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三個女同學的性交 校園學生

靜是我的初中校友,雖然在一個學校上學,但是我從來沒有見過她,更不要說認識了。但是偶然的一次同學聚會,讓我認識了她。

她的個子不高,大約有1。63左右吧,但是長得很是端莊,一看就是家教特別嚴的那種女孩。後來一問,果不其然,她的父親是本事一個銀行的領導。

當時她要考自學考試,所以朋友托我給她補習幾天外語,所以就認識了。當時我也沒有想別的,就答應了。補習了大概十幾次吧,他就考試了,所以補習也就很快結束了。後來,她又請我吃了一次飯,表示感謝。後來好幾年我一直也沒有見到過她,甚至把她已經忘記了。

有一次,那是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我在外出旅遊,碰巧遇到了我的另一個初中同學小Y,是個男生。爲了找個伴兒,所以就住在了一起。談話間,我突然想起靜原來是和他一個班的,於是就談論了起來。經他一說,我大吃一驚。他說:

「那小丫頭,表面上看可正經了。其實初中時候就換了三個男朋友。小騷貨一個!」當時我是半信半疑,也就沒有王心裏去,只是一笑了之。

事隔一年多以後,我有了工作,而且還買了房子,但是我當時沒有女朋友,也沒有結婚。之所以買房子一是怕房價將來漲高,而是爲了父母不在身邊管著,自己生活方便。條件方便了,所以就會帶女孩子到家裏來,省去了賓館開房的麻煩。剛搬家沒有幾天,我卻在小區的門口遇到了靜。原來她就在附近的一家銀行裏面上班,這是剛下班,就遇到了我,呵呵……談話間,我知道前不久她已經結婚了,而且就住在隔壁街的一個小區。可能是因爲結了婚的原因,她看上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女人味。常常的秀發紮起一個馬尾,露出了白皙的脖子。由於剛下班,所以穿的是銀行的工作裝,看上去很高雅。尤其是她的身材,真是太好了!

真的是前凸後掘,豐滿的屁股被褲子包的緊緊的,真想上去摸一把。還有她那豐滿的胸部,更是讓我浮想聯編。故友重逢,自然要敘談一番,於是我就把她讓到了我的家裏。

不知道是上班久了的原因,還是我以前沒有發現,她有時候比我還能說,一點也沒有當初那種良家少女,腼腆的樣子。不過這樣也好,省得大家都很拘束,到不自在了。這時,我突然想起同學小Y跟我說的哪些話。如果她真的要是那麽騷的話,我豈不是很容易就上手了呢?想著這些,看著她那誘人的身體,我的jj開始硬了,呵呵,真是沒有出息。她好像也似乎看出來了什麽,於是臉一紅,便要告辭回家了。我沒有強留,只好讓她走了。我知道,這不是一次就可以搞定的,下次再說吧。起碼我知道,她並不討厭我。

自從那次以後,我們又相互通了幾次電話,都是談一些無所謂的事情。之所以這樣做,就是不要讓我們的關係降溫。從她講話的口氣可以聽的出來,雖然沒有見過幾次面,她似乎已經把我當成一個老朋友了。在一次通話的時候,我得知她老公要隨領導出國「考察」,我覺得機會終於來了,這下我可要來真的了。

在她老公走後的第二天,我給他打電話說:「晚上到我家來坐坐吧,而且正好有個朋友想出國,所以想向你問問有關換外彙的問題。」沒想到,他很爽快的就答應了,呵呵,有門兒……我開始在家裏做一些必要的準備……晚上7點左右,她來了。手裏還拎著很多吃的,還有不少零食,呵呵。她今天穿的是制服的裙子,長筒絲襪,黑色高跟鞋。

好美的腿呀……看上去就眼饞。不是很瘦的那種,而是很圓潤,看上去很有彈性。

「你的那個朋友呢?」她問我。我哪裏來的什麽朋友啊,正好全是我騙她的,不過我已經想好對策了。我說:「他說家裏有事,要過一會才能到,等一等吧。」她沒有懷疑,於是我們坐下又聊了起來。我是一個有幽默感的人,給她講了不少笑話和有趣的事情,把她逗壞了。而且爲了試探她,我還講了幾個黃色的小笑話,她也沒有什麽反應,行,不錯!

我們說了大概有一個小時,突然我的手機響了。其實這都是我預先準備好的,於是我裝模作樣的接起電話。接完電話,我告訴她說:「我的那個朋友的老婆病了,今天不能來了,真是不好意思。他還讓我向你道歉呢。」她先是一驚,隨後就說:「沒關係,既然來了,就咱們倆吃吧。」嘿!好,我等的就是這句話。

「我都準備好了,菜也買好了。我們自己做吧。」「好啊,我幫你!反正我也沒事。」我們兩個一起進了廚房,開始一起忙起來。呵呵,怎麽有一種兩口子的感覺呀……感覺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不一會就好了。吃飯的時候,她沒停了誇我,說我是個好男人,結了婚肯定是個好老公。看樣子很真誠,不象是虛情假意的奉承話,再說了,她奉承幹什麽我呀。喝過幾杯紅酒,她看上去有些醉意了,兩個臉頰紅紅的,很是可愛。她開始說起她的老公,她說當時她要嫁給他是不光是覺得他人長得帥,而且覺得他家裏條件很好,而且他老公自己也在一個很好的單位,掙錢也多,覺得很有保障,沒有什麽後顧之憂。可是誰哪知道,結婚沒幾天,他老公就好像膩了一樣。對她沒有像談戀愛的時候好了。而且經常出去尋花問柳。看得出來,她很是傷心。我借著安慰她的機會,抱住她的肩,她下意識的推開了我。其實這無所謂,因爲在我靠近她的一刹那,我已經把春藥放進她的酒杯。那是一個好朋友從國外買來的,據說很有效。今天就用在她身上了。

「來吧,幹一杯,忘了那些不愉快的。」我說。她說,好的,然後就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了。看她喝了有春藥的就,我是又緊張,又激動。然後我故意岔開話題,談一些上學的往事,工作的經曆等其他的事情。談到這些,她的情緒也開始有所轉變了。我之所以這樣做一是爲了調和氣氛,不要那麽壓抑。二是因爲我想看到一個很正經的白領女性是如何在春藥的作用下變成蕩婦的,呵呵,我卑鄙吧……

說了一陣子,大約有二十幾分鍾的時間。我開始覺得她臉上的紅色開始加深,而且有些坐不住的感覺,也不敢跟我對視。我覺得應該是藥力上來了,心中不由得暗喜。這時,她起身說要上衛生間。但是從衛生間出來以後她卻直接坐在了沙發上,沒有回到飯桌。看來她是「不行」了。我趕忙走過去說:「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呀?」她說:「沒什麽,有些頭暈,大概是喝得太多了吧……」說完,她不自覺的倒在了我的肩上。我緊貼這她的身體,明顯的感覺她的心跳很快,氣息有些急促。我不失時機的抱住她,把嘴巴湊到她的耳朵邊說話。

「沒事的,由我呢!」她「嗯」了一聲,我覺得可以開始了,便在她的耳邊吹起,並舔她的耳垂。

她開始有些小掙紮,但很快便不動了,任我擺弄。於是我開始舔她白嫩的脖子,舔了個遍。她嘴裏不時發出「嗯」,「哼」的呻吟聲,呵呵,大概是被我舔爽了吧。舔完脖子,我開始吻她的小嘴,她很配合的張開嘴巴,讓我的舌頭伸進去。

我的舌頭在她的口腔裏面亂攪,享受著她的唾液的味道。

與此同時,我的手也沒有閑著,從下面伸進去,摸他的乳房。感覺好軟呀!

像面團一樣,手感舒服極了!兩個乳頭已經勃起,硬硬的。我用手指不停的捏玩!玩完乳房,我開始撫摸她的大腿。肉色的絲襪,摸上去感覺很舒服。我逐漸地像根部靠近。原來她穿的不是連褲襪,而是普通的雙筒絲襪。於是我把手掌整個放在她的陰部上,輕輕地撫慰。一開始,她的兩腿試圖加緊,不讓我摸,但是過了一會就不抵抗了,大概是管不住自己了吧。我趁勢把手伸進她的內褲,呵呵,早已經洪水泛濫了,真是個小騷貨……摸了一個夠以後,我把她抱了起來,走進臥室,把她輕輕地放在床上。我一遍吻她,一遍退去她的衣服,並把她的發卡拿掉,頭發散開。但是我沒有脫她的絲襪,因爲我覺得帶著絲襪做愛,很有感覺。脫完她的,開始脫我的。我很快就把自己扒了一個精光。然後順手打開早已經準備好的,藏在暗處的DV攝像機。

然後我迫不及待地壓在了她那柔軟潔白的肉體上。

靜真是一個天生尤物。大大的乳房,軟軟的。雖然有些下垂,但並不能掩飾她們的美麗。紅紅的乳頭,就像誘人的櫻桃,等著我吃。我也是急不可待,張開大嘴,貪婪的吸吮起來……靜開始發出「啊!啊!」的聲音,但是並不大,這更刺激了我的性欲。吃完乳房,我把她反過來,舔她的背。

估計以前沒有人這樣玩過她,她好像很是舒服。我遍舔遍吻一直吻到她的屁股。靜的屁股很翹,但是摸上去卻和乳房一樣,是軟軟的。我開始張開大嘴,用牙齒輕輕地咬她的屁屁,並用舌尖舔。我一絲不苟,把整個屁股舔了一個遍。然後,我扒開了她的屁眼。

靜的屁眼長得真是漂亮,因爲不是像其他人一樣是粉紅色的,而是有點桃紅色,就像她的乳頭一樣。說實話,這種屁眼我只在A片裏面見過沒想到今天玩到真的了……好開心呀……我拿起一張消毒面巾紙,把屁眼擦了擦幹淨,然後就舔了起來。我有這個愛好,就是除了口交以外,我喜歡給美女舔身體和屁眼。尤其是舔屁眼,我覺得可以更大程度上刺激她們的性欲。她輕聲的呻吟著,並小聲說:

「髒的,不要舔……」我根本不理她,繼續我的工作。我一遍舔屁眼,一遍把兩根手指伸進了她濕濕的陰道,她的叫聲開始有點大了。

爲了看到她淫蕩的樣子,也是爲了舔她的陰道,我把她翻了過來,正面向上。

我又拿了一張消毒面巾紙,把陰道擦幹淨。靜的陰道是蝴蝶B。就是兩個小陰唇比較長,露在大陰唇的外得滿那種。她的陰毛也很多,都張到屁眼邊上了,一看就是浪女一個……我開始用舌頭和嘴唇玩弄她的私處。弄得她閉著眼睛,不停的呻吟,呼吸急促,胸脯一起一伏。看到她的這幅浪模樣,我更是性欲大作。

我把舌頭卷起來,伸進陰道裏面舔,有時還從屁眼開始舔起,一直添到陰蒂上。

我不時地用嘴吸她的陰蒂,每吸一次,她的身體都會輕輕的振一下。

舔的差不多了,我覺得改來真的了。我又趴在她的身上,和她亂吻了一通,然後問輕聲她:「舒服嗎」「嗯……」「哪裏舒服」「下面……」「想讓我操你嗎」「想……」我毫不遲疑,對準陰道,把弟弟插了進去……爲了幹得更爽,我把她的雙腿架在我的肩上,這時我覺得龜頭宣傳到她的子宮口了,呵呵,真爽,操啊……她一開始還有些矜持,但過了一會就開始浪叫的了,聲音不小,我都擔心鄰居聽到。

這個姿勢幹了一會以後,我開始讓她側躺,然後把她的大腿橫著劈開,操她。

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因爲這樣可以最大程度的插陰道,呵呵,是以前一個姐姐教我的。

我操了她大約有半個小時吧,幾次要射出來,幾次都憋住了,雖然我知道這樣做對身體不好,但是爲了很好的享受一下靜,我豁出去了。最後終於射了,當我覺得快射的時候,我拔出弟弟,射在她的肚子上了。

我拿起紙巾,把我們都操幹淨。只見靜像死人一樣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但是氣息仍然還很急促。我也開始覺得累了,便把她抱在懷裏,混混沈沈的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一看靜,我大吃一驚,只見她兩個大眼睛在直勾勾的看著我。我不僅問了一句:「你要幹什麽?」看都我愛這樣,她笑了:「傻德行!看你睡的挺香的,沒叫你。你怕什麽?」我這才放下心來。但是她的臉馬上沈了下來,說:「你敢欺負我?」我說:

「沒有啊,是你自己原意的啊!」「不對!你是趁我醉了,才把我……」(呵呵,傻丫頭,她還不知道春藥的事情呢)看她這樣子,我覺得不是在真很著急,只不過是在耍一下脾氣,找一點心理平衡而已。呵呵,裝什麽呀裝。不過既然你裝,我也有辦法對付你。

我說:「真的是你願意的,我可有證據。」「證據?什麽證據?!」我不慌不慌不忙地拿出我藏在暗處的DV。她一看這個,臉色都白了:「不會吧!你難道……」。我很壞地笑了一下:「對呀,我全都拍下了。」說著,我打開了播放功能,攝像機裏面立即傳出她那淫蕩的叫床聲。她一聽,臉馬上紅了起來:「哎呀,快關上!羞死人了!」把DV放回原處,回來上床,抱著她。她掙開我的手臂,眼裏有了淚花:「我這做的是什麽事呀……」說完,眼淚落下來了。

我再次抱住了她,說:「好了,這都是我的錯,我該死。你要想打就打我好了,只要你出氣。」她沒有說話,還是在哭。我接著說:「其實這也不怪你,你不想想,你老公那麽有錢,他背著你在外面找了多少女人,你清除嗎?」她擦了擦眼淚。低頭,半晌無語。我看有門兒,就順勢把她往自己這邊拉,她慢慢的,頭又靠在了我的肩上。我心中大喜,哈哈,好了,沒事了。

又過了一會,我說:「你累嗎?」「有點,你呢?」「呵呵,和美女做愛,怎麽能累呢!」「討厭,占了便宜還嘴貧……」「真的,和你做愛真的很舒服。你是我接觸過的,做愛最爽的女人。」我沒有說謊,真的是這樣,心裏話。

她聽了,臉一紅:「討厭,不許再說了。」「呵呵,還裝正經,難道你不爽?」「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舒服,不過喝醉酒做的,我好像沒有感覺一樣。不過……」「不過什麽?」「不過我叫的聲音怎麽會那麽大呀?」呵呵,當然大了,有春藥呀,但是這不能跟她說。

我回答她說:「呵呵,這很正常呀,這是你的本性呀!」她狠狠地打了我一下:「去死!討厭!」我抓住了她的手,又把她拉倒懷裏,輕聲問她:「想不想再來一次?」她矜持了一下,輕輕點點頭。

於是我們馬上又開始了第二次做愛。

可能是因爲春藥的藥力已經消退了,開始靜顯得很是拘禁,有些放不開。我吻她的時候,她不敢看我,呵呵,真實裝純……我我還是從舔她的耳朵和脖子開始。我一只手抱著她的頭,一只手撫弄她的陰部。我的手指還時不時地鑽進她的小穴。不一會,她的性欲就又上來了。呵呵,心裏面真有成就感呀!這次我沒有浪費時間,直接把臉貼在了她的私處,貪婪的吃了起來……並故意發出一些聲音刺激她:「哇!你的陰道水很多呀……」「討厭,別說了……啊……」她越不讓說,我就越說,呵呵,我要好好地刺激她一下。當我添到她的屁眼的時候,她「啊」的叫了一聲,嚇了我一跳。

「怎麽了?」我問。

「哦,沒事,只是覺得……怪怪的……」我知道,這是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於是就說:「我舔你的屁眼,你爽嗎?」「嗯,從來沒有人舔過,很舒服。難道你不嫌我髒!?」「呵呵,我喜歡你還來不及呢,怎麽會嫌你髒呢!」於是我繼續努力工作。

她也沒有再說什麽,只是輕輕地呻吟著,享受著。

等我舔夠了,我停了下來,對靜說:「好了,該你給我舔了。」她好像沒有什麽心理準備,「什麽?我給你舔呀……」「對呀!我讓你爽了那麽長時間了。怎麽,你不願意?」她紅著臉,低下了頭,「可是……可是我不會舔呀,我從來沒有過……」我心中暗喜,呵呵,不會正好,正好我來調教你一下,呵呵,這可是一件刺激的工作呀!

「不要緊,我教你呀。來吧!」說著,我平躺下來,並讓靜跪在我的兩腿之間,「好了,開始吧!」她也學我的樣子,拿起一張消毒紙巾,擦了擦我的高聳的弟弟。然後就怯生生的開始了她的第一次口交。一開始,她只是用嘴唇吻我的龜頭,並用舌尖輕輕地碰了幾下。這哪行呀?!於是我開始教她:「來,把雞巴吞到嘴裏面吸,就像小時候吸手指一樣,知道了嗎?」她點點頭,開始按照我的吩咐做了。不錯,這次有感覺了,呵呵……進一步指點。

「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就像吃棒棒糖一樣。」她不回答,只是認真地做著。

「噢……好舒服呀,你舔的我好舒服……」(要口頭表揚一下嘛,嘻嘻……)「現在你的嘴巴就是陰道了,你要用力吸我的雞巴,還要上下動。」靜的悟性真的挺高,不一會就學會了。而且還自己發明了「新花樣」,用舌頭從弟弟的根本添到龜頭,這我可沒有教她,呵呵!會舉一反三了!

我撫摸著她的頭說:「好了,再來舔我的蛋蛋吧!」「好的!」她答應一聲,就開始舔我的蛋蛋。

「別光用舌頭舔,要含到嘴裏再吐出來!」她乖乖地照辦。舔了一會,她突然問我:「可以給你舔屁眼嗎?」「當然了!」剛才我還怕她不願意呢,沒想到她自己卻提出來了,呵呵,真夠意思!「好,開始吧,還記得我怎麽舔你的嗎?就哪樣舔我……」「好!」她開始舔我的屁眼了,而且舔的很是認真賣力,真是然我有些感動了。

「你舒服嗎?」她問我。

「舒服,你舔的真好!來,你把屁股轉到我這邊來,我也給你舔……」「呵呵,你真會玩兒!」說著,她把屁股轉到我的這邊。她的小穴暴露在了我的臉上。我先是用手指哇了兩下,呵呵,好多水呀!我用紙巾擦幹淨,然後就開始貪婪地吃了起來。

我的陰部是完全屬於她的,而她的陰部也是完全屬於我的。我們兩個都在肆無忌憚地「攻擊」著對方最隱密的私處,心裏有說不出的快感。她被我舔的淫水不止,嘴裏面由於含著我的大雞巴,所以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更是刺激了我的獸欲。

「來吧,我來操你吧!」我把她轉過來,一下插進她的淫穴。我覺得我是在用最大的力氣操她,每一次都插的很深。而她卻沒有剛才叫的聲音那麽大了。我知道,這是因爲春藥的藥力過了,她也有理智了,害怕別人聽到。而且或許她的內心還有一些矜持?這些我都不管,我只知道用力的操她,她的一切,此時此刻,都是屬於我的!

由於剛才射了不少,這次幹的時間要長一些。我們換了很多姿勢,最後,我把精液射到了她的屁股上。我們緊緊的抱著一起,都喘著粗氣。

「這次爽嗎?」我問她。

「嗯,你真行,會那麽多。」「呵呵,一般吧。」「你是跟誰學的?肯定『糟蹋』了不少良家婦女吧?」「說什麽呢?別瞎說啊!我這全是從A片上學的。」「不學好!」「學好?學好了,你還能這麽爽嗎?」「壞蛋一個……」「呵呵,你也應該看看A片,學一些好玩的東西。」「好啊,有機會你給我看。」說完,她看了一下手機。

「哎呀,都這麽晚了,我要回家了。」「你老公不是沒有在家嗎?你就睡在我這吧。」「不行,我得回去。如果我不回去,怕鄰居懷疑,會招出閑話來的。」我想了一下,她說的也對。於是就放她回家了。

我們收拾好衣服,她洗了洗臉,稍微化妝了一下就要走了。

「我送你回去吧。」「不用了,讓人看見就不好了。好在我就住在旁邊,不會有事的,放心吧。」「也好,路上小心。」「好的,你好好休息,今天你夠累的了。」「嘿嘿,累也是幸福的。以後你還來找我玩嗎?」「嗯……看情況吧……我走了。」說著她走出了房門,上了電梯,下樓了。

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我走到陽台,往下看去。過了一會,她走出了樓道,走了一會,她突然擡起頭來,向我家望去。見我占在陽台上,便用力向我揮揮手,然後轉身走了。我一直目送她消失在街的拐角處,才關上窗戶。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床上亂七八糟的,仔細一聞,還留有靜的體香。回想剛才的一切,回想她的乳房、屁股、屁眼、陰道,還有那淫蕩的叫床聲和欲仙欲死的表情,一種成就感和說不出的快感用上心頭。

在靜的老公出國的十來天裏面,我們見了三四次次,一共做了兩次愛,算上第一次。我覺得她已經成爲了我的情人了,而且也成了好朋友,呵呵。

女人是需要人來愛、來依靠的。她們的心眼都很小,肚子裏藏不住什麽事情,不管是高興的還是不高興的,她們總想即時找人傾訴出來。靜也不例外。從那以後,她俨然把我當成了知心的朋友,有什麽心裏話都要對我講。我也從沒有辜負過她,每次都細心地聽她講述,陪她聊天。呵呵,真想不到,做愛竟然做出了一個好朋友。由於住的比較近,我們接觸的之後總是很小心,生怕別人發現什麽。

我逐漸從這種「偷情」的生活中體會到一種樂趣。記得有前輩說過:「明娶不如暗偷。」現在有些明白此中的滋味了!

人就是這樣,要倒黴就事實不順。但要是走運,就一順百順。可能是迷信,也可能是心理作用。但我真的我就覺得自己當時很走運。

靜是我的初中校友,雖然在一個學校上學,但是我從來沒有見過她,更不要說認識了。但是偶然的一次同學聚會,讓我認識了她。

她的個子不高,大約有1。63左右吧,但是長得很是端莊,一看就是家教特別嚴的那種女孩。後來一問,果不其然,她的父親是本事一個銀行的領導。

當時她要考自學考試,所以朋友托我給她補習幾天外語,所以就認識了。當時我也沒有想別的,就答應了。補習了大概十幾次吧,他就考試了,所以補習也就很快結束了。後來,她又請我吃了一次飯,表示感謝。後來好幾年我一直也沒有見到過她,甚至把她已經忘記了。

有一次,那是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我在外出旅遊,碰巧遇到了我的另一個初中同學小Y,是個男生。爲了找個伴兒,所以就住在了一起。談話間,我突然想起靜原來是和他一個班的,於是就談論了起來。經他一說,我大吃一驚。他說:

「那小丫頭,表面上看可正經了。其實初中時候就換了三個男朋友。小騷貨一個!」當時我是半信半疑,也就沒有王心裏去,只是一笑了之。

事隔一年多以後,我有了工作,而且還買了房子,但是我當時沒有女朋友,也沒有結婚。之所以買房子一是怕房價將來漲高,而是爲了父母不在身邊管著,自己生活方便。條件方便了,所以就會帶女孩子到家裏來,省去了賓館開房的麻煩。剛搬家沒有幾天,我卻在小區的門口遇到了靜。原來她就在附近的一家銀行裏面上班,這是剛下班,就遇到了我,呵呵……談話間,我知道前不久她已經結婚了,而且就住在隔壁街的一個小區。可能是因爲結了婚的原因,她看上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女人味。常常的秀發紮起一個馬尾,露出了白皙的脖子。由於剛下班,所以穿的是銀行的工作裝,看上去很高雅。尤其是她的身材,真是太好了!

真的是前凸後掘,豐滿的屁股被褲子包的緊緊的,真想上去摸一把。還有她那豐滿的胸部,更是讓我浮想聯編。故友重逢,自然要敘談一番,於是我就把她讓到了我的家裏。

不知道是上班久了的原因,還是我以前沒有發現,她有時候比我還能說,一點也沒有當初那種良家少女,腼腆的樣子。不過這樣也好,省得大家都很拘束,到不自在了。這時,我突然想起同學小Y跟我說的哪些話。如果她真的要是那麽騷的話,我豈不是很容易就上手了呢?想著這些,看著她那誘人的身體,我的jj開始硬了,呵呵,真是沒有出息。她好像也似乎看出來了什麽,於是臉一紅,便要告辭回家了。我沒有強留,只好讓她走了。我知道,這不是一次就可以搞定的,下次再說吧。起碼我知道,她並不討厭我。

自從那次以後,我們又相互通了幾次電話,都是談一些無所謂的事情。之所以這樣做,就是不要讓我們的關係降溫。從她講話的口氣可以聽的出來,雖然沒有見過幾次面,她似乎已經把我當成一個老朋友了。在一次通話的時候,我得知她老公要隨領導出國「考察」,我覺得機會終於來了,這下我可要來真的了。

在她老公走後的第二天,我給他打電話說:「晚上到我家來坐坐吧,而且正好有個朋友想出國,所以想向你問問有關換外彙的問題。」沒想到,他很爽快的就答應了,呵呵,有門兒……我開始在家裏做一些必要的準備……晚上7點左右,她來了。手裏還拎著很多吃的,還有不少零食,呵呵。她今天穿的是制服的裙子,長筒絲襪,黑色高跟鞋。

好美的腿呀……看上去就眼饞。不是很瘦的那種,而是很圓潤,看上去很有彈性。

「你的那個朋友呢?」她問我。我哪裏來的什麽朋友啊,正好全是我騙她的,不過我已經想好對策了。我說:「他說家裏有事,要過一會才能到,等一等吧。」她沒有懷疑,於是我們坐下又聊了起來。我是一個有幽默感的人,給她講了不少笑話和有趣的事情,把她逗壞了。而且爲了試探她,我還講了幾個黃色的小笑話,她也沒有什麽反應,行,不錯!

我們說了大概有一個小時,突然我的手機響了。其實這都是我預先準備好的,於是我裝模作樣的接起電話。接完電話,我告訴她說:「我的那個朋友的老婆病了,今天不能來了,真是不好意思。他還讓我向你道歉呢。」她先是一驚,隨後就說:「沒關係,既然來了,就咱們倆吃吧。」嘿!好,我等的就是這句話。

「我都準備好了,菜也買好了。我們自己做吧。」「好啊,我幫你!反正我也沒事。」我們兩個一起進了廚房,開始一起忙起來。呵呵,怎麽有一種兩口子的感覺呀……感覺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不一會就好了。吃飯的時候,她沒停了誇我,說我是個好男人,結了婚肯定是個好老公。看樣子很真誠,不象是虛情假意的奉承話,再說了,她奉承幹什麽我呀。喝過幾杯紅酒,她看上去有些醉意了,兩個臉頰紅紅的,很是可愛。她開始說起她的老公,她說當時她要嫁給他是不光是覺得他人長得帥,而且覺得他家裏條件很好,而且他老公自己也在一個很好的單位,掙錢也多,覺得很有保障,沒有什麽後顧之憂。可是誰哪知道,結婚沒幾天,他老公就好像膩了一樣。對她沒有像談戀愛的時候好了。而且經常出去尋花問柳。看得出來,她很是傷心。我借著安慰她的機會,抱住她的肩,她下意識的推開了我。其實這無所謂,因爲在我靠近她的一刹那,我已經把春藥放進她的酒杯。那是一個好朋友從國外買來的,據說很有效。今天就用在她身上了。

「來吧,幹一杯,忘了那些不愉快的。」我說。她說,好的,然後就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了。看她喝了有春藥的就,我是又緊張,又激動。然後我故意岔開話題,談一些上學的往事,工作的經曆等其他的事情。談到這些,她的情緒也開始有所轉變了。我之所以這樣做一是爲了調和氣氛,不要那麽壓抑。二是因爲我想看到一個很正經的白領女性是如何在春藥的作用下變成蕩婦的,呵呵,我卑鄙吧……

說了一陣子,大約有二十幾分鍾的時間。我開始覺得她臉上的紅色開始加深,而且有些坐不住的感覺,也不敢跟我對視。我覺得應該是藥力上來了,心中不由得暗喜。這時,她起身說要上衛生間。但是從衛生間出來以後她卻直接坐在了沙發上,沒有回到飯桌。看來她是「不行」了。我趕忙走過去說:「怎麽了,是不是不舒服呀?」她說:「沒什麽,有些頭暈,大概是喝得太多了吧……」說完,她不自覺的倒在了我的肩上。我緊貼這她的身體,明顯的感覺她的心跳很快,氣息有些急促。我不失時機的抱住她,把嘴巴湊到她的耳朵邊說話。

「沒事的,由我呢!」她「嗯」了一聲,我覺得可以開始了,便在她的耳邊吹起,並舔她的耳垂。

她開始有些小掙紮,但很快便不動了,任我擺弄。於是我開始舔她白嫩的脖子,舔了個遍。她嘴裏不時發出「嗯」,「哼」的呻吟聲,呵呵,大概是被我舔爽了吧。舔完脖子,我開始吻她的小嘴,她很配合的張開嘴巴,讓我的舌頭伸進去。

我的舌頭在她的口腔裏面亂攪,享受著她的唾液的味道。

與此同時,我的手也沒有閑著,從下面伸進去,摸他的乳房。感覺好軟呀!

像面團一樣,手感舒服極了!兩個乳頭已經勃起,硬硬的。我用手指不停的捏玩!玩完乳房,我開始撫摸她的大腿。肉色的絲襪,摸上去感覺很舒服。我逐漸地像根部靠近。原來她穿的不是連褲襪,而是普通的雙筒絲襪。於是我把手掌整個放在她的陰部上,輕輕地撫慰。一開始,她的兩腿試圖加緊,不讓我摸,但是過了一會就不抵抗了,大概是管不住自己了吧。我趁勢把手伸進她的內褲,呵呵,早已經洪水泛濫了,真是個小騷貨……摸了一個夠以後,我把她抱了起來,走進臥室,把她輕輕地放在床上。我一遍吻她,一遍退去她的衣服,並把她的發卡拿掉,頭發散開。但是我沒有脫她的絲襪,因爲我覺得帶著絲襪做愛,很有感覺。脫完她的,開始脫我的。我很快就把自己扒了一個精光。然後順手打開早已經準備好的,藏在暗處的DV攝像機。

然後我迫不及待地壓在了她那柔軟潔白的肉體上。

靜真是一個天生尤物。大大的乳房,軟軟的。雖然有些下垂,但並不能掩飾她們的美麗。紅紅的乳頭,就像誘人的櫻桃,等著我吃。我也是急不可待,張開大嘴,貪婪的吸吮起來……靜開始發出「啊!啊!」的聲音,但是並不大,這更刺激了我的性欲。吃完乳房,我把她反過來,舔她的背。

估計以前沒有人這樣玩過她,她好像很是舒服。我遍舔遍吻一直吻到她的屁股。靜的屁股很翹,但是摸上去卻和乳房一樣,是軟軟的。我開始張開大嘴,用牙齒輕輕地咬她的屁屁,並用舌尖舔。我一絲不苟,把整個屁股舔了一個遍。然後,我扒開了她的屁眼。

靜的屁眼長得真是漂亮,因爲不是像其他人一樣是粉紅色的,而是有點桃紅色,就像她的乳頭一樣。說實話,這種屁眼我只在A片裏面見過沒想到今天玩到真的了……好開心呀……我拿起一張消毒面巾紙,把屁眼擦了擦幹淨,然後就舔了起來。我有這個愛好,就是除了口交以外,我喜歡給美女舔身體和屁眼。尤其是舔屁眼,我覺得可以更大程度上刺激她們的性欲。她輕聲的呻吟著,並小聲說:

「髒的,不要舔……」我根本不理她,繼續我的工作。我一遍舔屁眼,一遍把兩根手指伸進了她濕濕的陰道,她的叫聲開始有點大了。

爲了看到她淫蕩的樣子,也是爲了舔她的陰道,我把她翻了過來,正面向上。

我又拿了一張消毒面巾紙,把陰道擦幹淨。靜的陰道是蝴蝶B。就是兩個小陰唇比較長,露在大陰唇的外得滿那種。她的陰毛也很多,都張到屁眼邊上了,一看就是浪女一個……我開始用舌頭和嘴唇玩弄她的私處。弄得她閉著眼睛,不停的呻吟,呼吸急促,胸脯一起一伏。看到她的這幅浪模樣,我更是性欲大作。

我把舌頭卷起來,伸進陰道裏面舔,有時還從屁眼開始舔起,一直添到陰蒂上。

我不時地用嘴吸她的陰蒂,每吸一次,她的身體都會輕輕的振一下。

舔的差不多了,我覺得改來真的了。我又趴在她的身上,和她亂吻了一通,然後問輕聲她:「舒服嗎」「嗯……」「哪裏舒服」「下面……」「想讓我操你嗎」「想……」我毫不遲疑,對準陰道,把弟弟插了進去……爲了幹得更爽,我把她的雙腿架在我的肩上,這時我覺得龜頭宣傳到她的子宮口了,呵呵,真爽,操啊……她一開始還有些矜持,但過了一會就開始浪叫的了,聲音不小,我都擔心鄰居聽到。

這個姿勢幹了一會以後,我開始讓她側躺,然後把她的大腿橫著劈開,操她。

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因爲這樣可以最大程度的插陰道,呵呵,是以前一個姐姐教我的。

我操了她大約有半個小時吧,幾次要射出來,幾次都憋住了,雖然我知道這樣做對身體不好,但是爲了很好的享受一下靜,我豁出去了。最後終於射了,當我覺得快射的時候,我拔出弟弟,射在她的肚子上了。

我拿起紙巾,把我們都操幹淨。只見靜像死人一樣躺在那裏,一動不動。但是氣息仍然還很急促。我也開始覺得累了,便把她抱在懷裏,混混沈沈的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一看靜,我大吃一驚,只見她兩個大眼睛在直勾勾的看著我。我不僅問了一句:「你要幹什麽?」看都我愛這樣,她笑了:「傻德行!看你睡的挺香的,沒叫你。你怕什麽?」我這才放下心來。但是她的臉馬上沈了下來,說:「你敢欺負我?」我說:

「沒有啊,是你自己原意的啊!」「不對!你是趁我醉了,才把我……」(呵呵,傻丫頭,她還不知道春藥的事情呢)看她這樣子,我覺得不是在真很著急,只不過是在耍一下脾氣,找一點心理平衡而已。呵呵,裝什麽呀裝。不過既然你裝,我也有辦法對付你。

我說:「真的是你願意的,我可有證據。」「證據?什麽證據?!」我不慌不慌不忙地拿出我藏在暗處的DV。她一看這個,臉色都白了:「不會吧!你難道……」。我很壞地笑了一下:「對呀,我全都拍下了。」說著,我打開了播放功能,攝像機裏面立即傳出她那淫蕩的叫床聲。她一聽,臉馬上紅了起來:「哎呀,快關上!羞死人了!」把DV放回原處,回來上床,抱著她。她掙開我的手臂,眼裏有了淚花:「我這做的是什麽事呀……」說完,眼淚落下來了。

我再次抱住了她,說:「好了,這都是我的錯,我該死。你要想打就打我好了,只要你出氣。」她沒有說話,還是在哭。我接著說:「其實這也不怪你,你不想想,你老公那麽有錢,他背著你在外面找了多少女人,你清除嗎?」她擦了擦眼淚。低頭,半晌無語。我看有門兒,就順勢把她往自己這邊拉,她慢慢的,頭又靠在了我的肩上。我心中大喜,哈哈,好了,沒事了。

又過了一會,我說:「你累嗎?」「有點,你呢?」「呵呵,和美女做愛,怎麽能累呢!」「討厭,占了便宜還嘴貧……」「真的,和你做愛真的很舒服。你是我接觸過的,做愛最爽的女人。」我沒有說謊,真的是這樣,心裏話。

她聽了,臉一紅:「討厭,不許再說了。」「呵呵,還裝正經,難道你不爽?」「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舒服,不過喝醉酒做的,我好像沒有感覺一樣。不過……」「不過什麽?」「不過我叫的聲音怎麽會那麽大呀?」呵呵,當然大了,有春藥呀,但是這不能跟她說。

我回答她說:「呵呵,這很正常呀,這是你的本性呀!」她狠狠地打了我一下:「去死!討厭!」我抓住了她的手,又把她拉倒懷裏,輕聲問她:「想不想再來一次?」她矜持了一下,輕輕點點頭。

於是我們馬上又開始了第二次做愛。

可能是因爲春藥的藥力已經消退了,開始靜顯得很是拘禁,有些放不開。我吻她的時候,她不敢看我,呵呵,真實裝純……我我還是從舔她的耳朵和脖子開始。我一只手抱著她的頭,一只手撫弄她的陰部。我的手指還時不時地鑽進她的小穴。不一會,她的性欲就又上來了。呵呵,心裏面真有成就感呀!這次我沒有浪費時間,直接把臉貼在了她的私處,貪婪的吃了起來……並故意發出一些聲音刺激她:「哇!你的陰道水很多呀……」「討厭,別說了……啊……」她越不讓說,我就越說,呵呵,我要好好地刺激她一下。當我添到她的屁眼的時候,她「啊」的叫了一聲,嚇了我一跳。

「怎麽了?」我問。

「哦,沒事,只是覺得……怪怪的……」我知道,這是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於是就說:「我舔你的屁眼,你爽嗎?」「嗯,從來沒有人舔過,很舒服。難道你不嫌我髒!?」「呵呵,我喜歡你還來不及呢,怎麽會嫌你髒呢!」於是我繼續努力工作。

她也沒有再說什麽,只是輕輕地呻吟著,享受著。

等我舔夠了,我停了下來,對靜說:「好了,該你給我舔了。」她好像沒有什麽心理準備,「什麽?我給你舔呀……」「對呀!我讓你爽了那麽長時間了。怎麽,你不願意?」她紅著臉,低下了頭,「可是……可是我不會舔呀,我從來沒有過……」我心中暗喜,呵呵,不會正好,正好我來調教你一下,呵呵,這可是一件刺激的工作呀!

「不要緊,我教你呀。來吧!」說著,我平躺下來,並讓靜跪在我的兩腿之間,「好了,開始吧!」她也學我的樣子,拿起一張消毒紙巾,擦了擦我的高聳的弟弟。然後就怯生生的開始了她的第一次口交。一開始,她只是用嘴唇吻我的龜頭,並用舌尖輕輕地碰了幾下。這哪行呀?!於是我開始教她:「來,把雞巴吞到嘴裏面吸,就像小時候吸手指一樣,知道了嗎?」她點點頭,開始按照我的吩咐做了。不錯,這次有感覺了,呵呵……進一步指點。

「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就像吃棒棒糖一樣。」她不回答,只是認真地做著。

「噢……好舒服呀,你舔的我好舒服……」(要口頭表揚一下嘛,嘻嘻……)「現在你的嘴巴就是陰道了,你要用力吸我的雞巴,還要上下動。」靜的悟性真的挺高,不一會就學會了。而且還自己發明了「新花樣」,用舌頭從弟弟的根本添到龜頭,這我可沒有教她,呵呵!會舉一反三了!

我撫摸著她的頭說:「好了,再來舔我的蛋蛋吧!」「好的!」她答應一聲,就開始舔我的蛋蛋。

「別光用舌頭舔,要含到嘴裏再吐出來!」她乖乖地照辦。舔了一會,她突然問我:「可以給你舔屁眼嗎?」「當然了!」剛才我還怕她不願意呢,沒想到她自己卻提出來了,呵呵,真夠意思!「好,開始吧,還記得我怎麽舔你的嗎?就哪樣舔我……」「好!」她開始舔我的屁眼了,而且舔的很是認真賣力,真是然我有些感動了。

「你舒服嗎?」她問我。

「舒服,你舔的真好!來,你把屁股轉到我這邊來,我也給你舔……」「呵呵,你真會玩兒!」說著,她把屁股轉到我的這邊。她的小穴暴露在了我的臉上。我先是用手指哇了兩下,呵呵,好多水呀!我用紙巾擦幹淨,然後就開始貪婪地吃了起來。

我的陰部是完全屬於她的,而她的陰部也是完全屬於我的。我們兩個都在肆無忌憚地「攻擊」著對方最隱密的私處,心裏有說不出的快感。她被我舔的淫水不止,嘴裏面由於含著我的大雞巴,所以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更是刺激了我的獸欲。

「來吧,我來操你吧!」我把她轉過來,一下插進她的淫穴。我覺得我是在用最大的力氣操她,每一次都插的很深。而她卻沒有剛才叫的聲音那麽大了。我知道,這是因爲春藥的藥力過了,她也有理智了,害怕別人聽到。而且或許她的內心還有一些矜持?這些我都不管,我只知道用力的操她,她的一切,此時此刻,都是屬於我的!

由於剛才射了不少,這次幹的時間要長一些。我們換了很多姿勢,最後,我把精液射到了她的屁股上。我們緊緊的抱著一起,都喘著粗氣。

「這次爽嗎?」我問她。

「嗯,你真行,會那麽多。」「呵呵,一般吧。」「你是跟誰學的?肯定『糟蹋』了不少良家婦女吧?」「說什麽呢?別瞎說啊!我這全是從A片上學的。」「不學好!」「學好?學好了,你還能這麽爽嗎?」「壞蛋一個……」「呵呵,你也應該看看A片,學一些好玩的東西。」「好啊,有機會你給我看。」說完,她看了一下手機。

「哎呀,都這麽晚了,我要回家了。」「你老公不是沒有在家嗎?你就睡在我這吧。」「不行,我得回去。如果我不回去,怕鄰居懷疑,會招出閑話來的。」我想了一下,她說的也對。於是就放她回家了。

我們收拾好衣服,她洗了洗臉,稍微化妝了一下就要走了。

「我送你回去吧。」「不用了,讓人看見就不好了。好在我就住在旁邊,不會有事的,放心吧。」「也好,路上小心。」「好的,你好好休息,今天你夠累的了。」「嘿嘿,累也是幸福的。以後你還來找我玩嗎?」「嗯……看情況吧……我走了。」說著她走出了房門,上了電梯,下樓了。

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我走到陽台,往下看去。過了一會,她走出了樓道,走了一會,她突然擡起頭來,向我家望去。見我占在陽台上,便用力向我揮揮手,然後轉身走了。我一直目送她消失在街的拐角處,才關上窗戶。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床上亂七八糟的,仔細一聞,還留有靜的體香。回想剛才的一切,回想她的乳房、屁股、屁眼、陰道,還有那淫蕩的叫床聲和欲仙欲死的表情,一種成就感和說不出的快感用上心頭。

在靜的老公出國的十來天裏面,我們見了三四次次,一共做了兩次愛,算上第一次。我覺得她已經成爲了我的情人了,而且也成了好朋友,呵呵。

女人是需要人來愛、來依靠的。她們的心眼都很小,肚子裏藏不住什麽事情,不管是高興的還是不高興的,她們總想即時找人傾訴出來。靜也不例外。從那以後,她俨然把我當成了知心的朋友,有什麽心裏話都要對我講。我也從沒有辜負過她,每次都細心地聽她講述,陪她聊天。呵呵,真想不到,做愛竟然做出了一個好朋友。由於住的比較近,我們接觸的之後總是很小心,生怕別人發現什麽。

我逐漸從這種「偷情」的生活中體會到一種樂趣。記得有前輩說過:「明娶不如暗偷。」現在有些明白此中的滋味了!

人就是這樣,要倒黴就事實不順。但要是走運,就一順百順。可能是迷信,也可能是心理作用。但我真的我就覺得自己當時很走運。

喜歡就讚一下!!!
4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與表叔的對話
輪奸鄰家的姐姐
淫妻麗珊
鄰居少婦誘拐我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淫蕩女大學生
處女被醫生操的爽啊
女醫生幫我射精–真實的體驗
熱門小說:
別人的老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