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班會活動 校園學生

七月的太陽毒辣的照射到彩虹一中的操場上,激起一陣幹裂的灰塵,本應該是放暑假的時候,可是在教學樓門口,卻依然聚集了十幾個心神不定的高中生,他們摩拳擦掌,似乎在等待什麽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

「老地瓜,你覺得班長說的話是真的嗎?」

這是段新第四次問我了,我都有點煩了,說實在的,我也不敢相信我們那個以美豔著稱的校花班長——姬雪岚,會提議讓我們這麽做,但是她就真的就是這麽說的,不由的我們不相信,於是我只好不厭其煩的再次對段新說:「班長說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你別羅嗦了」

「就是!我們女生都不怕,你們這些男生又怕什麽,要是你們實在不敢,我們就找別的班男生代替,嘻。」

說這話的是我們班的體育委員——殷素琴。

她是個身材健美性感,相貌英氣逼人的漂亮女孩,可惜就是性格有點大大咧咧的,此刻這個紮著馬尾辮,身穿運動服,掐著蠻腰教訓諷刺我們男生的動作就是她的經典造型。

段新跟她一直合不來,一聽她這麽說話,立刻反唇相譏道:「哼,馬尾辮!你別說大話,等會兒說不定你就會被我弄得直求饒呢。」

殷素琴一聽,不屑的哼了一下,然後譏諷道:「好啊,有本事你就來啊,本姑娘還怕你下面長牙啊,」

說完,殷素琴竟然挑釁似的隔著運動褲,用手在自己兩腿間的下陰部拍了兩下。

段新一看,登時氣的滿臉通紅,語無倫次的說道:「你、你、你竟敢瞧不起我、我、我……」

段新一著急就緊張的結巴,殷素琴就是知道這一點才故意去激怒他。

這時,一個膀大腰圓的大個小子過去一把就摟住了段新,人後嬉皮笑臉的對

他說:「兄弟,你放心,等會兒要是你堅持不住,老哥來幫你,我就不信,憑咱倆哥倆的實力,還搞不癱這個小妮子,難道她的身體是鐵打的?」

殷素琴一聽,峨眉一皺,然後滿臉不屑的盯著那個大個子說道:「石大個,我知道你練過健美,可是肌肉強不代表那方面也強,我早就聽咱班男生說過了,說你是那什麽……對了,短小精幹,哈哈——」

石大個一聽,頓時也氣的渾身肌肉直發漲,咬牙切齒的大叫道:「你、你、你、老子等會兒非把你……」

「好了!都給我住嘴!」

就在石大個和殷素琴之間將要爆發一場戰爭的時候,一個冷漠的近乎冰塊般的女聲響起。

這聲音我們太熟悉了,因爲每天早上被她催收作業的時候,我們都會聽到,這個女聲的主人就是我們的副班長兼學習委員——聶冰倩。只見她用手指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鏡,然後冷冰冰的對石大個和殷素琴說道:「你們倆是不是覺得天還不夠熱,還想給它加加溫是不是?有力氣還是留著點好,等一會兒,有你們用的地方。」

說完,她就一聲不吭的又走回到教學樓房檐下的陰影裏去乘涼,而石大個和殷素琴也不吵架了,相互恨恨的看了一眼,轉頭分開了。

這就是聶冰倩,雖然是個相貌清純美麗的眼鏡妹,但是性格冷冰冰的,搞得誰都怕她,就連我們的老師有時也會給她三分面子,所以,我實在搞不懂她這樣一個冰山美人爲什麽會參加這次活動。

「啊!大家都到了啊,不好意思,我因爲換衣服所以來晚了。」

一陣仿佛天籁般美妙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我知道,我期盼已久的人終於到了。

我懷著一顆激動的心慢慢轉過頭去一看,登時,我的眼睛就被眼前的美景牢牢的吸引住了,想挪都挪不開。

只見眼前這個令我們班所有男生都爲之魂牽夢繞的女神——姬雪岚,今天穿了一件天藍色的水手服,頭上紮著一縷藍色的發帶,凝脂般的玉臂上挎著一個小書包,加上從藍色短裙下露出的一雙修長潔白的美腿,簡直就是神造般的美麗,這一切都讓我們這些男生們振奮不已。

於是,我們這些男生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而這時,段新湊到我的耳邊,一邊神魂顛倒的望著姬雪岚,一邊再次向我道:「老地瓜,你說班長昨天說的話是真的嗎?」

這是他第五次問了,但是這次我卻沒有回答他,不是我不耐煩,而是見到如此美麗的姬雪岚我也不能肯定她會那樣做了。

殷素琴一見她來了,連忙嘻嘻一笑,跑上前去握住她的手說:「雪岚姐,你可來了,我們都等半天了。」

姬雪岚聞言嫣然一笑道:「沒辦法,換衣服換的太久了。你們等急了吧。」

殷素琴一聽,搖了搖頭,然後看著她身上的水手服驚訝道:「雪岚姐,你怎麽穿校服來了,等會被弄破了怎麽辦?」

說完殷素琴又靠近她的耳邊補充了一句:「咱們班這些男生可是很狠的,待會他們不會給你脫衣服的時間的,如果他們抓住你的衣服直接撕破了怎麽辦?」

姬雪岚聞言微微一笑,然後神秘的靠近殷素琴說道:「你放心吧,我早就想到了這點,所以我今天穿的是以前的高一時的舊校服,他們撕了也就撕了,我包裏有換的。」

殷素琴聞言恍然大悟,於是懊惱道:「唉,早知我也穿舊衣服來了。」

姬雪岚微微一笑,然後向我們一招手,大聲說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就進教室吧,準備開始活動。」

說完,就率先快步走進了教學樓,而我們這些男生一看,也連忙跟了進去。

301教室是我們學校唯一的一個綜合教室,面積很大,平常主要用作社團活動和開會,而今天,在這裏我們將進行一場特殊的活動。

我們挨個挨個找座位坐好,然後姬雪岚輕盈的踏上了講台,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同學們,今天這個活動我們籌措了很久,可是卻一直沒有進行。其原因就是因爲這個活動跟傳統道德是相悖的,大家心裏一直接受不了,所以猶豫了很久,這個心情我理解,不過我要告訴大家,我們今天這麽做是對的,是爲了救一個我們的同窗,是一件正確的事情,大家不要有心理負擔,不過我也不會強迫大家,現在如果哪位同學想退出的話,還來得及,有嗎,如果有,請舉手。」

姬雪岚此言一出,講台下鴉雀無聲,因爲我們就像她說的,每個人都已經考慮了很久,所以我們不用到這再考慮。

姬雪岚一看沒人反對,於是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好,既然沒有,那我們的活動就開始,現在大家站起來,把桌子都推開,將教室中間的地方空出來。」

她一說完,我們馬上就站起身來開始擺弄桌椅,而就在這時,姬雪芳從皮包裏拿出一個DV機,拿在手裏對著教室不停的調整鏡頭。

就在她調整機器的時候,我們的桌椅搬好了。於是我們就站著圍成一圈,等待她的下一個命令。

姬雪岚調整好機器後,將它放到講台上,然後翻開書包從裏面拿出一瓶藥,倒出一顆放到手裏後,就將藥瓶遞給了旁邊的殷素琴,讓她傳了下去,然後大聲說道:「姐妹們注意了,這是避孕藥,每人吃一顆,記住,只能吃一顆,吃多了會傷身體的。」

說完,姬雪芳就將手裏的藥丸扔進了自己的櫻唇裏,其他女同學一看,也紛紛把藥吞了下去。

姬雪岚將藥丸吞下去後,就一手從旁邊拿起DV機,一手從書包裏拿出一個文件夾,並翻開她看了看,然後關上文件夾,將DV機放到眼前說道:「好了,按他們的要求,首先第一節要拍攝的是兩個男同學輪奸一個女同學的場景,你們自己決定把,誰先來,我負責攝影。」

說完,就抱著攝影機對準了教室中心。

我們這幫子人聞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好意思先出去表演。

過了了一會兒,石大個站出來對望著姬雪芳讷讷的說道:「班長,我看要不你先來演這個被輪奸的女同學吧,做個表率,要不大家都不好意思。」

姬雪岚聞言愣了一下,然後拿下攝影機嫣然笑道:「不行,他們說最後要拍攝一場全班男同學集體淫虐我的片段,所以我要先保存體力,放心吧,我不會置身事外的,你們先來吧,反正遲早都要做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快,大個,你先隨便挑一組男女跟你配合,別浪費DV機電池。」

石大個聞言歎了口氣,然後用目光掃射全場,被他目光所及的女生都羞得紅了臉。低下頭去。

最後,他的目光停在了殷素琴的身上,然後向她一指,挑釁道:「喂!馬尾辮,你剛才不是說我是短小精幹嗎?那好啊,有種你就下來演這個被我輪奸的女學生,我讓你看看我的那玩意到底精幹不精幹?」

殷素琴聞言愣了一下,然後嫣然一笑,將手裏的避孕藥往嘴裏一扔,咽了下去,然後大方的走到教室中間,一挺自己那豐滿的胸部,目視著石大個的眼睛針鋒相對道:「好啊,我來就我來,等會你可不要才幹了我兩下就結束了啊。短小精幹!」

石大個一聽,頓時氣的七竅生煙,指著她的胸部說大罵道:「你、你、你、馬尾辮,你等著。」

殷素琴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微微一笑沒有理他,然後用手一指旁邊的段新挑釁道:「假秀才!你剛才不是說要幹的我跪地求饒嗎?那我現在給你機會,你來演第二個輪奸我的男生,本姑娘一挑你們兩個,看最後誰求饒。」

她此言一出,登時滿堂喝彩。

段新臉一黑,邁步走到場中間。姬雪岚拿著攝像機聞言一笑,說道:「好,人數湊齊了,我現在告訴你們怎麽演,素琴,你先到門外去,慢慢的走進來,然後你們兩個男生就忽然撲上去輪奸她,簡單吧,大個,秀才,記住,素琴是第一次拍片,等會兒輪奸他的時候要溫柔點啊。」

殷素琴一聽,連忙一擺手,向他們兩人大聲說道:「不用,你們待會想怎麽玩我,就怎麽玩我,否則拍攝出來的畫面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了。」

姬雪岚聞言一愣,連忙拿著攝影機走到殷素琴的身邊提醒道:「素琴,你這話可不能輕易說啊,要是把他們倆的獸性引發出來,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

殷素琴聞言神秘一笑,然後湊近姬雪岚的耳邊輕聲說道:「嘻嘻,雪岚姐,你放心吧,我的輪奸經驗豐富的很,我現在的男朋友家是個單親家庭,他家裏除了父親就只有一個弟弟,一個女人都沒有,所以我每次去他家,都會被他們爺三個按在床上輪番奸淫,一折騰就是一個晚上,所以說,我的肛門和陰道都被他們爺三個用陽具訓練的彈性十足了,就這兩個小子想弄壞我的身體,那是妄想,你放心吧。」

說完,她微微一笑,便打開教室大門走了進來。

姬雪岚一聽,心下放心了,然後拿起DV機,伸手從兜裏掏出兩張紙巾,遞給了大個和秀才,然後說道:「大個,秀才,來,用紙巾把你們的陽具擦擦,否則等會兒汙垢會把素琴的陰道弄感染的。」

大個一聽,一擺手說道:「班長,我們現在是在表演強奸,你聽過強奸犯在強奸女人的時候會清洗自己的陽具嗎?算了,等會插進馬尾辮陰道的時候直接用她分泌的淫水洗吧,要不然,拍出來的鏡頭太假。」

姬雪岚一聽覺得也是,於是就收回了紙巾,對著大門外喊道:「素琴,準備好了嗎?」

「好了,可以開始了。」殷素琴在門外大喊道。

「好,我數一二三你就進來啊,準備,一、二、三。開始!」姬雪岚話音剛落,便見殷素琴推開大門走了進來。於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殷素琴剛剛走到教室中間的時候,只見石大個向與段新互換了下眼色。然後同時向殷素琴撲去,頓時將她按倒在地,開始隔著衣服揉捏她身上的各個重要部位。

殷素琴被兩個大男人的突然撲倒,她剛開始一愣,然後便放松身體任由他們施爲,不但如此,還分開大腿,方便段新用手隔著褲子揉捏她的陰道。

石大個和段新見她竟然如此配合,於是更加興奮,只見石大住松開揉捏殷素琴的乳房的雙手,猛然脫下了褲子,將挺立的陽具拽了出來,然後向前一下子就跨了殷素琴的脖子上,拽著陽具一邊拍打著殷素琴的臉蛋,一邊獰笑道:「怎麽樣,老子的的東西是不是短小精幹啊?」

殷素琴不屑的撇了眼在自己眼頰上拍打的粗大陽具,冷冷的說道:「哼,別以爲粗的就了不起,搞不好等一會兒一插進我陰道裏就軟了,那樣還是中看不中用。」

石大個一聽,頓時氣的站起身來,一把推開正隔著褲子玩弄殷素琴陰道的段新大罵道:「操,要玩就把她的褲子扒開玩,那多直接,躲開,讓老子先來。」說完,石大個就一把抓住殷素琴的褲帶拼命向下拽,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殷素琴所穿的運動褲彈性太好了,他拽了半天沒拽下來。

這時,殷素琴看到大個拽著自己褲頭焦急萬分的樣子,不覺的冷笑道:「怎麽了,連個女人的褲子你都撕不開,你還能幹什麽,要不要我借你把剪子啊。」

石大個一聽,頓時一聲怒吼,一直手按住殷素琴那雪白的小腹,另一只手緊緊握住她那運動褲的腰帶,然後向後用力一扯。

「嘶拉——」

殷素琴的褲裆上的一塊布便被扯飛了,露出了她那粉嫩的陰道和肛門。石大個看到殷素琴的陰門已開,便立刻翻身壓了上去,挺著陽具往她的陰唇上蹭。

殷素琴一看自己的運動褲的裆部被他撕開了一個大口子,頓時大吃一驚,她沒想到石大個這麽有力氣,竟然連彈性最佳的運動褲都撕得開,於是趕緊推著他壓在自己身上的虎軀,推脫道:「死大個,你先等一下,我的陰道還沒有潤……啊!」

不等殷素琴把話說完,石大個就已經分開殷素琴的那挂著大腿,然後挺著陽具,向殷素琴的那下陰的開裆處猛然間就刺了進去。殷素琴準備不足,陰道被他的陽具這麽猛地一擊,立刻便痛的尖叫了起來。

石大個一聽她在叫,於是嘿嘿一笑,將手伸進她的上衣裏,一邊揉搓玩弄著殷素琴那的乳房,一邊笑道:「怎麽樣,馬尾辮,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殷素琴咬牙看了看自己胸前因被他玩弄乳房而鼓起的衣服,然後滿臉赤紅的冷笑道:「這算什麽?有本事你就來點更厲害的,本姑娘的耐力強著呢。」

石大個一聽頓時大吼一聲,用手從裏面抓緊殷素琴的上衣,然後用力向外一扯,殷素琴的上衣頓時被扯成了碎片,他那雙豐滿而充滿彈性的白皙乳房頓時就彈了出來。

我清楚的看到,她那雪白的乳房上到處都是殷紅的抓痕,看來剛才石大個在揉撚她乳房時並不溫柔。

這時,只見段新也被這個場景刺激的興奮起來,也撲了上去,一把就坐到了殷素琴的小腹上,將自己的陽具放到殷素琴的雙乳之間,然後握著她那對雪白而彈性十足的乳房緊緊的夾住自己的陽具,拼命的來回摩擦。

就這樣,殷素琴被他們兩個一上一下的奸淫著,因爲她的臉被段新的陰毛擋住了,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從她那還剩半截運動褲腿的擺動情況看,她應該是被幹的很舒服。

過了一會兒,只見段新和石大個同時腰部一痙攣,便分別將精液射到了殷素琴的乳間和陰道裏。接著雙腿一軟,癱坐到了地上。

殷素琴見他們兩個從身上下去了,於是撐起身子,看了看被他們用精液搞得一塌糊塗的乳房和陰道,然後轉頭對姬雪岚說:「雪岚姐,這算是拍完了嗎?」

姬雪岚聞言一關攝像機,微笑道:「OK!非常好,很寫實,接著準備下一場。」

姬雪岚準備此話一出口,教室裏大多數女孩都開始躁動不安起來,過了一會兒,這些女生紛紛跑到姬雪岚身邊要求退出。人就是這樣,再沒做事之前總覺得自己能夠做到,但是真等到上場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因爲恐懼而退出。

殷素琴被石大個他們倆肆意淫辱的場景對她們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這些女生雖然大都不是處女了,但是性經驗畢竟還淺,她們實在難以想象自己身處那種狀況的時候會是什麽樣子,於是紛紛打了退堂鼓。

而姬雪岚作爲班長,也無意爲難這些同學,於是只要提出來要退出的,她都應允了,叮囑她們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後,就讓他們回家了。

最後留下來的拍攝的女生只有姬雪岚,聶冰倩和殷素琴三個人,而男生十個卻一個都沒走,他們中包括我,都流著口水,色迷迷的盯著眼前這三個麗人誰都不舍得離開。

因爲殷素琴剛剛被石大個和段新淩辱完,姬雪岚讓她到一邊休息,清理一下自己的身體。所以,此刻殷素琴赤裸著嬌軀,只在裸肩披著一見運動外套,坐在凳子上,分著修長健康的美腿,左手拿著一張衛生紙,右手拽著自己胯間那被石大個兩任用精液糊住的陰唇輕輕擦拭著。

因爲殷素琴的外套是披在肩上的,所以她的乳房到下陰都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裏。透過衣間的縫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你那對健康挺拔,充滿彈性的乳房上到處都是青紫和爪痕,顯然是被石大個他們揉捏的。

姬雪岚見到殷素琴這個樣子,有點不忍,於是拿著DV機,走到她身邊摟著她的肩膀關心的說:「素琴,你的身體都被他們弄成這樣了,要不你也回去休息吧。」

殷素琴聞言微微一笑,將沾滿精液的衛生紙一扔,然後用手遮著下陰,掰開自己的陰唇仔細看了看,滿不在乎的對姬雪岚說道:「沒關係,班長,我的陰唇除了有點紅腫之外形狀還算完整,你放心吧,我這寶貝每晚都要被我男朋友他們爺三用陽具輪番抽插個三四百次,早就身經百戰了,再說……」

說到這,殷素琴轉頭看了看四周如狼似虎的十幾個男人,然後低聲對姬雪岚說道:「再說這裏的男人有十多個,光靠你和冰倩兩個那還不被他們折騰死,班長,你們先去拍吧,我先在這裏休息一下,等我的陰唇消腫了我就去幫你們去應付他們。」

姬雪岚聞言恬然一笑,便不再強求了,伸出玉臂將殷素琴的外套係好,轉身拿著DV機從新回到了講台,然後向著我們這些男生嫣然一笑,說道:「各位男同志,你們也看到了,現在就剩我們三個女生了,所以等一下淫辱我們的時候一定溫柔點,畢竟我們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我們今天舉辦主要是爲了拍攝,而不是我們自己的性快感,知道嗎?」

美麗的班長發話了,我們底下這些男生連忙點頭。

見到我們這麽乖巧,姬雪岚滿意的微笑了一下,然後扭轉嬌軀,拿起講桌上的記錄本翻了開來:「我看看他們要求的下一個場景是……」姬雪岚看了看記錄本上的拍攝要求,若有所思一點頭,然後擡起黔首,對我們說道:「嗯,下一個場景叫《淫靡的浴室》。講述兩個正在沐浴的女生被一群男生忽然闖入然後被按在浴室的地上輪奸的故事。故事雖然簡單,但是按照他們的拍攝要求,這個片段裏要包括鞭打女性陰唇虐肛,舔腳,喝尿等淫辱女性的鏡頭,所以需要女主角不但要有較好的性忍耐力還要有較好的軀體展現力,要像一個真正的性奴隸那樣,所以爲了拍攝出效果,我算一個,另一個就由殷素……」

「不,另個女性奴我來演。」

就在姬雪岚準備毛遂自薦的時候,忽然一陣清靈而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於是教室裏的人都不約而同的順著聲音看去,等到發現聲音的主人的時候,教室裏的所有的男生的臉上都顯出一片古怪之色。

因爲說這話的正是以冷豔著稱的聶冰倩,只見她舉著一只白藕般的玉臂,俏生生站在姬雪岚的身邊。

聶冰倩的皮膚是整個學校裏最白的,她整個人就像天生在牛奶裏泡大的,潔白修長的美腿,潔白纖細的胳膊,潔白而豐滿的乳房。再加上她那喜怒不形於色的冰冷性格,所以有人稱她爲「雪女」也就不足爲怪了。

跪在我身下,被我噴了一臉精液的殷素琴舔了舔嘴邊的唾液,然後一邊揉著我那根被她舔的油光铮亮的陽具,一邊擡頭對我媚笑道:「怎麽樣?老地瓜,你覺得這個錄像帶賣的錢足夠給小斌換骨髓的吧。」

我聞言激動的點了點頭,說道:「別說換骨髓了,就是換全身器官,我看都夠了。」

七月的太陽毒辣的照射到彩虹一中的操場上,激起一陣幹裂的灰塵,本應該是放暑假的時候,可是在教學樓門口,卻依然聚集了十幾個心神不定的高中生,他們摩拳擦掌,似乎在等待什麽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

「老地瓜,你覺得班長說的話是真的嗎?」

這是段新第四次問我了,我都有點煩了,說實在的,我也不敢相信我們那個以美豔著稱的校花班長——姬雪岚,會提議讓我們這麽做,但是她就真的就是這麽說的,不由的我們不相信,於是我只好不厭其煩的再次對段新說:「班長說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你別羅嗦了」

「就是!我們女生都不怕,你們這些男生又怕什麽,要是你們實在不敢,我們就找別的班男生代替,嘻。」

說這話的是我們班的體育委員——殷素琴。

她是個身材健美性感,相貌英氣逼人的漂亮女孩,可惜就是性格有點大大咧咧的,此刻這個紮著馬尾辮,身穿運動服,掐著蠻腰教訓諷刺我們男生的動作就是她的經典造型。

段新跟她一直合不來,一聽她這麽說話,立刻反唇相譏道:「哼,馬尾辮!你別說大話,等會兒說不定你就會被我弄得直求饒呢。」

殷素琴一聽,不屑的哼了一下,然後譏諷道:「好啊,有本事你就來啊,本姑娘還怕你下面長牙啊,」

說完,殷素琴竟然挑釁似的隔著運動褲,用手在自己兩腿間的下陰部拍了兩下。

段新一看,登時氣的滿臉通紅,語無倫次的說道:「你、你、你竟敢瞧不起我、我、我……」

段新一著急就緊張的結巴,殷素琴就是知道這一點才故意去激怒他。

這時,一個膀大腰圓的大個小子過去一把就摟住了段新,人後嬉皮笑臉的對

他說:「兄弟,你放心,等會兒要是你堅持不住,老哥來幫你,我就不信,憑咱倆哥倆的實力,還搞不癱這個小妮子,難道她的身體是鐵打的?」

殷素琴一聽,峨眉一皺,然後滿臉不屑的盯著那個大個子說道:「石大個,我知道你練過健美,可是肌肉強不代表那方面也強,我早就聽咱班男生說過了,說你是那什麽……對了,短小精幹,哈哈——」

石大個一聽,頓時也氣的渾身肌肉直發漲,咬牙切齒的大叫道:「你、你、你、老子等會兒非把你……」

「好了!都給我住嘴!」

就在石大個和殷素琴之間將要爆發一場戰爭的時候,一個冷漠的近乎冰塊般的女聲響起。

這聲音我們太熟悉了,因爲每天早上被她催收作業的時候,我們都會聽到,這個女聲的主人就是我們的副班長兼學習委員——聶冰倩。只見她用手指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鏡,然後冷冰冰的對石大個和殷素琴說道:「你們倆是不是覺得天還不夠熱,還想給它加加溫是不是?有力氣還是留著點好,等一會兒,有你們用的地方。」

說完,她就一聲不吭的又走回到教學樓房檐下的陰影裏去乘涼,而石大個和殷素琴也不吵架了,相互恨恨的看了一眼,轉頭分開了。

這就是聶冰倩,雖然是個相貌清純美麗的眼鏡妹,但是性格冷冰冰的,搞得誰都怕她,就連我們的老師有時也會給她三分面子,所以,我實在搞不懂她這樣一個冰山美人爲什麽會參加這次活動。

「啊!大家都到了啊,不好意思,我因爲換衣服所以來晚了。」

一陣仿佛天籁般美妙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我知道,我期盼已久的人終於到了。

我懷著一顆激動的心慢慢轉過頭去一看,登時,我的眼睛就被眼前的美景牢牢的吸引住了,想挪都挪不開。

只見眼前這個令我們班所有男生都爲之魂牽夢繞的女神——姬雪岚,今天穿了一件天藍色的水手服,頭上紮著一縷藍色的發帶,凝脂般的玉臂上挎著一個小書包,加上從藍色短裙下露出的一雙修長潔白的美腿,簡直就是神造般的美麗,這一切都讓我們這些男生們振奮不已。

於是,我們這些男生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而這時,段新湊到我的耳邊,一邊神魂顛倒的望著姬雪岚,一邊再次向我道:「老地瓜,你說班長昨天說的話是真的嗎?」

這是他第五次問了,但是這次我卻沒有回答他,不是我不耐煩,而是見到如此美麗的姬雪岚我也不能肯定她會那樣做了。

殷素琴一見她來了,連忙嘻嘻一笑,跑上前去握住她的手說:「雪岚姐,你可來了,我們都等半天了。」

姬雪岚聞言嫣然一笑道:「沒辦法,換衣服換的太久了。你們等急了吧。」

殷素琴一聽,搖了搖頭,然後看著她身上的水手服驚訝道:「雪岚姐,你怎麽穿校服來了,等會被弄破了怎麽辦?」

說完殷素琴又靠近她的耳邊補充了一句:「咱們班這些男生可是很狠的,待會他們不會給你脫衣服的時間的,如果他們抓住你的衣服直接撕破了怎麽辦?」

姬雪岚聞言微微一笑,然後神秘的靠近殷素琴說道:「你放心吧,我早就想到了這點,所以我今天穿的是以前的高一時的舊校服,他們撕了也就撕了,我包裏有換的。」

殷素琴聞言恍然大悟,於是懊惱道:「唉,早知我也穿舊衣服來了。」

姬雪岚微微一笑,然後向我們一招手,大聲說道:「好了,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就進教室吧,準備開始活動。」

說完,就率先快步走進了教學樓,而我們這些男生一看,也連忙跟了進去。

301教室是我們學校唯一的一個綜合教室,面積很大,平常主要用作社團活動和開會,而今天,在這裏我們將進行一場特殊的活動。

我們挨個挨個找座位坐好,然後姬雪岚輕盈的踏上了講台,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同學們,今天這個活動我們籌措了很久,可是卻一直沒有進行。其原因就是因爲這個活動跟傳統道德是相悖的,大家心裏一直接受不了,所以猶豫了很久,這個心情我理解,不過我要告訴大家,我們今天這麽做是對的,是爲了救一個我們的同窗,是一件正確的事情,大家不要有心理負擔,不過我也不會強迫大家,現在如果哪位同學想退出的話,還來得及,有嗎,如果有,請舉手。」

姬雪岚此言一出,講台下鴉雀無聲,因爲我們就像她說的,每個人都已經考慮了很久,所以我們不用到這再考慮。

姬雪岚一看沒人反對,於是微微一笑,然後說道:「好,既然沒有,那我們的活動就開始,現在大家站起來,把桌子都推開,將教室中間的地方空出來。」

她一說完,我們馬上就站起身來開始擺弄桌椅,而就在這時,姬雪芳從皮包裏拿出一個DV機,拿在手裏對著教室不停的調整鏡頭。

就在她調整機器的時候,我們的桌椅搬好了。於是我們就站著圍成一圈,等待她的下一個命令。

姬雪岚調整好機器後,將它放到講台上,然後翻開書包從裏面拿出一瓶藥,倒出一顆放到手裏後,就將藥瓶遞給了旁邊的殷素琴,讓她傳了下去,然後大聲說道:「姐妹們注意了,這是避孕藥,每人吃一顆,記住,只能吃一顆,吃多了會傷身體的。」

說完,姬雪芳就將手裏的藥丸扔進了自己的櫻唇裏,其他女同學一看,也紛紛把藥吞了下去。

姬雪岚將藥丸吞下去後,就一手從旁邊拿起DV機,一手從書包裏拿出一個文件夾,並翻開她看了看,然後關上文件夾,將DV機放到眼前說道:「好了,按他們的要求,首先第一節要拍攝的是兩個男同學輪奸一個女同學的場景,你們自己決定把,誰先來,我負責攝影。」

說完,就抱著攝影機對準了教室中心。

我們這幫子人聞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好意思先出去表演。

過了了一會兒,石大個站出來對望著姬雪芳讷讷的說道:「班長,我看要不你先來演這個被輪奸的女同學吧,做個表率,要不大家都不好意思。」

姬雪岚聞言愣了一下,然後拿下攝影機嫣然笑道:「不行,他們說最後要拍攝一場全班男同學集體淫虐我的片段,所以我要先保存體力,放心吧,我不會置身事外的,你們先來吧,反正遲早都要做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快,大個,你先隨便挑一組男女跟你配合,別浪費DV機電池。」

石大個聞言歎了口氣,然後用目光掃射全場,被他目光所及的女生都羞得紅了臉。低下頭去。

最後,他的目光停在了殷素琴的身上,然後向她一指,挑釁道:「喂!馬尾辮,你剛才不是說我是短小精幹嗎?那好啊,有種你就下來演這個被我輪奸的女學生,我讓你看看我的那玩意到底精幹不精幹?」

殷素琴聞言愣了一下,然後嫣然一笑,將手裏的避孕藥往嘴裏一扔,咽了下去,然後大方的走到教室中間,一挺自己那豐滿的胸部,目視著石大個的眼睛針鋒相對道:「好啊,我來就我來,等會你可不要才幹了我兩下就結束了啊。短小精幹!」

石大個一聽,頓時氣的七竅生煙,指著她的胸部說大罵道:「你、你、你、馬尾辮,你等著。」

殷素琴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微微一笑沒有理他,然後用手一指旁邊的段新挑釁道:「假秀才!你剛才不是說要幹的我跪地求饒嗎?那我現在給你機會,你來演第二個輪奸我的男生,本姑娘一挑你們兩個,看最後誰求饒。」

她此言一出,登時滿堂喝彩。

段新臉一黑,邁步走到場中間。姬雪岚拿著攝像機聞言一笑,說道:「好,人數湊齊了,我現在告訴你們怎麽演,素琴,你先到門外去,慢慢的走進來,然後你們兩個男生就忽然撲上去輪奸她,簡單吧,大個,秀才,記住,素琴是第一次拍片,等會兒輪奸他的時候要溫柔點啊。」

殷素琴一聽,連忙一擺手,向他們兩人大聲說道:「不用,你們待會想怎麽玩我,就怎麽玩我,否則拍攝出來的畫面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了。」

姬雪岚聞言一愣,連忙拿著攝影機走到殷素琴的身邊提醒道:「素琴,你這話可不能輕易說啊,要是把他們倆的獸性引發出來,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

殷素琴聞言神秘一笑,然後湊近姬雪岚的耳邊輕聲說道:「嘻嘻,雪岚姐,你放心吧,我的輪奸經驗豐富的很,我現在的男朋友家是個單親家庭,他家裏除了父親就只有一個弟弟,一個女人都沒有,所以我每次去他家,都會被他們爺三個按在床上輪番奸淫,一折騰就是一個晚上,所以說,我的肛門和陰道都被他們爺三個用陽具訓練的彈性十足了,就這兩個小子想弄壞我的身體,那是妄想,你放心吧。」

說完,她微微一笑,便打開教室大門走了進來。

姬雪岚一聽,心下放心了,然後拿起DV機,伸手從兜裏掏出兩張紙巾,遞給了大個和秀才,然後說道:「大個,秀才,來,用紙巾把你們的陽具擦擦,否則等會兒汙垢會把素琴的陰道弄感染的。」

大個一聽,一擺手說道:「班長,我們現在是在表演強奸,你聽過強奸犯在強奸女人的時候會清洗自己的陽具嗎?算了,等會插進馬尾辮陰道的時候直接用她分泌的淫水洗吧,要不然,拍出來的鏡頭太假。」

姬雪岚一聽覺得也是,於是就收回了紙巾,對著大門外喊道:「素琴,準備好了嗎?」

「好了,可以開始了。」殷素琴在門外大喊道。

「好,我數一二三你就進來啊,準備,一、二、三。開始!」姬雪岚話音剛落,便見殷素琴推開大門走了進來。於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殷素琴剛剛走到教室中間的時候,只見石大個向與段新互換了下眼色。然後同時向殷素琴撲去,頓時將她按倒在地,開始隔著衣服揉捏她身上的各個重要部位。

殷素琴被兩個大男人的突然撲倒,她剛開始一愣,然後便放松身體任由他們施爲,不但如此,還分開大腿,方便段新用手隔著褲子揉捏她的陰道。

石大個和段新見她竟然如此配合,於是更加興奮,只見石大住松開揉捏殷素琴的乳房的雙手,猛然脫下了褲子,將挺立的陽具拽了出來,然後向前一下子就跨了殷素琴的脖子上,拽著陽具一邊拍打著殷素琴的臉蛋,一邊獰笑道:「怎麽樣,老子的的東西是不是短小精幹啊?」

殷素琴不屑的撇了眼在自己眼頰上拍打的粗大陽具,冷冷的說道:「哼,別以爲粗的就了不起,搞不好等一會兒一插進我陰道裏就軟了,那樣還是中看不中用。」

石大個一聽,頓時氣的站起身來,一把推開正隔著褲子玩弄殷素琴陰道的段新大罵道:「操,要玩就把她的褲子扒開玩,那多直接,躲開,讓老子先來。」說完,石大個就一把抓住殷素琴的褲帶拼命向下拽,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殷素琴所穿的運動褲彈性太好了,他拽了半天沒拽下來。

這時,殷素琴看到大個拽著自己褲頭焦急萬分的樣子,不覺的冷笑道:「怎麽了,連個女人的褲子你都撕不開,你還能幹什麽,要不要我借你把剪子啊。」

石大個一聽,頓時一聲怒吼,一直手按住殷素琴那雪白的小腹,另一只手緊緊握住她那運動褲的腰帶,然後向後用力一扯。

「嘶拉——」

殷素琴的褲裆上的一塊布便被扯飛了,露出了她那粉嫩的陰道和肛門。石大個看到殷素琴的陰門已開,便立刻翻身壓了上去,挺著陽具往她的陰唇上蹭。

殷素琴一看自己的運動褲的裆部被他撕開了一個大口子,頓時大吃一驚,她沒想到石大個這麽有力氣,竟然連彈性最佳的運動褲都撕得開,於是趕緊推著他壓在自己身上的虎軀,推脫道:「死大個,你先等一下,我的陰道還沒有潤……啊!」

不等殷素琴把話說完,石大個就已經分開殷素琴的那挂著大腿,然後挺著陽具,向殷素琴的那下陰的開裆處猛然間就刺了進去。殷素琴準備不足,陰道被他的陽具這麽猛地一擊,立刻便痛的尖叫了起來。

石大個一聽她在叫,於是嘿嘿一笑,將手伸進她的上衣裏,一邊揉搓玩弄著殷素琴那的乳房,一邊笑道:「怎麽樣,馬尾辮,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殷素琴咬牙看了看自己胸前因被他玩弄乳房而鼓起的衣服,然後滿臉赤紅的冷笑道:「這算什麽?有本事你就來點更厲害的,本姑娘的耐力強著呢。」

石大個一聽頓時大吼一聲,用手從裏面抓緊殷素琴的上衣,然後用力向外一扯,殷素琴的上衣頓時被扯成了碎片,他那雙豐滿而充滿彈性的白皙乳房頓時就彈了出來。

我清楚的看到,她那雪白的乳房上到處都是殷紅的抓痕,看來剛才石大個在揉撚她乳房時並不溫柔。

這時,只見段新也被這個場景刺激的興奮起來,也撲了上去,一把就坐到了殷素琴的小腹上,將自己的陽具放到殷素琴的雙乳之間,然後握著她那對雪白而彈性十足的乳房緊緊的夾住自己的陽具,拼命的來回摩擦。

就這樣,殷素琴被他們兩個一上一下的奸淫著,因爲她的臉被段新的陰毛擋住了,所以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從她那還剩半截運動褲腿的擺動情況看,她應該是被幹的很舒服。

過了一會兒,只見段新和石大個同時腰部一痙攣,便分別將精液射到了殷素琴的乳間和陰道裏。接著雙腿一軟,癱坐到了地上。

殷素琴見他們兩個從身上下去了,於是撐起身子,看了看被他們用精液搞得一塌糊塗的乳房和陰道,然後轉頭對姬雪岚說:「雪岚姐,這算是拍完了嗎?」

姬雪岚聞言一關攝像機,微笑道:「OK!非常好,很寫實,接著準備下一場。」

姬雪岚準備此話一出口,教室裏大多數女孩都開始躁動不安起來,過了一會兒,這些女生紛紛跑到姬雪岚身邊要求退出。人就是這樣,再沒做事之前總覺得自己能夠做到,但是真等到上場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因爲恐懼而退出。

殷素琴被石大個他們倆肆意淫辱的場景對她們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這些女生雖然大都不是處女了,但是性經驗畢竟還淺,她們實在難以想象自己身處那種狀況的時候會是什麽樣子,於是紛紛打了退堂鼓。

而姬雪岚作爲班長,也無意爲難這些同學,於是只要提出來要退出的,她都應允了,叮囑她們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後,就讓他們回家了。

最後留下來的拍攝的女生只有姬雪岚,聶冰倩和殷素琴三個人,而男生十個卻一個都沒走,他們中包括我,都流著口水,色迷迷的盯著眼前這三個麗人誰都不舍得離開。

因爲殷素琴剛剛被石大個和段新淩辱完,姬雪岚讓她到一邊休息,清理一下自己的身體。所以,此刻殷素琴赤裸著嬌軀,只在裸肩披著一見運動外套,坐在凳子上,分著修長健康的美腿,左手拿著一張衛生紙,右手拽著自己胯間那被石大個兩任用精液糊住的陰唇輕輕擦拭著。

因爲殷素琴的外套是披在肩上的,所以她的乳房到下陰都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裏。透過衣間的縫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你那對健康挺拔,充滿彈性的乳房上到處都是青紫和爪痕,顯然是被石大個他們揉捏的。

姬雪岚見到殷素琴這個樣子,有點不忍,於是拿著DV機,走到她身邊摟著她的肩膀關心的說:「素琴,你的身體都被他們弄成這樣了,要不你也回去休息吧。」

殷素琴聞言微微一笑,將沾滿精液的衛生紙一扔,然後用手遮著下陰,掰開自己的陰唇仔細看了看,滿不在乎的對姬雪岚說道:「沒關係,班長,我的陰唇除了有點紅腫之外形狀還算完整,你放心吧,我這寶貝每晚都要被我男朋友他們爺三用陽具輪番抽插個三四百次,早就身經百戰了,再說……」

說到這,殷素琴轉頭看了看四周如狼似虎的十幾個男人,然後低聲對姬雪岚說道:「再說這裏的男人有十多個,光靠你和冰倩兩個那還不被他們折騰死,班長,你們先去拍吧,我先在這裏休息一下,等我的陰唇消腫了我就去幫你們去應付他們。」

姬雪岚聞言恬然一笑,便不再強求了,伸出玉臂將殷素琴的外套係好,轉身拿著DV機從新回到了講台,然後向著我們這些男生嫣然一笑,說道:「各位男同志,你們也看到了,現在就剩我們三個女生了,所以等一下淫辱我們的時候一定溫柔點,畢竟我們的身體也不是鐵打的,我們今天舉辦主要是爲了拍攝,而不是我們自己的性快感,知道嗎?」

美麗的班長發話了,我們底下這些男生連忙點頭。

見到我們這麽乖巧,姬雪岚滿意的微笑了一下,然後扭轉嬌軀,拿起講桌上的記錄本翻了開來:「我看看他們要求的下一個場景是……」姬雪岚看了看記錄本上的拍攝要求,若有所思一點頭,然後擡起黔首,對我們說道:「嗯,下一個場景叫《淫靡的浴室》。講述兩個正在沐浴的女生被一群男生忽然闖入然後被按在浴室的地上輪奸的故事。故事雖然簡單,但是按照他們的拍攝要求,這個片段裏要包括鞭打女性陰唇虐肛,舔腳,喝尿等淫辱女性的鏡頭,所以需要女主角不但要有較好的性忍耐力還要有較好的軀體展現力,要像一個真正的性奴隸那樣,所以爲了拍攝出效果,我算一個,另一個就由殷素……」

「不,另個女性奴我來演。」

就在姬雪岚準備毛遂自薦的時候,忽然一陣清靈而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於是教室裏的人都不約而同的順著聲音看去,等到發現聲音的主人的時候,教室裏的所有的男生的臉上都顯出一片古怪之色。

因爲說這話的正是以冷豔著稱的聶冰倩,只見她舉著一只白藕般的玉臂,俏生生站在姬雪岚的身邊。

聶冰倩的皮膚是整個學校裏最白的,她整個人就像天生在牛奶裏泡大的,潔白修長的美腿,潔白纖細的胳膊,潔白而豐滿的乳房。再加上她那喜怒不形於色的冰冷性格,所以有人稱她爲「雪女」也就不足爲怪了。

跪在我身下,被我噴了一臉精液的殷素琴舔了舔嘴邊的唾液,然後一邊揉著我那根被她舔的油光铮亮的陽具,一邊擡頭對我媚笑道:「怎麽樣?老地瓜,你覺得這個錄像帶賣的錢足夠給小斌換骨髓的吧。」

我聞言激動的點了點頭,說道:「別說換骨髓了,就是換全身器官,我看都夠了。」

喜歡就讚一下!!!
4 1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不穿內褲的女孩
人妻最刺激
曹姐的美魔女騎慾記
三個妹妹
彎彎的別針頭
下賤的淫奴妻
我想幹表……嫂…… (完)
一次激情的3P
美豔的講師媽媽
公公媳婦之間的肉搏戰
熱門小說:
別人的老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