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亂寡母 家庭亂倫

序章十月十四日  晴

今天收到同桌小紅寫給我的情書,她想做我女朋友,我想都沒想就果斷的拒絕了。她說喜歡我,可是我一點也不喜歡她,就算找女朋友也要找向媽媽一樣的。

媽媽是個豐滿肥熟的中年寡婦,她身高1 米55,體重140 斤。胸前一對豐滿到甚至有些下垂的大奶子幾乎總感覺要裂衣而出,胯下肥碩的大屁股又白又圓,宣軟的大肚腩上生滿了迷人的妊娠紋,肉感十足的身材配上羊脂白玉般的雪白皮膚,絕對是天下最性感的熟女。媽媽的容貌更是迷人,歲月仿佛在她臉上隻留下了成熟的風韻,一颦一笑間充滿了母性的光輝。

將來如果能娶到像媽媽這麽性感迷人的女人做老婆就好了。不!天底下絕對不會再有這麽完美的女人,隻要這輩子能和媽媽春宵一夢,就是死也值了!

——摘自我小學時的日記

正文

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守了寡,此後一直沒有再嫁,而是獨自撫養我長大。

我從小到大每晚都和媽媽睡在一張床上。媽媽在我小時候就一直是心目中的性感女神,不僅五官精緻漂亮,身材更是豐滿肥熟,肉感十足。她每天晚上睡覺時背對著我側躺在我身邊,小夜燈昏黃的燈光下,媽媽豐滿的爆乳,豐盈的腰身,肥碩的大屁股及修長的白晰雙腿形成了一幅無法言語的美麗畫面。

媽媽在一家商場做銷售,賣高檔化妝品,商場要求員工站立服務,即使沒有客人時也不能坐下。媽媽畢竟上了歲數,某一天在上班崗位上突發腰疾被送進了醫院,等我趕到醫院時,醫生已經爲媽媽做出了診斷,長期勞累引起的急性脊髓炎,媽媽的下肢已經無法自己動了,但好在還有知覺,醫生說媽媽這種病唯一的治療方法就是回家靜養,短則一年半載,長則三年五載,隻要保養得當完全可以自愈,但康複後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長時間站立了。

在媽媽同事們的幫助下,我把媽媽接回了家,衆人坐了一會,勉言幾句便紛紛離去。屋子裏隻剩下我和媽媽,媽媽終于忍不住心中的悲苦,與我摟在一起抱頭痛哭。

「兒啊,媽媽癱了,後半輩子可咋辦呀,嗚嗚……」

隨著媽媽的哭泣,媽媽頂在我胸前的一對大奶子也跟著一陣顫動,沒想到媽媽這對奶子雖然看起來有點下垂,可是彈性這麽好。「媽,沒事的,有我在,你什麽也別怕!」我輕輕拍著媽媽的後背,繼續安慰著,「再說醫生不是說了,隻要休養一段時間就能康複的,沒事的,啊,別哭了!」

媽媽在我的安撫下漸漸平複了情緒,她兩隻手仍僅僅的摟著我,生怕失去我似的,「兒啊,媽後半輩子可就指望你了……嗚嗚……」

隔著媽媽薄薄的一層衣衫,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媽媽的身子是那麽柔軟,還有她的體香,帶著一種令人著迷的誘惑。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向下滑去,蓋在媽媽渾圓碩大的大屁股上,「乖,別再哭了啊,不乖打屁股了!」說著,我擡手在媽媽大肥腚上輕輕拍了一把。依稀記得小時候媽媽就是這樣懲罰調皮的我的。

「壞兒子,連你也欺負媽媽。」話雖如此,可媽媽終于被我哄的破涕爲笑了。

見媽媽沒有生氣,我大著膽子繼續把手放在媽媽的屁股上,感受著那裏的柔軟與溫暖,進而一點一點的把手移向媽媽深深的屁股縫裏。

「兒啊……你要幹什麽……快放開媽媽啊。」媽媽輕輕的咕哝這,她豐盈的上半身在我懷裏輕輕扭動掙紮著。

媽媽的下體雖然不能自己移動,但並沒有失去知覺。她守寡至今,這具熟透了的軀體早已饑渴多年,她的身體清晰的告訴她,她對身邊的親生兒子正在對她做著的超越倫理的事情是多麽的渴望,即使預見到即將發生的事情,但是她卻不願意離開兒子的懷抱,自己的身子在兒子懷中漸漸發軟。

「媽。」

「恩……快放手……放手!」雖然媽媽嘴上這麽說,可身子卻沒有半點動的意思。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一股異樣的火焰在她的心裏燃燒。

我的手還在繼續隔著薄薄的衣衫摳挖著熟母的臀溝,「好媽媽,再讓我多抱一會!」終于我的手指觸到了媽媽的屁眼,媽媽的嬌軀跟著猛地顫抖了一下。

「你都有女朋友了,還抱我幹什麽?」

媽媽這句話似乎帶著濃濃的醋意,這使我的膽子更大了,「媽媽你說的是小紅吧,我們沒什麽的,是她一直纏著我,可我的心裏隻有媽媽你,再說了她哪能跟你比,你比她性感多了!媽,我愛你!」說著我重新把手擡起來,摟著媽媽的大粗腰,給了她一個鄭重的擁抱。

聽了我這明顯帶著挑逗的暗示,媽媽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在心中有一些激動,「看來兒子是真的喜歡我,他貼著我大腿的那根雞巴又硬又燙,隔得我生疼呢!」想到這裏,媽媽的逼裏竟然很可恥的流出潺潺的蜜汁來。

媽媽感覺自己的上半身仿佛都軟的不受自己控制了,「兒啊,媽有點坐不住了,你扶著媽點。」

我調整了以下姿勢,從後面抱住媽媽,讓媽媽靠在我的懷裏,「這樣這要舒服點了嗎?」

「恩……啊……不要!」媽媽說不要的時候,正是我把手伸進媽媽裙底,隔著內褲把手輕輕的放在了她的陰戶上。「壞兒子,不要摸了……媽快受不了了!」

我見媽媽並沒有生氣,于是更加大膽的撩開媽媽的內褲,手指直接撫摸著媽媽早已洪水泛濫的肥屄。同時另外一隻手也不閑著,捧起媽媽一隻肥碩的大乳房肆無忌憚的揉捏著。媽媽的鼻息間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連串醉人的呻吟。

亵玩了一陣,我翻身扶著媽媽讓她躺下,撩起她的短裙,一把扯下內褲,又分開她雪白的大腿,讓她那早已淫光四溢的騷逼暴露在我眼前。我起身三兩下把自己脫得精光,轉回身握著早已勃起多時的大雞巴跪在了媽媽兩腿間。

「兒啊,不能再繼續了……我們可是親生母子啊!」媽媽做著最後的掙紮,我也有些猶豫了,是啊,我們是親生母子,如果我趁人之危的強奸了媽媽,那事後我該如何面對媽媽啊!可是媽媽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我剛剛努力凝起僅存的一點神志也付之東流。

「你至少要先把窗簾拉上!」

我起身拉上窗簾,又到外屋鎖好了門。回到臥室時媽媽已經自己脫去了身上的衣服,她一隻手伸到胯下,用中指和無名指分開自己肥厚的大陰唇,另外一隻手撐著床撐起上半身,她那臀肥奶大膚白逼濕的性感身子就這麽一絲不挂的呈現在我面前,她對我催促道:「小冤家,快點過來吧。這裏就是你出生的地方……好了……快點回到媽媽的身體裏面吧!」

我飛撲到媽媽身邊,重新跪在她兩腿間,「天哪,這就是媽媽的陰道,把我生出來的陰道!」

「對啊……我就是用這裏把你生出來的……」

「我可以舔一舔嗎?」雖然是問句,可是我說完已經俯下身,深處舌頭輕輕的舔在哪美豔的粉紅色逼縫裏。

「不要……嘤……髒……」

媽媽輕輕的推著我的頭,不讓我繼續了,我起身撸了兩下雞巴,然後把烏黑發亮的碩大龜頭對準媽媽的騷逼,「快來啊,媽媽受不了了……握著你的雞巴,對準中間這個小洞洞,把你的雞巴插進去吧……哦……啊……慢一點……」

在媽媽的指導下,我第一次回到了我出生的地方,這是我和媽媽第一次亂倫,也是我第一次和女人操逼。

「啊……媽媽……好舒服……媽媽……好媽媽!」

「兒啊,慢一點……媽媽好久沒做了……你要憐香惜玉哦!」

「媽媽,你的逼好暖和,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雞巴,舒服死了!」

媽媽雖然下體不能自己移動,可是知覺還在,做愛帶來的快感絲毫不受影響。「媽媽也好舒服……好兒子,你真會操逼!」

我一邊在媽媽的老逼裏瘋狂的抽插,一邊叼著媽媽一隻紫葡萄一般的奶頭,貪婪的吮吸著,嘴裏忘情的呢喃著「媽媽……恩……媽媽……」

「嗯……竟然還吸著媽的奶子……真是個沒長大的孩子……」

操了一會,媽媽的逼實在太舒服了,又溫軟又濕滑,像一隻嬰兒的小嘴吸吮著我的雞巴。我感覺自己就要忍不住射精了,但我不想第一次就這麽快射,正想拔出來歇一下。媽媽卻忽然喊道:「啊……媽媽不行了……洩了洩了……」

媽媽守寡多年,身子真的是太敏感,第一次就被我操的高潮洩身了,媽媽的洩身讓我也很快有了感覺,隨即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媽媽,我已經……」

媽媽感覺到我抽插頻率加快,知道我快射了,「沒關系,你就直接射出來,射在媽媽身體裏面吧!」

「媽媽……你不怕懷孕嗎?」

「沒事,媽歲數大了,沒那麽容易懷孕的。」

「啊……我來了!」隨著一陣快速的抽插,我終于在媽媽的陰道深處射精了,將濃濃的子孫漿灌進了親生媽媽幹渴已久的子宮裏。

「好燙啊……好舒服……天哪……媽媽又洩了……」

我伏在媽媽身上歇了片刻,稍微恢複了點精神,起身對著媽媽略厚的性感豐唇深深的吻了下去,這是我的初吻,我本來還以爲接吻就是兩人唇唇相對,還是媽媽主動伸出靈巧的小香舌探入我口中,輕輕的撥弄著我的舌尖,教給我什麽叫做相濡以沫。

唇分,我與媽媽四目相對,我的眼中充滿著濃濃的愛意,而媽媽的目光中既有情愛,又有慈愛,還有一絲愧疚。

良久媽媽開口了,「兒啊,你會不會看不起媽媽。」

我不解的搖著頭,「媽媽,你這話從何說起呢!」

「媽媽是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和自己親生兒子亂倫……嗚嗚……媽媽是壞女人……」說著說著,媽媽又哭了起來。「我對不起你死去的爸爸……更對不起你……嗚嗚!」

我摟著媽媽安慰道:「媽媽別哭了,你哭的兒子心都碎了。今天的事都怪我,可我是真心的愛你,情到濃時難以自拔。我們既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也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媽媽還是嗚嗚的哭,哭的楚楚動人,我見猶憐。我躺在她身側摟著她,輕撫著她光滑的脊背。

媽媽哭了一陣,漸漸止住,「剛才的事媽媽沒有怪你,但媽媽是個寡婦,寡婦就得謹守貞節,今天這樣的放縱之後,媽媽將來隻怕是沒見進祖墳了。」我正要辯解幾句,媽媽接著又說,「雖然媽媽不會主動與你歡好,但如果你實在想要媽媽,也不用太爲難自己憋壞了自己……反正你要是想糟蹋媽媽的身子媽媽也沒法反抗不是?」

我這才聽明白,媽媽還是傳統觀念作祟,一時間無法正視我們母子間的新關系,但又樂在其中,索性以退爲進,找了個理由說服自己罷了。想明白這層我終于放心了,摟在媽媽上面的手往下移,沿著光滑的脊背一路向下,在挺翹的肥臀上稍作停留繼續前進,繞到正面輕撫著媽媽的肥屄,此時她的逼裏正潺潺的往外留著白漿,那是我的子孫漿和她的愛液混合後的液體。

「好媽媽,既然如此,那兒子我就要繼續糟蹋你的身子了!」

媽媽伸手到我胯下摸了一把,又愛又恨的驚呼道:「天那,這麽快就又硬了?!」

「媽媽對不起,實在是因爲你的身子太迷人了。」

「來吧……用你的大雞巴來糟蹋媽媽吧!」

我再一次伏在媽媽身上,輕車熟路的吧雞巴插回到媽媽的肥屄裏,剛剛才在她的陰道裏射過,裏面特別潤滑,很輕松的就插到了底。

「嗯……小冤家……你要溫柔一點哦……」

「好媽媽,你的老肥屄好滑,好舒服……爽死兒子了!」

「哦……親兒子的大雞巴也好厲害……媽媽又上天了……」

我的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媽媽肥白的屁股,大雞巴以空前的速度和動力撞擊著她的逼、她的子宮、她的花心!

「媽媽,我要操死你呀!」我呼吸沈重,語無倫次。

「寶貝,使勁的操媽媽,媽不想活了。」媽媽同樣口齒不清。

將近二十年的守寡生活,對于一個美麗而又成熟女人來說無疑是殘酷的。那封多年的嬌軀再次向親生兒子開放,那性欲的快感、母性的柔情和亂倫的刺激便混合成一股不羁的原始野性,使深藏在體內的淫欲如火山噴射一發不可收拾。

媽媽那迷離的星眼淚光閃閃,上牙咬著薄薄的下嘴唇,她一面呻吟著,一面沒口子的浪叫。混身顫抖在一塊,兩隻白滑滑的柔臂,更是緊緊的死命地抱著親生兒子的屁股,用力的向下壓,恨不得連我的兩顆卵子也擠進她那小浪穴中!

我抱著她那圓圓的大屁股不住的瘋狂的搖!幌!閃!插!一次次的在她的子宮裏播撒不倫的種子!

整晚,臥室裏春意盎然。

第二天一早,媽媽工作的商場裏打來電話,讓我去財務領取媽媽的工傷保險金。那一長串數字讓我數了好長時間才數清,這筆巨款足夠我和媽媽奢侈的共度餘生了。從媽媽單位出來,我去學校辦理了休學手續,理由是要在家照顧因生病而生活不能自理的媽媽,其實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想失去和媽媽在一起的每一秒。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誰能想到媽媽受傷後竟掀開了我們母子關系新的一頁。

後記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時間來到半年後的一天上午。

屋外陽光明媚,而我和媽媽的臥室卻窗簾緊閉。屋內,媽媽一絲不挂的仰躺在雙人床正中央,她的雙手一手努力的遮著自己兩隻肥碩的大奶子上的兩粒紫紅色的奶頭,一手輕撫額頭,仿佛不敢去看跪在她兩腿間做著活塞運動的親生兒子。

即使已經無數次與兒子歡好,可是每次面對兒子的索取,她還是會羞得雙頰绯紅。在一陣快速的抽插之後,隨著兒子的一聲低沈而有力的悶哼,滾燙的液體灌滿了她的下體。她知道,親生兒子又一次射在了她的身體裏。

我起身親了親媽媽的額頭,媽媽有些埋怨的白了我一眼,我知道,是因爲本來說好要帶她去醫院檢查身體的,可是臨出門前情不自禁的又操了她一次。

幫媽媽清洗幹淨下體,替她穿好衣服,把她抱到輪椅上,然後推著她出了門。

媽媽這半年來腰傷恢複的不錯,已經能坐在床上輕微的擡腿曲腿了。不過並不是爲她複查腰傷,而是因爲媽媽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例假了,前一天媽媽讓我買一隻試孕棒測了一下,醒目的兩條紅杠赫然出現在我們母子面前,媽媽竟然真的懷上了我的種。

「不能要!」我和媽媽異口同聲的說。雖然說起來容易,可是在內心深處,我們都是很掙紮的,但是衡量再三最後還是達成了這樣的共識。

醫生的表情明顯很奇怪爲什麽是年少的兒子帶著癱瘓的親生母親來打胎,好在這位醫生的好奇心似乎並不強,並沒有追問諸如「孩子父親呢?」之類的問題。

做過B 超之後,醫生對我說,「你母親已經懷孕超過三個月了,沒法打胎,隻能引産。」

「那就引産吧。」其實我對打胎和引産又什麽區別並不清楚,但是很清楚他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

醫生搖搖頭,「作爲高齡孕婦,在宮頸不成熟時引産很危險的,容易造成大出血,我建議還是再懷一段時間,等八九個月的時候再來引産。」

事關媽媽的生命安全,我當然接受了醫生的建議。推著輪椅又回到家。

路上,媽媽對我說她很幸福,能和相愛的親生兒子長相思後,並爲親生兒子懷孕,哪怕明知不會有結果,可是這過程本身也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序章十月十四日  晴

今天收到同桌小紅寫給我的情書,她想做我女朋友,我想都沒想就果斷的拒絕了。她說喜歡我,可是我一點也不喜歡她,就算找女朋友也要找向媽媽一樣的。

媽媽是個豐滿肥熟的中年寡婦,她身高1 米55,體重140 斤。胸前一對豐滿到甚至有些下垂的大奶子幾乎總感覺要裂衣而出,胯下肥碩的大屁股又白又圓,宣軟的大肚腩上生滿了迷人的妊娠紋,肉感十足的身材配上羊脂白玉般的雪白皮膚,絕對是天下最性感的熟女。媽媽的容貌更是迷人,歲月仿佛在她臉上隻留下了成熟的風韻,一颦一笑間充滿了母性的光輝。

將來如果能娶到像媽媽這麽性感迷人的女人做老婆就好了。不!天底下絕對不會再有這麽完美的女人,隻要這輩子能和媽媽春宵一夢,就是死也值了!

——摘自我小學時的日記

正文

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守了寡,此後一直沒有再嫁,而是獨自撫養我長大。

我從小到大每晚都和媽媽睡在一張床上。媽媽在我小時候就一直是心目中的性感女神,不僅五官精緻漂亮,身材更是豐滿肥熟,肉感十足。她每天晚上睡覺時背對著我側躺在我身邊,小夜燈昏黃的燈光下,媽媽豐滿的爆乳,豐盈的腰身,肥碩的大屁股及修長的白晰雙腿形成了一幅無法言語的美麗畫面。

媽媽在一家商場做銷售,賣高檔化妝品,商場要求員工站立服務,即使沒有客人時也不能坐下。媽媽畢竟上了歲數,某一天在上班崗位上突發腰疾被送進了醫院,等我趕到醫院時,醫生已經爲媽媽做出了診斷,長期勞累引起的急性脊髓炎,媽媽的下肢已經無法自己動了,但好在還有知覺,醫生說媽媽這種病唯一的治療方法就是回家靜養,短則一年半載,長則三年五載,隻要保養得當完全可以自愈,但康複後不能再像以前一樣長時間站立了。

在媽媽同事們的幫助下,我把媽媽接回了家,衆人坐了一會,勉言幾句便紛紛離去。屋子裏隻剩下我和媽媽,媽媽終于忍不住心中的悲苦,與我摟在一起抱頭痛哭。

「兒啊,媽媽癱了,後半輩子可咋辦呀,嗚嗚……」

隨著媽媽的哭泣,媽媽頂在我胸前的一對大奶子也跟著一陣顫動,沒想到媽媽這對奶子雖然看起來有點下垂,可是彈性這麽好。「媽,沒事的,有我在,你什麽也別怕!」我輕輕拍著媽媽的後背,繼續安慰著,「再說醫生不是說了,隻要休養一段時間就能康複的,沒事的,啊,別哭了!」

媽媽在我的安撫下漸漸平複了情緒,她兩隻手仍僅僅的摟著我,生怕失去我似的,「兒啊,媽後半輩子可就指望你了……嗚嗚……」

隔著媽媽薄薄的一層衣衫,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媽媽的身子是那麽柔軟,還有她的體香,帶著一種令人著迷的誘惑。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向下滑去,蓋在媽媽渾圓碩大的大屁股上,「乖,別再哭了啊,不乖打屁股了!」說著,我擡手在媽媽大肥腚上輕輕拍了一把。依稀記得小時候媽媽就是這樣懲罰調皮的我的。

「壞兒子,連你也欺負媽媽。」話雖如此,可媽媽終于被我哄的破涕爲笑了。

見媽媽沒有生氣,我大著膽子繼續把手放在媽媽的屁股上,感受著那裏的柔軟與溫暖,進而一點一點的把手移向媽媽深深的屁股縫裏。

「兒啊……你要幹什麽……快放開媽媽啊。」媽媽輕輕的咕哝這,她豐盈的上半身在我懷裏輕輕扭動掙紮著。

媽媽的下體雖然不能自己移動,但並沒有失去知覺。她守寡至今,這具熟透了的軀體早已饑渴多年,她的身體清晰的告訴她,她對身邊的親生兒子正在對她做著的超越倫理的事情是多麽的渴望,即使預見到即將發生的事情,但是她卻不願意離開兒子的懷抱,自己的身子在兒子懷中漸漸發軟。

「媽。」

「恩……快放手……放手!」雖然媽媽嘴上這麽說,可身子卻沒有半點動的意思。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一股異樣的火焰在她的心裏燃燒。

我的手還在繼續隔著薄薄的衣衫摳挖著熟母的臀溝,「好媽媽,再讓我多抱一會!」終于我的手指觸到了媽媽的屁眼,媽媽的嬌軀跟著猛地顫抖了一下。

「你都有女朋友了,還抱我幹什麽?」

媽媽這句話似乎帶著濃濃的醋意,這使我的膽子更大了,「媽媽你說的是小紅吧,我們沒什麽的,是她一直纏著我,可我的心裏隻有媽媽你,再說了她哪能跟你比,你比她性感多了!媽,我愛你!」說著我重新把手擡起來,摟著媽媽的大粗腰,給了她一個鄭重的擁抱。

聽了我這明顯帶著挑逗的暗示,媽媽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在心中有一些激動,「看來兒子是真的喜歡我,他貼著我大腿的那根雞巴又硬又燙,隔得我生疼呢!」想到這裏,媽媽的逼裏竟然很可恥的流出潺潺的蜜汁來。

媽媽感覺自己的上半身仿佛都軟的不受自己控制了,「兒啊,媽有點坐不住了,你扶著媽點。」

我調整了以下姿勢,從後面抱住媽媽,讓媽媽靠在我的懷裏,「這樣這要舒服點了嗎?」

「恩……啊……不要!」媽媽說不要的時候,正是我把手伸進媽媽裙底,隔著內褲把手輕輕的放在了她的陰戶上。「壞兒子,不要摸了……媽快受不了了!」

我見媽媽並沒有生氣,于是更加大膽的撩開媽媽的內褲,手指直接撫摸著媽媽早已洪水泛濫的肥屄。同時另外一隻手也不閑著,捧起媽媽一隻肥碩的大乳房肆無忌憚的揉捏著。媽媽的鼻息間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連串醉人的呻吟。

亵玩了一陣,我翻身扶著媽媽讓她躺下,撩起她的短裙,一把扯下內褲,又分開她雪白的大腿,讓她那早已淫光四溢的騷逼暴露在我眼前。我起身三兩下把自己脫得精光,轉回身握著早已勃起多時的大雞巴跪在了媽媽兩腿間。

「兒啊,不能再繼續了……我們可是親生母子啊!」媽媽做著最後的掙紮,我也有些猶豫了,是啊,我們是親生母子,如果我趁人之危的強奸了媽媽,那事後我該如何面對媽媽啊!可是媽媽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我剛剛努力凝起僅存的一點神志也付之東流。

「你至少要先把窗簾拉上!」

我起身拉上窗簾,又到外屋鎖好了門。回到臥室時媽媽已經自己脫去了身上的衣服,她一隻手伸到胯下,用中指和無名指分開自己肥厚的大陰唇,另外一隻手撐著床撐起上半身,她那臀肥奶大膚白逼濕的性感身子就這麽一絲不挂的呈現在我面前,她對我催促道:「小冤家,快點過來吧。這裏就是你出生的地方……好了……快點回到媽媽的身體裏面吧!」

我飛撲到媽媽身邊,重新跪在她兩腿間,「天哪,這就是媽媽的陰道,把我生出來的陰道!」

「對啊……我就是用這裏把你生出來的……」

「我可以舔一舔嗎?」雖然是問句,可是我說完已經俯下身,深處舌頭輕輕的舔在哪美豔的粉紅色逼縫裏。

「不要……嘤……髒……」

媽媽輕輕的推著我的頭,不讓我繼續了,我起身撸了兩下雞巴,然後把烏黑發亮的碩大龜頭對準媽媽的騷逼,「快來啊,媽媽受不了了……握著你的雞巴,對準中間這個小洞洞,把你的雞巴插進去吧……哦……啊……慢一點……」

在媽媽的指導下,我第一次回到了我出生的地方,這是我和媽媽第一次亂倫,也是我第一次和女人操逼。

「啊……媽媽……好舒服……媽媽……好媽媽!」

「兒啊,慢一點……媽媽好久沒做了……你要憐香惜玉哦!」

「媽媽,你的逼好暖和,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雞巴,舒服死了!」

媽媽雖然下體不能自己移動,可是知覺還在,做愛帶來的快感絲毫不受影響。「媽媽也好舒服……好兒子,你真會操逼!」

我一邊在媽媽的老逼裏瘋狂的抽插,一邊叼著媽媽一隻紫葡萄一般的奶頭,貪婪的吮吸著,嘴裏忘情的呢喃著「媽媽……恩……媽媽……」

「嗯……竟然還吸著媽的奶子……真是個沒長大的孩子……」

操了一會,媽媽的逼實在太舒服了,又溫軟又濕滑,像一隻嬰兒的小嘴吸吮著我的雞巴。我感覺自己就要忍不住射精了,但我不想第一次就這麽快射,正想拔出來歇一下。媽媽卻忽然喊道:「啊……媽媽不行了……洩了洩了……」

媽媽守寡多年,身子真的是太敏感,第一次就被我操的高潮洩身了,媽媽的洩身讓我也很快有了感覺,隨即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媽媽,我已經……」

媽媽感覺到我抽插頻率加快,知道我快射了,「沒關系,你就直接射出來,射在媽媽身體裏面吧!」

「媽媽……你不怕懷孕嗎?」

「沒事,媽歲數大了,沒那麽容易懷孕的。」

「啊……我來了!」隨著一陣快速的抽插,我終于在媽媽的陰道深處射精了,將濃濃的子孫漿灌進了親生媽媽幹渴已久的子宮裏。

「好燙啊……好舒服……天哪……媽媽又洩了……」

我伏在媽媽身上歇了片刻,稍微恢複了點精神,起身對著媽媽略厚的性感豐唇深深的吻了下去,這是我的初吻,我本來還以爲接吻就是兩人唇唇相對,還是媽媽主動伸出靈巧的小香舌探入我口中,輕輕的撥弄著我的舌尖,教給我什麽叫做相濡以沫。

唇分,我與媽媽四目相對,我的眼中充滿著濃濃的愛意,而媽媽的目光中既有情愛,又有慈愛,還有一絲愧疚。

良久媽媽開口了,「兒啊,你會不會看不起媽媽。」

我不解的搖著頭,「媽媽,你這話從何說起呢!」

「媽媽是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和自己親生兒子亂倫……嗚嗚……媽媽是壞女人……」說著說著,媽媽又哭了起來。「我對不起你死去的爸爸……更對不起你……嗚嗚!」

我摟著媽媽安慰道:「媽媽別哭了,你哭的兒子心都碎了。今天的事都怪我,可我是真心的愛你,情到濃時難以自拔。我們既沒有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也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媽媽還是嗚嗚的哭,哭的楚楚動人,我見猶憐。我躺在她身側摟著她,輕撫著她光滑的脊背。

媽媽哭了一陣,漸漸止住,「剛才的事媽媽沒有怪你,但媽媽是個寡婦,寡婦就得謹守貞節,今天這樣的放縱之後,媽媽將來隻怕是沒見進祖墳了。」我正要辯解幾句,媽媽接著又說,「雖然媽媽不會主動與你歡好,但如果你實在想要媽媽,也不用太爲難自己憋壞了自己……反正你要是想糟蹋媽媽的身子媽媽也沒法反抗不是?」

我這才聽明白,媽媽還是傳統觀念作祟,一時間無法正視我們母子間的新關系,但又樂在其中,索性以退爲進,找了個理由說服自己罷了。想明白這層我終于放心了,摟在媽媽上面的手往下移,沿著光滑的脊背一路向下,在挺翹的肥臀上稍作停留繼續前進,繞到正面輕撫著媽媽的肥屄,此時她的逼裏正潺潺的往外留著白漿,那是我的子孫漿和她的愛液混合後的液體。

「好媽媽,既然如此,那兒子我就要繼續糟蹋你的身子了!」

媽媽伸手到我胯下摸了一把,又愛又恨的驚呼道:「天那,這麽快就又硬了?!」

「媽媽對不起,實在是因爲你的身子太迷人了。」

「來吧……用你的大雞巴來糟蹋媽媽吧!」

我再一次伏在媽媽身上,輕車熟路的吧雞巴插回到媽媽的肥屄裏,剛剛才在她的陰道裏射過,裏面特別潤滑,很輕松的就插到了底。

「嗯……小冤家……你要溫柔一點哦……」

「好媽媽,你的老肥屄好滑,好舒服……爽死兒子了!」

「哦……親兒子的大雞巴也好厲害……媽媽又上天了……」

我的雙手緊緊地摟住了媽媽肥白的屁股,大雞巴以空前的速度和動力撞擊著她的逼、她的子宮、她的花心!

「媽媽,我要操死你呀!」我呼吸沈重,語無倫次。

「寶貝,使勁的操媽媽,媽不想活了。」媽媽同樣口齒不清。

將近二十年的守寡生活,對于一個美麗而又成熟女人來說無疑是殘酷的。那封多年的嬌軀再次向親生兒子開放,那性欲的快感、母性的柔情和亂倫的刺激便混合成一股不羁的原始野性,使深藏在體內的淫欲如火山噴射一發不可收拾。

媽媽那迷離的星眼淚光閃閃,上牙咬著薄薄的下嘴唇,她一面呻吟著,一面沒口子的浪叫。混身顫抖在一塊,兩隻白滑滑的柔臂,更是緊緊的死命地抱著親生兒子的屁股,用力的向下壓,恨不得連我的兩顆卵子也擠進她那小浪穴中!

我抱著她那圓圓的大屁股不住的瘋狂的搖!幌!閃!插!一次次的在她的子宮裏播撒不倫的種子!

整晚,臥室裏春意盎然。

第二天一早,媽媽工作的商場裏打來電話,讓我去財務領取媽媽的工傷保險金。那一長串數字讓我數了好長時間才數清,這筆巨款足夠我和媽媽奢侈的共度餘生了。從媽媽單位出來,我去學校辦理了休學手續,理由是要在家照顧因生病而生活不能自理的媽媽,其實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想失去和媽媽在一起的每一秒。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誰能想到媽媽受傷後竟掀開了我們母子關系新的一頁。

後記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時間來到半年後的一天上午。

屋外陽光明媚,而我和媽媽的臥室卻窗簾緊閉。屋內,媽媽一絲不挂的仰躺在雙人床正中央,她的雙手一手努力的遮著自己兩隻肥碩的大奶子上的兩粒紫紅色的奶頭,一手輕撫額頭,仿佛不敢去看跪在她兩腿間做著活塞運動的親生兒子。

即使已經無數次與兒子歡好,可是每次面對兒子的索取,她還是會羞得雙頰绯紅。在一陣快速的抽插之後,隨著兒子的一聲低沈而有力的悶哼,滾燙的液體灌滿了她的下體。她知道,親生兒子又一次射在了她的身體裏。

我起身親了親媽媽的額頭,媽媽有些埋怨的白了我一眼,我知道,是因爲本來說好要帶她去醫院檢查身體的,可是臨出門前情不自禁的又操了她一次。

幫媽媽清洗幹淨下體,替她穿好衣服,把她抱到輪椅上,然後推著她出了門。

媽媽這半年來腰傷恢複的不錯,已經能坐在床上輕微的擡腿曲腿了。不過並不是爲她複查腰傷,而是因爲媽媽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例假了,前一天媽媽讓我買一隻試孕棒測了一下,醒目的兩條紅杠赫然出現在我們母子面前,媽媽竟然真的懷上了我的種。

「不能要!」我和媽媽異口同聲的說。雖然說起來容易,可是在內心深處,我們都是很掙紮的,但是衡量再三最後還是達成了這樣的共識。

醫生的表情明顯很奇怪爲什麽是年少的兒子帶著癱瘓的親生母親來打胎,好在這位醫生的好奇心似乎並不強,並沒有追問諸如「孩子父親呢?」之類的問題。

做過B 超之後,醫生對我說,「你母親已經懷孕超過三個月了,沒法打胎,隻能引産。」

「那就引産吧。」其實我對打胎和引産又什麽區別並不清楚,但是很清楚他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

醫生搖搖頭,「作爲高齡孕婦,在宮頸不成熟時引産很危險的,容易造成大出血,我建議還是再懷一段時間,等八九個月的時候再來引産。」

事關媽媽的生命安全,我當然接受了醫生的建議。推著輪椅又回到家。

路上,媽媽對我說她很幸福,能和相愛的親生兒子長相思後,並爲親生兒子懷孕,哪怕明知不會有結果,可是這過程本身也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喜歡就讚一下!!!
7 1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阿姨和媽媽
愛上親媽跟後媽
家庭性福
小杏的淫亂生活
兒子的遺傳
我最愛的母親
和表姊的亂倫
女兒是模特兒
美麗的姐姐
氣質少婦
熱門小說:
健身房的激情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