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慾女室友 校園學生

我是一位就讀某工專的學生不過因為家住屏東所以也得在學校附近租宿,在外地生活的人都知道日子每天不是很無聊就是很糜爛,而我就是很糜爛的那一種,為何會糜爛那可就要慢慢說起了。

二專一年級時原本和班上同學住在一起不過後來因為租約到期也沒再續約,後來剛好遇到以前高職的女同學,〈她叫佩伶,就讀我們學校夜間部,故事裡第一位女主角,屬於苗條型的,不過三圍倒是蠻標準的。〉她說她們的宿舍剛好一位學姐畢業了空出了一間單人房叫我過去住,我想說:好吧!反正只剩一年就畢業了,就過去住吧!而她們的宿舍是在大廈的八樓,是一層小公寓。裡面除了她之外還有另外兩個女室友,也就是故事裡另外兩個女主角,一位叫碧玉而另一位叫雅雯,碧玉屬於豐滿型的,尤其她的奶子又圓又大,大概有35D吧!而雅雯是屬於高挑型的,配上她的長髮也是令人想入非非。就這樣這三位女人讓我過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專科生活。

剛開始時我和佩伶比較熟,而碧玉和雅雯並不是學生早上工作到了晚上才回來宿舍,但是日子久了也和她們倆混熟了。故事第一個高潮就在某一個星期四下午,因為星期四下午全部都是空堂所以中午吃完飯就回宿舍,進了大門之後經過佩伶房間時,隱隱約約的聽到佩伶急喘的呼吸聲,當時我也不引以為意繼續走回我的房間,放下書本之後就走進浴室準備洗澡好睡午覺,不過因為忘了拿換洗衣服所以又跑回房間拿,要回浴室時剛好遇到佩伶急急忙忙的從浴室走出來,於是我就問她說:

『佩伶,妳要用浴室嗎?』

『喔!沒有,你用吧! 說完就急急忙忙的走回房間。』

而我也繼續進去洗我的澡,在這先描述一下浴室裡的情形,別以為女孩子都是很勤勞的,那三個女人真的很懶,衣服常常是兩三天才洗一次,所以浴室裡常常是堆滿了她們每天換下來的內衣內褲,有白的、黑的、藍的、紅的、蕾絲的、運動型的、前後扣的、有無肩帶的應有盡有,幸好我不是〝瘋狂假面〞,要不然每天看這些內衣褲不變態才怪!

這時候我發現了在洗臉盆裡多出了一套白色的蕾絲內衣,記得剛才進來時還沒看到,一轉眼回房間拿衣服之後就多出來了,應該是剛才佩伶進來時換下來的吧,於是我就把它拿開,這時候卻感覺到這套蕾絲內衣還有佩伶的體溫和汗香味,更發現到這件蕾絲內褲底還濕濕的外加兩三根陰毛。各位老大,這片濕濕的可不是黃金水啊!而是佩伶的淫水啊!直覺中就想到剛才經過佩伶房間時佩伶急喘的呼吸聲,原來這件蕾絲內褲是剛才佩伶在房間裡自慰淫水沾溼後到浴室所換下來的。這時候聞著這股汗香味、看著這套沾有件淫水的內褲,想著剛才佩伶在房間裡自慰,突然間心跳急速地加快,而我的肉棒也馬上進入備戰狀態,就好像是〝瘋狂假面〞要變身一樣發起瘋來居然把那件沾有淫水的內褲套在肉棒上,聞著這件沾有佩伶的汗香味的胸罩開始打起手槍來,想不到因此戰鬥力更加升高,繼而失去理性拿著內衣衝到佩伶的房間,突如其來的瘋狂假面出現在佩伶的面前,佩伶嚇了一大跳!

『阿駿!你幹什麼!』

『佩伶!有需要時怎麼不找我,自己躲在房間裡自慰把這件內褲沾滿了淫水!』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說出這種話來。

『讓我來幫妳解決吧!』

『不要‧‧‧阿駿!』

挾著四萬多的戰鬥力衝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佩伶開始強吻了起來。而佩伶也是意味性的反抗,可是普通的地球人怎麼反抗的了賽亞人呢?過了不久佩伶停止了反抗甚至開始享受了起來。發揮著瘋狂假面至淫的本性,我把舌頭伸到佩伶的小嘴裡吸含著他她的舌頭和口水,雙手在她的奶子和大腿上遊走,而我也故意地把她的口水舔滿了整個臉和耳朵,左手拉起她剛換上粉紅色絲質胸罩,雙手和舌頭也開始轉攻她的雙奶,

『喔‧‧‧‧阿駿!討厭‧‧‧‧啊‧‧‧嗯!哦‧‧‧嗯嗯‧‧啊!人家‧‧‧不要舔了‧‧!啊‧‧‧!快受不了了‧‧嗯!』

『受不了!那我就盡全力讓妳愛到最高點,接招吧!』

聽到佩伶的淫聲浪語讓我的戰鬥力上升到五萬多也改變了攻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扳開她的大腿開始舔,但就是不直接舔她的騷穴,就是要讓她騷癢難耐淫水直流,

『阿駿!你壞死了!‧‧啊!受不了‧‧嗯!求求‧‧求求你不要‧‧‧!』

『求我?既然是求我,我一定讓妳HIGH到最高點!』

這時候佩伶的雙手捏玩著自己的奶頭,舌頭也不時伸出舔嘴唇,表情就像是AV女主角一樣,而我的舌頭也越舔越靠近她的騷穴,這時她的內褲早就被她的淫水沾溼了,聞著那股騷味更加讓我興奮,就在快舔到她的騷穴時我又把舌頭移到她的耳朵開始舔,用我的雙手盡量地扳開她的大腿,手指一直在她的騷穴旁遊走,『佩伶,妳的騷穴是不是濕透了,啊?』

『不知道‧‧‧!‧‧‧嗯嗯‧‧啊!』

『讓我幫妳看看吧!』

說完我就用中指從她的內褲旁邊摳了進去。這突如其來的一摳又讓佩伶更爽上一層樓,她的淫水也順著我的手指滲了出來,嘖嘖‧‧,淫水聲也不絕於耳,

『佩伶,有沒有聽到你的騷穴在唱歌啊?』

『討厭‧‧!不知道啦!』

『不知道?讓我聽一聽在唱什麼。』

說完我就扳開她的她的內褲,佩伶的騷穴看起來真的很漂亮,薄薄的陰唇帶點粉紅色的小穴,上面沾滿了晶瑩剔透的蜜汁,就像是一個新鮮可口的鮑魚,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低頭開始吃佩伶的騷穴,

『‧啊!‧‧‧嗯嗯‧‧啊!‧‧‧阿駿!爽死了‧‧!‧‧啊!人家‧‧‧快洩了‧‧!』

這時候我又把佩伶整個身體翻過年呈69姿式專心舔她的騷穴,而佩伶也將我的肉棒整根含進去吹起喇叭來,想不到佩伶口交的技術那麼棒,舌頭一直在龜頭上打轉而她的小嘴更以高速度地上下吹吸,當時我還以為她正施展吸精大法,激烈地戰鬥加上淫浪的號角聲就連賽亞人也快招架不住,於是決定使用必殺技,使出了第一招直搗黃龍,使出來的結果是〝巨蟒深困濂洞口〞,可說是佩伶的小穴又濕又緊,伴隨著肉棒抽插她的騷穴嘖嘖淫水聲更是沒有停過,

『‧‧!嗯嗯‧‧啊!阿駿!爽死了啊啊‧‧!洩洩‧‧洩了‧‧!』

『把舌頭伸出來!』吸含著她的舌頭和口水做最後的衝刺。

到了最後一秒我抽出肉棒順著她的舌頭和口水插入她的嘴巴裡,如同山洪爆發將精液全部射進她的嘴巴裡,

『‧‧‧嗯嗯‧‧!』

佩伶也全數地收下,我的肉棒、陰毛也濕淋淋的,分不出是她的口水還是我的精液。等到佩伶用她的舌頭把肉棒舔乾淨之後,我也如同像瘋狂假面鏟滅掉壞蛋後疲累地趴在佩伶的身旁睡著了。

話說自從和佩伶交過戰之後,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項娛樂,就是在宿舍裡和佩伶〝切磋武藝〞。記得有一天下午快五點的時候,我和佩伶正在宿舍裡殺得如火如荼‧‧‧‧‧‧

『討厭啊‧‧‧!怎麼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嗯‧‧‧喔‧‧‧!被別人看到怎麼辦!‧‧‧阿駿‧‧不要‧‧!』

因為在房間裡決鬥實在是太熱了,正施展螞蟻上樹這招時乾脆把佩伶抱到客廳去,兩個人就在客廳裡幹了起來,換了一個〝空曠〞的環境戰鬥那感覺就是不一樣,可以說是緊張又刺激,對面看過去就是別人家的客廳了,幸好鄰居還沒下班回家,要不然真的要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了。

『怕被別人看到啊!那就再換個地方好了。』

說完我又抱著佩伶且戰且走走到曬衣服的陽台,陽台對面是一座大公園,這個戰鬥環境不但是風景優美還很涼爽哩!

『阿駿!怎麼又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快放我下來,會被別人看到啦!』

面對那麼好的風景我根本不理會佩伶的哀求,還是抱著佩伶猛力地抽插她的小穴,想不到佩伶怕被別人看到一緊張小穴縮得更緊了,淫水順著我的肉棒涔涔地流下來,幹了一會兒我的雙手實在是太酸了於是就把佩伶放了下來,接著把她轉過身去從後面打上騎馬射箭這一招,

『討厭啊‧‧‧!阿駿‧‧人家‧‧‧快高潮了!‧‧‧嗯嗯‧‧啊!』

此時陽台外盡是佩伶的淫叫聲和撞擊美臀的肉聲,

『阿駿‧‧高‧‧高潮了!啊‧‧‧!』

在這種緊張又刺激的氣氛下佩伶很快地就高潮了。

『高潮了?不會吧!我才剛熱身完而已耶!更何況這裡風景那麼優美再多做一會兒吧!』

『不要了啦‧‧‧!人家‧‧碧玉和雅雯她們快下班回來了啦!』佩伶上氣接不上下氣地說。

『對喔!她們快下班回來了,不過沒關係啊!回來再讓她們加入戰局好了。』

『神經,不理你了啦!』 佩伶一拳粉拳揮了過來。

看著佩伶跌跌撞撞的走回房間覺得她實在很可愛,不過我也得快回房穿衣服,要不然被碧玉和雅雯她們撞見就不妙了。喀喳!衣服剛穿完碧玉和雅雯果然就剛進門來。

『碧玉,下班啦!咦!雅雯呢?』 只見碧玉一個人回來。

『她二哥明天結婚向公司請兩天假回彰化了。佩伶,晚上不用上課嗎?妳看起來好像剛運動完很累的樣子。』

『喔!沒有啦!今天有點感冒所以比較累一點,晚上我打算要翹課了。』說完佩伶瞪了在旁邊偷笑的我一下。

晚飯過後我和佩伶碧玉三人正坐在客廳看電視。

『唉!今天的節目真無聊!』 我打哈欠地說。

電視既然沒什麼好看的我就偷偷地把目光移到碧玉身上去,她的身材真是沒話說,那對大奶子加上她又喜歡穿緊身上衣,看了要不硬才怪。

『碧玉,妳沒有男朋友嗎?怎麼沒看過妳下班後出去約會。』 我故意的問。

『就是沒有男朋友才沒會可約啊!怎麼樣,你要幫我介紹嗎?』

『別開玩笑了,妳那麼漂亮身材又好怎麼可能沒有男朋友。』才剛說完佩伶就偷偷地捏了我一下,看來她是吃醋了。

『對啊!我也沒有男朋友耶!也順便幫我介紹吧。』佩伶接著說

因為下午和佩伶的決鬥我還沒〝了事〞,所以現在鬥氣還很高昂,當時佩伶坐在我和碧玉的中間,看著佩伶穿著短裙我就把偷偷地摸了一把,結果佩伶瞪了我一下接著拿起她身旁的襯衫蓋住大腿抱著膝蓋而坐。這樣反而讓我更大膽,我又把左手伸進她的襯衫甚至短裙裡,在她的大腿內側和騷穴旁開始撫摸,摸了一會兒佩伶並沒有阻止我假裝若無其事地看電視,我知道佩伶的騷穴已經濕了接著我更大膽地把手指摳進她的騷穴,就這樣我一邊假裝若無其事地看電視一邊對佩伶指姦,甚至隱隱約約地還可以聽到嘖嘖‧‧淫水聲,

突然碧玉轉過頭說:『佩伶,妳怎麼了?臉那麼紅又流汗不舒服嗎?』 當時碧玉轉過頭來時我的手指還插在佩伶的小穴裡。

『喔!我沒事,大概太熱的關係吧。』 佩伶故做鎮靜地說。

『好吧,你們慢慢看吧,我先回房睡了,明天一大早還得上班,GOOD-NIGHT!』說完碧玉就回房睡了。

『討厭!弄得人家都不能專心看電視,又差點被碧玉看到。』

佩伶氣呼呼地搥了我兩下,接著竟然把我的短褲脫下來,這一脫我的肉棒硬梆梆彈了出來,佩伶更是一口含了下去當場就在客廳裡吹起喇叭來,而佩伶好像故意要報復似的拼命地上下吸含,這一動作差點讓我射出來,於是趕緊起身把佩伶抱到她的房間去,而佩伶的房間就在碧玉和雅雯的房間對面,一進房間就把佩伶丟到床上去,

『小騷貨,那麼迫不及待想和我做愛,讓我來好好地伺候妳吧!』

說完我就撲了上去,這次我很粗暴地把佩伶的短裙掀上去內褲扳開來一股作氣的幹了下去,接著開始做百米衝刺如同騎著一匹馬在草原上奔馳著,

『阿駿‧‧啊啊‧‧‧‧嗯‧‧‧‧!輕一點嘛‧‧!‧‧哦哦‧‧!討厭‧‧‧不‧‧不行了‧‧啊啊!』
這時候我還是不理〝馬兒〞的哀求繼續策馬奔騰,而佩伶怕自己的淫聲過響拿起綿被將自己整個頭蓋住,這一來可真的是埋頭苦幹了,〝馬兒〞的頭蓋住看不見前方是很危險的,於是我又把綿被拿掉把佩伶的雙手往後拉,

『小騷貨,叫大聲一點!太小聲的話不讓妳高潮喔!』

『不行啦‧‧!碧玉會聽到啦!‧‧‧阿駿‧‧啊啊!』

嘴巴說不行淫聲卻叫的比誰都大聲,而我也不管那麼多了,粗暴地將佩伶的黑色胸罩掀上來,雙手不斷地搓揉她的奶子舌頭更是沒離開過她的嘴裡吸吮她的愛液,因為之前下午已經〝熱身〞好一會兒所以過了不久我也差不多快玩完了,

『佩伶‧‧!我快洩了!把舌頭伸出來!』

『阿駿‧‧人家也快高潮了‧‧!要‧‧人家要‧‧!』

佩伶一說完就張開嘴伸出了舌頭,接著我也抽出肉棒順勢插入佩伶的小嘴來個最後一招〝醍醐灌頂〞,而佩伶也以〝海納千川〞這招來作收尾。

在一陣激情過後我準備回我的房間,這時候才發現佩伶房間的門沒關,原來剛才從客廳裡抱佩伶進來後就忘了關,慘了!這下子糗大了,這下子不但是春光外洩我看連〝馬兒〞的叫聲都被碧玉聽的一清二楚了,而佩伶更是羞的躲在被子裡。

經過昨天的糗事之後,今天一大早要去學校時就刻意和碧玉避開免得見到她被問起昨晚的事,到了下午佩伶更是提早出門去上課,還一直嚷著沒臉見碧玉和雅雯她們,所以下午我下課回到宿舍之後洗個澡就準備出門到同學那避避風頭,就剛要出門時好巧不巧碧玉竟然提早下班回來,就這樣尷尬的情形發生了。

『耶‧‧‧?碧玉‧‧‧妳‧‧妳怎麼那麼早就下班!』 我吞吞吐吐的說。

『喔!下午我替公司到銀行辦事辦完就提早下班了,怎麼了,你好像很緊張的樣子,是不是幹了什麼壞事啊!』

『啊!有嗎!我只‧‧只是看到妳那麼早回來感到奇怪而已。』

『開個玩笑而已,看你反而更緊張!』﹝媽的!爛B耍我!差點自露馬腳。﹞我暗自臭罵著。

『對了,阿駿,廚房的燈管壞了,你是男生就由你負責換吧,新的燈管就在那抽屜裡我先回房換衣服嘍。』

說完碧玉就回房換衣服,而我心裡還想著還好,碧玉應該不知道昨晚的事吧!在我換完燈管之後碧玉也從房裡換好衣服出來,我回頭一看,她竟然穿了一套白色的運動內衣走出來,緊身的上衣包覆著至少35D的胸圍,加上那套運動內衣很薄可以清楚地看見兩粒櫻桃掛在胸前,一吃到這兩球波霸冰淇淋我體內瘋狂假面的血液似乎又興奮了起來。

『碧玉,妳‧‧穿這樣好像太〝涼〞了一點吧!』

『不會啊!天氣那麼熱那會太涼,看你色瞇瞇的樣子一直盯著我的胸脯,是不是想上我啊!』 碧玉語出挑釁地說

『哪‧‧哪有妳不要亂說了!』我當時心裡想著,不行,我已經有佩伶了不可以再亂來,可是我的〝小弟〞卻和我唱反調一直擡起頭來。

『哼!有色無膽,我看啊,就算我脫光了讓你上你也不敢吧!這樣吧!給你個機會敢不敢啊?不敢我要去洗澡嘍!』說完碧玉就走進浴室裡去。

“各位大哥,換成是你們會如何做?不理會她的挑釁、不做出對不起佩伶的事,還是為了不丟我們男性的臉給她點滋味嘗嘗呢?”

“不用說也知道各位大哥的抉擇,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身為偉大男性的我體內又流著驕傲賽亞人的血,我決定先把佩伶忘掉顧全我們男人的面子先,進到浴室去和碧玉來個世紀男女與女人的對決。”

三步並兩步走,兩秒鐘內脫光衣服變身好瘋狂假面,扛著台灣製的人肉打樁機衝進戰場去,迅速地從後面抱住碧玉開始狂吻了起來,舌頭撩過她的粉頸和臉頰,雙手伸進內衣裡搓揉她的奶子。

『騷貨!今天不幹妳枉費我是個男人!』

而碧玉更是興奮地抓住我的頭髮淫叫了起來:『喔‧‧‧!阿駿!幹我!我要你幹我!‧‧‧啊!我要‧‧要‧‧!』

碧玉的奶子真的是沒話說,又大又軟,每一次的搓揉就感覺奶水要噴出來,兩粒奶頭更如軟糖般有彈性,接著碧玉整個身體趴在洗臉盆上而我開始玩弄她的香臀,豐滿有彈性的香臀最適合人肉打樁機的使用,我用舌頭隔著內褲挑逗她的騷穴,這時她的淫水已經沾濕了內褲只等著我去品嘗。

『阿駿‧‧!我的妹妹已經濕淋淋的了,‧‧啊!快‧‧快點吃我!』

『騷貨!要我吃妳的什麼!說出來,我聽不到!』

『討厭‧‧!嗯‧‧!人家的‧‧穴要你吃!快嘛‧‧!』

接著我順著碧玉的香臀把內褲脫了下來,而騷穴的淫水更是沿著內褲滴下,可見當時淫水氾濫的情況,然後我把碧玉的大腿分開來準備一探亞馬遜溼地,只見她的陰毛濃密地佈滿了山丘兩片陰唇肥嫩而多汁,和佩伶的小穴屬於完全不同類型,接著我開始品嘗嘖嘖‧‧的淫水聲好像是在吃沾滿了蜜汁的鮑魚,而我也不時用牙齒輕咬碧玉的陰核手指更不斷地進出穴口,只見碧玉淫水潺潺弄得我的嘴濕答答的。

『‧‧啊!阿駿‧‧!嗯‧‧!你的嘴‧‧好厲害‧‧哦‧‧!人家的‧‧穴‧‧啊!‧‧啊!』 碧玉顫抖的說。

探索完亞馬遜溼地之後該是發動人肉打樁機的時候了,對準好樁位後,高達365匹馬力的打樁機一口氣將肉樁打到洞底,接著使用了〝淺抽深打〞施工法,每當肉樁抽出時伴隨著陣陣的地下泉水湧出,‧‧嘖嘖‧‧噗滋噗滋‧‧啪啪‧‧‧‧,在打樁機高速地運轉之下碧玉的香臀更加陣陣的抖動,真可說是肉感十足。

『‧‧‧‧哦‧‧啊!阿駿‧‧!‧‧啊爽‧‧好爽‧‧!』碧玉的淫聲浪語充斥了整間宿舍。

『碧玉!妳真騷啊!看看妳在鏡子裡的騷樣!』

碧玉的騷樣在浴室裡鏡子反射之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說她騷,她就越浪給妳看,只見碧玉伸出舌頭舔著鏡中的自己,嘴裡還不時發出呻吟。

『‧‧‧‧嗯‧‧啊!‧‧好爽‧‧阿駿,人家有比你的佩伶騷嗎?』

『啊‧‧!妳知道我和佩伶的事?』 我嚇了一跳說。

『傻小子!你和佩伶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就連昨晚看電視時你那隻左手在做怪我都知道!』

『爛B!原來剛才妳真的在耍我!』

『耍你又怎麼樣,幹我啊!』

在碧玉的刺激之下我將打樁機轉速一口氣提高了九千轉,施工法也由〝淺抽深打〞改為〝短抽重打〞,對她的奶子也使出全身擠奶之力,看見碧玉在施工過程中流了一身汗,於是我就把她那件運動內衣給掀了上來,這一掀我也才看清楚她那對奶子,嫩白的皮膚經過我的搓揉已變成垂涎欲滴的水蜜桃,橘紅色的奶頭更是櫻桃中極品,看著她那對奶子不停地晃動真的頓時讓我血壓升高流出鼻血來,在聲色俱備之下我的人肉打樁機也差不多該提早〝收工〞了。

『碧玉!我快射了‧‧哦!‧‧哦』

『‧‧啊!‧‧阿駿!人家也要HIGH了‧‧‧啊!』與碧玉的舌頭糾纏之後,我將全部泥漿注入她的穴底完成了這次堅鉅的工程。

接連兩晚的〝操勞〞已經讓我有點吃不消了,而且使得月底要交的實驗報告進度嚴重落後,所以下午一直留在學校與同學討論實驗報告的細節,直到吃過晚飯七點多才回到宿舍,一進門就看到碧玉和雅雯兩個坐在客廳看電視,

『咦!雅雯妳回來啦!兩三天不見又漂亮嘍!』 我開玩笑地說。

『那你意思說我兩三天之前都不漂亮嘍?』

『沒有啦,天天都很漂亮、都很漂亮!』

女人就是這樣難伺候,連稱讚一下也都難。哈拉完之後我就走回我的房間準備繼續打拼我的實驗報告。就在我寫報告時隱隱約約地聽見碧玉和雅雯兩個在客廳裡的談話與嘻笑聲,當時我也沒有注意去聽只是專心地寫報告,過了不久碧玉和雅雯兩個又走進我的房間,不過我也沒理她們還是埋頭在書桌前。

『阿駿!那麼認真啊!』 雅雯開口說。

『嗯,幹嘛?』

『有沒有空啊?』

『沒有!』 我直接地說。

『喂!不要那麼直接好不好!』 雅雯提高了嗓門說。

『我真的沒空啊!我的實驗報告再不做的話要被我同學扒皮了!好啦,有什麼事就說吧!』

『那我就說嘍!聽說‧‧‧‧你昨天晚上‧‧‧‧』 雅雯語氣帶點曖昧。

『昨天晚上怎麼樣?』 那時候我還不覺有異。

『還有‧‧‧‧前天晚上我不在的時候‧‧‧‧』

這時候我心裡已有不好的預感,於是就停下筆來轉過身看她們兩,只見她們兩站在我背後而表情透露出似乎有什麼詭計要進行,

『前天晚上又‧‧怎麼樣?』那時後我已經頭冒冷汗了。

這時候雅雯走了過來,接著整個身體跨坐在我的大腿上雙手也勾搭在我的脖子上,整個臉貼在我的面前接著說。

『聽碧玉說‧‧你昨晚讓她HIGH了,是不是?』

『啊!妳‧‧怎麼會知道?』這時候我很驚訝地轉過頭看碧玉,只見她坐在我床上賊賊地笑著。

『而且‧‧這陣子還讓我們清純的小佩伶也HIGH了好幾次對不對?』

『啊‧‧!這個妳也知道?』這時候心理想著待會兒又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好事了。

『真看不出來你也有這種〝本事〞!能夠讓我的碧玉HIGH了還真不簡單!』

『什麼!妳的碧玉‧‧‧‧』

我話還沒說完雅雯就突然地把舌頭伸入我的嘴裡開始深吻了起來,這一舉動讓我嚇了一跳,聞著雅雯淡淡的髮香加上她高超的深吻技巧,舌頭伴隨著潺潺不絕的愛液不斷地在我嘴裡糾纏著,想不到這世上還有〝舌功〞比我厲害的人,只要是個正常男人不用多久一定會有反應的,『小種馬,那麼快就升起旗來了,讓我來試試你的能耐!』

雅雯話一說完就蹲在地上,接著很快地將我的〝旗桿〞給掏了出來開始今晚的升旗典禮,只見雅雯很熟練地用舌尖不斷舔弄我的龜頭,舔弄的速度有如裝上馬達一般,不用多久我的馬眼就滲出了陽水,接著她吐了一口口水均勻的用舌頭舔滿了整根肉棒,這時候我的肉棒沾滿了雅雯的口水如同一條出海蛟龍,

『小種馬,幫你熱身完了,接下來就看你能挺多久了!』

『妳‧‧‧要玩什麼花招!』

我話才剛說完雅雯就一口將肉棒整根給吸了進去,這一吸我的身體就像觸了電一樣打了個冷顫,只見雅雯將肉棒整根給吸了進去又緩緩地吐出來,還將肉棒整根頂入她的喉嚨裡,原來這就是口交的最高境界〝深喉嚨〞,這招實在是太可怕了,那感覺真叫人爽到頭皮發麻,

『哦‧‧‧嘶‧‧‧雅雯‧‧太爽了‧‧!』 我顫抖地說。

『唔‧‧‧嗯‧‧‧真好吃‧‧!』 雅雯淫聲浪語地說。

這時候我爽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同時也看到了碧玉竟然坐在我床上一邊看著雅雯吹喇叭一邊自慰了起來,而雅雯則是不停地吸吮,雖然雅雯吸含的動作不是很快,但是她吸的力道就有如黑洞般的力量,每一次將肉棒吸進去時我的心臟就好像少跳了一下,而她的口交技術還不止於此,除了嘴巴的忙碌就連雙手也停不下來,她的雙手不停地愛撫著我的雙龍珠、大腿甚至菊花門,用最淫蕩的眼神注視著我嘴裡更不時發出滿足的呻吟,讓我High到整個身體發麻,即使是身經百戰的賽亞人也難逃此毒口,時間短短不到十分鐘我就快繳械了,

『哦‧‧‧雅雯‧‧我要射了‧‧!』

『來吧!唔‧‧‧嗯‧‧』

就在旗子要升到最高點時雅雯用舌頭抵住馬眼,右手不斷地在肉棒根部前後搓動而左手一直挑逗我的菊花門,一直到了精液從馬眼順著她的舌頭全數射進嘴裡,這時候我已經是滿頭大汗HIGH到了極點,從〝升旗〞到〝降旗〞不到十分鐘這一次可說是我遇到對手了。

後續還沒完呢!降完旗之後我喘呼呼地坐在椅子上休息,而雅雯嘴裡還含著我剛才射的〝可爾必思〞,她走到正在DIY的碧玉身旁,這時候碧玉已經張開了嘴,接著雅雯竟然將嘴裡的精液吐進碧玉的嘴裡還將舌頭伸入吻了起來,而雙手也開始在碧玉的身上愛撫,從來沒現場看過〝妖精打架〞的我已經是目瞪口呆,也終於明白了之前雅雯所說的“讓我的碧玉‧‧‧”那句話的意思。或許是因為女人比較“了解” 女人吧,不到一會兒碧玉就已經被雅雯玩的發浪了。

『啊‧‧啊‧‧雯‧‧就是那裡‧‧哦‧‧』 碧玉幾近瘋狂說。

只見雅雯又在展現她高超的舌功把碧玉的亞馬遜溼地舔的淫水成災,而碧玉則是淫浪地舔吮自己的奶子,雖然剛才我已經降完旗了,但看著這兩隻妖精激烈地纏鬥不用多久我又恢復了戰鬥力,於是我又挺著自走砲準備加入戰場,一上到床上我就將肉棒送入碧玉的小嘴裡和雅雯來個前後夾攻,想不到這裡的戰況“吃緊”,碧玉一含到我的肉棒就開始拼命地吸吮,雅雯那裡舔地越兇碧玉這裡就含地越緊,最後受不了的還是我自己,於是我就趕緊將肉棒抽了出來準備轉移戰場,這一次我先來嘗嘗雅雯的騷穴,雅雯的香臀也是很美,細皮嫩肉大小適中,穿著已經被淫水沾溼的紅色蕾絲內褲看了真讓人食指大動,這次換雅雯來試試我的舌功了,接著我將舌頭捲曲插入她的穴裡手指不停地挑逗陰核,就算雅雯再騷浪也無法抵擋這一波攻勢。

『阿駿‧‧!人家‧‧穴好癢‧‧我要‧‧求求你‧‧』

聽到雅雯的求救我決定讓她High了,於是我從後面插了進去換成雅雯被我碧玉前後夾攻,經過了數十分鐘‧‧‧‧

怎麼也想不到會在我床上出現如此淫亂的場面,房間裡也充斥著我和雅雯、碧玉三人的淫聲浪語,經過了許久的三角糾纏我們三人才精疲力盡的結束了這淫亂的PARTY。在激情過後卻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坐在書桌前看著還沒有寫完的實驗報告,心裡想著,當初誤入淫窟,如今這份報告我看今年是寫不完了‧‧‧‧

我是一位就讀某工專的學生不過因為家住屏東所以也得在學校附近租宿,在外地生活的人都知道日子每天不是很無聊就是很糜爛,而我就是很糜爛的那一種,為何會糜爛那可就要慢慢說起了。

二專一年級時原本和班上同學住在一起不過後來因為租約到期也沒再續約,後來剛好遇到以前高職的女同學,〈她叫佩伶,就讀我們學校夜間部,故事裡第一位女主角,屬於苗條型的,不過三圍倒是蠻標準的。〉她說她們的宿舍剛好一位學姐畢業了空出了一間單人房叫我過去住,我想說:好吧!反正只剩一年就畢業了,就過去住吧!而她們的宿舍是在大廈的八樓,是一層小公寓。裡面除了她之外還有另外兩個女室友,也就是故事裡另外兩個女主角,一位叫碧玉而另一位叫雅雯,碧玉屬於豐滿型的,尤其她的奶子又圓又大,大概有35D吧!而雅雯是屬於高挑型的,配上她的長髮也是令人想入非非。就這樣這三位女人讓我過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專科生活。

剛開始時我和佩伶比較熟,而碧玉和雅雯並不是學生早上工作到了晚上才回來宿舍,但是日子久了也和她們倆混熟了。故事第一個高潮就在某一個星期四下午,因為星期四下午全部都是空堂所以中午吃完飯就回宿舍,進了大門之後經過佩伶房間時,隱隱約約的聽到佩伶急喘的呼吸聲,當時我也不引以為意繼續走回我的房間,放下書本之後就走進浴室準備洗澡好睡午覺,不過因為忘了拿換洗衣服所以又跑回房間拿,要回浴室時剛好遇到佩伶急急忙忙的從浴室走出來,於是我就問她說:

『佩伶,妳要用浴室嗎?』

『喔!沒有,你用吧! 說完就急急忙忙的走回房間。』

而我也繼續進去洗我的澡,在這先描述一下浴室裡的情形,別以為女孩子都是很勤勞的,那三個女人真的很懶,衣服常常是兩三天才洗一次,所以浴室裡常常是堆滿了她們每天換下來的內衣內褲,有白的、黑的、藍的、紅的、蕾絲的、運動型的、前後扣的、有無肩帶的應有盡有,幸好我不是〝瘋狂假面〞,要不然每天看這些內衣褲不變態才怪!

這時候我發現了在洗臉盆裡多出了一套白色的蕾絲內衣,記得剛才進來時還沒看到,一轉眼回房間拿衣服之後就多出來了,應該是剛才佩伶進來時換下來的吧,於是我就把它拿開,這時候卻感覺到這套蕾絲內衣還有佩伶的體溫和汗香味,更發現到這件蕾絲內褲底還濕濕的外加兩三根陰毛。各位老大,這片濕濕的可不是黃金水啊!而是佩伶的淫水啊!直覺中就想到剛才經過佩伶房間時佩伶急喘的呼吸聲,原來這件蕾絲內褲是剛才佩伶在房間裡自慰淫水沾溼後到浴室所換下來的。這時候聞著這股汗香味、看著這套沾有件淫水的內褲,想著剛才佩伶在房間裡自慰,突然間心跳急速地加快,而我的肉棒也馬上進入備戰狀態,就好像是〝瘋狂假面〞要變身一樣發起瘋來居然把那件沾有淫水的內褲套在肉棒上,聞著這件沾有佩伶的汗香味的胸罩開始打起手槍來,想不到因此戰鬥力更加升高,繼而失去理性拿著內衣衝到佩伶的房間,突如其來的瘋狂假面出現在佩伶的面前,佩伶嚇了一大跳!

『阿駿!你幹什麼!』

『佩伶!有需要時怎麼不找我,自己躲在房間裡自慰把這件內褲沾滿了淫水!』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說出這種話來。

『讓我來幫妳解決吧!』

『不要‧‧‧阿駿!』

挾著四萬多的戰鬥力衝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佩伶開始強吻了起來。而佩伶也是意味性的反抗,可是普通的地球人怎麼反抗的了賽亞人呢?過了不久佩伶停止了反抗甚至開始享受了起來。發揮著瘋狂假面至淫的本性,我把舌頭伸到佩伶的小嘴裡吸含著他她的舌頭和口水,雙手在她的奶子和大腿上遊走,而我也故意地把她的口水舔滿了整個臉和耳朵,左手拉起她剛換上粉紅色絲質胸罩,雙手和舌頭也開始轉攻她的雙奶,

『喔‧‧‧‧阿駿!討厭‧‧‧‧啊‧‧‧嗯!哦‧‧‧嗯嗯‧‧啊!人家‧‧‧不要舔了‧‧!啊‧‧‧!快受不了了‧‧嗯!』

『受不了!那我就盡全力讓妳愛到最高點,接招吧!』

聽到佩伶的淫聲浪語讓我的戰鬥力上升到五萬多也改變了攻略,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扳開她的大腿開始舔,但就是不直接舔她的騷穴,就是要讓她騷癢難耐淫水直流,

『阿駿!你壞死了!‧‧啊!受不了‧‧嗯!求求‧‧求求你不要‧‧‧!』

『求我?既然是求我,我一定讓妳HIGH到最高點!』

這時候佩伶的雙手捏玩著自己的奶頭,舌頭也不時伸出舔嘴唇,表情就像是AV女主角一樣,而我的舌頭也越舔越靠近她的騷穴,這時她的內褲早就被她的淫水沾溼了,聞著那股騷味更加讓我興奮,就在快舔到她的騷穴時我又把舌頭移到她的耳朵開始舔,用我的雙手盡量地扳開她的大腿,手指一直在她的騷穴旁遊走,『佩伶,妳的騷穴是不是濕透了,啊?』

『不知道‧‧‧!‧‧‧嗯嗯‧‧啊!』

『讓我幫妳看看吧!』

說完我就用中指從她的內褲旁邊摳了進去。這突如其來的一摳又讓佩伶更爽上一層樓,她的淫水也順著我的手指滲了出來,嘖嘖‧‧,淫水聲也不絕於耳,

『佩伶,有沒有聽到你的騷穴在唱歌啊?』

『討厭‧‧!不知道啦!』

『不知道?讓我聽一聽在唱什麼。』

說完我就扳開她的她的內褲,佩伶的騷穴看起來真的很漂亮,薄薄的陰唇帶點粉紅色的小穴,上面沾滿了晶瑩剔透的蜜汁,就像是一個新鮮可口的鮑魚,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低頭開始吃佩伶的騷穴,

『‧啊!‧‧‧嗯嗯‧‧啊!‧‧‧阿駿!爽死了‧‧!‧‧啊!人家‧‧‧快洩了‧‧!』

這時候我又把佩伶整個身體翻過年呈69姿式專心舔她的騷穴,而佩伶也將我的肉棒整根含進去吹起喇叭來,想不到佩伶口交的技術那麼棒,舌頭一直在龜頭上打轉而她的小嘴更以高速度地上下吹吸,當時我還以為她正施展吸精大法,激烈地戰鬥加上淫浪的號角聲就連賽亞人也快招架不住,於是決定使用必殺技,使出了第一招直搗黃龍,使出來的結果是〝巨蟒深困濂洞口〞,可說是佩伶的小穴又濕又緊,伴隨著肉棒抽插她的騷穴嘖嘖淫水聲更是沒有停過,

『‧‧!嗯嗯‧‧啊!阿駿!爽死了啊啊‧‧!洩洩‧‧洩了‧‧!』

『把舌頭伸出來!』吸含著她的舌頭和口水做最後的衝刺。

到了最後一秒我抽出肉棒順著她的舌頭和口水插入她的嘴巴裡,如同山洪爆發將精液全部射進她的嘴巴裡,

『‧‧‧嗯嗯‧‧!』

佩伶也全數地收下,我的肉棒、陰毛也濕淋淋的,分不出是她的口水還是我的精液。等到佩伶用她的舌頭把肉棒舔乾淨之後,我也如同像瘋狂假面鏟滅掉壞蛋後疲累地趴在佩伶的身旁睡著了。

話說自從和佩伶交過戰之後,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項娛樂,就是在宿舍裡和佩伶〝切磋武藝〞。記得有一天下午快五點的時候,我和佩伶正在宿舍裡殺得如火如荼‧‧‧‧‧‧

『討厭啊‧‧‧!怎麼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嗯‧‧‧喔‧‧‧!被別人看到怎麼辦!‧‧‧阿駿‧‧不要‧‧!』

因為在房間裡決鬥實在是太熱了,正施展螞蟻上樹這招時乾脆把佩伶抱到客廳去,兩個人就在客廳裡幹了起來,換了一個〝空曠〞的環境戰鬥那感覺就是不一樣,可以說是緊張又刺激,對面看過去就是別人家的客廳了,幸好鄰居還沒下班回家,要不然真的要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了。

『怕被別人看到啊!那就再換個地方好了。』

說完我又抱著佩伶且戰且走走到曬衣服的陽台,陽台對面是一座大公園,這個戰鬥環境不但是風景優美還很涼爽哩!

『阿駿!怎麼又把人家抱到這邊來!快放我下來,會被別人看到啦!』

面對那麼好的風景我根本不理會佩伶的哀求,還是抱著佩伶猛力地抽插她的小穴,想不到佩伶怕被別人看到一緊張小穴縮得更緊了,淫水順著我的肉棒涔涔地流下來,幹了一會兒我的雙手實在是太酸了於是就把佩伶放了下來,接著把她轉過身去從後面打上騎馬射箭這一招,

『討厭啊‧‧‧!阿駿‧‧人家‧‧‧快高潮了!‧‧‧嗯嗯‧‧啊!』

此時陽台外盡是佩伶的淫叫聲和撞擊美臀的肉聲,

『阿駿‧‧高‧‧高潮了!啊‧‧‧!』

在這種緊張又刺激的氣氛下佩伶很快地就高潮了。

『高潮了?不會吧!我才剛熱身完而已耶!更何況這裡風景那麼優美再多做一會兒吧!』

『不要了啦‧‧‧!人家‧‧碧玉和雅雯她們快下班回來了啦!』佩伶上氣接不上下氣地說。

『對喔!她們快下班回來了,不過沒關係啊!回來再讓她們加入戰局好了。』

『神經,不理你了啦!』 佩伶一拳粉拳揮了過來。

看著佩伶跌跌撞撞的走回房間覺得她實在很可愛,不過我也得快回房穿衣服,要不然被碧玉和雅雯她們撞見就不妙了。喀喳!衣服剛穿完碧玉和雅雯果然就剛進門來。

『碧玉,下班啦!咦!雅雯呢?』 只見碧玉一個人回來。

『她二哥明天結婚向公司請兩天假回彰化了。佩伶,晚上不用上課嗎?妳看起來好像剛運動完很累的樣子。』

『喔!沒有啦!今天有點感冒所以比較累一點,晚上我打算要翹課了。』說完佩伶瞪了在旁邊偷笑的我一下。

晚飯過後我和佩伶碧玉三人正坐在客廳看電視。

『唉!今天的節目真無聊!』 我打哈欠地說。

電視既然沒什麼好看的我就偷偷地把目光移到碧玉身上去,她的身材真是沒話說,那對大奶子加上她又喜歡穿緊身上衣,看了要不硬才怪。

『碧玉,妳沒有男朋友嗎?怎麼沒看過妳下班後出去約會。』 我故意的問。

『就是沒有男朋友才沒會可約啊!怎麼樣,你要幫我介紹嗎?』

『別開玩笑了,妳那麼漂亮身材又好怎麼可能沒有男朋友。』才剛說完佩伶就偷偷地捏了我一下,看來她是吃醋了。

『對啊!我也沒有男朋友耶!也順便幫我介紹吧。』佩伶接著說

因為下午和佩伶的決鬥我還沒〝了事〞,所以現在鬥氣還很高昂,當時佩伶坐在我和碧玉的中間,看著佩伶穿著短裙我就把偷偷地摸了一把,結果佩伶瞪了我一下接著拿起她身旁的襯衫蓋住大腿抱著膝蓋而坐。這樣反而讓我更大膽,我又把左手伸進她的襯衫甚至短裙裡,在她的大腿內側和騷穴旁開始撫摸,摸了一會兒佩伶並沒有阻止我假裝若無其事地看電視,我知道佩伶的騷穴已經濕了接著我更大膽地把手指摳進她的騷穴,就這樣我一邊假裝若無其事地看電視一邊對佩伶指姦,甚至隱隱約約地還可以聽到嘖嘖‧‧淫水聲,

突然碧玉轉過頭說:『佩伶,妳怎麼了?臉那麼紅又流汗不舒服嗎?』 當時碧玉轉過頭來時我的手指還插在佩伶的小穴裡。

『喔!我沒事,大概太熱的關係吧。』 佩伶故做鎮靜地說。

『好吧,你們慢慢看吧,我先回房睡了,明天一大早還得上班,GOOD-NIGHT!』說完碧玉就回房睡了。

『討厭!弄得人家都不能專心看電視,又差點被碧玉看到。』

佩伶氣呼呼地搥了我兩下,接著竟然把我的短褲脫下來,這一脫我的肉棒硬梆梆彈了出來,佩伶更是一口含了下去當場就在客廳裡吹起喇叭來,而佩伶好像故意要報復似的拼命地上下吸含,這一動作差點讓我射出來,於是趕緊起身把佩伶抱到她的房間去,而佩伶的房間就在碧玉和雅雯的房間對面,一進房間就把佩伶丟到床上去,

『小騷貨,那麼迫不及待想和我做愛,讓我來好好地伺候妳吧!』

說完我就撲了上去,這次我很粗暴地把佩伶的短裙掀上去內褲扳開來一股作氣的幹了下去,接著開始做百米衝刺如同騎著一匹馬在草原上奔馳著,

『阿駿‧‧啊啊‧‧‧‧嗯‧‧‧‧!輕一點嘛‧‧!‧‧哦哦‧‧!討厭‧‧‧不‧‧不行了‧‧啊啊!』
這時候我還是不理〝馬兒〞的哀求繼續策馬奔騰,而佩伶怕自己的淫聲過響拿起綿被將自己整個頭蓋住,這一來可真的是埋頭苦幹了,〝馬兒〞的頭蓋住看不見前方是很危險的,於是我又把綿被拿掉把佩伶的雙手往後拉,

『小騷貨,叫大聲一點!太小聲的話不讓妳高潮喔!』

『不行啦‧‧!碧玉會聽到啦!‧‧‧阿駿‧‧啊啊!』

嘴巴說不行淫聲卻叫的比誰都大聲,而我也不管那麼多了,粗暴地將佩伶的黑色胸罩掀上來,雙手不斷地搓揉她的奶子舌頭更是沒離開過她的嘴裡吸吮她的愛液,因為之前下午已經〝熱身〞好一會兒所以過了不久我也差不多快玩完了,

『佩伶‧‧!我快洩了!把舌頭伸出來!』

『阿駿‧‧人家也快高潮了‧‧!要‧‧人家要‧‧!』

佩伶一說完就張開嘴伸出了舌頭,接著我也抽出肉棒順勢插入佩伶的小嘴來個最後一招〝醍醐灌頂〞,而佩伶也以〝海納千川〞這招來作收尾。

在一陣激情過後我準備回我的房間,這時候才發現佩伶房間的門沒關,原來剛才從客廳裡抱佩伶進來後就忘了關,慘了!這下子糗大了,這下子不但是春光外洩我看連〝馬兒〞的叫聲都被碧玉聽的一清二楚了,而佩伶更是羞的躲在被子裡。

經過昨天的糗事之後,今天一大早要去學校時就刻意和碧玉避開免得見到她被問起昨晚的事,到了下午佩伶更是提早出門去上課,還一直嚷著沒臉見碧玉和雅雯她們,所以下午我下課回到宿舍之後洗個澡就準備出門到同學那避避風頭,就剛要出門時好巧不巧碧玉竟然提早下班回來,就這樣尷尬的情形發生了。

『耶‧‧‧?碧玉‧‧‧妳‧‧妳怎麼那麼早就下班!』 我吞吞吐吐的說。

『喔!下午我替公司到銀行辦事辦完就提早下班了,怎麼了,你好像很緊張的樣子,是不是幹了什麼壞事啊!』

『啊!有嗎!我只‧‧只是看到妳那麼早回來感到奇怪而已。』

『開個玩笑而已,看你反而更緊張!』﹝媽的!爛B耍我!差點自露馬腳。﹞我暗自臭罵著。

『對了,阿駿,廚房的燈管壞了,你是男生就由你負責換吧,新的燈管就在那抽屜裡我先回房換衣服嘍。』

說完碧玉就回房換衣服,而我心裡還想著還好,碧玉應該不知道昨晚的事吧!在我換完燈管之後碧玉也從房裡換好衣服出來,我回頭一看,她竟然穿了一套白色的運動內衣走出來,緊身的上衣包覆著至少35D的胸圍,加上那套運動內衣很薄可以清楚地看見兩粒櫻桃掛在胸前,一吃到這兩球波霸冰淇淋我體內瘋狂假面的血液似乎又興奮了起來。

『碧玉,妳‧‧穿這樣好像太〝涼〞了一點吧!』

『不會啊!天氣那麼熱那會太涼,看你色瞇瞇的樣子一直盯著我的胸脯,是不是想上我啊!』 碧玉語出挑釁地說

『哪‧‧哪有妳不要亂說了!』我當時心裡想著,不行,我已經有佩伶了不可以再亂來,可是我的〝小弟〞卻和我唱反調一直擡起頭來。

『哼!有色無膽,我看啊,就算我脫光了讓你上你也不敢吧!這樣吧!給你個機會敢不敢啊?不敢我要去洗澡嘍!』說完碧玉就走進浴室裡去。

“各位大哥,換成是你們會如何做?不理會她的挑釁、不做出對不起佩伶的事,還是為了不丟我們男性的臉給她點滋味嘗嘗呢?”

“不用說也知道各位大哥的抉擇,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身為偉大男性的我體內又流著驕傲賽亞人的血,我決定先把佩伶忘掉顧全我們男人的面子先,進到浴室去和碧玉來個世紀男女與女人的對決。”

三步並兩步走,兩秒鐘內脫光衣服變身好瘋狂假面,扛著台灣製的人肉打樁機衝進戰場去,迅速地從後面抱住碧玉開始狂吻了起來,舌頭撩過她的粉頸和臉頰,雙手伸進內衣裡搓揉她的奶子。

『騷貨!今天不幹妳枉費我是個男人!』

而碧玉更是興奮地抓住我的頭髮淫叫了起來:『喔‧‧‧!阿駿!幹我!我要你幹我!‧‧‧啊!我要‧‧要‧‧!』

碧玉的奶子真的是沒話說,又大又軟,每一次的搓揉就感覺奶水要噴出來,兩粒奶頭更如軟糖般有彈性,接著碧玉整個身體趴在洗臉盆上而我開始玩弄她的香臀,豐滿有彈性的香臀最適合人肉打樁機的使用,我用舌頭隔著內褲挑逗她的騷穴,這時她的淫水已經沾濕了內褲只等著我去品嘗。

『阿駿‧‧!我的妹妹已經濕淋淋的了,‧‧啊!快‧‧快點吃我!』

『騷貨!要我吃妳的什麼!說出來,我聽不到!』

『討厭‧‧!嗯‧‧!人家的‧‧穴要你吃!快嘛‧‧!』

接著我順著碧玉的香臀把內褲脫了下來,而騷穴的淫水更是沿著內褲滴下,可見當時淫水氾濫的情況,然後我把碧玉的大腿分開來準備一探亞馬遜溼地,只見她的陰毛濃密地佈滿了山丘兩片陰唇肥嫩而多汁,和佩伶的小穴屬於完全不同類型,接著我開始品嘗嘖嘖‧‧的淫水聲好像是在吃沾滿了蜜汁的鮑魚,而我也不時用牙齒輕咬碧玉的陰核手指更不斷地進出穴口,只見碧玉淫水潺潺弄得我的嘴濕答答的。

『‧‧啊!阿駿‧‧!嗯‧‧!你的嘴‧‧好厲害‧‧哦‧‧!人家的‧‧穴‧‧啊!‧‧啊!』 碧玉顫抖的說。

探索完亞馬遜溼地之後該是發動人肉打樁機的時候了,對準好樁位後,高達365匹馬力的打樁機一口氣將肉樁打到洞底,接著使用了〝淺抽深打〞施工法,每當肉樁抽出時伴隨著陣陣的地下泉水湧出,‧‧嘖嘖‧‧噗滋噗滋‧‧啪啪‧‧‧‧,在打樁機高速地運轉之下碧玉的香臀更加陣陣的抖動,真可說是肉感十足。

『‧‧‧‧哦‧‧啊!阿駿‧‧!‧‧啊爽‧‧好爽‧‧!』碧玉的淫聲浪語充斥了整間宿舍。

『碧玉!妳真騷啊!看看妳在鏡子裡的騷樣!』

碧玉的騷樣在浴室裡鏡子反射之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說她騷,她就越浪給妳看,只見碧玉伸出舌頭舔著鏡中的自己,嘴裡還不時發出呻吟。

『‧‧‧‧嗯‧‧啊!‧‧好爽‧‧阿駿,人家有比你的佩伶騷嗎?』

『啊‧‧!妳知道我和佩伶的事?』 我嚇了一跳說。

『傻小子!你和佩伶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就連昨晚看電視時你那隻左手在做怪我都知道!』

『爛B!原來剛才妳真的在耍我!』

『耍你又怎麼樣,幹我啊!』

在碧玉的刺激之下我將打樁機轉速一口氣提高了九千轉,施工法也由〝淺抽深打〞改為〝短抽重打〞,對她的奶子也使出全身擠奶之力,看見碧玉在施工過程中流了一身汗,於是我就把她那件運動內衣給掀了上來,這一掀我也才看清楚她那對奶子,嫩白的皮膚經過我的搓揉已變成垂涎欲滴的水蜜桃,橘紅色的奶頭更是櫻桃中極品,看著她那對奶子不停地晃動真的頓時讓我血壓升高流出鼻血來,在聲色俱備之下我的人肉打樁機也差不多該提早〝收工〞了。

『碧玉!我快射了‧‧哦!‧‧哦』

『‧‧啊!‧‧阿駿!人家也要HIGH了‧‧‧啊!』與碧玉的舌頭糾纏之後,我將全部泥漿注入她的穴底完成了這次堅鉅的工程。

接連兩晚的〝操勞〞已經讓我有點吃不消了,而且使得月底要交的實驗報告進度嚴重落後,所以下午一直留在學校與同學討論實驗報告的細節,直到吃過晚飯七點多才回到宿舍,一進門就看到碧玉和雅雯兩個坐在客廳看電視,

『咦!雅雯妳回來啦!兩三天不見又漂亮嘍!』 我開玩笑地說。

『那你意思說我兩三天之前都不漂亮嘍?』

『沒有啦,天天都很漂亮、都很漂亮!』

女人就是這樣難伺候,連稱讚一下也都難。哈拉完之後我就走回我的房間準備繼續打拼我的實驗報告。就在我寫報告時隱隱約約地聽見碧玉和雅雯兩個在客廳裡的談話與嘻笑聲,當時我也沒有注意去聽只是專心地寫報告,過了不久碧玉和雅雯兩個又走進我的房間,不過我也沒理她們還是埋頭在書桌前。

『阿駿!那麼認真啊!』 雅雯開口說。

『嗯,幹嘛?』

『有沒有空啊?』

『沒有!』 我直接地說。

『喂!不要那麼直接好不好!』 雅雯提高了嗓門說。

『我真的沒空啊!我的實驗報告再不做的話要被我同學扒皮了!好啦,有什麼事就說吧!』

『那我就說嘍!聽說‧‧‧‧你昨天晚上‧‧‧‧』 雅雯語氣帶點曖昧。

『昨天晚上怎麼樣?』 那時候我還不覺有異。

『還有‧‧‧‧前天晚上我不在的時候‧‧‧‧』

這時候我心裡已有不好的預感,於是就停下筆來轉過身看她們兩,只見她們兩站在我背後而表情透露出似乎有什麼詭計要進行,

『前天晚上又‧‧怎麼樣?』那時後我已經頭冒冷汗了。

這時候雅雯走了過來,接著整個身體跨坐在我的大腿上雙手也勾搭在我的脖子上,整個臉貼在我的面前接著說。

『聽碧玉說‧‧你昨晚讓她HIGH了,是不是?』

『啊!妳‧‧怎麼會知道?』這時候我很驚訝地轉過頭看碧玉,只見她坐在我床上賊賊地笑著。

『而且‧‧這陣子還讓我們清純的小佩伶也HIGH了好幾次對不對?』

『啊‧‧!這個妳也知道?』這時候心理想著待會兒又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好事了。

『真看不出來你也有這種〝本事〞!能夠讓我的碧玉HIGH了還真不簡單!』

『什麼!妳的碧玉‧‧‧‧』

我話還沒說完雅雯就突然地把舌頭伸入我的嘴裡開始深吻了起來,這一舉動讓我嚇了一跳,聞著雅雯淡淡的髮香加上她高超的深吻技巧,舌頭伴隨著潺潺不絕的愛液不斷地在我嘴裡糾纏著,想不到這世上還有〝舌功〞比我厲害的人,只要是個正常男人不用多久一定會有反應的,『小種馬,那麼快就升起旗來了,讓我來試試你的能耐!』

雅雯話一說完就蹲在地上,接著很快地將我的〝旗桿〞給掏了出來開始今晚的升旗典禮,只見雅雯很熟練地用舌尖不斷舔弄我的龜頭,舔弄的速度有如裝上馬達一般,不用多久我的馬眼就滲出了陽水,接著她吐了一口口水均勻的用舌頭舔滿了整根肉棒,這時候我的肉棒沾滿了雅雯的口水如同一條出海蛟龍,

『小種馬,幫你熱身完了,接下來就看你能挺多久了!』

『妳‧‧‧要玩什麼花招!』

我話才剛說完雅雯就一口將肉棒整根給吸了進去,這一吸我的身體就像觸了電一樣打了個冷顫,只見雅雯將肉棒整根給吸了進去又緩緩地吐出來,還將肉棒整根頂入她的喉嚨裡,原來這就是口交的最高境界〝深喉嚨〞,這招實在是太可怕了,那感覺真叫人爽到頭皮發麻,

『哦‧‧‧嘶‧‧‧雅雯‧‧太爽了‧‧!』 我顫抖地說。

『唔‧‧‧嗯‧‧‧真好吃‧‧!』 雅雯淫聲浪語地說。

這時候我爽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同時也看到了碧玉竟然坐在我床上一邊看著雅雯吹喇叭一邊自慰了起來,而雅雯則是不停地吸吮,雖然雅雯吸含的動作不是很快,但是她吸的力道就有如黑洞般的力量,每一次將肉棒吸進去時我的心臟就好像少跳了一下,而她的口交技術還不止於此,除了嘴巴的忙碌就連雙手也停不下來,她的雙手不停地愛撫著我的雙龍珠、大腿甚至菊花門,用最淫蕩的眼神注視著我嘴裡更不時發出滿足的呻吟,讓我High到整個身體發麻,即使是身經百戰的賽亞人也難逃此毒口,時間短短不到十分鐘我就快繳械了,

『哦‧‧‧雅雯‧‧我要射了‧‧!』

『來吧!唔‧‧‧嗯‧‧』

就在旗子要升到最高點時雅雯用舌頭抵住馬眼,右手不斷地在肉棒根部前後搓動而左手一直挑逗我的菊花門,一直到了精液從馬眼順著她的舌頭全數射進嘴裡,這時候我已經是滿頭大汗HIGH到了極點,從〝升旗〞到〝降旗〞不到十分鐘這一次可說是我遇到對手了。

後續還沒完呢!降完旗之後我喘呼呼地坐在椅子上休息,而雅雯嘴裡還含著我剛才射的〝可爾必思〞,她走到正在DIY的碧玉身旁,這時候碧玉已經張開了嘴,接著雅雯竟然將嘴裡的精液吐進碧玉的嘴裡還將舌頭伸入吻了起來,而雙手也開始在碧玉的身上愛撫,從來沒現場看過〝妖精打架〞的我已經是目瞪口呆,也終於明白了之前雅雯所說的“讓我的碧玉‧‧‧”那句話的意思。或許是因為女人比較“了解” 女人吧,不到一會兒碧玉就已經被雅雯玩的發浪了。

『啊‧‧啊‧‧雯‧‧就是那裡‧‧哦‧‧』 碧玉幾近瘋狂說。

只見雅雯又在展現她高超的舌功把碧玉的亞馬遜溼地舔的淫水成災,而碧玉則是淫浪地舔吮自己的奶子,雖然剛才我已經降完旗了,但看著這兩隻妖精激烈地纏鬥不用多久我又恢復了戰鬥力,於是我又挺著自走砲準備加入戰場,一上到床上我就將肉棒送入碧玉的小嘴裡和雅雯來個前後夾攻,想不到這裡的戰況“吃緊”,碧玉一含到我的肉棒就開始拼命地吸吮,雅雯那裡舔地越兇碧玉這裡就含地越緊,最後受不了的還是我自己,於是我就趕緊將肉棒抽了出來準備轉移戰場,這一次我先來嘗嘗雅雯的騷穴,雅雯的香臀也是很美,細皮嫩肉大小適中,穿著已經被淫水沾溼的紅色蕾絲內褲看了真讓人食指大動,這次換雅雯來試試我的舌功了,接著我將舌頭捲曲插入她的穴裡手指不停地挑逗陰核,就算雅雯再騷浪也無法抵擋這一波攻勢。

『阿駿‧‧!人家‧‧穴好癢‧‧我要‧‧求求你‧‧』

聽到雅雯的求救我決定讓她High了,於是我從後面插了進去換成雅雯被我碧玉前後夾攻,經過了數十分鐘‧‧‧‧

怎麼也想不到會在我床上出現如此淫亂的場面,房間裡也充斥著我和雅雯、碧玉三人的淫聲浪語,經過了許久的三角糾纏我們三人才精疲力盡的結束了這淫亂的PARTY。在激情過後卻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坐在書桌前看著還沒有寫完的實驗報告,心裡想著,當初誤入淫窟,如今這份報告我看今年是寫不完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死黨的老婆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健身房的激情
一夫兩妻
妻子的淫蕩自述
進錯房間 上錯床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熱門小說:
放學回家的路上慘遭強奸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