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女主人的日子 經典激情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區分,比如有時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時候,她通常都是讓我光著身子整理房間的,在廚房裡則圍上圍裙,後面光光的,她隨時會跑到我身後,用手或皮鞭打我赤裸的屁股,或讓我停下手裡的事情去服侍她。

反正,我一天24小時都是女主人的性工具、性玩物。我是女主人最寵愛的性奴隸,我也好喜歡我的女主人,好喜歡服侍她。

平時沒事的時候,她通常都讓我赤身裸體的只在脖子上套著一只脖圈,並把我雙手綁在身後。綁我前手腕上先護著皮套,所以綁多久也沒關係,我們在一起聊天、聽音樂、看電視、看書等。聊天的時候,她喜歡讓我坐在她腿上抱著我,自己也往往把上衣脫光,乳房貼著我,我們說很多話;看書時她喜歡讓我趴在她腿上,把我的陰莖夾在她兩腿之間,書放在我的屁股上,平心靜氣地看著;看電視時,她一般讓我跪在她腳邊,有時看到興致處,她就把腳伸到我嘴邊,讓我細細地舔著,接著用腳輕輕踩我的肩膀,我明白她的意思,順從地把頭伏到地上,屁股高高舉起,然後她就把腳擱在我的屁股上,或用鞭子隨意地打著。

手綁在身後也可以服侍女主人,我已經可以用綁在身後的手幫女主人開冰箱拿飲料(就是屁股撅進冰箱的時候感覺冷冷的)、開電視、開音響、拿碟片、拿書或拿用來懲罰我的皮鞭等。有時候拿得慢了,女主人就開始懲罰我,我也就乖乖地接受女主人的懲罰,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奉獻給她。

女主人小便一般還是上衛生間的,但有時看電視看到一半,或興致所來,她就叫我嘴張開,直接把尿撒在我的嘴裡。唉!這有什麼辦法呢,做女主人的奴隸就得服從女主人的一切要求嘛。而且,這更顯出女主人是多麼高貴,而我是多麼忠誠和馴服的奴隸。

“喜歡喝嗎?”看我喝完女主人問。

“喜歡,謝謝女主人的賞賜!”我總是這麼答。

我還不能吃女主人的大便,不過已經可以在女主人大便完後,幫她舔乾淨,對這,女主人已經滿意了。女主人是真的很疼愛我的,她從來都不喜歡過分勉強我。

晚上洗澡的時候,我總是跪在浴缸邊上服侍她,幫她洗澡,洗完澡就開始我性奴隸的夜晚了。

女主人愛撫、玩弄、虐待我的方法多種多樣千奇百怪,我以後會慢慢跟大家講,有時真是好壞呢(哎呀,這話要是被女主人看見可就慘了,不知道她要怎麼懲罰我呢!),我在女主人家裡一般都戴著脖圈,她就用皮帶拴在脖圈上,讓我像狗一樣爬在地上,牽著我走進臥房或專門調教和虐待性奴隸的地牢,在那裡我度過過很多難忘的夜晚。

女主人的地牢裡有很多東西,繩子鞭子架子鐐銬應有盡有,還有一些古裡古怪的器具,當然臥房裡除了大床和鏡子外,床頭櫃裡也備有常用的皮鞭、繩子、鐐銬等。我現在已是完全馴服的奴隸,女主人也挺喜歡就在臥室裡用我。

我喜歡跪在地上,抱著她的屁股用嘴服侍她的性器,同時把屁股用力撅著,供她在興奮之中肆意地鞭打。看著她一陣陣地達到高潮,我心中也會非常快樂。女主人的高潮要比我多得多,我總要在女主人同意下,才被允許射精的,但這是我身為奴隸應該做的。

我想我是個天生的性奴隸,生來就是要伺候女人、做女人忠實的奴隸的。

一切還得從半年前的一天說起。

(2)

女主人把我帶到了她家裏。一進房間女主人就脫到了只剩內衣褲,我站在那兒,心撲騰亂跳,下面早已興奮起來。在車上時我就感覺到她今天要我,我也非常想要,只是她脫衣服的樣子非常隨意,又讓我以為這只是她平常的一個習慣而已,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把手放到上衣的鈕扣上,望著她問:“我也脫衣服嗎?”

女主人看著我,嘴角微微一笑,溫柔地說:“把衣服脫掉吧。”然後卻不理我,轉身走近臥室了。

我把衣服脫掉,跟進臥室,卻見她轉過身,冷冷地看著我:“我只要你脫掉衣服,為什麼把褲子也脫了!?”很嚴厲的聲音。

我一驚,本來是想上去抱她,趕緊把她衣服脫下來和她做愛的,我的下面早已硬起,高高翹著,現在又想要又尷尬,隱隱又感到有些委屈,卻不知該說什麼好。女主人卻走過來,身體慢慢靠近我,我一震,她的乳峰隔著乳罩頂上了我的胸脯,下面隔著內褲觸著我的陰莖。

我感覺她似乎也興奮了,我也幾乎忍不住了,但看她的眼睛,卻命令我不許亂動。sosing.com她手摟住我的脖子,溫柔地注視著我說:“你想要和我做愛是嗎?”

“嗯!”我趕緊點頭。呼吸急促到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著急地望著她。

“想和我做愛就得聽我的話。你能聽我的話嗎?”

“嗯!”我又趕緊點頭。當時只想著要她,哪想得到她會要我聽她什麼話。

她又頂重了我一點,我實在忍不住了。

“那好!”她立刻離開我,命令道:“去把衣服穿上!”

“這……”

“怎麼?剛說聽我的話,馬上就不聽了?”

“我……”我可實在不願去穿衣服的,站在那兒,乞求地望著她。

她看著我尷尬的樣子,似乎覺得非常好玩,卻笑道:“想要現在和我做愛也可以……”

“嗯!”不知她要提什麼要求,我想無論什麼都答應她,什麼也不管了。

“那就求我吧!”

這麼容易,求求就好了?也不容我再多想,我趕緊求她:“求求你了,好姐姐!”

女主人比我大好幾歲,我後來也經常叫她好姐姐。

“就這麼求我嗎?”

“嗯?”那要怎麼求?她眼睛示意了一下,我卻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要你跪著求我。”她有些生氣地說。

“這……”我又驚又羞,這怎麼可以啊?

“不願意嗎?那就走吧!”

“不!……我願意。”我趕緊跪下,強烈的屈辱感湧上心頭,而女主人充滿誘惑的大腿就在我面前,我仰起頭:“求求你,讓我和你做愛吧!”說完實在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但我不敢碰她的陰部,還是仰著臉,因為急,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女主人顯然有些惱怒,我竟然沒經允許就抱她腿。但這時她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呼吸開始深長,卻繼續命令道:“再求!”

“求求你讓我和你做愛吧!……求求你……求求你了好姐姐!求求你……”

“好吧!好寶貝!脫掉我的褲子吧!”

“噢!”我脫下她的褲子,一下把臉埋進她的陰部,她手抱著我的頭,享受著我嘴和舌頭的侍奉。接著她躺倒上床,兩腿分開,讓我跪趴在她腿間埋下頭服侍她的下身,自己一隻手抓著我的頭頸讓我全力侍奉,另一隻手脫下乳罩,揉捏自己的乳房。

很快她就非常興奮了,我想爬上去,她卻還是不讓,可我實在想要,不由求她:“求求你讓我進去吧!”

“不行!”

“求求你讓我進去吧!”我實在太想要了,忍不住就沿著她的腹部、乳房吻上去。

女主人更快樂了,但在我想要進她身體的時候,卻生氣地把我推開了:“竟敢不聽我的話!”還打了我一耳光。一下把我打懵了,仰躺看著坐起俯視我的女主人,想起自己說過聽她的話,現在這樣是不應該。

女主人卻似乎有些後悔打我耳光,俯下身,柔聲說:“想要用下面那個伺候我,就得完全服從我,明白嗎?”

我趕緊點頭。

女主人從床頭櫃裏拿出一根棉白繩和一個拴著皮帶的脖圈,命令我道:“趴著,把手放到背後。”我有些驚訝,但不敢違抗,很快照做了。女主人光著屁股騎到我腰背上,把我兩手用力拉在背後。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氣,不由喚道:“好姐姐啊,你要幹什麼呀?”

“閉嘴!”打了我一下,我不敢繼續說了。她開始用繩子綁我,先用繩子對稱繞我上臂兩圈,同時用力拉緊,使兩臂之間的距離到了最短,迫使我的胸脯只能高高挺起,接著把兩小臂疊放在一起,用繩子綁緊。這種綁法簡便而牢靠,又能勒起奴隸上臂和胸脯的肌肉,使充滿力量和慾望的身體,完全在她的控制下任意享用。接著她給我套上脖圈,把我牽起來,我有些驚懼地望著她,現在的我一點自主能力都沒有,完全處在她的仁慈之下。

她抓著脖圈輕輕勒緊我的脖子,注視著我柔聲問:“覺得怎麼樣,寶貝?”

“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好像已經不能再叫好姐姐了。

“叫我女主人!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隸了,用來伺候我,滿足我性慾的男奴隸!”

“我……是的,女主人,我就是你的奴隸……用來伺候你,滿足你性慾的男奴隸……”被她騎在身上捆綁起來的時候就有一種完全被她佔有,完全屬於她的屈辱感覺,我真心實意地喊著她女主人。

女主人躺下,牽著我的脖子讓我趴在她身上,我勃起的陰莖已經頂著她的陰戶,但不敢插進去,她讓我就這樣撅著屁股,另一隻手從櫃中拿出根馬鞭抽打了一下我毫無防備的屁股,我“啊!”地叫了一聲。

“插進來,用你的性具服侍我吧,奴隸!”

“是,女主人!”
因為手被緊綁,脖子又被她牽著,能做的就只有用力挺動屁股,整個人好像就只是一個性工具,用來服侍女人。女主人開始呻吟起來,抬頭看著我被她綁著的手臂和挺動著的屁股,揮動著皮鞭,在屁股每撅到最高點時皮鞭就正好落在屁股上,因為在興奮之中,也不知道控制輕重,完全肆意而為,每挨一下我就忍不住“啊!”地叫一聲,也已經分不清是快樂還是痛苦。

“快點,用力!”女主人皮鞭更重地抽下來,命令著我,我更加用力地挺動著屁股……

“啊……奴隸!”女主人到了高潮,一隻手更加用力地牽著我的脖子,另一隻手乾脆甩掉皮鞭,用手摟緊我的屁股讓我的陰莖深深地頂入她裏面。

“射精,奴隸!我命令你射精!”

“啊,女主人……是……謝謝你女主人。”我也到了高潮,陰莖在她的體內不可遏制地抽送起來……

我靜靜地躺在女主人身邊,被女人捆綁著,脖子牽在手裏,在她皮鞭的指使下服侍她,最後在她的命令下射精。那一瞬間我心中充滿了屬於她,被她佔有的感覺,即使在那以後也久久不能消退。

第二天早上醒來,腦袋正埋在女主人溫柔的乳房之間,我的心中充滿著對她的愛:“女主人,我好喜歡服侍你啊!”

“真的嗎?”女主人笑道。

“嗯!我就是用來服侍你的性奴隸,讓我永遠做你的奴隸吧!”

“真的?你可不要後悔噢!”

我看著女主人莫測的笑容,心裏又有些打鼓。昨天被她肆意鞭打的屁股現在還痛著,誰也不知道女主人以後還會用什麼方法虐待我,“我……”我又猶豫起來,可是一想到昨天做女主人性奴隸的溫柔感覺,那皮鞭的抽打,其實只是增加了我被她擁有和她擁有我的快感,甚至過後現在身上的鞭痕和疼痛也只是讓我更加想要愛她服從她。

“我想我已經離不開你了,女主人。只要你不趕你的奴隸走,奴隸就心滿意足了。”

(3)

那以後我就開始做女主人的性奴隸了,剛開始我還不住在女主人家裏,女主人什麼時候要我就叫我過去。女主人平時忙得很,以前曾有過一次婚姻,但因為雙方事業個性都太強,她不肯放棄自己的事業,兩人關係越來越疏遠,後來她丈夫喜歡上了其他女人,最後兩人分手了。

男人有錢可以玩女人,女人有錢也可以玩男人呀,女主人生氣之餘這麼想。不過對我來說她有沒有錢根本就無所謂,我愛她,最高興的就是呆在她身邊了。

讓我做她的性奴隸之前女主人也有著其他兩個奴隸:一個白人一個黑人。

有一次,女主人就把我們三個都叫去服侍她。我們三個男奴隸一起脫光衣服跪在她面前,性慾早已使我們的下面高高翹起。女主人卻不著急,給我們三人分別戴上脖圈,一隻手牽住三條皮帶,我們三人就被她牽著在地上爬。因為皮帶不長,三人的身體不免碰撞,爬得很尷尬,女主人卻絲毫不管,只顧拉著皮帶,甚至加快速度,下樓梯進地下室的時候也不讓我們站起來。我們手忙腳亂地努力想跟著女主人的步子爬下樓梯,本來的跪爬當然不行了,只能稍微掂起點腳,但這又使下半身更加向前挺起,而上身又在下樓梯,不由跌跌撞撞,三個人一起滾滑下樓梯(幸好樓梯上鋪著軟軟的地毯),卻又不敢碰到女主人,拼命用手支著。

女主人停下轉身,看著我們三個男奴隸尷尬窘迫的樣子,肉體相互交纏著,本來可能是想到地下室去把我們捆綁好以後再鞭打的,這時皮鞭忍不住就揮了下來,沒頭沒腦地打在三個男奴隸被迫挺高著的後背、屁股和大腿上。

長長的皮鞭劃過空氣,有時同時落在一個男人的大腿、一個男人的屁股、一個男人的後背上,男人的慘叫聲此起彼伏。那黑奴隸的肌肉很發達,可能比較耐打,“啊、啊”地叫著;白奴隸年紀好像稍大一點,可能以前被訓練的緣故,皮鞭每落到身上一下,就謝女主人一聲“Thank you mistress”;我卻習慣乞求女主人,在皮鞭下叫著“啊……饒了我吧,女主人……”,心裏其實還是想要得很,不過怕痛卻也是真的,很矛盾。

偏偏女主人卻好像特別喜歡鞭打我,我本來躲在一邊,白奴隸在當中,她就招呼得我更多,後來乾脆命令我換到當中,幾乎每一鞭都帶著我,還命令我不但不許躲閃,還要用力撅高屁股迎接她的皮鞭。

接著女主人就讓我們一起用身體服侍她,兩個男人分別跪趴在她兩邊用嘴服侍她的乳房,她則兩手抓著他們勃起的肉棒,分開雙腿,讓我服侍她的下面,快樂得高聲叫起來。最後讓我們三人跪成個三角形,上身儘量向後仰起,三個高高翹著的陰莖頭頂著頭,在女主人的命令下同時把精液噴射出來……

最後我們三個一起抱著女主人,和女主人一起進入夢鄉。

慢慢地我就成了女主人常用的奴隸了,後來有一天女主人來找我的時候,看見我正和一個女同學走在一起,載我上車後顯然有些不高興,問我那是什麼人,我說:“是普通同學啊!”女主人不響了,停了一會兒說:“我不喜歡看見你跟她走在一起。”

“可是我們沒什麼呀?”

“可我不喜歡!”

“那你也有其他男人的嘛!”

“我是主人,當然可以有很多奴隸啦!”

“好吧。”我撅著嘴,不響了。

過了一會兒女主人道:“我有其他奴隸,你不高興了嗎?”

“這……一起服侍你還可以,可是……”

“可是什麼?”

“我想,是感情上不喜歡吧。我……我愛你啊……”做著用來滿足她性慾的性奴隸,我不大敢對她說愛字,可是我真的愛她啊。

女主人不響了。靜了一會兒道:“我也愛你的,寶貝。”

那晚女主人把我綁得緊緊地,讓我躺在床上,她走出臥室,我想她不知又想出了什麼花樣來折磨我,卻見她拿了把鋒利的水果刀回來,我有些驚訝地看著她把水果刀貼著我的胸膛輕輕劃動著,對我道:“你要是敢變心,我就殺了你。”

“我怎麼會變心呢!我真心真意地愛你啊!”

“那你可要記住了!”

“嗯,我會永遠愛你的!我的生命就是屬於你的!我要是真變心,你就這麼把我綁起來……用刀挖出我的……”卻被她趕緊堵住嘴:“傻瓜!我怎麼會真的傷害你呢!”轉而又道:“哼,小奴隸,我才不在乎你呢,只有我會不要你……唉,如果我哪天不要你了,你會怎麼辦?”

“我……我就求你啊!”

“求我我也不答應。”

“那我再求,我跪在你腳下抱著你的腿求你。”

“我還是不答應。”

“那……那我就會傷心死的啊!”

“放心,我最寵愛的奴隸,我怎麼會不要你呢!”

後來女主人就讓我住在她家裏,原先那酒吧的工作辭了,除了在學校學習就是回來服侍女主人。我的收入主要是獎學金,酒吧不做,只是少掙點錢,關係不大,我也不急,過一年電腦碩士畢業還是蠻好找工作的。

女主人經常都很忙,有時很晚才回家,我每天都做好飯整理好房間,然後跪在門口等她。她回來後我就幫她脫衣服脫鞋親吻她:“累了嗎?好姐姐?”

“嗯,好好服侍我吧,奴隸。”

回來後總是溫柔地說些話,然後伺候她吃飯、洗澡,和她一起聊天、看書、看電視、上網、玩電腦什麼的,電視的遙控器當然總是她拿著啦,不過她也經常問我要看什麼,沒有什麼她很想看的節目,就會讓我看我想看的。

(4)

有時候她還會帶我去一個女王∕男奴隸的俱樂部玩。俱樂部裏放著淫糜的音樂,幾個男人在臺上表演著,有的身體全裸,有的穿著怪怪的衣服,身上拴著鏈條,隨著音樂跳舞唱歌,取悅台下的女人。女人的身旁放著皮鞭等各種器具,可隨時鞭打臺上的男人,還有那種套馬的套子,想要哪個男人就自己用套子套,套住了就可以把他牽下臺來,帶進旁邊的房間裏任意享用,或直接就讓他在大廳裏服侍。

我進去的時候看見有個女人抓著一個男人正在抽射的陰莖,精液全射在一隻杯子裏,杯子裏已有大半杯精液,那男人後面還有一個翹著陰莖的男人在等著,等那男人射完精爬走後女人牽過栓著後面那男人下身的鏈條,再讓這個男人射,最後集滿將近一杯,全都喝了下去。而她下身則被一個男人舔著,流出來的體液全都被他吞了下去。

女主人不喜歡我被別人鞭打玩弄,所以不讓我上臺去,把我牽在身邊。

有張桌子比較有趣,玻璃桌面下是兩個光著身子的男人,上半身俯著,綁在桌面下,四條腿就是四個桌腳,旁邊一個女人正姿態幽雅地喝著啤酒。我的女主人走過去,她招呼她坐下,又拖過一張凳子,仔細一看,這凳子也是由男人蜷身綁紮做成的。

女主人坐了上去,笑道:“回頭我也要你做我的桌子、凳子!”

看到這些情形我早就興奮起來,陰莖把皮內褲頂得緊緊地,急切地渴望著女主人把它放出來,我的雙手已被女主人捆綁起來,不然說不定就要忍不把自己褲子脫掉了。女主人卻只讓我跪著,自顧自跟那女人說著話。

過了一會兒那女人提出交換奴隸,女主人也來了興趣,問我願不願意,我不肯,雖然那女人也很性感,可我卻只喜歡跟女主人的性愛,我說:“我只喜歡做你的奴隸啊!”

“可我想要玩其他奴隸,要拿你跟別人換,不想要你了。”

“不嘛!你說你不會不要我的!”我一下急了。

“就一個晚上……”卻被那女人打斷:“別跟這些賤男人囉嗦。”又示意了一下女主人用鞭子。

女主人拿起鞭子道:“答不答應?”

“嗚……”我還想求她,立刻挨了一鞭,只好乖乖答應了。

女主人把我交給對方,又牽過對方那個男人,我們兩個男奴隸各自服侍著對方的女主人,不過我不時看一眼女主人在不在。過一會兒,女主人牽著那男人要進房間去,我趕緊跟上去道:“不要走啊,女主人!”

女主人看著我,有些無奈地笑了一下,把那男人送還掉了,那女人道:“你這男奴隸,怎麼訓練的!”

女主人笑道:“沒辦法,回去再懲罰他吧!”拿著鞭子走過來打了我一下,我高興地靠在她腿上。

那天本來她是想品嚐多個其他男人的滋味的,後來卻還是沒甩掉我,只罰我跪在房間裏看著她被三個男人服侍,但她似乎也有一些心不在焉,過一會兒就走了。

回到家裏,本以為她是被我一攪沒興趣了,卻見她一回家就脫下褲子,急切地命令道:“服侍我!”

我也急著跪下,抱緊她雙腿,把臉埋進她溫柔的陰部服侍她。

過一會兒,我把自己褲子拉下,撅起圓圓的屁股,乞求道:“鞭打我吧,主人!”

“嗯,奴隸!”女主人在快感中用力地揮下鞭子。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乞求女主人鞭打,以前心裏雖然也喜歡女主人鞭打,卻不好意思主動乞求。女主人看看奴隸上次身上的鞭痕好了,就會再在奴隸身上加上鞭痕,讓奴隸永遠都處在她慾望的佔有下。現在我忍不住開始求她了,每挨一下她的鞭打,我的心就會一蕩,讓我的心更深地屬於她。

過一會兒,她呻吟道:“抱我進房間,奴隸。”

我抱她進了房間,身上雖然沒有任何束縛,心卻完全是屬於她的奴隸,口中叫喚著女主人,把陰莖插進她的身體,感覺整個人就是屬於她了。

“啊!奴隸!”她收進我的陰莖,轉身把我壓在身下,瘋狂地佔有著我……我們緊緊抱在一起。

反正我覺得這樣的關係不錯,即使長久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做奴隸的什麼都不用管,只要順從主人就可以了。做主人的呢?其實也什麼都不用管,儘管依著自己心意用奴隸滿足自己就夠了。性愛中相互擁有相互依戀的滋味,也只有這主人和奴隸的關係才能讓人得到最深的品嚐,只要雙方內心愛護對方,這種感覺就是人世間最美妙的。

(1)

我現在是一名專門伺候女主人的奴隸,白天在女主人家的時候就幫女主人整理房間、做飯、洗衣服、洗碗,及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晚上則是女主人的性奴隸,供女主人用各種她喜歡的方法享用。

當然,有時也沒有白天晚上的區分,比如有時白天女主人在家的時候,她通常都是讓我光著身子整理房間的,在廚房裡則圍上圍裙,後面光光的,她隨時會跑到我身後,用手或皮鞭打我赤裸的屁股,或讓我停下手裡的事情去服侍她。

反正,我一天24小時都是女主人的性工具、性玩物。我是女主人最寵愛的性奴隸,我也好喜歡我的女主人,好喜歡服侍她。

平時沒事的時候,她通常都讓我赤身裸體的只在脖子上套著一只脖圈,並把我雙手綁在身後。綁我前手腕上先護著皮套,所以綁多久也沒關係,我們在一起聊天、聽音樂、看電視、看書等。聊天的時候,她喜歡讓我坐在她腿上抱著我,自己也往往把上衣脫光,乳房貼著我,我們說很多話;看書時她喜歡讓我趴在她腿上,把我的陰莖夾在她兩腿之間,書放在我的屁股上,平心靜氣地看著;看電視時,她一般讓我跪在她腳邊,有時看到興致處,她就把腳伸到我嘴邊,讓我細細地舔著,接著用腳輕輕踩我的肩膀,我明白她的意思,順從地把頭伏到地上,屁股高高舉起,然後她就把腳擱在我的屁股上,或用鞭子隨意地打著。

手綁在身後也可以服侍女主人,我已經可以用綁在身後的手幫女主人開冰箱拿飲料(就是屁股撅進冰箱的時候感覺冷冷的)、開電視、開音響、拿碟片、拿書或拿用來懲罰我的皮鞭等。有時候拿得慢了,女主人就開始懲罰我,我也就乖乖地接受女主人的懲罰,把自己完完全全地奉獻給她。

女主人小便一般還是上衛生間的,但有時看電視看到一半,或興致所來,她就叫我嘴張開,直接把尿撒在我的嘴裡。唉!這有什麼辦法呢,做女主人的奴隸就得服從女主人的一切要求嘛。而且,這更顯出女主人是多麼高貴,而我是多麼忠誠和馴服的奴隸。

“喜歡喝嗎?”看我喝完女主人問。

“喜歡,謝謝女主人的賞賜!”我總是這麼答。

我還不能吃女主人的大便,不過已經可以在女主人大便完後,幫她舔乾淨,對這,女主人已經滿意了。女主人是真的很疼愛我的,她從來都不喜歡過分勉強我。

晚上洗澡的時候,我總是跪在浴缸邊上服侍她,幫她洗澡,洗完澡就開始我性奴隸的夜晚了。

女主人愛撫、玩弄、虐待我的方法多種多樣千奇百怪,我以後會慢慢跟大家講,有時真是好壞呢(哎呀,這話要是被女主人看見可就慘了,不知道她要怎麼懲罰我呢!),我在女主人家裡一般都戴著脖圈,她就用皮帶拴在脖圈上,讓我像狗一樣爬在地上,牽著我走進臥房或專門調教和虐待性奴隸的地牢,在那裡我度過過很多難忘的夜晚。

女主人的地牢裡有很多東西,繩子鞭子架子鐐銬應有盡有,還有一些古裡古怪的器具,當然臥房裡除了大床和鏡子外,床頭櫃裡也備有常用的皮鞭、繩子、鐐銬等。我現在已是完全馴服的奴隸,女主人也挺喜歡就在臥室裡用我。

我喜歡跪在地上,抱著她的屁股用嘴服侍她的性器,同時把屁股用力撅著,供她在興奮之中肆意地鞭打。看著她一陣陣地達到高潮,我心中也會非常快樂。女主人的高潮要比我多得多,我總要在女主人同意下,才被允許射精的,但這是我身為奴隸應該做的。

我想我是個天生的性奴隸,生來就是要伺候女人、做女人忠實的奴隸的。

一切還得從半年前的一天說起。

(2)

女主人把我帶到了她家裏。一進房間女主人就脫到了只剩內衣褲,我站在那兒,心撲騰亂跳,下面早已興奮起來。在車上時我就感覺到她今天要我,我也非常想要,只是她脫衣服的樣子非常隨意,又讓我以為這只是她平常的一個習慣而已,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把手放到上衣的鈕扣上,望著她問:“我也脫衣服嗎?”

女主人看著我,嘴角微微一笑,溫柔地說:“把衣服脫掉吧。”然後卻不理我,轉身走近臥室了。

我把衣服脫掉,跟進臥室,卻見她轉過身,冷冷地看著我:“我只要你脫掉衣服,為什麼把褲子也脫了!?”很嚴厲的聲音。

我一驚,本來是想上去抱她,趕緊把她衣服脫下來和她做愛的,我的下面早已硬起,高高翹著,現在又想要又尷尬,隱隱又感到有些委屈,卻不知該說什麼好。女主人卻走過來,身體慢慢靠近我,我一震,她的乳峰隔著乳罩頂上了我的胸脯,下面隔著內褲觸著我的陰莖。

我感覺她似乎也興奮了,我也幾乎忍不住了,但看她的眼睛,卻命令我不許亂動。sosing.com她手摟住我的脖子,溫柔地注視著我說:“你想要和我做愛是嗎?”

“嗯!”我趕緊點頭。呼吸急促到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著急地望著她。

“想和我做愛就得聽我的話。你能聽我的話嗎?”

“嗯!”我又趕緊點頭。當時只想著要她,哪想得到她會要我聽她什麼話。

她又頂重了我一點,我實在忍不住了。

“那好!”她立刻離開我,命令道:“去把衣服穿上!”

“這……”

“怎麼?剛說聽我的話,馬上就不聽了?”

“我……”我可實在不願去穿衣服的,站在那兒,乞求地望著她。

她看著我尷尬的樣子,似乎覺得非常好玩,卻笑道:“想要現在和我做愛也可以……”

“嗯!”不知她要提什麼要求,我想無論什麼都答應她,什麼也不管了。

“那就求我吧!”

這麼容易,求求就好了?也不容我再多想,我趕緊求她:“求求你了,好姐姐!”

女主人比我大好幾歲,我後來也經常叫她好姐姐。

“就這麼求我嗎?”

“嗯?”那要怎麼求?她眼睛示意了一下,我卻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我要你跪著求我。”她有些生氣地說。

“這……”我又驚又羞,這怎麼可以啊?

“不願意嗎?那就走吧!”

“不!……我願意。”我趕緊跪下,強烈的屈辱感湧上心頭,而女主人充滿誘惑的大腿就在我面前,我仰起頭:“求求你,讓我和你做愛吧!”說完實在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但我不敢碰她的陰部,還是仰著臉,因為急,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女主人顯然有些惱怒,我竟然沒經允許就抱她腿。但這時她自己也有些忍不住了,呼吸開始深長,卻繼續命令道:“再求!”

“求求你讓我和你做愛吧!……求求你……求求你了好姐姐!求求你……”

“好吧!好寶貝!脫掉我的褲子吧!”

“噢!”我脫下她的褲子,一下把臉埋進她的陰部,她手抱著我的頭,享受著我嘴和舌頭的侍奉。接著她躺倒上床,兩腿分開,讓我跪趴在她腿間埋下頭服侍她的下身,自己一隻手抓著我的頭頸讓我全力侍奉,另一隻手脫下乳罩,揉捏自己的乳房。

很快她就非常興奮了,我想爬上去,她卻還是不讓,可我實在想要,不由求她:“求求你讓我進去吧!”

“不行!”

“求求你讓我進去吧!”我實在太想要了,忍不住就沿著她的腹部、乳房吻上去。

女主人更快樂了,但在我想要進她身體的時候,卻生氣地把我推開了:“竟敢不聽我的話!”還打了我一耳光。一下把我打懵了,仰躺看著坐起俯視我的女主人,想起自己說過聽她的話,現在這樣是不應該。

女主人卻似乎有些後悔打我耳光,俯下身,柔聲說:“想要用下面那個伺候我,就得完全服從我,明白嗎?”

我趕緊點頭。

女主人從床頭櫃裏拿出一根棉白繩和一個拴著皮帶的脖圈,命令我道:“趴著,把手放到背後。”我有些驚訝,但不敢違抗,很快照做了。女主人光著屁股騎到我腰背上,把我兩手用力拉在背後。

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氣,不由喚道:“好姐姐啊,你要幹什麼呀?”

“閉嘴!”打了我一下,我不敢繼續說了。她開始用繩子綁我,先用繩子對稱繞我上臂兩圈,同時用力拉緊,使兩臂之間的距離到了最短,迫使我的胸脯只能高高挺起,接著把兩小臂疊放在一起,用繩子綁緊。這種綁法簡便而牢靠,又能勒起奴隸上臂和胸脯的肌肉,使充滿力量和慾望的身體,完全在她的控制下任意享用。接著她給我套上脖圈,把我牽起來,我有些驚懼地望著她,現在的我一點自主能力都沒有,完全處在她的仁慈之下。

她抓著脖圈輕輕勒緊我的脖子,注視著我柔聲問:“覺得怎麼樣,寶貝?”

“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好像已經不能再叫好姐姐了。

“叫我女主人!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隸了,用來伺候我,滿足我性慾的男奴隸!”

“我……是的,女主人,我就是你的奴隸……用來伺候你,滿足你性慾的男奴隸……”被她騎在身上捆綁起來的時候就有一種完全被她佔有,完全屬於她的屈辱感覺,我真心實意地喊著她女主人。

女主人躺下,牽著我的脖子讓我趴在她身上,我勃起的陰莖已經頂著她的陰戶,但不敢插進去,她讓我就這樣撅著屁股,另一隻手從櫃中拿出根馬鞭抽打了一下我毫無防備的屁股,我“啊!”地叫了一聲。

“插進來,用你的性具服侍我吧,奴隸!”

“是,女主人!”
因為手被緊綁,脖子又被她牽著,能做的就只有用力挺動屁股,整個人好像就只是一個性工具,用來服侍女人。女主人開始呻吟起來,抬頭看著我被她綁著的手臂和挺動著的屁股,揮動著皮鞭,在屁股每撅到最高點時皮鞭就正好落在屁股上,因為在興奮之中,也不知道控制輕重,完全肆意而為,每挨一下我就忍不住“啊!”地叫一聲,也已經分不清是快樂還是痛苦。

“快點,用力!”女主人皮鞭更重地抽下來,命令著我,我更加用力地挺動著屁股……

“啊……奴隸!”女主人到了高潮,一隻手更加用力地牽著我的脖子,另一隻手乾脆甩掉皮鞭,用手摟緊我的屁股讓我的陰莖深深地頂入她裏面。

“射精,奴隸!我命令你射精!”

“啊,女主人……是……謝謝你女主人。”我也到了高潮,陰莖在她的體內不可遏制地抽送起來……

我靜靜地躺在女主人身邊,被女人捆綁著,脖子牽在手裏,在她皮鞭的指使下服侍她,最後在她的命令下射精。那一瞬間我心中充滿了屬於她,被她佔有的感覺,即使在那以後也久久不能消退。

第二天早上醒來,腦袋正埋在女主人溫柔的乳房之間,我的心中充滿著對她的愛:“女主人,我好喜歡服侍你啊!”

“真的嗎?”女主人笑道。

“嗯!我就是用來服侍你的性奴隸,讓我永遠做你的奴隸吧!”

“真的?你可不要後悔噢!”

我看著女主人莫測的笑容,心裏又有些打鼓。昨天被她肆意鞭打的屁股現在還痛著,誰也不知道女主人以後還會用什麼方法虐待我,“我……”我又猶豫起來,可是一想到昨天做女主人性奴隸的溫柔感覺,那皮鞭的抽打,其實只是增加了我被她擁有和她擁有我的快感,甚至過後現在身上的鞭痕和疼痛也只是讓我更加想要愛她服從她。

“我想我已經離不開你了,女主人。只要你不趕你的奴隸走,奴隸就心滿意足了。”

(3)

那以後我就開始做女主人的性奴隸了,剛開始我還不住在女主人家裏,女主人什麼時候要我就叫我過去。女主人平時忙得很,以前曾有過一次婚姻,但因為雙方事業個性都太強,她不肯放棄自己的事業,兩人關係越來越疏遠,後來她丈夫喜歡上了其他女人,最後兩人分手了。

男人有錢可以玩女人,女人有錢也可以玩男人呀,女主人生氣之餘這麼想。不過對我來說她有沒有錢根本就無所謂,我愛她,最高興的就是呆在她身邊了。

讓我做她的性奴隸之前女主人也有著其他兩個奴隸:一個白人一個黑人。

有一次,女主人就把我們三個都叫去服侍她。我們三個男奴隸一起脫光衣服跪在她面前,性慾早已使我們的下面高高翹起。女主人卻不著急,給我們三人分別戴上脖圈,一隻手牽住三條皮帶,我們三人就被她牽著在地上爬。因為皮帶不長,三人的身體不免碰撞,爬得很尷尬,女主人卻絲毫不管,只顧拉著皮帶,甚至加快速度,下樓梯進地下室的時候也不讓我們站起來。我們手忙腳亂地努力想跟著女主人的步子爬下樓梯,本來的跪爬當然不行了,只能稍微掂起點腳,但這又使下半身更加向前挺起,而上身又在下樓梯,不由跌跌撞撞,三個人一起滾滑下樓梯(幸好樓梯上鋪著軟軟的地毯),卻又不敢碰到女主人,拼命用手支著。

女主人停下轉身,看著我們三個男奴隸尷尬窘迫的樣子,肉體相互交纏著,本來可能是想到地下室去把我們捆綁好以後再鞭打的,這時皮鞭忍不住就揮了下來,沒頭沒腦地打在三個男奴隸被迫挺高著的後背、屁股和大腿上。

長長的皮鞭劃過空氣,有時同時落在一個男人的大腿、一個男人的屁股、一個男人的後背上,男人的慘叫聲此起彼伏。那黑奴隸的肌肉很發達,可能比較耐打,“啊、啊”地叫著;白奴隸年紀好像稍大一點,可能以前被訓練的緣故,皮鞭每落到身上一下,就謝女主人一聲“Thank you mistress”;我卻習慣乞求女主人,在皮鞭下叫著“啊……饒了我吧,女主人……”,心裏其實還是想要得很,不過怕痛卻也是真的,很矛盾。

偏偏女主人卻好像特別喜歡鞭打我,我本來躲在一邊,白奴隸在當中,她就招呼得我更多,後來乾脆命令我換到當中,幾乎每一鞭都帶著我,還命令我不但不許躲閃,還要用力撅高屁股迎接她的皮鞭。

接著女主人就讓我們一起用身體服侍她,兩個男人分別跪趴在她兩邊用嘴服侍她的乳房,她則兩手抓著他們勃起的肉棒,分開雙腿,讓我服侍她的下面,快樂得高聲叫起來。最後讓我們三人跪成個三角形,上身儘量向後仰起,三個高高翹著的陰莖頭頂著頭,在女主人的命令下同時把精液噴射出來……

最後我們三個一起抱著女主人,和女主人一起進入夢鄉。

慢慢地我就成了女主人常用的奴隸了,後來有一天女主人來找我的時候,看見我正和一個女同學走在一起,載我上車後顯然有些不高興,問我那是什麼人,我說:“是普通同學啊!”女主人不響了,停了一會兒說:“我不喜歡看見你跟她走在一起。”

“可是我們沒什麼呀?”

“可我不喜歡!”

“那你也有其他男人的嘛!”

“我是主人,當然可以有很多奴隸啦!”

“好吧。”我撅著嘴,不響了。

過了一會兒女主人道:“我有其他奴隸,你不高興了嗎?”

“這……一起服侍你還可以,可是……”

“可是什麼?”

“我想,是感情上不喜歡吧。我……我愛你啊……”做著用來滿足她性慾的性奴隸,我不大敢對她說愛字,可是我真的愛她啊。

女主人不響了。靜了一會兒道:“我也愛你的,寶貝。”

那晚女主人把我綁得緊緊地,讓我躺在床上,她走出臥室,我想她不知又想出了什麼花樣來折磨我,卻見她拿了把鋒利的水果刀回來,我有些驚訝地看著她把水果刀貼著我的胸膛輕輕劃動著,對我道:“你要是敢變心,我就殺了你。”

“我怎麼會變心呢!我真心真意地愛你啊!”

“那你可要記住了!”

“嗯,我會永遠愛你的!我的生命就是屬於你的!我要是真變心,你就這麼把我綁起來……用刀挖出我的……”卻被她趕緊堵住嘴:“傻瓜!我怎麼會真的傷害你呢!”轉而又道:“哼,小奴隸,我才不在乎你呢,只有我會不要你……唉,如果我哪天不要你了,你會怎麼辦?”

“我……我就求你啊!”

“求我我也不答應。”

“那我再求,我跪在你腳下抱著你的腿求你。”

“我還是不答應。”

“那……那我就會傷心死的啊!”

“放心,我最寵愛的奴隸,我怎麼會不要你呢!”

後來女主人就讓我住在她家裏,原先那酒吧的工作辭了,除了在學校學習就是回來服侍女主人。我的收入主要是獎學金,酒吧不做,只是少掙點錢,關係不大,我也不急,過一年電腦碩士畢業還是蠻好找工作的。

女主人經常都很忙,有時很晚才回家,我每天都做好飯整理好房間,然後跪在門口等她。她回來後我就幫她脫衣服脫鞋親吻她:“累了嗎?好姐姐?”

“嗯,好好服侍我吧,奴隸。”

回來後總是溫柔地說些話,然後伺候她吃飯、洗澡,和她一起聊天、看書、看電視、上網、玩電腦什麼的,電視的遙控器當然總是她拿著啦,不過她也經常問我要看什麼,沒有什麼她很想看的節目,就會讓我看我想看的。

(4)

有時候她還會帶我去一個女王∕男奴隸的俱樂部玩。俱樂部裏放著淫糜的音樂,幾個男人在臺上表演著,有的身體全裸,有的穿著怪怪的衣服,身上拴著鏈條,隨著音樂跳舞唱歌,取悅台下的女人。女人的身旁放著皮鞭等各種器具,可隨時鞭打臺上的男人,還有那種套馬的套子,想要哪個男人就自己用套子套,套住了就可以把他牽下臺來,帶進旁邊的房間裏任意享用,或直接就讓他在大廳裏服侍。

我進去的時候看見有個女人抓著一個男人正在抽射的陰莖,精液全射在一隻杯子裏,杯子裏已有大半杯精液,那男人後面還有一個翹著陰莖的男人在等著,等那男人射完精爬走後女人牽過栓著後面那男人下身的鏈條,再讓這個男人射,最後集滿將近一杯,全都喝了下去。而她下身則被一個男人舔著,流出來的體液全都被他吞了下去。

女主人不喜歡我被別人鞭打玩弄,所以不讓我上臺去,把我牽在身邊。

有張桌子比較有趣,玻璃桌面下是兩個光著身子的男人,上半身俯著,綁在桌面下,四條腿就是四個桌腳,旁邊一個女人正姿態幽雅地喝著啤酒。我的女主人走過去,她招呼她坐下,又拖過一張凳子,仔細一看,這凳子也是由男人蜷身綁紮做成的。

女主人坐了上去,笑道:“回頭我也要你做我的桌子、凳子!”

看到這些情形我早就興奮起來,陰莖把皮內褲頂得緊緊地,急切地渴望著女主人把它放出來,我的雙手已被女主人捆綁起來,不然說不定就要忍不把自己褲子脫掉了。女主人卻只讓我跪著,自顧自跟那女人說著話。

過了一會兒那女人提出交換奴隸,女主人也來了興趣,問我願不願意,我不肯,雖然那女人也很性感,可我卻只喜歡跟女主人的性愛,我說:“我只喜歡做你的奴隸啊!”

“可我想要玩其他奴隸,要拿你跟別人換,不想要你了。”

“不嘛!你說你不會不要我的!”我一下急了。

“就一個晚上……”卻被那女人打斷:“別跟這些賤男人囉嗦。”又示意了一下女主人用鞭子。

女主人拿起鞭子道:“答不答應?”

“嗚……”我還想求她,立刻挨了一鞭,只好乖乖答應了。

女主人把我交給對方,又牽過對方那個男人,我們兩個男奴隸各自服侍著對方的女主人,不過我不時看一眼女主人在不在。過一會兒,女主人牽著那男人要進房間去,我趕緊跟上去道:“不要走啊,女主人!”

女主人看著我,有些無奈地笑了一下,把那男人送還掉了,那女人道:“你這男奴隸,怎麼訓練的!”

女主人笑道:“沒辦法,回去再懲罰他吧!”拿著鞭子走過來打了我一下,我高興地靠在她腿上。

那天本來她是想品嚐多個其他男人的滋味的,後來卻還是沒甩掉我,只罰我跪在房間裏看著她被三個男人服侍,但她似乎也有一些心不在焉,過一會兒就走了。

回到家裏,本以為她是被我一攪沒興趣了,卻見她一回家就脫下褲子,急切地命令道:“服侍我!”

我也急著跪下,抱緊她雙腿,把臉埋進她溫柔的陰部服侍她。

過一會兒,我把自己褲子拉下,撅起圓圓的屁股,乞求道:“鞭打我吧,主人!”

“嗯,奴隸!”女主人在快感中用力地揮下鞭子。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乞求女主人鞭打,以前心裏雖然也喜歡女主人鞭打,卻不好意思主動乞求。女主人看看奴隸上次身上的鞭痕好了,就會再在奴隸身上加上鞭痕,讓奴隸永遠都處在她慾望的佔有下。現在我忍不住開始求她了,每挨一下她的鞭打,我的心就會一蕩,讓我的心更深地屬於她。

過一會兒,她呻吟道:“抱我進房間,奴隸。”

我抱她進了房間,身上雖然沒有任何束縛,心卻完全是屬於她的奴隸,口中叫喚著女主人,把陰莖插進她的身體,感覺整個人就是屬於她了。

“啊!奴隸!”她收進我的陰莖,轉身把我壓在身下,瘋狂地佔有著我……我們緊緊抱在一起。

反正我覺得這樣的關係不錯,即使長久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做奴隸的什麼都不用管,只要順從主人就可以了。做主人的呢?其實也什麼都不用管,儘管依著自己心意用奴隸滿足自己就夠了。性愛中相互擁有相互依戀的滋味,也只有這主人和奴隸的關係才能讓人得到最深的品嚐,只要雙方內心愛護對方,這種感覺就是人世間最美妙的。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健身房的激情
一夫兩妻
妻子的淫蕩自述
進錯房間 上錯床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交換伴侶
熱門小說: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