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娃蕩婦-陳詩韻 人妻熟女

 

夕陽把整個村莊染成了一片金黃,靜靜的湖水在微風的調戲下偶爾波光粼粼。村莊也正因為這個美麗的天湖來命名——天湖村。

此時村莊裏的家家戶戶都炊煙裊裊,唯獨有一家的寫著“許宅”的破舊院子裏,聚集了很多村民,村民們有老有少,不過全部都為男性。他們早已備好了酒菜,卻沒有一個人碰他們眼前的餐具,似乎在等待著什麽貴賓。只見村民們在低聲聊著什麽有趣的事情,偶爾發出幾聲哈哈大笑。

此時一輛黑色的帕沙特緩緩的駛進了院子,停了下來,圍在桌子前的村民馬上往轎車這邊聚集過來。每到周五傍晚,這一幕都會重演。

車門打開,下來的是一對夫妻。男的長相醜陋,有點像畢姥爺。而女的卻是面色紅潤,體態豐腴。他們就是這“許宅”的男女主人——許勝博和太太陳詩韻。

許勝博下車後,打開了後備箱,村民們把他為得水泄不通,摟著他的肩膀的、搶著跟他對話的、忙著幫他把後備箱的東西提出來的,讓許勝博表面應接不暇,可心裏卻笑開了花。自己每周都會回來兩天,可是村民們每次都那麽熱情客氣,這待遇比村長的好多了。可···村民們的笑容卻顯得有些詭異。

其實後備箱裏也沒什麽,只是些便宜的糖果餅幹和一些散裝的自釀米酒。

而這些帶給村民的禮物卻不是許勝博買的,其實連車都不是他的。他只是受他老板高大帥的安排,每周都要帶些禮物回來看望村民,每次回來看望村民的這兩天,高大帥都給雙倍薪水。當然禮物遠不止這些···

在許勝博和村民們拿東西的時候,車的另一邊陳詩韻也下車了。村民們一樣把陳詩韻圍得密不透風,大家都嫂子錢嫂子後的叫著,問長問短。在許勝博眼裏,村民們是因為尊重他,所以也會尊重他的夫人。可是,這,僅僅是許勝博的個人看法。

陳詩韻下車後,村民們表面噓寒問暖,實則對她上下其手。

陳詩韻車門都還沒得及關,高傲的乳房和俊俏的屁股早已布滿了村民的手。陳詩韻一邊被村民們摸著揉著,還要一邊回答村民們的噓寒問暖,讓在後備箱拿東西的丈夫不會發現異常。

更有急色的年輕村民直接把手申進陳詩韻的裙子裏面去,想直接襲擊眼前這位美人的小穴。

只見陳詩韻臉上一變,差點就站不穩了,還好村民們早已把所有的手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扶乳房的扶乳房,扶屁股的扶屁股,這才導致沒發生什麽異常狀況。

村長劉建軍是個暴脾氣,一下把那小子拖出來,直接一腳就踢他個狗吃屎。

許勝博見發生狀況,過來詢問:“老劉,又怎麽了?劉文這小子又犯什麽事了?”

大家見許勝博過來了,紛紛收手,而陳詩韻只是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他們的熟練程度,這種事應該經常上演。

村長反應也快,怒罵到:“這小子,在學校不學好,還天天想問老子要錢,老師天天打電話來說他抽煙翹課。要是這混小子有你家澤男一半懂事就好了,虧你們還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怎麽不學學人家?”

許勝博見狀,安慰到:“好了好了,孩子還是要慢慢教的嘛。他讀書不行,可能以後在其他領域有一番作為呢?先吃飯。”

雖說嘴上這樣,可心裏卻開心極了。劉文比許澤男大一歲,可能因為母親早逝,從小就一副混混樣。許勝博也希望自己的兒子澤男別太靠近他,怕他影響到澤男,可是澤男卻把劉文當作最好的朋友。

李建軍邊就坐邊罵罵咧咧的:“人家澤男周末還在補課,你呢?早早就跑回家了,你不是翹課是什麽?”

許勝博見李建軍怒氣未消,舉起酒杯:“來,大家先幹了這杯,其他的事就先別說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嘛。”

李建軍見許勝博舉起酒杯,趕忙陪著笑也舉起酒杯,同桌其他的七個村民也都舉起了酒杯,大家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李建軍放心酒杯,擺明妒忌的說:“你老許倒是兒孫自有兒孫福了,大女兒夏蘭早早的就和高大帥的兒子高副帥定了娃娃親,現在都結婚了。二女兒秋菊現在又在外面讀大學,聽說也有男朋友了吧。”

許勝博:“好像秋菊是和一個叫程仁的處對象了,我也不知道這人怎麽樣。”

李建軍:“你看,我沒收錯風吧。你小女兒冬竹又進了施拾一老師這個班了,這可是全縣城的尖子班,你還有什麽好擔憂的?”

許勝博一臉神器的笑了笑:“對,去年就進了。”

如果他知道他女兒冬竹能上全縣的尖子班和成績沒有任何關係,而是他妻子被施拾一老師壓在胯下一個星期換來的,他還能否笑得出來?

許勝博被連連戴高帽,連連碰杯,越喝越高興,不知不覺已經有幾分醉意,感覺膀胱快爆炸了,起身準備去上廁所。

劉建軍見狀,趕忙叫到:“劉文,快陪你叔去尿個尿,免得他偷偷摳喉嚨把酒給吐了。”

許勝博捲這個大舌頭:“什麽屁話?我會吐?喝趴你們我都還清醒著呢!”

說著就摟著劉文的肩膀走了,而劉文,只能很不情願的跟著許勝博去尿尿了。

許勝博前腳離開,本來正在喝酒聊天的村民們都安靜了下來,一個一個起身走到了陳詩韻的身邊。

而坐在陳詩韻旁邊的劉建軍早已把手伸進了陳詩韻的衣服裏探索,其他村民見狀紛紛加入其中。有的馬上嘴對嘴的和陳詩韻接吻,有的伸手進裙子裏面摸陳詩韻的小穴。可是人多位置少,很多村民摸不到重要部位的,只能摸摸陳詩韻的腰和那肉棒出來蹭蹭陳詩韻的腿。

這可苦了陳詩韻,自己的丈夫正在屋後面小便,自己卻被這幫村民弄得嬌喘連連。雖然已經派了劉文跟著丈夫過去,可是還會擔心丈夫聽到這裏有女人的喘息。

劉建軍把大家喝開:“急什麽急,等等你想怎麽玩不行?每個禮拜這個騷貨都會送上門給我們操,還怕沒得玩?給你們玩個新鮮的,看著!”

村民們都把手鬆開,等著村長髮號施令。

劉建軍狠狠的捏了兩下陳詩韻的乳房,說到:“來,把裙子撩起來,把內褲脫下,讓我拔兩根陰毛玩玩。”

陳詩韻乖乖的把裙子撩起,退下內褲。

劉建軍摸了兩下陳詩韻的小穴,挑了兩根比較粗的陰毛,用力的拔了下來。雖說疼得兩腿直打抖,可是小穴的淫水卻比剛才的多了起來。

劉建軍一手拿著這兩個陰毛,另一只手摸向了陳詩韻的小穴,說到:“賤貨!是不是拔你毛呢覺得很爽啊?怎麽突然那麽濕?”

陳詩韻雙眼迷離,羞恥的點了點頭,還不自覺的自己捏了一下自己的乳頭。

屋後傳來了劉文的聲音:“叔果真是說到做到,沒有吐,我現在就回去告訴他們!”

大家聽到聲音都坐會了原位,陳詩韻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硬生生的把自己從淫娃蕩婦拉回了賢妻良母的狀態。陳詩韻則趕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裝作低頭吃飯。

劉建軍把剛拔出來的兩根陰毛放到他的煙盒子內,等許勝博入座時,把裝有陳詩韻陰毛的煙盒子扔了過去,說:“先抽根煙提提神,抽完我們再繼續。”

許勝博打開煙盒,剛想拿一支煙出來,卻意外發現了棲息在煙上的陰毛。他連煙鬥沒來得及拿,大笑著把這兩根陰毛拿出來給大家看。

許勝博:“哈哈哈哈,大家看看,老劉你幹過什麽來了?這兩根毛,你可別跟我說是頭髮,傻子都知道,沒有長這樣的頭髮。哈哈哈哈。”

村民大頭接過話:“是哦,不但不是頭髮,而且還不是男人體內出來的哦。”

大頭說完之後用余光瞄了下真正吃飯的陳詩韻,此時的陳詩韻早已面紅花粉,眼皮都不敢擡一下。

許勝博:“哦?難道最近老劉搞了哪家的騷貨?”

村民老黑接過話:“哈哈,老早就搞上了,那騷貨真是騷得不行,老劉一個人都餵不飽她,老是要來找我們幫忙才行。”

許勝博聽說後笑的合不攏嘴,村民們也跟著呵呵的笑著,只是他們的笑容都非常詭異,而他們都會時不時用余光打量一下剛才已經面紅花粉的陳詩韻。

只見陳詩韻眉頭緊鎖,雙腿合得緊緊的在來回摩擦,時不時發出一聲細微的喘氣。

大家討論說完黃段子後,許勝博發現妻子呼吸有些急促,問:“怎麽了?不舒服?”

陳詩韻好像突然驚醒般:“沒···沒有啊,可能今天有些累了,又喝了點酒,等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許勝博聽聞:“劉文,把你嬸扶到房裏去休息一下,你嬸又點累了。”

劉文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假惺惺的走到陳詩韻的旁邊:“嬸,我扶你進房休息。”

劉建軍見了這一幕,趕忙喊到:“來,我們繼續喝,女人和孩子可以去休息,你老許可不行,你不是要把我們喝趴下嗎?來!”

院子裏有熱鬧了起來,當然,熱鬧的也不只是院子,還有許勝博的臥室內···

劉文把陳詩韻扶到臥室後,把陳詩韻按扒在床上,掏出肉棒把她的裙子翻開,直接就刺進陳詩韻的花心深處。
而陳詩韻被挑逗了那麽長的時間,突然直接下體得到了滿足,失聲慘叫——“啊”!

陳詩韻被自己的叫聲嚇到了,情慾旺盛間已然忘記了丈夫還在院子內喝酒。急忙把枕頭拉過來,把自己的嘴堵住。

外面聽到叫聲,第一個反應起來的是劉建軍:“怎麽了?你小子做事小心點!”

劉文大聲應到:“沒事,有只老鼠,我會把趕出去的。”

劉建軍寬慰到:“也是,這屋每個星期才回來住一次,有老鼠進去也正常,讓那混小子把老鼠趕出來好了,我們繼續。”

此時許勝博也喝得暈暈乎乎了,也跟著點頭稱是,氣氛還是一貫的融洽。

臥室內她的老婆陳詩韻可慘了,被劉文連續高速抽插了一百多下,爽得高潮連連,可是一聲也不能叫出來,只能用枕頭捂住自己的整張臉,不讓自己的呻吟傳到外面。

此時的劉文也正實了許勝博剛才所言——劉文讀書不行,可能在其他領域會有一番作為呢?

這個領域就是他的電動馬達腰和17厘米的堅韌炮筒,可是,這個不為人知的技能卻紮紮實實的用在了他老婆陳詩韻的身上。

劉文雖然肉棒堅硬,可是血氣方剛。在沒有任何緩沖的情況下,連續抽插了一百多下,把精子如數的射進了陳詩韻的體內。

在看趴在床上猶如昏厥的陳詩韻,上衣根本就沒亂。只是裙子被翻起,屁股上有幾個爪痕,下體淩亂不堪,乳白色的精子在慢慢的往外冒。

“啪”!劉文拍了一下陳詩韻的屁股

劉文:“騷貨嬸嬸,起來幫我清理一下雞巴。”

看陳詩韻還是一動不動,又狠狠的扇了兩巴掌她的屁股:“騷貨!起來把我雞巴吃幹凈!”

陳詩韻把臉慢慢移開枕頭,呼吸還著急促,有點呆呆的看著劉文,時不時還打個冷戰。

劉文:“剛才操得你爽不爽?”

“嗯”

劉文:“還想要嗎?”

陳詩韻羞恥的點了下頭。

“啪!”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到了陳詩韻的肥臀上:“那還不快點來幫你兒子的好朋友把雞巴吹硬?”

陳詩韻扶著床邊慢慢的爬下床,跪在了劉文的胯下,把頭埋在了劉文的雙腿之間。

大約過了兩分鐘,周圍突然安靜了下來,整個屋子就只有吸允肉棒的“呲呲”聲。

很快,一堆淩亂的腳步聲正在慢慢靠近這個臥房。所有剛才在酒桌喝酒的村民都進來了,唯獨不見陳詩韻的丈夫許勝博。

村民大頭首先進入房間的,映入眼簾的是陳詩韻跪在劉文的胯下,認真的吸允著肉棒。剛才在外面憋了那麽久,又看到這一幕。大頭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把陳詩韻提了起來,掏出憤怒的肉棒順勢而入。

其余的人也許許續續的進來了,劉文也意識到,自己享受好朋友老媽的服務也要暫時告一段落了。

果然,劉建軍發話:“你小子已經爽了一炮了,你先出去看著那‘綠王八’,等等你再進來多操一次。”

劉文乖乖的放開了陳詩韻,肉棒拔從她嘴裏出來的時候還‘啵’的一聲。

劉文剛騰出地方,馬上就有村民補上了他的位置,直接把肉棒插進了陳詩韻的喉嚨裏。

可惜劉文剛被吹硬的肉棒,心裏暗罵:“這個‘綠王八’還說自己酒量有多厲害,那麽快就被灌趴下了,要是再給我幾分鐘,屁眼我都可以玩了。”

劉文出到了院子的酒桌前,拍了一下許勝博的後腦勺。

只見許勝博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對劉文的羞辱毫無反應。

劉文坐到了許勝博的旁邊,點了一支煙,掏出手機看AV來解悶。可是屋內的歡聲浪語讓他根本沒辦法把註意力集中在AV身上。

性愛狂歡才剛剛開始···

屋內陳詩韻,早已是三洞全開,乳房乳房的形狀一直在變換。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被一只只大大的手掌蓋住了。

村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在陳詩韻的體內射精,好讓下一個人可以接上,就像超市促銷打折時候結賬一樣。

陳詩韻則被搞得面紅耳赤,高潮連連,亢奮到了極點。現在的她腦子一片空白,只想得到更多的肉棒,強壯的肉棒。

陳詩韻之所以被開發得那麽淫蕩,那就要從頭說起。

在八十年代初期,萬物生長,物資充足。人口也開始快速增長,很多貨物開始流通。

那時高大帥的父親高宜有眼光獨到,打算建立一個貨運公司。

許勝博的父親許武功和高大帥的父親高宜有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兩個人一拍即合,合夥搞起了貨運公司。

其他村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都笑話他們。都包田到戶了,不用心讓自己的農作物更高產,跑去拉什麽貨,你們懂不懂路?

可是兩年過去後,以前笑話他們的村民們都不敢吱聲了。許武功和高宜有的貨運公司做得風生水起,很快就在縣裏買了一塊地,起了一棟三層洋樓。連村裏的老宅也重新起了兩層的洋樓,還在門口掛了一個氣派的牌匾——許宅。

許武功發了家之後,正好碰到許勝博升初中。費盡心機把兒子許勝博的戶口遷了出來,讓他在城裏讀書,以後就是城裏人了。

可是許勝博並不是讀書的料,渾渾噩噩的讀完初中之後就在社會上遊手好閑了。

許武功看見兒子無所事事,想讓他安定下來。所以托人回隔壁村說媒,把隔壁村裏最漂亮的,又和兒子許勝博同齡的陳詩韻取了回家。又幫兒子在公司裏掛了個閑職,算是幸福美滿了。

很快,許武功就兒孫腰膝,一家人其樂融融。

可是貨運公司卻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公司的狀況也從盆豐缽滿到了只能勉強維持的地步。這時候高宜有找許武功商量,想把公司賣了,然後轉行做外貿。

可是許武功卻不想再冒風險,自己一家那麽多人指著公司吃飯,兒子又什麽都不會。高宜有家就一兒一孫,兒子高大帥又爭氣,跑業務管理通通都行。結局是不歡而散。

後來高宜有決定把公司股份全部低價賣給許武功,自己把資金抽出去搞外貿。許武功也願意收購,反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公司雖然不比以前,可是還是有微薄的利潤的。

沒有什麽東西是永恒的,不懂改變就只能滅亡。因為所以東西的成本都漲了,市場競爭有激烈,其他公司紛紛裁員。而許武功的一幫開國元老不單沒有裁員,反而介紹自己的子女進公司工作。沒多久就入不敷出,公司破產了。

原本已經拿了一大筆的錢出來買了公司的股份,在公司入不敷出的時候又強稱了幾個月,就算是地主家也沒余糧了。

就在這個多事之秋,許武功打病了一場。三個孩子還在讀書的還要錢,老的看病也需要錢,而許勝博卻什麽都不懂,家裏一下陷入了經濟危機。

最後陳詩韻提議,回天湖村種地,雖說辛苦,可是能緩解一下現在的困境。可是村裏的土地已經全部重新整合,他們的戶口都遷到城裏了,村裏已經將他們除名了。

他們決定回村裏求求情,看看能不能拿點地回來自己種。可是許勝博跑了幾次都是無功而返,一直沒有正面答案。

這次,許勝博因為扭了腳,讓老婆陳詩韻再去問問村裏的情況。

陳詩韻到了村委會,和許勝博來的時候待遇完全不同。許勝博來的時候大家都是躲著他,而他老婆陳詩韻剛到村委會坐下,大家就像蒼蠅一樣圍著她團團轉。

話說這也不奇怪,陳詩韻雖說農村出身,但本身五官端正體態豐腴。而且長期在城裏養尊處優,在村民們看來,這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可當陳詩韻提起想讓村裏給回老公原來那四母地的時候,大家都默不作聲了。只有村長劉建軍眼裏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神色,把大家支開,單獨和陳詩韻談。

劉建軍打起了官腔:“你這個情況嘛,不好弄。人家土地都重新整合了,你讓村裏再把土地拿出來給你,村民們不同意啊。”

陳詩韻急得快哭了:“村長,你就幫幫我吧,現在我家裏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怎麽辦了。”

劉建軍裝出一副考慮的樣子,良久以後,說:“也不是沒辦法,看你肯不肯犧牲了。”

陳詩韻大惑不解:“犧牲?我能怎麽犧牲?”

劉建軍:“其實村裏的事不是我一個人說的算,還有村支書和會計。其實他們都看上你很久了,只要你好好陪陪他們,我想你的事很快就會有著落了。”

陳詩韻一下子明白了,腦子一片空白,什麽話也答不上來。

劉建軍見狀,說:“你自己回去好好考慮清楚吧,我可以等,但你想想你家的情況,你還能等麽?”

劉建軍從辦公桌起身,走到對面陳詩韻的後面,輕輕的拍了拍陳詩韻的肩膀:“怎麽樣,你家的命運都在你手上捏著呢。”

陳詩韻眼裏的眼淚開始打轉,轉過身懇求到:“就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劉建軍把手放在了陳詩韻的肩膀上:“真的沒有辦法了,不用再想了,一家老小的,你就忍心讓他們餓死?”

正當陳詩韻陷入瘋狂的思想鬥爭的時候,劉建軍的手已經慢慢的往下移動,臉也慢慢的貼近陳詩韻。

當陳詩韻清醒過來,發現異常的時候,為時已晚,她的嘴已經被劉建軍的嘴堵得嚴嚴實實了。劉建軍一邊激烈的親吻,一只手抓住陳詩韻,另一只手狠狠的揉捏陳詩韻的乳房。

吻了一陣後發現,陳詩韻已經不再掙紮,而且開始迎合劉建軍的動作。劉建軍大喜,三下五除二的把陳詩韻的褲子脫了下來。把陳詩韻扶坐在辦公桌上,掏出大肉棒對準陳詩韻的肉穴,全根盡末的差了進去。

自從家裏落魄開始,陳詩韻已經好久沒有得到丈夫的疼愛,小穴也收緊了好多。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大肉棒,下體猶如被撕裂般的疼痛,失聲慘叫:“啊!慢點,輕點。”

劉建軍可不管眼前這位美人妻的感受,一直以強有力高速度的狀態抽插。

陳詩韻怎麽也是生過四個孩子的人,很快的就適應了這龐然大物的肆虐。僅僅過了幾秒鐘,慘叫變成了浪叫:“啊···輕···輕···哦···慢···”

面對這猶如山洪爆發的快感,陳詩韻一發不可收拾,好像小便就要忍不住了一樣。雙手緊緊的抓住了劉建軍的衣服,小穴裏的淫水跟著肉棒的節奏噴湧而出。

就這樣抽插了百余下,劉建軍把多年來積攢的精子全部射進了陳詩韻的子宮深處。

等到劉建軍把肉棒拔出來,穿好褲子以後。躺在辦公桌的陳詩韻還在大口大口的喘氣,身體每隔幾秒都會顫抖幾下,還沒從高潮的余溫退卻出來。

劉建軍看到這樣的情形,他知道,這個美人妻以後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劉建軍把褲子遞給了陳詩韻,陳詩韻接過褲子剛要穿,才發現,自己還沒穿內褲,就問:“我內褲呢?”

劉建軍淫邪的笑了笑:“內褲我就留給我做紀念了,如果你再不把褲子穿好,我就讓你光著屁股回去。”

陳詩韻只好把褲子套上,慢慢的爬下了辦公桌。

劉建軍一邊抓著陳詩韻的乳房一邊說:“明天你就過來,我把手續和材料準一下給你簽字就行了。”

陳詩韻一邊試圖阻擋著雙強有力的大手,一邊整理衣服,忙得不可開交。
就在陳詩韻歪歪扭扭的走出門口的時候,劉建軍不忘提醒一句:“明天記得穿裙子來,還要把最性感的內衣內褲穿來,懂嗎?”

陳詩韻聽到這裏臉一下子就紅了,看了看劉建軍,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在回家的路上,可苦了陳詩韻。沒有了內褲的遮擋,汽車又在鄉村的小路上顛簸,體內的精子不斷的溢了出來,搞得下體黏黏稠稠的。還好穿的是黑色褲子,不容易被人發現異樣。可是回想起剛剛那一幕,下體又開始慢慢變得不安分了起來。

第二天陳詩韻在鏡子前仔細的打扮,挑了一套黑色蕾絲邊內衣褲和一身淡黃色到膝的連衣裙。好像是少女出去會情郎一樣,含羞帶笑、心神蕩漾、滿懷期待。

兒子許澤男看見媽媽的這身打扮,直誇媽媽好漂亮。

正因為自己兒子的提醒,陳詩韻突然意識到——自己為什麽要那麽精心打扮?難道就因為劉建軍的一句話?

接著她寬慰了一下自己——不是,我是為了我的家人才這樣。

當她到了村委會的時候,看見三個村幹部已經在等著她了,辦公桌前面擺著的正是她和丈夫日思夜想的手續。

劉建軍見到陳詩韻來了,連忙其實到門口迎接。把陳詩韻迎進門之後,順手把門給反鎖了。

劉建軍強硬摟著陳詩韻的腰:“小寶貝,你可讓我等著急了,來,文件手續已經準備好了。”

陳詩韻看見還有其他人在,雖說已經知道今天逃脫不了了,可還是很不自然的想擺脫劉建軍的摟抱。

劉建軍摟著陳詩韻走到辦公桌前面的時候,其他兩人眼裏已經放光了。不,正確的說,獸欲的怒火已經燃燒到從眼睛裏噴出來了,恨不得馬上就把陳詩韻扒光,就地正法。

陳詩韻坐下,拿起筆簽了字,她心裏的石頭總算落地了。

劉建軍把手搭在了陳詩韻的肩膀上:“字也簽了,答應我是事情現在就要兌現了哦。”

陳詩韻一驚,雖說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甚至是滿懷期待。可當這一刻真的來臨之後,她還是有點猝不及防。她連連想擺脫劉建軍的手臂,可是越掙紮劉建軍就樓得越緊。

村支書大頭看了看陳詩韻,拿出了一個印章,對陳詩韻說:“這份文件雖然存在已經簽字,可是他忘了蓋印章了,沒有印章這可是沒有效的。”

陳詩韻像被重重的擊了一棒,一下定住在座位上了。

劉建軍把手鬆開,說:“現在就要看你的表現了,來,看看你有沒有聽話,把裙子撩起來,看看內褲是不是很性感。”

陳詩韻用哀求的眼神在看著劉建軍:“能不能不這樣···”

大頭晃了晃手裏的印章:“快點吧,只要你是聽話的,這份文件會馬上生效。”

村會計老黑把陳詩韻扶起:“來,站到這裏來。”

劉建軍發出命令:“好了,現在撩起裙子吧。”

陳詩韻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巍巍顫顫的把裙子撩了起來,露出黑色蕾絲邊的內褲。

劉建軍興奮道:“果然是非常聽話,奶罩呢?”

陳詩韻的臉已經紅撲撲的了,慢慢把裙子繼續往胸口上提,露出的同套黑色蕾絲的奶罩。

三人興奮的感慨到:“真漂亮!果然是個尤物。”

劉建軍咽了咽口水:“就這樣提著連衣裙走過來。”

陳詩韻慢慢的挪到了劉建軍的身旁,同時下體也出現了酥麻的感覺。

劉建軍突然把手申進李長春內褲裏摸了一把,這讓陳詩韻條件反射的想用手擋住他的進攻。可是她能做的,只是拉著劉建軍的手,卻不能抵擋劉建軍對自己下體的蹂躪。

劉建軍一邊扣一邊說:“你還真是騷貨,就讓我們看一下而已,就已經濕成這樣了?”

陳詩韻用力的搖了搖頭:“不···不是···”

可是她話還沒說完,嘴巴已經被早已按耐不住的會計老黑給堵住了。而村支書大頭看見老黑都上了,慌忙丟下印章,朝陳詩韻的奶子襲擊過去。

經過剛才的一番挑逗,陳詩韻已經是蓄勢待發的狀態,而三個村委會領導也已然是嚴陣以待。

劉建軍把肉棒掏出來伸到了陳詩韻在嘴邊,可僅有的一絲理智告訴陳詩韻,不可以這樣做,因為自己的老公也沒享受過她的這種服務。陳詩韻雖然被弄得嬌喘連連,可是卻不斷的把臉別開,不讓劉建軍的肉棒碰到自己的嘴。

老黑直接提槍上陣,把陳詩韻的內褲撥開,全根覆沒的插進了陳詩韻的小穴裏。

陳詩韻面對這突然的充實感——啊···

劉建軍順勢把肉棒塞進了陳詩韻的嘴裏,享受這大美人柔軟的口腔。而大頭則把陳詩韻的乳罩給退下,狠狠的蹂躪其雙乳。

不知道是憋太久了還是陳詩韻的誘惑力太強了,沒幾分鐘,老黑就在陳詩韻的體內射了。老黑射完之後還狠狠的在陳詩韻小穴內抽插了幾下,才讓出了位置。

大頭等著一刻已經很久了,老黑前肉棒出,大頭馬上後肉棒進,以縫紉機的速度在陳詩韻下體來回沖撞。在那麽高強度的沖撞之下,很快大頭也在陳詩韻體內繳槍了。

陳詩韻下體不斷被不同的肉棒強有的抽插,淫水四濺、高潮連連。可是她的嘴巴只能不斷發出‘嗯嗯’的聲音。

劉建軍註意到,每當陳詩韻後面的人準備射精前,陳詩韻吸他的肉棒吸得最緊,當後面的人射精後,陳詩韻就會像虛脫一樣軟下來。

終於輪到劉建軍了。可能劉建軍昨天已經射過了一炮,今天他似乎並不著急。他把已經猶如一灘爛泥的陳詩韻緩緩放下,讓她躺在辦公桌上,大腿張開。慢慢的,陳詩韻的下體緩緩溢出白色的液體。劉建軍不緊不慢的拿出村委會唯一配備傻瓜相機,把這淫蕩的一刻保存了下來。

當聽到照相機‘哢’一聲的時候,陳詩韻下體的精液突然加速流出,好像被她體內另一股力量頂出來一樣。

接著劉建軍捏住了陳詩韻陰核,而老黑和分別把玩著陳詩韻的雙乳。很快,剛從高潮的余溫中退下了陳詩韻,又被挑逗得意亂情迷。

劉建軍把肉棒緩緩插入,只插到一半又抽出來。周而復始的這樣抽插了幾分鐘,能很明顯的看到——每次插的時候,陳詩韻總會屁股微微頂起,腰上的肌肉會緊繃。

劉建軍知道火候夠了,問:“騷貨,想不想讓我插深點?想不想讓我插快點?”

陳詩韻還是嬌喘著,並沒有回答劉建軍的問題,只是眼神裏充滿了期待。

劉建軍故意往裏插深一點:“回答我!”

陳詩韻以為劉建軍開始發動總攻了,挺起屁股繃著腰想要迎合,可是劉建軍有拔了出去,不再深入。這次把陳詩韻搞得欲火焚身,欲罷不能。雙手不斷的抓老黑和大頭的衣服,屁股拱起的頻率越來越快。

劉建軍繼續問:“想不想!?”

陳詩韻猶如崩潰般,小聲的嗯了一聲:“想···”

劉建軍狠狠在撞了一下陳詩韻的陰到深處:“想什麽?大點聲。”

陳詩韻僅存的一點羞恥感被這突如其來的快感震了個粉碎:“想···啊···想插···插深點···”

劉建軍目的已經達到,全力開火。而剛才已經射過一次的老黑和大頭,看到這一幕,已經做好了第二輪進攻的準備。真正的大戰正式拉開序幕···

當陳詩韻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身上的內衣內褲都已經被他們瓜分了,自己只披著一件單薄的連衣裙回家。當然,和她一起回家的,還有一份已經生效的地契文件。

許勝博看見陳詩韻走路姿勢有點怪異,問了一句。可當他看到陳詩韻手上的這份文件時,興奮的把陳詩韻抱進了懷裏,對著陳詩韻親了又親。然後他把文件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高興得直咧嘴。

可惜她抱陳詩韻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陳詩韻是真空回來的。他親陳詩韻的時候更沒有發現,陳詩韻身上和嘴裏,都是男人特有的味道···

很快,他們緊鑼密鼓的安排著相關事宜,買肥料、買種子、翻地···

可是,很快許勝博就發現,自己根本不是種地的料,這實在是太累了,累得實在是動也不想動,更別說和陳詩韻翻雲覆雨了。

劉建軍好像發現了許勝博的難處,召集人馬,每天都幫許勝博幹得熱火朝天,大家也開始和許勝博稱兄道弟。不過···這屬於‘襟兄弟’。

在外人眼裏,大家都覺得奇怪。為什麽許勝博那麽多年沒回來了,人員還那麽好?大家除了幫他家工作分文不取,還每天自備酒菜,和許勝博喝個天翻地覆。

只有局內人才知道,真正的節目是從許勝博爛醉如泥的時候才開始的。

很快,因為劉文在學校犯了事,學校要求劉文退學。劉建軍為了兒子劉文能繼續上學,找到了高大帥幫忙。可高大帥每次都是含糊其辭,模棱兩可。為了巴結高大帥,劉建軍把陳詩韻的風騷事講給了高大帥聽,還把照片也給了高大帥。

高大帥和劉建軍一起去了許勝博的家裏,也參加了一次難忘的‘酒席’。

第二天,許勝博被電話吵醒了:“餵?誰呀?”

電話那頭:“老許,我,高大帥。”

“哦,原來是高老板,有何貴幹?”

電話那頭:“我知道你不適合在村裏混,你去種地簡直就是大材小用嘛,你來我公司上班,我給你當個經理。”

許勝博大喜過望:“真的?”

電話那頭:“真的,現在馬上來簽合約。嗯···”

許勝博掛了電話後——奇怪?為什麽那邊好像有女人的叫聲呢?管他呢。

許勝博精神抖擻,準備起身梳洗。本想讓陳詩韻給他準備好衣服的,可奇怪的是,他裏裏外外都找遍了,就是不見自己的老婆陳詩韻。

許勝博榮光換發的走進了高大帥的公司,底氣十足的點名要找高大帥。前臺把他帶到了董事長辦公室門前,敲了下門:“董事長,許勝博已經來了。”

裏面窸窸窣窣了一陣:“進來。”

許勝博進到辦公室,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很大很寬的辦公桌,可是辦公桌上的文件非常亂,好像剛剛被人洗劫了一樣,而高大帥就坐在辦公桌內側。

高大帥招呼許勝博坐下:“來,文件我都弄好了,你只要簽個字就行了。”

許勝博看著眼前的這份文件,心想——真是時來運轉啊,壞事過後好事是一件接一件啊。

許勝博毫不猶豫的在紙上簽了字:“就這樣行了?我什麽時候開始上班?”

高大帥拿出了另一份文件:“還有這份,這···喔···”

高大帥話說了一半,用手勢示意許勝博等等,然後把雙手放到了桌子底下,好像很用力的抓住什麽,嘴裏還發出了好像很舒服的呻吟。

許勝博看得一頭霧水,幾次想開口,看高大帥又不像是不舒服,不知道問些什麽。

一分多鐘過去後,高大帥長處了一口氣:“呼,這個合同內容是,你每周必須回村裏兩天,幫我回去‘犒勞’一下鄉親們,而這回去這兩天,是雙倍工資,還可以開公司的車回去。”

其實這是高大帥和劉建軍早就商量好的。

許勝博點頭如搗蒜:“行,怎麽說我們都是那裏出來的,吃水不忘挖井人嘛。”

高大帥把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拿出來:“好,簽完字就可以了,明天直接上班。”

許勝博簽完字高高興興的走了,出去的時候還不忘把門幫關起來。

許勝博走後,高大帥敲了敲桌子:“出來吧,你老公走了。”

緊接著,陳詩韻從辦公桌底下爬了出來。全身一絲不掛,兩個乳房有些紅腫,嘴裏還含著一口東西。

高大帥摸了一下陳詩韻的下體,得意的笑了笑:“你這個騷貨,老公在桌子前面簽合約,你卻在桌子底下吃其他男人的雞巴,居然還那麽興奮?把嘴裏的東西吞進去吧···”

很快,許勝博開始走馬上任,風風光光的當起了經理。也按照合約所說的,每周都回去‘探望’鄉親們兩天,也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夕陽把整個村莊染成了一片金黃,靜靜的湖水在微風的調戲下偶爾波光粼粼。村莊也正因為這個美麗的天湖來命名——天湖村。

此時村莊裏的家家戶戶都炊煙裊裊,唯獨有一家的寫著“許宅”的破舊院子裏,聚集了很多村民,村民們有老有少,不過全部都為男性。他們早已備好了酒菜,卻沒有一個人碰他們眼前的餐具,似乎在等待著什麽貴賓。只見村民們在低聲聊著什麽有趣的事情,偶爾發出幾聲哈哈大笑。

此時一輛黑色的帕沙特緩緩的駛進了院子,停了下來,圍在桌子前的村民馬上往轎車這邊聚集過來。每到周五傍晚,這一幕都會重演。

車門打開,下來的是一對夫妻。男的長相醜陋,有點像畢姥爺。而女的卻是面色紅潤,體態豐腴。他們就是這“許宅”的男女主人——許勝博和太太陳詩韻。

許勝博下車後,打開了後備箱,村民們把他為得水泄不通,摟著他的肩膀的、搶著跟他對話的、忙著幫他把後備箱的東西提出來的,讓許勝博表面應接不暇,可心裏卻笑開了花。自己每周都會回來兩天,可是村民們每次都那麽熱情客氣,這待遇比村長的好多了。可···村民們的笑容卻顯得有些詭異。

其實後備箱裏也沒什麽,只是些便宜的糖果餅幹和一些散裝的自釀米酒。

而這些帶給村民的禮物卻不是許勝博買的,其實連車都不是他的。他只是受他老板高大帥的安排,每周都要帶些禮物回來看望村民,每次回來看望村民的這兩天,高大帥都給雙倍薪水。當然禮物遠不止這些···

在許勝博和村民們拿東西的時候,車的另一邊陳詩韻也下車了。村民們一樣把陳詩韻圍得密不透風,大家都嫂子錢嫂子後的叫著,問長問短。在許勝博眼裏,村民們是因為尊重他,所以也會尊重他的夫人。可是,這,僅僅是許勝博的個人看法。

陳詩韻下車後,村民們表面噓寒問暖,實則對她上下其手。

陳詩韻車門都還沒得及關,高傲的乳房和俊俏的屁股早已布滿了村民的手。陳詩韻一邊被村民們摸著揉著,還要一邊回答村民們的噓寒問暖,讓在後備箱拿東西的丈夫不會發現異常。

更有急色的年輕村民直接把手申進陳詩韻的裙子裏面去,想直接襲擊眼前這位美人的小穴。

只見陳詩韻臉上一變,差點就站不穩了,還好村民們早已把所有的手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扶乳房的扶乳房,扶屁股的扶屁股,這才導致沒發生什麽異常狀況。

村長劉建軍是個暴脾氣,一下把那小子拖出來,直接一腳就踢他個狗吃屎。

許勝博見發生狀況,過來詢問:“老劉,又怎麽了?劉文這小子又犯什麽事了?”

大家見許勝博過來了,紛紛收手,而陳詩韻只是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他們的熟練程度,這種事應該經常上演。

村長反應也快,怒罵到:“這小子,在學校不學好,還天天想問老子要錢,老師天天打電話來說他抽煙翹課。要是這混小子有你家澤男一半懂事就好了,虧你們還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怎麽不學學人家?”

許勝博見狀,安慰到:“好了好了,孩子還是要慢慢教的嘛。他讀書不行,可能以後在其他領域有一番作為呢?先吃飯。”

雖說嘴上這樣,可心裏卻開心極了。劉文比許澤男大一歲,可能因為母親早逝,從小就一副混混樣。許勝博也希望自己的兒子澤男別太靠近他,怕他影響到澤男,可是澤男卻把劉文當作最好的朋友。

李建軍邊就坐邊罵罵咧咧的:“人家澤男周末還在補課,你呢?早早就跑回家了,你不是翹課是什麽?”

許勝博見李建軍怒氣未消,舉起酒杯:“來,大家先幹了這杯,其他的事就先別說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嘛。”

李建軍見許勝博舉起酒杯,趕忙陪著笑也舉起酒杯,同桌其他的七個村民也都舉起了酒杯,大家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李建軍放心酒杯,擺明妒忌的說:“你老許倒是兒孫自有兒孫福了,大女兒夏蘭早早的就和高大帥的兒子高副帥定了娃娃親,現在都結婚了。二女兒秋菊現在又在外面讀大學,聽說也有男朋友了吧。”

許勝博:“好像秋菊是和一個叫程仁的處對象了,我也不知道這人怎麽樣。”

李建軍:“你看,我沒收錯風吧。你小女兒冬竹又進了施拾一老師這個班了,這可是全縣城的尖子班,你還有什麽好擔憂的?”

許勝博一臉神器的笑了笑:“對,去年就進了。”

如果他知道他女兒冬竹能上全縣的尖子班和成績沒有任何關係,而是他妻子被施拾一老師壓在胯下一個星期換來的,他還能否笑得出來?

許勝博被連連戴高帽,連連碰杯,越喝越高興,不知不覺已經有幾分醉意,感覺膀胱快爆炸了,起身準備去上廁所。

劉建軍見狀,趕忙叫到:“劉文,快陪你叔去尿個尿,免得他偷偷摳喉嚨把酒給吐了。”

許勝博捲這個大舌頭:“什麽屁話?我會吐?喝趴你們我都還清醒著呢!”

說著就摟著劉文的肩膀走了,而劉文,只能很不情願的跟著許勝博去尿尿了。

許勝博前腳離開,本來正在喝酒聊天的村民們都安靜了下來,一個一個起身走到了陳詩韻的身邊。

而坐在陳詩韻旁邊的劉建軍早已把手伸進了陳詩韻的衣服裏探索,其他村民見狀紛紛加入其中。有的馬上嘴對嘴的和陳詩韻接吻,有的伸手進裙子裏面摸陳詩韻的小穴。可是人多位置少,很多村民摸不到重要部位的,只能摸摸陳詩韻的腰和那肉棒出來蹭蹭陳詩韻的腿。

這可苦了陳詩韻,自己的丈夫正在屋後面小便,自己卻被這幫村民弄得嬌喘連連。雖然已經派了劉文跟著丈夫過去,可是還會擔心丈夫聽到這裏有女人的喘息。

劉建軍把大家喝開:“急什麽急,等等你想怎麽玩不行?每個禮拜這個騷貨都會送上門給我們操,還怕沒得玩?給你們玩個新鮮的,看著!”

村民們都把手鬆開,等著村長髮號施令。

劉建軍狠狠的捏了兩下陳詩韻的乳房,說到:“來,把裙子撩起來,把內褲脫下,讓我拔兩根陰毛玩玩。”

陳詩韻乖乖的把裙子撩起,退下內褲。

劉建軍摸了兩下陳詩韻的小穴,挑了兩根比較粗的陰毛,用力的拔了下來。雖說疼得兩腿直打抖,可是小穴的淫水卻比剛才的多了起來。

劉建軍一手拿著這兩個陰毛,另一只手摸向了陳詩韻的小穴,說到:“賤貨!是不是拔你毛呢覺得很爽啊?怎麽突然那麽濕?”

陳詩韻雙眼迷離,羞恥的點了點頭,還不自覺的自己捏了一下自己的乳頭。

屋後傳來了劉文的聲音:“叔果真是說到做到,沒有吐,我現在就回去告訴他們!”

大家聽到聲音都坐會了原位,陳詩韻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硬生生的把自己從淫娃蕩婦拉回了賢妻良母的狀態。陳詩韻則趕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裝作低頭吃飯。

劉建軍把剛拔出來的兩根陰毛放到他的煙盒子內,等許勝博入座時,把裝有陳詩韻陰毛的煙盒子扔了過去,說:“先抽根煙提提神,抽完我們再繼續。”

許勝博打開煙盒,剛想拿一支煙出來,卻意外發現了棲息在煙上的陰毛。他連煙鬥沒來得及拿,大笑著把這兩根陰毛拿出來給大家看。

許勝博:“哈哈哈哈,大家看看,老劉你幹過什麽來了?這兩根毛,你可別跟我說是頭髮,傻子都知道,沒有長這樣的頭髮。哈哈哈哈。”

村民大頭接過話:“是哦,不但不是頭髮,而且還不是男人體內出來的哦。”

大頭說完之後用余光瞄了下真正吃飯的陳詩韻,此時的陳詩韻早已面紅花粉,眼皮都不敢擡一下。

許勝博:“哦?難道最近老劉搞了哪家的騷貨?”

村民老黑接過話:“哈哈,老早就搞上了,那騷貨真是騷得不行,老劉一個人都餵不飽她,老是要來找我們幫忙才行。”

許勝博聽說後笑的合不攏嘴,村民們也跟著呵呵的笑著,只是他們的笑容都非常詭異,而他們都會時不時用余光打量一下剛才已經面紅花粉的陳詩韻。

只見陳詩韻眉頭緊鎖,雙腿合得緊緊的在來回摩擦,時不時發出一聲細微的喘氣。

大家討論說完黃段子後,許勝博發現妻子呼吸有些急促,問:“怎麽了?不舒服?”

陳詩韻好像突然驚醒般:“沒···沒有啊,可能今天有些累了,又喝了點酒,等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許勝博聽聞:“劉文,把你嬸扶到房裏去休息一下,你嬸又點累了。”

劉文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假惺惺的走到陳詩韻的旁邊:“嬸,我扶你進房休息。”

劉建軍見了這一幕,趕忙喊到:“來,我們繼續喝,女人和孩子可以去休息,你老許可不行,你不是要把我們喝趴下嗎?來!”

院子裏有熱鬧了起來,當然,熱鬧的也不只是院子,還有許勝博的臥室內···

劉文把陳詩韻扶到臥室後,把陳詩韻按扒在床上,掏出肉棒把她的裙子翻開,直接就刺進陳詩韻的花心深處。
而陳詩韻被挑逗了那麽長的時間,突然直接下體得到了滿足,失聲慘叫——“啊”!

陳詩韻被自己的叫聲嚇到了,情慾旺盛間已然忘記了丈夫還在院子內喝酒。急忙把枕頭拉過來,把自己的嘴堵住。

外面聽到叫聲,第一個反應起來的是劉建軍:“怎麽了?你小子做事小心點!”

劉文大聲應到:“沒事,有只老鼠,我會把趕出去的。”

劉建軍寬慰到:“也是,這屋每個星期才回來住一次,有老鼠進去也正常,讓那混小子把老鼠趕出來好了,我們繼續。”

此時許勝博也喝得暈暈乎乎了,也跟著點頭稱是,氣氛還是一貫的融洽。

臥室內她的老婆陳詩韻可慘了,被劉文連續高速抽插了一百多下,爽得高潮連連,可是一聲也不能叫出來,只能用枕頭捂住自己的整張臉,不讓自己的呻吟傳到外面。

此時的劉文也正實了許勝博剛才所言——劉文讀書不行,可能在其他領域會有一番作為呢?

這個領域就是他的電動馬達腰和17厘米的堅韌炮筒,可是,這個不為人知的技能卻紮紮實實的用在了他老婆陳詩韻的身上。

劉文雖然肉棒堅硬,可是血氣方剛。在沒有任何緩沖的情況下,連續抽插了一百多下,把精子如數的射進了陳詩韻的體內。

在看趴在床上猶如昏厥的陳詩韻,上衣根本就沒亂。只是裙子被翻起,屁股上有幾個爪痕,下體淩亂不堪,乳白色的精子在慢慢的往外冒。

“啪”!劉文拍了一下陳詩韻的屁股

劉文:“騷貨嬸嬸,起來幫我清理一下雞巴。”

看陳詩韻還是一動不動,又狠狠的扇了兩巴掌她的屁股:“騷貨!起來把我雞巴吃幹凈!”

陳詩韻把臉慢慢移開枕頭,呼吸還著急促,有點呆呆的看著劉文,時不時還打個冷戰。

劉文:“剛才操得你爽不爽?”

“嗯”

劉文:“還想要嗎?”

陳詩韻羞恥的點了下頭。

“啪!”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到了陳詩韻的肥臀上:“那還不快點來幫你兒子的好朋友把雞巴吹硬?”

陳詩韻扶著床邊慢慢的爬下床,跪在了劉文的胯下,把頭埋在了劉文的雙腿之間。

大約過了兩分鐘,周圍突然安靜了下來,整個屋子就只有吸允肉棒的“呲呲”聲。

很快,一堆淩亂的腳步聲正在慢慢靠近這個臥房。所有剛才在酒桌喝酒的村民都進來了,唯獨不見陳詩韻的丈夫許勝博。

村民大頭首先進入房間的,映入眼簾的是陳詩韻跪在劉文的胯下,認真的吸允著肉棒。剛才在外面憋了那麽久,又看到這一幕。大頭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把陳詩韻提了起來,掏出憤怒的肉棒順勢而入。

其余的人也許許續續的進來了,劉文也意識到,自己享受好朋友老媽的服務也要暫時告一段落了。

果然,劉建軍發話:“你小子已經爽了一炮了,你先出去看著那‘綠王八’,等等你再進來多操一次。”

劉文乖乖的放開了陳詩韻,肉棒拔從她嘴裏出來的時候還‘啵’的一聲。

劉文剛騰出地方,馬上就有村民補上了他的位置,直接把肉棒插進了陳詩韻的喉嚨裏。

可惜劉文剛被吹硬的肉棒,心裏暗罵:“這個‘綠王八’還說自己酒量有多厲害,那麽快就被灌趴下了,要是再給我幾分鐘,屁眼我都可以玩了。”

劉文出到了院子的酒桌前,拍了一下許勝博的後腦勺。

只見許勝博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對劉文的羞辱毫無反應。

劉文坐到了許勝博的旁邊,點了一支煙,掏出手機看AV來解悶。可是屋內的歡聲浪語讓他根本沒辦法把註意力集中在AV身上。

性愛狂歡才剛剛開始···

屋內陳詩韻,早已是三洞全開,乳房乳房的形狀一直在變換。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被一只只大大的手掌蓋住了。

村民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在陳詩韻的體內射精,好讓下一個人可以接上,就像超市促銷打折時候結賬一樣。

陳詩韻則被搞得面紅耳赤,高潮連連,亢奮到了極點。現在的她腦子一片空白,只想得到更多的肉棒,強壯的肉棒。

陳詩韻之所以被開發得那麽淫蕩,那就要從頭說起。

在八十年代初期,萬物生長,物資充足。人口也開始快速增長,很多貨物開始流通。

那時高大帥的父親高宜有眼光獨到,打算建立一個貨運公司。

許勝博的父親許武功和高大帥的父親高宜有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兩個人一拍即合,合夥搞起了貨運公司。

其他村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都笑話他們。都包田到戶了,不用心讓自己的農作物更高產,跑去拉什麽貨,你們懂不懂路?

可是兩年過去後,以前笑話他們的村民們都不敢吱聲了。許武功和高宜有的貨運公司做得風生水起,很快就在縣裏買了一塊地,起了一棟三層洋樓。連村裏的老宅也重新起了兩層的洋樓,還在門口掛了一個氣派的牌匾——許宅。

許武功發了家之後,正好碰到許勝博升初中。費盡心機把兒子許勝博的戶口遷了出來,讓他在城裏讀書,以後就是城裏人了。

可是許勝博並不是讀書的料,渾渾噩噩的讀完初中之後就在社會上遊手好閑了。

許武功看見兒子無所事事,想讓他安定下來。所以托人回隔壁村說媒,把隔壁村裏最漂亮的,又和兒子許勝博同齡的陳詩韻取了回家。又幫兒子在公司裏掛了個閑職,算是幸福美滿了。

很快,許武功就兒孫腰膝,一家人其樂融融。

可是貨運公司卻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公司的狀況也從盆豐缽滿到了只能勉強維持的地步。這時候高宜有找許武功商量,想把公司賣了,然後轉行做外貿。

可是許武功卻不想再冒風險,自己一家那麽多人指著公司吃飯,兒子又什麽都不會。高宜有家就一兒一孫,兒子高大帥又爭氣,跑業務管理通通都行。結局是不歡而散。

後來高宜有決定把公司股份全部低價賣給許武功,自己把資金抽出去搞外貿。許武功也願意收購,反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公司雖然不比以前,可是還是有微薄的利潤的。

沒有什麽東西是永恒的,不懂改變就只能滅亡。因為所以東西的成本都漲了,市場競爭有激烈,其他公司紛紛裁員。而許武功的一幫開國元老不單沒有裁員,反而介紹自己的子女進公司工作。沒多久就入不敷出,公司破產了。

原本已經拿了一大筆的錢出來買了公司的股份,在公司入不敷出的時候又強稱了幾個月,就算是地主家也沒余糧了。

就在這個多事之秋,許武功打病了一場。三個孩子還在讀書的還要錢,老的看病也需要錢,而許勝博卻什麽都不懂,家裏一下陷入了經濟危機。

最後陳詩韻提議,回天湖村種地,雖說辛苦,可是能緩解一下現在的困境。可是村裏的土地已經全部重新整合,他們的戶口都遷到城裏了,村裏已經將他們除名了。

他們決定回村裏求求情,看看能不能拿點地回來自己種。可是許勝博跑了幾次都是無功而返,一直沒有正面答案。

這次,許勝博因為扭了腳,讓老婆陳詩韻再去問問村裏的情況。

陳詩韻到了村委會,和許勝博來的時候待遇完全不同。許勝博來的時候大家都是躲著他,而他老婆陳詩韻剛到村委會坐下,大家就像蒼蠅一樣圍著她團團轉。

話說這也不奇怪,陳詩韻雖說農村出身,但本身五官端正體態豐腴。而且長期在城裏養尊處優,在村民們看來,這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可當陳詩韻提起想讓村裏給回老公原來那四母地的時候,大家都默不作聲了。只有村長劉建軍眼裏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神色,把大家支開,單獨和陳詩韻談。

劉建軍打起了官腔:“你這個情況嘛,不好弄。人家土地都重新整合了,你讓村裏再把土地拿出來給你,村民們不同意啊。”

陳詩韻急得快哭了:“村長,你就幫幫我吧,現在我家裏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怎麽辦了。”

劉建軍裝出一副考慮的樣子,良久以後,說:“也不是沒辦法,看你肯不肯犧牲了。”

陳詩韻大惑不解:“犧牲?我能怎麽犧牲?”

劉建軍:“其實村裏的事不是我一個人說的算,還有村支書和會計。其實他們都看上你很久了,只要你好好陪陪他們,我想你的事很快就會有著落了。”

陳詩韻一下子明白了,腦子一片空白,什麽話也答不上來。

劉建軍見狀,說:“你自己回去好好考慮清楚吧,我可以等,但你想想你家的情況,你還能等麽?”

劉建軍從辦公桌起身,走到對面陳詩韻的後面,輕輕的拍了拍陳詩韻的肩膀:“怎麽樣,你家的命運都在你手上捏著呢。”

陳詩韻眼裏的眼淚開始打轉,轉過身懇求到:“就沒有別的方法了嗎?”

劉建軍把手放在了陳詩韻的肩膀上:“真的沒有辦法了,不用再想了,一家老小的,你就忍心讓他們餓死?”

正當陳詩韻陷入瘋狂的思想鬥爭的時候,劉建軍的手已經慢慢的往下移動,臉也慢慢的貼近陳詩韻。

當陳詩韻清醒過來,發現異常的時候,為時已晚,她的嘴已經被劉建軍的嘴堵得嚴嚴實實了。劉建軍一邊激烈的親吻,一只手抓住陳詩韻,另一只手狠狠的揉捏陳詩韻的乳房。

吻了一陣後發現,陳詩韻已經不再掙紮,而且開始迎合劉建軍的動作。劉建軍大喜,三下五除二的把陳詩韻的褲子脫了下來。把陳詩韻扶坐在辦公桌上,掏出大肉棒對準陳詩韻的肉穴,全根盡末的差了進去。

自從家裏落魄開始,陳詩韻已經好久沒有得到丈夫的疼愛,小穴也收緊了好多。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大肉棒,下體猶如被撕裂般的疼痛,失聲慘叫:“啊!慢點,輕點。”

劉建軍可不管眼前這位美人妻的感受,一直以強有力高速度的狀態抽插。

陳詩韻怎麽也是生過四個孩子的人,很快的就適應了這龐然大物的肆虐。僅僅過了幾秒鐘,慘叫變成了浪叫:“啊···輕···輕···哦···慢···”

面對這猶如山洪爆發的快感,陳詩韻一發不可收拾,好像小便就要忍不住了一樣。雙手緊緊的抓住了劉建軍的衣服,小穴裏的淫水跟著肉棒的節奏噴湧而出。

就這樣抽插了百余下,劉建軍把多年來積攢的精子全部射進了陳詩韻的子宮深處。

等到劉建軍把肉棒拔出來,穿好褲子以後。躺在辦公桌的陳詩韻還在大口大口的喘氣,身體每隔幾秒都會顫抖幾下,還沒從高潮的余溫退卻出來。

劉建軍看到這樣的情形,他知道,這個美人妻以後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劉建軍把褲子遞給了陳詩韻,陳詩韻接過褲子剛要穿,才發現,自己還沒穿內褲,就問:“我內褲呢?”

劉建軍淫邪的笑了笑:“內褲我就留給我做紀念了,如果你再不把褲子穿好,我就讓你光著屁股回去。”

陳詩韻只好把褲子套上,慢慢的爬下了辦公桌。

劉建軍一邊抓著陳詩韻的乳房一邊說:“明天你就過來,我把手續和材料準一下給你簽字就行了。”

陳詩韻一邊試圖阻擋著雙強有力的大手,一邊整理衣服,忙得不可開交。
就在陳詩韻歪歪扭扭的走出門口的時候,劉建軍不忘提醒一句:“明天記得穿裙子來,還要把最性感的內衣內褲穿來,懂嗎?”

陳詩韻聽到這裏臉一下子就紅了,看了看劉建軍,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在回家的路上,可苦了陳詩韻。沒有了內褲的遮擋,汽車又在鄉村的小路上顛簸,體內的精子不斷的溢了出來,搞得下體黏黏稠稠的。還好穿的是黑色褲子,不容易被人發現異樣。可是回想起剛剛那一幕,下體又開始慢慢變得不安分了起來。

第二天陳詩韻在鏡子前仔細的打扮,挑了一套黑色蕾絲邊內衣褲和一身淡黃色到膝的連衣裙。好像是少女出去會情郎一樣,含羞帶笑、心神蕩漾、滿懷期待。

兒子許澤男看見媽媽的這身打扮,直誇媽媽好漂亮。

正因為自己兒子的提醒,陳詩韻突然意識到——自己為什麽要那麽精心打扮?難道就因為劉建軍的一句話?

接著她寬慰了一下自己——不是,我是為了我的家人才這樣。

當她到了村委會的時候,看見三個村幹部已經在等著她了,辦公桌前面擺著的正是她和丈夫日思夜想的手續。

劉建軍見到陳詩韻來了,連忙其實到門口迎接。把陳詩韻迎進門之後,順手把門給反鎖了。

劉建軍強硬摟著陳詩韻的腰:“小寶貝,你可讓我等著急了,來,文件手續已經準備好了。”

陳詩韻看見還有其他人在,雖說已經知道今天逃脫不了了,可還是很不自然的想擺脫劉建軍的摟抱。

劉建軍摟著陳詩韻走到辦公桌前面的時候,其他兩人眼裏已經放光了。不,正確的說,獸欲的怒火已經燃燒到從眼睛裏噴出來了,恨不得馬上就把陳詩韻扒光,就地正法。

陳詩韻坐下,拿起筆簽了字,她心裏的石頭總算落地了。

劉建軍把手搭在了陳詩韻的肩膀上:“字也簽了,答應我是事情現在就要兌現了哦。”

陳詩韻一驚,雖說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甚至是滿懷期待。可當這一刻真的來臨之後,她還是有點猝不及防。她連連想擺脫劉建軍的手臂,可是越掙紮劉建軍就樓得越緊。

村支書大頭看了看陳詩韻,拿出了一個印章,對陳詩韻說:“這份文件雖然存在已經簽字,可是他忘了蓋印章了,沒有印章這可是沒有效的。”

陳詩韻像被重重的擊了一棒,一下定住在座位上了。

劉建軍把手鬆開,說:“現在就要看你的表現了,來,看看你有沒有聽話,把裙子撩起來,看看內褲是不是很性感。”

陳詩韻用哀求的眼神在看著劉建軍:“能不能不這樣···”

大頭晃了晃手裏的印章:“快點吧,只要你是聽話的,這份文件會馬上生效。”

村會計老黑把陳詩韻扶起:“來,站到這裏來。”

劉建軍發出命令:“好了,現在撩起裙子吧。”

陳詩韻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巍巍顫顫的把裙子撩了起來,露出黑色蕾絲邊的內褲。

劉建軍興奮道:“果然是非常聽話,奶罩呢?”

陳詩韻的臉已經紅撲撲的了,慢慢把裙子繼續往胸口上提,露出的同套黑色蕾絲的奶罩。

三人興奮的感慨到:“真漂亮!果然是個尤物。”

劉建軍咽了咽口水:“就這樣提著連衣裙走過來。”

陳詩韻慢慢的挪到了劉建軍的身旁,同時下體也出現了酥麻的感覺。

劉建軍突然把手申進李長春內褲裏摸了一把,這讓陳詩韻條件反射的想用手擋住他的進攻。可是她能做的,只是拉著劉建軍的手,卻不能抵擋劉建軍對自己下體的蹂躪。

劉建軍一邊扣一邊說:“你還真是騷貨,就讓我們看一下而已,就已經濕成這樣了?”

陳詩韻用力的搖了搖頭:“不···不是···”

可是她話還沒說完,嘴巴已經被早已按耐不住的會計老黑給堵住了。而村支書大頭看見老黑都上了,慌忙丟下印章,朝陳詩韻的奶子襲擊過去。

經過剛才的一番挑逗,陳詩韻已經是蓄勢待發的狀態,而三個村委會領導也已然是嚴陣以待。

劉建軍把肉棒掏出來伸到了陳詩韻在嘴邊,可僅有的一絲理智告訴陳詩韻,不可以這樣做,因為自己的老公也沒享受過她的這種服務。陳詩韻雖然被弄得嬌喘連連,可是卻不斷的把臉別開,不讓劉建軍的肉棒碰到自己的嘴。

老黑直接提槍上陣,把陳詩韻的內褲撥開,全根覆沒的插進了陳詩韻的小穴裏。

陳詩韻面對這突然的充實感——啊···

劉建軍順勢把肉棒塞進了陳詩韻的嘴裏,享受這大美人柔軟的口腔。而大頭則把陳詩韻的乳罩給退下,狠狠的蹂躪其雙乳。

不知道是憋太久了還是陳詩韻的誘惑力太強了,沒幾分鐘,老黑就在陳詩韻的體內射了。老黑射完之後還狠狠的在陳詩韻小穴內抽插了幾下,才讓出了位置。

大頭等著一刻已經很久了,老黑前肉棒出,大頭馬上後肉棒進,以縫紉機的速度在陳詩韻下體來回沖撞。在那麽高強度的沖撞之下,很快大頭也在陳詩韻體內繳槍了。

陳詩韻下體不斷被不同的肉棒強有的抽插,淫水四濺、高潮連連。可是她的嘴巴只能不斷發出‘嗯嗯’的聲音。

劉建軍註意到,每當陳詩韻後面的人準備射精前,陳詩韻吸他的肉棒吸得最緊,當後面的人射精後,陳詩韻就會像虛脫一樣軟下來。

終於輪到劉建軍了。可能劉建軍昨天已經射過了一炮,今天他似乎並不著急。他把已經猶如一灘爛泥的陳詩韻緩緩放下,讓她躺在辦公桌上,大腿張開。慢慢的,陳詩韻的下體緩緩溢出白色的液體。劉建軍不緊不慢的拿出村委會唯一配備傻瓜相機,把這淫蕩的一刻保存了下來。

當聽到照相機‘哢’一聲的時候,陳詩韻下體的精液突然加速流出,好像被她體內另一股力量頂出來一樣。

接著劉建軍捏住了陳詩韻陰核,而老黑和分別把玩著陳詩韻的雙乳。很快,剛從高潮的余溫中退下了陳詩韻,又被挑逗得意亂情迷。

劉建軍把肉棒緩緩插入,只插到一半又抽出來。周而復始的這樣抽插了幾分鐘,能很明顯的看到——每次插的時候,陳詩韻總會屁股微微頂起,腰上的肌肉會緊繃。

劉建軍知道火候夠了,問:“騷貨,想不想讓我插深點?想不想讓我插快點?”

陳詩韻還是嬌喘著,並沒有回答劉建軍的問題,只是眼神裏充滿了期待。

劉建軍故意往裏插深一點:“回答我!”

陳詩韻以為劉建軍開始發動總攻了,挺起屁股繃著腰想要迎合,可是劉建軍有拔了出去,不再深入。這次把陳詩韻搞得欲火焚身,欲罷不能。雙手不斷的抓老黑和大頭的衣服,屁股拱起的頻率越來越快。

劉建軍繼續問:“想不想!?”

陳詩韻猶如崩潰般,小聲的嗯了一聲:“想···”

劉建軍狠狠在撞了一下陳詩韻的陰到深處:“想什麽?大點聲。”

陳詩韻僅存的一點羞恥感被這突如其來的快感震了個粉碎:“想···啊···想插···插深點···”

劉建軍目的已經達到,全力開火。而剛才已經射過一次的老黑和大頭,看到這一幕,已經做好了第二輪進攻的準備。真正的大戰正式拉開序幕···

當陳詩韻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身上的內衣內褲都已經被他們瓜分了,自己只披著一件單薄的連衣裙回家。當然,和她一起回家的,還有一份已經生效的地契文件。

許勝博看見陳詩韻走路姿勢有點怪異,問了一句。可當他看到陳詩韻手上的這份文件時,興奮的把陳詩韻抱進了懷裏,對著陳詩韻親了又親。然後他把文件翻來覆去的看了又看,高興得直咧嘴。

可惜她抱陳詩韻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陳詩韻是真空回來的。他親陳詩韻的時候更沒有發現,陳詩韻身上和嘴裏,都是男人特有的味道···

很快,他們緊鑼密鼓的安排著相關事宜,買肥料、買種子、翻地···

可是,很快許勝博就發現,自己根本不是種地的料,這實在是太累了,累得實在是動也不想動,更別說和陳詩韻翻雲覆雨了。

劉建軍好像發現了許勝博的難處,召集人馬,每天都幫許勝博幹得熱火朝天,大家也開始和許勝博稱兄道弟。不過···這屬於‘襟兄弟’。

在外人眼裏,大家都覺得奇怪。為什麽許勝博那麽多年沒回來了,人員還那麽好?大家除了幫他家工作分文不取,還每天自備酒菜,和許勝博喝個天翻地覆。

只有局內人才知道,真正的節目是從許勝博爛醉如泥的時候才開始的。

很快,因為劉文在學校犯了事,學校要求劉文退學。劉建軍為了兒子劉文能繼續上學,找到了高大帥幫忙。可高大帥每次都是含糊其辭,模棱兩可。為了巴結高大帥,劉建軍把陳詩韻的風騷事講給了高大帥聽,還把照片也給了高大帥。

高大帥和劉建軍一起去了許勝博的家裏,也參加了一次難忘的‘酒席’。

第二天,許勝博被電話吵醒了:“餵?誰呀?”

電話那頭:“老許,我,高大帥。”

“哦,原來是高老板,有何貴幹?”

電話那頭:“我知道你不適合在村裏混,你去種地簡直就是大材小用嘛,你來我公司上班,我給你當個經理。”

許勝博大喜過望:“真的?”

電話那頭:“真的,現在馬上來簽合約。嗯···”

許勝博掛了電話後——奇怪?為什麽那邊好像有女人的叫聲呢?管他呢。

許勝博精神抖擻,準備起身梳洗。本想讓陳詩韻給他準備好衣服的,可奇怪的是,他裏裏外外都找遍了,就是不見自己的老婆陳詩韻。

許勝博榮光換發的走進了高大帥的公司,底氣十足的點名要找高大帥。前臺把他帶到了董事長辦公室門前,敲了下門:“董事長,許勝博已經來了。”

裏面窸窸窣窣了一陣:“進來。”

許勝博進到辦公室,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很大很寬的辦公桌,可是辦公桌上的文件非常亂,好像剛剛被人洗劫了一樣,而高大帥就坐在辦公桌內側。

高大帥招呼許勝博坐下:“來,文件我都弄好了,你只要簽個字就行了。”

許勝博看著眼前的這份文件,心想——真是時來運轉啊,壞事過後好事是一件接一件啊。

許勝博毫不猶豫的在紙上簽了字:“就這樣行了?我什麽時候開始上班?”

高大帥拿出了另一份文件:“還有這份,這···喔···”

高大帥話說了一半,用手勢示意許勝博等等,然後把雙手放到了桌子底下,好像很用力的抓住什麽,嘴裏還發出了好像很舒服的呻吟。

許勝博看得一頭霧水,幾次想開口,看高大帥又不像是不舒服,不知道問些什麽。

一分多鐘過去後,高大帥長處了一口氣:“呼,這個合同內容是,你每周必須回村裏兩天,幫我回去‘犒勞’一下鄉親們,而這回去這兩天,是雙倍工資,還可以開公司的車回去。”

其實這是高大帥和劉建軍早就商量好的。

許勝博點頭如搗蒜:“行,怎麽說我們都是那裏出來的,吃水不忘挖井人嘛。”

高大帥把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拿出來:“好,簽完字就可以了,明天直接上班。”

許勝博簽完字高高興興的走了,出去的時候還不忘把門幫關起來。

許勝博走後,高大帥敲了敲桌子:“出來吧,你老公走了。”

緊接著,陳詩韻從辦公桌底下爬了出來。全身一絲不掛,兩個乳房有些紅腫,嘴裏還含著一口東西。

高大帥摸了一下陳詩韻的下體,得意的笑了笑:“你這個騷貨,老公在桌子前面簽合約,你卻在桌子底下吃其他男人的雞巴,居然還那麽興奮?把嘴裏的東西吞進去吧···”

很快,許勝博開始走馬上任,風風光光的當起了經理。也按照合約所說的,每周都回去‘探望’鄉親們兩天,也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健身房的激情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催眠強姦家人
家庭性福
小姐失禁了
美麗的姐姐
被奪的家室
氣質少婦
黑寡婦
熱門小說:
窮人家裡的倫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