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 人妻熟女

窗外的太陽很美,陽光透進窗戶,照射在文娟身上,將她雪白的胴體映得更 為潔白。薄薄的睡衣根本掩蓋不了她美好的身材,陽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堅 挺的乳房,雪白的大腿根部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黑色的一團。她舒展了一下身子, 睜開依然帶著睡意的美麗大眼,想起昨夜丈夫的瘋狂,一抹紅暈飛上臉頰。

文娟今年二十八歲,她和丈夫的感情歷程很長,從他們十五歲認識到結婚有 十三年之久。他們是轟轟烈烈的愛過的。誰能說他們沒有愛過?所以你要是問她 世界上有沒有愛情,她會很肯定的回答你,有!自從她與丈夫子揚步入結婚禮堂 的那天開始,文娟就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子揚,她這輩子只有子揚一個男人,子 揚就是她的一切!

梳洗之後,文娟在鏡子裡打量著自己,雪白的臉龐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散 發著柔和的光芒,艷紅的小嘴微微張合,清純中又帶著少婦的風姿。

結婚四年了,因為沒有小孩,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高挺的乳房,結實的臀 部,盈盈小腰惹人受憐。文娟滿意的一笑,伸手撫上乳房,昨夜丈夫的瘋狂令她 的乳房現在還有一絲微痛,「真的好舒服……」文娟羞紅著臉,彷彿又看到丈夫 在面前用力搓揉著她的乳房。

「啊……我怎麼了?昨天弄了一夜,為什麼現在還會想?」文娟甩甩頭,拋 開腦海裡的慾望,扭著身子走到客廳,四處收拾著。她是一個典型的家庭婦女, 但她從怨言,為了讓丈夫一回來就有一個好心情,她總是盡力將家收拾的干干
淨淨。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下午了,文娟做好飯菜,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忙迎出去,西裝筆挺的子揚就站在門前。 「老公,你回來了。」文娟高興的撲過去,摟著子揚的脖子,「我好想你 哦。」

「老婆,昨天玩了那麼久,你還想我呀?」子揚調笑著說。 文娟羞紅著臉,扭著腰不依道:「討厭啦,人家是想你,又不是想……」 「不是想什麼?」子揚放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移到她的乳房上,隔著衣服輕輕 的撫摸著。

「啊…」文娟一雙眼睛似乎要滴出水來,丈夫的撫摸令她全身舒暢,「不 ,是想…那個嘛。」文娟倚在子揚身上,輕聲說著。 子揚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經意的掀開文娟的上衣,直接撫上文娟的乳房, 撥弄著她小巧的乳頭,乳頭在他的愛撫下,迅速挺立起來。

文娟的呼吸急促起來,整個人都靠在子揚身上,緊緊摟著他,湊到他的耳 邊,吐氣如蘭地道:「啊……不是想做……做愛啦……子揚,我……我想……」子揚忽然吻住她的嘴,文娟從鼻子裡哼了一聲,蛇一樣的香舌立即伸進子揚 的嘴裡,與他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子揚熱烈的吻著文娟,撫摸乳房的手漸漸加大 了力氣,妻子的乳房令他愛不釋手。

在子揚的挑逗下,文娟早已春意盈然,只感到全身火熱,胯下更似有團火在 燒,小穴裡已情不自禁的流出淫水。一聲聲呻吟從她的櫻唇裡發出,但丈夫仍不 緊不慢的挑逗著自己,文娟忍不住將手伸到丈夫的胯下,隔著褲子握住他的陰 莖,溫柔的揉著,但子揚的陰莖卻仍然是軟著的,雖然她在不停的撫摸,卻好像 沒有作用,「啊……怎麼回事?」文娟心裡像被火燒著,身子像蛇般扭動著。

子揚忽然推開她,說:「文娟,我餓了,我們先吃飯吧。」 文娟難過得快要哭出來似的,水汪汪的大眼幽怨地看著子揚,櫻唇不住的顫 動,子揚輕拍她的臉柔聲說:「寶貝,我今天好累,現在好餓呢。」

文娟雖然慾火焚身,但柔順的她卻不願違背丈夫的意思,只得強壓住慾火, 和子揚一起來到飯桌前吃飯。 勿勿吃完飯,文娟又望著子揚,「鈴鈴……」子揚的手機響了,「喂,我是 啊,現在?哦,好吧,我馬上就來。」子揚掛上電話,對文娟歉然道:「文娟, 公司急著找我,我要去公司了。」

文娟心底一陣失落,卻說:「公事要緊,你快去吧,我幫你拿外衣。」文娟 拿起丈夫的西裝,幫他穿上,忽然間,她看到丈夫耳後有個淡淡的唇印,文娟心 底一震,這不是她的,今天她沒有搽口紅,丈夫耳後怎麼會有唇印?剎那間,文 娟的心亂成一團,頓時呆住了。

子揚卻沒有察覺到文娟的異樣,電話又響了,子揚快速拿起電話:「喂,我 已經過來了啊,別急,我馬上就到。」掛上電話,子揚對文娟說:「我走了,晚 上可能會回來的晚點。你別等我了。」

文娟心亂如麻,「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丈夫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不,不可 能,他對我那麼好,昨天晚上我們還那麼恩愛,怎麼會呢?」 子揚見文娟神思恍惚,奇怪的問:「文娟,怎麼了?」

文娟驚醒過來,忙強顏笑道:「沒事,你快去吧。」子揚點點頭,快步出 門,文娟看著子揚消失在門口,心底響起一個聲音:「跟去看看吧,他是不是真 的去公司?」她慢慢移動腳步,跟在丈夫後面。

子揚根本沒想到文娟會跟著來,一直走著,走到隔壁一間大廈,進了電梯, 文娟的心一陣陣刺痛,「丈夫真的不是去公司。」眼看著電梯停下,文娟也跟著 上去,剛出電梯,就看到子揚的背影消失在一間房門前。文娟快步來到門前,大 門還沒有關緊,顯然是子揚太大意了,只聽到子揚的笑聲:「你這個小騷貨,今 天操了你一天,你還不滿足,晚上還要叫我來。」

一個妖聲妖氣的聲音回答說:「是啊,我是很騷,誰讓你的雞巴這麼厲害, 哼,你不想就別來呀。」 文娟從門縫朝裡看去,只見子揚摟著一個妖艷的女子,說:「寶貝,我怎麼 會不想你呢?你看,你一叫我就來了。」說著就吻住那女人的嘴。

文娟心底一酸,眼淚忍不住的流出,又看到那女子的手在子揚的胯下不停的 動著,忽然推開子揚,跪在子揚面前,伸手解開子揚的褲帶拉下褲子,掏出子揚 的雞巴,一口含住,不停的吞吐著。

子揚的樣子顯得很陶醉,伸手摸著女子的頭,嘴裡哦哦直叫,說道:「你的 口技真棒,我老婆從不給我吹蕭,她說這樣髒。」 那女子聽到子揚的話,顯得更為賣力了,手不停的揉著子揚的兩個蛋,幾乎 將子揚的雞巴全吞進嘴裡。

子揚抱著女子的頭,屁股不停的聳動著,嘴裡直叫:「真爽,你的舌頭真厲 害,噢……真麻……」 文娟看得目瞪口呆,個性保守的她從沒想過會看到這種場面,雖然丈夫要求 自己這樣做過,但她總是不好意思,看到這女子的動作,心底不禁想道:「難道 子揚是因為這個而找她?」

那女子吐出雞巴,子揚的雞巴已然挺立,紅紅的龜頭一抖一抖的,那女子伸 手握住媚笑道:「好大啊。」 子揚一把握住她的乳房,哈哈笑道:「騷貨,就知道大雞巴,起來吧。」

那女子站起來,快速脫掉衣服,頓時一具豐滿的胴體出現在文娟眼前,大大 的乳房,乳頭鮮紅。 子揚在她的乳房上擰了一下,說:「趴下。」

那女子柔順的趴下身子,將屁股湊到子揚身前,子揚伏在她背上,雙手環抱 著她,用力搓著乳房,龜頭在她的屁股溝裡滑來滑去,那女子忽然悶哼一聲,子 揚的雞巴已插入她的小穴。 「插了一天還這麼緊,你的穴真不錯。」子揚笑著說,不停的挺動著雞巴。

那女子用力迎合著他,嘴裡哼哼直叫:「啊……用力……再用點力啊……你 的雞巴插的好深……用力……」她的腰肢不停的扭動著,勉強轉過身,湊上嘴與 子揚接吻著,子揚一邊吻一邊用力的插。 文娟看到眼前的場面,心冰冷的,丈夫的樣子再看不清楚,十三年的感情似 乎在這一刻完全消失了,她深愛著丈夫,而丈夫卻背叛了她。

裡面的兩個人完全不知道文娟在外面看著,越來越瘋狂,兩人緊摟在一起, 瘋狂的聳動著,淫聲浪語越來越大。 子揚忽然用力挺動了幾下,長籲一聲,伏在女子的背上,一動不動。文娟再 看不下去了,個性柔和的她沒想過要進去拆穿他們,她默默的流淚,離開這令她 心碎的地方。

來到大街上,四周的燈光已經亮起,文娟失魂的走著,無意間來到一間酒吧 門前,文娟苦笑著走進酒吧,酒吧裡很熱鬧,文娟要了一瓶酒,大口喝著,冰冷 的酒進入口中,卻令她的神智更為迷糊。

迷濛中一個男子走到她的身邊,伸手搭上她的肩膀:「小姐,一個人?你這 麼漂亮怎麼沒人陪伴呢?」 「漂亮?」文娟大笑著說:「我真的漂亮嗎?」 「你當然漂亮,你是全場最引人注目的女孩。」那男人說。

文娟又大口喝了一口,彷彿要將心底的傷痛發洩出來似的大聲說:「不,我 不漂亮,我是被人拋棄的女人。」 那男子輕摟著她,湊到她耳邊說:「小姐,沒有人會拋棄你。」

一種麻麻的感覺從耳邊傳來,令文娟感到很舒服,她醉了,她望著男子,忽 然說:「帶我走吧。」 男子臉上閃過一絲狂喜,摟著文娟走進一個包廂,包廂很大,裡面竟然連床 都有,牆上掛著一面大鏡子。

一進包廂,男子的手就撫上文娟的乳房,一種莫名的快感從文娟心底升起, 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撫摸,這種感覺令她有種報復的快感。 文娟毫不抗拒的依偎著他,男子的手越來越用力,雙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撫摸 著,文娟也把手伸到男子的雙腿間,握住已經漲大的雞巴,用力搓著。

男子的嘴湊過來,吻上文娟的嘴,文娟熱烈的回應著她,她早已忘了眼前的 是個陌生人,她心底,只有報復的慾望! 丈夫與那女子做愛的場面又出現在她的眼前,文娟忽然用力扯下男子的褲 子,露出那漲大的雞巴,猛然一口含住。

男子發出一聲滿足的呼聲,一動不動。 文娟第一次含著男人的雞巴,那淡淡的味道並不令她反感,她用力的吮吸 著,雖然毫無技巧可言,可是她柔軟的舌頭仍然令男子迷醉不已。

男子拉起她,輕輕脫去她的衣裳,讓她美麗的胴體展露出來,男子發出一聲 聲讚歎,輕柔的撫摸著她全身的肌膚。

文娟發出了呻吟聲,那男子的撫摸令她飯前強壓下的慾火熊熊燃燒起來,她 已經站立不穩了,倒在床上,男子跟著壓在她的身上,嘴含著她的乳頭,輕輕的 吮吸著,麻麻的感覺令文娟全身無力。

男子的一隻手順著文娟美好的曲線,滑到她的小穴,輕柔的撫慰著她,文娟 閉著眼睛,臉色暈紅,享受著男子的愛撫,那熟練的技巧令文娟全身舒暢。忽然 全身一緊,男子的兩根手指已插她的陰道,來回抽動著。

文娟全身一陣顫抖,小穴裡淫水不斷流出。理智已漸漸消失,她渴望著男人 的陰莖…… 男子的陰莖已漲得發痛,他輕輕分開文娟的大腿,將龜頭抵住文娟的陰唇, 輕輕的滑動著。

「啊,他要插進來了。」文娟想道:「真的要這樣嗎?我怎麼會這麼淫蕩? 雖然丈夫對不起我,但我這麼做對嗎?」僅餘的一絲理智在文娟腦海裡迴盪。 男子已經忍耐不住了,慢慢的插,文娟只感到龜頭已分開自己的陰唇,正不 斷的往裡探進。

「不……」文娟忽然大叫一聲,用力推開男子,男子詫異的看著她,文娟忽 然流出了淚水,「我不是淫穢的女人,我不能這樣。」文娟心底有個聲音在大叫 著。她站起身子,朝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走去。

男子在她身後叫著:「你怎麼了?」 文娟沒有理他,彎下腰,拾起衣服,剛要穿上,卻在對面的鏡子裡看到了自 己,暈紅的雙臉,高挺的乳房,全身的曲線令人著迷不已。

文娟怔怔的看著,想 起了早上在自己家中鏡子裡的自己,「這是我嗎?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文 娟的手又撫上自己的乳房,那男子又來到她身後,從鏡子裡深深的望著她的雙 眼,文娟只覺得心底一陣迷茫……

窗外的太陽很美,陽光透進窗戶,照射在文娟身上,將她雪白的胴體映得更 為潔白。薄薄的睡衣根本掩蓋不了她美好的身材,陽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堅 挺的乳房,雪白的大腿根部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黑色的一團。她舒展了一下身子, 睜開依然帶著睡意的美麗大眼,想起昨夜丈夫的瘋狂,一抹紅暈飛上臉頰。

文娟今年二十八歲,她和丈夫的感情歷程很長,從他們十五歲認識到結婚有 十三年之久。他們是轟轟烈烈的愛過的。誰能說他們沒有愛過?所以你要是問她 世界上有沒有愛情,她會很肯定的回答你,有!自從她與丈夫子揚步入結婚禮堂 的那天開始,文娟就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子揚,她這輩子只有子揚一個男人,子 揚就是她的一切!

梳洗之後,文娟在鏡子裡打量著自己,雪白的臉龐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散 發著柔和的光芒,艷紅的小嘴微微張合,清純中又帶著少婦的風姿。

結婚四年了,因為沒有小孩,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高挺的乳房,結實的臀 部,盈盈小腰惹人受憐。文娟滿意的一笑,伸手撫上乳房,昨夜丈夫的瘋狂令她 的乳房現在還有一絲微痛,「真的好舒服……」文娟羞紅著臉,彷彿又看到丈夫 在面前用力搓揉著她的乳房。

「啊……我怎麼了?昨天弄了一夜,為什麼現在還會想?」文娟甩甩頭,拋 開腦海裡的慾望,扭著身子走到客廳,四處收拾著。她是一個典型的家庭婦女, 但她從怨言,為了讓丈夫一回來就有一個好心情,她總是盡力將家收拾的干干
淨淨。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下午了,文娟做好飯菜,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忙迎出去,西裝筆挺的子揚就站在門前。 「老公,你回來了。」文娟高興的撲過去,摟著子揚的脖子,「我好想你 哦。」

「老婆,昨天玩了那麼久,你還想我呀?」子揚調笑著說。 文娟羞紅著臉,扭著腰不依道:「討厭啦,人家是想你,又不是想……」 「不是想什麼?」子揚放在她腰上的手慢慢移到她的乳房上,隔著衣服輕輕 的撫摸著。

「啊…」文娟一雙眼睛似乎要滴出水來,丈夫的撫摸令她全身舒暢,「不 ,是想…那個嘛。」文娟倚在子揚身上,輕聲說著。 子揚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經意的掀開文娟的上衣,直接撫上文娟的乳房, 撥弄著她小巧的乳頭,乳頭在他的愛撫下,迅速挺立起來。

文娟的呼吸急促起來,整個人都靠在子揚身上,緊緊摟著他,湊到他的耳 邊,吐氣如蘭地道:「啊……不是想做……做愛啦……子揚,我……我想……」子揚忽然吻住她的嘴,文娟從鼻子裡哼了一聲,蛇一樣的香舌立即伸進子揚 的嘴裡,與他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子揚熱烈的吻著文娟,撫摸乳房的手漸漸加大 了力氣,妻子的乳房令他愛不釋手。

在子揚的挑逗下,文娟早已春意盈然,只感到全身火熱,胯下更似有團火在 燒,小穴裡已情不自禁的流出淫水。一聲聲呻吟從她的櫻唇裡發出,但丈夫仍不 緊不慢的挑逗著自己,文娟忍不住將手伸到丈夫的胯下,隔著褲子握住他的陰 莖,溫柔的揉著,但子揚的陰莖卻仍然是軟著的,雖然她在不停的撫摸,卻好像 沒有作用,「啊……怎麼回事?」文娟心裡像被火燒著,身子像蛇般扭動著。

子揚忽然推開她,說:「文娟,我餓了,我們先吃飯吧。」 文娟難過得快要哭出來似的,水汪汪的大眼幽怨地看著子揚,櫻唇不住的顫 動,子揚輕拍她的臉柔聲說:「寶貝,我今天好累,現在好餓呢。」

文娟雖然慾火焚身,但柔順的她卻不願違背丈夫的意思,只得強壓住慾火, 和子揚一起來到飯桌前吃飯。 勿勿吃完飯,文娟又望著子揚,「鈴鈴……」子揚的手機響了,「喂,我是 啊,現在?哦,好吧,我馬上就來。」子揚掛上電話,對文娟歉然道:「文娟, 公司急著找我,我要去公司了。」

文娟心底一陣失落,卻說:「公事要緊,你快去吧,我幫你拿外衣。」文娟 拿起丈夫的西裝,幫他穿上,忽然間,她看到丈夫耳後有個淡淡的唇印,文娟心 底一震,這不是她的,今天她沒有搽口紅,丈夫耳後怎麼會有唇印?剎那間,文 娟的心亂成一團,頓時呆住了。

子揚卻沒有察覺到文娟的異樣,電話又響了,子揚快速拿起電話:「喂,我 已經過來了啊,別急,我馬上就到。」掛上電話,子揚對文娟說:「我走了,晚 上可能會回來的晚點。你別等我了。」

文娟心亂如麻,「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丈夫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不,不可 能,他對我那麼好,昨天晚上我們還那麼恩愛,怎麼會呢?」 子揚見文娟神思恍惚,奇怪的問:「文娟,怎麼了?」

文娟驚醒過來,忙強顏笑道:「沒事,你快去吧。」子揚點點頭,快步出 門,文娟看著子揚消失在門口,心底響起一個聲音:「跟去看看吧,他是不是真 的去公司?」她慢慢移動腳步,跟在丈夫後面。

子揚根本沒想到文娟會跟著來,一直走著,走到隔壁一間大廈,進了電梯, 文娟的心一陣陣刺痛,「丈夫真的不是去公司。」眼看著電梯停下,文娟也跟著 上去,剛出電梯,就看到子揚的背影消失在一間房門前。文娟快步來到門前,大 門還沒有關緊,顯然是子揚太大意了,只聽到子揚的笑聲:「你這個小騷貨,今 天操了你一天,你還不滿足,晚上還要叫我來。」

一個妖聲妖氣的聲音回答說:「是啊,我是很騷,誰讓你的雞巴這麼厲害, 哼,你不想就別來呀。」 文娟從門縫朝裡看去,只見子揚摟著一個妖艷的女子,說:「寶貝,我怎麼 會不想你呢?你看,你一叫我就來了。」說著就吻住那女人的嘴。

文娟心底一酸,眼淚忍不住的流出,又看到那女子的手在子揚的胯下不停的 動著,忽然推開子揚,跪在子揚面前,伸手解開子揚的褲帶拉下褲子,掏出子揚 的雞巴,一口含住,不停的吞吐著。

子揚的樣子顯得很陶醉,伸手摸著女子的頭,嘴裡哦哦直叫,說道:「你的 口技真棒,我老婆從不給我吹蕭,她說這樣髒。」 那女子聽到子揚的話,顯得更為賣力了,手不停的揉著子揚的兩個蛋,幾乎 將子揚的雞巴全吞進嘴裡。

子揚抱著女子的頭,屁股不停的聳動著,嘴裡直叫:「真爽,你的舌頭真厲 害,噢……真麻……」 文娟看得目瞪口呆,個性保守的她從沒想過會看到這種場面,雖然丈夫要求 自己這樣做過,但她總是不好意思,看到這女子的動作,心底不禁想道:「難道 子揚是因為這個而找她?」

那女子吐出雞巴,子揚的雞巴已然挺立,紅紅的龜頭一抖一抖的,那女子伸 手握住媚笑道:「好大啊。」 子揚一把握住她的乳房,哈哈笑道:「騷貨,就知道大雞巴,起來吧。」

那女子站起來,快速脫掉衣服,頓時一具豐滿的胴體出現在文娟眼前,大大 的乳房,乳頭鮮紅。 子揚在她的乳房上擰了一下,說:「趴下。」

那女子柔順的趴下身子,將屁股湊到子揚身前,子揚伏在她背上,雙手環抱 著她,用力搓著乳房,龜頭在她的屁股溝裡滑來滑去,那女子忽然悶哼一聲,子 揚的雞巴已插入她的小穴。 「插了一天還這麼緊,你的穴真不錯。」子揚笑著說,不停的挺動著雞巴。

那女子用力迎合著他,嘴裡哼哼直叫:「啊……用力……再用點力啊……你 的雞巴插的好深……用力……」她的腰肢不停的扭動著,勉強轉過身,湊上嘴與 子揚接吻著,子揚一邊吻一邊用力的插。 文娟看到眼前的場面,心冰冷的,丈夫的樣子再看不清楚,十三年的感情似 乎在這一刻完全消失了,她深愛著丈夫,而丈夫卻背叛了她。

裡面的兩個人完全不知道文娟在外面看著,越來越瘋狂,兩人緊摟在一起, 瘋狂的聳動著,淫聲浪語越來越大。 子揚忽然用力挺動了幾下,長籲一聲,伏在女子的背上,一動不動。文娟再 看不下去了,個性柔和的她沒想過要進去拆穿他們,她默默的流淚,離開這令她 心碎的地方。

來到大街上,四周的燈光已經亮起,文娟失魂的走著,無意間來到一間酒吧 門前,文娟苦笑著走進酒吧,酒吧裡很熱鬧,文娟要了一瓶酒,大口喝著,冰冷 的酒進入口中,卻令她的神智更為迷糊。

迷濛中一個男子走到她的身邊,伸手搭上她的肩膀:「小姐,一個人?你這 麼漂亮怎麼沒人陪伴呢?」 「漂亮?」文娟大笑著說:「我真的漂亮嗎?」 「你當然漂亮,你是全場最引人注目的女孩。」那男人說。

文娟又大口喝了一口,彷彿要將心底的傷痛發洩出來似的大聲說:「不,我 不漂亮,我是被人拋棄的女人。」 那男子輕摟著她,湊到她耳邊說:「小姐,沒有人會拋棄你。」

一種麻麻的感覺從耳邊傳來,令文娟感到很舒服,她醉了,她望著男子,忽 然說:「帶我走吧。」 男子臉上閃過一絲狂喜,摟著文娟走進一個包廂,包廂很大,裡面竟然連床 都有,牆上掛著一面大鏡子。

一進包廂,男子的手就撫上文娟的乳房,一種莫名的快感從文娟心底升起, 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撫摸,這種感覺令她有種報復的快感。 文娟毫不抗拒的依偎著他,男子的手越來越用力,雙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撫摸 著,文娟也把手伸到男子的雙腿間,握住已經漲大的雞巴,用力搓著。

男子的嘴湊過來,吻上文娟的嘴,文娟熱烈的回應著她,她早已忘了眼前的 是個陌生人,她心底,只有報復的慾望! 丈夫與那女子做愛的場面又出現在她的眼前,文娟忽然用力扯下男子的褲 子,露出那漲大的雞巴,猛然一口含住。

男子發出一聲滿足的呼聲,一動不動。 文娟第一次含著男人的雞巴,那淡淡的味道並不令她反感,她用力的吮吸 著,雖然毫無技巧可言,可是她柔軟的舌頭仍然令男子迷醉不已。

男子拉起她,輕輕脫去她的衣裳,讓她美麗的胴體展露出來,男子發出一聲 聲讚歎,輕柔的撫摸著她全身的肌膚。

文娟發出了呻吟聲,那男子的撫摸令她飯前強壓下的慾火熊熊燃燒起來,她 已經站立不穩了,倒在床上,男子跟著壓在她的身上,嘴含著她的乳頭,輕輕的 吮吸著,麻麻的感覺令文娟全身無力。

男子的一隻手順著文娟美好的曲線,滑到她的小穴,輕柔的撫慰著她,文娟 閉著眼睛,臉色暈紅,享受著男子的愛撫,那熟練的技巧令文娟全身舒暢。忽然 全身一緊,男子的兩根手指已插她的陰道,來回抽動著。

文娟全身一陣顫抖,小穴裡淫水不斷流出。理智已漸漸消失,她渴望著男人 的陰莖…… 男子的陰莖已漲得發痛,他輕輕分開文娟的大腿,將龜頭抵住文娟的陰唇, 輕輕的滑動著。

「啊,他要插進來了。」文娟想道:「真的要這樣嗎?我怎麼會這麼淫蕩? 雖然丈夫對不起我,但我這麼做對嗎?」僅餘的一絲理智在文娟腦海裡迴盪。 男子已經忍耐不住了,慢慢的插,文娟只感到龜頭已分開自己的陰唇,正不 斷的往裡探進。

「不……」文娟忽然大叫一聲,用力推開男子,男子詫異的看著她,文娟忽 然流出了淚水,「我不是淫穢的女人,我不能這樣。」文娟心底有個聲音在大叫 著。她站起身子,朝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走去。

男子在她身後叫著:「你怎麼了?」 文娟沒有理他,彎下腰,拾起衣服,剛要穿上,卻在對面的鏡子裡看到了自 己,暈紅的雙臉,高挺的乳房,全身的曲線令人著迷不已。

文娟怔怔的看著,想 起了早上在自己家中鏡子裡的自己,「這是我嗎?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文 娟的手又撫上自己的乳房,那男子又來到她身後,從鏡子裡深深的望著她的雙 眼,文娟只覺得心底一陣迷茫……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離過婚的美女
把自己獎勵給學生的老師
風騷幼師
我在法國的真實經曆
我被迷奸之后
冰冰和爸爸的真實性經驗
真實往事---我做攝影師那些年的回憶
淫猥的陰戶
女友傻傻讓人幹
我的目標就是我姐姐
熱門小說:
離過婚的美女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