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的合租生活 職業制服

傍晚時分,我一個人在屋子裡面感到甚是的鬱悶和難受,所以,就獨自一個人到外面走走透下氣,雖然表面上我對李文姬是無所謂的樣子,可這個時候還是心裡面掛念著李文姬,我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雖然我這時會猜到她會到水兒那裡去,但是我還是不敢的保證,興許她現在正在哪家的酒吧裡和一些的客人們玩的正歡呢?想到這些,我都感到心裡有些的不舒服,可更多的還是對她的一種莫名的牽掛。

我獨自一人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冰冰的冷風吹過我的頭髮,我不緊打了一個冷顫,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冷意,也許今天晚上是大年三十的緣故,所以,整個街道上顯得甚是的冷清,只有在我租住的這座公寓樓的對面的那家商場顯得是燈火輝煌,但卻顯得格外的冷清和門可羅雀,不過,在緊靠著的這家大商場的飯店的生意卻顯得十分的火爆,雖然是年關,但還是有許多的人家把年夜飯設在了外面的飯店裡,因此,這些能夠在這個時候繼續的開門營業的飯店的生意就格外顯得火爆,當我頂著迎面撲來的寒風從這家商場前路過時,讓我吃驚的是,在那家飯店的不遠處,居然還有一個衣著破破爛爛的乞丐正坐在地上,伸著手向過往的行人乞討,他瑟瑟縮縮的綣著一團,在寒風的吹襲下,顯得甚是的可憐,就連嘴唇也凍的有些的發紫,看到此,我竟然動了惻隱之心,本想過去施捨一點給他,可是又一想到自已也正在煩惱處,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穿過冷清的街道,想著剛才的那個在這個時候還躲在寒風中乞討的乞丐,我心裡不緊是一陣的發酸,心想,這就是現實的社會,在這個除夕夜裡,那些富人們卻坐在舒室的家裡或高級賓館裡吃著上好的佳餚,喝著上好的酒液,而那些窮人們卻只能躲在寒風中伸手向人乞討。

不過,又一想,在這些的向路人乞討的人當中,也有一些人並不是迫于生計,而是一些的好吃懶做的人為了不勞而獲,竟想起了這樣的勾當,所以,曾有一些的乞丐們因為這些日日夜夜的乞討,最後竟然發了家,緻了富,因為這些乞討者大都來自農村,有的還在家裡蓋起了小樓房。

想到這些,我又對剛才的那個在寒風中乞討的人又多了幾分的厭惡。

不過,這些人之所以乞討,還是因為一個窮字惹的禍,反過來想想,如果這些人非常的富有,誰也不會在寒風中、在人們鄙視的目光中這樣低三下四的生活著。

我懷著一顆沈重的心情在大街上轉悠了幾個來回後,感到心中是那樣的落莫,不知為什麼我又想到了去年的大年除夕夜,欣和我坐在我的父母的面前,雖然那時我和欣還沒有正式的結婚,可是我們坐在一起,儼然就是一家人,談笑風生中,那氣氛是那樣的和諧與融洽,而當我看到欣緊緊的握著我母親的手親昵的樣子,我感到她不只是我的母親的未來的兒媳婦,看她和我母親談的十分的投緣的樣子,她們簡直就像是一對的母女,甚至比母女還要的親,當時,我都心裡樂的像開了花,畢竟,那時我覺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為我的父母們娶到了這麼一個賢淑和孝順的兒媳,而我覺得欣將來一定會是一個能給我、還有我的家人帶來幸福的女孩兒。

當一陣冷風掠過我的心頭,看到自已一個人孤獨的流浪在這個漆黑的雨夜裡,我又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傷心與絕望。

可我的心裡還是在默默的為欣祈禱著,欣,但願你能過的比我好,但願你現在也不會像我這樣的孤獨,但願你的選擇沒有錯,我真的希望那個男人能真心的愛你,對你,給你幸福。

我不知走了多長時間,這時竟然又重新的迂回到了家裡面,而且在我經過那家的飯店和商場時,那家飯店的生意異常的好,但那家商場裡卻依然是門可羅雀。

就在我有意的朝離這家的飯店的不遠處掃視那個乞丐時,沒想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卻進入到了我的視線裡,只見她在路過那個乞丐的身邊時,彎下腰去像似在那個乞丐的前面丟下了什麼東西,而那乞丐卻是頭在地上瞌的像搗祘似的是千恩萬謝。

我沒有來得及再思索些什麼,而且借著昏暗的燈光我看得出是李文姬的臉,只見她在那乞丐面前丟下一些東西後,便從容的走開了,顯得步調很猶豫和不協調。

我匆匆的走過去,輕輕的在李文姬的背後拍了下她的肩膀,李文姬渾身一哆嗦,打了一個冷顫,吃驚的回過頭來看著我,這時才放鬆下來。

“放心吧。我不是員警!”我說這話時明顯的是不懷好意。

李文姬卻冷冷的看著我道:“呵,員警又怎麼了?” “為什麼不進去?”我指了指我們對面的合租的公寓樓道。

“哼,我有資格嗎?你不是把我給攆出去了嗎?”李文姬還是一臉的冰冷。

“呵,別裝了,如果你真的要是生我的氣了,你就不會在這個時候還在這裡轉悠了!”我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

但她還是裝作沒有事兒似的道:“呵,現在這是大街之上,我想我在這裡不管你什麼事情吧?” 我卻有點憤懣的故意道:“是嗎?如果你現在還在做生意的話,那我就不誤你的事情了!” 我覺得我說這話時態度特別的冷漠,只見李文姬這時卻猛然一下眼睛裡的淚水打了兩個轉兒。

我看得出,他這時在強忍著自已努力不把淚水從眼眶裡流出來,但是,我說這話時,她的心一定已冷到了冰點。

“歐陽,你還是人不是人了呀?”只聽見李文姬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看著她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不住的流淌著,我的心裡忽然間是一陣的疼痛,但我又覺得她又是那樣的不值得讓我可憐,也許我真的太在乎她是一個妓女了。

李文姬就站在那裡任憑淚水往下落,幸好這時路上已沒什麼行人了,她一邊用手摸著淚水一邊還渾身上下不住的抽動著,時而還半著嗚嗚的聲音。

看她沒完沒了了,我也覺得自已剛才說的話太過火了些,便試圖近一步的靠近她去抱她,不過,我這時想的還是最好能給她一個可以讓她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場的肩膀。

想到這裡,我輕輕的向前挪了一步,雙手輕輕的抱著了她的肩膀,我本來以為李文姬這時因為惱恨我而拒絕我,可是,她卻也一下子的倒在了我的懷裡面,並將頭深深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直到這時我還感到她的整個身子還在不住的抽搐著。

也許我真的傷了她的心,而且很深很深。

“歐陽,我恨你,你太令人可恨了!”李文姬一邊將眼淚在我的肩膀上來回的蹭著,一邊用她那粉嫩的拳頭捶著我的胸脯喃喃的道。

可我感到這時她的身子貼我更近了,我這時也順勢將半邊臉緊緊的貼著她的粉頸,心裡幸福的笑了。

回到家裡面,李文姬跑到先手間把自已剛才臉上的淚漬洗乾淨後,又跑到我的面前,很是動容的看著我道:“是不是我哭過之後就不好看了呀?” 我用鼓勵的眼光看著她笑道:“不呀,你本來長的就很漂亮的,而且我覺得你哭過之後更漂亮了,因為你把內心的悲傷都哭掉了呀!” 李文姬這時卻撅著嘴瞪我道:“你就會說些好聽的話來討人喜歡,都是你惹的禍,我不想理你了,大懶蟲!” 說完,她又跑到了廚房裡面,我有些無奈的歎口氣自言道:“呵,我真弄不明白,丫丫的是你先理我的還是我先理你的呀?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看來這些女孩子的心事真的不好猜!” “歐陽,我想你現在一定餓壞了吧,你說你今晚想吃點什麼?”李文姬這時控出頭來問我道。

我看也沒看她道:“隨便!” 吃過飯後,李文姬又胡亂的忙了一番,這時已近十二點鐘了,我也沒有什麼睡意,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李文姬忙完後,竟然也沒去睡,而是從自已的屋子裡拿了條被子,往我的身上一扔,褪下自已腳下的鞋子,竟然一骨碌爬到客廳的沙發上,用被子將自已裹的儼儼實實。

我有些不解的問她道:“你這是幹什麼呀?” 李文姬卻小鳥可人般的將頭埋在我的懷裡道:“我想今夜好好的讓你陪我!” 我將手輕輕的攬過她的肩膀,沒有說話。

“歐陽,你真的會愛上我嗎?”她居然又問起了這個話題。

我只是把她摟在懷裡抱的更緊了,但卻沒有說話。

“其實,你能愛上我,我已經很感動了,我也知道,自從我踏上這條路上的時候,我就沒有資格再讓任何人愛上我了!”她的語氣很是的沈重。

“那你當初為什麼要選擇做妓女?”我還是心有餘悸的問道。

“我說過,你能不問這個問題好嗎?”李文姬哺哺的道。

我沒有再問下去。

“其實,我並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的妓女,我們一般都是只陪那些有錢有勢的,一般的我們根本都看不上!” “呵,別介紹你們的業務了,沒錢沒勢的也不會找你們,也玩不起呀!”我有點不耐煩的道。

“你不要以為我們什麼人都陪,我們不是那些酒吧或其他地方一般的妓女,我們都有穩定的客戶,說的好聽點,我們就是這些人不穩定的“二奶”,可以讓這些人包幾天,然後我們會得到一筆數額不菲的錢,我們都有中間人,一般為我們介紹的客戶都是來頭比較大的,不過,當官的和經商的比較多,可他們這些人要求的條件也比較的苛刻,不漂亮的他們不要,沒氣質的他們也不會選,文化程度低的他們更看不到眼裡,所以——” “好了,你別給我說了,再說我可真生氣了!”我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李文姬。

李文姬的身子這時一抖,嚇的怔怔的看了我很久。

我也冰冷的看著她那剛才哭紅的雙眸,心中不緊一陣的酸痛。

我們就這樣相對了很久很久,只見李文姬突然雙手捂著眼睛,竟然又嗚嗚的哭了起來。

整個房間裡又彌漫著淒涼而又暗淡的氣氛。

看她不住的抽泣著,我也著實心中一陣的不快,便伸手又將她緊緊的摟在了我的懷裡,李文姬將臉貼在我的臂膀上,一邊抽泣著一邊道:“我有時真的想不明白,我到底怎麼了?我到底招誰惹誰了,為什麼人人都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人人都要用世俗的眼光來看我呀?我是妓女,可妓女也有好的,也有壞的呀,難道妓女都不是好人嗎?” 說到這裡,她停止了哭泣,我則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細軟的長髮,沒有吱聲。

“其實,我也想做個平凡的人,過平凡的生活,有一個愛我的男人可以一輩子守在我的身邊愛我、疼我,我也想有一個屬於我的家,有我的孩子和我的幸福的家庭,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所以,這幾年來,自從我和他分手當妓女以來,我總是做著各種善事,總是想以此來彌補我心中的某種遺憾,每次我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從鄉下來的貧窮人家的孩子在我的後面跟在我的後面向我乞討時,我總是毫不吝嗇的從兜裡掏出一些錢來給他們,雖然我知道我的這些錢掙的不是光明正大,但是,我卻用我的身子掙的錢幫助了這些需要救助的窮人,我覺得我比那些把大把大把的金錢揮霍在我們身上的那些當官的和商賈們高尚的多了,他們只會把錢花在女人的身上,而我雖然是一妓女,可是這些年來,我覺得我做的善事已經夠多了,可是,為什麼就沒有人來體諒過我呢?為什麼就沒有人理解過我呢?那些表面上看起來很乾淨,很一塵不染的人,他們都又為這個社會做了些什麼呢?你走到大街上看看,那些施捨路邊上的乞丐的人當中,又有幾個是當官和不倒翁呢?沒有一個,因為這些人出來時從來不用走路,他們覺得自已身份高傲無比,其實脫了衣服都是禽獸不如。

你不要平時看他們在那些豪華乾淨的場合表面上說的是多麼的好,其實他們內心比誰都更虛偽和醜惡。

其實這些當官的和商界大人物們最虛偽的謊言都是在最乾淨的地方說出來的。

所以我經過了這麼多的社會各階層的人物,我覺得世上沒有比這些人更骯髒虛偽的人了,我是妓女,可我有一顆同情心,我覺得那些最真誠的話應該是在一個人最睏難、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說出來的,所以,我總是這幾年來儘自已的所能,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我覺得我這樣做最起碼可以減輕我身上的罪責,最起碼我用自已掙的這些不乾不淨的錢救助了一些比我還要需要幫助的窮人。

我覺得我的精神世界很豐富,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還要有人這樣的對我?為什麼我就得不到理解呢?” 李文姬說到這裡,又竟自抽搐著身子俯在我的懷裡小聲抽泣了起來。

我還是有些不相信的小聲試問道:“是真的嗎?” 李文姬這時摸著哭得紅腫的眼睛,將臉從我的臂膀上挪開道:“歐陽,你說我平時對你怎麼樣呢?” “你當然對我很好呀,沒得說的,一個既賢慧又勤快還有愛心有——”丫丫的,我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似乎要全部的說出來。

李文姬這時竟然用她那修長而又粉嫩的手指捂著我的嘴,兩眼深情的望著我道:“好了,我不讓你說那麼多了,我沒你說的那麼好,只要你心裡知道我就知足了!” 我屏著呼吸,被李文姬的手捂的是鼻孔裡面微微的喘著氣斷斷續續的道:“可——我——就是要說!”不過,我這時卻能更近更親密的盡情享受著李文姬手上那股淡淡的花香味了。

我本來以為李文姬捂在我嘴上的那只嬌嫩的手會立即的拿開,沒想到我連小喘了幾口氣,她居然並沒有要立刻拿開的意思,而是用手一直捂著,兩隻水靈靈的眼睛也一直都那樣用心和專神的看著我。

如果我這個時候把她那粉嫩的小手拿開,再含情脈脈而又用神的看著她的眼神,我想,這時如果我對她做什麼,她都會願意的。

看著她那嬌嫩而又濕潤的紅唇,我有點色心要起的道:“我能吻下你嗎?” 李文姬這時好像意識到了自已的失態,趕忙將她的手從我的嘴上拿開,有點嬌澀的半低著頭道:“對不起呀,我剛才——真的是——有點太衝動了,你可別想歪了呀!” 我卻是一臉壞笑的故意對她道:“可我現在心裡已經開始在想歪了,你說我該怎麼辦呀?” 沒想到李文姬這時卻迎著我的目光,看著我道:“那好呀,你說你今晚怎麼處置我呀?” 我倪著眼睛看著裹在她身上的那條被子道:“你想讓我怎麼處置你呀?” 李文姬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沖我撅了下嘴巴像是在有意的刁難我似的道:“你不是很早肚子裡整天就想些的花花腸子來處置我嗎?好呀,我今天就給你機會,我可是對你免費的呀!”李文姬說到這裡,臉色卻凝固的像冰一樣。

一看這情況,我就感到她說這話有點的不對勁,所以又為自已辯解道:“我沒其他意思的,我只是想我能不能也鑽到裹在你身上的被子裡,但是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對你動手動腳的有任何的企圖!” 李文姬想了一會道:“好呀,那我就看你到低是不是君子?” “好,我就證明給你看!”我也很堅絕的道。

李文姬揭開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我則像一隻貓一樣鑽到了裡面去,李文姬這時也蜷著身子埋在了我的懷裡當中去。

此時不知為什麼,我抱著她,感到竟然是那樣的溫馨和幸福。

“歐陽,如果你能這樣一輩子的抱著我,那該多好呀!”李文姬微微的從鼻孔裡向外喘著氣,一邊喃喃的道。

而我依然更緊的把她摟在懷裡,沒有作聲。

說實在的,有這麼一位溫存香玉般的佳人坐在我的懷中,我不可能對她沒有一點的感覺,可是,為了證明我對她的誠意,我還是忍著。

沒想到過了一會,李文姬竟然故意將她那軟香的玉體貼的我更近,還時不是在我的懷裡磨蹭著,其實,我也感到了彼此間兩個人的心跳的聲音,那是一種激情彭湃的心動。

“你是不是現在感到很難受呀?”李文姬這時竟抬頭,迷著兩只有點血絲的眼睛故意這樣問我道。

我點了點頭,沒有回答,但我感到丫丫的這個臭丫頭今天是在故意的挑逗我難受的。

“那你想不想呀?”她竟又樂呵呵的沖我道。

我卻不去看她的目光道:“不想才怪呢?” 李文姬卻用那粉粉手掌輕輕的拍了下我的臉道:“偽君子,還說自已是君子呢?呵,現在不打自招了吧!” “可我現在並沒有對你做什麼呀?”我辯道。

“呵,也是的!”說著,李文姬又將頭埋進我的懷裡。

後來,我已記不得李文姬在我的懷裡都哼哼唧唧的說了些什麼,我就那樣抱著她艱難的終於熬過了漫長的一夜 “哐哐哐——” 這時,一陣像破鑼似的敲門聲把我從夢中驚醒了過來,我用手揉著有些發疼的眼睛,依然睡意朦朧的嘴裡小聲嘟囔了聲文姬,其實是想讓文姬起來看是誰在敲門,可是,這時我才發現我的身邊早已的空無一人,只有昨晚李文姬從她的屋子裡抱出來的那條被子裹在我的身上,而且裹的還非常的嚴實,我原來還以為李文姬正在廚房裡忙著什麼呢?所以,又懶洋洋的喊了她一聲,可是,空蕩蕩的只有我的回音,接著,又是外面的敲門聲。

那聲音聽起來比破鑼還要的刺兒鬧心。

想到此,我一骨碌從沙發上爬起來,來到門前開了門,我本想委屈的說些氣話,可只見一張皺巴巴的老太太的臉卻正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完了之後,她也不經我的允許,就伸頭往裡面張望著什麼。

我有些疑惑的看著她,雖然我知道這老太太是這座公寓樓裡的管理員,可是我從來沒有和她打過交道,只是見過她。

“小夥子,還沒起床呀,也沒看幾點了呀!”她一邊往裡控頭像在尋找著什麼一邊口裡還不住的說著。

我抽身回來,有些語氣生硬的道:“大媽,你有什麼事情呀?這麼一大早就——” 沒想到她卻有些不高興的看著我道:“小夥子,我來這裡還能有什麼事情呀,你們的物業管理費該交了,你們也在這裡住了快一年了,以前交的都挺及時的,可這個月怎麼就這麼遲呀?” 我這時才感到有些莽撞了,忙向她陪不是道:“對不起呀,那你看得多少呀?我給你拿去!” 沒想到這老太太卻道:“先不急,對了,小夥子,你老婆怎麼沒在呀?是不是過年回家了呀?” “我老婆?”我心裡暗自道,但卻沒說出來。

“小夥子,我可給你說了,你祖上上輩子可是積了大德了,你怎麼找這麼一個既年青又漂亮,而且還很懂事理的老婆呀,你不知道我們院裡的這幾個老太太都羨慕你不得了呢?”那老太太很是羨慕的道。

雖然我心裡十分清楚我和李文姬之間是什麼關係,但聽這老太這麼一說,我心裡倒也是一番美滋滋的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小夥子,我可給你說了,現在的這個社會能遇上這麼一個好女孩做老婆真的不容易的,你可要好好的對人家了,可別瞎想,要好好的和人家過日子,這樣的人如今是打著燈籠都不好找了!”老太認真的叮囑著我,可把我給弄了個哭笑不得。

不過,令我倒是費解的是,這個李文姬什麼時候把關係和這座公寓樓裡的老太太們搞的這樣的融洽,而且她在這些老太太的眼中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無缺的人,一個未來的好媳婦,一個既漂亮又能勤勞持家的好老婆。

可是,這些老太太們又可曾想到,李文姬她卻是一個妓女呀。

面對這個老太太對李文姬的讚美之情是喜上眉梢、讚不絕口的樣子,我也只是笑呵呵的點頭表示贊同。

“大媽,得多少錢呀?”我還是問道。

只見那老太口裡嘖嘖的道:“你看,我說這男人就是不如女人經心,你們小倆口子都在這裡住了一年了,你連這都不知道,你呀,這個丈夫當的可是太失敗了!”我竟一下被這老太說的是啞口無言。

我正要再強裝笑臉去問這老太太,沒想到她比我還要的眼疾手快,她指著放在客廳上的一個單子對我道:“那不是嗎?”我循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在桌子上是放了一張單子,裡面夾著應該上交這月的物業管理費的錢數,這時我才想到,是今天早上李文姬走的時候留下來的,原來她早算準該到上交物業管理費的時候了,所以就把該交的錢放到了客廳裡。

她可謂是心細到了家了,我的心中也不免對她油然而升起一種敬重和感激之情。

那老太一邊嘟嚕著嘴,一邊往裡走,我拿起放在桌上的錢,笑容可掬的遞到這老太手裡,只見她只是翻手看了看,點都沒點對我道:“你老婆可真是一個細心人呀,我看我不用點了,不會有錯的,唉!”她朝我徑直歎了口氣,爾後又沖我一樂道:“傻小子,準備什麼時候要孩子的呀?我看你們這小倆口在都搬到這裡一年了,也該要個孩子了,那才真正的像個家呀!”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應稱著她,只是木訥的笑著。

完了之後,這老太走到門口時還回頭朝我叮囑道:“傻小子,你可真是有福氣了,不是大媽我說你,你家那口子可真的是太賢慧了,你們真的該要個孩子了!”她說著便回頭朝樓下走去,而且就在我要關門時,還聽見那老太口裡嘖嘖的道:“唉,真是傻人有傻福,這樣的小夥子居然能討到這樣好的老婆!” 聽到這裡,我的心裡更是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隨即,我無奈的將門哐當給關上了。

我本來以為李文姬又出去做那事兒去了,想到這些,我的心裡不緊是一陣的失落,一個昨天還親親昵昵般的偎依在我的懷裡的她,也許今天晚上就要在別的男人的身體的蹂躪下痛苦呻吟,也許這就是一個妓女的悲慘吧,但現在想想,更是對我的最大的不公和慘忍,想到這裡,我的心裡居然有些莫名的恨起了李文姬,恨她說過的話不算話,恨她對我的不忠情,恨她的放蕩,恨她是一個水性揚花的女子,可是,又一想,我又實在找不出恨她的這些理由來,她現在既不是我的妻子又不是我的女友,她做著她喜歡做的事情,我又有什麼資格去恨她呢? 大約過了有一個多小時,我正在呆呆的想著如何過這一天的時候,沒想到李文姬和水兒一塊回來了,她們每個人的手裡面還拎了一大堆吃的東西,只聽見水兒一進屋就沖我道:“我說歐陽呀,你個傻小子可真是有福氣呀,不用你操心,這家裡面的東西全由文姬為你代勞了,我都有點羨慕了,唉,如果我要是有一位對我這樣好的男人多好呀?” 我站起身來接過李文姬手裡的東西看了她一眼,又沖水兒道:“放心吧,你會的!” 李文姬的臉上也洋溢著一種甜蜜幸福的笑,那笑就像盛開的百合花一樣的美麗。

她二人放下手裡的東西後,我們三個人坐在那裡又相互的聊了很多,總之,話題很多,聊的也很投機和開心,而且我看得出,李文姬從來都沒像今天這樣的高興過。

轉眼已經中午時分了,我覺得這大過年的除了玩就是吃,吃了還是玩,也許這就是現在的所謂的過年吧。

李文姬站起來看了看我道:“歐陽,你先陪水兒說話,我先做飯去了!” 看李文姬看著我說話時的表情,我覺得她就是我的妻子,在我眼中,她就是那樣的美麗,那樣的一個傳統的家庭主婦。

我很動容的看著她道:“我會的!” 水兒則笑道:“你們還配合的真默契!” 李文姬沖水兒笑了笑,又看了看我便走開了。

水兒這時看了看我,也不再的說話,不過,就在李文姬在櫥房裡面忙的不亦樂乎之時,我還是偷偷的看了水兒幾眼,丫丫的,這水兒今天看起來不但成熟,而且還豐滿了許多,也許是這些日子在家裡養的吧,皮膚也白嫩,胸又比以前大了好多,身材也是高挑豐滿,高高的髮髻再配上一頭金黃色的頭髮,整個人看上去就像一個氣質高雅的貴婦人,嫵媚而又不失女人的風韻,漂亮而又風情萬種,特別是她的那張標緻的鵝蛋臉再配上紅潤而性感的唇,還有那水汪汪的眼睛,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每一個男人見了她之後都會為之而心動不已的。

這時,水兒好像也覺察到我在有意無意識的在偷窺她,所以,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一轉道:“歐陽,你覺得我今天的打扮漂亮嗎?” 我奉迎道:“當然,其實你一直都很漂亮呀!” “呵,你嘴還真甜,不怕文姬吃你的醋嗎?” 我這時才想到自已剛才不該說那句讚美她的話,所以趕快收了起來看起了電視,不再看水兒。

但沒想到,水兒的兩隻眼前卻有點色色的故意在勾引著我,看得我的渾身上下一陣的難受,我覺得這個女人的眼睛不但能勾魂,而且還能把一個男人的欲望給燃燒起來。

所以,我本想試圖躲過她的這種火辣辣的眼神,可是還是沒有被她放過,弄得我渾身上下不自在,如果這時李文姬不在家的話,幸許我和這個水兒會猶如乾柴烈火一般,是一觸及發,但我還是剋製著自已找了個藉口逃也似的躲到了廚房裡面。

只見李文姬正在左右開弓的忙得沒完沒了,也許這時她並沒有注意到我已站在了她的身後,雖然我自知心裡有鬼,但我還是裝作很鎮定的輕聲對她道:“我來幫你好嗎?” 只見李文姬像似嚇了一跳,神經緊張的回頭望我道:“你怎麼不陪水兒說會話呀?” 我半紅著臉道:“還是我來幫你吧!”其實我心裡在怒氣道:“如果我再與你這個朋友陪下去,恐怕我的身子和體內翻騰著的欲望都會屬於她的了,到那時事情會更尷尬!” 李文姬卻細聲溫柔的對我又道:“你還是去陪水兒吧,她現在心情不是很好,你陪她說會話!” 聽到這些,看著李文姬那善解人意的眼光,我感到她是世上最善良最美麗的人。

但我還是猶豫不絕的不肯,李文姬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不再的勉強我。

也許我真的有點的太笨了,所以看李文姬忙的不可開交,我卻站在一邊手忙腳亂就是幫不上忙,看她做飯時動作嫺熟的像個大廚,我就那樣幹瞪著眼眼巴巴的瞅著她忙來忙去。

于時,我看自已在一邊也閑著沒事兒,就又近一步的湊到李文姬的身邊,輕聲燕語道:“文姬,你真好!”丫丫的,說過之後就連我自已也感到自已說這話委實有些的太肉麻了。

李文姬似乎並沒有在意我在說些什麼,也沒搭理我,我於是又把今天早上那個上門來收物業管理費的老太太的話給李文姬說了一遍,不過,我的聲音壓的很低,生怕被水兒給聽見了。

“文姬,你會不會為我生一個孩子呀?”最後,我的聲音很凝重的道,連我自已也不明白我居然會在廚房裡說出這樣的話來。

“那你喜歡孩子嗎?”李文姬停下手裡正切菜的刀看著我深沈的道。

我朝她用力的點點頭,我感到我竟然會對這件事是那樣的認真。

“那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呀?”李文姬又接著問道。

“女孩!”我不假思索的道。

“是嗎?為什麼?”李文姬有些好奇的問我道。

我抬頭想了會道:“因為女孩子好管理,到時好教育,還有——” “呵,你們儼然就像一對的小夫妻,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不知什麼時候,水兒已站在我和李文姬的背後笑著打斷了我的話。

李文姬見水兒過來,趕緊轉身又忙了起來,我則有些不知所措的半羞著臉沒有說話。

水兒有些失意的歎了口氣道:“你們小倆口聊吧,我不打擾了!” 看水兒出來了,李文姬這時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轉身走到我的跟前,將嘴湊到我的耳根邊道:“水兒失戀了,心情特不高興,你就去陪陪她吧!” 我卻有些壞壞的看著李文姬道:“你不會吃醋吧?” 李文姬這時用胳膊肘用力的頂了我的腰一下子道:“你別貧了,快去吧,乖了!” 她的話說的也是如此的讓我肉麻,我卻得寸進尺的又道:“那你親我一下!” 沒想到李文姬卻這時用腳在我的大腿股上狠狠的揣了一腳道:“你想的臭美吧!”然後是連推帶拽的把我給弄出了廚房。

傍晚時分,我一個人在屋子裡面感到甚是的鬱悶和難受,所以,就獨自一個人到外面走走透下氣,雖然表面上我對李文姬是無所謂的樣子,可這個時候還是心裡面掛念著李文姬,我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雖然我這時會猜到她會到水兒那裡去,但是我還是不敢的保證,興許她現在正在哪家的酒吧裡和一些的客人們玩的正歡呢?想到這些,我都感到心裡有些的不舒服,可更多的還是對她的一種莫名的牽掛。

我獨自一人走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冰冰的冷風吹過我的頭髮,我不緊打了一個冷顫,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冷意,也許今天晚上是大年三十的緣故,所以,整個街道上顯得甚是的冷清,只有在我租住的這座公寓樓的對面的那家商場顯得是燈火輝煌,但卻顯得格外的冷清和門可羅雀,不過,在緊靠著的這家大商場的飯店的生意卻顯得十分的火爆,雖然是年關,但還是有許多的人家把年夜飯設在了外面的飯店裡,因此,這些能夠在這個時候繼續的開門營業的飯店的生意就格外顯得火爆,當我頂著迎面撲來的寒風從這家商場前路過時,讓我吃驚的是,在那家飯店的不遠處,居然還有一個衣著破破爛爛的乞丐正坐在地上,伸著手向過往的行人乞討,他瑟瑟縮縮的綣著一團,在寒風的吹襲下,顯得甚是的可憐,就連嘴唇也凍的有些的發紫,看到此,我竟然動了惻隱之心,本想過去施捨一點給他,可是又一想到自已也正在煩惱處,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穿過冷清的街道,想著剛才的那個在這個時候還躲在寒風中乞討的乞丐,我心裡不緊是一陣的發酸,心想,這就是現實的社會,在這個除夕夜裡,那些富人們卻坐在舒室的家裡或高級賓館裡吃著上好的佳餚,喝著上好的酒液,而那些窮人們卻只能躲在寒風中伸手向人乞討。

不過,又一想,在這些的向路人乞討的人當中,也有一些人並不是迫于生計,而是一些的好吃懶做的人為了不勞而獲,竟想起了這樣的勾當,所以,曾有一些的乞丐們因為這些日日夜夜的乞討,最後竟然發了家,緻了富,因為這些乞討者大都來自農村,有的還在家裡蓋起了小樓房。

想到這些,我又對剛才的那個在寒風中乞討的人又多了幾分的厭惡。

不過,這些人之所以乞討,還是因為一個窮字惹的禍,反過來想想,如果這些人非常的富有,誰也不會在寒風中、在人們鄙視的目光中這樣低三下四的生活著。

我懷著一顆沈重的心情在大街上轉悠了幾個來回後,感到心中是那樣的落莫,不知為什麼我又想到了去年的大年除夕夜,欣和我坐在我的父母的面前,雖然那時我和欣還沒有正式的結婚,可是我們坐在一起,儼然就是一家人,談笑風生中,那氣氛是那樣的和諧與融洽,而當我看到欣緊緊的握著我母親的手親昵的樣子,我感到她不只是我的母親的未來的兒媳婦,看她和我母親談的十分的投緣的樣子,她們簡直就像是一對的母女,甚至比母女還要的親,當時,我都心裡樂的像開了花,畢竟,那時我覺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為我的父母們娶到了這麼一個賢淑和孝順的兒媳,而我覺得欣將來一定會是一個能給我、還有我的家人帶來幸福的女孩兒。

當一陣冷風掠過我的心頭,看到自已一個人孤獨的流浪在這個漆黑的雨夜裡,我又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傷心與絕望。

可我的心裡還是在默默的為欣祈禱著,欣,但願你能過的比我好,但願你現在也不會像我這樣的孤獨,但願你的選擇沒有錯,我真的希望那個男人能真心的愛你,對你,給你幸福。

我不知走了多長時間,這時竟然又重新的迂回到了家裡面,而且在我經過那家的飯店和商場時,那家飯店的生意異常的好,但那家商場裡卻依然是門可羅雀。

就在我有意的朝離這家的飯店的不遠處掃視那個乞丐時,沒想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卻進入到了我的視線裡,只見她在路過那個乞丐的身邊時,彎下腰去像似在那個乞丐的前面丟下了什麼東西,而那乞丐卻是頭在地上瞌的像搗祘似的是千恩萬謝。

我沒有來得及再思索些什麼,而且借著昏暗的燈光我看得出是李文姬的臉,只見她在那乞丐面前丟下一些東西後,便從容的走開了,顯得步調很猶豫和不協調。

我匆匆的走過去,輕輕的在李文姬的背後拍了下她的肩膀,李文姬渾身一哆嗦,打了一個冷顫,吃驚的回過頭來看著我,這時才放鬆下來。

“放心吧。我不是員警!”我說這話時明顯的是不懷好意。

李文姬卻冷冷的看著我道:“呵,員警又怎麼了?” “為什麼不進去?”我指了指我們對面的合租的公寓樓道。

“哼,我有資格嗎?你不是把我給攆出去了嗎?”李文姬還是一臉的冰冷。

“呵,別裝了,如果你真的要是生我的氣了,你就不會在這個時候還在這裡轉悠了!”我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

但她還是裝作沒有事兒似的道:“呵,現在這是大街之上,我想我在這裡不管你什麼事情吧?” 我卻有點憤懣的故意道:“是嗎?如果你現在還在做生意的話,那我就不誤你的事情了!” 我覺得我說這話時態度特別的冷漠,只見李文姬這時卻猛然一下眼睛裡的淚水打了兩個轉兒。

我看得出,他這時在強忍著自已努力不把淚水從眼眶裡流出來,但是,我說這話時,她的心一定已冷到了冰點。

“歐陽,你還是人不是人了呀?”只聽見李文姬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看著她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不住的流淌著,我的心裡忽然間是一陣的疼痛,但我又覺得她又是那樣的不值得讓我可憐,也許我真的太在乎她是一個妓女了。

李文姬就站在那裡任憑淚水往下落,幸好這時路上已沒什麼行人了,她一邊用手摸著淚水一邊還渾身上下不住的抽動著,時而還半著嗚嗚的聲音。

看她沒完沒了了,我也覺得自已剛才說的話太過火了些,便試圖近一步的靠近她去抱她,不過,我這時想的還是最好能給她一個可以讓她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場的肩膀。

想到這裡,我輕輕的向前挪了一步,雙手輕輕的抱著了她的肩膀,我本來以為李文姬這時因為惱恨我而拒絕我,可是,她卻也一下子的倒在了我的懷裡面,並將頭深深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直到這時我還感到她的整個身子還在不住的抽搐著。

也許我真的傷了她的心,而且很深很深。

“歐陽,我恨你,你太令人可恨了!”李文姬一邊將眼淚在我的肩膀上來回的蹭著,一邊用她那粉嫩的拳頭捶著我的胸脯喃喃的道。

可我感到這時她的身子貼我更近了,我這時也順勢將半邊臉緊緊的貼著她的粉頸,心裡幸福的笑了。

回到家裡面,李文姬跑到先手間把自已剛才臉上的淚漬洗乾淨後,又跑到我的面前,很是動容的看著我道:“是不是我哭過之後就不好看了呀?” 我用鼓勵的眼光看著她笑道:“不呀,你本來長的就很漂亮的,而且我覺得你哭過之後更漂亮了,因為你把內心的悲傷都哭掉了呀!” 李文姬這時卻撅著嘴瞪我道:“你就會說些好聽的話來討人喜歡,都是你惹的禍,我不想理你了,大懶蟲!” 說完,她又跑到了廚房裡面,我有些無奈的歎口氣自言道:“呵,我真弄不明白,丫丫的是你先理我的還是我先理你的呀?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看來這些女孩子的心事真的不好猜!” “歐陽,我想你現在一定餓壞了吧,你說你今晚想吃點什麼?”李文姬這時控出頭來問我道。

我看也沒看她道:“隨便!” 吃過飯後,李文姬又胡亂的忙了一番,這時已近十二點鐘了,我也沒有什麼睡意,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李文姬忙完後,竟然也沒去睡,而是從自已的屋子裡拿了條被子,往我的身上一扔,褪下自已腳下的鞋子,竟然一骨碌爬到客廳的沙發上,用被子將自已裹的儼儼實實。

我有些不解的問她道:“你這是幹什麼呀?” 李文姬卻小鳥可人般的將頭埋在我的懷裡道:“我想今夜好好的讓你陪我!” 我將手輕輕的攬過她的肩膀,沒有說話。

“歐陽,你真的會愛上我嗎?”她居然又問起了這個話題。

我只是把她摟在懷裡抱的更緊了,但卻沒有說話。

“其實,你能愛上我,我已經很感動了,我也知道,自從我踏上這條路上的時候,我就沒有資格再讓任何人愛上我了!”她的語氣很是的沈重。

“那你當初為什麼要選擇做妓女?”我還是心有餘悸的問道。

“我說過,你能不問這個問題好嗎?”李文姬哺哺的道。

我沒有再問下去。

“其實,我並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的妓女,我們一般都是只陪那些有錢有勢的,一般的我們根本都看不上!” “呵,別介紹你們的業務了,沒錢沒勢的也不會找你們,也玩不起呀!”我有點不耐煩的道。

“你不要以為我們什麼人都陪,我們不是那些酒吧或其他地方一般的妓女,我們都有穩定的客戶,說的好聽點,我們就是這些人不穩定的“二奶”,可以讓這些人包幾天,然後我們會得到一筆數額不菲的錢,我們都有中間人,一般為我們介紹的客戶都是來頭比較大的,不過,當官的和經商的比較多,可他們這些人要求的條件也比較的苛刻,不漂亮的他們不要,沒氣質的他們也不會選,文化程度低的他們更看不到眼裡,所以——” “好了,你別給我說了,再說我可真生氣了!”我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李文姬。

李文姬的身子這時一抖,嚇的怔怔的看了我很久。

我也冰冷的看著她那剛才哭紅的雙眸,心中不緊一陣的酸痛。

我們就這樣相對了很久很久,只見李文姬突然雙手捂著眼睛,竟然又嗚嗚的哭了起來。

整個房間裡又彌漫著淒涼而又暗淡的氣氛。

看她不住的抽泣著,我也著實心中一陣的不快,便伸手又將她緊緊的摟在了我的懷裡,李文姬將臉貼在我的臂膀上,一邊抽泣著一邊道:“我有時真的想不明白,我到底怎麼了?我到底招誰惹誰了,為什麼人人都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人人都要用世俗的眼光來看我呀?我是妓女,可妓女也有好的,也有壞的呀,難道妓女都不是好人嗎?” 說到這裡,她停止了哭泣,我則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細軟的長髮,沒有吱聲。

“其實,我也想做個平凡的人,過平凡的生活,有一個愛我的男人可以一輩子守在我的身邊愛我、疼我,我也想有一個屬於我的家,有我的孩子和我的幸福的家庭,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所以,這幾年來,自從我和他分手當妓女以來,我總是做著各種善事,總是想以此來彌補我心中的某種遺憾,每次我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從鄉下來的貧窮人家的孩子在我的後面跟在我的後面向我乞討時,我總是毫不吝嗇的從兜裡掏出一些錢來給他們,雖然我知道我的這些錢掙的不是光明正大,但是,我卻用我的身子掙的錢幫助了這些需要救助的窮人,我覺得我比那些把大把大把的金錢揮霍在我們身上的那些當官的和商賈們高尚的多了,他們只會把錢花在女人的身上,而我雖然是一妓女,可是這些年來,我覺得我做的善事已經夠多了,可是,為什麼就沒有人來體諒過我呢?為什麼就沒有人理解過我呢?那些表面上看起來很乾淨,很一塵不染的人,他們都又為這個社會做了些什麼呢?你走到大街上看看,那些施捨路邊上的乞丐的人當中,又有幾個是當官和不倒翁呢?沒有一個,因為這些人出來時從來不用走路,他們覺得自已身份高傲無比,其實脫了衣服都是禽獸不如。

你不要平時看他們在那些豪華乾淨的場合表面上說的是多麼的好,其實他們內心比誰都更虛偽和醜惡。

其實這些當官的和商界大人物們最虛偽的謊言都是在最乾淨的地方說出來的。

所以我經過了這麼多的社會各階層的人物,我覺得世上沒有比這些人更骯髒虛偽的人了,我是妓女,可我有一顆同情心,我覺得那些最真誠的話應該是在一個人最睏難、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說出來的,所以,我總是這幾年來儘自已的所能,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我覺得我這樣做最起碼可以減輕我身上的罪責,最起碼我用自已掙的這些不乾不淨的錢救助了一些比我還要需要幫助的窮人。

我覺得我的精神世界很豐富,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還要有人這樣的對我?為什麼我就得不到理解呢?” 李文姬說到這裡,又竟自抽搐著身子俯在我的懷裡小聲抽泣了起來。

我還是有些不相信的小聲試問道:“是真的嗎?” 李文姬這時摸著哭得紅腫的眼睛,將臉從我的臂膀上挪開道:“歐陽,你說我平時對你怎麼樣呢?” “你當然對我很好呀,沒得說的,一個既賢慧又勤快還有愛心有——”丫丫的,我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似乎要全部的說出來。

李文姬這時竟然用她那修長而又粉嫩的手指捂著我的嘴,兩眼深情的望著我道:“好了,我不讓你說那麼多了,我沒你說的那麼好,只要你心裡知道我就知足了!” 我屏著呼吸,被李文姬的手捂的是鼻孔裡面微微的喘著氣斷斷續續的道:“可——我——就是要說!”不過,我這時卻能更近更親密的盡情享受著李文姬手上那股淡淡的花香味了。

我本來以為李文姬捂在我嘴上的那只嬌嫩的手會立即的拿開,沒想到我連小喘了幾口氣,她居然並沒有要立刻拿開的意思,而是用手一直捂著,兩隻水靈靈的眼睛也一直都那樣用心和專神的看著我。

如果我這個時候把她那粉嫩的小手拿開,再含情脈脈而又用神的看著她的眼神,我想,這時如果我對她做什麼,她都會願意的。

看著她那嬌嫩而又濕潤的紅唇,我有點色心要起的道:“我能吻下你嗎?” 李文姬這時好像意識到了自已的失態,趕忙將她的手從我的嘴上拿開,有點嬌澀的半低著頭道:“對不起呀,我剛才——真的是——有點太衝動了,你可別想歪了呀!” 我卻是一臉壞笑的故意對她道:“可我現在心裡已經開始在想歪了,你說我該怎麼辦呀?” 沒想到李文姬這時卻迎著我的目光,看著我道:“那好呀,你說你今晚怎麼處置我呀?” 我倪著眼睛看著裹在她身上的那條被子道:“你想讓我怎麼處置你呀?” 李文姬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沖我撅了下嘴巴像是在有意的刁難我似的道:“你不是很早肚子裡整天就想些的花花腸子來處置我嗎?好呀,我今天就給你機會,我可是對你免費的呀!”李文姬說到這裡,臉色卻凝固的像冰一樣。

一看這情況,我就感到她說這話有點的不對勁,所以又為自已辯解道:“我沒其他意思的,我只是想我能不能也鑽到裹在你身上的被子裡,但是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對你動手動腳的有任何的企圖!” 李文姬想了一會道:“好呀,那我就看你到低是不是君子?” “好,我就證明給你看!”我也很堅絕的道。

李文姬揭開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我則像一隻貓一樣鑽到了裡面去,李文姬這時也蜷著身子埋在了我的懷裡當中去。

此時不知為什麼,我抱著她,感到竟然是那樣的溫馨和幸福。

“歐陽,如果你能這樣一輩子的抱著我,那該多好呀!”李文姬微微的從鼻孔裡向外喘著氣,一邊喃喃的道。

而我依然更緊的把她摟在懷裡,沒有作聲。

說實在的,有這麼一位溫存香玉般的佳人坐在我的懷中,我不可能對她沒有一點的感覺,可是,為了證明我對她的誠意,我還是忍著。

沒想到過了一會,李文姬竟然故意將她那軟香的玉體貼的我更近,還時不是在我的懷裡磨蹭著,其實,我也感到了彼此間兩個人的心跳的聲音,那是一種激情彭湃的心動。

“你是不是現在感到很難受呀?”李文姬這時竟抬頭,迷著兩只有點血絲的眼睛故意這樣問我道。

我點了點頭,沒有回答,但我感到丫丫的這個臭丫頭今天是在故意的挑逗我難受的。

“那你想不想呀?”她竟又樂呵呵的沖我道。

我卻不去看她的目光道:“不想才怪呢?” 李文姬卻用那粉粉手掌輕輕的拍了下我的臉道:“偽君子,還說自已是君子呢?呵,現在不打自招了吧!” “可我現在並沒有對你做什麼呀?”我辯道。

“呵,也是的!”說著,李文姬又將頭埋進我的懷裡。

後來,我已記不得李文姬在我的懷裡都哼哼唧唧的說了些什麼,我就那樣抱著她艱難的終於熬過了漫長的一夜 “哐哐哐——” 這時,一陣像破鑼似的敲門聲把我從夢中驚醒了過來,我用手揉著有些發疼的眼睛,依然睡意朦朧的嘴裡小聲嘟囔了聲文姬,其實是想讓文姬起來看是誰在敲門,可是,這時我才發現我的身邊早已的空無一人,只有昨晚李文姬從她的屋子裡抱出來的那條被子裹在我的身上,而且裹的還非常的嚴實,我原來還以為李文姬正在廚房裡忙著什麼呢?所以,又懶洋洋的喊了她一聲,可是,空蕩蕩的只有我的回音,接著,又是外面的敲門聲。

那聲音聽起來比破鑼還要的刺兒鬧心。

想到此,我一骨碌從沙發上爬起來,來到門前開了門,我本想委屈的說些氣話,可只見一張皺巴巴的老太太的臉卻正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完了之後,她也不經我的允許,就伸頭往裡面張望著什麼。

我有些疑惑的看著她,雖然我知道這老太太是這座公寓樓裡的管理員,可是我從來沒有和她打過交道,只是見過她。

“小夥子,還沒起床呀,也沒看幾點了呀!”她一邊往裡控頭像在尋找著什麼一邊口裡還不住的說著。

我抽身回來,有些語氣生硬的道:“大媽,你有什麼事情呀?這麼一大早就——” 沒想到她卻有些不高興的看著我道:“小夥子,我來這裡還能有什麼事情呀,你們的物業管理費該交了,你們也在這裡住了快一年了,以前交的都挺及時的,可這個月怎麼就這麼遲呀?” 我這時才感到有些莽撞了,忙向她陪不是道:“對不起呀,那你看得多少呀?我給你拿去!” 沒想到這老太太卻道:“先不急,對了,小夥子,你老婆怎麼沒在呀?是不是過年回家了呀?” “我老婆?”我心裡暗自道,但卻沒說出來。

“小夥子,我可給你說了,你祖上上輩子可是積了大德了,你怎麼找這麼一個既年青又漂亮,而且還很懂事理的老婆呀,你不知道我們院裡的這幾個老太太都羨慕你不得了呢?”那老太太很是羨慕的道。

雖然我心裡十分清楚我和李文姬之間是什麼關係,但聽這老太這麼一說,我心裡倒也是一番美滋滋的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小夥子,我可給你說了,現在的這個社會能遇上這麼一個好女孩做老婆真的不容易的,你可要好好的對人家了,可別瞎想,要好好的和人家過日子,這樣的人如今是打著燈籠都不好找了!”老太認真的叮囑著我,可把我給弄了個哭笑不得。

不過,令我倒是費解的是,這個李文姬什麼時候把關係和這座公寓樓裡的老太太們搞的這樣的融洽,而且她在這些老太太的眼中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無缺的人,一個未來的好媳婦,一個既漂亮又能勤勞持家的好老婆。

可是,這些老太太們又可曾想到,李文姬她卻是一個妓女呀。

面對這個老太太對李文姬的讚美之情是喜上眉梢、讚不絕口的樣子,我也只是笑呵呵的點頭表示贊同。

“大媽,得多少錢呀?”我還是問道。

只見那老太口裡嘖嘖的道:“你看,我說這男人就是不如女人經心,你們小倆口子都在這裡住了一年了,你連這都不知道,你呀,這個丈夫當的可是太失敗了!”我竟一下被這老太說的是啞口無言。

我正要再強裝笑臉去問這老太太,沒想到她比我還要的眼疾手快,她指著放在客廳上的一個單子對我道:“那不是嗎?”我循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在桌子上是放了一張單子,裡面夾著應該上交這月的物業管理費的錢數,這時我才想到,是今天早上李文姬走的時候留下來的,原來她早算準該到上交物業管理費的時候了,所以就把該交的錢放到了客廳裡。

她可謂是心細到了家了,我的心中也不免對她油然而升起一種敬重和感激之情。

那老太一邊嘟嚕著嘴,一邊往裡走,我拿起放在桌上的錢,笑容可掬的遞到這老太手裡,只見她只是翻手看了看,點都沒點對我道:“你老婆可真是一個細心人呀,我看我不用點了,不會有錯的,唉!”她朝我徑直歎了口氣,爾後又沖我一樂道:“傻小子,準備什麼時候要孩子的呀?我看你們這小倆口在都搬到這裡一年了,也該要個孩子了,那才真正的像個家呀!” 我有點不知所措的應稱著她,只是木訥的笑著。

完了之後,這老太走到門口時還回頭朝我叮囑道:“傻小子,你可真是有福氣了,不是大媽我說你,你家那口子可真的是太賢慧了,你們真的該要個孩子了!”她說著便回頭朝樓下走去,而且就在我要關門時,還聽見那老太口裡嘖嘖的道:“唉,真是傻人有傻福,這樣的小夥子居然能討到這樣好的老婆!” 聽到這裡,我的心裡更是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隨即,我無奈的將門哐當給關上了。

我本來以為李文姬又出去做那事兒去了,想到這些,我的心裡不緊是一陣的失落,一個昨天還親親昵昵般的偎依在我的懷裡的她,也許今天晚上就要在別的男人的身體的蹂躪下痛苦呻吟,也許這就是一個妓女的悲慘吧,但現在想想,更是對我的最大的不公和慘忍,想到這裡,我的心裡居然有些莫名的恨起了李文姬,恨她說過的話不算話,恨她對我的不忠情,恨她的放蕩,恨她是一個水性揚花的女子,可是,又一想,我又實在找不出恨她的這些理由來,她現在既不是我的妻子又不是我的女友,她做著她喜歡做的事情,我又有什麼資格去恨她呢? 大約過了有一個多小時,我正在呆呆的想著如何過這一天的時候,沒想到李文姬和水兒一塊回來了,她們每個人的手裡面還拎了一大堆吃的東西,只聽見水兒一進屋就沖我道:“我說歐陽呀,你個傻小子可真是有福氣呀,不用你操心,這家裡面的東西全由文姬為你代勞了,我都有點羨慕了,唉,如果我要是有一位對我這樣好的男人多好呀?” 我站起身來接過李文姬手裡的東西看了她一眼,又沖水兒道:“放心吧,你會的!” 李文姬的臉上也洋溢著一種甜蜜幸福的笑,那笑就像盛開的百合花一樣的美麗。

她二人放下手裡的東西後,我們三個人坐在那裡又相互的聊了很多,總之,話題很多,聊的也很投機和開心,而且我看得出,李文姬從來都沒像今天這樣的高興過。

轉眼已經中午時分了,我覺得這大過年的除了玩就是吃,吃了還是玩,也許這就是現在的所謂的過年吧。

李文姬站起來看了看我道:“歐陽,你先陪水兒說話,我先做飯去了!” 看李文姬看著我說話時的表情,我覺得她就是我的妻子,在我眼中,她就是那樣的美麗,那樣的一個傳統的家庭主婦。

我很動容的看著她道:“我會的!” 水兒則笑道:“你們還配合的真默契!” 李文姬沖水兒笑了笑,又看了看我便走開了。

水兒這時看了看我,也不再的說話,不過,就在李文姬在櫥房裡面忙的不亦樂乎之時,我還是偷偷的看了水兒幾眼,丫丫的,這水兒今天看起來不但成熟,而且還豐滿了許多,也許是這些日子在家裡養的吧,皮膚也白嫩,胸又比以前大了好多,身材也是高挑豐滿,高高的髮髻再配上一頭金黃色的頭髮,整個人看上去就像一個氣質高雅的貴婦人,嫵媚而又不失女人的風韻,漂亮而又風情萬種,特別是她的那張標緻的鵝蛋臉再配上紅潤而性感的唇,還有那水汪汪的眼睛,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每一個男人見了她之後都會為之而心動不已的。

這時,水兒好像也覺察到我在有意無意識的在偷窺她,所以,她那水汪汪的眼睛一轉道:“歐陽,你覺得我今天的打扮漂亮嗎?” 我奉迎道:“當然,其實你一直都很漂亮呀!” “呵,你嘴還真甜,不怕文姬吃你的醋嗎?” 我這時才想到自已剛才不該說那句讚美她的話,所以趕快收了起來看起了電視,不再看水兒。

但沒想到,水兒的兩隻眼前卻有點色色的故意在勾引著我,看得我的渾身上下一陣的難受,我覺得這個女人的眼睛不但能勾魂,而且還能把一個男人的欲望給燃燒起來。

所以,我本想試圖躲過她的這種火辣辣的眼神,可是還是沒有被她放過,弄得我渾身上下不自在,如果這時李文姬不在家的話,幸許我和這個水兒會猶如乾柴烈火一般,是一觸及發,但我還是剋製著自已找了個藉口逃也似的躲到了廚房裡面。

只見李文姬正在左右開弓的忙得沒完沒了,也許這時她並沒有注意到我已站在了她的身後,雖然我自知心裡有鬼,但我還是裝作很鎮定的輕聲對她道:“我來幫你好嗎?” 只見李文姬像似嚇了一跳,神經緊張的回頭望我道:“你怎麼不陪水兒說會話呀?” 我半紅著臉道:“還是我來幫你吧!”其實我心裡在怒氣道:“如果我再與你這個朋友陪下去,恐怕我的身子和體內翻騰著的欲望都會屬於她的了,到那時事情會更尷尬!” 李文姬卻細聲溫柔的對我又道:“你還是去陪水兒吧,她現在心情不是很好,你陪她說會話!” 聽到這些,看著李文姬那善解人意的眼光,我感到她是世上最善良最美麗的人。

但我還是猶豫不絕的不肯,李文姬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也不再的勉強我。

也許我真的有點的太笨了,所以看李文姬忙的不可開交,我卻站在一邊手忙腳亂就是幫不上忙,看她做飯時動作嫺熟的像個大廚,我就那樣幹瞪著眼眼巴巴的瞅著她忙來忙去。

于時,我看自已在一邊也閑著沒事兒,就又近一步的湊到李文姬的身邊,輕聲燕語道:“文姬,你真好!”丫丫的,說過之後就連我自已也感到自已說這話委實有些的太肉麻了。

李文姬似乎並沒有在意我在說些什麼,也沒搭理我,我於是又把今天早上那個上門來收物業管理費的老太太的話給李文姬說了一遍,不過,我的聲音壓的很低,生怕被水兒給聽見了。

“文姬,你會不會為我生一個孩子呀?”最後,我的聲音很凝重的道,連我自已也不明白我居然會在廚房裡說出這樣的話來。

“那你喜歡孩子嗎?”李文姬停下手裡正切菜的刀看著我深沈的道。

我朝她用力的點點頭,我感到我竟然會對這件事是那樣的認真。

“那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呀?”李文姬又接著問道。

“女孩!”我不假思索的道。

“是嗎?為什麼?”李文姬有些好奇的問我道。

我抬頭想了會道:“因為女孩子好管理,到時好教育,還有——” “呵,你們儼然就像一對的小夫妻,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不知什麼時候,水兒已站在我和李文姬的背後笑著打斷了我的話。

李文姬見水兒過來,趕緊轉身又忙了起來,我則有些不知所措的半羞著臉沒有說話。

水兒有些失意的歎了口氣道:“你們小倆口聊吧,我不打擾了!” 看水兒出來了,李文姬這時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又轉身走到我的跟前,將嘴湊到我的耳根邊道:“水兒失戀了,心情特不高興,你就去陪陪她吧!” 我卻有些壞壞的看著李文姬道:“你不會吃醋吧?” 李文姬這時用胳膊肘用力的頂了我的腰一下子道:“你別貧了,快去吧,乖了!” 她的話說的也是如此的讓我肉麻,我卻得寸進尺的又道:“那你親我一下!” 沒想到李文姬卻這時用腳在我的大腿股上狠狠的揣了一腳道:“你想的臭美吧!”然後是連推帶拽的把我給弄出了廚房。

喜歡就讚一下!!!
3 5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不穿內褲的女孩
表姐和我的姦情
漂亮媽媽竟被幹到失禁
日趨火爆的淫妻遊戲
美豔的講師媽媽
媽媽慘痛的叫聲
媽媽現形記之黃朗篇
強暴夜歸女
淫亂護士
漂亮媽媽愛淫蕩
熱門小說:
輪奸鄰家的姐姐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