩兒:老公,他們把手機還給我了……

我:淩兒,你總算回我了,謝天謝地!你平安無事嗎?要不要我現在過來找你?這幾天,都發生了什麼?

淩兒:你一下子那麼多問題,我怎麼來得及回答啦。總之,如你所願了,你這個變態老公,這次真的被你害慘了。

我:對不起嘛,淩兒,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淩兒:你也許是沒想到會這樣,但你內心肯定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吧,都怪我一時心軟。

我:親愛的對不起,那我現在就請假過來找你好嗎?

淩兒:不用了,他們只是把手機給我而已,我人還在他們那裡,而且,我已經答應了洪哥,要正式做他的女友,直到……

我:做洪哥的女友?這怎麼可以?淩兒不要生氣不要衝動啊,我真的是很愛你,才會有這種想法的。你不要離開我好麼?

淩兒:你別激動,先聽我把話說完啦!直到交流專案結束啦,也就是說只有2個多月的時間而已。

我:為什麼呢?他不是已經得到你的身體了嗎?為什麼還要你做他的女友?

你為什麼要答應他?

淩兒:為了面子吧,之前我一直拒絕他,現在他不想讓別人以為他是通過下流的手段得到了我,而是想向全校證明我是真的被他的追求所感動,心甘情願與他在一起的。

我:那你真的?

淩兒:什麼啦?我當然是完全不願意啊!但是沒辦法,這幾天裡,他們拍了許多照片……還有視頻……洪哥只給我2個選擇,1。心甘情願宣佈成為他的女友,與他在一起直到交流項目結束,讓他成為全校男人羨慕的對象;2。繼續拒絕他,但是他會公佈我的裸照和視頻,即便更加臭名昭著也要向全校宣佈他已經佔有了我的身體,同時脫我一起下水。你說,我該選什麼?

我:唔……似乎,也只能選第一種情況了。那這2個月的時間裡,你們就要繼續……?

淩兒:對啊,正常男女朋友之間會做什麼,我們就會做什麼,而且洪哥提出了附加條件,那就是,你不能出現。只有這樣,在交流項目結束後,他才會把所有的照片和視頻刪除,並放我回到你的身邊。

我:怎麼能這樣?為什麼我不能出現?

淩兒:因為,我已經是他的正式女友了,你再過來被人看見的話,豈不是穿幫了嗎?

我:但是,我們怎麼相信洪哥言而有信呢?

淩兒:沒有辦法……只能單方面相信他吧……你現在知道著急了?在要求我勾引洪哥與他約會的時候,你怎麼沒想到可能產生的後果?現在我已委身於他,還被他拍下那麼多裸照把柄,你希望我怎麼辦呢?

我:我……對不起淩兒……是我太自私太任性了,害了你,讓你受委屈了…

淩兒:哼,你知道就好!但現在,我覺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按洪哥說的辦吧,你也別太擔心了,只要我順著他的意思,他也沒理由壞我名聲。

我:那他萬一真的要你做他的女友,一直做下去怎麼辦呢?

淩兒:這個我早就考慮過啦,不會的,一方面我交流項目結束後肯定要回來的,另一方面如果他真心喜歡我想和我在一起,那天晚上就不會和他的室友一起……那個我了。

我:那晚……你果然,是被輪姦了……嗎?

淩兒:幹嘛……說得那麼……直白……這段時間你就辛苦一點,不要過來了哦。就當做是對你變態想法的懲罰~ 不過,我們微信還是可以一直保持聯繫的。

我:這樣啊……但是我會想你……而且,這幾天具體發生了什麼,你還沒告訴我呢……

淩兒:這種事情……還用得著問嗎?這幾天我一直和洪哥還有他的三個室友一起,在他校外的臨時出租屋內,你可以盡情發揮你的想像力了……

我:啊?

淩兒:啊你個頭啦,不說了,洪哥找我了,有機會再聯繫吧~

我:淩兒,等等……你自己……注意安全……記得……避孕……我會一直陪著你等你回來的。

淩兒:……知道了。

接下去的時間裡,是我有史以來最難熬的日子,雖然每天依舊可以和淩兒保持微信聯繫,偶爾通通電話,但是僅僅只有普通的交流,她白天依舊正常上課,在校園中依舊保持女神的身份,唯一的區別是多了一個新Title:洪哥的女朋友。

這一爆炸性的消息,給R大眾多蠢蠢欲動的男生們又澆了冷水。可以想像此時洪哥得意的神態。

晚上自然是回到洪哥的出租屋內……對於具體細節,淩兒閉口不談,對於我數次要求趕過去找她的想法,她都堅定地予以拒絕。

我的腦中,自然不停地腦補著淩兒與那四個男人淫亂的畫面,那條T褲與破損的絲襪,也已沾滿了我自己的精液,無法再使用了……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幾週,突然某一天,洪哥主動添加了我的微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一個月前……第一天

地點:Z大男生寢室

洪哥:小子,沒有女朋友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我:可惡,你這個卑鄙小人,有機會我一定要你好看!

洪哥:嘖嘖嘖,年輕人怎麼還是那麼衝動?淩兒她沒有告訴你不要隨便惹你洪哥生氣嗎?

我:哼,時間已經過半了,還有最後一個月的時間,希望你到時候言而有信!

洪哥:我洪哥在外面混,自然說到做到。一個月後交流專案結束了,夏淩會回到你身邊的。

我:還有把你們拍的她的裸照和視頻全部刪掉,不要再纏著她!

洪哥:這個嘛……嘿嘿,這正是我今天想來和你聊聊的,裸照和視頻我手裡已經有很多了,這段時間裡一直在拍,到時候如果就這麼一刪了之,真的很可惜

啊~

我:你想以此為把柄威脅她嗎?我警告你,這可是犯法的!

洪哥:嘿嘿,這還用得著你提醒?

我:明白就好!照片刪乾淨,我們從此一刀兩斷!

洪哥:嘖嘖,不要說得那麼絕情,畢竟我和你的淩兒已經有了肌膚之親,你怎麼也得愛屋及烏一下吧?哈哈,話說淩兒還是很關心你呢,這幾天一直在求我,讓你們見一面。

我:你這個無恥之徒……

洪哥:誒,話不要說太快,我有說不行嘛?正好,淩兒這幾天大姨媽來了,你就過來一次吧。

我:什麼?你答應我們見面?不會有什麼詭計吧?

洪哥:怎麼?你怕了?她來大姨媽,本來我們就做不了什麼,本大爺就大發慈悲讓你們見一次吧,不過地點我指定,免得你們逃跑!只能在一家餐廳裡吃一頓飯,就一頓飯的時間,吃完就立馬滾蛋。要是怕了你就別來了。明天中午12點,R大附近七里香餐廳,過時不候!

我:好……明白了,明天我會來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一個月前……第二天

地點:R大附近七里香餐廳

到達後才發現,這家七里香餐廳原來是洪哥私人開的飯店,中午為了防止意外發生,已經暫停營業了,專門為我和淩兒開設了一個包間。

一個月不見,受盡四個男人的淩辱,我的夏淩卻依舊光彩照人,步入包間的一剎那,我便見到了精心打扮過後的淩兒,與她緊緊相擁。

「淩兒,想死我了,終於見到你了。」

「老公,你怎麼明顯瘦了,要好好照顧好自己,淩兒馬上就回來了!」

由於受到服務員的監視,我與淩兒在飯桌上也只是簡單隱晦地聊了聊各自近況,我曾想鼓起勇氣帶著淩兒逃跑,但卻被她堅定地按住了……仔細想想也是,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怎麼跑得掉呢?

很快,兩個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用餐完畢後,服務員便進來傳話:洪哥說了,他已經信守承諾讓你們見面,現在時間到了,男的可以走了。

「淩兒……我……不捨得你……」剛剛見面又將分別,我心中自是百般不捨,再次與淩兒相擁在一起。

「老公……能看見你,淩兒就安心了,放心吧,還有一個月,淩兒就回來了。」

「嗯,老公會乖乖等著的,以後老公再也不會讓你失望了。」

「傻老公,這次過來,你覺得開心嗎?滿意嗎?」淩兒突然問了一句。

「當然開心啊,能見到我的淩兒,自然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了!」

「那就好,那樣便值得了……」淩兒輕輕地自言自語了一句,我沒有察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一個月前……第三天

地點:Z大男生寢室

洪哥:回去了?昨天中午抱歉我正好有飯局,沒能來參加你們的久別重逢啊

~

我:你少假惺惺了,誰想見你?

洪哥:哈哈,真的麼?要是你不想見我,那你還拚命慫恿淩兒來找我約會?

我:你在胡說些什麼?

洪哥:實話告訴你吧,前陣子夏淩去上課,手機拉在家裡了,我閒來無事仔細翻閱了一下你們的聊天記錄,信息量果真好大啊!

我:什麼?你!

我的綠帽想法以及要求她與洪哥約會的對話等等,都在與淩兒的微信聊天記錄中,現在全被洪哥知道了,這可如何是好?

洪哥:意外吧?哈哈,其實也沒什麼,像你這種綠帽男,我早有耳聞,沒想到還能遇到,更沒想到你還給我送了份大禮!哈哈哈。

我:你想怎麼樣?

洪哥:我的要求很簡單,前天不是和你提了照片和視頻的事情嗎?我突然想到,這些有關夏淩的寶貴資料,你這個正牌男友還沒欣賞過吧?

我:可惡!你到底想幹什麼?

洪哥:沒幹什麼啊,你想看的話,我就發給你看咯。你很想看吧?對嘛?

我:我……沒有……

洪哥:真是死鴨子嘴硬,你的心思全部暴露在聊天記錄中了,就不要和我裝糊塗了!我可以立即給你看,並且隨時為你更新淩兒在床上的最新動態,但是,有一個要求。

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好心,說,什麼要求?

洪哥:哈哈,這樣才對嘛,男人之間,說話不用繞彎子!如果我把照片和視頻給你看了,那我就再也不用刪除這些東西了,可以永久保留,並且,想怎麼用,就怎麼用!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這怎麼可以?!照片在你手上,後患無窮!

洪哥:確實是後患無窮,但如果你要我到期刪除的話,你將永遠無法知道這兩個月裡面淩兒到底經歷了什麼,即便她肯主動告訴你,相信「口述」遠沒有「照片  視頻」那麼有現場感吧?

我:……

洪哥:很矛盾吧?哈哈哈,沒關係,我可以讓你再考慮幾天,你看,我把這個選擇交給了你。如果我問淩兒,想必淩兒不假思索地就會要求我刪除吧,這樣一來,你就真的什麼都看不到了哦?

我:我怎麼知道你拿著照片,會不會對淩兒不利?

洪哥:你不知道啊!其實這件事情我本不用來問你,假裝答應你們,刪除一份copy件就能騙過你們了,但我還是來問了,因為我雖然有時不擇手段,但在道上混,信譽一直是我最看重的東西。如果你們不願意,我是絕對不會單方面違約欺騙的!至於對淩兒不利,目前她那麼聽話,我自然沒有這個打算。但以後即便有了,只要你這個男友在她身邊對她永遠不離不棄,我再做什麼也無濟於事,對吧?

我:……

洪哥: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怎麼選擇,你慢慢考慮一下。

我:不用考慮了,我現在就給你答覆……我,要看照片……

洪哥:哈哈,爽氣!我就喜歡爽氣的男人!我把照片全部給你,一個月後夏淩離開,全部照片與視頻繼續保存在我這裡,你確定哦?

我:確定……但是,這件事請不要告訴夏淩,你要當著她的面刪除一份copy件,讓她安心。

洪哥:哈哈,你這個男友,還要夥同我一起騙你的女友咯!沒問題,我答應你!那麼,你就去到這個網盤位址吧,所有的照片與視頻我都保存在裡面,並且會不斷更新的。你就,慢慢欣賞淩兒在床上的媚態吧~

我迫不及待地打開網盤……一個月的時間裡,13部視頻,390張照片……我一口氣將他們打包下載……照片裡面各種都有,有淩兒在校園裡的、上課時的,但絕大部分,都是在洪哥的出租屋內、在床上、淩兒裸露著身體、各種器官的特寫、被男人圍繞、被開發、被澆灌……

我一邊看著,一邊握住了自己的肉棒,與此同時,按照時間順序,我點開了視頻中的第一部……

對不起,淩兒,雖然昨天剛見面,但那麼短的時間,讓我對你的思念有增無減……我實在是太愛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今天

地點:Z大附近賓館

「我的淩兒,你終於回來了,想死我了!」終於,交流專案準時結束,女友夏淩也如約回到了我的身邊,一進賓館,我們便迫不及待地擁吻在一起,倒在床上。

「老公這兩個月是不是忍得特別辛苦啊?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讓我亂玩哦?」

淩兒調皮地說。

「不要了,我以後再也不要你離開我身邊!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對了,走的時候,洪哥沒有為難你吧?照片視頻什麼的都刪掉了?」

「不是有句話叫什麼,每個美麗的女人身後,都有一個那個她那個到想吐的男人嗎?其實越到後面,他們幾個也都開始膩了,沒有一開始那麼……會折騰了……」淩兒害羞地說。

「不會啊,我對淩兒,永遠都不會膩……平安回來就好,只可惜,那些照片視頻再也看不到了……」我假意附和。

「嘻嘻,就知道你會這麼想,雖然都刪了,但是有幾次,淩兒讓他們用我的手機拍了點東西……你如果想看……過會可以……去看……」

「真的嗎?淩兒你太聰明了,真的好愛你!快讓我看看!」欣喜之餘,我開始對自己私下與洪哥達成的交易產生了負罪感。

「要看可以,但要先讓我看看你的床上功夫有沒有生疏呢?他們幾個,很會弄哦……淩兒這裡已經有說不完的故事了,想不想聽?」被調教歸來的淩兒,變得愈發風騷嫵媚了。

「趕緊交代,我的騷淩兒!仔仔細細地把他們怎麼弄你的細節全部說出來!

老公要進來了……啊……「我興致勃勃地說。

「等等,老公,先……戴套……」

「好了,淩兒,那麼熟練了,這段時間裡面,你也一直叮囑他們戴套的對吧?」

說完,我硬如金剛的肉棒一下子便頂入了淩兒嬌嫩的私處。

「啊……啊……老公你好厲害……啊!舒服……但……還是不夠啊……啊」

房間內的淫語此起彼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週以後

地點:Z大附近醫院

醫生:夏淩女士,孕檢呈陽性,確認你懷孕了,旁邊是你男友吧?你們有沒有打算?

我:這個……讓我們再考慮一下吧,謝謝醫生……

走出診室,我們坐在大廳,兩人沈默不語……

淩兒:老公……對不起……

我:傻孩子……沒關係的,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會負責的。

淩兒:老公……我好怕……怎麼會這樣……

我:不怕不怕,老公來抱著,無論發生什麼,老公永遠不會離開你的,淩兒你放心!老公永遠陪著你。

淩兒:為什麼運氣會那麼差……嗚嗚嗚……

其實,在所有的照片與視頻中,那些進入淩兒身體的男人,雖然在體內射精時都有戴套,但還是出現過多次無套插入、體外射精的場景,中招懷孕也並不意外,但我相信,真正導致淩兒懷孕的,是在淩兒歸來後,洪哥才發給我的一份「彩蛋」視頻。

按照洪哥的說法,這份視頻之前就錄製好了,他一直沒有上傳至網盤中,為的就是在淩兒歸來之際,再給我一個驚喜。

視頻內容:

畫面中,身材姣好的淩兒跪趴在床上,雙腿分開,轉頭看向身後……相機的鏡頭對著美女的屁股,從趴開的雙腿中可以清楚地看見她微微張開的陰唇。

「淩兒,看來你也是一個遵守諾言的好姑娘呢,甚合我意!」洪哥的聲音傳了出來,他赤裸著上身,慢慢走到淩兒屁股的正後方,正解開褲帶。

「你不要再說了……等事情結束,希望我們雙方都能信守承諾。」淩兒無奈地說道。

「之前的午餐,很滿意吧?那麼,過會你也要讓我滿意喲,你要知道,交換條件中,我最看中的,不是別的,而是心甘情願這四個字。」話音落,洪哥的褲子也已完全褪下。

「我……明白,你讓我與男友提前見了一面,我便會心甘情願地讓你內射一次……」淩兒說完,便羞澀地將臉埋了下去。

「沒錯,那你知道,為什麼我選擇今天嗎?」洪哥淫蕩地笑著。

「不知道……」

「因為你說你的月經很規律,那麼根據推算,今天應該就是你的排卵期!」

洪哥道出了原因。

「你!好卑鄙……」淩兒一聽,意外地抬起頭來。

「怎麼?想反悔?我可是完全按照交換條件執行,可沒作弊吧,要怪就怪你在提出條件時,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呵呵,要是你現在反悔,那麼等交換項目結束時,我也不保證我會履行諾言喲。」洪哥牢牢地握住了淩兒的軟肋。

「隨你吧……反正……只能一次,也不是必中的……」淩兒再次低下頭去。

「大美人不要生氣,我只是合理利用規則而已啦。那麼……說好的心甘情願呢?」洪哥的肉棒已經高高抬起。

「…………」

「快點哦,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洪哥嚴肅地說。

「洪哥哥……今天……是淩兒的排卵期,淩兒已經洗乾淨身子了,你今天可以……不戴套子插入……射在裡面……」淩兒邊說,邊抬起雙手,伸到了屁股後面,緩緩地趴開了自己的小穴。

「嗯……這才像話嘛……淩兒老婆,你的好意,夫君領了!」洪哥說完,便扶住淩兒的小蠻腰,從後方狠狠地將自己挺立的肉棒插入了淩兒的小穴之中。

「啊……好大……好硬!啊!啊……好深!啊!……」一經插入,淩兒便不自覺地抬起頭來大聲淫叫。

整個視頻持續了20分鐘……最後,洪哥故意讓淩兒從一開始的後入位變到傳統位,還頗有心計地在淩兒的屁股底下墊了兩個枕頭,一陣猛烈的抽插後,盡數將自己積蓄的精液射入了淩兒處於排卵期的身體中……

「別動,就這樣讓老公壓一會,射了那麼多精液,可不能讓他們流出來……

還有,事後你不準買避孕藥哦!那樣,也算作弊!嘿嘿!「洪哥陰險地說。

時間:1年前……

地點:Z大附近賓館

「老公,對不起,我被學校裡的交流專案錄取了,最後一年要去R大交換,我們要異地了。」夏淩抱著我。

「沒關係啦,傻丫頭,這個問題我們不是早就討論過嗎?R大是名校,能去交流一年對你肯定有好處的。雖然異地了,也沒有太遠,高鐵只要2個小時就到了,我還是能定期來看你的呀。」

「但終究不像現在那麼開心,天天都在一起,想開房就開房,想那個就那個……我不在的時候,你想要了怎麼辦?」夏淩還在撒嬌。

「可以自己解決呀,也可以過來找你呀,笨蛋,放心啦,我的心裡只有你啦!倒是你哦,那麼漂亮,聽說R大都是學霸,長得肯定不怎麼樣,我的淩兒這麼過去了,立馬會成為男生們眾星捧月的對象吧?不過也好,你就順帶圓了你老公的綠帽夢吧,嘿嘿。」

「嘻嘻,胡說什麼呢?~ 綠帽你個頭啦,我說啦,這種變態的想法不要再提拉。淩兒的心裡也永遠只有老公一個。來吧,快進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半年前……

地點:夏淩寢室樓下……

心形蠟燭圈中,站著一位手捧玫瑰的男士。

「淩兒,我的好淩兒,你看在我追了你那麼久的份上,你就陪我出去看一次電影吧~ 」

此男姓名:李洪,人稱洪哥,是R大中眾所周知的「採花賊」。他雖臭名昭著,但對追女孩子特別擅長,並不是人有多帥活有多好,而是因為他爸爸是當地的派出所所長,黑白兩道都能擺平,平時身邊聚集著一群「慕名而來」的跟班,別的不提,單論對女孩子獻殷情的本事,還真沒人比不過他。

當然,也有女孩子不吃這套,但是沒關係,以吃飯為名誘拐美女出來,伺機下藥後帶回房內拍裸照,再生米煮成熟飯。有他爹的背景在,受害者對他也無可奈何。

在即將畢業之際,已經將R大前三校花:嚴嫣、余倩兒以及許菲菲都先後收入胯下,R大的男生們對李洪真是羨慕嫉妒恨,女生們則分為兩派,大部分對其能躲則躲,敬而遠之;小部分愛慕虛榮的女生則是主動投懷送抱。

久而久之,洪哥的眼界也越來越高,在夏淩出現以前,他已經很久沒對一個女孩子如此用心了。

自從夏淩以交換生的身份來到R大,立馬引起了軒然大波,使男生們眼前一亮,可惜的是,夏淩自出現伊始便宣佈,已經有了我這麼一個異地的正牌男友了,這才免除了許多不必要的騷擾。

洪哥自從見到夏淩的第一面開始便對她一見鍾情,搬東西、送吃的、陪圖書館等等各種獻殷情。一開始夏淩對他當然是以禮相待,直到感覺洪哥過於殷情,且瞭解了他在R大的種種事蹟後,便以名花有主為由,主動疏遠他了。這可讓洪哥急壞了,他不得不採取點蠟燭獻玫瑰這種「大招」了。可還是於事無補。

其實,在夏淩發現洪哥的問題之前,他們兩人有過兩頓雙人晚餐,洪哥也一度猶豫過是否需要通過「下藥」來一擊即中。可惜的是,一方面洪哥調查到,夏淩的父親,是市裡面的分管教育系統的領導,因此夏淩輕鬆得到了這個交流項目的名額,這個後台可比他爹這個地方派出所長要強了,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對她幹出犯法的事情來。

另一方面,征服了R大所有的校花,讓洪哥覺得有些無趣了,他希望找到一些新的挑戰。夏淩的出現,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如果能將新校花夏淩的異地男友給撬了,自己弄上手,那可是多麼光彩的事情!只可惜,事與願違,我的淩兒,對你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三個月前……

地點:R大附近賓館

「淩兒,再告訴一下老公,洪哥是怎麼操你的好嗎?」我一邊吻著淩兒一邊撫摸。

「討厭啦,不要啦~ 上次已經說過了啦,很羞人啦~ 」

「但是老公想聽啊,想聽他怎麼操到了我的寶貝淩兒,想聽淩兒在做愛的時候叫著他的名字。」我急切地說。

「可是……淩兒已經……已經編不出了啊……你這個變態老公~ 都說給過你聽那麼多次了,怎麼你還不過癮……」淩兒似乎有些不悅。

「沒辦法,老公就是想聽,想知道。否則的話,老公下面就硬不起來了……

你也發現了吧……「我苦惱地說。

「唔……我是知道你要聽那種事情才容易硬,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你怎麼會對戴綠帽那麼著迷……「夏淩對現在的我又愛又氣。

「你知道我一直有點綠帽思想的,也不知怎麼的,和你異地之後,我就不能控制地希望你在R大出軌,幻想著你出軌的事情自慰,會特別舒服。特別是想到你被R大的採花賊洪哥壓在胯下的樣子,讓我不能自拔。」

「討厭……為什麼是他……你再這樣發展下去的話,不知我要怎麼樣才能滿足你了。」淩兒也有些不知所措。

「你只要……答應洪哥和他約會一次就好……嘗試接觸一下嘛,比如親親摸摸之類的,先體驗一下,如果你真的覺得不喜歡的話,那就此作罷,洪哥也不會為難你的吧?」。雖然我內心想的是讓淩兒與洪哥開房做愛一次,但現在提出,肯定會被拒絕,只能先循序漸進。

「親親摸摸……如果我真的與他這樣了,那麼他肯定不會輕易罷手的啦。」

「沒關係啊,你看他那麼久以來對你都是以禮相待,他是不會做出讓你不悅的事情的,你就給他一次機會?」沒想到我竟然在幫自己的情敵追自己的女友。

「話雖如此,但……一定要是他嗎?他的臭名昭著我都告訴過你……為了你,我才一直小心提防著他,不讓他有任何可趁之機。現在他已經快要放棄我了,你反倒讓我去找他……這樣羞人的事情……」淩兒還是有些不樂意。

「他是最佳人選,追了你那麼久、玩女人的經驗又豐富,最重要的是,你和我做愛時叫他名字的樣子最動人了。」

「你……那是你要求的啊……壞老公。我可不想叫的……」

「沒關係啦,那就說好了,滿足老公一次好嗎?約會而已啦,又不是上床~就一次好不好?」

「你,真的確定嗎?」

「我確定。」

「但是……總感覺不太好,和他那種男人約會,再傳出去的話……」淩兒還是有顧慮。

「不用擔心啦,還有3個多月你就結束交換學習,回來了,到時候這裡的事情沒人會知道的啦。就當是幫幫老公,好嗎?」

「好吧,變態老公,實在受不了你。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半月前……

地點:洪哥寢室

「嘿~ 你們說這是不是老天眷顧我啊?就在我快要放棄夏淩這小妮子的時候,竟然峰迴路轉,她主動與我熱絡起來了。真是萬萬沒想到啊!」洪哥被突如其來的幸福給砸暈了。

「那是自然,大哥文武雙全,自入大學以來就沒有女子能抗拒大哥的追求!」

幾個室友小弟在一旁附和。

「不過嘛,我也不能高興得太早,現在只是聊天頻繁了些而已,她還是沒答應與我約會啊,並沒有實質性的進展,感覺這妞兒沒那麼容易搞定啊。」

「夏淩不是有一個異地男友嗎?難道他們之間出了什麼變故?」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前不久一天夜裡,淩兒她主動找我傾訴,大致的意思是她的男友學習太忙了,既不過來看她,微信聊天都逐漸變少了,她懷疑她的男友是不是變心了,來諮詢我!」

「哈哈,那肯定八九不離十啊,再漂亮的女朋友,不在身邊,看不見摸不著,男人自然會變心。洪哥,你再從中搞搞事,這大事可成啊!」室友們紛紛議論。

「那還用你教?我早就和她仔細分析了各種情況,反正都往她男友變心的結果上去猜,現在她已經越來越相信我了,嘿嘿。」洪哥得意地說。

「不過洪哥啊,小弟有一句話,不知當不當講。」突然,室友阿文發話了。

「阿文,有話你儘管說,咱們都是兄弟!」

「即便你們聊得再熟,夏淩只要不願意與你出來約會,就說明她心裡還有她男友,就說明你洪哥在她眼裡只是個備胎!況且萬一她男友真沒變心,真的只是學習忙碌呢?一旦夏淩知道了真相,肯定會遷怒於你,到時候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啊!洪哥你要三思!」阿文認真地說。

「誒?阿文你怎麼說話的呢?怎麼盡說些不吉利的,什麼備胎啊?」其他室友表達了不滿。

……

「大家等等,阿文話雖不中聽,但是句句在理啊!」洪哥沈思良久,發話了:「那麼依兄弟之見,我該如何?」

「洪哥自見到夏淩起,便收斂了不少。但以前那位雷厲風行、無往不利的大哥作風,應該不需要鄙人提醒吧?」

「你是指……把握機會,生米煮成熟飯?!唔……對其他人可以,對淩兒似乎……不妥吧?」洪哥又陷入了沈思。

「有何不可?你對淩兒如此真心,她對你又是如何?一個聊天物件而已,你真以為她那麼容易與男友分手?小晨,你告訴洪哥,半個月之前你看見了什麼?」

阿文說。

「這個……原本怕洪哥知道了傷心,但現在既然夏淩把我們洪哥當備胎,小弟自然要揭穿她!一個月前,小弟親眼看見夏淩與她的異地男友去學校附近的XXX賓館開房了!」小晨說。

「什麼?竟有此事?這個算來,淩兒她主動找我聊天,也差不多是在半月之前,那時她已經發現了男友不對勁,又怎麼會與他開房?他們應該很少聯繫才對呀!」洪哥十分不解。

「那還不簡單,說明夏淩內心還是相信男友的,找你聊天純粹只是留條路,多個備胎而已。」阿文肯定地說。

「他奶奶地,差點被這個小妮子被騙了!幸好有你們這群兄弟在!這樣,事不宜遲,再過半個月,就是我生日了,我就那天約淩兒過來。兄弟們幫我把藥準備好,我們兩手準備。要是她乖乖過來,一切順從,那就當今天我們大家多慮了,從此以後你們也多了一位嫂夫人!」

「如果她又找藉口不來,或者來了以後一點都不把我當男友,那麼,我們就按以前對付嫣兒還有許菲菲的辦法來,生米煮成熟飯!而且兄弟們都有份!哈哈哈!」洪哥惡狠狠地說。

「嘖嘖,嫣兒與菲菲還是很讚的,曾經的校花,但玩多了也就那樣,是時候該換換口味了嘛,哈哈……」

「是啊是啊,平日校園裡高冷不可一世的菲菲在床上竟然可以那麼騷,那麼純真又平易近人的夏淩在床上會是怎麼樣的味道呢?估計也不會差吧,否則怎麼會那麼要,男友一來就去賓館呢?哈哈哈!」

當晚,洪哥寢室裡的每個人,都將夏淩在腦中狠狠淫辱了一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月前……洪哥生日當天

地點:異地微信交流

「淩兒,你今天打扮得好成熟好有味道,才和洪哥聊了一個月,你的變化好大。」看著淩兒即將赴約之前發來的打扮照片:一身黑色連衣蕾絲花邊短裙、長筒絲襪、黑色紅底高跟鞋,這與夏淩平時清純可人的裝扮大相近庭,我感到很意外。

「洪哥他……喜歡這樣的成熟風。今天是他生日,他邀請我出席……自然要打扮得和他胃口……吧。」這打扮,連夏淩自己穿了都覺得有些不自在。

「乖淩兒,你真厲害!才一個月的時間,就把R大的男神洪哥給征服了喲!」

「男神你個頭啦,男痞還差不多~ 抽煙喝酒賭博樣樣都沾染……真後悔答應了你要和他約會……」

「好啦好啦,就試一次嘛,如果不喜歡,以後就不找他了,你正好以確認了我沒有變心,要與我複合為理由,正式拒絕洪哥。老公再幫你物色新的人選。」

「討厭啦,我才不要什麼新的人選呢!不過晚上告訴洪哥我與你複合的話,要與他結束的話,他會不開心的吧。」淩兒表達了擔憂。

「那有什麼關係,反正你也從沒答應過做他的女友啊,你們之間只是曖昧關系而已,而且老公已經在來的路上啦,剛有點事耽擱了,過會我直接到XXX賓館開好房間等你吧~ 等你回來講故事。」

「好的,你快點來吧,過會到了把房間號發我,我這邊結束了就過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月前……洪哥生日的第二天

地點:R大附近賓館

早上,我迷迷糊糊在賓館房中醒來,身邊依舊空無一人。淩兒,你到底在哪裡?從昨晚起,我到達賓館之後,滿心期待你的歸來,但是發你微信不回,打你電話一直是無法接通……你到底在哪裡?

看著微信螢幕,我的心中既興奮,又失落……徹夜未歸,你已經被洪哥那個了吧……但是,怎麼連音訊都沒有?真讓人擔心,到底發生了什麼?早知如此,我真不該讓你去……現在我才發現,如果失去了愛人,戴了綠帽又有何意義?

「咚咚咚……」正在我胡亂猜測之際,傳來了敲門聲。

「淩兒!你回來了?」我立即從床上爬起,跑去開門,但是,門外卻空無一人……

低頭一看,一個紙盒子放在門口,送盒子的人,早已跑開。

我狐疑地將盒子拿回房中,打開……裡面……竟然是一條亮紫色的T型內褲與一雙團在一起濕答答的破損黑絲。

這……難道……是……淩兒的?黑絲的樣子與之前微信照片中的有些相似,但因為已經破損,無法仔細比對,而這條T褲,我也從沒見淩兒穿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正當我一籌莫展之際,一條微信資訊飛了過來,發送人是淩兒:「想你的淩兒嗎?還在等她嗎?」

「你是誰?怎麼會拿著夏淩的手機?」

「昨晚夏淩穿那麼性感,是想從我這離開後就去找你的嗎?幸好趁她上洗手間的時候我看到了你發來的賓館與房間號碼……哼,不怕你知道,我是洪哥,夏淩現在在我這裡,不會來找你了。剛才放在你門口的,是昨晚的戰利品,請笑納。 」

「可惡,你對夏淩怎麼了?她到底在哪裡?要是她發生了什麼,我一定不會發過你的!」女友的安危在我心中仍是第一位的。

「喲喲,年輕人消消氣,淩兒昨天晚上……有些……運動過度吧……現在正在睡覺休息呢。」

「那等她醒來之後,可以放她走了吧?」

「放她走?可沒那麼容易!昨晚老子生日,她過來後竟然和老子提分手,果然是把老子當備胎了!我這人很公道,我追淩兒那麼久,付出了那麼多,拿回一點不過分吧?嘿嘿。」

「你不要太過分了!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你小子才不要太囂張呢!告訴你啊,你可別瞎動什麼腦筋!淩兒現在在我手上,要是你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那麼接下來,她的這種照片以及視頻,將傳遍R大,更會通過交流專案的其他同學與老師的口傳回Z大!這樣一來,夏淩的未來可就……哈哈哈!」

隨之而來的,是一張夏淩裸露雙乳的半身照,照片中的淩兒眼神迷離,口中含著一根粗壯的肉棒,左右雙手更是分別握住了一跟肉棒,昔日的清純女神,被三根下流的雞巴侵犯著……

「卑鄙,你到底想怎麼樣?」

「哈哈,卑鄙正是我的座右銘啊!不過兄弟啊,你也別太擔心了,乖乖回去上學吧,淩兒先借我們玩一會,時候到了自然會還給你了!你就乖乖等著吧!不說了,她好像快醒了!再見咯!」

「什麼意思?快把淩兒還給我!」

「快回話!你們把她怎麼樣了?」

「喂!快點說話啊!你們在哪裡!?」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淩兒的微信不回,電話打過去也關機了……

我的淩兒,終究還是落入了洪哥的魔爪……雖然表面上是意料之外,但在我的內心深處,其實是意料之中吧……

我慢慢從盒子中拿出了破損的黑絲,上面這濕潤又黏糊糊的感覺,還有氣味……沒錯,是男人的精液……

亮紫色的T褲……還算完整,檔部的水漬所散發出陣陣淫蕩的氣息,是男女淫水混合的味道。

淩兒,昨晚,你就是穿著照片裡的蕾絲花邊短裙,坐在洪哥身上,被他的大雞巴頂開了T褲後插進去的嗎?這個姿勢的話,可以插到你身體的最深處吧……

平時你在我身上扭動的樣子,總是那麼的讓人欲罷不能。

絲襪上的精液,那麼多的量,應該是洪哥室友們的傑作吧……他們的濃精在浸潤了你的黑絲之後,不知有沒有機會更進一步呢?

還有那張通過你的微信發來的照片,你的眼神是那麼的無奈,沈淪於三根肉棒的淫威之下,不知道這張照片是一切的結束?還只是個開始呢?

我邊幻想著,便將T褲的檔部湊到鼻子下呼吸淫蕩的氣味,並將那破損的沾滿男人精液的絲襪套上的自己堅硬無比的肉棒,開始套弄……

淩兒……你到底在哪裡?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要過多久,你才會回到我的身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個月前……洪哥生日的第三天

地點:Z大男生寢室

晚上,我依舊受著無法聯繫到夏淩的煎熬,突然,一條微信飛至。

淩兒:老公,他們把手機還給我了……

我:淩兒,你總算回我了,謝天謝地!你平安無事嗎?要不要我現在過來找你?這幾天,都發生了什麼?

淩兒:你一下子那麼多問題,我怎麼來得及回答啦。總之,如你所願了,你這個變態老公,這次真的被你害慘了。

我:對不起嘛,淩兒,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淩兒:你也許是沒想到會這樣,但你內心肯定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吧,都怪我一時心軟。

我:親愛的對不起,那我現在就請假過來找你好嗎?

淩兒:不用了,他們只是把手機給我而已,我人還在他們那裡,而且,我已經答應了洪哥,要正式做他的女友,直到……

我:做洪哥的女友?這怎麼可以?淩兒不要生氣不要衝動啊,我真的是很愛你,才會有這種想法的。你不要離開我好麼?

淩兒:你別激動,先聽我把話說完啦!直到交流專案結束啦,也就是說只有2個多月的時間而已。

我:為什麼呢?他不是已經得到你的身體了嗎?為什麼還要你做他的女友?

你為什麼要答應他?

淩兒:為了面子吧,之前我一直拒絕他,現在他不想讓別人以為他是通過下流的手段得到了我,而是想向全校證明我是真的被他的追求所感動,心甘情願與他在一起的。

我:那你真的?

淩兒:什麼啦?我當然是完全不願意啊!但是沒辦法,這幾天裡,他們拍了許多照片……還有視頻……洪哥只給我2個選擇,1。心甘情願宣佈成為他的女友,與他在一起直到交流項目結束,讓他成為全校男人羨慕的對象;2。繼續拒絕他,但是他會公佈我的裸照和視頻,即便更加臭名昭著也要向全校宣佈他已經佔有了我的身體,同時脫我一起下水。你說,我該選什麼?

我:唔……似乎,也只能選第一種情況了。那這2個月的時間裡,你們就要繼續……?

淩兒:對啊,正常男女朋友之間會做什麼,我們就會做什麼,而且洪哥提出了附加條件,那就是,你不能出現。只有這樣,在交流項目結束後,他才會把所有的照片和視頻刪除,並放我回到你的身邊。

我:怎麼能這樣?為什麼我不能出現?

淩兒:因為,我已經是他的正式女友了,你再過來被人看見的話,豈不是穿幫了嗎?

我:但是,我們怎麼相信洪哥言而有信呢?

淩兒:沒有辦法……只能單方面相信他吧……你現在知道著急了?在要求我勾引洪哥與他約會的時候,你怎麼沒想到可能產生的後果?現在我已委身於他,還被他拍下那麼多裸照把柄,你希望我怎麼辦呢?

我:我……對不起淩兒……是我太自私太任性了,害了你,讓你受委屈了…

淩兒:哼,你知道就好!但現在,我覺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按洪哥說的辦吧,你也別太擔心了,只要我順著他的意思,他也沒理由壞我名聲。

我:那他萬一真的要你做他的女友,一直做下去怎麼辦呢?

淩兒:這個我早就考慮過啦,不會的,一方面我交流項目結束後肯定要回來的,另一方面如果他真心喜歡我想和我在一起,那天晚上就不會和他的室友一起……那個我了。

我:那晚……你果然,是被輪姦了……嗎?

淩兒:幹嘛……說得那麼……直白……這段時間你就辛苦一點,不要過來了哦。就當做是對你變態想法的懲罰~ 不過,我們微信還是可以一直保持聯繫的。

我:這樣啊……但是我會想你……而且,這幾天具體發生了什麼,你還沒告訴我呢……

淩兒:這種事情……還用得著問嗎?這幾天我一直和洪哥還有他的三個室友一起,在他校外的臨時出租屋內,你可以盡情發揮你的想像力了……

我:啊?

淩兒:啊你個頭啦,不說了,洪哥找我了,有機會再聯繫吧~

我:淩兒,等等……你自己……注意安全……記得……避孕……我會一直陪著你等你回來的。

淩兒:……知道了。

接下去的時間裡,是我有史以來最難熬的日子,雖然每天依舊可以和淩兒保持微信聯繫,偶爾通通電話,但是僅僅只有普通的交流,她白天依舊正常上課,在校園中依舊保持女神的身份,唯一的區別是多了一個新Title:洪哥的女朋友。

這一爆炸性的消息,給R大眾多蠢蠢欲動的男生們又澆了冷水。可以想像此時洪哥得意的神態。

晚上自然是回到洪哥的出租屋內……對於具體細節,淩兒閉口不談,對於我數次要求趕過去找她的想法,她都堅定地予以拒絕。

我的腦中,自然不停地腦補著淩兒與那四個男人淫亂的畫面,那條T褲與破損的絲襪,也已沾滿了我自己的精液,無法再使用了……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幾週,突然某一天,洪哥主動添加了我的微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一個月前……第一天

地點:Z大男生寢室

洪哥:小子,沒有女朋友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我:可惡,你這個卑鄙小人,有機會我一定要你好看!

洪哥:嘖嘖嘖,年輕人怎麼還是那麼衝動?淩兒她沒有告訴你不要隨便惹你洪哥生氣嗎?

我:哼,時間已經過半了,還有最後一個月的時間,希望你到時候言而有信!

洪哥:我洪哥在外面混,自然說到做到。一個月後交流專案結束了,夏淩會回到你身邊的。

我:還有把你們拍的她的裸照和視頻全部刪掉,不要再纏著她!

洪哥:這個嘛……嘿嘿,這正是我今天想來和你聊聊的,裸照和視頻我手裡已經有很多了,這段時間裡一直在拍,到時候如果就這麼一刪了之,真的很可惜

啊~

我:你想以此為把柄威脅她嗎?我警告你,這可是犯法的!

洪哥:嘿嘿,這還用得著你提醒?

我:明白就好!照片刪乾淨,我們從此一刀兩斷!

洪哥:嘖嘖,不要說得那麼絕情,畢竟我和你的淩兒已經有了肌膚之親,你怎麼也得愛屋及烏一下吧?哈哈,話說淩兒還是很關心你呢,這幾天一直在求我,讓你們見一面。

我:你這個無恥之徒……

洪哥:誒,話不要說太快,我有說不行嘛?正好,淩兒這幾天大姨媽來了,你就過來一次吧。

我:什麼?你答應我們見面?不會有什麼詭計吧?

洪哥:怎麼?你怕了?她來大姨媽,本來我們就做不了什麼,本大爺就大發慈悲讓你們見一次吧,不過地點我指定,免得你們逃跑!只能在一家餐廳裡吃一頓飯,就一頓飯的時間,吃完就立馬滾蛋。要是怕了你就別來了。明天中午12點,R大附近七里香餐廳,過時不候!

我:好……明白了,明天我會來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一個月前……第二天

地點:R大附近七里香餐廳

到達後才發現,這家七里香餐廳原來是洪哥私人開的飯店,中午為了防止意外發生,已經暫停營業了,專門為我和淩兒開設了一個包間。

一個月不見,受盡四個男人的淩辱,我的夏淩卻依舊光彩照人,步入包間的一剎那,我便見到了精心打扮過後的淩兒,與她緊緊相擁。

「淩兒,想死我了,終於見到你了。」

「老公,你怎麼明顯瘦了,要好好照顧好自己,淩兒馬上就回來了!」

由於受到服務員的監視,我與淩兒在飯桌上也只是簡單隱晦地聊了聊各自近況,我曾想鼓起勇氣帶著淩兒逃跑,但卻被她堅定地按住了……仔細想想也是,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怎麼跑得掉呢?

很快,兩個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用餐完畢後,服務員便進來傳話:洪哥說了,他已經信守承諾讓你們見面,現在時間到了,男的可以走了。

「淩兒……我……不捨得你……」剛剛見面又將分別,我心中自是百般不捨,再次與淩兒相擁在一起。

「老公……能看見你,淩兒就安心了,放心吧,還有一個月,淩兒就回來了。」

「嗯,老公會乖乖等著的,以後老公再也不會讓你失望了。」

「傻老公,這次過來,你覺得開心嗎?滿意嗎?」淩兒突然問了一句。

「當然開心啊,能見到我的淩兒,自然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了!」

「那就好,那樣便值得了……」淩兒輕輕地自言自語了一句,我沒有察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一個月前……第三天

地點:Z大男生寢室

洪哥:回去了?昨天中午抱歉我正好有飯局,沒能來參加你們的久別重逢啊

~

我:你少假惺惺了,誰想見你?

洪哥:哈哈,真的麼?要是你不想見我,那你還拚命慫恿淩兒來找我約會?

我:你在胡說些什麼?

洪哥:實話告訴你吧,前陣子夏淩去上課,手機拉在家裡了,我閒來無事仔細翻閱了一下你們的聊天記錄,信息量果真好大啊!

我:什麼?你!

我的綠帽想法以及要求她與洪哥約會的對話等等,都在與淩兒的微信聊天記錄中,現在全被洪哥知道了,這可如何是好?

洪哥:意外吧?哈哈,其實也沒什麼,像你這種綠帽男,我早有耳聞,沒想到還能遇到,更沒想到你還給我送了份大禮!哈哈哈。

我:你想怎麼樣?

洪哥:我的要求很簡單,前天不是和你提了照片和視頻的事情嗎?我突然想到,這些有關夏淩的寶貴資料,你這個正牌男友還沒欣賞過吧?

我:可惡!你到底想幹什麼?

洪哥:沒幹什麼啊,你想看的話,我就發給你看咯。你很想看吧?對嘛?

我:我……沒有……

洪哥:真是死鴨子嘴硬,你的心思全部暴露在聊天記錄中了,就不要和我裝糊塗了!我可以立即給你看,並且隨時為你更新淩兒在床上的最新動態,但是,有一個要求。

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好心,說,什麼要求?

洪哥:哈哈,這樣才對嘛,男人之間,說話不用繞彎子!如果我把照片和視頻給你看了,那我就再也不用刪除這些東西了,可以永久保留,並且,想怎麼用,就怎麼用!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這怎麼可以?!照片在你手上,後患無窮!

洪哥:確實是後患無窮,但如果你要我到期刪除的話,你將永遠無法知道這兩個月裡面淩兒到底經歷了什麼,即便她肯主動告訴你,相信「口述」遠沒有「照片  視頻」那麼有現場感吧?

我:……

洪哥:很矛盾吧?哈哈哈,沒關係,我可以讓你再考慮幾天,你看,我把這個選擇交給了你。如果我問淩兒,想必淩兒不假思索地就會要求我刪除吧,這樣一來,你就真的什麼都看不到了哦?

我:我怎麼知道你拿著照片,會不會對淩兒不利?

洪哥:你不知道啊!其實這件事情我本不用來問你,假裝答應你們,刪除一份copy件就能騙過你們了,但我還是來問了,因為我雖然有時不擇手段,但在道上混,信譽一直是我最看重的東西。如果你們不願意,我是絕對不會單方面違約欺騙的!至於對淩兒不利,目前她那麼聽話,我自然沒有這個打算。但以後即便有了,只要你這個男友在她身邊對她永遠不離不棄,我再做什麼也無濟於事,對吧?

我:……

洪哥: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怎麼選擇,你慢慢考慮一下。

我:不用考慮了,我現在就給你答覆……我,要看照片……

洪哥:哈哈,爽氣!我就喜歡爽氣的男人!我把照片全部給你,一個月後夏淩離開,全部照片與視頻繼續保存在我這裡,你確定哦?

我:確定……但是,這件事請不要告訴夏淩,你要當著她的面刪除一份copy件,讓她安心。

洪哥:哈哈,你這個男友,還要夥同我一起騙你的女友咯!沒問題,我答應你!那麼,你就去到這個網盤位址吧,所有的照片與視頻我都保存在裡面,並且會不斷更新的。你就,慢慢欣賞淩兒在床上的媚態吧~

我迫不及待地打開網盤……一個月的時間裡,13部視頻,390張照片……我一口氣將他們打包下載……照片裡面各種都有,有淩兒在校園裡的、上課時的,但絕大部分,都是在洪哥的出租屋內、在床上、淩兒裸露著身體、各種器官的特寫、被男人圍繞、被開發、被澆灌……

我一邊看著,一邊握住了自己的肉棒,與此同時,按照時間順序,我點開了視頻中的第一部……

對不起,淩兒,雖然昨天剛見面,但那麼短的時間,讓我對你的思念有增無減……我實在是太愛你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今天

地點:Z大附近賓館

「我的淩兒,你終於回來了,想死我了!」終於,交流專案準時結束,女友夏淩也如約回到了我的身邊,一進賓館,我們便迫不及待地擁吻在一起,倒在床上。

「老公這兩個月是不是忍得特別辛苦啊?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讓我亂玩哦?」

淩兒調皮地說。

「不要了,我以後再也不要你離開我身邊!我們要永遠在一起!對了,走的時候,洪哥沒有為難你吧?照片視頻什麼的都刪掉了?」

「不是有句話叫什麼,每個美麗的女人身後,都有一個那個她那個到想吐的男人嗎?其實越到後面,他們幾個也都開始膩了,沒有一開始那麼……會折騰了……」淩兒害羞地說。

「不會啊,我對淩兒,永遠都不會膩……平安回來就好,只可惜,那些照片視頻再也看不到了……」我假意附和。

「嘻嘻,就知道你會這麼想,雖然都刪了,但是有幾次,淩兒讓他們用我的手機拍了點東西……你如果想看……過會可以……去看……」

「真的嗎?淩兒你太聰明了,真的好愛你!快讓我看看!」欣喜之餘,我開始對自己私下與洪哥達成的交易產生了負罪感。

「要看可以,但要先讓我看看你的床上功夫有沒有生疏呢?他們幾個,很會弄哦……淩兒這裡已經有說不完的故事了,想不想聽?」被調教歸來的淩兒,變得愈發風騷嫵媚了。

「趕緊交代,我的騷淩兒!仔仔細細地把他們怎麼弄你的細節全部說出來!

老公要進來了……啊……「我興致勃勃地說。

「等等,老公,先……戴套……」

「好了,淩兒,那麼熟練了,這段時間裡面,你也一直叮囑他們戴套的對吧?」

說完,我硬如金剛的肉棒一下子便頂入了淩兒嬌嫩的私處。

「啊……啊……老公你好厲害……啊!舒服……但……還是不夠啊……啊」

房間內的淫語此起彼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間:兩週以後

地點:Z大附近醫院

醫生:夏淩女士,孕檢呈陽性,確認你懷孕了,旁邊是你男友吧?你們有沒有打算?

我:這個……讓我們再考慮一下吧,謝謝醫生……

走出診室,我們坐在大廳,兩人沈默不語……

淩兒:老公……對不起……

我:傻孩子……沒關係的,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會負責的。

淩兒:老公……我好怕……怎麼會這樣……

我:不怕不怕,老公來抱著,無論發生什麼,老公永遠不會離開你的,淩兒你放心!老公永遠陪著你。

淩兒:為什麼運氣會那麼差……嗚嗚嗚……

其實,在所有的照片與視頻中,那些進入淩兒身體的男人,雖然在體內射精時都有戴套,但還是出現過多次無套插入、體外射精的場景,中招懷孕也並不意外,但我相信,真正導致淩兒懷孕的,是在淩兒歸來後,洪哥才發給我的一份「彩蛋」視頻。

按照洪哥的說法,這份視頻之前就錄製好了,他一直沒有上傳至網盤中,為的就是在淩兒歸來之際,再給我一個驚喜。

視頻內容:

畫面中,身材姣好的淩兒跪趴在床上,雙腿分開,轉頭看向身後……相機的鏡頭對著美女的屁股,從趴開的雙腿中可以清楚地看見她微微張開的陰唇。

「淩兒,看來你也是一個遵守諾言的好姑娘呢,甚合我意!」洪哥的聲音傳了出來,他赤裸著上身,慢慢走到淩兒屁股的正後方,正解開褲帶。

「你不要再說了……等事情結束,希望我們雙方都能信守承諾。」淩兒無奈地說道。

「之前的午餐,很滿意吧?那麼,過會你也要讓我滿意喲,你要知道,交換條件中,我最看中的,不是別的,而是心甘情願這四個字。」話音落,洪哥的褲子也已完全褪下。

「我……明白,你讓我與男友提前見了一面,我便會心甘情願地讓你內射一次……」淩兒說完,便羞澀地將臉埋了下去。

「沒錯,那你知道,為什麼我選擇今天嗎?」洪哥淫蕩地笑著。

「不知道……」

「因為你說你的月經很規律,那麼根據推算,今天應該就是你的排卵期!」

洪哥道出了原因。

「你!好卑鄙……」淩兒一聽,意外地抬起頭來。

「怎麼?想反悔?我可是完全按照交換條件執行,可沒作弊吧,要怪就怪你在提出條件時,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呵呵,要是你現在反悔,那麼等交換項目結束時,我也不保證我會履行諾言喲。」洪哥牢牢地握住了淩兒的軟肋。

「隨你吧……反正……只能一次,也不是必中的……」淩兒再次低下頭去。

「大美人不要生氣,我只是合理利用規則而已啦。那麼……說好的心甘情願呢?」洪哥的肉棒已經高高抬起。

「…………」

「快點哦,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洪哥嚴肅地說。

「洪哥哥……今天……是淩兒的排卵期,淩兒已經洗乾淨身子了,你今天可以……不戴套子插入……射在裡面……」淩兒邊說,邊抬起雙手,伸到了屁股後面,緩緩地趴開了自己的小穴。

「嗯……這才像話嘛……淩兒老婆,你的好意,夫君領了!」洪哥說完,便扶住淩兒的小蠻腰,從後方狠狠地將自己挺立的肉棒插入了淩兒的小穴之中。

「啊……好大……好硬!啊!啊……好深!啊!……」一經插入,淩兒便不自覺地抬起頭來大聲淫叫。

整個視頻持續了20分鐘……最後,洪哥故意讓淩兒從一開始的後入位變到傳統位,還頗有心計地在淩兒的屁股底下墊了兩個枕頭,一陣猛烈的抽插後,盡數將自己積蓄的精液射入了淩兒處於排卵期的身體中……

「別動,就這樣讓老公壓一會,射了那麼多精液,可不能讓他們流出來……

還有,事後你不準買避孕藥哦!那樣,也算作弊!嘿嘿!「洪哥陰險地說。

喜歡就讚一下!!!
4 3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妻子的淫蕩自述
進錯房間 上錯床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交換伴侶
老婆掉包惹禍殃
催眠強姦家人
愛上親媽跟後媽
不安於室人妻
熱門小說:
相親時大姨子誘惑幹她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