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把內褲穿上 家庭亂倫

在國外唸書的炎兮趁著學校放寒假的期間,搭飛機回家探望自己久違的家人。

到了機場,只見炎兮的爺爺長風笑咪咪的來接機。

長風一個大大的擁抱,讓炎兮心中充滿了溫暖,畢竟…她太久沒有看見家人了。

“爺爺,奶奶和爸爸呢?”炎兮不停的張望,希望看見其他家人的面孔,而長風的臉色黯沈了下來。

“乖孫女,奶奶先去等我啦,你爸爸…哀…又沒回家”

“怎麼…”炎兮忍著淚水,一手緊緊箍著長風的手臂,一手拉著沒裝多少東西的行李箱,兩人離開了機場。

兩人在車上保持著濃稠的沈默,長風不時的將自己空出來的手伸到副駕駛座牽牽炎兮軟嫩的小手。

兩小時的車程終於結束了,兩人下了車回到自己的房間內。

炎兮的房間被長風整理的很乾淨,雖然沒多少家具,倒也顯得清雅簡樸。

在國外養成習慣的炎兮換上了件薄紗睡衣就躺在床上。

“為甚麼當初領養我卻只有爺爺奶奶養大我,爸爸,媽媽你們到底在哪裡”炎兮將頭埋在枕頭裡,強忍的情緒終於宣洩了出來。

與自家孫女房間只隔了一道牆的長風聽見了哭聲,放下已故妻子的照片,走到孫女的房門前敲了敲門,但是炎兮沒有來應門。

長風嘆了口氣,也不曉得為甚麼的,他試探性的轉了轉門把發現炎兮沒鎖門,於是開門進了房間,剛好就看見炎兮穿著清涼的薄紗趴在床上,圓滑翹挺的屁股就對著自己。

白色的薄紗下能依稀看見她的小蠻腰,白皙光滑的大腿不禁讓人想摸上一把直奔禁地,還有炎兮哭的有些通紅的小臉…

“爺爺,關門啦”炎兮大驚,抓起旁邊的被子蓋住自己,長風也馬上關了門,然後聽見門把被鎖住的聲音。

回想起剛才的畫面,長風的感覺自己好像有股熱流往下腹衝。 “我不能…炎兮是我孫女…”長風不斷說服自己,過了幾分鐘後他終於冷靜了下來,並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晚餐時,兩人尷尬的吃著自己的飯。

“那個…”長風開了口”爺爺今天不是故意的,爺爺不曉得…妳…恩…對不起”

“我也不該穿那樣…又沒鎖門”炎兮羞答答的回答,即使裝的面無表情,但是炎兮的臉蛋卻越來越紅,也不曉得到底是被男人看到引起的興奮,還是自己心底壓著的感覺。

“家裡的熱水器還記得怎麼用嗎?”長風轉移了話題,不然氣氛太尷尬了。

“應該還記得”炎兮迅速的將飯菜吃光,便抱著衣服進浴室洗澡。

浴室霧氣瀰漫,炎兮確定將門窗給關好鎖好以後便放心的洗起澡來。

長風邊洗著碗盤邊聽著浴室內的水聲,他心裡在掙紮…

老伴兩個月前離開了他,孤單一人的生活很難受,好不容易孫女回來了…自己的慾望卻好像快憋不住似的。

“要不…我去聽聽聲音自己解決吧”長風心想。

他偷偷的來到浴室門前,面對浴室的門捏起許久沒用的陰莖,一邊遐想著下午不小心開門看到炎兮穿薄紗的畫面,一邊聽著炎兮拿捏不準家裡熱水器溫度被燙著還是冷到的嬌喘。

十分鐘過去,炎兮洗完澡穿好衣服一開門,竟然看見自己的爺爺剛好面對著自己射精的那瞬間,精液還沾再了自己的臉上,嚇傻了的炎兮往後一退卻不慎滑倒,腦袋撞在臉盆上暈了過去。

不曉得暈了多久,炎兮終於恢復了些意識,她只覺得自己那胸蘇癢癢的,炎兮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居然是養育自己的爺爺正趴在自己身上對自己那雪白又柔軟的胸蘇又吸又捏的,一身衣服早已被扒光。

“你”炎兮想推開長風,手卻軟綿綿的一時推不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從妳奶奶過世之後我一直沒有洩過,炎兮…爺爺好孤單”長風將嘴湊到了炎兮的耳朵旁呢喃地說著,還沒等炎兮回答,長風伸出舌頭對著眼前孫女的玉頸又吸又舔的,炎兮雖然在國外跟男同學有過幾次經驗,但面對技術純熟的長風,她一點辦法也沒有,脖頸那又麻又癢又舒服的感覺讓她腦袋一片空白。

看著有些失神的炎兮,長風舔舔嘴角,捏起炎兮的乳頭不停地揉著,炎兮感覺自己的胸部有種熱流不停地往身體各處流去,漸漸的,她感覺到自己的下體似乎濕了…

“爺爺…不行啦”炎兮將手搭在長風的肩膀上,不知道到底是要推走還是拉住,長風壞壞的笑了笑,親了炎兮的小嘴,邊親邊用他那有些粗糙的手在炎兮的身子摸了個遍。

炎兮舒服的嬌喘著,手還不自覺的搭上長風的脖子,兩條腿已經捲起來往兩旁分開,直接用陰部感受長風又熱又硬的胯下。

看炎兮似乎挺享受的,長風用一隻手扶正肉棒對準孫女的陰部,緩緩的插了進去。

感受到異物的進入,炎兮沒有掙紮,雙手往上抓了枕頭遮著自己的臉,害羞又舒服的嬌喘連連。

長風沒有去揭掉擋著孫女小臉的枕頭,他抬起炎兮一條玉腿搭在自己的肩上,讓肉棒一下一下的頂著子宮頸,炎兮的叫聲透過枕頭傳了過來使他更加興奮,用力幹著美麗的孫女,

“爺爺,太舒服了”炎兮只覺得快感就像浪潮一樣一波波的打在自己的腦袋上,本來擋在臉前的枕頭都忘記要抓著了,瞇著眼望著給自己快感的男人浪叫。

“叫我長風,我的小寶貝”長風將炎兮翻個過去狗爬式交尾,捏著炎兮的小屁股用力的幹。

炎兮感覺自己最舒服的那塊地方快被長風幹壞了,快感一直衝擊著自己的腦袋,直到長風停了下來。

“怎麼停了…”有些失望的回頭看了一下長風,只見長風壞笑的問道”小寶貝…你知道爺爺我的這根有多長嗎?”

“疑?”炎兮還沒反應過來,長風用力一頂,將一直留在外面五公分的肉棍子也頂了進去,突破了子宮頸。

“好痛!”炎兮感覺到自己的肚子裡有撕裂感,以及奇怪的東西進到最舒服那塊區域的更裡面那邊。

長風沒動,看著眼前的小孫女疼成這樣,陰道又收縮的緊緻,他不敢隨意亂動,深怕弄痛了孫女又洩了精。

等了大約五分鐘之後,緊縮的陰道和炎兮本人終於是適應了肉棍一棍捅到子宮裡。

長風繼續了他的活塞運動。

“我在妳懷寶寶的地方戳著呢,炎兮”長風壞壞的說著,下身不忘繼續動。

“不要…”炎兮雖說不要,但卻是崛起屁股配合著長風的抽插。

戳了幾分鐘後,長風的精液全數噴在了小孫女炎兮的子宮內…肉棍拔出來後,精液混著血絲從炎兮的陰道流出來,在床單上留下一灘精液池。

“長風爺爺…”炎兮有氣無力的趴在床上。

“小寶貝,爺爺還是會繼續照顧妳,放心吧”長風躺在床上,溫柔的摸摸炎兮的頭和背。

經驗老到的他知道,女人這時候急需愛撫、安慰,才會有安全感。

“長風…以後還能…做愛嗎?”炎兮抓著枕頭嬌滴滴的問道。

“可以,爺爺會盡量滿足妳”長風說完,牽著炎兮的小手,兩人睡到第二天….

在國外唸書的炎兮趁著學校放寒假的期間,搭飛機回家探望自己久違的家人。

到了機場,只見炎兮的爺爺長風笑咪咪的來接機。

長風一個大大的擁抱,讓炎兮心中充滿了溫暖,畢竟…她太久沒有看見家人了。

“爺爺,奶奶和爸爸呢?”炎兮不停的張望,希望看見其他家人的面孔,而長風的臉色黯沈了下來。

“乖孫女,奶奶先去等我啦,你爸爸…哀…又沒回家”

“怎麼…”炎兮忍著淚水,一手緊緊箍著長風的手臂,一手拉著沒裝多少東西的行李箱,兩人離開了機場。

兩人在車上保持著濃稠的沈默,長風不時的將自己空出來的手伸到副駕駛座牽牽炎兮軟嫩的小手。

兩小時的車程終於結束了,兩人下了車回到自己的房間內。

炎兮的房間被長風整理的很乾淨,雖然沒多少家具,倒也顯得清雅簡樸。

在國外養成習慣的炎兮換上了件薄紗睡衣就躺在床上。

“為甚麼當初領養我卻只有爺爺奶奶養大我,爸爸,媽媽你們到底在哪裡”炎兮將頭埋在枕頭裡,強忍的情緒終於宣洩了出來。

與自家孫女房間只隔了一道牆的長風聽見了哭聲,放下已故妻子的照片,走到孫女的房門前敲了敲門,但是炎兮沒有來應門。

長風嘆了口氣,也不曉得為甚麼的,他試探性的轉了轉門把發現炎兮沒鎖門,於是開門進了房間,剛好就看見炎兮穿著清涼的薄紗趴在床上,圓滑翹挺的屁股就對著自己。

白色的薄紗下能依稀看見她的小蠻腰,白皙光滑的大腿不禁讓人想摸上一把直奔禁地,還有炎兮哭的有些通紅的小臉…

“爺爺,關門啦”炎兮大驚,抓起旁邊的被子蓋住自己,長風也馬上關了門,然後聽見門把被鎖住的聲音。

回想起剛才的畫面,長風的感覺自己好像有股熱流往下腹衝。 “我不能…炎兮是我孫女…”長風不斷說服自己,過了幾分鐘後他終於冷靜了下來,並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晚餐時,兩人尷尬的吃著自己的飯。

“那個…”長風開了口”爺爺今天不是故意的,爺爺不曉得…妳…恩…對不起”

“我也不該穿那樣…又沒鎖門”炎兮羞答答的回答,即使裝的面無表情,但是炎兮的臉蛋卻越來越紅,也不曉得到底是被男人看到引起的興奮,還是自己心底壓著的感覺。

“家裡的熱水器還記得怎麼用嗎?”長風轉移了話題,不然氣氛太尷尬了。

“應該還記得”炎兮迅速的將飯菜吃光,便抱著衣服進浴室洗澡。

浴室霧氣瀰漫,炎兮確定將門窗給關好鎖好以後便放心的洗起澡來。

長風邊洗著碗盤邊聽著浴室內的水聲,他心裡在掙紮…

老伴兩個月前離開了他,孤單一人的生活很難受,好不容易孫女回來了…自己的慾望卻好像快憋不住似的。

“要不…我去聽聽聲音自己解決吧”長風心想。

他偷偷的來到浴室門前,面對浴室的門捏起許久沒用的陰莖,一邊遐想著下午不小心開門看到炎兮穿薄紗的畫面,一邊聽著炎兮拿捏不準家裡熱水器溫度被燙著還是冷到的嬌喘。

十分鐘過去,炎兮洗完澡穿好衣服一開門,竟然看見自己的爺爺剛好面對著自己射精的那瞬間,精液還沾再了自己的臉上,嚇傻了的炎兮往後一退卻不慎滑倒,腦袋撞在臉盆上暈了過去。

不曉得暈了多久,炎兮終於恢復了些意識,她只覺得自己那胸蘇癢癢的,炎兮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居然是養育自己的爺爺正趴在自己身上對自己那雪白又柔軟的胸蘇又吸又捏的,一身衣服早已被扒光。

“你”炎兮想推開長風,手卻軟綿綿的一時推不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從妳奶奶過世之後我一直沒有洩過,炎兮…爺爺好孤單”長風將嘴湊到了炎兮的耳朵旁呢喃地說著,還沒等炎兮回答,長風伸出舌頭對著眼前孫女的玉頸又吸又舔的,炎兮雖然在國外跟男同學有過幾次經驗,但面對技術純熟的長風,她一點辦法也沒有,脖頸那又麻又癢又舒服的感覺讓她腦袋一片空白。

看著有些失神的炎兮,長風舔舔嘴角,捏起炎兮的乳頭不停地揉著,炎兮感覺自己的胸部有種熱流不停地往身體各處流去,漸漸的,她感覺到自己的下體似乎濕了…

“爺爺…不行啦”炎兮將手搭在長風的肩膀上,不知道到底是要推走還是拉住,長風壞壞的笑了笑,親了炎兮的小嘴,邊親邊用他那有些粗糙的手在炎兮的身子摸了個遍。

炎兮舒服的嬌喘著,手還不自覺的搭上長風的脖子,兩條腿已經捲起來往兩旁分開,直接用陰部感受長風又熱又硬的胯下。

看炎兮似乎挺享受的,長風用一隻手扶正肉棒對準孫女的陰部,緩緩的插了進去。

感受到異物的進入,炎兮沒有掙紮,雙手往上抓了枕頭遮著自己的臉,害羞又舒服的嬌喘連連。

長風沒有去揭掉擋著孫女小臉的枕頭,他抬起炎兮一條玉腿搭在自己的肩上,讓肉棒一下一下的頂著子宮頸,炎兮的叫聲透過枕頭傳了過來使他更加興奮,用力幹著美麗的孫女,

“爺爺,太舒服了”炎兮只覺得快感就像浪潮一樣一波波的打在自己的腦袋上,本來擋在臉前的枕頭都忘記要抓著了,瞇著眼望著給自己快感的男人浪叫。

“叫我長風,我的小寶貝”長風將炎兮翻個過去狗爬式交尾,捏著炎兮的小屁股用力的幹。

炎兮感覺自己最舒服的那塊地方快被長風幹壞了,快感一直衝擊著自己的腦袋,直到長風停了下來。

“怎麼停了…”有些失望的回頭看了一下長風,只見長風壞笑的問道”小寶貝…你知道爺爺我的這根有多長嗎?”

“疑?”炎兮還沒反應過來,長風用力一頂,將一直留在外面五公分的肉棍子也頂了進去,突破了子宮頸。

“好痛!”炎兮感覺到自己的肚子裡有撕裂感,以及奇怪的東西進到最舒服那塊區域的更裡面那邊。

長風沒動,看著眼前的小孫女疼成這樣,陰道又收縮的緊緻,他不敢隨意亂動,深怕弄痛了孫女又洩了精。

等了大約五分鐘之後,緊縮的陰道和炎兮本人終於是適應了肉棍一棍捅到子宮裡。

長風繼續了他的活塞運動。

“我在妳懷寶寶的地方戳著呢,炎兮”長風壞壞的說著,下身不忘繼續動。

“不要…”炎兮雖說不要,但卻是崛起屁股配合著長風的抽插。

戳了幾分鐘後,長風的精液全數噴在了小孫女炎兮的子宮內…肉棍拔出來後,精液混著血絲從炎兮的陰道流出來,在床單上留下一灘精液池。

“長風爺爺…”炎兮有氣無力的趴在床上。

“小寶貝,爺爺還是會繼續照顧妳,放心吧”長風躺在床上,溫柔的摸摸炎兮的頭和背。

經驗老到的他知道,女人這時候急需愛撫、安慰,才會有安全感。

“長風…以後還能…做愛嗎?”炎兮抓著枕頭嬌滴滴的問道。

“可以,爺爺會盡量滿足妳”長風說完,牽著炎兮的小手,兩人睡到第二天….

喜歡就讚一下!!!
5 3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死黨的老婆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健身房的激情
一夫兩妻
妻子的淫蕩自述
進錯房間 上錯床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熱門小說:
15年前往事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