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包桃花運 人妻熟女

頭腦『轟』然在響,文忠回過了頭來,粗魯地撲向了小貞,馬上吻她的紅唇,把她佔領,小貞立時把身體搖擺起來,勾人魂魄的呻吟聲隨著開始。

小貞是個生過孩子的少婦,但毫無損及她肉體的美妙,儘管是春潮怒漲,有如洪水氾濫,然而,小貞的靈魂深處,那種怨婦的寂寞並未被男子的侵佔所驅散。

自從小貞企圖獲得一個知情趣的丈夫的理想,被事實所粉碎之後,對於文忠,看起來是那樣的結實、強壯,經過她週密的計劃和試驗後,才敢放膽讓他闖進生命中來。

當文忠火熱的生命向她徐徐深入時,小貞快活極了,神秘的肉壁為他展開,快感的神經聽他支配,少婦的怨情,正一點點地被消解、溶化。

進入到某一個程度時,小貞徐徐退卻了,這時,她那裡像個新開發的水井,水源不斷湧現,帶來火辣辣的熱情,使小貞更形興奮。

退卻,也是到某一限度,文忠馬上全力以赴,像個躍馬提槍的英雄,衝鋒陷陣,勇不可擋!

後來,他愈加深入了,簡直深入到小貞的靈魂深處,小貞渾身的神經都被性愛的快感所包圍了,每一個細胞都被慾火焚燒著,只有儘量地從文忠的衝擊中,擠壓間,才能止住那種奇癢,小貞猛烈的聳動巨臀,迎接文忠忘形的入侵。

文忠感應到小貞的反應了,他知道,小貞長期處於寂寞之中,心頭的慾火積壓太久,如今一旦像火山爆發,那他必須全力以赴……

文忠加快動作,舌頭舔著小貞的乳頭,兩人就像失去理性的野獸,拼命撲向性慾的火堆。

現在,他們只知道世界上,只有作愛才是唯一美妙的東西,萬事皆有其開始與結束,而今,是一切平靜的開始了。

洩…小貞像堆爛泥似的躺在地上,雙手仍在自慰,欲死不能之陶醉狀,文忠過來抱住小貞,在裸背上遊撫,小貞對文忠說:我丈夫不是個男人,他…太老了!

文忠接著說:不!他在中年,應該比小夥子更精力充沛才是!

小貞此時流下眼淚,說:但你別忘記, 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他的事業上,他不知道作愛比其它事更重要,當我還未到高潮時,他已經射精了,就像死人般的倒下,你說我要如何做呢?

文忠一笑置之……

文忠和小貞緊貼著,小貞對文忠道:你的技術不錯,難道有人教過你,說說你的第一次經驗給我聽,好嗎?

文忠微露尷尬之色,好吧!我說-讓我先躺下來,不然,那會壓得妳渾身麻木了。

文忠自述-我對男女間第一次的經驗,是和一個中年婦人,有三十歲左右吧!

那時,我只有十九歲,剛是五專畢業的青年,那一晚,也是個初秋的晚上,我剛參加學校舉辦的畢業舞會,結束後已是深夜十一時多……

走在冷清的路上,又轉進一條靜悄悄的橫街,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來,先生,你失了錢包嗎?

那個女人穿著淺黃色、低胸的旗袍,她手中果然拿著黑色的男用皮包。但文忠本能的摸一摸口,說:這不是我的,我沒有帶皮包。

哎呀!幹麼碰我的胸部?

文忠可急了,急忙道:對不起,我想把錢包還給妳…誰知一時急了…無意中……

文忠被那個女人一把捉住,威脅的說:說句對不起就算了嗎!

我叫聲非禮,你就逃不了,但是我不想張揚出去,我要帶你回家見我老公,他是警察,看他如何處置你!

文忠相當害怕,他知道,如果那個女人一叫非禮的話,穩被抓去警察局,又對那個女人說著:這錢包真不是我的,可能你看錯了。

但她聽完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硬把錢包塞進文忠的西裝衣袋裡。

文忠這下可著急了,她潑辣的說:走,乖乖的跟我回去見我老公。

她從鼻子裡冷笑幾聲,用手搓著高聳的胸部,雪雪的呼痛起來。文忠覺得倒黴極了。

那女的對文忠說,你別想要逃跑,隨我來……

走出巷子,在水銀燈光下,他看著她扭擺的巨臀,雖在此情形下,也使文忠的心有點把持不下。

那雙修長的小腿,窄窄的旗袍下擺,一扯一拖的,把三角褲的輪廓勾出,那真誘人極了。

女的回過頭來看,發現他正注視著她的臀部,她笑了,讓文忠心鹿亂撞,臉紅耳赤的。

走到一棟大廈前,她停下來,他們一起走進電梯裡,她按了十一樓,臉對著他,笑了一下,卻是從溫柔中帶有嬌媚了。

電梯停止時,他們一起走出去,她取出了鑰匙,走進了其中一間房子。文忠打量了一下,大廳陳設得很講究,各個房間靜悄悄的。

女的對文忠說道:你一定想知道我是誰,你不用知道太詳細,不過可以知道我的名字,我叫曉純,你不用拘束,請隨便坐。

文忠怯怯的坐在沙發上,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他希求這女人的老公不在家,那麼這女人就沒輒了。

等得發呆時,那女人走出房間了,文忠眼前突然發亮,心頭也加促狂跳不已。

曉純身穿一襲淺色的輕紗睡袍,直拖到膝上,那質地太薄了,連裡面的黑色三點內衣也顯現出來,高聳的胸部把睡袍挺著。

曉純走到文忠身邊,忽然緊貼著他,這出乎意外的動做,使文忠嚇死了,無退縮的餘地,曉純伸手撫摸著胸前,使那雙肉彈變形,文忠頓時心頭興起一種烈火。

曉純說道:好罷!我相信你剛才是不小心,才碰到我的咪咪,但是…再讓你碰碰好不好?你從未摸過女人吧?

曉純把嬌軀向他偎來,來吧!你可以再摸一下,文忠心想,這是難得的豔福,他是窮光蛋,即使她有意做美人計,那他也不會被擠出啥東西來。

曉純吻得很激烈,文忠第一次接觸女人,他不在有任何顧慮,真的向曉純愛撫了,摸在乳峰上、腰肢、巨臀……

曉純已開始激烈了,要文忠幫她脫去衣服,文忠迫不急待的將兩人衣物脫去,他伸手至曉純的胸部,將肉彈捏在手中,文忠第一次看穿了女人的祕密,看到毛茸茸的一片,簡直快窒息了。

文忠連忙伏了下去,壓在曉純豐滿的軀體上,摸索著前進的道路,而她的玉手馬上伸來,為他帶路,深入不毛……

果然有一團熱氣把他包圍,興奮得腰部忙向下聳,恨不得整個頭進入她的裡面,青年人…尤其是沒有經驗的……

他的熱情來也速,而去更速,祇是盲目的動幾下,像石破天驚般的抽動一會,便靜止不動了。

文忠有點慚愧的側著頭,說:我…太快了…是不是?

曉純安慰著他:第一次嘛!誰都是這樣子的。歇了一會,曉純提議到房裡面,房裡有冷氣,會更舒服些。

兩人赤裸裸的走進房裡,一起倒在乳膠床上,這是第二次了,文忠知道了進攻之道,曉純伊伊唔唔的叫起來,令人發狂……

但是,無可奈何的,他軟綿綿地伏了下來,一動也不動的氣喘。

曉純有點失望似地,長長的吸了口氣,她勉強裝出笑容,但從她的笑容裡,文忠窺到了失望之色……

這刺激了他男人的矜持,也就由此時開始,教他痛下決心,要練得征服女人的好身手,令女人不敢再小看它!

這一晚上,文忠沒有回家,只打了電話給父母,說住在同學家。

這一晚,文忠與曉純到底作了幾次愛,他自己也數不清,給你猜囉!

文忠說完,小貞將他抱的更緊了,兩人互吻著唇,更是比剛才激烈,一起高潮到天明。

頭腦『轟』然在響,文忠回過了頭來,粗魯地撲向了小貞,馬上吻她的紅唇,把她佔領,小貞立時把身體搖擺起來,勾人魂魄的呻吟聲隨著開始。

小貞是個生過孩子的少婦,但毫無損及她肉體的美妙,儘管是春潮怒漲,有如洪水氾濫,然而,小貞的靈魂深處,那種怨婦的寂寞並未被男子的侵佔所驅散。

自從小貞企圖獲得一個知情趣的丈夫的理想,被事實所粉碎之後,對於文忠,看起來是那樣的結實、強壯,經過她週密的計劃和試驗後,才敢放膽讓他闖進生命中來。

當文忠火熱的生命向她徐徐深入時,小貞快活極了,神秘的肉壁為他展開,快感的神經聽他支配,少婦的怨情,正一點點地被消解、溶化。

進入到某一個程度時,小貞徐徐退卻了,這時,她那裡像個新開發的水井,水源不斷湧現,帶來火辣辣的熱情,使小貞更形興奮。

退卻,也是到某一限度,文忠馬上全力以赴,像個躍馬提槍的英雄,衝鋒陷陣,勇不可擋!

後來,他愈加深入了,簡直深入到小貞的靈魂深處,小貞渾身的神經都被性愛的快感所包圍了,每一個細胞都被慾火焚燒著,只有儘量地從文忠的衝擊中,擠壓間,才能止住那種奇癢,小貞猛烈的聳動巨臀,迎接文忠忘形的入侵。

文忠感應到小貞的反應了,他知道,小貞長期處於寂寞之中,心頭的慾火積壓太久,如今一旦像火山爆發,那他必須全力以赴……

文忠加快動作,舌頭舔著小貞的乳頭,兩人就像失去理性的野獸,拼命撲向性慾的火堆。

現在,他們只知道世界上,只有作愛才是唯一美妙的東西,萬事皆有其開始與結束,而今,是一切平靜的開始了。

洩…小貞像堆爛泥似的躺在地上,雙手仍在自慰,欲死不能之陶醉狀,文忠過來抱住小貞,在裸背上遊撫,小貞對文忠說:我丈夫不是個男人,他…太老了!

文忠接著說:不!他在中年,應該比小夥子更精力充沛才是!

小貞此時流下眼淚,說:但你別忘記, 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他的事業上,他不知道作愛比其它事更重要,當我還未到高潮時,他已經射精了,就像死人般的倒下,你說我要如何做呢?

文忠一笑置之……

文忠和小貞緊貼著,小貞對文忠道:你的技術不錯,難道有人教過你,說說你的第一次經驗給我聽,好嗎?

文忠微露尷尬之色,好吧!我說-讓我先躺下來,不然,那會壓得妳渾身麻木了。

文忠自述-我對男女間第一次的經驗,是和一個中年婦人,有三十歲左右吧!

那時,我只有十九歲,剛是五專畢業的青年,那一晚,也是個初秋的晚上,我剛參加學校舉辦的畢業舞會,結束後已是深夜十一時多……

走在冷清的路上,又轉進一條靜悄悄的橫街,突然,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來,先生,你失了錢包嗎?

那個女人穿著淺黃色、低胸的旗袍,她手中果然拿著黑色的男用皮包。但文忠本能的摸一摸口,說:這不是我的,我沒有帶皮包。

哎呀!幹麼碰我的胸部?

文忠可急了,急忙道:對不起,我想把錢包還給妳…誰知一時急了…無意中……

文忠被那個女人一把捉住,威脅的說:說句對不起就算了嗎!

我叫聲非禮,你就逃不了,但是我不想張揚出去,我要帶你回家見我老公,他是警察,看他如何處置你!

文忠相當害怕,他知道,如果那個女人一叫非禮的話,穩被抓去警察局,又對那個女人說著:這錢包真不是我的,可能你看錯了。

但她聽完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硬把錢包塞進文忠的西裝衣袋裡。

文忠這下可著急了,她潑辣的說:走,乖乖的跟我回去見我老公。

她從鼻子裡冷笑幾聲,用手搓著高聳的胸部,雪雪的呼痛起來。文忠覺得倒黴極了。

那女的對文忠說,你別想要逃跑,隨我來……

走出巷子,在水銀燈光下,他看著她扭擺的巨臀,雖在此情形下,也使文忠的心有點把持不下。

那雙修長的小腿,窄窄的旗袍下擺,一扯一拖的,把三角褲的輪廓勾出,那真誘人極了。

女的回過頭來看,發現他正注視著她的臀部,她笑了,讓文忠心鹿亂撞,臉紅耳赤的。

走到一棟大廈前,她停下來,他們一起走進電梯裡,她按了十一樓,臉對著他,笑了一下,卻是從溫柔中帶有嬌媚了。

電梯停止時,他們一起走出去,她取出了鑰匙,走進了其中一間房子。文忠打量了一下,大廳陳設得很講究,各個房間靜悄悄的。

女的對文忠說道:你一定想知道我是誰,你不用知道太詳細,不過可以知道我的名字,我叫曉純,你不用拘束,請隨便坐。

文忠怯怯的坐在沙發上,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他希求這女人的老公不在家,那麼這女人就沒輒了。

等得發呆時,那女人走出房間了,文忠眼前突然發亮,心頭也加促狂跳不已。

曉純身穿一襲淺色的輕紗睡袍,直拖到膝上,那質地太薄了,連裡面的黑色三點內衣也顯現出來,高聳的胸部把睡袍挺著。

曉純走到文忠身邊,忽然緊貼著他,這出乎意外的動做,使文忠嚇死了,無退縮的餘地,曉純伸手撫摸著胸前,使那雙肉彈變形,文忠頓時心頭興起一種烈火。

曉純說道:好罷!我相信你剛才是不小心,才碰到我的咪咪,但是…再讓你碰碰好不好?你從未摸過女人吧?

曉純把嬌軀向他偎來,來吧!你可以再摸一下,文忠心想,這是難得的豔福,他是窮光蛋,即使她有意做美人計,那他也不會被擠出啥東西來。

曉純吻得很激烈,文忠第一次接觸女人,他不在有任何顧慮,真的向曉純愛撫了,摸在乳峰上、腰肢、巨臀……

曉純已開始激烈了,要文忠幫她脫去衣服,文忠迫不急待的將兩人衣物脫去,他伸手至曉純的胸部,將肉彈捏在手中,文忠第一次看穿了女人的祕密,看到毛茸茸的一片,簡直快窒息了。

文忠連忙伏了下去,壓在曉純豐滿的軀體上,摸索著前進的道路,而她的玉手馬上伸來,為他帶路,深入不毛……

果然有一團熱氣把他包圍,興奮得腰部忙向下聳,恨不得整個頭進入她的裡面,青年人…尤其是沒有經驗的……

他的熱情來也速,而去更速,祇是盲目的動幾下,像石破天驚般的抽動一會,便靜止不動了。

文忠有點慚愧的側著頭,說:我…太快了…是不是?

曉純安慰著他:第一次嘛!誰都是這樣子的。歇了一會,曉純提議到房裡面,房裡有冷氣,會更舒服些。

兩人赤裸裸的走進房裡,一起倒在乳膠床上,這是第二次了,文忠知道了進攻之道,曉純伊伊唔唔的叫起來,令人發狂……

但是,無可奈何的,他軟綿綿地伏了下來,一動也不動的氣喘。

曉純有點失望似地,長長的吸了口氣,她勉強裝出笑容,但從她的笑容裡,文忠窺到了失望之色……

這刺激了他男人的矜持,也就由此時開始,教他痛下決心,要練得征服女人的好身手,令女人不敢再小看它!

這一晚上,文忠沒有回家,只打了電話給父母,說住在同學家。

這一晚,文忠與曉純到底作了幾次愛,他自己也數不清,給你猜囉!

文忠說完,小貞將他抱的更緊了,兩人互吻著唇,更是比剛才激烈,一起高潮到天明。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一夫兩妻
幹高傲的女人
交換伴侶
老婆掉包惹禍殃
慘 被女同事一起輪姦
恍若似真的夢
氣質少婦
畢春豔老師和我激情
黑寡婦
做美容院的媽媽
熱門小說:
一夫兩妻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