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來的女高中生 校園學生

我小時候住的那個江南小縣城,雖然地方不大,但教育是出了名的。

縣中學是全省的重點,每年都有不少學生考取全國的名牌大學。

所以,不光是本地的家長讓孩子努力考縣中學,連外地也有不少家長慕名將子女送到這裡來攻讀,希望將來能考上重點大學。

在我父母工作的醫院裡,有位姓劉的醫生,他在省城的大哥聽說我們縣中學是重點,考大學成功率高,特地把自己女兒曉然送到縣中學來讀高三,並委託他的弟弟來照顧。

因為是親侄女,當弟弟的自然十分關心。

他特地找熟人在縣文化館租了個小房間,這裡離學校很近,也沒人打攪,正好便於侄女溫習功課。

劉醫生和我父親關係不錯,因為他們都是省醫學院畢業的,加上祖籍又都在省城,所以常常相互走動。

禮拜天的時候,他會帶著妻子一道來我家玩,吃個飯、打打牌。

有時,他也會帶侄女曉然過來,為的是讓她休息休息,免得K書太累。

那年我十四歲,正在縣中學讀初三,初中部和高中部是分開的,所以在校園裡,我幾乎遇不到曉然。

只有她隨叔叔來我家玩時,我才能細細打量這位從省城來的女高中生。

也許因為有長輩在場,曉然在我家總是有些拘謹,而我帶她到附近去掏鳥窩、抓小魚,她總是站在一旁看,露出淡淡的笑意,似乎興趣不大。

曉然剛到縣裡時,已經十七歲,身上凹凸有致,玲瓏浮凸。

由於個頭較高,曉然走在路上婀娜多姿,顯得身段極好。

但最吸引我的不是這些,而是她一頭烏黑的披肩長髮,和學校那些總是把頭髮紮成馬尾或兩個小辮的農村女生相比,我覺得很不一樣。

特別是每當有風吹來,她的長髮飄飄,簡直讓我著迷。

我心想:曉然姐真漂亮!曉然的父親每次從省城來看女兒時,常常會帶不少城裡的好吃玩意,像奶糖啊、蜜餞什麼的,當時這些在縣裡很少見。

曉然和我熟悉以後,每次來我家玩時,總會帶一點給我,有時,還拍拍我的肩膀,笑著說:「下次你到曉然姐住的地方玩,我再給你一些」。

說到去曉然的住處,我是她來縣裡半年後才去的。

不過一個七八平米的小房間而已,只能擺上一張單人床、一張書桌。

房間裡還有一些東西,證明這是一個女孩子的閨房:牆上貼著一些從雜誌上剪下來的畫,好像是八十年代初的男女電影明星。

自然也有屬於她自己的東西,像胸罩、三角內褲什麼的,洗完後就拉一根細鐵絲晾在屋裡。

我每次去她房間,她都會事先收好胸罩、內褲。

其實,我那時對男女之間的事懵懵懂懂。

有幾次,沒打招呼我就跑了去,她慌忙去收,還要假裝很自然,臉卻緋紅若桃花。

我卻不以為意,依然孩子似的問:曉然姐,你爸又給你帶什麼好吃的來了?這樣的經歷有過幾次,曉然就不再收了,任那些貼身衣物暴露在我眼前。

真正感覺曉然在生理上是個純粹的女性,是在我學了生理衛生課後。

初三那個寒假,有一天早上醒來,我發現自己兩腿間滑膩膩、濕瀌瀌的。

一陣恐慌之後,我想起這也許就是正在學的生理衛生教科書說的男性夢遺。

好像是一夜晚之間的事,我忽然明白了世界上存在男和女兩種性別的人,這種本已客觀存在的事實在那些日子裡顯得特別意義重大。

開春後,我們開了學。

我迷上了晨練,每天天不亮,去學校早自習前,我照常要到操場上跑幾圈,然後到單槓前做幾十個引體向上。

就在剛發生夢遺現象的那些日子,我做引體向上的運動,卻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每次用雙臂拉動自己年輕的身軀往上運動,都有一種麻酥的快感漫遍全身,下腹間發熱。

從槓上跳下來,兩腿間總是滑濕濕的。

這以後,我再去曉然姐那裡,看她的眼神和心情就不一樣了。

有一天中午上學,離開課鈴聲響起尚早,我便溜到文化館去找曉然。

這時,人們都吃過午飯,大都在午休,文化館內靜悄悄的。

曉然的房間在後邊的文化館單身宿舍區,我像慣常那樣往文化館裡走,心裡卻非同平時,莫名其妙地跳個不停。

站在走廊裡,我探頭透過紗窗往曉然房間裡看。

這時,已到了仲春時節,天已經有些悶熱。

我看見曉然穿著一件短袖的花格子襯衫,下邊套一條深藍色純棉短睡褲,趴在桌上睡著了。

可能是溫著功課,不知不覺就困了吧。

房間雖然處在院內比較偏的位置,但春日正午的陽光射進她的小房間,即使半透明的紗簾也遮擋不住。

我愣愣地站在窗外,看著曉然露在衣物外邊的肌膚。

陽光灑在她身上,隔著紗窗都能感覺到她白如凝雪般的肌膚呈現出的透明狀態。

我看不到她的正面,只能目察她年輕的身體隨著呼吸微微起伏。

我在窗外看了好久,舉手想敲門的一剎那,忽然覺得特別地不好意思。

於是,我轉身跑到了學校。

一段日子裡,我很想去曉然那裡,但總是強迫自己別去。

我知道,再去曉然的小屋,這種念頭已不是問點功課、討點省城的新玩意那樣簡單了。

可是,每天晚上睡覺,我的腦海裡又總是浮現身材玲瓏浮凸的身影和她浮著淡淡笑意的面容。

第二天早上醒來,兩腿間總是濕潤、滑膩的。

我有些惶感:天哪,我這究竟是怎麼了?五月梅雨來臨的時候,有一個星期天,學校要求我們去補課,以便應對下個禮拜一的模擬考試。

因為下雨,我家離學校大概有四五里路,而下午還要上課。

頭天,我父母就和劉醫生打了招呼,讓他和曉然講一聲,第二天讓我和曉然一起在文化館的食堂吃午飯,中午就別回家了。

曉然當然是答應了。

中午下了課,我打著傘跑到曉然住處。

她已經打好飯菜,在房間等著我了。

我們說說笑笑吃完了午飯,曉然收拾好飯盒到外邊的公共盥洗間去洗,我便坐在她書桌前,無所事事地左翻翻又看看。

忽然,我在曉然壓在桌上的厚厚一疊補習書中,發現一本瓊瑤的小說。

咦?曉然姐也和我班上那些女生一樣,這麼喜歡瓊瑤的小說?正想抽出來看,曉然進了屋,我連忙站起身來。

「怎麼,你要走了?」曉然詫異地問。

「不是,離上課還有兩個多小時呢」,我連忙解釋。

「哦,那你在這兒玩玩再去吧,反正現在還在下雨呢」。

我抬頭看看窗外,春天的雨水正不大不小的往下傾灑著,就是想到外邊去玩也玩不成。

「好」,我點點頭,「曉然姐,你這裡有什麼好看的課外書?」我是想翻翻壓在曉然教科書下的瓊瑤小說的,誰知她找出一本《黃金時代》雜誌給我看,雖然有些失望,但我還是接過來,坐在曉然單人床的床沿上,漫不經心地翻了起來。

曉然衝我笑笑:「你看雜誌吧,我再複習複習試題,明天也有一場模擬考呢」。

這本雜誌實在引不起我多大興趣,我翻了幾頁,瞌睡就上來了。

腦袋一直往下沉,結果手中的雜誌掉在地上,我差點從床沿翻到地上。

曉然看著我又好氣又好笑:「唉呀,你困了是不是,要不,你就在床上歪一歪吧」。

我不好意思地抓抓後腦勺:「不睏,不睏,我看雜誌」。

說著,又假裝認真看起雜誌來。

曉然拍拍我肩膀,笑著說:「沒事,你睡一會吧,呆會姐叫你」。

「不睏,不睏,我不困」,我嘴裡這麼說,眼皮子卻打起架來。

身子不禁就滑到床上,我背對曉然,斜斜地靠在她的枕頭上。

鼻尖挨著枕頭,我聞到了曉然殘留在上邊的髮香。

就著這少女的髮香,我沉入了夢鄉。

夢中,我又看到了那個陽光明媚的春日午後,紗窗內的曉然透明如脂、冰雪般的肌膚,一頭烏黑的長髮披灑在肩頭。

我輕輕地呼喚著她的名字:「曉然,曉然姐……」,感覺到自己如飛一般的快活。

我半夢半醒地睡著,朦朦朧朧感覺到曉然在脫我的涼鞋,然後拉過毛毯準備給我蓋上。

我下意識地往處翻身,正面朝向曉然。

但是,曉然拉過毛毯後,半天都沒蓋在我身上。

我迷迷糊糊地看見曉然愣愣地站在床前,有些發呆似地看著我。

我的頭腦清醒了一些,但沒有睜開雙眼。

翻身的瞬間,兩腿間傳來冰涼的濕滑感:難道……天哪!梅雨季節,天氣說熱不熱,說冷不冷。

那天中午,我穿著單衣單褲躺在城裡少女曉然的床上,沉醉在床頭枕間殘留的少女體香中。

在夢中,我又遺精了,而且對象就是眼前的曉然。

當我側轉身正對曉然的那一瞬間,我的小弟弟仍然驕傲地挺立著,把薄薄的褲子撐得老高。

讓曉然目瞪口呆的,正是這種情景。

我假裝剛剛被吵醒,揉了揉雙眼,對有些發呆的曉然說:「曉然姐,你怎麼了?哦,給我蓋毯子啊……」我伸手去接毛毯,想往自己身上拉。

沒想到曉然一下沒回過神來,手沒松,結果連人帶毯子全被我拉倒了。

曉然稀裡糊塗地摔倒在我身上,臉一下飛上兩朵紅雲,看上去更令人心醉。

「曉然姐,你……真漂亮,我喜歡你……」,慌亂中,我湊在曉然的耳際輕聲說了這句話。

我的小弟弟正頂在曉然的小腹間,手足無措的她羞紅了臉,正準備支起身來,聽到我這句情話的低語,忽然像散去了全身的力道,整個身子都軟軟地冷癱在我身上。

事情的發生,一切取決於那幾秒鐘曉然的反應。

如果她不是軟軟地癱在我身上,而是立即起身,我們大不了各自鬧個臉紅。

但在我夢中無數次出現,並讓我夢遺多次的曉然,現在居然和我肌膚相親,擁在一起。

曉然好像羞得人都暈過去了,半天不吭聲,飽滿的胸脯隨著呼吸急促地起伏著。

我的頭腦也嗡嗡的,不能再說話,只是湊過嘴去親曉然的臉。

曉然半推半就地躲著,我的雙唇吻在她的面龐,感到燙人。

我的手也不安份地在她的身上亂摸起來。

首先是她的雙乳,隔著襯衫,可以感覺到棉布胸罩柔軟的質地。

而她的一隻修長、小巧的手,也撫在我隆起的褲襠上。

我哆嗦著雙手去解曉然的衣扣,一顆,兩顆……白裡透紅的肌膚一寸寸地展露在眼前。

我的心怦怦地跳著,好像快要飛出胸膛。

奇怪的是,開始一直顫抖的手,一旦真正接觸到曉然的肌膚,居然不抖了。

它在曉然年輕的軀體上貪婪地游移著,好像不抓緊時間就會跑掉一樣。

解開曉然的胸罩,兩團飽滿挺拔的乳房充滿活力地跳了出來。

乳尖已在情動之下硬挺起來。

我小心地用手揉捏著,閉上眼慢慢體會手中乳房柔軟、溫熱的感覺。

曉然始終雙眼緊閉,呼吸急促,身子在我底下微微顫抖。

我的雙手順著曉然的背往下延伸到腰部,受到褲腰的阻礙。

那時,女生好像都不太系皮帶,所以我的手輕而易舉就插入曉然的褲內,一直摸到了她翹起的臀部。

她的屁股好好摸,光滑的皮膚,挺挺的肌肉,好有彈力。

再往前探索,摸到了兩腿間一團濃密的陰毛。

陰毛之間,有一顆凸起的肉核,我的指尖剛觸及,曉然便輕輕呻吟起來。

聽到她的呻吟,我又激動起來,小弟弟漲得厲害。

我頭腦發熱,從床上跪起身,抓住曉然的褲沿就往下擼。

曉然猛然驚醒,一把推開我,我沒留神,被她推倒在床裡。

「別……!」她氣喘吁吁地坐起身,少女的乳房輕輕地抖動了一下,她的雙頰紅得好像蘋果。

「曉然姐,我……」見她如此決斷,我不禁有些氣餒,但依然抓住她的手。

曉然想抽開手,卻帶到了我的小弟弟。

它在曉然手指的觸及中,在褲襠中猛然跳動了一下。

曉然愣了一下,手竟然沒有再移開。

她伸出一隻指尖如蔥般的玉手,順著我的肚皮往下探進內褲,抓住了那不安份的小弟弟。

當她的手指圈住我的肉棍時,它在她手中又漲大了一些。

我正要說什麼,一陣快感襲來,身子又軟了下來。

曉然的手抓住我的小弟弟,臉上的神情卻很好奇,好像從來沒有真正接觸過男性的私處。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我是她第一個肌膚相親的男性耶。

她以玉手套弄著我的小弟弟,竟有些用力。

我「唉呀」一聲叫出身來,「曉然姐,你輕點好嗎……?」她愣了一下,臉又是一紅,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很痛嗎?」「沒事……」,我一邊說,一邊支起身,胸中燃料著熊熊的慾火。

我探頭去吻曉然的唇,她竟然害羞,轉頭避開。

於是我順勢往下去親她的乳房。

在我舌尖的撫摸之下,曉然的乳尖又硬了起來,而且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我輕輕推她在床,一路往下親,又到褲腰時,自然地去解扣子。

這次她沒有阻攔,任由我褪去長褲和內褲,一絲不掛地暴露在我眼前。

啊,這就是女性的身體啊。

在課堂模型、教科書上看過的女性身體,現在如此真實地出現在面前,那挺立的雙乳、黑密陰毛下的花蕊……我快被情慾燒糊塗了。

三下五除二脫掉自己全身的衣褲,我壓在曉然的肉體上,挺起粗粗的肉棍就往前捅。

曉然好像不想讓我進入她的身體,不時地用力推我,老半天我都沒有找到她的入口。

但是,我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做這種事啊,僅僅是與她肌膚相親,我的快感立刻就能上來。

我用力頂著,有一次小弟弟好像進了一個小洞口,但並不是很深,曉然「啊」了一聲,隨後又把我推開。

終於,我渾身一陣抖動,一股熱流急射而出,全部噴在曉然的大腿和陰毛上,蛋清色的精液從她白晰的大腿根部流下來,滲入床單。

我軟軟地癱在一邊,而曉然卻立刻坐起身來,急急忙忙地穿好衣褲,好像怕人撞見一樣。

我在一旁見了,也不好意思了,摸過自己的衣褲趕緊穿上。

「你快去上課吧……」曉然仍然兩頰緋紅,神情忽然嚴肅起來,「時候不早了」!我愣住了:「還有一個多小時呢」。

「你還是快去學校吧」!見她很堅決的樣子,我只好滿腦子疑問地往門外走,卻聽她突然又叫住我:「你……千萬別跟別人說……」我站在她的小屋裡,對著她信誓旦旦保證。

最後,她俏臉兒漲得通紅,咬著嘴唇說:「記住,不准講!!!」春雨仍然在飄飄灑灑。

走出曉然的房間,我才發現自己忘記拿傘了,但我沒有回頭。

雨水打在我的頭髮上,順著髮際淌到臉上,涼絲絲的,讓人有些愜意。

此時,我的身上依然熱度未消,頭腦中依然在回味著剛才風狂雨驟的每個細節…

我小時候住的那個江南小縣城,雖然地方不大,但教育是出了名的。

縣中學是全省的重點,每年都有不少學生考取全國的名牌大學。

所以,不光是本地的家長讓孩子努力考縣中學,連外地也有不少家長慕名將子女送到這裡來攻讀,希望將來能考上重點大學。

在我父母工作的醫院裡,有位姓劉的醫生,他在省城的大哥聽說我們縣中學是重點,考大學成功率高,特地把自己女兒曉然送到縣中學來讀高三,並委託他的弟弟來照顧。

因為是親侄女,當弟弟的自然十分關心。

他特地找熟人在縣文化館租了個小房間,這裡離學校很近,也沒人打攪,正好便於侄女溫習功課。

劉醫生和我父親關係不錯,因為他們都是省醫學院畢業的,加上祖籍又都在省城,所以常常相互走動。

禮拜天的時候,他會帶著妻子一道來我家玩,吃個飯、打打牌。

有時,他也會帶侄女曉然過來,為的是讓她休息休息,免得K書太累。

那年我十四歲,正在縣中學讀初三,初中部和高中部是分開的,所以在校園裡,我幾乎遇不到曉然。

只有她隨叔叔來我家玩時,我才能細細打量這位從省城來的女高中生。

也許因為有長輩在場,曉然在我家總是有些拘謹,而我帶她到附近去掏鳥窩、抓小魚,她總是站在一旁看,露出淡淡的笑意,似乎興趣不大。

曉然剛到縣裡時,已經十七歲,身上凹凸有致,玲瓏浮凸。

由於個頭較高,曉然走在路上婀娜多姿,顯得身段極好。

但最吸引我的不是這些,而是她一頭烏黑的披肩長髮,和學校那些總是把頭髮紮成馬尾或兩個小辮的農村女生相比,我覺得很不一樣。

特別是每當有風吹來,她的長髮飄飄,簡直讓我著迷。

我心想:曉然姐真漂亮!曉然的父親每次從省城來看女兒時,常常會帶不少城裡的好吃玩意,像奶糖啊、蜜餞什麼的,當時這些在縣裡很少見。

曉然和我熟悉以後,每次來我家玩時,總會帶一點給我,有時,還拍拍我的肩膀,笑著說:「下次你到曉然姐住的地方玩,我再給你一些」。

說到去曉然的住處,我是她來縣裡半年後才去的。

不過一個七八平米的小房間而已,只能擺上一張單人床、一張書桌。

房間裡還有一些東西,證明這是一個女孩子的閨房:牆上貼著一些從雜誌上剪下來的畫,好像是八十年代初的男女電影明星。

自然也有屬於她自己的東西,像胸罩、三角內褲什麼的,洗完後就拉一根細鐵絲晾在屋裡。

我每次去她房間,她都會事先收好胸罩、內褲。

其實,我那時對男女之間的事懵懵懂懂。

有幾次,沒打招呼我就跑了去,她慌忙去收,還要假裝很自然,臉卻緋紅若桃花。

我卻不以為意,依然孩子似的問:曉然姐,你爸又給你帶什麼好吃的來了?這樣的經歷有過幾次,曉然就不再收了,任那些貼身衣物暴露在我眼前。

真正感覺曉然在生理上是個純粹的女性,是在我學了生理衛生課後。

初三那個寒假,有一天早上醒來,我發現自己兩腿間滑膩膩、濕瀌瀌的。

一陣恐慌之後,我想起這也許就是正在學的生理衛生教科書說的男性夢遺。

好像是一夜晚之間的事,我忽然明白了世界上存在男和女兩種性別的人,這種本已客觀存在的事實在那些日子裡顯得特別意義重大。

開春後,我們開了學。

我迷上了晨練,每天天不亮,去學校早自習前,我照常要到操場上跑幾圈,然後到單槓前做幾十個引體向上。

就在剛發生夢遺現象的那些日子,我做引體向上的運動,卻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每次用雙臂拉動自己年輕的身軀往上運動,都有一種麻酥的快感漫遍全身,下腹間發熱。

從槓上跳下來,兩腿間總是滑濕濕的。

這以後,我再去曉然姐那裡,看她的眼神和心情就不一樣了。

有一天中午上學,離開課鈴聲響起尚早,我便溜到文化館去找曉然。

這時,人們都吃過午飯,大都在午休,文化館內靜悄悄的。

曉然的房間在後邊的文化館單身宿舍區,我像慣常那樣往文化館裡走,心裡卻非同平時,莫名其妙地跳個不停。

站在走廊裡,我探頭透過紗窗往曉然房間裡看。

這時,已到了仲春時節,天已經有些悶熱。

我看見曉然穿著一件短袖的花格子襯衫,下邊套一條深藍色純棉短睡褲,趴在桌上睡著了。

可能是溫著功課,不知不覺就困了吧。

房間雖然處在院內比較偏的位置,但春日正午的陽光射進她的小房間,即使半透明的紗簾也遮擋不住。

我愣愣地站在窗外,看著曉然露在衣物外邊的肌膚。

陽光灑在她身上,隔著紗窗都能感覺到她白如凝雪般的肌膚呈現出的透明狀態。

我看不到她的正面,只能目察她年輕的身體隨著呼吸微微起伏。

我在窗外看了好久,舉手想敲門的一剎那,忽然覺得特別地不好意思。

於是,我轉身跑到了學校。

一段日子裡,我很想去曉然那裡,但總是強迫自己別去。

我知道,再去曉然的小屋,這種念頭已不是問點功課、討點省城的新玩意那樣簡單了。

可是,每天晚上睡覺,我的腦海裡又總是浮現身材玲瓏浮凸的身影和她浮著淡淡笑意的面容。

第二天早上醒來,兩腿間總是濕潤、滑膩的。

我有些惶感:天哪,我這究竟是怎麼了?五月梅雨來臨的時候,有一個星期天,學校要求我們去補課,以便應對下個禮拜一的模擬考試。

因為下雨,我家離學校大概有四五里路,而下午還要上課。

頭天,我父母就和劉醫生打了招呼,讓他和曉然講一聲,第二天讓我和曉然一起在文化館的食堂吃午飯,中午就別回家了。

曉然當然是答應了。

中午下了課,我打著傘跑到曉然住處。

她已經打好飯菜,在房間等著我了。

我們說說笑笑吃完了午飯,曉然收拾好飯盒到外邊的公共盥洗間去洗,我便坐在她書桌前,無所事事地左翻翻又看看。

忽然,我在曉然壓在桌上的厚厚一疊補習書中,發現一本瓊瑤的小說。

咦?曉然姐也和我班上那些女生一樣,這麼喜歡瓊瑤的小說?正想抽出來看,曉然進了屋,我連忙站起身來。

「怎麼,你要走了?」曉然詫異地問。

「不是,離上課還有兩個多小時呢」,我連忙解釋。

「哦,那你在這兒玩玩再去吧,反正現在還在下雨呢」。

我抬頭看看窗外,春天的雨水正不大不小的往下傾灑著,就是想到外邊去玩也玩不成。

「好」,我點點頭,「曉然姐,你這裡有什麼好看的課外書?」我是想翻翻壓在曉然教科書下的瓊瑤小說的,誰知她找出一本《黃金時代》雜誌給我看,雖然有些失望,但我還是接過來,坐在曉然單人床的床沿上,漫不經心地翻了起來。

曉然衝我笑笑:「你看雜誌吧,我再複習複習試題,明天也有一場模擬考呢」。

這本雜誌實在引不起我多大興趣,我翻了幾頁,瞌睡就上來了。

腦袋一直往下沉,結果手中的雜誌掉在地上,我差點從床沿翻到地上。

曉然看著我又好氣又好笑:「唉呀,你困了是不是,要不,你就在床上歪一歪吧」。

我不好意思地抓抓後腦勺:「不睏,不睏,我看雜誌」。

說著,又假裝認真看起雜誌來。

曉然拍拍我肩膀,笑著說:「沒事,你睡一會吧,呆會姐叫你」。

「不睏,不睏,我不困」,我嘴裡這麼說,眼皮子卻打起架來。

身子不禁就滑到床上,我背對曉然,斜斜地靠在她的枕頭上。

鼻尖挨著枕頭,我聞到了曉然殘留在上邊的髮香。

就著這少女的髮香,我沉入了夢鄉。

夢中,我又看到了那個陽光明媚的春日午後,紗窗內的曉然透明如脂、冰雪般的肌膚,一頭烏黑的長髮披灑在肩頭。

我輕輕地呼喚著她的名字:「曉然,曉然姐……」,感覺到自己如飛一般的快活。

我半夢半醒地睡著,朦朦朧朧感覺到曉然在脫我的涼鞋,然後拉過毛毯準備給我蓋上。

我下意識地往處翻身,正面朝向曉然。

但是,曉然拉過毛毯後,半天都沒蓋在我身上。

我迷迷糊糊地看見曉然愣愣地站在床前,有些發呆似地看著我。

我的頭腦清醒了一些,但沒有睜開雙眼。

翻身的瞬間,兩腿間傳來冰涼的濕滑感:難道……天哪!梅雨季節,天氣說熱不熱,說冷不冷。

那天中午,我穿著單衣單褲躺在城裡少女曉然的床上,沉醉在床頭枕間殘留的少女體香中。

在夢中,我又遺精了,而且對象就是眼前的曉然。

當我側轉身正對曉然的那一瞬間,我的小弟弟仍然驕傲地挺立著,把薄薄的褲子撐得老高。

讓曉然目瞪口呆的,正是這種情景。

我假裝剛剛被吵醒,揉了揉雙眼,對有些發呆的曉然說:「曉然姐,你怎麼了?哦,給我蓋毯子啊……」我伸手去接毛毯,想往自己身上拉。

沒想到曉然一下沒回過神來,手沒松,結果連人帶毯子全被我拉倒了。

曉然稀裡糊塗地摔倒在我身上,臉一下飛上兩朵紅雲,看上去更令人心醉。

「曉然姐,你……真漂亮,我喜歡你……」,慌亂中,我湊在曉然的耳際輕聲說了這句話。

我的小弟弟正頂在曉然的小腹間,手足無措的她羞紅了臉,正準備支起身來,聽到我這句情話的低語,忽然像散去了全身的力道,整個身子都軟軟地冷癱在我身上。

事情的發生,一切取決於那幾秒鐘曉然的反應。

如果她不是軟軟地癱在我身上,而是立即起身,我們大不了各自鬧個臉紅。

但在我夢中無數次出現,並讓我夢遺多次的曉然,現在居然和我肌膚相親,擁在一起。

曉然好像羞得人都暈過去了,半天不吭聲,飽滿的胸脯隨著呼吸急促地起伏著。

我的頭腦也嗡嗡的,不能再說話,只是湊過嘴去親曉然的臉。

曉然半推半就地躲著,我的雙唇吻在她的面龐,感到燙人。

我的手也不安份地在她的身上亂摸起來。

首先是她的雙乳,隔著襯衫,可以感覺到棉布胸罩柔軟的質地。

而她的一隻修長、小巧的手,也撫在我隆起的褲襠上。

我哆嗦著雙手去解曉然的衣扣,一顆,兩顆……白裡透紅的肌膚一寸寸地展露在眼前。

我的心怦怦地跳著,好像快要飛出胸膛。

奇怪的是,開始一直顫抖的手,一旦真正接觸到曉然的肌膚,居然不抖了。

它在曉然年輕的軀體上貪婪地游移著,好像不抓緊時間就會跑掉一樣。

解開曉然的胸罩,兩團飽滿挺拔的乳房充滿活力地跳了出來。

乳尖已在情動之下硬挺起來。

我小心地用手揉捏著,閉上眼慢慢體會手中乳房柔軟、溫熱的感覺。

曉然始終雙眼緊閉,呼吸急促,身子在我底下微微顫抖。

我的雙手順著曉然的背往下延伸到腰部,受到褲腰的阻礙。

那時,女生好像都不太系皮帶,所以我的手輕而易舉就插入曉然的褲內,一直摸到了她翹起的臀部。

她的屁股好好摸,光滑的皮膚,挺挺的肌肉,好有彈力。

再往前探索,摸到了兩腿間一團濃密的陰毛。

陰毛之間,有一顆凸起的肉核,我的指尖剛觸及,曉然便輕輕呻吟起來。

聽到她的呻吟,我又激動起來,小弟弟漲得厲害。

我頭腦發熱,從床上跪起身,抓住曉然的褲沿就往下擼。

曉然猛然驚醒,一把推開我,我沒留神,被她推倒在床裡。

「別……!」她氣喘吁吁地坐起身,少女的乳房輕輕地抖動了一下,她的雙頰紅得好像蘋果。

「曉然姐,我……」見她如此決斷,我不禁有些氣餒,但依然抓住她的手。

曉然想抽開手,卻帶到了我的小弟弟。

它在曉然手指的觸及中,在褲襠中猛然跳動了一下。

曉然愣了一下,手竟然沒有再移開。

她伸出一隻指尖如蔥般的玉手,順著我的肚皮往下探進內褲,抓住了那不安份的小弟弟。

當她的手指圈住我的肉棍時,它在她手中又漲大了一些。

我正要說什麼,一陣快感襲來,身子又軟了下來。

曉然的手抓住我的小弟弟,臉上的神情卻很好奇,好像從來沒有真正接觸過男性的私處。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我是她第一個肌膚相親的男性耶。

她以玉手套弄著我的小弟弟,竟有些用力。

我「唉呀」一聲叫出身來,「曉然姐,你輕點好嗎……?」她愣了一下,臉又是一紅,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很痛嗎?」「沒事……」,我一邊說,一邊支起身,胸中燃料著熊熊的慾火。

我探頭去吻曉然的唇,她竟然害羞,轉頭避開。

於是我順勢往下去親她的乳房。

在我舌尖的撫摸之下,曉然的乳尖又硬了起來,而且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我輕輕推她在床,一路往下親,又到褲腰時,自然地去解扣子。

這次她沒有阻攔,任由我褪去長褲和內褲,一絲不掛地暴露在我眼前。

啊,這就是女性的身體啊。

在課堂模型、教科書上看過的女性身體,現在如此真實地出現在面前,那挺立的雙乳、黑密陰毛下的花蕊……我快被情慾燒糊塗了。

三下五除二脫掉自己全身的衣褲,我壓在曉然的肉體上,挺起粗粗的肉棍就往前捅。

曉然好像不想讓我進入她的身體,不時地用力推我,老半天我都沒有找到她的入口。

但是,我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做這種事啊,僅僅是與她肌膚相親,我的快感立刻就能上來。

我用力頂著,有一次小弟弟好像進了一個小洞口,但並不是很深,曉然「啊」了一聲,隨後又把我推開。

終於,我渾身一陣抖動,一股熱流急射而出,全部噴在曉然的大腿和陰毛上,蛋清色的精液從她白晰的大腿根部流下來,滲入床單。

我軟軟地癱在一邊,而曉然卻立刻坐起身來,急急忙忙地穿好衣褲,好像怕人撞見一樣。

我在一旁見了,也不好意思了,摸過自己的衣褲趕緊穿上。

「你快去上課吧……」曉然仍然兩頰緋紅,神情忽然嚴肅起來,「時候不早了」!我愣住了:「還有一個多小時呢」。

「你還是快去學校吧」!見她很堅決的樣子,我只好滿腦子疑問地往門外走,卻聽她突然又叫住我:「你……千萬別跟別人說……」我站在她的小屋裡,對著她信誓旦旦保證。

最後,她俏臉兒漲得通紅,咬著嘴唇說:「記住,不准講!!!」春雨仍然在飄飄灑灑。

走出曉然的房間,我才發現自己忘記拿傘了,但我沒有回頭。

雨水打在我的頭髮上,順著髮際淌到臉上,涼絲絲的,讓人有些愜意。

此時,我的身上依然熱度未消,頭腦中依然在回味著剛才風狂雨驟的每個細節…

喜歡就讚一下!!!
0 2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被吸毒犯輪姦X次
家庭性福
兒時的夢境,現實母子更激情
嫖妓嫖到親生女
公安強暴
汽車上的輪姦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全)
直播舔堂嫂
墮落學園
新時代的夫妻交換
熱門小說:
離過婚的美女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