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的瘋狂事 經典激情

和女朋友一起碩士畢業之後,留在本地工作,租了個兩室一廳,自己住主臥,把次臥租給同一年畢業的校友,是個女孩,身材苗條,長相耐看,比較清純,暫時稱她「小艷」吧。

深知吃「窩邊草」的危險和本著對女朋友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對小艷也一直沒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女友也給了我最大程度的容忍:允許做愛時幻想她、意淫她。但其他時候,不准再有任何想法。於是,第一年的夏天、秋天和冬天相安無事的度過了。

第二年,過了春節之後,小艷領來一個男朋友,是她的同事,也是我們的校友,叫阿良,搬來和我們一起住。從此,開始了一段刺激的經歷。

搬來的第一個晚上,小艷的叫床聲和床撞擊牆壁的聲音,極大地激勵了我的鬥志和潛能,小艷高潮時慘絕人還的叫聲把我和女友一起帶到了高潮。女友說這是她最瘋狂的一次高潮,也是最大聲的叫床。從此,兩家人此起彼伏的叫床聲和做愛聲成了夜晚心照不宣的節目。

有段時間,阿良要出差大概一個月。這期間,我和女友做愛時,我故意把門敞開一點縫,以便小艷能更清楚地聽到女友的叫床聲。女友很配合的對著門縫大聲呻吟。有一次,我們做完之後就倒頭睡著,赤身裸體,等我早上醒來時,發現門洞大開!慘了,豈不是被小艷看個清清楚楚!趁女友還沒醒,我趕緊把門關上。女友上班後,我偷偷問小艷,是不是她把門推開的?是不是都看到了?她紅著臉說,是風吹開的,她只看到我倆睡覺,沒看到我倆做愛。這個插曲就這麼過去了,我也沒再放在心上。

阿良出差回來之後,難免乾柴烈火,於是此起彼伏的戰鬥聲又充斥了整個房間。有趣的是,他們也開始喜歡留一道門縫,彷彿是在向我們宣戰,也彷彿是在故意試探我們還敢不敢開著門做。跟女友一合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也開著門,誰怕誰啊!從那之後,我們倆家做愛時都不再關門,彼此的叫聲更加清晰而誘人。終於有一天,在我們做愛時,小艷被阿良抱著,推開我們的房門,在門口看著我們做愛,和我們一起做。女友很害羞,但是那種被看著做愛的刺激讓她顧不得這些禮義廉恥,在肉體的撞擊聲中一起達到了高潮。

從此,我們四個人開始了一段不避嫌的性生活,客廳、衛生間、廚房、陽台,甚至對方房間裡,只要想做,隨時都做。但是我們的底線是一致的,只和自己的愛人做,絕不交換。

有時,我們也迷茫,所謂的底線到底在哪?怎麼樣才算「不做愛」?只要我不將陰莖插入小艷的陰道,那麼做任何事都可以嗎?69式,接吻,或是擁抱,這些算不算突破了底線呢?

在一個很悶熱的夏日裡,我們四人在客廳互相切磋過之後,大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僅用最少的衣物遮住身體的敏感部位,沉默著。女友能讀出我眼中看著小艷的熱辣眼神,我也能感覺到阿良對我女友的蠢蠢欲動。事情似乎正在向著無法挽回的方向發展。我無數次幻想過小艷的身體,想知道阿良比我細但比我長的陰莖已經把她的陰道開發成什麼樣。阿良應該也意淫過無數次我女友的乳房。我承認我想和小艷做愛,但是我又不能接受阿良插入我女友的身體。我不能!

「老婆,你和小艷先去洗個澡吧!」我對女友很嚴肅地說。

她「嗯」了一聲,拉著小艷的手走進了衛生間。

「阿良,有個問題,我想問你。」我問阿良。

「你問吧」,他似乎也感覺到我的認真和嚴肅。

「我知道你想和我老婆做,但是你能接受我和小艷做嗎?」

「說實話,從我第一眼看到嫂子,我就對她難以忘懷。當我第一次看到你們做愛時,第一次看到嫂子的身體時,我更無法自拔。但是,我也希望小艷只是我一個人的。」

從他的話中,我聽出他的誠懇和困惑,跟我一樣的渴望和擔心。事情需要一個清楚的規矩了。

「這樣吧,咱們把事情說清楚吧」,我頓了頓。「這是一場遊戲,既然是遊戲,就要有遊戲的規則。咱們現在很危險,很容易做出後悔終生的事。我愛我老婆,你愛小艷,都不想失去彼此。有些衝動需要克制,必須克制,不然,我會失去老婆,你也會失去小艷。你懂嗎?」

他點了點頭。

「既然你同意了,那以後咱們就這樣: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怎麼看都行,甚至看她洗澡都可以,但是絕不能碰她一下,任何情況都不行。我對小艷也是如此。你能接受嗎?」

他咬了一下下嘴唇,堅定地點了點頭。

正好這時,小艷先洗完澡出來了,女友還在裡面慢慢洗。我跟阿良使了個眼色,指了指衛生間。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進去了。進去之前,他跟小艷耳語了幾句,小艷臉一下子紅了,繼而愣了一下,嬌嗔著把阿良推了進去。

小艷低著頭,臉紅紅的,背對我轉過去,撥開肩上吊帶睡衣的帶子,睡衣滑落,一尊完美而白皙的胴體展現在我面前。這是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這麼仔細地觀察小艷的裸體。我可恥地硬了。小艷轉過身,看見劍拔弩張的「槍」,身子一下子癱軟在沙發上。她伸手握著我的陰莖上下擼著(用最新的詞形容,就是「弄」)。我也忍不住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裡撥弄。很快,在她高潮的叫聲中,我把精液射到對面小艷的乳房上,她很乖地抹到嘴裡吃掉。看來阿良的教育開發水平很高。

晚上我問女友,阿良在衛生間對她做了什麼?

她悻悻地說:「都是你,這麼壞,害我浪費了一條內褲。他把我的內褲拿去,在我面前手淫了。他的那個挺長的,但是沒你的粗。」

「沒想到你觀察的那麼細緻,是不是想要啊!」

「不要,不要,我只要老公。老公也不許要小艷,不然你會把她的陰道撐大的」

「小色女……」

不避嫌的性生活渡過了第二年的夏天的時候,或許是阿良怕我對小艷下手,也可能是阿良一直無法得手我女友,索然無味了,於是他們搬走了。有過合租經歷的朋友應該可以理解「鐵打的營盤,流水的房客」的意思。

新搬來的依然是一個女孩子,姑且叫她琳琳吧。我不善於描寫女性的外貌,難以用連篇累牘的文字來描述一個這樣的女子,我只願用一個詞來形容她:精緻。琳琳的美,能讓人忘記人間煙火。第一眼看到她,我居然沒有任何慾望,只想安靜地欣賞她。琳琳是女友的同事,女友為顧及自己在公司的形象,嚴重警告我不許對琳琳有任何想法,也不許有任何暴露行為。

在女友如此高壓的政策下,我們的性生活歸於平淡,雖然每次依然賣力交差,但是很難達到和小艷合租時的刺激。女友也明白個中緣由,但礙於形象,不敢造次。

琳琳很保守,家教很嚴,有男朋友,但是從未領來給我們看,更不曾與男友開房、同居。我幾乎從未進過她的房間,一方面是因為琳琳的性格,不會允許異性進入她的閨房,另一方面女友也不會同意。之所以說「幾乎」,是因為我曾經偷偷進去過一次。我沒有琳琳房間的鑰匙,但是她的門鎖是可以用信用卡這樣的卡片一別就能打開的。於是,趁著某次女友公司聚餐的機會,我躡手躡腳地溜了進去。之前和小艷暴露的鍛煉,讓我臨危不亂,先仔細觀察了各個物品的擺設,然後才下手。

琳琳的房間極其乾淨,各種收納盒、收納袋把衣物和生活用品歸類得整整齊齊。於是乎,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琳琳的胸罩和內褲。我驚喜的發現有一件新買的、吊牌還在上面的胸罩,品牌是萊特妮絲,尺碼是75C。想不到她如此的有料!聞著房間裡的清香,感受著偷窺的刺激,小弟弟怒然勃起。我小心地拿起她的一條內褲,包裹在陰莖上套弄。想像著琳琳75C的乳房、純淨的笑容和緊緊的陰道,我很快就到達了發射的邊緣。鈴鈴鈴,突然我的手機響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嚇得我差點射出來。好險!萬一射在她的內褲上,我怎麼交代呀!

接了電話,女友說琳琳喝多了,讓我去接。意猶未盡的我,把琳琳的東西都恢復原樣,仔細檢查了一遍,撤離了閨房。幸好琳琳喝多了,應該不會看出來有什麼異樣。

接到女友電話之後,我馬上趕到她們身邊。還好她們離得不遠,我跑步十分鐘就到了。琳琳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坐在酒店附近的長椅上,靠在女友肩膀上,嘴裡還時不時的爆兩句粗口,儘是譴責男友負心、男人混蛋的話,完全沒有了精緻、淑女、文雅的儀態。估計是失戀了。

女友和我一邊一個,架著琳琳的胳膊。我一隻手抓著琳琳的胳膊,不讓她滑下去,一隻手摟著她的腰,拉向自己的身體。女友看出來我是故意占琳琳的便宜,但是和小艷的激情調情相比,這點便宜算不上什麼,睜隻眼閉只眼地默許了。由於兩條胳膊都被架起來,琳琳白色的襯衣向上提高了不少,隱約看到腰間的一片春光,而領口的紐扣也不知何時開了兩顆,向裡望去,75C的乳房呼之欲出。

藉著幽暗的路燈,依稀辨別出粉色的胸罩和秀美的鎖骨。十幾分鐘前還在她房間勃起的陰莖,現在又將褲子撐起一個小帳篷。女友也喝多了,沒心思跟我計較這些個生理需求。

走到樓下的時候,問題又來了。樓道太窄,三個人沒法並排走。女友白了我一眼,說:「便宜你了,抱她吧!」我假惺惺地、扭捏地拒絕了一下之後,趕緊把琳琳抱到自己懷裡。琳琳身材真好,沒有一絲贅肉,肉色的絲襪細膩地貼合在美腿上。我把手盡量張開,和她的大腿保持著最大面積的接觸。女友在後面拉著琳琳的雙手摟在我的脖子上,免得碰到頭。這更便宜了我,因為此時她的一對小白兔正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口,胸口第三顆紐扣也很配合地爆開,完美的乳房在我胸前一覽無餘。

平時要爬好久才能爬上去的樓梯,現在卻格外的短,到家了。女友從琳琳包裡掏出鑰匙,打開房門,我把琳琳輕輕放在床上。剛要起身,她的胳膊突然猛地使勁,摟緊了我的脖子,我一不小心趴在了琳琳身上。琳琳嘴裡還都囔著「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女友從我背後嬌嗔地打了我一下,我才戀戀不捨得和她分開。趁女友不注意,我快速地在琳琳乳房上抓了一把,哇,彈性真好。

女友把我從琳琳的閨房趕出來,讓我去給琳琳拿個濕毛巾擦擦身子。我把琳琳的毛巾拿到衛生間用熱水弄濕,突然腦子裡閃過一絲邪念,嘿嘿嘿,我掏出早已劍拔弩張的陰莖,在琳琳的毛巾上套弄了幾下。這才得意地把毛巾給女友送去,還不忘撇兩眼琳琳胸前的春光。

趁著女友幫琳琳擦身子,我很快地洗了個涼水澡,降降火。剛洗完,女友也剛忙完,洗澡去了。我悄悄推了一下琳琳的房門,女友果然沒有關嚴,我從門縫中窺見琳琳蓋著空調被側躺著,襯衣、裙子和胸罩都放在床頭。

我的口水流了一地。我承認我那時又無恥地硬了,想得到琳琳的慾望在無限地放大,恨不得馬上就衝進去掀開被子,強姦了這個全裸的少女。可是我不能,女友對我和小艷的調情都這麼信任,現在我卻想背著她強姦琳琳。我不能,我不能辜負女友的信任。但是慾火焚身,必須瀉火。這時衛生間的流水聲讓我想起了女友的胴體,我衝進去,不顧女友的反對,直接她按在牆上,背對我。女友的陰道出乎我意料的濕熱,陰莖剛一接觸到陰唇就滑進去了。

雖然很緊,但是在愛液的潤滑下,我快速的抽插著。花灑的水不停地噴到我們私處的結合部位,更猛烈的刺激著慾望的燃燒。女友大聲地呻吟著,肉體碰撞激起層層浪花。

女友竭力站住,摁著牆,嘴裡迷糊地哼著:「老公,我是琳琳,使勁幹我!」這句話像是一枚炸彈,擊潰了我所有的意念。我關上花灑,把女友轉過來,抱起她,讓她把腿盤在我腰上,將陰莖再次插入她的肉穴。我抱著她,全裸著走出衛生間,來到琳琳門口。女友抗拒著,迎合著,敲打著我的後背,也緊緊地抱著我。我把她頂在琳琳門口的牆上,把她放下,從正面用力的插送。女友緊閉雙唇,不想發出聲音,怕琳琳聽見。但是這樣的呻吟聲更加有穿透力。很快,她的陰道一陣猛烈的收縮,我把差點射在琳琳胸罩上的精液射進了女友的體內。伴隨著滾燙的精液,女友終於從嗓子深處喊出最銷魂的一聲。

扶著女友回到衛生間,簡單洗了洗,我們就回房間睡覺了。而我,卻忘了關上琳琳房間的那一道門縫。

第二天是週末,經歷了昨晚的激戰,再加上酒精的催眠,我和女友睡到日上三竿頭才被一陣飯香勾醒。琳琳早已起床,做好了早午飯,等我們一起吃飯。琳琳又恢復到了從前那個儀態大方、舉止得體的淑女,似乎昨晚的失態對她沒任何影響,失戀對她的打擊也煙消雲散。琳琳熱情地招呼著我們吃飯,還主動約女友出去逛街,留下我一人獨守空房。但是琳琳對我好像有些躲閃,偶爾的四目相會更是讓她兩頰緋紅。難道她知道我昨晚襲她胸,並偷窺她的身體,甚至聽到昨晚我們的做愛?算了,不想那麼多了,既然她不願戳破這層窗戶紙,那我又何必去自討沒趣呢?

兩個女孩子逛起街來真是體力無限。我鞍前馬後地提了七八個袋子,大部分都是琳琳的衣服,大概購物是治癒失戀的良藥吧。昨晚抱琳琳上樓、和女友激戰消耗了太多精力,我主動申請回家休養。琳琳對女友耳語了一下,女友笑嘻嘻地把我打發走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潛入琳琳的房間繼續昨晚未完成的事業。正當我找卡去撬門的時候,一陣風吹開了琳琳的房門。天助我也!不對,琳琳一向很細心,不會犯這樣的錯誤,難道是她故意的?難道她發現我把玩她的胸罩,然後使了一招「請君入甕」、「引狼入室」?不對不對,琳琳沒這麼有心機。這一定是老天爺在鼓勵我趕緊下手。一不做二不休,我大搖大擺地再次進入琳琳的閨房。環視房間,我大吃一驚:琳琳居然沒有把昨晚脫下的內衣收起來,而是擺在床頭,粉紅色的胸罩和內褲都疊整齊放在那裡。

糟了,一定是她發現了昨晚我的行徑!可是既然發現了,為什麼還要把內衣放在這麼明顯的位置讓我看到呢?難道是琳琳對我有意思,故意勾引我?從今天她閃爍的眼神和看到我時嬌羞的神態中,可以證明這點。更何況是她主動慫恿女友放我回來的!

對,當時就是這樣。琳琳呀琳琳,早知這樣,我又何必如此偷偷摸摸!我大膽地拿起她的內褲開始手淫。其實在琳琳搬進來之前我沒有衣物癖,和她相處久了,才開始有這愛好。既然得不到她的人,能得到她的味道也不錯。

我一邊用她的內褲套弄,一邊繼續翻看著她的房間。當我拉開她的抽屜時,看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姐夫(註:平時琳琳和女友姐妹相稱,一般叫我姐夫),當你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你一定已經看到我的內衣了吧?感謝你昨天接我回家、抱我上樓!你是第二個抱我的男人,卻是第一個摸過我的乳房的男人。

我要」獎勵「你!現在我就」獎勵「你幫我把內衣洗了,我和姐姐六點回來吃晚飯。琳。」這個悶騷的丫頭,原來她昨天一直清醒著,原來今天這些都是她早有預謀的!居然被這麼個小丫頭給耍了,太沒面子了。但是也沒辦法,現在有把柄在她手裡,萬一她告訴女友,那我豈不是很慘?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乖乖幫她洗吧。還有一個小時,先射它一炮再說。於是我拿著她的胸罩和內褲不停地套弄,越來越快,想像著昨晚琳琳豐滿的乳房和半裸的胴體,以及以後很有可能插入的陰道,我終於把持不住,射在了她的胸罩上。

六點鐘到了,琳琳準時回來了,女友卻沒回來。琳琳進門沒有理我,直接衝進房間,應該是去看看我是否幫她洗內衣了。很快她就從房間出來,板著臉朝我走來。我心裡一驚,難道她用了一招「以退為進」故意引誘我露出狐狸尾巴?哎呀,中計了!如果我把房間恢復成原樣,好像從未進去的樣子,那她這些詭計豈不是完全失效了?都怪我當時精蟲上腦,沒考慮這麼多。失算失算。還好女友不在,是打是殺、是刀山還是火海,我一人承擔,不會被女友發現!

琳琳走到我跟前,站定,面無表情地盯著我。我在等待著,等待著「女王」宣判的那一刻。突然琳琳跳起來,雙腿盤在我腰上,兩手摟住我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下來。我傻了,站在那一動不動,任憑她瘋狂的吻著。她緊緊抱著我,在我耳邊哈氣:「姐夫,昨晚你就是這樣和姐姐做愛的吧?」我這才回過神來,好悶騷的丫頭!

我報復性地把她抵在牆上,雙手托著她的臀部。這丫頭,居然這麼快就換好了睡裙,而且竟然沒穿內褲!這不是勾引是什麼!唐僧在世也難以抵抗這樣的誘惑!我一手摸著她的屁股,把裙子撩起來,一手把自己的陰莖解放出來。然後雙手握著她的屁股,大力地揉捏著。

我上下左右挺動著腰部,找到了她的洞口,準備用暴力來征服這個玩弄我的騷丫頭。她的陰戶已經濕透,濕熱的愛液潤滑著我的龜頭,她故意扭捏著屁股不讓我插進去。我狠狠地吻著她,撬開她的牙齒,想鑽進她的口腔。她卻突然殺了個回馬槍,趁我不備,把她的舌頭鑽進我的口中四處攪動,好似潘金蓮附身。正當我躊躇著該怎樣進入時,「咚咚咚……」門外的敲門聲驚醒了我。

「姐姐回來了呦」,琳琳咬著我的耳朵呻吟了一聲,從我身上跳下來,跑去開門。我一愣,趕緊提起褲子,把軟了的陰莖塞了回去。

「死丫頭,敢跟我耍心眼,你看小說看多了吧,等我收拾你吧!」我恨恨地咒罵著自己的粗心大意!

後來我才知道,琳琳已不是處女,前天剛被男友破處,在她不情願的情況下進入她的身體,整個做愛的過程中,她除了死死護著自己的胸部,沒有任何反抗。第二天就和男友分手了,因為她覺得男友不尊重她,只是想得到她的身體。而她今天勾引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勾引我,讓我勃起、讓我意淫她,卻不讓我得到她,要饞死我!也算是對男人的一種報復。

琳琳就這樣「欲擒故縱」地、間歇性地調戲一下、勾引一下我,時不常的在抽屜裡留張紙條調侃我,洗完澡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給我把玩,慫恿女友和她一起買性感的睡衣刺激我,偶爾跟女友抱怨叫床聲音太大,做飯時故意做一些補腎壯陽的菜給我吃。但就是從不肯讓我如願以償。每次被她弄的慾火焚身卻無從發洩,只能更賣力地向自己的女友交差。

但是女人的直覺很神奇,雖然我和琳琳從未有過實質的性關係,但是她依然看出我倆的曖昧和攻守較勁。

女友從一開始的只准做愛時幻想小艷,到後來的開著門做愛,然後又是一起互相觀摩做愛,直到在衛生間裡和阿良單獨相處,被阿良看個精光,這些經歷在慢慢改變著她。從抵制、到嘗試、到欲拒還迎到欣然接受,她正一步步地走向危險的邊緣。還好小艷和阿良及時搬走,不然我還真怕阿良插入女友的身體。至於在衛生間裡阿良到底有沒有插入她的身體,我一直沒有再問過。她說沒做,那我就相信她。沒理由不相信她,更沒必要跟自己過不去,非要給自己戴個莫須有的綠帽子。

女友看我和琳琳也只是打打鬧鬧,不敢有實質性的動作,更何況每次琳琳勾引我之後我會更賣力地和她做愛,她也樂此不疲。

從那次陰莖和陰唇的親密接觸之後,琳琳再也沒給我機會一親芳澤,頂多就是摸一下屁股和胸部,或者把精液射在她留給我的內褲和胸罩上。看似激情,實則平淡的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過去,從夏天到冬天,衣服越穿越多,慾望也越來越少,琳琳有了新的男朋友,在家待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漸漸地,我也就放棄了得到她的慾望。

再後來,我和女友領了證、買了房,開始裝修,準備真正屬於我倆的幸福生活。

突然有一個週末,琳琳趁女友去買菜的空當,走到我房間,很認真地跟我說:「姐夫,我喜歡你!」

我稍稍一愣,心想這丫頭又在耍什麼把戲。但既然她這麼說了,我也不能示弱。站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身體,面對面、胸貼胸地看著她的眼睛。

「但你是姐姐的男人,我不能跟她搶。」她環抱住我的腰,將身體更緊地靠近我,眼睛紅潤潤的。「XX(她男友)對我很好,不介意我不是處女,我也打算和他結婚了。」她幽幽的說,彷彿很捨不得我似的。

「那我要恭喜我的琳琳了!」說完,我用硬硬的雞巴頂了她的陰部一下,她抵抗了一下就癱軟在我懷裡。我有點迷茫了,這丫頭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把我的第二次給你!」她把頭埋在我懷裡,聲音好小,我幾乎差點沒聽見。

「好,我也把我的第二次給你!」送上門的鴨子,怎麼還能讓她飛走!

「你答應我,我們只做一次,做完之後我就讓XX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她的態度很堅定。

「我答應你,我會留給你一個美好的回憶!」我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

她騰出一隻手來,隔著褲子握住我的陰莖幫我上下套弄,另一隻手緊緊摟著我的腰。我摸著她的屁股和乳房,沒穿內褲也沒戴胸罩。如果不是女友很快就回來,我當時就要了她。

就這麼互相安慰了一會兒,我們戀戀不捨地分開。女友回來時,我在客廳看電視,琳琳在廚房熬粥。應該沒露出破綻。

距離搬進新家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臨近,我愈發地像熱鍋上的螞蟻,試圖找尋機會大戰一場,當然了我也不會放過任何獨處的機會,哪怕只有五分鐘,琳琳也會讓我摸個夠,甚至給我口交一下。但女友似乎覺察出我倆的曖昧,在床上雲雨時也警告過我一番,不許偷腥。可她也允許我將她想像成琳琳和小艷,在意淫中達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終於在我們準備搬家前一個星期,一切發生了改變。

那時已經是春末夏初了,漸漸炎熱的天氣給了琳琳更多展現自己身材的機會,我也可以更多地揩她油、佔她便宜,但始終無法一親芳澤。突然有一天,女友提議在家一起做飯,慶祝我們即將搬往新家。女友和琳琳採購了一大堆瓜果蔬菜和三瓶紅酒,在廚房裡忙活,我幫不上忙,只好在客廳看電視。廚房太熱,她和琳琳都回房間換了清涼的吊帶裝和短褲,從胸前的凸起很容易就能猜到女友沒有戴胸罩!

菜很快就做好了。觥籌交錯間,三瓶紅酒已經被倆女王以紅酒能養顏為由喝個精光,我只能喝白開水解饞。紅酒的後勁很大,收拾完房間後,她倆已醉醺醺地躺在沙發上東倒西歪。我坐在中間,大膽地摟著兩位美女,一柱擎天。

女友推開我,嘴裡都囔著:「放開我,你這個流氓!」

琳琳則在一邊傻笑,整個人趴在我懷裡:「姐姐,你如果不要他,那我就要了!」

琳琳大膽的挑逗讓我的陰莖勃到最硬,支起一個大帳篷。

女友撇下我倆,晃晃悠悠地站起來:「姐今天把它給你了,隨你折騰!」。說完就進了琳琳的臥室。看來她真的喝多了,居然走錯臥室了。

琳琳打了我的褲襠一下,把我推到她的臥室:「先陪陪你老婆吧!」

我轉身親了琳琳一下,把她抱起來,放在我和女友的床上,囑咐她先休息一會兒。然後就進了琳琳的房間。這雖然不是我第一次進琳琳的房間,但是卻是我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地進來。

女友早已脫光了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著。我馬上脫下短褲,爬上床,分開她的雙腿,準備提槍插入。陰道已經濕的一塌糊塗,我毫不費力就一槍到底。女友睜開迷人的醉眼,很配合地大聲叫著。琳琳的床、琳琳的房間、枕邊還有琳琳的胸罩和內褲,這一切都讓我瘋狂。根本就顧不及什麼九淺一深的技巧,我只知道每次都全力衝刺的插入。

「老公,等一下!」女友突然死死摟住我的腰,不讓我抽送。

「怎麼了?」我很疑惑。在這關頭,怎麼能停下來呢?

「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你不要生氣好嗎?」女友很內疚地看著我。

「你快說。」我有點不耐煩,陰莖也有點軟了下來。

「那次在衛生間,阿良他……他插進來了」,一滴淚從女友的眼角流下,滴在琳琳的內褲上,浸濕一片。

雖然我曾經懷疑過,但我那時還是選擇了相信。可當女友親自告訴我時,這依然像一個晴天霹靂。陰莖軟了,被女友一張一合的陰道擠了出來。

「老公,我對不起你,你能原諒我嗎?」女友已經淚如雨下。

其實我想過這樣的結局,我也能接受阿良進入老婆的身體,況且只有一次。看著女友紅紅的眼眶,我早已原諒了她。我吻下女友的淚,在她耳邊說:「老婆,只要你愛我,就足夠了。」

女友感動地緊緊摟著我:「老公,謝謝你,我愛你!」

我趴在女友身上,感受著她滾燙的身體和起伏的乳房。想像著阿良長長的陰莖進入女友身體最深處,到達了我從未到達過的地方,陰莖不可思議地硬了,頂在女友的陰部。她破涕為笑,「壞東西,我被別人那個了,你還這麼硬!」女友邊說邊扶著陰莖進入自己的身體。

重振雄風的小弟弟在多重刺激下,更加地賣力。「老婆,給我講講阿良怎麼進來的」,或許我也有淫妻情結吧,我使勁插了幾下。

「喔……那天他一進來就脫光,陰莖好長。我很害怕,躲在角落裡。他跟我說你在和小艷做愛。我一賭氣,就讓他進來了。」她哼哼唧唧地叫著說著。

「那他用什麼姿勢進來的?」

「他讓我扶著牆,撅著屁股,從後面進來的,」她一邊回憶一邊享受著。「老公,快,快……」

淫妻情結讓我更瘋狂地插送著。女友在內疚和高興中達到了高潮。「老公,別射!射給琳琳。我要補償你。」原來女友和琳琳已經達成了共識,看來今天要雙飛了。

女友的這句話給了我莫大的動力,我緊縮精關,又衝刺了十幾下,在想射精之前拔了出來。

女友高潮後昏睡過去。我挺著與身體呈九十度的陰莖,大搖大擺、光明正大、理直氣壯地回到自己房間,琳琳也早已脫光,正在飢渴地自慰著。想必是她也聽到了我和老婆的對話。

「姐夫,你要憐惜人家,今天人家是你的。」琳琳一手摟著我的脖子一手握著我的陰莖領往自己的桃花源。

「琳琳,叫我老公!不然我不進去!」我爬上床,陰莖在她的洞口研磨,水好多,口好緊。

「老公,老公!我終於等到你了,快來插我!」琳琳亟不可待地叫著,扭動著屁股迎合我的進入。

我正在興頭上,沒時間再做前戲,其實也不需要做了,琳琳已足夠濕潤。

我挺著陰莖,一點一點擠開琳琳的嫩肉。緊!真的好緊!就像我第一次進入女友的身體一樣,溫暖、緊縮、濕滑,包裹著我的陰莖,每一寸的進入都費勁力氣。我採用進兩步退一步的戰略,以減少琳琳的痛苦。琳琳雙手緊緊抓著床單,咬著嘴唇,扭動著腰部,配合我的每次挺進。經過幾個回合的周旋,我終於全根沒入。琳琳聲嘶力竭地長吼一聲,一滴淚珠從眼角流下,滴在老婆的內褲上,浸濕一片。

在琳琳的體內待了一會兒,等她適應了我的粗大以後,我慢慢將陰莖一點,然後插入;再拔出更多,再插入。慢慢的,琳琳的表情不那麼痛苦,呻吟聲漸起,我悄悄加快速度並嘗試著全根拔出和插入。琳琳似乎沒有了痛感,開始享受。自己也開始揉捏乳房,乳頭粉嫩地翹立著,乳房被自己大力抓撓而紅艷著。

「老公,我緊嗎?」琳琳閉著眼享受著人生中真正第一次完美的性愛。

「緊,比你姐姐緊多了!」我伏下身,在琳琳耳邊吹著氣,小聲說著。

「老公,以後你每天都要幹我!」

「好!我要永遠都幹你,永遠都不從你的陰道裡拔出來,永遠都泡在你的小騷逼裡!」

琳琳似乎很受用這樣的淫詞穢語,陰道明顯收縮的兩下,差點把我的精液吸出來。我想像著阿良插入老婆的身體、想像著小艷橫陳的玉體還有此時已經睡著的老婆,陰莖更加堅硬,腹部一團火要冒出來。我加快速度,摁住琳琳的肩頭,開始衝刺,每一次衝刺都衝到最深處。就這樣沒有任何技術、完全暴力地抽插了10分鐘左右,琳琳高潮了,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我抑制不住射精的衝動,將精液全都射進琳琳的體內。紅酒的後勁和高潮的快感,讓兩朵紅暈飛上琳琳的臉頰。

高潮後的琳琳癱軟在床上,一動不動,我也累得趴在琳琳身上,雙肘撐著體重,怕壓到琳琳。

射精後的男人是最清醒的。沒有了性慾的慫恿,沒有了貪慾的渴望。我突然想起女友還在琳琳房間睡著,不知道會不會著涼。我拔出有點發疼的陰莖,一股濃白的精液從琳琳陰道中流出,還夾雜著一絲處女血。女友此時已經睡得深沉,眼角的淚痕印證著她對我的愛。我拉開琳琳的被子,躺在女友身邊,輕輕摟她在懷裡。原來我最愛的,還是我的女友!

後面的故事大家應該也能猜得八九不離十了。在之後的一星期裡,我們三個人大被同眠,我也享盡了齊人之福。一星期後,我和女友搬到了新家,琳琳的男朋友也搬到琳琳租的房子裡和琳琳開始同居,而我自始至終都沒有見過琳琳的男朋友。這樣也好,避免了尷尬。

有了自己的小窩,我和女友都收心了,不再去想這樣的刺激,開始安安分分地過日子。後來聽女友說,小艷和阿良分手了,琳琳和男友結婚了。

和女朋友一起碩士畢業之後,留在本地工作,租了個兩室一廳,自己住主臥,把次臥租給同一年畢業的校友,是個女孩,身材苗條,長相耐看,比較清純,暫時稱她「小艷」吧。

深知吃「窩邊草」的危險和本著對女朋友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對小艷也一直沒有太多的非分之想,女友也給了我最大程度的容忍:允許做愛時幻想她、意淫她。但其他時候,不准再有任何想法。於是,第一年的夏天、秋天和冬天相安無事的度過了。

第二年,過了春節之後,小艷領來一個男朋友,是她的同事,也是我們的校友,叫阿良,搬來和我們一起住。從此,開始了一段刺激的經歷。

搬來的第一個晚上,小艷的叫床聲和床撞擊牆壁的聲音,極大地激勵了我的鬥志和潛能,小艷高潮時慘絕人還的叫聲把我和女友一起帶到了高潮。女友說這是她最瘋狂的一次高潮,也是最大聲的叫床。從此,兩家人此起彼伏的叫床聲和做愛聲成了夜晚心照不宣的節目。

有段時間,阿良要出差大概一個月。這期間,我和女友做愛時,我故意把門敞開一點縫,以便小艷能更清楚地聽到女友的叫床聲。女友很配合的對著門縫大聲呻吟。有一次,我們做完之後就倒頭睡著,赤身裸體,等我早上醒來時,發現門洞大開!慘了,豈不是被小艷看個清清楚楚!趁女友還沒醒,我趕緊把門關上。女友上班後,我偷偷問小艷,是不是她把門推開的?是不是都看到了?她紅著臉說,是風吹開的,她只看到我倆睡覺,沒看到我倆做愛。這個插曲就這麼過去了,我也沒再放在心上。

阿良出差回來之後,難免乾柴烈火,於是此起彼伏的戰鬥聲又充斥了整個房間。有趣的是,他們也開始喜歡留一道門縫,彷彿是在向我們宣戰,也彷彿是在故意試探我們還敢不敢開著門做。跟女友一合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也開著門,誰怕誰啊!從那之後,我們倆家做愛時都不再關門,彼此的叫聲更加清晰而誘人。終於有一天,在我們做愛時,小艷被阿良抱著,推開我們的房門,在門口看著我們做愛,和我們一起做。女友很害羞,但是那種被看著做愛的刺激讓她顧不得這些禮義廉恥,在肉體的撞擊聲中一起達到了高潮。

從此,我們四個人開始了一段不避嫌的性生活,客廳、衛生間、廚房、陽台,甚至對方房間裡,只要想做,隨時都做。但是我們的底線是一致的,只和自己的愛人做,絕不交換。

有時,我們也迷茫,所謂的底線到底在哪?怎麼樣才算「不做愛」?只要我不將陰莖插入小艷的陰道,那麼做任何事都可以嗎?69式,接吻,或是擁抱,這些算不算突破了底線呢?

在一個很悶熱的夏日裡,我們四人在客廳互相切磋過之後,大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僅用最少的衣物遮住身體的敏感部位,沉默著。女友能讀出我眼中看著小艷的熱辣眼神,我也能感覺到阿良對我女友的蠢蠢欲動。事情似乎正在向著無法挽回的方向發展。我無數次幻想過小艷的身體,想知道阿良比我細但比我長的陰莖已經把她的陰道開發成什麼樣。阿良應該也意淫過無數次我女友的乳房。我承認我想和小艷做愛,但是我又不能接受阿良插入我女友的身體。我不能!

「老婆,你和小艷先去洗個澡吧!」我對女友很嚴肅地說。

她「嗯」了一聲,拉著小艷的手走進了衛生間。

「阿良,有個問題,我想問你。」我問阿良。

「你問吧」,他似乎也感覺到我的認真和嚴肅。

「我知道你想和我老婆做,但是你能接受我和小艷做嗎?」

「說實話,從我第一眼看到嫂子,我就對她難以忘懷。當我第一次看到你們做愛時,第一次看到嫂子的身體時,我更無法自拔。但是,我也希望小艷只是我一個人的。」

從他的話中,我聽出他的誠懇和困惑,跟我一樣的渴望和擔心。事情需要一個清楚的規矩了。

「這樣吧,咱們把事情說清楚吧」,我頓了頓。「這是一場遊戲,既然是遊戲,就要有遊戲的規則。咱們現在很危險,很容易做出後悔終生的事。我愛我老婆,你愛小艷,都不想失去彼此。有些衝動需要克制,必須克制,不然,我會失去老婆,你也會失去小艷。你懂嗎?」

他點了點頭。

「既然你同意了,那以後咱們就這樣: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怎麼看都行,甚至看她洗澡都可以,但是絕不能碰她一下,任何情況都不行。我對小艷也是如此。你能接受嗎?」

他咬了一下下嘴唇,堅定地點了點頭。

正好這時,小艷先洗完澡出來了,女友還在裡面慢慢洗。我跟阿良使了個眼色,指了指衛生間。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進去了。進去之前,他跟小艷耳語了幾句,小艷臉一下子紅了,繼而愣了一下,嬌嗔著把阿良推了進去。

小艷低著頭,臉紅紅的,背對我轉過去,撥開肩上吊帶睡衣的帶子,睡衣滑落,一尊完美而白皙的胴體展現在我面前。這是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這麼仔細地觀察小艷的裸體。我可恥地硬了。小艷轉過身,看見劍拔弩張的「槍」,身子一下子癱軟在沙發上。她伸手握著我的陰莖上下擼著(用最新的詞形容,就是「弄」)。我也忍不住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裡撥弄。很快,在她高潮的叫聲中,我把精液射到對面小艷的乳房上,她很乖地抹到嘴裡吃掉。看來阿良的教育開發水平很高。

晚上我問女友,阿良在衛生間對她做了什麼?

她悻悻地說:「都是你,這麼壞,害我浪費了一條內褲。他把我的內褲拿去,在我面前手淫了。他的那個挺長的,但是沒你的粗。」

「沒想到你觀察的那麼細緻,是不是想要啊!」

「不要,不要,我只要老公。老公也不許要小艷,不然你會把她的陰道撐大的」

「小色女……」

不避嫌的性生活渡過了第二年的夏天的時候,或許是阿良怕我對小艷下手,也可能是阿良一直無法得手我女友,索然無味了,於是他們搬走了。有過合租經歷的朋友應該可以理解「鐵打的營盤,流水的房客」的意思。

新搬來的依然是一個女孩子,姑且叫她琳琳吧。我不善於描寫女性的外貌,難以用連篇累牘的文字來描述一個這樣的女子,我只願用一個詞來形容她:精緻。琳琳的美,能讓人忘記人間煙火。第一眼看到她,我居然沒有任何慾望,只想安靜地欣賞她。琳琳是女友的同事,女友為顧及自己在公司的形象,嚴重警告我不許對琳琳有任何想法,也不許有任何暴露行為。

在女友如此高壓的政策下,我們的性生活歸於平淡,雖然每次依然賣力交差,但是很難達到和小艷合租時的刺激。女友也明白個中緣由,但礙於形象,不敢造次。

琳琳很保守,家教很嚴,有男朋友,但是從未領來給我們看,更不曾與男友開房、同居。我幾乎從未進過她的房間,一方面是因為琳琳的性格,不會允許異性進入她的閨房,另一方面女友也不會同意。之所以說「幾乎」,是因為我曾經偷偷進去過一次。我沒有琳琳房間的鑰匙,但是她的門鎖是可以用信用卡這樣的卡片一別就能打開的。於是,趁著某次女友公司聚餐的機會,我躡手躡腳地溜了進去。之前和小艷暴露的鍛煉,讓我臨危不亂,先仔細觀察了各個物品的擺設,然後才下手。

琳琳的房間極其乾淨,各種收納盒、收納袋把衣物和生活用品歸類得整整齊齊。於是乎,我很容易就找到了琳琳的胸罩和內褲。我驚喜的發現有一件新買的、吊牌還在上面的胸罩,品牌是萊特妮絲,尺碼是75C。想不到她如此的有料!聞著房間裡的清香,感受著偷窺的刺激,小弟弟怒然勃起。我小心地拿起她的一條內褲,包裹在陰莖上套弄。想像著琳琳75C的乳房、純淨的笑容和緊緊的陰道,我很快就到達了發射的邊緣。鈴鈴鈴,突然我的手機響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嚇得我差點射出來。好險!萬一射在她的內褲上,我怎麼交代呀!

接了電話,女友說琳琳喝多了,讓我去接。意猶未盡的我,把琳琳的東西都恢復原樣,仔細檢查了一遍,撤離了閨房。幸好琳琳喝多了,應該不會看出來有什麼異樣。

接到女友電話之後,我馬上趕到她們身邊。還好她們離得不遠,我跑步十分鐘就到了。琳琳已經醉得不省人事,坐在酒店附近的長椅上,靠在女友肩膀上,嘴裡還時不時的爆兩句粗口,儘是譴責男友負心、男人混蛋的話,完全沒有了精緻、淑女、文雅的儀態。估計是失戀了。

女友和我一邊一個,架著琳琳的胳膊。我一隻手抓著琳琳的胳膊,不讓她滑下去,一隻手摟著她的腰,拉向自己的身體。女友看出來我是故意占琳琳的便宜,但是和小艷的激情調情相比,這點便宜算不上什麼,睜隻眼閉只眼地默許了。由於兩條胳膊都被架起來,琳琳白色的襯衣向上提高了不少,隱約看到腰間的一片春光,而領口的紐扣也不知何時開了兩顆,向裡望去,75C的乳房呼之欲出。

藉著幽暗的路燈,依稀辨別出粉色的胸罩和秀美的鎖骨。十幾分鐘前還在她房間勃起的陰莖,現在又將褲子撐起一個小帳篷。女友也喝多了,沒心思跟我計較這些個生理需求。

走到樓下的時候,問題又來了。樓道太窄,三個人沒法並排走。女友白了我一眼,說:「便宜你了,抱她吧!」我假惺惺地、扭捏地拒絕了一下之後,趕緊把琳琳抱到自己懷裡。琳琳身材真好,沒有一絲贅肉,肉色的絲襪細膩地貼合在美腿上。我把手盡量張開,和她的大腿保持著最大面積的接觸。女友在後面拉著琳琳的雙手摟在我的脖子上,免得碰到頭。這更便宜了我,因為此時她的一對小白兔正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口,胸口第三顆紐扣也很配合地爆開,完美的乳房在我胸前一覽無餘。

平時要爬好久才能爬上去的樓梯,現在卻格外的短,到家了。女友從琳琳包裡掏出鑰匙,打開房門,我把琳琳輕輕放在床上。剛要起身,她的胳膊突然猛地使勁,摟緊了我的脖子,我一不小心趴在了琳琳身上。琳琳嘴裡還都囔著「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女友從我背後嬌嗔地打了我一下,我才戀戀不捨得和她分開。趁女友不注意,我快速地在琳琳乳房上抓了一把,哇,彈性真好。

女友把我從琳琳的閨房趕出來,讓我去給琳琳拿個濕毛巾擦擦身子。我把琳琳的毛巾拿到衛生間用熱水弄濕,突然腦子裡閃過一絲邪念,嘿嘿嘿,我掏出早已劍拔弩張的陰莖,在琳琳的毛巾上套弄了幾下。這才得意地把毛巾給女友送去,還不忘撇兩眼琳琳胸前的春光。

趁著女友幫琳琳擦身子,我很快地洗了個涼水澡,降降火。剛洗完,女友也剛忙完,洗澡去了。我悄悄推了一下琳琳的房門,女友果然沒有關嚴,我從門縫中窺見琳琳蓋著空調被側躺著,襯衣、裙子和胸罩都放在床頭。

我的口水流了一地。我承認我那時又無恥地硬了,想得到琳琳的慾望在無限地放大,恨不得馬上就衝進去掀開被子,強姦了這個全裸的少女。可是我不能,女友對我和小艷的調情都這麼信任,現在我卻想背著她強姦琳琳。我不能,我不能辜負女友的信任。但是慾火焚身,必須瀉火。這時衛生間的流水聲讓我想起了女友的胴體,我衝進去,不顧女友的反對,直接她按在牆上,背對我。女友的陰道出乎我意料的濕熱,陰莖剛一接觸到陰唇就滑進去了。

雖然很緊,但是在愛液的潤滑下,我快速的抽插著。花灑的水不停地噴到我們私處的結合部位,更猛烈的刺激著慾望的燃燒。女友大聲地呻吟著,肉體碰撞激起層層浪花。

女友竭力站住,摁著牆,嘴裡迷糊地哼著:「老公,我是琳琳,使勁幹我!」這句話像是一枚炸彈,擊潰了我所有的意念。我關上花灑,把女友轉過來,抱起她,讓她把腿盤在我腰上,將陰莖再次插入她的肉穴。我抱著她,全裸著走出衛生間,來到琳琳門口。女友抗拒著,迎合著,敲打著我的後背,也緊緊地抱著我。我把她頂在琳琳門口的牆上,把她放下,從正面用力的插送。女友緊閉雙唇,不想發出聲音,怕琳琳聽見。但是這樣的呻吟聲更加有穿透力。很快,她的陰道一陣猛烈的收縮,我把差點射在琳琳胸罩上的精液射進了女友的體內。伴隨著滾燙的精液,女友終於從嗓子深處喊出最銷魂的一聲。

扶著女友回到衛生間,簡單洗了洗,我們就回房間睡覺了。而我,卻忘了關上琳琳房間的那一道門縫。

第二天是週末,經歷了昨晚的激戰,再加上酒精的催眠,我和女友睡到日上三竿頭才被一陣飯香勾醒。琳琳早已起床,做好了早午飯,等我們一起吃飯。琳琳又恢復到了從前那個儀態大方、舉止得體的淑女,似乎昨晚的失態對她沒任何影響,失戀對她的打擊也煙消雲散。琳琳熱情地招呼著我們吃飯,還主動約女友出去逛街,留下我一人獨守空房。但是琳琳對我好像有些躲閃,偶爾的四目相會更是讓她兩頰緋紅。難道她知道我昨晚襲她胸,並偷窺她的身體,甚至聽到昨晚我們的做愛?算了,不想那麼多了,既然她不願戳破這層窗戶紙,那我又何必去自討沒趣呢?

兩個女孩子逛起街來真是體力無限。我鞍前馬後地提了七八個袋子,大部分都是琳琳的衣服,大概購物是治癒失戀的良藥吧。昨晚抱琳琳上樓、和女友激戰消耗了太多精力,我主動申請回家休養。琳琳對女友耳語了一下,女友笑嘻嘻地把我打發走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潛入琳琳的房間繼續昨晚未完成的事業。正當我找卡去撬門的時候,一陣風吹開了琳琳的房門。天助我也!不對,琳琳一向很細心,不會犯這樣的錯誤,難道是她故意的?難道她發現我把玩她的胸罩,然後使了一招「請君入甕」、「引狼入室」?不對不對,琳琳沒這麼有心機。這一定是老天爺在鼓勵我趕緊下手。一不做二不休,我大搖大擺地再次進入琳琳的閨房。環視房間,我大吃一驚:琳琳居然沒有把昨晚脫下的內衣收起來,而是擺在床頭,粉紅色的胸罩和內褲都疊整齊放在那裡。

糟了,一定是她發現了昨晚我的行徑!可是既然發現了,為什麼還要把內衣放在這麼明顯的位置讓我看到呢?難道是琳琳對我有意思,故意勾引我?從今天她閃爍的眼神和看到我時嬌羞的神態中,可以證明這點。更何況是她主動慫恿女友放我回來的!

對,當時就是這樣。琳琳呀琳琳,早知這樣,我又何必如此偷偷摸摸!我大膽地拿起她的內褲開始手淫。其實在琳琳搬進來之前我沒有衣物癖,和她相處久了,才開始有這愛好。既然得不到她的人,能得到她的味道也不錯。

我一邊用她的內褲套弄,一邊繼續翻看著她的房間。當我拉開她的抽屜時,看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姐夫(註:平時琳琳和女友姐妹相稱,一般叫我姐夫),當你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你一定已經看到我的內衣了吧?感謝你昨天接我回家、抱我上樓!你是第二個抱我的男人,卻是第一個摸過我的乳房的男人。

我要」獎勵「你!現在我就」獎勵「你幫我把內衣洗了,我和姐姐六點回來吃晚飯。琳。」這個悶騷的丫頭,原來她昨天一直清醒著,原來今天這些都是她早有預謀的!居然被這麼個小丫頭給耍了,太沒面子了。但是也沒辦法,現在有把柄在她手裡,萬一她告訴女友,那我豈不是很慘?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乖乖幫她洗吧。還有一個小時,先射它一炮再說。於是我拿著她的胸罩和內褲不停地套弄,越來越快,想像著昨晚琳琳豐滿的乳房和半裸的胴體,以及以後很有可能插入的陰道,我終於把持不住,射在了她的胸罩上。

六點鐘到了,琳琳準時回來了,女友卻沒回來。琳琳進門沒有理我,直接衝進房間,應該是去看看我是否幫她洗內衣了。很快她就從房間出來,板著臉朝我走來。我心裡一驚,難道她用了一招「以退為進」故意引誘我露出狐狸尾巴?哎呀,中計了!如果我把房間恢復成原樣,好像從未進去的樣子,那她這些詭計豈不是完全失效了?都怪我當時精蟲上腦,沒考慮這麼多。失算失算。還好女友不在,是打是殺、是刀山還是火海,我一人承擔,不會被女友發現!

琳琳走到我跟前,站定,面無表情地盯著我。我在等待著,等待著「女王」宣判的那一刻。突然琳琳跳起來,雙腿盤在我腰上,兩手摟住我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下來。我傻了,站在那一動不動,任憑她瘋狂的吻著。她緊緊抱著我,在我耳邊哈氣:「姐夫,昨晚你就是這樣和姐姐做愛的吧?」我這才回過神來,好悶騷的丫頭!

我報復性地把她抵在牆上,雙手托著她的臀部。這丫頭,居然這麼快就換好了睡裙,而且竟然沒穿內褲!這不是勾引是什麼!唐僧在世也難以抵抗這樣的誘惑!我一手摸著她的屁股,把裙子撩起來,一手把自己的陰莖解放出來。然後雙手握著她的屁股,大力地揉捏著。

我上下左右挺動著腰部,找到了她的洞口,準備用暴力來征服這個玩弄我的騷丫頭。她的陰戶已經濕透,濕熱的愛液潤滑著我的龜頭,她故意扭捏著屁股不讓我插進去。我狠狠地吻著她,撬開她的牙齒,想鑽進她的口腔。她卻突然殺了個回馬槍,趁我不備,把她的舌頭鑽進我的口中四處攪動,好似潘金蓮附身。正當我躊躇著該怎樣進入時,「咚咚咚……」門外的敲門聲驚醒了我。

「姐姐回來了呦」,琳琳咬著我的耳朵呻吟了一聲,從我身上跳下來,跑去開門。我一愣,趕緊提起褲子,把軟了的陰莖塞了回去。

「死丫頭,敢跟我耍心眼,你看小說看多了吧,等我收拾你吧!」我恨恨地咒罵著自己的粗心大意!

後來我才知道,琳琳已不是處女,前天剛被男友破處,在她不情願的情況下進入她的身體,整個做愛的過程中,她除了死死護著自己的胸部,沒有任何反抗。第二天就和男友分手了,因為她覺得男友不尊重她,只是想得到她的身體。而她今天勾引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勾引我,讓我勃起、讓我意淫她,卻不讓我得到她,要饞死我!也算是對男人的一種報復。

琳琳就這樣「欲擒故縱」地、間歇性地調戲一下、勾引一下我,時不常的在抽屜裡留張紙條調侃我,洗完澡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給我把玩,慫恿女友和她一起買性感的睡衣刺激我,偶爾跟女友抱怨叫床聲音太大,做飯時故意做一些補腎壯陽的菜給我吃。但就是從不肯讓我如願以償。每次被她弄的慾火焚身卻無從發洩,只能更賣力地向自己的女友交差。

但是女人的直覺很神奇,雖然我和琳琳從未有過實質的性關係,但是她依然看出我倆的曖昧和攻守較勁。

女友從一開始的只准做愛時幻想小艷,到後來的開著門做愛,然後又是一起互相觀摩做愛,直到在衛生間裡和阿良單獨相處,被阿良看個精光,這些經歷在慢慢改變著她。從抵制、到嘗試、到欲拒還迎到欣然接受,她正一步步地走向危險的邊緣。還好小艷和阿良及時搬走,不然我還真怕阿良插入女友的身體。至於在衛生間裡阿良到底有沒有插入她的身體,我一直沒有再問過。她說沒做,那我就相信她。沒理由不相信她,更沒必要跟自己過不去,非要給自己戴個莫須有的綠帽子。

女友看我和琳琳也只是打打鬧鬧,不敢有實質性的動作,更何況每次琳琳勾引我之後我會更賣力地和她做愛,她也樂此不疲。

從那次陰莖和陰唇的親密接觸之後,琳琳再也沒給我機會一親芳澤,頂多就是摸一下屁股和胸部,或者把精液射在她留給我的內褲和胸罩上。看似激情,實則平淡的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過去,從夏天到冬天,衣服越穿越多,慾望也越來越少,琳琳有了新的男朋友,在家待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漸漸地,我也就放棄了得到她的慾望。

再後來,我和女友領了證、買了房,開始裝修,準備真正屬於我倆的幸福生活。

突然有一個週末,琳琳趁女友去買菜的空當,走到我房間,很認真地跟我說:「姐夫,我喜歡你!」

我稍稍一愣,心想這丫頭又在耍什麼把戲。但既然她這麼說了,我也不能示弱。站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身體,面對面、胸貼胸地看著她的眼睛。

「但你是姐姐的男人,我不能跟她搶。」她環抱住我的腰,將身體更緊地靠近我,眼睛紅潤潤的。「XX(她男友)對我很好,不介意我不是處女,我也打算和他結婚了。」她幽幽的說,彷彿很捨不得我似的。

「那我要恭喜我的琳琳了!」說完,我用硬硬的雞巴頂了她的陰部一下,她抵抗了一下就癱軟在我懷裡。我有點迷茫了,這丫頭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把我的第二次給你!」她把頭埋在我懷裡,聲音好小,我幾乎差點沒聽見。

「好,我也把我的第二次給你!」送上門的鴨子,怎麼還能讓她飛走!

「你答應我,我們只做一次,做完之後我就讓XX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她的態度很堅定。

「我答應你,我會留給你一個美好的回憶!」我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

她騰出一隻手來,隔著褲子握住我的陰莖幫我上下套弄,另一隻手緊緊摟著我的腰。我摸著她的屁股和乳房,沒穿內褲也沒戴胸罩。如果不是女友很快就回來,我當時就要了她。

就這麼互相安慰了一會兒,我們戀戀不捨地分開。女友回來時,我在客廳看電視,琳琳在廚房熬粥。應該沒露出破綻。

距離搬進新家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臨近,我愈發地像熱鍋上的螞蟻,試圖找尋機會大戰一場,當然了我也不會放過任何獨處的機會,哪怕只有五分鐘,琳琳也會讓我摸個夠,甚至給我口交一下。但女友似乎覺察出我倆的曖昧,在床上雲雨時也警告過我一番,不許偷腥。可她也允許我將她想像成琳琳和小艷,在意淫中達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終於在我們準備搬家前一個星期,一切發生了改變。

那時已經是春末夏初了,漸漸炎熱的天氣給了琳琳更多展現自己身材的機會,我也可以更多地揩她油、佔她便宜,但始終無法一親芳澤。突然有一天,女友提議在家一起做飯,慶祝我們即將搬往新家。女友和琳琳採購了一大堆瓜果蔬菜和三瓶紅酒,在廚房裡忙活,我幫不上忙,只好在客廳看電視。廚房太熱,她和琳琳都回房間換了清涼的吊帶裝和短褲,從胸前的凸起很容易就能猜到女友沒有戴胸罩!

菜很快就做好了。觥籌交錯間,三瓶紅酒已經被倆女王以紅酒能養顏為由喝個精光,我只能喝白開水解饞。紅酒的後勁很大,收拾完房間後,她倆已醉醺醺地躺在沙發上東倒西歪。我坐在中間,大膽地摟著兩位美女,一柱擎天。

女友推開我,嘴裡都囔著:「放開我,你這個流氓!」

琳琳則在一邊傻笑,整個人趴在我懷裡:「姐姐,你如果不要他,那我就要了!」

琳琳大膽的挑逗讓我的陰莖勃到最硬,支起一個大帳篷。

女友撇下我倆,晃晃悠悠地站起來:「姐今天把它給你了,隨你折騰!」。說完就進了琳琳的臥室。看來她真的喝多了,居然走錯臥室了。

琳琳打了我的褲襠一下,把我推到她的臥室:「先陪陪你老婆吧!」

我轉身親了琳琳一下,把她抱起來,放在我和女友的床上,囑咐她先休息一會兒。然後就進了琳琳的房間。這雖然不是我第一次進琳琳的房間,但是卻是我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地進來。

女友早已脫光了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睡著。我馬上脫下短褲,爬上床,分開她的雙腿,準備提槍插入。陰道已經濕的一塌糊塗,我毫不費力就一槍到底。女友睜開迷人的醉眼,很配合地大聲叫著。琳琳的床、琳琳的房間、枕邊還有琳琳的胸罩和內褲,這一切都讓我瘋狂。根本就顧不及什麼九淺一深的技巧,我只知道每次都全力衝刺的插入。

「老公,等一下!」女友突然死死摟住我的腰,不讓我抽送。

「怎麼了?」我很疑惑。在這關頭,怎麼能停下來呢?

「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你不要生氣好嗎?」女友很內疚地看著我。

「你快說。」我有點不耐煩,陰莖也有點軟了下來。

「那次在衛生間,阿良他……他插進來了」,一滴淚從女友的眼角流下,滴在琳琳的內褲上,浸濕一片。

雖然我曾經懷疑過,但我那時還是選擇了相信。可當女友親自告訴我時,這依然像一個晴天霹靂。陰莖軟了,被女友一張一合的陰道擠了出來。

「老公,我對不起你,你能原諒我嗎?」女友已經淚如雨下。

其實我想過這樣的結局,我也能接受阿良進入老婆的身體,況且只有一次。看著女友紅紅的眼眶,我早已原諒了她。我吻下女友的淚,在她耳邊說:「老婆,只要你愛我,就足夠了。」

女友感動地緊緊摟著我:「老公,謝謝你,我愛你!」

我趴在女友身上,感受著她滾燙的身體和起伏的乳房。想像著阿良長長的陰莖進入女友身體最深處,到達了我從未到達過的地方,陰莖不可思議地硬了,頂在女友的陰部。她破涕為笑,「壞東西,我被別人那個了,你還這麼硬!」女友邊說邊扶著陰莖進入自己的身體。

重振雄風的小弟弟在多重刺激下,更加地賣力。「老婆,給我講講阿良怎麼進來的」,或許我也有淫妻情結吧,我使勁插了幾下。

「喔……那天他一進來就脫光,陰莖好長。我很害怕,躲在角落裡。他跟我說你在和小艷做愛。我一賭氣,就讓他進來了。」她哼哼唧唧地叫著說著。

「那他用什麼姿勢進來的?」

「他讓我扶著牆,撅著屁股,從後面進來的,」她一邊回憶一邊享受著。「老公,快,快……」

淫妻情結讓我更瘋狂地插送著。女友在內疚和高興中達到了高潮。「老公,別射!射給琳琳。我要補償你。」原來女友和琳琳已經達成了共識,看來今天要雙飛了。

女友的這句話給了我莫大的動力,我緊縮精關,又衝刺了十幾下,在想射精之前拔了出來。

女友高潮後昏睡過去。我挺著與身體呈九十度的陰莖,大搖大擺、光明正大、理直氣壯地回到自己房間,琳琳也早已脫光,正在飢渴地自慰著。想必是她也聽到了我和老婆的對話。

「姐夫,你要憐惜人家,今天人家是你的。」琳琳一手摟著我的脖子一手握著我的陰莖領往自己的桃花源。

「琳琳,叫我老公!不然我不進去!」我爬上床,陰莖在她的洞口研磨,水好多,口好緊。

「老公,老公!我終於等到你了,快來插我!」琳琳亟不可待地叫著,扭動著屁股迎合我的進入。

我正在興頭上,沒時間再做前戲,其實也不需要做了,琳琳已足夠濕潤。

我挺著陰莖,一點一點擠開琳琳的嫩肉。緊!真的好緊!就像我第一次進入女友的身體一樣,溫暖、緊縮、濕滑,包裹著我的陰莖,每一寸的進入都費勁力氣。我採用進兩步退一步的戰略,以減少琳琳的痛苦。琳琳雙手緊緊抓著床單,咬著嘴唇,扭動著腰部,配合我的每次挺進。經過幾個回合的周旋,我終於全根沒入。琳琳聲嘶力竭地長吼一聲,一滴淚珠從眼角流下,滴在老婆的內褲上,浸濕一片。

在琳琳的體內待了一會兒,等她適應了我的粗大以後,我慢慢將陰莖一點,然後插入;再拔出更多,再插入。慢慢的,琳琳的表情不那麼痛苦,呻吟聲漸起,我悄悄加快速度並嘗試著全根拔出和插入。琳琳似乎沒有了痛感,開始享受。自己也開始揉捏乳房,乳頭粉嫩地翹立著,乳房被自己大力抓撓而紅艷著。

「老公,我緊嗎?」琳琳閉著眼享受著人生中真正第一次完美的性愛。

「緊,比你姐姐緊多了!」我伏下身,在琳琳耳邊吹著氣,小聲說著。

「老公,以後你每天都要幹我!」

「好!我要永遠都幹你,永遠都不從你的陰道裡拔出來,永遠都泡在你的小騷逼裡!」

琳琳似乎很受用這樣的淫詞穢語,陰道明顯收縮的兩下,差點把我的精液吸出來。我想像著阿良插入老婆的身體、想像著小艷橫陳的玉體還有此時已經睡著的老婆,陰莖更加堅硬,腹部一團火要冒出來。我加快速度,摁住琳琳的肩頭,開始衝刺,每一次衝刺都衝到最深處。就這樣沒有任何技術、完全暴力地抽插了10分鐘左右,琳琳高潮了,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我抑制不住射精的衝動,將精液全都射進琳琳的體內。紅酒的後勁和高潮的快感,讓兩朵紅暈飛上琳琳的臉頰。

高潮後的琳琳癱軟在床上,一動不動,我也累得趴在琳琳身上,雙肘撐著體重,怕壓到琳琳。

射精後的男人是最清醒的。沒有了性慾的慫恿,沒有了貪慾的渴望。我突然想起女友還在琳琳房間睡著,不知道會不會著涼。我拔出有點發疼的陰莖,一股濃白的精液從琳琳陰道中流出,還夾雜著一絲處女血。女友此時已經睡得深沉,眼角的淚痕印證著她對我的愛。我拉開琳琳的被子,躺在女友身邊,輕輕摟她在懷裡。原來我最愛的,還是我的女友!

後面的故事大家應該也能猜得八九不離十了。在之後的一星期裡,我們三個人大被同眠,我也享盡了齊人之福。一星期後,我和女友搬到了新家,琳琳的男朋友也搬到琳琳租的房子裡和琳琳開始同居,而我自始至終都沒有見過琳琳的男朋友。這樣也好,避免了尷尬。

有了自己的小窩,我和女友都收心了,不再去想這樣的刺激,開始安安分分地過日子。後來聽女友說,小艷和阿良分手了,琳琳和男友結婚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我的媽媽白玉貞
已婚同事
家族大亂倫
調教娜娜
旅行時老婆被設計
玩火的故事
豐滿淫蕩的老闆娘
鄰居的兩個小嫂子
那夜在酒吧相遇的女人
熱門小說: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