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少年 經典激情

夜晚,一個黑影偷偷摸摸地躲在無人的角落。雖然在某些國家,這個時候只能算是夜生活的開始,但這個城市的人們卻仍沿襲著過去的生活習慣,太陽才剛下山不久,街上的人潮就以等比數列減少,只餘下稀稀落落幾盞街燈與招牌矗立在逐漸寒冷的北風之下。

「好!上了!」黑影在徘徊許久之後,終於下定決心走向前。

冷色調的水銀燈光照在他的身上,一副稚氣未脫的臉蛋、纖細得接近瘦弱的身型,即使下定決心卻仍顯得猶豫的腳步,少年彷彿是要前往戰場一般走進某個建築物中。

「那個……我想掛號……」少年推出健保卡與鈔票,光是這個動作就讓他滿臉通紅,來這種地方對大部分男人而言都很尷尬,尤其對方還是個二十來歲的美女護士。

「嗯?小弟弟和誰來的啊?」護士甜甜的聲音讓少年的臉變得更紅,他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是自己來的……我爸媽都不在家……」少年既像是辯解又像是解釋般地說著。

「嗯?」護士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沒有人,請進吧。」

少年低著頭走入診療室,護士立刻依照習慣將門給帶上,為了保護病患的隱私權,這是必須的動作──因為這裡是間泌尿科診所。

「小弟弟有什麼問題嗎?」

「這……請……請問醫生在哪裡……?」少年坐在椅子上,怯怯地問著眼前披著白袍的美女。

「我就是醫生啊。」女醫生指著自己豐胸前方的白袍,讓少年親眼確定她的名字確實和診所的名稱相同。

「那、那個……佐籐真樹是女……我沒事了,再見!」少年臉蛋脹得通紅,忽地站了起來望外就走,卻忘了門已經被護士關上,「砰」地一聲大響過後,整個人撞上了門闆、倒了下來。

「小弟,沒事吧?」少年在女醫生的呼喚下醒來,他下意識地舉起手來打算搓揉自己仍然隱隱作痛的額頭與鼻尖,手背卻碰到一個柔軟無比的球體。

「唉呀,小弟弟好色。」女醫生反射性地抱著胸部,不小心卻連著少年的手臂也摟在其中,她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才讓他的手離開自己的雙峰。

「走路要小心哪,慌慌張張地可是會撞牆的唷,你這可愛的的鼻子差點就撞扁了呢。」女醫生纖細的指尖點了點少年的鼻頭,像這樣的大男孩挑動了她心中的母性本能,平時冷漠的她現在也不禁想呵護他……以及欺負他。

「我……我……」

「好啦,森下小弟弟,你有什麼問題?」回歸正題,女醫生臉上的調笑神情立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認真的神情。

「我……我……我不好意思說……」

「為什麼?」

「因為……因為醫生你是女的啊。」

「傻瓜,我是醫生哪,你就放心說吧。」對於少年的這種反應,真樹也已經看多了,會到泌尿科診所來的男人一看到她,大多都會先尷尬個一段時間,因此她開始和少年閒聊來轉移他的注意力。

「那,真樹小弟,你為什麼一個人來呢?」女醫師柔聲問道,就因為少年的漢字也是真樹,所以他才會以為這個泌尿科的醫生也是男性。

「還有,雖然我們都寫做真樹,不過人家可是MAKI而不是SINZYU唷!」女醫師不施妝粉的卻仍艷麗的臉龐靠得老近,微微的女性體香排開藥味竄進少年的鼻腔中,讓他覺得有些飄飄然。

女醫師逐漸瞭解少年的生活處境,他從事外貿的父母忙著經商,一年裡面難有幾天在日本,只得將他交給傭人照顧,但傭人的工作時間只到晚餐做好之後,接下來的時間就只剩他一個人面對孤寂黑暗的大房子。

「小靜,去把門放下來吧,反正應該也沒有人來了。」護士依言走出門外,或許是少了個旁觀者的緣故,少年的緊張情緒明顯平緩了許多,女醫師見機不可失,立刻追問他來此的目的。

「我……我的……那裡……小雞雞紅腫……」少年吞吞吐吐地說道。

「喔?紅腫。你有發現傷口嗎?或者哪裡會痛?」

「不……不會痛……傷口……我不知道,我沒有看……」

「好吧,把褲子脫下來,我看看是不是發炎。」女醫師拉過器材車說道。

「這……不好吧……」少年壓著褲襠,紅著臉抗拒女醫師的魔爪。

「我是醫生耶,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女醫師一把拉下,少年微弱的力量終究比不過她,深藍色運動褲帶著白色內褲一起被她扯到大腿上。

(哇!)女醫師瞪大雙眼,費了不少心神才抑製自己不叫出聲來。

少年的股間光溜溜的還沒長毛,裹在包皮中的小弟弟也是漂亮的粉紅色,和成人充滿攻擊性的肉棒不同,它平和地在主人的雙腿間軟垂著。但令女醫師驚訝的並不是這理所當然的情況,而是那東西的尺寸對一個少年而言實在是太大了,還沒有勃起的時候那東西的尺寸也已經超越東方人平均長度許多,女醫師根本不敢想像等到他發育完全之後,勃起的肉棒到底會有多大。

不管之後會變成什麼樣的怪獸,至少「它」現在是安全的,女醫師壓下心中的訝異,讓自己的專業凌駕身為女人的部分,自己已經看過無數男人的下體,這也不過只是個小男孩的生殖器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她在心底告訴著自己。

不過這樣的衝擊對她顯然還是造成了一些影響,她沒有戴上本該戴著的薄橡膠手套,直接用手握著少年的肉棒仔細觀察著。

少年雙手掩著臉,像逃避強姦命運的女孩一般羞於見人,然後被想要觀察更下方的女醫師一把推倒在診療床上,「不要動喔……奇怪……沒有傷口也沒有發炎的跡象啊……你到底哪裡腫了?」

「啊!醫師阿姨……那裡……腫、腫起來了!!」少年突然慘叫著,女醫師嚇了一跳,卻只見少年的棒子逐漸揚起頭來,粉紅包皮底下逐漸露出一段鮮紅色的肉頭。

「啊,這就是『腫』?」女醫師又好氣又好笑,同時對現在的性教育失敗程度感到咋舌,不過這份憂國憂民的心情持續不了多久就被驚詫的震撼所取代。

(太……太厲害了……)少年的肉棒粗得讓她無法一手掌握,她小手輕輕一推,如小孩拳頭般巨大的青澀龜頭立刻從包皮下探出頭來,雖然沒有西洋A片中黑人演員的變態尺碼,但少年的肉棒卻是昂然挺立,一點也沒有因為巨大而軟垂的樣子。

「小弟弟,不要叫阿姨,要叫姊姊。而且……這也不是紅腫或者發炎啦。」女醫師左手將垂到眼前的長髮順到耳後,開始對少年上著性教育課程,不過應該沒什麼普通的老師會握著學生肉棒講課吧。

「這叫『勃起』,成熟的男生如果看到漂亮女生的時候,這裡就會變大。」女醫師解說著,原本遮著臉的少年逐漸被她的說辭打動,手慢慢放了下來,眼光往下移去,卻不經意地看到了一幅美麗的景色。

女醫師胸前的黑色的蕾絲鑲邊被她碩大的雙峰頂了開來,在那布料的曲線底下顯露出一道更為曲折的膚色線條,雖然少年還不瞭解什麼叫做性,但雄性本能卻還是驅使著血液往早已硬直的肉莖流去。

握著不斷脈動的肉莖,女醫師的眼神逐漸迷離,說話的聲音也甜膩了起來:「小弟弟……那麼你的這裡為什麼會變大呢……」

「因、因為……因為醫師姊姊……摸我的雞雞……而且……我看到了……那裡……」被掌握著「把柄」的少年吞吞吐吐地說道。

女醫師從少年的視線就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但她並未因此掩住胸口,心中對這個只因為看到自己乳溝而勃起的少年產生強烈的母性好感。

不過女人的母性本能和惡作劇心理用的似乎是同一組神經,此時的女醫師右手開始前後套動,欣賞著少年被初次體驗的快感弄得狼狽不堪的窘狀。

原本就不小的龜頭表面像即將爆破一般繃得緊緊的,稜角分明的稜溝終於完全從包皮底下滑出來,對著這初次見面的世界。

「小弟弟,這裡……洗澡的時候也要洗唷,你看,都積了這麼多污垢了。」女醫師拿著棉花棒沾了些水,在少年的肉棒上摩擦著。

隨著女醫師的動作,少年那如女孩般的秀氣臉龐露出難耐的神情,等棉花棒擦到龜頭下方時,巨大的陽物突然大幅震盪了幾下,一股白色黏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爆噴而出,從女醫師臉龐邊快速飛過,「啪」地一聲打在診療室虛掩的門闆上。

(哇,好厲害!)女醫師心頭一驚,玉手丟下棉花棒往上一攔,掌上的面積立刻被後續的精液所佔領。處男的精液是米白色的、糊糊的,有些甚至像是結了塊一般濃稠無比,而且量多得嚇人,若非她即時改變手勢,白衣的袖子八成會被流下來的精液弄髒呢。

「啊……膿……跑出來了……」少年嚇得臉色大變。

「傻瓜,這不是膿,是精液,這東西能讓女孩子……懷孕,生小寶寶喔。」女醫師看著自己滿是精液的手,然後淫笑著將這些精液塗回少年仍未休兵的肉棒上。

「生小寶寶……」少年看著自己沾滿黏液的肉棒,對於這些「膿」會製造生命的事實似乎顯得不敢置信,喃喃說道:「怎麼生?」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原本就心懷不軌的女醫師臉蛋立刻紅了起來,主動卸下身上的白袍,露出底下鑲著銀色蕾絲的黑色小可愛,以及曼妙的身材。

幾近獨居的少年何曾看過這樣的美景,只能瞪大著雙眼、挺著兀自滴著精液的肉棒,看著面前上演的脫衣舞秀。

女醫師並未解開肩帶,轉而去拉開腰帶,讓窄裙沿著大腿溜下去,這時她突然感受到少年熱切的視線,艷麗的臉上微顯害羞,以甜得化不開的音調說:「小弟……別只看人家脫啊……你也脫……」

少年乖乖地脫下上衣、踢開褲子,目光卻仍緊緊黏在女醫師成熟美好的胴體上。

女醫師臉一紅、心一橫,一把扯掉上身所有遮蔽物,僅餘下一條在她胸前擺出奇妙曲線的金項鏈,閃爍著誘人的魔光。

當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條內褲與黑色吊帶襪,女醫師突然矜持了起來,她思索著是否要讓少年看到自己最私隱的部分,畢竟對一個已為人妻的女性來說,這就代表她做出了「紅杏出牆」的行徑。但看到少年的臉龐,那在疑惑、震撼之中帶著熱切渴望的小臉,女醫師的猶豫消失了,那曾經也出現在丈夫臉上,現在卻永遠失去的神情令她不顧一切地將那塊布移開,讓少年觀賞自己的私處。

女醫師紅著臉,慢慢舉起腳將內褲脫了下來,一想到少年正盯著自己看,她的私處就熱了起來,淫亂的蜜汁雖然還不至於氾濫到外面,但也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小弟……你看,這就是女孩子生寶寶的地方……」全身只剩下黑色吊帶襪的女醫師坐在桌上,分開雙腿,對著少年露出害羞的微笑,少年像中了催眠術一樣走上前,握著膨脹得快要炸開的肉棒,氣息粗重地看著女醫師那芳草茵茵下的艷紅肉唇。

「想要……進來嗎?」女醫師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說什麼了,背德的慾望充斥著她的內心,被丈夫冷落許久的成熟肉體殷切渴求著肉棒的進入。

「進……進得去嗎……」少年看著那狹窄的縫隙說道。

「當然……小寶寶這麼大都出得來呢……」

在女醫師的誘惑與引導之下,少年將顫抖著的肉棒頂在她的蜜肉開口處,緩緩擠了進去。

「啊……啊……」少年發出如女孩般的呻吟,初次體會到的快感讓他全身乏力、顫抖不已,上身直接撲在女醫師胸前,同時肉棒也沒入了半根。

「醫師姊姊……好……舒服啊……」相對於少年的狂喜,女醫師可就沒這麼悠哉了,久未開通的肉徑被這超常尺寸的東西強硬地撐開,帶給她如處女開苞一般、甚至可能更強的劇痛。

「好舒服喔……醫師姊姊……」少年趴在女醫師胸前,雙手握著她豐滿的乳球,竟未發現她已經痛得暈過去了,幸好少年反應得快,她才不至於一腦袋撞到桌邊的牆壁。

「醫師姊姊……你……怎麼了!」少年嚇了一跳,抱著女醫師的雙手頗有不支之勢,幸好他這麼一搞,肉棒又硬捅進去一段,反把女醫師痛醒過來。

她皺著眉頭,雙手環抱少年,這時心裡突然浮現自己和丈夫間的事情。自己和丈夫是相親結婚的,當時自己還是醫院的新進醫師,而丈夫則是醫院大有前途的外科醫師,本以為得遇良人的她剛開始確實過了一段甜蜜的夫妻生活,丈夫的「技術」高超,把她的肉體調教得淫蕩無比,但幾年後丈夫卻漸漸疏遠了她。

她本以為只是沒了新鮮感的緣故,但後來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丈夫原來是個性好魚色、女人一個換過一個的負心漢,除了她這個正妻以外,醫院的女醫師、護士、女病患、藥劑師都逃不過他的魔爪,甚至連院長千金和某個醫師的老婆都搞上了。

也因為「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道理,丈夫竟將她視為障礙,找了個「愛的小窩」的藉口把她弄到這裡來,自己一年卻沒在這裡出現過幾天。

發現自己被騙的她,才發覺自己和丈夫之間的感情竟早已不復存在,但丈夫在她身上施與的性愛歡愉卻深深烙印在她心中,只是過去都沒找到爆發點而已──直至今日。

而現在,這擁有巨根的少年激起了她的情慾,如同開苞一般的痛楚反而讓她拋下丈夫這個包袱,盡情地接納少年的進入。

「小傻瓜……你的太大了……人家一時受不了……」少年雖然不再動彈,但女醫師還是感覺得到那裡傳來隱隱的刺痛,或許也流了些血吧,她心想。

「接下來……慢慢的抽出去……然後……再進來……」

「醫師姊姊……好舒服喔……」少年把頭埋在女醫師的乳溝中,雙手在她乳房上胡亂撫摸著,雖然沒什麼技巧可言,但女醫師還是感覺到一陣陣酥麻,過去只能靠自己雙手解決的性慾終於得到了男性的撫慰,而且對方還是一個長得像女孩子的可愛少年。

「叫我真樹(MAKI)吧。」女醫師雙腿夾著少年的屁股,扭動著嬌軀,希望他能帶給自己更大的快感。

「真……真樹姊姊……」少年迷迷糊糊地叫著,一張臉卻緊緊埋在女醫師的胸前,像要吸奶的小孩一樣盯著那桃紅色的尖端直瞧。

「想吸的話……就吸吧……啊!」女醫師話還沒說完,少年已經一口將她的乳尖送入口中,貪婪地吸吮著不可能有的乳汁。對於缺乏親情的少年而言,女醫師的乳房就是母親的象徵,只是這樣狂亂的吸吮卻令女醫師淫叫連連,雖沒流出乳水來,淫水倒是源源不絕。

「快……啊……插我……用你的大肉棒插我……」女醫師已無暇顧慮形象以及是否有其他人在場,放聲淫叫著。少年楞了一下,才想起她指的是什麼,於是腰部開始前後動作著,讓肉棒在她被撐開到極限的小穴中進進出出。

「真樹姊姊……好舒服……啊……我想……尿……」

「不……不可以……射……還沒……」女醫師緊抱著少年,臉上帶著濃濃的春情,雖然那裡還有點刺痛,但和肉棒帶來的快感相比,實是微不足道。

一挺比成人還大的凶器在女醫師的體內出出入入,一開始還只能進入一半左右,但每經過一次的進出少年用的力量就增加一分,肉棒就又多刺進去一些,少年也不管她是否能夠容納自己的巨根,已被身心的喜悅沖昏腦袋的他只想將肉棒完全貫入她的體內,讓兩人完全結合在一起。

在少年的努力之下,肉棒終於整根沒入她的淫穴,每次插到底的時候他的子孫袋就拍擊在女醫師的雪臀上,而這也是她叫聲最高亢的時候。

「啊……好棒……好厲害……啊……呀啊……哦……用力……撞……進來,唔……讓我飛……讓我死……啊!哦啊……嗯哼……」女醫師不住淫叫著,少年在幾次的失敗後逐漸找到不讓肉棒滑出穴口的訣竅,動作也從狂亂而漸趨穩定,但總體速度卻反而提升了一些,充血巨大的龜稜忠實地發揮演化賦予它的功能,每一次抽出都帶出大量的淫水,將女醫師粉臀下的塑膠墊弄濕了一大片。

「好弟弟……你……的肉棒……太長了……啊……又……好粗……人家……要……嗯……去……要被你……弄去了……」

女醫師主動挺著腰迎接少年的進入,卻突然發覺少年身體一陣痙攣,肉穴深處的大肉棒像暴動一般敲擊著穴徑,滾滾熱液更如機關鎗子彈一般打在穴心上。

「啊啊啊啊啊!!!」女醫師全身僵硬、顫抖不已,原本有數公尺射程的精液對著她敏感的穴心發動零距離攻擊,這種刺激可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自己的丈夫更是遠遠不及。

經他這一射,原本還有段距離的高潮立刻蜂擁而至,熱騰騰的陰精一射出來就被兀自噴射的精液洪濤吞噬,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會被一個處男搞上高潮,但事實卻不容許她抵賴,而且此時的她也沒有力氣去抵賴了。

「啊……真樹姊姊……好姊姊……」少年一邊射精,一邊還抽送著肉棒,繼續姦淫著女醫師因為高潮而癱軟的嬌軀。

「小弟……停……停一下……」一次的高潮對經過調教的真樹而言並不算什麼,但她卻還有其他的主意。

「真樹姊姊?」少年停了下來,現在女醫師的一句話對他而言就如同聖旨。

「你這壞小孩……還這麼硬……」女醫師摸著少年的肉棒,問道:「除了我以外……你想和其他女生做嗎?」

「我只有真樹姊姊而已。」活像勞倫茲養的鵝一般,少年認定了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媽媽」。

「傻瓜,如果你真的只要我的話……人家沒多久就被你搞死了……」女醫師真樹撫摸著少年硬挺的肉棒,這東西在射了一次精之後反而變得更大了一些,而它的主人更是精神十足,一點也沒有因為射精而感到疲勞的樣子。

「啊……我不要真樹姊姊死……」

「小傻瓜……」女醫師溫柔地將他的頭抱在胸前,然後轉過頭去對著門外說道:「可愛的小靜……光只是偷看不過癮吧?還不進來?」

「對了,不可以整理衣服唷。」

幾秒之後,一隻顫抖的手臂撥開了門,一個全身衣衫不整的護士紅著臉走了進來。原本梳理得整整齊齊、盤在腦後的髮型變得凌亂,一綹綹纖細的髮絲沾黏在顯見紅雲的俏臉上、又或者垂掛在眼角邊,粉紅色的連身護士服領口鬆開了幾個扣子,護士服斜斜地掛在她身上,內裡桃紅色的胸罩也翻了開來,使得她白嫩的右肩與半邊美乳完全暴露在空氣當中。

少年的眼光繼續往下走,美女護士身上的衣物尚稱完整,不過護士服的下擺卻被她撩了起來,露出底下隱透肉色的褲襪,至於那包裹她秘處的布料,卻被她害羞的雙手遮住了。

「小靜外表看起來這麼的正經,想不到居然會偷窺,而且還在工作的地方自慰……」女醫師落井下石著。

「不……不……」護士害羞地低著頭,眼光卻正好掃過少年已經拔出來的肉棒,她驚咿了一聲,隨即臉蛋變得更紅,頭也垂得更低。

「不然你這副樣子要怎麼解釋?還有你手上的那些……」女醫師話說到一半就被面紅耳赤的護士慌張地打斷。

「有……孩子在這裡……不要說……」護士小靜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哀求著。

「呼呼呼……」女醫師舔了舔嘴唇,說道:「你看到我們做的事情了,還以為跑得掉嗎?」

女醫師走向小靜,毫不掩飾那正流淌著濃稠精液的秘處,或許是被女醫師的樣子嚇到,小靜居然沒有逃走。

「醫……醫師……」被女醫師碰到的瞬間,小靜渾身震了一下,接著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任憑女醫師將她推向少年,強迫滿臉通紅的她看著少年胯下巨大的肉莖。

「怎麼樣,他的很大吧,一點都看不出這還是未成熟的棒子呢……」女醫師伸出手撥弄著少年的肉棒,在小靜耳邊催眠著:「如果他的經驗更多一點的話,我搞不好真的會被他干死……」

「醫師……不要說了……」護士喘著氣,胸前的肌膚上也浮現暈紅,一雙夾得緊緊的美腿難過地動來動去,像是在抗拒身體裡面某種怪獸破體而出一般。

比起女醫師模特兒般的身段,小靜顯然就嬌小了許多,小小的臉蛋、小小的肩膀,以及一樣小小的、正盈一握的胸部,總體而言是個非常適合穿和服的大和撫子類型,也因為這個原因,小靜自實習開始就備受病患的喜愛,畢竟不管是哪樣人都不會對著一個嬌小玲瓏、楚楚可憐的美少女發脾氣的。

因此,對少年而言,若說女醫師身上有母親的感覺,那麼這個護士就有姊姊的感覺了,當然即使這麼想,少年臉蛋紅潤的程度還是不會比面前的小護士差到哪去。

「來吧……」女醫師將小靜壓倒在診療床上,解開她的腰帶,將粉紅色的布料掀了起來,然後手指輕柔地按壓著她被褲襪與內褲包裹的恥丘。

「果然濕搭搭了,即使隔著這麼厚的布料也摸得出來呢。」看著眼前的美女調戲另一個美女,少年雖然仍是懵懵懂懂,但只需要本能驅使的肉棒子卻硬得像要炸開一般。

「真樹小弟弟來吧。」女醫師不顧小靜的反對,纖指一鉤,刷地一聲撕裂了她黑色的褲襪,然後取過剪刀剪斷她左右腰邊的內褲,將這塊粉白色的布料從絲襪的破洞中取了出來。

「醫師……」因為女醫師整個人都趴在小靜身上,因此她只能抓著女醫師的藕臂,紅著臉懇求她。

「好漂亮的縫縫……小靜還是處女呢。」真樹撥弄著小靜股間的嫩肉,讓少年可以清楚看到裡面層層疊疊的皺摺與女性貞潔的象徵。

「小弟弟,你那裡還很硬吧,這裡……隨你插唷……」聽到女醫師這麼說,小靜只是呻吟了幾聲,少年清秀的臉彷彿有種魔力,竟讓她忘記自己的第一次即將被這身懷巨根的少年奪走。

「可……可以嗎?」少年遲疑著,臉上的表情卻是無限的期待,剛才的感覺實在太過美好,讓他本能性地想再次體會。

「當然可以囉,小靜也不反對嘛。」女醫師對於小靜反抗程度太小這件事有些詫異,不過現在並不是深究的時候。

有了上次的經驗,少年主動握著自己的棒子放到小靜即將遭受摧殘的股間,不管三七二一就猛力推進,「滋」地一聲全根盡沒。

如此的粗暴動作讓小靜立刻發出音量驚人的慘叫,若非附近是商業區,晚上沒有人,只怕過不多久警車就來到這兇案現場了。

「真樹小弟你太……」女醫師嚇了一跳,經驗豐富的自己都被他的肉棒插得疼痛不已,還是處女的小靜怎麼受得了,轉頭一看,小靜果然已經暈死過去了。

不過這時候的少年可聽不下去,他只是瞇著眼專注地享受小靜體內緊密火熱的擠壓,以及抽送帶來的快感,鮮血成了暫時的潤滑劑,少年外行的舉動卻讓小靜在醒來之前得以讓蜜穴習慣他的巨根。

「啊……痛……嗯……啊?」小靜醒來之後,正要對少年發作時,蜜穴卻傳來強烈的快美感,撕裂般的痛楚彷彿是夢境一般只在印象中留下些許痕跡,取而代之的是從未經歷過的肉體歡愉。

「啊啊……怎麼會……這樣……嗯……快……重點……」雖然有性知識,但小靜從不曉得這種事情竟然如此快樂,若知道的話,自己老早就拋棄處女了。

其實會這樣有一大部分是女醫師的功勞,她在小靜暈倒時就開始對著她全身的敏感處進行愛撫與揉捏,替小靜充分地「熱機」,才使得她這麼快就能進入狀況,即使小靜醒了,她依舊吻著她的頸子,揉捏著她正盈一握的美乳,補足了少年所不可能做到的溫柔。

「真樹醫師……吻、吻我……啊……」小靜哀求著,女醫師自然也不反對,兩個美女四唇交疊,久久不離。

小靜本來就有點傾慕真樹,這點女醫師也知道,不過兩人一直沒有跨過醫師護士那道門檻,少年的出現使得這平衡崩潰,小靜終於有機會對女醫師告白,而結果顯然是圓滿的──雖然多了個正在狂搞小靜嫩穴的少年。

「好舒服,啊……要射……」少年尖叫著,女醫師立刻緊握住肉棒的根部,用痛楚打斷射精的衝動,她媚媚地說道:

「男孩子不可以只顧著自己快樂唷,一定要讓女孩子先高潮很多次之後才能射精,懂嗎。」

少年自然不懂,真樹只好耐心地教導他如何控製射精,這時她還不知道這麼一教,會讓她們兩個變成少年胯下的性愛俘虜。

少年的悟性似乎非常強,不過真樹總覺得他忍耐的樣子根本就不像忍耐,控製射精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少年做起來卻一副比憋尿還輕鬆的樣子。

「啊……天哪……我……我要……飛了……被……你……真樹醫師,快……抱住我……嗯啊啊……」小靜狂亂地淫叫著,雙手在半空中揮舞,像要抓住什麼一般,真樹雙手一圈,整個人騎到小靜身上,蜜穴抵著蜜穴、胸部頂著胸部,一邊感受著肉棒在小靜體內出入的快樂,一邊與她交換著熱情的吻。

經過了半個小時,本來活力十足的小靜在兩次高潮後變得嬌弱無力,而少年的動作卻仍舊激烈,每一擊都是直達穴心。

「真樹姊……我……不行……了……要……又要……死……啊……」小靜身體抽搐了幾下,熱熱的淫精再次灑在少年那沾滿淫水泡沫的肉棒上。

「小弟……你……還不會射嗎?」真樹問著。

「因為真樹姊姊叫我不要射,所以……」少年回答道,順手抹掉額頭上的汗水。

「現在可以射了啦……小靜都快被你玩死了……」真樹說道,話還沒說完,少年的精液就狂射而出,注滿了小靜淫蕩的處女穴,讓她在初次接受的精液洗禮下洩出第四次的陰精。

「你真是個……壞孩子……」看著小靜滿足的疲憊臉龐,真樹下了個評語:「害我們變成這個樣子……」

「姊姊,對不起。」少年真誠地道歉,不過又接著道:「可是這裡還是……很腫……」

「咦?」女醫師嚇了一跳,再怎麼說他都已經射了三次,但他的肉棒卻還是保持著備戰狀態,當然,她不會拒絕少年再一次的進入。

「來吧……你可以……進來……射到精液沒有為止……」

「謝謝姊姊!」少年快樂的叫著,同時將肉棒刺入女醫師淫濕的肉縫當中。

「姊姊的……真棒……太舒服了……」少年擺動著腰,紅通通的巨棒姦淫著診療床上軟癱著的真樹,她的裸體上滿是精液的痕跡,蜜穴更是紅腫不堪,同樣紅腫的後庭現在正接受巨根的抽插,裡邊大量的白色黏液被肉棒不斷攪動著,發出「啪喳啪喳」的聲響。

一旁的小靜也好不到哪去,暈過好幾次又被插醒的她,身上一樣有著大量的精液,一個晚上就被少年奪走前後雙穴與嘴巴的貞操,對她來說是太大的負擔,不過搞紅了眼的少年還是毫不留情地在她身上射出獸慾的象徵。

「不、不可能……」被扛起一隻腳接受插入的女醫生真樹虛弱地喃喃自語,不過剩下的話卻沒來得及在她第二十六次高潮洩身暈倒之前說完:「一個晚上射了幾十次還這麼硬……精液也還是這麼多……他……一定有病……」

夜晚,一個黑影偷偷摸摸地躲在無人的角落。雖然在某些國家,這個時候只能算是夜生活的開始,但這個城市的人們卻仍沿襲著過去的生活習慣,太陽才剛下山不久,街上的人潮就以等比數列減少,只餘下稀稀落落幾盞街燈與招牌矗立在逐漸寒冷的北風之下。

「好!上了!」黑影在徘徊許久之後,終於下定決心走向前。

冷色調的水銀燈光照在他的身上,一副稚氣未脫的臉蛋、纖細得接近瘦弱的身型,即使下定決心卻仍顯得猶豫的腳步,少年彷彿是要前往戰場一般走進某個建築物中。

「那個……我想掛號……」少年推出健保卡與鈔票,光是這個動作就讓他滿臉通紅,來這種地方對大部分男人而言都很尷尬,尤其對方還是個二十來歲的美女護士。

「嗯?小弟弟和誰來的啊?」護士甜甜的聲音讓少年的臉變得更紅,他支支吾吾地說道:「我……我是自己來的……我爸媽都不在家……」少年既像是辯解又像是解釋般地說著。

「嗯?」護士點了點頭,說道:「現在沒有人,請進吧。」

少年低著頭走入診療室,護士立刻依照習慣將門給帶上,為了保護病患的隱私權,這是必須的動作──因為這裡是間泌尿科診所。

「小弟弟有什麼問題嗎?」

「這……請……請問醫生在哪裡……?」少年坐在椅子上,怯怯地問著眼前披著白袍的美女。

「我就是醫生啊。」女醫生指著自己豐胸前方的白袍,讓少年親眼確定她的名字確實和診所的名稱相同。

「那、那個……佐籐真樹是女……我沒事了,再見!」少年臉蛋脹得通紅,忽地站了起來望外就走,卻忘了門已經被護士關上,「砰」地一聲大響過後,整個人撞上了門闆、倒了下來。

「小弟,沒事吧?」少年在女醫生的呼喚下醒來,他下意識地舉起手來打算搓揉自己仍然隱隱作痛的額頭與鼻尖,手背卻碰到一個柔軟無比的球體。

「唉呀,小弟弟好色。」女醫生反射性地抱著胸部,不小心卻連著少年的手臂也摟在其中,她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才讓他的手離開自己的雙峰。

「走路要小心哪,慌慌張張地可是會撞牆的唷,你這可愛的的鼻子差點就撞扁了呢。」女醫生纖細的指尖點了點少年的鼻頭,像這樣的大男孩挑動了她心中的母性本能,平時冷漠的她現在也不禁想呵護他……以及欺負他。

「我……我……」

「好啦,森下小弟弟,你有什麼問題?」回歸正題,女醫生臉上的調笑神情立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認真的神情。

「我……我……我不好意思說……」

「為什麼?」

「因為……因為醫生你是女的啊。」

「傻瓜,我是醫生哪,你就放心說吧。」對於少年的這種反應,真樹也已經看多了,會到泌尿科診所來的男人一看到她,大多都會先尷尬個一段時間,因此她開始和少年閒聊來轉移他的注意力。

「那,真樹小弟,你為什麼一個人來呢?」女醫師柔聲問道,就因為少年的漢字也是真樹,所以他才會以為這個泌尿科的醫生也是男性。

「還有,雖然我們都寫做真樹,不過人家可是MAKI而不是SINZYU唷!」女醫師不施妝粉的卻仍艷麗的臉龐靠得老近,微微的女性體香排開藥味竄進少年的鼻腔中,讓他覺得有些飄飄然。

女醫師逐漸瞭解少年的生活處境,他從事外貿的父母忙著經商,一年裡面難有幾天在日本,只得將他交給傭人照顧,但傭人的工作時間只到晚餐做好之後,接下來的時間就只剩他一個人面對孤寂黑暗的大房子。

「小靜,去把門放下來吧,反正應該也沒有人來了。」護士依言走出門外,或許是少了個旁觀者的緣故,少年的緊張情緒明顯平緩了許多,女醫師見機不可失,立刻追問他來此的目的。

「我……我的……那裡……小雞雞紅腫……」少年吞吞吐吐地說道。

「喔?紅腫。你有發現傷口嗎?或者哪裡會痛?」

「不……不會痛……傷口……我不知道,我沒有看……」

「好吧,把褲子脫下來,我看看是不是發炎。」女醫師拉過器材車說道。

「這……不好吧……」少年壓著褲襠,紅著臉抗拒女醫師的魔爪。

「我是醫生耶,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女醫師一把拉下,少年微弱的力量終究比不過她,深藍色運動褲帶著白色內褲一起被她扯到大腿上。

(哇!)女醫師瞪大雙眼,費了不少心神才抑製自己不叫出聲來。

少年的股間光溜溜的還沒長毛,裹在包皮中的小弟弟也是漂亮的粉紅色,和成人充滿攻擊性的肉棒不同,它平和地在主人的雙腿間軟垂著。但令女醫師驚訝的並不是這理所當然的情況,而是那東西的尺寸對一個少年而言實在是太大了,還沒有勃起的時候那東西的尺寸也已經超越東方人平均長度許多,女醫師根本不敢想像等到他發育完全之後,勃起的肉棒到底會有多大。

不管之後會變成什麼樣的怪獸,至少「它」現在是安全的,女醫師壓下心中的訝異,讓自己的專業凌駕身為女人的部分,自己已經看過無數男人的下體,這也不過只是個小男孩的生殖器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她在心底告訴著自己。

不過這樣的衝擊對她顯然還是造成了一些影響,她沒有戴上本該戴著的薄橡膠手套,直接用手握著少年的肉棒仔細觀察著。

少年雙手掩著臉,像逃避強姦命運的女孩一般羞於見人,然後被想要觀察更下方的女醫師一把推倒在診療床上,「不要動喔……奇怪……沒有傷口也沒有發炎的跡象啊……你到底哪裡腫了?」

「啊!醫師阿姨……那裡……腫、腫起來了!!」少年突然慘叫著,女醫師嚇了一跳,卻只見少年的棒子逐漸揚起頭來,粉紅包皮底下逐漸露出一段鮮紅色的肉頭。

「啊,這就是『腫』?」女醫師又好氣又好笑,同時對現在的性教育失敗程度感到咋舌,不過這份憂國憂民的心情持續不了多久就被驚詫的震撼所取代。

(太……太厲害了……)少年的肉棒粗得讓她無法一手掌握,她小手輕輕一推,如小孩拳頭般巨大的青澀龜頭立刻從包皮下探出頭來,雖然沒有西洋A片中黑人演員的變態尺碼,但少年的肉棒卻是昂然挺立,一點也沒有因為巨大而軟垂的樣子。

「小弟弟,不要叫阿姨,要叫姊姊。而且……這也不是紅腫或者發炎啦。」女醫師左手將垂到眼前的長髮順到耳後,開始對少年上著性教育課程,不過應該沒什麼普通的老師會握著學生肉棒講課吧。

「這叫『勃起』,成熟的男生如果看到漂亮女生的時候,這裡就會變大。」女醫師解說著,原本遮著臉的少年逐漸被她的說辭打動,手慢慢放了下來,眼光往下移去,卻不經意地看到了一幅美麗的景色。

女醫師胸前的黑色的蕾絲鑲邊被她碩大的雙峰頂了開來,在那布料的曲線底下顯露出一道更為曲折的膚色線條,雖然少年還不瞭解什麼叫做性,但雄性本能卻還是驅使著血液往早已硬直的肉莖流去。

握著不斷脈動的肉莖,女醫師的眼神逐漸迷離,說話的聲音也甜膩了起來:「小弟弟……那麼你的這裡為什麼會變大呢……」

「因、因為……因為醫師姊姊……摸我的雞雞……而且……我看到了……那裡……」被掌握著「把柄」的少年吞吞吐吐地說道。

女醫師從少年的視線就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但她並未因此掩住胸口,心中對這個只因為看到自己乳溝而勃起的少年產生強烈的母性好感。

不過女人的母性本能和惡作劇心理用的似乎是同一組神經,此時的女醫師右手開始前後套動,欣賞著少年被初次體驗的快感弄得狼狽不堪的窘狀。

原本就不小的龜頭表面像即將爆破一般繃得緊緊的,稜角分明的稜溝終於完全從包皮底下滑出來,對著這初次見面的世界。

「小弟弟,這裡……洗澡的時候也要洗唷,你看,都積了這麼多污垢了。」女醫師拿著棉花棒沾了些水,在少年的肉棒上摩擦著。

隨著女醫師的動作,少年那如女孩般的秀氣臉龐露出難耐的神情,等棉花棒擦到龜頭下方時,巨大的陽物突然大幅震盪了幾下,一股白色黏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爆噴而出,從女醫師臉龐邊快速飛過,「啪」地一聲打在診療室虛掩的門闆上。

(哇,好厲害!)女醫師心頭一驚,玉手丟下棉花棒往上一攔,掌上的面積立刻被後續的精液所佔領。處男的精液是米白色的、糊糊的,有些甚至像是結了塊一般濃稠無比,而且量多得嚇人,若非她即時改變手勢,白衣的袖子八成會被流下來的精液弄髒呢。

「啊……膿……跑出來了……」少年嚇得臉色大變。

「傻瓜,這不是膿,是精液,這東西能讓女孩子……懷孕,生小寶寶喔。」女醫師看著自己滿是精液的手,然後淫笑著將這些精液塗回少年仍未休兵的肉棒上。

「生小寶寶……」少年看著自己沾滿黏液的肉棒,對於這些「膿」會製造生命的事實似乎顯得不敢置信,喃喃說道:「怎麼生?」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原本就心懷不軌的女醫師臉蛋立刻紅了起來,主動卸下身上的白袍,露出底下鑲著銀色蕾絲的黑色小可愛,以及曼妙的身材。

幾近獨居的少年何曾看過這樣的美景,只能瞪大著雙眼、挺著兀自滴著精液的肉棒,看著面前上演的脫衣舞秀。

女醫師並未解開肩帶,轉而去拉開腰帶,讓窄裙沿著大腿溜下去,這時她突然感受到少年熱切的視線,艷麗的臉上微顯害羞,以甜得化不開的音調說:「小弟……別只看人家脫啊……你也脫……」

少年乖乖地脫下上衣、踢開褲子,目光卻仍緊緊黏在女醫師成熟美好的胴體上。

女醫師臉一紅、心一橫,一把扯掉上身所有遮蔽物,僅餘下一條在她胸前擺出奇妙曲線的金項鏈,閃爍著誘人的魔光。

當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條內褲與黑色吊帶襪,女醫師突然矜持了起來,她思索著是否要讓少年看到自己最私隱的部分,畢竟對一個已為人妻的女性來說,這就代表她做出了「紅杏出牆」的行徑。但看到少年的臉龐,那在疑惑、震撼之中帶著熱切渴望的小臉,女醫師的猶豫消失了,那曾經也出現在丈夫臉上,現在卻永遠失去的神情令她不顧一切地將那塊布移開,讓少年觀賞自己的私處。

女醫師紅著臉,慢慢舉起腳將內褲脫了下來,一想到少年正盯著自己看,她的私處就熱了起來,淫亂的蜜汁雖然還不至於氾濫到外面,但也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

「小弟……你看,這就是女孩子生寶寶的地方……」全身只剩下黑色吊帶襪的女醫師坐在桌上,分開雙腿,對著少年露出害羞的微笑,少年像中了催眠術一樣走上前,握著膨脹得快要炸開的肉棒,氣息粗重地看著女醫師那芳草茵茵下的艷紅肉唇。

「想要……進來嗎?」女醫師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說什麼了,背德的慾望充斥著她的內心,被丈夫冷落許久的成熟肉體殷切渴求著肉棒的進入。

「進……進得去嗎……」少年看著那狹窄的縫隙說道。

「當然……小寶寶這麼大都出得來呢……」

在女醫師的誘惑與引導之下,少年將顫抖著的肉棒頂在她的蜜肉開口處,緩緩擠了進去。

「啊……啊……」少年發出如女孩般的呻吟,初次體會到的快感讓他全身乏力、顫抖不已,上身直接撲在女醫師胸前,同時肉棒也沒入了半根。

「醫師姊姊……好……舒服啊……」相對於少年的狂喜,女醫師可就沒這麼悠哉了,久未開通的肉徑被這超常尺寸的東西強硬地撐開,帶給她如處女開苞一般、甚至可能更強的劇痛。

「好舒服喔……醫師姊姊……」少年趴在女醫師胸前,雙手握著她豐滿的乳球,竟未發現她已經痛得暈過去了,幸好少年反應得快,她才不至於一腦袋撞到桌邊的牆壁。

「醫師姊姊……你……怎麼了!」少年嚇了一跳,抱著女醫師的雙手頗有不支之勢,幸好他這麼一搞,肉棒又硬捅進去一段,反把女醫師痛醒過來。

她皺著眉頭,雙手環抱少年,這時心裡突然浮現自己和丈夫間的事情。自己和丈夫是相親結婚的,當時自己還是醫院的新進醫師,而丈夫則是醫院大有前途的外科醫師,本以為得遇良人的她剛開始確實過了一段甜蜜的夫妻生活,丈夫的「技術」高超,把她的肉體調教得淫蕩無比,但幾年後丈夫卻漸漸疏遠了她。

她本以為只是沒了新鮮感的緣故,但後來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丈夫原來是個性好魚色、女人一個換過一個的負心漢,除了她這個正妻以外,醫院的女醫師、護士、女病患、藥劑師都逃不過他的魔爪,甚至連院長千金和某個醫師的老婆都搞上了。

也因為「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道理,丈夫竟將她視為障礙,找了個「愛的小窩」的藉口把她弄到這裡來,自己一年卻沒在這裡出現過幾天。

發現自己被騙的她,才發覺自己和丈夫之間的感情竟早已不復存在,但丈夫在她身上施與的性愛歡愉卻深深烙印在她心中,只是過去都沒找到爆發點而已──直至今日。

而現在,這擁有巨根的少年激起了她的情慾,如同開苞一般的痛楚反而讓她拋下丈夫這個包袱,盡情地接納少年的進入。

「小傻瓜……你的太大了……人家一時受不了……」少年雖然不再動彈,但女醫師還是感覺得到那裡傳來隱隱的刺痛,或許也流了些血吧,她心想。

「接下來……慢慢的抽出去……然後……再進來……」

「醫師姊姊……好舒服喔……」少年把頭埋在女醫師的乳溝中,雙手在她乳房上胡亂撫摸著,雖然沒什麼技巧可言,但女醫師還是感覺到一陣陣酥麻,過去只能靠自己雙手解決的性慾終於得到了男性的撫慰,而且對方還是一個長得像女孩子的可愛少年。

「叫我真樹(MAKI)吧。」女醫師雙腿夾著少年的屁股,扭動著嬌軀,希望他能帶給自己更大的快感。

「真……真樹姊姊……」少年迷迷糊糊地叫著,一張臉卻緊緊埋在女醫師的胸前,像要吸奶的小孩一樣盯著那桃紅色的尖端直瞧。

「想吸的話……就吸吧……啊!」女醫師話還沒說完,少年已經一口將她的乳尖送入口中,貪婪地吸吮著不可能有的乳汁。對於缺乏親情的少年而言,女醫師的乳房就是母親的象徵,只是這樣狂亂的吸吮卻令女醫師淫叫連連,雖沒流出乳水來,淫水倒是源源不絕。

「快……啊……插我……用你的大肉棒插我……」女醫師已無暇顧慮形象以及是否有其他人在場,放聲淫叫著。少年楞了一下,才想起她指的是什麼,於是腰部開始前後動作著,讓肉棒在她被撐開到極限的小穴中進進出出。

「真樹姊姊……好舒服……啊……我想……尿……」

「不……不可以……射……還沒……」女醫師緊抱著少年,臉上帶著濃濃的春情,雖然那裡還有點刺痛,但和肉棒帶來的快感相比,實是微不足道。

一挺比成人還大的凶器在女醫師的體內出出入入,一開始還只能進入一半左右,但每經過一次的進出少年用的力量就增加一分,肉棒就又多刺進去一些,少年也不管她是否能夠容納自己的巨根,已被身心的喜悅沖昏腦袋的他只想將肉棒完全貫入她的體內,讓兩人完全結合在一起。

在少年的努力之下,肉棒終於整根沒入她的淫穴,每次插到底的時候他的子孫袋就拍擊在女醫師的雪臀上,而這也是她叫聲最高亢的時候。

「啊……好棒……好厲害……啊……呀啊……哦……用力……撞……進來,唔……讓我飛……讓我死……啊!哦啊……嗯哼……」女醫師不住淫叫著,少年在幾次的失敗後逐漸找到不讓肉棒滑出穴口的訣竅,動作也從狂亂而漸趨穩定,但總體速度卻反而提升了一些,充血巨大的龜稜忠實地發揮演化賦予它的功能,每一次抽出都帶出大量的淫水,將女醫師粉臀下的塑膠墊弄濕了一大片。

「好弟弟……你……的肉棒……太長了……啊……又……好粗……人家……要……嗯……去……要被你……弄去了……」

女醫師主動挺著腰迎接少年的進入,卻突然發覺少年身體一陣痙攣,肉穴深處的大肉棒像暴動一般敲擊著穴徑,滾滾熱液更如機關鎗子彈一般打在穴心上。

「啊啊啊啊啊!!!」女醫師全身僵硬、顫抖不已,原本有數公尺射程的精液對著她敏感的穴心發動零距離攻擊,這種刺激可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自己的丈夫更是遠遠不及。

經他這一射,原本還有段距離的高潮立刻蜂擁而至,熱騰騰的陰精一射出來就被兀自噴射的精液洪濤吞噬,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會被一個處男搞上高潮,但事實卻不容許她抵賴,而且此時的她也沒有力氣去抵賴了。

「啊……真樹姊姊……好姊姊……」少年一邊射精,一邊還抽送著肉棒,繼續姦淫著女醫師因為高潮而癱軟的嬌軀。

「小弟……停……停一下……」一次的高潮對經過調教的真樹而言並不算什麼,但她卻還有其他的主意。

「真樹姊姊?」少年停了下來,現在女醫師的一句話對他而言就如同聖旨。

「你這壞小孩……還這麼硬……」女醫師摸著少年的肉棒,問道:「除了我以外……你想和其他女生做嗎?」

「我只有真樹姊姊而已。」活像勞倫茲養的鵝一般,少年認定了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媽媽」。

「傻瓜,如果你真的只要我的話……人家沒多久就被你搞死了……」女醫師真樹撫摸著少年硬挺的肉棒,這東西在射了一次精之後反而變得更大了一些,而它的主人更是精神十足,一點也沒有因為射精而感到疲勞的樣子。

「啊……我不要真樹姊姊死……」

「小傻瓜……」女醫師溫柔地將他的頭抱在胸前,然後轉過頭去對著門外說道:「可愛的小靜……光只是偷看不過癮吧?還不進來?」

「對了,不可以整理衣服唷。」

幾秒之後,一隻顫抖的手臂撥開了門,一個全身衣衫不整的護士紅著臉走了進來。原本梳理得整整齊齊、盤在腦後的髮型變得凌亂,一綹綹纖細的髮絲沾黏在顯見紅雲的俏臉上、又或者垂掛在眼角邊,粉紅色的連身護士服領口鬆開了幾個扣子,護士服斜斜地掛在她身上,內裡桃紅色的胸罩也翻了開來,使得她白嫩的右肩與半邊美乳完全暴露在空氣當中。

少年的眼光繼續往下走,美女護士身上的衣物尚稱完整,不過護士服的下擺卻被她撩了起來,露出底下隱透肉色的褲襪,至於那包裹她秘處的布料,卻被她害羞的雙手遮住了。

「小靜外表看起來這麼的正經,想不到居然會偷窺,而且還在工作的地方自慰……」女醫師落井下石著。

「不……不……」護士害羞地低著頭,眼光卻正好掃過少年已經拔出來的肉棒,她驚咿了一聲,隨即臉蛋變得更紅,頭也垂得更低。

「不然你這副樣子要怎麼解釋?還有你手上的那些……」女醫師話說到一半就被面紅耳赤的護士慌張地打斷。

「有……孩子在這裡……不要說……」護士小靜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哀求著。

「呼呼呼……」女醫師舔了舔嘴唇,說道:「你看到我們做的事情了,還以為跑得掉嗎?」

女醫師走向小靜,毫不掩飾那正流淌著濃稠精液的秘處,或許是被女醫師的樣子嚇到,小靜居然沒有逃走。

「醫……醫師……」被女醫師碰到的瞬間,小靜渾身震了一下,接著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任憑女醫師將她推向少年,強迫滿臉通紅的她看著少年胯下巨大的肉莖。

「怎麼樣,他的很大吧,一點都看不出這還是未成熟的棒子呢……」女醫師伸出手撥弄著少年的肉棒,在小靜耳邊催眠著:「如果他的經驗更多一點的話,我搞不好真的會被他干死……」

「醫師……不要說了……」護士喘著氣,胸前的肌膚上也浮現暈紅,一雙夾得緊緊的美腿難過地動來動去,像是在抗拒身體裡面某種怪獸破體而出一般。

比起女醫師模特兒般的身段,小靜顯然就嬌小了許多,小小的臉蛋、小小的肩膀,以及一樣小小的、正盈一握的胸部,總體而言是個非常適合穿和服的大和撫子類型,也因為這個原因,小靜自實習開始就備受病患的喜愛,畢竟不管是哪樣人都不會對著一個嬌小玲瓏、楚楚可憐的美少女發脾氣的。

因此,對少年而言,若說女醫師身上有母親的感覺,那麼這個護士就有姊姊的感覺了,當然即使這麼想,少年臉蛋紅潤的程度還是不會比面前的小護士差到哪去。

「來吧……」女醫師將小靜壓倒在診療床上,解開她的腰帶,將粉紅色的布料掀了起來,然後手指輕柔地按壓著她被褲襪與內褲包裹的恥丘。

「果然濕搭搭了,即使隔著這麼厚的布料也摸得出來呢。」看著眼前的美女調戲另一個美女,少年雖然仍是懵懵懂懂,但只需要本能驅使的肉棒子卻硬得像要炸開一般。

「真樹小弟弟來吧。」女醫師不顧小靜的反對,纖指一鉤,刷地一聲撕裂了她黑色的褲襪,然後取過剪刀剪斷她左右腰邊的內褲,將這塊粉白色的布料從絲襪的破洞中取了出來。

「醫師……」因為女醫師整個人都趴在小靜身上,因此她只能抓著女醫師的藕臂,紅著臉懇求她。

「好漂亮的縫縫……小靜還是處女呢。」真樹撥弄著小靜股間的嫩肉,讓少年可以清楚看到裡面層層疊疊的皺摺與女性貞潔的象徵。

「小弟弟,你那裡還很硬吧,這裡……隨你插唷……」聽到女醫師這麼說,小靜只是呻吟了幾聲,少年清秀的臉彷彿有種魔力,竟讓她忘記自己的第一次即將被這身懷巨根的少年奪走。

「可……可以嗎?」少年遲疑著,臉上的表情卻是無限的期待,剛才的感覺實在太過美好,讓他本能性地想再次體會。

「當然可以囉,小靜也不反對嘛。」女醫師對於小靜反抗程度太小這件事有些詫異,不過現在並不是深究的時候。

有了上次的經驗,少年主動握著自己的棒子放到小靜即將遭受摧殘的股間,不管三七二一就猛力推進,「滋」地一聲全根盡沒。

如此的粗暴動作讓小靜立刻發出音量驚人的慘叫,若非附近是商業區,晚上沒有人,只怕過不多久警車就來到這兇案現場了。

「真樹小弟你太……」女醫師嚇了一跳,經驗豐富的自己都被他的肉棒插得疼痛不已,還是處女的小靜怎麼受得了,轉頭一看,小靜果然已經暈死過去了。

不過這時候的少年可聽不下去,他只是瞇著眼專注地享受小靜體內緊密火熱的擠壓,以及抽送帶來的快感,鮮血成了暫時的潤滑劑,少年外行的舉動卻讓小靜在醒來之前得以讓蜜穴習慣他的巨根。

「啊……痛……嗯……啊?」小靜醒來之後,正要對少年發作時,蜜穴卻傳來強烈的快美感,撕裂般的痛楚彷彿是夢境一般只在印象中留下些許痕跡,取而代之的是從未經歷過的肉體歡愉。

「啊啊……怎麼會……這樣……嗯……快……重點……」雖然有性知識,但小靜從不曉得這種事情竟然如此快樂,若知道的話,自己老早就拋棄處女了。

其實會這樣有一大部分是女醫師的功勞,她在小靜暈倒時就開始對著她全身的敏感處進行愛撫與揉捏,替小靜充分地「熱機」,才使得她這麼快就能進入狀況,即使小靜醒了,她依舊吻著她的頸子,揉捏著她正盈一握的美乳,補足了少年所不可能做到的溫柔。

「真樹醫師……吻、吻我……啊……」小靜哀求著,女醫師自然也不反對,兩個美女四唇交疊,久久不離。

小靜本來就有點傾慕真樹,這點女醫師也知道,不過兩人一直沒有跨過醫師護士那道門檻,少年的出現使得這平衡崩潰,小靜終於有機會對女醫師告白,而結果顯然是圓滿的──雖然多了個正在狂搞小靜嫩穴的少年。

「好舒服,啊……要射……」少年尖叫著,女醫師立刻緊握住肉棒的根部,用痛楚打斷射精的衝動,她媚媚地說道:

「男孩子不可以只顧著自己快樂唷,一定要讓女孩子先高潮很多次之後才能射精,懂嗎。」

少年自然不懂,真樹只好耐心地教導他如何控製射精,這時她還不知道這麼一教,會讓她們兩個變成少年胯下的性愛俘虜。

少年的悟性似乎非常強,不過真樹總覺得他忍耐的樣子根本就不像忍耐,控製射精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少年做起來卻一副比憋尿還輕鬆的樣子。

「啊……天哪……我……我要……飛了……被……你……真樹醫師,快……抱住我……嗯啊啊……」小靜狂亂地淫叫著,雙手在半空中揮舞,像要抓住什麼一般,真樹雙手一圈,整個人騎到小靜身上,蜜穴抵著蜜穴、胸部頂著胸部,一邊感受著肉棒在小靜體內出入的快樂,一邊與她交換著熱情的吻。

經過了半個小時,本來活力十足的小靜在兩次高潮後變得嬌弱無力,而少年的動作卻仍舊激烈,每一擊都是直達穴心。

「真樹姊……我……不行……了……要……又要……死……啊……」小靜身體抽搐了幾下,熱熱的淫精再次灑在少年那沾滿淫水泡沫的肉棒上。

「小弟……你……還不會射嗎?」真樹問著。

「因為真樹姊姊叫我不要射,所以……」少年回答道,順手抹掉額頭上的汗水。

「現在可以射了啦……小靜都快被你玩死了……」真樹說道,話還沒說完,少年的精液就狂射而出,注滿了小靜淫蕩的處女穴,讓她在初次接受的精液洗禮下洩出第四次的陰精。

「你真是個……壞孩子……」看著小靜滿足的疲憊臉龐,真樹下了個評語:「害我們變成這個樣子……」

「姊姊,對不起。」少年真誠地道歉,不過又接著道:「可是這裡還是……很腫……」

「咦?」女醫師嚇了一跳,再怎麼說他都已經射了三次,但他的肉棒卻還是保持著備戰狀態,當然,她不會拒絕少年再一次的進入。

「來吧……你可以……進來……射到精液沒有為止……」

「謝謝姊姊!」少年快樂的叫著,同時將肉棒刺入女醫師淫濕的肉縫當中。

「姊姊的……真棒……太舒服了……」少年擺動著腰,紅通通的巨棒姦淫著診療床上軟癱著的真樹,她的裸體上滿是精液的痕跡,蜜穴更是紅腫不堪,同樣紅腫的後庭現在正接受巨根的抽插,裡邊大量的白色黏液被肉棒不斷攪動著,發出「啪喳啪喳」的聲響。

一旁的小靜也好不到哪去,暈過好幾次又被插醒的她,身上一樣有著大量的精液,一個晚上就被少年奪走前後雙穴與嘴巴的貞操,對她來說是太大的負擔,不過搞紅了眼的少年還是毫不留情地在她身上射出獸慾的象徵。

「不、不可能……」被扛起一隻腳接受插入的女醫生真樹虛弱地喃喃自語,不過剩下的話卻沒來得及在她第二十六次高潮洩身暈倒之前說完:「一個晚上射了幾十次還這麼硬……精液也還是這麼多……他……一定有病……」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三個妹妹
辦公室主任與她兒子的亂倫表演
治療媽媽的傷痛
考後三步曲
下賤的淫奴妻
我和五個制服美女
迷姦芸芸計劃
奸性感的已婚少婦
熱門小說:
鄰居少婦誘拐我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