脅迫(1-4全) 人妻熟女

(一)

坐在自己辦公室中,徐秋感覺很煩惱,煩惱的根源就是桌上的幾張照片,照片上是全身赤裸的徐秋跟人裸身滾床單的鏡頭,每個對象都不相同,慾仙慾死的表情清晰可見。

這些照片的對象都不同,有她的客戶、她的上司、她的老闆,一旦這些洩漏出去,對於她現在這個好不容易爬升到的職位,是一個很大的致命傷,她至今所受的屈辱都將白費,這是徐秋無法忍受的事情。

斜眼看著擺在桌上的無線陽具,這是寄照片給她的人一起寄來的,根據信裡的指示,她今天一整天都要帶著這個陽具做事。

「哼,就看看你玩什麼把戲。」

徐秋很憤怒,憤怒的原因是因為自己被人脅迫的不甘,還有無法掌握事情狀況的被動,但是她心裡並不是很看得起這種利用威脅手段的人,只是如今的局勢暫時在對方手上,在心中幾番橫量得失後,徐秋冷哼一聲,決定先暫時照對方只是行動。

先將辦公室上鎖,再交代秘書暫時不要讓人打攪後,徐秋先深吸一口氣,再脫掉高跟鞋,接著小心脫掉黑色的褲襪,高價值的黑色蕾絲內褲後,坐到椅子上

雖然那人有一塊寄潤滑劑來,但謹慎的徐秋還是自行購買了潤滑劑,並且仔細的將按摩棒清洗過一遍,確定沒有塗抹任何異物後,徐秋靠著椅子盡量抬高雙腿,屁股向前將自己肉穴露出,慢慢的將按摩棒插入她那肉穴中。

呼出一口氣,徐秋快速的將衣物穿回,整理好服儀,很快便感覺到按摩棒開始跳動。

『可惡,到底是誰幹的?』

對方掌握住的時機讓徐秋更確定被人監視著,稍微忍耐住不適,徐秋仔細打量辦公室周圍,卻沒發現監視器後,只能一臉不爽的確認服裝沒有出錯,再裝作一臉無事的走出辦公室。

徐秋;今年三十二歲,現在是某外資企業的業務主管,旗下的小隊負責數筆高利潤的項目,外表美麗又有錢,可以說是一個標準的人生贏家了。

只是徐秋贏來這些地位的方式,其實並不光彩。

徐秋很早已前就知道,自己並不是屬於優等人物的圈子,即使她再怎麼樣子努力,她也只能比一般人強一點,為了要爭取進入這個圈子,徐秋不惜一切的爭取機會,求學時跟助教、教授上床,爭取學業成績高分,就業時跟客戶上床爭取業績,跟上司上床爭取高昇,對她來說,自己的肉體只是一個可以使用的工具而已。

會有這個觀念,除了是因為她自己本身便頗具姿色外,另外一個原因是徐秋本身是個性冷感的女人。

徐秋並不知道她自己的性冷感毛病是身體還是心理的因素,但是這個毛病卻讓她很方便行事,只要懂得演戲,就很簡單了。

也是因為這個毛病,讓徐秋即使在肉穴內插著按摩棒,但情緒上依然沒有太大的反應,最多只是感覺異物的不適而已,但是即使如此一整天的時間下來,徐秋依然被整得夠嗆。

自己的秘書小劉、打掃的老鄭、負責電路維修的員工、櫃臺的小姐、自己的同事、甚至自己的上司,所有出現在徐秋視線內的人,都被她列為懷疑對象。

除了懷疑身邊的所有人外,又是擔心按摩棒轉動的聲音,又是壓抑按摩棒突然轉動時的驚嚇,還要集中心神處理工作,等到即將下班時,徐秋只覺得心神俱疲。

當徐秋拖著一身疲憊的走進奢華到有點誇張的管理用廁所,無力的攤坐上馬桶後,徐秋無奈的看著自己肉穴上突出的不斷轉動的肉棒,今天一整天除了幾次的取出更換電池外,徐秋的肉穴一直插著按摩棒,但即使如此徐秋只覺得肉穴因為一天的插著按摩棒,而微微的發麻、酸痛。

「這樣子還要維持多久呀?」

依照指示插著按摩棒過了一天,雖然徐秋自己本身性冷感,但是要是每天都這個樣子,徐秋也會受不了。

「不會太久的…」

「!」

正當徐秋厭煩的自言自語時,卻聽到腦後傳來一句低沈的男聲,還沒等到徐秋回頭或者尖叫,徐秋便覺得脖子一緊,被男人的手臂緊緊圈住,腦袋同時被緊緊按住,讓徐秋只能向下向前看著,動彈不得。

「唔…咕…」

完全被拘束限制住行動,徐秋動彈不得下,更驚恐的發現,背後男人那雙強而有力的手臂在慢慢縮緊,限制住徐秋的呼吸。

『不…不要…死…會死……』

呼吸越來越困難的徐秋不斷拉扯、拍打、撕抓著男人的手臂,雙腳同時不停踢著、蹭著,但男人依舊聞風不動,也不作聲只是緩慢的勒緊手臂,隨著呼吸漸漸停止,徐秋意識跟著模糊起來,模模糊糊的視野中,徐秋看到自己肉穴上的按摩棒。

『這…這是…嗚…啊啊…好…好爽…呼吸…可…好爽…』

原本始終無感的按摩棒,卻在這時從肉穴上突然傳來讓徐秋宛如電擊般的觸感,讓徐秋已經迷糊的意識更加混亂,高潮快感、窒息恐懼、瀕死體驗,讓徐秋的腦袋變成一團混亂。

『怎、怎麼?爽…好爽…要…要死…』

「噗…噗噗…」

陌生又恐怖的快感,隨著窒息的感覺同時湧上,強烈的衝擊讓徐秋大腦一片空白,當徐秋四肢無力的癱瘓之後,一陣屁聲響起,隨後大便、尿液、淫汁噴灑在馬桶上,在徐秋完全失神的最一個意識,便是陌生又強烈的快感。(二)

徐秋這三天心情很不好,雖然在工作上儘量的維持一切正常,但是她的心情卻越來越煩悶。

她很清楚原因,就是因為三天前她在廁所被人偷襲的那次「強姦」,雖然嚴格來說她並沒有遭受到性器官的侵害,但是她很清楚的記得那次他所感受到的刺激,陌生、強烈、霸道、無從抵抗的刺激。

對於自認性冷感的徐秋來說,這種刺激的印象實在太深刻、太…誘人。

是的;即使徐秋不願意承認,但是那一天的刺激實在太過吸引她,從那一天晚上起,她每晚都瘋狂的自慰,但是始終沒有辦法得到相同的快感。

而那個威脅她的人也沒有任何後續的消息,徐秋在松一口氣的同時,也有著一絲失落和期待,不知道是擔心更多的威脅或是…更深的刺激。

而且那天的事情,讓原本以為可以掌控局面的徐秋感到不安,她在事後偷偷的調閱過監視器,但是卻完全沒有她以外的人進出的畫面,她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做到的,但是這種未知同時不受控的狀態,讓她開始覺得恐懼。

歎了口氣,徐秋無奈的起床出門,但是跟以往不同的一點,是她在出門前針對肛門多做了一次清潔的動作,那天狼狽的失態,讓有著輕微潔癖的她實在難以忍受,即使知道效果輕微,但從那天起,徐秋就養成了針對屁眼的灌腸清潔。

一如往常的進入公司,走進辦公室時,徐秋就發現辦公室多了一個東西。

「小劉,今天有人進我辦公室嗎?」

轉頭看著坐在旁邊的秘書,徐秋帶點驚訝的問道,年輕的秘書訝異的抬頭答道:

「沒有,今天沒人進您的辦公室,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事,我等下要整理彙整的資料,沒到開會前別讓人打攪我。」

交代完秘書,徐秋關上門並確認鎖上後,快步的來到辦公桌前,一把打開桌上那個昨晚離開前還不存在的紙袋,紙袋裡面裝的是一個手機和一封信,還有一個密封的包裹。

緊張的張望四周,徐秋先是打開手機,解開螢幕的瞬間,徐秋腦袋立刻變成一片空白,手機螢幕上出現的是徐秋癱瘓在馬桶上,插著按摩棒、大小便失禁的失神模樣,而讓徐秋思緒空白的,卻是那張翻著白眼、吐著舌頭,眼淚、口水橫流,畸形又可笑的表情。

但徐秋很清楚,在這表情之下的,是令她難以忘懷的激情享受,而這時搶在恐懼、憤怒、羞恥等等的情緒之前出現的,是真切的疑惑。

『我那天是這樣的表情嗎……』

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展現出的下賤可笑表情,徐秋卻可以確定在那表情下的是一個爽到腦袋空白的發情女人。

強迫自己關掉手機,不去思考那個表情,徐秋雙手顫抖的撕開信封,看著裡面那張跟上次一樣,用剪貼方式做出的信紙,掃過裡面的內容後,徐秋整張臉蛋先是刷白,又慢慢的通紅起來。

順利的度過一天,今天徐秋雖然有點心不在焉,但是負責的專案卻順利的爭取到目標客戶,也得到了老闆的大力讚揚,但是這些以往會讓她覺得樂不可支的成果,今天卻讓她完全忽略過去,只是出了一筆錢讓部屬去慶功,徐秋卻以身體不適為理由缺席,在公司人都下班後,她卻帶著紙袋偷偷的進入那天被侵犯的廁所裡。

紅著臉,呼吸急促的徐秋,鎖上門後便站在廁所中脫下自己衣服,隨著衣物的漸漸離體,徐秋的腦袋也越來越混亂,想要逃避的心情、期待後續的心情、恐懼的心情,混亂複雜的情緒輪流劃過徐秋腦海,但她手上的動作卻沒停留,全身的衣物很快便脫得一乾二淨。

收好脫下的衣服前,徐秋一瞬間閃過逃走的想法,但想到信中說的後果,徐秋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收好衣服,取出紙袋裡的包裹,包裹裡是一個黑色膠質頭套和一雙手銬。

頭套是漆黑不透明的橡膠材質,橡膠特有的濃厚味道表示這頭套沒被人使用過,讓徐秋稍微放心了一點,但是接著又皺起眉頭,頭套設計是完全封閉的,只留下呼吸的二個小孔,當她戴上後,她看不見也聽不見,更不可能開口說話,但事已至此,徐秋也無法再抵抗什麼。

照著信中的指示,將頭套戴上後綁好,然後拿著手銬,按照記憶摸黑著移動馬桶前,徐秋彎下腰,將雙手伸到馬桶的水箱後,將雙手銬上手銬。

手銬銬上的一刻,徐秋腦袋裡突然一片空白,出現一種認命般的解脫感。

『我已經逃不掉了…』

親手將自己弄到這般境地後,徐秋反而認命的接受擺佈,彎著腰,翹高著屁股,下巴壓在馬桶水箱蓋上,靜靜等帶著命令她的人到來。

看不到、聽不清楚的狀態下,徐秋對時間的掌握也漸漸失控,她不曉得過了多久,幾分鐘、幾十分鐘、幾小時?只聽得自己心跳聲的漆黑環境讓徐秋越來越無助,身體開始發抖,想要哭喊卻無法出聲,就在徐秋以為自己將要崩潰時,卻聽到模糊的開門聲。

『是他嗎?!』

各種情緒交雜的心情,在一雙手強力的掐住徐秋脖子時,通通變成了一種歡欣和解脫,在她還沒反應自己為何出現這種情緒時,一根粗硬火熱的物體已經插入她的肉穴。

「嗚……!」

肉穴被強硬的插入肉棒,徐秋卻沒有任何不適,這時她才發覺不知何時她的小穴已經一片濕滑,讓她即使突然被粗大的肉棒插入,也沒有任何不適。

似乎是感覺到徐秋肉穴的狀態,插入的肉棒稍微停頓了,像是嘲笑徐秋的反應一般,之後;便是一連串激烈的抽撞。

『嗚…啊啊…不、不要…啊啊…會壞掉,這樣會壞掉…啊啊…』

感受著激烈的撞擊,徐秋以往的性冷感彷佛不存在一般,陌生又強烈的刺激從肉穴直沖大腦,身體彷佛被棒子強力貫穿一般。

脖子被抓著,像是要被弄壞一般的方式使用著,危險的刺激感讓徐秋的反應更激烈。

『要、要死…要壞掉…他沒把我當人看呀……啊啊啊…』

恐懼夾雜著快感,認知到自己在對方眼中只是個器具後,徐秋爆發出強烈的高潮,淫蕩的肉穴無視主人心理想法,瘋狂流出淫水,肉棒也無視徐秋連續的高潮,持續大力抽幹,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密閉的廁所裡回蕩著徐秋模糊不清的尖叫聲和肉穴遭到操幹的淫靡之音。

當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終於迎來肉棒的第一次噴射後,徐秋也再也承受不住這般的操幹,如同上次一般,癱瘓在馬桶上,露出被幹得大開的肉穴,還有自肉穴不斷滴落的精液、愛液、尿液等等穢物。

(二)

徐秋這三天心情很不好,雖然儘量的在工作上維持一切正常,但是心情卻不受控制的越來越煩悶。

原因她很清楚,三天前她在廁所被人偷襲的那次「強姦」,雖然嚴格來說她並沒有遭受到性器官的侵害,但是她很清楚的記得那次他所感受到的刺激,陌生、強烈、霸道、無從抵抗的刺激。

對於一向自認性冷感的徐秋來說,這種刺激的印象實在太深刻、太…誘人。

即使徐秋不願意承認,但是那一天的刺激實在太過吸引她,從那一天晚上起,每每想到那次,她就不可克制的瘋狂自慰,但是始終沒有辦法得到相同的快感。

而那個威脅她的人也沒有任何後續的消息,徐秋在松一口氣的同時,也有著一絲失落和期待,不知道是擔心更多的威脅或是…更深的刺激。

那天的事情,讓原本以為可以掌控局面的徐秋感到不安,她在事後偷偷的調閱過監視器,但是卻完全沒有她以外的人進出的畫面,也沒有目擊的人,這種不受控的狀態,讓她不由得產生恐懼的心理。

歎了口氣,徐秋無奈的起床出門,跟以往不同的一點,是她在出門前針對肛門多做了一次清潔的程序,那天狼狽的失態,讓有著輕微潔癖的她難以忍受,即使知道效果輕微,但從那天起,徐秋就養成了針對屁眼的灌腸清潔。

一如往常的進入公司,走進辦公室時,徐秋就發現辦公室多了一個東西。

「小劉,今天有人進我辦公室嗎?」

壓下驚訝的情緒,徐秋故做鎮定的轉頭看著坐在旁邊的秘書,口氣清淡的問道,年輕的秘書訝異的抬頭答道:

「沒有,今天沒人進您的辦公室,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事,我等下要整理彙整的資料,今天沒到開會前別讓人打攪我。」

交代完秘書,徐秋關上門並確認鎖上後,快步的來到辦公桌前,一把打開桌上那個昨晚離開前還不存在的紙袋,紙袋裡面裝的是一個手機和一封信,還有一個密封的包裹。

緊張的張望四周,徐秋先是打開手機,解開螢幕的瞬間,徐秋腦袋立刻變成一片空白,手機螢幕上出現的是徐秋癱瘓在馬桶上,插著按摩棒、大小便失禁的失神模樣,讓徐秋思緒空白的,是那張翻著白眼、吐著舌頭,眼淚、口水橫流,畸形又可笑的表情。

徐秋很清楚,在這表情之下的,是令她難以忘懷的激情享受,搶在恐懼、憤怒、羞恥等等的情緒之前出現的,是身體誠實的性奮。

『我那天是這樣的表情嗎……』

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展現出的下賤可笑表情,徐秋卻可以確定在那表情下的是一個爽到腦袋空白的發情女人。

強迫自己關掉手機,不去思考那個表情,徐秋雙手顫抖的撕開信封,看著裡面那張跟上次一樣,用剪貼方式做出的信紙,掃過裡面的內容後,徐秋整張臉蛋先是刷白,又慢慢的通紅起來。

順利的度過一天,今天徐秋雖然有點心不在焉,但是負責的專案卻順利的爭取到目標客戶,得到了老闆的大力讚揚,但這些以往會讓她樂不可支的成果,今天卻讓她完全忽略過去,只是出了一筆錢讓部屬去慶工,徐秋卻以身體不適為理由缺席,在公司人都下班後,她卻帶著紙袋偷偷的進入那天被侵犯的廁所裡。

紅著臉,呼吸急促的徐秋,站在廁所中脫下自己衣服,隨著衣物的漸漸離體,徐秋的腦袋也越來越混亂,想要逃避的心情、期待後續發展的心情、恐懼的心情,混亂複雜的情緒輪流劃過徐秋腦海,但她手上的動作卻一點也沒停留,全身的衣物很快便脫得一乾二淨。

收好脫下的衣服前,徐秋一瞬間閃過逃走的想法,但想到信件中說的後果,徐秋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收好衣服,取出紙袋裡的包裹,包裹裡是一個黑色膠質頭套和一雙手銬。

頭套是漆黑不透明的橡膠材質,橡膠特有的濃厚味道表示這頭套沒被人使用過,讓徐秋稍微放心了一點,但是接著她又皺起眉頭,頭套的設計是完全封閉的,只留下呼吸的二個小孔,當她戴上後,她看不見也聽不見,更不可能開口說話,但事已至此,徐秋也無法再抵抗什麼。

照著信中的指示,將頭套戴上後綁好,然後拿著手銬,按照記憶摸黑著移動馬桶前,徐秋彎下腰,將雙手伸到馬桶的水箱後,將雙手銬上手銬。

手銬銬上的一刻,徐秋腦袋裡突然一片空白,出現一種認命般的解脫感。

『我已經逃不掉了…』

親手將自己弄到這般境地後,徐秋反而開始認命的接受擺佈,彎著腰,翹高著屁股,下巴壓在馬桶水箱蓋上,靜靜等帶著命令她的人到來。

看不到、聽不清楚的狀態下,徐秋對時間的掌握也漸漸失控,她不曉得過了多久,幾分鐘、幾十分鐘、幾小時?只聽得見自己心跳聲的漆黑環境讓徐秋越來越無助,身體開始發抖,想要哭喊卻無法出聲,就在徐秋以為自己將要崩潰時,卻聽到模糊的開門聲。

『是他嗎?!』

先前各種情緒交雜的心情,在一雙手強力的掐住徐秋脖子時,通通轉變成了一種歡欣和解脫,在她還沒反應自己為何出現這種情緒時,一根粗硬火熱的物體已經插入她的肉穴。

「嗚……!」

肉穴被強硬的插入肉棒,徐秋卻沒有任何不適,不知何時已經一片濕滑的小穴,讓她即使突然被粗大的肉棒插入,也沒有任何不適。

似乎是感覺到徐秋肉穴的狀態,插入的肉棒稍微停頓了,像是嘲笑徐秋的反應一般,之後;便是一連串激烈的抽撞。

『嗚…啊啊…不、不要…啊啊…會壞掉,這樣會壞掉…啊啊…』

感受著激烈的撞擊,徐秋以往的冷感彷佛不存在一般,陌生又強烈的刺激從肉穴直沖大腦,身體彷佛被棒子強力貫穿一般。

脖子被抓著,像是要被弄壞一般的方式使用著,危險的刺激感讓徐秋的反應更激烈。

『要、要死…要壞掉…他沒把我當人看呀……啊啊啊…』

恐懼夾雜著快感,認知到自己在對方眼中只是個器具後,徐秋爆發出強烈的高潮,淫蕩肉穴無視主人的心理想法,瘋狂的流出淫水,肉棒也無視徐秋的高潮,持續大力抽幹,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密閉的廁所裡回蕩著徐秋模糊不清的尖叫聲和肉穴遭到操幹的淫靡之音。

當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終於迎來肉棒的第一次噴射後,徐秋也再也承受不住這般的操幹,如同上次一般,癱瘓在馬桶上,露出被幹得大開的肉穴,還有自肉穴不斷低落的白精。

(三)

自從上次的強暴後,徐秋便經常在上班在自己桌上發現新的信件,然後在下班後,自我拘束在廁所中,接受著那神秘人的粗暴直接的肏幹。

而那神秘的強暴犯給的手機也不斷的更新著徐秋每次被肏幹後的照片,赤裸著癱軟在廁所的相片中,每張的姿勢都不同,但同樣的都是徐秋那張被肏幹到失神的淫蕩的表情,持續打擊著徐秋那高傲的自尊。

即使心中閃過無數次毀掉手機的念頭,但徐秋最後依然把那只手機隨身攜帶著,並且在夜深人靜之時,看著手機裡的自己,想像著被那強暴犯肏幹而自慰著。

即使不甘心的徐秋在暗中用盡手段,明察暗訪地刺探著,但是不論是監視器或是目擊者,那個強暴犯就像隱形人一般的完全沒有任何線索,可是不管徐秋怎麼小心注意,那強暴犯的指示,或是白天或中午,只要徐秋一不注意,就會出現在桌上,讓徐秋漸漸有了自己的一切都被那人掌控著的想法。

就在徐秋因為自己的想法而開始感到畏懼時,她卻接受到了一個新的指令。

有別于以往清楚的指示,這次卻指示要徐秋在指定時間,前往那廁所,雖然覺得怪異,但又帶著一絲期待,徐秋在處理完白天的工作後,熟練的避過其他人的注意,進入到那間廁所,而第一眼看見的東西,便讓徐秋驚慌的差點尖叫。

原本僅有一座馬桶的空曠廁所,但如今卻在牆上多出一隻漆黑粗長的假陽具,蓋上的馬桶蓋上則是放著徐秋看慣的牛皮紙袋,看到這二個東西,徐秋整個人癱軟在地板上。

這間廁所還有其他人也在使用,這二個東西出現在這裡,卻沒有任何人發現,如果不是在她過來前一點點時間準備好,便是這間廁所一開始便已經被弄成只有她會過來。

而不管是那一點,徐秋都能明白那神秘人的暗示,他有能力有辦法,掌控著徐秋的甚至是公司其他人的行動。

這個認知讓徐秋整張臉變得慘白,她無從反擊也無處反擊,無能為力的頹敗感,讓她只能認命的聽從那人的擺佈,她淒慘的敗給一個沒看過的人,這讓一向高傲站在眾人之上的徐秋感到崩潰。

看著馬桶蓋上的牛皮紙袋,徐秋雙手顫抖的拿起打開,裡面只是簡單的幾行字,但卻讓徐秋整張臉猛地通紅起來,看著牆上的粗黑陽具,咬牙起身開始脫下衣物。

脫光衣物後,徐秋看著牆上的陽具,慢慢趴下身子,爬行著移動到陽具前,猶豫片刻後,張大小嘴將陽具整根含住,吞沒到底後,徐秋忍受著作噁感,雙腳分開微微顫抖地挺起,雙掌貼緊著地面後,彷佛動物求歡一般的將屁股高高抬起。

假陽具的位置顯然是經過了計算,當徐秋挺高屁股後,假陽具剛好直直的頂進徐秋的喉嚨,難受但又不妨礙呼吸,陽具上的橡膠味竄進徐秋的鼻孔裡,口水不受控制的從陽具與嘴角的縫隙中滴下,羞辱的姿態和身體的反應讓徐秋不自覺的左右搖晃著屁股。

廁所中頓時陷入一片寂靜,只有徐秋粗重的呼氣聲響,自從領悟到那人以她不知道的手法,完全掌控她的徐秋,即使以像是野獸這般屈辱的姿態趴伏在廁所之中,她也不敢浮現任何違抗的念頭。

隨著時間過去,徐秋的臉卻越來越紅,她能感覺到自己雙腿之間的肉穴正不斷流出淫水,在有著空調的廁所中,有著陣陣的涼意,在這種涼意的催動下,一股尿意湧上腦海。

「嗚…」

徐秋嘗試著忍耐,但尿意卻越來越強烈,明明身在廁所,但是已經被打擊的意志全失的徐秋卻根本不敢拔出陽具,坐上馬桶,只能努力的嘗試夾緊雙腿,意圖憋住。

「嗚…」

但即使如此,徐秋依然憋不住彷佛洶湧而上的尿意,在無奈和羞愧的哀鳴中,一股帶著熱氣的橙黃尿水從徐秋的肉穴噴出,噴灑在潔白的馬桶上,感受著身體沾上噴濺尿水的溫熱感,聞著尿水輕微的騷臭味,徐秋忍不住滴下淚水,但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放鬆。

「嗚…!」

正當徐秋身體自然放鬆的時候,一雙大手卻突然按住並掰開徐秋的屁股,在徐秋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時,熟悉的粗大肉棒已經頂開她的菊蕾,長驅直入的進入徐秋的直腸。

「唔…!」

肛門慘遭突破的尖叫被假陽具化成一片沈悶的嗚鳴,意料之外的肛門強姦,讓徐秋整個腦袋一片空白,身體第一時間的反應卻是挺高屁股,迎合著那一如以往的強勢肏幹。

失去反抗意念的徐秋,根本沒有任何的想法,自由的雙手只是死死撐著地板,支撐著身體,嘴巴遵照著命令死死含著假陽具,屁股主動的迎合著那人的肉棒。

自己只是一個被支配著的玩具,在迎來了強烈的肛門高潮的同時,徐秋腦中閃過這念頭,伴隨著這念頭,在騷黃的尿液之後,潮吹的淫水緊接著噴灑在馬桶上。

脅迫(完)

在那之後幾年,徐秋的表現更加出色,原本能力強悍、氣質高冷的她,在最近更是比平時多出了一股自信,接二連三的拿下數個案子,短短數年內節節高升,可以用一步登天來形容。

但也因為徐秋的氣勢高漲,使得她身邊跟隨著無數敗倒在她容貌及氣勢之下的追求者,面對這些追求者,徐秋一律冷淡、果斷的拒絕,冰山女妖的不雅外號也在私底下流傳甚廣。

但不管任何流言或是傳聞,都沒有影響徐秋的生活,她一樣每天上班、加班、下班,過著在任何人眼中都極其自律的生活。

只有她自己和她的主人,知道她的本性。

那一次在廁所的崩潰後,失去反抗念頭的徐秋讓自己完全臣服在那神秘的強暴犯之下,即使她至今仍未見到他的面容,徐秋依然深刻並且堅定的認知自己的身份。

在徐秋寸步不離身,那屬於她與她之間唯一聯繫的手機中,存滿了無數張徐秋在強烈的性愛之後,那淫蕩、猥褻、低賤的癡態,這些癡態代表徐秋的墮落,徐秋並不以此為恥,相反的;她為自己能以如此癡態回報主人而感覺歡欣、興奮。

那廁所如今也變成了徐秋的聖地,不論在外她是何種身份,如何高高在上,當她步入廁所之後,她便僅僅是個讓人玩弄、使用的肉玩具。

當手機設定的鬧鐘響起,徐秋神色自如的收拾桌面,起身自然的走向廁所,當走進廁所後,一如往常的看見擺放在馬桶上的道具。

徐秋神色淡然的脫下外衣和黑色的短裙,然後是黑色蕾絲的胸罩及內褲,這些造型精美誘人的內衣,是她為了取悅主人而選擇的,即使不知道效果,她依舊如此準備。

脫下衣物,赤身裸體的徐秋拿起黑色的皮衣,長期健身保養的鍛煉,保持著曲線玲瓏的身材,白晰的肌膚透著嬌嫩的光澤,精心打理無毛的牡穴,已經開始出現濕亮的水光。

快速穿上皮衣後,徐秋拿起一根泛著銀白亮光的不銹鋼肛鉤,特殊訂制的陽具型鉤尖閃著冰冷的反光,張嘴含住肛門鉤,感受著鋼鐵冰涼的觸感,徐秋的牡穴微微抽搐著,認真的吞吐舔弄著肛門鉤,直到佈滿濕滑的唾液後,徐秋趴下身體,抬高屁股,摸索著將肛門鉤對準自己的肛門。

「啊……」

輕微的呻吟聲中,徐秋熟練的放鬆身體,將肛門鉤緩緩插進肛門,直到緊窄的肛門將鉤尖完全吞沒,粗大銀亮的鉤身宛如尾巴般自她的臀縫間突出。

當肛門鉤完全深入到肛門底後,徐秋滿足的吐出一口氣,跪行著至馬桶邊,拿起拘束帶將雙腿依照指令折叠後束緊,再戴上漆黑的亮皮頭套,確定自己掙脫不開後,徐秋依照記憶,雙手撐地的將身體挪動到馬桶上,趴伏在馬桶蓋上後,徐秋用手摸索著旁邊的道具,將鼻鉤拿起,插入鼻孔後往上拉扯向後,延長過的繩子往後穿過肛門鉤尾端的鐵環,徐秋緩緩的拉扯繩子,直到自己的臉孔被強迫抬高到動彈不得。

張大嘴巴裝上中空的圓孔束口袋,徐秋再將雙手繞過馬桶底座,靠上手銬後,完成了全部的拘束,胸部及小腹感受到的冰涼感,讓徐秋的口水及淫水不受控制的同時滴下,一邊感受著身體的反應,徐秋一邊陶醉的想像著自己這副宛如代宰母豬的醜陋模樣。

此時此地,無論物件,自己不再是個高高在上的才女,就只是一個隨人玩弄、肏幹的肉玩具,這就是她,淫賤放蕩的徐秋。

(一)

坐在自己辦公室中,徐秋感覺很煩惱,煩惱的根源就是桌上的幾張照片,照片上是全身赤裸的徐秋跟人裸身滾床單的鏡頭,每個對象都不相同,慾仙慾死的表情清晰可見。

這些照片的對象都不同,有她的客戶、她的上司、她的老闆,一旦這些洩漏出去,對於她現在這個好不容易爬升到的職位,是一個很大的致命傷,她至今所受的屈辱都將白費,這是徐秋無法忍受的事情。

斜眼看著擺在桌上的無線陽具,這是寄照片給她的人一起寄來的,根據信裡的指示,她今天一整天都要帶著這個陽具做事。

「哼,就看看你玩什麼把戲。」

徐秋很憤怒,憤怒的原因是因為自己被人脅迫的不甘,還有無法掌握事情狀況的被動,但是她心裡並不是很看得起這種利用威脅手段的人,只是如今的局勢暫時在對方手上,在心中幾番橫量得失後,徐秋冷哼一聲,決定先暫時照對方只是行動。

先將辦公室上鎖,再交代秘書暫時不要讓人打攪後,徐秋先深吸一口氣,再脫掉高跟鞋,接著小心脫掉黑色的褲襪,高價值的黑色蕾絲內褲後,坐到椅子上

雖然那人有一塊寄潤滑劑來,但謹慎的徐秋還是自行購買了潤滑劑,並且仔細的將按摩棒清洗過一遍,確定沒有塗抹任何異物後,徐秋靠著椅子盡量抬高雙腿,屁股向前將自己肉穴露出,慢慢的將按摩棒插入她那肉穴中。

呼出一口氣,徐秋快速的將衣物穿回,整理好服儀,很快便感覺到按摩棒開始跳動。

『可惡,到底是誰幹的?』

對方掌握住的時機讓徐秋更確定被人監視著,稍微忍耐住不適,徐秋仔細打量辦公室周圍,卻沒發現監視器後,只能一臉不爽的確認服裝沒有出錯,再裝作一臉無事的走出辦公室。

徐秋;今年三十二歲,現在是某外資企業的業務主管,旗下的小隊負責數筆高利潤的項目,外表美麗又有錢,可以說是一個標準的人生贏家了。

只是徐秋贏來這些地位的方式,其實並不光彩。

徐秋很早已前就知道,自己並不是屬於優等人物的圈子,即使她再怎麼樣子努力,她也只能比一般人強一點,為了要爭取進入這個圈子,徐秋不惜一切的爭取機會,求學時跟助教、教授上床,爭取學業成績高分,就業時跟客戶上床爭取業績,跟上司上床爭取高昇,對她來說,自己的肉體只是一個可以使用的工具而已。

會有這個觀念,除了是因為她自己本身便頗具姿色外,另外一個原因是徐秋本身是個性冷感的女人。

徐秋並不知道她自己的性冷感毛病是身體還是心理的因素,但是這個毛病卻讓她很方便行事,只要懂得演戲,就很簡單了。

也是因為這個毛病,讓徐秋即使在肉穴內插著按摩棒,但情緒上依然沒有太大的反應,最多只是感覺異物的不適而已,但是即使如此一整天的時間下來,徐秋依然被整得夠嗆。

自己的秘書小劉、打掃的老鄭、負責電路維修的員工、櫃臺的小姐、自己的同事、甚至自己的上司,所有出現在徐秋視線內的人,都被她列為懷疑對象。

除了懷疑身邊的所有人外,又是擔心按摩棒轉動的聲音,又是壓抑按摩棒突然轉動時的驚嚇,還要集中心神處理工作,等到即將下班時,徐秋只覺得心神俱疲。

當徐秋拖著一身疲憊的走進奢華到有點誇張的管理用廁所,無力的攤坐上馬桶後,徐秋無奈的看著自己肉穴上突出的不斷轉動的肉棒,今天一整天除了幾次的取出更換電池外,徐秋的肉穴一直插著按摩棒,但即使如此徐秋只覺得肉穴因為一天的插著按摩棒,而微微的發麻、酸痛。

「這樣子還要維持多久呀?」

依照指示插著按摩棒過了一天,雖然徐秋自己本身性冷感,但是要是每天都這個樣子,徐秋也會受不了。

「不會太久的…」

「!」

正當徐秋厭煩的自言自語時,卻聽到腦後傳來一句低沈的男聲,還沒等到徐秋回頭或者尖叫,徐秋便覺得脖子一緊,被男人的手臂緊緊圈住,腦袋同時被緊緊按住,讓徐秋只能向下向前看著,動彈不得。

「唔…咕…」

完全被拘束限制住行動,徐秋動彈不得下,更驚恐的發現,背後男人那雙強而有力的手臂在慢慢縮緊,限制住徐秋的呼吸。

『不…不要…死…會死……』

呼吸越來越困難的徐秋不斷拉扯、拍打、撕抓著男人的手臂,雙腳同時不停踢著、蹭著,但男人依舊聞風不動,也不作聲只是緩慢的勒緊手臂,隨著呼吸漸漸停止,徐秋意識跟著模糊起來,模模糊糊的視野中,徐秋看到自己肉穴上的按摩棒。

『這…這是…嗚…啊啊…好…好爽…呼吸…可…好爽…』

原本始終無感的按摩棒,卻在這時從肉穴上突然傳來讓徐秋宛如電擊般的觸感,讓徐秋已經迷糊的意識更加混亂,高潮快感、窒息恐懼、瀕死體驗,讓徐秋的腦袋變成一團混亂。

『怎、怎麼?爽…好爽…要…要死…』

「噗…噗噗…」

陌生又恐怖的快感,隨著窒息的感覺同時湧上,強烈的衝擊讓徐秋大腦一片空白,當徐秋四肢無力的癱瘓之後,一陣屁聲響起,隨後大便、尿液、淫汁噴灑在馬桶上,在徐秋完全失神的最一個意識,便是陌生又強烈的快感。(二)

徐秋這三天心情很不好,雖然在工作上儘量的維持一切正常,但是她的心情卻越來越煩悶。

她很清楚原因,就是因為三天前她在廁所被人偷襲的那次「強姦」,雖然嚴格來說她並沒有遭受到性器官的侵害,但是她很清楚的記得那次他所感受到的刺激,陌生、強烈、霸道、無從抵抗的刺激。

對於自認性冷感的徐秋來說,這種刺激的印象實在太深刻、太…誘人。

是的;即使徐秋不願意承認,但是那一天的刺激實在太過吸引她,從那一天晚上起,她每晚都瘋狂的自慰,但是始終沒有辦法得到相同的快感。

而那個威脅她的人也沒有任何後續的消息,徐秋在松一口氣的同時,也有著一絲失落和期待,不知道是擔心更多的威脅或是…更深的刺激。

而且那天的事情,讓原本以為可以掌控局面的徐秋感到不安,她在事後偷偷的調閱過監視器,但是卻完全沒有她以外的人進出的畫面,她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做到的,但是這種未知同時不受控的狀態,讓她開始覺得恐懼。

歎了口氣,徐秋無奈的起床出門,但是跟以往不同的一點,是她在出門前針對肛門多做了一次清潔的動作,那天狼狽的失態,讓有著輕微潔癖的她實在難以忍受,即使知道效果輕微,但從那天起,徐秋就養成了針對屁眼的灌腸清潔。

一如往常的進入公司,走進辦公室時,徐秋就發現辦公室多了一個東西。

「小劉,今天有人進我辦公室嗎?」

轉頭看著坐在旁邊的秘書,徐秋帶點驚訝的問道,年輕的秘書訝異的抬頭答道:

「沒有,今天沒人進您的辦公室,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事,我等下要整理彙整的資料,沒到開會前別讓人打攪我。」

交代完秘書,徐秋關上門並確認鎖上後,快步的來到辦公桌前,一把打開桌上那個昨晚離開前還不存在的紙袋,紙袋裡面裝的是一個手機和一封信,還有一個密封的包裹。

緊張的張望四周,徐秋先是打開手機,解開螢幕的瞬間,徐秋腦袋立刻變成一片空白,手機螢幕上出現的是徐秋癱瘓在馬桶上,插著按摩棒、大小便失禁的失神模樣,而讓徐秋思緒空白的,卻是那張翻著白眼、吐著舌頭,眼淚、口水橫流,畸形又可笑的表情。

但徐秋很清楚,在這表情之下的,是令她難以忘懷的激情享受,而這時搶在恐懼、憤怒、羞恥等等的情緒之前出現的,是真切的疑惑。

『我那天是這樣的表情嗎……』

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展現出的下賤可笑表情,徐秋卻可以確定在那表情下的是一個爽到腦袋空白的發情女人。

強迫自己關掉手機,不去思考那個表情,徐秋雙手顫抖的撕開信封,看著裡面那張跟上次一樣,用剪貼方式做出的信紙,掃過裡面的內容後,徐秋整張臉蛋先是刷白,又慢慢的通紅起來。

順利的度過一天,今天徐秋雖然有點心不在焉,但是負責的專案卻順利的爭取到目標客戶,也得到了老闆的大力讚揚,但是這些以往會讓她覺得樂不可支的成果,今天卻讓她完全忽略過去,只是出了一筆錢讓部屬去慶功,徐秋卻以身體不適為理由缺席,在公司人都下班後,她卻帶著紙袋偷偷的進入那天被侵犯的廁所裡。

紅著臉,呼吸急促的徐秋,鎖上門後便站在廁所中脫下自己衣服,隨著衣物的漸漸離體,徐秋的腦袋也越來越混亂,想要逃避的心情、期待後續的心情、恐懼的心情,混亂複雜的情緒輪流劃過徐秋腦海,但她手上的動作卻沒停留,全身的衣物很快便脫得一乾二淨。

收好脫下的衣服前,徐秋一瞬間閃過逃走的想法,但想到信中說的後果,徐秋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收好衣服,取出紙袋裡的包裹,包裹裡是一個黑色膠質頭套和一雙手銬。

頭套是漆黑不透明的橡膠材質,橡膠特有的濃厚味道表示這頭套沒被人使用過,讓徐秋稍微放心了一點,但是接著又皺起眉頭,頭套設計是完全封閉的,只留下呼吸的二個小孔,當她戴上後,她看不見也聽不見,更不可能開口說話,但事已至此,徐秋也無法再抵抗什麼。

照著信中的指示,將頭套戴上後綁好,然後拿著手銬,按照記憶摸黑著移動馬桶前,徐秋彎下腰,將雙手伸到馬桶的水箱後,將雙手銬上手銬。

手銬銬上的一刻,徐秋腦袋裡突然一片空白,出現一種認命般的解脫感。

『我已經逃不掉了…』

親手將自己弄到這般境地後,徐秋反而認命的接受擺佈,彎著腰,翹高著屁股,下巴壓在馬桶水箱蓋上,靜靜等帶著命令她的人到來。

看不到、聽不清楚的狀態下,徐秋對時間的掌握也漸漸失控,她不曉得過了多久,幾分鐘、幾十分鐘、幾小時?只聽得自己心跳聲的漆黑環境讓徐秋越來越無助,身體開始發抖,想要哭喊卻無法出聲,就在徐秋以為自己將要崩潰時,卻聽到模糊的開門聲。

『是他嗎?!』

各種情緒交雜的心情,在一雙手強力的掐住徐秋脖子時,通通變成了一種歡欣和解脫,在她還沒反應自己為何出現這種情緒時,一根粗硬火熱的物體已經插入她的肉穴。

「嗚……!」

肉穴被強硬的插入肉棒,徐秋卻沒有任何不適,這時她才發覺不知何時她的小穴已經一片濕滑,讓她即使突然被粗大的肉棒插入,也沒有任何不適。

似乎是感覺到徐秋肉穴的狀態,插入的肉棒稍微停頓了,像是嘲笑徐秋的反應一般,之後;便是一連串激烈的抽撞。

『嗚…啊啊…不、不要…啊啊…會壞掉,這樣會壞掉…啊啊…』

感受著激烈的撞擊,徐秋以往的性冷感彷佛不存在一般,陌生又強烈的刺激從肉穴直沖大腦,身體彷佛被棒子強力貫穿一般。

脖子被抓著,像是要被弄壞一般的方式使用著,危險的刺激感讓徐秋的反應更激烈。

『要、要死…要壞掉…他沒把我當人看呀……啊啊啊…』

恐懼夾雜著快感,認知到自己在對方眼中只是個器具後,徐秋爆發出強烈的高潮,淫蕩的肉穴無視主人心理想法,瘋狂流出淫水,肉棒也無視徐秋連續的高潮,持續大力抽幹,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密閉的廁所裡回蕩著徐秋模糊不清的尖叫聲和肉穴遭到操幹的淫靡之音。

當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終於迎來肉棒的第一次噴射後,徐秋也再也承受不住這般的操幹,如同上次一般,癱瘓在馬桶上,露出被幹得大開的肉穴,還有自肉穴不斷滴落的精液、愛液、尿液等等穢物。

(二)

徐秋這三天心情很不好,雖然儘量的在工作上維持一切正常,但是心情卻不受控制的越來越煩悶。

原因她很清楚,三天前她在廁所被人偷襲的那次「強姦」,雖然嚴格來說她並沒有遭受到性器官的侵害,但是她很清楚的記得那次他所感受到的刺激,陌生、強烈、霸道、無從抵抗的刺激。

對於一向自認性冷感的徐秋來說,這種刺激的印象實在太深刻、太…誘人。

即使徐秋不願意承認,但是那一天的刺激實在太過吸引她,從那一天晚上起,每每想到那次,她就不可克制的瘋狂自慰,但是始終沒有辦法得到相同的快感。

而那個威脅她的人也沒有任何後續的消息,徐秋在松一口氣的同時,也有著一絲失落和期待,不知道是擔心更多的威脅或是…更深的刺激。

那天的事情,讓原本以為可以掌控局面的徐秋感到不安,她在事後偷偷的調閱過監視器,但是卻完全沒有她以外的人進出的畫面,也沒有目擊的人,這種不受控的狀態,讓她不由得產生恐懼的心理。

歎了口氣,徐秋無奈的起床出門,跟以往不同的一點,是她在出門前針對肛門多做了一次清潔的程序,那天狼狽的失態,讓有著輕微潔癖的她難以忍受,即使知道效果輕微,但從那天起,徐秋就養成了針對屁眼的灌腸清潔。

一如往常的進入公司,走進辦公室時,徐秋就發現辦公室多了一個東西。

「小劉,今天有人進我辦公室嗎?」

壓下驚訝的情緒,徐秋故做鎮定的轉頭看著坐在旁邊的秘書,口氣清淡的問道,年輕的秘書訝異的抬頭答道:

「沒有,今天沒人進您的辦公室,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事,我等下要整理彙整的資料,今天沒到開會前別讓人打攪我。」

交代完秘書,徐秋關上門並確認鎖上後,快步的來到辦公桌前,一把打開桌上那個昨晚離開前還不存在的紙袋,紙袋裡面裝的是一個手機和一封信,還有一個密封的包裹。

緊張的張望四周,徐秋先是打開手機,解開螢幕的瞬間,徐秋腦袋立刻變成一片空白,手機螢幕上出現的是徐秋癱瘓在馬桶上,插著按摩棒、大小便失禁的失神模樣,讓徐秋思緒空白的,是那張翻著白眼、吐著舌頭,眼淚、口水橫流,畸形又可笑的表情。

徐秋很清楚,在這表情之下的,是令她難以忘懷的激情享受,搶在恐懼、憤怒、羞恥等等的情緒之前出現的,是身體誠實的性奮。

『我那天是這樣的表情嗎……』

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展現出的下賤可笑表情,徐秋卻可以確定在那表情下的是一個爽到腦袋空白的發情女人。

強迫自己關掉手機,不去思考那個表情,徐秋雙手顫抖的撕開信封,看著裡面那張跟上次一樣,用剪貼方式做出的信紙,掃過裡面的內容後,徐秋整張臉蛋先是刷白,又慢慢的通紅起來。

順利的度過一天,今天徐秋雖然有點心不在焉,但是負責的專案卻順利的爭取到目標客戶,得到了老闆的大力讚揚,但這些以往會讓她樂不可支的成果,今天卻讓她完全忽略過去,只是出了一筆錢讓部屬去慶工,徐秋卻以身體不適為理由缺席,在公司人都下班後,她卻帶著紙袋偷偷的進入那天被侵犯的廁所裡。

紅著臉,呼吸急促的徐秋,站在廁所中脫下自己衣服,隨著衣物的漸漸離體,徐秋的腦袋也越來越混亂,想要逃避的心情、期待後續發展的心情、恐懼的心情,混亂複雜的情緒輪流劃過徐秋腦海,但她手上的動作卻一點也沒停留,全身的衣物很快便脫得一乾二淨。

收好脫下的衣服前,徐秋一瞬間閃過逃走的想法,但想到信件中說的後果,徐秋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收好衣服,取出紙袋裡的包裹,包裹裡是一個黑色膠質頭套和一雙手銬。

頭套是漆黑不透明的橡膠材質,橡膠特有的濃厚味道表示這頭套沒被人使用過,讓徐秋稍微放心了一點,但是接著她又皺起眉頭,頭套的設計是完全封閉的,只留下呼吸的二個小孔,當她戴上後,她看不見也聽不見,更不可能開口說話,但事已至此,徐秋也無法再抵抗什麼。

照著信中的指示,將頭套戴上後綁好,然後拿著手銬,按照記憶摸黑著移動馬桶前,徐秋彎下腰,將雙手伸到馬桶的水箱後,將雙手銬上手銬。

手銬銬上的一刻,徐秋腦袋裡突然一片空白,出現一種認命般的解脫感。

『我已經逃不掉了…』

親手將自己弄到這般境地後,徐秋反而開始認命的接受擺佈,彎著腰,翹高著屁股,下巴壓在馬桶水箱蓋上,靜靜等帶著命令她的人到來。

看不到、聽不清楚的狀態下,徐秋對時間的掌握也漸漸失控,她不曉得過了多久,幾分鐘、幾十分鐘、幾小時?只聽得見自己心跳聲的漆黑環境讓徐秋越來越無助,身體開始發抖,想要哭喊卻無法出聲,就在徐秋以為自己將要崩潰時,卻聽到模糊的開門聲。

『是他嗎?!』

先前各種情緒交雜的心情,在一雙手強力的掐住徐秋脖子時,通通轉變成了一種歡欣和解脫,在她還沒反應自己為何出現這種情緒時,一根粗硬火熱的物體已經插入她的肉穴。

「嗚……!」

肉穴被強硬的插入肉棒,徐秋卻沒有任何不適,不知何時已經一片濕滑的小穴,讓她即使突然被粗大的肉棒插入,也沒有任何不適。

似乎是感覺到徐秋肉穴的狀態,插入的肉棒稍微停頓了,像是嘲笑徐秋的反應一般,之後;便是一連串激烈的抽撞。

『嗚…啊啊…不、不要…啊啊…會壞掉,這樣會壞掉…啊啊…』

感受著激烈的撞擊,徐秋以往的冷感彷佛不存在一般,陌生又強烈的刺激從肉穴直沖大腦,身體彷佛被棒子強力貫穿一般。

脖子被抓著,像是要被弄壞一般的方式使用著,危險的刺激感讓徐秋的反應更激烈。

『要、要死…要壞掉…他沒把我當人看呀……啊啊啊…』

恐懼夾雜著快感,認知到自己在對方眼中只是個器具後,徐秋爆發出強烈的高潮,淫蕩肉穴無視主人的心理想法,瘋狂的流出淫水,肉棒也無視徐秋的高潮,持續大力抽幹,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密閉的廁所裡回蕩著徐秋模糊不清的尖叫聲和肉穴遭到操幹的淫靡之音。

當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終於迎來肉棒的第一次噴射後,徐秋也再也承受不住這般的操幹,如同上次一般,癱瘓在馬桶上,露出被幹得大開的肉穴,還有自肉穴不斷低落的白精。

(三)

自從上次的強暴後,徐秋便經常在上班在自己桌上發現新的信件,然後在下班後,自我拘束在廁所中,接受著那神秘人的粗暴直接的肏幹。

而那神秘的強暴犯給的手機也不斷的更新著徐秋每次被肏幹後的照片,赤裸著癱軟在廁所的相片中,每張的姿勢都不同,但同樣的都是徐秋那張被肏幹到失神的淫蕩的表情,持續打擊著徐秋那高傲的自尊。

即使心中閃過無數次毀掉手機的念頭,但徐秋最後依然把那只手機隨身攜帶著,並且在夜深人靜之時,看著手機裡的自己,想像著被那強暴犯肏幹而自慰著。

即使不甘心的徐秋在暗中用盡手段,明察暗訪地刺探著,但是不論是監視器或是目擊者,那個強暴犯就像隱形人一般的完全沒有任何線索,可是不管徐秋怎麼小心注意,那強暴犯的指示,或是白天或中午,只要徐秋一不注意,就會出現在桌上,讓徐秋漸漸有了自己的一切都被那人掌控著的想法。

就在徐秋因為自己的想法而開始感到畏懼時,她卻接受到了一個新的指令。

有別于以往清楚的指示,這次卻指示要徐秋在指定時間,前往那廁所,雖然覺得怪異,但又帶著一絲期待,徐秋在處理完白天的工作後,熟練的避過其他人的注意,進入到那間廁所,而第一眼看見的東西,便讓徐秋驚慌的差點尖叫。

原本僅有一座馬桶的空曠廁所,但如今卻在牆上多出一隻漆黑粗長的假陽具,蓋上的馬桶蓋上則是放著徐秋看慣的牛皮紙袋,看到這二個東西,徐秋整個人癱軟在地板上。

這間廁所還有其他人也在使用,這二個東西出現在這裡,卻沒有任何人發現,如果不是在她過來前一點點時間準備好,便是這間廁所一開始便已經被弄成只有她會過來。

而不管是那一點,徐秋都能明白那神秘人的暗示,他有能力有辦法,掌控著徐秋的甚至是公司其他人的行動。

這個認知讓徐秋整張臉變得慘白,她無從反擊也無處反擊,無能為力的頹敗感,讓她只能認命的聽從那人的擺佈,她淒慘的敗給一個沒看過的人,這讓一向高傲站在眾人之上的徐秋感到崩潰。

看著馬桶蓋上的牛皮紙袋,徐秋雙手顫抖的拿起打開,裡面只是簡單的幾行字,但卻讓徐秋整張臉猛地通紅起來,看著牆上的粗黑陽具,咬牙起身開始脫下衣物。

脫光衣物後,徐秋看著牆上的陽具,慢慢趴下身子,爬行著移動到陽具前,猶豫片刻後,張大小嘴將陽具整根含住,吞沒到底後,徐秋忍受著作噁感,雙腳分開微微顫抖地挺起,雙掌貼緊著地面後,彷佛動物求歡一般的將屁股高高抬起。

假陽具的位置顯然是經過了計算,當徐秋挺高屁股後,假陽具剛好直直的頂進徐秋的喉嚨,難受但又不妨礙呼吸,陽具上的橡膠味竄進徐秋的鼻孔裡,口水不受控制的從陽具與嘴角的縫隙中滴下,羞辱的姿態和身體的反應讓徐秋不自覺的左右搖晃著屁股。

廁所中頓時陷入一片寂靜,只有徐秋粗重的呼氣聲響,自從領悟到那人以她不知道的手法,完全掌控她的徐秋,即使以像是野獸這般屈辱的姿態趴伏在廁所之中,她也不敢浮現任何違抗的念頭。

隨著時間過去,徐秋的臉卻越來越紅,她能感覺到自己雙腿之間的肉穴正不斷流出淫水,在有著空調的廁所中,有著陣陣的涼意,在這種涼意的催動下,一股尿意湧上腦海。

「嗚…」

徐秋嘗試著忍耐,但尿意卻越來越強烈,明明身在廁所,但是已經被打擊的意志全失的徐秋卻根本不敢拔出陽具,坐上馬桶,只能努力的嘗試夾緊雙腿,意圖憋住。

「嗚…」

但即使如此,徐秋依然憋不住彷佛洶湧而上的尿意,在無奈和羞愧的哀鳴中,一股帶著熱氣的橙黃尿水從徐秋的肉穴噴出,噴灑在潔白的馬桶上,感受著身體沾上噴濺尿水的溫熱感,聞著尿水輕微的騷臭味,徐秋忍不住滴下淚水,但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放鬆。

「嗚…!」

正當徐秋身體自然放鬆的時候,一雙大手卻突然按住並掰開徐秋的屁股,在徐秋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時,熟悉的粗大肉棒已經頂開她的菊蕾,長驅直入的進入徐秋的直腸。

「唔…!」

肛門慘遭突破的尖叫被假陽具化成一片沈悶的嗚鳴,意料之外的肛門強姦,讓徐秋整個腦袋一片空白,身體第一時間的反應卻是挺高屁股,迎合著那一如以往的強勢肏幹。

失去反抗意念的徐秋,根本沒有任何的想法,自由的雙手只是死死撐著地板,支撐著身體,嘴巴遵照著命令死死含著假陽具,屁股主動的迎合著那人的肉棒。

自己只是一個被支配著的玩具,在迎來了強烈的肛門高潮的同時,徐秋腦中閃過這念頭,伴隨著這念頭,在騷黃的尿液之後,潮吹的淫水緊接著噴灑在馬桶上。

脅迫(完)

在那之後幾年,徐秋的表現更加出色,原本能力強悍、氣質高冷的她,在最近更是比平時多出了一股自信,接二連三的拿下數個案子,短短數年內節節高升,可以用一步登天來形容。

但也因為徐秋的氣勢高漲,使得她身邊跟隨著無數敗倒在她容貌及氣勢之下的追求者,面對這些追求者,徐秋一律冷淡、果斷的拒絕,冰山女妖的不雅外號也在私底下流傳甚廣。

但不管任何流言或是傳聞,都沒有影響徐秋的生活,她一樣每天上班、加班、下班,過著在任何人眼中都極其自律的生活。

只有她自己和她的主人,知道她的本性。

那一次在廁所的崩潰後,失去反抗念頭的徐秋讓自己完全臣服在那神秘的強暴犯之下,即使她至今仍未見到他的面容,徐秋依然深刻並且堅定的認知自己的身份。

在徐秋寸步不離身,那屬於她與她之間唯一聯繫的手機中,存滿了無數張徐秋在強烈的性愛之後,那淫蕩、猥褻、低賤的癡態,這些癡態代表徐秋的墮落,徐秋並不以此為恥,相反的;她為自己能以如此癡態回報主人而感覺歡欣、興奮。

那廁所如今也變成了徐秋的聖地,不論在外她是何種身份,如何高高在上,當她步入廁所之後,她便僅僅是個讓人玩弄、使用的肉玩具。

當手機設定的鬧鐘響起,徐秋神色自如的收拾桌面,起身自然的走向廁所,當走進廁所後,一如往常的看見擺放在馬桶上的道具。

徐秋神色淡然的脫下外衣和黑色的短裙,然後是黑色蕾絲的胸罩及內褲,這些造型精美誘人的內衣,是她為了取悅主人而選擇的,即使不知道效果,她依舊如此準備。

脫下衣物,赤身裸體的徐秋拿起黑色的皮衣,長期健身保養的鍛煉,保持著曲線玲瓏的身材,白晰的肌膚透著嬌嫩的光澤,精心打理無毛的牡穴,已經開始出現濕亮的水光。

快速穿上皮衣後,徐秋拿起一根泛著銀白亮光的不銹鋼肛鉤,特殊訂制的陽具型鉤尖閃著冰冷的反光,張嘴含住肛門鉤,感受著鋼鐵冰涼的觸感,徐秋的牡穴微微抽搐著,認真的吞吐舔弄著肛門鉤,直到佈滿濕滑的唾液後,徐秋趴下身體,抬高屁股,摸索著將肛門鉤對準自己的肛門。

「啊……」

輕微的呻吟聲中,徐秋熟練的放鬆身體,將肛門鉤緩緩插進肛門,直到緊窄的肛門將鉤尖完全吞沒,粗大銀亮的鉤身宛如尾巴般自她的臀縫間突出。

當肛門鉤完全深入到肛門底後,徐秋滿足的吐出一口氣,跪行著至馬桶邊,拿起拘束帶將雙腿依照指令折叠後束緊,再戴上漆黑的亮皮頭套,確定自己掙脫不開後,徐秋依照記憶,雙手撐地的將身體挪動到馬桶上,趴伏在馬桶蓋上後,徐秋用手摸索著旁邊的道具,將鼻鉤拿起,插入鼻孔後往上拉扯向後,延長過的繩子往後穿過肛門鉤尾端的鐵環,徐秋緩緩的拉扯繩子,直到自己的臉孔被強迫抬高到動彈不得。

張大嘴巴裝上中空的圓孔束口袋,徐秋再將雙手繞過馬桶底座,靠上手銬後,完成了全部的拘束,胸部及小腹感受到的冰涼感,讓徐秋的口水及淫水不受控制的同時滴下,一邊感受著身體的反應,徐秋一邊陶醉的想像著自己這副宛如代宰母豬的醜陋模樣。

此時此地,無論物件,自己不再是個高高在上的才女,就只是一個隨人玩弄、肏幹的肉玩具,這就是她,淫賤放蕩的徐秋。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明天我不能上班了
嫂子,我要進去了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媽媽是頭大奶牛
淫妻麗珊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強姦了緊身牛仔褲校花
三個妹妹
日趨火爆的淫妻遊戲
我的校園
熱門小說:
鐘點房激戰熟婦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