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三個男人 人妻熟女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說話沒有人敢不聽,但溫柔的媽媽說的話我沒有一句敢不聽。

家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挂有母親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間的牆上就挂著三幅,我認爲是最美的三輻。

一張是母親將左腿高舉過頭,我很難想像平時溫柔高貴的母親能有這麽強的柔韌性;一張是母親被一個青年男子高舉過頭,雙退呈180度的劈叉;母親好幾次紅著臉要將這幅相片換掉,可我總是哭鬧著不肯;最後一張是母親的練功時的站立著的休息照,相片上的母親只有22歲,清純的眼神望著窗外。

當我從母親衆多的相片之中挑出這一張時,母親非常高興,抱著我狠親了幾口,因爲這也是她最喜歡的一張。

母親年輕時是芭蕾舞演員,所以沒法留趾甲,平頭的芭蕾舞鞋極大地限制了母親的美足。退出舞台後,現在母親即使在家裏也要穿著她喜歡的高跟鞋,她認爲這樣可以使自己不懶散,小腿的肌肉時時處在繃緊的狀態。母親的美足無疑是一流的,我看過許多色情雜志上專門拍攝美足的照片,可沒有比得上母親的。

母親穿高跟鞋的時候很少穿絲襪,即使穿絲襪也絕不穿那種腳趾頭加厚的那種,她要充份展示她腳趾甲的美麗。

母親有一個專門的修腳師布蘭克,這家夥豔福不淺,每次精修我母親腳趾甲的時候總是甜言密語的把我母親哄得滿臉通紅,好在最後逐一親吻他手下的藝術品——我母親的腳趾甲。不過我真的很佩服他的手藝,他把母親的腳趾甲修得一根根長長的,呈橢圓狀,大麽趾甲稍稍內尖,更顯妖冶。

塗上深褐色的指甲油,穿上暴露著整個腳背的高跟涼鞋,母親的腳顯得高貴不可逼視,卻又淫蕩無比。

母親的身高是1.73,鞋的尺碼是42碼,五趾修長,大麽趾微微上翹。我經常偷拿母親的高跟鞋手淫,光是幻想著母親的美腳就足夠我噴發不止了。

我私下裏有個願望,就是讓母親穿每一雙她的高跟鞋讓我玩個遍,當然這只是個夢想,而且母親的高跟鞋式樣層出不窮。沒有墊厚襪頭的絲襪包不住母親橢圓形的腳趾甲,所以母親一雙絲襪一般只穿一次就扔掉,這些絲襪和母親的高跟鞋一樣,成了我手淫極好的工具。

家裏雖然有十幾個傭人,可勤勞的母親還是喜歡自己燒菜給家人吃。我和父親也最喜歡母親燒的菜。

我經常通過安裝的攝像頭偷看父母親做愛,雖然攝影頭只能看個大概,但還是非常刺激。

嘗遍各國佳麗和試過無數種玩法的父親,已經很難有什麽刺激可以使他勃起了,母親美妙的裸體只能使他陰莖無奈地動兩下。但母親只要穿上高跟鞋,裸身往那一站,或者再擺個芭蕾舞腳尖點地,雙手向上的姿勢,父親的陽具馬上就行舉槍禮了。

這時候的母親總是暈紅著臉,爬上床去,投入父親的懷抱。父親很粗暴地將母親壓在底下,很快地進入,進入後的父親又顯出他身經百戰的勇猛,激烈地操弄著母親,母親不時地發出呻吟聲以助父親的淫性,她自己也得到極大的快感。父親往往要幹母親數百下才射精,而這時候的母親早已美眸迷離、鬓橫鬟亂了。

父親雖然好色,但還是很愛母親,我常聽他笑著對母親說只有你才是我的歸宿,通常母親這時候臉都紅紅的。

父親通常對一個情婦感興趣的時間不會超過半年,然後就會回到母親懷中。母親雖然對父親非常不滿,但也無可奈何。

郁文的出現改變了這種現狀。郁文實在太美麗了,她有比母親還要高挑的身材,如果說母親屬於溫柔高貴形的美女的話,那她就屬於開朗隨和形。更重要的是,郁文也是個芭蕾舞演員,而且是母親原先的芭蕾舞團的新任白天鵝。在這一點上,母親最自卑。因爲郁文才22歲,就得了許多母親過去夢寐以求也沒有得到的舞蹈大獎。

我一樣偷窺過郁文和父親做愛,在郁文面前父親好像個年輕人,郁文的一個笑容就能使他勃得直挺挺的。當郁文穿上芭蕾舞鞋,來段裸體芭蕾舞,父親甚至跪在地下,懇求女神的賜愛。

有一段時間,我發覺我看郁文手淫的次數竟然超過了看母親手淫的次數。

我對郁文不知道是應該感激還是懷恨。她使父親疏遠了母親,已經三、四個月沒進母親的臥室了,卻使幽怨的母親更經常的來陪我玩。

我心裏對父親羨慕得要命,他有母親,現在又有了郁文,可真是成仙了。我不像父親那麽貪婪,我有母親就夠了。

自從發現郁文在我心中有取代母親,成爲我新的性幻想對象之後,我對郁文就有一種懼怕心理。到晚上,我只有跑到母親房間去睡覺,才能逃避偷窺父親和郁文做愛的欲望。

母親開始是拒絕我到她房間裏睡的,後來禁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在哀求的時候,我心裏還有一種快感,心想:你要是拒絕我,就別怪我幻想別的女人。

母親最後還是同意了,這使我的偷窺行動有了質的提高。

我可以抱著母親的腳睡覺了,睡覺前我還喜歡舔吮母親的腳趾頭,母親發覺我有這個癖好後,幾次想阻止,都被我淚汪汪的武器擋回去了。母親後來也逐漸屈服了,甚至洗去了腳上褐色的趾甲油,好方便我吮吸。

幾個月內,我數不清有多少次我一邊吮吸著母親的腳趾頭,一邊手淫達到高潮的。

大概是淫欲過度,母親發覺我臉色很難看,強拉我去看醫生,醫生也看不出什麽毛病,叮囑母親多給我吃一些有營養的食品,他怎麽也想不到一個10歲的小孩會瘋狂手淫吧!

從醫院出來之後,外面的陽光照得我很舒服,我跳進媽媽的懷裏,要她抱,母親忍俊不禁,開懷大笑,她說那個醫生真是莫名其妙,我們家哪天不是好幾頓的山珍海味。我好久沒見母親那麽高興了,伏在媽媽的懷裏,我心裏也莫名的高興。

母親愛上了她的小情郎——白馬王子喬治,腳趾甲上又重新塗上了深褐色的趾甲油,並且不讓我吮吸。經常半夜趁我睡熟了,偷偷跑出去和他約會。

第二天我看著母親神色開朗,一副昨夜受到滋潤的模樣,我就妒火攻心。無可奈何之下我想到了我爺爺,沒有人不知道爺爺的神通廣大。

沒想到爺爺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意,他讓我進了一間暗室,和我一起看幾盒錄像帶。

那是母親和喬治偷情的錄像帶,自以爲行蹤隱秘的母親,她一舉一動都被錄像帶拍下來了。看著母親在喬治的家中和他一起共舞,演出的當然是白天鵝和王子那出戲,最後白天鵝竟然跪倒在王子腳下,吮吸王子的陽具。演出裏可沒有這個劇情!

爺爺看出了我的煩躁,拍了拍手,門開了一下,又很快關上了,一個女人滑了進來,不聲不響地解開我快撐破的褲裆,給我口交。我藉著錄像帶的余光看清楚這個女人的臉龐,竟然是我的另一個夢中情人——郁文!

一邊看著錄像上母親躺在喬治的身下激動得飲泣,一邊享受著郁文絕妙的性服務,我很快就噴了。噴過之後我腦袋有了一絲清醒,我對爺爺的崇拜達到了恐懼的地步。

你父親的眼光不錯,爺爺不急不緩地道,你母親是我所見過最美麗的女人,而且風騷、性感。頓了一頓,爺爺繼續道:我老早就想把她騎在胯下了。爺爺看到我的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的眼神,笑道:我起碼有數百種方法可以使你母親心甘情願地和我交合,可我至今沒有實施一種,主要的原因爲了你。爲了我?我吃了一驚。

她是你的母親,在沒有你的許可之前,我是不會上她的。爺爺道。

我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爺爺今年66歲了,可供玩樂的時間不多了,因此今天你要做出決定。接下來爺爺說出了讓我銘記一輩子的話,你願意和我一起共享你的母親嗎?這時候銀幕上出現的是母親臉部的大特寫,母親激動得哭泣的臉龐,她的熱吻雨點般落在喬治醜陋的陰莖上。確實像爺爺說的,母親是最棒的,現在在我的心中完全充滿了對母親的愛與恨,郁文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她能在一個臭王子的體下淫賤地悲吟,爲什麽不能是我呢?

我作出了我這一生第一個重大的決定,我答應了爺爺,和他共享我的母親。我很奇怪,爺爺根本不在乎我父親怎麽想,或許在他的心目中,母親也是最神聖的吧?

接下來,難以致信的事,身爲黑社會教父的爺爺竟然和我做了十分詳細的規劃。

從母親做愛的傾向來看,她可以跪倒在一個十幾歲的、不值一名的演員腳下痛苦,說明她有極強烈的被犯上的欲望。而且和喬治的每一次做愛她都是在替喬治口交之後就已經達到了數次高潮,說明她是一個性感非常強烈的女人。爺爺細細地分析著,我見到他眼中閃動著綠光。

因此要真正俘獲母親的心,是我必須也要成爲一個王子,一個超過喬治的真王子。

爺爺下了這個結論。

我嚇了一跳,爺爺接著又說:從今天起,你住在我家,我給你請全美最好的芭蕾舞教師。我幾乎暈了過去,那不是要離開我母親很久的時間?

孩子,以後你就會知道,沒得到的東西是最好的。爺爺感歎道,而且在我的計劃中,我和你都是以另外一種面目去占有你的母親,這樣會給我們帶來持久的新鮮的快感。我呆呆著聽著,頭腦發木,想不出我將以什麽面目讓母親在我腳底下悲泣,一個芭蕾王子?

並且今後在你的生活中,你要對你母親保持高度的尊重,她生了你,這是最主要的。無論她以後在你的胯下多麽放蕩,那只是每個人雙重性格中的一面;而她另外一面,永遠是小約翰聖潔的母親。爺爺說完這段話,臉上似乎閃耀著神聖的光輝。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一切就讓萬能的爺爺去安排吧!

爺爺要將我帶走一年,連父親都無法阻止,他或許也知道爺爺要把我培養成他的接班人,因此表示贊成。媽媽可不願意,她摟著我哭了一整個晚上。我心裏卻充滿了一種報複的快感,將頭埋在她寬闊的胸前,嗅著她溫柔的體香,幾乎要醉過去了。

小甜心,媽媽一個星期會去看你一次,你可不要把媽媽忘了哦!那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去和喬治淫交?我心裏惡狠狠地想著。

媽媽見我不做聲,以爲我心裏也和她一樣難過,抱著我哭得更厲害了。

到了爺爺家,迎接我的是地獄般的生活。我每天要練10個小時的芭蕾舞基本功。

爺爺故意讓我知道他每天晚上都在看母親和喬治的現場直播,卻不讓我看一眼。我累得連抗爭的意識都沒有了,通常是練功完倒頭就睡,第二天起來接著練。

母親每個星期天都來看我,爺爺只允許我和她見一個小時的面,當然不讓她知道我正在練她的老本行。

母親得到喬治的滋潤,越來越豔麗了,眼角透著一種春情,讓我心癢難搔。每回母親走後,我都發了瘋似地苦練,直到精疲力竭。

或許我身上有母親遺傳的芭蕾因子,我的芭蕾舞功力突飛猛進,連那個全國最好的芭蕾舞教師都贊不絕口,不過他絕對猜不到刺激一個八歲小孩玩命練芭蕾舞的原因,竟然是爲了要奸淫他的母親。

短短半年過去後,我已經成了芭蕾舞的小王子了,芭蕾舞老師對我爺爺誇口說,我是全美國同年齡中最棒的芭蕾舞者了。爺爺十分滿意,當場賞了他十萬美元。

看,只要你想辦一件事,是沒有辦不成的。爺爺看著連走路都墊著腳尖走的我,笑著說。

爺爺,我現在感覺到我就是一個王子。我空來了個劈叉。

好,現在我們可以給你母親一個驚喜了,我的阿拉伯王子。於是我成了會跳芭蕾舞的阿拉伯王子。

精致的人皮面具戴在臉上一點也不會覺得不舒服,鏡中的我有著少年維特一樣英俊的臉龐,而我的化名就是維特,我知道我母親將要見到的也是這副臉龐。

第二章 雙重性格

爺爺這個大導演不慌不忙地安排著每一場戲。先是母親收到了喬治的芭蕾舞比賽的門票,我當然也參加了這個芭蕾舞比賽。

因爲我的身材和15歲的少年沒什麽兩樣,所以報了15∼20歲組,和喬治比賽。

我知道我一定要贏,因爲爺爺向我保證喬治不是他步下的棋子,只是他吩咐了別人不許打擾喬治,喬治才這麽安然地霸占我母親將近一年。如果我輸了,爺爺和我這半年的心血就白費了,就要從頭再來。

我知道我會勝,因爲我有著對母親無窮的愛,這種愛是喬治遠遠及不上的。

我憑著我對母親愛的狂熱演繹了一個全新的王子,連爺爺後來說他都難以置信,說我在台上的表演使得他都熱血沸騰。評委們一致給了我滿分。

在我之後上台的喬治士氣受了影響,雖然我看到母親滿懷期盼地看著他,但這可不是她和喬治在家中淫蕩的芭蕾舞。

喬治只列第4名,我想他和我同時都明白了沈迷於淫欲的惡果。

之後的幾天,舉行了盛大的芭蕾舞演出,我的表演依然無懈可擊。母親每場必到,在我接受觀衆送上來的鮮花時,我看到母親好奇和期盼的眼神。

失利後的喬治再也不像個王子,而像個暴君。母親在和他跳芭蕾舞時,也沒有了往日的激情,自然被按著頭進行口交時,也不會激動得痛哭了。

母親雖然水性揚花,但不是那種拿得起放不下的女人。爺爺告訴我,這又是他欣賞母親的優點之一,外表柔弱,內心卻堅強。

喬治似乎忘記了他和母親身份的差別,當有一天母親端莊高貴地約他出來,告訴他一切都已經結束時,他竟然威脅母親他手上有他們交歡的錄影帶,要母親拿一百萬來贖。

此時的母親只恨自己過去瞎了眼,不過她毫不猶豫就簽了張一百萬美元的支票。看著喬治貪婪地拿著這張巨額支票,母親頭也不回就走出了餐廳,再也不願意多看這男人一眼。

當然,貪婪的喬治並沒有什麽好下場,其實在爺爺嚴密的監視下,他根本就拍不到什麽錄影帶。

回到家,母親像小女孩似的痛哭了一場,在她心中完美的王子形象徹底破碎了,我想此刻在她的腦海裏,會不會浮現出我維特的臉龐?

過了幾天母親沒有收到喬治的錄影帶,心中有點忐忑不安。她去到了喬治家中,發覺他竟然失蹤了,母親帶著個疑問離開了喬治家。

接著,爺爺的第二出戲上場了。

我這個傑出的芭蕾舞者當然屬於全城最有名的王子芭蕾舞團,就是我父親所掌握的芭蕾舞團,母親可以隨時到戲院的包廂裏看我演出。只要有母親在,我就跳得非常狂熱,直到有一天母親在後台約見了我。

接下來的事情母親做夢也想不到,甚至連我也想不到,爺爺這個大導演又給了我一個驚喜。

我置身在一個阿拉伯的大宮殿之中,我真的成了一個阿拉伯王子。

母親此時被帶到一個房間中,透過房間的玻璃,可以看見各國佳麗匍匐在我的腳下,親吻著我的鞋面;而我則跪在地上,向阿拉伯王公——其實是我爺爺磕頭。

在我選中一名美女之後,其他的美女都退到爺爺身旁。

那名美女名叫志津子,日本人,年齡在25歲左右。當她幫我脫去長袍、露出我白白的陰莖時,就已經激動得飲泣了。

我才10歲,陰毛還沒長出來,但我的陰莖勃起時已經有10厘米長,陰莖體和龜頭仍然保持著奶油般的顔色,我想,光是這一點就可以讓母親崇拜得不行了。

在志津子幫我口交的過程中,爺爺也挑選了一個佳麗,那名佳麗坐在爺爺的身上,使爺爺不用動就可以享受快樂。當然,他們的姿勢是橫向的,這樣爺爺才能扭頭看著志津子給我口交。

這是爺爺安排中很重要的一環。

演出結束後,我來到了母親房間,遞給她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如果進宮,就必需遵守這個規定:性交時是沒有自由的。在這裏,王公和王子性欲的滿足是最主要的。我扮演的是一個沈默寡言的少年,一是怕母親聽出我的聲音,另外也可以加強母親對我的敬畏感。

早已經迷失自我的母親當然選擇了進宮。

之後有一個阿拉伯總管告訴母親這裏的所有規矩,女人們平時都是自由身,但不能和別人性交,必須將性欲留到星期六這一天,在王宮裏集中,淪爲性奴。我想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心中肯定松了口氣,因爲星期天是她到我爺爺家探望我的時間。

我曾經向爺爺抗議,一周只有一個周六,是不是太少了點?

那樣她才能不迷失自我,在現實和幻想中取得平衡。爺爺道,我不想毀去一個關愛你的母親。我只能期盼下周六的到來。

第二天是星期天,母親來看我時,我發覺她眼中有著一種迷茫的期待,心想爺爺說的話沒錯。

爺爺今天破例給我們一整天,我纏著媽媽,讓她帶我到迪斯尼樂園去玩,白天的陽光和親情,終於使母親露出慈愛和開朗的笑容。

星期六終於到來了。

一大早母親就驅車來到王宮,她今天刻意打扮得非常漂亮,穿上了她新買的高跟鞋。

這雙黃色的鞋嚴格說來不算是涼鞋,穿上它們,母親的每只腳露出兩個腳趾,腳背被分割成兩塊露出來,顯得非常的悶騷。

可到了王宮中,母親才知道一切的打扮都是白費勁。她被脫光了衣服,重新由專人洗浴,甚至洗腸,白天只允許喝些水果汁。

母親照著鏡子,焦急卻又害怕夜晚的到來,她告訴那些仆人,能不能給點粉讓她遮去眼角的一絲皺紋,可那些仆人都像是又聾又啞,根本沒人理她。

終於到了晚上。母親看到了她的晚禮服,一套白天鵝芭蕾舞裝。母親吃驚得說不出話來,但她還是穿上了這套服裝,此時她的陰道就已經濕了,因爲這是她最喜歡、最熟悉的性前戲。

但是母親發現沒有芭蕾舞鞋,地上放的是她那雙新買的悶騷鞋。

母親就以這麽奇怪的穿著站到了大廳中央,到了此刻,她才發覺她的穿著有多麽特殊,其他所有的美女都是赤裸著身體,打著赤腳,一絲不挂,但臉上都化著濃裝,唯有母親不施鉛華。她頓時覺得如抱針氈,她甯願跟她們一樣脫得一絲不挂,也不願意穿著這套滑稽的芭蕾舞服。並且她想,自己是否太自不量力?因爲這裏的任何一名美女都年輕,而且漂亮得驚人。她心裏想,自己該是這裏唯一超過25歲的女人。

母親努力想往姑娘們身後站,忽然發覺她已經被裸女們圍在了中間。

不用躲了,你就是今晚的公主。王公威嚴又慈和的聲音。

母親此刻頭腦裏一片空白,她只有遵照王公的吩咐去做。

公主,和我們的王子演出一場白天鵝舞吧!讓我來看看你是不是他所說的真正白天鵝。聽完這話,母親又幾乎暈過去。她雖然一直沒有放下芭蕾舞,可這已經成了她做愛前的淫戲,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況且和她共舞的是最新一屆的芭蕾舞王子。

這就是爺爺的心理戰,讓母親由原先高高在上的貴婦,淪爲性奴隸,再進一步暴露出她的短處,使她羞辱。

我摟住了搖搖欲墜的母親,開始了我們的第一場舞蹈。

這是我做夢都在想的事,和母親共舞,我在心裏萬分感激我爺爺,是他使我成爲一個真正的王子。

母親不適腳的芭蕾舞鞋和她略顯生疏的舞技明顯跟不上我輕快的舞步,當她看到旁邊的裸女在一起竊竊私語時,難過得快要哭了。

我突然舉起她,將她往空中抛去,接下來她的動作就是那個挂在我房間裏的相片中的空中大劈叉,當年母親做這個動作時迷倒了無數男人的心,其中包括我的父親。

母親鼓足了勇氣,因爲她相信自己完成這個大劈叉是沒有什麽困難的,她甚至可以做到不止180度。

哧啦一聲,正當母親神采飛揚地完成這個動作時,她忽然聽到這個可怕的聲音,接著是下體一涼。

我接住母親的腰,將母親放下來,母親習慣性地以腳尖點地的姿勢站立,忽然她發覺所有人都在盯著她的下體。她低頭一看,只見雪白的芭蕾舞褲從中間裂開了,成了名副其實的開裆褲,母親的絲絲陰毛暴露在外頭,似乎在嘲笑她的醜態。

高貴的母親從來沒有受到這種羞辱,她癱軟在我的懷裏,雙手掩面,痛哭失聲。四周忽然一片寂靜,母親挪開了手掌,發覺那些美女們全都移到了王公的身旁,沒有人再用一種取笑眼神看著她,換之而是羨慕和妒嫉的眼神。

整個大廳中央只剩下王子和她。王子已經松開了扶著他的手,孤獨地站在大廳中央,等待著她的服侍。

母親哭泣著跪在我跟前,分不清她是委屈還是激動,她顫抖著手,卻又熟練地脫下了我的芭蕾舞褲。這都是從喬治那練來的!這使我剛才對她的憐憫之心消失殆盡,喚起的是對她無情的淫辱之心。

母親見到少年白白的陰莖時,心中的母性洶湧,它是那麽的潔白,那麽的無助,一點也沒有醜惡的感覺,充血的龜頭似乎想和她訴說它的孤寂。母親張開了嘴,含入了顫抖的陰莖。

在那一霎那,我幾乎要融化了,此時的我是一個孤獨的少年,我就那麽挺立著,只讓我的陰莖和母親的嘴唇做著無聲的交流。母親從此成了我的性奴隸,我也回到了家中,重新享受母親給我加倍的母愛。

當然我得兌現和爺爺的協定,實現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在幾次性聚會中故意不選擇母親,而這時候母親只有坐在爺爺身上看別的女人含著我的陰莖。這使她心痛萬分,卻使爺爺和我得到極大的快感。

母親煥發的青春重新使父親迷上了她,母親十分矛盾,因爲少年王子不允許她和其他人性交,包括她的丈夫。但母親還是抵抗不了父親的攻勢,重新回到了父親的床上,我每天晚上都能聽到母親歡快的呻吟聲。

母親滿以爲和父親的做愛可以瞞得過她的王子,她在和王子的交合過程中多了一種罪惡感,這使得她更加興奮。

在一天和王子晝夜不分的性交達到最高潮的時候,母親突然看到了玻璃後被捆縛的父親,王子在她耳邊道:你背叛了我,因此要永遠淪爲阿拉伯人的性奴隸。在絕望中,母親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母親真正成爲了一個性奴,被綁架到一艘船上,在船上,受到數名黑奴的輪奸。當然,最後插入母親的都是我一個人。

新主人給母親戴上了陰蒂環,母親的陰蒂得到充份刺激,變得有小指頭那麽粗。主人說,這樣可以在奴隸市場上賣個好價錢。

未蔔的前途使母親變得淫亂,我只要用腳趾頭挑弄她幾下陰蒂就可以使她達到高潮。

當母親眼睛上著黑布,跨坐在我的陰莖上,使勁搖著頭,飄舞著她的長發時,我心中充滿了對她的愛。

在性奴市場上,母親被脫得一絲不挂拍賣,按預先的計劃,我——維特王子的出現使她泣不成聲,我和一個阿拉伯酋長黑龍競價,他竟然叫出一千萬美元的天價,我沒有帶充足的現金,無奈只有放棄,母親頓時暈倒在台上。

這回連爺爺也沒有預料到這個變化。

等待母親的是地獄般的性奴生活,她日漸憔悴。

但是有一天黑龍帶他到一塊鏡子前,按了一個按鈕後,鏡子成了玻璃,她看到了黑龍的新俘虜——少年維特。母親痛哭失聲,只得委身於黑龍。

我爲了拯救母親,和母親一樣,成了真正阿拉伯王宮中的性奴,這也使母親的生活有了一絲寄托。

黑龍喜歡玩變態的遊戲,他讓上眼睛的維特找母親,維特經常都可以十分正確地摸到母親的身上,母親每到這個時候就一絲力氣都沒有了,癱倒在維特懷中。有幾次,眼看著維特從自己身前走過,母親的心都裂了。選錯對象的維特只能看著母親被黑龍奸淫,他自己則被捆成一團,連陰莖也不例外,被其他的女人奸淫。

但到晚上,黑龍卻始終霸占著母親,讓母親賠她共寢。

看著母親在極度的逆境中盡可能保持平衡,不屈地生存著,我明白了一個女人的偉大。

母親鼓動我進行一次逃亡,說即使死亡也無怨無悔。我問她是否還記得自己的兒子小約翰?母親說,她這樣做正是爲了自己的小約翰。

我和母親偷了兩匹馬逃了出來,後面追兵追了上來,騎術不精的母親在跨越一到土坎時馬失前啼,被掀翻在地上,肋骨也斷了兩根,她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力氣,嘶喊道:快跑!維特,別管我。身後黑龍的毒鞭卷去了母親破爛的上衣,但我的鞭子卻卷住了母親的身體,母親這時候使盡全身的力氣,空一個劈叉向前飛躍。我看到了母親眼中強烈的求生欲望和對我狂熱的愛,我目眩神離,急忙接住了母親。

要死我們一起死。我堅定地將母親摟在懷中,母親緊緊抱住了我,再也不會放開。

黑龍的人圍住了我們,但黑龍卻楞在那,他顯然在痛苦地做著抉擇,母親剛才那個驚豔的動作有如閃電一般,在黑龍的腦子裏劈過。他閉上了眼睛,說出了一段話,讓翻譯轉告我們。

像瑪麗亞這樣靈魂生動而美麗的女人,應該得到自由,扼殺這樣的靈魂,真主一定不會寬恕我的。剛才那一幕我會永遠記在心裏,我爲曾經擁有過這樣的女人而自豪。黑龍突然仰天狂嘯,帶著他的人馬風一樣地離去。

爺爺派來接應的人馬很快就找到了我們,由於母親身上的重傷不能坐飛機,所以我們只能乘船回去。

一路上,小約翰的照片和我的愛成了母親活下去的支撐,我用滾燙的吻和我的精液輔助她的治療,竟然使母親奇迹般地很快康複。

生活又恢複了正常,母親回到家種,發覺一切都沒變,只是丈夫更愛她了。兒子也長健壯了,她抱著小約翰,恍如隔世。

母親一連幾天沒有讓父親到她的房間睡覺,而是和我一起睡。我們經常從惡夢中驚醒,母親以爲是她失蹤的這一年內我得了這毛病,對我越發愧疚。

到了星期六,母親打扮得十分清爽,到了王宮,迎接她的是那套開裆的芭蕾舞服和那雙悶騷的鞋子。少年維特依然是那麽孤獨,臉上多了幾分滄桑。

兩人合跳了一曲王子和白天鵝後,母親依然跪在地上,用她的舌頭和少年的陰莖進行無聲的交流。少年的陰莖多了幾分男性的尊嚴,在母親的口中,彷佛在訴說著無盡的愛戀。母親默默地流下了熱淚,慢慢地打開了自己,迎接著少年的進入。

少年和母親交合時告訴她,今後她可以和丈夫做愛。母親爲少年變得尚解人意而哭泣,更努力地伺奉著少年。

母親回到家中,當天晚上就默許父親和她共寢。看著他們激烈地做愛,可能怎麽也不會想到這是他們兒子的恩賜。聽著母親歡快的呻吟聲,我微笑著進入了夢鄉。

從此,母親的生命中就有了三個她最親近的男性,我,少年維特和我父親。

可是母親怎麽也猜不透少年維特的心思,爲什麽和她有那樣共患難的經曆?在每個星期六的衆多美女中,還要偶爾選擇其他的美女來傷透她的心,讓她看著別的女人含著少年的陰莖,而自己被王公奸淫,雖然這也讓她感受到母性和性欲同時塞滿胸膛的快感。

她不知道這是我和爺爺之間的協定。

除了星期六,在一周的其它時間裏,瑪麗亞都是一個稱職的妻子和母親。她依然喜歡給一家人做菜,笑容依然像陽光一般的明媚。母親越來越美麗了。

在母親的心中,她和少年維特的秘密是最隱私的。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說話沒有人敢不聽,但溫柔的媽媽說的話我沒有一句敢不聽。

家中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挂有母親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間的牆上就挂著三幅,我認爲是最美的三輻。

一張是母親將左腿高舉過頭,我很難想像平時溫柔高貴的母親能有這麽強的柔韌性;一張是母親被一個青年男子高舉過頭,雙退呈180度的劈叉;母親好幾次紅著臉要將這幅相片換掉,可我總是哭鬧著不肯;最後一張是母親的練功時的站立著的休息照,相片上的母親只有22歲,清純的眼神望著窗外。

當我從母親衆多的相片之中挑出這一張時,母親非常高興,抱著我狠親了幾口,因爲這也是她最喜歡的一張。

母親年輕時是芭蕾舞演員,所以沒法留趾甲,平頭的芭蕾舞鞋極大地限制了母親的美足。退出舞台後,現在母親即使在家裏也要穿著她喜歡的高跟鞋,她認爲這樣可以使自己不懶散,小腿的肌肉時時處在繃緊的狀態。母親的美足無疑是一流的,我看過許多色情雜志上專門拍攝美足的照片,可沒有比得上母親的。

母親穿高跟鞋的時候很少穿絲襪,即使穿絲襪也絕不穿那種腳趾頭加厚的那種,她要充份展示她腳趾甲的美麗。

母親有一個專門的修腳師布蘭克,這家夥豔福不淺,每次精修我母親腳趾甲的時候總是甜言密語的把我母親哄得滿臉通紅,好在最後逐一親吻他手下的藝術品——我母親的腳趾甲。不過我真的很佩服他的手藝,他把母親的腳趾甲修得一根根長長的,呈橢圓狀,大麽趾甲稍稍內尖,更顯妖冶。

塗上深褐色的指甲油,穿上暴露著整個腳背的高跟涼鞋,母親的腳顯得高貴不可逼視,卻又淫蕩無比。

母親的身高是1.73,鞋的尺碼是42碼,五趾修長,大麽趾微微上翹。我經常偷拿母親的高跟鞋手淫,光是幻想著母親的美腳就足夠我噴發不止了。

我私下裏有個願望,就是讓母親穿每一雙她的高跟鞋讓我玩個遍,當然這只是個夢想,而且母親的高跟鞋式樣層出不窮。沒有墊厚襪頭的絲襪包不住母親橢圓形的腳趾甲,所以母親一雙絲襪一般只穿一次就扔掉,這些絲襪和母親的高跟鞋一樣,成了我手淫極好的工具。

家裏雖然有十幾個傭人,可勤勞的母親還是喜歡自己燒菜給家人吃。我和父親也最喜歡母親燒的菜。

我經常通過安裝的攝像頭偷看父母親做愛,雖然攝影頭只能看個大概,但還是非常刺激。

嘗遍各國佳麗和試過無數種玩法的父親,已經很難有什麽刺激可以使他勃起了,母親美妙的裸體只能使他陰莖無奈地動兩下。但母親只要穿上高跟鞋,裸身往那一站,或者再擺個芭蕾舞腳尖點地,雙手向上的姿勢,父親的陽具馬上就行舉槍禮了。

這時候的母親總是暈紅著臉,爬上床去,投入父親的懷抱。父親很粗暴地將母親壓在底下,很快地進入,進入後的父親又顯出他身經百戰的勇猛,激烈地操弄著母親,母親不時地發出呻吟聲以助父親的淫性,她自己也得到極大的快感。父親往往要幹母親數百下才射精,而這時候的母親早已美眸迷離、鬓橫鬟亂了。

父親雖然好色,但還是很愛母親,我常聽他笑著對母親說只有你才是我的歸宿,通常母親這時候臉都紅紅的。

父親通常對一個情婦感興趣的時間不會超過半年,然後就會回到母親懷中。母親雖然對父親非常不滿,但也無可奈何。

郁文的出現改變了這種現狀。郁文實在太美麗了,她有比母親還要高挑的身材,如果說母親屬於溫柔高貴形的美女的話,那她就屬於開朗隨和形。更重要的是,郁文也是個芭蕾舞演員,而且是母親原先的芭蕾舞團的新任白天鵝。在這一點上,母親最自卑。因爲郁文才22歲,就得了許多母親過去夢寐以求也沒有得到的舞蹈大獎。

我一樣偷窺過郁文和父親做愛,在郁文面前父親好像個年輕人,郁文的一個笑容就能使他勃得直挺挺的。當郁文穿上芭蕾舞鞋,來段裸體芭蕾舞,父親甚至跪在地下,懇求女神的賜愛。

有一段時間,我發覺我看郁文手淫的次數竟然超過了看母親手淫的次數。

我對郁文不知道是應該感激還是懷恨。她使父親疏遠了母親,已經三、四個月沒進母親的臥室了,卻使幽怨的母親更經常的來陪我玩。

我心裏對父親羨慕得要命,他有母親,現在又有了郁文,可真是成仙了。我不像父親那麽貪婪,我有母親就夠了。

自從發現郁文在我心中有取代母親,成爲我新的性幻想對象之後,我對郁文就有一種懼怕心理。到晚上,我只有跑到母親房間去睡覺,才能逃避偷窺父親和郁文做愛的欲望。

母親開始是拒絕我到她房間裏睡的,後來禁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在哀求的時候,我心裏還有一種快感,心想:你要是拒絕我,就別怪我幻想別的女人。

母親最後還是同意了,這使我的偷窺行動有了質的提高。

我可以抱著母親的腳睡覺了,睡覺前我還喜歡舔吮母親的腳趾頭,母親發覺我有這個癖好後,幾次想阻止,都被我淚汪汪的武器擋回去了。母親後來也逐漸屈服了,甚至洗去了腳上褐色的趾甲油,好方便我吮吸。

幾個月內,我數不清有多少次我一邊吮吸著母親的腳趾頭,一邊手淫達到高潮的。

大概是淫欲過度,母親發覺我臉色很難看,強拉我去看醫生,醫生也看不出什麽毛病,叮囑母親多給我吃一些有營養的食品,他怎麽也想不到一個10歲的小孩會瘋狂手淫吧!

從醫院出來之後,外面的陽光照得我很舒服,我跳進媽媽的懷裏,要她抱,母親忍俊不禁,開懷大笑,她說那個醫生真是莫名其妙,我們家哪天不是好幾頓的山珍海味。我好久沒見母親那麽高興了,伏在媽媽的懷裏,我心裏也莫名的高興。

母親愛上了她的小情郎——白馬王子喬治,腳趾甲上又重新塗上了深褐色的趾甲油,並且不讓我吮吸。經常半夜趁我睡熟了,偷偷跑出去和他約會。

第二天我看著母親神色開朗,一副昨夜受到滋潤的模樣,我就妒火攻心。無可奈何之下我想到了我爺爺,沒有人不知道爺爺的神通廣大。

沒想到爺爺已經知道了我的來意,他讓我進了一間暗室,和我一起看幾盒錄像帶。

那是母親和喬治偷情的錄像帶,自以爲行蹤隱秘的母親,她一舉一動都被錄像帶拍下來了。看著母親在喬治的家中和他一起共舞,演出的當然是白天鵝和王子那出戲,最後白天鵝竟然跪倒在王子腳下,吮吸王子的陽具。演出裏可沒有這個劇情!

爺爺看出了我的煩躁,拍了拍手,門開了一下,又很快關上了,一個女人滑了進來,不聲不響地解開我快撐破的褲裆,給我口交。我藉著錄像帶的余光看清楚這個女人的臉龐,竟然是我的另一個夢中情人——郁文!

一邊看著錄像上母親躺在喬治的身下激動得飲泣,一邊享受著郁文絕妙的性服務,我很快就噴了。噴過之後我腦袋有了一絲清醒,我對爺爺的崇拜達到了恐懼的地步。

你父親的眼光不錯,爺爺不急不緩地道,你母親是我所見過最美麗的女人,而且風騷、性感。頓了一頓,爺爺繼續道:我老早就想把她騎在胯下了。爺爺看到我的眼中閃過一絲瘋狂的眼神,笑道:我起碼有數百種方法可以使你母親心甘情願地和我交合,可我至今沒有實施一種,主要的原因爲了你。爲了我?我吃了一驚。

她是你的母親,在沒有你的許可之前,我是不會上她的。爺爺道。

我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爺爺今年66歲了,可供玩樂的時間不多了,因此今天你要做出決定。接下來爺爺說出了讓我銘記一輩子的話,你願意和我一起共享你的母親嗎?這時候銀幕上出現的是母親臉部的大特寫,母親激動得哭泣的臉龐,她的熱吻雨點般落在喬治醜陋的陰莖上。確實像爺爺說的,母親是最棒的,現在在我的心中完全充滿了對母親的愛與恨,郁文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她能在一個臭王子的體下淫賤地悲吟,爲什麽不能是我呢?

我作出了我這一生第一個重大的決定,我答應了爺爺,和他共享我的母親。我很奇怪,爺爺根本不在乎我父親怎麽想,或許在他的心目中,母親也是最神聖的吧?

接下來,難以致信的事,身爲黑社會教父的爺爺竟然和我做了十分詳細的規劃。

從母親做愛的傾向來看,她可以跪倒在一個十幾歲的、不值一名的演員腳下痛苦,說明她有極強烈的被犯上的欲望。而且和喬治的每一次做愛她都是在替喬治口交之後就已經達到了數次高潮,說明她是一個性感非常強烈的女人。爺爺細細地分析著,我見到他眼中閃動著綠光。

因此要真正俘獲母親的心,是我必須也要成爲一個王子,一個超過喬治的真王子。

爺爺下了這個結論。

我嚇了一跳,爺爺接著又說:從今天起,你住在我家,我給你請全美最好的芭蕾舞教師。我幾乎暈了過去,那不是要離開我母親很久的時間?

孩子,以後你就會知道,沒得到的東西是最好的。爺爺感歎道,而且在我的計劃中,我和你都是以另外一種面目去占有你的母親,這樣會給我們帶來持久的新鮮的快感。我呆呆著聽著,頭腦發木,想不出我將以什麽面目讓母親在我腳底下悲泣,一個芭蕾王子?

並且今後在你的生活中,你要對你母親保持高度的尊重,她生了你,這是最主要的。無論她以後在你的胯下多麽放蕩,那只是每個人雙重性格中的一面;而她另外一面,永遠是小約翰聖潔的母親。爺爺說完這段話,臉上似乎閃耀著神聖的光輝。我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一切就讓萬能的爺爺去安排吧!

爺爺要將我帶走一年,連父親都無法阻止,他或許也知道爺爺要把我培養成他的接班人,因此表示贊成。媽媽可不願意,她摟著我哭了一整個晚上。我心裏卻充滿了一種報複的快感,將頭埋在她寬闊的胸前,嗅著她溫柔的體香,幾乎要醉過去了。

小甜心,媽媽一個星期會去看你一次,你可不要把媽媽忘了哦!那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要去和喬治淫交?我心裏惡狠狠地想著。

媽媽見我不做聲,以爲我心裏也和她一樣難過,抱著我哭得更厲害了。

到了爺爺家,迎接我的是地獄般的生活。我每天要練10個小時的芭蕾舞基本功。

爺爺故意讓我知道他每天晚上都在看母親和喬治的現場直播,卻不讓我看一眼。我累得連抗爭的意識都沒有了,通常是練功完倒頭就睡,第二天起來接著練。

母親每個星期天都來看我,爺爺只允許我和她見一個小時的面,當然不讓她知道我正在練她的老本行。

母親得到喬治的滋潤,越來越豔麗了,眼角透著一種春情,讓我心癢難搔。每回母親走後,我都發了瘋似地苦練,直到精疲力竭。

或許我身上有母親遺傳的芭蕾因子,我的芭蕾舞功力突飛猛進,連那個全國最好的芭蕾舞教師都贊不絕口,不過他絕對猜不到刺激一個八歲小孩玩命練芭蕾舞的原因,竟然是爲了要奸淫他的母親。

短短半年過去後,我已經成了芭蕾舞的小王子了,芭蕾舞老師對我爺爺誇口說,我是全美國同年齡中最棒的芭蕾舞者了。爺爺十分滿意,當場賞了他十萬美元。

看,只要你想辦一件事,是沒有辦不成的。爺爺看著連走路都墊著腳尖走的我,笑著說。

爺爺,我現在感覺到我就是一個王子。我空來了個劈叉。

好,現在我們可以給你母親一個驚喜了,我的阿拉伯王子。於是我成了會跳芭蕾舞的阿拉伯王子。

精致的人皮面具戴在臉上一點也不會覺得不舒服,鏡中的我有著少年維特一樣英俊的臉龐,而我的化名就是維特,我知道我母親將要見到的也是這副臉龐。

第二章 雙重性格

爺爺這個大導演不慌不忙地安排著每一場戲。先是母親收到了喬治的芭蕾舞比賽的門票,我當然也參加了這個芭蕾舞比賽。

因爲我的身材和15歲的少年沒什麽兩樣,所以報了15∼20歲組,和喬治比賽。

我知道我一定要贏,因爲爺爺向我保證喬治不是他步下的棋子,只是他吩咐了別人不許打擾喬治,喬治才這麽安然地霸占我母親將近一年。如果我輸了,爺爺和我這半年的心血就白費了,就要從頭再來。

我知道我會勝,因爲我有著對母親無窮的愛,這種愛是喬治遠遠及不上的。

我憑著我對母親愛的狂熱演繹了一個全新的王子,連爺爺後來說他都難以置信,說我在台上的表演使得他都熱血沸騰。評委們一致給了我滿分。

在我之後上台的喬治士氣受了影響,雖然我看到母親滿懷期盼地看著他,但這可不是她和喬治在家中淫蕩的芭蕾舞。

喬治只列第4名,我想他和我同時都明白了沈迷於淫欲的惡果。

之後的幾天,舉行了盛大的芭蕾舞演出,我的表演依然無懈可擊。母親每場必到,在我接受觀衆送上來的鮮花時,我看到母親好奇和期盼的眼神。

失利後的喬治再也不像個王子,而像個暴君。母親在和他跳芭蕾舞時,也沒有了往日的激情,自然被按著頭進行口交時,也不會激動得痛哭了。

母親雖然水性揚花,但不是那種拿得起放不下的女人。爺爺告訴我,這又是他欣賞母親的優點之一,外表柔弱,內心卻堅強。

喬治似乎忘記了他和母親身份的差別,當有一天母親端莊高貴地約他出來,告訴他一切都已經結束時,他竟然威脅母親他手上有他們交歡的錄影帶,要母親拿一百萬來贖。

此時的母親只恨自己過去瞎了眼,不過她毫不猶豫就簽了張一百萬美元的支票。看著喬治貪婪地拿著這張巨額支票,母親頭也不回就走出了餐廳,再也不願意多看這男人一眼。

當然,貪婪的喬治並沒有什麽好下場,其實在爺爺嚴密的監視下,他根本就拍不到什麽錄影帶。

回到家,母親像小女孩似的痛哭了一場,在她心中完美的王子形象徹底破碎了,我想此刻在她的腦海裏,會不會浮現出我維特的臉龐?

過了幾天母親沒有收到喬治的錄影帶,心中有點忐忑不安。她去到了喬治家中,發覺他竟然失蹤了,母親帶著個疑問離開了喬治家。

接著,爺爺的第二出戲上場了。

我這個傑出的芭蕾舞者當然屬於全城最有名的王子芭蕾舞團,就是我父親所掌握的芭蕾舞團,母親可以隨時到戲院的包廂裏看我演出。只要有母親在,我就跳得非常狂熱,直到有一天母親在後台約見了我。

接下來的事情母親做夢也想不到,甚至連我也想不到,爺爺這個大導演又給了我一個驚喜。

我置身在一個阿拉伯的大宮殿之中,我真的成了一個阿拉伯王子。

母親此時被帶到一個房間中,透過房間的玻璃,可以看見各國佳麗匍匐在我的腳下,親吻著我的鞋面;而我則跪在地上,向阿拉伯王公——其實是我爺爺磕頭。

在我選中一名美女之後,其他的美女都退到爺爺身旁。

那名美女名叫志津子,日本人,年齡在25歲左右。當她幫我脫去長袍、露出我白白的陰莖時,就已經激動得飲泣了。

我才10歲,陰毛還沒長出來,但我的陰莖勃起時已經有10厘米長,陰莖體和龜頭仍然保持著奶油般的顔色,我想,光是這一點就可以讓母親崇拜得不行了。

在志津子幫我口交的過程中,爺爺也挑選了一個佳麗,那名佳麗坐在爺爺的身上,使爺爺不用動就可以享受快樂。當然,他們的姿勢是橫向的,這樣爺爺才能扭頭看著志津子給我口交。

這是爺爺安排中很重要的一環。

演出結束後,我來到了母親房間,遞給她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如果進宮,就必需遵守這個規定:性交時是沒有自由的。在這裏,王公和王子性欲的滿足是最主要的。我扮演的是一個沈默寡言的少年,一是怕母親聽出我的聲音,另外也可以加強母親對我的敬畏感。

早已經迷失自我的母親當然選擇了進宮。

之後有一個阿拉伯總管告訴母親這裏的所有規矩,女人們平時都是自由身,但不能和別人性交,必須將性欲留到星期六這一天,在王宮裏集中,淪爲性奴。我想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心中肯定松了口氣,因爲星期天是她到我爺爺家探望我的時間。

我曾經向爺爺抗議,一周只有一個周六,是不是太少了點?

那樣她才能不迷失自我,在現實和幻想中取得平衡。爺爺道,我不想毀去一個關愛你的母親。我只能期盼下周六的到來。

第二天是星期天,母親來看我時,我發覺她眼中有著一種迷茫的期待,心想爺爺說的話沒錯。

爺爺今天破例給我們一整天,我纏著媽媽,讓她帶我到迪斯尼樂園去玩,白天的陽光和親情,終於使母親露出慈愛和開朗的笑容。

星期六終於到來了。

一大早母親就驅車來到王宮,她今天刻意打扮得非常漂亮,穿上了她新買的高跟鞋。

這雙黃色的鞋嚴格說來不算是涼鞋,穿上它們,母親的每只腳露出兩個腳趾,腳背被分割成兩塊露出來,顯得非常的悶騷。

可到了王宮中,母親才知道一切的打扮都是白費勁。她被脫光了衣服,重新由專人洗浴,甚至洗腸,白天只允許喝些水果汁。

母親照著鏡子,焦急卻又害怕夜晚的到來,她告訴那些仆人,能不能給點粉讓她遮去眼角的一絲皺紋,可那些仆人都像是又聾又啞,根本沒人理她。

終於到了晚上。母親看到了她的晚禮服,一套白天鵝芭蕾舞裝。母親吃驚得說不出話來,但她還是穿上了這套服裝,此時她的陰道就已經濕了,因爲這是她最喜歡、最熟悉的性前戲。

但是母親發現沒有芭蕾舞鞋,地上放的是她那雙新買的悶騷鞋。

母親就以這麽奇怪的穿著站到了大廳中央,到了此刻,她才發覺她的穿著有多麽特殊,其他所有的美女都是赤裸著身體,打著赤腳,一絲不挂,但臉上都化著濃裝,唯有母親不施鉛華。她頓時覺得如抱針氈,她甯願跟她們一樣脫得一絲不挂,也不願意穿著這套滑稽的芭蕾舞服。並且她想,自己是否太自不量力?因爲這裏的任何一名美女都年輕,而且漂亮得驚人。她心裏想,自己該是這裏唯一超過25歲的女人。

母親努力想往姑娘們身後站,忽然發覺她已經被裸女們圍在了中間。

不用躲了,你就是今晚的公主。王公威嚴又慈和的聲音。

母親此刻頭腦裏一片空白,她只有遵照王公的吩咐去做。

公主,和我們的王子演出一場白天鵝舞吧!讓我來看看你是不是他所說的真正白天鵝。聽完這話,母親又幾乎暈過去。她雖然一直沒有放下芭蕾舞,可這已經成了她做愛前的淫戲,根本登不了大雅之堂,況且和她共舞的是最新一屆的芭蕾舞王子。

這就是爺爺的心理戰,讓母親由原先高高在上的貴婦,淪爲性奴隸,再進一步暴露出她的短處,使她羞辱。

我摟住了搖搖欲墜的母親,開始了我們的第一場舞蹈。

這是我做夢都在想的事,和母親共舞,我在心裏萬分感激我爺爺,是他使我成爲一個真正的王子。

母親不適腳的芭蕾舞鞋和她略顯生疏的舞技明顯跟不上我輕快的舞步,當她看到旁邊的裸女在一起竊竊私語時,難過得快要哭了。

我突然舉起她,將她往空中抛去,接下來她的動作就是那個挂在我房間裏的相片中的空中大劈叉,當年母親做這個動作時迷倒了無數男人的心,其中包括我的父親。

母親鼓足了勇氣,因爲她相信自己完成這個大劈叉是沒有什麽困難的,她甚至可以做到不止180度。

哧啦一聲,正當母親神采飛揚地完成這個動作時,她忽然聽到這個可怕的聲音,接著是下體一涼。

我接住母親的腰,將母親放下來,母親習慣性地以腳尖點地的姿勢站立,忽然她發覺所有人都在盯著她的下體。她低頭一看,只見雪白的芭蕾舞褲從中間裂開了,成了名副其實的開裆褲,母親的絲絲陰毛暴露在外頭,似乎在嘲笑她的醜態。

高貴的母親從來沒有受到這種羞辱,她癱軟在我的懷裏,雙手掩面,痛哭失聲。四周忽然一片寂靜,母親挪開了手掌,發覺那些美女們全都移到了王公的身旁,沒有人再用一種取笑眼神看著她,換之而是羨慕和妒嫉的眼神。

整個大廳中央只剩下王子和她。王子已經松開了扶著他的手,孤獨地站在大廳中央,等待著她的服侍。

母親哭泣著跪在我跟前,分不清她是委屈還是激動,她顫抖著手,卻又熟練地脫下了我的芭蕾舞褲。這都是從喬治那練來的!這使我剛才對她的憐憫之心消失殆盡,喚起的是對她無情的淫辱之心。

母親見到少年白白的陰莖時,心中的母性洶湧,它是那麽的潔白,那麽的無助,一點也沒有醜惡的感覺,充血的龜頭似乎想和她訴說它的孤寂。母親張開了嘴,含入了顫抖的陰莖。

在那一霎那,我幾乎要融化了,此時的我是一個孤獨的少年,我就那麽挺立著,只讓我的陰莖和母親的嘴唇做著無聲的交流。母親從此成了我的性奴隸,我也回到了家中,重新享受母親給我加倍的母愛。

當然我得兌現和爺爺的協定,實現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在幾次性聚會中故意不選擇母親,而這時候母親只有坐在爺爺身上看別的女人含著我的陰莖。這使她心痛萬分,卻使爺爺和我得到極大的快感。

母親煥發的青春重新使父親迷上了她,母親十分矛盾,因爲少年王子不允許她和其他人性交,包括她的丈夫。但母親還是抵抗不了父親的攻勢,重新回到了父親的床上,我每天晚上都能聽到母親歡快的呻吟聲。

母親滿以爲和父親的做愛可以瞞得過她的王子,她在和王子的交合過程中多了一種罪惡感,這使得她更加興奮。

在一天和王子晝夜不分的性交達到最高潮的時候,母親突然看到了玻璃後被捆縛的父親,王子在她耳邊道:你背叛了我,因此要永遠淪爲阿拉伯人的性奴隸。在絕望中,母親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母親真正成爲了一個性奴,被綁架到一艘船上,在船上,受到數名黑奴的輪奸。當然,最後插入母親的都是我一個人。

新主人給母親戴上了陰蒂環,母親的陰蒂得到充份刺激,變得有小指頭那麽粗。主人說,這樣可以在奴隸市場上賣個好價錢。

未蔔的前途使母親變得淫亂,我只要用腳趾頭挑弄她幾下陰蒂就可以使她達到高潮。

當母親眼睛上著黑布,跨坐在我的陰莖上,使勁搖著頭,飄舞著她的長發時,我心中充滿了對她的愛。

在性奴市場上,母親被脫得一絲不挂拍賣,按預先的計劃,我——維特王子的出現使她泣不成聲,我和一個阿拉伯酋長黑龍競價,他竟然叫出一千萬美元的天價,我沒有帶充足的現金,無奈只有放棄,母親頓時暈倒在台上。

這回連爺爺也沒有預料到這個變化。

等待母親的是地獄般的性奴生活,她日漸憔悴。

但是有一天黑龍帶他到一塊鏡子前,按了一個按鈕後,鏡子成了玻璃,她看到了黑龍的新俘虜——少年維特。母親痛哭失聲,只得委身於黑龍。

我爲了拯救母親,和母親一樣,成了真正阿拉伯王宮中的性奴,這也使母親的生活有了一絲寄托。

黑龍喜歡玩變態的遊戲,他讓上眼睛的維特找母親,維特經常都可以十分正確地摸到母親的身上,母親每到這個時候就一絲力氣都沒有了,癱倒在維特懷中。有幾次,眼看著維特從自己身前走過,母親的心都裂了。選錯對象的維特只能看著母親被黑龍奸淫,他自己則被捆成一團,連陰莖也不例外,被其他的女人奸淫。

但到晚上,黑龍卻始終霸占著母親,讓母親賠她共寢。

看著母親在極度的逆境中盡可能保持平衡,不屈地生存著,我明白了一個女人的偉大。

母親鼓動我進行一次逃亡,說即使死亡也無怨無悔。我問她是否還記得自己的兒子小約翰?母親說,她這樣做正是爲了自己的小約翰。

我和母親偷了兩匹馬逃了出來,後面追兵追了上來,騎術不精的母親在跨越一到土坎時馬失前啼,被掀翻在地上,肋骨也斷了兩根,她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力氣,嘶喊道:快跑!維特,別管我。身後黑龍的毒鞭卷去了母親破爛的上衣,但我的鞭子卻卷住了母親的身體,母親這時候使盡全身的力氣,空一個劈叉向前飛躍。我看到了母親眼中強烈的求生欲望和對我狂熱的愛,我目眩神離,急忙接住了母親。

要死我們一起死。我堅定地將母親摟在懷中,母親緊緊抱住了我,再也不會放開。

黑龍的人圍住了我們,但黑龍卻楞在那,他顯然在痛苦地做著抉擇,母親剛才那個驚豔的動作有如閃電一般,在黑龍的腦子裏劈過。他閉上了眼睛,說出了一段話,讓翻譯轉告我們。

像瑪麗亞這樣靈魂生動而美麗的女人,應該得到自由,扼殺這樣的靈魂,真主一定不會寬恕我的。剛才那一幕我會永遠記在心裏,我爲曾經擁有過這樣的女人而自豪。黑龍突然仰天狂嘯,帶著他的人馬風一樣地離去。

爺爺派來接應的人馬很快就找到了我們,由於母親身上的重傷不能坐飛機,所以我們只能乘船回去。

一路上,小約翰的照片和我的愛成了母親活下去的支撐,我用滾燙的吻和我的精液輔助她的治療,竟然使母親奇迹般地很快康複。

生活又恢複了正常,母親回到家種,發覺一切都沒變,只是丈夫更愛她了。兒子也長健壯了,她抱著小約翰,恍如隔世。

母親一連幾天沒有讓父親到她的房間睡覺,而是和我一起睡。我們經常從惡夢中驚醒,母親以爲是她失蹤的這一年內我得了這毛病,對我越發愧疚。

到了星期六,母親打扮得十分清爽,到了王宮,迎接她的是那套開裆的芭蕾舞服和那雙悶騷的鞋子。少年維特依然是那麽孤獨,臉上多了幾分滄桑。

兩人合跳了一曲王子和白天鵝後,母親依然跪在地上,用她的舌頭和少年的陰莖進行無聲的交流。少年的陰莖多了幾分男性的尊嚴,在母親的口中,彷佛在訴說著無盡的愛戀。母親默默地流下了熱淚,慢慢地打開了自己,迎接著少年的進入。

少年和母親交合時告訴她,今後她可以和丈夫做愛。母親爲少年變得尚解人意而哭泣,更努力地伺奉著少年。

母親回到家中,當天晚上就默許父親和她共寢。看著他們激烈地做愛,可能怎麽也不會想到這是他們兒子的恩賜。聽著母親歡快的呻吟聲,我微笑著進入了夢鄉。

從此,母親的生命中就有了三個她最親近的男性,我,少年維特和我父親。

可是母親怎麽也猜不透少年維特的心思,爲什麽和她有那樣共患難的經曆?在每個星期六的衆多美女中,還要偶爾選擇其他的美女來傷透她的心,讓她看著別的女人含著少年的陰莖,而自己被王公奸淫,雖然這也讓她感受到母性和性欲同時塞滿胸膛的快感。

她不知道這是我和爺爺之間的協定。

除了星期六,在一周的其它時間裏,瑪麗亞都是一個稱職的妻子和母親。她依然喜歡給一家人做菜,笑容依然像陽光一般的明媚。母親越來越美麗了。

在母親的心中,她和少年維特的秘密是最隱私的。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女醫生居然讓我射精了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健身房的激情
一夫兩妻
妻子的淫蕩自述
進錯房間 上錯床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交換伴侶
熱門小說:
窮人家裡的倫理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