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辣妹 經典激情

辣妹的身材稱不上辣,只能夠說是還算有凹有凸。辣妹的穿著也不辣,天熱穿得涼快些自然免不了,真要她穿多暴露的那可免談。辣妹的性格當然也並不潑辣,就是在我們這票狐群狗黨面前會少些淑女氣質,我們就取笑她,給她掛上這麼個外號。她抗議了幾次,沒人理她,她也只好認了。

有個週末夜晚她來我這兒串門子,聊起她年底要嫁人的事。聊著聊著,我突然感覺有點寂寞。『等你結婚了,我就更無聊了。』『怎麼會呢?大家還是好朋友啊!』『少來!結了婚就得陪老公,不能三不五時抓出來混,又不能太晚回去,讓你老公覺得你常跟別的男人出去也不太好。別說你能不能出來,我沒事也不會想找你出來。』

她沉默了好一陣子,說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話。『喂!你是不是還是處男?』『請說童子。』『是不是啦?』我不太高興了。『我要是有女朋友了,瞞得過你嗎?』『也不一定要女朋友啊!誰知道你去哪裡ㄆ……』說著吃吃地笑了起來。

這丫頭!自己幸福美滿了就拿我尋開心,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得髒病不敢花街柳巷去風流快活,連『嫖』字都出口了,那我也不跟她客氣了。『沒女朋友跟誰做啊?你陪我做啊?』話才出口,就看她頭低下去了。別哭啊!小姐。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好啊!』『啥?』我沒聽錯吧?好的意思是……『我說好啊!』

『你沒搞錯吧?你就要結婚了耶!』『就是結婚前才可以嘛!反正他知道我不是處女。』『話是沒錯……』『喂!要不要說一聲,這種是哪有叫女孩子一說再說的!』哇!惹毛了她,好康的沒有,還要沾一身腥,不如乖乖地消受美人恩。『紅豆?』我用不三不四的日語確認著。『紅豆!』『那……いだらきます∼』『去你的!』粉拳猛往我胸膛擂。胸膛是擂不壞的,不過我還是把她的手腕給抓住了。

打打鬧鬧的時候沒什麼,靜下來就尷尬。我放開了她的手,她就那麼閉著眼、抿著嘴,靜靜地坐著,意思是等著我開始了。可是我還不打算就這麼開始。

我伸出雙手緩緩地前進,突然抓住了那兩個顯著的目標!她『哎呀!』的一聲全身縮成了一團。『哪有人一開始就往女孩子……胸部抓的!』『那不然要怎麼辦?你明知道我沒經驗的。』她遲疑了一會兒,沒好氣地說。『沒聽說過要一壘一壘來嗎?』『喔!』兩手平平地伸出去,手心朝上。『來!』『幹什麼?』『牽牽小手。』她當然知道我在裝傻,可是也真不能指望我這個毛頭小子。『算了!讓我來好了。』

她坐近了些,拉起我的手環住了她的腰,輕輕扶住我的肩頭,將櫻唇靠了過來。我倒是閉上了眼睛,等她自己獻上香吻。

『嗯。』四片唇貼在一起,她小巧的舌尖也探了過來,這個可麻煩了!外功好偷學,這接吻是內功,看A片、逛元元都偷學不到。不管三七二十一舌頭迎上前去,亂攪亂吸一氣。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推開我,大口喘著氣,還皺著眉頭。『你這是什麼式啊?』我只能夠兩手一攤,聳聳肩,不答反問。『接下來呢?』

『接下來……就是剛剛那個……』我雙手成爪凌空抓了兩下,還故意發出『ㄎㄧㄚ!ㄎㄧㄚ!』的怪聲嚇她。『等一下!還是我來好了。』拉著我的右手靠近她的胸部。『溫柔一點。』然後就閉上眼睛不動了。

該我採取主動了,再怎麼樣她也不可能自己騎上來啊!

我把手往前伸,嚮往已久的雙峰再度納入我的版圖。我輕輕地揉著抓著,從她臉上看不出一絲享受,倒是身體在微微顫抖。『摸起來好像還不錯,是真的還是假的啊?』『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自己看啊?』她聽出了我話中的嘲弄之意,臉紅了一紅,緊閉著雙唇再也不肯說話了。

左手攬腰,右手輕推,她也就順勢倒在我的床上。我將她的T恤掀了起來,雪白的肌膚,誘人的肚臍眼,再往上,白色的胸罩掩藏了半對豐乳,使我無法飽窺春色。我懶得費神破解她的防禦,直接把胸罩向上一推,那對乳球就這麼一縮一彈跳了出來!

哇塞!真是看不出來地大!平日只覺得撐得起衣服的胸部,沒想到釋放出來竟然有這麼大,難怪連式樣堪稱保守的胸罩也奈何不了她們。那瞬間我完全呆了,只是盯著那兩團白肉,還有點綴在頂端的兩粒可口櫻桃。涼風陣陣吹來,我卻沒有想到要用火熱的手掌去為她們取暖。

『你還看!』她圓睜著杏眼嗔道。我連忙用手蓋住了櫻桃,可是卻無法藏起引人覬覦的白肉,這可不是我的錯啊!

揉著,捏著,那對不因為地心引力而變形的雙乳,現在卻為了逃出我的魔掌而千變萬化著。可是怎麼變化,卻總是逃不出我的天羅地網。尤其是要害始終被我禁錮著,只能夠不斷地抬頭抗議。柔軟而充實的手感,更是方才隔著胸罩在衣服外面滑來滑去所能夠相比的。

『啊……哈……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發出了難耐的呻吟聲。更奇怪的是,怎麼有一團奶肉在我面前招搖呢?原來我的右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跑到她的桃花源那兒去了。為了不要冷落這只孤單的奶子,我只好用嘴去包容了。雙唇用力吸住,裡面則交給舌頭去舔弄,甚至還用牙齒輕咬著磨一磨。左手持續地揉弄著她的右乳,右手則隔著三角褲彈起琴來。左手畫方、右手畫圓我不會,左手摸奶、右手撩陰這下子可就大有心得了。

她的身體突然開始激烈地挺動了起來。『啊……怎麼這樣……不行了……啊啊……我……我要丟了∼』從濕透了的三角褲裡湧出了一股股的熱湯,把我的右手搞得一把一把黏答答的。她臉泛潮紅,全身軟在床上,只有那對美乳還在搖晃著。

她洩了?我才只彈了幾首曲子哪!

當我欣賞著辣妹的媚態時,她突然開口了。『我不相信。』『你不相信什麼?』『你要真地是處男,怎麼能用手就讓我……』『傻妹妹,我沒玩過女人,總看過A片、看過黃色小說吧?』她張開眼睛睜得大大的,驚訝萬分。『你看A片?!我怎麼都不知道?』『不然你以為前幾個禮拜我和錘錘、欠哥他們出去不讓你跟是為了什麼?』『好哇你們!原來你們都瞞著我偷偷跑去看A片!』『小姐,這能讓你知道嗎?』

她紅著小臉兒、噘著小嘴兒不說話了。我看她嘴噘得可愛,俯下身親了她一下,她的臉更紅了。

『你可就舒服了,我還沒開始呢!』『那你繼續啊!又沒有人叫你停。』我開始對她上下其手,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她穿的三角褲是紅色半透明的,跟乖乖牌的白色胸罩形成了一種不協調。『小晶,你的胸罩這麼保守,怎麼底下的三角褲這麼性感啊?』『傻瓜!淺色的衣服裡面戴深色的胸罩,會被看得一清二楚。』我恍然大悟。『所以三角褲就沒關係了?你這個悶騷的傢夥!』『你管我!』『不管你,我肏你。』『你好粗喔!』『對啊!我也是這麼覺得。』她好像發現怎麼斗嘴總是會被我虧,又閉上眼睛不理我了。

我也沒空理她,這個季節該忙耕作了。我將黏在她下體上的三角褲揭了下來,帶絲帶汁的,揭來怪費力。左瞧右瞧,瞧不出個什麼名堂來。『老師,小穴穴在哪裡?』『自己找!』『找不到呀!老師講答案啦!』『不行!』『那好吧!我隨便找個洞插進去好了。』她猛然坐了起來。『不可以!』她瞪著我猛喘氣,我只是嘻皮笑臉地看著她,她萬般無奈地白了我一眼,拉著我的手指頭挑開一道肉縫,我趁機抓住了她的手,用她的手抓著我的手著猛摳著她的玉穴。『嗯……

啊……不要啦……討厭……『她掙扎了好久,我才放開了她。』哎呀!又看不到了!『果然,在手指頭撤退了以後,蚌殼立刻又緊緊地密合了。她不再理會我的睏惑,別過頭不睬我,我只好自求多福了。

十個手指頭展開了地毯式的搜索,大概是因為他們辦事不力,摸索了老半天,始終未有所獲。我只好請出三寸不爛之舌,整個可疑地區全都給她舔過去,她開始不自在地扭來扭去,終於有一道溫泉湧了出來。『找到了!找到了!這個有水會跑出來的地方就對了吧?』

她彷彿還真怕我弄錯,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我就在這個時候把食指摳了進去。『ㄡˋ!』『你看你看!這裡這裡!』『討厭!對了也不要講出來!』

玉體橫陳,我不禁食指大動。食指大動的結果是我聽到了一些無法拼音的怪異聲響。原來她咬著下唇,正在那裡要哼不哼地呻吟呢!

看到她強忍著不願意叫出來的嬌羞模樣,我就更想讓她狂亂地大聲吟叫。

於是我連中指也大動了。原先一根手指頭進去就已經很緊了,第二根手指頭硬挖進去,簡直就快要被夾斷了,我有點兒自討苦吃的感覺。不過她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嗯嗯嗯啊啊∼』門裡門外的長長短短一起捻弄,她的凹凹凸凸就一陣一陣地抽慉,兩條白生生的腿也猛往我的脖子上夾緊。

顯然現在並非玩摔角的好時機。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為了頭部的健康著想,我不惜深入險境,以五官直接迎向細嫩的秘肉。『啊!啊!不要再逗我了。』

我想這就是發起攻擊的旗號了。七手八腳解除了身上的束縛,爬到辣妹身上,扶起堅硬火熱的肉棒,抵住小穴。我彷彿聽到她輕呼了一聲。『要進去了喔!』『嗯。』聲音不比貓叫大多少,還有點兒抖音。怪哉!早就不是處女了,還會害怕?不管那麼多了。腰用力一挺。第一次出屌,遇上狀況是難免的。我倒不是錯把腿縫當肉縫,只是角度不對勁,頂不進去。再來一次!『痛!』她伸手似乎想要指點迷津,我卻已經用手挑開了洞門,再一鼓勁長驅直入,狠插到底了。她的手就這麼僵在半空中。『嗯∼』在她肉緊的悶哼聲中,我倆已經連成一體了。

辣妹的小穴果然是火辣辣的,而且既潮濕又柔軟,緊緊地包裹住我正硬得難受的肉棒,那種滋味真是難以形容,差一點我就把持不住了。正想要放肆地蹂躪她,卻瞄到她皺著眉頭一臉不舒適的表情。

我嚇了一跳,濕成這樣還不夠?『小晶,怎麼了?痛嗎?』『不是痛,好脹!』原來如此。『我就說我粗嘛!』『你好討厭!先不要動好不好?』我也不想這麼早就讓激情到達頂點,正好緩一緩心。當下也不急著抽插,只是輕撫著她的肌膚,輕吻著她的粉頸,肉棒只負責享受那種快美異常的緊窄感。

畢竟這不是處女開苞,沒多久她就開始臉紅臀搖穴滲水了。『要不要來點辣的?』她羞澀地點點頭。我先左搖右晃轉轉圈,調整一下姿勢,同時也清一清通道,然後一前一後地抽送起來。剛開始速度很慢,頂的時候就狠肏到底了,拉出來卻老怕連龜頭都滑了出來。是誰說這是本能的啊!

漸漸地我抓到要領了,活塞運動的頻率開始提高,手也有餘裕把玩著辣妹的俏臀和豐乳。她緊皺著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表情更多樣化,生疏的迎湊技巧也有一下沒一下地拿出來招呼了。『喔!喔!小晶,你的穴好緊好窄!小晶你好棒!』『啊!啊!討厭!不要……只有在這種時候才稱讚我……』十年寒窗,能派上用場者幾希也。我沒有那個心情去考慮要換什麼花式,也捨不得放開緊貼在一起的玉體去搬挪。只是不停地抽插,或淺或深,九一不予理會,或急或緩,但看力氣多少。每用力一頂,肉球就往上一振,到了盡頭又彈回來,那種波動真是令人垂涎三尺。百忙中我把旁邊的棉被一扯一堆墊在她的小屁屁底下,把個蜜桃也似的肉穴招了出來,任我使勁地肏著,逃都沒得逃。她一手捂著嘴,一手抓著床單,上面搖著頭,下面溢著水,難耐地挨著插。

突然我發現我已經完全失去控製了,雖然腰酸腿麻,但是卻停不下來。動作愈來愈大,拉得更遠,插得更重,下下直抵花心。辣妹再也禁不住了,尖聲浪叫,粉腿直搖。我感到龜頭又酥又麻,知道忍不了了,狠狠地再加重幾十抽,把熱滾滾的精液一股股射進了辣妹的陰道深處。到倆人無力地疊在一起為止,辣妹足足唱了七八分鐘的女高音,任哪回唱KTV都沒這麼餘音繞樑。

辣妹懶洋洋地躺在我的懷裡,背部細嫩的肌膚磨蹭著我,感覺好不舒爽。輕撫著她的腰腹,當然也不忘把玩著兩顆乳球。交了十來年的朋友,沒有結下肉緣是一回事,似這般細品溫存也未曾有過。我將下巴抵著她的香肩,向她的耳朵吹氣,她笑著躲開。『小晶,你不是早就被開苞了嗎?怎麼還那麼緊?』她白了我一眼。『又不是跟人做過就馬上會被撐松……』說著就吃吃地笑了起來。『你老實講,你總共做過幾次?』『哎呀!你不是都知道嗎?』『怎麼可能?你只有頭一次哭哭啼啼地跑來我這裡說你失身了,我還哄了你整整一個晚上。

以後呢?『』第二次也有跟你提過啊!就是跟他去宿營那次嘛!『』那次才第二次?!不是沒多久你們就分手了嗎?『她頑皮地笑了起來。』對啊!就是因為第一次他弄得我好痛,所以後來好久都不肯跟他做。『』那正明呢?『正明就是她的未婚夫。她扁扁嘴。』沒有啊!

偏偏不給他。『』他不會纏著你?『』纏也不給她,反正他女人多的是。『正明最大的缺點就是花,這個我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她會用這一招來報復他。女人真可怕!

『我和小張哪個久?』小張是那個因為拔得頭籌而令我嫉妒的幸運兒。她一聽又笑了,卻不回答。我呵她的癢逼她說。她邊笑邊喘還要忙著撥開我的手。『這怎麼比嘛!他那個時候也是處男啊!才一進去就不行了。』『那後來那次呢?』『那次他就跟你一樣,老是猴在我身上,我可沒有辦法去算他每次多久。』

這個時候,她在我懷裡扭來扭去,倆人又儘是講這些事情,慾火不禁又被挑了起來。『不行!』她被我的正經模樣嚇了一跳。『什麼事情不行?』『你奪走了我的初吻,又破了我的童身去補陰,我虧大了!』她又是好笑又覺委曲。『那你要怎麼樣嘛!人家不是處女又不是今天才開始的。』『除非……你也賠我一個處女身。』『什麼啊!

我怎麼賠?『』後面的處女身。『』後面?『睏惑的她仔細想了想以後終於發現了我的目的。』你變態∼『說著就想逃跑。

我哪會給她機會?撲上去兩腿一抱,頭剛好就埋在屁股裡。『不要啊!你不是已經……』回頭看著我的小弟弟。我弟弟雖然才發洩完有點不硬,此刻卻已經逐漸抬頭,當然這要開鑿比陰戶更緊的屁眼顯然不夠。『你先幫我含一含,很快就可以了。』她面有難色。『我不是也幫你舔穴嗎?公平嘛!』她無奈地握住我的肉棒,櫻桃小嘴包住龜頭,然後低頭含下去。

吹喇叭果然痛快!小嘴一樣是又軟又熱,裡面還有個靈活的異物會從無可預期的角度捲上來。每當她用力一吸,總覺得又要大洩特洩。『用含的累了的話也可以用舔的。』她聽話地吐出肉棒改用舔的,還用一雙大眼睛問我這樣子對不對。我撫弄著她的秀髮,點頭表示嘉許。她卻又羞得不敢再看我,只好專心地舔弄著。原先沾滿漿汁的肉棒已經清潔溜溜,倒是她的嘴角還流了一滴出來。很快地,小喇叭變成大喇叭了,龜頭紅得有點發紫,連稜角都有些翹起來了。『用含的,然後頭前後擺動。』她照著做了,小嘴緊箍著肉棒,我感覺十分爽快,她卻納悶著為何頭擺不起來,完全沒想到恢復精神的大屌已經撐滿了她的小嘴。

那就我來代勞吧!原本呵護她的雙手突然成了加害者,按住了她的頭,打開馬達,把她的嘴當小穴抽送了起來。『嗯∼嗯∼』她用力推開了我,大口喘著氣。

我將她翻轉過來,讓她四肢撐床,翹高屁股。她回頭看我,哀怨地說:「幫你含硬了來插自己的屁眼,我覺得我好像被你賣了還幫你數錢喔!『我笑笑,沒有回答。』不要好不好?那裡那麼小,又沒有水……『看她怕得可憐,我只好提出一個方法。』我從後面插你的小穴,等夠濕了再插屁眼,好不好?『她也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只好委曲萬分地點了頭。

我把她的腿更分開了些,引導著肉棒戳了進去,她順勢就要往前閃避,我趕緊又把她抓了回來。我抱緊她,整個人半趴在她背上,兩手撈起肉球捏弄著,下身輕輕地抽送著。我是不費什麼力氣,她卻被挑逗得汁水淋漓。就在她如癡如醉的這時候,我正在進行開後苞的準備工作。『啊!』小指朝著一丁點兒大的菊花戳了進去,緊閉的門戶遭到突襲,更是將來犯的敵人緊夾不放。她一下子清醒了。我要她打開門戶,她縮縮放放地也只不過把屁眼再弄開了一點點,我的小指也在那邊幫忙大挖特挖。

看起來好像沒有太大的效果。我抓住兩片雪白臀往外分開,拇指摳住屁眼向外拉。抽出肉棒一看,夠濕了,甩一下還滴了些湯在床上。馬眼對住屁眼,手拉著屌一頂,也只不過進去了一個龜頭。『啊啊!好痛!』吸口氣,心中默數一二肏、一二肏,接連著十幾下,把整根肉棒都戳穿了進去。花了許多力氣,終於小腹貼著臀肉了,心中覺得十分滿足。辣妹卻是又痛又累,大概頗不以為然。

菊花雖美,卻令人難以放肆。小屁眼緊閉如斯,我只能夠緩緩地進出,重重地深入。辣妹哀嚎聲不斷,我卻一點也不想憐香惜玉。淫水抽乾了,連我自己都覺得痛。於是我拔了出來,辣妹鬆了一口氣。

但是我很快地又讓她上氣不接下氣了,肉棒找到了溫柔的慰藉,正在那裡補滋補滋地滋補呢!等到泡澡泡得夠了,又生龍活虎地跑去當拓荒者,辣妹也開始了另一波的哀嚎。

後來我發現,插進陰戶的時候,她會滿足地發出一聲『喔!』插進屁股的時候,她會疼痛地發出一聲『啊!』我輪流插弄這兩個洞,讓辣妹發出不同的叫聲來取悅我。有時候我故意從陰戶拔出來又插回陰戶去,她就會『嗯啊∼』地長聲淫叫著。

只是插了許久,她始終不習慣肛交。『不要再弄了好不好?我覺得後面很痛,一點都不會舒服。』『這樣啊?那先不要弄後面好了。

『於是我專心地鑽前面的穴,兩手把著雪白的臀肉,加速肏弄著。辣妹也全意享受著我的賣力。

終於她又洩了。我趁著她高潮迭起的時候,使勁地頂上花心,讓她水流如注。小弟弟通知我差不多了,我拔出濕淋淋的肉棒,在她還來不及抗議前方空虛的時候,重新造訪乾澀的後庭花,最後衝刺,將熱騰騰的精液射了進去。她被這麼一燙,觸電般彈了起來,空曠的小穴又噴出了一股股的白槳,然後倆個人一同無力地癱在床上。

『你壞!哪有人丟在後面的?』『沒有人這麼幹,我們這麼幹才刺激呀!』她在我大腿上捏了一把。我大人大量,只是輕捻著她的乳頭。倆個人都筋疲力竭了,甜言蜜語沒多久就變成了軟語呢喃,夢裡再相會了。        早晨,耀目的陽光照射在辣妹的肚皮上,她翻來翻去地把我也給弄醒了。醒來的我發現她的乳頭仍是垂手可得,就開始繼續昨晚的睡前運動。烈陽加毛手,辣妹睡不著了。翻過身鑽進我的懷抱,毛手沒有奶頭可捻了,拉過棉被罩在辣妹的嬌軀上。

她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抬起頭來。『對了!去年夏天,有一次你到我住的地方……』『喔哦!』她還沒有問完我就露了餡兒了。她看著我一直笑,我也對著她笑。『變態!』『以前是無魚蝦也好嘛!』『那以後呢?』『我們還會有以後嗎?』這話一說我有些後悔,縱然是露水情緣,又何必這麼早點破?她望了我一眼,目光中看不出是悲是喜。然後默默地掀開被子下了床,戴上胸罩,穿好衣裙,彎腰撿起了她的包包。陽光依然燦爛,和風依舊徐來,我的心情卻不由得開始陰暗。忽然我眼前也一暗,頭上一涼,我伸手一抓,還沒乾透的紅色三角褲!『給你作紀念。』『那你現在……』她嬌笑著想跑,我趕快跳下床,追過去攔腰一抱,另一手從裙底探進去一摸,我摸到的是渾圓又有彈性的小屁股,觸手柔細,爽不可言。抱腰的手往下一沉,摳了進去。不忙,早已是濕的了。

二話不說,我抱起她拋回床上,右手跟她有了一腿,另一條美腿就任憑她掛在床沿,左手領著肉棒一送。『噢!』又連在一起了。

在那之後,辣妹除了忙著準備婚事以外,更不時偷閒來偷情。白天陪未婚夫拍婚紗照,晚上陪我睡覺。偷來的總是比較美好,在拜完堂後溜進洞房偷奸新娘子的快感就更別提了。結婚的前一晚,我送她徹夜狂歡當賀禮,插得她全身湯湯水水。隔天還是我催她起床梳洗回去當新娘的。

「全文完」

辣妹的身材稱不上辣,只能夠說是還算有凹有凸。辣妹的穿著也不辣,天熱穿得涼快些自然免不了,真要她穿多暴露的那可免談。辣妹的性格當然也並不潑辣,就是在我們這票狐群狗黨面前會少些淑女氣質,我們就取笑她,給她掛上這麼個外號。她抗議了幾次,沒人理她,她也只好認了。

有個週末夜晚她來我這兒串門子,聊起她年底要嫁人的事。聊著聊著,我突然感覺有點寂寞。『等你結婚了,我就更無聊了。』『怎麼會呢?大家還是好朋友啊!』『少來!結了婚就得陪老公,不能三不五時抓出來混,又不能太晚回去,讓你老公覺得你常跟別的男人出去也不太好。別說你能不能出來,我沒事也不會想找你出來。』

她沉默了好一陣子,說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話。『喂!你是不是還是處男?』『請說童子。』『是不是啦?』我不太高興了。『我要是有女朋友了,瞞得過你嗎?』『也不一定要女朋友啊!誰知道你去哪裡ㄆ……』說著吃吃地笑了起來。

這丫頭!自己幸福美滿了就拿我尋開心,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得髒病不敢花街柳巷去風流快活,連『嫖』字都出口了,那我也不跟她客氣了。『沒女朋友跟誰做啊?你陪我做啊?』話才出口,就看她頭低下去了。別哭啊!小姐。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好啊!』『啥?』我沒聽錯吧?好的意思是……『我說好啊!』

『你沒搞錯吧?你就要結婚了耶!』『就是結婚前才可以嘛!反正他知道我不是處女。』『話是沒錯……』『喂!要不要說一聲,這種是哪有叫女孩子一說再說的!』哇!惹毛了她,好康的沒有,還要沾一身腥,不如乖乖地消受美人恩。『紅豆?』我用不三不四的日語確認著。『紅豆!』『那……いだらきます∼』『去你的!』粉拳猛往我胸膛擂。胸膛是擂不壞的,不過我還是把她的手腕給抓住了。

打打鬧鬧的時候沒什麼,靜下來就尷尬。我放開了她的手,她就那麼閉著眼、抿著嘴,靜靜地坐著,意思是等著我開始了。可是我還不打算就這麼開始。

我伸出雙手緩緩地前進,突然抓住了那兩個顯著的目標!她『哎呀!』的一聲全身縮成了一團。『哪有人一開始就往女孩子……胸部抓的!』『那不然要怎麼辦?你明知道我沒經驗的。』她遲疑了一會兒,沒好氣地說。『沒聽說過要一壘一壘來嗎?』『喔!』兩手平平地伸出去,手心朝上。『來!』『幹什麼?』『牽牽小手。』她當然知道我在裝傻,可是也真不能指望我這個毛頭小子。『算了!讓我來好了。』

她坐近了些,拉起我的手環住了她的腰,輕輕扶住我的肩頭,將櫻唇靠了過來。我倒是閉上了眼睛,等她自己獻上香吻。

『嗯。』四片唇貼在一起,她小巧的舌尖也探了過來,這個可麻煩了!外功好偷學,這接吻是內功,看A片、逛元元都偷學不到。不管三七二十一舌頭迎上前去,亂攪亂吸一氣。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推開我,大口喘著氣,還皺著眉頭。『你這是什麼式啊?』我只能夠兩手一攤,聳聳肩,不答反問。『接下來呢?』

『接下來……就是剛剛那個……』我雙手成爪凌空抓了兩下,還故意發出『ㄎㄧㄚ!ㄎㄧㄚ!』的怪聲嚇她。『等一下!還是我來好了。』拉著我的右手靠近她的胸部。『溫柔一點。』然後就閉上眼睛不動了。

該我採取主動了,再怎麼樣她也不可能自己騎上來啊!

我把手往前伸,嚮往已久的雙峰再度納入我的版圖。我輕輕地揉著抓著,從她臉上看不出一絲享受,倒是身體在微微顫抖。『摸起來好像還不錯,是真的還是假的啊?』『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自己看啊?』她聽出了我話中的嘲弄之意,臉紅了一紅,緊閉著雙唇再也不肯說話了。

左手攬腰,右手輕推,她也就順勢倒在我的床上。我將她的T恤掀了起來,雪白的肌膚,誘人的肚臍眼,再往上,白色的胸罩掩藏了半對豐乳,使我無法飽窺春色。我懶得費神破解她的防禦,直接把胸罩向上一推,那對乳球就這麼一縮一彈跳了出來!

哇塞!真是看不出來地大!平日只覺得撐得起衣服的胸部,沒想到釋放出來竟然有這麼大,難怪連式樣堪稱保守的胸罩也奈何不了她們。那瞬間我完全呆了,只是盯著那兩團白肉,還有點綴在頂端的兩粒可口櫻桃。涼風陣陣吹來,我卻沒有想到要用火熱的手掌去為她們取暖。

『你還看!』她圓睜著杏眼嗔道。我連忙用手蓋住了櫻桃,可是卻無法藏起引人覬覦的白肉,這可不是我的錯啊!

揉著,捏著,那對不因為地心引力而變形的雙乳,現在卻為了逃出我的魔掌而千變萬化著。可是怎麼變化,卻總是逃不出我的天羅地網。尤其是要害始終被我禁錮著,只能夠不斷地抬頭抗議。柔軟而充實的手感,更是方才隔著胸罩在衣服外面滑來滑去所能夠相比的。

『啊……哈……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發出了難耐的呻吟聲。更奇怪的是,怎麼有一團奶肉在我面前招搖呢?原來我的右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跑到她的桃花源那兒去了。為了不要冷落這只孤單的奶子,我只好用嘴去包容了。雙唇用力吸住,裡面則交給舌頭去舔弄,甚至還用牙齒輕咬著磨一磨。左手持續地揉弄著她的右乳,右手則隔著三角褲彈起琴來。左手畫方、右手畫圓我不會,左手摸奶、右手撩陰這下子可就大有心得了。

她的身體突然開始激烈地挺動了起來。『啊……怎麼這樣……不行了……啊啊……我……我要丟了∼』從濕透了的三角褲裡湧出了一股股的熱湯,把我的右手搞得一把一把黏答答的。她臉泛潮紅,全身軟在床上,只有那對美乳還在搖晃著。

她洩了?我才只彈了幾首曲子哪!

當我欣賞著辣妹的媚態時,她突然開口了。『我不相信。』『你不相信什麼?』『你要真地是處男,怎麼能用手就讓我……』『傻妹妹,我沒玩過女人,總看過A片、看過黃色小說吧?』她張開眼睛睜得大大的,驚訝萬分。『你看A片?!我怎麼都不知道?』『不然你以為前幾個禮拜我和錘錘、欠哥他們出去不讓你跟是為了什麼?』『好哇你們!原來你們都瞞著我偷偷跑去看A片!』『小姐,這能讓你知道嗎?』

她紅著小臉兒、噘著小嘴兒不說話了。我看她嘴噘得可愛,俯下身親了她一下,她的臉更紅了。

『你可就舒服了,我還沒開始呢!』『那你繼續啊!又沒有人叫你停。』我開始對她上下其手,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她穿的三角褲是紅色半透明的,跟乖乖牌的白色胸罩形成了一種不協調。『小晶,你的胸罩這麼保守,怎麼底下的三角褲這麼性感啊?』『傻瓜!淺色的衣服裡面戴深色的胸罩,會被看得一清二楚。』我恍然大悟。『所以三角褲就沒關係了?你這個悶騷的傢夥!』『你管我!』『不管你,我肏你。』『你好粗喔!』『對啊!我也是這麼覺得。』她好像發現怎麼斗嘴總是會被我虧,又閉上眼睛不理我了。

我也沒空理她,這個季節該忙耕作了。我將黏在她下體上的三角褲揭了下來,帶絲帶汁的,揭來怪費力。左瞧右瞧,瞧不出個什麼名堂來。『老師,小穴穴在哪裡?』『自己找!』『找不到呀!老師講答案啦!』『不行!』『那好吧!我隨便找個洞插進去好了。』她猛然坐了起來。『不可以!』她瞪著我猛喘氣,我只是嘻皮笑臉地看著她,她萬般無奈地白了我一眼,拉著我的手指頭挑開一道肉縫,我趁機抓住了她的手,用她的手抓著我的手著猛摳著她的玉穴。『嗯……

啊……不要啦……討厭……『她掙扎了好久,我才放開了她。』哎呀!又看不到了!『果然,在手指頭撤退了以後,蚌殼立刻又緊緊地密合了。她不再理會我的睏惑,別過頭不睬我,我只好自求多福了。

十個手指頭展開了地毯式的搜索,大概是因為他們辦事不力,摸索了老半天,始終未有所獲。我只好請出三寸不爛之舌,整個可疑地區全都給她舔過去,她開始不自在地扭來扭去,終於有一道溫泉湧了出來。『找到了!找到了!這個有水會跑出來的地方就對了吧?』

她彷彿還真怕我弄錯,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我就在這個時候把食指摳了進去。『ㄡˋ!』『你看你看!這裡這裡!』『討厭!對了也不要講出來!』

玉體橫陳,我不禁食指大動。食指大動的結果是我聽到了一些無法拼音的怪異聲響。原來她咬著下唇,正在那裡要哼不哼地呻吟呢!

看到她強忍著不願意叫出來的嬌羞模樣,我就更想讓她狂亂地大聲吟叫。

於是我連中指也大動了。原先一根手指頭進去就已經很緊了,第二根手指頭硬挖進去,簡直就快要被夾斷了,我有點兒自討苦吃的感覺。不過她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嗯嗯嗯啊啊∼』門裡門外的長長短短一起捻弄,她的凹凹凸凸就一陣一陣地抽慉,兩條白生生的腿也猛往我的脖子上夾緊。

顯然現在並非玩摔角的好時機。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為了頭部的健康著想,我不惜深入險境,以五官直接迎向細嫩的秘肉。『啊!啊!不要再逗我了。』

我想這就是發起攻擊的旗號了。七手八腳解除了身上的束縛,爬到辣妹身上,扶起堅硬火熱的肉棒,抵住小穴。我彷彿聽到她輕呼了一聲。『要進去了喔!』『嗯。』聲音不比貓叫大多少,還有點兒抖音。怪哉!早就不是處女了,還會害怕?不管那麼多了。腰用力一挺。第一次出屌,遇上狀況是難免的。我倒不是錯把腿縫當肉縫,只是角度不對勁,頂不進去。再來一次!『痛!』她伸手似乎想要指點迷津,我卻已經用手挑開了洞門,再一鼓勁長驅直入,狠插到底了。她的手就這麼僵在半空中。『嗯∼』在她肉緊的悶哼聲中,我倆已經連成一體了。

辣妹的小穴果然是火辣辣的,而且既潮濕又柔軟,緊緊地包裹住我正硬得難受的肉棒,那種滋味真是難以形容,差一點我就把持不住了。正想要放肆地蹂躪她,卻瞄到她皺著眉頭一臉不舒適的表情。

我嚇了一跳,濕成這樣還不夠?『小晶,怎麼了?痛嗎?』『不是痛,好脹!』原來如此。『我就說我粗嘛!』『你好討厭!先不要動好不好?』我也不想這麼早就讓激情到達頂點,正好緩一緩心。當下也不急著抽插,只是輕撫著她的肌膚,輕吻著她的粉頸,肉棒只負責享受那種快美異常的緊窄感。

畢竟這不是處女開苞,沒多久她就開始臉紅臀搖穴滲水了。『要不要來點辣的?』她羞澀地點點頭。我先左搖右晃轉轉圈,調整一下姿勢,同時也清一清通道,然後一前一後地抽送起來。剛開始速度很慢,頂的時候就狠肏到底了,拉出來卻老怕連龜頭都滑了出來。是誰說這是本能的啊!

漸漸地我抓到要領了,活塞運動的頻率開始提高,手也有餘裕把玩著辣妹的俏臀和豐乳。她緊皺著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表情更多樣化,生疏的迎湊技巧也有一下沒一下地拿出來招呼了。『喔!喔!小晶,你的穴好緊好窄!小晶你好棒!』『啊!啊!討厭!不要……只有在這種時候才稱讚我……』十年寒窗,能派上用場者幾希也。我沒有那個心情去考慮要換什麼花式,也捨不得放開緊貼在一起的玉體去搬挪。只是不停地抽插,或淺或深,九一不予理會,或急或緩,但看力氣多少。每用力一頂,肉球就往上一振,到了盡頭又彈回來,那種波動真是令人垂涎三尺。百忙中我把旁邊的棉被一扯一堆墊在她的小屁屁底下,把個蜜桃也似的肉穴招了出來,任我使勁地肏著,逃都沒得逃。她一手捂著嘴,一手抓著床單,上面搖著頭,下面溢著水,難耐地挨著插。

突然我發現我已經完全失去控製了,雖然腰酸腿麻,但是卻停不下來。動作愈來愈大,拉得更遠,插得更重,下下直抵花心。辣妹再也禁不住了,尖聲浪叫,粉腿直搖。我感到龜頭又酥又麻,知道忍不了了,狠狠地再加重幾十抽,把熱滾滾的精液一股股射進了辣妹的陰道深處。到倆人無力地疊在一起為止,辣妹足足唱了七八分鐘的女高音,任哪回唱KTV都沒這麼餘音繞樑。

辣妹懶洋洋地躺在我的懷裡,背部細嫩的肌膚磨蹭著我,感覺好不舒爽。輕撫著她的腰腹,當然也不忘把玩著兩顆乳球。交了十來年的朋友,沒有結下肉緣是一回事,似這般細品溫存也未曾有過。我將下巴抵著她的香肩,向她的耳朵吹氣,她笑著躲開。『小晶,你不是早就被開苞了嗎?怎麼還那麼緊?』她白了我一眼。『又不是跟人做過就馬上會被撐松……』說著就吃吃地笑了起來。『你老實講,你總共做過幾次?』『哎呀!你不是都知道嗎?』『怎麼可能?你只有頭一次哭哭啼啼地跑來我這裡說你失身了,我還哄了你整整一個晚上。

以後呢?『』第二次也有跟你提過啊!就是跟他去宿營那次嘛!『』那次才第二次?!不是沒多久你們就分手了嗎?『她頑皮地笑了起來。』對啊!就是因為第一次他弄得我好痛,所以後來好久都不肯跟他做。『』那正明呢?『正明就是她的未婚夫。她扁扁嘴。』沒有啊!

偏偏不給他。『』他不會纏著你?『』纏也不給她,反正他女人多的是。『正明最大的缺點就是花,這個我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她會用這一招來報復他。女人真可怕!

『我和小張哪個久?』小張是那個因為拔得頭籌而令我嫉妒的幸運兒。她一聽又笑了,卻不回答。我呵她的癢逼她說。她邊笑邊喘還要忙著撥開我的手。『這怎麼比嘛!他那個時候也是處男啊!才一進去就不行了。』『那後來那次呢?』『那次他就跟你一樣,老是猴在我身上,我可沒有辦法去算他每次多久。』

這個時候,她在我懷裡扭來扭去,倆人又儘是講這些事情,慾火不禁又被挑了起來。『不行!』她被我的正經模樣嚇了一跳。『什麼事情不行?』『你奪走了我的初吻,又破了我的童身去補陰,我虧大了!』她又是好笑又覺委曲。『那你要怎麼樣嘛!人家不是處女又不是今天才開始的。』『除非……你也賠我一個處女身。』『什麼啊!

我怎麼賠?『』後面的處女身。『』後面?『睏惑的她仔細想了想以後終於發現了我的目的。』你變態∼『說著就想逃跑。

我哪會給她機會?撲上去兩腿一抱,頭剛好就埋在屁股裡。『不要啊!你不是已經……』回頭看著我的小弟弟。我弟弟雖然才發洩完有點不硬,此刻卻已經逐漸抬頭,當然這要開鑿比陰戶更緊的屁眼顯然不夠。『你先幫我含一含,很快就可以了。』她面有難色。『我不是也幫你舔穴嗎?公平嘛!』她無奈地握住我的肉棒,櫻桃小嘴包住龜頭,然後低頭含下去。

吹喇叭果然痛快!小嘴一樣是又軟又熱,裡面還有個靈活的異物會從無可預期的角度捲上來。每當她用力一吸,總覺得又要大洩特洩。『用含的累了的話也可以用舔的。』她聽話地吐出肉棒改用舔的,還用一雙大眼睛問我這樣子對不對。我撫弄著她的秀髮,點頭表示嘉許。她卻又羞得不敢再看我,只好專心地舔弄著。原先沾滿漿汁的肉棒已經清潔溜溜,倒是她的嘴角還流了一滴出來。很快地,小喇叭變成大喇叭了,龜頭紅得有點發紫,連稜角都有些翹起來了。『用含的,然後頭前後擺動。』她照著做了,小嘴緊箍著肉棒,我感覺十分爽快,她卻納悶著為何頭擺不起來,完全沒想到恢復精神的大屌已經撐滿了她的小嘴。

那就我來代勞吧!原本呵護她的雙手突然成了加害者,按住了她的頭,打開馬達,把她的嘴當小穴抽送了起來。『嗯∼嗯∼』她用力推開了我,大口喘著氣。

我將她翻轉過來,讓她四肢撐床,翹高屁股。她回頭看我,哀怨地說:「幫你含硬了來插自己的屁眼,我覺得我好像被你賣了還幫你數錢喔!『我笑笑,沒有回答。』不要好不好?那裡那麼小,又沒有水……『看她怕得可憐,我只好提出一個方法。』我從後面插你的小穴,等夠濕了再插屁眼,好不好?『她也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只好委曲萬分地點了頭。

我把她的腿更分開了些,引導著肉棒戳了進去,她順勢就要往前閃避,我趕緊又把她抓了回來。我抱緊她,整個人半趴在她背上,兩手撈起肉球捏弄著,下身輕輕地抽送著。我是不費什麼力氣,她卻被挑逗得汁水淋漓。就在她如癡如醉的這時候,我正在進行開後苞的準備工作。『啊!』小指朝著一丁點兒大的菊花戳了進去,緊閉的門戶遭到突襲,更是將來犯的敵人緊夾不放。她一下子清醒了。我要她打開門戶,她縮縮放放地也只不過把屁眼再弄開了一點點,我的小指也在那邊幫忙大挖特挖。

看起來好像沒有太大的效果。我抓住兩片雪白臀往外分開,拇指摳住屁眼向外拉。抽出肉棒一看,夠濕了,甩一下還滴了些湯在床上。馬眼對住屁眼,手拉著屌一頂,也只不過進去了一個龜頭。『啊啊!好痛!』吸口氣,心中默數一二肏、一二肏,接連著十幾下,把整根肉棒都戳穿了進去。花了許多力氣,終於小腹貼著臀肉了,心中覺得十分滿足。辣妹卻是又痛又累,大概頗不以為然。

菊花雖美,卻令人難以放肆。小屁眼緊閉如斯,我只能夠緩緩地進出,重重地深入。辣妹哀嚎聲不斷,我卻一點也不想憐香惜玉。淫水抽乾了,連我自己都覺得痛。於是我拔了出來,辣妹鬆了一口氣。

但是我很快地又讓她上氣不接下氣了,肉棒找到了溫柔的慰藉,正在那裡補滋補滋地滋補呢!等到泡澡泡得夠了,又生龍活虎地跑去當拓荒者,辣妹也開始了另一波的哀嚎。

後來我發現,插進陰戶的時候,她會滿足地發出一聲『喔!』插進屁股的時候,她會疼痛地發出一聲『啊!』我輪流插弄這兩個洞,讓辣妹發出不同的叫聲來取悅我。有時候我故意從陰戶拔出來又插回陰戶去,她就會『嗯啊∼』地長聲淫叫著。

只是插了許久,她始終不習慣肛交。『不要再弄了好不好?我覺得後面很痛,一點都不會舒服。』『這樣啊?那先不要弄後面好了。

『於是我專心地鑽前面的穴,兩手把著雪白的臀肉,加速肏弄著。辣妹也全意享受著我的賣力。

終於她又洩了。我趁著她高潮迭起的時候,使勁地頂上花心,讓她水流如注。小弟弟通知我差不多了,我拔出濕淋淋的肉棒,在她還來不及抗議前方空虛的時候,重新造訪乾澀的後庭花,最後衝刺,將熱騰騰的精液射了進去。她被這麼一燙,觸電般彈了起來,空曠的小穴又噴出了一股股的白槳,然後倆個人一同無力地癱在床上。

『你壞!哪有人丟在後面的?』『沒有人這麼幹,我們這麼幹才刺激呀!』她在我大腿上捏了一把。我大人大量,只是輕捻著她的乳頭。倆個人都筋疲力竭了,甜言蜜語沒多久就變成了軟語呢喃,夢裡再相會了。        早晨,耀目的陽光照射在辣妹的肚皮上,她翻來翻去地把我也給弄醒了。醒來的我發現她的乳頭仍是垂手可得,就開始繼續昨晚的睡前運動。烈陽加毛手,辣妹睡不著了。翻過身鑽進我的懷抱,毛手沒有奶頭可捻了,拉過棉被罩在辣妹的嬌軀上。

她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抬起頭來。『對了!去年夏天,有一次你到我住的地方……』『喔哦!』她還沒有問完我就露了餡兒了。她看著我一直笑,我也對著她笑。『變態!』『以前是無魚蝦也好嘛!』『那以後呢?』『我們還會有以後嗎?』這話一說我有些後悔,縱然是露水情緣,又何必這麼早點破?她望了我一眼,目光中看不出是悲是喜。然後默默地掀開被子下了床,戴上胸罩,穿好衣裙,彎腰撿起了她的包包。陽光依然燦爛,和風依舊徐來,我的心情卻不由得開始陰暗。忽然我眼前也一暗,頭上一涼,我伸手一抓,還沒乾透的紅色三角褲!『給你作紀念。』『那你現在……』她嬌笑著想跑,我趕快跳下床,追過去攔腰一抱,另一手從裙底探進去一摸,我摸到的是渾圓又有彈性的小屁股,觸手柔細,爽不可言。抱腰的手往下一沉,摳了進去。不忙,早已是濕的了。

二話不說,我抱起她拋回床上,右手跟她有了一腿,另一條美腿就任憑她掛在床沿,左手領著肉棒一送。『噢!』又連在一起了。

在那之後,辣妹除了忙著準備婚事以外,更不時偷閒來偷情。白天陪未婚夫拍婚紗照,晚上陪我睡覺。偷來的總是比較美好,在拜完堂後溜進洞房偷奸新娘子的快感就更別提了。結婚的前一晚,我送她徹夜狂歡當賀禮,插得她全身湯湯水水。隔天還是我催她起床梳洗回去當新娘的。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紅杏出牆的護士
左鄰右舍換妻同樂會
我和單位熟女的故事
嫖妓嫖到親生女
風流少婦Linda對五個
愛上了離婚的熟女同學
滑進愛母濕潤的陰道
同窗之誼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借種給迷人的嫂子
熱門小說:
三人遊戲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