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三姐妹 校園學生

在我讀于醫學院二年級的時候,有一位同係的女助教,名叫林蕙欣,比我大上四歲。她可是我們大學裡公認的美人兒,但也是為所眾知的酷面冰心,做任何事都獨來獨往,從不和別人打交道。

這也許就是為何如此的一個總明麗人,卻至今連一個男友都沒有的主要原因吧!說實在的,我對這美貌動人的蕙欣,老早就淫視眈眈了。起先,我還以為她是係上的同學,因為她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本來想去約她外出的。然而。沒想到她竟是我們的助教,所以信心也開始動搖了。

再加上畏懼於她的高傲和冷冰冰的態度,所以一直以來,就只站在遠遠處陶醉於她的倩影。那一晚,我被安排於坐守夜室,也就是醫學院生們在醫院「義務」

輪流幫忙的責任之一。本來,我當晚是和肥龍同組的,但那天他在較早時卻因為和女友發生了一些小波摺,所以偷偷地溜了回去慰問她。身為好友,我也就只好為他掩護,自個兒扛下一切,獨自守著夜室了。到了午夜兩點時,身體非常的累,卻遲遲不浥睡。翻來覆去,一閉上眼睛就想到那美麗的女助教:眼前浮起今天午餐時,窺望著她細嚼食物、嘴唇微動的美姿。

尤其是她一不小心咬傷了潤唇,用柔軟的香舌舔弄著血絲的那一刻,好不讓我的熱血在全身內滾動啊!我回憶著,雖為自己齷齪的想法感到不齒,然而大老二卻越來越是興奮。沒法子了,我奮然爬起來,點著燈,拿出了我那本以重金託朋友買來的香港版花花公子。這雜誌雖然是舊版的,但那一期的封面女郎真的是有八分神似蕙欣;那令我心儀的女助教。

這些日子,我都是靠它「慰勞」

自己超於數百次,而且永不厭倦喔!在小檯燈敞罩的實驗室休息房內,我就躺在小床位上,微緩的拉下褲子,並把內褲拉至膝蓋之間。我的手開始輕輕晃動著開始勃起的熱衷肉棒,紫紅的龜頭逐漸愈膨愈腫脹,全身毅然感到一股血滾的衝動。我神迷地凝視著書中裡「蕙欣」

蕩漾的神色,激昂地猛勁搖晃著勃然的大肉棍,完全沒留意到室外走廊間的腳步聲…這黑影看見實驗室間裡還點著燈,便走了過來,推開門查看。在裡邊正在興奮打著手槍的我,嚇然聽到門被推開,驚詫得手忙腳亂,立即站起了身,並慌張地拉上了褲子,懷中的書本亦應聲掉落。我煥然定住了神,這才尷尬地往室間入口處的昏暗角落望去。只見一張我非常熟悉的臉孔,逐漸地在昏黃燈光下隱露而出;竟然就是我日思夜夢的蕙欣!只見蕙欣緩步走近,先是瞄了我一眼,然後彎腰撿起我掉落在地上的書籍。她斜眼瞧了一瞧,居然是本「花花公子」

,而在攤開了的書頁之中,竟然還顯示著酷似自己的數張全裸猥照。

她的臉頓時脹的有如熟透了的大紅蘋果,跟著便以一種劣惡的眼神,對著我射望過來!我感覺非常的狼狽,馬上將她手中的書本給搶奪了過來,急忙的藏放回在那小床位的枕頭底下,然後強裝著沒事發生似的,只尷尬地望著她,傻笑著。蕙欣此時側著身子站在窗框旁,面對著我。在月光下,她的臉龐是如此的清新動人,長長的秀髮映出淡淡的光澤,就像天上的仙女般。回想起我剛才打手槍的淫樣,竟被她都看在眼裡。我不禁為自己污穢的作為感到自愧無比。「嗯…林助教,妳…妳…怎會突然在這兒啊?」

我吞吞吐吐地問著。「哼!我一向來就是在最後面的那間實驗室裡做研究的,並常待在那裡夜宿。你又在這兒幹嘛?嗯,今晚是輪到你值夜嗎?那何以在深夜裡還不睡,卻在這兒做這…這個…猥褻的不齒行為!」

蕙欣示著嚴肅的顏面,卻又帶有點羞答答的神情,細聲的質問著我。「………」

我只覺得好窘,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其實,我的腦子裡也在反駮問著:在這深夜兩點多了,妳為何自己也還不睡覺,而像鬼魂似的到處飄忽。然後,此時我奈於她的尊嚴,所以沒敢問出口!「咦?另一個呢?每晚不是該有兩個學生一起值夜的嗎?怎現在就只有你一人在呢?」

多事的蕙欣又問了。「是…是李志龍。他…他…家裡十分鐘前來了個電話,說外婆突然出了狀況,所以志龍他便急促地趕回家去了!我…我也是被這突發的事件給弄得心慌慌,無法再入睡。所以…這才…才…臨時才想到做…做那個…來舒緩一下不安的心境…」

我隨意編了個故事,即時應變著。「喔?是這樣啊!那…臨時之間,又怎會跑出一本這樣的東西在這兒呢?可別告訴我是李志龍留下的!」

她緩慢地走了過來,指了指枕頭底下,以不肖的眼光又瞄著我,厲聲問道。「………」

我沉默著,不想再說些什麼。「喂!你啞了嗎?我在問你話啊!哼,如果說不出來,我就將今晚的事投訴於理事長,不把你立即從醫學院開除才怪!」

她提高了聲音問道,並伸手過來把我枕頭底下的那一本花花公子又取了出來。只見她一邊斜瞄我,等著我的回話,一邊則不停地翻閱著手中的花花公子,尤其是對那位那長得酷似自己的封面女郎,看得特別的仔細和入神。我見她如此的霸道和自以為是的模樣,恨得熱血衝腦,一時竟失去了理智。我毅然地伸出手指,突而其然地逗著她的深紅潤唇,狂妄地放膽說出一堆令她目瞪口嚇的話。哼!大不了我全都潑出去了…「我美麗的林助教,難道你沒看到這封面女郎長得像極了妳嗎?

我就是為了這原因,才每把這本花花公子放在身邊的。妳看,這整本雜誌都被我翻得幾乎爛了,可想而知我每個晚上都在看它!老實說,都是因為想著妳,才對著她自慰啊!」

我眼珠直視著她,淫蕩蕩地說著。「………」

蕙欣沒想到我的態度會來個大逆轉,臉紅成蘋果似的,驚詫地說不出話來。瞧蕙欣整個人楞住在那裡,我便更進一步地戲弄著她。我輕輕的撥弄著她額頭的髮稍,她急得低著頭,微閉上了雙眼。我狠下心雙手把蕙欣給摟在懷裡,擁著天仙般的可人兒,只感覺到她微弱的顫抖著。這獨處習慣了的怨女,似乎完全無法抗拒我這突而其來的誘惑。我開始輕吻著蕙欣的額頭、眼睛、鼻尖,然後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雙唇,我緩緩地用唇尖微微碰著她的紅唇,她並沒有拒絕。

我於是鼓起加倍的勇氣,讓自己的乾唇緊印上她的潤唇,並將舌尖伸到她雙唇之間去,輕輕的扣啟她的齒隙。此時,蕙欣的身軀已經軟化於我的懷中,小鳥依人地閉起雙眼靠在我的胸膛裡。我見是時機了,急忙靈巧的開始為她脫下身上的衣服。

她這才回過神來,訝然地輕唉聲哀求我別這樣。然而我卻不以為然,並說要懲罰她,繼續地脫光她的外衣,並且要她躺在床上。也不知為何,蕙欣竟然乖乖地照作。我跟著也脫光自己的衣服,毅然地站在她的面前,讓她睜著驚嘆的大眼,仔細地瞧著。只見她臉上一陣白、一陣紅,本想立即站起離去,卻又有一股說不出的淫火在體內燃燒著,連舌尖也禁不住地伸出,滋潤著乾燥的雙唇…是時候了!我把她頭髮撥到頸後,開始解開她乳罩的扣子,她微弱的移動身子,任由我解掉胸罩。

她櫻桃似的乳頭,小巧的點在乳房上。望著她完美的巨乳,我呆了一下,幾乎是整個人癱在那裡傻望。蕙欣亦變換著各種平躺姿勢,似乎是讓我更清楚地看著她那突出胸脯的每個部位。這時候,我的肉棒也已經膨脹勃起,並感到有些暈眩。喔!我的肉棒雄偉硬挺得有如一座「望妻石」,忍不住撲了上去,把它給擠入蕙欣的迷魂口裡,要她幫我含弄著。

她非常的配合,嘴裡吸吮著,喉嚨亦發出喃喃的囈語。

然而,蕙欣似乎不曾吃過「熱狗」,她的吹簫技巧青嫩得很,利齒好幾次都弄痛了我的大龜頭,而她自己也多次的因為被我整條的肉棍,深推入喉內,幾乎梗阻得咳嘔出黃水來。然而,在我的細說指引之下,蕙欣沒一會兒便慢慢的習慣了。只見她張開了口,伸出如青蛇舌吐信般的舌尖,瘋狂地舔點著我龜頭的眼縫間,跟著又急著把我整根肉棒縮回她口中,使勁吸吮著。嗯,真的是爽極了!真不愧為我們醫學院的女神童,一點就明白其中的技巧!我繼續任蕙欣含啜著,享樂於她所帶給我的銷魂觸感,直到我幾乎出精了才即時抽了出來。

我可不想這麼快就交出成績單咧…


喜歡就讚一下!!!
4 0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白領遊戲日記
淫娃蒂蒂
銀行美女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噢……哥哥
印尼女傭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舞廳艷遇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