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女兒 家庭亂倫

媽媽的女兒(一)

一放學回到家裡,穿著粉紅色露背裝的媽媽,溫和的對我說了聲:「你回來了。」

(哇,真大膽……)

因為背部露出了一大片,所以一看便知道媽媽她沒有穿胸罩。雖然如此,前面仍然可以看得見媽媽擁有一副好的胸部。特別是那像櫻桃般的乳頭,令人真想採擷。

「媽媽,生日快樂。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唉喲!原來是副漂亮的耳環。太好了,謝謝!」喔,感謝的香吻……我的臉頰……名牌的香水味……還有那靠在我肩上的乳房……

(不行,我不能在媽媽面前失禮。天啊!我的陽具,啊,早也硬了起來。)

我不得不飛快的回到自己房間。

「怎麼了?健,小健!」

我匆忙的將手伸進褲子裡,一把抓緊漸漸脹大的陰莖,還有掩飾的快步走向陽台。

結果成功。

媽媽正在彈琴,她戴上了我送的珍珠耳環。

(真不知道今天的生日舞會,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

我經過媽媽的房間時,看見有一件白色的晚禮服吊在那兒,散發著誘人的魅力。

媽媽從這個星期開始上爵士舞的課。那件舞衣上,一定有媽媽的汗水味。突然間,我有了想穿媽媽的舞衣的念頭。光是想,我的陽具就已經開始不聽話起來了。

這裡是媽媽的房間,床上有一件粉紅蕾絲的襯裙。(啊!真是誘人……)

白色的誘人緊身衣,沾滿了汗水味,質料輕薄的緊身衣,透明的令人一覽無遺。

這麼小小的一件,不握拳慢慢穿,還真不容易穿上去呢!我還知道,床對面的衣櫥裡還有各式各樣的誘人內衣褲在裡面呢?特別是內褲,還有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太可怕了。沒想到媽媽竟然也穿這種內褲……哇!而且是粉紅色蕾絲的。

腰部二側還是只有細細的繩子呢!)

啊!媽媽上樓來了。

「小健,你在哪裡呀?」

「嗯,我在房裡呀!在做功課啦!」

「真是個乖孩子,琴聲不會吵到你吧?」

「不會呀!我也喜歡聽呀!」

媽媽應該不會進來吧!哇!這種緊身衣,一旦穿了上去,連身褲的地方,那細細的高叉剛好崁進大腿的內側,那種被勒緊的感覺,一定很痛快吧!而且這麼小一件,的確也只能遮住一些重要部位。

我脫去了上衣,接著又脫去了褲子。(啊啊!媽媽的體味……這裡就是侵入媽媽那裡的地方……難怪會這樣濕濕的。)

腳穿了進去。可是腰部及胸部卻有點拉不上去了……太可怕了,真是緊的可以。好不容易拉到了腰部,陽具也往上豎立了起來,一走動起來將會很刺激的。

這件緊身衣對我而言是小了點。當全部穿起來時,我全身將會緊得喘不過氣來。

(媽媽真的穿這種衣服跳爵士嗎?……)這件蕾絲的內褲,居在女人的重要部位上還開了個洞。躺在媽媽的床上伸展著讓媽媽的緊身衣摩擦我的全身,更是爽透了。(啊!再軋進一些……)

我無法停止動作。我用力的動作讓緊身衣在我身上摩來摩去。啊!好像有什麼噴出來了。

「啊啊……媽媽……」

原來是從我的陽具噴出來的。弄濕了媽媽的緊身衣。我想也不想的拿起媽媽的內褲便擦。莫非,我真的有病嗎?不然怎麼會……

不早點將衣服脫下來拿去還的話……可是,我還想再穿呀!我甚至想穿穿看媽媽的內衣、內褲及胸罩。「嗚……」再一次讓緊身衣勒緊我的大陽具就好。

「哇!小健,你在做什麼呀?」

嚇死人了。媽媽正站在陽台上看著我的房間裡。

媽媽進來了。

「你太過份了。居然拿媽媽的緊身衣來玩……啊,你連內褲也……」媽媽激動的哭了起來。

「……媽媽……」

「……別叫我。你,你太過份了。」媽媽抬起頭來說。

「你,你穿我的緊身衣,你的……竟然……你看都弄髒了。」

被發現了。

媽媽拉著我身上的緊身衣:「你竟然想得到!穿我的緊身衣來玩不能玩的游戲。」

「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你嘴裡只能這麼樣,你還沒長大就已經這樣子了,那將來……」

「媽媽,別生氣嘛!」

「好,反正你打算還要繼續弄髒我的衣服對吧!好,那我就成全你。來趴到床上去,把屁股向上。」

「媽媽,放開我……」

(啊,媽媽拉著那衣服一上一下的,這會兒我的雞巴又被摩擦的……糟了,又射了……)

「……媽媽……啊啊,住手呀!」

「不行的是你的這裡。看樣子不處罰你是不行了。」

(啊!又射了。我又再次將白色的精液發射在媽媽的衣服上了。)

「快,快趴在床上,屁股朝上。」

「是……」

這是我出生至今,第一次看見媽媽如此的生氣。

糟了,媽媽脫下了拖鞋。

媽媽的女兒(二)

「太好了。對付你這種居然敢用媽媽的衣服來惡作劇的孩子,就只有用這種方式了。來,打十下,抬起來。」

「痛……」

媽媽用力的打在我的屁股上,用的是拖鞋……

媽媽的左手一把抓住了緊身衣……啊!這麼用力一抓,下面的部位全成了細細的一把,且全部緊緊的包住了我的陰莖,屁股也露了出來。

屁股被用力打的……啊!可是……一旦那衣服摩擦在龜頭上,其實感覺是很爽的。

(喔……再用力些吧!媽媽,我的媽媽。)

「這樣,足以令你反省了的。站起來,看著我……」

我一站起來,那裡又……

「你這個孩子……」

這時,媽媽的緊身衣上早已濕的不像樣了……

「你真的是欠缺嚴厲的處罰。看!你竟然弄髒了我的衣服,你真是個無聊的男子。你跟我好好的反省反省吧!」

媽媽那張生氣的臉,更是漂亮極了。只要媽媽說的,我都很願意接受任何的處罰。

「是,請動手吧!」

「下次再這樣,那可就不是打屁股就可以原諒的了。」

太棒了!我是願意接受來自媽媽的任何處罰的,可是我還是裝的一副反省的樣子。可是,其實我是希望媽媽再更狠一點的處罰我的。

我故意的激怒媽媽。

「媽媽,你知道嗎?你這件衣服的緊身衣能力太令人訝異了,你看都深陷在肉裡了。而且,那裡那麼細,毛都可以看得見了……」

哈,媽媽好像生氣了。

「我不會再原諒你的……」

「痛……對不起啦。啊,不要用力拉嘛,輕一點……」

「從今天開始,你是媽媽的使喚者。這個星期就請假一星期吧!讓我來看好你,好好的管教你。」

「是,媽媽。」

太棒了!終於有機會跟媽媽二個人相處了。

「小健,我只有一個請求。你得發誓不碰媽媽。」

「我碰媽媽?」

「是啊!你總是把我當獵物,不是嗎?我得跟你約定一下,你可不能強姦我喲!我有點擔心。」

「好吧!就這麼約定……」

「看,你又在對我幻想了。真是沒有辦法喲!來,讓我為你裝上童貞帶。」

這是一條鐵鏈的腰帶,它可以像兜襠布一樣的從肚臍以下穿起……啊!那鐵鏈的頭碰到我的龜頭時……

「很痛吧!你要知道,像你這樣,一直都在亢奮狀態的人,不戴這個是不行的。來把這個頭扣上吧!」

「媽媽,痛呀……別那麼用力……」

「怎樣,聽我的話嗎?這樣對你比較好,你就好好的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想一想吧。」

「太嚴厲了啦!」

「你,如果你還是存有那份非份之想的話,我就把你的陽具絞成紫色……」

(嗚,媽媽這樣懲罰我。天啊!這樣要怎麼走路嘛!)

「好了,這樣我就安心了。在我沒有原諒你之前,你的陽具就不會再一直大起來了。」

苦了。每走一步就深陷一些……XXX,這裡有二個扣子扣住,真的是大不起來……

「好,沖個涼吧!來吧!來幫我拉拉鏈吧……」

媽媽手上拿著筆,莫非她是要……

「如果你不聽媽媽的話的話,我就在你身上寫字。」

「……是的,媽媽。」

我幫媽媽拉下了露背裝的拉鏈,我猜的沒錯,裡面真的什麼也沒穿。而且是一直到屁股……啊!粉紅色的底褲。

「來,底褲也除下來。……」

「是,媽媽。」

脫光了媽媽身上的衣物後,二母子沖了個涼。

「你呀!真是個惡作劇的孩子。」

「那是因為媽媽你太漂亮了,我耐不住嘛!」

「好呀!你這油腔滑調的傢伙。既然你這麼想當女人的話,乾脆我來幫你打扮打扮,讓你變成女人好了……」

「我,讓我變成女人?」

「這下你高興了吧!我就知道。好吧!那你就穿上媽媽的內衣吧!從現在開始你就照我說的去做。你看緊身衣是不是也要借給你……」

「你是說借給我內衣是嗎?你真的要讓我變成……變成女人呀……」

「所以,你就得好好的聽我的話囉!」

「……是……」

「還有一件事,內褲不可以借你……」

「是,媽媽。」

哈,我居然可以穿上有媽媽味道的衣服……真是令人太興奮了。

走出浴室後,就直接進了媽媽的房間。

「媽媽呀!最近我有點發胖耶!體重也增加了。可不可以把你的束褲借給我呀?」

「在哪裡?」

「就是剛剛那個抽屜裡嘛!」

「啊,太概是這個吧?」

「再裡面一點。那件束褲嘛!」

「哈哈,終於找到了。真的,真的全都是橡膠做的,太棒了,這樣效果一定很好。」

「我來穿穿看。」

那褲子完全貼在媽媽的肌膚上。這也是緊身設計的,而且伸縮性相當的強。

將媽媽的曲線完全映了出來。(哇,太棒了,連毛都可以看得見。)

「謝謝,太貼身了,真是貼身的無話可說。我先穿,下次輪你穿。」

「還有洗衣籃裡面有媽媽穿過的內衣、內褲……」

「什麼,媽媽你穿過的內衣褲……」(啊,又硬了起來。)

「算了,你戴著童貞帶,所以不穿內褲也無妨,知道嗎?沒有內褲。」

銀色的迷你襯裙,還有女人的胸衣,天啊!真是令人亢奮極了。吊襪帶上吊著絲襪。這是一條白色的蕾絲絲襪。配上一件剛好遮住屁股的超級迷你裙。還是白色性感。鏡中的我,可愛極了。

啊!媽媽拉起我的裙子來了。我的雞巴正直挺挺的豎立著。

「討厭,怎麼可以這樣嘛!來,躺在床上去,我來為你做個小手術。」

我仰躺在床上。然後裙子被掀了起來。

「啊!」原來媽媽握住了我的雞巴。

媽媽的手指,好殘酷。像在為我的龜頭剝皮似的。「這裡,你是第一次被這樣剝皮的嗎?」

「……媽媽……夠了,還原吧!」

「不行,從現在開始,必須使它呈現這種狀態才行。而且這裡還得戴上一個套環才行,你覺得怎麼樣?」

「什麼?」我痛的快暈了。

「我是說再加個鈴鐺吧!那就更可愛了。」(啊!又是裝上一個套環……還要再加個鈴鐺……)

「如果認真的搓的話,很快的就會變小……好嗎?」

「不,我不要這樣!那套環都會陷在肉中……那種感覺,很不好受……」

「當然,用來處罰的道具沒有一個是輕鬆的。來,我要幫你裝上套環了……

可能會很痛也說不定……還好吧!你覺得怎麼樣?「

「啊……好緊,好痛……」

「忍耐一下,快要好了,只剩下一點點了。」

「啊、阿……啊……痛啊!很痛……」

媽媽一邊套著,一邊吻著哭泣的我。

「好了,在戴著這套環的期間,你一定會做個好孩子的,你會很棒的。」

(啊,想著會很舒服,啊……用力吸一口氣吧。)

「你,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居然故意使它變大。你看,它大成這樣,你就試試看穿上媽媽的內褲,看能不能使它遮掩起來。」

「是,媽媽。」

洗衣籃中有媽媽的內褲,藍色的透明內褲。這麼小件又性感的內褲,幾乎只能蓋住重要部位而已。全部拉直後看起來就像一條繩子。然而這是媽媽一直在穿的內褲,所以我欣然接受。

貼身極了,其實我光是想著穿上媽媽內褲後的那種貼身感覺,我的老二不知不覺中又脹大了不少。

(媽媽,這次讓我來吻你吧!讓我來吻你那被勒的流淚的美穴吧!)

媽媽的美穴也是個愛哭的傢伙。因為這件藍色的透明性感內褲上早已濕潤潤的。媽媽趴上了我的身。媽媽的屁股在我的身上。媽媽的屁股竟然有這麼大!太令人意外了,居然這麼重……

耶!不對,怎麼連內褲都被脫了?

「好可愛的屁股。這樣子緊繃著,不舒服吧!很抱歉。天啊!這裡,你看,真的變小了很多。」(嗚,媽媽的手伸進了我的下體中,啊……糟了!又大了起來。)

「喂!你一點郁不聽我的話呢!你看,怎麼又變大了起來呢?」

本來一旦套上了套環,應該不會變大才對。可是它就偏偏……一直在長大。

唉!想要成為媽媽的女兒……啊,糟了,又射了。

我成了媽媽的椅子。媽媽那坐在我背上的屁股,真是柔軟。

(啊,我真想強姦媽媽……)可是,我裝上了套環呀!

「不要動!媽媽正在為你化妝。你看,你一動,整個都歪了啦!」(又碰到媽媽的屁股了,一碰到媽媽的屁股,我的雞巴就會變大!啊,又來了,又來了!

……啊!真爽……啊,再來……)

「喂!你不是在做我的椅子嗎?算了,來,過來站在我前面來。」

「是,媽媽。」我把內褲脫下後,站在媽媽的前面。

「來,自己把裙子掀起來。」

媽媽的女兒(三)

(哇!真是不好意思……)

「怎麼了,不敢掀呀……」

我掀了,我把它掀的老高的。

「褲子拿掉吧。」

「是,媽媽。」

又再射了,真是令人難為情極了……啊……又比剛剛大了一些些。

媽媽手裡拿了支筆。

「把眼睛閉上。不然,我不寫了。好,現在你來看看我寫些什麼?用心體會的話,就不難猜中。」

我閉上了雙眼。

(啊……原來媽媽在我的龜頭上寫字……哇,很癢……)

「別動呀!你真是個令人麻煩的孩子。」

天啊!寫在那裡,我怎麼能判斷呢!

「好,你猜猜看,寫了些什麼呀!」

「無法判斷呀!媽媽,好痛……」

「你之所以覺痛,是因為你一心只想著手淫的事,所以才會一直在脹大。」

「可是……」

「這麼簡單的字都沒辦法判斷。你看,又在脹大了。真是不害臊!來,把你的男根向著媽媽吧!」

「是……媽媽,我的……」

「看我只是要練習寫字而言,誰要手淫?你總是不停的在想這些令人害躁的事,這樣你怎麼能夠用心體會呢!你想強姦我的屁股,對不對,你真是不可原諒呢……」

啊,媽媽又一把抓住我的陽具。

她一會兒在上面寫字,一會兒又……啊,怎麼停了?喔,不,再寫,再碰我呀!

「你反省了嗎?」

「是的,我反省了。請原諒我,請停止處罰我吧!拜託你!我……我想要小便……真的,我忍不住了。」

我正脫著內褲接受媽媽的處罰。累死了。我掀著裙子任由母親處罰我。可是不管怎樣,啊……我只想讓雞巴變大一點。

(嗚……我愈來愈無法忍耐了……)

「媽媽……小便……」

「別吵,會讓你去的。」

「是,媽媽。」

終於,我獲得了解放。啊……射了這麼多,真是過癮。

「怎麼了?來,讓我幫你揉一揉屁股吧!啊……我知道了。因為你這是第一次,所以感覺會相當的強烈。經過一次以後,等拿掉套環時,媽媽的屁股就讓你強姦一次看看。」

「可以嗎?媽媽。」

「哈,你看,你還是沒有反省嘛!真令人覺得遺憾,你這說謊的孩子。」

(啊……可以強姦媽媽……哈,我喜歡像狗雜交的姿勢,我想好好的幹媽媽的屁股。)

「啊!又大起來了,看樣子你又在想要怎麼樣乾媽媽的屁股了,對嗎?你這壞孩子。這童貞帶可千萬不要拿掉喲!去吧,你不是要去上洗手間嗎?把衣服脫掉吧!」

(啊,太棒了,解脫了。)我脫去了迷你洋裝,只穿了一件迷你襯裙。

「哇!真可愛。我看我就為你取個名字吧!就叫小莉吧!以前我就想過,如果生個女兒的話,就叫她小莉。」

「好是好……」

「不行。從現在開始,你得使用女性用語才行。」

「是的,媽媽。」

「來,手放到後面去……我來幫你銬上。」

我被銬了起來,陰莖上的套環也被銬上了。

「哇!這樣真是酷斃了。」

媽媽這時拉起我的襯裙正在幫我弄著那陰莖,這時掛在龜兒子上頭的鈴鐺就響了起來。

媽媽脫去了外衣。那一件包裹著媽媽胴體的緊身衣,是件透明得不得了的衣服。不僅可以看見媽媽那豐滿的胸部,同時也可以看見下體的陰毛,而且下體上的二腿內側也被衣服勒的緊緊的。

「啊,全身都濕了。我得換件衣服。」媽媽脫下了緊身衣。

「喂!來幫我擦擦汗吧!」

「怎麼擦……」

「不行喲!請使用淑女的口氣講話好嗎?」

「是的,媽媽。我是女孩子,可是媽媽,我戴著手銬呀!怎麼幫你呢?」

媽媽稍稍抬了抬頭,今天的媽媽真是漂亮極了。

「小莉,你不是還有嘴巴嗎?來吧!先從媽媽的乳房開始吧!」

哇,從乳房開始耶!太棒了……媽媽的乳房正顫動著。

「太好了,你做的真好,接下來,屁股也要。」

媽媽她趴了下去。屁股朝著我這裡……屁股上的那個洞穴,好像很害羞的喘著。我把舌頭伸入到媽媽的屁股洞口去,可是舌頭進不去。

「啊……不要吮我的肛門……媽媽那裡可還是個處女呢!如果你真的想吻我的話,那就吻女孩子最令人害羞的洞口吧!喂!這樣可以嗎?」

我平躺在地上,媽媽她靠了過來,並把她的花園入口對準了我的嘴。

啊,媽媽的美穴,就像被欺侮了一般的掉了很多的眼淚。真是濕答答的。

「來吧!好好的吻它吧!啊……再用力一些呀!舌頭再使點勁。啊!媽的小丸子,啊,對了,就是那裡,用力,再用些力……對了,對了。接下來,旁邊,對,溫柔些,再溫柔些……嗯……喔……再輕一點……輕……啊……對,對了。再來,小丸子的地方,對,要用力,喔,我要你要舌頭吻我呀……」

我盡情的吻著媽媽的小丸子,一遍又一遍。一會兒用牙齒咬它,一會兒又用舌頭舔它,它正大量的流著眼淚,一副很憤怒的樣子。

媽媽的小丸子正在我的嘴裡哭泣著。我可是沒有做什麼讓它痛苦的事情喲!

你看,我不是用舌頭溫柔的舐著它嗎?

另一方面,媽媽的屁股上的洞穴正呈現在我的眼前,它正害羞的蠕動著。

(啊……我真想將手指插入看看……)

「小莉,媽媽去小便,馬上來,別走開。」

「不,別走,媽媽。」

「可是,我得去……」

「沒關係,你就放吧!」

不一會兒,媽媽的小丸子動了動,尿水也不過流下來一點點而已。

「謝謝……夠了。啊啊……你吻的真高明。如果再這樣吻下去的話,我看還會有更令人害羞的事發生。」

雖然我還想再吻,想再吸多一點點媽媽的淚水,可是媽媽站了起來,往浴室裡走去了。

媽媽竟然穿著胸罩在沖涼,喔,不,原來她沖好了,正在穿胸罩。天啊!她不只是胸罩,內褲連襯裙都是粉紅色的。

「小莉,來,拜託你把這些衣服拿去洗衣籃上面,好不好……」

「是,媽媽。可是,我的變手被銬在後面呀!」

「你可以用嘴巴呀!對了,媽媽的緊身衣也一起拿去喲。」

媽媽的女兒(四)

媽媽的緊身衣,特別是女人的那裡,濕潤的那裡呀!我竟然可以用嘴巴叨起來。

(啊,真的是有媽媽的臭味……啊……好棒……)

我真想好好的強姦媽媽那豐滿又柔軟的屁股。我也想用鐵鏈來鎖住媽媽那迷人的雙峰,然後再把我的東西,狼狼的插入媽媽屁股上的洞穴中。

可是想歸想呀!現實歸現實呀!媽媽跟我穿著相同顏色的迷你洋裝去散步。

走路時,那裙擺搖動著,長長的腿露在外面,真是拉風又迷人。我學著媽媽穿上了8公分高的高跟鞋,很難走。還好,有媽媽挽著我的手一起走。

同時我也穿了吊襪帶及蕾絲的吊襪。我這迷你裙真的很迷人。只要一舉手,整個屁股便都會裸露出來,再加上原本就深陷在肉中的童貞帶,這一動起來的感覺,真是令人筆墨難以形容。(啊……只要一想起媽媽的事,又不知不覺的變大了起來。)

而且剛剛我才叨過媽媽穿過的緊身衣去洗衣籃裡放,所以說不讓我的陰莖長大,是沒有道理的。

「媽媽……小莉想去洗手間,我走不下去了。」

這裡是神宮的外宛,這條路一般人是不會來的。可是,要是有人來的話……

啊,果真是個女人走了過來。原來是露美小姐,她是我幼時的玩伴。媽媽也注意到露美走過來了。

「日安,露美小姐。」

「啊,原來是小健的媽媽。」她發現穿著迷你服飾的媽媽,好像很吃驚的樣子:「小健呢?」

「……喔,他正在練習怎麼成為一個女人……」

「什,什麼……女人……變成……」

露美的眼光與我眼光相遇了……啊,不過她好像沒有發現到是我……露美訝異的跑走了。

媽媽真是惡作劇。其實我是希望她能成為我保密的,可是……

我們走進了公園裡面。大家都在看我們這一對母子。是的,粉紅色加迷你真的是很顯眼。啊……風吹了起來。討厭,風把裙子又向上吹了一些。我的手也上著手銬且還背在背後呢!我根本無法用手押住被風吹起的裙子!媽媽則不然,她可以安然的把手放在膝蓋上,輕輕的悠閒的押住裙子即可。

啊,討厭,風又再次的喚起我的裙子,使整個屁股露了出來。

「討厭,風姨呀!你可真下流呀!」

「哈哈,連風姨都想看看你的裡面呢!那有什麼不可以呢!你就大方的讓她看吧!」

「不要喲!不好意思。而且,有一點點脹大了……」

媽媽把手放在內褲上面押了押。即使是從內褲上也能明顯的感受到,我的陽具正在一寸一寸的長大。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中……而且用手指摸了摸那正在哭泣的龜頭。

因為穿了高跟鞋的關係,我整個人都在打轉。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活,我的感受會更深。

「啊,真痛……」

大家都在看。

「哇,正在哭著呢!讓我給你吻一吻吧!別哭了……」

跟媽媽飛吻了一下。

「想小便,我等不及了。」

「再忍一忍吧!」

「是,媽媽。」

真令人興奮……我居然可以跟媽媽接吻,甚至於……

「待會兒,我們要到我朋友家去一趟,到那裡再上吧!你忍一忍吧!」

「嗯,是……」

一走動起來,就有忍不住的感覺。可是,因為裝了套環的關係,即使想上也沒有辦法,好好的上。前面的龜頭也被套住了,漸漸的痛了起來。

公園外面有愈來愈多人在注意我們。啊,那個高中生居然對著我們拍照。

「喂!別拍呀!請別亂拍呀!」啊,今天真是的,竟然連風都欺侮我們。因為風專掀我的裙子。啊,那裡,還有人在拍攝V8,看樣子,他連內褲都拍進去了。人愈來愈多了,他們都在圍觀我們二母子,不,應該是說二母女才對。

(真是不好意思。)

可是目前我心裡想的,只是該如何拿掉童貞帶……然後打開鎖,我盼望能夠與媽媽來點不一樣的。

那是一間白色的大房子。位於神宮外宅的旁邊。這裡是美智子小姐的家。她家大的連游泳池都有。她正在院子裡打室內高爾夫球。

「日安。」

「哇,理沙……歡迎、歡迎。來的正是時候,聖子也在這裡。耶!你就穿這樣子散步呀!什麼,你還用緊身束腰束著,而且還戴了貞操帶。」

「沒有啦,我只是穿了普通的減肥衣罷了。」

「穿這樣散步豈不是很有感覺嗎?不錯吧!」

媽媽的女兒(五)

「是呀!是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這可是你教我的喲!你知道嗎?這樣才能時常保持亢奮的心情呀!」

「聽你這麼一說,連我都亢奮了起來。現在我要去游泳。理沙你也來吧!你看,孩子們都雀躍欲試的。所以,就一塊來吧!」

英智子小姐穿著一件白色的運動裙,可是上半身卻只穿了一件蕾絲的胸衣而已。

「哇,美智子呀!你永遠還是喜歡穿這樣。」

「當然,這種泳裝又輕便、又舒服。對了,你那件橡膠做的緊身泳衣可完成了。還有上星期的那件緊身衣,穿起來如何呀!恐怕常常讓你無法控制的想自慰吧?」

「那個呀!是呀,真的是太厲害了,穿上它,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

「那真是太辛苦了。哦,對不起,請問你,那位美少女是誰呀!莫非是你的新女友。好可愛喲:真想好好的跟她玩一玩。她身上的迷你襯衣很漂亮,而且也很適合她。她應該是沒有穿內褲吧!」

「這孩子吧!沒穿褲子是無法走遠的。更何況他還穿了我為他戴上的貞操帶呢?」

「為什麼沒穿褲子就沒辦法走路呢?上個星期,你跟聖子二個穿著內衣出去散步時,不也沒穿褲子嗎?」

「我知道,可是,這孩子,他,前面……」

「莫非……莫非他是個男孩子。內褲,他是怎麼穿的呢?」

(啊,天啊!可別過來掀我的襯裙喲……真討厭。)我心中暗自祈禱著,可是太慢了。

「哇!都濕了。可能是因為穿了女性內衣褲的關係吧!哈,而且還有些脹大呢!」

「嗚……」她從內褲上面握住了我的陰莖。而且,接下來她還扯下了我的內褲。

「哇,這個、這個就是你所謂的童貞帶囉!你這不是為了健一君而訂做的嗎……哇,還很合身耶!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莉。」

「嗯,很可愛的名字不是嗎?來吧!美智子,讓她來為你服務服務吧!快,快躺上床,臉部向上。」

「……媽媽……」

「別擔心,只是暍尿而已。美智子她用嘴替你吸出來而已。」(唉喲!千萬別摸我的陽具,不要啦……媽媽……)

「理沙,手銬的鑰匙呢?」

「在小莉的胸罩裡面。」

手銬終於被打開了。真討厭,抵抗也無用,我只好往泳池邊逃了開去。

「聖子,抓抓住她。」

(啊!又是一個穿著緊身衣的女人……啊!……終於被抓到了,被她從後面抱了起來……)我的乳房呀!那女的叫做聖子的,身上穿的緊身衣早已深陷在肉中,陰毛也若隱若顯的跑了出來。

我摸了摸她的大腿。

「喂,討厭!」聖子小姐生氣了。

美智子也過來幫忙,我終於被她們兩個給制服了。而且還被押上了床……我的兩隻手被分綁在床腳上。啊……聖子抓著我的腳……真討厭。內褲被完全的脫了下來,雙腳也被張的大大的。

「太棒了。美智子,就讓聖子押著他吧!」

「不要這樣,求求你們,放開我……」

襯裙被掀了起來,美智子的嘴正對著我的XXX。她正用力的吸吮著。

喔……她吸的太癘害了……啊……太過份了!……喔!我那套著套環的雞巴呀!好可憐喲!我拚命的搖動屁股,企圖擺脫美智子的嘴巴。可是,美智子的嘴卻像磁鐵一般,牢牢的吸住我的龜頭不放。

(嗚……嗚……小便,尿,快出來了……喔,媽媽,求求你,救我……)

啊,尿尿,流出來了。

「再,再多一些!有尿水流出來是好的。美智子,盡量喝呀!」

因為戴上了套環的關係,所以尿水流出的很少。舌頭慢慢的攻擊在陰裂的部份,強而有力的。但這一次,流向美智子嘴裡的就不是普通的尿水了。

美智子的手指摸上了我的屁股肛門穴中去了。

「救命呀!……媽媽……那屁股上的手指呀……」

「很對不起,忍耐一下就好了。套環待會兒,回到家以後,媽媽的再讓你享受,加油喲!等一會就忍耐過去了。」

美智子一邊用手指強姦我的肛門,一邊吸吮我的雞巴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吸完為止。

「小莉的肛門,稍嫌太硬了一點……美智子想辦法撐開它吧!」

「不,不要做那種下流事啦!」

「你怎麼可以說那種話呢?」

我被反擊了,下體也被用力抓住了。

(喔!我可憐的雞巴呀……)

「對不起……請停手……」

「那麼,可不可以拜託你,把他的肛門撐大一些呢?」

「是……可以呀!好了,我來試試看。」

「太可愛了,小莉小姐的哭聲,真是太可愛了。太好了,我就讓你哭大聲一些吧!聖子,用什麼道具比較好?」

「小莉媽媽平時用的是黃瓜,可是……」

(啊,媽媽竟然也做過這種事……)

「你們真壞!怎麼可以說出我的秘密呢!」

「那有什麼不好!反正從今以後她得一邊被灌腸,一邊接受你這個做媽媽的調教。理沙,你的那個黃金屁股,還沒給她看過嗎?」

「好了,現在要開始灌腸了……」

「什麼?」

「是呀!早約定好的不是嗎?如果不割掉蛋的話,就必須要有妥善的處置不是嗎?」

「可是現在的我割不割掉蛋都一樣呀!因為我得到的處置比割掉蛋還要困苦呀!」我紅著臉向媽媽告白。

「那你是希望永遠都這樣了,每次穿起裙子來,那兩顆蛋就晃呀晃的……」

「……是,是的。可是一旦割去了蛋後,只穿著胸衣散步的話,也會令人害羞的呀!不管我是否真的像女人……」

「那好,就讓我出示證據來給你看看吧。」

「是……」

「好,那你睡到床上去。」

媽媽,她脫掉了襯裙……胸罩、內褲等,全部都脫的一乾二淨的,媽媽她一絲不掛的躺在我旁邊的床上。突然,媽媽的一隻腳被倒吊在天花板上了。

「別看著媽媽……現在開始,我如果不對你動點重刑是不行的……如果不在他面前把蛋割去的話是不行的。」

「是呀!那是理所當然的。」

「真不好意思……請吧!哈哈,這會兒是理沙女兒的蛋喲……理沙,你就袖手旁觀吧!」

「等等!先讓我把小黃瓜插在小莉的屁股洞中吧!就看你們好好的料理她了……小莉,想必你也很想在屁眼上插入小黃瓜吧!就像你媽媽那樣。」

「是,請像媽媽那樣的對待我。」

於是我的二腳也像媽媽一樣的被吊了起來套環。

接下來就是小黃瓜的拷問,我跟媽媽同時都被拷問了。

美智子小姐脫去了運動裙。……啊!原來她裡面也穿了橡膠做的緊身衣。天啊!那個討厭的地方,還濕濕的呢!真是令人亢奮。

小黃瓜,好大的一條……啊……快裂開來了。

(喔,不……)

原來美智子不只替我塞進小黃瓜,她還一邊用手套著我的雞巴。

「鈴……」掛在上面的鈴鐺響了起來。

美智子的嘴又湊了過來……太可怕了。我又再度被強姦了,真是令人可怕的女人。美智子她一邊吮吸著我的雞巴,一邊用手塞著小黃瓜在我的屁股洞穴中。

太癘害了……太可怕了……好痛……呀……

媽媽被倒吊著的雙腳長長的很好看,屁股也看得很清楚。

「小莉,放你下來好嗎?你大概想好好的看看媽媽的性感的胴體吧!你的媽媽,現在開始要接受灌腸典禮了。」

「別這樣嘛!請不要在他面前玩弄這些事……」

「原來媽媽也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而已。」媽媽的女兒(六)

「沒關係啦!反正到了晚上你還不是需要他的XXX來安慰!哈!再說,你看的……那麼大,很過癮吧!我想做他媽呢!怎麼樣,把他的童貞讓給我吧!」

「不行啦!請不要讓理沙成為一個變態……就算不是屁股的那個洞,另外一個洞也是他出生的地方呀!那是很不道德的……」

「那該怎麼辦呢?反正今天無論如何理沙都得碰他的蛋,而且還要接受拷問套環還有你不也想看看他被搾乾眼淚的可憐樣子嗎?我們大家都想看一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媽媽。」

「喂……太過份了……難不成你想要讓理沙做不道德的事,然後靠剝奪她做母親的資格嗎?」

「理沙,別哭!他是你一手帶大的,你愛怎樣就可以怎樣。」

「不,我想要個成熟一點的。」

「沒問題的啦!他一定可以勝任的,就算你要他幫你剃陰毛,他也會剃的很漂亮的。好了,想玩弄他的話,就開始了吧!」

(媽媽,別哭的那麼傷心嘛!我會好好的對待你的。特別是媽媽的美穴,那裡有美麗的黑色嫩草長在恥丘上,隨著下體的蠕動而顫動著,真是可愛極了,我一定會盡心盡力的去……)

美智子鬆開了我手上的繩子。

「套環,我也幫你拿掉吧!如果一直掛著不拿掉的話,那你太可憐了……很辛苦不是嗎?你不如把它放在美智子的女人的XXX裡面去比較好……但是……

不過我認為,你的童貞還是奉獻給你媽媽比較好。我們也可以條件交換。也就是說,如果你要拿掉童貞帶的話,那麼就得在肛門上裝一個擴張器。「

哈,終於,媽媽是我的了。

「來吧!拿個擴張器來取代小黃瓜吧!」

「……是……請吧,拿去。」

童貞帶上的小螺絲被鬆了下來。

(啊啊,那個……相反了。這一顆反而愈鎖愈緊了。真是故意的……心好壞喲……)

「喔!別哭,別哭……你最乖了。別哭了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終於套環被拿了下來,人也輕鬆了不少,我用手把包皮往前推了推。

「太棒了,這樣子才像個男孩子嘛!你的XXX真是可愛,來吧!得報答報答我吧!聖子,來,過來押著他。」

聖子小姐欺身過來一把抓住我剛剛才回復自由的右手套環唉!我又被強姦了……不過這只是感覺上的。因為我的手正好碰在聖子的那裡……

(啊……屁股,痛的快裂開來了。插、插,好不容易插了進去。啊……插在肛門深處呀!)

「痛嗎?……美智子第一次插入這個造形象男性生殖器的擴張器時,可是哼也沒哼一聲喲!而且你最愛的媽媽也喜歡玩弄這個喲!」

「啊啊……我的屁股快裂開來了……」

「再忍耐一下,只差一點點了……好,完全進去了,這下子再也不會自行掉出來了。你媽媽也是,上一次她被灌腸之後就直接裝入,可爽的很呢!」

「真的嗎……媽媽也接受這種事嗎……」

「……是呀!媽媽也被玩弄過了。來,小莉,你願意好好愛我嗎?」

「是,媽媽,我很樂意為你服務……」

「謝謝!媽媽也是……很高興讓你服務。……那麼,就來吧!先從媽媽的恥丘開始吧!」

我拿筆挑逗著媽媽的恥丘。而且,有一點惡作劇的成份。有什麼關係,反正上次媽媽不也拿著筆在我的那裡,練習寫字嗎?所以嘛!禮尚往來呀!哈!我又用筆挑逗著媽媽的陰蒂來了。

媽媽,她口裡叫著不要。那雙吊在天花板上的腳也悶悶的猛掙扎著,陰蒂也顫抖著。

「小莉,你好壞喲!啊……啊……不,不要用筆玩弄我的陰蒂,喔!不,啊……啊……不,不要……」

「媽媽,你的嫩穴真是可愛極了。你看!這麼大的一顆眼淚……喔,媽媽,你的臉怎麼變紅了起來呢!喔,媽媽……別哭……」

我吻著媽媽的那裡,一邊安撫著媽媽。那陰蒂也開也的顫動著。

「小莉,快點,快點讓媽媽的那裡變白吧!」

美智子跟聖子二個人也一人一邊的搓揉著媽媽的乳房。媽媽整個人都陶醉在其中。

「來吧!小莉,快將媽媽的陰毛剃掉吧!」

媽媽那害羞又幾近懇求的聲音,讓人覺得她快要哭起來了。媽媽把臉別了過去,低低的懇求著。

媽媽的陰毛像絹一樣的光滑……我拿起刀,先剃掉了右邊的毛……那陰蒂看得更清楚了。

「別急,待會兒,我還會好好的吻它一番的。哈!那陰蒂小姐正兀自發抖著呢!」

終於,把全部陰毛剃得乾乾淨淨的了。

(喔!現在我才知道,我有多想衝進媽媽的陰裂中去,好好的吃個夠。)

「媽媽,真的很漂亮……」

「謝謝你小莉:媽媽現在可是個純真少女了套環我真想要你舐我的洞……」

「用舐的嗎?」

「……嗯……用,用你的蛋吧!用你的蛋來愛我吧!」

「知道了。剛好,我的蛋,現在又長大了不少,我知道你一定會喜歡的,不過我得找一找。」

「啊!不要,你怎麼可以這麼壞。我只要小小的蛋來安慰我,我就心滿意足了,啊……快……」

我很艱難的走到冰箱邊去。因為屁股被撐了起來,所以走起路來還會發出聲音。但是,這一趟走下來,果真雞巴又增大了不少,所以我更想將它插入了……

好不容易變成了一顆大號的巨蛋。

「……哇……好大的蛋喲!理沙,你的洞有這麼大嗎?這下你可爽了。」

然而媽媽的洞口,卻是緊緊的封閉著。

(好,就讓我來跟你開口……沒問題的。耶!……你可真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呢!)

「媽媽,你的屁股別亂動嘛!你看,我的蛋根本就進不去。」

「可是,因為太大了嘛……」

哈,媽媽的陰蒂,開始掉下大顆大顆的淚水。啊,那洞穴,稍稍開了一點點了……我的蛋,我的蛋也進去了一半左右。但是,媽媽的洞穴看起來很可憐,很痛苦的樣子,莫非真的是太大了嗎?我又再重新試了一次。

(好,來,再開,快,嘴巴張開呀……來……對了,好,太好了。)

終於我進去了。

「啊……不,不要……啊!你好壞……」

我的手指也「咕」的一聲插了進去。媽媽的屁股搖了又搖……

(媽媽,對不起呢!)

這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我看到媽媽痛苦的樣子,看樣子真的是太大了……

哈!管他的,我終於可以開始強姦媽媽了……

喔!媽媽,我的蛋快破了。我用力一推,終於蛋全部都進了洞穴中。還好,蛋沒有破的跡像。看樣子是個白水蛋呢!

媽媽的女兒(七)

「理沙的屁股真厲害,你看,蛋都沒破。所以呀!還是事先灌腸比較好。怎麼,你打算繼續加油嗎?」

「……啊……等等……這會兒,啊……破了。理沙,昨天晚上練習的時候,確實是破了不是嗎?」

「是啊!只差一點點,真是令人遺憾。你用灌腸來處罰我,而且還一口氣用了三百CC的灌腸液……」

「不,理沙,那不能怪我呀!對於灌腸,我也不過只有三次經驗而已。而且這種玩樂用的……」

媽媽真是可憐……她不單止要接受我這水煮蛋的欺侮,還要被處以灌腸的懲罰……

「不行,小莉,你不可以吻那個地方。別吻我的肛門呀……」

不管三七二十一,舌頭已經碰了過去……啊!……真過癮,接著,從陰裂開始,還有那剛被剃掉陰毛的恥丘。我又再次的進去那洞穴中。這一次連手指也沒有閒著的摳著肛門。

「啊……別用手指摳我肛門啊……別插進裡面去啊……天啊……哇……」

「別急,陰蒂……我也來吻吻它吧……」

「啊……理沙快爽死了……快,太棒了,哇……小莉,你真的好棒……」

「對呀……我真喜歡你……」

「我也是……」

「喂……小莉,你再用力一點,快舐理沙的陰蒂。喔,真令人受不了。」

聖子、美智子亂叫著。

媽媽的陰蒂正痙攣著。儘管如此,我仍然吸著不放。我的舌頭不停的舐著。

手指也全部插入到肛門穴中去了。媽媽的洞穴中,真是熱的可以。

「媽媽,還好吧……沒有氣絕吧?」我不安的轉頭問道。

「對不起……啊……真的是太棒了……像這樣子被侵犯,對理沙而言,應該是第一次吧!太令人高興了……理沙,不管是身體或是心情,都放輕鬆些吧!」

「是呀!如果你喜歡的話,就放你下來,然後綁到床上去……」

「哇,太棒了,理沙。從今以後,你每天晚上都有人干你了……這下子,你盡可以好好享受了。」

「……是呀!理沙,你就靜心的期待吧!」

「好孩子,給你一個讚美的吻。」

美智子,她不知在媽媽的耳邊說了些什麼?媽媽她漲紅了臉在拒絕。看起來媽媽很害羞的樣子,不過,媽媽還是拒絕了。

「喂,理沙,我也想跟你做愛耶!再灌腸一次吧!」

「理沙的肛門,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聖子及美智子繼續吻著媽媽的乳房。而且還發出了聲音呢!啊!那兩顆櫻桃還含在她們的口中呢……

媽媽,痛嗎!(今天晚上,我再用我溫柔的手為你按摩按摩吧!)

我的手指,依舊插在媽媽的肛門中。

「小莉,拜託你……拜託你準備一下為理沙灌腸的用具好嗎?為了不讓你破蛋,所以還是再灌腸一次比較好。」

「行嗎?」

「為什麼不行?」

美智子拿來了灌腸的用具套環哇!那是個有三百CC容量的灌腸器。

喔!真的好重。

「理沙,用這個好嗎?」

「啊……很大耶!恐怕會很痛吧!」

「別擔心!會馬上帶你上廁所的。所以,你儘管使用這個灌腸器吧!」

「嗯……好吧。反正我也已下定決心了。好吧!就請用那特大號的幫我灌腸吧。」

媽媽的肛門,真是可愛極了。莫非,媽媽的肛門也正期待著被灌腸,所以才會如此的雀躍著。可是我的手指卻沒有離開的意思。

那裡一旦被那麼粗大的灌腸器插進去的話,媽媽的臉部表情一定很有看頭,應該會哭吧!

「媽媽,沒問題吧?」

「嗯……」

我「忽」的拔出了手指,取而代之的是灌腸器的射出口。

「啊……請小心點……請動作溫柔點……喔……好爽!……啊……啊……啊……啊……」

突然洞口緊閉了起來……啊!莫非不想要了?

「可以嗎?行嗎?真的要用這特大號的嗎?」

「嗯,沒問題。真的。請快點插入我的洞穴中去。深深的插進去吧!快…………快……啊……啊……好,真的,太棒了!……啊……再深一點……再……喔……再深……一點……」

媽媽的臉看起來真的很痛苦的樣子,不過,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

終於,灌腸器被拔了出來。看起來好像很可憐的樣子。媽媽的尿道口也滴出了大顆大顆的淚水,不過終於灌完了。媽媽的唳水也停止了。

「啊。……灌腸。理沙,你也只有三次的經驗而已……不過,這樣就足以作為說明書了。」

「是啊!而且這一次她的慾望很強烈呢!好好的調教調教理沙的屁股吧!」

「對呀!她那個黃金屁股是要留給她兒子干的。」

「算了,這次,我算是死心了。」

好可愛!媽媽整個人呻吟著,身體也弓了起來。

「這一次慢慢的插入吧!啊……你們真壞……」

「再插,可以嗎?」

「……嗯……好冰喔!我的屁股終於被小莉你強姦了。我很開心……嗯……再進去一點……」

媽媽的屁股不停的顫動著。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加油!已經灌進了二百CC了,還剩下一百。」

「理沙,沒經歷過這種特大號的吧!啊……怎麼進不去了。」

「啊……別……你們好壞……」

「喂!美智子,你不是經驗豐富嗎?別盡在那裡看,快,快去幫助理沙。」

「當然,我是有經驗的。他,是灌腸的樣本。可是,像這樣子的,我也沒有經歷過呀!理沙,你太厲害了。」

「是呀!你簡直就像馬一樣,竟然全部都吃下去了。」

「太酷了。理沙的屁股才不是馬呢……那是比馬更厲害的動物。啊……太可怕了。哇!莫非,她真的可以吃下全部嗎……哇……已經到界限了!」

「理沙,加油!」

「理沙,還有五十CC。」

「啊……啊……不,不要再放了……」

但是,終於全部灌了進去。真的是到了極限了。真是可愛的洞穴。喔!肛門在蠕動了。

「啊啊……在動了。快,快拿個什麼來接吧!……求求求你們。喔……快,我一秒也無法忍耐了……」

媽媽倒吊著的雙腳在繩子中掙扎著套環,一副想上洗手間的樣子。

美智子拿了個墊子貼在媽媽的屁股周圍:「理沙,可以放了。」

媽媽沒有回答,過了一會兒才……

「放我到床上……還有,讓我享受享受小莉的童貞。」

「是,媽媽。」

理沙躺在床上,二腳大大的張開著。美智子及聖子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期待著一場好戲的上場。

(是啊!真太好了。接下來就是小莉強姦理沙的時間,各位,請好好的欣賞吧!)

「媽媽,為了讓美智子他們看得更清楚,請把腳張開一點。再張,不夠,再張……」

「啊……真不好意思。小莉,請吧!」

「別覺得不好意思。你看,你那雪白的恥丘,真是可愛到極點了。哈!陰蒂也愉快的露臉了。」

「好了。我張的夠大了。來吧!」

「太可愛了。來,請把膝蓋站起來……我要開始強姦你了。」

媽媽的二腳弓了起來……我扶著我的的龜兒子……首先吻了吻陰蒂。然後再刺向媽媽的陰道。

啊!那洞口好像封閉了一般。這樣不行呀!我又強烈的刺了進去。

喔!收縮的可真緊呢!真是不容易穿過了呢!啊……我用力的頂著那緊縮的陰道口。哇!裡面好熱哦!嗯!真棒,真是過癮。

突然,「咕」的一聲,我的雞巴突破了防線,直接進去了。

(媽媽,媽媽的女兒……啊……很爽吧!)

我不停的這樣的抽動著……啊……子宮頸不再收縮,終於我的雞巴與媽媽的美穴結合為一體了。我終於征服了媽媽的嫩穴了。不知不覺中,腰部也加快了起來。

「不,不要……媽媽的屁股,這樣子的話……啊……啊……你,小莉,你太厲害了……啊……啊……受不了了……我……我好爽……啊……愛我……把我當愛人一樣的愛吧……喔……真棒……啊……我,我願意每天,每天在小莉你的下面,張,張開我的大腿……呀……」

「好……啊……理沙,我親愛的媽媽,你已經是我的了……好,我們從此不分開……」

「真的嗎……啊……啊……再刺,刺入深一點……啊……啊……你……你的雞巴……它……它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這麼……變的這麼粗大,啊……我,我快喘不過氣來了……啊……啊……啊……受不了,它碰到我的子宮了……啊……沒路了……啊……你……你……插的我……插的我好爽喲!……啊……啊……對……對不起,我……我快到了……」

媽媽的淫叫聲在我耳邊蕩漾著……媽媽的嫩穴,它緊緊的包圍著我的雞巴。

我……我也快忍耐不住了。

「一起吧……來吧!啊……跟我一起上去吧!啊……啊啊……啊……就是現在啦……」

媽媽的手不停的抓在我的背上,屁股也用力的振動著……「喔!媽……!」

媽媽她突然用力的往上一頂。

「……啊……不行,你好壞,理沙……媽媽……你怎麼可以先到呢?……不行,得等我呀!」

得手了,哈……!終於征服了媽媽……媽媽的屁股正在痙攣著,那用力的一頂……媽媽已經高潮了。

「痛好,好壞呀……媽媽……」

……頓時響起了拍手的聲音。

美智子及聖子為我強姦媽媽一事做了最好的見證。

媽媽的女兒(八)

「理沙,是酒,可以嗎?」

「可不可以把雞巴拔出來一下……」

「可是,可是,我還沒達到高潮呀!嘿!再一次,再一次好不好嗎?」

「等等,別急著刺進來嘛!喂!這一次從後面刺我的屁股,你說好不好!這裡,還沒被征服過呢。」

「理沙!像汪汪那樣趴下吧!」

我拔出了我的雞巴。媽媽的嫩穴依然哭泣著,陰蒂也含著一大顆的淚珠呢!

「……是,你誇獎了。」我吻了吻像汪汪一樣趴著的媽媽的陰蒂。

「啊啊……嗯……屁股,也親親它吧!在你干它之前,可得好好的欣賞欣賞哦!」

「是啊!理沙的黃金屁股是最可愛了。你看,我的手指不也把它挑逗的很好嗎?」

「啊……啊……理沙的屁股,最喜歡小莉的手指了。」

手指慢慢的沉入了最深的地方,然後再慢慢的把它拔出來。接著再吻它。

媽媽屁股上的洞穴,真的是很可愛……啊……終於這小洞穴,為我張開了一些些。我吸了又吸。可能是太刺激了,那洞口始終無法大大的張開。

看樣子媽媽的屁股並沒有處理的很好。我真希望她能夠再灌一次腸,可能會更好。

「媽媽,你是否覺悟了。回家之前,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把媽媽的雙腳又大大的張開了起來。

「啊……別捉弄我……」媽媽撒嬌的叫著。

可是,我依然不停……媽媽的嫩穴,害羞的震動了起來。

真是太可愛了。就連屁股的洞穴也可愛的不得了……這裡,哈,我將用牛乳來幫你灌腸喲!

「啊……啊……」

牛乳是熱的,足足五百CC喲!這下可玩個夠了。全部都下去的話,媽媽的屁股可能會破裂……

「小莉!你很想幫我灌腸,對不對……你呀!真是個大變態……」

「可是,理沙你不是灌腸範本嘛!」

「剛剛那個是騙人的,你又沒有對我的屁股愛撫……」

「好,那就再來一次吧!我一定讓你爽的。」

「你可真是個壞人。理沙可是你媽媽喲!你可得好好的溫柔的對我不可。」

我用力的張開媽媽的兩腿,那陰蒂也紅咚咚的真可愛,我又用力的使媽媽的雙腿張的更大一些。

「媽媽的屁股真是可愛。我最喜歡這裡了……這個被灌腸的地方,真是可愛極了。」

「胡扯!如果你不善待它的話那就算了,請你別用其他的東西來繆它……」

「我們已經準備好熱牛奶了。」

「什麼,你要用牛奶幫我灌腸?!」

「是呀!在我干它之前,我想讓它先喝些牛奶……」

「喂!這是誰的主意呀?」

「美智子,莫非理沙不喜歡用牛奶灌腸?」

「不知道耶!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用牛奶灌過腸。今天可是第一次呢……我看哪,一定會讓她痛苦流涕的,不信你們等著看!對了,要用多少牛奶呢?」

「嗯……大約五百CC左右,太多嗎?」

「啊,理沙只有三百CC的灌腸經驗。哈!馬上我們又可以取笑她的屁股像馬一樣了!」

啊,說著說著,美智子真的拿來了牛奶。

「喂!你們在爭吵什麼呀!牛奶,拿來了。這些夠她痛哭流涕的了……」

「真殘忍……你們打算拷問她嗎?」

「是呀!其實那也不算是拷問……你待會兒不是要親熱她的黃金屁股嘛!所以囉!把屁股弄乾淨來迎接你,這可是一個淑女應該做的喲!」

媽媽坐在床上,用兩隻手拖抱著裸露的乳房,且兀自生氣著。

「理沙呀!你不高興嗎?」

「是呀!你再不灌腸的話,美智子可要搶你的男人了……你還是灌吧!」聖子半威脅半恐嚇的對媽媽說。

「好吧!我就忍耐吧!可是,如果我忍不住時,可得立刻停止喔!」

「好,只要你說停,我們就立刻停。」

媽媽把臉埋在兩手中,翹起了屁股:「請吧!」

注射器中吸滿了牛奶,它射向了媽媽的屁股。因為注射器太大了,好像有些射不進去。那注射器也實在是太粗了……

「啊……快,快來吧!」

「可以嗎?很粗喲!」

「嗯!來吧!請你們好好的調教調教理沙的屁股。」

啊!「咻」的一聲,注射器終於插了進去。一直插到了最裡面。然後,那牛奶也開始不停的被擠壓出去。

「啊……啊、啊……」

「媽媽,不要亂動,注射器會跳出來喲!」

「啊!真對不起……可是,你們太狠了。插的那麼裡面,我一定會痛哭流涕的。」

面對媽媽的抗議,無人理會,注射器依舊在進行著。媽媽的兩腳開始悶悶的蠕動了起來。

「啊!……痛……」

「媽媽,好不容易推進了一百CC,加油……」

「啊,看樣子不行了?腹部已經滿了……」

注射器被拔了出來,再一次又裝滿了牛奶。

「喂!原諒我吧!饒了我吧!不是說灌完後就讓我被小莉強姦的嗎?可是一下子灌那麼多,我連動也動不了。」

「媽媽,真抱歉……可是,我想多灌一點。」

「好,但是相對的,等會兒,你得好好的愛我。」

「是……沒問題。」

「只要你願意愛媽媽的小穴,那就好。」

「……嗯……」我用力的點著頭。

「好,那麼,請繼續吧!」

我再一次攻擊了媽媽的屁股。

「啊……已經極限了……啊、不行了……」

注射器中的牛奶一旦灌進去後,有一些些流出來的情形。沒辦法,只好拔出了灌腸器套環那洞穴不停的忍耐著,並試圖關閉。太可憐了,我只好用手指把它塞了起來……

「啊……過份。」

「嗯……再一根給你。」

「什麼,還要……」

媽媽的屁股不停的蠕動著。我稍稍打開了那緊閉的可愛洞口後,又將注射器一口氣插了下去。

「啊!真殘忍……我的屁股哭了啦!」

啊!不只是屁股,就連陰蒂也哭泣著。

(喔!我真想將它含在口裡,好好的愛它一番……)

牛奶從肛門中流了出來。

「真對不起,小莉,媽媽已經喝不下去了……已經跑出來了……已經到極限了……」

「對不起,我來擦……」

我拔掉注射器後,立刻用嘴親吻媽媽的屁眼,來幫媽媽擦拭。

「啊……流出來了……美智子,快,快拿墊子來……」

結果媽媽的屁眼被塞了一顆栓子,止住了即將流出的牛奶。

「好痛苦喲!理沙……理沙掉進了不道德的地獄中去了……啊……肚子裡,肚子裡的氣球呀……」

「來,這個鑰匙是你媽媽肛門上栓子的鑰匙。現在你媽媽肚子裡的氣球正在膨脹著。除非你同意,否則不可以讓她放出那些牛奶來,你知道嗎?這些都是你征服女人的證據。來,交給你了。」

「啊,謝謝。媽媽,你還好吧!」

「沒問題,放心,我很好,我有經驗的。這可是真正讓我經歷了一次惡魔來襲般的感覺。沒問題,你盡量來吧!我會忍耐的,你來吧!」

「美智子,理沙不能跟你一起了……這是什麼?」

「貞操帶。」美智子不懷好意的說著。

「……莫非……」

「是的。你不是想玩弄男人的蛋嗎?所以,這個貞操帶,你開心嗎?」

「誰會開心呀!那種事……帶上那個,連散步都不能去,那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是呀!那你得同意讓小莉跟我……」美智子奸笑著說。

「不!」媽媽大聲的反對。

「好,那你考慮把這個球放進你的美穴裡面吧!」

「你,太過份了。那放進去以後,我的肚子會鼓起來的。」

於是媽媽接過那個類似男人的蛋的圓球,並把它放入到下體中去……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啊!竟然全部放進去了。

「好,放進去了,貞操帶也緊上吧!」

「小莉,拜託你了。來,這是你媽媽的貞操帶。」

「媽媽,你真想要在屁股上帶上貞操帶嗎?」

喔,媽媽,我的媽媽……竟然為我在她那白白光禿禿一片的恥丘上及屁股上帶上了貞操帶……

「小莉,在理沙的屁股上帶上貞操帶吧……帶好喔!不然走起路來,那圓球可是會掉下來的喲!」

「好,我會幫媽媽帶好的。」

最後在媽媽的腰部把貞操帶上了鎖,而那下垂在肚臍下面的鏈子一直垂到了二腿之間……

我用力的拉著。

「啊!輕一點……太緊了一些……啊!別系的那麼用力,別那麼緊呀……」

「媽媽,再一下下就好了,忍耐點……」我柔聲的安慰著媽媽。

「啊……整個壓在下體上了。啊……別拉了,別再拉了……喔!陰蒂,陰蒂斷氣了……」

當我把貞操帶拉好時,媽媽發出了悲嗚聲。

「卡喳」一聲,得手了。

哈!媽媽終於成為我的奴隸了。

「小莉,來,來化妝吧!讓美智子教你。」

她們真的為我化了一個很迷人的妝。

帶著媽媽,我們散步回家去。

媽媽因為被灌了腸,好像很痛苦的樣子,所以她走著走著,偶而會停下來並押著肚子。

「媽媽,很痛苦嗎?」

「是,很痛苦。喝太多牛奶了。還有肚子裡……像刮颱風一樣……啊……又來了……」

回到家以後,我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媽媽身上的貞操帶。然後將她的兩手反綁在背後,兩腳也大大的張開在床上,並且固定在腳環上。

「啊……我們不是約束過的,別那樣的玩弄我的乳頭……你忘了嗎?」

這樣將她綁住以後,我終於徹底的征服了女性。

拿起筆,我一口氣將它插入在媽媽的嫩穴中……然後「咕」的轉了一圈。

「啊……」

媽媽發出了淒厲的叫聲,我興奮的將筆拔了出來,然後又再一次的將筆插了進去。但是,這一次,我將它推向了更深更裡面的部位……

「不,不耍那麼裡面……啊……不、不要……啊……你、你好壞……」

隨著媽媽的哭叫聲,我的情慾亢奮到了極點。喔!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拔去了媽媽屁股上的栓子。突然一陣風吹了出來。

「啊……不行,別笑我……要出來了啊!不、不要……你會嫌棄我的……啊……可是……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

媽媽「嘩啦嘩啦」的放出了白牛奶,而且多得令人訝異。

「好了嗎?」

「……不,還有一些……啊……嗯……好了。」

經過在腹中的一陣翻騰,媽媽的臉色早已通紅。

「媽媽,我真的想強姦你……我不管你現在的樣子是什麼,請你答應我……拜託……」

然而媽媽要求先進了浴室。回來後的她,不僅洗淨了全身,而且還刻意的化了妝。

於是一個真正屬於我的狂歡的夜終於來臨了。

【全文完】

媽媽的女兒(一)

一放學回到家裡,穿著粉紅色露背裝的媽媽,溫和的對我說了聲:「你回來了。」

(哇,真大膽……)

因為背部露出了一大片,所以一看便知道媽媽她沒有穿胸罩。雖然如此,前面仍然可以看得見媽媽擁有一副好的胸部。特別是那像櫻桃般的乳頭,令人真想採擷。

「媽媽,生日快樂。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唉喲!原來是副漂亮的耳環。太好了,謝謝!」喔,感謝的香吻……我的臉頰……名牌的香水味……還有那靠在我肩上的乳房……

(不行,我不能在媽媽面前失禮。天啊!我的陽具,啊,早也硬了起來。)

我不得不飛快的回到自己房間。

「怎麼了?健,小健!」

我匆忙的將手伸進褲子裡,一把抓緊漸漸脹大的陰莖,還有掩飾的快步走向陽台。

結果成功。

媽媽正在彈琴,她戴上了我送的珍珠耳環。

(真不知道今天的生日舞會,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

我經過媽媽的房間時,看見有一件白色的晚禮服吊在那兒,散發著誘人的魅力。

媽媽從這個星期開始上爵士舞的課。那件舞衣上,一定有媽媽的汗水味。突然間,我有了想穿媽媽的舞衣的念頭。光是想,我的陽具就已經開始不聽話起來了。

這裡是媽媽的房間,床上有一件粉紅蕾絲的襯裙。(啊!真是誘人……)

白色的誘人緊身衣,沾滿了汗水味,質料輕薄的緊身衣,透明的令人一覽無遺。

這麼小小的一件,不握拳慢慢穿,還真不容易穿上去呢!我還知道,床對面的衣櫥裡還有各式各樣的誘人內衣褲在裡面呢?特別是內褲,還有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太可怕了。沒想到媽媽竟然也穿這種內褲……哇!而且是粉紅色蕾絲的。

腰部二側還是只有細細的繩子呢!)

啊!媽媽上樓來了。

「小健,你在哪裡呀?」

「嗯,我在房裡呀!在做功課啦!」

「真是個乖孩子,琴聲不會吵到你吧?」

「不會呀!我也喜歡聽呀!」

媽媽應該不會進來吧!哇!這種緊身衣,一旦穿了上去,連身褲的地方,那細細的高叉剛好崁進大腿的內側,那種被勒緊的感覺,一定很痛快吧!而且這麼小一件,的確也只能遮住一些重要部位。

我脫去了上衣,接著又脫去了褲子。(啊啊!媽媽的體味……這裡就是侵入媽媽那裡的地方……難怪會這樣濕濕的。)

腳穿了進去。可是腰部及胸部卻有點拉不上去了……太可怕了,真是緊的可以。好不容易拉到了腰部,陽具也往上豎立了起來,一走動起來將會很刺激的。

這件緊身衣對我而言是小了點。當全部穿起來時,我全身將會緊得喘不過氣來。

(媽媽真的穿這種衣服跳爵士嗎?……)這件蕾絲的內褲,居在女人的重要部位上還開了個洞。躺在媽媽的床上伸展著讓媽媽的緊身衣摩擦我的全身,更是爽透了。(啊!再軋進一些……)

我無法停止動作。我用力的動作讓緊身衣在我身上摩來摩去。啊!好像有什麼噴出來了。

「啊啊……媽媽……」

原來是從我的陽具噴出來的。弄濕了媽媽的緊身衣。我想也不想的拿起媽媽的內褲便擦。莫非,我真的有病嗎?不然怎麼會……

不早點將衣服脫下來拿去還的話……可是,我還想再穿呀!我甚至想穿穿看媽媽的內衣、內褲及胸罩。「嗚……」再一次讓緊身衣勒緊我的大陽具就好。

「哇!小健,你在做什麼呀?」

嚇死人了。媽媽正站在陽台上看著我的房間裡。

媽媽進來了。

「你太過份了。居然拿媽媽的緊身衣來玩……啊,你連內褲也……」媽媽激動的哭了起來。

「……媽媽……」

「……別叫我。你,你太過份了。」媽媽抬起頭來說。

「你,你穿我的緊身衣,你的……竟然……你看都弄髒了。」

被發現了。

媽媽拉著我身上的緊身衣:「你竟然想得到!穿我的緊身衣來玩不能玩的游戲。」

「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你嘴裡只能這麼樣,你還沒長大就已經這樣子了,那將來……」

「媽媽,別生氣嘛!」

「好,反正你打算還要繼續弄髒我的衣服對吧!好,那我就成全你。來趴到床上去,把屁股向上。」

「媽媽,放開我……」

(啊,媽媽拉著那衣服一上一下的,這會兒我的雞巴又被摩擦的……糟了,又射了……)

「……媽媽……啊啊,住手呀!」

「不行的是你的這裡。看樣子不處罰你是不行了。」

(啊!又射了。我又再次將白色的精液發射在媽媽的衣服上了。)

「快,快趴在床上,屁股朝上。」

「是……」

這是我出生至今,第一次看見媽媽如此的生氣。

糟了,媽媽脫下了拖鞋。

媽媽的女兒(二)

「太好了。對付你這種居然敢用媽媽的衣服來惡作劇的孩子,就只有用這種方式了。來,打十下,抬起來。」

「痛……」

媽媽用力的打在我的屁股上,用的是拖鞋……

媽媽的左手一把抓住了緊身衣……啊!這麼用力一抓,下面的部位全成了細細的一把,且全部緊緊的包住了我的陰莖,屁股也露了出來。

屁股被用力打的……啊!可是……一旦那衣服摩擦在龜頭上,其實感覺是很爽的。

(喔……再用力些吧!媽媽,我的媽媽。)

「這樣,足以令你反省了的。站起來,看著我……」

我一站起來,那裡又……

「你這個孩子……」

這時,媽媽的緊身衣上早已濕的不像樣了……

「你真的是欠缺嚴厲的處罰。看!你竟然弄髒了我的衣服,你真是個無聊的男子。你跟我好好的反省反省吧!」

媽媽那張生氣的臉,更是漂亮極了。只要媽媽說的,我都很願意接受任何的處罰。

「是,請動手吧!」

「下次再這樣,那可就不是打屁股就可以原諒的了。」

太棒了!我是願意接受來自媽媽的任何處罰的,可是我還是裝的一副反省的樣子。可是,其實我是希望媽媽再更狠一點的處罰我的。

我故意的激怒媽媽。

「媽媽,你知道嗎?你這件衣服的緊身衣能力太令人訝異了,你看都深陷在肉裡了。而且,那裡那麼細,毛都可以看得見了……」

哈,媽媽好像生氣了。

「我不會再原諒你的……」

「痛……對不起啦。啊,不要用力拉嘛,輕一點……」

「從今天開始,你是媽媽的使喚者。這個星期就請假一星期吧!讓我來看好你,好好的管教你。」

「是,媽媽。」

太棒了!終於有機會跟媽媽二個人相處了。

「小健,我只有一個請求。你得發誓不碰媽媽。」

「我碰媽媽?」

「是啊!你總是把我當獵物,不是嗎?我得跟你約定一下,你可不能強姦我喲!我有點擔心。」

「好吧!就這麼約定……」

「看,你又在對我幻想了。真是沒有辦法喲!來,讓我為你裝上童貞帶。」

這是一條鐵鏈的腰帶,它可以像兜襠布一樣的從肚臍以下穿起……啊!那鐵鏈的頭碰到我的龜頭時……

「很痛吧!你要知道,像你這樣,一直都在亢奮狀態的人,不戴這個是不行的。來把這個頭扣上吧!」

「媽媽,痛呀……別那麼用力……」

「怎樣,聽我的話嗎?這樣對你比較好,你就好好的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想一想吧。」

「太嚴厲了啦!」

「你,如果你還是存有那份非份之想的話,我就把你的陽具絞成紫色……」

(嗚,媽媽這樣懲罰我。天啊!這樣要怎麼走路嘛!)

「好了,這樣我就安心了。在我沒有原諒你之前,你的陽具就不會再一直大起來了。」

苦了。每走一步就深陷一些……XXX,這裡有二個扣子扣住,真的是大不起來……

「好,沖個涼吧!來吧!來幫我拉拉鏈吧……」

媽媽手上拿著筆,莫非她是要……

「如果你不聽媽媽的話的話,我就在你身上寫字。」

「……是的,媽媽。」

我幫媽媽拉下了露背裝的拉鏈,我猜的沒錯,裡面真的什麼也沒穿。而且是一直到屁股……啊!粉紅色的底褲。

「來,底褲也除下來。……」

「是,媽媽。」

脫光了媽媽身上的衣物後,二母子沖了個涼。

「你呀!真是個惡作劇的孩子。」

「那是因為媽媽你太漂亮了,我耐不住嘛!」

「好呀!你這油腔滑調的傢伙。既然你這麼想當女人的話,乾脆我來幫你打扮打扮,讓你變成女人好了……」

「我,讓我變成女人?」

「這下你高興了吧!我就知道。好吧!那你就穿上媽媽的內衣吧!從現在開始你就照我說的去做。你看緊身衣是不是也要借給你……」

「你是說借給我內衣是嗎?你真的要讓我變成……變成女人呀……」

「所以,你就得好好的聽我的話囉!」

「……是……」

「還有一件事,內褲不可以借你……」

「是,媽媽。」

哈,我居然可以穿上有媽媽味道的衣服……真是令人太興奮了。

走出浴室後,就直接進了媽媽的房間。

「媽媽呀!最近我有點發胖耶!體重也增加了。可不可以把你的束褲借給我呀?」

「在哪裡?」

「就是剛剛那個抽屜裡嘛!」

「啊,太概是這個吧?」

「再裡面一點。那件束褲嘛!」

「哈哈,終於找到了。真的,真的全都是橡膠做的,太棒了,這樣效果一定很好。」

「我來穿穿看。」

那褲子完全貼在媽媽的肌膚上。這也是緊身設計的,而且伸縮性相當的強。

將媽媽的曲線完全映了出來。(哇,太棒了,連毛都可以看得見。)

「謝謝,太貼身了,真是貼身的無話可說。我先穿,下次輪你穿。」

「還有洗衣籃裡面有媽媽穿過的內衣、內褲……」

「什麼,媽媽你穿過的內衣褲……」(啊,又硬了起來。)

「算了,你戴著童貞帶,所以不穿內褲也無妨,知道嗎?沒有內褲。」

銀色的迷你襯裙,還有女人的胸衣,天啊!真是令人亢奮極了。吊襪帶上吊著絲襪。這是一條白色的蕾絲絲襪。配上一件剛好遮住屁股的超級迷你裙。還是白色性感。鏡中的我,可愛極了。

啊!媽媽拉起我的裙子來了。我的雞巴正直挺挺的豎立著。

「討厭,怎麼可以這樣嘛!來,躺在床上去,我來為你做個小手術。」

我仰躺在床上。然後裙子被掀了起來。

「啊!」原來媽媽握住了我的雞巴。

媽媽的手指,好殘酷。像在為我的龜頭剝皮似的。「這裡,你是第一次被這樣剝皮的嗎?」

「……媽媽……夠了,還原吧!」

「不行,從現在開始,必須使它呈現這種狀態才行。而且這裡還得戴上一個套環才行,你覺得怎麼樣?」

「什麼?」我痛的快暈了。

「我是說再加個鈴鐺吧!那就更可愛了。」(啊!又是裝上一個套環……還要再加個鈴鐺……)

「如果認真的搓的話,很快的就會變小……好嗎?」

「不,我不要這樣!那套環都會陷在肉中……那種感覺,很不好受……」

「當然,用來處罰的道具沒有一個是輕鬆的。來,我要幫你裝上套環了……

可能會很痛也說不定……還好吧!你覺得怎麼樣?「

「啊……好緊,好痛……」

「忍耐一下,快要好了,只剩下一點點了。」

「啊、阿……啊……痛啊!很痛……」

媽媽一邊套著,一邊吻著哭泣的我。

「好了,在戴著這套環的期間,你一定會做個好孩子的,你會很棒的。」

(啊,想著會很舒服,啊……用力吸一口氣吧。)

「你,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居然故意使它變大。你看,它大成這樣,你就試試看穿上媽媽的內褲,看能不能使它遮掩起來。」

「是,媽媽。」

洗衣籃中有媽媽的內褲,藍色的透明內褲。這麼小件又性感的內褲,幾乎只能蓋住重要部位而已。全部拉直後看起來就像一條繩子。然而這是媽媽一直在穿的內褲,所以我欣然接受。

貼身極了,其實我光是想著穿上媽媽內褲後的那種貼身感覺,我的老二不知不覺中又脹大了不少。

(媽媽,這次讓我來吻你吧!讓我來吻你那被勒的流淚的美穴吧!)

媽媽的美穴也是個愛哭的傢伙。因為這件藍色的透明性感內褲上早已濕潤潤的。媽媽趴上了我的身。媽媽的屁股在我的身上。媽媽的屁股竟然有這麼大!太令人意外了,居然這麼重……

耶!不對,怎麼連內褲都被脫了?

「好可愛的屁股。這樣子緊繃著,不舒服吧!很抱歉。天啊!這裡,你看,真的變小了很多。」(嗚,媽媽的手伸進了我的下體中,啊……糟了!又大了起來。)

「喂!你一點郁不聽我的話呢!你看,怎麼又變大了起來呢?」

本來一旦套上了套環,應該不會變大才對。可是它就偏偏……一直在長大。

唉!想要成為媽媽的女兒……啊,糟了,又射了。

我成了媽媽的椅子。媽媽那坐在我背上的屁股,真是柔軟。

(啊,我真想強姦媽媽……)可是,我裝上了套環呀!

「不要動!媽媽正在為你化妝。你看,你一動,整個都歪了啦!」(又碰到媽媽的屁股了,一碰到媽媽的屁股,我的雞巴就會變大!啊,又來了,又來了!

……啊!真爽……啊,再來……)

「喂!你不是在做我的椅子嗎?算了,來,過來站在我前面來。」

「是,媽媽。」我把內褲脫下後,站在媽媽的前面。

「來,自己把裙子掀起來。」

媽媽的女兒(三)

(哇!真是不好意思……)

「怎麼了,不敢掀呀……」

我掀了,我把它掀的老高的。

「褲子拿掉吧。」

「是,媽媽。」

又再射了,真是令人難為情極了……啊……又比剛剛大了一些些。

媽媽手裡拿了支筆。

「把眼睛閉上。不然,我不寫了。好,現在你來看看我寫些什麼?用心體會的話,就不難猜中。」

我閉上了雙眼。

(啊……原來媽媽在我的龜頭上寫字……哇,很癢……)

「別動呀!你真是個令人麻煩的孩子。」

天啊!寫在那裡,我怎麼能判斷呢!

「好,你猜猜看,寫了些什麼呀!」

「無法判斷呀!媽媽,好痛……」

「你之所以覺痛,是因為你一心只想著手淫的事,所以才會一直在脹大。」

「可是……」

「這麼簡單的字都沒辦法判斷。你看,又在脹大了。真是不害臊!來,把你的男根向著媽媽吧!」

「是……媽媽,我的……」

「看我只是要練習寫字而言,誰要手淫?你總是不停的在想這些令人害躁的事,這樣你怎麼能夠用心體會呢!你想強姦我的屁股,對不對,你真是不可原諒呢……」

啊,媽媽又一把抓住我的陽具。

她一會兒在上面寫字,一會兒又……啊,怎麼停了?喔,不,再寫,再碰我呀!

「你反省了嗎?」

「是的,我反省了。請原諒我,請停止處罰我吧!拜託你!我……我想要小便……真的,我忍不住了。」

我正脫著內褲接受媽媽的處罰。累死了。我掀著裙子任由母親處罰我。可是不管怎樣,啊……我只想讓雞巴變大一點。

(嗚……我愈來愈無法忍耐了……)

「媽媽……小便……」

「別吵,會讓你去的。」

「是,媽媽。」

終於,我獲得了解放。啊……射了這麼多,真是過癮。

「怎麼了?來,讓我幫你揉一揉屁股吧!啊……我知道了。因為你這是第一次,所以感覺會相當的強烈。經過一次以後,等拿掉套環時,媽媽的屁股就讓你強姦一次看看。」

「可以嗎?媽媽。」

「哈,你看,你還是沒有反省嘛!真令人覺得遺憾,你這說謊的孩子。」

(啊……可以強姦媽媽……哈,我喜歡像狗雜交的姿勢,我想好好的幹媽媽的屁股。)

「啊!又大起來了,看樣子你又在想要怎麼樣乾媽媽的屁股了,對嗎?你這壞孩子。這童貞帶可千萬不要拿掉喲!去吧,你不是要去上洗手間嗎?把衣服脫掉吧!」

(啊,太棒了,解脫了。)我脫去了迷你洋裝,只穿了一件迷你襯裙。

「哇!真可愛。我看我就為你取個名字吧!就叫小莉吧!以前我就想過,如果生個女兒的話,就叫她小莉。」

「好是好……」

「不行。從現在開始,你得使用女性用語才行。」

「是的,媽媽。」

「來,手放到後面去……我來幫你銬上。」

我被銬了起來,陰莖上的套環也被銬上了。

「哇!這樣真是酷斃了。」

媽媽這時拉起我的襯裙正在幫我弄著那陰莖,這時掛在龜兒子上頭的鈴鐺就響了起來。

媽媽脫去了外衣。那一件包裹著媽媽胴體的緊身衣,是件透明得不得了的衣服。不僅可以看見媽媽那豐滿的胸部,同時也可以看見下體的陰毛,而且下體上的二腿內側也被衣服勒的緊緊的。

「啊,全身都濕了。我得換件衣服。」媽媽脫下了緊身衣。

「喂!來幫我擦擦汗吧!」

「怎麼擦……」

「不行喲!請使用淑女的口氣講話好嗎?」

「是的,媽媽。我是女孩子,可是媽媽,我戴著手銬呀!怎麼幫你呢?」

媽媽稍稍抬了抬頭,今天的媽媽真是漂亮極了。

「小莉,你不是還有嘴巴嗎?來吧!先從媽媽的乳房開始吧!」

哇,從乳房開始耶!太棒了……媽媽的乳房正顫動著。

「太好了,你做的真好,接下來,屁股也要。」

媽媽她趴了下去。屁股朝著我這裡……屁股上的那個洞穴,好像很害羞的喘著。我把舌頭伸入到媽媽的屁股洞口去,可是舌頭進不去。

「啊……不要吮我的肛門……媽媽那裡可還是個處女呢!如果你真的想吻我的話,那就吻女孩子最令人害羞的洞口吧!喂!這樣可以嗎?」

我平躺在地上,媽媽她靠了過來,並把她的花園入口對準了我的嘴。

啊,媽媽的美穴,就像被欺侮了一般的掉了很多的眼淚。真是濕答答的。

「來吧!好好的吻它吧!啊……再用力一些呀!舌頭再使點勁。啊!媽的小丸子,啊,對了,就是那裡,用力,再用些力……對了,對了。接下來,旁邊,對,溫柔些,再溫柔些……嗯……喔……再輕一點……輕……啊……對,對了。再來,小丸子的地方,對,要用力,喔,我要你要舌頭吻我呀……」

我盡情的吻著媽媽的小丸子,一遍又一遍。一會兒用牙齒咬它,一會兒又用舌頭舔它,它正大量的流著眼淚,一副很憤怒的樣子。

媽媽的小丸子正在我的嘴裡哭泣著。我可是沒有做什麼讓它痛苦的事情喲!

你看,我不是用舌頭溫柔的舐著它嗎?

另一方面,媽媽的屁股上的洞穴正呈現在我的眼前,它正害羞的蠕動著。

(啊……我真想將手指插入看看……)

「小莉,媽媽去小便,馬上來,別走開。」

「不,別走,媽媽。」

「可是,我得去……」

「沒關係,你就放吧!」

不一會兒,媽媽的小丸子動了動,尿水也不過流下來一點點而已。

「謝謝……夠了。啊啊……你吻的真高明。如果再這樣吻下去的話,我看還會有更令人害羞的事發生。」

雖然我還想再吻,想再吸多一點點媽媽的淚水,可是媽媽站了起來,往浴室裡走去了。

媽媽竟然穿著胸罩在沖涼,喔,不,原來她沖好了,正在穿胸罩。天啊!她不只是胸罩,內褲連襯裙都是粉紅色的。

「小莉,來,拜託你把這些衣服拿去洗衣籃上面,好不好……」

「是,媽媽。可是,我的變手被銬在後面呀!」

「你可以用嘴巴呀!對了,媽媽的緊身衣也一起拿去喲。」

媽媽的女兒(四)

媽媽的緊身衣,特別是女人的那裡,濕潤的那裡呀!我竟然可以用嘴巴叨起來。

(啊,真的是有媽媽的臭味……啊……好棒……)

我真想好好的強姦媽媽那豐滿又柔軟的屁股。我也想用鐵鏈來鎖住媽媽那迷人的雙峰,然後再把我的東西,狼狼的插入媽媽屁股上的洞穴中。

可是想歸想呀!現實歸現實呀!媽媽跟我穿著相同顏色的迷你洋裝去散步。

走路時,那裙擺搖動著,長長的腿露在外面,真是拉風又迷人。我學著媽媽穿上了8公分高的高跟鞋,很難走。還好,有媽媽挽著我的手一起走。

同時我也穿了吊襪帶及蕾絲的吊襪。我這迷你裙真的很迷人。只要一舉手,整個屁股便都會裸露出來,再加上原本就深陷在肉中的童貞帶,這一動起來的感覺,真是令人筆墨難以形容。(啊……只要一想起媽媽的事,又不知不覺的變大了起來。)

而且剛剛我才叨過媽媽穿過的緊身衣去洗衣籃裡放,所以說不讓我的陰莖長大,是沒有道理的。

「媽媽……小莉想去洗手間,我走不下去了。」

這裡是神宮的外宛,這條路一般人是不會來的。可是,要是有人來的話……

啊,果真是個女人走了過來。原來是露美小姐,她是我幼時的玩伴。媽媽也注意到露美走過來了。

「日安,露美小姐。」

「啊,原來是小健的媽媽。」她發現穿著迷你服飾的媽媽,好像很吃驚的樣子:「小健呢?」

「……喔,他正在練習怎麼成為一個女人……」

「什,什麼……女人……變成……」

露美的眼光與我眼光相遇了……啊,不過她好像沒有發現到是我……露美訝異的跑走了。

媽媽真是惡作劇。其實我是希望她能成為我保密的,可是……

我們走進了公園裡面。大家都在看我們這一對母子。是的,粉紅色加迷你真的是很顯眼。啊……風吹了起來。討厭,風把裙子又向上吹了一些。我的手也上著手銬且還背在背後呢!我根本無法用手押住被風吹起的裙子!媽媽則不然,她可以安然的把手放在膝蓋上,輕輕的悠閒的押住裙子即可。

啊,討厭,風又再次的喚起我的裙子,使整個屁股露了出來。

「討厭,風姨呀!你可真下流呀!」

「哈哈,連風姨都想看看你的裡面呢!那有什麼不可以呢!你就大方的讓她看吧!」

「不要喲!不好意思。而且,有一點點脹大了……」

媽媽把手放在內褲上面押了押。即使是從內褲上也能明顯的感受到,我的陽具正在一寸一寸的長大。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中……而且用手指摸了摸那正在哭泣的龜頭。

因為穿了高跟鞋的關係,我整個人都在打轉。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活,我的感受會更深。

「啊,真痛……」

大家都在看。

「哇,正在哭著呢!讓我給你吻一吻吧!別哭了……」

跟媽媽飛吻了一下。

「想小便,我等不及了。」

「再忍一忍吧!」

「是,媽媽。」

真令人興奮……我居然可以跟媽媽接吻,甚至於……

「待會兒,我們要到我朋友家去一趟,到那裡再上吧!你忍一忍吧!」

「嗯,是……」

一走動起來,就有忍不住的感覺。可是,因為裝了套環的關係,即使想上也沒有辦法,好好的上。前面的龜頭也被套住了,漸漸的痛了起來。

公園外面有愈來愈多人在注意我們。啊,那個高中生居然對著我們拍照。

「喂!別拍呀!請別亂拍呀!」啊,今天真是的,竟然連風都欺侮我們。因為風專掀我的裙子。啊,那裡,還有人在拍攝V8,看樣子,他連內褲都拍進去了。人愈來愈多了,他們都在圍觀我們二母子,不,應該是說二母女才對。

(真是不好意思。)

可是目前我心裡想的,只是該如何拿掉童貞帶……然後打開鎖,我盼望能夠與媽媽來點不一樣的。

那是一間白色的大房子。位於神宮外宅的旁邊。這裡是美智子小姐的家。她家大的連游泳池都有。她正在院子裡打室內高爾夫球。

「日安。」

「哇,理沙……歡迎、歡迎。來的正是時候,聖子也在這裡。耶!你就穿這樣子散步呀!什麼,你還用緊身束腰束著,而且還戴了貞操帶。」

「沒有啦,我只是穿了普通的減肥衣罷了。」

「穿這樣散步豈不是很有感覺嗎?不錯吧!」

媽媽的女兒(五)

「是呀!是有點不好意思……但是,這可是你教我的喲!你知道嗎?這樣才能時常保持亢奮的心情呀!」

「聽你這麼一說,連我都亢奮了起來。現在我要去游泳。理沙你也來吧!你看,孩子們都雀躍欲試的。所以,就一塊來吧!」

英智子小姐穿著一件白色的運動裙,可是上半身卻只穿了一件蕾絲的胸衣而已。

「哇,美智子呀!你永遠還是喜歡穿這樣。」

「當然,這種泳裝又輕便、又舒服。對了,你那件橡膠做的緊身泳衣可完成了。還有上星期的那件緊身衣,穿起來如何呀!恐怕常常讓你無法控制的想自慰吧?」

「那個呀!是呀,真的是太厲害了,穿上它,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

「那真是太辛苦了。哦,對不起,請問你,那位美少女是誰呀!莫非是你的新女友。好可愛喲:真想好好的跟她玩一玩。她身上的迷你襯衣很漂亮,而且也很適合她。她應該是沒有穿內褲吧!」

「這孩子吧!沒穿褲子是無法走遠的。更何況他還穿了我為他戴上的貞操帶呢?」

「為什麼沒穿褲子就沒辦法走路呢?上個星期,你跟聖子二個穿著內衣出去散步時,不也沒穿褲子嗎?」

「我知道,可是,這孩子,他,前面……」

「莫非……莫非他是個男孩子。內褲,他是怎麼穿的呢?」

(啊,天啊!可別過來掀我的襯裙喲……真討厭。)我心中暗自祈禱著,可是太慢了。

「哇!都濕了。可能是因為穿了女性內衣褲的關係吧!哈,而且還有些脹大呢!」

「嗚……」她從內褲上面握住了我的陰莖。而且,接下來她還扯下了我的內褲。

「哇,這個、這個就是你所謂的童貞帶囉!你這不是為了健一君而訂做的嗎……哇,還很合身耶!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小莉。」

「嗯,很可愛的名字不是嗎?來吧!美智子,讓她來為你服務服務吧!快,快躺上床,臉部向上。」

「……媽媽……」

「別擔心,只是暍尿而已。美智子她用嘴替你吸出來而已。」(唉喲!千萬別摸我的陽具,不要啦……媽媽……)

「理沙,手銬的鑰匙呢?」

「在小莉的胸罩裡面。」

手銬終於被打開了。真討厭,抵抗也無用,我只好往泳池邊逃了開去。

「聖子,抓抓住她。」

(啊!又是一個穿著緊身衣的女人……啊!……終於被抓到了,被她從後面抱了起來……)我的乳房呀!那女的叫做聖子的,身上穿的緊身衣早已深陷在肉中,陰毛也若隱若顯的跑了出來。

我摸了摸她的大腿。

「喂,討厭!」聖子小姐生氣了。

美智子也過來幫忙,我終於被她們兩個給制服了。而且還被押上了床……我的兩隻手被分綁在床腳上。啊……聖子抓著我的腳……真討厭。內褲被完全的脫了下來,雙腳也被張的大大的。

「太棒了。美智子,就讓聖子押著他吧!」

「不要這樣,求求你們,放開我……」

襯裙被掀了起來,美智子的嘴正對著我的XXX。她正用力的吸吮著。

喔……她吸的太癘害了……啊……太過份了!……喔!我那套著套環的雞巴呀!好可憐喲!我拚命的搖動屁股,企圖擺脫美智子的嘴巴。可是,美智子的嘴卻像磁鐵一般,牢牢的吸住我的龜頭不放。

(嗚……嗚……小便,尿,快出來了……喔,媽媽,求求你,救我……)

啊,尿尿,流出來了。

「再,再多一些!有尿水流出來是好的。美智子,盡量喝呀!」

因為戴上了套環的關係,所以尿水流出的很少。舌頭慢慢的攻擊在陰裂的部份,強而有力的。但這一次,流向美智子嘴裡的就不是普通的尿水了。

美智子的手指摸上了我的屁股肛門穴中去了。

「救命呀!……媽媽……那屁股上的手指呀……」

「很對不起,忍耐一下就好了。套環待會兒,回到家以後,媽媽的再讓你享受,加油喲!等一會就忍耐過去了。」

美智子一邊用手指強姦我的肛門,一邊吸吮我的雞巴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吸完為止。

「小莉的肛門,稍嫌太硬了一點……美智子想辦法撐開它吧!」

「不,不要做那種下流事啦!」

「你怎麼可以說那種話呢?」

我被反擊了,下體也被用力抓住了。

(喔!我可憐的雞巴呀……)

「對不起……請停手……」

「那麼,可不可以拜託你,把他的肛門撐大一些呢?」

「是……可以呀!好了,我來試試看。」

「太可愛了,小莉小姐的哭聲,真是太可愛了。太好了,我就讓你哭大聲一些吧!聖子,用什麼道具比較好?」

「小莉媽媽平時用的是黃瓜,可是……」

(啊,媽媽竟然也做過這種事……)

「你們真壞!怎麼可以說出我的秘密呢!」

「那有什麼不好!反正從今以後她得一邊被灌腸,一邊接受你這個做媽媽的調教。理沙,你的那個黃金屁股,還沒給她看過嗎?」

「好了,現在要開始灌腸了……」

「什麼?」

「是呀!早約定好的不是嗎?如果不割掉蛋的話,就必須要有妥善的處置不是嗎?」

「可是現在的我割不割掉蛋都一樣呀!因為我得到的處置比割掉蛋還要困苦呀!」我紅著臉向媽媽告白。

「那你是希望永遠都這樣了,每次穿起裙子來,那兩顆蛋就晃呀晃的……」

「……是,是的。可是一旦割去了蛋後,只穿著胸衣散步的話,也會令人害羞的呀!不管我是否真的像女人……」

「那好,就讓我出示證據來給你看看吧。」

「是……」

「好,那你睡到床上去。」

媽媽,她脫掉了襯裙……胸罩、內褲等,全部都脫的一乾二淨的,媽媽她一絲不掛的躺在我旁邊的床上。突然,媽媽的一隻腳被倒吊在天花板上了。

「別看著媽媽……現在開始,我如果不對你動點重刑是不行的……如果不在他面前把蛋割去的話是不行的。」

「是呀!那是理所當然的。」

「真不好意思……請吧!哈哈,這會兒是理沙女兒的蛋喲……理沙,你就袖手旁觀吧!」

「等等!先讓我把小黃瓜插在小莉的屁股洞中吧!就看你們好好的料理她了……小莉,想必你也很想在屁眼上插入小黃瓜吧!就像你媽媽那樣。」

「是,請像媽媽那樣的對待我。」

於是我的二腳也像媽媽一樣的被吊了起來套環。

接下來就是小黃瓜的拷問,我跟媽媽同時都被拷問了。

美智子小姐脫去了運動裙。……啊!原來她裡面也穿了橡膠做的緊身衣。天啊!那個討厭的地方,還濕濕的呢!真是令人亢奮。

小黃瓜,好大的一條……啊……快裂開來了。

(喔,不……)

原來美智子不只替我塞進小黃瓜,她還一邊用手套著我的雞巴。

「鈴……」掛在上面的鈴鐺響了起來。

美智子的嘴又湊了過來……太可怕了。我又再度被強姦了,真是令人可怕的女人。美智子她一邊吮吸著我的雞巴,一邊用手塞著小黃瓜在我的屁股洞穴中。

太癘害了……太可怕了……好痛……呀……

媽媽被倒吊著的雙腳長長的很好看,屁股也看得很清楚。

「小莉,放你下來好嗎?你大概想好好的看看媽媽的性感的胴體吧!你的媽媽,現在開始要接受灌腸典禮了。」

「別這樣嘛!請不要在他面前玩弄這些事……」

「原來媽媽也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而已。」媽媽的女兒(六)

「沒關係啦!反正到了晚上你還不是需要他的XXX來安慰!哈!再說,你看的……那麼大,很過癮吧!我想做他媽呢!怎麼樣,把他的童貞讓給我吧!」

「不行啦!請不要讓理沙成為一個變態……就算不是屁股的那個洞,另外一個洞也是他出生的地方呀!那是很不道德的……」

「那該怎麼辦呢?反正今天無論如何理沙都得碰他的蛋,而且還要接受拷問套環還有你不也想看看他被搾乾眼淚的可憐樣子嗎?我們大家都想看一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媽媽。」

「喂……太過份了……難不成你想要讓理沙做不道德的事,然後靠剝奪她做母親的資格嗎?」

「理沙,別哭!他是你一手帶大的,你愛怎樣就可以怎樣。」

「不,我想要個成熟一點的。」

「沒問題的啦!他一定可以勝任的,就算你要他幫你剃陰毛,他也會剃的很漂亮的。好了,想玩弄他的話,就開始了吧!」

(媽媽,別哭的那麼傷心嘛!我會好好的對待你的。特別是媽媽的美穴,那裡有美麗的黑色嫩草長在恥丘上,隨著下體的蠕動而顫動著,真是可愛極了,我一定會盡心盡力的去……)

美智子鬆開了我手上的繩子。

「套環,我也幫你拿掉吧!如果一直掛著不拿掉的話,那你太可憐了……很辛苦不是嗎?你不如把它放在美智子的女人的XXX裡面去比較好……但是……

不過我認為,你的童貞還是奉獻給你媽媽比較好。我們也可以條件交換。也就是說,如果你要拿掉童貞帶的話,那麼就得在肛門上裝一個擴張器。「

哈,終於,媽媽是我的了。

「來吧!拿個擴張器來取代小黃瓜吧!」

「……是……請吧,拿去。」

童貞帶上的小螺絲被鬆了下來。

(啊啊,那個……相反了。這一顆反而愈鎖愈緊了。真是故意的……心好壞喲……)

「喔!別哭,別哭……你最乖了。別哭了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終於套環被拿了下來,人也輕鬆了不少,我用手把包皮往前推了推。

「太棒了,這樣子才像個男孩子嘛!你的XXX真是可愛,來吧!得報答報答我吧!聖子,來,過來押著他。」

聖子小姐欺身過來一把抓住我剛剛才回復自由的右手套環唉!我又被強姦了……不過這只是感覺上的。因為我的手正好碰在聖子的那裡……

(啊……屁股,痛的快裂開來了。插、插,好不容易插了進去。啊……插在肛門深處呀!)

「痛嗎?……美智子第一次插入這個造形象男性生殖器的擴張器時,可是哼也沒哼一聲喲!而且你最愛的媽媽也喜歡玩弄這個喲!」

「啊啊……我的屁股快裂開來了……」

「再忍耐一下,只差一點點了……好,完全進去了,這下子再也不會自行掉出來了。你媽媽也是,上一次她被灌腸之後就直接裝入,可爽的很呢!」

「真的嗎……媽媽也接受這種事嗎……」

「……是呀!媽媽也被玩弄過了。來,小莉,你願意好好愛我嗎?」

「是,媽媽,我很樂意為你服務……」

「謝謝!媽媽也是……很高興讓你服務。……那麼,就來吧!先從媽媽的恥丘開始吧!」

我拿筆挑逗著媽媽的恥丘。而且,有一點惡作劇的成份。有什麼關係,反正上次媽媽不也拿著筆在我的那裡,練習寫字嗎?所以嘛!禮尚往來呀!哈!我又用筆挑逗著媽媽的陰蒂來了。

媽媽,她口裡叫著不要。那雙吊在天花板上的腳也悶悶的猛掙扎著,陰蒂也顫抖著。

「小莉,你好壞喲!啊……啊……不,不要用筆玩弄我的陰蒂,喔!不,啊……啊……不,不要……」

「媽媽,你的嫩穴真是可愛極了。你看!這麼大的一顆眼淚……喔,媽媽,你的臉怎麼變紅了起來呢!喔,媽媽……別哭……」

我吻著媽媽的那裡,一邊安撫著媽媽。那陰蒂也開也的顫動著。

「小莉,快點,快點讓媽媽的那裡變白吧!」

美智子跟聖子二個人也一人一邊的搓揉著媽媽的乳房。媽媽整個人都陶醉在其中。

「來吧!小莉,快將媽媽的陰毛剃掉吧!」

媽媽那害羞又幾近懇求的聲音,讓人覺得她快要哭起來了。媽媽把臉別了過去,低低的懇求著。

媽媽的陰毛像絹一樣的光滑……我拿起刀,先剃掉了右邊的毛……那陰蒂看得更清楚了。

「別急,待會兒,我還會好好的吻它一番的。哈!那陰蒂小姐正兀自發抖著呢!」

終於,把全部陰毛剃得乾乾淨淨的了。

(喔!現在我才知道,我有多想衝進媽媽的陰裂中去,好好的吃個夠。)

「媽媽,真的很漂亮……」

「謝謝你小莉:媽媽現在可是個純真少女了套環我真想要你舐我的洞……」

「用舐的嗎?」

「……嗯……用,用你的蛋吧!用你的蛋來愛我吧!」

「知道了。剛好,我的蛋,現在又長大了不少,我知道你一定會喜歡的,不過我得找一找。」

「啊!不要,你怎麼可以這麼壞。我只要小小的蛋來安慰我,我就心滿意足了,啊……快……」

我很艱難的走到冰箱邊去。因為屁股被撐了起來,所以走起路來還會發出聲音。但是,這一趟走下來,果真雞巴又增大了不少,所以我更想將它插入了……

好不容易變成了一顆大號的巨蛋。

「……哇……好大的蛋喲!理沙,你的洞有這麼大嗎?這下你可爽了。」

然而媽媽的洞口,卻是緊緊的封閉著。

(好,就讓我來跟你開口……沒問題的。耶!……你可真是個不聽話的孩子呢!)

「媽媽,你的屁股別亂動嘛!你看,我的蛋根本就進不去。」

「可是,因為太大了嘛……」

哈,媽媽的陰蒂,開始掉下大顆大顆的淚水。啊,那洞穴,稍稍開了一點點了……我的蛋,我的蛋也進去了一半左右。但是,媽媽的洞穴看起來很可憐,很痛苦的樣子,莫非真的是太大了嗎?我又再重新試了一次。

(好,來,再開,快,嘴巴張開呀……來……對了,好,太好了。)

終於我進去了。

「啊……不,不要……啊!你好壞……」

我的手指也「咕」的一聲插了進去。媽媽的屁股搖了又搖……

(媽媽,對不起呢!)

這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我看到媽媽痛苦的樣子,看樣子真的是太大了……

哈!管他的,我終於可以開始強姦媽媽了……

喔!媽媽,我的蛋快破了。我用力一推,終於蛋全部都進了洞穴中。還好,蛋沒有破的跡像。看樣子是個白水蛋呢!

媽媽的女兒(七)

「理沙的屁股真厲害,你看,蛋都沒破。所以呀!還是事先灌腸比較好。怎麼,你打算繼續加油嗎?」

「……啊……等等……這會兒,啊……破了。理沙,昨天晚上練習的時候,確實是破了不是嗎?」

「是啊!只差一點點,真是令人遺憾。你用灌腸來處罰我,而且還一口氣用了三百CC的灌腸液……」

「不,理沙,那不能怪我呀!對於灌腸,我也不過只有三次經驗而已。而且這種玩樂用的……」

媽媽真是可憐……她不單止要接受我這水煮蛋的欺侮,還要被處以灌腸的懲罰……

「不行,小莉,你不可以吻那個地方。別吻我的肛門呀……」

不管三七二十一,舌頭已經碰了過去……啊!……真過癮,接著,從陰裂開始,還有那剛被剃掉陰毛的恥丘。我又再次的進去那洞穴中。這一次連手指也沒有閒著的摳著肛門。

「啊……別用手指摳我肛門啊……別插進裡面去啊……天啊……哇……」

「別急,陰蒂……我也來吻吻它吧……」

「啊……理沙快爽死了……快,太棒了,哇……小莉,你真的好棒……」

「對呀……我真喜歡你……」

「我也是……」

「喂……小莉,你再用力一點,快舐理沙的陰蒂。喔,真令人受不了。」

聖子、美智子亂叫著。

媽媽的陰蒂正痙攣著。儘管如此,我仍然吸著不放。我的舌頭不停的舐著。

手指也全部插入到肛門穴中去了。媽媽的洞穴中,真是熱的可以。

「媽媽,還好吧……沒有氣絕吧?」我不安的轉頭問道。

「對不起……啊……真的是太棒了……像這樣子被侵犯,對理沙而言,應該是第一次吧!太令人高興了……理沙,不管是身體或是心情,都放輕鬆些吧!」

「是呀!如果你喜歡的話,就放你下來,然後綁到床上去……」

「哇,太棒了,理沙。從今以後,你每天晚上都有人干你了……這下子,你盡可以好好享受了。」

「……是呀!理沙,你就靜心的期待吧!」

「好孩子,給你一個讚美的吻。」

美智子,她不知在媽媽的耳邊說了些什麼?媽媽她漲紅了臉在拒絕。看起來媽媽很害羞的樣子,不過,媽媽還是拒絕了。

「喂,理沙,我也想跟你做愛耶!再灌腸一次吧!」

「理沙的肛門,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聖子及美智子繼續吻著媽媽的乳房。而且還發出了聲音呢!啊!那兩顆櫻桃還含在她們的口中呢……

媽媽,痛嗎!(今天晚上,我再用我溫柔的手為你按摩按摩吧!)

我的手指,依舊插在媽媽的肛門中。

「小莉,拜託你……拜託你準備一下為理沙灌腸的用具好嗎?為了不讓你破蛋,所以還是再灌腸一次比較好。」

「行嗎?」

「為什麼不行?」

美智子拿來了灌腸的用具套環哇!那是個有三百CC容量的灌腸器。

喔!真的好重。

「理沙,用這個好嗎?」

「啊……很大耶!恐怕會很痛吧!」

「別擔心!會馬上帶你上廁所的。所以,你儘管使用這個灌腸器吧!」

「嗯……好吧。反正我也已下定決心了。好吧!就請用那特大號的幫我灌腸吧。」

媽媽的肛門,真是可愛極了。莫非,媽媽的肛門也正期待著被灌腸,所以才會如此的雀躍著。可是我的手指卻沒有離開的意思。

那裡一旦被那麼粗大的灌腸器插進去的話,媽媽的臉部表情一定很有看頭,應該會哭吧!

「媽媽,沒問題吧?」

「嗯……」

我「忽」的拔出了手指,取而代之的是灌腸器的射出口。

「啊……請小心點……請動作溫柔點……喔……好爽!……啊……啊……啊……啊……」

突然洞口緊閉了起來……啊!莫非不想要了?

「可以嗎?行嗎?真的要用這特大號的嗎?」

「嗯,沒問題。真的。請快點插入我的洞穴中去。深深的插進去吧!快…………快……啊……啊……好,真的,太棒了!……啊……再深一點……再……喔……再深……一點……」

媽媽的臉看起來真的很痛苦的樣子,不過,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

終於,灌腸器被拔了出來。看起來好像很可憐的樣子。媽媽的尿道口也滴出了大顆大顆的淚水,不過終於灌完了。媽媽的唳水也停止了。

「啊。……灌腸。理沙,你也只有三次的經驗而已……不過,這樣就足以作為說明書了。」

「是啊!而且這一次她的慾望很強烈呢!好好的調教調教理沙的屁股吧!」

「對呀!她那個黃金屁股是要留給她兒子干的。」

「算了,這次,我算是死心了。」

好可愛!媽媽整個人呻吟著,身體也弓了起來。

「這一次慢慢的插入吧!啊……你們真壞……」

「再插,可以嗎?」

「……嗯……好冰喔!我的屁股終於被小莉你強姦了。我很開心……嗯……再進去一點……」

媽媽的屁股不停的顫動著。看起來很痛的樣子。

「加油!已經灌進了二百CC了,還剩下一百。」

「理沙,沒經歷過這種特大號的吧!啊……怎麼進不去了。」

「啊……別……你們好壞……」

「喂!美智子,你不是經驗豐富嗎?別盡在那裡看,快,快去幫助理沙。」

「當然,我是有經驗的。他,是灌腸的樣本。可是,像這樣子的,我也沒有經歷過呀!理沙,你太厲害了。」

「是呀!你簡直就像馬一樣,竟然全部都吃下去了。」

「太酷了。理沙的屁股才不是馬呢……那是比馬更厲害的動物。啊……太可怕了。哇!莫非,她真的可以吃下全部嗎……哇……已經到界限了!」

「理沙,加油!」

「理沙,還有五十CC。」

「啊……啊……不,不要再放了……」

但是,終於全部灌了進去。真的是到了極限了。真是可愛的洞穴。喔!肛門在蠕動了。

「啊啊……在動了。快,快拿個什麼來接吧!……求求求你們。喔……快,我一秒也無法忍耐了……」

媽媽倒吊著的雙腳在繩子中掙扎著套環,一副想上洗手間的樣子。

美智子拿了個墊子貼在媽媽的屁股周圍:「理沙,可以放了。」

媽媽沒有回答,過了一會兒才……

「放我到床上……還有,讓我享受享受小莉的童貞。」

「是,媽媽。」

理沙躺在床上,二腳大大的張開著。美智子及聖子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期待著一場好戲的上場。

(是啊!真太好了。接下來就是小莉強姦理沙的時間,各位,請好好的欣賞吧!)

「媽媽,為了讓美智子他們看得更清楚,請把腳張開一點。再張,不夠,再張……」

「啊……真不好意思。小莉,請吧!」

「別覺得不好意思。你看,你那雪白的恥丘,真是可愛到極點了。哈!陰蒂也愉快的露臉了。」

「好了。我張的夠大了。來吧!」

「太可愛了。來,請把膝蓋站起來……我要開始強姦你了。」

媽媽的二腳弓了起來……我扶著我的的龜兒子……首先吻了吻陰蒂。然後再刺向媽媽的陰道。

啊!那洞口好像封閉了一般。這樣不行呀!我又強烈的刺了進去。

喔!收縮的可真緊呢!真是不容易穿過了呢!啊……我用力的頂著那緊縮的陰道口。哇!裡面好熱哦!嗯!真棒,真是過癮。

突然,「咕」的一聲,我的雞巴突破了防線,直接進去了。

(媽媽,媽媽的女兒……啊……很爽吧!)

我不停的這樣的抽動著……啊……子宮頸不再收縮,終於我的雞巴與媽媽的美穴結合為一體了。我終於征服了媽媽的嫩穴了。不知不覺中,腰部也加快了起來。

「不,不要……媽媽的屁股,這樣子的話……啊……啊……你,小莉,你太厲害了……啊……啊……受不了了……我……我好爽……啊……愛我……把我當愛人一樣的愛吧……喔……真棒……啊……我,我願意每天,每天在小莉你的下面,張,張開我的大腿……呀……」

「好……啊……理沙,我親愛的媽媽,你已經是我的了……好,我們從此不分開……」

「真的嗎……啊……啊……再刺,刺入深一點……啊……啊……你……你的雞巴……它……它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這麼……變的這麼粗大,啊……我,我快喘不過氣來了……啊……啊……啊……受不了,它碰到我的子宮了……啊……沒路了……啊……你……你……插的我……插的我好爽喲!……啊……啊……對……對不起,我……我快到了……」

媽媽的淫叫聲在我耳邊蕩漾著……媽媽的嫩穴,它緊緊的包圍著我的雞巴。

我……我也快忍耐不住了。

「一起吧……來吧!啊……跟我一起上去吧!啊……啊啊……啊……就是現在啦……」

媽媽的手不停的抓在我的背上,屁股也用力的振動著……「喔!媽……!」

媽媽她突然用力的往上一頂。

「……啊……不行,你好壞,理沙……媽媽……你怎麼可以先到呢?……不行,得等我呀!」

得手了,哈……!終於征服了媽媽……媽媽的屁股正在痙攣著,那用力的一頂……媽媽已經高潮了。

「痛好,好壞呀……媽媽……」

……頓時響起了拍手的聲音。

美智子及聖子為我強姦媽媽一事做了最好的見證。

媽媽的女兒(八)

「理沙,是酒,可以嗎?」

「可不可以把雞巴拔出來一下……」

「可是,可是,我還沒達到高潮呀!嘿!再一次,再一次好不好嗎?」

「等等,別急著刺進來嘛!喂!這一次從後面刺我的屁股,你說好不好!這裡,還沒被征服過呢。」

「理沙!像汪汪那樣趴下吧!」

我拔出了我的雞巴。媽媽的嫩穴依然哭泣著,陰蒂也含著一大顆的淚珠呢!

「……是,你誇獎了。」我吻了吻像汪汪一樣趴著的媽媽的陰蒂。

「啊啊……嗯……屁股,也親親它吧!在你干它之前,可得好好的欣賞欣賞哦!」

「是啊!理沙的黃金屁股是最可愛了。你看,我的手指不也把它挑逗的很好嗎?」

「啊……啊……理沙的屁股,最喜歡小莉的手指了。」

手指慢慢的沉入了最深的地方,然後再慢慢的把它拔出來。接著再吻它。

媽媽屁股上的洞穴,真的是很可愛……啊……終於這小洞穴,為我張開了一些些。我吸了又吸。可能是太刺激了,那洞口始終無法大大的張開。

看樣子媽媽的屁股並沒有處理的很好。我真希望她能夠再灌一次腸,可能會更好。

「媽媽,你是否覺悟了。回家之前,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把媽媽的雙腳又大大的張開了起來。

「啊……別捉弄我……」媽媽撒嬌的叫著。

可是,我依然不停……媽媽的嫩穴,害羞的震動了起來。

真是太可愛了。就連屁股的洞穴也可愛的不得了……這裡,哈,我將用牛乳來幫你灌腸喲!

「啊……啊……」

牛乳是熱的,足足五百CC喲!這下可玩個夠了。全部都下去的話,媽媽的屁股可能會破裂……

「小莉!你很想幫我灌腸,對不對……你呀!真是個大變態……」

「可是,理沙你不是灌腸範本嘛!」

「剛剛那個是騙人的,你又沒有對我的屁股愛撫……」

「好,那就再來一次吧!我一定讓你爽的。」

「你可真是個壞人。理沙可是你媽媽喲!你可得好好的溫柔的對我不可。」

我用力的張開媽媽的兩腿,那陰蒂也紅咚咚的真可愛,我又用力的使媽媽的雙腿張的更大一些。

「媽媽的屁股真是可愛。我最喜歡這裡了……這個被灌腸的地方,真是可愛極了。」

「胡扯!如果你不善待它的話那就算了,請你別用其他的東西來繆它……」

「我們已經準備好熱牛奶了。」

「什麼,你要用牛奶幫我灌腸?!」

「是呀!在我干它之前,我想讓它先喝些牛奶……」

「喂!這是誰的主意呀?」

「美智子,莫非理沙不喜歡用牛奶灌腸?」

「不知道耶!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用牛奶灌過腸。今天可是第一次呢……我看哪,一定會讓她痛苦流涕的,不信你們等著看!對了,要用多少牛奶呢?」

「嗯……大約五百CC左右,太多嗎?」

「啊,理沙只有三百CC的灌腸經驗。哈!馬上我們又可以取笑她的屁股像馬一樣了!」

啊,說著說著,美智子真的拿來了牛奶。

「喂!你們在爭吵什麼呀!牛奶,拿來了。這些夠她痛哭流涕的了……」

「真殘忍……你們打算拷問她嗎?」

「是呀!其實那也不算是拷問……你待會兒不是要親熱她的黃金屁股嘛!所以囉!把屁股弄乾淨來迎接你,這可是一個淑女應該做的喲!」

媽媽坐在床上,用兩隻手拖抱著裸露的乳房,且兀自生氣著。

「理沙呀!你不高興嗎?」

「是呀!你再不灌腸的話,美智子可要搶你的男人了……你還是灌吧!」聖子半威脅半恐嚇的對媽媽說。

「好吧!我就忍耐吧!可是,如果我忍不住時,可得立刻停止喔!」

「好,只要你說停,我們就立刻停。」

媽媽把臉埋在兩手中,翹起了屁股:「請吧!」

注射器中吸滿了牛奶,它射向了媽媽的屁股。因為注射器太大了,好像有些射不進去。那注射器也實在是太粗了……

「啊……快,快來吧!」

「可以嗎?很粗喲!」

「嗯!來吧!請你們好好的調教調教理沙的屁股。」

啊!「咻」的一聲,注射器終於插了進去。一直插到了最裡面。然後,那牛奶也開始不停的被擠壓出去。

「啊……啊、啊……」

「媽媽,不要亂動,注射器會跳出來喲!」

「啊!真對不起……可是,你們太狠了。插的那麼裡面,我一定會痛哭流涕的。」

面對媽媽的抗議,無人理會,注射器依舊在進行著。媽媽的兩腳開始悶悶的蠕動了起來。

「啊!……痛……」

「媽媽,好不容易推進了一百CC,加油……」

「啊,看樣子不行了?腹部已經滿了……」

注射器被拔了出來,再一次又裝滿了牛奶。

「喂!原諒我吧!饒了我吧!不是說灌完後就讓我被小莉強姦的嗎?可是一下子灌那麼多,我連動也動不了。」

「媽媽,真抱歉……可是,我想多灌一點。」

「好,但是相對的,等會兒,你得好好的愛我。」

「是……沒問題。」

「只要你願意愛媽媽的小穴,那就好。」

「……嗯……」我用力的點著頭。

「好,那麼,請繼續吧!」

我再一次攻擊了媽媽的屁股。

「啊……已經極限了……啊、不行了……」

注射器中的牛奶一旦灌進去後,有一些些流出來的情形。沒辦法,只好拔出了灌腸器套環那洞穴不停的忍耐著,並試圖關閉。太可憐了,我只好用手指把它塞了起來……

「啊……過份。」

「嗯……再一根給你。」

「什麼,還要……」

媽媽的屁股不停的蠕動著。我稍稍打開了那緊閉的可愛洞口後,又將注射器一口氣插了下去。

「啊!真殘忍……我的屁股哭了啦!」

啊!不只是屁股,就連陰蒂也哭泣著。

(喔!我真想將它含在口裡,好好的愛它一番……)

牛奶從肛門中流了出來。

「真對不起,小莉,媽媽已經喝不下去了……已經跑出來了……已經到極限了……」

「對不起,我來擦……」

我拔掉注射器後,立刻用嘴親吻媽媽的屁眼,來幫媽媽擦拭。

「啊……流出來了……美智子,快,快拿墊子來……」

結果媽媽的屁眼被塞了一顆栓子,止住了即將流出的牛奶。

「好痛苦喲!理沙……理沙掉進了不道德的地獄中去了……啊……肚子裡,肚子裡的氣球呀……」

「來,這個鑰匙是你媽媽肛門上栓子的鑰匙。現在你媽媽肚子裡的氣球正在膨脹著。除非你同意,否則不可以讓她放出那些牛奶來,你知道嗎?這些都是你征服女人的證據。來,交給你了。」

「啊,謝謝。媽媽,你還好吧!」

「沒問題,放心,我很好,我有經驗的。這可是真正讓我經歷了一次惡魔來襲般的感覺。沒問題,你盡量來吧!我會忍耐的,你來吧!」

「美智子,理沙不能跟你一起了……這是什麼?」

「貞操帶。」美智子不懷好意的說著。

「……莫非……」

「是的。你不是想玩弄男人的蛋嗎?所以,這個貞操帶,你開心嗎?」

「誰會開心呀!那種事……帶上那個,連散步都不能去,那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是呀!那你得同意讓小莉跟我……」美智子奸笑著說。

「不!」媽媽大聲的反對。

「好,那你考慮把這個球放進你的美穴裡面吧!」

「你,太過份了。那放進去以後,我的肚子會鼓起來的。」

於是媽媽接過那個類似男人的蛋的圓球,並把它放入到下體中去……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啊!竟然全部放進去了。

「好,放進去了,貞操帶也緊上吧!」

「小莉,拜託你了。來,這是你媽媽的貞操帶。」

「媽媽,你真想要在屁股上帶上貞操帶嗎?」

喔,媽媽,我的媽媽……竟然為我在她那白白光禿禿一片的恥丘上及屁股上帶上了貞操帶……

「小莉,在理沙的屁股上帶上貞操帶吧……帶好喔!不然走起路來,那圓球可是會掉下來的喲!」

「好,我會幫媽媽帶好的。」

最後在媽媽的腰部把貞操帶上了鎖,而那下垂在肚臍下面的鏈子一直垂到了二腿之間……

我用力的拉著。

「啊!輕一點……太緊了一些……啊!別系的那麼用力,別那麼緊呀……」

「媽媽,再一下下就好了,忍耐點……」我柔聲的安慰著媽媽。

「啊……整個壓在下體上了。啊……別拉了,別再拉了……喔!陰蒂,陰蒂斷氣了……」

當我把貞操帶拉好時,媽媽發出了悲嗚聲。

「卡喳」一聲,得手了。

哈!媽媽終於成為我的奴隸了。

「小莉,來,來化妝吧!讓美智子教你。」

她們真的為我化了一個很迷人的妝。

帶著媽媽,我們散步回家去。

媽媽因為被灌了腸,好像很痛苦的樣子,所以她走著走著,偶而會停下來並押著肚子。

「媽媽,很痛苦嗎?」

「是,很痛苦。喝太多牛奶了。還有肚子裡……像刮颱風一樣……啊……又來了……」

回到家以後,我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媽媽身上的貞操帶。然後將她的兩手反綁在背後,兩腳也大大的張開在床上,並且固定在腳環上。

「啊……我們不是約束過的,別那樣的玩弄我的乳頭……你忘了嗎?」

這樣將她綁住以後,我終於徹底的征服了女性。

拿起筆,我一口氣將它插入在媽媽的嫩穴中……然後「咕」的轉了一圈。

「啊……」

媽媽發出了淒厲的叫聲,我興奮的將筆拔了出來,然後又再一次的將筆插了進去。但是,這一次,我將它推向了更深更裡面的部位……

「不,不耍那麼裡面……啊……不、不要……啊……你、你好壞……」

隨著媽媽的哭叫聲,我的情慾亢奮到了極點。喔!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拔去了媽媽屁股上的栓子。突然一陣風吹了出來。

「啊……不行,別笑我……要出來了啊!不、不要……你會嫌棄我的……啊……可是……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

媽媽「嘩啦嘩啦」的放出了白牛奶,而且多得令人訝異。

「好了嗎?」

「……不,還有一些……啊……嗯……好了。」

經過在腹中的一陣翻騰,媽媽的臉色早已通紅。

「媽媽,我真的想強姦你……我不管你現在的樣子是什麼,請你答應我……拜託……」

然而媽媽要求先進了浴室。回來後的她,不僅洗淨了全身,而且還刻意的化了妝。

於是一個真正屬於我的狂歡的夜終於來臨了。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和網絡老公做愛
極品騷妻
騷人妻的特殊愛好
同窗之誼
學長學妹的激情
便利商店被強姦
來訪的姐姐
同學的老婆我來操
大奶子情人
黑鬼 Vs 台灣妹
熱門小說:
和網絡老公做愛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