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 人妻熟女

一九七六年秋,當中國大地沉浸於最悲痛的日子裡,平時喜歡喝酒的父親,在一次酒後說了句「人總是要死的,離開誰地球照樣轉」的酒話後,被關進了監獄。地主家庭出生的母親,也在接而連三的批判後被下放到邊遠的農場,十五歲的我,被接到鄉下遠房的表舅家裡。在那個秋天整個世界在我的眼裡變成了灰色。

從城市鄰里和同學們鄙視和輕蔑的目光中,來到這遠離鬧市的鄉村,我卻找到了一種逃離後的輕鬆。舅舅家所在的鄉村雖然像任何一個農村一樣貧困,但用山清水秀來形容再好不過了。四季常青的高山讓我多少找到種躲避的安全感。

因為外公是地主,舅舅在三十歲的時候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位也是地主出生的女人。舅媽叫秀,秀是位特別漂亮的女人,因為家庭出生不好,遠近沒有人敢娶,常年壓抑的生活讓舅媽養成了一付特別溫順低調的性格。

舅舅結婚快七年,一直沒有生養,也不知道是誰的原因。在那些年月裡舅舅家的生活到比其它兒女成群的家庭要輕鬆得多,這樣舅舅才有可能敢接受我這正在發育階段吃長飯的我。剛過三十的舅媽,因為原本就美麗再加上婚後一直沒有生育,和鄰里的農村婦女有了很明顯的區別,臉和身段仍然充滿著青春時的秀美。

當舅媽第一眼看到我接過我手中簡單的行李時,舅媽哭了,舅媽的哭讓我感悟到一份難得的溫情,也許舅媽是看到幼小的我也要在今後的日子裡,像她一樣承受一種無形的壓力而感覺到悲哀吧。從舅媽的哭泣中,我尋求到一份心靈上無形的依賴。

舅舅和舅媽依然住在外公留下來的房子裡,但他們擁有的只能是其中十平米左右的一小間,其餘的房間都被生產隊當成了辦公室。舅舅的房間裡,除了一張床、一張桌子再就是舅媽出嫁裡帶來的兩口木箱。為了安頓我,舅舅從屋後的竹林裡砍來幾根碗口大的楠竹,編了張竹床放在窗下,這樣我就算有了個安身之處。

那年月,農村的生活是清苦的,因為舅舅和舅媽的出生不好,十分勞力的舅舅也只能拿到八分的公分,舅媽就更少了。我的到來,使原本貧困的舅舅家更加困苦。舅舅為了改善家裡的生活,常常在生產隊裡散工後,帶我到田間的小溝裡捉些泥鰍和小魚,到山上捕捉些小鳥和小免。慢慢地,我也學了很多在鄉下生存的技能,時常也跟著舅舅幹些生產隊裡的農活。雖然貧困,舅媽卻把家裡的生活安排得條理分明,房間裡的東西雖然破舊但被舅媽收拾得非常乾淨。

慢慢地,我適應了這鄉下的生活,在舅舅和舅媽的關懷下,讓我這個在城市裡長大的人,多少忘記了父親酒後帶來的痛苦。只有在夜靜更深的時候,常常貼念著遠方的父母親。

在一次深夜,當我從一場惡夢中哭醒的時候,聽到舅舅的床上傳來一陣陣奇異的響聲,十五六歲的我,明白那聲音代表著什麼。

「輕點!小心吵醒強子。」

「沒有關係,他這個時候不會醒的。」

「嗯!別!」

「不,我要,我輕點就是了。」

舅舅的呼吸越來越濃重。舅媽也在舅舅的激情中輕輕的呻吟著。

「我真想要個孩子。」

舅媽在呻吟中輕輕耳語著。

舅舅沉默地在舅媽的身體上激烈的運動著。

接下來一陣陣激烈的激情碰撞,讓睡在竹床上正值青春發育期的我的每一根血管都在膨脹。藉著窗外的月光,我看到床上舅舅與舅媽赤裸的軀體,在激情中扭曲。舅舅身下豐滿的舅媽,沉醉在舅舅的愛撫中。在一陣強烈的激情後,床上恢復了夜的安靜,安靜中我怎麼也不能入睡。很長很長的時間裡,我在月光下欣賞著床上那對激情後疲憊的裸體。

第二天清晨,我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不敢面對舅媽的目光。想到夜裡的情景時,我從舅媽的身上察覺到平時沒有能發現的美麗。有了這次經歷,夜變成了我的一種期盼,多少次夜裡,我盼望著那種激情的再次燃燒,我也在那激情中學會了手淫。

秋天很快過去,農閒時生產隊要抽派強壯的勞力到縣裡去修水電站,出生不好而且體力強壯的舅舅是怎麼也逃脫不了這樣的差事了。

臨走前的夜裡,舅舅特別急切地重複著平時的激烈。

激情過後,舅舅對舅媽說:「我把強子床上的被子帶到工地去了,明天強子就跟你睡吧。」

「行嗎,強子都長成大小伙了。」

「那怎麼辦,家裡沒有被子了,天涼了,沒有被子在竹床上怎麼睡,他還是小孩子,沒有關係吧。」

舅媽說:「強子還小孩子呀,都和你一樣高大了。」

「沒有關係吧,我這一去可能要幾個月呢,如果你想要,我不在家的時候正好可以滿足一下你呀。」

「你這死鬼,看你說些什麼。」

「哈,哈,說不定還能讓你懷上孩子,你不是很想要個孩子嗎。」

「死鬼,越說越不像話了。」

「真的,我說的是真心話,只要不讓別人知道就行了。」

「去,死鬼!」

舅舅再次擁抱著舅媽,再一次在她的身上重複著那份激情,彷彿剛才的對話重新燃起舅舅身體裡的慾望。

第二天,舅舅將我床上的被子打成一個小小的被包,離開家的時候,對我說:「強子,在家裡好好照顧舅媽。」

「嗯,我會的,放心吧。」

因為在生產隊裡,每家都只有少量的自留地,除了做飯洗衣農村的家庭在那個歲月也沒有什麼太多的事,平時我除了幫舅媽做做飯,再就到自留地裡幹點我學會的農活。有時也學著舅舅在河邊和田溝裡捉些泥鰍和魚類。舅舅不在家的日子,我和舅媽的日子過得很快樂。

每天夜裡,我睡在舅媽的身邊,每次想起舅舅臨走的前夜和舅媽的對話,我的心異常的興奮。多少次夜裡我怎麼也睡不著,開始我與舅媽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每當舅媽睡熟的時候,我總要藉著月光注視著舅媽的美麗,多少次聞著舅媽的氣息讓我醉入夢鄉。當窗外的寒風越來越冷的時候,我和舅媽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多少次背對背我體驗著舅媽的溫暖。多少次我期侍著寒風再強烈些,多少次,我在舅媽的心跳聲中夢幻著男女間的激情。

在一次夢裡,我夢見自己抱著位美麗的女人,撫摸著她的胸部,夢中那女人的乳房和月光下舅媽的乳房一模一樣,一陣興奮後讓我醒來,卻發現自己擁抱著身邊的舅媽,而我的內褲裡是一片精液,更讓我吃驚的是懷中的舅媽在清醒的注視著我,我突然意思到夢中的我犯下了什麼樣的錯。我轉過身多麼希望地上有條縫能讓我逃避這種尷尬局面。

「強子,是不是做夢了。」

「嗯,舅媽對不起。」

「沒有關係,我們的強子長大了,開始想女人了吧。」

「舅媽,是我不好。」

「傻孩子,這不怪你。」

「舅媽真的不怪我嗎。」

「嗯,去換條褲子吧,別感冒了。」

當我換了褲子,再次睡在舅媽的身邊時,我不敢靠近舅媽,遠遠的睡在床的最裡面。

舅媽對我說:「睡近點吧,被子空著冷呀。」

我輕輕靠近我剛剛擁抱過的舅媽的身體,興奮讓我怎麼也找不到睡意,聽著舅媽輕輕的呼吸聲,我多麼想再次在清醒中擁抱一下身邊美麗的軀體。

「強子,睡不著嗎。」

「嗯。」

「強子快十六了吧,要是在以前可以娶媳婦了。」

「舅媽,別笑我了。」

「強子,你勁真大,剛把我都按痛了。」

「舅媽怎麼不阻止我。」

「我看你是在夢裡說些夢話,怕嚇著你,一直不敢打斷你。」

「舅媽真好,以後我睡竹床去吧。」

「不要吧,太冷了,再說我一個人睡也冷呀,有強子在身邊我溫暖多了。」

「那以後萬一再做這夢怎麼辦?」

「做夢就讓他做吧,再說強子抱著也很舒服呀。」

「是嗎?舅媽真的不怪我。」

「嗯。」

「可別對舅舅說起這事。」

「傻孩子,怎麼會呢,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舅媽真好。」

「男人長大了,都會想要女人的……」

舅媽跟我說起些男女之間的事,這次應該算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生理課了,從舅媽那裡知道人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了。慢慢我對舅媽有了種說不清楚的情感,我依偎在舅媽的身邊,一種溫暖再次讓我的血管膨脹。

「舅媽,你真美!」

「是嗎?」

「嗯,我想再抱抱你。」

舅媽沉默著,月光中我從她的身後察覺到她的臉紅。我輕輕的將手搭在她的腰間,感覺到舅媽在微微地向我依靠,這微微的依靠,鼓勵我再一次用力將她抱在懷裡。從舅媽耳後我聞到秀髮的清香,這清香吸引我將我的唇貼近舅媽的耳鬢。

我試著將手從她的腰間往胸前慢慢地移去,當我的手觸及那豐滿的乳房時,舅媽發出了輕輕的歎息聲。

「強子,別!」舅媽按住我的手阻止著我。

我把手停留在她的胸前,手心感覺到她的心跳,我將頭深深的埋在她的頸間,慢慢地感覺到舅媽在我的懷裡放鬆,我試探著解開她胸前的衣扣,舅媽想阻止但又放棄了阻止。當我的手觸及到裸露的乳房時,舅媽的全身變得更加柔軟。柔軟而豐滿的乳房讓我全身的血液在沸騰,我情不自禁地親吻著她乳房,像飢渴的嬰兒在她的懷裡親吻著。舅媽在我的親吻中呻吟,並用手將我抱住。

舅媽在我的擁抱中迷醉,泛紅的臉讓我忍不住去親吻,當我的唇接近他的嘴角時,舅媽試著在逃避。從她微微開啟的雙唇間,我聞到一陣陣馨香,當我親吻她紅紅的雙唇,從她的舌尖我品味到一種甜蜜,我的舌在她的唇齒間努力的搜尋著這種甜蜜。

「強子,別,別再折磨我了。」

我無言地重複著我的親吻,她身上的衣服在我的親吻中一件件被脫去,當她完全裸露在我的面前時,我跪在她的身邊,脫去我的衣服。當我再次擁抱她完全裸露的身體時,一股激情讓她瘋狂地把我抱住,並激烈地回報著我的親吻。我稚嫩身體在她的身上摩擦,當我模仿著舅舅在她身體上的瘋狂時,我尋找不到再次深入的途徑。

「強子,別,我們不能呀。」

「舅媽,我想要。」

「真的不行,聽話,就這樣吧。」

舅媽用手撫摸著我膨脹的下體,試著釋放我的激情,但我不想放棄再次將我膨脹的下體投入到她的雙腿間。舅媽試著再次阻止,在我的激情下,她開始放棄對我的拒絕,她用手引導著我進入她的身體,在一片濕潤中,我慢慢地進入她溫暖的身體,一種興奮讓我停留在那片溫柔中,靜靜地感悟那種溫暖。

我的進入,讓她全身的毛孔在膨脹,淡淡的紅從她的臉傳遞到她的全身,她的呻吟隨著我的衝擊變得越來越強烈。在很短的時候裡一股從脊樑深處傳來的痙攣,將我的激情完全釋放出來。我癱軟在她的身體上,靜靜的享受著她的擁抱。我們肌膚間的汗水,讓她變得更加柔軟而溫暖。我再次將我的臉埋在她的頸間,慢慢地進入甜美的夢境。

當清晨的雞鳴將我從美夢中喚醒時,舅媽已經早已起床。我聞著枕間她留下的清香,一種莫大的悔意讓我不敢走出這房間。這時,舅媽從屋外進來。我羞怯地在床上不敢面對她。

舅媽看到我醒了,從屋外的端來碗煮熟的雞蛋:「強子,把這雞蛋吃了吧。」

在那年月,一碗雞蛋是多豐富的早餐。我紅著臉,接過雞蛋:「舅媽,你也吃兩口吧。」

「你吃吧,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呢。」

我知道這碗雞蛋是舅媽對我的補嘗,我一口一口吞下這熱乎乎的雞蛋,溫暖的是我整個的心身。

往後的一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舅媽的體貼與關懷,讓我沉浸於一種情愛與母愛的雙重關懷下

往後的一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舅媽的體貼與關懷,讓我沉浸於一種情愛與母愛的雙重關懷下。

轉眼間,舅舅去工地一個月了,在一個寒冬的深夜,我和舅媽剛睡下,門外響起了舅舅的喊門聲。舅舅實在是抵抗不了對舅媽的想念,在施工後趕了四十多裡的山路跑了回來,四十幾里的山路,在那無車無船的年月是多麼長的一段距離。

舅媽趕緊為舅舅升火做飯取暖。

舅媽問:「怎麼這麼晚了才回來」

「想你了呀,我是偷偷跑回來的,明早還要回去呢。」舅舅深情地望著舅媽。

此時我不敢面對舅舅的眼光,我無聲地為舅舅端來洗腳水。

此時,我知道這夜晚的時光對於趕了幾十里地的舅舅來說是多麼我寶貴,看到舅舅和舅媽在親熱的交談,我對舅舅說:「我困了,先睡了。」

我逃避到床的最裡面,背對著床外佯裝著睡著。

舅舅和舅媽坐在桌前親熱的聊著,看到我慢慢地睡著後,舅舅和舅媽親熱地耳語起來。

「想死我了,我不在家你想我嗎?」

「你說呢?」

「太冷了,上床吧。」

舅舅和舅媽輕輕的睡到我的腳頭,舅舅急不可耐抱著舅媽要親熱。

「別動,小心強子醒來。」

「不會吧,年輕人這會睡死了,不會醒的。」

舅媽傷感地對舅舅說:「看你這個月都瘦了好多了,工地一定很辛苦吧。」

「還好,就是太想要你了。」

「嗯!別!等會吧,強子會醒呢。」

舅舅說:「強子越來越結實了,你天天跟他睡能不能扛得住嗎,想過要他嗎。」

「死鬼!」

舅舅挑逗著說:「不會都偷偷的要過強子吧。」

舅媽沉默不語,舅舅從舅媽的沉默中感悟到什麼了。接著追問著:「是不是和強子睡了。」

舅媽仍然無語,此時我的心緊張得跳出了嗓門。

「說話呀。」舅舅再次追問著:「說吧,我又不怪你,天天守著這大小伙子睡,不想才怪呢。」

「你真的不怪我嗎?」

「嗯,當然,出門前我不是對你說過嗎。是不是和強子睡了?」

「嗯。」

接下來是很長時間的沉默。我的心跳更加激烈,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一種悔恨在我的心裡刺痛著我的靈魂。

「你不是說不怪我嗎,生氣了嗎?」舅媽問沉默不語的舅舅。

「我真的不怪你,只是不知道怎麼說了。」舅舅冷靜地回答著。

「是我不好,不要怪強子。」

「我都不會怪你們,只要你高興就好,跟強子睡舒服嗎?」

舅媽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聽到這裡,我的心總算平靜了許多。只感覺到腳頭的舅舅越來越衝動,當聽到舅舅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激烈時,舅媽也發出了我熟悉的呻吟聲。

「嗯!輕點,別吵醒強子了。」

「怕什麼,他都跟你睡過了,我到想他醒來看看呢。」

「死鬼!」

「真的,不信嗎,我叫他醒來。」

「別呀!」

「我真想看看你跟強子性感的樣子。」

「死鬼,你真的就捨得嗎?」

「那當然捨得了,只要你高興我就捨得。」

接下來在舅舅一陣比一陣激烈的運動中,他們兩完全放鬆了對我的警惕,我在床的另一頭感染著他們的激情。我默讀著從他們的呼吸聲中流露出來的人性中的愛意,沉默中我承受著那份激情給我帶來的折磨。在一陣陣瘋狂後床的那頭恢復了原有的平靜。

舅舅在呼吸恢復後冷靜的地舅媽說:「跟強子睡可以,但要注意,別讓人知道了。」

「嗯,這個我知道。」

「如果能懷個孩子就好了,你不是就想要個孩子嗎。」

舅媽沉默一陣後問舅舅:「如果真的懷了強子的孩子,你會要嗎,到時候不會嫌棄我吧。」

「怎麼會呢,既然我不能讓你生個孩子,也不能讓你一輩子失去做娘的資格呀。你生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舅媽在輕輕地哭泣聲中說:「結婚這幾年,我時刻都想要個孩子,村裡的婦女常笑我是個不會生蛋的雞。」

「這段時間,讓強子多努力一下。」

「去!別說了,睡覺吧,明天你還得趕路呢。」

舅媽不好意思地推了舅舅的把。

屋裡徹底恢復了平靜。只有窗外的風在屋後的竹林裡吹奏著低沉的樂章,我在這低沉的樂章懷著沉重的心慢慢地睡去。

第二天,等我醒來,舅舅早去了工地,舅媽像平時一樣把堂屋的火升起。我像一位受了特赦的罪犯,低著頭吞嚥著舅媽送來的早餐。

在往後的日子裡,舅媽與我依然還是像以前那樣在黑夜中偶爾激情。但激情後總有一種負累重重的壓在我的心裡。但每當黑夜來臨時,我又怎麼也逃脫不了從身邊舅媽那裡傳遞過來的魔咒,那魔咒曾多少次讓我擁抱著舅媽去瘋狂,瘋狂後那種無形的壓力又壓在我的心頭。

這段時間裡,雖然還是像以前那樣時常和舅媽親熱,但平時裡我與舅媽之間卻少了初時的那份親切。白天裡話也不是太多,舅媽可能感覺到我內心的彆扭,有時在夜裡舅媽也在沉默中拒絕著我的激情。

轉眼間到了一九七七年的春節,舅舅從工地上回到家裡,母親也結束了下放的生活,母親因為政治事件沒有調查清楚,暫時沒有安排工作。母親也從城裡來鄉下跟我們一起過年。再見到母親的時候,母親比分別時老了好幾倍。母親在家鄉休養了一段時間。春節後便帶著我回到城裡。

與舅媽分別的那一瞬間,舅媽的眼裡流露出一種我怎麼也讀不懂的傷感。在母親和舅舅面前,我也不知道怎麼和舅媽道別,懷著幾份依戀和幾份想要逃避的心情。我默默地告別了在我最苦難的時候帶給我最大快樂的舅媽。

回城不久,母親接到舅媽懷孕的消息……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老闆的旅行伴遊
雪兒淫蕩的故事
春情蕩漾的人妻
人生有此艷母還有何求
我家的亂倫
女大生賣奶
錯亂的欲望
禁忌遊戲
網路上的友妻
處男之洗浴中心破處
熱門小說:
我那迷人的小姨子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