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經典激情

人生路途上誰都會有工作不順遂的時候,在我30歲那一年我碰上了人生的大低潮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我的工作極不如意.後來透過一位朋友的母親引薦下,我在中部某一家區域醫院做看護.除了受訓一個月專業訓練外接著我又考取了技術士專業證照.只是沒想到一個過渡性的工作,卻讓我不知不覺的做了一年多.男性看護原本就不多了,再加上像我這麼年輕的男生做看護又更少了!

各位會以為我在醫院內護士圈裡會很吃香,其實一點都不!

基本上護士對看護還是有一部份的偏見,更何況那麼年輕的男生,就做看護那一定混的不好,才跑來把屎把尿.而我天生一股硬脾氣,工作要做就做到最好,讓我在照護上的專業不斷的在精進!

有比較談的來的護士甚至建議我可以去唸護理系。

有天公司打電話聯絡我去接案,”VIP病房:張X涵”,我說「咦!

聽這個名字好像是女生?」

公司說「應該是女生,不過是病患指名要你去」,我說:「不會吧!怎麼會女生找男看護來照護呢?還指定要我去!」

公司說:「要不然你先過去看看,如果有問題再跟公司聯絡好了」我整理好行囊,到了醫院進了指定的VIP病房後,看見病床上躺了一位約莫二十一,二歲頭上綁個布頭巾,戴著口罩的女生,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我看了那女孩一眼後,一位中年男子走過來跟我握手說:「陳先生還記得我嗎?」,我翻了一下回憶,記起來了張X德,53歲,因為肝臟方面的疾病而住院,這個案子前前後後也照顧他不少天.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張先生是我接到第一個VIP病房的案子張先生說:「病床上這一位是我女兒,就麻煩你照顧她了」我大吃一驚的說:「什麼!!!!要我照護她?」

張先生苦笑著說:「沒辦法!

三天來已經被她氣走五個看護了,會找你來也是小涵要求的」我大吃兩驚的說:「不會吧!」,記得當時照護張先生的時候,他這個女兒每天都會來醫院看她爸爸,而且一待在病房時間就很久,那時我還當著張先生的面誇他女兒好孝順.張先生搖搖頭說:「唉……..太太走的早,都被我寵壞了!」

小涵說:「爸!講這樣他真的很專業!」

我說:「張先生既然你女兒看的起我的專業,第一,只要碰觸你女兒的肢體,我一定戴上照護手套,第二,要進行任何的照護動作之前我一定先告之,第三,如果有關於私密部的清潔,我請護士來做,你看這樣好嗎?」

張先生握著我的手說:「只有照你的方式下去做了,我相信你的人品更相信你的專業!」,張先生說完話後,低頭在我耳邊小聲的說:「有機會幫我管管小涵」。

當張先生離開VIP病房後,我對小涵說:「女孩子不能這麼任性!」,我戴上口罩及照護手套說:「我先大概看一下你的身體狀況」我大致看一下後,我除下小涵的口罩,整個臉頰消瘦,她的大眼睛更顯得突出.吃完晚飯後小涵說:「我要去浴室洗澡」

我說:「你能下床走到浴室嗎?」,小涵搖搖頭說:「沒力氣站起來」,我到護理站推了張活動式的便盆椅進病房,將小涵調整至床邊,我半蹲下,下巴勾著小涵的肩膀,雙手環扣在小涵的後腰際上說:「我數到三,妳就深呼吸,我就把你搬到便盆椅上,推妳進浴室洗澡」這時小涵上半身突然靠近我的胸前,我感覺我的胸部被兩個堅挺的肉團頂著,我看一下小涵似笑非笑的眼神說:「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也是會有感覺的,但是我不會背叛我的專業,別胡鬧了!

我正在工作。」,小涵說:「你好酷喔!真的好專業!」

我將坐在活動式便盆椅上的小涵推進了浴室,小涵脫下了上衣露出白晰堅挺的乳房說:「請你幫我脫一下褲子」,我半蹲下,下巴勾著小涵的肩膀,小涵雙手環抱我的脖頸,我的雙手環扣在小涵的後腰際上,我把小涵的運動褲退至小腿肚的時候,我的左耳感覺突然有一口熱氣吹來,我說:「別胡鬧了!我在工作」小涵輕輕的在我耳邊說:「開開你的玩笑可以嗎?」

我搖了搖頭說:「你真的很任性!」我幫小涵洗刷四肢和背部後,轉身背對小涵說:「前面私密部你可以自己洗」小涵噗嗤一笑說:「我就知道你會轉身過去,我沒有找錯人!」,小涵洗完澡後全裸的躺在床上,一對白晰堅挺的乳房,陰戶上稀疏的陰毛,兩條雪白的大腿間肉縫由上向下延伸.我伸長雙臂丈量小涵,約164,165公分左右.我幫小涵套上衣服說:「你真的好瘦,要好好的調養身體,要吃胖一點」,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看著我點點頭!

張先生每天都會來探視小涵,這時候我都會離開VIP病房到外面抽根煙,透透氣.臨走時張先生都會緊握我的手說:「陳先生,小涵這次真的要麻煩你了」,逐漸的我也了解他們父女兩之間的互動狀況.張先生算事業有成的企業主,經濟狀況很富裕,在小涵六歲那年,小涵的媽媽因癌症過世.張先生哀慟欲恆!

除一手帶大獨生女小涵,並不再婚娶.因愛妻的早逝,所以張先生對小涵寵愛有加只要金錢可以做的到的,張先生毫不吝惜用在小涵的身上.但是小涵跟我說自她有印象以來,爸爸就帶過好幾個阿姨回家過.做看護的工作經常碰到這種家族不同調的狀況,所以對她們父女之間,我也是聽多少說,免得節外生枝.經過一個星期與小涵朝夕相處,我發現她的配合度超高,我說什麼她從未跟我唱反調,靜靜的配合我的要求.但是我還是戰戰兢兢的照護小涵一個多月,畢竟我不能在工作上,讓小涵覺得我在吃她豆腐的感覺.一個多月來小涵的身體好轉很多,體型也沒有之前那麼消瘦了.要出院的前一晚,小涵跟我要手機號碼說:「出院後我可以打電話跟你聊天嗎?」

我點點頭看著她說:「跟妳相處一個多月下來,其實妳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你如果可以拿掉任性的脾氣,我可以考慮讓妳做我的女朋友」,小涵睜著她那雙大眼睛看著我說:「真的嗎?」,我笑著點點頭說:「真的!

我不騙你」小涵出院後,我依舊忙著我的工作,偶爾小涵打電話問我最近好不好?工作忙不忙?我也會提醒她要定期的做追蹤治療,不可以任性中斷追蹤治療.半年過後小涵打電話給我寒暄,並問我何時有空可以出來喝杯咖啡,同時要謝謝我那段時間用心的照護她.跟她敲定日期後,當天我提早了十分鐘到了露天咖啡館,點了一杯拿鐵看著熙來攘往的路人,過了二十分鐘小涵還沒到,撥了手機也沒接,心想可能塞車吧!

突然看到右前桌坐著一位綁著小馬尾的正妹,一直看著我印象中這位正妹比我早到咖啡館,好像也是在等人的樣子,只是她的眼神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在左右張望尋找小涵的時候,綁著小馬尾一襲小洋裝的正妹似笑非笑的坐到我的桌說:「你真的不認得我了嗎?」,我再仔細的端詳,是小涵!

我吃驚的說:「你變好多喔!我都認不出來了」

那天跟小涵聊了很多,聊到她出院後的種種,我仔細打量小涵說:「你的身材變好了,人也漂亮多了」,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說:「真的嗎?」

我笑著點點頭聊到最後小涵邀請我去她家坐坐。

那是一個門禁森嚴的高級別墅區,小涵開門後,我看了看客廳後說:「哇~你家好大!好氣派喔!你爸呢?」

小涵邊說邊牽著我的手走向樓梯說:「他跟阿姨出國去了,走!到二樓我的房間」上了二樓走進小涵的房間就聞到了淡淡的花香味,二十多坪的房間粉紅色系傢俱搭配,我說:「小涵,你的房間好漂亮喔!還有花香味」小涵笑著說:「知道你要來,請打掃阿姨特地在房間擺放一束花」我說:「真的?假的?」,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向我點點頭說:「真的呀!」,小涵打開落地窗說:「我的陽台有搖搖椅要不要過來一起坐?」,我和小涵肩併肩的坐在搖搖椅上,看著夜空上的半玹月.我好奇問小涵說:「為什麼妳那時住院要找我照護呢?而且我還是一個男生」,小涵嘟著嘴說:「我爸爸那時剛交一個新的阿姨,我跟他嘔氣!

再加上我爸爸住院時,我覺得你好專業,好專注!爸爸一直稱讚你把他照護的很好」我笑說:「你住院找男看護照顧你,不怕男朋友吃醋嗎?」,小涵頭低低的說:「我沒交過男朋友」我搖搖頭說:「你也太扯!太任性了!

你也不怕…..不怕….。」,小涵抬起頭笑著說:「全身被看光光是嗎?」,說完雙手勾著我的脖頸,在我耳邊輕輕說:「我好喜歡好喜歡看你專注在工作上的神情」話一說完舌頭就鑽進我的嘴裡纏吻起來………。

我舌吻著躺床上的小涵慢慢的將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退除,白晰堅挺的乳房,粉紅色奶頭一一浮現在我眼前.當我的手滑到小腹下方時,咦!

陰毛怎麼沒了.小涵咭咭笑起來說:「反正我那裡的陰毛本來就很少,我去做雷射除毛手術把陰毛全都除掉了,看起來乾淨。」小涵舌尖舔著我的耳垂說:「反正以前都被你全身看光光了,今天就讓你再看個夠」現在小涵的體型跟住院時的體型有好大的差異,乳房又比那時渾圓了許多!

我貪婪的吸吮乳房上粉紅色奶頭,一手搓揉另一邊雪白堅挺的乳房.沒多久我分開小涵的雪白修長勻稱的美腿,雪白的雙腿間由上而下一條密實的肉縫.我雙手掰開這個處女肉縫,舌頭毫不猶豫的往肉縫口鑽舔下去.小涵有如觸電般身體顫了一下,雙腿夾住我的頭身體偏向一邊,發出嗯…嗯…輕輕的呻吟聲,小涵呻吟聲中喃喃地:嗯….嗯….好…..舒….服….嗯….嗯….真….的…..好….舒…服…..嗯….

直到屄洞口下方的床單,被淫水滴濕了一小塊.我分開小涵雪白修長勻稱的美腿,龜頭抵住屄洞口.我挺腰用力一頂,龜頭頂開了一個緊實的肉團,原本雙手只是輕抓我的手臂的小涵,突然十指抓緊手臂,閉眼鎖眉輕輕說:「好痛!好痛!」

我伸手往洞口下方一摸,淫水裡帶有一些的血絲.我拿給小涵看說:「你看,你的處女血」小涵淺淺一笑,輕打著我的手臂說:「你好壞喔」趁她說話之際,我又挺腰用力將龜頭往濕潤的陰道深處推進,小涵蹙眉說:「真的好痛!真的好痛!」

直到龜頭頂到陰道深處的子宮頸壁肉後,蹙眉的小涵緊抿著雙唇,我雙手不斷搓揉小涵白晰堅挺的乳房,低頭一看我的陽具還有三分之一還在陰道外,我雙手輕箍住小涵的腰際,將陽具退至濕潤的陰道口,挺腰用力一頂,這一頂連龜頭都隱隱作痛.小涵雙手緊緊抓著床單,閉眼蹙眉頭偏向一邊說:「怎麼這麼痛!」

眼角掉下淚來.我於心不忍的舌頭鑽進小涵的嘴裡,一手搓揉她白晰堅挺的乳房,陽具在小涵緊實而濕潤的陰道裡,來回緩緩的抽插.小涵輕捧我的臉:「親愛的,你有想過我們會有愛愛的一天嗎?」

我搖搖頭,小涵舌尖輕舔著我的耳垂說:「我會對任何人任性,就是不會對親愛的任性,」我說:「真的嗎?」,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看著我點點頭說:「真的!」,當陽具在小涵濕潤的陰道裡抽插滑順後,龜頭一次次重重撞擊小涵陰道深處的子宮頸壁肉,小涵雙手開開閉眼輕聲呻吟:嗯…嗯…親….愛…的…你….塞….的….好….深….嗯….嗯….真….的….好….深….嗯…..嗯…

陽具在小涵濕潤的陰道裡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小涵的臉頰因高潮而微微泛紅,雙手緊抓枕頭兩角,閉眼緊抿雙唇,矜持的壓低喉頭發出嗯…..嗯…..嗯…..的呻吟聲,我的舌頭鑽進小涵的嘴裡纏吻,下半身抽插速度不斷的加快,原本雙手緊抓枕頭角的小涵,突然雙手緊緊環抱我的身軀,舌尖不斷的在我耳堝上亂舔的說:親….愛….的….受….不….了…..了….下…..面….受….不….了…..了….

龜頭緊頂著子宮頸壁肉上,一股股濃稠的精液全都射進小涵的陰道最深處.小涵閉眼呼吸急促的嬌喘:親…愛…的…你….塞…的…太….深….了…..

小涵慢慢鬆開緊抱著我身軀的雙手,我拔出半軟的陽具,看了小涵的屄洞口一小片粉紅色漿液,屄洞口下方床單除了一片粉紅色漿液,外還有一塊的血漬.我說:「你流好多血喔」小涵拿起被子將血漬蓋起來說:「不要看!

這個床單我要留起來做紀念的」。

一覺醒來從落地窗外灑落一地的陽光,坐在床上環顧四周,若不是看見一整個粉紅色系佈置裝飾,我還以為昨晚是不是在做夢.我仔細打量小涵房間裡的佈置此時房門打開了,小涵微笑走過來雙手勾著我的脖頸說:「親愛的懶蟲你起床啦!」

我笑著說:「我昨晚太努力做愛了!」,小涵輕打我一拳說:「你好壞喔!」

我說:「你的房間好大喔」小涵笑著說:「對呀!

全都是我精心佈置的,好看嗎?」

我點了點頭小涵站起來說:「那我呢?」

我頭歪一邊一手架在下巴上說:「比以前漂亮許多,身材也很好了」小涵在我臉頰親了一下說:「算你會說話」,拉起我的手說:「來!我彈鋼琴給你聽」一首給愛麗絲的音符化成樂音,從小涵修長的指間流放出來.當琴音結束後,小涵拉起我的手說:「到樓下我煮飯給你吃」我狐疑的說:「你會煮飯?」

小涵輕捏著我的臉頰說:「不要懷疑!

只是不煮給我爸爸吃」到了樓下我說:「你家還有別人嗎?」

小涵說:「有呀!我爸爸請黃阿姨每天都到我家來整理房間,以及打掃環境」話一說完小涵轉過頭說:「黃阿姨,今天我的房間我自己整理就好了」一個多小時後,小涵煮了三菜一湯的家常菜說:「親愛的,你吃吃看」

我夾了一口炒青菜,嗯…..不錯喔!

好吃.又喝了一口湯,這個湯好喝.小涵睜著大眼睛說:「真的嗎?」

我點點頭說:「真的好吃」,小涵興奮的說:「親愛的,那我每天煮飯給你吃好嗎?」

我邊吃邊說:「我如果接案子二十四小時在醫院,你怎麼煮給我吃呢?」

小涵說:「簡單呀!我打包送到醫院給你吃」我說:「不行!你打包到醫院我沒地方可以吃你」小涵才意會過來打我一拳說:「你很壞耶!」

吃完飯後和小涵一起看場電影,看完後時間還早,小涵與我十指緊扣著逛街.我喵到了情趣用品四個大字.我在小涵耳邊輕聲的說:「我們去逛情趣用品店」小涵臉紅紅的拉拉我的手說:「講小聲一點啦,那麼多人」小涵頭低低的跟我進入情趣用品店,看她眼神不知道要看哪裡的神情,真的滿可愛的,最後我買了一個跳蛋.小涵和我來到我租屋處,一進門我就說:「我的狗窩好亂」小涵看了一眼說:「不會呀!男孩子來說你不算邋遢了」說完小涵雙手環抱我的脖頸說:「親愛的,今晚可以睡你這嗎?」

我一手摸進小洋裝裙底小內褲說:「可以!不過我要吃這裡。」

小涵輕打我一拳說:「你好壞喔」在浴室裡我和小涵摳,摸,吸,舔,盡興的調情.到了床上,與小涵纏吻之中我將跳蛋夾在手心輕壓在她的陰蒂上,小涵輕輕嗯….一聲呻吟.我舌尖輕舔她雪白的耳垂說:「舒服可以叫出來,我喜歡聽」我吸吮小涵白晰堅挺乳房上粉紅色奶頭,跳蛋順勢滑進她濕潤的陰道裡,食指將跳蛋緩緩推進陰道深處,沒多久小涵雙腿一夾,身體側翻呻吟的說:「啊….啊…..好…舒….服…..啊….啊…..好……舒……服….。」

我將枕頭墊在小涵的屁股下,掰開一線的肉縫,舌尖就往屄洞口粉紅皺摺屄肉吸舔,小涵一手輕撫我的頭,一手抓著床單呻吟:「啊….啊….親….愛….的….啊…..啊…你….舔….的….好….舒….服…啊….啊…真….的….好…..舒…..服…..啊…..啊….。」

十多分鐘後屄洞下方的床單,已經被淫水滴濕了一小塊.我起身將陽具放在小涵的面前,小涵一手套弄陽具,頭一前一後的吸吮起來.我吸舔陰蒂,手指順著屄洞口滑進陰道,不斷的在陰道裡來回推頂跳蛋,小涵如夢囈般喃喃地呻吟說:啊….啊….親….愛…的….啊….啊…..太….舒….服….了….啊……啊……

我把跳蛋從濕潤的陰道裡退出來,分開小涵雪白修長的雙腿,龜頭對準屄洞口後,將龜頭慢慢的擠進濕潤的陰道裡,小涵閉眼蹙眉,我俯身輕吻小涵說:「怎麼了?還痛嗎?」,小涵輕捧我臉頰說:「親愛的,你的東西真的好大,塞進來的時候輕一點,別像昨天一樣,弄得我好痛!好痛!」,我輕舔著小涵雪白的耳垂說:「你放心我會輕輕的!」說完我緩慢的將陽具在濕潤陰道裡抽插直到滑順後,我問小涵:「剛剛這樣還會痛嗎?」

小涵搖搖頭說:「不會了!

親愛的對我最好了,不過都塞的好深,頂到最裡面都好酸麻,感覺心臟好像會停掉一樣。」

我吻著小涵說:「這樣不舒服嗎?」

小涵說:「不是不舒服,是怕受不了,會心臟停掉」我笑著說:「傻女孩不會啦!」龜頭在小涵濕滑的陰道裡抽插中,一次次重重撞擊陰道深處的子宮壁肉,小涵原本張開的雙手,緊抓著枕頭角呻吟:「啊….啊….親….愛….的….啊….啊….頂…的….好….深….啊….啊….不…..行….了….啊….啊….。」

小涵臉頰的蘋果肌逐漸泛紅,「啊….啊….真….的….不….行….了….啊…..啊….親….愛…..的…..啊….啊….下….面….受…不….了….了….啊….啊…..頂…..的…..受……不….了…..了……饒….了…..小….涵….啊…..啊…。」

在小涵呻吟告饒聲中,龜頭緊頂陰道深處的子宮壁肉,一股股濃稠的精液澆淋在子宮壁肉上.我趴在小涵的身上大口喘息,小涵呼吸急促嬌喘說:「親..愛..的..剛..剛..有..好..幾..次..感..覺..心..臟..好..像..快..要..停..掉..的..感..覺。」

我輕輕捏了她的臉頰說:「那是性高潮來了! 」

隔了兩天我去醫院接案,小涵那天晚上真的自已在家煮三菜一湯仔仔細細的裝好,帶到醫院給我吃.此後只要在醫院接案子,中,晚餐小涵都會在家煮好後,都會仔仔細細的裝好帶過來給我吃.有時我會逗小涵,故意伸長舌頭舔著已經吃完的便當盒說:「真的好好吃!好吃到連飯盒都要吃下去」每次總逗的小涵咭咭笑了起來.記得那天我醫院的案子結束後,我回到租屋處打開房門,一時我懷疑是不是走錯房間了,一個狗窩被她整理的一塵不染臨走時小涵還留下一張用原子筆畫她綁馬尾嘟嘴,托腮的自畫像貼在牆上,上面還寫噗啾!

小涵可不可愛!

說真的,小涵不任性的話,真的是很可愛,很貼心,很單純的一個女孩.這幾個月和小涵成為男女朋友後,她像個小女人一樣只要我在醫院接案子,她就把我的房間打掃的一塵不染.中,晚餐小涵都會在家煮好了,仔仔細細的裝好帶到醫院給我吃.案子結束後我會帶她去吃路邊攤,喝咖啡,看電影,公園散步.偶爾小涵會請我去五星級高檔餐廳用餐,往往她都會刻意的精心打扮她不在意我T恤牛仔褲的穿著,總是挽著我的臂彎偎在我的肩上.用餐的過程小涵舉止優雅,氣質非凡的像個大家閨秀很難不讓人多看她一眼.有時小涵也會請我去她家做客,在她的房間膩上一整天,除了煮飯給我吃外,也會在鋼琴彈上一首首的樂曲給我聽.那天晚上泡了杯咖啡兩人併肩坐在陽台搖搖椅上,我問小涵:「你爸爸知道我們交往的事嗎?」

小涵喝了一口咖啡說:「他早就知道了,我告訴他的那天晚上,我煮晚餐給他吃,他紅著眼眶笑著邊吃邊說:總算有人可以管管你了」

我呼了一口氣說:「他不反對就好」我生日那天小涵說要送我生日禮物,我知道她的家境富裕,我委婉的跟小涵說:「太高檔,價值太高的禮物,我通通不收」

小涵雙手勾著我的脖頸在我臉頰親了一下說:「一千塊之內的禮物會收嗎?」,我輕輕舔她雪白的耳垂說:「會!

我會收」

當天她帶我去家樂福買了一件999有帽T的大衣,小涵深情的看著我說:只要親愛的穿上它,就會感覺小涵抱你滿懷,護士妹就不會把你追走了我輕捏她的臉頰說:「傻女孩!妳生死相依,我不離不棄。」。

自從和小涵熱戀後,醫院的接案我很少接十天以上的案子,我希望工作個六七天後休息兩三天可以跟好好陪小涵溫存.雖然小涵戶頭裡的存款是我窮一生都賺不到的數字,但是只要是在一起的花費,我都不會讓她出一毛錢還好小涵對物慾上沒多大的要求,她只求日子幸福快樂就好.小涵不只一次的告訴我:「她很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雖然平淡卻感覺很幸福」同時還說:「她爸爸明顯的感覺到小涵自從和我交往後,有很大的改變,只要爸爸在家小涵就會煮飯給他吃,偶爾還會黏在爸爸身上撒嬌,不會再對爸爸任性使性子」

小涵的爸爸希望我能撥個時間,一起出來吃個飯.沒想到這次案子的患者病情反覆的發作從原本預估七到十天出院,一延再延出院的時間,轉眼這個案子做了快三個星期.那天吃完小涵帶來的晚餐,看了小涵身穿T恤小短裙,雪白,修長勻稱的美腿踩著平底涼鞋.我跟患者說:「阿伯,我出去抽根煙等等回來。」

我拉著小涵的手跑到安全門的樓梯間擁吻起來.我拉起小涵的T恤,一手搓揉白晰堅挺的乳房,嘴上貪婪的吸吮另一個乳房上粉紅色奶頭.小涵輕聲的嗯….一聲說:「親愛的是不是想要?」,我嗯一聲當做回答,小涵伸手到裙底脫掉她的小內褲我輕咬小涵雪白的耳垂說:「走!

我們到頂樓天台上」到了頂樓天台,小涵坐上一個高階,小涵雙手支撐上半身我分開她雪白修長勻淨的美腿,掰開肉縫,頭就埋在短裙裡吸舔屄洞裡粉紅皺摺的屄肉,小涵用手摀住她的嘴發出嗚….嗚….的沈悶的呻吟聲.幾分鐘後小涵跪在我面前,雙手扶著我的大腿,一口含起陽具,頭一前一後的吞吐吸吮.沒多久小涵彎下身體,闕起屁股,我將龜頭對準了洞口陽具很滑順的直接頂進陰道深處的子宮壁肉,一手摀住嘴的小涵頭微微的上揚,發出沈悶的嗚…………..一聲.龜頭一次次重重的撞擊小涵陰道深處子宮壁肉,那樣的快感,讓很久沒做愛的我,感到龜頭越來越酸麻,我將陽具從小涵的陰道裡抽出時小涵立刻轉身一口含下陽具,頭就一前一後的快速吞吐吸吮起來,在龜頭強烈的酸麻感下,一股股濃稠的精液通通射進小涵的嘴裡小涵放慢吸吮陽具的速度,嚥下精液後,小涵站了起來,我問說:「剛剛我射的東西你沒吐掉嗎?」

小涵吐吐舌頭說:「沒呀!

我全都吃下去了,不過這次你射了好多喔。」

小涵環抱著我的脖頸說:「其實親愛的,喜歡我吞下你的精液對不對?只要親愛的喜歡,我都會做。」

到了有燈光的地方後,我拉小涵到一旁輕聲的說:「你的嘴角有殘留的精液」小涵輕拍我一下說:「都是你啦!

射那麼多,你好壞喔!」

說完轉身到女廁梳洗了。

人生總是有很多事情,是事與願違的,就在我和小涵感情越來越穩定,張爸爸也樂見其成的看我和小涵開開心心的過生活.沒想到小涵的癌細胞擴散,很快的移轉到好幾個器官.小涵又住進VIP病房,由於現在跟小涵是情侶關係,在照護她的時候,已經不像以前有肢體碰觸的顧慮.看到小涵日形消瘦,專業的理智駕馭了我的七情六慾,我咬緊牙根壓抑心裡的難過.一天小涵俏俏的在我耳邊說:「親愛的,我們好久沒愛愛了」,我拍了拍小涵臉頰說:「別胡鬧了!

我在工作.」,我拉下了口罩親了親小涵額頭說:「這是我最大的尺度!

我答應你等出院後我們天天愛愛好不好嗎?」

小涵眼神興奮的說:「這是你說的喔,來打勾勾!」我將小涵身體仔細的擦拭完畢後,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說:「親愛的,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看你專注工作的神情喔!」我清理小涵的排泄物,整理完畢後小涵輕聲的說:「親愛的,你能脫下口罩嗎?」

小涵消瘦的手掌輕撫我的臉龐說:「你說過我生死相依,你不離不棄.我現在這個樣子,你真的不離不棄.跟你相愛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光,謝謝你帶給我很多的快樂和回憶!」

我拍拍小涵的臉頰說:「傻女孩,相愛是一種緣份,我很珍惜與你在一起的每一個時刻。」幾天後小涵陷入昏迷狀態,張爸爸跟主治醫師討論病情後,簽署了DNR,放棄所有急救措施,要讓小涵有尊嚴的走.當小涵進入彌留狀態後,張爸爸決定要讓小涵回家,讓她在她的床上嚥下最後一口氣.我開始仔細擦拭小涵的身體,張爸爸帶來了小涵最喜歡的一套衣服,當我把裙子穿上小涵身上說:「小涵,我們回家了!」

哇………..一聲,我積壓許久的情緒一次爆發!

我趴在小涵的身上大哭說:「你..能..不..能..再..跟..我..說..句..話..說..句..話..就..好.。」

有隻手輕撫著我的背,我大哭著說:「不..要..安..慰..我..讓..我..哭..個..夠..讓..我..哭..個..夠!」

許久許久過後張爸爸輕撫我的背說:「我們不要擔誤了小涵回家的時間」我起身看見小涵眼角有淚痕我輕輕的擦掉小涵眼角淚痕後說:「我不哭了!

不哭了!

小涵,我現在就帶你回家,我們回家了!」

我以未亡人的身份出席小涵的告別式,喪禮過後,張爸爸紅著眼眶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對小涵的照顧,我很希望你能到我的公司來上班。」

我對張爸爸說:「伯父,謝謝你的厚愛,我要離開這裡要不然這個傷痛,我會永遠走不出來。」,幾天後我搬離中部回南部老家!

人生路途上誰都會有工作不順遂的時候,在我30歲那一年我碰上了人生的大低潮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我的工作極不如意.後來透過一位朋友的母親引薦下,我在中部某一家區域醫院做看護.除了受訓一個月專業訓練外接著我又考取了技術士專業證照.只是沒想到一個過渡性的工作,卻讓我不知不覺的做了一年多.男性看護原本就不多了,再加上像我這麼年輕的男生做看護又更少了!

各位會以為我在醫院內護士圈裡會很吃香,其實一點都不!

基本上護士對看護還是有一部份的偏見,更何況那麼年輕的男生,就做看護那一定混的不好,才跑來把屎把尿.而我天生一股硬脾氣,工作要做就做到最好,讓我在照護上的專業不斷的在精進!

有比較談的來的護士甚至建議我可以去唸護理系。

有天公司打電話聯絡我去接案,”VIP病房:張X涵”,我說「咦!

聽這個名字好像是女生?」

公司說「應該是女生,不過是病患指名要你去」,我說:「不會吧!怎麼會女生找男看護來照護呢?還指定要我去!」

公司說:「要不然你先過去看看,如果有問題再跟公司聯絡好了」我整理好行囊,到了醫院進了指定的VIP病房後,看見病床上躺了一位約莫二十一,二歲頭上綁個布頭巾,戴著口罩的女生,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我看了那女孩一眼後,一位中年男子走過來跟我握手說:「陳先生還記得我嗎?」,我翻了一下回憶,記起來了張X德,53歲,因為肝臟方面的疾病而住院,這個案子前前後後也照顧他不少天.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張先生是我接到第一個VIP病房的案子張先生說:「病床上這一位是我女兒,就麻煩你照顧她了」我大吃一驚的說:「什麼!!!!要我照護她?」

張先生苦笑著說:「沒辦法!

三天來已經被她氣走五個看護了,會找你來也是小涵要求的」我大吃兩驚的說:「不會吧!」,記得當時照護張先生的時候,他這個女兒每天都會來醫院看她爸爸,而且一待在病房時間就很久,那時我還當著張先生的面誇他女兒好孝順.張先生搖搖頭說:「唉……..太太走的早,都被我寵壞了!」

小涵說:「爸!講這樣他真的很專業!」

我說:「張先生既然你女兒看的起我的專業,第一,只要碰觸你女兒的肢體,我一定戴上照護手套,第二,要進行任何的照護動作之前我一定先告之,第三,如果有關於私密部的清潔,我請護士來做,你看這樣好嗎?」

張先生握著我的手說:「只有照你的方式下去做了,我相信你的人品更相信你的專業!」,張先生說完話後,低頭在我耳邊小聲的說:「有機會幫我管管小涵」。

當張先生離開VIP病房後,我對小涵說:「女孩子不能這麼任性!」,我戴上口罩及照護手套說:「我先大概看一下你的身體狀況」我大致看一下後,我除下小涵的口罩,整個臉頰消瘦,她的大眼睛更顯得突出.吃完晚飯後小涵說:「我要去浴室洗澡」

我說:「你能下床走到浴室嗎?」,小涵搖搖頭說:「沒力氣站起來」,我到護理站推了張活動式的便盆椅進病房,將小涵調整至床邊,我半蹲下,下巴勾著小涵的肩膀,雙手環扣在小涵的後腰際上說:「我數到三,妳就深呼吸,我就把你搬到便盆椅上,推妳進浴室洗澡」這時小涵上半身突然靠近我的胸前,我感覺我的胸部被兩個堅挺的肉團頂著,我看一下小涵似笑非笑的眼神說:「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也是會有感覺的,但是我不會背叛我的專業,別胡鬧了!

我正在工作。」,小涵說:「你好酷喔!真的好專業!」

我將坐在活動式便盆椅上的小涵推進了浴室,小涵脫下了上衣露出白晰堅挺的乳房說:「請你幫我脫一下褲子」,我半蹲下,下巴勾著小涵的肩膀,小涵雙手環抱我的脖頸,我的雙手環扣在小涵的後腰際上,我把小涵的運動褲退至小腿肚的時候,我的左耳感覺突然有一口熱氣吹來,我說:「別胡鬧了!我在工作」小涵輕輕的在我耳邊說:「開開你的玩笑可以嗎?」

我搖了搖頭說:「你真的很任性!」我幫小涵洗刷四肢和背部後,轉身背對小涵說:「前面私密部你可以自己洗」小涵噗嗤一笑說:「我就知道你會轉身過去,我沒有找錯人!」,小涵洗完澡後全裸的躺在床上,一對白晰堅挺的乳房,陰戶上稀疏的陰毛,兩條雪白的大腿間肉縫由上向下延伸.我伸長雙臂丈量小涵,約164,165公分左右.我幫小涵套上衣服說:「你真的好瘦,要好好的調養身體,要吃胖一點」,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看著我點點頭!

張先生每天都會來探視小涵,這時候我都會離開VIP病房到外面抽根煙,透透氣.臨走時張先生都會緊握我的手說:「陳先生,小涵這次真的要麻煩你了」,逐漸的我也了解他們父女兩之間的互動狀況.張先生算事業有成的企業主,經濟狀況很富裕,在小涵六歲那年,小涵的媽媽因癌症過世.張先生哀慟欲恆!

除一手帶大獨生女小涵,並不再婚娶.因愛妻的早逝,所以張先生對小涵寵愛有加只要金錢可以做的到的,張先生毫不吝惜用在小涵的身上.但是小涵跟我說自她有印象以來,爸爸就帶過好幾個阿姨回家過.做看護的工作經常碰到這種家族不同調的狀況,所以對她們父女之間,我也是聽多少說,免得節外生枝.經過一個星期與小涵朝夕相處,我發現她的配合度超高,我說什麼她從未跟我唱反調,靜靜的配合我的要求.但是我還是戰戰兢兢的照護小涵一個多月,畢竟我不能在工作上,讓小涵覺得我在吃她豆腐的感覺.一個多月來小涵的身體好轉很多,體型也沒有之前那麼消瘦了.要出院的前一晚,小涵跟我要手機號碼說:「出院後我可以打電話跟你聊天嗎?」

我點點頭看著她說:「跟妳相處一個多月下來,其實妳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你如果可以拿掉任性的脾氣,我可以考慮讓妳做我的女朋友」,小涵睜著她那雙大眼睛看著我說:「真的嗎?」,我笑著點點頭說:「真的!

我不騙你」小涵出院後,我依舊忙著我的工作,偶爾小涵打電話問我最近好不好?工作忙不忙?我也會提醒她要定期的做追蹤治療,不可以任性中斷追蹤治療.半年過後小涵打電話給我寒暄,並問我何時有空可以出來喝杯咖啡,同時要謝謝我那段時間用心的照護她.跟她敲定日期後,當天我提早了十分鐘到了露天咖啡館,點了一杯拿鐵看著熙來攘往的路人,過了二十分鐘小涵還沒到,撥了手機也沒接,心想可能塞車吧!

突然看到右前桌坐著一位綁著小馬尾的正妹,一直看著我印象中這位正妹比我早到咖啡館,好像也是在等人的樣子,只是她的眼神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在左右張望尋找小涵的時候,綁著小馬尾一襲小洋裝的正妹似笑非笑的坐到我的桌說:「你真的不認得我了嗎?」,我再仔細的端詳,是小涵!

我吃驚的說:「你變好多喔!我都認不出來了」

那天跟小涵聊了很多,聊到她出院後的種種,我仔細打量小涵說:「你的身材變好了,人也漂亮多了」,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說:「真的嗎?」

我笑著點點頭聊到最後小涵邀請我去她家坐坐。

那是一個門禁森嚴的高級別墅區,小涵開門後,我看了看客廳後說:「哇~你家好大!好氣派喔!你爸呢?」

小涵邊說邊牽著我的手走向樓梯說:「他跟阿姨出國去了,走!到二樓我的房間」上了二樓走進小涵的房間就聞到了淡淡的花香味,二十多坪的房間粉紅色系傢俱搭配,我說:「小涵,你的房間好漂亮喔!還有花香味」小涵笑著說:「知道你要來,請打掃阿姨特地在房間擺放一束花」我說:「真的?假的?」,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向我點點頭說:「真的呀!」,小涵打開落地窗說:「我的陽台有搖搖椅要不要過來一起坐?」,我和小涵肩併肩的坐在搖搖椅上,看著夜空上的半玹月.我好奇問小涵說:「為什麼妳那時住院要找我照護呢?而且我還是一個男生」,小涵嘟著嘴說:「我爸爸那時剛交一個新的阿姨,我跟他嘔氣!

再加上我爸爸住院時,我覺得你好專業,好專注!爸爸一直稱讚你把他照護的很好」我笑說:「你住院找男看護照顧你,不怕男朋友吃醋嗎?」,小涵頭低低的說:「我沒交過男朋友」我搖搖頭說:「你也太扯!太任性了!

你也不怕…..不怕….。」,小涵抬起頭笑著說:「全身被看光光是嗎?」,說完雙手勾著我的脖頸,在我耳邊輕輕說:「我好喜歡好喜歡看你專注在工作上的神情」話一說完舌頭就鑽進我的嘴裡纏吻起來………。

我舌吻著躺床上的小涵慢慢的將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退除,白晰堅挺的乳房,粉紅色奶頭一一浮現在我眼前.當我的手滑到小腹下方時,咦!

陰毛怎麼沒了.小涵咭咭笑起來說:「反正我那裡的陰毛本來就很少,我去做雷射除毛手術把陰毛全都除掉了,看起來乾淨。」小涵舌尖舔著我的耳垂說:「反正以前都被你全身看光光了,今天就讓你再看個夠」現在小涵的體型跟住院時的體型有好大的差異,乳房又比那時渾圓了許多!

我貪婪的吸吮乳房上粉紅色奶頭,一手搓揉另一邊雪白堅挺的乳房.沒多久我分開小涵的雪白修長勻稱的美腿,雪白的雙腿間由上而下一條密實的肉縫.我雙手掰開這個處女肉縫,舌頭毫不猶豫的往肉縫口鑽舔下去.小涵有如觸電般身體顫了一下,雙腿夾住我的頭身體偏向一邊,發出嗯…嗯…輕輕的呻吟聲,小涵呻吟聲中喃喃地:嗯….嗯….好…..舒….服….嗯….嗯….真….的…..好….舒…服…..嗯….

直到屄洞口下方的床單,被淫水滴濕了一小塊.我分開小涵雪白修長勻稱的美腿,龜頭抵住屄洞口.我挺腰用力一頂,龜頭頂開了一個緊實的肉團,原本雙手只是輕抓我的手臂的小涵,突然十指抓緊手臂,閉眼鎖眉輕輕說:「好痛!好痛!」

我伸手往洞口下方一摸,淫水裡帶有一些的血絲.我拿給小涵看說:「你看,你的處女血」小涵淺淺一笑,輕打著我的手臂說:「你好壞喔」趁她說話之際,我又挺腰用力將龜頭往濕潤的陰道深處推進,小涵蹙眉說:「真的好痛!真的好痛!」

直到龜頭頂到陰道深處的子宮頸壁肉後,蹙眉的小涵緊抿著雙唇,我雙手不斷搓揉小涵白晰堅挺的乳房,低頭一看我的陽具還有三分之一還在陰道外,我雙手輕箍住小涵的腰際,將陽具退至濕潤的陰道口,挺腰用力一頂,這一頂連龜頭都隱隱作痛.小涵雙手緊緊抓著床單,閉眼蹙眉頭偏向一邊說:「怎麼這麼痛!」

眼角掉下淚來.我於心不忍的舌頭鑽進小涵的嘴裡,一手搓揉她白晰堅挺的乳房,陽具在小涵緊實而濕潤的陰道裡,來回緩緩的抽插.小涵輕捧我的臉:「親愛的,你有想過我們會有愛愛的一天嗎?」

我搖搖頭,小涵舌尖輕舔著我的耳垂說:「我會對任何人任性,就是不會對親愛的任性,」我說:「真的嗎?」,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看著我點點頭說:「真的!」,當陽具在小涵濕潤的陰道裡抽插滑順後,龜頭一次次重重撞擊小涵陰道深處的子宮頸壁肉,小涵雙手開開閉眼輕聲呻吟:嗯…嗯…親….愛…的…你….塞….的….好….深….嗯….嗯….真….的….好….深….嗯…..嗯…

陽具在小涵濕潤的陰道裡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小涵的臉頰因高潮而微微泛紅,雙手緊抓枕頭兩角,閉眼緊抿雙唇,矜持的壓低喉頭發出嗯…..嗯…..嗯…..的呻吟聲,我的舌頭鑽進小涵的嘴裡纏吻,下半身抽插速度不斷的加快,原本雙手緊抓枕頭角的小涵,突然雙手緊緊環抱我的身軀,舌尖不斷的在我耳堝上亂舔的說:親….愛….的….受….不….了…..了….下…..面….受….不….了…..了….

龜頭緊頂著子宮頸壁肉上,一股股濃稠的精液全都射進小涵的陰道最深處.小涵閉眼呼吸急促的嬌喘:親…愛…的…你….塞…的…太….深….了…..

小涵慢慢鬆開緊抱著我身軀的雙手,我拔出半軟的陽具,看了小涵的屄洞口一小片粉紅色漿液,屄洞口下方床單除了一片粉紅色漿液,外還有一塊的血漬.我說:「你流好多血喔」小涵拿起被子將血漬蓋起來說:「不要看!

這個床單我要留起來做紀念的」。

一覺醒來從落地窗外灑落一地的陽光,坐在床上環顧四周,若不是看見一整個粉紅色系佈置裝飾,我還以為昨晚是不是在做夢.我仔細打量小涵房間裡的佈置此時房門打開了,小涵微笑走過來雙手勾著我的脖頸說:「親愛的懶蟲你起床啦!」

我笑著說:「我昨晚太努力做愛了!」,小涵輕打我一拳說:「你好壞喔!」

我說:「你的房間好大喔」小涵笑著說:「對呀!

全都是我精心佈置的,好看嗎?」

我點了點頭小涵站起來說:「那我呢?」

我頭歪一邊一手架在下巴上說:「比以前漂亮許多,身材也很好了」小涵在我臉頰親了一下說:「算你會說話」,拉起我的手說:「來!我彈鋼琴給你聽」一首給愛麗絲的音符化成樂音,從小涵修長的指間流放出來.當琴音結束後,小涵拉起我的手說:「到樓下我煮飯給你吃」我狐疑的說:「你會煮飯?」

小涵輕捏著我的臉頰說:「不要懷疑!

只是不煮給我爸爸吃」到了樓下我說:「你家還有別人嗎?」

小涵說:「有呀!我爸爸請黃阿姨每天都到我家來整理房間,以及打掃環境」話一說完小涵轉過頭說:「黃阿姨,今天我的房間我自己整理就好了」一個多小時後,小涵煮了三菜一湯的家常菜說:「親愛的,你吃吃看」

我夾了一口炒青菜,嗯…..不錯喔!

好吃.又喝了一口湯,這個湯好喝.小涵睜著大眼睛說:「真的嗎?」

我點點頭說:「真的好吃」,小涵興奮的說:「親愛的,那我每天煮飯給你吃好嗎?」

我邊吃邊說:「我如果接案子二十四小時在醫院,你怎麼煮給我吃呢?」

小涵說:「簡單呀!我打包送到醫院給你吃」我說:「不行!你打包到醫院我沒地方可以吃你」小涵才意會過來打我一拳說:「你很壞耶!」

吃完飯後和小涵一起看場電影,看完後時間還早,小涵與我十指緊扣著逛街.我喵到了情趣用品四個大字.我在小涵耳邊輕聲的說:「我們去逛情趣用品店」小涵臉紅紅的拉拉我的手說:「講小聲一點啦,那麼多人」小涵頭低低的跟我進入情趣用品店,看她眼神不知道要看哪裡的神情,真的滿可愛的,最後我買了一個跳蛋.小涵和我來到我租屋處,一進門我就說:「我的狗窩好亂」小涵看了一眼說:「不會呀!男孩子來說你不算邋遢了」說完小涵雙手環抱我的脖頸說:「親愛的,今晚可以睡你這嗎?」

我一手摸進小洋裝裙底小內褲說:「可以!不過我要吃這裡。」

小涵輕打我一拳說:「你好壞喔」在浴室裡我和小涵摳,摸,吸,舔,盡興的調情.到了床上,與小涵纏吻之中我將跳蛋夾在手心輕壓在她的陰蒂上,小涵輕輕嗯….一聲呻吟.我舌尖輕舔她雪白的耳垂說:「舒服可以叫出來,我喜歡聽」我吸吮小涵白晰堅挺乳房上粉紅色奶頭,跳蛋順勢滑進她濕潤的陰道裡,食指將跳蛋緩緩推進陰道深處,沒多久小涵雙腿一夾,身體側翻呻吟的說:「啊….啊…..好…舒….服…..啊….啊…..好……舒……服….。」

我將枕頭墊在小涵的屁股下,掰開一線的肉縫,舌尖就往屄洞口粉紅皺摺屄肉吸舔,小涵一手輕撫我的頭,一手抓著床單呻吟:「啊….啊….親….愛….的….啊…..啊…你….舔….的….好….舒….服…啊….啊…真….的….好…..舒…..服…..啊…..啊….。」

十多分鐘後屄洞下方的床單,已經被淫水滴濕了一小塊.我起身將陽具放在小涵的面前,小涵一手套弄陽具,頭一前一後的吸吮起來.我吸舔陰蒂,手指順著屄洞口滑進陰道,不斷的在陰道裡來回推頂跳蛋,小涵如夢囈般喃喃地呻吟說:啊….啊….親….愛…的….啊….啊…..太….舒….服….了….啊……啊……

我把跳蛋從濕潤的陰道裡退出來,分開小涵雪白修長的雙腿,龜頭對準屄洞口後,將龜頭慢慢的擠進濕潤的陰道裡,小涵閉眼蹙眉,我俯身輕吻小涵說:「怎麼了?還痛嗎?」,小涵輕捧我臉頰說:「親愛的,你的東西真的好大,塞進來的時候輕一點,別像昨天一樣,弄得我好痛!好痛!」,我輕舔著小涵雪白的耳垂說:「你放心我會輕輕的!」說完我緩慢的將陽具在濕潤陰道裡抽插直到滑順後,我問小涵:「剛剛這樣還會痛嗎?」

小涵搖搖頭說:「不會了!

親愛的對我最好了,不過都塞的好深,頂到最裡面都好酸麻,感覺心臟好像會停掉一樣。」

我吻著小涵說:「這樣不舒服嗎?」

小涵說:「不是不舒服,是怕受不了,會心臟停掉」我笑著說:「傻女孩不會啦!」龜頭在小涵濕滑的陰道裡抽插中,一次次重重撞擊陰道深處的子宮壁肉,小涵原本張開的雙手,緊抓著枕頭角呻吟:「啊….啊….親….愛….的….啊….啊….頂…的….好….深….啊….啊….不…..行….了….啊….啊….。」

小涵臉頰的蘋果肌逐漸泛紅,「啊….啊….真….的….不….行….了….啊…..啊….親….愛…..的…..啊….啊….下….面….受…不….了….了….啊….啊…..頂…..的…..受……不….了…..了……饒….了…..小….涵….啊…..啊…。」

在小涵呻吟告饒聲中,龜頭緊頂陰道深處的子宮壁肉,一股股濃稠的精液澆淋在子宮壁肉上.我趴在小涵的身上大口喘息,小涵呼吸急促嬌喘說:「親..愛..的..剛..剛..有..好..幾..次..感..覺..心..臟..好..像..快..要..停..掉..的..感..覺。」

我輕輕捏了她的臉頰說:「那是性高潮來了! 」

隔了兩天我去醫院接案,小涵那天晚上真的自已在家煮三菜一湯仔仔細細的裝好,帶到醫院給我吃.此後只要在醫院接案子,中,晚餐小涵都會在家煮好後,都會仔仔細細的裝好帶過來給我吃.有時我會逗小涵,故意伸長舌頭舔著已經吃完的便當盒說:「真的好好吃!好吃到連飯盒都要吃下去」每次總逗的小涵咭咭笑了起來.記得那天我醫院的案子結束後,我回到租屋處打開房門,一時我懷疑是不是走錯房間了,一個狗窩被她整理的一塵不染臨走時小涵還留下一張用原子筆畫她綁馬尾嘟嘴,托腮的自畫像貼在牆上,上面還寫噗啾!

小涵可不可愛!

說真的,小涵不任性的話,真的是很可愛,很貼心,很單純的一個女孩.這幾個月和小涵成為男女朋友後,她像個小女人一樣只要我在醫院接案子,她就把我的房間打掃的一塵不染.中,晚餐小涵都會在家煮好了,仔仔細細的裝好帶到醫院給我吃.案子結束後我會帶她去吃路邊攤,喝咖啡,看電影,公園散步.偶爾小涵會請我去五星級高檔餐廳用餐,往往她都會刻意的精心打扮她不在意我T恤牛仔褲的穿著,總是挽著我的臂彎偎在我的肩上.用餐的過程小涵舉止優雅,氣質非凡的像個大家閨秀很難不讓人多看她一眼.有時小涵也會請我去她家做客,在她的房間膩上一整天,除了煮飯給我吃外,也會在鋼琴彈上一首首的樂曲給我聽.那天晚上泡了杯咖啡兩人併肩坐在陽台搖搖椅上,我問小涵:「你爸爸知道我們交往的事嗎?」

小涵喝了一口咖啡說:「他早就知道了,我告訴他的那天晚上,我煮晚餐給他吃,他紅著眼眶笑著邊吃邊說:總算有人可以管管你了」

我呼了一口氣說:「他不反對就好」我生日那天小涵說要送我生日禮物,我知道她的家境富裕,我委婉的跟小涵說:「太高檔,價值太高的禮物,我通通不收」

小涵雙手勾著我的脖頸在我臉頰親了一下說:「一千塊之內的禮物會收嗎?」,我輕輕舔她雪白的耳垂說:「會!

我會收」

當天她帶我去家樂福買了一件999有帽T的大衣,小涵深情的看著我說:只要親愛的穿上它,就會感覺小涵抱你滿懷,護士妹就不會把你追走了我輕捏她的臉頰說:「傻女孩!妳生死相依,我不離不棄。」。

自從和小涵熱戀後,醫院的接案我很少接十天以上的案子,我希望工作個六七天後休息兩三天可以跟好好陪小涵溫存.雖然小涵戶頭裡的存款是我窮一生都賺不到的數字,但是只要是在一起的花費,我都不會讓她出一毛錢還好小涵對物慾上沒多大的要求,她只求日子幸福快樂就好.小涵不只一次的告訴我:「她很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雖然平淡卻感覺很幸福」同時還說:「她爸爸明顯的感覺到小涵自從和我交往後,有很大的改變,只要爸爸在家小涵就會煮飯給他吃,偶爾還會黏在爸爸身上撒嬌,不會再對爸爸任性使性子」

小涵的爸爸希望我能撥個時間,一起出來吃個飯.沒想到這次案子的患者病情反覆的發作從原本預估七到十天出院,一延再延出院的時間,轉眼這個案子做了快三個星期.那天吃完小涵帶來的晚餐,看了小涵身穿T恤小短裙,雪白,修長勻稱的美腿踩著平底涼鞋.我跟患者說:「阿伯,我出去抽根煙等等回來。」

我拉著小涵的手跑到安全門的樓梯間擁吻起來.我拉起小涵的T恤,一手搓揉白晰堅挺的乳房,嘴上貪婪的吸吮另一個乳房上粉紅色奶頭.小涵輕聲的嗯….一聲說:「親愛的是不是想要?」,我嗯一聲當做回答,小涵伸手到裙底脫掉她的小內褲我輕咬小涵雪白的耳垂說:「走!

我們到頂樓天台上」到了頂樓天台,小涵坐上一個高階,小涵雙手支撐上半身我分開她雪白修長勻淨的美腿,掰開肉縫,頭就埋在短裙裡吸舔屄洞裡粉紅皺摺的屄肉,小涵用手摀住她的嘴發出嗚….嗚….的沈悶的呻吟聲.幾分鐘後小涵跪在我面前,雙手扶著我的大腿,一口含起陽具,頭一前一後的吞吐吸吮.沒多久小涵彎下身體,闕起屁股,我將龜頭對準了洞口陽具很滑順的直接頂進陰道深處的子宮壁肉,一手摀住嘴的小涵頭微微的上揚,發出沈悶的嗚…………..一聲.龜頭一次次重重的撞擊小涵陰道深處子宮壁肉,那樣的快感,讓很久沒做愛的我,感到龜頭越來越酸麻,我將陽具從小涵的陰道裡抽出時小涵立刻轉身一口含下陽具,頭就一前一後的快速吞吐吸吮起來,在龜頭強烈的酸麻感下,一股股濃稠的精液通通射進小涵的嘴裡小涵放慢吸吮陽具的速度,嚥下精液後,小涵站了起來,我問說:「剛剛我射的東西你沒吐掉嗎?」

小涵吐吐舌頭說:「沒呀!

我全都吃下去了,不過這次你射了好多喔。」

小涵環抱著我的脖頸說:「其實親愛的,喜歡我吞下你的精液對不對?只要親愛的喜歡,我都會做。」

到了有燈光的地方後,我拉小涵到一旁輕聲的說:「你的嘴角有殘留的精液」小涵輕拍我一下說:「都是你啦!

射那麼多,你好壞喔!」

說完轉身到女廁梳洗了。

人生總是有很多事情,是事與願違的,就在我和小涵感情越來越穩定,張爸爸也樂見其成的看我和小涵開開心心的過生活.沒想到小涵的癌細胞擴散,很快的移轉到好幾個器官.小涵又住進VIP病房,由於現在跟小涵是情侶關係,在照護她的時候,已經不像以前有肢體碰觸的顧慮.看到小涵日形消瘦,專業的理智駕馭了我的七情六慾,我咬緊牙根壓抑心裡的難過.一天小涵俏俏的在我耳邊說:「親愛的,我們好久沒愛愛了」,我拍了拍小涵臉頰說:「別胡鬧了!

我在工作.」,我拉下了口罩親了親小涵額頭說:「這是我最大的尺度!

我答應你等出院後我們天天愛愛好不好嗎?」

小涵眼神興奮的說:「這是你說的喔,來打勾勾!」我將小涵身體仔細的擦拭完畢後,小涵睜著那雙大眼睛說:「親愛的,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看你專注工作的神情喔!」我清理小涵的排泄物,整理完畢後小涵輕聲的說:「親愛的,你能脫下口罩嗎?」

小涵消瘦的手掌輕撫我的臉龐說:「你說過我生死相依,你不離不棄.我現在這個樣子,你真的不離不棄.跟你相愛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光,謝謝你帶給我很多的快樂和回憶!」

我拍拍小涵的臉頰說:「傻女孩,相愛是一種緣份,我很珍惜與你在一起的每一個時刻。」幾天後小涵陷入昏迷狀態,張爸爸跟主治醫師討論病情後,簽署了DNR,放棄所有急救措施,要讓小涵有尊嚴的走.當小涵進入彌留狀態後,張爸爸決定要讓小涵回家,讓她在她的床上嚥下最後一口氣.我開始仔細擦拭小涵的身體,張爸爸帶來了小涵最喜歡的一套衣服,當我把裙子穿上小涵身上說:「小涵,我們回家了!」

哇………..一聲,我積壓許久的情緒一次爆發!

我趴在小涵的身上大哭說:「你..能..不..能..再..跟..我..說..句..話..說..句..話..就..好.。」

有隻手輕撫著我的背,我大哭著說:「不..要..安..慰..我..讓..我..哭..個..夠..讓..我..哭..個..夠!」

許久許久過後張爸爸輕撫我的背說:「我們不要擔誤了小涵回家的時間」我起身看見小涵眼角有淚痕我輕輕的擦掉小涵眼角淚痕後說:「我不哭了!

不哭了!

小涵,我現在就帶你回家,我們回家了!」

我以未亡人的身份出席小涵的告別式,喪禮過後,張爸爸紅著眼眶握著我的手說:「謝謝你對小涵的照顧,我很希望你能到我的公司來上班。」

我對張爸爸說:「伯父,謝謝你的厚愛,我要離開這裡要不然這個傷痛,我會永遠走不出來。」,幾天後我搬離中部回南部老家!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把自己獎勵給學生的老師
風騷幼師
我在法國的真實經曆
我被迷奸之后
冰冰和爸爸的真實性經驗
真實往事---我做攝影師那些年的回憶
淫猥的陰戶
女友傻傻讓人幹
我的目標就是我姐姐
死黨的老婆
熱門小說:
把自己獎勵給學生的老師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