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夫妻和一個本家叔叔的真實淫亂 人妻熟女

第一章

在這個網上看了很多朋友的真實故事,一直想把我們的故事也寫出來跟大家分享。但老婆給自家叔叔操(我親三叔),說出來總有些猶豫,擔心被人罵,不過想想不交待太過具體,應該沒事。想想至今我叔叔已經操了我老婆三年多了,家裡外面都沒人知道,應該是安全的。

言歸正傳,先介紹一下我們的情況。我們今年都是30歲,我和老婆是同學也是同一個縣裡的,但上大學之前不認識,上大學時候認老鄉才開始接觸的。剛開始我覺得老婆長得一般,看久了覺得越看越好看,尤其老婆雖然苗條,但骨架小,柔嫩,整個人感覺珠圓玉潤的,特別能勾起男人的慾望,總想把她壓在身下使勁蹂躪。我們從大一下學期開始戀愛,大二一開學第一天我就半強迫地把她操了。這些以後再另開帖子說,先說她和我三叔的事。

事情從三年多前我叔叔調動工作來我們工作的縣級市開始。我們畢業後分回了我們縣,在兩個中學工作,工作第一年我們就結婚了。由於我工作的中學是重點中學,待遇好些,後來我找了些關係把老婆調到我們同一個中學。

由於是雙職工,趕上學校最後一批分房,分到一套平房。先交待一下房子,因為這是促成我們夫妻和三叔淫亂的重要原因。這是一個老式的平房,只有兩間臥室,中間是一個過道分開,過道裡邊是廚房,這樣的佈局是東北80年代房子很常見的。由於我們平時工作很忙,孩子給她姥姥帶(農村,但條件不錯),我們每個星期回去看一次。

三年多前,我叔叔調到我們縣城的公安局工作,他以前當兵,復員後在老家鄉上當警察,在那裡幹了很多年才調到縣裡。由於他是我親叔叔,嬸嬸和表弟在鄉下沒有過來,叔叔就住我家。雖然有兩個臥室,但另一個臥室已經當雜物間堆滿了東西,沒法住人,叔叔就和我們在一個炕上睡。

因為東北歷來住房條件不寬裕,也是為了冬季取暖,一大家人睡一炕的在早些年很常見。不過這可苦了我們小兩口,那時候老婆剛生完小孩半年多,小孩送到姥姥家,老婆也戴環了。正是我和老婆可以不用戴套盡情操屄的時候,雙方性趣都很高,可是叔叔睡在一個炕上,總是不方便。

剛開始幾個星期都是熬著,白天上班沒法兒出來,下班回家叔叔也回來了,只有等叔叔回鄉下家裡的時候才能幹個盡興。後來熬不住了,趁叔叔睡著了偷偷褪下老婆的褲衩,從後面慢慢頂進去。剛開始老婆還不從,怕叔叔聽見,後來次數多了,也就讓我幹進去了。

叔叔是睡炕頭,我第二,老婆第三。剛開始和老婆還是各自一個被窩,趁半夜偷偷鑽進老婆被窩,一開始覺得不盡興,慢慢地也有種類似偷情的刺激,於是便一發不可收拾了,老婆也越來越配合,最初開始老婆都是忍住叫,慢慢地控制不住就會哼出來。

有一次幹完老婆,我們安靜下來,卻聽見叔叔那邊呼吸沈重,被子裡有淅淅簌簌的聲音,我立刻明白過來叔叔也醒了,正忍不住在擼自個兒雞巴呢!老婆也聽到了,暗中捏了我的手一下。我忽然覺得很刺激,剛射精的雞巴立刻又硬了,不顧老婆推我,翻身趴到老婆身上大刀闊斧地操進去,瘋狂地幹了起來。

我的一通狂幹把老婆也弄得沒法再矜持,像哭似的哼哼了出來,我也放肆地「哼哧、哼哧」喘氣,嫌熱把被子也掀了,一下沒控制住,又射了。等我趴在老婆身上,我和老婆都安靜下來,卻聽到叔叔一聲悶哼,我立刻感覺老婆的陰道一下一下地收縮,箍緊我已經半軟的雞巴,我知道老婆高潮了。我忙活了兩次都沒有讓老婆高潮,叔叔的一聲悶哼就讓老婆到了。

我忽然有點吃醋或者受傷的感覺,當時沒有什麼表示,蓋上被子睡覺了。被子搧動,空氣裡有股濃濃的淫亂氣息,那是老婆小屄的騷味,還有我的精液味,也許還有叔叔的精液味混雜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洗臉的時候偷偷問老婆,為什麼聽到叔叔悶哼聲就高潮了?老婆說當時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叔叔的哼聲,立刻覺得小屄裡似乎被叔叔那個有著很大龜頭的雞巴給貫穿了。我聽到一楞,一是很奇怪老婆竟然能說出這樣出乎意料的淫蕩話,還有就是老婆提到叔叔的龜頭很大,她怎麼會知道呢?

我一直以為我和叔叔都是遺傳自爺爺的血脈,體形差不多,雞巴也應該是一樣的。我雞巴的龜頭不大,跟雞巴桿一樣粗,老婆卻特意提到叔叔的大雞巴頭,難道叔叔給我老婆看過了他的雞巴?會不會……叔叔趁我不在的時候,已經偷偷把老婆操了?

由於時間有限,沒法跟老婆問清楚,上班也沒有時間和機會找老婆問清楚,一天都頭腦懵懵的,但一想到老婆可能已經給叔叔操了,雞巴就很硬。我都很迷惑,難道我喜歡讓老婆給叔叔操?要是以前,或者換了別人,我可能早就拿刀子殺出去了,可現在為什麼反而覺得興奮?但心裡還是很不舒服,覺得非找老婆問清楚不可。

好不容易到下班了,和老婆騎車回家,我把老婆帶到一個僻靜處要問老婆。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雞巴硬得厲害,還好穿的大衣,看不出來。我把疑惑說出來,老婆的話讓我如釋重負,她說有一次早上老婆醒得早,那天有點熱,看到叔叔把被子蹬了仰臥睡著,由於晨勃,雞巴把短褲頂得老高。因為叔叔的短褲是人造棉的,很軟地貼在雞巴上,雞巴的輪廓看得很清楚。老婆當時害羞沒敢多看,但印象很深刻的是叔叔的雞巴頭子看起來應該很大。

我如釋重負,輕輕把老婆攬在懷裡,在老婆耳邊輕聲問:「饞叔叔的大雞巴嗎?想要的話,老公今天晚上就讓你嚐嚐。」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突然就說了這樣的話。那時候雖然也在網上看到過換妻的事,也覺得挺刺激,但還沒有想過拿自己老婆給人操。但我當時說出來之後覺得異樣刺激,甚至有種眩暈的感覺,雞巴硬硬的頂在老婆肚子上。老婆感受到了,打了我一下,說:「說什麼呢?討厭!」然後推開我往家走。

我不知道老婆是真生氣還是假的,想到晚上,自己真會叫叔叔一起來幹老婆麼?叔叔能同意麼?老婆呢?還是算了。我自己都不一定能接受,覺得不應該,就打退堂鼓了。

其實很多時候,曖昧關係就是一層窗戶紙,就像處女膜一樣,不捅破,大家都憋得難受;捅破了,大家都享受。

晚上回到家,叔叔還沒有回來。由於叔叔的單位離我家更近一點,下班也比我們早,通常都是他早到家,今天卻直到老婆做好飯才回來,表情也有點尷尬。其實我們也是有點不知道怎麼面對,早上上班匆忙,倒沒有什麼,晚上回家來,就不一樣了,尤其看到叔叔穿著警服、戴著大蓋帽,一臉正氣的樣子,怎麼也和昨晚瘋狂手淫和低吼的樣子聯繫不起來。

其實這樣的反差對老婆刺激更大,後來玩開了,老婆很喜歡叔叔穿著警服幹她。一般都是先把老婆脫得精光,然後我抱住老婆腿彎坐在炕沿上,像把著她撒尿一樣將打開的屄對著站在地上、穿著警服和戴著警帽的叔叔。

叔叔會一臉嚴肅的走過來,慢慢解開皮帶,從前襠門掏出他那又黑又粗的大雞巴,一手握住雞巴,一手扒開老婆粉嫩的小屄,往往這時老婆的屄水就會源源不絕地流出來。叔叔通常都會命令老婆低頭看自己的小屄即將被他操入的情形,叔叔會握住雞巴用那個碩大的雞巴頭子濡研老婆的屄口,直到老婆的淫水打濕了他的整個龜頭之後,才一點一點地操進去。

第二章

當天回到家,三叔比我們回來得晚很多,而且表情也有點尷尬,老婆更是害羞得不敢看三叔,好像兩個真幹過了似的,不就是昨天晚上大家分頭Happy被對方聽到了嘛!

我本來仍然不確定是不是要玩兒,看到這樣情形,一種惡作劇的興奮燃燒起來,決定促成好事,既讓三叔不用憋得太辛苦,又可以讓老婆嚐嚐她看到卻沒吃到的三叔的大雞巴頭子,我也樂得一起高興,肥水沒流外人田。

在飯桌上兩個人話都不多,我來活躍氣氛,不停地講白天聽到的奇聞軼事,看看兩人活躍起來,話也多了,我開始講些帶色的笑話。叔叔開始曖昧地笑,老婆也笑著聽,還用粉拳打我說不正經,我說:「我要太正經了,你能舒服麼?呵呵……」三叔也跟著笑,老婆說:「不理你!」就去收拾碗筷了。

我和三叔坐在炕頭上看電視,三叔在最裡邊,我在外邊。等老婆忙活完了之後回來坐在炕沿上。我把她拉上炕,說:「脫鞋上炕吧,伺候我們叔侄兩個,辛苦你了。」老婆聽出話裡有點不對,但又不好說什麼,偷偷掐了我一下,我故意「哎呦」一聲。

三叔說:「看你們小兩口兒這麼好,真讓人羨慕。哪像我們這輩人,兩口子就是搭夥過日子,沒什麼情趣。」

老婆說:「三叔,你也才比我們大幾歲,我看你和三嬸兒感情不是也挺好的麼?」

「好啥,就是養活孩子,過日子。」三叔說完嘆口氣,不再說話,我們也沒接著往下說。

三叔的情況我太瞭解了,當年他當兵復員回來,安排到鄉上派出所上班,加上三叔本人長得結實精神,喜歡他的漂亮姑娘不少,但奶奶偏偏選了三嬸子,唯一的優點是孝順能幹,長得我都覺得遠遠配不上三叔,這些年老得厲害,更不能看了,三叔看起來像剛三十,三嬸子都像快四十了。不知道三叔在家裡都怎麼提起性趣來的?

三個人各懷心事,不再說話。他們倆專心看電視,我卻琢磨著一會兒怎麼弄才能讓老婆給三叔幹。這裡面要說難度也是挺大的,首先老婆雖然被我開發得越來越喜歡性愛,但絕對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說服她給我三叔操就已經很難了。再加上三叔又是很傳統的人,如果不是我,他到今天肯定都還是正人君子。

現在想想,我可真夠壞的,不光把老婆帶壞了,還把親叔叔拉下水跟我們夫妻一起操屄玩兒。我當時恨不得電視劇早點演完好開始行動,好不容易熬到10點,我就說:「快點睡吧,我都睏了。」

關了燈沒多久,我就開始鼓搗老婆,老婆知道叔叔肯定醒著,直推我的手,到後來拗不過我,只好隨我的便了,可是小屄裡卻一直是乾的,估計她知道叔叔醒著,太放不開。我費了很大勁才把雞巴操進去,老婆竟然不配合,很掃興。

我換了個姿勢,趴到老婆身上,從上面操,老婆屄水多了起來,卻一直忍住叫。我緊一陣慢一陣地幹了很長時間,老婆慢慢忍不住開始小聲哼哼,三叔那邊卻沒有像上次一樣開始手淫,只是能聽到他咽口水和沈重的呼吸聲。

我覺得火候差不多了,就在老婆耳邊小聲說:「老婆,讓三叔來操你吧?」老婆立即警醒,渾身一僵,狠狠地掐了我一下,小聲說:「別……」

我開始一通猛幹,想把老婆幹到接近高潮意亂情迷的時候再問就成了。待到老婆又一次漸入佳境,叔叔那邊也開始大開大闔的時候,我提高音量,用叔叔也能聽到的聲音說:「好老婆,讓三叔來操你吧?你看他自個兒在那兒擼雞巴,多辛苦。你不是想嚐嚐他大雞巴頭子的滋味兒麼?」

結果這是一個昏招,老婆立刻停止了對我衝擊的配合,三叔那邊也嘎然無聲了。我好像被潑了一頭冷水,感覺自己真他媽的出力不討好:『我為了讓你們兩個快活,當然我自己也覺得刺激,但這兩個傢夥竟然不領情。』自己也覺得索然無味,又動了幾下,還沒射,就從老婆身上下來了。不一會兒我就睡著了。

半夜迷迷糊糊地感覺老婆起來上廁所,聽見叔叔那邊翻身,知道他還沒有睡著。黑暗中感覺他坐了起來,似乎要出去也上廁所,我的心狂跳起來,心想這時候兩個人在過道裡碰面,是不是就會操起來?姿勢我都想好了,肯定是老婆扶著牆,撅著屁股讓三叔從後面操。或者老婆好奇心發作,就像當初勤奮好學地仔細研究我的男性生殖器官一樣,蹲在叔叔雞巴前面仔細研究他的龜頭到底比我的大多少?

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第一種可能性比較大,畢竟兩個人都箭在弦上,又不好意思被我發現,肯定以最快的速度直奔主題。可是,我又錯了,三叔坐在那兒,一會兒看看我(我裝睡)、一會兒看看門,直到老婆推門,他竟然以閃電的速度躺下了。我都在心裡怪他:『這個孬種,想幹侄兒媳婦,侄兒我都在鼓動替他鋪路了,只需要他臨門一腳的時候,他竟然退縮了,可惜!』

後來我又試過幾次,都乘興而來,掃興而歸。老婆假正經,三叔沒膽量。正好,我需要帶學生去省城參加一個比賽,週四中午去,在省城住一個晚上,週五比賽,晚上坐火車回來。我想這對三叔和老婆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不在家,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是臥室,再加上這幾天來我不停地挑逗,他們倆不操才怪呢!

早上上班之前就跟叔叔說了我去省城出差,明天晚上回來。趁老婆不注意,我還沖三叔眨了眨眼睛,然後指了指老婆。三叔沒有任何反應,就竟然只是笑了笑,說路上小心點。

在去省城的車上我不停地想,今天肯定有戲了,心裡有點微微的醋意,畢竟今天老婆的小屄將迎來老婆有生以來的第二根雞巴,而且據老婆說還是雞巴頭子比我大的三叔的雞巴。不知道老婆的小屄能不能受得了?別給操鬆了,我再操就不舒服了。要是三叔比我會操,把老婆操得更舒服,會不會老婆就此愛上叔叔的大雞巴,不喜歡我的了?

那時腦子裡都是這樣患得患失的問題,有點後悔,想這下完了,我今天不能把學生丟這裡,自己跑回去叫停然後在家看住他們倆。不管後果如何,都要發生了。後來又自己安慰自己,以老婆對我的感情,她不會放下我和孩子跟三叔私奔的;三叔也肯定不會離婚然後娶我的小X。(三叔平常叫我老婆小X,幹她的時候就不這麼叫了,呵呵!)

他們最多就是多操幾次,這我本來就不反對,還極力促成呢!那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再說,我的雞巴論長度、硬度、持久度都不錯,老婆也一直很滿意,所以在這方面還是有自信的,對老婆的感情,更有自信了。想好了,也就不擔心了。一旦消除這些負面情緒,我發現立即又性慾高漲起來。帶學生吃完晚飯安排好住宿,我就開始想,家裡現在怎麼樣了?

7點多了,應該已經吃完飯了,開始操了嗎?還是兩個人先操屄,後吃飯?很可能是這樣。到9點多,又想,現在應該至少操過一遍了吧?很想打電話回去問問進展,老婆滿意不。可是還是沒有打,因為怕如果兩個人還沒操,我一打電話讓他們以為我在監督他們,不敢幹了,就不好了,所以一直忍著。

到十點半,實在忍不住了,就想這會兒他們很可能正在幹,我一定要打電話聽聽。走出賓館,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拿出手機。也許是那天太冷,也許是過於激動,我撥電話的手竟然是抖的。

家裡電話接通了,是三叔的聲音,我脫口而出:「操完了麼?」

叔:「什麼?」

我:「你操完小X了麼?」

叔:「小崽子,說什麼呢?」

我:「三叔,別不好意思呀!你應該也聽到我,我操小X的時候不是說很多次了,讓你操她麼?她也想給你操啊!」(這句是我故意說的,當時老婆從來沒有真正同意。)

叔:「你搞什麼,我怎麼能幹這事兒?再說小X也不會同意的。」

我:「她早就同意了。你把電話給她,我跟她說。」

叔:「她不在家,下班時打電話讓我自己出去吃,她去你們學校小L(老婆的閨秘)的宿舍住,晚上不回來了。肯定是她不同意。」

我:「好,我打電話讓她回來給你操。」

叔:「算了吧,這樣多不好。」

我:「你別管了,等我好消息。」

我立刻撥老婆手機,響了幾下後傳來老婆的聲音。我因為擔心小L在身邊不好說話,先說了點平常的事,然後讓老婆出去說話。我聽到小L在旁邊打趣說:「跟你老公現在還說悄悄話。」

老婆出來了,我問她為什麼不回家?老婆說:「你出差了,家裡就得我和三叔,怕別人說閒話。」

我一想也是,鄰居都是一個學校的年輕老師,我出差他們有的也知道,傳出去確實容易讓人說閒話。自己精蟲上腦,欠考慮了。就和老婆說,就這樣吧,又把和叔叔通話的內容給老婆說了,並給她分析說:「從叔叔話裡,明顯看出叔叔已經動心了,你也別裝了,這事兒明天就辦,我回家就開操,明天咱們三個玩個痛快。」

老婆還想拒絕,我直接說:「就這麼定了,按我說的做。」老婆不做聲了,我就說:「回去睡吧,養好精神,明天要對付兩門大炮呢!」老婆說聲「討厭,我不跟你說了」就掛了電話。

我一想叔叔這會兒肯定磨槍擦炮在家等著幹小X呢!可能正激動著呢!我又打電話回家,剛響三叔就接了,估計也在等我的電話。叔叔拿起電話:「喂?」嗓音已經沙啞了,估計那邊激動得不輕,我都覺得沒把我老婆說回家給他操有點過意不去了。

我告訴了他我老婆的顧慮,他說:「對,要不就別做了,傳出去不好。」我安慰他說:「我回來再做,沒人知道。」

第二天回到家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到家裡見兩個人在看電視,都正襟危坐的,只是兩個人臉都很紅,不知道是因為期待還是剛才兩個人做過什麼;桌上給我留的飯菜,老婆說剛才熱過了。我急三火四地吃飯,兩個人還是一本正經的看電視。

我一邊吃飯一邊盯著他倆看,想從他們臉上看出他們到底先前做什麼沒有,把他倆看得很不自然,我才收回目光,心想不能讓他們感受太有壓力,否則一會兒就放不開了。

吃完飯,草草洗漱一下,剛9點多,離平常睡覺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但我實在等不及了,估計他倆也和我一樣。我就說:「這兩天挺累的,早點睡吧!」老婆和三叔也沒反對,鋪好被褥、關了燈,脫衣服就躺下了。

我一刻也沒有等,直接脫光自己,然後把老婆也扒光了。被子裡還有點冷,老婆剛開始不讓我脫她的內衣褲,說冷,估計更多是害羞,但還是被我扒光了。一抹老婆小屄,黏黏的(後來才知道我回來前三叔摳過她小屄,弄出很多水,這時候半乾了)。

我翻身趴到老婆身上,用龜頭頂老婆的小屄,慢慢地水出來了,我只把龜頭操進去一半,就問老婆:「想不想要三叔的大龜頭?」老婆不說話,只是抖。我知道已經可以了,就抽出雞巴,翻身到老婆的另一邊,把我們的被子和三叔的連通,將老婆往三叔被窩裡推,老婆稍微反抗一下,三叔伸手過來,身體往中間一靠,三人就大被同眠了。

我玩老婆乳房,感覺三叔的手在另一邊乳房上稍作停頓,就直奔老婆下面去了。老婆先是一抖,然後忍不住哼了出來,我猜叔叔的手指已經伸到小屄裡邊去了,我伸手下去打探,果然發現三叔的右手中指已經有一半沒入老婆的小屄。

我於是抓住老婆右手送到三叔胯下,發現三叔的雞巴硬得跟鋼炮似的,就把老婆的手放在上面了。回來在老婆耳邊問:「三叔雞巴大麼?」老婆沒說話,只是含混地很低的「嗯」了一下。

我就又問:「想讓三叔操麼?」老婆這次不說話,只是用左手使勁握了一下我的雞巴。

我伸手摸摸老婆的小屄,三叔已經伸進去兩根手指了,屄水已經淌得到處都是。我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就又往三叔懷裡推老婆,可是老婆畢竟害羞,竟轉過身來面向我,鑽到我懷裡。

我靈機一動,右手摟住老婆的頭跟她舌吻,左手把她的屁股往三叔懷裡推,三叔立即心領神會,抱住老婆屁股,從後邊頂了過來。老婆先是一僵,然後離開我的唇,仰起頭,如泣如訴長長地「啊」了一聲,我知道,三叔的雞巴終於操進我老婆的小屄裡去了。第三章

老婆仰著頭停在那裡,好像在仔細品味老公以外另一個男人的陽具所帶來的不同感覺。三叔也沒有動,估計也是沈浸在終於操入侄媳婦溫熱滑嫩的小屄的巨大快感。過了好幾秒鐘,三叔才開始前後抽送,老婆的頭也重新回到我面前的枕頭上,張開嘴任由我把舌頭伸進去濕吻。

我一邊用舌頭挑動老婆的舌尖和上顎,一邊留意著他們交媾的動作。老婆把屁股往後邊翹,顯然是想讓三叔操得更深一點;三叔卻似乎在進行九淺一深的動作,並不是每次都深插到底,吊得老婆一直往後翹屁股,直到三叔給她一下深的才發出一聲愉悅的呻吟。

三叔似乎很老道,不急不慢幹了五、六分鐘,才把老婆放平,翻身到老婆身上,從正面插進去,分三次逐步把雞巴插到底,然後屁股畫圈,用雞巴桿一圈一圈地攪老婆的小屄。這招我以前沒有用過,估計老婆也覺得新鮮,很受用。

我藉助窗簾外邊透過來微弱的月光,竟看到老婆伸手主動摟住三叔寬厚的脊背,小嘴張開狂亂地接受三叔的嘴唇和舌頭的蹂躪。三叔又開始抽動,變成三淺一深,似乎他猜到老婆喜歡被更頻繁地深插。

果然,沒有幾分鐘,老婆就開始斷斷續續短促地呻吟,我知道這是老婆高潮的前兆。這時候我都是加快速度,一舉把老婆送上頂峰,可三叔好像只是稍微的快了一點,沒有達到老婆需要的頻率和幅度,有時還要停一下。我看得著急,雞巴早已經等不及深入那個原本只屬於我、現在卻被三叔享用的腔肉了。

照我叔這速度,不知要操到什麼時候,三叔把老婆上下兩個洞都佔著,我的雞巴急吼吼的沒地方插,再說這樣子不緊不慢的,老婆也很難達到頂點。於是我說:「叔,小X快到了,你要快、要深,她才能高潮。」

三叔聽了果然加快了速度和幅度,老婆也終於發出高而緊密的「嗯」聲,三叔這時候卻說:「我不行了,射哪裡?」

我興奮得眩暈,說:「老婆,讓叔射你小屄裡好不?」老婆也被我叔操昏了頭,含含糊糊地發出介於「嗯」和「好」之間的聲音。然後就看見我叔緊緊地抱住我老婆,屁股使勁往下頂,嘴裡叫了出來:「小肉,我操你啊……」

三叔射完了,戀戀不捨地從老婆身上下來,老婆還兀自在那兒抖個不停。我翻身上馬,提槍對準老婆的小屄,沒有用手扶著,竟然準確無誤地對準了地方,雞巴一邊往裡操,一邊想感受剛被三叔操過的老婆小屄有什麼不同。

極度興奮的雞巴似乎各處觸覺都十分靈敏,三叔的精液沿著我雞巴的兩邊被擠了出來,順著我的睾丸和老婆的屁股大腿往下流。第一次經歷這種感覺,並不是多舒服,但覺得非常刺激。

老婆的小屄好像鬆了,沒有我以前剛操進去時的緊握感,反而更加順滑、更加柔軟。我一直操到底,又全部拔出來,重新操入,仔細感受老婆小屄的變化,卻不知道三叔的雞巴到底操進去多深。

於是我一邊操,一邊在老婆耳邊問:「剛才三叔操得好不?」

老婆:「好。」

我:「怎麼個好法?」

老婆:「漲。」

我估計老婆的意思大概是說三叔的龜頭大,或者雞巴比我的更粗,心裡有點吃醋,就又問:「三叔操得比我好麼?」

老婆:「都好。」

我老婆很聰明,估計明白了我的心思,就又說了句:「老公,我愛你,你讓我給三叔我就給,你不讓,我就不給。」

我看老婆如此乖巧,心裡也是發瘋似地愛她,說:「三叔把你操得舒服,老公也高興。以後還給他操好不好?我和三叔一起操你,就像今天這樣。」說著使勁往老婆小屄裡狠操,老婆立刻又舒服地享受起來。

三叔在一邊似乎還在回味,或者有其它想法,只是側躺著看著我們,沒有再來參與。我於是一個人享受老婆,一陣緊一陣慢地大幹起來,由於太興奮了,估計沒有五分鐘就射了。

看著老婆還有點意猶未盡的樣子,我覺得很慚愧,平時大多數時候都能把老婆操出高潮才射,今天卻沒做到,被叔叔比下去了。從老婆身上下來,心想覺得這個面子一定要找回來。

第四章

我翻身下來,平躺著,心裡多少有點過於興奮後的失落,想著心事,什麼都不想做,連老婆那邊的善後都沒有管。感覺老婆摸索著找到內褲穿上,老婆還想穿秋衣秋褲,我沒讓。

過不多一會兒,聽到被子裡又有動靜,先沒管。再過了一會兒,聽到三叔把老婆奶頭品咂得直響,然後老婆又開始斷斷續續地哼唧,知道兩人又有好戲了,便轉身湊過去,仔細看三叔怎麼玩我老婆。

三叔上身半壓在老婆身上,把老婆的兩個乳頭輪流含在嘴裡品咂,一隻手在下邊內褲裡鼓搗老婆的小屄,那裡由於有我和三叔兩人射進去的精液,這會兒正慢慢流出來,所以會時不時聽到「呱唧、呱唧」的水聲。我藉著朦朧的月光,半看半猜三叔玩兒我老婆的動作,雞巴立即硬了起來,他們兩人好像沈醉其中,我不想去打擾,就自己擼著雞巴看他們玩兒。

過了一會兒,看叔叔屁股上下運動,想是他的粗雞巴也在老婆右手裡享受安慰呢!又見他起身,想騎到老婆身上,老婆卻輕聲說:「別∼∼」我還以為老婆小屄被我倆給操腫了,不敢再給幹了呢,卻聽老婆接著說:「那裡都是你們的東西,涼了黏黏的,不舒服,我要去洗洗。」

原來老婆是要把小屄洗乾凈給三叔操,聽得我更興奮。她想推開三叔,要起來去臥室外的過道弄水洗小屄,三叔把她摁躺下,說:「我給你弄水來。」說著起身披了件上衣下地去過道裡弄水去了。

由於三叔沒穿內褲,他起身的時候我留意了一下他的雞巴,月光不明亮,看不太清,但睾丸和挺立的雞巴黑黝黝的一大堆,一走還甩來蕩去的,有點壯觀,難怪把我老婆操得很爽。我摟過老婆,一邊吻老婆的小嘴,一邊摸她的小屄,果然水湯湯的,還有點黏。

我想逗逗老婆,就說:「看三叔多體貼你,怕你冷,出去給你端水。一會兒洗好了好好伺候三叔,讓他操爽點。」老婆掐我的胳膊,說:「都是你壞,把人家良家婦女弄成這樣。」我笑。

三叔端水進來,聽到我笑,就問我:「說什麼呢?」我就說:「小X說你把她操得很舒服。」三叔也嘿嘿地笑,老婆打我,說:「胡說!」

我轉頭問我叔:「怎麼樣?小X操起來不錯吧?」我叔只是說好,真好。我其實想他說點粗話刺激刺激我老婆,可惜三叔剛開始放不開。後來玩多了,發現他操我老婆的時候也是非常愛說粗話。

老婆看三叔把水端來了,就起身披了件毛衣下炕,有點猶豫地在三叔面前把內褲脫了,蹲在水盆上邊開始撩水沖洗小屄。三叔倒也沒有上炕的意思,反而蹲下來看老婆洗。我看月光太暗,起身把燈拉開,老婆驚叫了一聲,一手忙捂臉,一手在乳房和小屄之間不知道該捂哪個好,嘴裡讓我快關燈,說晃眼。

我知道她是害羞,就說:「不用不好意思,三叔都操過了,看看怕啥?」三叔就肆無忌憚地憨笑著繼續盯住老婆的乳房和下體看。

老婆不知所措,竟然忘了繼續洗小屄,我就讓三叔給她洗,三叔也不客氣,直接伸手到老婆屄下開始一邊洗一邊玩我老婆的小屄,並把手指伸到裡頭深度清洗。

我又打趣說:「用手洗不到最裡頭,換家什兒。」他們都明白我的意思,三叔笑著站起來,雞巴挺得老高,老婆瞪我一眼,就說:「你最壞!」

三叔拉起老婆,想用他的大粗雞巴給老婆小屄深度清潔,老婆卻說:「你們倆都得洗洗。」我於是也披了一件衣服下炕,故意搖晃著雞巴等老婆給我洗。老婆端起水盆不知道先洗哪一根雞巴,我於是雙手接過盆放在我和三叔雞巴下面,讓老婆一手一個雞巴一起洗。

老婆先拿起我的雞巴,猶豫一下,另一手拿起三叔的雞巴,一邊撩水洗了一下。我藉機比較了一下我和三叔的雞巴,三叔的雞巴桿比我的稍微粗一點,但龜頭要大上一大圈,長度還是我的更長一點。後來有一次暑假在家白天玩的時候,老婆給我們量過,我的15公分,三叔的13•5公分,但他的龜頭大,沒勃起的時候就和我勃起時差不多。

常看網上有人寫18公分甚至20公分,我覺得一般人來說不大可能,我們把自己拍的錄像放在電腦裡看,我和三叔的雞巴並不比那些亞洲A片裡的男優遜色。

由於看到三叔的雞巴頭子很大,估計操進去的時候老婆感覺一定很強烈,就想試試把老婆眼睛蒙上,我和三叔輪流操,看老婆能不能猜出是誰在操她。我一說,他倆都配合。為了減少身體其它地方的接觸,我讓老婆扶著炕沿,撅起屁股讓我和三叔從後邊來,除了雞巴盡量減少身體不必要的接觸,並且說好每次都操到底,操十下再讓老婆猜。

我先操的,十下過後老婆準確地猜出是我。我拔出雞巴,三叔握著雞巴剛要上,我悄悄地制止了他,我又操進去,十下過後,老婆稍微猶豫一下之後才說還是我。估計她最初以為應該是三叔了,但感覺不像,她知道我這個人經常虛虛實實地耍些把戲,所以猜出還是我。

我在她屁股上親了一下,說:「老婆猜對了,加十分。」就藉機又操了她十下。

三叔在旁邊握著雞巴,湊得很近,我猜他想說這十分應該他給加,就讓位置給三叔。三叔握著雞巴上,對準老婆的小屄頂上去,我在旁邊呆呆的看著,三叔的大雞巴頭子到底不一般,看著那麼大的體積,再看看老婆粉嫩緊窄的屄口,我真怕它把老婆的小屄給撐壞了。

他用手扒開小陰唇,慢慢地把龜頭一點一點的頂進去,屄肉都給帶進去了,他進一寸退半寸,直到整根雞巴全操進去。我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另一個男人勃起的大雞巴,而且就在我的眼前操進我老婆粉嫩的小屄,實在是太震撼了。

三叔還沒操夠十下,老婆就說是三叔,然後說:「老公,我冷。」我和三叔也冷,但性興奮得忘了冷了。

三叔抽出雞巴,我倆七手八腳地把老婆抱上炕,放進溫暖的被窩。看三叔還沒操完那十下,就讓三叔先操,但我的雞巴也不能沒地方插,就把老婆的頭放在我肚子上讓她給我口交。

三叔側躺在老婆身後,右手從前邊伸到老婆兩腿之間扒開小屄,雞巴從後面操進去動起來。我仰躺著,舒服地享受老婆的口舌服務。三叔又開始九淺一深逐漸到三淺一深的幹我老婆,剛開始老婆還能好好服侍我的雞巴,慢慢地,三叔越幹越快,幅度也越來越大,老婆叼著我雞巴的嘴也開始不受控制,有時被拽離我的雞巴,有時又被狠狠地頂過來,差點捅到老婆嗓子裡,老婆便不敢一心二用,只能專心應付三叔的雞巴了。

一直操到三叔射精,我們都沒有換過姿勢,因為這個姿勢我們三人都可以享受,只是後來老婆就顧不上我的雞巴了。這次三叔大概弄了十多分鐘就射了,換我上,我讓老婆轉過身,把老婆的嘴推到三叔那沾滿精液和淫水、已經半軟了的雞巴上,老婆遲疑一下,但還是把三叔的雞巴吸進嘴裡。

我回來把雞巴從後邊頂進老婆小屄,老婆順從地翹起屁股,好讓我的雞巴能夠全根盡沒。三叔的精液又被我源源不斷地擠出來,心裡逐漸適應,不再排斥,反而覺得老婆的小屄在三叔精液的滋潤下變得更加順滑,我每操一下都發出誇張的「咕唧,咕唧」響聲,異常淫靡。

我開始緩慢但堅定地一直插到底,但不敢太快,因為一般來說,背後位剛開始的時候如果我進得太快太猛,往往會戳痛老婆。每次慢慢操到底,讓她陰道裡邊慢慢適應之後就可以逐漸加快了。

這次我表現很好,畢竟年輕體力好,本錢也長些,所以深入淺出的時候,我覺得比三叔還勇猛一些,一直把老婆弄上頂峰,如泣如訴地呻吟,全身篩糠似的抖了起來,我才猛幹幾十下,射了出來。

由於這次自己感覺不錯,並不覺得疲倦,就坐起來找我的內褲給老婆擦屄,然後讓三叔關燈睡覺了。其實我疏忽了三叔那邊,因為老婆剛才給他吸雞巴的時候,他已經又硬了,但我說關燈睡覺,他也沒好意思說什麼。

可是我剛睡著沒多久就被身邊的異動給吵醒了,睜開眼,看見三叔趴在老婆身上正操得起勁,我都佩服他,三十多的人了,精神還這麼好。估計第一次放開了操侄媳婦,而且是在侄子身邊、侄子的被窩裡操侄媳婦,對他的刺激也是很大的。

我很想再看看三叔的雞巴操我老婆小屄的樣子,但又不想開燈影響他們,就摸黑去電視櫃的抽屜裡找到手電筒,然後鑽到被子裡他們交媾處的下方打開手電筒,三叔估計知道我的想法,就把老婆和他的腿都叉開,給我足夠的空間去看。

近距離在被窩裡用手電照著看,那畫面非常刺激,老婆的小屄在手電光下顯得更加嬌艷誘人,而三叔的雞巴卻顯得粗黑而霸道,把老婆的小屄操得一翻一翻的,每次抽出來,大龜頭都把老婆屄裡的白漿刮出來不少;捅進去的時候,就被老婆的小陰唇擋住積在三叔的雞巴上,然後沿著雞巴根、睾丸和老婆屄的邊上流下來,再流過老婆的屁股,落在褥子上,打濕了一片。

看得我火起,把三叔拽下來我操進去,三叔也接過手電筒學我的樣子看。我覺得被看也很刺激,故意表現得很勇猛,拔出雞巴直到龜頭,稍作停頓,然後再深深操進去,彷彿是在表演。

這一次我和三叔都沒有客氣,誰看得受不了了就把正在操的人拉下來。我們樂此不疲,只是苦了老婆,我們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換各種姿勢,把老婆幹得高潮連連,直到她哀求我們不能再操了才再次先後射在她的小屄裡,終於筋疲力盡地一邊一個摟住老婆睡覺了。第五章

第二天是星期六,按計劃我們去我老丈人家看孩子,三叔回老家。由於不趕時間,加上前一晚上太累,我睡醒的時候天已經大亮,看看手機已經十點多了。扭頭看看兩邊都沒有人,仔細聽聽發現廚房過道好像有些奇怪的混雜的聲音,穿上衣服起身去撒尿。

剛推開臥室門,就看見老婆手裡拿著鍋鏟好像在做菜,鍋裡正燉什麼,但重點是老婆的褲子褪到大腿上,坐在三叔的身上,三叔褲子更是褪到小腿,坐在一把椅子上,雙手正捧著老婆的屁股,不用說也知道兩人在幹啥。

看我出來,兩人停止了動作,老婆惶恐地看著我,三叔雖然鎮靜些,但也有些不自然,好像偷情被我抓個正著。

我心裡有點不舒服,雖然我早就鼓動兩人操屄,但他倆故意避開我,趁我睡覺偷偷跑到廚房來操屄還是讓我有點不高興。但轉念一想,我出差的時候就授意他們操了,倒不能怪他們什麼,就笑笑讓他們繼續。

三叔於是捧著老婆的屁股上下移動,用我老婆的小屄套弄他的雞巴,老婆屄裡流出的白漿順著他的雞巴流在陰毛上,搞得一綹一綹的,看來兩人操了有一會兒了。

我尿急,直接去撒尿。完後抖抖雞巴頭上的尿,直接走過去頂到老婆嘴裡,老婆唆了一口,嗔道:「剛撒完尿,也不洗洗就叫人給你吃,還有尿味兒呢!」

我一邊重新捅進老婆嘴裡,一邊說:「誰讓你個小騷貨,大清早趁我沒醒就偷偷跑出來讓三叔操。」

老婆又拿出我的雞巴,說:「不是,人家正炒菜,是三叔他……」

三叔一邊繼續上下挪動著老婆的屁股爽他的雞巴,一邊說:「是我,是我。我出來撒尿,看小X撅著屁股炒菜,那小屁股扭扭的挺誘人的,弄得我撒完尿的雞巴硬得更厲害,就想給她來幾下子,結果她說要炒菜,我就搬了個椅子過來,這樣兩不耽誤。」

我說:「小騷屄,明明是你扭屁股勾引三叔來操你,還不承認。叔,使勁操她,看她承不承認!」

三叔聞言屁股帶動雞巴往上猛頂,同時雙手抱住老婆的屁股使勁兒往下按,下下盡根,嘴裡低聲在我老婆耳邊說:「我操你小騷肉,就是你扭著小屁股勾引我,再不承認我操死你!說你是騷貨,說。我操!」

我也把雞巴前半截快速地在老婆嘴裡進出,老婆被我倆操得失了神,身體後仰完全癱在三叔懷裡,鍋鏟也拿不住掉在地上。

我捧著老婆的頭不停幹她小嘴兒,老婆掙扎著脫離我的雞巴,開始求饒說:「老公,三叔,你倆輕點兒啊!把我操死了,還哪有這麼好的小屄給你倆操?」

我說:「你是不是騷貨?」

老婆:「是,老公,我是。」

我:「是什麼?」

老婆:「是騷貨。」

三叔:「說你是專門給我們叔侄倆操的騷貨。」

老婆:「是,我是……」

三叔:「是什麼?說全了。」

老婆:「是專門給三叔和老公操的騷貨。」

三叔:「我們倆操得你爽不?」

老婆:「爽!嗯,爽……」

我:「誰操得更爽?」

老婆:「都爽,不一樣的爽。」

我:「怎麼不一樣?」

老婆:「三叔的龜頭大,刮得舒服,啊……老公,啊……老公的長,可以頂到最裡邊……」

三叔:「我的頂不到最裡邊?我操死你!」說著故意使勁往裡頂。

老婆:「能,這會兒頂到了,啊……」

我:「這會兒想不想要操得更深的?」

老婆:「要……」

我把老婆從三叔的雞巴上拽起來,把雞巴從後邊幹進小屄,然後把老婆頭按低,讓她含住三叔的大雞巴頭子。三叔雙手捧住老婆的頭一上一下地讓老婆給他口交,我則在後邊專心操老婆小屄,小屄裡滾燙的、軟軟的,插進去無比舒暢。

我又問:「為什麼大早上勾引三叔?昨天晚上還沒操夠?」

老婆:「沒有。」

我一聽,昨晚上那麼操還沒夠,就給老婆來了一下狠的,頂得老婆整個臉貼到三叔的陰囊上,嘴裡被三叔的雞巴捅到嗓子眼,嗆了一下。

老婆趕緊吐出三叔的雞巴,說:「老公,輕點,這樣會把人家弄壞的……」

我:「這麼騷,昨天晚上我和三叔輪流操你那麼多次,還不夠?」下邊的進攻沒有停,老婆的小嘴兒又被三叔按回到他的雞巴上。

老婆:「唔……不是呀!我看到三叔過來,那裡好像頂起來,人家想起昨天晚上他刮人家裡面,就癢,人家就是動了動,想別那麼癢。是三叔誤會嘛!」

三叔:「誤會?癢了,動動,那不就是想讓我操麼?還不承認!過來,我再給你刮刮小屄止癢。」

我把雞巴拔出來,老婆把褲子脫了,面對面跨坐在三叔腿上。我抱著老婆的屁股,三叔用手扶著他的粗雞巴對準老婆的小屄,我彎腰看著三叔的雞巴頂到屄口,手裡慢慢往下放,一邊注視著三叔的雞巴全根消失在老婆的小屄裡,只有陰囊鼓鼓地掛在外面。

三叔雙手接收了老婆的屁股,我則把老婆的頭扭向我,把雞巴重新伸到她嘴裡幹了起來。

這個姿勢幹了一會兒,老婆又掙脫我的雞巴說:「老公,鍋裡快沒湯了。」我扭頭一看,還真是,趕緊把鍋端開,把爐子封上。心想,真是個好媳婦,兩頭應付我和三叔,還有精力管鍋裡。

弄完了爐子,回過頭來看,三叔把雞巴捅到底,正雙手抱著老婆的屁股前後挪。老婆仰著頭,張著嘴「呼呼」地直喘氣,估計下邊小屄裡被三叔的大雞巴攪得厲害,陰蒂磨著三叔的恥部,刺激應該很強烈。

這招兒看來不錯,三叔還真是會玩兒。又學了一招兒,難怪說三人行必有我師,呵呵,還真可以互相學習。

老婆張著的小嘴紅紅的,很誘人,我想湊上去親幾口,卻想到我剛操過她那裡,還有我的雞巴味兒,就沒親。心裡想惡作劇,就一有扶著老婆的頭,一手扶著三叔的頭,把他倆的嘴湊到一塊兒,他倆正在興頭上,想都沒想,直接就瘋狂地吻在一起。

我看著想笑,可看他倆那癡迷的樣子又有點吃醋。低頭看到老婆光著腿紅紅的,不知道是性興奮還是凍的,怕她凍壞了,想讓他倆進臥室被窩裡接著操,又覺得三人在狹小的廚房裡操屄別有一番情趣,就用手給老婆上下撫摸給老婆暖暖腿。老婆感激地朝我嫵媚一笑,然後從三叔身上掙扎著下來,撅過屁股給我操,低頭給三叔口交。

我操了幾下,問老婆冷不冷。老婆說有點,我就和三叔一邊擡一條腿,把老婆抱進臥室,放在被子裡,然後七手八腳把老婆扒個精光,我自己也脫光鑽進被子裡,擡起老婆的一條腿,剪刀式操進去。

三叔脫了褲子,但還穿著球衣和內褲,坐在老婆頭邊上,右手掀起被子看我倆交合,左手玩老婆乳房。我問三叔怎麼不脫光,他說他早晨先操了小X好一會兒了,這會兒專門讓我享受一下,他等會兒再來。

我說:「沒事兒,讓小X給你吃雞巴吧!」三叔說好,但要讓我老婆親自給他脫內褲。老婆看著三叔內褲裡頂得老高的大雞巴,害羞說不行,我說:「還裝什麼貞節烈女,上上下下都讓三叔操過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老婆就羞眉搭眼地給三叔脫內褲,三叔配合地擡起屁股,直到內褲的鬆緊帶被拉到三叔雞巴頭子下邊,雞巴騰地一下彈起來,老婆趕緊把臉扭開不看,手上繼續往下拉三叔的內褲。

我看老婆那嬌羞的樣子十分可愛,雞巴更硬了幾分,在她小屄裡不停運動。用手把老婆的臉轉向三叔的胯間,讓老婆近距離地看這根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操了她小屄無數次、帶給她不同新鮮感受的大頭兒雞巴。

老婆看了看,小屄一緊一緊地夾我的雞巴,我知道她更動情了,就把老婆頭往三叔雞巴上按,老婆就開始像舔棒棒糖一樣舔三叔的雞巴,然後把龜頭含在嘴裡進進出出。

我一邊操老婆,一邊看她給三叔口交,光天化日的,視覺刺激和雞巴上的觸覺刺激都很強烈,猛幹起來,在老婆妖嬈的呻吟聲中達到頂點,一個猛頂,射在老婆小屄的最深處。

三叔看我射了,迅速脫去球衣,趴到老婆身上,扶著雞巴操進去,慢慢地把我的精液擠出來,快快慢慢地幹起來,交媾的地方發出誇張的「咕唧、咕唧」聲音。三叔也沒有改變姿勢,加快了速度,在老婆咬著手指故意壓低的高潮的呻吟聲中也射了出來。

三叔抱著老婆,很久沒有下來,兩人不停地喘氣,我掀開被子,想看看老婆被壓壞了沒有,三叔翻身,半軟的雞巴拽著那個依然很大的龜頭從老婆小屄裡抽出來,白色的精液隨即緩緩地開始從老婆小屄裡往外流,不知道多少是我的,多少是三叔的,反正都混在一起了。

第一章

在這個網上看了很多朋友的真實故事,一直想把我們的故事也寫出來跟大家分享。但老婆給自家叔叔操(我親三叔),說出來總有些猶豫,擔心被人罵,不過想想不交待太過具體,應該沒事。想想至今我叔叔已經操了我老婆三年多了,家裡外面都沒人知道,應該是安全的。

言歸正傳,先介紹一下我們的情況。我們今年都是30歲,我和老婆是同學也是同一個縣裡的,但上大學之前不認識,上大學時候認老鄉才開始接觸的。剛開始我覺得老婆長得一般,看久了覺得越看越好看,尤其老婆雖然苗條,但骨架小,柔嫩,整個人感覺珠圓玉潤的,特別能勾起男人的慾望,總想把她壓在身下使勁蹂躪。我們從大一下學期開始戀愛,大二一開學第一天我就半強迫地把她操了。這些以後再另開帖子說,先說她和我三叔的事。

事情從三年多前我叔叔調動工作來我們工作的縣級市開始。我們畢業後分回了我們縣,在兩個中學工作,工作第一年我們就結婚了。由於我工作的中學是重點中學,待遇好些,後來我找了些關係把老婆調到我們同一個中學。

由於是雙職工,趕上學校最後一批分房,分到一套平房。先交待一下房子,因為這是促成我們夫妻和三叔淫亂的重要原因。這是一個老式的平房,只有兩間臥室,中間是一個過道分開,過道裡邊是廚房,這樣的佈局是東北80年代房子很常見的。由於我們平時工作很忙,孩子給她姥姥帶(農村,但條件不錯),我們每個星期回去看一次。

三年多前,我叔叔調到我們縣城的公安局工作,他以前當兵,復員後在老家鄉上當警察,在那裡幹了很多年才調到縣裡。由於他是我親叔叔,嬸嬸和表弟在鄉下沒有過來,叔叔就住我家。雖然有兩個臥室,但另一個臥室已經當雜物間堆滿了東西,沒法住人,叔叔就和我們在一個炕上睡。

因為東北歷來住房條件不寬裕,也是為了冬季取暖,一大家人睡一炕的在早些年很常見。不過這可苦了我們小兩口,那時候老婆剛生完小孩半年多,小孩送到姥姥家,老婆也戴環了。正是我和老婆可以不用戴套盡情操屄的時候,雙方性趣都很高,可是叔叔睡在一個炕上,總是不方便。

剛開始幾個星期都是熬著,白天上班沒法兒出來,下班回家叔叔也回來了,只有等叔叔回鄉下家裡的時候才能幹個盡興。後來熬不住了,趁叔叔睡著了偷偷褪下老婆的褲衩,從後面慢慢頂進去。剛開始老婆還不從,怕叔叔聽見,後來次數多了,也就讓我幹進去了。

叔叔是睡炕頭,我第二,老婆第三。剛開始和老婆還是各自一個被窩,趁半夜偷偷鑽進老婆被窩,一開始覺得不盡興,慢慢地也有種類似偷情的刺激,於是便一發不可收拾了,老婆也越來越配合,最初開始老婆都是忍住叫,慢慢地控制不住就會哼出來。

有一次幹完老婆,我們安靜下來,卻聽見叔叔那邊呼吸沈重,被子裡有淅淅簌簌的聲音,我立刻明白過來叔叔也醒了,正忍不住在擼自個兒雞巴呢!老婆也聽到了,暗中捏了我的手一下。我忽然覺得很刺激,剛射精的雞巴立刻又硬了,不顧老婆推我,翻身趴到老婆身上大刀闊斧地操進去,瘋狂地幹了起來。

我的一通狂幹把老婆也弄得沒法再矜持,像哭似的哼哼了出來,我也放肆地「哼哧、哼哧」喘氣,嫌熱把被子也掀了,一下沒控制住,又射了。等我趴在老婆身上,我和老婆都安靜下來,卻聽到叔叔一聲悶哼,我立刻感覺老婆的陰道一下一下地收縮,箍緊我已經半軟的雞巴,我知道老婆高潮了。我忙活了兩次都沒有讓老婆高潮,叔叔的一聲悶哼就讓老婆到了。

我忽然有點吃醋或者受傷的感覺,當時沒有什麼表示,蓋上被子睡覺了。被子搧動,空氣裡有股濃濃的淫亂氣息,那是老婆小屄的騷味,還有我的精液味,也許還有叔叔的精液味混雜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洗臉的時候偷偷問老婆,為什麼聽到叔叔悶哼聲就高潮了?老婆說當時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叔叔的哼聲,立刻覺得小屄裡似乎被叔叔那個有著很大龜頭的雞巴給貫穿了。我聽到一楞,一是很奇怪老婆竟然能說出這樣出乎意料的淫蕩話,還有就是老婆提到叔叔的龜頭很大,她怎麼會知道呢?

我一直以為我和叔叔都是遺傳自爺爺的血脈,體形差不多,雞巴也應該是一樣的。我雞巴的龜頭不大,跟雞巴桿一樣粗,老婆卻特意提到叔叔的大雞巴頭,難道叔叔給我老婆看過了他的雞巴?會不會……叔叔趁我不在的時候,已經偷偷把老婆操了?

由於時間有限,沒法跟老婆問清楚,上班也沒有時間和機會找老婆問清楚,一天都頭腦懵懵的,但一想到老婆可能已經給叔叔操了,雞巴就很硬。我都很迷惑,難道我喜歡讓老婆給叔叔操?要是以前,或者換了別人,我可能早就拿刀子殺出去了,可現在為什麼反而覺得興奮?但心裡還是很不舒服,覺得非找老婆問清楚不可。

好不容易到下班了,和老婆騎車回家,我把老婆帶到一個僻靜處要問老婆。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雞巴硬得厲害,還好穿的大衣,看不出來。我把疑惑說出來,老婆的話讓我如釋重負,她說有一次早上老婆醒得早,那天有點熱,看到叔叔把被子蹬了仰臥睡著,由於晨勃,雞巴把短褲頂得老高。因為叔叔的短褲是人造棉的,很軟地貼在雞巴上,雞巴的輪廓看得很清楚。老婆當時害羞沒敢多看,但印象很深刻的是叔叔的雞巴頭子看起來應該很大。

我如釋重負,輕輕把老婆攬在懷裡,在老婆耳邊輕聲問:「饞叔叔的大雞巴嗎?想要的話,老公今天晚上就讓你嚐嚐。」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突然就說了這樣的話。那時候雖然也在網上看到過換妻的事,也覺得挺刺激,但還沒有想過拿自己老婆給人操。但我當時說出來之後覺得異樣刺激,甚至有種眩暈的感覺,雞巴硬硬的頂在老婆肚子上。老婆感受到了,打了我一下,說:「說什麼呢?討厭!」然後推開我往家走。

我不知道老婆是真生氣還是假的,想到晚上,自己真會叫叔叔一起來幹老婆麼?叔叔能同意麼?老婆呢?還是算了。我自己都不一定能接受,覺得不應該,就打退堂鼓了。

其實很多時候,曖昧關係就是一層窗戶紙,就像處女膜一樣,不捅破,大家都憋得難受;捅破了,大家都享受。

晚上回到家,叔叔還沒有回來。由於叔叔的單位離我家更近一點,下班也比我們早,通常都是他早到家,今天卻直到老婆做好飯才回來,表情也有點尷尬。其實我們也是有點不知道怎麼面對,早上上班匆忙,倒沒有什麼,晚上回家來,就不一樣了,尤其看到叔叔穿著警服、戴著大蓋帽,一臉正氣的樣子,怎麼也和昨晚瘋狂手淫和低吼的樣子聯繫不起來。

其實這樣的反差對老婆刺激更大,後來玩開了,老婆很喜歡叔叔穿著警服幹她。一般都是先把老婆脫得精光,然後我抱住老婆腿彎坐在炕沿上,像把著她撒尿一樣將打開的屄對著站在地上、穿著警服和戴著警帽的叔叔。

叔叔會一臉嚴肅的走過來,慢慢解開皮帶,從前襠門掏出他那又黑又粗的大雞巴,一手握住雞巴,一手扒開老婆粉嫩的小屄,往往這時老婆的屄水就會源源不絕地流出來。叔叔通常都會命令老婆低頭看自己的小屄即將被他操入的情形,叔叔會握住雞巴用那個碩大的雞巴頭子濡研老婆的屄口,直到老婆的淫水打濕了他的整個龜頭之後,才一點一點地操進去。

第二章

當天回到家,三叔比我們回來得晚很多,而且表情也有點尷尬,老婆更是害羞得不敢看三叔,好像兩個真幹過了似的,不就是昨天晚上大家分頭Happy被對方聽到了嘛!

我本來仍然不確定是不是要玩兒,看到這樣情形,一種惡作劇的興奮燃燒起來,決定促成好事,既讓三叔不用憋得太辛苦,又可以讓老婆嚐嚐她看到卻沒吃到的三叔的大雞巴頭子,我也樂得一起高興,肥水沒流外人田。

在飯桌上兩個人話都不多,我來活躍氣氛,不停地講白天聽到的奇聞軼事,看看兩人活躍起來,話也多了,我開始講些帶色的笑話。叔叔開始曖昧地笑,老婆也笑著聽,還用粉拳打我說不正經,我說:「我要太正經了,你能舒服麼?呵呵……」三叔也跟著笑,老婆說:「不理你!」就去收拾碗筷了。

我和三叔坐在炕頭上看電視,三叔在最裡邊,我在外邊。等老婆忙活完了之後回來坐在炕沿上。我把她拉上炕,說:「脫鞋上炕吧,伺候我們叔侄兩個,辛苦你了。」老婆聽出話裡有點不對,但又不好說什麼,偷偷掐了我一下,我故意「哎呦」一聲。

三叔說:「看你們小兩口兒這麼好,真讓人羨慕。哪像我們這輩人,兩口子就是搭夥過日子,沒什麼情趣。」

老婆說:「三叔,你也才比我們大幾歲,我看你和三嬸兒感情不是也挺好的麼?」

「好啥,就是養活孩子,過日子。」三叔說完嘆口氣,不再說話,我們也沒接著往下說。

三叔的情況我太瞭解了,當年他當兵復員回來,安排到鄉上派出所上班,加上三叔本人長得結實精神,喜歡他的漂亮姑娘不少,但奶奶偏偏選了三嬸子,唯一的優點是孝順能幹,長得我都覺得遠遠配不上三叔,這些年老得厲害,更不能看了,三叔看起來像剛三十,三嬸子都像快四十了。不知道三叔在家裡都怎麼提起性趣來的?

三個人各懷心事,不再說話。他們倆專心看電視,我卻琢磨著一會兒怎麼弄才能讓老婆給三叔幹。這裡面要說難度也是挺大的,首先老婆雖然被我開發得越來越喜歡性愛,但絕對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說服她給我三叔操就已經很難了。再加上三叔又是很傳統的人,如果不是我,他到今天肯定都還是正人君子。

現在想想,我可真夠壞的,不光把老婆帶壞了,還把親叔叔拉下水跟我們夫妻一起操屄玩兒。我當時恨不得電視劇早點演完好開始行動,好不容易熬到10點,我就說:「快點睡吧,我都睏了。」

關了燈沒多久,我就開始鼓搗老婆,老婆知道叔叔肯定醒著,直推我的手,到後來拗不過我,只好隨我的便了,可是小屄裡卻一直是乾的,估計她知道叔叔醒著,太放不開。我費了很大勁才把雞巴操進去,老婆竟然不配合,很掃興。

我換了個姿勢,趴到老婆身上,從上面操,老婆屄水多了起來,卻一直忍住叫。我緊一陣慢一陣地幹了很長時間,老婆慢慢忍不住開始小聲哼哼,三叔那邊卻沒有像上次一樣開始手淫,只是能聽到他咽口水和沈重的呼吸聲。

我覺得火候差不多了,就在老婆耳邊小聲說:「老婆,讓三叔來操你吧?」老婆立即警醒,渾身一僵,狠狠地掐了我一下,小聲說:「別……」

我開始一通猛幹,想把老婆幹到接近高潮意亂情迷的時候再問就成了。待到老婆又一次漸入佳境,叔叔那邊也開始大開大闔的時候,我提高音量,用叔叔也能聽到的聲音說:「好老婆,讓三叔來操你吧?你看他自個兒在那兒擼雞巴,多辛苦。你不是想嚐嚐他大雞巴頭子的滋味兒麼?」

結果這是一個昏招,老婆立刻停止了對我衝擊的配合,三叔那邊也嘎然無聲了。我好像被潑了一頭冷水,感覺自己真他媽的出力不討好:『我為了讓你們兩個快活,當然我自己也覺得刺激,但這兩個傢夥竟然不領情。』自己也覺得索然無味,又動了幾下,還沒射,就從老婆身上下來了。不一會兒我就睡著了。

半夜迷迷糊糊地感覺老婆起來上廁所,聽見叔叔那邊翻身,知道他還沒有睡著。黑暗中感覺他坐了起來,似乎要出去也上廁所,我的心狂跳起來,心想這時候兩個人在過道裡碰面,是不是就會操起來?姿勢我都想好了,肯定是老婆扶著牆,撅著屁股讓三叔從後面操。或者老婆好奇心發作,就像當初勤奮好學地仔細研究我的男性生殖器官一樣,蹲在叔叔雞巴前面仔細研究他的龜頭到底比我的大多少?

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第一種可能性比較大,畢竟兩個人都箭在弦上,又不好意思被我發現,肯定以最快的速度直奔主題。可是,我又錯了,三叔坐在那兒,一會兒看看我(我裝睡)、一會兒看看門,直到老婆推門,他竟然以閃電的速度躺下了。我都在心裡怪他:『這個孬種,想幹侄兒媳婦,侄兒我都在鼓動替他鋪路了,只需要他臨門一腳的時候,他竟然退縮了,可惜!』

後來我又試過幾次,都乘興而來,掃興而歸。老婆假正經,三叔沒膽量。正好,我需要帶學生去省城參加一個比賽,週四中午去,在省城住一個晚上,週五比賽,晚上坐火車回來。我想這對三叔和老婆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不在家,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是臥室,再加上這幾天來我不停地挑逗,他們倆不操才怪呢!

早上上班之前就跟叔叔說了我去省城出差,明天晚上回來。趁老婆不注意,我還沖三叔眨了眨眼睛,然後指了指老婆。三叔沒有任何反應,就竟然只是笑了笑,說路上小心點。

在去省城的車上我不停地想,今天肯定有戲了,心裡有點微微的醋意,畢竟今天老婆的小屄將迎來老婆有生以來的第二根雞巴,而且據老婆說還是雞巴頭子比我大的三叔的雞巴。不知道老婆的小屄能不能受得了?別給操鬆了,我再操就不舒服了。要是三叔比我會操,把老婆操得更舒服,會不會老婆就此愛上叔叔的大雞巴,不喜歡我的了?

那時腦子裡都是這樣患得患失的問題,有點後悔,想這下完了,我今天不能把學生丟這裡,自己跑回去叫停然後在家看住他們倆。不管後果如何,都要發生了。後來又自己安慰自己,以老婆對我的感情,她不會放下我和孩子跟三叔私奔的;三叔也肯定不會離婚然後娶我的小X。(三叔平常叫我老婆小X,幹她的時候就不這麼叫了,呵呵!)

他們最多就是多操幾次,這我本來就不反對,還極力促成呢!那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再說,我的雞巴論長度、硬度、持久度都不錯,老婆也一直很滿意,所以在這方面還是有自信的,對老婆的感情,更有自信了。想好了,也就不擔心了。一旦消除這些負面情緒,我發現立即又性慾高漲起來。帶學生吃完晚飯安排好住宿,我就開始想,家裡現在怎麼樣了?

7點多了,應該已經吃完飯了,開始操了嗎?還是兩個人先操屄,後吃飯?很可能是這樣。到9點多,又想,現在應該至少操過一遍了吧?很想打電話回去問問進展,老婆滿意不。可是還是沒有打,因為怕如果兩個人還沒操,我一打電話讓他們以為我在監督他們,不敢幹了,就不好了,所以一直忍著。

到十點半,實在忍不住了,就想這會兒他們很可能正在幹,我一定要打電話聽聽。走出賓館,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拿出手機。也許是那天太冷,也許是過於激動,我撥電話的手竟然是抖的。

家裡電話接通了,是三叔的聲音,我脫口而出:「操完了麼?」

叔:「什麼?」

我:「你操完小X了麼?」

叔:「小崽子,說什麼呢?」

我:「三叔,別不好意思呀!你應該也聽到我,我操小X的時候不是說很多次了,讓你操她麼?她也想給你操啊!」(這句是我故意說的,當時老婆從來沒有真正同意。)

叔:「你搞什麼,我怎麼能幹這事兒?再說小X也不會同意的。」

我:「她早就同意了。你把電話給她,我跟她說。」

叔:「她不在家,下班時打電話讓我自己出去吃,她去你們學校小L(老婆的閨秘)的宿舍住,晚上不回來了。肯定是她不同意。」

我:「好,我打電話讓她回來給你操。」

叔:「算了吧,這樣多不好。」

我:「你別管了,等我好消息。」

我立刻撥老婆手機,響了幾下後傳來老婆的聲音。我因為擔心小L在身邊不好說話,先說了點平常的事,然後讓老婆出去說話。我聽到小L在旁邊打趣說:「跟你老公現在還說悄悄話。」

老婆出來了,我問她為什麼不回家?老婆說:「你出差了,家裡就得我和三叔,怕別人說閒話。」

我一想也是,鄰居都是一個學校的年輕老師,我出差他們有的也知道,傳出去確實容易讓人說閒話。自己精蟲上腦,欠考慮了。就和老婆說,就這樣吧,又把和叔叔通話的內容給老婆說了,並給她分析說:「從叔叔話裡,明顯看出叔叔已經動心了,你也別裝了,這事兒明天就辦,我回家就開操,明天咱們三個玩個痛快。」

老婆還想拒絕,我直接說:「就這麼定了,按我說的做。」老婆不做聲了,我就說:「回去睡吧,養好精神,明天要對付兩門大炮呢!」老婆說聲「討厭,我不跟你說了」就掛了電話。

我一想叔叔這會兒肯定磨槍擦炮在家等著幹小X呢!可能正激動著呢!我又打電話回家,剛響三叔就接了,估計也在等我的電話。叔叔拿起電話:「喂?」嗓音已經沙啞了,估計那邊激動得不輕,我都覺得沒把我老婆說回家給他操有點過意不去了。

我告訴了他我老婆的顧慮,他說:「對,要不就別做了,傳出去不好。」我安慰他說:「我回來再做,沒人知道。」

第二天回到家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到家裡見兩個人在看電視,都正襟危坐的,只是兩個人臉都很紅,不知道是因為期待還是剛才兩個人做過什麼;桌上給我留的飯菜,老婆說剛才熱過了。我急三火四地吃飯,兩個人還是一本正經的看電視。

我一邊吃飯一邊盯著他倆看,想從他們臉上看出他們到底先前做什麼沒有,把他倆看得很不自然,我才收回目光,心想不能讓他們感受太有壓力,否則一會兒就放不開了。

吃完飯,草草洗漱一下,剛9點多,離平常睡覺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但我實在等不及了,估計他倆也和我一樣。我就說:「這兩天挺累的,早點睡吧!」老婆和三叔也沒反對,鋪好被褥、關了燈,脫衣服就躺下了。

我一刻也沒有等,直接脫光自己,然後把老婆也扒光了。被子裡還有點冷,老婆剛開始不讓我脫她的內衣褲,說冷,估計更多是害羞,但還是被我扒光了。一抹老婆小屄,黏黏的(後來才知道我回來前三叔摳過她小屄,弄出很多水,這時候半乾了)。

我翻身趴到老婆身上,用龜頭頂老婆的小屄,慢慢地水出來了,我只把龜頭操進去一半,就問老婆:「想不想要三叔的大龜頭?」老婆不說話,只是抖。我知道已經可以了,就抽出雞巴,翻身到老婆的另一邊,把我們的被子和三叔的連通,將老婆往三叔被窩裡推,老婆稍微反抗一下,三叔伸手過來,身體往中間一靠,三人就大被同眠了。

我玩老婆乳房,感覺三叔的手在另一邊乳房上稍作停頓,就直奔老婆下面去了。老婆先是一抖,然後忍不住哼了出來,我猜叔叔的手指已經伸到小屄裡邊去了,我伸手下去打探,果然發現三叔的右手中指已經有一半沒入老婆的小屄。

我於是抓住老婆右手送到三叔胯下,發現三叔的雞巴硬得跟鋼炮似的,就把老婆的手放在上面了。回來在老婆耳邊問:「三叔雞巴大麼?」老婆沒說話,只是含混地很低的「嗯」了一下。

我就又問:「想讓三叔操麼?」老婆這次不說話,只是用左手使勁握了一下我的雞巴。

我伸手摸摸老婆的小屄,三叔已經伸進去兩根手指了,屄水已經淌得到處都是。我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就又往三叔懷裡推老婆,可是老婆畢竟害羞,竟轉過身來面向我,鑽到我懷裡。

我靈機一動,右手摟住老婆的頭跟她舌吻,左手把她的屁股往三叔懷裡推,三叔立即心領神會,抱住老婆屁股,從後邊頂了過來。老婆先是一僵,然後離開我的唇,仰起頭,如泣如訴長長地「啊」了一聲,我知道,三叔的雞巴終於操進我老婆的小屄裡去了。第三章

老婆仰著頭停在那裡,好像在仔細品味老公以外另一個男人的陽具所帶來的不同感覺。三叔也沒有動,估計也是沈浸在終於操入侄媳婦溫熱滑嫩的小屄的巨大快感。過了好幾秒鐘,三叔才開始前後抽送,老婆的頭也重新回到我面前的枕頭上,張開嘴任由我把舌頭伸進去濕吻。

我一邊用舌頭挑動老婆的舌尖和上顎,一邊留意著他們交媾的動作。老婆把屁股往後邊翹,顯然是想讓三叔操得更深一點;三叔卻似乎在進行九淺一深的動作,並不是每次都深插到底,吊得老婆一直往後翹屁股,直到三叔給她一下深的才發出一聲愉悅的呻吟。

三叔似乎很老道,不急不慢幹了五、六分鐘,才把老婆放平,翻身到老婆身上,從正面插進去,分三次逐步把雞巴插到底,然後屁股畫圈,用雞巴桿一圈一圈地攪老婆的小屄。這招我以前沒有用過,估計老婆也覺得新鮮,很受用。

我藉助窗簾外邊透過來微弱的月光,竟看到老婆伸手主動摟住三叔寬厚的脊背,小嘴張開狂亂地接受三叔的嘴唇和舌頭的蹂躪。三叔又開始抽動,變成三淺一深,似乎他猜到老婆喜歡被更頻繁地深插。

果然,沒有幾分鐘,老婆就開始斷斷續續短促地呻吟,我知道這是老婆高潮的前兆。這時候我都是加快速度,一舉把老婆送上頂峰,可三叔好像只是稍微的快了一點,沒有達到老婆需要的頻率和幅度,有時還要停一下。我看得著急,雞巴早已經等不及深入那個原本只屬於我、現在卻被三叔享用的腔肉了。

照我叔這速度,不知要操到什麼時候,三叔把老婆上下兩個洞都佔著,我的雞巴急吼吼的沒地方插,再說這樣子不緊不慢的,老婆也很難達到頂點。於是我說:「叔,小X快到了,你要快、要深,她才能高潮。」

三叔聽了果然加快了速度和幅度,老婆也終於發出高而緊密的「嗯」聲,三叔這時候卻說:「我不行了,射哪裡?」

我興奮得眩暈,說:「老婆,讓叔射你小屄裡好不?」老婆也被我叔操昏了頭,含含糊糊地發出介於「嗯」和「好」之間的聲音。然後就看見我叔緊緊地抱住我老婆,屁股使勁往下頂,嘴裡叫了出來:「小肉,我操你啊……」

三叔射完了,戀戀不捨地從老婆身上下來,老婆還兀自在那兒抖個不停。我翻身上馬,提槍對準老婆的小屄,沒有用手扶著,竟然準確無誤地對準了地方,雞巴一邊往裡操,一邊想感受剛被三叔操過的老婆小屄有什麼不同。

極度興奮的雞巴似乎各處觸覺都十分靈敏,三叔的精液沿著我雞巴的兩邊被擠了出來,順著我的睾丸和老婆的屁股大腿往下流。第一次經歷這種感覺,並不是多舒服,但覺得非常刺激。

老婆的小屄好像鬆了,沒有我以前剛操進去時的緊握感,反而更加順滑、更加柔軟。我一直操到底,又全部拔出來,重新操入,仔細感受老婆小屄的變化,卻不知道三叔的雞巴到底操進去多深。

於是我一邊操,一邊在老婆耳邊問:「剛才三叔操得好不?」

老婆:「好。」

我:「怎麼個好法?」

老婆:「漲。」

我估計老婆的意思大概是說三叔的龜頭大,或者雞巴比我的更粗,心裡有點吃醋,就又問:「三叔操得比我好麼?」

老婆:「都好。」

我老婆很聰明,估計明白了我的心思,就又說了句:「老公,我愛你,你讓我給三叔我就給,你不讓,我就不給。」

我看老婆如此乖巧,心裡也是發瘋似地愛她,說:「三叔把你操得舒服,老公也高興。以後還給他操好不好?我和三叔一起操你,就像今天這樣。」說著使勁往老婆小屄裡狠操,老婆立刻又舒服地享受起來。

三叔在一邊似乎還在回味,或者有其它想法,只是側躺著看著我們,沒有再來參與。我於是一個人享受老婆,一陣緊一陣慢地大幹起來,由於太興奮了,估計沒有五分鐘就射了。

看著老婆還有點意猶未盡的樣子,我覺得很慚愧,平時大多數時候都能把老婆操出高潮才射,今天卻沒做到,被叔叔比下去了。從老婆身上下來,心想覺得這個面子一定要找回來。

第四章

我翻身下來,平躺著,心裡多少有點過於興奮後的失落,想著心事,什麼都不想做,連老婆那邊的善後都沒有管。感覺老婆摸索著找到內褲穿上,老婆還想穿秋衣秋褲,我沒讓。

過不多一會兒,聽到被子裡又有動靜,先沒管。再過了一會兒,聽到三叔把老婆奶頭品咂得直響,然後老婆又開始斷斷續續地哼唧,知道兩人又有好戲了,便轉身湊過去,仔細看三叔怎麼玩我老婆。

三叔上身半壓在老婆身上,把老婆的兩個乳頭輪流含在嘴裡品咂,一隻手在下邊內褲裡鼓搗老婆的小屄,那裡由於有我和三叔兩人射進去的精液,這會兒正慢慢流出來,所以會時不時聽到「呱唧、呱唧」的水聲。我藉著朦朧的月光,半看半猜三叔玩兒我老婆的動作,雞巴立即硬了起來,他們兩人好像沈醉其中,我不想去打擾,就自己擼著雞巴看他們玩兒。

過了一會兒,看叔叔屁股上下運動,想是他的粗雞巴也在老婆右手裡享受安慰呢!又見他起身,想騎到老婆身上,老婆卻輕聲說:「別∼∼」我還以為老婆小屄被我倆給操腫了,不敢再給幹了呢,卻聽老婆接著說:「那裡都是你們的東西,涼了黏黏的,不舒服,我要去洗洗。」

原來老婆是要把小屄洗乾凈給三叔操,聽得我更興奮。她想推開三叔,要起來去臥室外的過道弄水洗小屄,三叔把她摁躺下,說:「我給你弄水來。」說著起身披了件上衣下地去過道裡弄水去了。

由於三叔沒穿內褲,他起身的時候我留意了一下他的雞巴,月光不明亮,看不太清,但睾丸和挺立的雞巴黑黝黝的一大堆,一走還甩來蕩去的,有點壯觀,難怪把我老婆操得很爽。我摟過老婆,一邊吻老婆的小嘴,一邊摸她的小屄,果然水湯湯的,還有點黏。

我想逗逗老婆,就說:「看三叔多體貼你,怕你冷,出去給你端水。一會兒洗好了好好伺候三叔,讓他操爽點。」老婆掐我的胳膊,說:「都是你壞,把人家良家婦女弄成這樣。」我笑。

三叔端水進來,聽到我笑,就問我:「說什麼呢?」我就說:「小X說你把她操得很舒服。」三叔也嘿嘿地笑,老婆打我,說:「胡說!」

我轉頭問我叔:「怎麼樣?小X操起來不錯吧?」我叔只是說好,真好。我其實想他說點粗話刺激刺激我老婆,可惜三叔剛開始放不開。後來玩多了,發現他操我老婆的時候也是非常愛說粗話。

老婆看三叔把水端來了,就起身披了件毛衣下炕,有點猶豫地在三叔面前把內褲脫了,蹲在水盆上邊開始撩水沖洗小屄。三叔倒也沒有上炕的意思,反而蹲下來看老婆洗。我看月光太暗,起身把燈拉開,老婆驚叫了一聲,一手忙捂臉,一手在乳房和小屄之間不知道該捂哪個好,嘴裡讓我快關燈,說晃眼。

我知道她是害羞,就說:「不用不好意思,三叔都操過了,看看怕啥?」三叔就肆無忌憚地憨笑著繼續盯住老婆的乳房和下體看。

老婆不知所措,竟然忘了繼續洗小屄,我就讓三叔給她洗,三叔也不客氣,直接伸手到老婆屄下開始一邊洗一邊玩我老婆的小屄,並把手指伸到裡頭深度清洗。

我又打趣說:「用手洗不到最裡頭,換家什兒。」他們都明白我的意思,三叔笑著站起來,雞巴挺得老高,老婆瞪我一眼,就說:「你最壞!」

三叔拉起老婆,想用他的大粗雞巴給老婆小屄深度清潔,老婆卻說:「你們倆都得洗洗。」我於是也披了一件衣服下炕,故意搖晃著雞巴等老婆給我洗。老婆端起水盆不知道先洗哪一根雞巴,我於是雙手接過盆放在我和三叔雞巴下面,讓老婆一手一個雞巴一起洗。

老婆先拿起我的雞巴,猶豫一下,另一手拿起三叔的雞巴,一邊撩水洗了一下。我藉機比較了一下我和三叔的雞巴,三叔的雞巴桿比我的稍微粗一點,但龜頭要大上一大圈,長度還是我的更長一點。後來有一次暑假在家白天玩的時候,老婆給我們量過,我的15公分,三叔的13•5公分,但他的龜頭大,沒勃起的時候就和我勃起時差不多。

常看網上有人寫18公分甚至20公分,我覺得一般人來說不大可能,我們把自己拍的錄像放在電腦裡看,我和三叔的雞巴並不比那些亞洲A片裡的男優遜色。

由於看到三叔的雞巴頭子很大,估計操進去的時候老婆感覺一定很強烈,就想試試把老婆眼睛蒙上,我和三叔輪流操,看老婆能不能猜出是誰在操她。我一說,他倆都配合。為了減少身體其它地方的接觸,我讓老婆扶著炕沿,撅起屁股讓我和三叔從後邊來,除了雞巴盡量減少身體不必要的接觸,並且說好每次都操到底,操十下再讓老婆猜。

我先操的,十下過後老婆準確地猜出是我。我拔出雞巴,三叔握著雞巴剛要上,我悄悄地制止了他,我又操進去,十下過後,老婆稍微猶豫一下之後才說還是我。估計她最初以為應該是三叔了,但感覺不像,她知道我這個人經常虛虛實實地耍些把戲,所以猜出還是我。

我在她屁股上親了一下,說:「老婆猜對了,加十分。」就藉機又操了她十下。

三叔在旁邊握著雞巴,湊得很近,我猜他想說這十分應該他給加,就讓位置給三叔。三叔握著雞巴上,對準老婆的小屄頂上去,我在旁邊呆呆的看著,三叔的大雞巴頭子到底不一般,看著那麼大的體積,再看看老婆粉嫩緊窄的屄口,我真怕它把老婆的小屄給撐壞了。

他用手扒開小陰唇,慢慢地把龜頭一點一點的頂進去,屄肉都給帶進去了,他進一寸退半寸,直到整根雞巴全操進去。我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另一個男人勃起的大雞巴,而且就在我的眼前操進我老婆粉嫩的小屄,實在是太震撼了。

三叔還沒操夠十下,老婆就說是三叔,然後說:「老公,我冷。」我和三叔也冷,但性興奮得忘了冷了。

三叔抽出雞巴,我倆七手八腳地把老婆抱上炕,放進溫暖的被窩。看三叔還沒操完那十下,就讓三叔先操,但我的雞巴也不能沒地方插,就把老婆的頭放在我肚子上讓她給我口交。

三叔側躺在老婆身後,右手從前邊伸到老婆兩腿之間扒開小屄,雞巴從後面操進去動起來。我仰躺著,舒服地享受老婆的口舌服務。三叔又開始九淺一深逐漸到三淺一深的幹我老婆,剛開始老婆還能好好服侍我的雞巴,慢慢地,三叔越幹越快,幅度也越來越大,老婆叼著我雞巴的嘴也開始不受控制,有時被拽離我的雞巴,有時又被狠狠地頂過來,差點捅到老婆嗓子裡,老婆便不敢一心二用,只能專心應付三叔的雞巴了。

一直操到三叔射精,我們都沒有換過姿勢,因為這個姿勢我們三人都可以享受,只是後來老婆就顧不上我的雞巴了。這次三叔大概弄了十多分鐘就射了,換我上,我讓老婆轉過身,把老婆的嘴推到三叔那沾滿精液和淫水、已經半軟了的雞巴上,老婆遲疑一下,但還是把三叔的雞巴吸進嘴裡。

我回來把雞巴從後邊頂進老婆小屄,老婆順從地翹起屁股,好讓我的雞巴能夠全根盡沒。三叔的精液又被我源源不斷地擠出來,心裡逐漸適應,不再排斥,反而覺得老婆的小屄在三叔精液的滋潤下變得更加順滑,我每操一下都發出誇張的「咕唧,咕唧」響聲,異常淫靡。

我開始緩慢但堅定地一直插到底,但不敢太快,因為一般來說,背後位剛開始的時候如果我進得太快太猛,往往會戳痛老婆。每次慢慢操到底,讓她陰道裡邊慢慢適應之後就可以逐漸加快了。

這次我表現很好,畢竟年輕體力好,本錢也長些,所以深入淺出的時候,我覺得比三叔還勇猛一些,一直把老婆弄上頂峰,如泣如訴地呻吟,全身篩糠似的抖了起來,我才猛幹幾十下,射了出來。

由於這次自己感覺不錯,並不覺得疲倦,就坐起來找我的內褲給老婆擦屄,然後讓三叔關燈睡覺了。其實我疏忽了三叔那邊,因為老婆剛才給他吸雞巴的時候,他已經又硬了,但我說關燈睡覺,他也沒好意思說什麼。

可是我剛睡著沒多久就被身邊的異動給吵醒了,睜開眼,看見三叔趴在老婆身上正操得起勁,我都佩服他,三十多的人了,精神還這麼好。估計第一次放開了操侄媳婦,而且是在侄子身邊、侄子的被窩裡操侄媳婦,對他的刺激也是很大的。

我很想再看看三叔的雞巴操我老婆小屄的樣子,但又不想開燈影響他們,就摸黑去電視櫃的抽屜裡找到手電筒,然後鑽到被子裡他們交媾處的下方打開手電筒,三叔估計知道我的想法,就把老婆和他的腿都叉開,給我足夠的空間去看。

近距離在被窩裡用手電照著看,那畫面非常刺激,老婆的小屄在手電光下顯得更加嬌艷誘人,而三叔的雞巴卻顯得粗黑而霸道,把老婆的小屄操得一翻一翻的,每次抽出來,大龜頭都把老婆屄裡的白漿刮出來不少;捅進去的時候,就被老婆的小陰唇擋住積在三叔的雞巴上,然後沿著雞巴根、睾丸和老婆屄的邊上流下來,再流過老婆的屁股,落在褥子上,打濕了一片。

看得我火起,把三叔拽下來我操進去,三叔也接過手電筒學我的樣子看。我覺得被看也很刺激,故意表現得很勇猛,拔出雞巴直到龜頭,稍作停頓,然後再深深操進去,彷彿是在表演。

這一次我和三叔都沒有客氣,誰看得受不了了就把正在操的人拉下來。我們樂此不疲,只是苦了老婆,我們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換各種姿勢,把老婆幹得高潮連連,直到她哀求我們不能再操了才再次先後射在她的小屄裡,終於筋疲力盡地一邊一個摟住老婆睡覺了。第五章

第二天是星期六,按計劃我們去我老丈人家看孩子,三叔回老家。由於不趕時間,加上前一晚上太累,我睡醒的時候天已經大亮,看看手機已經十點多了。扭頭看看兩邊都沒有人,仔細聽聽發現廚房過道好像有些奇怪的混雜的聲音,穿上衣服起身去撒尿。

剛推開臥室門,就看見老婆手裡拿著鍋鏟好像在做菜,鍋裡正燉什麼,但重點是老婆的褲子褪到大腿上,坐在三叔的身上,三叔褲子更是褪到小腿,坐在一把椅子上,雙手正捧著老婆的屁股,不用說也知道兩人在幹啥。

看我出來,兩人停止了動作,老婆惶恐地看著我,三叔雖然鎮靜些,但也有些不自然,好像偷情被我抓個正著。

我心裡有點不舒服,雖然我早就鼓動兩人操屄,但他倆故意避開我,趁我睡覺偷偷跑到廚房來操屄還是讓我有點不高興。但轉念一想,我出差的時候就授意他們操了,倒不能怪他們什麼,就笑笑讓他們繼續。

三叔於是捧著老婆的屁股上下移動,用我老婆的小屄套弄他的雞巴,老婆屄裡流出的白漿順著他的雞巴流在陰毛上,搞得一綹一綹的,看來兩人操了有一會兒了。

我尿急,直接去撒尿。完後抖抖雞巴頭上的尿,直接走過去頂到老婆嘴裡,老婆唆了一口,嗔道:「剛撒完尿,也不洗洗就叫人給你吃,還有尿味兒呢!」

我一邊重新捅進老婆嘴裡,一邊說:「誰讓你個小騷貨,大清早趁我沒醒就偷偷跑出來讓三叔操。」

老婆又拿出我的雞巴,說:「不是,人家正炒菜,是三叔他……」

三叔一邊繼續上下挪動著老婆的屁股爽他的雞巴,一邊說:「是我,是我。我出來撒尿,看小X撅著屁股炒菜,那小屁股扭扭的挺誘人的,弄得我撒完尿的雞巴硬得更厲害,就想給她來幾下子,結果她說要炒菜,我就搬了個椅子過來,這樣兩不耽誤。」

我說:「小騷屄,明明是你扭屁股勾引三叔來操你,還不承認。叔,使勁操她,看她承不承認!」

三叔聞言屁股帶動雞巴往上猛頂,同時雙手抱住老婆的屁股使勁兒往下按,下下盡根,嘴裡低聲在我老婆耳邊說:「我操你小騷肉,就是你扭著小屁股勾引我,再不承認我操死你!說你是騷貨,說。我操!」

我也把雞巴前半截快速地在老婆嘴裡進出,老婆被我倆操得失了神,身體後仰完全癱在三叔懷裡,鍋鏟也拿不住掉在地上。

我捧著老婆的頭不停幹她小嘴兒,老婆掙扎著脫離我的雞巴,開始求饒說:「老公,三叔,你倆輕點兒啊!把我操死了,還哪有這麼好的小屄給你倆操?」

我說:「你是不是騷貨?」

老婆:「是,老公,我是。」

我:「是什麼?」

老婆:「是騷貨。」

三叔:「說你是專門給我們叔侄倆操的騷貨。」

老婆:「是,我是……」

三叔:「是什麼?說全了。」

老婆:「是專門給三叔和老公操的騷貨。」

三叔:「我們倆操得你爽不?」

老婆:「爽!嗯,爽……」

我:「誰操得更爽?」

老婆:「都爽,不一樣的爽。」

我:「怎麼不一樣?」

老婆:「三叔的龜頭大,刮得舒服,啊……老公,啊……老公的長,可以頂到最裡邊……」

三叔:「我的頂不到最裡邊?我操死你!」說著故意使勁往裡頂。

老婆:「能,這會兒頂到了,啊……」

我:「這會兒想不想要操得更深的?」

老婆:「要……」

我把老婆從三叔的雞巴上拽起來,把雞巴從後邊幹進小屄,然後把老婆頭按低,讓她含住三叔的大雞巴頭子。三叔雙手捧住老婆的頭一上一下地讓老婆給他口交,我則在後邊專心操老婆小屄,小屄裡滾燙的、軟軟的,插進去無比舒暢。

我又問:「為什麼大早上勾引三叔?昨天晚上還沒操夠?」

老婆:「沒有。」

我一聽,昨晚上那麼操還沒夠,就給老婆來了一下狠的,頂得老婆整個臉貼到三叔的陰囊上,嘴裡被三叔的雞巴捅到嗓子眼,嗆了一下。

老婆趕緊吐出三叔的雞巴,說:「老公,輕點,這樣會把人家弄壞的……」

我:「這麼騷,昨天晚上我和三叔輪流操你那麼多次,還不夠?」下邊的進攻沒有停,老婆的小嘴兒又被三叔按回到他的雞巴上。

老婆:「唔……不是呀!我看到三叔過來,那裡好像頂起來,人家想起昨天晚上他刮人家裡面,就癢,人家就是動了動,想別那麼癢。是三叔誤會嘛!」

三叔:「誤會?癢了,動動,那不就是想讓我操麼?還不承認!過來,我再給你刮刮小屄止癢。」

我把雞巴拔出來,老婆把褲子脫了,面對面跨坐在三叔腿上。我抱著老婆的屁股,三叔用手扶著他的粗雞巴對準老婆的小屄,我彎腰看著三叔的雞巴頂到屄口,手裡慢慢往下放,一邊注視著三叔的雞巴全根消失在老婆的小屄裡,只有陰囊鼓鼓地掛在外面。

三叔雙手接收了老婆的屁股,我則把老婆的頭扭向我,把雞巴重新伸到她嘴裡幹了起來。

這個姿勢幹了一會兒,老婆又掙脫我的雞巴說:「老公,鍋裡快沒湯了。」我扭頭一看,還真是,趕緊把鍋端開,把爐子封上。心想,真是個好媳婦,兩頭應付我和三叔,還有精力管鍋裡。

弄完了爐子,回過頭來看,三叔把雞巴捅到底,正雙手抱著老婆的屁股前後挪。老婆仰著頭,張著嘴「呼呼」地直喘氣,估計下邊小屄裡被三叔的大雞巴攪得厲害,陰蒂磨著三叔的恥部,刺激應該很強烈。

這招兒看來不錯,三叔還真是會玩兒。又學了一招兒,難怪說三人行必有我師,呵呵,還真可以互相學習。

老婆張著的小嘴紅紅的,很誘人,我想湊上去親幾口,卻想到我剛操過她那裡,還有我的雞巴味兒,就沒親。心裡想惡作劇,就一有扶著老婆的頭,一手扶著三叔的頭,把他倆的嘴湊到一塊兒,他倆正在興頭上,想都沒想,直接就瘋狂地吻在一起。

我看著想笑,可看他倆那癡迷的樣子又有點吃醋。低頭看到老婆光著腿紅紅的,不知道是性興奮還是凍的,怕她凍壞了,想讓他倆進臥室被窩裡接著操,又覺得三人在狹小的廚房裡操屄別有一番情趣,就用手給老婆上下撫摸給老婆暖暖腿。老婆感激地朝我嫵媚一笑,然後從三叔身上掙扎著下來,撅過屁股給我操,低頭給三叔口交。

我操了幾下,問老婆冷不冷。老婆說有點,我就和三叔一邊擡一條腿,把老婆抱進臥室,放在被子裡,然後七手八腳把老婆扒個精光,我自己也脫光鑽進被子裡,擡起老婆的一條腿,剪刀式操進去。

三叔脫了褲子,但還穿著球衣和內褲,坐在老婆頭邊上,右手掀起被子看我倆交合,左手玩老婆乳房。我問三叔怎麼不脫光,他說他早晨先操了小X好一會兒了,這會兒專門讓我享受一下,他等會兒再來。

我說:「沒事兒,讓小X給你吃雞巴吧!」三叔說好,但要讓我老婆親自給他脫內褲。老婆看著三叔內褲裡頂得老高的大雞巴,害羞說不行,我說:「還裝什麼貞節烈女,上上下下都讓三叔操過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老婆就羞眉搭眼地給三叔脫內褲,三叔配合地擡起屁股,直到內褲的鬆緊帶被拉到三叔雞巴頭子下邊,雞巴騰地一下彈起來,老婆趕緊把臉扭開不看,手上繼續往下拉三叔的內褲。

我看老婆那嬌羞的樣子十分可愛,雞巴更硬了幾分,在她小屄裡不停運動。用手把老婆的臉轉向三叔的胯間,讓老婆近距離地看這根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操了她小屄無數次、帶給她不同新鮮感受的大頭兒雞巴。

老婆看了看,小屄一緊一緊地夾我的雞巴,我知道她更動情了,就把老婆頭往三叔雞巴上按,老婆就開始像舔棒棒糖一樣舔三叔的雞巴,然後把龜頭含在嘴裡進進出出。

我一邊操老婆,一邊看她給三叔口交,光天化日的,視覺刺激和雞巴上的觸覺刺激都很強烈,猛幹起來,在老婆妖嬈的呻吟聲中達到頂點,一個猛頂,射在老婆小屄的最深處。

三叔看我射了,迅速脫去球衣,趴到老婆身上,扶著雞巴操進去,慢慢地把我的精液擠出來,快快慢慢地幹起來,交媾的地方發出誇張的「咕唧、咕唧」聲音。三叔也沒有改變姿勢,加快了速度,在老婆咬著手指故意壓低的高潮的呻吟聲中也射了出來。

三叔抱著老婆,很久沒有下來,兩人不停地喘氣,我掀開被子,想看看老婆被壓壞了沒有,三叔翻身,半軟的雞巴拽著那個依然很大的龜頭從老婆小屄裡抽出來,白色的精液隨即緩緩地開始從老婆小屄裡往外流,不知道多少是我的,多少是三叔的,反正都混在一起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紅杏出牆的護士
左鄰右舍換妻同樂會
我和單位熟女的故事
嫖妓嫖到親生女
風流少婦Linda對五個
愛上了離婚的熟女同學
滑進愛母濕潤的陰道
同窗之誼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借種給迷人的嫂子
熱門小說: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