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夜路的女孩 強暴性虐

初秋的夜,已經很深了。

涼風時不時的捲起廢棄在地面的報紙颳過空無一人的街道,遠處傳來駛過這個繁華都市邊緣火車的轟鳴聲,整個城市已經由喧囂變的格外的沉靜,人們似乎都已經沉沉的睡去……

正在這時,一陣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的噠噠聲打破了寂靜的夜色,一個美麗的身影急匆匆的穿過一條條泛著銀色月光的街道。

這位年輕的姑娘看起來大約二十三四歲,確實是個大美女,高挑苗條的身體發育很好!

她那一頭又長又直可比美電視美發廣告的秀髮染成了金黃色,顯得格外的飄逸動人!

只有美人胚子才有的瓜子型臉,光潔的額頭,有一梳留海,濃黑微向上挑的眉毛,像扇子一樣的長睫毛下,是一雙清澈黑白分明深邃而透著神秘光彩的大眼睛!

細長的眉毛下那雙丹鳳眼幾乎會說話,鼻樑高而直,挺直的鼻樑帶有充分的自信!

那張弧度優美、比櫻桃大不了多少的小嘴柔嫩得讓人恨不得咬一口,櫻桃嘴總帶幾分笑,一笑,瓜子臉上的酒窩便現出來,尖而圓潤有個性的下巴,配上如細膩柔滑的肌膚,多完美清純的一張臉孔,啊,真是個令人心動神迷的美人。

姑娘上身穿一件玫紅色的吊帶衫,下身穿一件玫紅色的西服裙,中間穿著金色的腰帶。

她豐腴的大腿上穿著一雙黑色的長筒吊帶絲襪,美麗小巧的腳上登有一雙漂亮的粉色大紅底的高跟鞋,後跟有10厘米,粉色高跟鞋配著黑絲,顯得及其性感。

細細的鞋跟將本來修長的身姿襯托得更加亭亭玉立,卓約動人。

這個姑娘名叫李依琳,24歲,是一家廣告公司的文秘。

她今晚加班三個小時,剛好趕上了末班車。

當她乘車抵達梅花公園時,己過十一點了。

車到站時,站前商店大都關門熄燈了。

李依琳在想要不要打手機讓同居的男友來接她,但轉念一想那樣又該被男友嘲笑自己膽小了,一旦想到男友那張總帶著壞笑的臉,她便打消了求助的念頭,所以她還是壯壯膽子,邁步向家裡走去。

「噠!噠!噠!」寂靜的馬路上,只有著她的腳步聲,黑色的高跟鞋踏在露水打濕了的草叢上,留下一個個纖巧的腳印。

她不斷的走著,腳下的高跟鞋發出「登!登!登!」的聲音,心中暗暗的怕著,但說怕什麼?

她卻說不出來。

街道上沒有人,她只聽見自己腳上高跟鞋那節奏分明的聲音。

就在這時,從頭頂上的樹上落下一個打了結的繩子,李依琳剛剛發出一聲尖叫,繩子套住了她的脖子,與此同時,樹上一個人影帶著那根繩子落了下來,所以套住了李依琳脖子的繩子把她拉了上去!

李依琳開始手舞足蹈起來了,她的呼吸明顯變得越來越急促,胸前兩隻雪白可愛的玉兔顫抖起來,嫣紅的乳頭迅速勃起,平坦光滑的小腹快速地起伏著!

15秒之後,李依琳完全陷入了窒息,開始瘋狂地掙扎!

她用力踢蹬著穿著絲襪的修長的雙腿,窈窕的裸軀性感地蠕動,如同正在繩子下跳起活潑的吉格舞,美少女的香艷表演吸引了黑影的注意力,他癡迷地觀賞著,不願把目光挪開。

李依琳拚命地掙扎,雙腿不停地亂踢,只蹬得幾下,全身一緊,腳尖繃緊,夾緊了雙腿,喉頭髮出了「咕……啊!」的聲音。

李依琳下體中兩片纖薄的肉唇已經興奮地分開,一股粘稠透明的液體正緩慢地從穴口流出,看來她已經處於極度的快美中。

她是如此性感,在掙扎中繃得筆直的纖長美腿,讓黑影看得目眩神迷。

李依琳脖子上的繩子越收越緊,她可以聽到自己的喉嚨裡傳來了「喀……喀……」的一陣聲音,李依琳的意識漸漸模糊了,兩眼不由自主的向上翻去,一縷鮮血從她的嘴角溢了出來。

李依琳臉上表情已經放鬆些了,已經沒有扭歪得那麼厲害,只是嘴角還是歪在一旁。

而且流露出哀怨的表情,看來少女也許已經知道了她將要迎接的是死亡了。

「殺,殺人啦!來人,救命啊!」

被殺死之前,她從聲帶裡擠出的聲音,幾乎不成話了。

只有把臉貼近些側耳細聽,才剛剛聽到。

李依琳一邊慘叫,一邊不停地來回扭動身體。

呼吸困難使李依琳讓人羨慕的身體繃緊了,她扭動著肌肉,使勁的想將掐住她脖子的手掙開。

她的身體開始像被搓動的撥浪鼓般來回搖動,兩條玉腿在毫無目的的胡亂踢蹬。

他仔細欣賞著李依琳用生命為代價演出的熱力之舞。

李依琳的面孔迅速的由白轉紅。

那雙美麗的眼睛死死盯住斜上方,好像那裡有什麼值得她注意的東西似的,可實際上什麼也看不到,瞳孔攝入的影像傳到已經停止氧氣供應的大腦中,反映出來的只有一片通紅而已。

她的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可是傳出來的全是類似乾噎的呃呃聲。

只見她舌頭被絞得伸出老長,雙眼極度恐怖地圓睜著,嘴裡不停地發出含糊不清的「嗷嗷」聲。

全身猛烈扭動,李依琳的動作越來越遲緩,幅度也越來越弱。

很快就變成觸電似的抽搐了。

她依然在忘我的抽動著,臉上塗滿了鮮艷的紅暈。

紫紅色的舌尖卡在兩唇之間,她的眼睛充滿了恐懼,約兩分鐘後,李依琳已經非常虛弱,她不再作大幅度的掙扎。

「啊……啊……」李依琳痛苦地呻吟著,隨著時間一秒秒過去,李依琳越來越虛弱,她媚眼圓睜,性感的嘴唇微張著,呼呼地喘著氣,並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她的雙腿時不時的抽動幾下,性感的胴體也每隔幾秒痙攣一陣。

李依琳的身體猛烈地抽搐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的呼吸停止了,伸長的馨香小舌不會再為她帶來半點空氣,她兩行晶瑩的眼淚流了出來,梨花帶雨更顯楚楚動人。

劇烈的掙扎中,李依琳的一隻高跟鞋飛了出去,掉在地上。

她結實的大腿用力踢蹬著,兩條粉藕般的玉臂茫無目的地胡亂揮動,胸脯也彷彿在窒息的快感中脹大了許多,驕傲地頂起上衣。

由於汗水的滋潤,李依琳的乳房上兩粒堅挺的奶頭透過衣服,顯出清晰的輪廓來。

李依琳繃緊了肉體,兩手向外張開,雙腿蹬直,小腹一挺一挺地,好像要將自己的陰阜迎入一個看不見的巨大陽具中去!

同時鼓鼓脹脹的胸脯也會挺起來左右擺動著,彷彿在驕傲地向人展示自己的迷人曲線。

窒息與舒暢的感覺如同潮水般反覆折磨著李依琳的肉體和情懷,一波一波的快感持續湧上她的心頭。

李依琳的陰阜中早已經是淫水橫流,汩汩的淫水從少女的陰阜中源源分泌出來,流淌出來,浸潤了她繃得緊緊襠部。

李依琳已經失去了其他的一切思想,任憑致命的快感充斥自己的思維,她完全隨著肉體的感覺,踢蹬著,扭曲著,胡亂掙扎著。

秀髮已經被汗水浸透,有幾縷零亂地披散下來,粘在她的額上,映襯著她已經完全翻白的雙眼。

李依琳的小舌頭已經吐了出來,絲絲的香津從嘴角淌下,她的下顎拚命向上頂起,好像這樣可以更加舒服。

又是一個強烈的窒息感,李依琳全身一挺,羞躁地蹬了蹬大腿,她的膀胱再也不受控制了,尿道口一鬆,大股的尿液噴灑而出,她失禁了。

從她內褲襠部鼓鼓的位置下一點,出現了一個指甲大的深色斑點,然後濕斑逐漸擴大,顯得格外的耀眼,帶著一股詭異的誘惑!

李依琳的尿液一股一股地噴出來,淋濕了貼身的小內褲,浸潤了西服裙,從豐腴的大腿根上滴下,順著豐腴的大腿流淌出來。

忽然,李依琳的舞蹈暫停了一兩秒,接著又繼續劇烈踢蹬起來。

不過這一次,她的舞動更加絕望和急迫。

李依琳小嘴微張,粉色的舌頭從檀口中探出,伸長到了極致,黑色的瞳仁裡,生命的光芒漸漸消退。

在繩子無情的勒殺下,李依琳現在已經喪失了意識,現在的動作純屬本能反應,女孩的身體在潛意識的支配下試圖維持生機,不過她的大腦已經無法發出指令。

少女的雙腿按照慣性交替蹬踏,帶動白嫩纖細的雙足一上一下地跳躍著,試圖再喘一口氣,卻只是讓繩子越來越緊地勒入女孩細長的脖頸。

很快,女孩失去了最後的力量,嬌軀疲弱無力地掛在繩子下,美腿和足尖再次性感地向下繃直,徒勞地試圖接觸地面,她已經無法再做出其他的「舞蹈」動作了。

李依琳的動作漸漸緩慢下來,最後只能細微地抖動一下足尖。

李依琳死了。

他將吊死李依琳的繩子往下放了放,接著將李依琳攔腰抱起,脫掉了她的西服裙和內褲,把她以觀音坐蓮的姿勢坐在他的身上。

陽具對準李依琳的陰道插了進去,開始了奸屍。

李依琳明顯不是處女了,想必她平時在床上也夠淫蕩吧。

這時李依琳的屍體還有很大的彈性,所以陰道裡還比較容易插入。

李依琳的陰道並不顯得太緊,可能因為她死了以後肌肉變得鬆弛的緣故,但還是保持著合適的彈性,很服帖地包著他的陰莖。

男子的陰莖飛速在她的陰道裡穿插,隨著他抽插的動作,李依琳的屍體也一晃一晃地,腦袋在屍身的顫抖之下左右搖動,就好像是她在興奮地搖著頭似的!

特別是挺立在她胸前的那對碩大圓潤的乳房,跟著他抽插的節奏在那裡一顫一顫的,彈性十足,讓人看了暈頭轉向,意亂情迷。

這般情景使得男子心裡的那股火苗竄得更高了,他一邊繼續抽插著,一邊試著只用胳膊肘攏住女屍的兩條腿,騰出手來,抓著她這兩隻碩大的乳房,放肆的揉捏起來。

就這樣,男子一邊恣意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邊不時地左右扭動著腦袋,伸出舌頭,舐吸著女屍的腿和腳!

同時,一下一下地聳動著自己的腰,加大了抽插的幅度,一陣陣銷魂的快感從正在李依琳屍體內抽插的陰莖傳遍男子的全身!

一大股精液噴射而出,全部射入了李依琳的引道裡,隨即流露出來。

男子走了,美麗的李依琳全身赤裸,四肢大張地被吊死在樹上。

兩腿間,某人剛剛射出的白色液體還在黑色草叢中,以及那隱隱發黑的木耳,都是那麼刺眼。

她迷人的臉龐上,殘留著羞辱的潮紅,漂亮的大眼睛向上完全翻白,這位才二十四歲的青春美女,就這樣被活活勒死在這裡,玉殞香銷……

與此同時,她的尿液、淫水以及男子的精液順著她穿絲襪的大腿流了下來,從襪尖滴落到地上,形成了一個小水窪……

初秋的夜,已經很深了。

涼風時不時的捲起廢棄在地面的報紙颳過空無一人的街道,遠處傳來駛過這個繁華都市邊緣火車的轟鳴聲,整個城市已經由喧囂變的格外的沉靜,人們似乎都已經沉沉的睡去……

正在這時,一陣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發出的噠噠聲打破了寂靜的夜色,一個美麗的身影急匆匆的穿過一條條泛著銀色月光的街道。

這位年輕的姑娘看起來大約二十三四歲,確實是個大美女,高挑苗條的身體發育很好!

她那一頭又長又直可比美電視美發廣告的秀髮染成了金黃色,顯得格外的飄逸動人!

只有美人胚子才有的瓜子型臉,光潔的額頭,有一梳留海,濃黑微向上挑的眉毛,像扇子一樣的長睫毛下,是一雙清澈黑白分明深邃而透著神秘光彩的大眼睛!

細長的眉毛下那雙丹鳳眼幾乎會說話,鼻樑高而直,挺直的鼻樑帶有充分的自信!

那張弧度優美、比櫻桃大不了多少的小嘴柔嫩得讓人恨不得咬一口,櫻桃嘴總帶幾分笑,一笑,瓜子臉上的酒窩便現出來,尖而圓潤有個性的下巴,配上如細膩柔滑的肌膚,多完美清純的一張臉孔,啊,真是個令人心動神迷的美人。

姑娘上身穿一件玫紅色的吊帶衫,下身穿一件玫紅色的西服裙,中間穿著金色的腰帶。

她豐腴的大腿上穿著一雙黑色的長筒吊帶絲襪,美麗小巧的腳上登有一雙漂亮的粉色大紅底的高跟鞋,後跟有10厘米,粉色高跟鞋配著黑絲,顯得及其性感。

細細的鞋跟將本來修長的身姿襯托得更加亭亭玉立,卓約動人。

這個姑娘名叫李依琳,24歲,是一家廣告公司的文秘。

她今晚加班三個小時,剛好趕上了末班車。

當她乘車抵達梅花公園時,己過十一點了。

車到站時,站前商店大都關門熄燈了。

李依琳在想要不要打手機讓同居的男友來接她,但轉念一想那樣又該被男友嘲笑自己膽小了,一旦想到男友那張總帶著壞笑的臉,她便打消了求助的念頭,所以她還是壯壯膽子,邁步向家裡走去。

「噠!噠!噠!」寂靜的馬路上,只有著她的腳步聲,黑色的高跟鞋踏在露水打濕了的草叢上,留下一個個纖巧的腳印。

她不斷的走著,腳下的高跟鞋發出「登!登!登!」的聲音,心中暗暗的怕著,但說怕什麼?

她卻說不出來。

街道上沒有人,她只聽見自己腳上高跟鞋那節奏分明的聲音。

就在這時,從頭頂上的樹上落下一個打了結的繩子,李依琳剛剛發出一聲尖叫,繩子套住了她的脖子,與此同時,樹上一個人影帶著那根繩子落了下來,所以套住了李依琳脖子的繩子把她拉了上去!

李依琳開始手舞足蹈起來了,她的呼吸明顯變得越來越急促,胸前兩隻雪白可愛的玉兔顫抖起來,嫣紅的乳頭迅速勃起,平坦光滑的小腹快速地起伏著!

15秒之後,李依琳完全陷入了窒息,開始瘋狂地掙扎!

她用力踢蹬著穿著絲襪的修長的雙腿,窈窕的裸軀性感地蠕動,如同正在繩子下跳起活潑的吉格舞,美少女的香艷表演吸引了黑影的注意力,他癡迷地觀賞著,不願把目光挪開。

李依琳拚命地掙扎,雙腿不停地亂踢,只蹬得幾下,全身一緊,腳尖繃緊,夾緊了雙腿,喉頭髮出了「咕……啊!」的聲音。

李依琳下體中兩片纖薄的肉唇已經興奮地分開,一股粘稠透明的液體正緩慢地從穴口流出,看來她已經處於極度的快美中。

她是如此性感,在掙扎中繃得筆直的纖長美腿,讓黑影看得目眩神迷。

李依琳脖子上的繩子越收越緊,她可以聽到自己的喉嚨裡傳來了「喀……喀……」的一陣聲音,李依琳的意識漸漸模糊了,兩眼不由自主的向上翻去,一縷鮮血從她的嘴角溢了出來。

李依琳臉上表情已經放鬆些了,已經沒有扭歪得那麼厲害,只是嘴角還是歪在一旁。

而且流露出哀怨的表情,看來少女也許已經知道了她將要迎接的是死亡了。

「殺,殺人啦!來人,救命啊!」

被殺死之前,她從聲帶裡擠出的聲音,幾乎不成話了。

只有把臉貼近些側耳細聽,才剛剛聽到。

李依琳一邊慘叫,一邊不停地來回扭動身體。

呼吸困難使李依琳讓人羨慕的身體繃緊了,她扭動著肌肉,使勁的想將掐住她脖子的手掙開。

她的身體開始像被搓動的撥浪鼓般來回搖動,兩條玉腿在毫無目的的胡亂踢蹬。

他仔細欣賞著李依琳用生命為代價演出的熱力之舞。

李依琳的面孔迅速的由白轉紅。

那雙美麗的眼睛死死盯住斜上方,好像那裡有什麼值得她注意的東西似的,可實際上什麼也看不到,瞳孔攝入的影像傳到已經停止氧氣供應的大腦中,反映出來的只有一片通紅而已。

她的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可是傳出來的全是類似乾噎的呃呃聲。

只見她舌頭被絞得伸出老長,雙眼極度恐怖地圓睜著,嘴裡不停地發出含糊不清的「嗷嗷」聲。

全身猛烈扭動,李依琳的動作越來越遲緩,幅度也越來越弱。

很快就變成觸電似的抽搐了。

她依然在忘我的抽動著,臉上塗滿了鮮艷的紅暈。

紫紅色的舌尖卡在兩唇之間,她的眼睛充滿了恐懼,約兩分鐘後,李依琳已經非常虛弱,她不再作大幅度的掙扎。

「啊……啊……」李依琳痛苦地呻吟著,隨著時間一秒秒過去,李依琳越來越虛弱,她媚眼圓睜,性感的嘴唇微張著,呼呼地喘著氣,並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她的雙腿時不時的抽動幾下,性感的胴體也每隔幾秒痙攣一陣。

李依琳的身體猛烈地抽搐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的呼吸停止了,伸長的馨香小舌不會再為她帶來半點空氣,她兩行晶瑩的眼淚流了出來,梨花帶雨更顯楚楚動人。

劇烈的掙扎中,李依琳的一隻高跟鞋飛了出去,掉在地上。

她結實的大腿用力踢蹬著,兩條粉藕般的玉臂茫無目的地胡亂揮動,胸脯也彷彿在窒息的快感中脹大了許多,驕傲地頂起上衣。

由於汗水的滋潤,李依琳的乳房上兩粒堅挺的奶頭透過衣服,顯出清晰的輪廓來。

李依琳繃緊了肉體,兩手向外張開,雙腿蹬直,小腹一挺一挺地,好像要將自己的陰阜迎入一個看不見的巨大陽具中去!

同時鼓鼓脹脹的胸脯也會挺起來左右擺動著,彷彿在驕傲地向人展示自己的迷人曲線。

窒息與舒暢的感覺如同潮水般反覆折磨著李依琳的肉體和情懷,一波一波的快感持續湧上她的心頭。

李依琳的陰阜中早已經是淫水橫流,汩汩的淫水從少女的陰阜中源源分泌出來,流淌出來,浸潤了她繃得緊緊襠部。

李依琳已經失去了其他的一切思想,任憑致命的快感充斥自己的思維,她完全隨著肉體的感覺,踢蹬著,扭曲著,胡亂掙扎著。

秀髮已經被汗水浸透,有幾縷零亂地披散下來,粘在她的額上,映襯著她已經完全翻白的雙眼。

李依琳的小舌頭已經吐了出來,絲絲的香津從嘴角淌下,她的下顎拚命向上頂起,好像這樣可以更加舒服。

又是一個強烈的窒息感,李依琳全身一挺,羞躁地蹬了蹬大腿,她的膀胱再也不受控制了,尿道口一鬆,大股的尿液噴灑而出,她失禁了。

從她內褲襠部鼓鼓的位置下一點,出現了一個指甲大的深色斑點,然後濕斑逐漸擴大,顯得格外的耀眼,帶著一股詭異的誘惑!

李依琳的尿液一股一股地噴出來,淋濕了貼身的小內褲,浸潤了西服裙,從豐腴的大腿根上滴下,順著豐腴的大腿流淌出來。

忽然,李依琳的舞蹈暫停了一兩秒,接著又繼續劇烈踢蹬起來。

不過這一次,她的舞動更加絕望和急迫。

李依琳小嘴微張,粉色的舌頭從檀口中探出,伸長到了極致,黑色的瞳仁裡,生命的光芒漸漸消退。

在繩子無情的勒殺下,李依琳現在已經喪失了意識,現在的動作純屬本能反應,女孩的身體在潛意識的支配下試圖維持生機,不過她的大腦已經無法發出指令。

少女的雙腿按照慣性交替蹬踏,帶動白嫩纖細的雙足一上一下地跳躍著,試圖再喘一口氣,卻只是讓繩子越來越緊地勒入女孩細長的脖頸。

很快,女孩失去了最後的力量,嬌軀疲弱無力地掛在繩子下,美腿和足尖再次性感地向下繃直,徒勞地試圖接觸地面,她已經無法再做出其他的「舞蹈」動作了。

李依琳的動作漸漸緩慢下來,最後只能細微地抖動一下足尖。

李依琳死了。

他將吊死李依琳的繩子往下放了放,接著將李依琳攔腰抱起,脫掉了她的西服裙和內褲,把她以觀音坐蓮的姿勢坐在他的身上。

陽具對準李依琳的陰道插了進去,開始了奸屍。

李依琳明顯不是處女了,想必她平時在床上也夠淫蕩吧。

這時李依琳的屍體還有很大的彈性,所以陰道裡還比較容易插入。

李依琳的陰道並不顯得太緊,可能因為她死了以後肌肉變得鬆弛的緣故,但還是保持著合適的彈性,很服帖地包著他的陰莖。

男子的陰莖飛速在她的陰道裡穿插,隨著他抽插的動作,李依琳的屍體也一晃一晃地,腦袋在屍身的顫抖之下左右搖動,就好像是她在興奮地搖著頭似的!

特別是挺立在她胸前的那對碩大圓潤的乳房,跟著他抽插的節奏在那裡一顫一顫的,彈性十足,讓人看了暈頭轉向,意亂情迷。

這般情景使得男子心裡的那股火苗竄得更高了,他一邊繼續抽插著,一邊試著只用胳膊肘攏住女屍的兩條腿,騰出手來,抓著她這兩隻碩大的乳房,放肆的揉捏起來。

就這樣,男子一邊恣意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邊不時地左右扭動著腦袋,伸出舌頭,舐吸著女屍的腿和腳!

同時,一下一下地聳動著自己的腰,加大了抽插的幅度,一陣陣銷魂的快感從正在李依琳屍體內抽插的陰莖傳遍男子的全身!

一大股精液噴射而出,全部射入了李依琳的引道裡,隨即流露出來。

男子走了,美麗的李依琳全身赤裸,四肢大張地被吊死在樹上。

兩腿間,某人剛剛射出的白色液體還在黑色草叢中,以及那隱隱發黑的木耳,都是那麼刺眼。

她迷人的臉龐上,殘留著羞辱的潮紅,漂亮的大眼睛向上完全翻白,這位才二十四歲的青春美女,就這樣被活活勒死在這裡,玉殞香銷……

與此同時,她的尿液、淫水以及男子的精液順著她穿絲襪的大腿流了下來,從襪尖滴落到地上,形成了一個小水窪……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應聘護士時被插進去了
一夫兩妻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掉包惹禍殃
慘 被女同事一起輪姦
長髮的美女老師
氣質少婦
黑寡婦
女同事與我的七天假期
滑進愛母濕潤的陰道
熱門小說:
被吸毒犯輪姦X次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