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的實驗 校園學生

正如市一中因其大小考試、測驗不斷而被稱為「考場」,市二中因早戀問題嚴重而被稱為「情場」,市三中「操場」的稱號更是名副其實。三中雖不是體校,對學生的體育特長陪養卻一直尤為的重視,選擇進入這所學校的學生也多是成績平平而體育見長的「高考異類」,希望通過體育特招的形式進入心儀的大學。所以每年對那十幾個名牌的大學體育特招生推薦名額的競爭就尤為的激烈。

下午六點半,三中田徑場。半晚的夕陽塗抹在少女白皙的肌膚上,和著細密的汗水,折射出迷人的光暈來,就像是在小心的勾勒那隨著奔跑舞動著的、誘人的曲線一樣。「看個毛啊,你這樣盯著看,人家唐可可就能喜歡上你?不是兄弟我看不起你,你要是能上去跟可可搭上哪怕一句話,這個月的飯錢我出了」。

「別『可可』、『可可』的叫的好像很熟一樣好不好,上次是誰把情書都捏爛了也硬是沒敢往人家書桌裡放?你要是能把唐可可弄到手,一直到畢業的飯錢都是我的!」「什麼叫弄到手?不准你將這麼粗俗的字眼用在我的女神身上!走吧,每天能在跑道上看幾眼,咱們都該知足啦!」

男生們口中的唐可可正是跑到上正奮力奔跑的女孩。唐可可是三中的無人不曉的名人,不止是因為她是今年女子1000米長跑特招生推薦名額的最有力競爭者,更因為她是全校公認的第一美女。健康勻稱的身材和甜美可愛的外表,再加上活潑開朗的性格,不但全校過半的男生為她著迷,就連很多女生都為她成立了「粉絲團」。

隨著兩個男生的離開,今天,唐可可又成了最後一個離開田徑場的。她必須拼盡全力為三個月後的省賽預選賽作準備。只要在全校的預選賽中獲勝,就能代表學校參加省賽,哪怕是在省賽中表現平平,那個名校的特招名額對她來說也是板上釘釘的了。本來,以她高中三年女子1000米校記錄保持者的驕人實力,拿下這個預選賽根本不是問題,可是偏偏在一個月前的一次訓練中她把腳扭傷了。

雖然腳傷似乎很快就治癒了,可是只有唐可可自己知道,從那以後她的狀態一直在下降!每次跑個幾百米後,她心裡就總覺得腳踝在隱隱的刺痛,不但覺得發力困難,而且體力也下降的特別快。無論她怎麼努力,1000米的成績就是在緩緩的下滑。好在她盡力掩飾,教練也一直以為她是沒有認真盡力,所以最近的測試成績才不太令人滿意。可是真的沒人看出來嗎?

楊倩在今天訓練時又意味深長的看著她的腳笑了,好像知道這樣下去自己很快就能代替唐可可田徑隊主將的位置一樣。「不行!絕對不能輸給楊倩那個傢伙!」

唐可可下意識的用小拳頭敲著自己的緊湊筆直的大腿給自己打氣。楊倩是田徑隊的二號主力,她已經不止一次的表示出對唐可可的嫉妒和敵意,甚至多次暗地裡散佈唐可可使用了違禁藥品的謠言,只要唐可可有一點失誤,她就會不遺餘力的去打擊挖苦

。無論唐可可脾氣再好,對楊倩也是滿胸的厭恨。只是無論在實力上還是在人氣上,唐可可都壓楊倩一頭,所以一直以來楊倩也沒能真正佔到什麼便宜。可是現在……唐可可知道今天訓練時自己是拼了命才沒有讓楊倩超過自己,狀態再這樣的掉下去,下週五的五校友誼聯賽該怎麼辦?教練那裡怕是也瞞不住了吧……

當美麗的少女正皺著好看的眉頭走出田徑場時,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教學樓三層的陰影裡,一個邪氣的目光正牢牢的盯著她的背影,就像老練的獵人盯著獵物一樣……

「啪!」唐可可把那一盒子狠狠的扔在房間的紙簍裡。作為全校公認的校花,她已經習慣了在放學收拾書桌抽屜時發現一些憑空出現的「禮物」,收到最多的當然是各種風格的情書,或是毛絨玩具啊小首飾之類的東西,當然偶爾也有一些惡作劇的卡片或是蟲子標本,唐可可對這些禮物從來是一笑置之,扔進房間那個專用的大儲物箱了事,她的心思都在田徑上,對這些少男少女的戀愛還不是很上心。

可是,可是這次的惡作劇實在是太過分了!在今天收到的那個小盒子裡,放著一個拇指大小的黃色橢圓形物體,表面磨砂狀,手感怪怪的,研究了半天也不知是什麼。最可恨的是,盒子裡附著的小紙條上歪歪扭扭的寫著「要想贏週五的比賽就在比賽前把它塞到陰戶裡」。唐可可剛看到這張紙條時簡直驚呆了,「天啊,要怎樣的變態才會送出這樣的東西啊」,第二個反應才是把紙條撕得粉碎,「哼,要是讓我查出是誰幹的,我非要讓他被記過勸退!」唐可可的有下意識的揮舞起她的小拳頭……

可是事與願違的,這個噁心的惡作劇並沒有能很快的被拋諸腦後。「試一試,萬一有用呢,反正不會有損失的」這個念頭一旦出現就像夢魘一樣纏著唐可可不放……

少女雖然對這個惡作劇感到反胃,心底裡卻難免生出一絲希望來。週五的比賽太重要了,如果輸給了楊倩,以後每天在田徑隊都要忍受她的冷嘲熱諷了吧,更可怕的是如果教練知道她出現了心理障礙,狀態持續下降,還會把她做為田徑隊主力來重點培養嗎?如果因為這個個而失去了特招推薦名額,與北京那所夢想中的大學失之交臂……她實在不敢往下想了。紙簍裡那個模樣古怪的小東西,被少女扔了又撿,撿了又扔好多次……

週四下午六點,三中田徑場。楊倩滿臉的得意再怎麼也掩飾不住,走到正俯身喘氣的唐可可身邊,「喲,剛才的一千米熱身一不小心跑到主將前面去了呢,主將是在為明天的五校聯賽留力嗎?」「你明天的賽場上就知道了」唐可可努力做出滿不在乎的樣子。「那我可真期待明天的比賽呢,呵呵……」看著楊倩遠去的背影,唐可可緊緊咬著嘴唇,剛才自己已經使盡了全力了,可最後五十米還是被楊倩反超了,而且楊倩好還想還沒有出全力的樣子……明天……明天……

週五早上七點,唐可可鬼事神差的在出門前把那個神秘的小東西放進了口袋……

週五下午四點,女子一千米跑馬上要檢錄了。更衣準備一向很利索的唐可可今天卻遲遲沒有出現在檢錄處。更衣室裡,唐可可獨自看著那個手裡的小東西發呆……她想整理出一個思路,腦子裡卻亂嗡嗡的一片,最後,只剩下楊倩那得意的笑臉。許久,像是下定了最後的決心一樣,她用力的按下裡那個小東西底部一個小小的突起開關,只見那個橢圓型的小東西頂端的小孔中微微的亮起一個紅燈,就毅然的將手探入運動褲,把它塞在了那個少女最最隱秘的地方……

除了輕微的脹痛,唐可可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別的感覺。她立刻就感到後悔了,走在田徑場上,她覺得每個人都用異樣的眼光在看她,好像每個人都知道她現在的私處裡正塞著一個古怪的小玩意。

天啊,讓這場比賽快些結束吧……少女在內心祈禱著。

槍響,起跑,唐可可好像還沒有從害羞和不安的情緒中恢復過來,竟然在起跑時比楊倩慢了半拍。

正當她一邊罵自己白癡一邊奮力的向前追趕時,從大腿根部陡然的冒出一陣暖流來,然後迅速擴散到小腹,擴散到四肢,就像武俠小說中描寫的真氣一樣一直竄到了唐可可的胸口。暖流在少女私密的地方積聚和噴發,越來越熱,就像是在那裡裝入了一台高速運作的發動機。

唐可可驚奇的發現腳踝處那討厭的刺痛感消失了,渾身前所未有的充滿了力量,「我可以跑得更快些,還能更快些」,這個念頭像潮水一樣漲滿了她的胸口,她不由自主的加起速來,超過了楊倩,超過了所有人。直到衝過終點,直到創造出自己的新紀錄,唐可可還覺得像在夢裡一樣,當然不是夢,私處那還熱呼呼的呢,那個神奇的小東西好像帶起了一個熱力的漩渦,小腹也一片暖洋洋的。唐可可忍不住輕輕的呻吟,「這感覺真好」……

當書桌裡再次出現與那上次那個小東西同樣包裝的的「禮物」時,唐可可對送禮物的人簡直好奇極了:一張光盤?裡面會是什麼?到底是誰送的啊?

可是當唐可可在自己的房間裡看完那張光盤,她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然後緊接著就被滔天的憤怒、委屈和恐懼填滿……光盤的內容很短,計算機屏幕上反覆播放著那個熟悉的少女,先是一臉的猶豫和躊躇,然後鼓著可愛的腮幫子下定了決心,然後鏡頭一直往下,劃過白色的運動衫,劃過紅色的運動短褲,然後是運動短褲下奶白色的肌膚,然後光線變暗,但還是隱約看到了那個神秘的輪廓,最後一片漆黑……那個小東西竟然帶攝像功能!在按下開關的一瞬間就開始了邪惡的記錄!

「誰,誰無恥的策劃了這一切?」問題的答案在光盤的最後:「明天下午放學後教學樓一樓體育器材室見」。這夜,少女有生以來第一次失眠了……

次日下午五點,教學樓體育器材室。這是教學樓一樓走廊盡頭轉角處的一個小房間,自從新體育館建成後這裡就一直閒置不用了,門常年鎖著,平時幾乎沒有人會到這裡來。唐可可站在門前,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顫抖著,不知道接下來迎接她的會是什麼。緊緊的握著小拳頭,唐可可推開了門。

謝天朗,竟然是與自己同班謝天朗。當唐可可看到房間內坐著的少年時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謝天朗的個子比唐可可稍高些,長相不算出眾,不過還算硬朗耐看。他是班上的化學科代表,成績算是比較前列的,好像最近還在什麼科技小製作大賽中得了獎。不過他的體育成績可一直不怎麼樣,身材雖不是瘦小,但沒什麼特長。在三中這裡光學習好可不行,再加上他平日比較內向少言,所以一直不怎麼被注意。唐可可雖然是活潑熱情的性子,跟他卻也沒什麼交集,唐可可甚至記不得上次跟他說話是什麼時候了。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此刻謝天朗也靜靜的看著唐可可,臉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壞笑,這樣的表情唐可可從來沒在他臉上看到過。

「恭喜你贏得了五校聯賽的冠軍」。謝天朗率先打破沉默。

「哼!」唐可可只是惡狠狠的蹬著他。

「請相信我並沒有惡意」,謝天朗眼中閃過一絲狡黠。「我發現你自從那次事故後狀態一直不好,而我最近的一個小發現又正好能幫上忙,才想著幫你一下。

那其實是一個改造過的無痛注射器,把一種特殊的激素注射到特殊的地方能短時間起到提升體能的作用,而且你放心,這種激素是絕對不會被檢測出來的。事實也證明效果很好,不是嗎?」

「注射器?那那張光盤怎麼解釋?」唐可可冷笑道,眼睛裡充滿了鄙夷,顯然是不滿意少年這種避重就輕的解釋。

「我也是為了小心萬全啊,萬一你不領情,反而去告我性騷擾,我可是會被開除的」謝天朗一臉無奈的樣子。

「你騙人!廢話少說,你到底要怎麼樣?」唐可可下意識的雙手抱胸,做出了一個防禦姿態。

「很簡單,這種激素我也剛從網上發現弄到手,很多特性還不明白,需要有人配合我實驗。三個月,接下來的三個月你配合我做實驗,我幫你拿到保送的推薦名額,等你保送成功去了北京,我當然不可能再跑去糾纏你,到時那段視頻也一併還你,怎麼樣?」謝天朗一副誠懇的樣子繼續說「不過我先明說啊,這種激素使用後會有點副作用,就是那裡,那裡會灼熱難當,需要及時塗抹一種解藥來綜合掉,這種解壓只能是每次你需要的時候我提供一份給你,因為這裡面有我的技術專利在呢,當然往那裡塗藥你可以自己動手……」

「你休想!」不等謝天朗說完,唐可可就再也忍不住了,滿臉通紅,胸部也因為氣惱而不住的起伏著,「你,我,你……」也不知到還要說什麼好,乾脆扭身摔門而去。

謝天朗卻渾不在意的笑了,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小可可,你會回來的……」

唐可可確實回來了,且不說她已經忍受不了每天早上到學校來都提心吊膽的擔心自己的那段視頻會在同學們之間撒播,單單在田徑場上她就無比的渴望找回五校聯賽那天下午的感覺,無所顧忌的奔跑,把對手、跑道、甚至是兩側的風都遠遠的甩在身後,那才是真正的唐可可!「反正那個混蛋又佔不到便宜,每次用的時候小心不要被拍到就好了」,唐可可自我安慰著。謝天朗的實驗正式開始了。

每次跑完步,把那個小東西偷偷拿出來扔掉,再去體育器材室從謝天朗那裡拿新的激素球和解藥。東西拿到後轉身就走,絕對不給那個整天一臉壞笑的混蛋好臉色!一切似乎挺不錯,唯一讓唐可可不安的是,那個激素的副作用好像越來越大了。每次用完私處不但燙的好像要化掉一樣,而且還多了些癢酥酥、麻絲絲的感覺,必須立刻把那個解藥抹上去,抹上去就立刻覺得清涼涼的,像電流流過一樣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讓人忍不住想叫出聲來。

起初唐可可還可以堅持到回家再抹解藥,幾天後實在忍不住了乾脆就在學校的衛生間裡解決。可是今天,唐可可覺得自己無論如何堅持不到衛生間了,從拿到解藥的一瞬間,她就忍不住癱坐下來,只覺得渾身的力氣都燃燒掉了,那裡好熱好熱,又癢又麻的簡直要把她逼瘋掉,她掙扎了幾下,竟然沒有站起來,好像連最後掙扎的力氣都化作了好多小蟲,不住的在私處翻滾湧動。

「你,你轉過身去,不准看」,唐可可的臉像是能滲出血來。謝天朗到真的乖乖的轉過身去了,唐可可也顧不上去猜他會是什麼表情,迫不及待的褪下運動褲,和著藥水按摩起自己私處來……唐可可甚至記不清自己後來是怎麼站起來逃也似的跑回家的,謝天朗由始至終也沒有回過身來,但她卻覺得他就在自己身後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那個帶著邪氣的表情在心頭怎麼也揮之不去……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有了第一次的鋪墊,似乎後面就順理成章了,唐可可好像已經習慣了在器材室裡用藥水自慰。她甚至不記得謝天朗是從哪一次開始轉過臉來,壞壞的看著她抹藥了,是的,她已經顧不上了。開始只是簡單的塗抹,後來就等不及抹上去讓它慢慢見效了,唐可可開始下意識的揉弄和深入起來,深些,再深些,總有一種衝動想要在私處的最深處也抹上這神奇的藥水……

謝天朗「實驗」開始的第三周。訓練完,唐可可心不在焉的聽著教練的安排指導,以前她總是希望教練能多指導自己一些,現在卻嫌教練有點囉嗦了,好不容易應付完教練,也等不及跟隊友們打招呼,甚至等不及換下汗津津的運動服,她就向教學樓的器材室跑去。她覺得自己真的什麼也顧不上了,滿腦子都是那種神奇的解藥,還有謝天朗壞壞的笑容。「可惡,那個混蛋到底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最後一段路唐可可幾乎是爬著過去的,她的手腳都不聽使喚了,私處一下一下的收縮著,好像在被千百隻蟲子瘋狂的撕咬,當再次看到那個若無其事的笑容時唐可可終於爆發了「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你到底對我的身子做了什麼!」

謝天朗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就知道瞞不過你,好啦我告訴你,那種激素必須要跟一種春藥混合著用才能起到效果的,不過這種春藥比較特別,人體攝入一點點以後,就必須要用更高劑量的同種春藥才能滿足身體的慾望,不過這樣做的後果是,下次藥性再發作時效果就會更強烈,需要更更高劑量的春藥來滿足,也就是說這種春藥會產生嚴重的依賴性」

「那你給我的解藥是?」

「不錯,只是更高濃度的春藥而已」,說著,謝天朗走到已經癱軟在地的唐可可身邊,把她付到懷裡,褪下她的運動褲,不顧唐可可要殺了他一般的目光,欣賞了一會那已經濡濕了的白色小內褲,才在手上倒了些「藥水」,數量的玩弄起唐可可的陰戶來。「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這種依賴性不會無限制的增長下去,事實上你能增長到這個程度還不停下來實在是讓我意外呢。放心好了,三個月後等實驗結束了我會給你真正的解藥的,你的身子要是出了什麼岔子把事情鬧大了,我也逃不掉不是……」

謝天朗沒有說的是,其實那種藥水裡還有第三種成分,那是一種他定名為「β」的激素。這個才是他真正的實驗目的。這種激素能加速潛意識裡條件反射的形成。在服用這種激素時,人體受到的各種刺激及其影響都會更快的在潛意識裡形成烙印。他每次見唐可可都有意識的用性慾不斷刺激著她,時間長了,這種慾望和快感都會伴隨著他的聲音,他的眼神,他身上的味道一起牢牢的銘刻在唐可可意識的最深處,最後,唐可可的身體就會對他產生強烈的依賴,只有他才能滿足她身體的慾望。

唐可可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把謝天朗的話聽全了。在謝天朗的手指進入她身體的那一個可,一股巨大的電流就掃變了她全身,從私處蔓延開來,彷彿每一個細胞都被電流包裹著,破壞著,重建著;她聽到耳邊有各種呻吟聲響起,一重一重的就像交響樂,可是她不能確定這些聲音是不是她自己發出的;她聞到了好多種味道,藥水的味道,淫液的味道,自己的汗水味,謝天朗的汗水味,還有好多好多,她甚至覺的謝天朗的呼吸都帶著甜味;她覺得自己在謝天朗的懷裡一動也不想動,又覺得其實自己實在飛速的旋轉,又覺得自己是在海裡飄蕩,那個水泥的地板好像已經變成了海神的領地,噢,他的手指就是海神嗎,每一次抽插都伴隨著自己的天搖地動;她覺得自己的私處就是一座海底的火山,灼熱的溫度被包裹在冰涼的海水裡,慢慢的海水跟著也沸騰起來,翻滾著,扭曲著,破裂著擠在一起,越來越緊,越來越漲,越來月熱「好熱,好熱……要出來了,要,要,啊……」這次她聽出來了,這聲高亢的歇斯底里的呻吟確實是自己發出的……在這個廢棄的器材室裡,在謝天朗的懷裡,在他靈活的右手裡,唐可可經歷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往教學樓走啊?」

「我,我有點東西落在課室了。」

「那要不要我幫你去拿?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呢」

「不,不用了,我,我沒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哦,好吧。那你自己多注意哦」

看著好友絲絲一臉關切的走遠,唐可可很內疚,在此之前,她從來沒有騙過絲絲的,再小的事也沒有。可是她沒有辦法,她必須趕快到那個該死的器材室裡去,必須到那個混蛋的手掌裡去。她會顫抖著主動脫下褲子,露出濕淋淋的那個羞人的地方,然後連走帶爬的拱進他懷裡。現在唐可可的抹藥工作必須靠謝天朗完成了,她自己無論怎麼努力的玩弄自己,也比不上謝天朗輕輕的挑弄幾下,她需要在他的手掌裡高潮……

可是今天謝天朗似乎有別的什麼主意,只是坐在那一動不動的看著軟倒在地上的唐可可壞笑。

「幫我,快幫我」唐可可努力不讓自己表現的太下賤。

「幫你什麼?」

「幫我抹藥……」

「哪裡呢?」

「陰,陰戶,幫我的陰戶抹藥,我我受不了了」唐可可覺得自己連生氣的力氣都用不出來了。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我覺得咱們的實驗可以更進一步了,不如試試這種藥水對胸部的作用怎麼樣?」謝天朗這種故意一本正經的表情表情總是能輕易的把唐可可激怒。

「你,你畜生!你為什麼不乾脆強姦了我算了!嗚嗚嗚嗚……」哪怕心裡再委屈,唐可可也未曾在外人的面前哭過,可是這次,她真的忍不住了,她恨謝天朗,她也很自己的不爭氣,她甚至恨自己現在那個紅腫著,收縮著,不斷流著淫水的陰戶……

「呵呵,那跟上一個妓女有什麼區別?我要的是你愛上我呢」

「呸!全世界死光了我也不會愛上你!」

謝天朗似乎毫不生氣,他緩緩的走過去摟起唐可可,「好啦,不要哭啦,然人知道我把校花唐可可大小姐弄哭了,全校的男生不找我拚命啊」,說著又伸手向唐可可的私處探去……

唐可可在高潮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好像是「關於實驗的事,你在考慮考慮,不急著答覆……」

事實上唐可可在第二天就做出了答覆,她能怎麼辦呢,她知道自己離不開那個種神奇的激素,也離不開那種催情的藥水,她更離不開謝天朗靈活的手指,她沒有選擇。她只能在心裡安慰自己「還有兩個月,再過兩個月,我就能保送去北京那所夢想的學校了」。那個混蛋的高考志願已經確定了,就在本省,他是不可能繼續去北京糾纏她的,到事情鬧大了他也不好收場,他只能把解藥給她,把視頻給她,然後這一切的噩夢就結束了!

謝天朗正輕輕的把藥水塗抹在唐可可的乳房上。唐可可的乳房不是很大,形狀卻堪稱完美,不帶一絲瑕疵的奶白色,就如同最上等的瓷器一般,透著薄汗,閃耀著讓人迷醉的光澤。粉紅色的乳頭,在藥物的作用下已經完全挺立起來,嬌艷而飽滿,好像下一刻就會有濃郁的乳汁移流溢出來。緊閉著眼,下意識的想要掙扎,謝天朗一手按住她的胯部,下身地唇片兒便貼著他的手指蠕動起來,陣陣熱流湧出,身子的力氣就馬上像被抽空了,一動也動彈不得。謝天朗玩弄著翹起的蓓蕾,輕輕在唐可可耳邊吹氣「這個藥抹上幾次,你的乳頭會變得很敏感,一般的文胸可能就穿不了了,不過放心,我會幫你特製一批文胸的,內襯都用這種藥水浸泡處理過……」唐可可只覺得整個乳房都融化在他的手裡了,乳腺上每一根勃起的神經都被他握在了指尖上,只要他輕輕一用力,自己就會在快感的電流中癱瘓下去……

謝天朗的實驗開始的第五周。唐可可剛走進器材室胸部就被一張熟悉大手把握住了,她沒有反抗,反而習慣性的把手探入了自己的內褲裡。當唐可可不堪玩弄癱坐在地上時,看到的是謝天朗那已高高隆起的格子內褲……

「把舌頭伸出來」謝天朗一邊玩弄著唐可可極度充血的蓓蕾一邊輕輕的命令著,「對,很好,乖乖的舔上去」說著猛的把唐可可的腦袋按在自己的內褲上,「很好,不要皺眉頭嘛,你很快就會愛上這種味道的……」謝天朗的聲音愈發溫柔起來。「事實上,β激素會讓你迷戀上我所有體液的味道的」他心裡默默的想著。

唐可可沒辦法分辨出謝天朗的內褲上到底是什麼味道,她只知道這種特有的分泌物的味道迅速佔領了她的每一個味蕾,她的每一個味蕾就像是自己的乳頭一樣被一個無可抗拒的力量控制了。一道道閃電般的快感把裡面每一個神經都捅的稀爛,想要更多,好想要更多!不知不覺間唐可可的嘴裡的津液已經沾滿了謝天朗的內褲,她不由自主的雙手環上了謝天朗的胯部,舌頭賣力的希望把那整個僵硬的隆起都包裹住。

「嗯,」謝天朗忍不住呻吟出來,「現在把我的內褲脫下來」。

「是要讓我舔那根骯髒醜陋的東西了嗎?」唐可可心裡猜測這,不知為什麼,心裡沒有太多的反感,反而有一絲隱隱的期待來。

「好了,現在你可以走了,把這個內褲收好帶回去,你把它舔得這麼髒,當然要洗乾淨了才還給我」謝天朗習慣性的壞笑著,他分明看到了唐可可眼中一閃而沒的失望……

謝天朗的實驗開始的第六周。唐可可最近的胃口不太好,無論她吃什麼,總覺得淡淡的沒有味道,總覺的差了什麼,差了些可以刺激她味蕾的東西。「這樣可不行,不好好吃飯怎麼訓練呢」,她靠在床邊暗暗想著,「明天一定要去小賣部找點好吃的開胃零食才行」,想到這,她又不由的想起那根勃起的粗壯的肉棒來,從那層層疊疊的褶皺裡散發著濃郁的、他特有氣味……「如果,如果放到嘴裡會是什麼味道呢,」雖然沒有真正舔過,這個念頭卻怎麼也壓抑不下去了,唐可可不由的從書包裡摸出那個寬大的內褲,這一週一來,謝天朗每天都要她把舔濕的內褲拿回去洗,隔天再交還給他,今天的內褲還沒洗呢,上面混合著他的分泌物和自己口水的味道,唐可可把內褲壓在鼻端深深的嗅著,舌頭忍不住就伸出來了,「如果是那根肉棒,味道肯定更濃吧?」,這麼想著,另一隻手就沒入了陰唇裡……

夕陽還沒落盡,金色的餘暉裡,市三中公認的校花、眾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唐可可,正滿腦幻想著同班同學謝天朗的肉棒,一邊舔著他的內褲,一邊賣力的自慰著,她紅撲撲的天使般的臉龐上,透射著從未有人見過的,淫靡的光芒……

正如市一中因其大小考試、測驗不斷而被稱為「考場」,市二中因早戀問題嚴重而被稱為「情場」,市三中「操場」的稱號更是名副其實。三中雖不是體校,對學生的體育特長陪養卻一直尤為的重視,選擇進入這所學校的學生也多是成績平平而體育見長的「高考異類」,希望通過體育特招的形式進入心儀的大學。所以每年對那十幾個名牌的大學體育特招生推薦名額的競爭就尤為的激烈。

下午六點半,三中田徑場。半晚的夕陽塗抹在少女白皙的肌膚上,和著細密的汗水,折射出迷人的光暈來,就像是在小心的勾勒那隨著奔跑舞動著的、誘人的曲線一樣。「看個毛啊,你這樣盯著看,人家唐可可就能喜歡上你?不是兄弟我看不起你,你要是能上去跟可可搭上哪怕一句話,這個月的飯錢我出了」。

「別『可可』、『可可』的叫的好像很熟一樣好不好,上次是誰把情書都捏爛了也硬是沒敢往人家書桌裡放?你要是能把唐可可弄到手,一直到畢業的飯錢都是我的!」「什麼叫弄到手?不准你將這麼粗俗的字眼用在我的女神身上!走吧,每天能在跑道上看幾眼,咱們都該知足啦!」

男生們口中的唐可可正是跑到上正奮力奔跑的女孩。唐可可是三中的無人不曉的名人,不止是因為她是今年女子1000米長跑特招生推薦名額的最有力競爭者,更因為她是全校公認的第一美女。健康勻稱的身材和甜美可愛的外表,再加上活潑開朗的性格,不但全校過半的男生為她著迷,就連很多女生都為她成立了「粉絲團」。

隨著兩個男生的離開,今天,唐可可又成了最後一個離開田徑場的。她必須拼盡全力為三個月後的省賽預選賽作準備。只要在全校的預選賽中獲勝,就能代表學校參加省賽,哪怕是在省賽中表現平平,那個名校的特招名額對她來說也是板上釘釘的了。本來,以她高中三年女子1000米校記錄保持者的驕人實力,拿下這個預選賽根本不是問題,可是偏偏在一個月前的一次訓練中她把腳扭傷了。

雖然腳傷似乎很快就治癒了,可是只有唐可可自己知道,從那以後她的狀態一直在下降!每次跑個幾百米後,她心裡就總覺得腳踝在隱隱的刺痛,不但覺得發力困難,而且體力也下降的特別快。無論她怎麼努力,1000米的成績就是在緩緩的下滑。好在她盡力掩飾,教練也一直以為她是沒有認真盡力,所以最近的測試成績才不太令人滿意。可是真的沒人看出來嗎?

楊倩在今天訓練時又意味深長的看著她的腳笑了,好像知道這樣下去自己很快就能代替唐可可田徑隊主將的位置一樣。「不行!絕對不能輸給楊倩那個傢伙!」

唐可可下意識的用小拳頭敲著自己的緊湊筆直的大腿給自己打氣。楊倩是田徑隊的二號主力,她已經不止一次的表示出對唐可可的嫉妒和敵意,甚至多次暗地裡散佈唐可可使用了違禁藥品的謠言,只要唐可可有一點失誤,她就會不遺餘力的去打擊挖苦

。無論唐可可脾氣再好,對楊倩也是滿胸的厭恨。只是無論在實力上還是在人氣上,唐可可都壓楊倩一頭,所以一直以來楊倩也沒能真正佔到什麼便宜。可是現在……唐可可知道今天訓練時自己是拼了命才沒有讓楊倩超過自己,狀態再這樣的掉下去,下週五的五校友誼聯賽該怎麼辦?教練那裡怕是也瞞不住了吧……

當美麗的少女正皺著好看的眉頭走出田徑場時,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教學樓三層的陰影裡,一個邪氣的目光正牢牢的盯著她的背影,就像老練的獵人盯著獵物一樣……

「啪!」唐可可把那一盒子狠狠的扔在房間的紙簍裡。作為全校公認的校花,她已經習慣了在放學收拾書桌抽屜時發現一些憑空出現的「禮物」,收到最多的當然是各種風格的情書,或是毛絨玩具啊小首飾之類的東西,當然偶爾也有一些惡作劇的卡片或是蟲子標本,唐可可對這些禮物從來是一笑置之,扔進房間那個專用的大儲物箱了事,她的心思都在田徑上,對這些少男少女的戀愛還不是很上心。

可是,可是這次的惡作劇實在是太過分了!在今天收到的那個小盒子裡,放著一個拇指大小的黃色橢圓形物體,表面磨砂狀,手感怪怪的,研究了半天也不知是什麼。最可恨的是,盒子裡附著的小紙條上歪歪扭扭的寫著「要想贏週五的比賽就在比賽前把它塞到陰戶裡」。唐可可剛看到這張紙條時簡直驚呆了,「天啊,要怎樣的變態才會送出這樣的東西啊」,第二個反應才是把紙條撕得粉碎,「哼,要是讓我查出是誰幹的,我非要讓他被記過勸退!」唐可可的有下意識的揮舞起她的小拳頭……

可是事與願違的,這個噁心的惡作劇並沒有能很快的被拋諸腦後。「試一試,萬一有用呢,反正不會有損失的」這個念頭一旦出現就像夢魘一樣纏著唐可可不放……

少女雖然對這個惡作劇感到反胃,心底裡卻難免生出一絲希望來。週五的比賽太重要了,如果輸給了楊倩,以後每天在田徑隊都要忍受她的冷嘲熱諷了吧,更可怕的是如果教練知道她出現了心理障礙,狀態持續下降,還會把她做為田徑隊主力來重點培養嗎?如果因為這個個而失去了特招推薦名額,與北京那所夢想中的大學失之交臂……她實在不敢往下想了。紙簍裡那個模樣古怪的小東西,被少女扔了又撿,撿了又扔好多次……

週四下午六點,三中田徑場。楊倩滿臉的得意再怎麼也掩飾不住,走到正俯身喘氣的唐可可身邊,「喲,剛才的一千米熱身一不小心跑到主將前面去了呢,主將是在為明天的五校聯賽留力嗎?」「你明天的賽場上就知道了」唐可可努力做出滿不在乎的樣子。「那我可真期待明天的比賽呢,呵呵……」看著楊倩遠去的背影,唐可可緊緊咬著嘴唇,剛才自己已經使盡了全力了,可最後五十米還是被楊倩反超了,而且楊倩好還想還沒有出全力的樣子……明天……明天……

週五早上七點,唐可可鬼事神差的在出門前把那個神秘的小東西放進了口袋……

週五下午四點,女子一千米跑馬上要檢錄了。更衣準備一向很利索的唐可可今天卻遲遲沒有出現在檢錄處。更衣室裡,唐可可獨自看著那個手裡的小東西發呆……她想整理出一個思路,腦子裡卻亂嗡嗡的一片,最後,只剩下楊倩那得意的笑臉。許久,像是下定了最後的決心一樣,她用力的按下裡那個小東西底部一個小小的突起開關,只見那個橢圓型的小東西頂端的小孔中微微的亮起一個紅燈,就毅然的將手探入運動褲,把它塞在了那個少女最最隱秘的地方……

除了輕微的脹痛,唐可可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別的感覺。她立刻就感到後悔了,走在田徑場上,她覺得每個人都用異樣的眼光在看她,好像每個人都知道她現在的私處裡正塞著一個古怪的小玩意。

天啊,讓這場比賽快些結束吧……少女在內心祈禱著。

槍響,起跑,唐可可好像還沒有從害羞和不安的情緒中恢復過來,竟然在起跑時比楊倩慢了半拍。

正當她一邊罵自己白癡一邊奮力的向前追趕時,從大腿根部陡然的冒出一陣暖流來,然後迅速擴散到小腹,擴散到四肢,就像武俠小說中描寫的真氣一樣一直竄到了唐可可的胸口。暖流在少女私密的地方積聚和噴發,越來越熱,就像是在那裡裝入了一台高速運作的發動機。

唐可可驚奇的發現腳踝處那討厭的刺痛感消失了,渾身前所未有的充滿了力量,「我可以跑得更快些,還能更快些」,這個念頭像潮水一樣漲滿了她的胸口,她不由自主的加起速來,超過了楊倩,超過了所有人。直到衝過終點,直到創造出自己的新紀錄,唐可可還覺得像在夢裡一樣,當然不是夢,私處那還熱呼呼的呢,那個神奇的小東西好像帶起了一個熱力的漩渦,小腹也一片暖洋洋的。唐可可忍不住輕輕的呻吟,「這感覺真好」……

當書桌裡再次出現與那上次那個小東西同樣包裝的的「禮物」時,唐可可對送禮物的人簡直好奇極了:一張光盤?裡面會是什麼?到底是誰送的啊?

可是當唐可可在自己的房間裡看完那張光盤,她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然後緊接著就被滔天的憤怒、委屈和恐懼填滿……光盤的內容很短,計算機屏幕上反覆播放著那個熟悉的少女,先是一臉的猶豫和躊躇,然後鼓著可愛的腮幫子下定了決心,然後鏡頭一直往下,劃過白色的運動衫,劃過紅色的運動短褲,然後是運動短褲下奶白色的肌膚,然後光線變暗,但還是隱約看到了那個神秘的輪廓,最後一片漆黑……那個小東西竟然帶攝像功能!在按下開關的一瞬間就開始了邪惡的記錄!

「誰,誰無恥的策劃了這一切?」問題的答案在光盤的最後:「明天下午放學後教學樓一樓體育器材室見」。這夜,少女有生以來第一次失眠了……

次日下午五點,教學樓體育器材室。這是教學樓一樓走廊盡頭轉角處的一個小房間,自從新體育館建成後這裡就一直閒置不用了,門常年鎖著,平時幾乎沒有人會到這裡來。唐可可站在門前,身子忍不住微微的顫抖著,不知道接下來迎接她的會是什麼。緊緊的握著小拳頭,唐可可推開了門。

謝天朗,竟然是與自己同班謝天朗。當唐可可看到房間內坐著的少年時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謝天朗的個子比唐可可稍高些,長相不算出眾,不過還算硬朗耐看。他是班上的化學科代表,成績算是比較前列的,好像最近還在什麼科技小製作大賽中得了獎。不過他的體育成績可一直不怎麼樣,身材雖不是瘦小,但沒什麼特長。在三中這裡光學習好可不行,再加上他平日比較內向少言,所以一直不怎麼被注意。唐可可雖然是活潑熱情的性子,跟他卻也沒什麼交集,唐可可甚至記不得上次跟他說話是什麼時候了。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此刻謝天朗也靜靜的看著唐可可,臉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壞笑,這樣的表情唐可可從來沒在他臉上看到過。

「恭喜你贏得了五校聯賽的冠軍」。謝天朗率先打破沉默。

「哼!」唐可可只是惡狠狠的蹬著他。

「請相信我並沒有惡意」,謝天朗眼中閃過一絲狡黠。「我發現你自從那次事故後狀態一直不好,而我最近的一個小發現又正好能幫上忙,才想著幫你一下。

那其實是一個改造過的無痛注射器,把一種特殊的激素注射到特殊的地方能短時間起到提升體能的作用,而且你放心,這種激素是絕對不會被檢測出來的。事實也證明效果很好,不是嗎?」

「注射器?那那張光盤怎麼解釋?」唐可可冷笑道,眼睛裡充滿了鄙夷,顯然是不滿意少年這種避重就輕的解釋。

「我也是為了小心萬全啊,萬一你不領情,反而去告我性騷擾,我可是會被開除的」謝天朗一臉無奈的樣子。

「你騙人!廢話少說,你到底要怎麼樣?」唐可可下意識的雙手抱胸,做出了一個防禦姿態。

「很簡單,這種激素我也剛從網上發現弄到手,很多特性還不明白,需要有人配合我實驗。三個月,接下來的三個月你配合我做實驗,我幫你拿到保送的推薦名額,等你保送成功去了北京,我當然不可能再跑去糾纏你,到時那段視頻也一併還你,怎麼樣?」謝天朗一副誠懇的樣子繼續說「不過我先明說啊,這種激素使用後會有點副作用,就是那裡,那裡會灼熱難當,需要及時塗抹一種解藥來綜合掉,這種解壓只能是每次你需要的時候我提供一份給你,因為這裡面有我的技術專利在呢,當然往那裡塗藥你可以自己動手……」

「你休想!」不等謝天朗說完,唐可可就再也忍不住了,滿臉通紅,胸部也因為氣惱而不住的起伏著,「你,我,你……」也不知到還要說什麼好,乾脆扭身摔門而去。

謝天朗卻渾不在意的笑了,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小可可,你會回來的……」

唐可可確實回來了,且不說她已經忍受不了每天早上到學校來都提心吊膽的擔心自己的那段視頻會在同學們之間撒播,單單在田徑場上她就無比的渴望找回五校聯賽那天下午的感覺,無所顧忌的奔跑,把對手、跑道、甚至是兩側的風都遠遠的甩在身後,那才是真正的唐可可!「反正那個混蛋又佔不到便宜,每次用的時候小心不要被拍到就好了」,唐可可自我安慰著。謝天朗的實驗正式開始了。

每次跑完步,把那個小東西偷偷拿出來扔掉,再去體育器材室從謝天朗那裡拿新的激素球和解藥。東西拿到後轉身就走,絕對不給那個整天一臉壞笑的混蛋好臉色!一切似乎挺不錯,唯一讓唐可可不安的是,那個激素的副作用好像越來越大了。每次用完私處不但燙的好像要化掉一樣,而且還多了些癢酥酥、麻絲絲的感覺,必須立刻把那個解藥抹上去,抹上去就立刻覺得清涼涼的,像電流流過一樣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讓人忍不住想叫出聲來。

起初唐可可還可以堅持到回家再抹解藥,幾天後實在忍不住了乾脆就在學校的衛生間裡解決。可是今天,唐可可覺得自己無論如何堅持不到衛生間了,從拿到解藥的一瞬間,她就忍不住癱坐下來,只覺得渾身的力氣都燃燒掉了,那裡好熱好熱,又癢又麻的簡直要把她逼瘋掉,她掙扎了幾下,竟然沒有站起來,好像連最後掙扎的力氣都化作了好多小蟲,不住的在私處翻滾湧動。

「你,你轉過身去,不准看」,唐可可的臉像是能滲出血來。謝天朗到真的乖乖的轉過身去了,唐可可也顧不上去猜他會是什麼表情,迫不及待的褪下運動褲,和著藥水按摩起自己私處來……唐可可甚至記不清自己後來是怎麼站起來逃也似的跑回家的,謝天朗由始至終也沒有回過身來,但她卻覺得他就在自己身後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那個帶著邪氣的表情在心頭怎麼也揮之不去……

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有了第一次的鋪墊,似乎後面就順理成章了,唐可可好像已經習慣了在器材室裡用藥水自慰。她甚至不記得謝天朗是從哪一次開始轉過臉來,壞壞的看著她抹藥了,是的,她已經顧不上了。開始只是簡單的塗抹,後來就等不及抹上去讓它慢慢見效了,唐可可開始下意識的揉弄和深入起來,深些,再深些,總有一種衝動想要在私處的最深處也抹上這神奇的藥水……

謝天朗「實驗」開始的第三周。訓練完,唐可可心不在焉的聽著教練的安排指導,以前她總是希望教練能多指導自己一些,現在卻嫌教練有點囉嗦了,好不容易應付完教練,也等不及跟隊友們打招呼,甚至等不及換下汗津津的運動服,她就向教學樓的器材室跑去。她覺得自己真的什麼也顧不上了,滿腦子都是那種神奇的解藥,還有謝天朗壞壞的笑容。「可惡,那個混蛋到底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最後一段路唐可可幾乎是爬著過去的,她的手腳都不聽使喚了,私處一下一下的收縮著,好像在被千百隻蟲子瘋狂的撕咬,當再次看到那個若無其事的笑容時唐可可終於爆發了「你混蛋!你混蛋!你混蛋!你到底對我的身子做了什麼!」

謝天朗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就知道瞞不過你,好啦我告訴你,那種激素必須要跟一種春藥混合著用才能起到效果的,不過這種春藥比較特別,人體攝入一點點以後,就必須要用更高劑量的同種春藥才能滿足身體的慾望,不過這樣做的後果是,下次藥性再發作時效果就會更強烈,需要更更高劑量的春藥來滿足,也就是說這種春藥會產生嚴重的依賴性」

「那你給我的解藥是?」

「不錯,只是更高濃度的春藥而已」,說著,謝天朗走到已經癱軟在地的唐可可身邊,把她付到懷裡,褪下她的運動褲,不顧唐可可要殺了他一般的目光,欣賞了一會那已經濡濕了的白色小內褲,才在手上倒了些「藥水」,數量的玩弄起唐可可的陰戶來。「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這種依賴性不會無限制的增長下去,事實上你能增長到這個程度還不停下來實在是讓我意外呢。放心好了,三個月後等實驗結束了我會給你真正的解藥的,你的身子要是出了什麼岔子把事情鬧大了,我也逃不掉不是……」

謝天朗沒有說的是,其實那種藥水裡還有第三種成分,那是一種他定名為「β」的激素。這個才是他真正的實驗目的。這種激素能加速潛意識裡條件反射的形成。在服用這種激素時,人體受到的各種刺激及其影響都會更快的在潛意識裡形成烙印。他每次見唐可可都有意識的用性慾不斷刺激著她,時間長了,這種慾望和快感都會伴隨著他的聲音,他的眼神,他身上的味道一起牢牢的銘刻在唐可可意識的最深處,最後,唐可可的身體就會對他產生強烈的依賴,只有他才能滿足她身體的慾望。

唐可可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把謝天朗的話聽全了。在謝天朗的手指進入她身體的那一個可,一股巨大的電流就掃變了她全身,從私處蔓延開來,彷彿每一個細胞都被電流包裹著,破壞著,重建著;她聽到耳邊有各種呻吟聲響起,一重一重的就像交響樂,可是她不能確定這些聲音是不是她自己發出的;她聞到了好多種味道,藥水的味道,淫液的味道,自己的汗水味,謝天朗的汗水味,還有好多好多,她甚至覺的謝天朗的呼吸都帶著甜味;她覺得自己在謝天朗的懷裡一動也不想動,又覺得其實自己實在飛速的旋轉,又覺得自己是在海裡飄蕩,那個水泥的地板好像已經變成了海神的領地,噢,他的手指就是海神嗎,每一次抽插都伴隨著自己的天搖地動;她覺得自己的私處就是一座海底的火山,灼熱的溫度被包裹在冰涼的海水裡,慢慢的海水跟著也沸騰起來,翻滾著,扭曲著,破裂著擠在一起,越來越緊,越來越漲,越來月熱「好熱,好熱……要出來了,要,要,啊……」這次她聽出來了,這聲高亢的歇斯底里的呻吟確實是自己發出的……在這個廢棄的器材室裡,在謝天朗的懷裡,在他靈活的右手裡,唐可可經歷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往教學樓走啊?」

「我,我有點東西落在課室了。」

「那要不要我幫你去拿?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呢」

「不,不用了,我,我沒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哦,好吧。那你自己多注意哦」

看著好友絲絲一臉關切的走遠,唐可可很內疚,在此之前,她從來沒有騙過絲絲的,再小的事也沒有。可是她沒有辦法,她必須趕快到那個該死的器材室裡去,必須到那個混蛋的手掌裡去。她會顫抖著主動脫下褲子,露出濕淋淋的那個羞人的地方,然後連走帶爬的拱進他懷裡。現在唐可可的抹藥工作必須靠謝天朗完成了,她自己無論怎麼努力的玩弄自己,也比不上謝天朗輕輕的挑弄幾下,她需要在他的手掌裡高潮……

可是今天謝天朗似乎有別的什麼主意,只是坐在那一動不動的看著軟倒在地上的唐可可壞笑。

「幫我,快幫我」唐可可努力不讓自己表現的太下賤。

「幫你什麼?」

「幫我抹藥……」

「哪裡呢?」

「陰,陰戶,幫我的陰戶抹藥,我我受不了了」唐可可覺得自己連生氣的力氣都用不出來了。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我覺得咱們的實驗可以更進一步了,不如試試這種藥水對胸部的作用怎麼樣?」謝天朗這種故意一本正經的表情表情總是能輕易的把唐可可激怒。

「你,你畜生!你為什麼不乾脆強姦了我算了!嗚嗚嗚嗚……」哪怕心裡再委屈,唐可可也未曾在外人的面前哭過,可是這次,她真的忍不住了,她恨謝天朗,她也很自己的不爭氣,她甚至恨自己現在那個紅腫著,收縮著,不斷流著淫水的陰戶……

「呵呵,那跟上一個妓女有什麼區別?我要的是你愛上我呢」

「呸!全世界死光了我也不會愛上你!」

謝天朗似乎毫不生氣,他緩緩的走過去摟起唐可可,「好啦,不要哭啦,然人知道我把校花唐可可大小姐弄哭了,全校的男生不找我拚命啊」,說著又伸手向唐可可的私處探去……

唐可可在高潮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好像是「關於實驗的事,你在考慮考慮,不急著答覆……」

事實上唐可可在第二天就做出了答覆,她能怎麼辦呢,她知道自己離不開那個種神奇的激素,也離不開那種催情的藥水,她更離不開謝天朗靈活的手指,她沒有選擇。她只能在心裡安慰自己「還有兩個月,再過兩個月,我就能保送去北京那所夢想的學校了」。那個混蛋的高考志願已經確定了,就在本省,他是不可能繼續去北京糾纏她的,到事情鬧大了他也不好收場,他只能把解藥給她,把視頻給她,然後這一切的噩夢就結束了!

謝天朗正輕輕的把藥水塗抹在唐可可的乳房上。唐可可的乳房不是很大,形狀卻堪稱完美,不帶一絲瑕疵的奶白色,就如同最上等的瓷器一般,透著薄汗,閃耀著讓人迷醉的光澤。粉紅色的乳頭,在藥物的作用下已經完全挺立起來,嬌艷而飽滿,好像下一刻就會有濃郁的乳汁移流溢出來。緊閉著眼,下意識的想要掙扎,謝天朗一手按住她的胯部,下身地唇片兒便貼著他的手指蠕動起來,陣陣熱流湧出,身子的力氣就馬上像被抽空了,一動也動彈不得。謝天朗玩弄著翹起的蓓蕾,輕輕在唐可可耳邊吹氣「這個藥抹上幾次,你的乳頭會變得很敏感,一般的文胸可能就穿不了了,不過放心,我會幫你特製一批文胸的,內襯都用這種藥水浸泡處理過……」唐可可只覺得整個乳房都融化在他的手裡了,乳腺上每一根勃起的神經都被他握在了指尖上,只要他輕輕一用力,自己就會在快感的電流中癱瘓下去……

謝天朗的實驗開始的第五周。唐可可剛走進器材室胸部就被一張熟悉大手把握住了,她沒有反抗,反而習慣性的把手探入了自己的內褲裡。當唐可可不堪玩弄癱坐在地上時,看到的是謝天朗那已高高隆起的格子內褲……

「把舌頭伸出來」謝天朗一邊玩弄著唐可可極度充血的蓓蕾一邊輕輕的命令著,「對,很好,乖乖的舔上去」說著猛的把唐可可的腦袋按在自己的內褲上,「很好,不要皺眉頭嘛,你很快就會愛上這種味道的……」謝天朗的聲音愈發溫柔起來。「事實上,β激素會讓你迷戀上我所有體液的味道的」他心裡默默的想著。

唐可可沒辦法分辨出謝天朗的內褲上到底是什麼味道,她只知道這種特有的分泌物的味道迅速佔領了她的每一個味蕾,她的每一個味蕾就像是自己的乳頭一樣被一個無可抗拒的力量控制了。一道道閃電般的快感把裡面每一個神經都捅的稀爛,想要更多,好想要更多!不知不覺間唐可可的嘴裡的津液已經沾滿了謝天朗的內褲,她不由自主的雙手環上了謝天朗的胯部,舌頭賣力的希望把那整個僵硬的隆起都包裹住。

「嗯,」謝天朗忍不住呻吟出來,「現在把我的內褲脫下來」。

「是要讓我舔那根骯髒醜陋的東西了嗎?」唐可可心裡猜測這,不知為什麼,心裡沒有太多的反感,反而有一絲隱隱的期待來。

「好了,現在你可以走了,把這個內褲收好帶回去,你把它舔得這麼髒,當然要洗乾淨了才還給我」謝天朗習慣性的壞笑著,他分明看到了唐可可眼中一閃而沒的失望……

謝天朗的實驗開始的第六周。唐可可最近的胃口不太好,無論她吃什麼,總覺得淡淡的沒有味道,總覺的差了什麼,差了些可以刺激她味蕾的東西。「這樣可不行,不好好吃飯怎麼訓練呢」,她靠在床邊暗暗想著,「明天一定要去小賣部找點好吃的開胃零食才行」,想到這,她又不由的想起那根勃起的粗壯的肉棒來,從那層層疊疊的褶皺裡散發著濃郁的、他特有氣味……「如果,如果放到嘴裡會是什麼味道呢,」雖然沒有真正舔過,這個念頭卻怎麼也壓抑不下去了,唐可可不由的從書包裡摸出那個寬大的內褲,這一週一來,謝天朗每天都要她把舔濕的內褲拿回去洗,隔天再交還給他,今天的內褲還沒洗呢,上面混合著他的分泌物和自己口水的味道,唐可可把內褲壓在鼻端深深的嗅著,舌頭忍不住就伸出來了,「如果是那根肉棒,味道肯定更濃吧?」,這麼想著,另一隻手就沒入了陰唇裡……

夕陽還沒落盡,金色的餘暉裡,市三中公認的校花、眾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唐可可,正滿腦幻想著同班同學謝天朗的肉棒,一邊舔著他的內褲,一邊賣力的自慰著,她紅撲撲的天使般的臉龐上,透射著從未有人見過的,淫靡的光芒……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凌辱计划1-2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極品騷妻
汽車上的輪姦
同學的老婆我來操
女友和她姊姊一起被輪姦(全)
《世情風俗史》之《母子間的性》
高職家庭快樂多
寂寞的黃蓉
墮落學園
熱門小說:
滑進愛母濕潤的陰道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