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女友-杜娟 經典激情

樓主屬于窮屌絲一族,高考時,成績不好,去了省內一個不入流的大學,整個大學期間一直屬于頭發如雞窩亂,胡子似荒草長的邋遢樣。

相貌離帥還差著極遠,整天精打細算過日子,還要省些錢,偶爾去去網吧,跟倉井空見面,與松島楓會談。

我要是女的,我都不會看上我,更何況別人。

所以,樓主整個大學期間,一直處于單身狗狀態。

畢業後,成了北漂一族。

公司裏罕有幾個女人,再加上樓主性格悶騷,不知如何與雌性生物打交道,單身狗的身份一直如影隨行。

時間久了,樓主心裏有如貓爪撓,急需要一個女人來身下操。

于是,有事沒事就在QQ上加好友,居然還真讓我勾搭上一個,網名叫做大鳥,後來知道她的名字叫做杜娟.當時具體聊些什麼已經記不清了,隻記得先聽她發發牢騷,表示對未來一片迷茫,然後我當然以一種誠肯的態度幫她出出主意,一頓開導,給她一種信任感。

然後有意無意的問她有沒有男友,開始不願意說,防範心還挺重,當然給她發過一個狡詐的表情過去,配以「嘿嘿」兩字。

小娟嬌哼一聲問我想幹嘛。

我一看有戲。

她既假裝生氣來撒嬌,我自然上套的一頓哄,表達對她的關心。

一來二去,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熟識起來,聊起天來也沒那麼多的顧忌,也就慢慢知道她就在北京上大學,今年大四,眼見就畢業了。

還彼此留了手機號。

當時主要還是QQ上聊,雖然留了手機號,但一直沒手機聯系過。

突然有一天,居然接到她的來電,說想去找我,見一面。

我當時還上著班呢,心裏居然猶豫了一下,不過心裏又想,難得她主動想見我,心裏還是挺期待的。

因爲她QQ空間裏沒有一張照片,問她要過照片也一直沒答應,她自己說,自己不愛拍照片,所以一直也不知她長什麼樣。

于是就答應下來今天見一面,然後告訴了她我公司的地址,沒過一小時,她就找到了樓下,當時是夏天,兩個人手機裏描述著自己的穿著打扮,彼此找著彼此。

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說不上驚豔,隻見她穿一件粉色的紗質薄衫,腰裏束了一條窄窄的白色皮腰帶,腿上穿一條牛仔短褲,腳上穿一雙略有點跟的涼鞋,手裏拿著一瓶礦泉水,不時在手裏擺弄著。

身高足有1米7以上,跟我站到一起的時候,隻比我矮那麼一點。

骨架比較大,而我又屬于體格比較瘦削的,所以站在一起似乎不大相稱。

她的臉型下巴稍長,臉形略顯扁平。

算不是美。

心裏多少還是有點失落。

不過從她不愛拍照這一點也推算得出她不會太美,所以也算早有心理準備。

胸也隻是A罩,當時對胸的大小沒什麼概念,一眼看上去也隻是平平的略有那麼一點突起,當然第一次見面不敢多瞄。

對于我這個單身十幾年的屌絲來說,哪裏還會挑食,整體上還算滿意的。

然後我面帶微笑,緊跑兩步,跑到她跟前,靦腆的打聲招呼。

樓主那時還是比較羞澀的,然後兩個人慢慢就在公司的樓下走著聊著,問她怎麼會突然想到來找我,我已經不記得她是怎麼回答的了,好像是說她馬上畢業,正在找工作,上午面試完沒事,突然就想見一見我。

我報以一笑.然後再聊些什麼就不記得了,隻記得最後我說,現在正在上班,恐怕呆不了多久,然後約她周六再見面。

然後把她送到地鐵站,樓主當時整個過程都是春風滿面的樣子。

心理還挺得意。

回到公司就見她QQ上發來消息,問我是不是挺失望的。

樓主內心很詫異,難道她沒看到我那一副「笑靨如花」的樣子,跟個花癡女生似的?內心詫異歸詫異,但是還得趕緊跟她解釋清楚,表示自己沒有失望,對她很滿意,並且願意以後再次見面。

並表示其實很想追她,讓她做我女朋友。

我就這樣表白了,然後一頓解釋,公司平時假不好請,所以才會把她送走。

後來才知道,她是大老遠去找我,結果隻聊了十幾分鍾,就把她送走了,心裏還挺失落。

人家乘興而來,結果敗興而歸。

樓主後來想,活該自己那麼多年一直追不到女朋友,當時的做法確實挺讓女人傷心的。

好容易等到周六,居然碰到個陰天,但是也沒阻了我們見面的興緻。

樓主記性一直不好,當時約在哪見面,怎麼見的面已經不記得了,隻記得她還是穿那件薄薄的粉色吊帶紗質衫子,裏面穿一件白色內衣。

走在路上的時候,嘗試去拉她的手,握住之後,她象征性的嘗試抽離,失敗之後也就任我握著了。

我心裏一陣竊喜。

我想從現在開始,她應該就算是我女朋友了,雖然我沒有說過讓她做我女朋友的話。

然後當天去哪裏玩已經不記得了,隻記得從地鐵出來後發現外面下起了大雨,我們是從一個電梯出得地鐵,從那個口出的人不多,然後我就提議,反正這裏沒人,一時也走不了,我們在這看雨也挺好的。

她沒有什麼主意,也就由著我了,然後我們倆就一直在那裏呆呆的站著,看著漫天的雨從眼前飄下,那時候心裏感覺好平靜,我試著把她摟在懷裏,她就那麼乖乖的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輕輕的撫著她的背,試著將她緊緊擁在懷裏。

忍不住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了聲「我愛你」,她也將手環在我腰間,似乎輕輕的嗯了一聲,又似乎隻是把我抱得緊了點。

我想在女生看來,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浪漫吧,大雨在側,情人在懷,情話繞耳。

突然間心裏好感激這場雨,讓我們第一次出來約會就直接可以把她抱在懷,真可謂進展神速。

我們在那裏站了足足一個小時。

期間也有不少人從這個出口過,我嘗試過多種方式去摟她。

從後面抱住她的腰,抱住她的胸,抱她的胸的時候,她略微有些抗拒,但因爲隻是胳膊從她胸前過,並沒用手握她的胸,她也就勉強接受了。

隻是有人走過的時候,我們會分開。

也嘗試單手搭在她肩上時,去擺弄她肩上的內衣帶,或者從她腋下穿過,去撩撥她的胸,當然不敢太過分,她略有點不高興,我也就適時的收手了。

然後就乖乖的抱著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見到她眼裏掉下幾滴清淚。

有些慌神的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話,眼淚似乎更加止不住,然後我就緊緊的抱著她,跟她道歉,說以後會老老實實的,不再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又說心裏有多再乎,多麼的愛她,多麼的離不開她,隻是一時沒忍住,才會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將她抱得更緊。

反正到最後,眼淚是止住了。

然後,她就那麼乖乖的任我抱著。

天色漸晚,雨也由磅礡而轉淅浰,由淅浰而而漸息聲息,當天不敢再有過分的舉動,略有依依不舍的把她送回學校,當時她還沒畢業,依然住在學校裏。

剛離開沒多久,馬上撥去關懷的電話,鞏固當日的戰果,足足膩了有一個小時。

才依依不會的掛段電話。

自此樓主終于擺脫單身狗的身份。

之後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男女朋友的關系算是確定了下來,中間也有吵鬧,過了兩個月,她也畢業,搬出了學校,自己租了個小隔斷。

之前,她住校,而樓主也剛到北京不久,租住的地方是類似于學生宿舍的公寓,一個屋裏住著六七個人。

所以,兩人沒有獨處的私密空間,樓主雖然心癢,可是也無從下手。

自從小杜娟租住了這個隔斷之後,樓主的心不禁又活動起來。

得空就想到她住處去。

開始不樂意我去,耐不住我軟磨硬泡,終于有一天,還是把我領到了她的住處。

記得那個樓道挺陰暗的,樓道裏拐了兩三次才到她那小屋,屋裏隔了三個小間,她住在中間。

左側住一對情侶,右側住另一個女生。

小屋裏面擺一張單人床,床側擺一電腦桌,牆上零星掛一些生活用品,屋裏沒有窗口,光線略顯陰暗,白天也需要開著燈才看得見,小杜娟跟著進了屋,從背後把門關上,我再無心思四處打量,回過身來,嘿嘿冷笑,向她逼來,杜娟沒好氣地瞪我一眼,沉聲道,你幹嘛?說著,擡手推我一把,我順勢後退一步,馬上後腳又跟上,嘴裏故作奸詐的「嘿嘿嘿嘿」冷笑不絕,又向她逼來。

杜娟又要張口說話,我已把她逼回貼到背後的門上,我兩手貼在她肩兩側,將她固定住,胸膛圧迫著她那軟軟的小乳房,將她緊緊按在門上,不待她話說出口,已輕吻上她的小嘴唇。

輕吻一下,馬上離開,輕輕在她耳邊說,「別怕,乖,畢上眼睛。」

,不待她回答,又深吻上了她的紅唇。

從各個角度親吻著她,慢慢把她的唇打濕,開始用舌頭輕挑她的雙唇。

她原本撐在我肋下的雙手,慢慢變得無力,滑向我腰間;我原本貼在牆上的雙手,也挪到她腰間,隔著柔軟絲滑的薄紗輕輕在她腰際撫摸著,她輕扭著腰肢,似乎想擺脫我的雙手,又像是在鼓勵它,此時的杜娟雙眼已經輕輕的閉上,長長的睫毛清晰可見,一翕一合,雙腮紅潤,透著一股羞澀,顯得分外動人。

親吻了一陣,慢慢離開了她的嘴唇。

杜娟羞澀的微微睜開眼,似乎弄不明白爲什麼突然停了下來,眼睛裏滿含羞澀,媚眼如絲,嬌喘連連,似乎連一絲力氣也沒有了,原本不夠高挺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她似乎在壓抑著不敢大口的呼吸,特別誘人。

早沒了平時的那股霸道勁。

我向她輕輕一笑。

贊她一句「真美」,又吻了上去。

她馬上合上了水汪汪的眼睛。

這一次,我嘗試直接用舌頭去撬她的貝齒,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像樣的阻擋,杜娟很配合的張開了小口。

舌頭一入敵境,馬上不安分的在裏面尋找著,探索著。

終于發現了那條躲躲閃閃的小香舌。

不一會,兩個水潤潤的小家夥就糾纏在了一起。

我貪婪的吞咽著那有如甘泉的口水,把她那條小香舌俘虜過來,大口大口的掠奪著,似乎永遠也不會厭煩。

左手不安分的向上攀爬著,慢慢覆在了那不算高聳的雙峰上,隔著一層軟軟的乳罩,輕輕的揉捏著,擠壓著。

並試圖去捉弄那峰頂可愛的乳頭。

隱隱的聽到從杜娟的喉頭發出壓抑的一聲輕「嗯」,仿佛催化劑一般,頓時讓我熱血沸騰,戰旗高掛。

心底不斷的提醒自己,此時不能操之過急,操之過急可能就沒得操了。

左手早已不耐那層乳罩的阻隔,兩隻手配合著在後面偷偷的解開了鎖扣。

兩隻手迫不急待的轉到前面了,準確無誤的扣住盈盈一握的椒乳。

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毫無阻隔,那麼真切的去感受摸上那對可愛雙峰的感覺。

我曾無數次的幻想過,夢見過,今天終于得以實現。

那種軟軟的感覺,那種乳頭從手指間滑過的爽快,讓我樂此不疲的一次次撫弄著,此時那件薄紗短衫早以被我推上雙乳之上。

那種壓抑的輕哼似乎不受管控的從杜娟喉頭發出,此時杜娟的身軀繃得緊緊的,兩條手臂環在我脖子上。

我試圖將乳罩將上衣從杜娟身上除去,一聲「不要」從喉頭傳來,可是卻顯得那麼的無力。

我的杜娟相貌算不上美,隻能說平平。

可是她有一支甜美的嗓子,說話悅耳動聽,聽上去讓人如沐春風,如飲甘泉。

此時從她喉頭發出的任何聲音,都對我有著無上的魔力。

我想她一定感受的到我由于激動,略有顫抖的身體。

我在她耳邊輕聲安慰著,說著情話,試圖平撫她的緊張、她的擔心。

上衣最終從杜娟身上褪了下來,她羞澀的把兩隻胳膊抱在胸前,臉上一片羞紅,一顆腦袋低垂著,像是做了錯事的小學生。

我湊上去,將她的腰肢拉進,與我貼在一起。

一支手輕挑她的下巴,看著她的眼睛,直誇她好美。

我看到了她嘴角淺淺的笑意。

輕輕拉下她的兩隻手臂,她緊緊的將身體貼在我身上,生怕我看到她的雙乳似的。

我順勢去吻她的脖子,在她的耳邊呵著熱氣。

她的頭後仰著,承接著我的吻。

一聲輕呼從她喉頭傳來,我想脖子,耳朵應該是她比較敏感的地方吧。

我不停的親吻著她的脖子,舔弄她的耳垂。

「嗯……嗯……啊……啊」的聲音不斷從她喉頭傳來,她的腦袋不停的搖擺著,似乎是想擺脫我,似乎又像是在迎合。

身子也在我懷裏扭來扭去。

我的雙手自然也沒閑著,此時沒有了衣服的阻隔,雙手在她後背,在她雙乳不停的撫過。

明顯的感覺到杜娟的身體溫度在升高。

變得略有些發燙。

我想她應該是動情了。

一聲聲「嗯……嗯」在我耳邊響起。

像是催情劑一樣,我也受到了感染,此時杜娟腦袋用力的往後仰著。

一聲壓抑的「啊」從她口中發出。

我用力的把她頂在門上,用胸用力的擠壓著杜娟軟軟的奶子。

雙手騰了出來,趁著她意亂情迷時,去解她短褲上的扭扣。

她似乎根本沒感覺到。

又似乎是她已經默許了。

接著又輕輕的去拉下她的拉鏈。

就那麼一寸寸的拉到了盡頭。

然後我摟住杜娟光滑白膩的後背,把她從門上拉離。

讓她的身體站直。

此時,可愛的小短褲,就那麼悄悄的滑落到膝蓋,到腳裸。

我也趁機將我的短褲脫落,踩在腳下,堅挺的雞巴在四角內褲中不安的跳動著,想要掙脫這最後的束縛。

杜娟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衣服在件件脫落。

口裏不停的叫著不要。

可是又止不住的輕哼著。

我不停的在她耳邊說著情話。

兩隻手掌滑向她混圓的大屁股。

用力的擠壓揉捏著。

屁股上的肉好軟好軟。

兩個人的下身就那麼隔著內褲貼在了一起。

我想她一定也感受到了我的堅挺。

此時的杜娟內心似乎有些掙紮。

內心似乎不想就那麼丟掉自己的處子之身,一面似乎又很享受我的撫摸。

口中不停叫著「不要……嗯……嗯……不要啊……老公」,身子不停的扭動著。

似乎想擺脫我。

我不停的輕呼著她的名字。

說著愛她的話。

向她保證著以後會對她好。

會對她負責,會娶她爲妻。

不停的向她傾訴著,她是多麼的迷人,離開了她的生活該是多麼的灰暗。

杜娟的掙紮變得越來越無力。

「嗯……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我覺得時機成熟可以采取下一步行動了。

于是輕輕聳動著下身,用堅挺的雞巴去研磨她的小內褲,不再采取情話攻勢,空出來的舌頭,含住了她右側堅挺紅潤的小乳頭。

我一邊又舌頭慢慢舔弄著乳頭,一邊偷眼瞧她的表情,隻見我的小杜娟,不時輕咬著雙唇,臉上的肌肉,似乎在強忍著快感。

嘴裏不時發出壓抑的哼叫。

咬上她乳頭的一瞬間,「啊……」杜娟輕呼一聲。

發出一聲舒服的長吟。

突然間發現自己聲音叫得太響,趕緊咬緊雙唇。

我加緊攻勢,把她重新推到門上,舌頭緊緊抵著乳頭研磨。

不時輕咬一下。

右手改變方位。

直接摸到粉紅色的小內褲上,小杜娟一個激靈,身子顫抖了一下,我不理她的反應,手指隔著內褲慢慢在她的兩片陰唇間來回磨著。

杜娟似乎有些受不了了,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把我按在她的雙乳間,手指明顯的感覺到,杜娟的小內褲已經有些濕潤。

我扣弄了沒一會,那片濕潤很快便有所擴大。

肥大的屁股扭動著,試圖擺脫我的手指。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輕輕將她的內褲往下拉了幾厘米,不再讓內褲緊緊的貼著她的小逼。

手指把內褲往一側一撥,輕輕巧巧的便感覺到幾綹陰毛調皮的跳了出來,此時內褲基本已經形同虛設,此時手指已經能感覺到陰唇上的那股黏黏的濕滑。

杜娟試圖將下身貼向我,企圖使我的手指無用武之地,我怎能讓她得逞,當然是後撤一段距離。

手指按上了杜娟的陰蒂。

杜娟一聲嬌呼兩手在我後背錘打啊,我哪去理會。

手指繼續靈動的活動起來,杜娟屁股劇烈的扭動著,嘴裏「老公……不要……不要……老公」的亂叫著。

我把她屁股固定到門上,讓她再也無法後撤,手指暫時離開了她的小穴。

她如蒙大赦,深呼一口氣。

還沒來得及反應呢,杜娟的耳垂又已含在我口中。

接著又是在她的臉上一頓親吻。

一會堵住她的嘴。

一會攻向她的脖子。

趁著她腦袋後仰迷離的這一陣,我一手空出來,把雞巴從內褲中解放出來,龜頭早已破皮而出,不停的跳動著,手指分開杜娟的內褲,在她的陰唇上研磨一陣後用手指撐開兩片肥嫩的陰唇。

拇指壓住龜頭,找準位置,屁股輕輕一頂,龜頭滑向兩片陰唇間。

村娟此時似乎有點首尾難顧了,即要躲避我的舌頭,又要應付我的「手指」,似乎根本弄不清楚在她陰唇上活動的是什麼東西了。

我用左手壓住龜頭,龜頭在她兩片陰唇間上下滑落,此時陰唇早已一片濕滑,杜娟也禁不住輕輕聳動著屁股配合著我的研磨,龜頭逐漸向下滑落,感覺到似乎到了一個洞口,杜娟似乎也感覺到有點不妙,此時我哪會再給她拒絕的機會。

雙手用力按著她兩掰屁股,後腰用力一挺,杜娟一聲長嘶,突然意識到自己聲音叫的太響,頭一埋,牙齒用力的咬向我的肩膀,兩隻小手無力的在我後背錘打著。

我隻感覺到下體已經全根盡沒,整個陰莖被緊緊的包圍著,感受著陰道內的一片濕熱,龜頭在裏面不住的跳動,隻是被陰道緊緊的束縛著,似乎動彈不得。

杜娟似乎沒想到兩個人內褲都沒脫,最後一道防線居然就這麼莫名奇妙的失守,有些歇斯底裏,大顆的眼淚從眼框滾落,屁股往後掙紮著,似乎想把入侵者擺脫,我哪會讓她離開,兩手仍緊緊按住杜娟屁股,陰莖用力往前挺著,把她緊緊抵在門上。

杜娟眉頭皺著,似乎這一陣扭動,又扯動了傷口,她不敢再用力掙紮。

眼淚撲簌撲簌大顆大顆滾落,小嘴委屈的噘著,我不停的在她面頰上親吻著,吻她噘著的嘴唇,吻她滴落面頰的淚珠,一面不時的安慰著她,讓她別動,提醒她這時候越動越痛。

又告訴她,第一次插入會痛一些,一會就不那麼痛苦了。

我也暫時停止了進攻的動作。

杜娟似乎認命,在那一動不動的抱著我,隻是不停的抽泣著,胸脯一聳一聳的,早已放開咬在我肩膀的小口。

我暗松一口氣。

不停向她重複著會愛她疼她憐惜她,向她保證此生隻愛她一個人。

隻要她願意,我願意做她口裏常說的老公。

見她情緒略微平穩了一些。

杜娟小嘴噘得更高,委屈的向我控訴著說「你弄得我那麼疼,一點都不憐香惜玉,還說疼惜我,就知道騙人家」,說著眼淚又配合著落了幾滴。

一副受委屈小媳婦的模樣,說不出的惹人憐愛。

我嘿嘿一笑,無賴的解釋著,「一插到底,就痛那麼一下,要是慢慢插進去,你會疼的更厲害」,說著捧起她的臉,用拇指把她臉上的淚珠抹掉,臉上帶上壞笑。

杜娟嬌哼一聲,撲在我懷裏,輕打著我,嘴裏說著:「反正我不管,你這個人壞死了。」

,我見她開始撒嬌,心也叫放下,附和著她說「對對,我壞,我壞透了,好不好」,然後嘿嘿壞笑。

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在她耳邊溫柔的說:「以後你就是我老婆了,我會好好愛你的」,杜娟最受不了我用這種又溫柔又深情的語氣跟她說話,每次一聽到這般溫柔的情話,就會乖乖的跟個小棉羊似的,趴在我懷裏。

嘴裏順從地輕「嗯」了一聲,語帶哭腔,煞是惹人憐愛。

于是吩咐她,把褲子脫下來吧,此時,她那條牛仔短褲還掛在腳裸上呢,她兩腿貼得緊緊的,我這樣插在她溫熱濕滑的小逼中,姿勢略有些不舒服。

她似乎不情願似的嗯了一聲,但還是順從地慢慢擡起一隻腳,從褲管處抽出。

報怨一句「我褲子都掉地上了」,我嘿嘿一笑,不作回答。

不再理會另一隻腳是否抽出,把她兩腿微微分開。

陰莖輕輕向前挺進了一點,插得更深了一些。

心裏默默去感受龜頭被軟肉緊緊包圍的感覺,心裏一陣舒爽。

她眉頭輕輕一皺,趴在我肩膀說疼。

我心疼的一手輕撫她的秀發以示安慰,說「我輕輕的動,你忍一忍,很快就不那麼痛了」,她也不作回答,將我抱得更加緊了,似乎在等著我作下一步動作。

我見狀,另一手箍在她腰間,將她束縛住,屁股微微向後一收,陰莖抽離了大概有一厘米,我的小杜娟就有點受不了了,輕叫:「老公,疼」,我不做理會,馬上又一插到底,插到底的瞬間,聽到從杜娟喉間深處發出一聲舒服的輕「嗯」,身子瞬間繃得緊緊的。

雙臂將我緊緊抱住。

我見她似乎已經慢慢適應巨根插入的感覺,于是繼續輕抽緩插,始終將陰莖在我可愛小杜娟的最深處活動,杜娟的身子不再如初時那般僵硬,陰莖的每一次抽插,已經沒有初時的那麼生澀,變得越來越潤滑。

杜娟歪頭躺在我肩上,一聲聲嬌喘輕呼,「嗯……嗯……」,是那麼的低沉,那麼的壓抑,又是那麼的悅耳,仿佛人間仙樂,傳入我耳中;又似是一種鼓勵。

杜娟此時不再呼疼,我想她應該是已經適應了。

我慢慢加大抽插的幅度,但還不敢將陰莖整個抽出,陰莖隻在最深處小幅的活動著,但每一次都是一插到底,我能夠感覺的到,龜頭似乎在我杜娟的小逼中略有膨脹,那種脹脹的感覺,在每一次的抽插中,被一片片嫩肉壓迫啊,剮蹭著,舒暢的快感從龜頭陣陣傳來,咕咕淫水配合輕叫著,是那麼的淫糜,交合處傳來一陣糜糜的味道,整個房間似乎都充斥著,我在杜娟耳邊低呼著,告訴她,她的小逼夾得我有多麼舒服,訴說著此時此刻我有多麼的愛她。

杜娟受到感染,聽到我那麼直白的說著淫蕩的話,初時似乎還有一絲害羞。

可是我還是感受到了她的主動,每一次我深插到底時,她都在微微的向前挺動著她的小屁股,雖然幅度是那麼小,幾不可察;還有那每次抽出時她的不舍。

這種幅度的抽插,杜娟已經感覺不到痛感,我于是稍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鼻中的喘息聲也越加粗重。

杜娟的嬌喘輕呼也越來越是急促。

「嗯,嗯,老公。

啊……嗯……哦……輕點……我痛……」,隨著我抽插的加快,杜娟居然不顧矜持,大力的配合著我的抽插。

口中的呼聲也是越來越大,似乎不再顧及是否會被別人聽到。

我感覺龜頭越發的酸麻,隻怕再堅持一會就要繳械投降。

于是一挺到底,緊緊將杜娟固定在門上,不再抽出。

杜娟似乎沒意識到我已經停下了動作,屁股還是聳動了幾下,似乎有些不滿我停了下來。

我狡黠的看著杜娟。

杜娟突然看到我那樣看著她,突然意識到什麼,小屁股停了下來,小臉羞得又是一紅,輕打我一下,直罵我壞,臉深深的埋了下來。

我說我們換個地方,站著不太舒服,到床上躺著。

她輕嗯一聲。

于是我低腰一用力,抱著她屁股,讓她盤在我身上.慢慢向床邊移動,到了床頭,一變腰,兩個人同時滾倒在床,將她壓在身下,私處依然交合在一起。

我踢掉自己的鞋子,又幫杜娟把涼鞋踢掉。

兩個人滾倒在床。

兩個小內褲,雖然不礙事,但是夾在股間也不舒服。

我想到了這個地步,她也不會再拒絕我進入,拔出陰莖不會有什麼事。

就提議把內褲脫下來。

杜娟,躺在床上似乎更顯羞澀,眼睛也不敢睜開,隻微微一點頭。

我低頭,看著陰莖慢慢從杜娟小逼中一步步退出,翻起一片粉紅鮮嫩的軟肉,雙片肥肥的陰唇向兩側翻開,小穴之中,一圈粉嫩水潤的肉牙緊緊咬在我龜頭之上,一張一合,弄得我龜頭都不舍得從那退出。

杜娟嬌哼一聲,似乎巨大的龜頭卡在肉牙那讓她異常痛苦。

我想她第一次做愛,小逼還那麼緊,此時龜頭早已充血,顯得異常猙獰,卡在那,恐怕會痛,忍心往後一縮,龜頭應聲跳出,在空中不住的點著頭,小穴居然發出「啵」的一聲,帶出沽沽淫液,晶瑩剔透,順著股溝,流了下去。

我迅速去拉杜娟的小內褲,杜娟配合的擡起屁股,任我把內褲拉下,丟到床頭。

然後三下五除二的扯掉自己身上最後一塊布。

我扳開杜娟趁我不備夾緊的雙腿,此時才有空閑仔細的觀察那美麗的三角地帶。

杜娟的陰毛整整齊齊的盤在小腹處,呈一個倒三角形,陰唇兩側的陰毛則顯得稀稀落落,不甚整齊。

兩片大陰唇柔韌舒滑,點點淫水點綴其間,迎著頭頂的燈光,閃著晶瑩的光澤,像珍珠一樣。

一粒堅挺的陰蒂,包在兩片皮肉間,我小心的伸出兩指,將那兩片皮肉褪下,裸露出紅嫩的陰蒂,杜娟,見我趴在她私處觀看,早已羞得拿薄被蒙住頭臉。

此時我一觸碰敏感地帶,她身子不禁一個激靈,雙腿不自覺得夾緊。

我頭臉那時就在她雙腿之間,頓時被她夾住。

我雙手從她腿間穿過,用力下壓,把她雙腿分開,同時用胳膊把她腰腿固定住。

我深吸一口氣,忍不住低下頭去,將高高挺起的陰蒂含在口中,杜娟又是一個激靈,身子似乎想往後撤,我自然緊跟步伐,哪能讓她遠離,舌頭一挺,卷向粉嫩的陰蒂,劃了個圓圈,吸吮一口,杜娟低呼一聲,一聲沉悶的呼聲從薄被下傳出,聲音隔著褲子的那種沉悶,讓我征服感爆膨。

一聲「不要,髒」。

從被子下傳出,我想她是沒想到我會用嘴去舔弄她那裏。

我含糊不清的說著愛她的話,說著我並不覺得她髒,又賣力的舔嗜著陰蒂。

我想她是被感動了,眼角流下幾滴眼淚。

腰肢向上挺著,似乎是想讓我舔的更用力些.壓抑的「嗯……啊……嗯。」

從被子下傳來,不時夾著略帶哭腔的「老公,我也愛你」,也不知是感動的,還是舒服的。

雙手按住我的腦袋,像是怕我會離開似的。

我的舌頭,不時卷弄她的陰蒂,不時在她陰唇間劃弄。

沽沽的淫水,從小穴中汩出,打濕了股溝,打濕了一小片床單。

我用舌尖在小穴處,打了個圈,勾了一股淫液,又激的杜娟打個激靈,吧唧品了一下,感覺略帶點鹹味。

聽著杜娟嗯嗯啊啊發出舒暢的聲音,心底一股說不出的成就感,征服感由然而生。

繼而改用舌尖攻擊濕滑粉嫩的小穴,舌尖挑弄小穴口處的肉牙,感受著肉牙夾弄舌尖,舌尖舔弄肉牙的快感。

杜娟,屁股挺的更高,腰肢扭動著,似乎盼望我插的更深些,淫水似乎根本止不住的往外流,盡數被我吸到了口中,發出聲響,傳到杜娟耳中,更刺激著她的感官。

舌頭挑弄了一陣,感覺有些酸麻。

而原本抽插了一陣的大雞巴,那種酸麻感早已退去,不安的在那跳動著。

杜娟早已被我舔的有些意亂情迷,平日的矜持早已不在。

于是往前挪移兩步,把杜娟的兩腿向兩側掰壓,讓小穴挺得高一些,一手扶著金槍,一手分開桃源洞口,大龜頭輕易的就抵在小穴處,杜娟似乎感知到我要幹嘛,小臉翹著,似乎想看一看那一處風景,不過好像她依然心有餘悸,還沒忘記初次插入時的痛感,表情略有些緊張。

我安慰一句,讓她別怕,說這一次是輕輕的不過那麼用力。

杜娟略有些安心,于是輕提腰力,龜頭抵著洞口肉牙,慢慢向內挪移著,此時洞口淫水濕滑,之前又經曆過一遍馳騁,雖仍異常緊仄,但比初時通暢許多。

杜娟此眉頭皺著,顯然還是有一點痛楚,我見她如此,憐惜之情大盛,見此時龜頭已被整整包住,便不再進,低下頭來,扯開那條礙手礙腳的薄被,吻向杜娟唇間。

那副楚楚可憐的神情,真是讓人心疼。

在她耳邊低呼一聲「我愛你」,不住在她腮上,額頭吻去。

希望能夠平撫她皺起的眉頭。

杜娟也不時畢眼親吻著我,喉間不時發出一兩聲「嗯……嗯」之聲。

親吻了許久,杜娟的小屁股在下面不安分的輕輕扭動著,我想她那裏應該又癢了起來,于是也嘗試輕輕在洞口抽插,沒一會,便感覺順暢了許多,于是嘗試往裏挺進。

杜娟,兩手撐在我小腹處,似乎隨時做好把我推開的準備似的。

我安慰她別怕,這一次慢慢的往裏插入,直到盡根沒入,杜娟才深吸一口氣。

我深吻向她唇間,迅速的找到她的小舌,與之糾纏在了一起,同時陰莖試著慢慢抽插,沒幾下,交響樂再次響起,那迷人的「嗯……啊……哦……嗯……老公……哦」之聲不絕于耳。

此時覺得,這聲音比下面的抽插更讓我心懷大暢。

慢慢嘗試全根抽到洞口,然後盡根插入,然後在最深處研磨小穴深處。

每一次的插入都讓杜娟一聲嬌吟。

見她不再那麼疼楚,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一會一陣短促的短途快攻,一會一陣舒緩有力的盡根插入。

杜娟已經舒服的忘了是在何處,聲音叫的越來越響。

我隻好吻住她,真的擾了民,讓人找上門就不好了。

畢竟是第一次,抽插了一陣,便感覺龜頭一陣酸麻,龜頭插入小穴最深處一輪快速的猛攻,隻感覺一股精液便欲噴薄而出。

杜娟似乎也感覺到現在的我似乎有些異樣,睜著大眼無辜的看著我,同時不忘快速的挺動著屁股,承接我最後一輪轟炸。

淫水在兩腿間揮灑,肉與肉之間的撞擊發出劈啪聲,在那一刻,似乎一切都無所顧忌,靈與肉的結合,讓我們忘乎所以。

就那麼一輪快攻之後,精液在她小穴深處噴發,杜娟似乎心有不甘,繼續挺動著屁股,接著就是一陣顫抖。

這一輪快攻之後,我軟倒在她身上,杜娟也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屁股跌在床上。

兩個人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彼此緊緊相擁,仿佛要將彼此融入到對方。

我在她耳邊呼喚啊「我愛你」,她緊緊將我擁著,滾燙的紅唇雨點般大力落在我臉上。

我想,她應該也迷戀上了這種床上運動。

我嘴角輕翹,也將她摟在懷裏。

不知過了多久,力氣才一點一點回到身上,我嘗試支撐著站起,居然感到全身一陣的酸麻。

低頭看著交合處的泥潭,又擡頭向著杜娟微微一笑。

見她臉上一紅,我心中更是大樂。

突然聽到右側隔斷居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是撕扯衛生紙的聲音。

心底一楞,壞了,旁邊還有人在呢。

恐怕都被聽去了。

一時也管不了那麼多。

低聲問,旁邊住著誰。

杜娟似乎也聽到那邊傳來響動,小嘴一噘,「都是你不好」,近拳向我打來,我讓她打了兩拳,將她攬在懷裏,她也就安靜了下來,說是個考研的大學生,一個人住呢,說過兩句話。

不是很熟。

我也就不再問。

又過了一個小時,兩人力氣都回複了過來,收拾了下房間,決定出去吃點飯,折騰了那麼久,早就餓了。

于是開門出去吃飯。

剛打開門,恰好遇到那個大學生也剛鎖上門,正往外走呢,我擡頭瞄了一眼,恰逢她也向我們這邊瞄來,小姑娘長得挺清秀的,個不高,皮膚白皙,文文靜靜的,看到我們,居然臉上一紅,低頭快速走了出去,也沒跟我們打招呼。

杜娟剛從屋裏出來,沒看到她的身影,鎖好門,我們便走了出去。

 

樓主屬于窮屌絲一族,高考時,成績不好,去了省內一個不入流的大學,整個大學期間一直屬于頭發如雞窩亂,胡子似荒草長的邋遢樣。

相貌離帥還差著極遠,整天精打細算過日子,還要省些錢,偶爾去去網吧,跟倉井空見面,與松島楓會談。

我要是女的,我都不會看上我,更何況別人。

所以,樓主整個大學期間,一直處于單身狗狀態。

畢業後,成了北漂一族。

公司裏罕有幾個女人,再加上樓主性格悶騷,不知如何與雌性生物打交道,單身狗的身份一直如影隨行。

時間久了,樓主心裏有如貓爪撓,急需要一個女人來身下操。

于是,有事沒事就在QQ上加好友,居然還真讓我勾搭上一個,網名叫做大鳥,後來知道她的名字叫做杜娟.當時具體聊些什麼已經記不清了,隻記得先聽她發發牢騷,表示對未來一片迷茫,然後我當然以一種誠肯的態度幫她出出主意,一頓開導,給她一種信任感。

然後有意無意的問她有沒有男友,開始不願意說,防範心還挺重,當然給她發過一個狡詐的表情過去,配以「嘿嘿」兩字。

小娟嬌哼一聲問我想幹嘛。

我一看有戲。

她既假裝生氣來撒嬌,我自然上套的一頓哄,表達對她的關心。

一來二去,時間久了,也就慢慢熟識起來,聊起天來也沒那麼多的顧忌,也就慢慢知道她就在北京上大學,今年大四,眼見就畢業了。

還彼此留了手機號。

當時主要還是QQ上聊,雖然留了手機號,但一直沒手機聯系過。

突然有一天,居然接到她的來電,說想去找我,見一面。

我當時還上著班呢,心裏居然猶豫了一下,不過心裏又想,難得她主動想見我,心裏還是挺期待的。

因爲她QQ空間裏沒有一張照片,問她要過照片也一直沒答應,她自己說,自己不愛拍照片,所以一直也不知她長什麼樣。

于是就答應下來今天見一面,然後告訴了她我公司的地址,沒過一小時,她就找到了樓下,當時是夏天,兩個人手機裏描述著自己的穿著打扮,彼此找著彼此。

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說不上驚豔,隻見她穿一件粉色的紗質薄衫,腰裏束了一條窄窄的白色皮腰帶,腿上穿一條牛仔短褲,腳上穿一雙略有點跟的涼鞋,手裏拿著一瓶礦泉水,不時在手裏擺弄著。

身高足有1米7以上,跟我站到一起的時候,隻比我矮那麼一點。

骨架比較大,而我又屬于體格比較瘦削的,所以站在一起似乎不大相稱。

她的臉型下巴稍長,臉形略顯扁平。

算不是美。

心裏多少還是有點失落。

不過從她不愛拍照這一點也推算得出她不會太美,所以也算早有心理準備。

胸也隻是A罩,當時對胸的大小沒什麼概念,一眼看上去也隻是平平的略有那麼一點突起,當然第一次見面不敢多瞄。

對于我這個單身十幾年的屌絲來說,哪裏還會挑食,整體上還算滿意的。

然後我面帶微笑,緊跑兩步,跑到她跟前,靦腆的打聲招呼。

樓主那時還是比較羞澀的,然後兩個人慢慢就在公司的樓下走著聊著,問她怎麼會突然想到來找我,我已經不記得她是怎麼回答的了,好像是說她馬上畢業,正在找工作,上午面試完沒事,突然就想見一見我。

我報以一笑.然後再聊些什麼就不記得了,隻記得最後我說,現在正在上班,恐怕呆不了多久,然後約她周六再見面。

然後把她送到地鐵站,樓主當時整個過程都是春風滿面的樣子。

心理還挺得意。

回到公司就見她QQ上發來消息,問我是不是挺失望的。

樓主內心很詫異,難道她沒看到我那一副「笑靨如花」的樣子,跟個花癡女生似的?內心詫異歸詫異,但是還得趕緊跟她解釋清楚,表示自己沒有失望,對她很滿意,並且願意以後再次見面。

並表示其實很想追她,讓她做我女朋友。

我就這樣表白了,然後一頓解釋,公司平時假不好請,所以才會把她送走。

後來才知道,她是大老遠去找我,結果隻聊了十幾分鍾,就把她送走了,心裏還挺失落。

人家乘興而來,結果敗興而歸。

樓主後來想,活該自己那麼多年一直追不到女朋友,當時的做法確實挺讓女人傷心的。

好容易等到周六,居然碰到個陰天,但是也沒阻了我們見面的興緻。

樓主記性一直不好,當時約在哪見面,怎麼見的面已經不記得了,隻記得她還是穿那件薄薄的粉色吊帶紗質衫子,裏面穿一件白色內衣。

走在路上的時候,嘗試去拉她的手,握住之後,她象征性的嘗試抽離,失敗之後也就任我握著了。

我心裏一陣竊喜。

我想從現在開始,她應該就算是我女朋友了,雖然我沒有說過讓她做我女朋友的話。

然後當天去哪裏玩已經不記得了,隻記得從地鐵出來後發現外面下起了大雨,我們是從一個電梯出得地鐵,從那個口出的人不多,然後我就提議,反正這裏沒人,一時也走不了,我們在這看雨也挺好的。

她沒有什麼主意,也就由著我了,然後我們倆就一直在那裏呆呆的站著,看著漫天的雨從眼前飄下,那時候心裏感覺好平靜,我試著把她摟在懷裏,她就那麼乖乖的把頭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輕輕的撫著她的背,試著將她緊緊擁在懷裏。

忍不住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了聲「我愛你」,她也將手環在我腰間,似乎輕輕的嗯了一聲,又似乎隻是把我抱得緊了點。

我想在女生看來,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浪漫吧,大雨在側,情人在懷,情話繞耳。

突然間心裏好感激這場雨,讓我們第一次出來約會就直接可以把她抱在懷,真可謂進展神速。

我們在那裏站了足足一個小時。

期間也有不少人從這個出口過,我嘗試過多種方式去摟她。

從後面抱住她的腰,抱住她的胸,抱她的胸的時候,她略微有些抗拒,但因爲隻是胳膊從她胸前過,並沒用手握她的胸,她也就勉強接受了。

隻是有人走過的時候,我們會分開。

也嘗試單手搭在她肩上時,去擺弄她肩上的內衣帶,或者從她腋下穿過,去撩撥她的胸,當然不敢太過分,她略有點不高興,我也就適時的收手了。

然後就乖乖的抱著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見到她眼裏掉下幾滴清淚。

有些慌神的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話,眼淚似乎更加止不住,然後我就緊緊的抱著她,跟她道歉,說以後會老老實實的,不再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又說心裏有多再乎,多麼的愛她,多麼的離不開她,隻是一時沒忍住,才會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將她抱得更緊。

反正到最後,眼淚是止住了。

然後,她就那麼乖乖的任我抱著。

天色漸晚,雨也由磅礡而轉淅浰,由淅浰而而漸息聲息,當天不敢再有過分的舉動,略有依依不舍的把她送回學校,當時她還沒畢業,依然住在學校裏。

剛離開沒多久,馬上撥去關懷的電話,鞏固當日的戰果,足足膩了有一個小時。

才依依不會的掛段電話。

自此樓主終于擺脫單身狗的身份。

之後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男女朋友的關系算是確定了下來,中間也有吵鬧,過了兩個月,她也畢業,搬出了學校,自己租了個小隔斷。

之前,她住校,而樓主也剛到北京不久,租住的地方是類似于學生宿舍的公寓,一個屋裏住著六七個人。

所以,兩人沒有獨處的私密空間,樓主雖然心癢,可是也無從下手。

自從小杜娟租住了這個隔斷之後,樓主的心不禁又活動起來。

得空就想到她住處去。

開始不樂意我去,耐不住我軟磨硬泡,終于有一天,還是把我領到了她的住處。

記得那個樓道挺陰暗的,樓道裏拐了兩三次才到她那小屋,屋裏隔了三個小間,她住在中間。

左側住一對情侶,右側住另一個女生。

小屋裏面擺一張單人床,床側擺一電腦桌,牆上零星掛一些生活用品,屋裏沒有窗口,光線略顯陰暗,白天也需要開著燈才看得見,小杜娟跟著進了屋,從背後把門關上,我再無心思四處打量,回過身來,嘿嘿冷笑,向她逼來,杜娟沒好氣地瞪我一眼,沉聲道,你幹嘛?說著,擡手推我一把,我順勢後退一步,馬上後腳又跟上,嘴裏故作奸詐的「嘿嘿嘿嘿」冷笑不絕,又向她逼來。

杜娟又要張口說話,我已把她逼回貼到背後的門上,我兩手貼在她肩兩側,將她固定住,胸膛圧迫著她那軟軟的小乳房,將她緊緊按在門上,不待她話說出口,已輕吻上她的小嘴唇。

輕吻一下,馬上離開,輕輕在她耳邊說,「別怕,乖,畢上眼睛。」

,不待她回答,又深吻上了她的紅唇。

從各個角度親吻著她,慢慢把她的唇打濕,開始用舌頭輕挑她的雙唇。

她原本撐在我肋下的雙手,慢慢變得無力,滑向我腰間;我原本貼在牆上的雙手,也挪到她腰間,隔著柔軟絲滑的薄紗輕輕在她腰際撫摸著,她輕扭著腰肢,似乎想擺脫我的雙手,又像是在鼓勵它,此時的杜娟雙眼已經輕輕的閉上,長長的睫毛清晰可見,一翕一合,雙腮紅潤,透著一股羞澀,顯得分外動人。

親吻了一陣,慢慢離開了她的嘴唇。

杜娟羞澀的微微睜開眼,似乎弄不明白爲什麼突然停了下來,眼睛裏滿含羞澀,媚眼如絲,嬌喘連連,似乎連一絲力氣也沒有了,原本不夠高挺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她似乎在壓抑著不敢大口的呼吸,特別誘人。

早沒了平時的那股霸道勁。

我向她輕輕一笑。

贊她一句「真美」,又吻了上去。

她馬上合上了水汪汪的眼睛。

這一次,我嘗試直接用舌頭去撬她的貝齒,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像樣的阻擋,杜娟很配合的張開了小口。

舌頭一入敵境,馬上不安分的在裏面尋找著,探索著。

終于發現了那條躲躲閃閃的小香舌。

不一會,兩個水潤潤的小家夥就糾纏在了一起。

我貪婪的吞咽著那有如甘泉的口水,把她那條小香舌俘虜過來,大口大口的掠奪著,似乎永遠也不會厭煩。

左手不安分的向上攀爬著,慢慢覆在了那不算高聳的雙峰上,隔著一層軟軟的乳罩,輕輕的揉捏著,擠壓著。

並試圖去捉弄那峰頂可愛的乳頭。

隱隱的聽到從杜娟的喉頭發出壓抑的一聲輕「嗯」,仿佛催化劑一般,頓時讓我熱血沸騰,戰旗高掛。

心底不斷的提醒自己,此時不能操之過急,操之過急可能就沒得操了。

左手早已不耐那層乳罩的阻隔,兩隻手配合著在後面偷偷的解開了鎖扣。

兩隻手迫不急待的轉到前面了,準確無誤的扣住盈盈一握的椒乳。

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毫無阻隔,那麼真切的去感受摸上那對可愛雙峰的感覺。

我曾無數次的幻想過,夢見過,今天終于得以實現。

那種軟軟的感覺,那種乳頭從手指間滑過的爽快,讓我樂此不疲的一次次撫弄著,此時那件薄紗短衫早以被我推上雙乳之上。

那種壓抑的輕哼似乎不受管控的從杜娟喉頭發出,此時杜娟的身軀繃得緊緊的,兩條手臂環在我脖子上。

我試圖將乳罩將上衣從杜娟身上除去,一聲「不要」從喉頭傳來,可是卻顯得那麼的無力。

我的杜娟相貌算不上美,隻能說平平。

可是她有一支甜美的嗓子,說話悅耳動聽,聽上去讓人如沐春風,如飲甘泉。

此時從她喉頭發出的任何聲音,都對我有著無上的魔力。

我想她一定感受的到我由于激動,略有顫抖的身體。

我在她耳邊輕聲安慰著,說著情話,試圖平撫她的緊張、她的擔心。

上衣最終從杜娟身上褪了下來,她羞澀的把兩隻胳膊抱在胸前,臉上一片羞紅,一顆腦袋低垂著,像是做了錯事的小學生。

我湊上去,將她的腰肢拉進,與我貼在一起。

一支手輕挑她的下巴,看著她的眼睛,直誇她好美。

我看到了她嘴角淺淺的笑意。

輕輕拉下她的兩隻手臂,她緊緊的將身體貼在我身上,生怕我看到她的雙乳似的。

我順勢去吻她的脖子,在她的耳邊呵著熱氣。

她的頭後仰著,承接著我的吻。

一聲輕呼從她喉頭傳來,我想脖子,耳朵應該是她比較敏感的地方吧。

我不停的親吻著她的脖子,舔弄她的耳垂。

「嗯……嗯……啊……啊」的聲音不斷從她喉頭傳來,她的腦袋不停的搖擺著,似乎是想擺脫我,似乎又像是在迎合。

身子也在我懷裏扭來扭去。

我的雙手自然也沒閑著,此時沒有了衣服的阻隔,雙手在她後背,在她雙乳不停的撫過。

明顯的感覺到杜娟的身體溫度在升高。

變得略有些發燙。

我想她應該是動情了。

一聲聲「嗯……嗯」在我耳邊響起。

像是催情劑一樣,我也受到了感染,此時杜娟腦袋用力的往後仰著。

一聲壓抑的「啊」從她口中發出。

我用力的把她頂在門上,用胸用力的擠壓著杜娟軟軟的奶子。

雙手騰了出來,趁著她意亂情迷時,去解她短褲上的扭扣。

她似乎根本沒感覺到。

又似乎是她已經默許了。

接著又輕輕的去拉下她的拉鏈。

就那麼一寸寸的拉到了盡頭。

然後我摟住杜娟光滑白膩的後背,把她從門上拉離。

讓她的身體站直。

此時,可愛的小短褲,就那麼悄悄的滑落到膝蓋,到腳裸。

我也趁機將我的短褲脫落,踩在腳下,堅挺的雞巴在四角內褲中不安的跳動著,想要掙脫這最後的束縛。

杜娟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衣服在件件脫落。

口裏不停的叫著不要。

可是又止不住的輕哼著。

我不停的在她耳邊說著情話。

兩隻手掌滑向她混圓的大屁股。

用力的擠壓揉捏著。

屁股上的肉好軟好軟。

兩個人的下身就那麼隔著內褲貼在了一起。

我想她一定也感受到了我的堅挺。

此時的杜娟內心似乎有些掙紮。

內心似乎不想就那麼丟掉自己的處子之身,一面似乎又很享受我的撫摸。

口中不停叫著「不要……嗯……嗯……不要啊……老公」,身子不停的扭動著。

似乎想擺脫我。

我不停的輕呼著她的名字。

說著愛她的話。

向她保證著以後會對她好。

會對她負責,會娶她爲妻。

不停的向她傾訴著,她是多麼的迷人,離開了她的生活該是多麼的灰暗。

杜娟的掙紮變得越來越無力。

「嗯……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

我覺得時機成熟可以采取下一步行動了。

于是輕輕聳動著下身,用堅挺的雞巴去研磨她的小內褲,不再采取情話攻勢,空出來的舌頭,含住了她右側堅挺紅潤的小乳頭。

我一邊又舌頭慢慢舔弄著乳頭,一邊偷眼瞧她的表情,隻見我的小杜娟,不時輕咬著雙唇,臉上的肌肉,似乎在強忍著快感。

嘴裏不時發出壓抑的哼叫。

咬上她乳頭的一瞬間,「啊……」杜娟輕呼一聲。

發出一聲舒服的長吟。

突然間發現自己聲音叫得太響,趕緊咬緊雙唇。

我加緊攻勢,把她重新推到門上,舌頭緊緊抵著乳頭研磨。

不時輕咬一下。

右手改變方位。

直接摸到粉紅色的小內褲上,小杜娟一個激靈,身子顫抖了一下,我不理她的反應,手指隔著內褲慢慢在她的兩片陰唇間來回磨著。

杜娟似乎有些受不了了,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把我按在她的雙乳間,手指明顯的感覺到,杜娟的小內褲已經有些濕潤。

我扣弄了沒一會,那片濕潤很快便有所擴大。

肥大的屁股扭動著,試圖擺脫我的手指。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輕輕將她的內褲往下拉了幾厘米,不再讓內褲緊緊的貼著她的小逼。

手指把內褲往一側一撥,輕輕巧巧的便感覺到幾綹陰毛調皮的跳了出來,此時內褲基本已經形同虛設,此時手指已經能感覺到陰唇上的那股黏黏的濕滑。

杜娟試圖將下身貼向我,企圖使我的手指無用武之地,我怎能讓她得逞,當然是後撤一段距離。

手指按上了杜娟的陰蒂。

杜娟一聲嬌呼兩手在我後背錘打啊,我哪去理會。

手指繼續靈動的活動起來,杜娟屁股劇烈的扭動著,嘴裏「老公……不要……不要……老公」的亂叫著。

我把她屁股固定到門上,讓她再也無法後撤,手指暫時離開了她的小穴。

她如蒙大赦,深呼一口氣。

還沒來得及反應呢,杜娟的耳垂又已含在我口中。

接著又是在她的臉上一頓親吻。

一會堵住她的嘴。

一會攻向她的脖子。

趁著她腦袋後仰迷離的這一陣,我一手空出來,把雞巴從內褲中解放出來,龜頭早已破皮而出,不停的跳動著,手指分開杜娟的內褲,在她的陰唇上研磨一陣後用手指撐開兩片肥嫩的陰唇。

拇指壓住龜頭,找準位置,屁股輕輕一頂,龜頭滑向兩片陰唇間。

村娟此時似乎有點首尾難顧了,即要躲避我的舌頭,又要應付我的「手指」,似乎根本弄不清楚在她陰唇上活動的是什麼東西了。

我用左手壓住龜頭,龜頭在她兩片陰唇間上下滑落,此時陰唇早已一片濕滑,杜娟也禁不住輕輕聳動著屁股配合著我的研磨,龜頭逐漸向下滑落,感覺到似乎到了一個洞口,杜娟似乎也感覺到有點不妙,此時我哪會再給她拒絕的機會。

雙手用力按著她兩掰屁股,後腰用力一挺,杜娟一聲長嘶,突然意識到自己聲音叫的太響,頭一埋,牙齒用力的咬向我的肩膀,兩隻小手無力的在我後背錘打著。

我隻感覺到下體已經全根盡沒,整個陰莖被緊緊的包圍著,感受著陰道內的一片濕熱,龜頭在裏面不住的跳動,隻是被陰道緊緊的束縛著,似乎動彈不得。

杜娟似乎沒想到兩個人內褲都沒脫,最後一道防線居然就這麼莫名奇妙的失守,有些歇斯底裏,大顆的眼淚從眼框滾落,屁股往後掙紮著,似乎想把入侵者擺脫,我哪會讓她離開,兩手仍緊緊按住杜娟屁股,陰莖用力往前挺著,把她緊緊抵在門上。

杜娟眉頭皺著,似乎這一陣扭動,又扯動了傷口,她不敢再用力掙紮。

眼淚撲簌撲簌大顆大顆滾落,小嘴委屈的噘著,我不停的在她面頰上親吻著,吻她噘著的嘴唇,吻她滴落面頰的淚珠,一面不時的安慰著她,讓她別動,提醒她這時候越動越痛。

又告訴她,第一次插入會痛一些,一會就不那麼痛苦了。

我也暫時停止了進攻的動作。

杜娟似乎認命,在那一動不動的抱著我,隻是不停的抽泣著,胸脯一聳一聳的,早已放開咬在我肩膀的小口。

我暗松一口氣。

不停向她重複著會愛她疼她憐惜她,向她保證此生隻愛她一個人。

隻要她願意,我願意做她口裏常說的老公。

見她情緒略微平穩了一些。

杜娟小嘴噘得更高,委屈的向我控訴著說「你弄得我那麼疼,一點都不憐香惜玉,還說疼惜我,就知道騙人家」,說著眼淚又配合著落了幾滴。

一副受委屈小媳婦的模樣,說不出的惹人憐愛。

我嘿嘿一笑,無賴的解釋著,「一插到底,就痛那麼一下,要是慢慢插進去,你會疼的更厲害」,說著捧起她的臉,用拇指把她臉上的淚珠抹掉,臉上帶上壞笑。

杜娟嬌哼一聲,撲在我懷裏,輕打著我,嘴裏說著:「反正我不管,你這個人壞死了。」

,我見她開始撒嬌,心也叫放下,附和著她說「對對,我壞,我壞透了,好不好」,然後嘿嘿壞笑。

我見時機差不多了,在她耳邊溫柔的說:「以後你就是我老婆了,我會好好愛你的」,杜娟最受不了我用這種又溫柔又深情的語氣跟她說話,每次一聽到這般溫柔的情話,就會乖乖的跟個小棉羊似的,趴在我懷裏。

嘴裏順從地輕「嗯」了一聲,語帶哭腔,煞是惹人憐愛。

于是吩咐她,把褲子脫下來吧,此時,她那條牛仔短褲還掛在腳裸上呢,她兩腿貼得緊緊的,我這樣插在她溫熱濕滑的小逼中,姿勢略有些不舒服。

她似乎不情願似的嗯了一聲,但還是順從地慢慢擡起一隻腳,從褲管處抽出。

報怨一句「我褲子都掉地上了」,我嘿嘿一笑,不作回答。

不再理會另一隻腳是否抽出,把她兩腿微微分開。

陰莖輕輕向前挺進了一點,插得更深了一些。

心裏默默去感受龜頭被軟肉緊緊包圍的感覺,心裏一陣舒爽。

她眉頭輕輕一皺,趴在我肩膀說疼。

我心疼的一手輕撫她的秀發以示安慰,說「我輕輕的動,你忍一忍,很快就不那麼痛了」,她也不作回答,將我抱得更加緊了,似乎在等著我作下一步動作。

我見狀,另一手箍在她腰間,將她束縛住,屁股微微向後一收,陰莖抽離了大概有一厘米,我的小杜娟就有點受不了了,輕叫:「老公,疼」,我不做理會,馬上又一插到底,插到底的瞬間,聽到從杜娟喉間深處發出一聲舒服的輕「嗯」,身子瞬間繃得緊緊的。

雙臂將我緊緊抱住。

我見她似乎已經慢慢適應巨根插入的感覺,于是繼續輕抽緩插,始終將陰莖在我可愛小杜娟的最深處活動,杜娟的身子不再如初時那般僵硬,陰莖的每一次抽插,已經沒有初時的那麼生澀,變得越來越潤滑。

杜娟歪頭躺在我肩上,一聲聲嬌喘輕呼,「嗯……嗯……」,是那麼的低沉,那麼的壓抑,又是那麼的悅耳,仿佛人間仙樂,傳入我耳中;又似是一種鼓勵。

杜娟此時不再呼疼,我想她應該是已經適應了。

我慢慢加大抽插的幅度,但還不敢將陰莖整個抽出,陰莖隻在最深處小幅的活動著,但每一次都是一插到底,我能夠感覺的到,龜頭似乎在我杜娟的小逼中略有膨脹,那種脹脹的感覺,在每一次的抽插中,被一片片嫩肉壓迫啊,剮蹭著,舒暢的快感從龜頭陣陣傳來,咕咕淫水配合輕叫著,是那麼的淫糜,交合處傳來一陣糜糜的味道,整個房間似乎都充斥著,我在杜娟耳邊低呼著,告訴她,她的小逼夾得我有多麼舒服,訴說著此時此刻我有多麼的愛她。

杜娟受到感染,聽到我那麼直白的說著淫蕩的話,初時似乎還有一絲害羞。

可是我還是感受到了她的主動,每一次我深插到底時,她都在微微的向前挺動著她的小屁股,雖然幅度是那麼小,幾不可察;還有那每次抽出時她的不舍。

這種幅度的抽插,杜娟已經感覺不到痛感,我于是稍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鼻中的喘息聲也越加粗重。

杜娟的嬌喘輕呼也越來越是急促。

「嗯,嗯,老公。

啊……嗯……哦……輕點……我痛……」,隨著我抽插的加快,杜娟居然不顧矜持,大力的配合著我的抽插。

口中的呼聲也是越來越大,似乎不再顧及是否會被別人聽到。

我感覺龜頭越發的酸麻,隻怕再堅持一會就要繳械投降。

于是一挺到底,緊緊將杜娟固定在門上,不再抽出。

杜娟似乎沒意識到我已經停下了動作,屁股還是聳動了幾下,似乎有些不滿我停了下來。

我狡黠的看著杜娟。

杜娟突然看到我那樣看著她,突然意識到什麼,小屁股停了下來,小臉羞得又是一紅,輕打我一下,直罵我壞,臉深深的埋了下來。

我說我們換個地方,站著不太舒服,到床上躺著。

她輕嗯一聲。

于是我低腰一用力,抱著她屁股,讓她盤在我身上.慢慢向床邊移動,到了床頭,一變腰,兩個人同時滾倒在床,將她壓在身下,私處依然交合在一起。

我踢掉自己的鞋子,又幫杜娟把涼鞋踢掉。

兩個人滾倒在床。

兩個小內褲,雖然不礙事,但是夾在股間也不舒服。

我想到了這個地步,她也不會再拒絕我進入,拔出陰莖不會有什麼事。

就提議把內褲脫下來。

杜娟,躺在床上似乎更顯羞澀,眼睛也不敢睜開,隻微微一點頭。

我低頭,看著陰莖慢慢從杜娟小逼中一步步退出,翻起一片粉紅鮮嫩的軟肉,雙片肥肥的陰唇向兩側翻開,小穴之中,一圈粉嫩水潤的肉牙緊緊咬在我龜頭之上,一張一合,弄得我龜頭都不舍得從那退出。

杜娟嬌哼一聲,似乎巨大的龜頭卡在肉牙那讓她異常痛苦。

我想她第一次做愛,小逼還那麼緊,此時龜頭早已充血,顯得異常猙獰,卡在那,恐怕會痛,忍心往後一縮,龜頭應聲跳出,在空中不住的點著頭,小穴居然發出「啵」的一聲,帶出沽沽淫液,晶瑩剔透,順著股溝,流了下去。

我迅速去拉杜娟的小內褲,杜娟配合的擡起屁股,任我把內褲拉下,丟到床頭。

然後三下五除二的扯掉自己身上最後一塊布。

我扳開杜娟趁我不備夾緊的雙腿,此時才有空閑仔細的觀察那美麗的三角地帶。

杜娟的陰毛整整齊齊的盤在小腹處,呈一個倒三角形,陰唇兩側的陰毛則顯得稀稀落落,不甚整齊。

兩片大陰唇柔韌舒滑,點點淫水點綴其間,迎著頭頂的燈光,閃著晶瑩的光澤,像珍珠一樣。

一粒堅挺的陰蒂,包在兩片皮肉間,我小心的伸出兩指,將那兩片皮肉褪下,裸露出紅嫩的陰蒂,杜娟,見我趴在她私處觀看,早已羞得拿薄被蒙住頭臉。

此時我一觸碰敏感地帶,她身子不禁一個激靈,雙腿不自覺得夾緊。

我頭臉那時就在她雙腿之間,頓時被她夾住。

我雙手從她腿間穿過,用力下壓,把她雙腿分開,同時用胳膊把她腰腿固定住。

我深吸一口氣,忍不住低下頭去,將高高挺起的陰蒂含在口中,杜娟又是一個激靈,身子似乎想往後撤,我自然緊跟步伐,哪能讓她遠離,舌頭一挺,卷向粉嫩的陰蒂,劃了個圓圈,吸吮一口,杜娟低呼一聲,一聲沉悶的呼聲從薄被下傳出,聲音隔著褲子的那種沉悶,讓我征服感爆膨。

一聲「不要,髒」。

從被子下傳出,我想她是沒想到我會用嘴去舔弄她那裏。

我含糊不清的說著愛她的話,說著我並不覺得她髒,又賣力的舔嗜著陰蒂。

我想她是被感動了,眼角流下幾滴眼淚。

腰肢向上挺著,似乎是想讓我舔的更用力些.壓抑的「嗯……啊……嗯。」

從被子下傳來,不時夾著略帶哭腔的「老公,我也愛你」,也不知是感動的,還是舒服的。

雙手按住我的腦袋,像是怕我會離開似的。

我的舌頭,不時卷弄她的陰蒂,不時在她陰唇間劃弄。

沽沽的淫水,從小穴中汩出,打濕了股溝,打濕了一小片床單。

我用舌尖在小穴處,打了個圈,勾了一股淫液,又激的杜娟打個激靈,吧唧品了一下,感覺略帶點鹹味。

聽著杜娟嗯嗯啊啊發出舒暢的聲音,心底一股說不出的成就感,征服感由然而生。

繼而改用舌尖攻擊濕滑粉嫩的小穴,舌尖挑弄小穴口處的肉牙,感受著肉牙夾弄舌尖,舌尖舔弄肉牙的快感。

杜娟,屁股挺的更高,腰肢扭動著,似乎盼望我插的更深些,淫水似乎根本止不住的往外流,盡數被我吸到了口中,發出聲響,傳到杜娟耳中,更刺激著她的感官。

舌頭挑弄了一陣,感覺有些酸麻。

而原本抽插了一陣的大雞巴,那種酸麻感早已退去,不安的在那跳動著。

杜娟早已被我舔的有些意亂情迷,平日的矜持早已不在。

于是往前挪移兩步,把杜娟的兩腿向兩側掰壓,讓小穴挺得高一些,一手扶著金槍,一手分開桃源洞口,大龜頭輕易的就抵在小穴處,杜娟似乎感知到我要幹嘛,小臉翹著,似乎想看一看那一處風景,不過好像她依然心有餘悸,還沒忘記初次插入時的痛感,表情略有些緊張。

我安慰一句,讓她別怕,說這一次是輕輕的不過那麼用力。

杜娟略有些安心,于是輕提腰力,龜頭抵著洞口肉牙,慢慢向內挪移著,此時洞口淫水濕滑,之前又經曆過一遍馳騁,雖仍異常緊仄,但比初時通暢許多。

杜娟此眉頭皺著,顯然還是有一點痛楚,我見她如此,憐惜之情大盛,見此時龜頭已被整整包住,便不再進,低下頭來,扯開那條礙手礙腳的薄被,吻向杜娟唇間。

那副楚楚可憐的神情,真是讓人心疼。

在她耳邊低呼一聲「我愛你」,不住在她腮上,額頭吻去。

希望能夠平撫她皺起的眉頭。

杜娟也不時畢眼親吻著我,喉間不時發出一兩聲「嗯……嗯」之聲。

親吻了許久,杜娟的小屁股在下面不安分的輕輕扭動著,我想她那裏應該又癢了起來,于是也嘗試輕輕在洞口抽插,沒一會,便感覺順暢了許多,于是嘗試往裏挺進。

杜娟,兩手撐在我小腹處,似乎隨時做好把我推開的準備似的。

我安慰她別怕,這一次慢慢的往裏插入,直到盡根沒入,杜娟才深吸一口氣。

我深吻向她唇間,迅速的找到她的小舌,與之糾纏在了一起,同時陰莖試著慢慢抽插,沒幾下,交響樂再次響起,那迷人的「嗯……啊……哦……嗯……老公……哦」之聲不絕于耳。

此時覺得,這聲音比下面的抽插更讓我心懷大暢。

慢慢嘗試全根抽到洞口,然後盡根插入,然後在最深處研磨小穴深處。

每一次的插入都讓杜娟一聲嬌吟。

見她不再那麼疼楚,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一會一陣短促的短途快攻,一會一陣舒緩有力的盡根插入。

杜娟已經舒服的忘了是在何處,聲音叫的越來越響。

我隻好吻住她,真的擾了民,讓人找上門就不好了。

畢竟是第一次,抽插了一陣,便感覺龜頭一陣酸麻,龜頭插入小穴最深處一輪快速的猛攻,隻感覺一股精液便欲噴薄而出。

杜娟似乎也感覺到現在的我似乎有些異樣,睜著大眼無辜的看著我,同時不忘快速的挺動著屁股,承接我最後一輪轟炸。

淫水在兩腿間揮灑,肉與肉之間的撞擊發出劈啪聲,在那一刻,似乎一切都無所顧忌,靈與肉的結合,讓我們忘乎所以。

就那麼一輪快攻之後,精液在她小穴深處噴發,杜娟似乎心有不甘,繼續挺動著屁股,接著就是一陣顫抖。

這一輪快攻之後,我軟倒在她身上,杜娟也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屁股跌在床上。

兩個人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彼此緊緊相擁,仿佛要將彼此融入到對方。

我在她耳邊呼喚啊「我愛你」,她緊緊將我擁著,滾燙的紅唇雨點般大力落在我臉上。

我想,她應該也迷戀上了這種床上運動。

我嘴角輕翹,也將她摟在懷裏。

不知過了多久,力氣才一點一點回到身上,我嘗試支撐著站起,居然感到全身一陣的酸麻。

低頭看著交合處的泥潭,又擡頭向著杜娟微微一笑。

見她臉上一紅,我心中更是大樂。

突然聽到右側隔斷居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似乎是撕扯衛生紙的聲音。

心底一楞,壞了,旁邊還有人在呢。

恐怕都被聽去了。

一時也管不了那麼多。

低聲問,旁邊住著誰。

杜娟似乎也聽到那邊傳來響動,小嘴一噘,「都是你不好」,近拳向我打來,我讓她打了兩拳,將她攬在懷裏,她也就安靜了下來,說是個考研的大學生,一個人住呢,說過兩句話。

不是很熟。

我也就不再問。

又過了一個小時,兩人力氣都回複了過來,收拾了下房間,決定出去吃點飯,折騰了那麼久,早就餓了。

于是開門出去吃飯。

剛打開門,恰好遇到那個大學生也剛鎖上門,正往外走呢,我擡頭瞄了一眼,恰逢她也向我們這邊瞄來,小姑娘長得挺清秀的,個不高,皮膚白皙,文文靜靜的,看到我們,居然臉上一紅,低頭快速走了出去,也沒跟我們打招呼。

杜娟剛從屋裏出來,沒看到她的身影,鎖好門,我們便走了出去。

 

喜歡就讚一下!!!
1 1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明天我不能上班了
我女友的女友
警察妹妹
一次露水情事
人妻狩獵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人肉榨汁機
小英的口交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熱門小說:
寂寞少婦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