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與空姐之極度凌辱 強暴性虐

紀若琳,一位女警官,以掃蕩色情場所馳名,亦因若琳從不收受賄賂,各操控色情場所的黑幫人馬亦將她視為仇家,但始終因若琳是警方大紅人,黑幫人馬亦有所顧忌,只是敢怒而不敢為。

這位警官若琳,28歲,無論身材與相貌也非常有吸引力,175公分的高度,34-26-35的勻稱身材,就算因工作關係,沒有一把長髮,但她趨時的短髮型配合標致的臉孔,亦令無數同僚傾慕不已。

可惜,亦因其功績及外表出眾,加上高傲的性格,至今亦未有男友,每逢長假期,亦只與她妹妹紀若妍到外國游玩,因若妍是一名空姐,所以能以超廉價的票價乘搭豪華機位。

她們萬萬想不到,今次這短期泰國之旅,竟帶給她們永不能磨滅的恥辱烙印……(1)仇家所擒,恐布之開端若琳與若妍來到了泰國,到酒店安頓好後,立即到四面佛寺,希望能拜獲如意郎君。

當想著下一個節目時,若妍給了姊姊一個提議:「琳,我知妳一向喜歡看搏擊,我知道這處有一個地下搏擊場,我一直都很想去見識一下,但不敢呢,有姊姊妳陪我,我不怕啦!我們一起去看地下搏擊好嗎?」琳:「太捧了,好吧,我們今晚去吧!」吃過晚餐,若琳、若妍兩位美姊妹依著地址尋到了一間位於地庫的酒吧,而酒吧內別有洞天,是一個地下搏擊場,拳賽打法沒有特別規限,甚至可能打至死亡亦沒有任何人拯救。

場內各人正圍觀著兩名拳手的生死搏斗,亦可即場投注搏彩,若琳、若妍她們亦愈看愈投入,其實已有人在留意著她們兩位……熊老大,綽號灰熊,本是一名經營色情場所的頭目,五年前被紀若琳所捕,被監禁三年,吃盡苦頭,紀若琳的高傲樣子,灰熊一世也不會忘記。

這個地下搏擊場,就是灰熊出獄後與泰國黑幫一同經營的,在灰熊辦工室內的閉路電視中,竟然發現了這名女警官,正是一報被捕之仇的時候……若琳、若妍在為拳手歡呼之際,突然發覺背部一涼,若琳知道現已被手槍指著背部。

「妍,是手槍,可能是搶劫,鎮定一點,我有辦法的。」

「跟我們過來,老板有話要跟妳說。」

槍手著令。

若琳、若妍被帶進了灰熊的辦公室,若琳一見灰熊,心知不妙。

灰熊:「紀警官,我們又見面了,近來可好呀?闊別五年,妳比以前更迷人喔!」若琳:「哼,少廢話,我們沒興趣與你打交道!」若琳轉身便欲與妹妹若妍離開。

當然,灰熊有心擒得這名美仇人,又怎會輕易放過,兩支手槍已指著她們。

灰熊:「紀警官,妳要知道這裡是泰國,妳身處的地方是不會有人來救妳們的,在這裡,我就是皇帝。」

灰熊一手捉住若妍。

若琳:「灰熊,我們的恩怨不要牽涉到我妹,放她走,我與你自會了斷。」

灰熊:「哪有妳討價還價的余地呀?哈哈,放她走嗎?如此的美人兒,我很想把玩呀!」灰熊二話不說,一只大手掌已捏住若妍豐滿的乳房,雖然隔著襯衣及乳罩,亦可感到那種廿四歲女生胸脯的彈性。

「呀,不要呀……」若妍掙扎著,但以若妍這位弱質空姐,怎有能力掙脫。

「灰熊,你放開她,你要怎樣,快說!」「我想?我想很多東西,想把妳凌辱、想姦淫妳。

哈哈……」「你休想!」「不姦淫妳,我唯有乾妳的妹妹吧,她比妳青春啊!」若琳知道在這地方根本不能與灰熊力拼,而且妹妹在他手上,更不敢輕舉妄動。

灰熊:「帶這位美人到房內,我要她好好地爽一下。」

兩名大漢拉了若妍進房後,灰熊又道:「紀警官,我的手下有福了,妳隨便站在這兒等吧,他們乾完了就會歸還妳妹妹。」

若琳:「不要,請你不要為難若妍!」灰熊:「好一個「請」字,妳是在求我嗎?只講一個「請」字,欠了點誠意吧!」一向高傲的若琳唯有硬著頭皮:「灰熊,我求求你,以前的事是我不對,求你放過我妹妹!」灰熊:「兄弟們,不要乾那妹妹,等一會兒吧!」若琳以為有效了,其實怎會如此輕易?灰熊:「妳不是這麼笨吧,只說話就是誠意嗎?女人在我面前表示誠意,至少也得脫光衣服,幫我含屌。」

若琳:「不可能,你殺了我,我也不會這樣做!」灰熊:「殺了妳,可容易,我一槍便可殺了妳,留下妳妹妹給我們乾。」

若琳已沒有選擇,心內亂到極點,這時,只有孤立無援的感覺,這種恐懼,她從警八年來亦沒有感受過。

灰熊:「我沒耐性了,妳不做脫衣秀,我去乾妳妹了,妳在這裡等吧!」說罷,詐作轉身入房間。

「等一等!」若琳已沒有他法,可免若妍受辱,遵命是唯一方法。

若琳的手已放在衣襟上。

灰熊:「哈,脫啦脫啦!大美人女警官脫衣秀,精彩呀!兄弟們,拿攝影機來!」若琳冷汗一冒,要在陌生男人面前脫光,已是極之恥辱,更何況是在灰熊面前,現在還要被錄像,手不禁停了下來。

灰熊:「怎麼啦,改變主意了?不脫呀?不打緊,隨便妳,但妳要知道妳妹妹的命運。」

若琳不作一聲,她知道哀求是沒有用的,不如不作聲,趕快脫衣服算了。

解開了兩粒鈕扣,三粒……四粒……全部……灰熊:「真美呀,繼續吧!」若琳雙手執著衣襟一拉,整件襯衣已褪了,白色乳罩下,就是她34C的乳房。

褲子就是下一件了,解開了鈕扣、拉鏈,手執著褲頭,俯身褪下了牛仔褲,這時的若琳,已猶如性感內衣模特兒,若琳就算如何地強,如何高傲,始終是女人,羞恥感令她不其然一只手擋在胸前,一只手掩蓋下體……灰熊:「紀警官,要知道遮掩是沒有用的,最後都是一絲不掛。

脫吧,一件不留,知道嗎?」若琳雙手慢慢解開背後的乳罩扣,拉下了吊帶,一雙美乳完全展露著,粉紅色的乳頭,令灰熊的雞巴也硬了起來。

最後一道防線——內褲,要脫了,若琳心想:「認命了吧,為了妹妹,脫光吧!」手執內褲邊,褪下一寸,再一寸,陰毛露出了,三角地帶被一眾醜男盡情地欣賞;俯身褪下內褲時,雙乳跌蕩著,性感極了。

現在的若琳已是全裸,每一寸股膚也任由觀看。

灰熊:「妳想不到也有這一天,脫衣讓人看。」

灰熊圍著若琳在轉,欣賞著美麗的身體。

「灰熊,我已脫光了,現在可以放我們了吧!」「什麼?我還有些地方沒有看到呢!給我們看!」若琳這個陰戶,只有初戀男友看過,但已是十年前的事。

這一關真是難受極了。

「坐下來,打開腳吧,我要看呀!」灰熊命令。

若琳只好認命,蹲下去,坐在地上,雙腳打開了30度。

「開,開,張開雙腿,聽到沒有?兄弟,要好好地影清楚,女警官的陰戶,不容易有得看的。」

攝影機已對準了,若琳張開腿,60度,90度,120度,現在的若琳,成了M字狀的AV女星,嫩紅的陰戶完全露出了,眼淚亦流出了,高傲警官在拍AV秀,如此的恥辱,令若琳受不了。

若琳哭著:「你們什麼都看到了,讓我們走呀!」灰熊:「什麼都看到了?還有些呀,妳還沒有打開陰唇啊!翻開呀,AV女警,不要逆我的意思。」

若琳:「你要乾便乾,我不會翻開給你看的!」灰熊:「抬起她,拉開雙腿!」手下立即擁上前,把若琳的陰戶舉到灰熊眼前,若琳陰戶的每一細節也清楚展露出來,灰熊按捺不住了,伸出舌頭舔個夠,甚至把舌尖伸進裡面。

美女陰部的味道,妙極了!若琳合上眼,現在的她,只好忍受。

「放下她!」「婊子,求我嗎?跪在我面前求吧!」若琳垂下頭,跪著,灰熊站在她面前,胯部已貼近若琳標致的臉,灰熊解開了褲頭及拉鏈,褪下內褲,一條巨物早已硬梆梆的,既粗又長,8吋長、2吋直徑,帶著一股尿臭的雞巴,拍打著若琳的臉,左一下右一下。

「我說過,女人求我,就要口交,吞下我射出來的精,我可以放妳的妹妹。

帶妹妹出來!」若琳舉頭望一望灰熊的巨物,再看若妍,若妍早已被脫得清光,被兩名大漢在狂吻著乳房、陰戶,被粗獷地狎玩。

「若妍!」、「琳姊!」若琳、若妍互相叫著,哭著。

「含吧,我射了,我的手下就會放過妳妹。」

灰熊已急不及待,用手扣住若琳的下巴,強行張開她的嘴巴,一條巨物插進去了,這種享受,妙極了!美麗女警,脫清光為自己口交……「前後的動!」灰熊命令若琳。

但若琳依然只是含著臭雞巴不動。

「好,妳不動,我動!」灰熊雙手按著若琳後腦,屁股一推,大半條巨物塞進若琳嘴內,還不夠,再推,全條大雞巴塞進了,若琳想退縮,灰熊用力按著,不許她動。

若琳真的受不了,一陣嘔吐的感覺涌上來,嘔了,口水與胃液吐出來了,暴君灰熊還死命不放開,一下一下的深喉式抽插,若琳雙眼通紅,羞恥的淚水、痛楚的淚水,混合著,不停地流。

抽插了十數次,灰熊放開了:「看妳這張可憐的臉,真令我興奮,妳的口現在就是陰戶。」

說罷,就算若琳如何地搖頭反抗,也得繼續含。

灰熊真的當了若琳的嘴巴是陰戶,不停地插,插到底,一路狂吼著,抓住若琳的頭髮,如狂人一般,以大巴雞一進一出,哪去理會若琳受不了地咳嗽,繼續插。

若琳的口愈收緊,灰熊狂插得愈興奮愈大力,八吋長,進出進出,灰熊享受著極品的感受,愈插愈快……這一下,插到底,停了,射出了,熱熱的精液射進了若琳的喉嚨。

「吞呀,全部吞下,爽呀!」再射,很多,若琳忍著,吞了,盡力地,吞掉了所有。

這種屈辱感,再強的女人也受不了,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口當作陰戶……受插……吞精……若琳忍不住了,伏在地上大哭著,喊著:「禽獸!!」「哈哈,我是呀,妳這樣的極品美女,當然引發了我的獸性呀!我著名性慾超強,還要來呀!」

紀若琳,一位女警官,以掃蕩色情場所馳名,亦因若琳從不收受賄賂,各操控色情場所的黑幫人馬亦將她視為仇家,但始終因若琳是警方大紅人,黑幫人馬亦有所顧忌,只是敢怒而不敢為。

這位警官若琳,28歲,無論身材與相貌也非常有吸引力,175公分的高度,34-26-35的勻稱身材,就算因工作關係,沒有一把長髮,但她趨時的短髮型配合標致的臉孔,亦令無數同僚傾慕不已。

可惜,亦因其功績及外表出眾,加上高傲的性格,至今亦未有男友,每逢長假期,亦只與她妹妹紀若妍到外國游玩,因若妍是一名空姐,所以能以超廉價的票價乘搭豪華機位。

她們萬萬想不到,今次這短期泰國之旅,竟帶給她們永不能磨滅的恥辱烙印……(1)仇家所擒,恐布之開端若琳與若妍來到了泰國,到酒店安頓好後,立即到四面佛寺,希望能拜獲如意郎君。

當想著下一個節目時,若妍給了姊姊一個提議:「琳,我知妳一向喜歡看搏擊,我知道這處有一個地下搏擊場,我一直都很想去見識一下,但不敢呢,有姊姊妳陪我,我不怕啦!我們一起去看地下搏擊好嗎?」琳:「太捧了,好吧,我們今晚去吧!」吃過晚餐,若琳、若妍兩位美姊妹依著地址尋到了一間位於地庫的酒吧,而酒吧內別有洞天,是一個地下搏擊場,拳賽打法沒有特別規限,甚至可能打至死亡亦沒有任何人拯救。

場內各人正圍觀著兩名拳手的生死搏斗,亦可即場投注搏彩,若琳、若妍她們亦愈看愈投入,其實已有人在留意著她們兩位……熊老大,綽號灰熊,本是一名經營色情場所的頭目,五年前被紀若琳所捕,被監禁三年,吃盡苦頭,紀若琳的高傲樣子,灰熊一世也不會忘記。

這個地下搏擊場,就是灰熊出獄後與泰國黑幫一同經營的,在灰熊辦工室內的閉路電視中,竟然發現了這名女警官,正是一報被捕之仇的時候……若琳、若妍在為拳手歡呼之際,突然發覺背部一涼,若琳知道現已被手槍指著背部。

「妍,是手槍,可能是搶劫,鎮定一點,我有辦法的。」

「跟我們過來,老板有話要跟妳說。」

槍手著令。

若琳、若妍被帶進了灰熊的辦公室,若琳一見灰熊,心知不妙。

灰熊:「紀警官,我們又見面了,近來可好呀?闊別五年,妳比以前更迷人喔!」若琳:「哼,少廢話,我們沒興趣與你打交道!」若琳轉身便欲與妹妹若妍離開。

當然,灰熊有心擒得這名美仇人,又怎會輕易放過,兩支手槍已指著她們。

灰熊:「紀警官,妳要知道這裡是泰國,妳身處的地方是不會有人來救妳們的,在這裡,我就是皇帝。」

灰熊一手捉住若妍。

若琳:「灰熊,我們的恩怨不要牽涉到我妹,放她走,我與你自會了斷。」

灰熊:「哪有妳討價還價的余地呀?哈哈,放她走嗎?如此的美人兒,我很想把玩呀!」灰熊二話不說,一只大手掌已捏住若妍豐滿的乳房,雖然隔著襯衣及乳罩,亦可感到那種廿四歲女生胸脯的彈性。

「呀,不要呀……」若妍掙扎著,但以若妍這位弱質空姐,怎有能力掙脫。

「灰熊,你放開她,你要怎樣,快說!」「我想?我想很多東西,想把妳凌辱、想姦淫妳。

哈哈……」「你休想!」「不姦淫妳,我唯有乾妳的妹妹吧,她比妳青春啊!」若琳知道在這地方根本不能與灰熊力拼,而且妹妹在他手上,更不敢輕舉妄動。

灰熊:「帶這位美人到房內,我要她好好地爽一下。」

兩名大漢拉了若妍進房後,灰熊又道:「紀警官,我的手下有福了,妳隨便站在這兒等吧,他們乾完了就會歸還妳妹妹。」

若琳:「不要,請你不要為難若妍!」灰熊:「好一個「請」字,妳是在求我嗎?只講一個「請」字,欠了點誠意吧!」一向高傲的若琳唯有硬著頭皮:「灰熊,我求求你,以前的事是我不對,求你放過我妹妹!」灰熊:「兄弟們,不要乾那妹妹,等一會兒吧!」若琳以為有效了,其實怎會如此輕易?灰熊:「妳不是這麼笨吧,只說話就是誠意嗎?女人在我面前表示誠意,至少也得脫光衣服,幫我含屌。」

若琳:「不可能,你殺了我,我也不會這樣做!」灰熊:「殺了妳,可容易,我一槍便可殺了妳,留下妳妹妹給我們乾。」

若琳已沒有選擇,心內亂到極點,這時,只有孤立無援的感覺,這種恐懼,她從警八年來亦沒有感受過。

灰熊:「我沒耐性了,妳不做脫衣秀,我去乾妳妹了,妳在這裡等吧!」說罷,詐作轉身入房間。

「等一等!」若琳已沒有他法,可免若妍受辱,遵命是唯一方法。

若琳的手已放在衣襟上。

灰熊:「哈,脫啦脫啦!大美人女警官脫衣秀,精彩呀!兄弟們,拿攝影機來!」若琳冷汗一冒,要在陌生男人面前脫光,已是極之恥辱,更何況是在灰熊面前,現在還要被錄像,手不禁停了下來。

灰熊:「怎麼啦,改變主意了?不脫呀?不打緊,隨便妳,但妳要知道妳妹妹的命運。」

若琳不作一聲,她知道哀求是沒有用的,不如不作聲,趕快脫衣服算了。

解開了兩粒鈕扣,三粒……四粒……全部……灰熊:「真美呀,繼續吧!」若琳雙手執著衣襟一拉,整件襯衣已褪了,白色乳罩下,就是她34C的乳房。

褲子就是下一件了,解開了鈕扣、拉鏈,手執著褲頭,俯身褪下了牛仔褲,這時的若琳,已猶如性感內衣模特兒,若琳就算如何地強,如何高傲,始終是女人,羞恥感令她不其然一只手擋在胸前,一只手掩蓋下體……灰熊:「紀警官,要知道遮掩是沒有用的,最後都是一絲不掛。

脫吧,一件不留,知道嗎?」若琳雙手慢慢解開背後的乳罩扣,拉下了吊帶,一雙美乳完全展露著,粉紅色的乳頭,令灰熊的雞巴也硬了起來。

最後一道防線——內褲,要脫了,若琳心想:「認命了吧,為了妹妹,脫光吧!」手執內褲邊,褪下一寸,再一寸,陰毛露出了,三角地帶被一眾醜男盡情地欣賞;俯身褪下內褲時,雙乳跌蕩著,性感極了。

現在的若琳已是全裸,每一寸股膚也任由觀看。

灰熊:「妳想不到也有這一天,脫衣讓人看。」

灰熊圍著若琳在轉,欣賞著美麗的身體。

「灰熊,我已脫光了,現在可以放我們了吧!」「什麼?我還有些地方沒有看到呢!給我們看!」若琳這個陰戶,只有初戀男友看過,但已是十年前的事。

這一關真是難受極了。

「坐下來,打開腳吧,我要看呀!」灰熊命令。

若琳只好認命,蹲下去,坐在地上,雙腳打開了30度。

「開,開,張開雙腿,聽到沒有?兄弟,要好好地影清楚,女警官的陰戶,不容易有得看的。」

攝影機已對準了,若琳張開腿,60度,90度,120度,現在的若琳,成了M字狀的AV女星,嫩紅的陰戶完全露出了,眼淚亦流出了,高傲警官在拍AV秀,如此的恥辱,令若琳受不了。

若琳哭著:「你們什麼都看到了,讓我們走呀!」灰熊:「什麼都看到了?還有些呀,妳還沒有打開陰唇啊!翻開呀,AV女警,不要逆我的意思。」

若琳:「你要乾便乾,我不會翻開給你看的!」灰熊:「抬起她,拉開雙腿!」手下立即擁上前,把若琳的陰戶舉到灰熊眼前,若琳陰戶的每一細節也清楚展露出來,灰熊按捺不住了,伸出舌頭舔個夠,甚至把舌尖伸進裡面。

美女陰部的味道,妙極了!若琳合上眼,現在的她,只好忍受。

「放下她!」「婊子,求我嗎?跪在我面前求吧!」若琳垂下頭,跪著,灰熊站在她面前,胯部已貼近若琳標致的臉,灰熊解開了褲頭及拉鏈,褪下內褲,一條巨物早已硬梆梆的,既粗又長,8吋長、2吋直徑,帶著一股尿臭的雞巴,拍打著若琳的臉,左一下右一下。

「我說過,女人求我,就要口交,吞下我射出來的精,我可以放妳的妹妹。

帶妹妹出來!」若琳舉頭望一望灰熊的巨物,再看若妍,若妍早已被脫得清光,被兩名大漢在狂吻著乳房、陰戶,被粗獷地狎玩。

「若妍!」、「琳姊!」若琳、若妍互相叫著,哭著。

「含吧,我射了,我的手下就會放過妳妹。」

灰熊已急不及待,用手扣住若琳的下巴,強行張開她的嘴巴,一條巨物插進去了,這種享受,妙極了!美麗女警,脫清光為自己口交……「前後的動!」灰熊命令若琳。

但若琳依然只是含著臭雞巴不動。

「好,妳不動,我動!」灰熊雙手按著若琳後腦,屁股一推,大半條巨物塞進若琳嘴內,還不夠,再推,全條大雞巴塞進了,若琳想退縮,灰熊用力按著,不許她動。

若琳真的受不了,一陣嘔吐的感覺涌上來,嘔了,口水與胃液吐出來了,暴君灰熊還死命不放開,一下一下的深喉式抽插,若琳雙眼通紅,羞恥的淚水、痛楚的淚水,混合著,不停地流。

抽插了十數次,灰熊放開了:「看妳這張可憐的臉,真令我興奮,妳的口現在就是陰戶。」

說罷,就算若琳如何地搖頭反抗,也得繼續含。

灰熊真的當了若琳的嘴巴是陰戶,不停地插,插到底,一路狂吼著,抓住若琳的頭髮,如狂人一般,以大巴雞一進一出,哪去理會若琳受不了地咳嗽,繼續插。

若琳的口愈收緊,灰熊狂插得愈興奮愈大力,八吋長,進出進出,灰熊享受著極品的感受,愈插愈快……這一下,插到底,停了,射出了,熱熱的精液射進了若琳的喉嚨。

「吞呀,全部吞下,爽呀!」再射,很多,若琳忍著,吞了,盡力地,吞掉了所有。

這種屈辱感,再強的女人也受不了,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口當作陰戶……受插……吞精……若琳忍不住了,伏在地上大哭著,喊著:「禽獸!!」「哈哈,我是呀,妳這樣的極品美女,當然引發了我的獸性呀!我著名性慾超強,還要來呀!」

喜歡就讚一下!!!
19 24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健身房的激情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老婆的突破
催眠強姦家人
家庭性福
小姐失禁了
美麗的姐姐
被奪的家室
氣質少婦
黑寡婦
熱門小說:
放學回家的路上慘遭強奸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