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馨怎麼淪為妻奴 強暴性虐

在一間五十平米左右的磚瓦房裏,一個高大的戴眼鏡的男子,正在拖動一個麻布口袋。

這個男子看起來斯斯文文,老老實實,一看就是很規矩的上班族。

地上的麻袋裏,不知裝了什麼,對於這個男子來說,又沉又重。

戴眼鏡的男子,把麻袋拖到屋子中間,用刀劃開麻袋口。

麻袋裏面,竟然是一個身穿黑色女OL職業裝,前凸後翹,皮膚白嫩的年輕少女。

那個少女非常漂亮,臉蛋粉裏透紅,就如桃花,黑色的秀發又長又柔順,如絲綢。

少女的身材也很苗條。

她穿著短裙,一雙性感修長的腿,穿著薄如蟬翼的黑絲,腳上蹬著高跟鞋。

可是,少女被反綁著,眼睛被黑布蒙住,嘴巴被黑布條死死勒緊,口水沾濕了她的衣襟。

她漂亮的雙腿,並在一起,腳踝處被麻繩捆著。

而且,少女似乎失去了意識。

少女的胸起碼有C罩杯,她胸前露出一抹雪白。

隻見她胸前的名牌上寫著:「高級經理文馨。」

把文馨拖到屋子中間,似乎耗費了男子不少的力氣。

「哈哈哈。

真不容易,我費勁千辛萬苦,終于把你弄到中東這個小國家來了。

到了C國,其他哪個國家的警察也奈何不了我了!」戴眼鏡的男子狂放地笑道。

「先給你鎖上這個項圈……你在這裏,就插翅也難飛了。」

男子從旅行包,拿出一個不鏽鋼合金材質的項圈,鎖在文馨粉嫩的脖頸上。

項圈厚一公分,寬三公分。

項圈上刻著字:「淵今的女奴文馨。」

項圈背面還有一排小字:「如遇到此女奴逃跑,請撥打電話XXXX或聯系女奴主人。

項圈合法編號XXXX」戴眼鏡的男子的名字,正是淵今。

「嗨,醒醒!」淵今輕輕拍打文馨的美貌臉蛋,解開文馨腳上的繩索。

「嗚?嗚嗚嗚!」文馨幽幽醒轉,害怕得直叫。

淵今覺得文馨得聲音非常好聽,文馨恐懼害怕的「嗚嗚嗚」的叫聲,簡直是最動聽的天籟。

「嘿!嘿!冷靜!你如果照我說的做,我就不傷害你!明白嗎?!」淵今壓在文馨的身上,文馨絲毫無法反抗。

淵今這麼對文馨吼了好幾次,文馨終于平靜下來,驚恐地點點頭。

「站起來。

這邊走。」

淵今輕柔地扶文馨起來。

文馨什麼也看不見,說不出話,隻好任由淵今擺弄。

淵今扶著文馨,向房間深處走去。

這麼小一間五十平米的房子,居然內有乾坤。

淵今扶著文馨走到牆角,拉開一個地闆活動門,下面居然有樓梯。

樓梯不很長,通向一個地下室。

地下室高兩米,隻有十幾平米大,有個細窄走廊,有個兩米高,五米寬的巨大黑鐵牢籠。

淵今扶著文馨,走下樓梯,把文馨關進了牢籠裏。

「嗚嗚嗚嗚!」文馨陷在一片黑暗中,又驚恐,又無助。

淵今貪婪地看著文馨胸前,露出的雪白肌膚,在锃亮項圈襯托下,文馨的鎖骨雪膚是那樣誘人。

「別吵,別鬧。

我就給你解開,讓你自由一點。

不許耍花樣!明白嗎?」聽見淵今的威脅,文馨明白,現在要讓眼前的綁匪安心下來,不傷害自己。

文馨乖巧地點點頭。

淵今覺得文馨鵝蛋型的臉蛋,這樣銀鈴般好聽的聲音,這麼苗條火辣的身材,簡直棒呆了。

淵今幾乎不想解開文馨,就讓文馨這樣無助,這樣隻能依靠他。

但是,淵今依然解開了文馨。

因為,他帶著文馨,漂洋過海,又坐輪船,又坐車,跑到這個遠離原來國家的中東小國家C國。

文馨已經被綁了太久。

淵今先解開了文馨的手,然後解開了蒙住文馨眼睛嘴巴的黑布條。

文馨張開模糊的眼,有些不適應光亮。

她打量了下四周,發現身處一個地下黑牢。

鐵籠裏角落有個馬桶,洗漱台。

靠牆位置放了一張床。

鐵籠外面,垂下數條鐵鏈。

地下牢籠四面牆都是未經裝飾的水泥牆,一面牆上方,有個方窗通氣透光。

文馨的目光,最終,鎖定在眼前男子的臉上。

她大驚失色,罵道:「淵今?!你是不是我的助理,唐淵今?!」淵今嘴角揚起一抹壞笑,張開雙臂,戲謔地對文馨說:「歡迎來到C國!」文馨的手腳被捆了好久,還沒回過血,有些發麻。

但是文馨奮力地站起來,給了淵今一個耳光。

淵今沒有躲閃,也沒有還手,硬挨了文馨一巴掌,臉上有了五指印,眼鏡也歪掉了。

「為什麼?我待你不薄……我……」文馨的話說不下去了,因為淵今扶正了黑邊眼鏡,拿出了手機。

手機上,有一張照片,照片上,在文馨的辦公室裏,文馨坐在辦公桌上,撩起了裙子,張開穿著黑絲的腿。

她蒙著眼,帶著手銬,雙手拿著按摩跳蛋,瘋狂地隔著胖次和絲襪,按摩自己的陰部。

照片上,文馨是那樣的瘋狂,那樣的忘我,滿臉發情的表情,口水流到下巴也毫無察覺。

從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文馨用按摩跳蛋,按摩的地方,絲襪和小褲褲濕了好大一片。

不明液體,從辦公桌上,滴答滴答地,掉到地上……「你怎麼會有……這張照片?」當文馨看見這張照片,她驚訝得捂住了嘴,再也沒有盛氣淩人的口氣。

「哼。」

淵今把手機揣回口袋,冷笑一聲,說道,「你每個星期,總會有兩三天,借口加班,卻把自己鎖在辦公室裏自慰。

你每次自慰,都會把自己以各種方式捆起來,還叫得非常大聲……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嗎?」「還有,你每天都穿著齊B的超短裙,穿著黑色絲襪和高跟鞋,在我面前罵我。

你總是罵我,罵我這,罵我那……」說到這,淵今有些激動,「你分明就是想引誘我!對不對?!」文馨被淵今的氣勢鎮住了,其實,從看到那張照片起,文馨就明白,自己完全落入了淵今的掌控之中。

文馨是享譽業界的高級公司經理,前兩天才上了報紙頭條。

在頭條照片上的文馨,是笑盈盈和市長握手的白道精英,是風光無限的地方人物。

淵今手中的照片,要是流露出去……「女總裁文馨,在辦公室玩自虐走火」這樣的新聞,估計各大媒體會非常感興趣的。

尤其是八卦的國人,一定樂于追捧這樣的頭條。

她文馨,會比現在更有名一萬倍,可惜,是錯誤的名聲……「你,你還沒回答我,你為什麼有這張照片?」文馨色厲內荏地大喝,試圖重新在淵今面前,找回自己以前的威嚴。

「有一天,你自慰的時候,忘了鎖門……偏偏你還蒙住自己的眼。

我悄悄拍了這張照,關上門離開了。

你都沒有發現……」淵今嘲諷地笑道。

「你,你胡說!我外號星奈子的,文,文馨大人,才不會做這種事……」「嘻嘻,你要是不做這種事。

我手上怎麼會有你的照片?要不是拍下這張照片,讓我日夜欲火中燒,我還不會,把你擄掠來C國呢……」「什麼,什麼國?我聽都沒聽過有這種國家。

你少唬我了。

說吧,你要多少錢?不論你要多少,我都給得起……」文馨雖然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其實她已經嚇破了膽。

淵今看起來,既高大,又可怕。

說話的時候,文馨一步步怯生生後退。

淵今卻一步步緊逼。

文馨退到了牆邊,背靠地下室水泥牆,已經退無可退。

淵今比文馨高一個頭,他伸出一隻手,撐在牆上,身子幾乎壓在了文馨的身上。

文馨的心,如小鹿亂撞。

文馨試圖說服淵今:「你放我走吧。

其實,其實我……」「你以為隻是錢的問題?!你平時太囂張了,總是說我這不對,那不對……而你的女秘書小王,學曆比我高,和你一樣是女人,長得好看。

女秘書小王卻什麼都對,永遠不會犯錯!你明白嗎?!」淵今最後一句話是吼出來的。

「我,我道歉……請放我走。

我不會告發你的……我會給你很多錢,而且,我道歉……」文馨蹬著高跟鞋的性感雙腿,有些微微顫抖。

「恩~你要早用這麼怯生生的,嬌嗲嗲,像女人的聲音說話……你在公司,也不會被叫做母老虎了。」

「他們竟然私下裏這樣叫我?額,我錯了,請放我走吧……」文馨沒有說完,淵今霸道地吻住了文馨。

讓文馨剩下的句子,吞了回去。

文馨用纖細雪白的小手打淵今。

淵今把文馨的雙手,按在牆上,強行把舌頭伸進文馨的嘴裏。

文馨幾乎無法呼吸,嘴裏鼻子裏都是淵今的氣味。

「噢!你敢咬我?!」淵今突然呼痛,放開了文馨。

「像個男人一樣,放我走吧。

趁警察找來之前,我不會告發你的……」文馨強自鎮定地理好了衣服。

但是,捂著胸,一臉嬌羞的文馨,卻羞恥地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對淵今的吻有了誠實的反應。

她覺得胸部變得好奇怪,乳頭髮硬。

如果蹲下去,從文馨的裙底看去,會發現文馨的胖次,有一小片濕痕……該死,現在可不是發浪的時候,我為什麼這麼敏感?文馨想。

「警察?你以為還在原來的國家嗎?我們坐了那麼久輪船,你即使被捆在麻袋裏,你一點也感覺不到?我們現在在中東一個小國家,這個國家叫C國。

原來國家的警察,是管不到這裏來的。

而且,C國允許女性性奴買賣,是個奴隸制國家!你被我擄掠來這裏,你脖子上鎖了代表性奴身份的項圈,我再去辦下手續,你就是我合法的奴隸了!」淵今猖狂地叫囂,不停地指著地上。

「什麼,什麼C國。

不可能有這樣的國家,我從沒聽過……」文馨一臉驚愕。

「連你都沒聽過,你不是哈佛才女嗎?雙碩士學位精英嗎?那你指望我們原來國家的警察,找來這裏嗎?」淵今得意地笑道。

「不,不可能……我的手機……」文馨摸身上,一無所獲,她抓住淵今的衣領搖晃,「還我手機錢包身份證……」「做夢吧!敢咬我!我把你關在這裏兩天,我需要花兩天時間,辦好手續。

手續辦好後,我們就是C國居民,你就是我的合法性奴。

在這個國家,除非年老或醜陋,沒有人要的女人。

大部分女人都是性奴……」「我不信……放我走……」文馨慌了,拉著淵今的胳膊。

「老實呆在這……」淵今把文馨扔在鐵籠裏的床上,關上鐵籠,上了鎖。

他「登登登」通過樓梯,出了地下室。

當淵今把地下室的,活動地闆門關上。

文馨呆在地下室牢籠裏,立刻陷入黑暗和恐懼。

唯一帶給她光明和空氣的,隻有牆上,一小方窗子。

那麼小一個窗子,還被裝上了鐵柵欄。

文馨突然摸到脖子上的項圈,她覺得好恥辱,她摸到項圈上刻了字,卻不知道刻的什麼。

她努力扒下項圈,項圈上了暗鎖,不大不小剛剛好鎖在她的脖子上。

文馨垂下淚,她這樣二十多歲,青春年華的少女,卻被鎖上屈辱的項圈,這是多麼大的羞辱?!文馨踩在床上,努力通過地下室牆上方窗,向外叫喊,呼救。

根本沒人理她。

好不容易一個老婆婆,從方窗前走過。

文馨還以為得了救星。

文馨趕緊對老婆婆說:「求求你救救我。」

那老婆婆看起來是當地人,脖子上帶了幾圈金項鏈,手上帶了好幾個金鐲子,全身皮膚黝黑,有點像是非洲人血統。

文馨滿以為就此得救,卻沒想到那老婆婆,張開滿口殘缺黃牙的嘴,啐了文馨一口口水,罵道:「臭婊子,別吵了。

再大喊大叫,吵到老娘睡覺。

老娘不但要找你主人麻煩,還要從這窗子裏,給你塞一泡我愛犬的狗屎!」文馨漂亮白美的臉蛋,被老婆婆噴了一臉,黏糊糊的口水,又臭又惡心。

可是,文馨不想放棄獲救的機會,她繼續叫道:「求求你救救我,我會給你很多錢,美元,我給你美元!」聽到美元,老婆婆停下了腳步,回到窗前,又吐了文馨一口口水:「我要是救了你,依照C國法律,我全家都會被賣成性奴。

去你的美元,有錢了不起啊?!沒看見老娘戴的金首飾嗎?」老婆婆說完,不理會文馨的吵鬧,兀自走了。

文馨又叫喊了好幾個小時,方窗前再沒別人走過,沒人再理會她。

洗幹淨臉的文馨,摸著項圈,流淚道:「怎麼會這樣?淵今……」這天一直到晚上,淵今也沒來看文馨。

可是,就在這牢籠裏,文馨居然躺在床上,不可抑制地,撫摸起了自己的身子。

「嗚,以前,做夢有時候會夢到,被賣到鳥不拉屎的地方。

妾身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被粗野的漢子輪流艸……沒想到,卻讓淵今為妾身實現了嗎?噢……好有感覺……」文馨躺在地下室,髒污的床上,一手隔著衣服,揉捏自己的蓓蕾,輕輕揉搓胸前柔軟雪白的雙峰,一手隔著小褲褲,按著尿道口,快速地摩擦。

「恩~好想要~不行,我在做什麼?我現在是被綁架……真的被綁架……好刺激!好想被什麼東西捆起來……好熱,好癢……」文馨張開腿,把被子裹成團,騎在被子上,前後磨蹭。

「嗚~啊……項圈,好牢固。

該死的淵今,竟然給妾身鎖上項圈。

好棒的項圈~我早就想買一個了……可惜,一直沒找到我的那個他。

恩哼……好舒服……」文馨這天晚上好晚才睡著,可是這晚,淵今始終沒出現。

文馨看地牢裏隻有她一個人,她把地牢的方窗,用床單遮住。

她撩起裙子,她張開腿,把雙腿間的部位,在鐵籠的欄杆上,上下磨蹭……「好癢~我是不是應該有個,被綁架的樣子?可是,對方是淵今,卻又覺得莫名的安心……噢,舒服……」兩天后,文馨晚上又自己折騰自己,她一粒米也沒進,隻喝了點水。

餓得沒力氣了。

淵今走下地下室,顯得很高興。

「手續辦妥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合法性奴。

我們都是C國居民,不過我是你主人,你是我性奴。

一切都是合法的。」

淵今給文馨帶了面包水果,刀叉,牛肉,和一套衣服。

淵今打開牢籠,把帶來的東西,遞給文馨。

「我要換衣服,你可不可以背過去?」文馨害羞地問。

「我們會在這裏天長地久地住下去,你遲早要被我看光的。」

「以後,給你看。

現在,我要換衣服……你能轉過去嗎?」「好吧。」

淵今轉過身。

文馨拿起水果刀,劃了淵今手臂一下。

「噢!」淵今手臂頓時鮮血淋漓,雖然傷的不深,但傷口很長,血流得很多。

「別過來,別逼我。」

文馨拿著刀,面向淵今。

「放下刀!你做這些都是徒勞的。」

「去你的C國法律,去你的性奴!星奈子文馨,要自由!」「你可以試試。」

淵今一點也不慌,出奇地冷靜。

「別逼我。」

文馨對淵今拿著刀,她繞過淵今,趁牢籠打開,地下室門沒鎖,她跑了出去。

當文馨跑出淵今的小屋,她隻跑了一百米的距離,就來到了街上。

街上人很多,車水馬龍。

街兩邊有許多擺攤的攤販,這裏看起來既貧窮,又落後,但是人很多,表面看起來很繁榮。

文馨舉目四望,看見這裏的建築,很有特點,有的建築修得富麗堂皇,兩三層樓,但有的建築是紅磚石棉瓦的平房,形成鮮明對比。

「救我,救我!」文馨見到人就喊。

可是,路人湊近看了看文馨脖子的項圈後,理也不理文馨,兀自走了。

文馨突然看見,街上,有一個肥胖的中年男人,手裏拎著兩根鐵鏈,正在遛狗。

可是,中年男人遛的狗,不是普通的狗,而是兩個豐臀巨乳,沒穿衣服的妙齡少女。

那兩個少女,四肢著地,身上帶著純銀裝飾,帶著臂環,項圈,腳鏈什麼的。

那兩個女孩沒穿衣服,被中年胖子牽著,在地上如狗一般爬行,卻絲毫不覺得羞恥。

這裏的路人看見這一幕,也自己走自己的路,就像司空見慣。

沒人大驚小怪。

「不,這不是真的。

這裏真的不是原來的國家,C國,現代真有奴隸國家?我不信……」文馨向外跑去。

她一路上,碰見好幾對情侶,女生都是像性奴一樣光著身子,帶著項圈。

周圍人,對這些情況都習以為常。

偶爾也有,有錢的女人,牽著男性奴。

文馨看見這些,幾乎絕望了。

她瘋狂地跑,跑累了就走。

當她走了大約一公裏路,走出市區。

她又走了一公裏左右的山路。

她發現,這裏貧窮得可怕,卻似乎有很多開好車的有錢人。

田裏丘陵的荒草,長得一人多高。

越是遠離市區,越是荒山野嶺。

當文馨走山路走到盡頭,她絕望了。

因為她走到了海邊,這裏居然是一個島國,一個小島。

高跟鞋磨痛了文馨的腳,可是殘酷的現實,擊碎了文馨的心,擊碎了文馨的希望。

「尼瑪,不可能的,竟然真的有把女人當性奴的國家?!C國?!去尼瑪的!」文馨撿起一塊石頭,扔進海裏。

「船!我要找船離開這裏……」文馨摸遍全身,居然在身上發現了一張美元。

文馨開始沿著海岸線,尋找肯搭載她的船隻。

突然,她在前面,看見了身穿警察服飾的壯男。

她開心地笑了,她歡快地跑過去,不顧穿著高跟鞋的腳,有多麼的痛,差點扭了腳。

她跑到穿警察衣服的男人身前,問:「你是警察嗎?我要求助……」好在沒有語言障礙,穿警察衣服的男子,懷疑地看著文馨,說:「是的。

女士,你需要什麼幫助?」灰頭土臉的文馨,頭上還有一根稻草,已經引起了警察的懷疑。

「我是被人抓來C國的,我叫文馨。

我原本是X國的人,求求你,救我。

有個變態囚禁我,綁架我來到C國。

求求你,一定要送我回X國。

我有錢,我有美元!」文馨幾乎語無倫次,她驚慌地重複著這幾句,幾乎像個神經病,她揮舞著手裏的唯一一張美元。

「我們為人民服務。

女士不要驚慌。」

警察不慌不忙地收起了文馨的美元。

「是的,是的。

謝謝你。」

文馨感激流涕。

「額……你有護照,或者身份證,或者任何可以證明你身份的東西嘛?這是我的警察證件,我現在懷疑你非法入境。」

警察亮出了自己的證件。

「沒有,我身上能證明我身份的東西,被那個綁架我的變態搜走了……我是逃出來的,我現在身上什麼也沒有……我是被綁架來的,我沒有犯罪,我不是非法入境……」文馨急忙解釋。

「等等。」

警察打斷了文馨的喋喋不休,「……誰說,你身上沒有東西,能證明你的身份?」警察的目光看向了文馨脖子上,锃亮刻字的項圈。

「什麼?」文馨呆住了。

警察伸手勾住文馨的項圈,文馨被勾得身子前傾。

文馨覺得好屈辱。

「別亂動,女士。」

警察開始看文馨項圈刻得文字。

「這不能代表什麼?這是綁架我的變態,強行給我戴上的……」文馨連忙解釋。

「閉嘴!轉身!」警察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得粗野又蠻橫。

文馨被警察擺弄著,轉過了背。

警察撩起文馨背後的頭髮,文馨覺得後脖子癢癢的。

警察讀完了文馨脖子項圈,正面後面刻得所有字。

警察突然就拿出手銬,抓住文馨纖弱的手腕,「哢嚓」「哢嚓」把文馨反銬起來。

「跪下!」警察喝道。

警察說著,一踢文馨的膝彎。

文馨背對警察,硬生生跪在了地上,海灘邊碎石子,咯得文馨的膝蓋好痛。

文馨覺得膝蓋已經破皮流血了。

「為什麼……」文馨還沒問出來,警察已經公式化地暴喝起來:「閉嘴!賤女奴,你不過就是一個逃跑的賤奴!還敢騙我?!作為女奴,你竟然敢逃跑,已經觸犯了C國第八款第354條!如果你的主人淵今先生,不肯饒恕你!你將被烙上烙印,公開拍賣!就像一頭豬,你這賤女奴!作為女奴,你根本就不能持有任何財産!你還偷竊你主人的錢,而且,你試圖賄賂警察!這夠你坐一輩子牢的,你這一輩子都將以女奴的身份,度過餘生!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沒權請律師!」「什麼?」文馨幾乎要哭出來。

警察又掏出一副輕巧的鋼腳鐐,鎖在文馨穿黑絲的雙腳腳踝上。

他粗野地提起文馨的手臂,文馨的胳膊被提得生疼。

「不!這是什麼狗屁法律?!我要上訴,我要請律師!」「差點忘了……」警察狠狠打了文馨肚子一拳。

文馨痛得彎了腰,什麼話也說不出。

文馨覺得肺裏的空氣,全都跑光了。

警察竟然掏出了一個口球,粗野蠻橫地套在文馨的嘴上,又把口球的系帶在文馨腦後系牢。

文馨的嘴角流出口水,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了。

文馨的眼角,流下了兩行清淚。

「走!別裝死!」警察粗野地推著文馨,走向不遠處的警車。

文馨腳上腳鐐的鐵鏈,颳過地上碎石,發出「叮鈴鈴」的響聲。

可是,文馨走著走著,卻覺得一股欲火在心中點燃。

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H情節嗎?竟然在這種情況下實現,真諷刺。

噢,不,我為什麼越走,越H?不……文馨在心裏想道。

文馨的呼吸居然急促起來,小腹就像著了火,屈辱和被強制的感覺,就像燃料,讓火燒得更旺盛了。

警察該不會,就在車邊,就把我按在引擎蓋上,把我強啪了吧?文馨這麼想著,乳頭居然硬了。

警察帶著文馨,走到警車邊。

被強啪的景象並沒發生,警察直接把文馨塞進了後座。

令文馨更屈辱的是,警察用座位上鎖的一條鐵鏈,鎖住了她的脖子。

艸,我現在好想摸我的小穴……文馨很驚訝,自己心裏,現在居然想的是這個。

被這警察強啪也不錯啊,至少說明自己的魅力很高。

這個警察,肩膀好寬,腰好粗,好強壯……我在想什麼?文馨又想道。

可惜,或者令文馨慶幸的是,警察把她塞進警車後座後。

警察並沒有侵犯她,而是坐在駕駛座,在小本子上寫寫畫畫。

幾分鍾後,警察開車,把文馨載回了淵今的屋子。

文馨驚訝得眼睛都睜大了,她穿著高跟鞋,腳都被磨破皮了,走得好痛,走了那麼遠。

竟然又被警察,用車載著,送回了淵今這裏?!文馨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文馨拼命地叫喊,掙紮。

可是,這不但毫無用處,反而顯得她更加誘人。

文馨好想說,送我回原來的國家,我要請律師!可是,文馨現在,隻能戴著口球,「嗚嗚嗚」地亂叫,口水一絲絲晶瑩地從她嘴角流下。

「別叫!真羨慕你主人,要不是C國法律限制,我立刻就艸了你!可惜,艸你我會丟掉飯碗。

你要是再在那掙紮,叫喊,我立刻把雞巴塞進你的下面……」警察坐在駕駛位,用倒車鏡,看坐在後座的文馨,「嘖嘖嘖,安靜,這就對了,真是個標緻的美人。」

「看在你長得漂亮的份兒上,我再義務向你普及一下C國法律。

不管,你是被擄來,被綁來,或者被綁架來C國。

隻要你到了C國,你主人向政府,注冊了你的性奴身份。

你脖子上……」警察指了指脖子的位置,對文馨接著說,「你脖子上,戴上了C國政府發放的,合法的性奴項圈。

你就是你主人的性奴,你不能逃跑,不能持有財産。

你整個人都是你主人的,你主人怎麼對你都可以。

能夠決定你的生死!」「但你要是敢逃跑,或反抗……乖乖,你的麻煩就大了……明白?這就是C國法律,鐵的法律。

明白?」警察漫不經心地說。

「OK,我們已經到了你主人家。

我要下車,查一下你主人是不是有合法的性奴手續。

如果有……」警察說著下車。

文馨看見淵今,就站在家門口,和警察交談了幾句話。

淵今給警察看了幾張紙,警察點點頭,回到警車旁,打開門。

「下來,賤女奴!」警察解開文馨脖子鐵鏈,拉著文馨項圈,就把文馨粗野地拉下車。

幾乎拖著文馨,警察走到淵今身前,問:「這是你的女奴嗎?淵今先生?你確認一下?」淵今點點頭,感激地對警察說:「謝謝你,請你放開我的女奴,把我的女奴交還給我。」

文馨幾乎被警察拖得,出不了氣。

「不不不……」警察突然阻止淵今的手。

「聽著,這個女奴觸犯了好幾條法律,她逃跑,偷竊,而且試圖賄賂我。

還試圖引誘我……」「嗚嗚嗚!」文馨表示抗議,盡管她的項圈被拖著,她呼吸困難。

「所以,如果淵今先生你原諒這個女奴,這個女奴我們可以交還給你。

如果您不原諒她,她就會在屁股上,烙上個通紅的烙印,被公開賣掉……」警察繼續對淵今說道。

「當然,我原諒她。

把我的女奴文馨還我……」「不不不,我們為人民服務,這樣還你不行。

這個女奴身犯重罪……」警察說著,猛地一拳打在文馨的肚子上,又提起膝蓋,猛擊文馨雙腿之間的部位。

「嗚!」文馨痛得再也站立不穩,眼淚花瞬間就出來了,她被打得躺在地上,縮成一團。

可是她被反銬著,什麼也做不了。

「嘿!你做什麼?!」淵今瞬間火大了。

「冷靜!你如果襲警,我可以擊斃你!」警察的手已經握住了腰間槍柄。

「是的,我說了,我原諒我的女奴。

把我的女奴還給我……」淵今連忙說。

「是嗎?!」警察穿著黑色皮鞋的腳,又是一腳踢在地上的文馨身上。

踢完後,這警察還若無其事地對淵今說,「你知道的,我們為人民服務,這個女奴犯有重罪。

這個問題,我很為難……」「好吧,好吧。

你冷靜點,這不好!這一點也不好!我知道了……我不會讓你們為難……」淵今趕緊掏出錢包,數了錢給警察。

「為您服務,先生。

您的女奴我就交還給您了。

請你看管好她……」警察打開了文馨的手銬腳鐐口球,收起手銬腳鐐口球,上了警車走了。

「你還好嗎?要不要送你去醫院?」淵今趕緊扶起文馨。

「你說呢?這警察是哪國人?長得黑不溜秋的,我的胃的酸水都快冒出來,你還問我好不好?」文馨捂著肚子和下身,痛得幾乎走不動路。

「叫你別逃跑……」「嗚嗚嗚,我不敢了……誰叫你要綁架我來這鳥不拉屎的C國?」文馨悔得腸子都青了。

「我對這個國家也不是很熟。

我隻知道,在這裏,我可以和你天長地久……」淵今說。

文馨擡眼看了看淵今,又看了看淵今手臂的刀傷,沒說話,心裏卻有些愧疚。

回到小屋,淵今扶文馨坐在沙發上,為文馨端茶倒水,給文馨吃了些東西。

雙腿間被膝蓋踢,文馨真的覺得好痛好痛。

好半天才緩和,吃了些東西,文馨不那麼餓了。

坐在沙發上,文馨認真地看著淵今:「請你帶我回原來的國家吧。

我付你雙倍,四倍的錢,而且不會告發你……我說真的。

你手裏那張照片,就憑那張照片,你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情。

求求你,讓我回去,做我的經理……要是不行……」文馨撩起裙子,著急地對淵今說:「我現在就可以配合你,再讓你拍一些我自慰的片子。

你可以用這些片子,命令我,額,命令我,給你口交,給你足交,做任何事都行……求求你,我知道你是個好人。

帶我回去吧?」文馨見淵今不為所動,竟然說道:「回去原來的國家,我嫁給你……」淵今突然就火了,指著窗外罵道:「回去原來的國家,你隻會和開寶馬的小白臉鬼混!你根本不會拿正眼瞧我!我在你眼裏,永遠一無是處……」「不,不是的……」「不是?隻有在這裏,我才能占有你!在這裏,這個小島上,沒人會幫你逃跑。

你是我合法的奴隸!」淵今大聲地對文馨罵道。

文馨也徹底火了,對淵今罵道:「你這個沒膽量的混蛋!你算什麼男人?你喜歡我,卻不敢說出來嗎?!你是個膽小鬼!懦夫!你隻敢把我綁到這裏來,綁到這個鳥不拉屎的C國來!你敢讓我回去嗎……」「去你的!」淵今抄起旁邊桌子上的手銬,繩子,拉起文馨。

小屋裏面,靠牆有張白色床單的雙人床,床頭尾有雕花鐵欄杆。

淵今把文馨扔到床上,「哢嚓」兩聲,把文馨的雙手銬在床頭的欄杆。

文馨擺弄手銬,用纖細雪白柔嫩的雙手掙紮,卻隻弄得欄杆和鐐銬,發出脆響。

「你這個混蛋,你以前就是我手下。

過一萬年也別打算做我主人!什麼性奴,我呸!你根本就是個懦夫!」文馨一口氣罵個不停。

淵今不回嘴,讓文馨側躺著,把文馨的一條腿,大小腿折疊起來,捆起來。

他又把文馨的另一隻絲襪腳的腳踝,用繩子綁在床尾。

「你隻敢綁我,綁我就有用嗎?你就是個垃圾,臭蟲!沒有學曆,沒有公司資曆,什麼事都做不好的笨蛋!有種放開我啊?」文馨狠狠罵道。

文馨一條黑絲腿,被拉直捆在床尾,另一條絲襪腿,被折疊綁起來。

淵今拿出一盒什麼膏藥,粉紅色的,像洗髮乳。

淵今用手指扣了一點,伸進文馨的小褲褲。

文馨覺得淵今的手,在自己的小穴抹了什麼,清涼清涼的。

「你,你做什麼?你抹了什麼?」文馨突然有些害怕,可是她纖弱雪白的雙手被銬,鐵欄杆是這樣堅固,她根本無法掙紮。

一條腿被折疊捆起來,她也不能很好地並攏雙腿。

「罵,接著罵……」淵今去洗了手,坐在沙發上,看起了報紙,吃起了水果。

「你個垃圾,你就是個人渣……」文馨又罵了十分鍾,突然覺得不對勁。

她的小穴,被抹了藥的部位,開始變得火熱,又癢又酥麻,超舒服的,就像被性愛高手,溫柔細心,大膽地挑逗。

她整個人都像被點燃了,快感讓她有點迷離。

雙腿間的痕癢,讓她幾乎發瘋了。

濕濕滑滑的液體,流了好多好多,絲襪小褲褲都被浸透了。

「嗚~你到底抹了什麼?!好癢~哦,好熱!你個垃圾,笨蛋。

嗚~」文馨在床上翻滾。

文馨努力地磨蹭雙腿,她快發瘋了,好想用雙手,把小穴摳爛,又想找東西,狠狠地磨蹭小豆豆。

「哦~你個垃圾~嗚嗚嗚~好舒服~哦~」文馨的謾罵,變成了呻吟,春聲浪語響徹整個房間。

「噢!」文馨好想用什麼東西,捅爛下體,鑽心的癢。

又癢,又麻酥酥的,又更加的想要,陷入這樣循環的文馨,偏偏一條腿被拉直捆住。

文馨隻能在床上,像魚一樣掙紮,用被屈膝捆起來的黑絲腿,努力地磨蹭擠壓雙腿間的小縫。

文馨看著淵今的眼神都變了,她好想撲上去,她罵道:「嗚~你個垃圾~就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嗎?懦夫~」淵今老神在在地坐著啃蘋果,看報紙。

好想用繩子,狠狠勒過胯下,噢,快來個人,把我緊緊地捆起來。

欺負我,蹂躪我,隨便……文馨心想。

被子?床上有被子?文馨顧不得羞恥,她用被折疊捆起來的一條腿,去夠床上的被子。

就算夾著被子磨蹭一下也好呀?文馨心想。

可是被屈膝捆起來的腿,不太好用,文馨隻能用膝蓋碰到被子。

就連簡單地,夾被子磨蹭這種事,自己也做不到了嗎?哦,好舒服,我好想要……文馨嬌羞地咬住唇,面朝下趴在床上。

被折疊捆起的一條腿,腳上的高跟鞋挨著屁股。

操,看淵今坐在那,多得意……就不讓淵今看見咱的臉。

嗚嗚嗚,我想把高跟鞋插進去……文馨翻滾身子,讓臉埋進枕頭裏。

「啊~笨蛋淵今,你到底給咱抹的什麼藥,為什麼……好像,好像有個人,不停地用手,摸我的下面?」文馨終于忍不住,翻過身,大罵道。

「求我……」「什麼?」「求我艸哭你……」「我才不要!求你,你做夢吧你!」「很好,今天,今晚,你就這樣睡覺。

我去地牢裏的床上睡……」淵今說著,起身要走。

「嗚嗚,求你……」文馨小聲地說。

「什麼?沒聽見!」「求你艸哭我,太癢了。

我已經忍到極限了……插我,用東西捅爛我,隨便用什麼!好癢!」文馨竟然大聲叫道。

「你再說一遍?」「艸我……」文馨不好意思了,小聲說。

「太小聲,我出去尋找別的女奴去……」「我就是RBQ,你來艸我啊!求你,艸哭我!」文馨不顧羞恥地大叫。

淵今解開文馨腳上的繩子,他早就硬得發痛了。

他讓文馨像小母狗一樣趴著,掏出小弟弟,在文馨屁股上磨蹭。

「嗚~啊~」文馨被磨蹭得浪叫不斷,「進,進來啊……」淵今壞笑著說:「說,你是我的女奴。

不說就不插你。」

文馨的小穴被磨蹭得愛液橫流,像著了火,隻好乖乖趴著,小聲說:「不要,我說不出口……太羞恥了……」淵今輕輕揉捏文馨的胸,用手伸進文馨衣服裏,在文馨的乳尖打轉。

「拜托你,放進來……」文馨羞怯地回身,高高地翹著屁股,小聲說。

「文馨女奴,你很乖嗎?」淵今一巴掌打在文馨的屁股上,「叫主人!」「不要!好害羞……」淵今讓文馨面朝天躺下,壓在文馨的身上。

他伏在文馨胸前,一顆扣子一顆扣子解開文馨的女士OL裝,露出文馨雪白的巨乳,蕾絲系帶內衣。

文馨胸前的肌膚,是那樣完美無瑕,猶如白雪。

淵今解開文馨的內衣,先用手指,在文馨胸前的葡萄上畫圈,輕輕地揉捏,再一口含住。

文馨看著眼前,趴在自己身上,掌握自己命運的男人。

敏感的胸,暴露在空氣中,又被一口咬住,吸允。

「恩~啊~」最敏感處被襲,文馨的身子反弓了起來。

「請不要看~」文馨看見淵今,虎視眈眈地,狂野地一邊吸允葡萄,一邊盯著自己,不覺羞紅了臉。

文馨突然感覺,淵今的一隻大手向下,伸進了自己可愛蕾絲白色內褲裏。

淵今的手,好熱好溫暖,一下子摸到了文馨的蜜源處。

「不要摸!」文馨害羞地呢喃,因為她的私處,已經濕得一塌糊塗……「嘖嘖嘖,好多水啊,文馨~」淵今的大手,隻摸了一把,就抽出來,可是手上已經全是文馨濕濕滑滑的液體。

淵今故意把手拿到文馨面前,張合五指,淵今戲謔著調笑文馨:「文馨,你看,五指間可以拉絲了,這些透明的液體絲線是什麼呢?」「才,才沒有!」文馨好想逃,卻隻能任由淵今摸遍全身。

「恩哼~啊~啊啊哈啊~」淵今的大手開始挑弄文馨的小豆豆,文馨不可抑制地呻吟起來。

淵今伸進一根手指,翻開文馨蜜源的小陰唇,淵今覺得文馨的蜜穴,濕滑又溫暖。

「啊啊啊~恩恩~不要啊~」文馨的大腦已經一片空白,雪白修長的大腿,無意識地張開,雪白嬌軀一顫一顫的。

「說,文馨是奴隸,叫主人。」

文馨雪白的雙峰,在淵今手裏變了形狀。

「文馨是淵今的奴隸,求淵今主人調教!插我……插我!文馨好難受,好癢~」文馨在淵今的身下掙紮,扭動,好像白色的羊羔。

淵今從文馨身上坐起來,讓文馨像狗一樣,把又白又挺大屁股翹起來,一挺昂揚的小弟弟,從後面,深深地刺進了文馨的蜜源。

「噢~好舒服~!」文馨竟然翻起了白眼。

「好美!文馨,你好美!」淵今握著文馨盈盈一握的腰身,狠狠捏住文馨雪白豐滿富有彈性的大屁股,狠狠從後面,一下,又一下,把硬挺的,在文馨蜜源深處沖刺!「啊啊啊!我愛大雞巴!!草,艸我!」文馨長長地呻吟一聲,浪叫起來。

文馨蜜源流下了一大灘液體,打濕了床上一大片。

「說,你愛淵今的大雞吧!」淵今又粗又硬又大又火熱的,在文馨的蜜源進進出出。

「文馨愛淵今的大雞吧!」文馨趴在床上,撅著雪白的屁股,感受著來自蜜源的沖刺。

她不知羞恥地浪叫道。

文馨覺得自己好屈辱,好像狗,無力無助地,被插,被征服,卻又好舒服,好火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文馨舒服得一連串地浪叫出聲。

「說,文馨天生就是給人草的!」淵今粗狂地吼道。

「文馨天生就是給淵今草的!噢~~竟然更粗,更硬了,快點再快一點!」文馨嬌聲浪叫,她雪白的身子,腰伸得好長,屁股撅得更高去配合淵今。

她被草得一浪一浪的。

「啪啪啪」的聲音在小房間回響,連床都使勁搖晃……「嗯哈,恩哈!啊啊啊~」文馨的浪叫響了一夜。

第二天醒來,淵今讓文馨側躺,擡起文馨一條腿,從側後面狠狠插入了文馨。

「啊啊啊啊啊啊啊!」文馨被插得高潮了一次,她累得不想動彈。

趁文馨不想動,淵今把文馨的手銬解開,把文馨的衣服脫光,隻讓文馨穿吊帶黑絲襪和高跟鞋,又把文馨反銬起來。

文馨又苗條,又高挑,又白,手腿修長。

文馨的屁股又挺又白,胸渾圓雪白粉嫩。

淵今把文馨拖到地下室,吊捆起來,把文馨的雙腳分開捆在一根長棍的兩端。

文馨的嘴被堵了起來。

文馨努力繃直性感的黑絲雙腿,才勉強用高跟鞋夠著地面。

文馨有些驚恐地看著,眼前掌控自己,把自己像魚一樣捆起來的淵今。

淵今拿起一條鞭子,狠狠一鞭打在文馨的背上。

「呀啊~」盡管被堵著嘴,文馨還是叫出了聲。

文馨的眼淚一下子痛得湧了出來。

淵今又是一鞭,打在文馨雪白的胸上。

文馨隻覺得胸,好痛好痛,鞭子抽過的地方,就好像被撕裂一樣。

「啊!」文馨的慘叫聲,不斷地響起,因為淵今,一鞭又一鞭打在文馨的身上。

「呀~啊~嗚嗚~」文馨好想求饒,卻連張嘴說話也做不到。

淵今看起來很享受這個過程,他喜歡看文馨楚楚可憐的樣子,看文馨像被撕成碎片一樣柔弱,他打在文馨身上,看著文馨因為疼痛而顫抖,叫喊。

「嗚嗚嗚嗚!」文馨呼痛,卻換來淵今更多的鞭打。

「嚶嚶嚶!」文馨想逃,銬住她手的鐵鏈,如此牢固。

她的腳也被分開捆住,合攏雙腿這個簡單的動作,她都做不到。

「啪!」淵今又是一鞭,打在文馨雪白的翹臀。

「嗚嗚~」文馨流著淚,看著眼前,她不得不臣服的男人。

她除了楚楚可憐地哭泣,祈禱下一鞭不那麼疼痛,她什麼也做不到,就像風中瑟瑟發抖的枯葉。

「爽!你以前不是對我說這說那嗎?不是趾高氣昂嗎?現在你說啊!」淵今狠狠一鞭,打在文馨的身上。

「嗚嗚!」文馨流下更多眼淚,痛得身子像過電一樣抖了抖。

淵今丟了鞭子,他抱住文馨隨著鐵鏈搖晃的赤裸嬌軀,他親吻文馨的耳朵,發鬢,脖子。

「你不要以為我打你,是我恨你。

其實,是我愛你……」淵今抱住文馨,久久不肯放開。

淵今從旁邊桌上,拿起一個電動陽具,那電動陽具黑色,尺寸很大很粗。

「被鞭打,你竟然會濕……」淵今蹲在文馨胯間,看了看,戲謔地嘲諷道。

「嗚嗚嗚!」文馨想要抗議。

淵今把黑色大陽具開關打開,把好粗的陽具,直接插進了文馨的下面。

「嗚嗚嗚嗚嗚!」文馨好想抗議,她好想說,「這個太大了,會裂開的!嗚嗚嗚嗚!」可惜文馨說不出口。

文馨覺得,好大好粗的,直接擠開自己的蜜源,插進了身體裏面。

接著,一陣強力的震動,把文馨送上了雲端。

「啊啊啊啊啊啊啊~」文馨覺得自己的腦海,被強烈的快感淹沒了。

淵今又把一個小跳蛋,塞進文馨的後面,打開了陽具和跳蛋的開關,開到最大!「嗚嗚嗚!」文馨好想說,「快關掉,我受不了啊啊啊啊!我後面還是處女地啊!!哦哦哦哦哦哦,好舒服~~」淵今握住文馨前面蜜源插的陽具,隨便動了動。

「嗚嗚嗚!」文馨居然像篩糠一樣顫抖,像過電一樣叫得好大聲,她居然尿了!黃黃的尿液順著陽具流了下來,好像水龍頭流下的自來水一樣!「看來你喜歡這個!」淵今甩了甩手上的尿液,拿出一小截繩子,繞過文馨腰間,捆了個丁字褲,把陽具和跳蛋,進一步勒緊,勒進文馨身體深處。

「嗚嗚嗚嗚嗚嗚!我受不了了,嗚嗚嗚,好舒服!不要……」文馨好想這麼叫出聲來。

可惜,文馨連並攏雙腿也做不到,她試著收緊陰道,卻得來更加強烈的快感。

就連身上的鞭打,帶來的灼傷一樣的痛,也一並在文馨的身上化為了甘美快意!「我去吃點東西,文馨你慢慢享受吧!」淵今說著離開牢房,留文馨一個人在這裏顫抖,嬌叫。

「嚶嚶嚶。

不要啊!關掉按摩棒啊啊啊啊!」文馨多麼想說。

文馨的胯間,一陣劇烈的抖動,迎來了一個小高潮……淵今身後,地下室的門「彭」一聲關閉。

在黑暗中,文馨的快感成倍增長。

不知過了多久,淵今終于把爛泥一樣的文馨,放了下來。

淵今把文馨解開,溫柔地抱進牢籠。

他把文馨抱在懷裏,把文馨反銬著,給文馨喂了些吃的喝的。

淵今把文馨的大小腿折疊起來,分別鎖住。

文馨的雙腿可以分開合攏,但是文馨無法站起來,也無法伸直了。

「這樣,你就隻能跪著了。」

淵今壞笑著對文馨說。

文馨可憐巴巴地看著淵今,她已經知道抗議是無效的。

淵今給文馨穿了一條黑色蕾絲小褲褲,在小褲褲裏,文馨蜜源處,放了一個跳蛋。

淵今又給文馨鎖了一條項圈,並且把文馨雙手銬在身前,用一條一尺長的鐵鏈,鏈接手銬和項圈。

文馨的雙手,被銬在身前,隻能摸到自己的胸,就像小狗狗一樣垂在胸前。

「知道為什麼這樣把你銬起來嗎?」淵今問文馨。

文馨搖了搖頭。

「因為這樣,你就不能摸自己的陰部了,你就不能偷偷自慰了。」

「好壞……」「不過,我在你內褲放了個跳蛋,這是遙控器。

要不要用,就看你自己了。」

淵今把遙控器放在文馨的手裏。

「誰會自慰?才不會用這種東西……」文馨說著,把跳蛋遙控器扔到一邊的地上。

「嘿嘿,你可別後悔。」

淵今把文馨放在牢籠裏的床上,起身鎖上牢籠出了牢籠。

「你去哪?我怕黑……」文馨羞怯地道。

「我給你準備了電視,你不用怕。

我一會就回來看你。」

淵今拍了拍,牢籠外面牆上掛著的液晶電視。

「至於內容……」淵今打開電視,電視裏開始播放各種各樣的A片,而且聲音開得好大。

「下流!」文馨害羞地罵道,她側身向牆躺著。

「嘿嘿,我給你準備的電視,二十四小時播放,要不要看,隨你。

我先上去補個覺,一會給你帶吃的。」

淵今說完,關上地下室門,走了。

地下室裏,隻剩下文馨一個人。

文馨孤零零地,在地下室裏。

牢籠外的液晶電視,大聲地播放著A片。

文馨被銬著,又哪也去不了,怪無聊地。

她慢慢從床上,轉過身,開始看電視裏,男女做愛。

「啊,啊,啊~」電視裏的女人,被操的淫水直流,不知羞恥地大聲浪叫。

文馨看著電視,下面不自覺地濕潤了。

文馨就像以前看電視那樣,不自覺地想伸手去摸小穴。

可是,這次,她的手被銬著,摸不到。

她隻好用折疊被捆著的雙腿,互相磨蹭。

「恩啊~」越磨蹭,文馨越是小腹火熱起來。

而且,被捆的雙腿,勒緊皮膚的鐵鏈,脖子上的項圈,被銬住的雙手,都讓文馨的欲火越來越旺盛。

「壞淵今,會很快回來的吧?我好想要被艸~~啊啊~~好想摸小穴。」

文馨心想。

可是,不論文馨怎麼嘗試,她的雙手,最多揉捏自己的胸,卻不能向下摸到小穴。

而文馨的蜜源附近,光光滑滑的,她並攏雙腿,也不能自慰啊?「恩,啊~淵今好壞,放了A片,人卻跑掉了。

讓我一個人看A片,還不許我換台……」文馨呼吸急促起來,體溫升高。

「那個遙控器呢?」文馨費力地爬起來,跪在床上,向下張望。

借著電視的微光,文馨看見遙控器躺在地上。

文馨的雙腿被捆著,她小心翼翼調整姿勢,屁股朝外慢慢地下床,用膝蓋著地。

文馨好不容易下床,摸到遙控器,打開了蜜源前的按摩器。

小豆豆前,一個小小的Q型按摩器「嗡嗡嗡」地震動了起來。

「嗚嗚,這個按摩器,震動幅度太小了。

弄得老娘更想要了……嗚嗚……」淵今是對的,這個液晶電視二十四小時,不斷地播放各種不重複的A片。

搞得文馨欲求不滿,卻又無法滿足……當七八個小時後,淵今再次走進地下室的時候……文馨哭著哀求道:「嗚嗚,給我高潮,求求你,我要大雞吧。

艸我,我什麼都答應你!我做你的女奴……淵今主人……」淵今嘴角揚起壞笑,把文馨扔到床上,狠狠地插了文馨一頓。

這麼過了幾天,文馨的慾望一天比一天旺盛,一點也不想著逃跑了……這天,淵今把文馨的鐐銬解開,牽著文馨走出地下室。

淵今隻一個眼神,文馨笑著,乖巧地迎了上去。

文馨環住淵今的脖子,貼在淵今身上。

淵今擡起文馨一條腿,怒挺的昂揚一下子插進了文馨的蜜源。

「啊啊啊啊啊~」文馨和淵今做了一次後,淵今給文馨套上項圈,牽著文馨出門。

「主人,不要,星奴害羞……」「沒事的,這裏的人司空見慣,星奴習慣就好了。」

淵今微微一笑,輕輕一扯文馨脖子上的項圈。

文馨隻好跟著淵今,四肢著地,在淵今身後,被牽著出門。

出了門,微風一吹,文馨頓覺全身涼颼颼的,莫名的刺激感湧上心頭,文馨竟然濕了。

「主人,我們去哪啊?」文馨問。

盡管沒有限制文馨四肢的自由,文馨也不再有逃跑的念頭。

「去醫院。」

一路上,文馨看見,也有別的女奴一絲不掛,被主人牽著上街。

但大多數人,都是衣冠楚楚走在街上,文馨的雪白屁股,高高翹起,在地上趴著走,她覺得好羞恥。

有個貴婦,牽著一條真正的貴賓犬,那貴賓狗毛茸茸的,一尺高,很小巧,棕黃色,竟然跑來聞文馨。

那貴賓狗的主人,站著和淵今聊天,貴賓犬竟然圍著文馨,又是「汪汪」叫,又是撕牙咧嘴的。

文馨好害怕那隻狗,會咬自己。

文馨竟然趁淵今不注意,小聲對貴賓犬說:「你也鎖著項圈,我也鎖著,不對,你是套著項圈,我的項圈是鎖了的。

你看,我們是同類……不要咬我呀……我下面還夾著一個按摩跳蛋……嗚嗚……」文馨自己都覺得,自己這麼對狗說話好羞恥,可是她這麼說了之後,陰部又熱又濕。

出門之前,文馨喝了好多水,這會她陰部一麻,竟然當街高潮了。

「嗚嗚嗚~」文馨竟然嬌吟叫出了聲。

「哦!你的狗真沒禮貌,竟然當街尿了出來!」牽著貴賓的貴婦,對淵今驚訝地叫道。

文馨的胯下,果然濕了好大一片,文馨竟然當街高潮,外加失禁了!「噢,這個畜生,真是太不懂禮貌了!」「嘖嘖嘖!」一群人圍著文馨搖頭交歎。

「嗚嗚嗚!不是的!」文馨快要哭出來了。

「額,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帶著它離開。」

淵今不顧髒,抱起文馨,快步走出了圍觀的人群,走到街邊椅子上,給文馨擦了擦。

文馨害羞地當街,趴在椅子上,翹起雪臀,讓淵今擦了擦陰部。

「好害羞,我要回家……」文馨哀求。

「我看你玩得挺H的。」

淵今壞笑,「我們去一下醫院就回家。」

「去醫院做什麼?」文馨嘴上說著不要,還是讓淵今牽著,來到醫院。

醫生給文馨的乳頭,陰蒂,注射了一點液體,又用一個像是穿耳洞的槍,給文馨的乳頭和陰蒂,注入了一顆很細小的鋼珠。

文馨不覺得痛,她摸了摸乳頭和陰蒂,感覺裏面有顆珠子。

醫生做完這些,對淵今交代兩句就走了。

淵今對文馨說:「給你做了身體改造,在你的敏感部位,埋下了可遙控的按摩器。」

「什麼意思?」文馨不解地問。

「隻要我一按這個。」

淵今拿出一個遙控器,遙控器有一紅一綠兩個按鈕。

淵今按了紅色按鈕。

「額啊啊~~啊~啊~」文馨害羞地抱著乳房,大聲浪叫起來,她覺得乳頭和陰蒂好癢,就好像被人捏住輕柔地按摩一樣。

「嗚嗚嗚,主人,你好壞~」文馨害羞地看向淵今。

「隻要我按下紅色按鈕,不管隔多遠,即使隔一公裏,你也會立刻發情。

要是按下綠色!」淵今按了下綠色按鈕,立刻鬆開按鈕。

「啊——!」文馨痛得尖叫了一聲,因為她感覺乳頭和陰蒂,有一陣電流竄過,就好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陰蒂和乳頭。

「好痛!呼,呼~」文馨痛得大口喘氣,眼淚花立刻在眼眶打轉。

「有了這個,隻需要一個按鈕,文馨就完全受我控制了!」淵今得意地說,說著按了紅色按鈕,「還可以調檔哦~換最低檔,我們回家吧。」

文馨趴在地上,一邊被淵今牽著走,一邊享受著陰蒂和乳頭,無限制的溫柔按摩。

文馨走過的地方,淫水水跡流了一地……淵今牽著文馨走出醫院,突然看見了驚人的一幕。

另一個女奴,赤身裸體,她憤怒地撲向警察,她怒吼著:「放我離開,我才不想做女奴!放我回到原來的國家!」警察「彭」地槍聲響起,那個女奴倒在了血泊之中……鮮紅的血,染紅了大地,震撼了淵今和文馨兩人。

淵今趕緊捂住文馨的眼睛。

淵今一言不發地,牽著文馨,回到住所。

淵今把文馨關進牢籠,文馨在牢籠裏輾轉反側一晚上,又是捏自己的胸,又是摸自己的小穴。

陰蒂和乳頭的小顆粒,始終電力強勁地按摩著,搞得文馨欲水橫流……文馨因為白天的一幕而驚恐,又心想,哦,看來我是真的逃不掉了,就在這裏做肉便器,好像比作公司老總更好啊……文馨這麼想著,竟然進入了新的一輪高潮。

誰知,第二天,淵今打開牢籠,他關掉了遙控開關,給了文馨一身衣服。

淵今讓文馨穿戴整齊,自己也西裝革履穿得整齊。

淵今牽著文馨的手,回到了原來的國家。

當淵今和文馨,踏上原來國家的那一刻,淵今對文馨說:「我想占有你的欲望,已經得到了滿足。

讓你在那麼恐怖的國家,作為女奴度過一生,並非我的本意。

我無意讓你在死亡的恐懼,黑暗中,備受煎熬。

我已經帶你回國,我放你走。

要告我怎樣,隨便……」淵今說完,竟然放開文馨的手,就這麼走了。

文馨在風中淩亂,不知所措……放走了文馨,淵今回到自己在原來國家的住所,沒日沒夜地喝酒作樂。

「文馨會報警吧?算算時間,我還有多少天呢?」淵今睡在自己床上,呆呆地看著天花闆。

誰知過了半個月,始終沒有警察來抓淵今。

淵今感到奇怪,卻並不放鬆警惕。

直到,有一天,淵今打開門,看見門外的文馨……文馨穿著白色蕾絲超短裙,白色吊帶襪,腳上穿著跟又尖又高的高跟鞋。

她害羞地站在門外,對淵今說:「我敲了好久的門,你怎麼不來開門?」看見文馨,淵今直接把文馨摟入了懷中,一邊狂熱地親吻文馨,一邊關上門。

兩個人幾乎是翻滾著,睡在了客廳的地上。

淵今扯開了文馨的蕾絲裙,粗俗地插進了文馨的蜜穴……雲雨之後,文馨給淵今遞上一杯水。

淵今剛好渴了,他一邊喝,一邊問:「你沒有報警嗎?」「我為什麼要報警?」文馨笑得如花如月。

淵今的眼簾突然好重,沉沉睡了過去。

當淵今醒來,他發現自己被大字型綁在自己的床上,文馨隻穿白色吊帶襪,坐在他身上。

文馨一手撫摸淵今的小弟弟,一手拿著剪刀,笑盈盈地看著淵今。

「不,不要啊!」淵今驚訝地喊道。

「給你一個選擇。」

文馨笑得如同惡魔。

「什,什麼選擇?」淵今驚訝。

「和我做愛,或者和你的小弟弟說,GOODBYE?」「做愛!當然選做愛!」淵今連忙張口大喊。

文馨丟開了剪刀,輕撫淵今的小弟弟。

淵今的小弟弟立刻堅挺粗硬。

「我已經不能沒有這種生活了,被淵今當做奴隸對待的生活……我要淵今也做我的奴隸,做文馨的奴隸……艸我!」文馨坐在了淵今的小弟弟上,緩緩地,用下面的蜜穴吞沒了小弟弟。

 

在一間五十平米左右的磚瓦房裏,一個高大的戴眼鏡的男子,正在拖動一個麻布口袋。

這個男子看起來斯斯文文,老老實實,一看就是很規矩的上班族。

地上的麻袋裏,不知裝了什麼,對於這個男子來說,又沉又重。

戴眼鏡的男子,把麻袋拖到屋子中間,用刀劃開麻袋口。

麻袋裏面,竟然是一個身穿黑色女OL職業裝,前凸後翹,皮膚白嫩的年輕少女。

那個少女非常漂亮,臉蛋粉裏透紅,就如桃花,黑色的秀發又長又柔順,如絲綢。

少女的身材也很苗條。

她穿著短裙,一雙性感修長的腿,穿著薄如蟬翼的黑絲,腳上蹬著高跟鞋。

可是,少女被反綁著,眼睛被黑布蒙住,嘴巴被黑布條死死勒緊,口水沾濕了她的衣襟。

她漂亮的雙腿,並在一起,腳踝處被麻繩捆著。

而且,少女似乎失去了意識。

少女的胸起碼有C罩杯,她胸前露出一抹雪白。

隻見她胸前的名牌上寫著:「高級經理文馨。」

把文馨拖到屋子中間,似乎耗費了男子不少的力氣。

「哈哈哈。

真不容易,我費勁千辛萬苦,終于把你弄到中東這個小國家來了。

到了C國,其他哪個國家的警察也奈何不了我了!」戴眼鏡的男子狂放地笑道。

「先給你鎖上這個項圈……你在這裏,就插翅也難飛了。」

男子從旅行包,拿出一個不鏽鋼合金材質的項圈,鎖在文馨粉嫩的脖頸上。

項圈厚一公分,寬三公分。

項圈上刻著字:「淵今的女奴文馨。」

項圈背面還有一排小字:「如遇到此女奴逃跑,請撥打電話XXXX或聯系女奴主人。

項圈合法編號XXXX」戴眼鏡的男子的名字,正是淵今。

「嗨,醒醒!」淵今輕輕拍打文馨的美貌臉蛋,解開文馨腳上的繩索。

「嗚?嗚嗚嗚!」文馨幽幽醒轉,害怕得直叫。

淵今覺得文馨得聲音非常好聽,文馨恐懼害怕的「嗚嗚嗚」的叫聲,簡直是最動聽的天籟。

「嘿!嘿!冷靜!你如果照我說的做,我就不傷害你!明白嗎?!」淵今壓在文馨的身上,文馨絲毫無法反抗。

淵今這麼對文馨吼了好幾次,文馨終于平靜下來,驚恐地點點頭。

「站起來。

這邊走。」

淵今輕柔地扶文馨起來。

文馨什麼也看不見,說不出話,隻好任由淵今擺弄。

淵今扶著文馨,向房間深處走去。

這麼小一間五十平米的房子,居然內有乾坤。

淵今扶著文馨走到牆角,拉開一個地闆活動門,下面居然有樓梯。

樓梯不很長,通向一個地下室。

地下室高兩米,隻有十幾平米大,有個細窄走廊,有個兩米高,五米寬的巨大黑鐵牢籠。

淵今扶著文馨,走下樓梯,把文馨關進了牢籠裏。

「嗚嗚嗚嗚!」文馨陷在一片黑暗中,又驚恐,又無助。

淵今貪婪地看著文馨胸前,露出的雪白肌膚,在锃亮項圈襯托下,文馨的鎖骨雪膚是那樣誘人。

「別吵,別鬧。

我就給你解開,讓你自由一點。

不許耍花樣!明白嗎?」聽見淵今的威脅,文馨明白,現在要讓眼前的綁匪安心下來,不傷害自己。

文馨乖巧地點點頭。

淵今覺得文馨鵝蛋型的臉蛋,這樣銀鈴般好聽的聲音,這麼苗條火辣的身材,簡直棒呆了。

淵今幾乎不想解開文馨,就讓文馨這樣無助,這樣隻能依靠他。

但是,淵今依然解開了文馨。

因為,他帶著文馨,漂洋過海,又坐輪船,又坐車,跑到這個遠離原來國家的中東小國家C國。

文馨已經被綁了太久。

淵今先解開了文馨的手,然後解開了蒙住文馨眼睛嘴巴的黑布條。

文馨張開模糊的眼,有些不適應光亮。

她打量了下四周,發現身處一個地下黑牢。

鐵籠裏角落有個馬桶,洗漱台。

靠牆位置放了一張床。

鐵籠外面,垂下數條鐵鏈。

地下牢籠四面牆都是未經裝飾的水泥牆,一面牆上方,有個方窗通氣透光。

文馨的目光,最終,鎖定在眼前男子的臉上。

她大驚失色,罵道:「淵今?!你是不是我的助理,唐淵今?!」淵今嘴角揚起一抹壞笑,張開雙臂,戲謔地對文馨說:「歡迎來到C國!」文馨的手腳被捆了好久,還沒回過血,有些發麻。

但是文馨奮力地站起來,給了淵今一個耳光。

淵今沒有躲閃,也沒有還手,硬挨了文馨一巴掌,臉上有了五指印,眼鏡也歪掉了。

「為什麼?我待你不薄……我……」文馨的話說不下去了,因為淵今扶正了黑邊眼鏡,拿出了手機。

手機上,有一張照片,照片上,在文馨的辦公室裏,文馨坐在辦公桌上,撩起了裙子,張開穿著黑絲的腿。

她蒙著眼,帶著手銬,雙手拿著按摩跳蛋,瘋狂地隔著胖次和絲襪,按摩自己的陰部。

照片上,文馨是那樣的瘋狂,那樣的忘我,滿臉發情的表情,口水流到下巴也毫無察覺。

從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文馨用按摩跳蛋,按摩的地方,絲襪和小褲褲濕了好大一片。

不明液體,從辦公桌上,滴答滴答地,掉到地上……「你怎麼會有……這張照片?」當文馨看見這張照片,她驚訝得捂住了嘴,再也沒有盛氣淩人的口氣。

「哼。」

淵今把手機揣回口袋,冷笑一聲,說道,「你每個星期,總會有兩三天,借口加班,卻把自己鎖在辦公室裏自慰。

你每次自慰,都會把自己以各種方式捆起來,還叫得非常大聲……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嗎?」「還有,你每天都穿著齊B的超短裙,穿著黑色絲襪和高跟鞋,在我面前罵我。

你總是罵我,罵我這,罵我那……」說到這,淵今有些激動,「你分明就是想引誘我!對不對?!」文馨被淵今的氣勢鎮住了,其實,從看到那張照片起,文馨就明白,自己完全落入了淵今的掌控之中。

文馨是享譽業界的高級公司經理,前兩天才上了報紙頭條。

在頭條照片上的文馨,是笑盈盈和市長握手的白道精英,是風光無限的地方人物。

淵今手中的照片,要是流露出去……「女總裁文馨,在辦公室玩自虐走火」這樣的新聞,估計各大媒體會非常感興趣的。

尤其是八卦的國人,一定樂于追捧這樣的頭條。

她文馨,會比現在更有名一萬倍,可惜,是錯誤的名聲……「你,你還沒回答我,你為什麼有這張照片?」文馨色厲內荏地大喝,試圖重新在淵今面前,找回自己以前的威嚴。

「有一天,你自慰的時候,忘了鎖門……偏偏你還蒙住自己的眼。

我悄悄拍了這張照,關上門離開了。

你都沒有發現……」淵今嘲諷地笑道。

「你,你胡說!我外號星奈子的,文,文馨大人,才不會做這種事……」「嘻嘻,你要是不做這種事。

我手上怎麼會有你的照片?要不是拍下這張照片,讓我日夜欲火中燒,我還不會,把你擄掠來C國呢……」「什麼,什麼國?我聽都沒聽過有這種國家。

你少唬我了。

說吧,你要多少錢?不論你要多少,我都給得起……」文馨雖然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其實她已經嚇破了膽。

淵今看起來,既高大,又可怕。

說話的時候,文馨一步步怯生生後退。

淵今卻一步步緊逼。

文馨退到了牆邊,背靠地下室水泥牆,已經退無可退。

淵今比文馨高一個頭,他伸出一隻手,撐在牆上,身子幾乎壓在了文馨的身上。

文馨的心,如小鹿亂撞。

文馨試圖說服淵今:「你放我走吧。

其實,其實我……」「你以為隻是錢的問題?!你平時太囂張了,總是說我這不對,那不對……而你的女秘書小王,學曆比我高,和你一樣是女人,長得好看。

女秘書小王卻什麼都對,永遠不會犯錯!你明白嗎?!」淵今最後一句話是吼出來的。

「我,我道歉……請放我走。

我不會告發你的……我會給你很多錢,而且,我道歉……」文馨蹬著高跟鞋的性感雙腿,有些微微顫抖。

「恩~你要早用這麼怯生生的,嬌嗲嗲,像女人的聲音說話……你在公司,也不會被叫做母老虎了。」

「他們竟然私下裏這樣叫我?額,我錯了,請放我走吧……」文馨沒有說完,淵今霸道地吻住了文馨。

讓文馨剩下的句子,吞了回去。

文馨用纖細雪白的小手打淵今。

淵今把文馨的雙手,按在牆上,強行把舌頭伸進文馨的嘴裏。

文馨幾乎無法呼吸,嘴裏鼻子裏都是淵今的氣味。

「噢!你敢咬我?!」淵今突然呼痛,放開了文馨。

「像個男人一樣,放我走吧。

趁警察找來之前,我不會告發你的……」文馨強自鎮定地理好了衣服。

但是,捂著胸,一臉嬌羞的文馨,卻羞恥地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對淵今的吻有了誠實的反應。

她覺得胸部變得好奇怪,乳頭髮硬。

如果蹲下去,從文馨的裙底看去,會發現文馨的胖次,有一小片濕痕……該死,現在可不是發浪的時候,我為什麼這麼敏感?文馨想。

「警察?你以為還在原來的國家嗎?我們坐了那麼久輪船,你即使被捆在麻袋裏,你一點也感覺不到?我們現在在中東一個小國家,這個國家叫C國。

原來國家的警察,是管不到這裏來的。

而且,C國允許女性性奴買賣,是個奴隸制國家!你被我擄掠來這裏,你脖子上鎖了代表性奴身份的項圈,我再去辦下手續,你就是我合法的奴隸了!」淵今猖狂地叫囂,不停地指著地上。

「什麼,什麼C國。

不可能有這樣的國家,我從沒聽過……」文馨一臉驚愕。

「連你都沒聽過,你不是哈佛才女嗎?雙碩士學位精英嗎?那你指望我們原來國家的警察,找來這裏嗎?」淵今得意地笑道。

「不,不可能……我的手機……」文馨摸身上,一無所獲,她抓住淵今的衣領搖晃,「還我手機錢包身份證……」「做夢吧!敢咬我!我把你關在這裏兩天,我需要花兩天時間,辦好手續。

手續辦好後,我們就是C國居民,你就是我的合法性奴。

在這個國家,除非年老或醜陋,沒有人要的女人。

大部分女人都是性奴……」「我不信……放我走……」文馨慌了,拉著淵今的胳膊。

「老實呆在這……」淵今把文馨扔在鐵籠裏的床上,關上鐵籠,上了鎖。

他「登登登」通過樓梯,出了地下室。

當淵今把地下室的,活動地闆門關上。

文馨呆在地下室牢籠裏,立刻陷入黑暗和恐懼。

唯一帶給她光明和空氣的,隻有牆上,一小方窗子。

那麼小一個窗子,還被裝上了鐵柵欄。

文馨突然摸到脖子上的項圈,她覺得好恥辱,她摸到項圈上刻了字,卻不知道刻的什麼。

她努力扒下項圈,項圈上了暗鎖,不大不小剛剛好鎖在她的脖子上。

文馨垂下淚,她這樣二十多歲,青春年華的少女,卻被鎖上屈辱的項圈,這是多麼大的羞辱?!文馨踩在床上,努力通過地下室牆上方窗,向外叫喊,呼救。

根本沒人理她。

好不容易一個老婆婆,從方窗前走過。

文馨還以為得了救星。

文馨趕緊對老婆婆說:「求求你救救我。」

那老婆婆看起來是當地人,脖子上帶了幾圈金項鏈,手上帶了好幾個金鐲子,全身皮膚黝黑,有點像是非洲人血統。

文馨滿以為就此得救,卻沒想到那老婆婆,張開滿口殘缺黃牙的嘴,啐了文馨一口口水,罵道:「臭婊子,別吵了。

再大喊大叫,吵到老娘睡覺。

老娘不但要找你主人麻煩,還要從這窗子裏,給你塞一泡我愛犬的狗屎!」文馨漂亮白美的臉蛋,被老婆婆噴了一臉,黏糊糊的口水,又臭又惡心。

可是,文馨不想放棄獲救的機會,她繼續叫道:「求求你救救我,我會給你很多錢,美元,我給你美元!」聽到美元,老婆婆停下了腳步,回到窗前,又吐了文馨一口口水:「我要是救了你,依照C國法律,我全家都會被賣成性奴。

去你的美元,有錢了不起啊?!沒看見老娘戴的金首飾嗎?」老婆婆說完,不理會文馨的吵鬧,兀自走了。

文馨又叫喊了好幾個小時,方窗前再沒別人走過,沒人再理會她。

洗幹淨臉的文馨,摸著項圈,流淚道:「怎麼會這樣?淵今……」這天一直到晚上,淵今也沒來看文馨。

可是,就在這牢籠裏,文馨居然躺在床上,不可抑制地,撫摸起了自己的身子。

「嗚,以前,做夢有時候會夢到,被賣到鳥不拉屎的地方。

妾身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被粗野的漢子輪流艸……沒想到,卻讓淵今為妾身實現了嗎?噢……好有感覺……」文馨躺在地下室,髒污的床上,一手隔著衣服,揉捏自己的蓓蕾,輕輕揉搓胸前柔軟雪白的雙峰,一手隔著小褲褲,按著尿道口,快速地摩擦。

「恩~好想要~不行,我在做什麼?我現在是被綁架……真的被綁架……好刺激!好想被什麼東西捆起來……好熱,好癢……」文馨張開腿,把被子裹成團,騎在被子上,前後磨蹭。

「嗚~啊……項圈,好牢固。

該死的淵今,竟然給妾身鎖上項圈。

好棒的項圈~我早就想買一個了……可惜,一直沒找到我的那個他。

恩哼……好舒服……」文馨這天晚上好晚才睡著,可是這晚,淵今始終沒出現。

文馨看地牢裏隻有她一個人,她把地牢的方窗,用床單遮住。

她撩起裙子,她張開腿,把雙腿間的部位,在鐵籠的欄杆上,上下磨蹭……「好癢~我是不是應該有個,被綁架的樣子?可是,對方是淵今,卻又覺得莫名的安心……噢,舒服……」兩天后,文馨晚上又自己折騰自己,她一粒米也沒進,隻喝了點水。

餓得沒力氣了。

淵今走下地下室,顯得很高興。

「手續辦妥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合法性奴。

我們都是C國居民,不過我是你主人,你是我性奴。

一切都是合法的。」

淵今給文馨帶了面包水果,刀叉,牛肉,和一套衣服。

淵今打開牢籠,把帶來的東西,遞給文馨。

「我要換衣服,你可不可以背過去?」文馨害羞地問。

「我們會在這裏天長地久地住下去,你遲早要被我看光的。」

「以後,給你看。

現在,我要換衣服……你能轉過去嗎?」「好吧。」

淵今轉過身。

文馨拿起水果刀,劃了淵今手臂一下。

「噢!」淵今手臂頓時鮮血淋漓,雖然傷的不深,但傷口很長,血流得很多。

「別過來,別逼我。」

文馨拿著刀,面向淵今。

「放下刀!你做這些都是徒勞的。」

「去你的C國法律,去你的性奴!星奈子文馨,要自由!」「你可以試試。」

淵今一點也不慌,出奇地冷靜。

「別逼我。」

文馨對淵今拿著刀,她繞過淵今,趁牢籠打開,地下室門沒鎖,她跑了出去。

當文馨跑出淵今的小屋,她隻跑了一百米的距離,就來到了街上。

街上人很多,車水馬龍。

街兩邊有許多擺攤的攤販,這裏看起來既貧窮,又落後,但是人很多,表面看起來很繁榮。

文馨舉目四望,看見這裏的建築,很有特點,有的建築修得富麗堂皇,兩三層樓,但有的建築是紅磚石棉瓦的平房,形成鮮明對比。

「救我,救我!」文馨見到人就喊。

可是,路人湊近看了看文馨脖子的項圈後,理也不理文馨,兀自走了。

文馨突然看見,街上,有一個肥胖的中年男人,手裏拎著兩根鐵鏈,正在遛狗。

可是,中年男人遛的狗,不是普通的狗,而是兩個豐臀巨乳,沒穿衣服的妙齡少女。

那兩個少女,四肢著地,身上帶著純銀裝飾,帶著臂環,項圈,腳鏈什麼的。

那兩個女孩沒穿衣服,被中年胖子牽著,在地上如狗一般爬行,卻絲毫不覺得羞恥。

這裏的路人看見這一幕,也自己走自己的路,就像司空見慣。

沒人大驚小怪。

「不,這不是真的。

這裏真的不是原來的國家,C國,現代真有奴隸國家?我不信……」文馨向外跑去。

她一路上,碰見好幾對情侶,女生都是像性奴一樣光著身子,帶著項圈。

周圍人,對這些情況都習以為常。

偶爾也有,有錢的女人,牽著男性奴。

文馨看見這些,幾乎絕望了。

她瘋狂地跑,跑累了就走。

當她走了大約一公裏路,走出市區。

她又走了一公裏左右的山路。

她發現,這裏貧窮得可怕,卻似乎有很多開好車的有錢人。

田裏丘陵的荒草,長得一人多高。

越是遠離市區,越是荒山野嶺。

當文馨走山路走到盡頭,她絕望了。

因為她走到了海邊,這裏居然是一個島國,一個小島。

高跟鞋磨痛了文馨的腳,可是殘酷的現實,擊碎了文馨的心,擊碎了文馨的希望。

「尼瑪,不可能的,竟然真的有把女人當性奴的國家?!C國?!去尼瑪的!」文馨撿起一塊石頭,扔進海裏。

「船!我要找船離開這裏……」文馨摸遍全身,居然在身上發現了一張美元。

文馨開始沿著海岸線,尋找肯搭載她的船隻。

突然,她在前面,看見了身穿警察服飾的壯男。

她開心地笑了,她歡快地跑過去,不顧穿著高跟鞋的腳,有多麼的痛,差點扭了腳。

她跑到穿警察衣服的男人身前,問:「你是警察嗎?我要求助……」好在沒有語言障礙,穿警察衣服的男子,懷疑地看著文馨,說:「是的。

女士,你需要什麼幫助?」灰頭土臉的文馨,頭上還有一根稻草,已經引起了警察的懷疑。

「我是被人抓來C國的,我叫文馨。

我原本是X國的人,求求你,救我。

有個變態囚禁我,綁架我來到C國。

求求你,一定要送我回X國。

我有錢,我有美元!」文馨幾乎語無倫次,她驚慌地重複著這幾句,幾乎像個神經病,她揮舞著手裏的唯一一張美元。

「我們為人民服務。

女士不要驚慌。」

警察不慌不忙地收起了文馨的美元。

「是的,是的。

謝謝你。」

文馨感激流涕。

「額……你有護照,或者身份證,或者任何可以證明你身份的東西嘛?這是我的警察證件,我現在懷疑你非法入境。」

警察亮出了自己的證件。

「沒有,我身上能證明我身份的東西,被那個綁架我的變態搜走了……我是逃出來的,我現在身上什麼也沒有……我是被綁架來的,我沒有犯罪,我不是非法入境……」文馨急忙解釋。

「等等。」

警察打斷了文馨的喋喋不休,「……誰說,你身上沒有東西,能證明你的身份?」警察的目光看向了文馨脖子上,锃亮刻字的項圈。

「什麼?」文馨呆住了。

警察伸手勾住文馨的項圈,文馨被勾得身子前傾。

文馨覺得好屈辱。

「別亂動,女士。」

警察開始看文馨項圈刻得文字。

「這不能代表什麼?這是綁架我的變態,強行給我戴上的……」文馨連忙解釋。

「閉嘴!轉身!」警察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得粗野又蠻橫。

文馨被警察擺弄著,轉過了背。

警察撩起文馨背後的頭髮,文馨覺得後脖子癢癢的。

警察讀完了文馨脖子項圈,正面後面刻得所有字。

警察突然就拿出手銬,抓住文馨纖弱的手腕,「哢嚓」「哢嚓」把文馨反銬起來。

「跪下!」警察喝道。

警察說著,一踢文馨的膝彎。

文馨背對警察,硬生生跪在了地上,海灘邊碎石子,咯得文馨的膝蓋好痛。

文馨覺得膝蓋已經破皮流血了。

「為什麼……」文馨還沒問出來,警察已經公式化地暴喝起來:「閉嘴!賤女奴,你不過就是一個逃跑的賤奴!還敢騙我?!作為女奴,你竟然敢逃跑,已經觸犯了C國第八款第354條!如果你的主人淵今先生,不肯饒恕你!你將被烙上烙印,公開拍賣!就像一頭豬,你這賤女奴!作為女奴,你根本就不能持有任何財産!你還偷竊你主人的錢,而且,你試圖賄賂警察!這夠你坐一輩子牢的,你這一輩子都將以女奴的身份,度過餘生!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沒權請律師!」「什麼?」文馨幾乎要哭出來。

警察又掏出一副輕巧的鋼腳鐐,鎖在文馨穿黑絲的雙腳腳踝上。

他粗野地提起文馨的手臂,文馨的胳膊被提得生疼。

「不!這是什麼狗屁法律?!我要上訴,我要請律師!」「差點忘了……」警察狠狠打了文馨肚子一拳。

文馨痛得彎了腰,什麼話也說不出。

文馨覺得肺裏的空氣,全都跑光了。

警察竟然掏出了一個口球,粗野蠻橫地套在文馨的嘴上,又把口球的系帶在文馨腦後系牢。

文馨的嘴角流出口水,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了。

文馨的眼角,流下了兩行清淚。

「走!別裝死!」警察粗野地推著文馨,走向不遠處的警車。

文馨腳上腳鐐的鐵鏈,颳過地上碎石,發出「叮鈴鈴」的響聲。

可是,文馨走著走著,卻覺得一股欲火在心中點燃。

這不是我朝思暮想的H情節嗎?竟然在這種情況下實現,真諷刺。

噢,不,我為什麼越走,越H?不……文馨在心裏想道。

文馨的呼吸居然急促起來,小腹就像著了火,屈辱和被強制的感覺,就像燃料,讓火燒得更旺盛了。

警察該不會,就在車邊,就把我按在引擎蓋上,把我強啪了吧?文馨這麼想著,乳頭居然硬了。

警察帶著文馨,走到警車邊。

被強啪的景象並沒發生,警察直接把文馨塞進了後座。

令文馨更屈辱的是,警察用座位上鎖的一條鐵鏈,鎖住了她的脖子。

艸,我現在好想摸我的小穴……文馨很驚訝,自己心裏,現在居然想的是這個。

被這警察強啪也不錯啊,至少說明自己的魅力很高。

這個警察,肩膀好寬,腰好粗,好強壯……我在想什麼?文馨又想道。

可惜,或者令文馨慶幸的是,警察把她塞進警車後座後。

警察並沒有侵犯她,而是坐在駕駛座,在小本子上寫寫畫畫。

幾分鍾後,警察開車,把文馨載回了淵今的屋子。

文馨驚訝得眼睛都睜大了,她穿著高跟鞋,腳都被磨破皮了,走得好痛,走了那麼遠。

竟然又被警察,用車載著,送回了淵今這裏?!文馨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文馨拼命地叫喊,掙紮。

可是,這不但毫無用處,反而顯得她更加誘人。

文馨好想說,送我回原來的國家,我要請律師!可是,文馨現在,隻能戴著口球,「嗚嗚嗚」地亂叫,口水一絲絲晶瑩地從她嘴角流下。

「別叫!真羨慕你主人,要不是C國法律限制,我立刻就艸了你!可惜,艸你我會丟掉飯碗。

你要是再在那掙紮,叫喊,我立刻把雞巴塞進你的下面……」警察坐在駕駛位,用倒車鏡,看坐在後座的文馨,「嘖嘖嘖,安靜,這就對了,真是個標緻的美人。」

「看在你長得漂亮的份兒上,我再義務向你普及一下C國法律。

不管,你是被擄來,被綁來,或者被綁架來C國。

隻要你到了C國,你主人向政府,注冊了你的性奴身份。

你脖子上……」警察指了指脖子的位置,對文馨接著說,「你脖子上,戴上了C國政府發放的,合法的性奴項圈。

你就是你主人的性奴,你不能逃跑,不能持有財産。

你整個人都是你主人的,你主人怎麼對你都可以。

能夠決定你的生死!」「但你要是敢逃跑,或反抗……乖乖,你的麻煩就大了……明白?這就是C國法律,鐵的法律。

明白?」警察漫不經心地說。

「OK,我們已經到了你主人家。

我要下車,查一下你主人是不是有合法的性奴手續。

如果有……」警察說著下車。

文馨看見淵今,就站在家門口,和警察交談了幾句話。

淵今給警察看了幾張紙,警察點點頭,回到警車旁,打開門。

「下來,賤女奴!」警察解開文馨脖子鐵鏈,拉著文馨項圈,就把文馨粗野地拉下車。

幾乎拖著文馨,警察走到淵今身前,問:「這是你的女奴嗎?淵今先生?你確認一下?」淵今點點頭,感激地對警察說:「謝謝你,請你放開我的女奴,把我的女奴交還給我。」

文馨幾乎被警察拖得,出不了氣。

「不不不……」警察突然阻止淵今的手。

「聽著,這個女奴觸犯了好幾條法律,她逃跑,偷竊,而且試圖賄賂我。

還試圖引誘我……」「嗚嗚嗚!」文馨表示抗議,盡管她的項圈被拖著,她呼吸困難。

「所以,如果淵今先生你原諒這個女奴,這個女奴我們可以交還給你。

如果您不原諒她,她就會在屁股上,烙上個通紅的烙印,被公開賣掉……」警察繼續對淵今說道。

「當然,我原諒她。

把我的女奴文馨還我……」「不不不,我們為人民服務,這樣還你不行。

這個女奴身犯重罪……」警察說著,猛地一拳打在文馨的肚子上,又提起膝蓋,猛擊文馨雙腿之間的部位。

「嗚!」文馨痛得再也站立不穩,眼淚花瞬間就出來了,她被打得躺在地上,縮成一團。

可是她被反銬著,什麼也做不了。

「嘿!你做什麼?!」淵今瞬間火大了。

「冷靜!你如果襲警,我可以擊斃你!」警察的手已經握住了腰間槍柄。

「是的,我說了,我原諒我的女奴。

把我的女奴還給我……」淵今連忙說。

「是嗎?!」警察穿著黑色皮鞋的腳,又是一腳踢在地上的文馨身上。

踢完後,這警察還若無其事地對淵今說,「你知道的,我們為人民服務,這個女奴犯有重罪。

這個問題,我很為難……」「好吧,好吧。

你冷靜點,這不好!這一點也不好!我知道了……我不會讓你們為難……」淵今趕緊掏出錢包,數了錢給警察。

「為您服務,先生。

您的女奴我就交還給您了。

請你看管好她……」警察打開了文馨的手銬腳鐐口球,收起手銬腳鐐口球,上了警車走了。

「你還好嗎?要不要送你去醫院?」淵今趕緊扶起文馨。

「你說呢?這警察是哪國人?長得黑不溜秋的,我的胃的酸水都快冒出來,你還問我好不好?」文馨捂著肚子和下身,痛得幾乎走不動路。

「叫你別逃跑……」「嗚嗚嗚,我不敢了……誰叫你要綁架我來這鳥不拉屎的C國?」文馨悔得腸子都青了。

「我對這個國家也不是很熟。

我隻知道,在這裏,我可以和你天長地久……」淵今說。

文馨擡眼看了看淵今,又看了看淵今手臂的刀傷,沒說話,心裏卻有些愧疚。

回到小屋,淵今扶文馨坐在沙發上,為文馨端茶倒水,給文馨吃了些東西。

雙腿間被膝蓋踢,文馨真的覺得好痛好痛。

好半天才緩和,吃了些東西,文馨不那麼餓了。

坐在沙發上,文馨認真地看著淵今:「請你帶我回原來的國家吧。

我付你雙倍,四倍的錢,而且不會告發你……我說真的。

你手裏那張照片,就憑那張照片,你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情。

求求你,讓我回去,做我的經理……要是不行……」文馨撩起裙子,著急地對淵今說:「我現在就可以配合你,再讓你拍一些我自慰的片子。

你可以用這些片子,命令我,額,命令我,給你口交,給你足交,做任何事都行……求求你,我知道你是個好人。

帶我回去吧?」文馨見淵今不為所動,竟然說道:「回去原來的國家,我嫁給你……」淵今突然就火了,指著窗外罵道:「回去原來的國家,你隻會和開寶馬的小白臉鬼混!你根本不會拿正眼瞧我!我在你眼裏,永遠一無是處……」「不,不是的……」「不是?隻有在這裏,我才能占有你!在這裏,這個小島上,沒人會幫你逃跑。

你是我合法的奴隸!」淵今大聲地對文馨罵道。

文馨也徹底火了,對淵今罵道:「你這個沒膽量的混蛋!你算什麼男人?你喜歡我,卻不敢說出來嗎?!你是個膽小鬼!懦夫!你隻敢把我綁到這裏來,綁到這個鳥不拉屎的C國來!你敢讓我回去嗎……」「去你的!」淵今抄起旁邊桌子上的手銬,繩子,拉起文馨。

小屋裏面,靠牆有張白色床單的雙人床,床頭尾有雕花鐵欄杆。

淵今把文馨扔到床上,「哢嚓」兩聲,把文馨的雙手銬在床頭的欄杆。

文馨擺弄手銬,用纖細雪白柔嫩的雙手掙紮,卻隻弄得欄杆和鐐銬,發出脆響。

「你這個混蛋,你以前就是我手下。

過一萬年也別打算做我主人!什麼性奴,我呸!你根本就是個懦夫!」文馨一口氣罵個不停。

淵今不回嘴,讓文馨側躺著,把文馨的一條腿,大小腿折疊起來,捆起來。

他又把文馨的另一隻絲襪腳的腳踝,用繩子綁在床尾。

「你隻敢綁我,綁我就有用嗎?你就是個垃圾,臭蟲!沒有學曆,沒有公司資曆,什麼事都做不好的笨蛋!有種放開我啊?」文馨狠狠罵道。

文馨一條黑絲腿,被拉直捆在床尾,另一條絲襪腿,被折疊綁起來。

淵今拿出一盒什麼膏藥,粉紅色的,像洗髮乳。

淵今用手指扣了一點,伸進文馨的小褲褲。

文馨覺得淵今的手,在自己的小穴抹了什麼,清涼清涼的。

「你,你做什麼?你抹了什麼?」文馨突然有些害怕,可是她纖弱雪白的雙手被銬,鐵欄杆是這樣堅固,她根本無法掙紮。

一條腿被折疊捆起來,她也不能很好地並攏雙腿。

「罵,接著罵……」淵今去洗了手,坐在沙發上,看起了報紙,吃起了水果。

「你個垃圾,你就是個人渣……」文馨又罵了十分鍾,突然覺得不對勁。

她的小穴,被抹了藥的部位,開始變得火熱,又癢又酥麻,超舒服的,就像被性愛高手,溫柔細心,大膽地挑逗。

她整個人都像被點燃了,快感讓她有點迷離。

雙腿間的痕癢,讓她幾乎發瘋了。

濕濕滑滑的液體,流了好多好多,絲襪小褲褲都被浸透了。

「嗚~你到底抹了什麼?!好癢~哦,好熱!你個垃圾,笨蛋。

嗚~」文馨在床上翻滾。

文馨努力地磨蹭雙腿,她快發瘋了,好想用雙手,把小穴摳爛,又想找東西,狠狠地磨蹭小豆豆。

「哦~你個垃圾~嗚嗚嗚~好舒服~哦~」文馨的謾罵,變成了呻吟,春聲浪語響徹整個房間。

「噢!」文馨好想用什麼東西,捅爛下體,鑽心的癢。

又癢,又麻酥酥的,又更加的想要,陷入這樣循環的文馨,偏偏一條腿被拉直捆住。

文馨隻能在床上,像魚一樣掙紮,用被屈膝捆起來的黑絲腿,努力地磨蹭擠壓雙腿間的小縫。

文馨看著淵今的眼神都變了,她好想撲上去,她罵道:「嗚~你個垃圾~就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嗎?懦夫~」淵今老神在在地坐著啃蘋果,看報紙。

好想用繩子,狠狠勒過胯下,噢,快來個人,把我緊緊地捆起來。

欺負我,蹂躪我,隨便……文馨心想。

被子?床上有被子?文馨顧不得羞恥,她用被折疊捆起來的一條腿,去夠床上的被子。

就算夾著被子磨蹭一下也好呀?文馨心想。

可是被屈膝捆起來的腿,不太好用,文馨隻能用膝蓋碰到被子。

就連簡單地,夾被子磨蹭這種事,自己也做不到了嗎?哦,好舒服,我好想要……文馨嬌羞地咬住唇,面朝下趴在床上。

被折疊捆起的一條腿,腳上的高跟鞋挨著屁股。

操,看淵今坐在那,多得意……就不讓淵今看見咱的臉。

嗚嗚嗚,我想把高跟鞋插進去……文馨翻滾身子,讓臉埋進枕頭裏。

「啊~笨蛋淵今,你到底給咱抹的什麼藥,為什麼……好像,好像有個人,不停地用手,摸我的下面?」文馨終于忍不住,翻過身,大罵道。

「求我……」「什麼?」「求我艸哭你……」「我才不要!求你,你做夢吧你!」「很好,今天,今晚,你就這樣睡覺。

我去地牢裏的床上睡……」淵今說著,起身要走。

「嗚嗚,求你……」文馨小聲地說。

「什麼?沒聽見!」「求你艸哭我,太癢了。

我已經忍到極限了……插我,用東西捅爛我,隨便用什麼!好癢!」文馨竟然大聲叫道。

「你再說一遍?」「艸我……」文馨不好意思了,小聲說。

「太小聲,我出去尋找別的女奴去……」「我就是RBQ,你來艸我啊!求你,艸哭我!」文馨不顧羞恥地大叫。

淵今解開文馨腳上的繩子,他早就硬得發痛了。

他讓文馨像小母狗一樣趴著,掏出小弟弟,在文馨屁股上磨蹭。

「嗚~啊~」文馨被磨蹭得浪叫不斷,「進,進來啊……」淵今壞笑著說:「說,你是我的女奴。

不說就不插你。」

文馨的小穴被磨蹭得愛液橫流,像著了火,隻好乖乖趴著,小聲說:「不要,我說不出口……太羞恥了……」淵今輕輕揉捏文馨的胸,用手伸進文馨衣服裏,在文馨的乳尖打轉。

「拜托你,放進來……」文馨羞怯地回身,高高地翹著屁股,小聲說。

「文馨女奴,你很乖嗎?」淵今一巴掌打在文馨的屁股上,「叫主人!」「不要!好害羞……」淵今讓文馨面朝天躺下,壓在文馨的身上。

他伏在文馨胸前,一顆扣子一顆扣子解開文馨的女士OL裝,露出文馨雪白的巨乳,蕾絲系帶內衣。

文馨胸前的肌膚,是那樣完美無瑕,猶如白雪。

淵今解開文馨的內衣,先用手指,在文馨胸前的葡萄上畫圈,輕輕地揉捏,再一口含住。

文馨看著眼前,趴在自己身上,掌握自己命運的男人。

敏感的胸,暴露在空氣中,又被一口咬住,吸允。

「恩~啊~」最敏感處被襲,文馨的身子反弓了起來。

「請不要看~」文馨看見淵今,虎視眈眈地,狂野地一邊吸允葡萄,一邊盯著自己,不覺羞紅了臉。

文馨突然感覺,淵今的一隻大手向下,伸進了自己可愛蕾絲白色內褲裏。

淵今的手,好熱好溫暖,一下子摸到了文馨的蜜源處。

「不要摸!」文馨害羞地呢喃,因為她的私處,已經濕得一塌糊塗……「嘖嘖嘖,好多水啊,文馨~」淵今的大手,隻摸了一把,就抽出來,可是手上已經全是文馨濕濕滑滑的液體。

淵今故意把手拿到文馨面前,張合五指,淵今戲謔著調笑文馨:「文馨,你看,五指間可以拉絲了,這些透明的液體絲線是什麼呢?」「才,才沒有!」文馨好想逃,卻隻能任由淵今摸遍全身。

「恩哼~啊~啊啊哈啊~」淵今的大手開始挑弄文馨的小豆豆,文馨不可抑制地呻吟起來。

淵今伸進一根手指,翻開文馨蜜源的小陰唇,淵今覺得文馨的蜜穴,濕滑又溫暖。

「啊啊啊~恩恩~不要啊~」文馨的大腦已經一片空白,雪白修長的大腿,無意識地張開,雪白嬌軀一顫一顫的。

「說,文馨是奴隸,叫主人。」

文馨雪白的雙峰,在淵今手裏變了形狀。

「文馨是淵今的奴隸,求淵今主人調教!插我……插我!文馨好難受,好癢~」文馨在淵今的身下掙紮,扭動,好像白色的羊羔。

淵今從文馨身上坐起來,讓文馨像狗一樣,把又白又挺大屁股翹起來,一挺昂揚的小弟弟,從後面,深深地刺進了文馨的蜜源。

「噢~好舒服~!」文馨竟然翻起了白眼。

「好美!文馨,你好美!」淵今握著文馨盈盈一握的腰身,狠狠捏住文馨雪白豐滿富有彈性的大屁股,狠狠從後面,一下,又一下,把硬挺的,在文馨蜜源深處沖刺!「啊啊啊!我愛大雞巴!!草,艸我!」文馨長長地呻吟一聲,浪叫起來。

文馨蜜源流下了一大灘液體,打濕了床上一大片。

「說,你愛淵今的大雞吧!」淵今又粗又硬又大又火熱的,在文馨的蜜源進進出出。

「文馨愛淵今的大雞吧!」文馨趴在床上,撅著雪白的屁股,感受著來自蜜源的沖刺。

她不知羞恥地浪叫道。

文馨覺得自己好屈辱,好像狗,無力無助地,被插,被征服,卻又好舒服,好火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文馨舒服得一連串地浪叫出聲。

「說,文馨天生就是給人草的!」淵今粗狂地吼道。

「文馨天生就是給淵今草的!噢~~竟然更粗,更硬了,快點再快一點!」文馨嬌聲浪叫,她雪白的身子,腰伸得好長,屁股撅得更高去配合淵今。

她被草得一浪一浪的。

「啪啪啪」的聲音在小房間回響,連床都使勁搖晃……「嗯哈,恩哈!啊啊啊~」文馨的浪叫響了一夜。

第二天醒來,淵今讓文馨側躺,擡起文馨一條腿,從側後面狠狠插入了文馨。

「啊啊啊啊啊啊啊!」文馨被插得高潮了一次,她累得不想動彈。

趁文馨不想動,淵今把文馨的手銬解開,把文馨的衣服脫光,隻讓文馨穿吊帶黑絲襪和高跟鞋,又把文馨反銬起來。

文馨又苗條,又高挑,又白,手腿修長。

文馨的屁股又挺又白,胸渾圓雪白粉嫩。

淵今把文馨拖到地下室,吊捆起來,把文馨的雙腳分開捆在一根長棍的兩端。

文馨的嘴被堵了起來。

文馨努力繃直性感的黑絲雙腿,才勉強用高跟鞋夠著地面。

文馨有些驚恐地看著,眼前掌控自己,把自己像魚一樣捆起來的淵今。

淵今拿起一條鞭子,狠狠一鞭打在文馨的背上。

「呀啊~」盡管被堵著嘴,文馨還是叫出了聲。

文馨的眼淚一下子痛得湧了出來。

淵今又是一鞭,打在文馨雪白的胸上。

文馨隻覺得胸,好痛好痛,鞭子抽過的地方,就好像被撕裂一樣。

「啊!」文馨的慘叫聲,不斷地響起,因為淵今,一鞭又一鞭打在文馨的身上。

「呀~啊~嗚嗚~」文馨好想求饒,卻連張嘴說話也做不到。

淵今看起來很享受這個過程,他喜歡看文馨楚楚可憐的樣子,看文馨像被撕成碎片一樣柔弱,他打在文馨身上,看著文馨因為疼痛而顫抖,叫喊。

「嗚嗚嗚嗚!」文馨呼痛,卻換來淵今更多的鞭打。

「嚶嚶嚶!」文馨想逃,銬住她手的鐵鏈,如此牢固。

她的腳也被分開捆住,合攏雙腿這個簡單的動作,她都做不到。

「啪!」淵今又是一鞭,打在文馨雪白的翹臀。

「嗚嗚~」文馨流著淚,看著眼前,她不得不臣服的男人。

她除了楚楚可憐地哭泣,祈禱下一鞭不那麼疼痛,她什麼也做不到,就像風中瑟瑟發抖的枯葉。

「爽!你以前不是對我說這說那嗎?不是趾高氣昂嗎?現在你說啊!」淵今狠狠一鞭,打在文馨的身上。

「嗚嗚!」文馨流下更多眼淚,痛得身子像過電一樣抖了抖。

淵今丟了鞭子,他抱住文馨隨著鐵鏈搖晃的赤裸嬌軀,他親吻文馨的耳朵,發鬢,脖子。

「你不要以為我打你,是我恨你。

其實,是我愛你……」淵今抱住文馨,久久不肯放開。

淵今從旁邊桌上,拿起一個電動陽具,那電動陽具黑色,尺寸很大很粗。

「被鞭打,你竟然會濕……」淵今蹲在文馨胯間,看了看,戲謔地嘲諷道。

「嗚嗚嗚!」文馨想要抗議。

淵今把黑色大陽具開關打開,把好粗的陽具,直接插進了文馨的下面。

「嗚嗚嗚嗚嗚!」文馨好想抗議,她好想說,「這個太大了,會裂開的!嗚嗚嗚嗚!」可惜文馨說不出口。

文馨覺得,好大好粗的,直接擠開自己的蜜源,插進了身體裏面。

接著,一陣強力的震動,把文馨送上了雲端。

「啊啊啊啊啊啊啊~」文馨覺得自己的腦海,被強烈的快感淹沒了。

淵今又把一個小跳蛋,塞進文馨的後面,打開了陽具和跳蛋的開關,開到最大!「嗚嗚嗚!」文馨好想說,「快關掉,我受不了啊啊啊啊!我後面還是處女地啊!!哦哦哦哦哦哦,好舒服~~」淵今握住文馨前面蜜源插的陽具,隨便動了動。

「嗚嗚嗚!」文馨居然像篩糠一樣顫抖,像過電一樣叫得好大聲,她居然尿了!黃黃的尿液順著陽具流了下來,好像水龍頭流下的自來水一樣!「看來你喜歡這個!」淵今甩了甩手上的尿液,拿出一小截繩子,繞過文馨腰間,捆了個丁字褲,把陽具和跳蛋,進一步勒緊,勒進文馨身體深處。

「嗚嗚嗚嗚嗚嗚!我受不了了,嗚嗚嗚,好舒服!不要……」文馨好想這麼叫出聲來。

可惜,文馨連並攏雙腿也做不到,她試著收緊陰道,卻得來更加強烈的快感。

就連身上的鞭打,帶來的灼傷一樣的痛,也一並在文馨的身上化為了甘美快意!「我去吃點東西,文馨你慢慢享受吧!」淵今說著離開牢房,留文馨一個人在這裏顫抖,嬌叫。

「嚶嚶嚶。

不要啊!關掉按摩棒啊啊啊啊!」文馨多麼想說。

文馨的胯間,一陣劇烈的抖動,迎來了一個小高潮……淵今身後,地下室的門「彭」一聲關閉。

在黑暗中,文馨的快感成倍增長。

不知過了多久,淵今終于把爛泥一樣的文馨,放了下來。

淵今把文馨解開,溫柔地抱進牢籠。

他把文馨抱在懷裏,把文馨反銬著,給文馨喂了些吃的喝的。

淵今把文馨的大小腿折疊起來,分別鎖住。

文馨的雙腿可以分開合攏,但是文馨無法站起來,也無法伸直了。

「這樣,你就隻能跪著了。」

淵今壞笑著對文馨說。

文馨可憐巴巴地看著淵今,她已經知道抗議是無效的。

淵今給文馨穿了一條黑色蕾絲小褲褲,在小褲褲裏,文馨蜜源處,放了一個跳蛋。

淵今又給文馨鎖了一條項圈,並且把文馨雙手銬在身前,用一條一尺長的鐵鏈,鏈接手銬和項圈。

文馨的雙手,被銬在身前,隻能摸到自己的胸,就像小狗狗一樣垂在胸前。

「知道為什麼這樣把你銬起來嗎?」淵今問文馨。

文馨搖了搖頭。

「因為這樣,你就不能摸自己的陰部了,你就不能偷偷自慰了。」

「好壞……」「不過,我在你內褲放了個跳蛋,這是遙控器。

要不要用,就看你自己了。」

淵今把遙控器放在文馨的手裏。

「誰會自慰?才不會用這種東西……」文馨說著,把跳蛋遙控器扔到一邊的地上。

「嘿嘿,你可別後悔。」

淵今把文馨放在牢籠裏的床上,起身鎖上牢籠出了牢籠。

「你去哪?我怕黑……」文馨羞怯地道。

「我給你準備了電視,你不用怕。

我一會就回來看你。」

淵今拍了拍,牢籠外面牆上掛著的液晶電視。

「至於內容……」淵今打開電視,電視裏開始播放各種各樣的A片,而且聲音開得好大。

「下流!」文馨害羞地罵道,她側身向牆躺著。

「嘿嘿,我給你準備的電視,二十四小時播放,要不要看,隨你。

我先上去補個覺,一會給你帶吃的。」

淵今說完,關上地下室門,走了。

地下室裏,隻剩下文馨一個人。

文馨孤零零地,在地下室裏。

牢籠外的液晶電視,大聲地播放著A片。

文馨被銬著,又哪也去不了,怪無聊地。

她慢慢從床上,轉過身,開始看電視裏,男女做愛。

「啊,啊,啊~」電視裏的女人,被操的淫水直流,不知羞恥地大聲浪叫。

文馨看著電視,下面不自覺地濕潤了。

文馨就像以前看電視那樣,不自覺地想伸手去摸小穴。

可是,這次,她的手被銬著,摸不到。

她隻好用折疊被捆著的雙腿,互相磨蹭。

「恩啊~」越磨蹭,文馨越是小腹火熱起來。

而且,被捆的雙腿,勒緊皮膚的鐵鏈,脖子上的項圈,被銬住的雙手,都讓文馨的欲火越來越旺盛。

「壞淵今,會很快回來的吧?我好想要被艸~~啊啊~~好想摸小穴。」

文馨心想。

可是,不論文馨怎麼嘗試,她的雙手,最多揉捏自己的胸,卻不能向下摸到小穴。

而文馨的蜜源附近,光光滑滑的,她並攏雙腿,也不能自慰啊?「恩,啊~淵今好壞,放了A片,人卻跑掉了。

讓我一個人看A片,還不許我換台……」文馨呼吸急促起來,體溫升高。

「那個遙控器呢?」文馨費力地爬起來,跪在床上,向下張望。

借著電視的微光,文馨看見遙控器躺在地上。

文馨的雙腿被捆著,她小心翼翼調整姿勢,屁股朝外慢慢地下床,用膝蓋著地。

文馨好不容易下床,摸到遙控器,打開了蜜源前的按摩器。

小豆豆前,一個小小的Q型按摩器「嗡嗡嗡」地震動了起來。

「嗚嗚,這個按摩器,震動幅度太小了。

弄得老娘更想要了……嗚嗚……」淵今是對的,這個液晶電視二十四小時,不斷地播放各種不重複的A片。

搞得文馨欲求不滿,卻又無法滿足……當七八個小時後,淵今再次走進地下室的時候……文馨哭著哀求道:「嗚嗚,給我高潮,求求你,我要大雞吧。

艸我,我什麼都答應你!我做你的女奴……淵今主人……」淵今嘴角揚起壞笑,把文馨扔到床上,狠狠地插了文馨一頓。

這麼過了幾天,文馨的慾望一天比一天旺盛,一點也不想著逃跑了……這天,淵今把文馨的鐐銬解開,牽著文馨走出地下室。

淵今隻一個眼神,文馨笑著,乖巧地迎了上去。

文馨環住淵今的脖子,貼在淵今身上。

淵今擡起文馨一條腿,怒挺的昂揚一下子插進了文馨的蜜源。

「啊啊啊啊啊~」文馨和淵今做了一次後,淵今給文馨套上項圈,牽著文馨出門。

「主人,不要,星奴害羞……」「沒事的,這裏的人司空見慣,星奴習慣就好了。」

淵今微微一笑,輕輕一扯文馨脖子上的項圈。

文馨隻好跟著淵今,四肢著地,在淵今身後,被牽著出門。

出了門,微風一吹,文馨頓覺全身涼颼颼的,莫名的刺激感湧上心頭,文馨竟然濕了。

「主人,我們去哪啊?」文馨問。

盡管沒有限制文馨四肢的自由,文馨也不再有逃跑的念頭。

「去醫院。」

一路上,文馨看見,也有別的女奴一絲不掛,被主人牽著上街。

但大多數人,都是衣冠楚楚走在街上,文馨的雪白屁股,高高翹起,在地上趴著走,她覺得好羞恥。

有個貴婦,牽著一條真正的貴賓犬,那貴賓狗毛茸茸的,一尺高,很小巧,棕黃色,竟然跑來聞文馨。

那貴賓狗的主人,站著和淵今聊天,貴賓犬竟然圍著文馨,又是「汪汪」叫,又是撕牙咧嘴的。

文馨好害怕那隻狗,會咬自己。

文馨竟然趁淵今不注意,小聲對貴賓犬說:「你也鎖著項圈,我也鎖著,不對,你是套著項圈,我的項圈是鎖了的。

你看,我們是同類……不要咬我呀……我下面還夾著一個按摩跳蛋……嗚嗚……」文馨自己都覺得,自己這麼對狗說話好羞恥,可是她這麼說了之後,陰部又熱又濕。

出門之前,文馨喝了好多水,這會她陰部一麻,竟然當街高潮了。

「嗚嗚嗚~」文馨竟然嬌吟叫出了聲。

「哦!你的狗真沒禮貌,竟然當街尿了出來!」牽著貴賓的貴婦,對淵今驚訝地叫道。

文馨的胯下,果然濕了好大一片,文馨竟然當街高潮,外加失禁了!「噢,這個畜生,真是太不懂禮貌了!」「嘖嘖嘖!」一群人圍著文馨搖頭交歎。

「嗚嗚嗚!不是的!」文馨快要哭出來了。

「額,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帶著它離開。」

淵今不顧髒,抱起文馨,快步走出了圍觀的人群,走到街邊椅子上,給文馨擦了擦。

文馨害羞地當街,趴在椅子上,翹起雪臀,讓淵今擦了擦陰部。

「好害羞,我要回家……」文馨哀求。

「我看你玩得挺H的。」

淵今壞笑,「我們去一下醫院就回家。」

「去醫院做什麼?」文馨嘴上說著不要,還是讓淵今牽著,來到醫院。

醫生給文馨的乳頭,陰蒂,注射了一點液體,又用一個像是穿耳洞的槍,給文馨的乳頭和陰蒂,注入了一顆很細小的鋼珠。

文馨不覺得痛,她摸了摸乳頭和陰蒂,感覺裏面有顆珠子。

醫生做完這些,對淵今交代兩句就走了。

淵今對文馨說:「給你做了身體改造,在你的敏感部位,埋下了可遙控的按摩器。」

「什麼意思?」文馨不解地問。

「隻要我一按這個。」

淵今拿出一個遙控器,遙控器有一紅一綠兩個按鈕。

淵今按了紅色按鈕。

「額啊啊~~啊~啊~」文馨害羞地抱著乳房,大聲浪叫起來,她覺得乳頭和陰蒂好癢,就好像被人捏住輕柔地按摩一樣。

「嗚嗚嗚,主人,你好壞~」文馨害羞地看向淵今。

「隻要我按下紅色按鈕,不管隔多遠,即使隔一公裏,你也會立刻發情。

要是按下綠色!」淵今按了下綠色按鈕,立刻鬆開按鈕。

「啊——!」文馨痛得尖叫了一聲,因為她感覺乳頭和陰蒂,有一陣電流竄過,就好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陰蒂和乳頭。

「好痛!呼,呼~」文馨痛得大口喘氣,眼淚花立刻在眼眶打轉。

「有了這個,隻需要一個按鈕,文馨就完全受我控制了!」淵今得意地說,說著按了紅色按鈕,「還可以調檔哦~換最低檔,我們回家吧。」

文馨趴在地上,一邊被淵今牽著走,一邊享受著陰蒂和乳頭,無限制的溫柔按摩。

文馨走過的地方,淫水水跡流了一地……淵今牽著文馨走出醫院,突然看見了驚人的一幕。

另一個女奴,赤身裸體,她憤怒地撲向警察,她怒吼著:「放我離開,我才不想做女奴!放我回到原來的國家!」警察「彭」地槍聲響起,那個女奴倒在了血泊之中……鮮紅的血,染紅了大地,震撼了淵今和文馨兩人。

淵今趕緊捂住文馨的眼睛。

淵今一言不發地,牽著文馨,回到住所。

淵今把文馨關進牢籠,文馨在牢籠裏輾轉反側一晚上,又是捏自己的胸,又是摸自己的小穴。

陰蒂和乳頭的小顆粒,始終電力強勁地按摩著,搞得文馨欲水橫流……文馨因為白天的一幕而驚恐,又心想,哦,看來我是真的逃不掉了,就在這裏做肉便器,好像比作公司老總更好啊……文馨這麼想著,竟然進入了新的一輪高潮。

誰知,第二天,淵今打開牢籠,他關掉了遙控開關,給了文馨一身衣服。

淵今讓文馨穿戴整齊,自己也西裝革履穿得整齊。

淵今牽著文馨的手,回到了原來的國家。

當淵今和文馨,踏上原來國家的那一刻,淵今對文馨說:「我想占有你的欲望,已經得到了滿足。

讓你在那麼恐怖的國家,作為女奴度過一生,並非我的本意。

我無意讓你在死亡的恐懼,黑暗中,備受煎熬。

我已經帶你回國,我放你走。

要告我怎樣,隨便……」淵今說完,竟然放開文馨的手,就這麼走了。

文馨在風中淩亂,不知所措……放走了文馨,淵今回到自己在原來國家的住所,沒日沒夜地喝酒作樂。

「文馨會報警吧?算算時間,我還有多少天呢?」淵今睡在自己床上,呆呆地看著天花闆。

誰知過了半個月,始終沒有警察來抓淵今。

淵今感到奇怪,卻並不放鬆警惕。

直到,有一天,淵今打開門,看見門外的文馨……文馨穿著白色蕾絲超短裙,白色吊帶襪,腳上穿著跟又尖又高的高跟鞋。

她害羞地站在門外,對淵今說:「我敲了好久的門,你怎麼不來開門?」看見文馨,淵今直接把文馨摟入了懷中,一邊狂熱地親吻文馨,一邊關上門。

兩個人幾乎是翻滾著,睡在了客廳的地上。

淵今扯開了文馨的蕾絲裙,粗俗地插進了文馨的蜜穴……雲雨之後,文馨給淵今遞上一杯水。

淵今剛好渴了,他一邊喝,一邊問:「你沒有報警嗎?」「我為什麼要報警?」文馨笑得如花如月。

淵今的眼簾突然好重,沉沉睡了過去。

當淵今醒來,他發現自己被大字型綁在自己的床上,文馨隻穿白色吊帶襪,坐在他身上。

文馨一手撫摸淵今的小弟弟,一手拿著剪刀,笑盈盈地看著淵今。

「不,不要啊!」淵今驚訝地喊道。

「給你一個選擇。」

文馨笑得如同惡魔。

「什,什麼選擇?」淵今驚訝。

「和我做愛,或者和你的小弟弟說,GOODBYE?」「做愛!當然選做愛!」淵今連忙張口大喊。

文馨丟開了剪刀,輕撫淵今的小弟弟。

淵今的小弟弟立刻堅挺粗硬。

「我已經不能沒有這種生活了,被淵今當做奴隸對待的生活……我要淵今也做我的奴隸,做文馨的奴隸……艸我!」文馨坐在了淵今的小弟弟上,緩緩地,用下面的蜜穴吞沒了小弟弟。

 

喜歡就讚一下!!!
0 3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死黨的老婆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健身房的激情
一夫兩妻
妻子的淫蕩自述
進錯房間 上錯床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熱門小說:
15年前往事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