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女軍官 人妻熟女

北部某山區部隊女官寢室裡,兩名女軍官正準備著放假,其中一名肩上一顆花的女官正脫著迷彩服上衣,隨著她柔軟不失修長的手指往下解,露出了把內衣撐得飽滿的胸前,隨手將迷彩上衣丟進了洗衣袋,雙手正要將迷彩汗衫脫去的那時,一陣鈴聲響起。

「喂!老公啊,有沒有想我啊?哼嗯~~今天人家臨時留守,沒辦法回去,對啊~~超討厭的~~人家也好想你喔……潘潘寶貝,媽媽今天要留在軍中,沒辦法回去,你今天到外婆家要乖喔……老公~~我也愛你~~」

用藍芽耳機的女少校正說著肉麻親密的話,顯然另外一位肩上兩槓的女官並不認為這位女少校今天真的要留守,聽到電話那頭隱約的惋惜聲時,輕輕的「噗嗤」了一聲。

說電話的女少校也是滿臉笑意地看著回應著女中尉,這位女少校換裝的動作可不因講電話而有所停止,當那迷彩汗衫離開她身體的時候,展現出來的是約莫有D罩杯大的美乳,那半罩的Bra把那白皙的奶子托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溝。

正當這位女少校雙手輕解著迷彩褲時,一隻秀氣修長的手指替她撥整了脫衣時弄零散的長髮,露出了性感的脖頸,另一隻手從後面穿過她腋下,「答」的一聲輕響,秀氣靈巧的手掌代替了落下的Bra,在那美好的大奶上輕撫。雙手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女中尉。

「嗯哼……不說了。老公~~嗯……好~~給你香一個,姆啊~~嗯哼……..我……我也愛你~~」

親密道別的話音性感帶的挑弄,說得斷斷續續,此時的女少校已經全身只剩一條內褲蔽掩那女人最美妙的秘境。

「惠玲……學妹,不要啦……要……要放假了……現……現在不要……….我們等收假後……再……再來……嗯哼~~」

女少校委婉地拒絕著這位叫惠玲的女中尉,可惠玲卻一點也沒停止的意味,手指從後頭順著背脊慢慢地滑進了肥滿彈手的翹臀,渴望的雙唇湊在女少校耳邊輕訴。

「佳瑤學姊……誰叫你的肉體充滿了成熟性感,你的小孩都上了小學……這裡……你看……輕輕一掐都還有白白色色的乳汁出來……嘖嘖……好香喔……..在外面的『男』朋友沒一個比的上你……學姊……人家忍不到收假,我要…….就像昨天那樣~~還有當初在學校那樣給我……」

惠玲從後面熊抱換成了相擁的姿勢,領著佳瑤做到自己床上,一向精明英颯的眼神多了幾分性感,深深地看著佳瑤。

「學妹……」佳瑤想起昨天和在軍校裡的荒唐,臉上莫名的一紅,但隨即覺得不該:「我要回家了……要給他驚喜……也要……不能再像以前那樣……」

「學姐……我知道……不會讓你太累……只要你願意,我……我會主動………拜託……」

惠玲沒有再多說,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落到地上,雙手將佳瑤抱住,推倒在床上,高挑修長的雙腿強勢的將佳瑤的雙腿分開到兩側,那動感的細腰輕輕擺動,讓火熱的肌膚磨蹭著佳瑤大腿內側。

佳瑤也不是不願意,因為女人比男人更瞭解女人,所以比起和丈夫的歡愉,那種充滿女人才有的獨特溫存,讓她難割捨;也因為如此,才會和這個各項條件堪比民間頂級模特兒的學妹有著數不清的糾葛。

惠玲以行動代替言語,熱情地親吻著佳瑤脖頸,這裡是佳瑤的性感帶之一,雙手不再著重三點上撫摸。一手撫頰,手指撥弄著佳瑤柔軟的雙唇,另一手愛撫著生過小孩,卻絲毫不留痕跡的纖腰,手指在那滑而不膩的肌膚游移,從腰間到背腰,手指輕壓腎俞穴道,搓揉了一陣後,又滑到那不帶一絲污穢的肚臍上用指尖輕點。

佳瑤此時也不再反對,任由惠玲在自己身上放肆,那輕緩的溫柔讓她十分受用,就像被按摩般,全身的毛細孔徹底地放鬆,那一吻一摸,都將她的性感慢慢加溫。

「學姊……你好美……」

「不,我哪有惠玲你那麼好身材,模特兒的身高,漂亮的臉蛋,纖腰翹臀,還有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美腿,你不記得之前你剛到部隊時穿裙子的樣子,讓多少弟兄在集合場上翹屁股去掩飾他們的反應。」

對於學妹的讚賞,佳瑤並不以為然,反稱讚起這位各項條件都超優的學妹。

「哪有~~人家胸部沒有D-cup,長相又沒學姐甜美,哪比得上當初在學校蟬聯校花四連霸,還上莒光節目主持的學姊!你看~~這哪像生過小孩的身材,還有啊~~蘇~~這麼香的奶水,嘖嘖~~好吃!」

惠玲一邊比較著彼此的身材,一邊開始向三點攻擊。

「學妹……嗯…….比例恰到好處的C奶,比我這沉重的胸部還要來得迷人,要……要不是我老公不給我打退乳針……我哪會還有奶水……嗯……嗯………不要那樣……嗯哼~~不行……會……會叫出來的……」

由於體質特殊,再加上老公的要求,佳瑤儘管小孩已經上了小學,但奶水在吸吮擠弄下,仍會從那鮮美的奶頭上流出。漸入佳境的佳瑤,在惠玲的攻擊下,身體溫熱的透露出性感,氣息吸吐間透露出成熟風韻。

惠玲從肉體的反應回饋得知,這位嫵媚的人妻軍官已經動情,口上不停地在那乳頭上又吸又舔,雙手從豐滿的胸部往下滑,把那礙事的內褲褪至地上,自己也將身子火熱的貼上,水蛇般的細腰緊挨著恥骨磨蹭,她可以感受到那性感的叢林迅速地濕潤起來,想到即將到來的美妙,下體也是一團火熱。

「好啊!學妹,嗯嗯……還……還弄我……啊……我……我也要反擊了………..咦?你的胸部最近似乎又長大囉……這胸部哪有比我小到哪去……」

佳瑤這時不再任憑惠玲一再挑弄,雙手握上那對彈手的嫩乳,同樣淫穢地撩「啊哈嗯~~學姊……呵嗯……我受不了了……我……我要……」

攻受反轉,佳瑤此時反將惠玲雙腿分開,成熟的雙唇吻上惠玲,兩舌交纏。

「嘖……嘖……」濕潤的唾液在口內攪動,發出了猥褻的聲音,雙乳膠纏在一起,在肉體的交疊下,如麵團般被壓扁,淡淡情慾的血絲從那乳峰白嫩的肌膚上露出,如果這令人情慾高漲景像被任誰瞧見,都不可能善了。

四唇難捨,從那牽絲的汁液及嘴角流露的淫唾,把女性的渴望展露無遺。兩女又換了個姿勢,那猥褻的下體不知羞恥地在兩人面前引誘,佳瑤茂密的陰毛剛剛下體的磨蹭下濕淋一片,淫蕩地沾黏在腹部;而惠玲卻顯稀疏,陰毛上那幾滴晶瑩的淫露,在光線的照射下七彩燦爛,比之佳瑤,有過之而無不及。

「學姊……啊……吮蘇……嗯啊……好……好舒服……嗯啊……」

「蘇蘇……好多水……嘖……惠玲……你好色……今天流那麼多……」

「嗯啊……學……學姐……你……嗯……你也流不少……你聽……」

惠玲不甘示弱地用手指探進佳瑤肉穴,濕濡的陰道在手指攪弄,發出「滋嚕滋嚕」的淫蕩聲音。

「啊……啊……惠……玲……不要那樣弄……啊……那樣我……會叫得……外……外面會聽到……啊啊……不行……」

「放心吧,學姊,部隊裡那些弟兄走得很快,樓下連長室也在莒光課前就回家了。而且這裡是四樓,樓梯間又有鐵門,高而且獨立,沒關係的……啊啊……學……學姊你……呀……啊啊……」

佳瑤不甘示弱,這副青春肉體她比誰都熟悉,修長的手指迅速地在那緊窒的陰道裡找到G點,緩頂快顫,強烈的刺激讓惠玲淫蕩地呻吟。

「啊啊……學姊……啊……不……不行……哈啊啊……好舒服……我……啊啊……」

「惠……玲……啊啊……你……你也……不要……這樣弄……啊啊……」

兩女的默契讓彼此加快了速度,佳瑤邊用手指在陰道抽動刺激著G點,邊用嘴唇吸吮著惠玲淫濡的陰唇;惠玲手指也不斷地抽動並帶出情慾的淫液,並用香唇貝齒挑逗著佳瑤那勃發的陰蒂,性感隨著動作極速加溫,快感隨著浪叫堆疊,在那瞬間飆高八度的浪淫聲中,兩人達到了情慾的巔峰。

「啊……學……學姐……啊啊……這樣……啊……我……我要……啊啊……啊……」

「啊啊……惠……惠玲……嗯嗯……我……我也要……啊啊啊……」

兩女癱軟的躺在床上,互相看著彼此狼狽又淫蕩的模樣,佳瑤那成熟中帶著甜美的臉蛋紅通通的,靈媚的雙眼溢滿浪蕩的春水;惠玲刀削玉琢般的俏臉上布滿情慾的潮紅,絲毫沒有平常面對部隊的冰冷。

良久,兩女做了些梳理,看看時間也近七點,紛紛換裝。

「慘了,壞掉了,這下怎麼穿回去啊?」

惠玲聽到學姊的慘叫,眼光看向佳瑤的手,只看到那半罩式的Bra在剛剛的激情中被弄得變了型,雖然仍能穿上,但那感覺絕對不會很舒服。

惠玲吐了吐舌頭,抱歉的說:「學姊,對不起!這絕對是個意外。反正學姊身材那麼好,也沒要去其它地方,乾脆就別穿了。」道完歉的她隨即又說了鬼點子。

「也只能這樣子了。還好車子就在樓下,在你去車站後我就直接回家,豆腐要吃也只是給我老公吃,嗯~~不知道我老公看到我沒穿會有什麼反應?」

想著老公可能會……佳瑤心底冒起一陣異樣的興奮。

佳瑤穿的是一套紅色綁脖性感低胸雪紡紗的連身洋裝,沒了胸罩的遮掩,豐滿雄偉、白皙水嫩的雙峰從低領開口處形成了一條情色意味濃厚的深邃乳溝,皎白細緻、滑不留手的美背在那微卷的頭髮下隱約可現,當佳瑤舉起手撩整自己的秀髮時,水嫩的乳峰從側邊不斷地散發誘人的氣息。姣好白皙的大腿穠纖合度,性感的裸露出來,搭上一雙高跟的果凍鞋,將她的小腿雕塑得更加修長,這身打扮讓她看起來有成熟女人的性感,又帶著淡淡的清純,說她已經36歲,有個上了小五的孩子,任誰也不相信。

「學姊,好正喔~~」惠玲讚歎的說。

惠玲則是一身紅色細肩帶小可愛,配上皮質熱褲,腳上穿著高統馬靴,穿著就如同在外人眼中的印象,美麗性感的冰山女強人。

由於惠玲這次放四天長假,要回高雄老家,佳瑤將惠玲載到客運站前下車,兩人互道再見後,便開往回家路途。

「嗶嗶!」佳瑤將車子停在了公寓附近,到家已經快十點了。

『兒子送到娘家,老公現在應該一個人在家看電視吧?』佳瑤這樣想著。

樓下的管理員老張還是拿著他那支警棍到處晃,沒坐在座位上。

進了電梯後佳瑤按了住所的樓層,隨著電梯數字層層攀升,離家越來越近。

佳瑤拿起梳子,刻意將分散的頭髮綁了個簡單的馬尾,讓原本被頭髮掩飾的深邃乳溝蹦露出來,白皙嫩滑的美背也展現出女人香的誘惑。

『老公一定會很興奮吧?如果告訴老公我裡面沒穿的話……』

看著自己胸前的雄偉深邃的乳溝因天熱滲出了些許細微的汗珠,讓那性感的乳溝更添幾分情色的淫蕩,在撐得高聳的胸前,稍微注意便會發現衣服上有著兩點色情的凸起,鏡中的自己是如此性感,佳瑤臉上泛起一陣紅暈。

結婚多年的她,正邁入人們常說的狼虎之年,不知是否當軍人長期與男性相處的關係,那控制性慾的男性賀爾蒙似乎不斷地分泌著,自己有著強烈的性慾,但是由於部隊的任務需求以及小孩子,讓她和丈夫平均一個月才能有一次獨處的時間,也因為這個原因,平時那無法宣洩的慾望就由同性間的虛鸞假鳳來得到滿足。

「叮咚!」電梯門開了,佳瑤收起梳子轉身要走出電梯,卻發現一個渾身酒氣的男人站在門正中央。

「咻~~」男子吹了一個輕佻的口哨,不規矩的眼神上下看了一回後就盯在佳瑤美好的胸部,赤裸著男性慾望讓佳瑤感覺受到侵犯不舒服。

「小姐,奶奶很大喔!」才這樣說完,就不規矩的伸出手要去捏那豐腴的雙峰。

佳瑤哪會讓那男子得逞,右手握上那只賤手俐落的來個返腕,那男子「碰」的一聲就摔在電梯裡,讓電梯晃了幾晃。

「先生,不要以為每個女人都可以這樣讓你亂來。」

儘管對於自己肉體上的渴望,同性間性的嗜好,讓她也常常覺得自己淫蕩,但不代表她是人盡可夫的淫蕩,在道德的界線下,佳瑤倒是嚴守底線,對於想對她想入非非的色狼,她都毫不猶豫的給予嚴懲。

「幹恁娘操機掰,破麻裝清純,沒穿內衣又穿成這樣,是會正經到哪去!」

儘管被壓制在地上,但喝醉酒的人天下無敵,男子的粗言穢語讓佳瑤十分厭惡,也不客氣的回道:「先生,女人喜歡穿這樣不代表可以隨便,下次再有這種事情發生,我一定把你送去警局。」

「幹!賣個讓恁爸遇到,不然不把我幹的粗飽恁爸就跟你姓!」

佳瑤說完就不理男子叫囂,大步走出電梯。

當被醉漢弄糟情緒的佳瑤看到公寓裡頭情景,心情更是降到谷底。

門口兩雙凌亂的男女鞋,歪斜的沙發,還有不屬於自己的女性衣物散落在通往臥室的地上。

此情此景,佳瑤已經懷疑起丈夫對自己的堅貞,當一陣令人臉紅的呻吟聲隱約傳出時,那懷疑的念頭幾乎成了肯定:自己最愛的老公外遇了!

這突來的打擊讓佳瑤呆站在門口,她不知道自己該逃出門外,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還是直闖臥室,去承受足以讓她崩潰的畫面。

佳瑤站了好一陣子,最後骨子底軍人那股勇往直前的氣魄讓她咬起銀牙,鞋也不脫的往臥室走去。

或許是認為在也不會有人進屋子,也或許是這對偷情的男女太過急色,臥室的門並沒有關牢,半開著的空間足以讓佳瑤看到裡面那傷心的畫面。

一個年紀很輕,大概是剛入社會沒多久的小妹妹,赤裸著全身,像小狗一般的跪在那曾經是自己與丈夫纏綿多年的床上,丈夫雙手捧著年輕女子的臀部賣力地扭動著腰,兩人肉體「啪!啪!」發出淫蕩的交媾聲,而那女子淫穢的浪語也不斷地傳入佳瑤耳中。

「啊……好爽……課長的大雞雞……啊……肏得小妹妹好爽……啊啊……課長……再深一點……好爽啊……我要……啊啊……要洩了……啊啊啊……」

「喔……夾得好緊……喔……爽死我了,年輕的肉穴果然還是比較爽……」

佳瑤聽到這嬌軀氣的發顫,此時在也忍不住的將門大力地推開,歇斯底里的吼道:「張財德!你在幹什麼!!」

正在最緊要關頭的兩人被這突來的叫聲嚇到,尤其是佳瑤的丈夫,看到認為在部隊留守的老婆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看到自己這身模樣,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突然間感到肉棒被夾緊,匆忙地將身子退出,可一時精關一鬆,一道白濁的精液劃過了尷尬的空間。

佳瑤不再多說什麼,從她顫抖的身體已經表達了一切,帶著憤怒、傷心和失望等等複雜的情緒緩慢地走向老公,「啪!」的一脆響,在丈夫臉上留下了鮮紅的巴掌印。

她看了看床頭那張放大的婚紗照,老公是那麼的英俊,自己是那麼的幸福。看著相片中自己幸福的笑容,心中就更痛,她顫抖著雙唇向丈夫說:「我們離婚吧!」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出門外。

「小姐,這很烈的,小心醉。」酒保在遞酒時好心的提醒,儘管夜店充滿了火熱奔放的熱情,震耳喧囂的舞曲不停的顫動每一個人的心,但佳瑤的感情沒有了溫度,破碎的心無法顫動,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丈夫背叛的影子。

她那麼愛丈夫,愛的是那麼的深,為了他,拒絕了多少入豪門的機會,去當個部隊的副主官;為了他,自己的身段完全的放下,盡力的去扮演了完美女人,做著男人口中最愛的「三婦」;為了他,她沒打退乳針,就為了他那特殊的喜好。

曾經是那麼甜蜜的生活,就在今天變調了,佳瑤並不算個堅強的人,或者說,在感情上,她並無法像對待其他事般理性、堅毅。傷心大過了一切的情緒,她點的是不加水的威士卡,這時候的她,多麼的希望自己能醉一場,然後在醒來時,老公就在身旁對自己說:「瑤瑤好老婆,怎麼了?你做了場惡夢了嗎?」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傷心之餘,手上的威士卡一乾而盡,儘管身為軍人的她,對酒並不陌生,但一飲而盡下,仍忍不住的咳了幾聲。

「小姐,能請你喝杯酒嗎?」夜店充滿的是那獸性慾望的男性,沒多久就有男子去跟這位性感貌美的佳瑤搭訕。

「走開!」對於這種醜陋的男人,佳瑤很果絕的回絕了。

這男子盯了佳瑤很久,看她一口氣將威士卡喝完,心中暗喜,想搭訕灌酒,然後將這美女姦淫在跨下。被拒絕的男子並不死心,更是無恥大膽的要去搭上佳瑤的肩。

「啪!」佳瑤一手拍掉伸往自己的髒手,冷冷的說:「滾!」

被拍掉手的男子臉上面子掛不住,惱羞成怒的說:「靠!裝啥憂鬱,馬的,我今天就是要你喝了這杯。」說不過反過來用強的逼迫佳瑤。

佳瑤也被這無賴的舉動給激怒,正要發作的時候,一個男子擋在面前,說:「先生,請你不要再胡鬧,要不然我就要叫人過來處裡了。」

剛才的舉動已經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男子眼見沒搞頭,也只能悻悻然的離去。

「謝謝!」佳瑤禮貌性的答謝這位出來幫忙的男子。

「要謝的話,就請我一杯酒。」見義勇為的男子轉過了身,藉著討酒的方式也趁機搭訕,但當男子看到佳瑤的臉蛋時,卻驚了一下。

「副……副庫長好!」

這男子叫陳彥廷,看到長官的他,立刻立正敬禮,一副惶恐的樣子。他萬萬也沒想到,剛看到一個背影身材極佳的女子被人騷擾,情節猶如電影般,原本心想可以來個英雄救美,來個美麗的邂遘,哪知道倒楣的遇到單位的長官,心中真是一陣不爽。不過話說回來,這副庫長平常在部隊中只穿醜醜的迷彩服就掩不住她的美麗,此刻一身性感低胸打扮,光是惹火的乳溝、勾魂的美腿兩處已經足以令男人慾火焚身,更遑論那集純潔、嫵媚、成熟於一身的臉蛋。看到如此模樣的長官,不由得癡了。

「原來是彥廷啊。已經放假了,私底下不用對我敬禮。」佳瑤看到是自己的弟兄,也是一陣驚訝。儘管心情傷痛,但面對部屬,她打起精神,招牌的微笑對這位弟兄說:「副庫今天就請你一杯好了,你要喝什麼就叫吧,等一下算我的。」

「謝謝副庫。」彥廷在答謝的同時,也自動的坐在了佳瑤身旁。

「副庫,你怎麼會來這?」彥廷主動先問了。

「怎麼,不能來嗎?」

「阿…呵呵……可以可以……」看見長官的的冷回應,彥廷不敢多問,只好沉默的喝了一口酒。

「你呢?」佳瑤提起精神反問,對於這位弟兄在部隊的印象還不錯,不過卻也不怎麼瞭解他,趁此機會,就當來個訪談吧。

「我和朋友過來這夜店喝喝酒、跳跳舞囉。」彥廷說。

「跟你女朋友?」

「今天我本來要和女朋友一起玩的,結果她告訴我,她今天要留在公司加班。」

「原來是這樣。你女朋友在哪工作?」

「晶映。」彥廷回答。

「晶映,是那家面板大廠嗎?我老公也在那裡上班耶!」佳瑤聽到這位部下的女友和老公同個公司,心中小驚了一下,但隨即想起那揪痛的場景,眉頭微微了一皺,這一切彥廷都看在了眼裡,臉上卻沒任何的表情,似是對於和女友同公司的上司老公沒有追問下去的意思,但這一切落入悲傷情緒的佳瑤卻沒注意到。

「喲!宅廷,你在這啊。哇靠!!馬的,他媽原來你都扮豬吃老虎,有這樣的正妹自己偷躲起來聊阿!」一個一頭金髮,臉上穿環無數,穿著垮衣垮褲男生走了過來,向彥廷打招呼。

「噓!別亂說,這位是我們部隊的長官。」彥廷一臉緊張的瞪了金法男子。

「喔~就是你說的那位……」

話還沒說完,彥廷就緊接著說:「是是是,沒錯,就是我說的那位領導有方,美貌與智慧兼具,又十分照顧我們的超好副庫長,有什麼屁事快說!」

那金髮男子看了看佳瑤,對彥廷瞟了一個饒有深意的眼神,隨後說:「喔,我要煙啦,他馬的那猴崽子把我整包煙拿去孝敬新釣的魔豆,手上沒煙,先跟你擋一根。」

此時,注意到這邊對話的佳瑤說話了:「咦!原來博士生也會抽煙阿,在營區可沒看你在吸煙區裡待過。」

彥廷瞪了瞪金髮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一包雪茄,說:「湮沒有啦,吸家到是有,要不要?」給的同時彥廷也順口叼了一根。

金髮男子不客氣的接過,拿出打火機自己點了火後,就要幫彥廷點,彥廷回過了頭看了看佳瑤。

「你抽吧,只要不是吸管制的毒品,我不會管那麼多的。」佳瑤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答案。

「阿捏的丟阿拉,長官,你很「耐思」喔。宅廷,你就安心抽吧!」說完,又給他個別有意味的挑眉,接著說:「你要不要回去,今天這攤魔豆超正點的,朋友一場,別說我不挺你,走吧!」

只見彥廷給了個為難的眼色,金髮男子才又說:「阿~!抱歉抱歉,有這麼正的長官在,那些魔豆的確不算什麼,那我不打擾你了,先走~~!」

「他馬的,你亂說什麼,再亂講話你試試看。」彥廷有點尷尬的給金髮男子踹了一腳,只聽金髮男子又烙下:「有異性,沒人性阿~~」說完後,就溜進了人群裡。

彥廷尷尬的笑著坐回位子上,帶著歉意的向佳瑤說:「副庫對不起,我那朋友就這樣愛亂說。」

佳瑤笑了笑說:「沒關係,挺有趣的人。」

一時間,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靜靜的拿著酒杯默默的喝著。

「七投阿八尻,三辣……喔~!喝!……海帶阿海帶,海帶阿海帶」遠方傳來陣陣划拳麼喝聲,彥廷回頭瞥了瞥,原來是他那攤朋友與一群身材高挑惹火的辣妹喊拳玩樂,他笑了一笑,又轉回了吧台。

「看他們玩的很愉快阿,而且女生又漂亮,怎麼?真的不過去嗎?」佳瑤也看到了那攤玩樂的情形,問了問彥廷。

彥廷將那快抽完的雪茄重重的吸了一口,眼皮輕閉,然後再緩緩吐出,神情中帶著一股令人無法忽略的複雜,佳瑤看了一愣。只聽彥廷轉過頭對著她笑說:「不用了,我想在這坐坐。」

「怎麼,難道你是想陪我?」這句話從身為長官的佳瑤口中說出是有些不妥,但或許是酒精下肚,佳瑤仍是笑著說出來,眼神還露出一點笑意,甚至是一點期待。

「是阿~我想多和我們全台最美麗的副庫長搏感情。」彥廷嘴上也開始有點不正經,輕鬆的回應著。

「哼~!拍馬屁,副庫我早就已經人老珠黃沒人要了,哪有什麼好陪的。」佳瑤或許喝多了,臉上開始出現了紅暈,面對部下口中越說越輕鬆,身份不妥說出,帶著撒嬌語氣想聽稱讚的話,此刻也都順口說出。

「哪會,副庫長天生麗質,就算在軍中沒什麼保養,現在看起來還是跟剛出社會的小女生沒兩樣,一樣那麼的正,那麼的令人渴望。」彥廷滔滔不絕的稱讚著,說得佳瑤滿臉笑意,歡喜無限。

「喔~那你呢?」這話一出口,佳瑤登時覺得不妥,就算再怎麼放鬆,就算彼此不是長官部屬,就算忽略彼此相差快十歲的年紀,依她的個性,都不該對這交情不深的人說出口,剛剛那句話的語氣以及神情都露出了不小的曖昧氣味,她從未在老公以外的男性表露出這一面,但話已說了出口,再也收不回了。

彥廷也對佳瑤的回應給弄失了神,那帶著嫵媚撩人、風情萬種的挑逗眼神,由那性感火熱誘人的紅唇說出如蜜糖般膩人的話語,以及不經意的撥發甩頭,不僅撩起了他底處那把無名火,也勾走了他的魂魄。

彥廷楞了一會兒,正當佳瑤想說出補救的話時,彥廷突然回神,說:「我當然也很渴望。」

這下換佳瑤愣住了,有點嚇到和失措的看著彥廷,兩人就這樣如電影停格一般,四目凝視了近一分鐘。

「哦……啊……副庫,我抽根煙不介意吧。」彥廷率先說出了話題轉移了彼此那濃厚詭異的氛圍。

「喔…嗯……沒關係,你抽吧。」佳瑤含糊的回應,她也轉回吧台,拿起杯子慣了一口大大的烈酒,想藉此呀呀那一時間亂跳的思緒。

不行!不能亂想!我是有小孩的,我是有老公的!可一想到這,佳瑤的思緒又沉入了悲傷的泥沼。

震耳欲聾的電音舞曲隆隆響著,空氣飄來一股濃而香的雪茄味,佳瑤雖然不喜歡煙味,但對雪茄卻不排斥,甚至是喜歡,那是一個很深很深的原因,是一個足以令她再陷入另一個無底泥沼的原因。

就當佳瑤快被負面情緒沒頂,耳中傳來彥廷的聲音:「副庫長,你很悲傷,可以說說嗎?我願意聽,一起和你分擔這份悲傷。」

佳瑤轉頭看像彥廷,她嘴上想防禦性的說:「你懂什麼,一個剛從學校畢業,有著幸福感情的二十幾歲小毛頭,懂個什麼東西,能分擔什麼!」但看到彥廷那深邃的眼神,卻又說不出口,整個情緒鯁在了喉嚨,眼神透露出無限的悲傷與無助。

「我是個小毛頭,沒有遇到什麼挫折,但是我知道,情緒不舒發,累積到一定會讓自己崩潰。」彥廷此刻說得話是那麼的真誠,那麼的認真。

這句話就猶如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佳瑤的情緒如大壩潰堤,情緒如海嘯般宣洩而出,拉里拉雜的訴說著,甜蜜、悲傷、酸澀、苦痛、丈夫、孩子,甚至是前男友,一股腦兒的從佳瑤口中一一道出。

烈酒不知道喝了多少,在不斷傳來喜愛的濃郁雪茄味道中,佳瑤像是遇見了最知心的朋友,將所有的事情向這位和自己相差七歲的部下話說從頭;而彥廷也和她同仇敵愾,一起笑,一起罵,悲傷時輕拍她的美背,痛哭時遞過一張張衛生紙。

最後又一次說到丈夫的外遇,只聽佳瑤說:「我是那麼的愛他,為他努力扮演的賢妻的角色,滿足他身為男人的威嚴,為他犧牲自己的喜好,甚至為他的怪癖好,定期吃藥,這些我都沒有抱怨過。我那麼的為他,結果……」說著,又哭了起來。

「那……離婚吧!」彥廷說。

「可是……」儘管離開前,佳瑤對丈夫烙下了這樣的重話,但真要她簽下那張離婚協議書,心中卻又開始躊躇了起來。

「我看還是別離婚吧,不論如何,小孩子還是得要有個健全的家庭,對他的成長才會完整,況且……佳瑤姐你也還無法斷了這份感情。」在交談間,彥廷已經打蛇隨棍上,稱呼由副庫晉陞到了佳瑤姐,彼此間的感覺也在這樣的對話中更為親近。

「分手快樂,祝你快樂,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此時,也不知怎麼一回事,店裡放出梁靜茹分手快樂的電音版。

「佳瑤姐,走!我們跳舞去。」彥廷邀約著。

佳瑤看了看舞池,五光十射的燈光、震耳欲聾的音樂、搖首擺臀的舞者,散發著引誘的氣氛,在電音的重節拍下,佳瑤身體也似乎起了反應,身體突然有股渴望想瘋狂的跳上一場,她答應:「好。」

「嘿嘿,我終於可以看到佳瑤姐跳舞的「拙」樣了。」彥廷笑道。

佳瑤手指推了彥廷的腦袋說:

「少小看我,當初我可是軍中的SUPER DANCEING QUEEN,我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喔~那我倒要見識見識。」

被彥廷這麼一激,軍人的豪氣頓時昂起,佳瑤說了句「走著瞧!」,比彥廷先一步踏進了舞池,盡情的搖擺起來。

心,隨著扭動的身軀越跳越放縱;悲傷,隨著一次次的甩髮拋棄到遠處。佳瑤越跳越HIGH,隨著身心的放縱,她的思緒在這音樂舞蹈中,奔放到不知何處,她不知道自己跳了多久,她不知道身邊圍了多少舞伴,甚至她連身在何處都沒了印象,只知道不斷的舞動自己的身軀,將那骨子裡頭的激情散發,她嘴上開始吐出誘人的氣息,口中發出撩人的呼喊,這一切,都是為了發洩。

***  ***  ***

朦朧間,佳瑤漸漸意識到自己的身軀疲憊,她努力集中精神看看身在何處。

只見天花板上昏黃的燈光,佳瑤覺得身體傳來陣陣刺激,她低頭望下瞧,朦朧間,她看見一位赤裸上身的男人隔著自己的衣服撫摸著自己的雙峰,身上的男人似乎察覺到了自己的動靜,抬起了頭。

佳瑤努力的用那朦朧的視線看著男子的臉孔,那樣子似乎是是她那心愛的老公。

再看看地方,柔軟的圓形水床,以及環繞四面的大鏡子,這是一間情趣賓館。

「你醒啦。」聲音聽起來是那麼模糊

此刻面對丈夫,心情複雜萬分,她舉起無力的雙手,用力的想將他推開,口中吼著:「走開!別在我身上,你不是喜歡幼齒的嗎?去找你那小狐狸精去啊。」佳瑤賭氣的吼著。

朦朧間,只見老公將她緊緊的抱著,在她耳邊邊吹著氣,邊說:「我的親親好老婆,是我錯了,我最愛最愛的只有你,其他的賤女人我根本不會想去碰,你只是在作夢。好老婆,我最最愛你了。」

夢!或許吧!這可能真的是一場夢,不然自己怎麼可能在這,而老公又說著我心中最想聽的話語,可從他身上傳來的氣息、熱度,還有將那純熟的挑逗,耳朵的性感帶被弄得陣陣麻癢,一切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佳瑤想努力的將這情況釐清,但她腦中只感覺一陣混沌,難以再集中,加上丈夫又在將自己壓倒在床上,將頸後的細繩拉了開來,納嘴上含上了自己敏感的耳垂,邊吸邊說:「佳瑤佳瑤,你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佳餚,沒有人比的上你,我要永遠的獨享你這天下絕等的美味,我愛你,我要你!」

丈夫口上花花的說著那充滿佔有、侵略的情話,嘴上動作也激烈的吮著、吻著、舔著,可手上的動作卻出奇的輕柔,不像那大嘴那般急色的侵略,在解開系繩後立即攻佔自己豐滿傲人的柔軟雙峰,粗操有力的手指,只是在那脖頸肩膀上逡回,直到那靈巧的大嘴吻到了那如刀削般的玉肩時,雙手才緩慢的往下攀登上高聳的奶峰。

丈夫自認識至今,何曾如此對待過,但此刻每一吋的親吻,每一吋的愛撫,都切中自己那最渴望而總被忽略的肌膚,從口手中傳來的情慾,那麼的濃郁,那麼的深刻,不!佳瑤已無法思考,陣陣令她酥骨的痛快,讓她無法探究這樣不確實但卻又真切感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阿~!自己真那麼飢渴淫蕩嗎?在這樣簡單的愛撫下,佳瑤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已經開始分泌那色情的水水,才剛碰觸到自己的雙峰,連下體也還隔著那牛仔褲和裙子內褲,那麼快的分泌出渴望的淫液。佳瑤面對自己肉體的反應,感到害羞,但隨即她說服著自己:他是老公,我最愛的親親老公,就算在他面前在怎麼樣的淫蕩也是應該的。

身上的丈夫雙手抓在雙乳上搓揉,嘴上則去吸吮自己鮮嫩的乳頭,牙齒蹭磨著最敏感的嬌處,大嘴猛吸著豐滿的乳首,舌頭更在那乳峰頂上肆意打轉舔弄,弄得佳瑤胸前陣陣快感竄流,乳汁在那次次的挑弄下香艷淫糜的流出,老公並沒讓這些乳汁浪費,那不斷響起的「蘇滋蘇滋」聲,搞的佳瑤既興奮又害羞,下體如團火在那環繞盤燒,似乎陣陣流出的不是淫水,而是助長火勢的慾望之油。

佳瑤心中非常的渴望丈夫在往下走去,邊愛撫自己的雙峰,邊往下親吻到那火熾的蜜處,她希望丈夫脫下阻礙彼此的衣物,讓那火熱的男物侵入自己,她渴望著、她需要著,她扭動起情慾的肉體,口中開始發出充滿了欲求的嚶嚀。

以往只要當自己的肉體起了這樣的反應,丈夫肯定立馬上陣,提槍馳騁,可今天丈夫似乎要折磨她似的,竟然忍住性子,一手游移到小腹,停留在肚臍附近,一手持續愛撫著那柔軟的奶峰,大嘴往上親吻,回到自己那小巧敏感的耳垂上,呵氣挑逗的說:「我的佳瑤,你好淫蕩,你那色色的乳汁好美味,我好喜歡,你看,我這樣一捏又流出來了……」

說完的丈夫,由將自己流出的乳汁舔舐殆盡,那小腹上的手不斷的打圈愛撫,偶爾會隔著衣物游移到自己的下體蜜處,可又迅速的回到小腹上打轉,這樣的挑逗弄得佳瑤身子越發難受,雙手著急的將自己的衣物不斷的往下褪,直褪到膝蓋上,一雙纖纖玉手也去解著丈夫的褲頭,面對這樣的反應,丈夫樂的任由佳瑤動作,手上也越過那萋萋茂盛的黑森林,中指探進了那早已氾濫成災的陰戶。

「啊~~」中指探入所帶來的快感,讓佳瑤發出了快感的呻吟。

丈夫可不停歇,粗操的中指不斷的在裡頭翻攪,翻弄著那敏感層疊的縐褶,攪動著緊膣多汁的浪穴,一下一下挑弄著,漸漸的增加速度,漸漸的增加手指,一根、兩根、三根。

佳瑤讓丈夫如此的挑逗,下體陣陣酥骨的快感沿著脊椎上竄,每經過一寸,就讓自己發出愉悅的顫抖;每一次伸入,就讓自己叫出羞恥又快活的浪叫;每加一根手指,纖腰翹臀隨著手指的淫弄放浪的扭動著。

「啊啊……哼啊啊啊………」佳瑤連話都說不出,一聲從肉體深處發出的高潮浪叫,陰道快速的一收一縮,那淫慾的浪水汩汩流出,順著手掌滴下,濡濕了床鋪。

丈夫將那沾滿淫液的手移到佳瑤面前,得意的說:「好老婆,怎麼這麼快就洩了,那麼色情又淫蕩,你看,流了這麼多?」

明知是丈夫故意挑逗,但佳瑤仍從口中說著:「我要~嗯~快~不要讓人家等了~啊~~」一邊還用那修長的玉手隔著丈夫的內褲撫摸那隆隆鼓起、蓄勢已久的陽物。

「再等等吧,先舔舔我的手。」丈夫一臉淫笑的說。

這句話讓佳瑤十分窘迫,丈夫手上的濕淋是自己那淫蕩的汁水所造成,要舔自己的浪水,丈夫可從未這樣要求過,這樣羞恥的事,讓佳瑤看著那隻手發楞。

此時丈夫將自己的雙腿架分開來,隔著內褲磨蹭著自己的下體,內褲薄博的一層,佳瑤可以感受到後頭的火熱,陰瓣受到那樣的廝磨,沒多久又開始燃起了情慾的火焰。

為了心愛的老公,她願意滿足他一切的要求,再加上心底深處的渴望,佳瑤的羞恥並沒有讓她維持多久,她伸出那香艷的舌尖,帶著極為撩人的表情舔了那濕淋的手掌,隨即張開性感的雙唇,輕輕的吸吮著每一根手指,嬌媚的喘息,淫蕩的吸吮聲,佳瑤感受到丈夫下體的蓬勃,廝磨的力道越發的激情,佳瑤受到這樣的刺激,也越發賣力的「清理」著丈夫的手指。

「嘖~蘇~,老公,已經乾淨了。」說完,佳瑤將雙手環上丈夫的脖子,以一副蕩婦發浪模樣挑逗發嗲的說:「嗯阿~老公,快上我,我要,我要你用你的大弟弟,哼啊~」

拋卻所有羞恥的浪語,如同最飢渴的蕩婦一般,以及最後那一聲輕吟,包含了多少的渴望,多少的挑逗,任何男人聽到如此銷魂的要求,都斷難拒絕,更何況躺在身下的是一位慾火撩身、淫艷不可方物的美麗熟女。

身上的丈夫再也忍不住,迅速的將內褲丟到一旁,分開佳瑤的雙腿,一隻巨牛毫無阻礙的踩進了肥沃的美田里頭。

「啊啊啊~~~」佳瑤從靈魂深處發出了淫蕩撩人的呻吟,今天的丈夫更勝以往,佳瑤從未感受過如此粗大火熱、堅硬如鐵鑄般的大棒子,狠狠的將那緊膣淫嫩的浪穴撐到了極限,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和那未曾開拓過的花徑深處,讓佳瑤像被一處強烈的電流竄過,全身酥麻欲死的顫抖。

身上的丈夫用傳教士的體位,雙肘屈撐床面,一口含上那水嫩彈口的大奶,擺動著腰桿,不疾不徐一下下的抽送。

儘管丈夫動作不激烈,但那又粗又長,又大又硬的雞巴每一次的退出,都將自己淫濕的肉壁刮出陣陣浪水,每一次的深入,又猶如深入泥土的犁耙,將自己的縐褶狠狠的給翻了起來,刺激到了那最敏感的神經,每一次的抽插,又總將自己那最敏感、最不堪碰觸的花心G點,恰如其分的力道衝擊著,讓佳瑤全身又酥又麻,不斷的從口中蕩出淫浪的呻吟,那胸前的吸吮,左右往返,輕輕的舔弄嬌嫩的乳頭、重重的吸吮那受刺激而噴出的淫乳,來回的頻率緊密的配合著下體的律動,佳瑤只能用口表達出她此刻的歡愉。

「嗯……啊……老公…你今天…好粗……好大……啊啊……好深……」佳瑤的滿足而又淫蕩的讚歎,得到的是強烈的回饋,那粗大的肉棒不僅次次到底,還像螺絲起子栓釘般,打旋的轉入,要把佳瑤最嬌嫩,最淫蕩的快感給挖出來,口手更是勤奮的賣弄技巧,舔捏吮掐、吸拉嚙扭,下體嫩穴感受那溫柔卻又強烈不止的性感、上身雙乳承受著略帶粗暴卻更撩火的的蹂躪,佳瑤很快的便受不了這從未有過的強烈刺激,陣陣像被雷擊般的快感流竄全身,性慾徹底的被解放,口中飆出了那高八度的浪吟。

「啊啊啊……老公…瑤瑤要丟了……啊啊…幹的瑤瑤……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面對佳瑤那緊膣的浪穴緊縮,老公感到強烈的快感,猛力的深吸一口氣,想遏止這射精的衝動,不想這麼快就繳械在這尤物身上,他還想徹底的享受這美妙迷人的肉體,但那從佳瑤深處一股熱流浪液澆上緊憋龜頭的馬眼上時,那精關像是被旱雷重擊,任憑老公怎麼閉氣緊守,仍是守不住的噴抖了幾下,射出了一半的子彈。

佳瑤沉浸在那高潮的美妙中,或許是酒精的作用,也或許是失而復得的佔有感,今晚的感覺特別的強烈,還沒有猛烈的激愛,就已經忍不住的達到了高潮,她同時也感受到了老公那龜頭射精前的增粗以及噴出的灼燙精液,她感覺得出來丈夫似乎並還未到最徹底的噴發,接下來肯定還有另一波的激情,心想到這,佳瑤臉色泛出一絲羞恥和期待的潮紅。

那種身不從心感覺讓丈夫感到一絲莫名的屈辱,深深的吸了口氣,雙手將佳瑤的雙腿撐開成M型,那濕潤的陰戶看的清清楚楚,他抓住佳瑤那滑膩的腳踝,猛力的挺著腰桿,結實的肌肉、粗大的肉棒碰撞著佳瑤嬌嫩的大腿及蜜穴深處,發出淫穢的聲響,佳瑤被這波攻勢弄得嬌喘不停、呻吟連連。

在龜頭極度敏感的狀態下,丈夫也沒支撐多久,那灼熱火辣的白濁,就帶著一點不甘與憤恨,注射在佳瑤深處。承受了白濁愛液的佳瑤,雖然沒在次被推上高潮,可全身已感到酥軟無比,得到了性愛的滿足。

北部某山區部隊女官寢室裡,兩名女軍官正準備著放假,其中一名肩上一顆花的女官正脫著迷彩服上衣,隨著她柔軟不失修長的手指往下解,露出了把內衣撐得飽滿的胸前,隨手將迷彩上衣丟進了洗衣袋,雙手正要將迷彩汗衫脫去的那時,一陣鈴聲響起。

「喂!老公啊,有沒有想我啊?哼嗯~~今天人家臨時留守,沒辦法回去,對啊~~超討厭的~~人家也好想你喔……潘潘寶貝,媽媽今天要留在軍中,沒辦法回去,你今天到外婆家要乖喔……老公~~我也愛你~~」

用藍芽耳機的女少校正說著肉麻親密的話,顯然另外一位肩上兩槓的女官並不認為這位女少校今天真的要留守,聽到電話那頭隱約的惋惜聲時,輕輕的「噗嗤」了一聲。

說電話的女少校也是滿臉笑意地看著回應著女中尉,這位女少校換裝的動作可不因講電話而有所停止,當那迷彩汗衫離開她身體的時候,展現出來的是約莫有D罩杯大的美乳,那半罩的Bra把那白皙的奶子托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溝。

正當這位女少校雙手輕解著迷彩褲時,一隻秀氣修長的手指替她撥整了脫衣時弄零散的長髮,露出了性感的脖頸,另一隻手從後面穿過她腋下,「答」的一聲輕響,秀氣靈巧的手掌代替了落下的Bra,在那美好的大奶上輕撫。雙手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女中尉。

「嗯哼……不說了。老公~~嗯……好~~給你香一個,姆啊~~嗯哼……..我……我也愛你~~」

親密道別的話音性感帶的挑弄,說得斷斷續續,此時的女少校已經全身只剩一條內褲蔽掩那女人最美妙的秘境。

「惠玲……學妹,不要啦……要……要放假了……現……現在不要……….我們等收假後……再……再來……嗯哼~~」

女少校委婉地拒絕著這位叫惠玲的女中尉,可惠玲卻一點也沒停止的意味,手指從後頭順著背脊慢慢地滑進了肥滿彈手的翹臀,渴望的雙唇湊在女少校耳邊輕訴。

「佳瑤學姊……誰叫你的肉體充滿了成熟性感,你的小孩都上了小學……這裡……你看……輕輕一掐都還有白白色色的乳汁出來……嘖嘖……好香喔……..在外面的『男』朋友沒一個比的上你……學姊……人家忍不到收假,我要…….就像昨天那樣~~還有當初在學校那樣給我……」

惠玲從後面熊抱換成了相擁的姿勢,領著佳瑤做到自己床上,一向精明英颯的眼神多了幾分性感,深深地看著佳瑤。

「學妹……」佳瑤想起昨天和在軍校裡的荒唐,臉上莫名的一紅,但隨即覺得不該:「我要回家了……要給他驚喜……也要……不能再像以前那樣……」

「學姐……我知道……不會讓你太累……只要你願意,我……我會主動………拜託……」

惠玲沒有再多說,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落到地上,雙手將佳瑤抱住,推倒在床上,高挑修長的雙腿強勢的將佳瑤的雙腿分開到兩側,那動感的細腰輕輕擺動,讓火熱的肌膚磨蹭著佳瑤大腿內側。

佳瑤也不是不願意,因為女人比男人更瞭解女人,所以比起和丈夫的歡愉,那種充滿女人才有的獨特溫存,讓她難割捨;也因為如此,才會和這個各項條件堪比民間頂級模特兒的學妹有著數不清的糾葛。

惠玲以行動代替言語,熱情地親吻著佳瑤脖頸,這裡是佳瑤的性感帶之一,雙手不再著重三點上撫摸。一手撫頰,手指撥弄著佳瑤柔軟的雙唇,另一手愛撫著生過小孩,卻絲毫不留痕跡的纖腰,手指在那滑而不膩的肌膚游移,從腰間到背腰,手指輕壓腎俞穴道,搓揉了一陣後,又滑到那不帶一絲污穢的肚臍上用指尖輕點。

佳瑤此時也不再反對,任由惠玲在自己身上放肆,那輕緩的溫柔讓她十分受用,就像被按摩般,全身的毛細孔徹底地放鬆,那一吻一摸,都將她的性感慢慢加溫。

「學姊……你好美……」

「不,我哪有惠玲你那麼好身材,模特兒的身高,漂亮的臉蛋,纖腰翹臀,還有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美腿,你不記得之前你剛到部隊時穿裙子的樣子,讓多少弟兄在集合場上翹屁股去掩飾他們的反應。」

對於學妹的讚賞,佳瑤並不以為然,反稱讚起這位各項條件都超優的學妹。

「哪有~~人家胸部沒有D-cup,長相又沒學姐甜美,哪比得上當初在學校蟬聯校花四連霸,還上莒光節目主持的學姊!你看~~這哪像生過小孩的身材,還有啊~~蘇~~這麼香的奶水,嘖嘖~~好吃!」

惠玲一邊比較著彼此的身材,一邊開始向三點攻擊。

「學妹……嗯…….比例恰到好處的C奶,比我這沉重的胸部還要來得迷人,要……要不是我老公不給我打退乳針……我哪會還有奶水……嗯……嗯………不要那樣……嗯哼~~不行……會……會叫出來的……」

由於體質特殊,再加上老公的要求,佳瑤儘管小孩已經上了小學,但奶水在吸吮擠弄下,仍會從那鮮美的奶頭上流出。漸入佳境的佳瑤,在惠玲的攻擊下,身體溫熱的透露出性感,氣息吸吐間透露出成熟風韻。

惠玲從肉體的反應回饋得知,這位嫵媚的人妻軍官已經動情,口上不停地在那乳頭上又吸又舔,雙手從豐滿的胸部往下滑,把那礙事的內褲褪至地上,自己也將身子火熱的貼上,水蛇般的細腰緊挨著恥骨磨蹭,她可以感受到那性感的叢林迅速地濕潤起來,想到即將到來的美妙,下體也是一團火熱。

「好啊!學妹,嗯嗯……還……還弄我……啊……我……我也要反擊了………..咦?你的胸部最近似乎又長大囉……這胸部哪有比我小到哪去……」

佳瑤這時不再任憑惠玲一再挑弄,雙手握上那對彈手的嫩乳,同樣淫穢地撩「啊哈嗯~~學姊……呵嗯……我受不了了……我……我要……」

攻受反轉,佳瑤此時反將惠玲雙腿分開,成熟的雙唇吻上惠玲,兩舌交纏。

「嘖……嘖……」濕潤的唾液在口內攪動,發出了猥褻的聲音,雙乳膠纏在一起,在肉體的交疊下,如麵團般被壓扁,淡淡情慾的血絲從那乳峰白嫩的肌膚上露出,如果這令人情慾高漲景像被任誰瞧見,都不可能善了。

四唇難捨,從那牽絲的汁液及嘴角流露的淫唾,把女性的渴望展露無遺。兩女又換了個姿勢,那猥褻的下體不知羞恥地在兩人面前引誘,佳瑤茂密的陰毛剛剛下體的磨蹭下濕淋一片,淫蕩地沾黏在腹部;而惠玲卻顯稀疏,陰毛上那幾滴晶瑩的淫露,在光線的照射下七彩燦爛,比之佳瑤,有過之而無不及。

「學姊……啊……吮蘇……嗯啊……好……好舒服……嗯啊……」

「蘇蘇……好多水……嘖……惠玲……你好色……今天流那麼多……」

「嗯啊……學……學姐……你……嗯……你也流不少……你聽……」

惠玲不甘示弱地用手指探進佳瑤肉穴,濕濡的陰道在手指攪弄,發出「滋嚕滋嚕」的淫蕩聲音。

「啊……啊……惠……玲……不要那樣弄……啊……那樣我……會叫得……外……外面會聽到……啊啊……不行……」

「放心吧,學姊,部隊裡那些弟兄走得很快,樓下連長室也在莒光課前就回家了。而且這裡是四樓,樓梯間又有鐵門,高而且獨立,沒關係的……啊啊……學……學姊你……呀……啊啊……」

佳瑤不甘示弱,這副青春肉體她比誰都熟悉,修長的手指迅速地在那緊窒的陰道裡找到G點,緩頂快顫,強烈的刺激讓惠玲淫蕩地呻吟。

「啊啊……學姊……啊……不……不行……哈啊啊……好舒服……我……啊啊……」

「惠……玲……啊啊……你……你也……不要……這樣弄……啊啊……」

兩女的默契讓彼此加快了速度,佳瑤邊用手指在陰道抽動刺激著G點,邊用嘴唇吸吮著惠玲淫濡的陰唇;惠玲手指也不斷地抽動並帶出情慾的淫液,並用香唇貝齒挑逗著佳瑤那勃發的陰蒂,性感隨著動作極速加溫,快感隨著浪叫堆疊,在那瞬間飆高八度的浪淫聲中,兩人達到了情慾的巔峰。

「啊……學……學姐……啊啊……這樣……啊……我……我要……啊啊……啊……」

「啊啊……惠……惠玲……嗯嗯……我……我也要……啊啊啊……」

兩女癱軟的躺在床上,互相看著彼此狼狽又淫蕩的模樣,佳瑤那成熟中帶著甜美的臉蛋紅通通的,靈媚的雙眼溢滿浪蕩的春水;惠玲刀削玉琢般的俏臉上布滿情慾的潮紅,絲毫沒有平常面對部隊的冰冷。

良久,兩女做了些梳理,看看時間也近七點,紛紛換裝。

「慘了,壞掉了,這下怎麼穿回去啊?」

惠玲聽到學姊的慘叫,眼光看向佳瑤的手,只看到那半罩式的Bra在剛剛的激情中被弄得變了型,雖然仍能穿上,但那感覺絕對不會很舒服。

惠玲吐了吐舌頭,抱歉的說:「學姊,對不起!這絕對是個意外。反正學姊身材那麼好,也沒要去其它地方,乾脆就別穿了。」道完歉的她隨即又說了鬼點子。

「也只能這樣子了。還好車子就在樓下,在你去車站後我就直接回家,豆腐要吃也只是給我老公吃,嗯~~不知道我老公看到我沒穿會有什麼反應?」

想著老公可能會……佳瑤心底冒起一陣異樣的興奮。

佳瑤穿的是一套紅色綁脖性感低胸雪紡紗的連身洋裝,沒了胸罩的遮掩,豐滿雄偉、白皙水嫩的雙峰從低領開口處形成了一條情色意味濃厚的深邃乳溝,皎白細緻、滑不留手的美背在那微卷的頭髮下隱約可現,當佳瑤舉起手撩整自己的秀髮時,水嫩的乳峰從側邊不斷地散發誘人的氣息。姣好白皙的大腿穠纖合度,性感的裸露出來,搭上一雙高跟的果凍鞋,將她的小腿雕塑得更加修長,這身打扮讓她看起來有成熟女人的性感,又帶著淡淡的清純,說她已經36歲,有個上了小五的孩子,任誰也不相信。

「學姊,好正喔~~」惠玲讚歎的說。

惠玲則是一身紅色細肩帶小可愛,配上皮質熱褲,腳上穿著高統馬靴,穿著就如同在外人眼中的印象,美麗性感的冰山女強人。

由於惠玲這次放四天長假,要回高雄老家,佳瑤將惠玲載到客運站前下車,兩人互道再見後,便開往回家路途。

「嗶嗶!」佳瑤將車子停在了公寓附近,到家已經快十點了。

『兒子送到娘家,老公現在應該一個人在家看電視吧?』佳瑤這樣想著。

樓下的管理員老張還是拿著他那支警棍到處晃,沒坐在座位上。

進了電梯後佳瑤按了住所的樓層,隨著電梯數字層層攀升,離家越來越近。

佳瑤拿起梳子,刻意將分散的頭髮綁了個簡單的馬尾,讓原本被頭髮掩飾的深邃乳溝蹦露出來,白皙嫩滑的美背也展現出女人香的誘惑。

『老公一定會很興奮吧?如果告訴老公我裡面沒穿的話……』

看著自己胸前的雄偉深邃的乳溝因天熱滲出了些許細微的汗珠,讓那性感的乳溝更添幾分情色的淫蕩,在撐得高聳的胸前,稍微注意便會發現衣服上有著兩點色情的凸起,鏡中的自己是如此性感,佳瑤臉上泛起一陣紅暈。

結婚多年的她,正邁入人們常說的狼虎之年,不知是否當軍人長期與男性相處的關係,那控制性慾的男性賀爾蒙似乎不斷地分泌著,自己有著強烈的性慾,但是由於部隊的任務需求以及小孩子,讓她和丈夫平均一個月才能有一次獨處的時間,也因為這個原因,平時那無法宣洩的慾望就由同性間的虛鸞假鳳來得到滿足。

「叮咚!」電梯門開了,佳瑤收起梳子轉身要走出電梯,卻發現一個渾身酒氣的男人站在門正中央。

「咻~~」男子吹了一個輕佻的口哨,不規矩的眼神上下看了一回後就盯在佳瑤美好的胸部,赤裸著男性慾望讓佳瑤感覺受到侵犯不舒服。

「小姐,奶奶很大喔!」才這樣說完,就不規矩的伸出手要去捏那豐腴的雙峰。

佳瑤哪會讓那男子得逞,右手握上那只賤手俐落的來個返腕,那男子「碰」的一聲就摔在電梯裡,讓電梯晃了幾晃。

「先生,不要以為每個女人都可以這樣讓你亂來。」

儘管對於自己肉體上的渴望,同性間性的嗜好,讓她也常常覺得自己淫蕩,但不代表她是人盡可夫的淫蕩,在道德的界線下,佳瑤倒是嚴守底線,對於想對她想入非非的色狼,她都毫不猶豫的給予嚴懲。

「幹恁娘操機掰,破麻裝清純,沒穿內衣又穿成這樣,是會正經到哪去!」

儘管被壓制在地上,但喝醉酒的人天下無敵,男子的粗言穢語讓佳瑤十分厭惡,也不客氣的回道:「先生,女人喜歡穿這樣不代表可以隨便,下次再有這種事情發生,我一定把你送去警局。」

「幹!賣個讓恁爸遇到,不然不把我幹的粗飽恁爸就跟你姓!」

佳瑤說完就不理男子叫囂,大步走出電梯。

當被醉漢弄糟情緒的佳瑤看到公寓裡頭情景,心情更是降到谷底。

門口兩雙凌亂的男女鞋,歪斜的沙發,還有不屬於自己的女性衣物散落在通往臥室的地上。

此情此景,佳瑤已經懷疑起丈夫對自己的堅貞,當一陣令人臉紅的呻吟聲隱約傳出時,那懷疑的念頭幾乎成了肯定:自己最愛的老公外遇了!

這突來的打擊讓佳瑤呆站在門口,她不知道自己該逃出門外,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還是直闖臥室,去承受足以讓她崩潰的畫面。

佳瑤站了好一陣子,最後骨子底軍人那股勇往直前的氣魄讓她咬起銀牙,鞋也不脫的往臥室走去。

或許是認為在也不會有人進屋子,也或許是這對偷情的男女太過急色,臥室的門並沒有關牢,半開著的空間足以讓佳瑤看到裡面那傷心的畫面。

一個年紀很輕,大概是剛入社會沒多久的小妹妹,赤裸著全身,像小狗一般的跪在那曾經是自己與丈夫纏綿多年的床上,丈夫雙手捧著年輕女子的臀部賣力地扭動著腰,兩人肉體「啪!啪!」發出淫蕩的交媾聲,而那女子淫穢的浪語也不斷地傳入佳瑤耳中。

「啊……好爽……課長的大雞雞……啊……肏得小妹妹好爽……啊啊……課長……再深一點……好爽啊……我要……啊啊……要洩了……啊啊啊……」

「喔……夾得好緊……喔……爽死我了,年輕的肉穴果然還是比較爽……」

佳瑤聽到這嬌軀氣的發顫,此時在也忍不住的將門大力地推開,歇斯底里的吼道:「張財德!你在幹什麼!!」

正在最緊要關頭的兩人被這突來的叫聲嚇到,尤其是佳瑤的丈夫,看到認為在部隊留守的老婆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看到自己這身模樣,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突然間感到肉棒被夾緊,匆忙地將身子退出,可一時精關一鬆,一道白濁的精液劃過了尷尬的空間。

佳瑤不再多說什麼,從她顫抖的身體已經表達了一切,帶著憤怒、傷心和失望等等複雜的情緒緩慢地走向老公,「啪!」的一脆響,在丈夫臉上留下了鮮紅的巴掌印。

她看了看床頭那張放大的婚紗照,老公是那麼的英俊,自己是那麼的幸福。看著相片中自己幸福的笑容,心中就更痛,她顫抖著雙唇向丈夫說:「我們離婚吧!」說完,頭也不回的走出門外。

「小姐,這很烈的,小心醉。」酒保在遞酒時好心的提醒,儘管夜店充滿了火熱奔放的熱情,震耳喧囂的舞曲不停的顫動每一個人的心,但佳瑤的感情沒有了溫度,破碎的心無法顫動,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丈夫背叛的影子。

她那麼愛丈夫,愛的是那麼的深,為了他,拒絕了多少入豪門的機會,去當個部隊的副主官;為了他,自己的身段完全的放下,盡力的去扮演了完美女人,做著男人口中最愛的「三婦」;為了他,她沒打退乳針,就為了他那特殊的喜好。

曾經是那麼甜蜜的生活,就在今天變調了,佳瑤並不算個堅強的人,或者說,在感情上,她並無法像對待其他事般理性、堅毅。傷心大過了一切的情緒,她點的是不加水的威士卡,這時候的她,多麼的希望自己能醉一場,然後在醒來時,老公就在身旁對自己說:「瑤瑤好老婆,怎麼了?你做了場惡夢了嗎?」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傷心之餘,手上的威士卡一乾而盡,儘管身為軍人的她,對酒並不陌生,但一飲而盡下,仍忍不住的咳了幾聲。

「小姐,能請你喝杯酒嗎?」夜店充滿的是那獸性慾望的男性,沒多久就有男子去跟這位性感貌美的佳瑤搭訕。

「走開!」對於這種醜陋的男人,佳瑤很果絕的回絕了。

這男子盯了佳瑤很久,看她一口氣將威士卡喝完,心中暗喜,想搭訕灌酒,然後將這美女姦淫在跨下。被拒絕的男子並不死心,更是無恥大膽的要去搭上佳瑤的肩。

「啪!」佳瑤一手拍掉伸往自己的髒手,冷冷的說:「滾!」

被拍掉手的男子臉上面子掛不住,惱羞成怒的說:「靠!裝啥憂鬱,馬的,我今天就是要你喝了這杯。」說不過反過來用強的逼迫佳瑤。

佳瑤也被這無賴的舉動給激怒,正要發作的時候,一個男子擋在面前,說:「先生,請你不要再胡鬧,要不然我就要叫人過來處裡了。」

剛才的舉動已經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男子眼見沒搞頭,也只能悻悻然的離去。

「謝謝!」佳瑤禮貌性的答謝這位出來幫忙的男子。

「要謝的話,就請我一杯酒。」見義勇為的男子轉過了身,藉著討酒的方式也趁機搭訕,但當男子看到佳瑤的臉蛋時,卻驚了一下。

「副……副庫長好!」

這男子叫陳彥廷,看到長官的他,立刻立正敬禮,一副惶恐的樣子。他萬萬也沒想到,剛看到一個背影身材極佳的女子被人騷擾,情節猶如電影般,原本心想可以來個英雄救美,來個美麗的邂遘,哪知道倒楣的遇到單位的長官,心中真是一陣不爽。不過話說回來,這副庫長平常在部隊中只穿醜醜的迷彩服就掩不住她的美麗,此刻一身性感低胸打扮,光是惹火的乳溝、勾魂的美腿兩處已經足以令男人慾火焚身,更遑論那集純潔、嫵媚、成熟於一身的臉蛋。看到如此模樣的長官,不由得癡了。

「原來是彥廷啊。已經放假了,私底下不用對我敬禮。」佳瑤看到是自己的弟兄,也是一陣驚訝。儘管心情傷痛,但面對部屬,她打起精神,招牌的微笑對這位弟兄說:「副庫今天就請你一杯好了,你要喝什麼就叫吧,等一下算我的。」

「謝謝副庫。」彥廷在答謝的同時,也自動的坐在了佳瑤身旁。

「副庫,你怎麼會來這?」彥廷主動先問了。

「怎麼,不能來嗎?」

「阿…呵呵……可以可以……」看見長官的的冷回應,彥廷不敢多問,只好沉默的喝了一口酒。

「你呢?」佳瑤提起精神反問,對於這位弟兄在部隊的印象還不錯,不過卻也不怎麼瞭解他,趁此機會,就當來個訪談吧。

「我和朋友過來這夜店喝喝酒、跳跳舞囉。」彥廷說。

「跟你女朋友?」

「今天我本來要和女朋友一起玩的,結果她告訴我,她今天要留在公司加班。」

「原來是這樣。你女朋友在哪工作?」

「晶映。」彥廷回答。

「晶映,是那家面板大廠嗎?我老公也在那裡上班耶!」佳瑤聽到這位部下的女友和老公同個公司,心中小驚了一下,但隨即想起那揪痛的場景,眉頭微微了一皺,這一切彥廷都看在了眼裡,臉上卻沒任何的表情,似是對於和女友同公司的上司老公沒有追問下去的意思,但這一切落入悲傷情緒的佳瑤卻沒注意到。

「喲!宅廷,你在這啊。哇靠!!馬的,他媽原來你都扮豬吃老虎,有這樣的正妹自己偷躲起來聊阿!」一個一頭金髮,臉上穿環無數,穿著垮衣垮褲男生走了過來,向彥廷打招呼。

「噓!別亂說,這位是我們部隊的長官。」彥廷一臉緊張的瞪了金法男子。

「喔~就是你說的那位……」

話還沒說完,彥廷就緊接著說:「是是是,沒錯,就是我說的那位領導有方,美貌與智慧兼具,又十分照顧我們的超好副庫長,有什麼屁事快說!」

那金髮男子看了看佳瑤,對彥廷瞟了一個饒有深意的眼神,隨後說:「喔,我要煙啦,他馬的那猴崽子把我整包煙拿去孝敬新釣的魔豆,手上沒煙,先跟你擋一根。」

此時,注意到這邊對話的佳瑤說話了:「咦!原來博士生也會抽煙阿,在營區可沒看你在吸煙區裡待過。」

彥廷瞪了瞪金髮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一包雪茄,說:「湮沒有啦,吸家到是有,要不要?」給的同時彥廷也順口叼了一根。

金髮男子不客氣的接過,拿出打火機自己點了火後,就要幫彥廷點,彥廷回過了頭看了看佳瑤。

「你抽吧,只要不是吸管制的毒品,我不會管那麼多的。」佳瑤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答案。

「阿捏的丟阿拉,長官,你很「耐思」喔。宅廷,你就安心抽吧!」說完,又給他個別有意味的挑眉,接著說:「你要不要回去,今天這攤魔豆超正點的,朋友一場,別說我不挺你,走吧!」

只見彥廷給了個為難的眼色,金髮男子才又說:「阿~!抱歉抱歉,有這麼正的長官在,那些魔豆的確不算什麼,那我不打擾你了,先走~~!」

「他馬的,你亂說什麼,再亂講話你試試看。」彥廷有點尷尬的給金髮男子踹了一腳,只聽金髮男子又烙下:「有異性,沒人性阿~~」說完後,就溜進了人群裡。

彥廷尷尬的笑著坐回位子上,帶著歉意的向佳瑤說:「副庫對不起,我那朋友就這樣愛亂說。」

佳瑤笑了笑說:「沒關係,挺有趣的人。」

一時間,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靜靜的拿著酒杯默默的喝著。

「七投阿八尻,三辣……喔~!喝!……海帶阿海帶,海帶阿海帶」遠方傳來陣陣划拳麼喝聲,彥廷回頭瞥了瞥,原來是他那攤朋友與一群身材高挑惹火的辣妹喊拳玩樂,他笑了一笑,又轉回了吧台。

「看他們玩的很愉快阿,而且女生又漂亮,怎麼?真的不過去嗎?」佳瑤也看到了那攤玩樂的情形,問了問彥廷。

彥廷將那快抽完的雪茄重重的吸了一口,眼皮輕閉,然後再緩緩吐出,神情中帶著一股令人無法忽略的複雜,佳瑤看了一愣。只聽彥廷轉過頭對著她笑說:「不用了,我想在這坐坐。」

「怎麼,難道你是想陪我?」這句話從身為長官的佳瑤口中說出是有些不妥,但或許是酒精下肚,佳瑤仍是笑著說出來,眼神還露出一點笑意,甚至是一點期待。

「是阿~我想多和我們全台最美麗的副庫長搏感情。」彥廷嘴上也開始有點不正經,輕鬆的回應著。

「哼~!拍馬屁,副庫我早就已經人老珠黃沒人要了,哪有什麼好陪的。」佳瑤或許喝多了,臉上開始出現了紅暈,面對部下口中越說越輕鬆,身份不妥說出,帶著撒嬌語氣想聽稱讚的話,此刻也都順口說出。

「哪會,副庫長天生麗質,就算在軍中沒什麼保養,現在看起來還是跟剛出社會的小女生沒兩樣,一樣那麼的正,那麼的令人渴望。」彥廷滔滔不絕的稱讚著,說得佳瑤滿臉笑意,歡喜無限。

「喔~那你呢?」這話一出口,佳瑤登時覺得不妥,就算再怎麼放鬆,就算彼此不是長官部屬,就算忽略彼此相差快十歲的年紀,依她的個性,都不該對這交情不深的人說出口,剛剛那句話的語氣以及神情都露出了不小的曖昧氣味,她從未在老公以外的男性表露出這一面,但話已說了出口,再也收不回了。

彥廷也對佳瑤的回應給弄失了神,那帶著嫵媚撩人、風情萬種的挑逗眼神,由那性感火熱誘人的紅唇說出如蜜糖般膩人的話語,以及不經意的撥發甩頭,不僅撩起了他底處那把無名火,也勾走了他的魂魄。

彥廷楞了一會兒,正當佳瑤想說出補救的話時,彥廷突然回神,說:「我當然也很渴望。」

這下換佳瑤愣住了,有點嚇到和失措的看著彥廷,兩人就這樣如電影停格一般,四目凝視了近一分鐘。

「哦……啊……副庫,我抽根煙不介意吧。」彥廷率先說出了話題轉移了彼此那濃厚詭異的氛圍。

「喔…嗯……沒關係,你抽吧。」佳瑤含糊的回應,她也轉回吧台,拿起杯子慣了一口大大的烈酒,想藉此呀呀那一時間亂跳的思緒。

不行!不能亂想!我是有小孩的,我是有老公的!可一想到這,佳瑤的思緒又沉入了悲傷的泥沼。

震耳欲聾的電音舞曲隆隆響著,空氣飄來一股濃而香的雪茄味,佳瑤雖然不喜歡煙味,但對雪茄卻不排斥,甚至是喜歡,那是一個很深很深的原因,是一個足以令她再陷入另一個無底泥沼的原因。

就當佳瑤快被負面情緒沒頂,耳中傳來彥廷的聲音:「副庫長,你很悲傷,可以說說嗎?我願意聽,一起和你分擔這份悲傷。」

佳瑤轉頭看像彥廷,她嘴上想防禦性的說:「你懂什麼,一個剛從學校畢業,有著幸福感情的二十幾歲小毛頭,懂個什麼東西,能分擔什麼!」但看到彥廷那深邃的眼神,卻又說不出口,整個情緒鯁在了喉嚨,眼神透露出無限的悲傷與無助。

「我是個小毛頭,沒有遇到什麼挫折,但是我知道,情緒不舒發,累積到一定會讓自己崩潰。」彥廷此刻說得話是那麼的真誠,那麼的認真。

這句話就猶如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佳瑤的情緒如大壩潰堤,情緒如海嘯般宣洩而出,拉里拉雜的訴說著,甜蜜、悲傷、酸澀、苦痛、丈夫、孩子,甚至是前男友,一股腦兒的從佳瑤口中一一道出。

烈酒不知道喝了多少,在不斷傳來喜愛的濃郁雪茄味道中,佳瑤像是遇見了最知心的朋友,將所有的事情向這位和自己相差七歲的部下話說從頭;而彥廷也和她同仇敵愾,一起笑,一起罵,悲傷時輕拍她的美背,痛哭時遞過一張張衛生紙。

最後又一次說到丈夫的外遇,只聽佳瑤說:「我是那麼的愛他,為他努力扮演的賢妻的角色,滿足他身為男人的威嚴,為他犧牲自己的喜好,甚至為他的怪癖好,定期吃藥,這些我都沒有抱怨過。我那麼的為他,結果……」說著,又哭了起來。

「那……離婚吧!」彥廷說。

「可是……」儘管離開前,佳瑤對丈夫烙下了這樣的重話,但真要她簽下那張離婚協議書,心中卻又開始躊躇了起來。

「我看還是別離婚吧,不論如何,小孩子還是得要有個健全的家庭,對他的成長才會完整,況且……佳瑤姐你也還無法斷了這份感情。」在交談間,彥廷已經打蛇隨棍上,稱呼由副庫晉陞到了佳瑤姐,彼此間的感覺也在這樣的對話中更為親近。

「分手快樂,祝你快樂,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此時,也不知怎麼一回事,店裡放出梁靜茹分手快樂的電音版。

「佳瑤姐,走!我們跳舞去。」彥廷邀約著。

佳瑤看了看舞池,五光十射的燈光、震耳欲聾的音樂、搖首擺臀的舞者,散發著引誘的氣氛,在電音的重節拍下,佳瑤身體也似乎起了反應,身體突然有股渴望想瘋狂的跳上一場,她答應:「好。」

「嘿嘿,我終於可以看到佳瑤姐跳舞的「拙」樣了。」彥廷笑道。

佳瑤手指推了彥廷的腦袋說:

「少小看我,當初我可是軍中的SUPER DANCEING QUEEN,我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喔~那我倒要見識見識。」

被彥廷這麼一激,軍人的豪氣頓時昂起,佳瑤說了句「走著瞧!」,比彥廷先一步踏進了舞池,盡情的搖擺起來。

心,隨著扭動的身軀越跳越放縱;悲傷,隨著一次次的甩髮拋棄到遠處。佳瑤越跳越HIGH,隨著身心的放縱,她的思緒在這音樂舞蹈中,奔放到不知何處,她不知道自己跳了多久,她不知道身邊圍了多少舞伴,甚至她連身在何處都沒了印象,只知道不斷的舞動自己的身軀,將那骨子裡頭的激情散發,她嘴上開始吐出誘人的氣息,口中發出撩人的呼喊,這一切,都是為了發洩。

***  ***  ***

朦朧間,佳瑤漸漸意識到自己的身軀疲憊,她努力集中精神看看身在何處。

只見天花板上昏黃的燈光,佳瑤覺得身體傳來陣陣刺激,她低頭望下瞧,朦朧間,她看見一位赤裸上身的男人隔著自己的衣服撫摸著自己的雙峰,身上的男人似乎察覺到了自己的動靜,抬起了頭。

佳瑤努力的用那朦朧的視線看著男子的臉孔,那樣子似乎是是她那心愛的老公。

再看看地方,柔軟的圓形水床,以及環繞四面的大鏡子,這是一間情趣賓館。

「你醒啦。」聲音聽起來是那麼模糊

此刻面對丈夫,心情複雜萬分,她舉起無力的雙手,用力的想將他推開,口中吼著:「走開!別在我身上,你不是喜歡幼齒的嗎?去找你那小狐狸精去啊。」佳瑤賭氣的吼著。

朦朧間,只見老公將她緊緊的抱著,在她耳邊邊吹著氣,邊說:「我的親親好老婆,是我錯了,我最愛最愛的只有你,其他的賤女人我根本不會想去碰,你只是在作夢。好老婆,我最最愛你了。」

夢!或許吧!這可能真的是一場夢,不然自己怎麼可能在這,而老公又說著我心中最想聽的話語,可從他身上傳來的氣息、熱度,還有將那純熟的挑逗,耳朵的性感帶被弄得陣陣麻癢,一切的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佳瑤想努力的將這情況釐清,但她腦中只感覺一陣混沌,難以再集中,加上丈夫又在將自己壓倒在床上,將頸後的細繩拉了開來,納嘴上含上了自己敏感的耳垂,邊吸邊說:「佳瑤佳瑤,你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佳餚,沒有人比的上你,我要永遠的獨享你這天下絕等的美味,我愛你,我要你!」

丈夫口上花花的說著那充滿佔有、侵略的情話,嘴上動作也激烈的吮著、吻著、舔著,可手上的動作卻出奇的輕柔,不像那大嘴那般急色的侵略,在解開系繩後立即攻佔自己豐滿傲人的柔軟雙峰,粗操有力的手指,只是在那脖頸肩膀上逡回,直到那靈巧的大嘴吻到了那如刀削般的玉肩時,雙手才緩慢的往下攀登上高聳的奶峰。

丈夫自認識至今,何曾如此對待過,但此刻每一吋的親吻,每一吋的愛撫,都切中自己那最渴望而總被忽略的肌膚,從口手中傳來的情慾,那麼的濃郁,那麼的深刻,不!佳瑤已無法思考,陣陣令她酥骨的痛快,讓她無法探究這樣不確實但卻又真切感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阿~!自己真那麼飢渴淫蕩嗎?在這樣簡單的愛撫下,佳瑤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已經開始分泌那色情的水水,才剛碰觸到自己的雙峰,連下體也還隔著那牛仔褲和裙子內褲,那麼快的分泌出渴望的淫液。佳瑤面對自己肉體的反應,感到害羞,但隨即她說服著自己:他是老公,我最愛的親親老公,就算在他面前在怎麼樣的淫蕩也是應該的。

身上的丈夫雙手抓在雙乳上搓揉,嘴上則去吸吮自己鮮嫩的乳頭,牙齒蹭磨著最敏感的嬌處,大嘴猛吸著豐滿的乳首,舌頭更在那乳峰頂上肆意打轉舔弄,弄得佳瑤胸前陣陣快感竄流,乳汁在那次次的挑弄下香艷淫糜的流出,老公並沒讓這些乳汁浪費,那不斷響起的「蘇滋蘇滋」聲,搞的佳瑤既興奮又害羞,下體如團火在那環繞盤燒,似乎陣陣流出的不是淫水,而是助長火勢的慾望之油。

佳瑤心中非常的渴望丈夫在往下走去,邊愛撫自己的雙峰,邊往下親吻到那火熾的蜜處,她希望丈夫脫下阻礙彼此的衣物,讓那火熱的男物侵入自己,她渴望著、她需要著,她扭動起情慾的肉體,口中開始發出充滿了欲求的嚶嚀。

以往只要當自己的肉體起了這樣的反應,丈夫肯定立馬上陣,提槍馳騁,可今天丈夫似乎要折磨她似的,竟然忍住性子,一手游移到小腹,停留在肚臍附近,一手持續愛撫著那柔軟的奶峰,大嘴往上親吻,回到自己那小巧敏感的耳垂上,呵氣挑逗的說:「我的佳瑤,你好淫蕩,你那色色的乳汁好美味,我好喜歡,你看,我這樣一捏又流出來了……」

說完的丈夫,由將自己流出的乳汁舔舐殆盡,那小腹上的手不斷的打圈愛撫,偶爾會隔著衣物游移到自己的下體蜜處,可又迅速的回到小腹上打轉,這樣的挑逗弄得佳瑤身子越發難受,雙手著急的將自己的衣物不斷的往下褪,直褪到膝蓋上,一雙纖纖玉手也去解著丈夫的褲頭,面對這樣的反應,丈夫樂的任由佳瑤動作,手上也越過那萋萋茂盛的黑森林,中指探進了那早已氾濫成災的陰戶。

「啊~~」中指探入所帶來的快感,讓佳瑤發出了快感的呻吟。

丈夫可不停歇,粗操的中指不斷的在裡頭翻攪,翻弄著那敏感層疊的縐褶,攪動著緊膣多汁的浪穴,一下一下挑弄著,漸漸的增加速度,漸漸的增加手指,一根、兩根、三根。

佳瑤讓丈夫如此的挑逗,下體陣陣酥骨的快感沿著脊椎上竄,每經過一寸,就讓自己發出愉悅的顫抖;每一次伸入,就讓自己叫出羞恥又快活的浪叫;每加一根手指,纖腰翹臀隨著手指的淫弄放浪的扭動著。

「啊啊……哼啊啊啊………」佳瑤連話都說不出,一聲從肉體深處發出的高潮浪叫,陰道快速的一收一縮,那淫慾的浪水汩汩流出,順著手掌滴下,濡濕了床鋪。

丈夫將那沾滿淫液的手移到佳瑤面前,得意的說:「好老婆,怎麼這麼快就洩了,那麼色情又淫蕩,你看,流了這麼多?」

明知是丈夫故意挑逗,但佳瑤仍從口中說著:「我要~嗯~快~不要讓人家等了~啊~~」一邊還用那修長的玉手隔著丈夫的內褲撫摸那隆隆鼓起、蓄勢已久的陽物。

「再等等吧,先舔舔我的手。」丈夫一臉淫笑的說。

這句話讓佳瑤十分窘迫,丈夫手上的濕淋是自己那淫蕩的汁水所造成,要舔自己的浪水,丈夫可從未這樣要求過,這樣羞恥的事,讓佳瑤看著那隻手發楞。

此時丈夫將自己的雙腿架分開來,隔著內褲磨蹭著自己的下體,內褲薄博的一層,佳瑤可以感受到後頭的火熱,陰瓣受到那樣的廝磨,沒多久又開始燃起了情慾的火焰。

為了心愛的老公,她願意滿足他一切的要求,再加上心底深處的渴望,佳瑤的羞恥並沒有讓她維持多久,她伸出那香艷的舌尖,帶著極為撩人的表情舔了那濕淋的手掌,隨即張開性感的雙唇,輕輕的吸吮著每一根手指,嬌媚的喘息,淫蕩的吸吮聲,佳瑤感受到丈夫下體的蓬勃,廝磨的力道越發的激情,佳瑤受到這樣的刺激,也越發賣力的「清理」著丈夫的手指。

「嘖~蘇~,老公,已經乾淨了。」說完,佳瑤將雙手環上丈夫的脖子,以一副蕩婦發浪模樣挑逗發嗲的說:「嗯阿~老公,快上我,我要,我要你用你的大弟弟,哼啊~」

拋卻所有羞恥的浪語,如同最飢渴的蕩婦一般,以及最後那一聲輕吟,包含了多少的渴望,多少的挑逗,任何男人聽到如此銷魂的要求,都斷難拒絕,更何況躺在身下的是一位慾火撩身、淫艷不可方物的美麗熟女。

身上的丈夫再也忍不住,迅速的將內褲丟到一旁,分開佳瑤的雙腿,一隻巨牛毫無阻礙的踩進了肥沃的美田里頭。

「啊啊啊~~~」佳瑤從靈魂深處發出了淫蕩撩人的呻吟,今天的丈夫更勝以往,佳瑤從未感受過如此粗大火熱、堅硬如鐵鑄般的大棒子,狠狠的將那緊膣淫嫩的浪穴撐到了極限,前所未有的充實感和那未曾開拓過的花徑深處,讓佳瑤像被一處強烈的電流竄過,全身酥麻欲死的顫抖。

身上的丈夫用傳教士的體位,雙肘屈撐床面,一口含上那水嫩彈口的大奶,擺動著腰桿,不疾不徐一下下的抽送。

儘管丈夫動作不激烈,但那又粗又長,又大又硬的雞巴每一次的退出,都將自己淫濕的肉壁刮出陣陣浪水,每一次的深入,又猶如深入泥土的犁耙,將自己的縐褶狠狠的給翻了起來,刺激到了那最敏感的神經,每一次的抽插,又總將自己那最敏感、最不堪碰觸的花心G點,恰如其分的力道衝擊著,讓佳瑤全身又酥又麻,不斷的從口中蕩出淫浪的呻吟,那胸前的吸吮,左右往返,輕輕的舔弄嬌嫩的乳頭、重重的吸吮那受刺激而噴出的淫乳,來回的頻率緊密的配合著下體的律動,佳瑤只能用口表達出她此刻的歡愉。

「嗯……啊……老公…你今天…好粗……好大……啊啊……好深……」佳瑤的滿足而又淫蕩的讚歎,得到的是強烈的回饋,那粗大的肉棒不僅次次到底,還像螺絲起子栓釘般,打旋的轉入,要把佳瑤最嬌嫩,最淫蕩的快感給挖出來,口手更是勤奮的賣弄技巧,舔捏吮掐、吸拉嚙扭,下體嫩穴感受那溫柔卻又強烈不止的性感、上身雙乳承受著略帶粗暴卻更撩火的的蹂躪,佳瑤很快的便受不了這從未有過的強烈刺激,陣陣像被雷擊般的快感流竄全身,性慾徹底的被解放,口中飆出了那高八度的浪吟。

「啊啊啊……老公…瑤瑤要丟了……啊啊…幹的瑤瑤……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面對佳瑤那緊膣的浪穴緊縮,老公感到強烈的快感,猛力的深吸一口氣,想遏止這射精的衝動,不想這麼快就繳械在這尤物身上,他還想徹底的享受這美妙迷人的肉體,但那從佳瑤深處一股熱流浪液澆上緊憋龜頭的馬眼上時,那精關像是被旱雷重擊,任憑老公怎麼閉氣緊守,仍是守不住的噴抖了幾下,射出了一半的子彈。

佳瑤沉浸在那高潮的美妙中,或許是酒精的作用,也或許是失而復得的佔有感,今晚的感覺特別的強烈,還沒有猛烈的激愛,就已經忍不住的達到了高潮,她同時也感受到了老公那龜頭射精前的增粗以及噴出的灼燙精液,她感覺得出來丈夫似乎並還未到最徹底的噴發,接下來肯定還有另一波的激情,心想到這,佳瑤臉色泛出一絲羞恥和期待的潮紅。

那種身不從心感覺讓丈夫感到一絲莫名的屈辱,深深的吸了口氣,雙手將佳瑤的雙腿撐開成M型,那濕潤的陰戶看的清清楚楚,他抓住佳瑤那滑膩的腳踝,猛力的挺著腰桿,結實的肌肉、粗大的肉棒碰撞著佳瑤嬌嫩的大腿及蜜穴深處,發出淫穢的聲響,佳瑤被這波攻勢弄得嬌喘不停、呻吟連連。

在龜頭極度敏感的狀態下,丈夫也沒支撐多久,那灼熱火辣的白濁,就帶著一點不甘與憤恨,注射在佳瑤深處。承受了白濁愛液的佳瑤,雖然沒在次被推上高潮,可全身已感到酥軟無比,得到了性愛的滿足。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玩火的故事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和網絡老公做愛
汽車上的輪姦
來訪的姐姐
在電影院勾引密友的老公
星期天下午
大奶子情人
熱門小說:
我的媽媽白玉貞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