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白領性感女人的慘叫 職業制服

女上司的叫床堅叔在淫城開的工廠裏,有不少性感熟婦。他的財務部女經理也是一位性感熟婦,她名叫呂雲,47歲,身高1米69,人高馬大,杭州裔,相貌清秀,膚色極白淨,長發梳在腦後,戴一金絲邊眼鏡,平時非常嚴厲。

在財務部有一青年,名叫孫勇,今年二十多歲。小夥子,難免粗糙些,工作經常出錯,經常被呂雲訓斥。

一天孫勇又出了錯,被呂雲叫到她辦公室嚴厲斥責。孫勇被訓得滿臉通紅。

他低著頭偷看那呂雲,只見她,穿著白襯衣,灰色旗袍式短裙,大白腳穿著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孫勇一邊挨訓,一邊暗想,好性感的娘們兒!這娘們兒大白腳真好看!這家夥色心很重,被訓成這樣,還惦著女經理性感的大白腳。

不過,想歸想,該做的事還得做,孫勇抱著一堆帳本,回到座位上,又對帳去了。

第二天上午,孫勇無意中經過公司總經理黃世豪的辦公室,見裏面沒人,出於好奇,便閃身進去,盯著黃總的電腦看。正在這時,黃總回來了,嚇得孫勇滋溜鑽進了裏屋。黃總的辦公室的裏屋是他的休息室,其實就是臥室。

黃總今年四十多歲,是香港人,精力充沛,也是個很厲害的老板。他坐在電腦前看郵件,過了一會兒,女經理呂雲進來了。

孫勇把裏屋的門悄悄打開一條縫,往外看去,只見這呂雲穿著仍是白襯衣,灰短裙,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非常性感。她來到黃總面前,說:“黃總,我向你彙報一下昨天的財務情況。”

孫勇想也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只見黃總站起身來,一下將高大的女經理呂雲按在桌子上,一把捉住她的大白腳,扒了涼鞋,捉了那精美襪蓮,放在鼻下,貪婪地嗅了起來。更讓孫勇沒想到的是,平時對員工十分嚴厲的呂經理,此時竟毫無反抗,任由黃總玩弄她的大白腳,還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躲在裏屋的孫勇見了,雞巴一下硬了起來。

只見呂雲坐在桌邊,一條大美腿擡著,那精美襪蓮捉在黃總手裏。黃總扒下那只襪筒,另一條腿的襪筒也退下一半。黃總將那扒下的發黑的襪尖放在鼻下使勁地聞著,呂雲的蓮香聞得他雞巴暴起。他把那襪尖塞入另一邊的襪筒裏,捉了呂雲的大白腳,盡情吮吸起來。呂雲的大白腳長得分外清秀,確實誘人。

呂雲不停地哼哼著,如泣如訴。

黃總順著呂雲性感的大白腳,小腿,大腿,一路舔了上去,然後一頭紮入呂雲兩腿之間。

孫勇順著門縫,貪婪地看著女上司的下身。只見呂雲兩腿之間,黑乎乎地一大片陰毛,又多又亂,性感極了。黃總撕咬那陰毛,呂雲低聲呻吟著。她的屄眼已經是淫水流成小河了。黃總又去舔呂雲的陰道口,呂雲哼哼得更厲害了,一邊哼哼著,一邊還扭動著身子。

黃總無恥地舔呂雲的尿眼,呂雲發出了似乎是哭泣的聲音,她的尿嘩嘩地流了出來,黃總忙用嘴接著,喝了不少。

喝了呂雲的尿,黃總更興奮了,他把呂雲的兩條大美腿扛在肩頭上,挺雞巴朝她屄裏狠插。呂雲被小她幾歲的黃總插得一個勁地叫喚。好在這辦公室隔音很好,外面的員工聽不見。

黃總一邊插,一邊抱著呂雲一只大白腳亂啃,呂雲被弄得“呀呀”地亂叫。

黃總興奮得臉都扭曲了,顯得非常醜惡,他臉上還流著呂雲的騷尿。就在呂雲的叫聲中,黃總低吼一聲,射了。

他射完後,並沒打算就此放過呂雲,而是捧著她的大白腳繼續細細吮吸,一邊吮吸,一邊說:“真舒服,在辦公桌上操你,真痛快!真刺激!”

呂雲用一種孫勇從未聽過的嬌滴滴的聲音說:“黃總,在你這張桌上,人家都被你操過多少次了啊,你都還記得嗎?”

黃總淫笑道:“插你千遍也不厭倦!”

呂雲說:“放開我吧,還有工作要向你彙報呢。”

黃總說:“剛才臨時接到香港堅叔的電話,要我趕快回去開會,我還沒通知廠裏呢,等會我走了,你通知廠裏吧,走之前,我要再插你一次!”

說著,繼續吮吸呂雲的大白腳。吮著吮著,他雞巴又硬了。

他命呂雲下了地,穿上涼鞋,扶著辦公桌,撅起肥白的屁股。黃總揮掌狠狠抽打了呂雲的屁股兩下,疼得呂雲叫了起來,然後,黃總扶著呂雲的屁股,從後面將粗硬的雞巴往呂雲屄眼裏亂捅。

呂雲被捅得嬌吟婉轉:“黃總……黃總……輕點呀……哎呀……哎呀……黃總黃總……”

孫勇在裏屋都看呆了,他怎麼也想不到,戴著金絲眼鏡,平時如同母老虎一樣的女強人呂雲,在黃總面前竟然被操得象一條母狗!孫勇硬著雞巴暗暗罵道:

“賤!女人就是賤!”

大家都知道黃總好色,廠裏的一些性感熟婦都被他玩了,但孫勇畢竟是第一次見到真實情況,他還沒結婚,不了解女人,不知道女人原來是這麼賤的,連女強人呂雲,也有這麼賤的時候。

他回過頭去,見床上有幾付女人的絲襪,肯定是被黃總玩弄的廠裏哪個女員工的,忙拿起一付肉色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暗叫:“真好聞!”然後把那襪尖套在雞巴上,一邊自摸那套了絲襪的雞巴,一邊繼續欣賞。

黃總一邊操,一邊彎腰將手探到呂雲身下,狠抓呂雲的奶子,呂雲疼得尖叫起來。

黃總吼叫:“插死你!我插死你!插爆你!”一邊抓著呂雲奶子,一邊用力將雞巴往呂雲屄裏狠頂。呂雲撅著屁股被黃總從後面操,被頂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如泣如訴,她戴著金絲眼鏡的清秀的臉上,表情痛苦。

黃總突然發出吼叫,再次發射。發射時他瘋狂地捅呂雲,呂雲大聲嚎叫。

在呂雲的叫聲中,孫勇也射了,射透發黑的襪尖。

射完了,黃總疲憊地趴在呂雲雪白的後背上,呼呼地喘著粗氣。呂雲被他壓著,一動也不能動。

過了好一會,黃總才起來,收拾幹淨,吻別呂雲,說:“我走了,你替我通知廠裏。”提上包,出門下樓坐車,直奔機場。

呂雲下身赤裸,一屁股坐在黃總的老板椅上,分開兩條大美腿,把大白腳放在桌子上,胸部起伏,不停地喘息。

這時,孫勇從裏屋走了出來。呂雲一下子驚呆了。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孫勇就撲了上來,將她按在椅子上,罵道:“母狗!原來你這麼賤,老子也要玩玩你!”

呂雲反應過來,急忙掙紮。她身大力不虧,孫勇身高也就一米七,一時還弄不住她。孫勇急了,叫道:“呂雲,你別動,不然我把你的醜事告訴全廠人!”

呂雲一下子停止了反抗,是啊,廠裏人知道了,以後自己還怎麼管他們呢?

她的反抗減弱了。

孫勇趁機扛起呂雲兩條大美腿,將還戴著絲襪的雞巴捅入呂雲的屄眼。那絲襪就是呂雲上次下班後被黃總操時脫在床上的,她知道是她的,因為那絲襪極輕薄細軟,是她最愛穿的那種。被戴著女人絲襪的雞巴捅屄,呂雲感覺別有一種刺激,忍不住叫出聲來。孫勇雞巴戴著女人絲襪捅屄,也舒服極了。

那絲襪上有孫勇剛才射出的精液,呂雲陰道裏也是淫水泛濫,所以孫勇捅得順溜極了。呂雲被捅得一聲接一聲地喊叫。

剛才黃總操呂雲時,咬的是她右面的大白腳,現在孫勇一邊操她,一邊又啃她左面的大白腳,呂雲又疼又癢,不停地叫喚。孫勇狠咬呂雲不由自主高高翹起的一玉趾,呂雲疼得尖叫起來。

呂雲被孫勇按在老板椅上,兩條大美腿分開,被他狠操,孫勇見呂雲的褐色大奶頭子實在誘人,不由低下頭去,狠咬她大奶頭子,呂雲疼得眼淚都出來了,在她的金絲眼鏡後面,她的淚花在眼眶裏閃動。

孫勇直起身,邊捅邊叫:“呂雲啊呂雲,你也有今天!”捅得越發凶狠!呂雲子宮被捅,疼得連聲叫喚。

見平時那麼嚴厲的女經理,現在被自己操成這樣,孫勇痛快極了!就在呂雲的嚎叫聲中,孫勇精液再次射透呂雲絲襪那發黑襪尖,射入呂雲的陰道深處。

呂雲被奸得躺在老板椅上動彈不得,嬌喘噓噓。

孫勇拿起桌上黃總的數碼相機,連連拍攝呂雲的裸照。呂雲後悔剛才沒有反抗到底,被他奸了。

孫勇知道呂雲在四星級泛亞都市酒店裏有一套長包房,現在他知道了,那肯定是呂雲和黃總的淫窩。他對呂雲說:“把你酒店鑰匙給我,我在那裏等你,馬上來,帶姚妮一起來,否則,我把你裸照給你老公,再貼到網上!”

說完,揚長而去。

事已至此,呂雲就是再後悔,再不願意,也只好照辦,先顧眼前,其他的以後再說了。

姚妮是財務部的一名女員工,今年28歲,孩子三歲了,身高1米68,頗有姿色,腳長得很性感,她穿小褂短裙,經常光著美腿香蓮穿著拖鞋,廠裏的男人們都盯著她的香蓮流口水,孫勇當然也不例外地對她暗起色心。

呂雲收拾了一下,出去,先是通知行政部,黃總回香港了,然後對姚妮說:

“把你手頭的事放一下,跟我去酒店,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和你談。”姚妮當然從命。

再說孫勇,打的來到都市酒店。上了38層,進了呂雲的房間。一進去,就見床頭枕邊沙發上,到處是呂雲脫下未洗換穿的各色絲襪,喜歡得他拿了這付又拿那付,聞個不停,雞巴也因之而硬。

正在他陶醉於呂雲絲襪之時,呂雲和姚妮趕到了。

姚妮一見孫勇,先是驚奇道:“咦?你也在啊?”又見他拿了絲襪在聞,才覺得不對,於是轉向呂雲。呂雲也不知該說什麼。孫勇一躍而起,直撲姚妮。

姚妮本能地反抗著,孫勇叫道:“呂雲,快幫忙弄住她!別忘了那些照片在我這兒!”呂雲無奈,只得上前幫手。兩個人把姚妮按在床上,孫勇用手裏呂雲的絲襪將姚妮雙手反綁在後,迫使她跪趴在床邊呈母狗式,然後掀起她的短裙,姚妮今天沒有光腳,裏面穿的竟是性感的無襠肉色褲襪,未穿內褲,孫勇大喜,挺雞巴從後瘋狂地插她屄眼。姚妮被粗暴插入,疼得叫個不停。

孫勇命呂雲也脫光下身,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姚妮旁邊。孫勇拿著呂雲剛剛脫下的肉色褲襪,使勁聞那發黑的襪尖,那成熟性感婦人襪尖的異香,被他深深吸進大腦,極大地刺激了他,使他獸性大發!他雞巴硬得要爆炸了,狠捅姚妮,直搗花心,姚妮疼得連聲哭叫。

孫勇一邊捅一邊罵:“賤貨!老子早就想入你了!”一邊捅還一邊揮掌猛擊姚妮那肥白屁股,疼得她尖叫。

孫勇又從姚妮屄眼裏拔出雞巴,狠狠捅入呂雲的屄眼,直搗子宮,呂雲戴著金絲眼鏡的清秀的臉痛苦極了,忍不住叫出聲來。孫勇一邊捅一邊罵:“賤貨!

你這賤貨!以後,還罵不罵我了?”

“不罵了……不罵了……哎呀……哎呀……”

“給我漲工資!”

“漲……漲……哎呀……哎呀……疼……疼呀……”

孫勇惡狠狠地罵道:“疼死你!誰讓你以前對我那麼凶!”他更加凶狠地捅呂雲的屄,故意狠搗她的子宮,又伸手死命抓她奶子。

呂雲疼得哭叫不止:“哎呀……疼死了……饒了我吧……我以後不敢了呀…我知道錯了……哎呀……疼……疼……”

孫勇一邊狠操呂雲,一邊又從後面捉住姚妮一只香蓮,姚妮就象一條母狗一樣,向後擡起一條美腿,香蓮被孫勇狠狠撕咬,兩個性感女人的慘叫聲響成一片……就在她們的慘叫聲中,孫勇覺得快堅持不住了,於是從呂雲屄裏拔出雞巴,將雞巴對準她的臉,猛烈地射在她戴金絲眼鏡的清秀的臉上,然後,又射了一部分在姚妮那頗有姿色的臉上。

射精後的孫勇一身放鬆,壓倒在她們身上。

半個小時後,屋裏又響起兩個白領性感女人的慘叫…

女上司的叫床堅叔在淫城開的工廠裏,有不少性感熟婦。他的財務部女經理也是一位性感熟婦,她名叫呂雲,47歲,身高1米69,人高馬大,杭州裔,相貌清秀,膚色極白淨,長發梳在腦後,戴一金絲邊眼鏡,平時非常嚴厲。

在財務部有一青年,名叫孫勇,今年二十多歲。小夥子,難免粗糙些,工作經常出錯,經常被呂雲訓斥。

一天孫勇又出了錯,被呂雲叫到她辦公室嚴厲斥責。孫勇被訓得滿臉通紅。

他低著頭偷看那呂雲,只見她,穿著白襯衣,灰色旗袍式短裙,大白腳穿著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孫勇一邊挨訓,一邊暗想,好性感的娘們兒!這娘們兒大白腳真好看!這家夥色心很重,被訓成這樣,還惦著女經理性感的大白腳。

不過,想歸想,該做的事還得做,孫勇抱著一堆帳本,回到座位上,又對帳去了。

第二天上午,孫勇無意中經過公司總經理黃世豪的辦公室,見裏面沒人,出於好奇,便閃身進去,盯著黃總的電腦看。正在這時,黃總回來了,嚇得孫勇滋溜鑽進了裏屋。黃總的辦公室的裏屋是他的休息室,其實就是臥室。

黃總今年四十多歲,是香港人,精力充沛,也是個很厲害的老板。他坐在電腦前看郵件,過了一會兒,女經理呂雲進來了。

孫勇把裏屋的門悄悄打開一條縫,往外看去,只見這呂雲穿著仍是白襯衣,灰短裙,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非常性感。她來到黃總面前,說:“黃總,我向你彙報一下昨天的財務情況。”

孫勇想也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只見黃總站起身來,一下將高大的女經理呂雲按在桌子上,一把捉住她的大白腳,扒了涼鞋,捉了那精美襪蓮,放在鼻下,貪婪地嗅了起來。更讓孫勇沒想到的是,平時對員工十分嚴厲的呂經理,此時竟毫無反抗,任由黃總玩弄她的大白腳,還發出輕輕的呻吟聲。

躲在裏屋的孫勇見了,雞巴一下硬了起來。

只見呂雲坐在桌邊,一條大美腿擡著,那精美襪蓮捉在黃總手裏。黃總扒下那只襪筒,另一條腿的襪筒也退下一半。黃總將那扒下的發黑的襪尖放在鼻下使勁地聞著,呂雲的蓮香聞得他雞巴暴起。他把那襪尖塞入另一邊的襪筒裏,捉了呂雲的大白腳,盡情吮吸起來。呂雲的大白腳長得分外清秀,確實誘人。

呂雲不停地哼哼著,如泣如訴。

黃總順著呂雲性感的大白腳,小腿,大腿,一路舔了上去,然後一頭紮入呂雲兩腿之間。

孫勇順著門縫,貪婪地看著女上司的下身。只見呂雲兩腿之間,黑乎乎地一大片陰毛,又多又亂,性感極了。黃總撕咬那陰毛,呂雲低聲呻吟著。她的屄眼已經是淫水流成小河了。黃總又去舔呂雲的陰道口,呂雲哼哼得更厲害了,一邊哼哼著,一邊還扭動著身子。

黃總無恥地舔呂雲的尿眼,呂雲發出了似乎是哭泣的聲音,她的尿嘩嘩地流了出來,黃總忙用嘴接著,喝了不少。

喝了呂雲的尿,黃總更興奮了,他把呂雲的兩條大美腿扛在肩頭上,挺雞巴朝她屄裏狠插。呂雲被小她幾歲的黃總插得一個勁地叫喚。好在這辦公室隔音很好,外面的員工聽不見。

黃總一邊插,一邊抱著呂雲一只大白腳亂啃,呂雲被弄得“呀呀”地亂叫。

黃總興奮得臉都扭曲了,顯得非常醜惡,他臉上還流著呂雲的騷尿。就在呂雲的叫聲中,黃總低吼一聲,射了。

他射完後,並沒打算就此放過呂雲,而是捧著她的大白腳繼續細細吮吸,一邊吮吸,一邊說:“真舒服,在辦公桌上操你,真痛快!真刺激!”

呂雲用一種孫勇從未聽過的嬌滴滴的聲音說:“黃總,在你這張桌上,人家都被你操過多少次了啊,你都還記得嗎?”

黃總淫笑道:“插你千遍也不厭倦!”

呂雲說:“放開我吧,還有工作要向你彙報呢。”

黃總說:“剛才臨時接到香港堅叔的電話,要我趕快回去開會,我還沒通知廠裏呢,等會我走了,你通知廠裏吧,走之前,我要再插你一次!”

說著,繼續吮吸呂雲的大白腳。吮著吮著,他雞巴又硬了。

他命呂雲下了地,穿上涼鞋,扶著辦公桌,撅起肥白的屁股。黃總揮掌狠狠抽打了呂雲的屁股兩下,疼得呂雲叫了起來,然後,黃總扶著呂雲的屁股,從後面將粗硬的雞巴往呂雲屄眼裏亂捅。

呂雲被捅得嬌吟婉轉:“黃總……黃總……輕點呀……哎呀……哎呀……黃總黃總……”

孫勇在裏屋都看呆了,他怎麼也想不到,戴著金絲眼鏡,平時如同母老虎一樣的女強人呂雲,在黃總面前竟然被操得象一條母狗!孫勇硬著雞巴暗暗罵道:

“賤!女人就是賤!”

大家都知道黃總好色,廠裏的一些性感熟婦都被他玩了,但孫勇畢竟是第一次見到真實情況,他還沒結婚,不了解女人,不知道女人原來是這麼賤的,連女強人呂雲,也有這麼賤的時候。

他回過頭去,見床上有幾付女人的絲襪,肯定是被黃總玩弄的廠裏哪個女員工的,忙拿起一付肉色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暗叫:“真好聞!”然後把那襪尖套在雞巴上,一邊自摸那套了絲襪的雞巴,一邊繼續欣賞。

黃總一邊操,一邊彎腰將手探到呂雲身下,狠抓呂雲的奶子,呂雲疼得尖叫起來。

黃總吼叫:“插死你!我插死你!插爆你!”一邊抓著呂雲奶子,一邊用力將雞巴往呂雲屄裏狠頂。呂雲撅著屁股被黃總從後面操,被頂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如泣如訴,她戴著金絲眼鏡的清秀的臉上,表情痛苦。

黃總突然發出吼叫,再次發射。發射時他瘋狂地捅呂雲,呂雲大聲嚎叫。

在呂雲的叫聲中,孫勇也射了,射透發黑的襪尖。

射完了,黃總疲憊地趴在呂雲雪白的後背上,呼呼地喘著粗氣。呂雲被他壓著,一動也不能動。

過了好一會,黃總才起來,收拾幹淨,吻別呂雲,說:“我走了,你替我通知廠裏。”提上包,出門下樓坐車,直奔機場。

呂雲下身赤裸,一屁股坐在黃總的老板椅上,分開兩條大美腿,把大白腳放在桌子上,胸部起伏,不停地喘息。

這時,孫勇從裏屋走了出來。呂雲一下子驚呆了。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孫勇就撲了上來,將她按在椅子上,罵道:“母狗!原來你這麼賤,老子也要玩玩你!”

呂雲反應過來,急忙掙紮。她身大力不虧,孫勇身高也就一米七,一時還弄不住她。孫勇急了,叫道:“呂雲,你別動,不然我把你的醜事告訴全廠人!”

呂雲一下子停止了反抗,是啊,廠裏人知道了,以後自己還怎麼管他們呢?

她的反抗減弱了。

孫勇趁機扛起呂雲兩條大美腿,將還戴著絲襪的雞巴捅入呂雲的屄眼。那絲襪就是呂雲上次下班後被黃總操時脫在床上的,她知道是她的,因為那絲襪極輕薄細軟,是她最愛穿的那種。被戴著女人絲襪的雞巴捅屄,呂雲感覺別有一種刺激,忍不住叫出聲來。孫勇雞巴戴著女人絲襪捅屄,也舒服極了。

那絲襪上有孫勇剛才射出的精液,呂雲陰道裏也是淫水泛濫,所以孫勇捅得順溜極了。呂雲被捅得一聲接一聲地喊叫。

剛才黃總操呂雲時,咬的是她右面的大白腳,現在孫勇一邊操她,一邊又啃她左面的大白腳,呂雲又疼又癢,不停地叫喚。孫勇狠咬呂雲不由自主高高翹起的一玉趾,呂雲疼得尖叫起來。

呂雲被孫勇按在老板椅上,兩條大美腿分開,被他狠操,孫勇見呂雲的褐色大奶頭子實在誘人,不由低下頭去,狠咬她大奶頭子,呂雲疼得眼淚都出來了,在她的金絲眼鏡後面,她的淚花在眼眶裏閃動。

孫勇直起身,邊捅邊叫:“呂雲啊呂雲,你也有今天!”捅得越發凶狠!呂雲子宮被捅,疼得連聲叫喚。

見平時那麼嚴厲的女經理,現在被自己操成這樣,孫勇痛快極了!就在呂雲的嚎叫聲中,孫勇精液再次射透呂雲絲襪那發黑襪尖,射入呂雲的陰道深處。

呂雲被奸得躺在老板椅上動彈不得,嬌喘噓噓。

孫勇拿起桌上黃總的數碼相機,連連拍攝呂雲的裸照。呂雲後悔剛才沒有反抗到底,被他奸了。

孫勇知道呂雲在四星級泛亞都市酒店裏有一套長包房,現在他知道了,那肯定是呂雲和黃總的淫窩。他對呂雲說:“把你酒店鑰匙給我,我在那裏等你,馬上來,帶姚妮一起來,否則,我把你裸照給你老公,再貼到網上!”

說完,揚長而去。

事已至此,呂雲就是再後悔,再不願意,也只好照辦,先顧眼前,其他的以後再說了。

姚妮是財務部的一名女員工,今年28歲,孩子三歲了,身高1米68,頗有姿色,腳長得很性感,她穿小褂短裙,經常光著美腿香蓮穿著拖鞋,廠裏的男人們都盯著她的香蓮流口水,孫勇當然也不例外地對她暗起色心。

呂雲收拾了一下,出去,先是通知行政部,黃總回香港了,然後對姚妮說:

“把你手頭的事放一下,跟我去酒店,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和你談。”姚妮當然從命。

再說孫勇,打的來到都市酒店。上了38層,進了呂雲的房間。一進去,就見床頭枕邊沙發上,到處是呂雲脫下未洗換穿的各色絲襪,喜歡得他拿了這付又拿那付,聞個不停,雞巴也因之而硬。

正在他陶醉於呂雲絲襪之時,呂雲和姚妮趕到了。

姚妮一見孫勇,先是驚奇道:“咦?你也在啊?”又見他拿了絲襪在聞,才覺得不對,於是轉向呂雲。呂雲也不知該說什麼。孫勇一躍而起,直撲姚妮。

姚妮本能地反抗著,孫勇叫道:“呂雲,快幫忙弄住她!別忘了那些照片在我這兒!”呂雲無奈,只得上前幫手。兩個人把姚妮按在床上,孫勇用手裏呂雲的絲襪將姚妮雙手反綁在後,迫使她跪趴在床邊呈母狗式,然後掀起她的短裙,姚妮今天沒有光腳,裏面穿的竟是性感的無襠肉色褲襪,未穿內褲,孫勇大喜,挺雞巴從後瘋狂地插她屄眼。姚妮被粗暴插入,疼得叫個不停。

孫勇命呂雲也脫光下身,撅起肥白屁股跪趴在姚妮旁邊。孫勇拿著呂雲剛剛脫下的肉色褲襪,使勁聞那發黑的襪尖,那成熟性感婦人襪尖的異香,被他深深吸進大腦,極大地刺激了他,使他獸性大發!他雞巴硬得要爆炸了,狠捅姚妮,直搗花心,姚妮疼得連聲哭叫。

孫勇一邊捅一邊罵:“賤貨!老子早就想入你了!”一邊捅還一邊揮掌猛擊姚妮那肥白屁股,疼得她尖叫。

孫勇又從姚妮屄眼裏拔出雞巴,狠狠捅入呂雲的屄眼,直搗子宮,呂雲戴著金絲眼鏡的清秀的臉痛苦極了,忍不住叫出聲來。孫勇一邊捅一邊罵:“賤貨!

你這賤貨!以後,還罵不罵我了?”

“不罵了……不罵了……哎呀……哎呀……”

“給我漲工資!”

“漲……漲……哎呀……哎呀……疼……疼呀……”

孫勇惡狠狠地罵道:“疼死你!誰讓你以前對我那麼凶!”他更加凶狠地捅呂雲的屄,故意狠搗她的子宮,又伸手死命抓她奶子。

呂雲疼得哭叫不止:“哎呀……疼死了……饒了我吧……我以後不敢了呀…我知道錯了……哎呀……疼……疼……”

孫勇一邊狠操呂雲,一邊又從後面捉住姚妮一只香蓮,姚妮就象一條母狗一樣,向後擡起一條美腿,香蓮被孫勇狠狠撕咬,兩個性感女人的慘叫聲響成一片……就在她們的慘叫聲中,孫勇覺得快堅持不住了,於是從呂雲屄裏拔出雞巴,將雞巴對準她的臉,猛烈地射在她戴金絲眼鏡的清秀的臉上,然後,又射了一部分在姚妮那頗有姿色的臉上。

射精後的孫勇一身放鬆,壓倒在她們身上。

半個小時後,屋裏又響起兩個白領性感女人的慘叫…

喜歡就讚一下!!!
3 3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淫賤女友用小穴抵房租
淫蕩的貝貝
被大雞巴滋潤的日本學生和媽媽
一次露水情事
人妻狩獵
嫂子,我要進去了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人肉榨汁機
我的太太和小女兒被人幹了
公屋的少婦
熱門小說:
淫賤女友用小穴抵房租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