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的ONS 經典激情

其實說ONS並不確切,舊愛重做更加恰當。

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以下簡稱Y)可不僅僅是一夜情這麼簡單的事情。Y說是老婆最好的閨蜜,但其實我認識她遠在我老婆之前,我和她是一個大學同屆不同系的同學。

其實吧,我在讀大學前是個名副其實的好孩子,認真努力讀書,兩耳幾乎不聞男女事,感情經歷真心可憐,只有一個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初戀,如果那能稱為愛情的話,朦朦朧朧曖曖昧昧的那種,最親密的接觸也僅僅是拉把手,那會可是正兒八經的處男。

正因為這樣才幾乎滿足了身為教育工作者的父母的所有要求。而進入大學過完既新鮮又枯燥的大一後,從大二開始我開始變了,不是說不努力奮進學習了,而是在男女關係方面開竅了,而且開竅還開得特別猛,當然這只是我自己給自己找的一個看上去還能接收的形容詞,要照實了說也簡單,倆字就能概括:人渣。

後三年的大學生涯,我禍害了不少女生,尤其是初戀,她也許是我這輩子內心中永遠的傷疤,這也是到現在我一直後悔的事,大概人只有開始慢慢變老了之後才會懂得反思和懺悔。

關於我大學時期的男女關係,非常非常亂,不適合展開詳談,就只聊聊Y吧。

認識Y是在一次校內活動上,然後就荷爾蒙迸發相互吸引了,而在男女關係上開了竅的我,也順理成章的腳踩兩條船又和Y成了一對,Y雖不是我的初戀,但我和她卻是彼此的第一個,我們在大二時,一起告別了男生女生成了男人和女人。

而後我又『積極』的讓初戀變成了女人,後因為長期分居兩地(我和初戀分別在兩所大學)導致我對這份愛情失去興趣而果斷剔除不良資產把她給甩了,全身心的投入和Y的交往中。

和Y的那段是我在大學裡持續時間最長的戀情,其實前後滿打滿算也就只有8個月。8個月內我倆可以稱之為瘋狂的交合,總之能想到的都做了,不敢想的也偶爾會嘗試。

最後因為我再次『開竅』看上其他女孩而分道揚鑣,Y的反應相當大堅決不同意,可我那時年少氣盛屌的一逼鐵了心,甩了Y做了很多錯事,乃至後面搞成和她跟仇人一樣的老死不相往來。

接下來又禍害了幾個女生後,甩乾淨手後總算大學畢業了。

而後在入職的第一家公司混了幾年,期間單身狗一個,和遠房表姐親密了一段時間。

繼而跳槽第二家公司,安心兢兢業業工作混到了管理層負責一個非常重要的部門。幾年後公司並購重組,我的部門接收了被並購公司的相關部門。

第一次在合併後的新部門露面時,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臉龐,一個已經近十年老死不相往來的曾經的戀人,那個讓我第一次完全瞭解和擁有的女人,就是Y。

自我介紹環節中,Y在全部門人面前給了她直屬老闆——我一個難堪,面對我伸出的手視而不見,看我的眼神就跟看殺父仇人一樣可怕,搞得我只能自己找個臺階下去。

當時我是真的沒怎麼在意,我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年輕衝動的我了,再說分手那事終究來說是我的錯,她只是一個受傷害者,我沒有權利去責怪她。

在後來的工作中,我找機會和Y單獨談了一次,當我為當年的事向她道歉的時候,她的眼睛裡是有淚水的。但是其後對我的態度還是那麼冷淡生硬,也就僅僅是普通的上下級關係。

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我一直在注意著Y,進而發現在被合併公司另外一個部門裡有一個女人,一直和Y親密無間的相處,一起吃飯一起下班,就是日後成了在家中領導我的那個。

起初我只是好奇,於是通過各種手段瞭解到了老婆的一些情況。

Y進入原先那間公司後,就是老婆手把手帶的她,所以從師傅漸漸轉變成無話不談的好閨蜜。

於是我開始有意無意的接近Y和老婆,死皮賴臉是免不了的,假公濟私也是經常要用到的,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後,單身已久的我,慢慢對這個比我大2歲也是單身的姐姐產生了興趣,隨即展開了密集的攻堅戰。

畢竟我的職位比老婆要高,又不要臉不要皮,也還算是幽默細心,所以她從一開始不情願的例行敷衍慢慢的轉變成接受,就這樣我倆開始了隱藏在地下的戀情,當時的外資公司對於內部員工戀愛是非常反對的。

而在我和老婆沉浸在愛情的蜜罐中時,Y卻始終在老婆面前瘋狂說我的壞話以達到拆散我們的目的。

甚至有天下班後,把我堵在辦公室裡要和我好好聊聊,她希望我放開老婆,不要去傷害一個年紀不小渴望愛情滋潤的好女人,因為她不想老婆也跟她有一樣的經歷。

在我心平氣和的跟她解釋保證我是認真的去愛老婆,想去真正呵護老婆的時候,Y就像個精神病人一樣,歇斯底里的對我一通冷嘲熱諷,然後摔門而出。

儘管有著各種各樣的艱難困苦,最終皇天不負有心人,我歷經九九八十一難終於贏得了姐姐的芳心。

婚禮前,Y儘管強調她並不滿意我這個新郎覺得配不上老婆,但還是第一次對我們說出了祝福,還特地交待我要好好愛老婆,不然她不會放過我的等等,在Y的眼裡,我仿似看到了和當年同樣的淚水。

婚禮上Y很high,表現的特別反常,偶然我瞥到她的眼神,一種怨念和傷心混雜的感覺。

而我和她曾經的關係Y並沒有告訴老婆,我也和她一樣默默的保守住那個秘密,直到現在。

後來,我離開公司進入一個國企,Y也在幾個月後辭職去了家新加坡公司,不久後離開中國去了新加坡工作。

這些年間,我們和Y還是有緊密聯繫的,不是她回國就是我們去新加坡探望她,她對我的態度也改變了很多,至少不再是冷淡,有說有笑成了大多數時候的交流,偶爾也會一如大學時,挽著我的胳膊來點親密接觸。

Y一直單身著,儘管老婆盡力的替她介紹,但是她始終是委婉的抗拒著,老婆有次急了質問她,她就說大學時受傷太深了,一直未能痊癒。

回家老婆跟我說起,還一個勁的罵傷害她的那個壞蛋,我只能打哈哈的岔開話題躲閃。

這次和Y純屬意外,壓根我就沒想過和Y再次有肉體的交集。

其實從去年末開始,Y就有點異樣,那次她回國後有次一起吃飯,期間老婆又說起Y的終身大事,誰料Y竟然對老婆說我也不找男人了,要不你大方點把你老公分我一半,我們一起給他當老婆吧,當時聽的我差點嗆過氣去。

沒心沒肺的老婆竟然笑著說好啊,就是便宜他了,倆人竟然還嘻嘻哈哈的鬧了一通,沒心沒肺的傢夥,哎。

後來Y回新加坡,老婆正好工作跑不開,我理所當然的去送Y,在機場入關之前,Y問我能不能抱抱她,我也沒回絕,就這樣十幾年後我們再一次相擁,一如大二那年那樣擁抱著。

就在我擁著Y回憶當年情景的時候,Y推開了我,眼中含淚的對我說了句:「我恨你。」之後扭頭就進了邊檢,留下我站在那裡發著呆。

今年5月底,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加班,一邊還在和我那位『親家母』聊天時電話響了,一個不認識的座機號碼,接起來後就聽到Y的聲音,讓我馬上到浦機HMD去。

因為她每次回國都會提前告訴老婆的,這之前沒有一點她回國的消息,所以我只能懷疑是不是她的惡作劇還是其他什麼情況,然而電話裡卻是一陣的歇斯底里發洩,一會有哭聲一會又有笑聲。

我惱怒的掛了電話繼續和『親家母聊天』,然而電話立馬又響了,接了又是一陣神經發洩,再掛。繼續響,不接。斷了接著響,最後只能無奈接了,聽過一陣發洩後電話裡安靜了沒聲音了,過了一會自己掛了。

查了下這個打過來的電話,真的是Y說的賓館,這下我倒緊張了起來,怕Y出什麼事情,和老婆交待了一下說可能加班到很晚就不回家了,然後大半夜的開車去機場。

到了賓館裡找到房間敲門,門開了,Y穿著一件汗衫一條短的不能再短的熱褲。看到我就咯咯咯的笑了起來說道:「你還是來了,你還是怕我出事的吧?」

「你有病吧,晚上不睡覺作什麼作,有事沒事,沒事我回去了。」

看到Y基本正常也沒啥大事,我沒有一點好氣的上來就吼了她一頓。

「我是有病,我的病就是你造成的,十幾年了,治不好了。」

Y也毫不客氣的沖我一頓嚎叫。

「真懶得理你,早點睡覺吧!」

面對Y的回答,理虧的我又不能對著爭辯,只能岔開話題。說完我就轉身準備離開房間。

「XXX,我恨你,恨死你了,恨你一輩子,可是我忘不了你,忘不了你,你為什麼又要出現?」

Y罵著罵著竟然坐在地毯上趴在床上大哭了起來。

我那時徹底尷尬了,走吧,說實話心裡又怕她出事,不走吧,又怕會發生點不該發生的事,所以只能站著沒動。

就這樣尷尬的一段時間後,Y終於不再哭了,而是靠在床上輕聲抽泣,我則繼續站著,還得側著身子觀察Y的舉動。

「我以為我可以把你完全忘掉,可為什麼要讓我再遇到你?你還和XXX結婚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連她你都要搶,為什麼你要這樣和我過不去?為什麼要這樣對我?」Y悲憤的看著我大聲的說道。

我靜靜的聽著沒有任何的回應。

Y見我沒反應,自己撐著站了起來,走到桌子旁,拿起一罐啤酒打開後喝了起來。

這時我才注意到桌子上有一堆啤酒,有的已經空了歪七歪八隨意的扔著。咕咚咕咚,一罐啤酒Y很快就喝完了,扔了空罐,順手又拿起一罐,打開繼續喝。

眼見Y借酒消愁那樣喝法,我顧不了那麼多,逕自走了過去奪下Y手中的啤酒,在相互推諉中,這罐啤酒大部分都灑在我的身上。

Y見狀不停的用手打我,一邊打還邊哭。

任憑Y哭著打我,我默默的承接著,心中又泛起了一絲內疚。終於在Y一陣發洩後,我把她緊緊的摟在了懷裡,用手安撫著她的頭髮。

過了許久,Y抬起了頭,輕聲的問我:「別走陪陪我好嗎?我怕。」

我點了點頭,扶著她到床邊,輕輕把她放到床上,正要給她蓋上被子,她突然坐了起來說:「我先去洗個澡,你答應我不走的。」

「不走了,放心去洗吧。」

等Y洗完澡出來,換上了一身睡袍。雖然30多歲了,但Y還是那樣的靚麗,我坐在沙發上就這樣看著Y。

Y緩緩走到我面前,扶著我的頭,把身體靠在我低下的頭上,像我前面撫摸她頭髮一樣的撫摸著我的頭髮。

Y把我拽了起來,順勢推倒在床上,然後慢慢的把睡袍脫下,隨著睡袍解開是那熟悉又陌生的赤裸上半身,那略有點垂下的乳房,儘管乳頭還是那麼的鮮嫩感。

伴著睡袍完全的跌落在地毯上,映入眼簾的是條肉色小內褲,最隱秘的地方淡淡的映出一抹黑漆漆的顏色,內褲上還有明顯的被水沾濕了痕跡。

Y慢慢的走向柔軟的大床爬了上來,趴在我身上抱著我的頭把她的美唇貼上我的嘴。

十幾年後我又一次的把舌頭伸入Y的嘴裡,和她的舌頭緊密的纏繞在一起,不停的交換著各自的唾液,雙手則在她腰上不停的摩挲著。

離開Y的美唇後,我把嘴伸向了垂在我胸口上的乳房,就如同成熟的葡萄一樣掛在山峰之上的乳頭挺立著,伴隨著Y一聲的吟叫是我把乳頭完全含入嘴裡,在嘴裡用舌頭不停的撩撥乳頭,引得Y是一陣陣舒爽的呻吟。

乳頭在我嘴裡被吸被撩撥的同時,Y的雙手並沒有閑著,而是直接拉開褲子的拉鍊,伸了進去握住我那早已激動的陰莖,緊緊的捏住還上下擼了幾下。

而我的手也沒閑著,直接撫摸著她的臀部,時不時的從內褲邊緣伸進去,從臀間觸摸陰道,每觸摸一下Y就抖動一下,緊握我陰莖的手就會更用力一些。

就這樣纏綿了一會,我實在是憋不住了,抱住她翻了身直接把她壓在下面,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剝光,挺著被她握成通紅狀的陰莖,把她身上礙事的內褲直接扯了一扔,拎起她的兩條腿,握住挺硬挺硬的陰莖,也沒有戴上最愛的XXX小雨衣,對準那個十幾年未曾再次進入的蜜洞,沒有絲毫的遲疑和顧忌,一使勁龜頭直接抵在軟軟的像海綿般的子宮頸上。

也許是用力過猛的緣故,Y死命的抓著我的肩膀,都抓出血印子出來,但是陰道卻還是一夾一夾的對闖入的陰莖按摩著。

十幾年後,我們又做愛了。

她的陰道比十幾年前顯得有點鬆了,不再是緊緊束縛著的感覺;她比十幾年前會呻吟了,更懂得用聲音來刺激男人的性欲了;她的身體比十幾年前更有女人味了,當年的微微小乳隨著時間的摧殘變得有點下垂了,但是明顯豐滿了許多,也許這十幾年裡沒少被男人給揉捏含吸,想到這裡我心裡泛起了點酸楚,『氣』得我不由的加快了幾下激突,用龜頭狠狠的去衝撞子宮頸,引得她更緊緊的抱著我夾著我。

隨著我一陣猛烈不停頓的突擊,啪啪啪的聲音明顯密集了起來後,席夢思被『折磨』的快不成形的時候,我強忍撒尿的感覺抽出陰莖,搭在陰唇上任其收縮跳動著向Y身上射出一股股有點稀薄的精液,那段時間產出率太高,又是家庭作業還有學校的親家作業,工作又不輕鬆,濃厚粘稠是不太可能的。

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剛剛努力奮進的陰莖軟了吧唧耷拉在腿上,龜頭上肉棒上都是白白的粘液痕跡,既舒爽又疲憊的我閉著眼舒服的休息著。

Y躺了一會坐起來,也沒去衛生間清理身上的『膠水』後,出乎我意料的直接抓住了陰莖張開嘴含了進去。

草,這感覺太爽了,十幾年後Y又一次把我的陰莖含到她嘴裡去了,十幾年前讓她含那可是費老鼻子勁了,又是洗又是擦的。十幾年後沒洗過剛插過還沾著白膠的陰莖想都不想抓起來就往嘴裡塞,女人是需要開發的。

看著陰莖在Y嘴裡不停的進來出去的,體會著Y的舌頭在龜頭上不停的摩過來擦過去的,偶爾牙齒也會給陰莖留點苦痛的回憶,陰囊在嫩手的把玩中刺激感一陣陣的往脊柱上沖,就這樣軟趴趴的漸漸又筆直了起來,我不禁爽的叫出了聲音。

聽到我的叫聲,Y停下了所有的動作,抬起頭看著我,然後一個很邪惡的笑容後重新低下頭含住,這次她的小嘴正好箍住了龜頭,緊緊的合攏在冠狀溝下面,然後猛地向下移動,緊緊的往下朝上頻率非常的快,舌頭還不停的撩撥,舒爽的我,竟然做起了另類的仰臥起坐,不停的挺身去拉她的頭或者頭髮。

就這個速度,我估計1分鐘都沒有,就邊叫著邊無奈的忍不住的在她嘴裡發射了出來,然後像受了大刑一樣癱軟在床上,不停的呼呲呼呲大口喘氣。

餘光裡掃到Y把嘴裡的精液吐在紙上,然後爬到我身邊笑著看我,在我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突然親上了嘴,緊接著她的舌頭像異形一樣鑽進我的嘴裡,伴隨著進入的還有一股很強烈的腥味。

我猛的反應過來,操,是我射出來的精液啊,隨即一陣噁心泛起,趕緊推開Y跑進衛生間漱口去了,身後是一絲不掛的Y在床上神經病似的大笑。

等我漱完口順帶清理乾淨走到外間,坐在沙發上點起一根煙,邊吞雲吐霧邊惡毒的『誇讚』起坐在裡間床上的她:「這十幾年沒少和男人上床吧?沒少給男人口交吧?這麼的熟練,1分鐘就讓我射了。」

原以為她會反應強烈,可誰知她很平靜,下了床走出來拿起一支煙點起,坐在茶几上看著我,吸了一口輕聲的說道:「上床的是不少,含過的仍然只有你一個……」

說完轉頭呆呆的看著窗外夜空中的月亮。

聽她說完,我默默把抽完的煙按滅在煙灰缸裡,隨即又拿起一根點起,她掐滅我手中的煙,依舊輕聲的對我說:「少抽點煙,抽多了容易陽痿,你沒以前硬了。」

說完伸手在陰莖上吃了下豆腐後,起身抖著奶子扭著屁股向衛生間走去,接著就是洗澡的水流聲。

大床上我摟著她,她說了很多,我靜靜的聽著。

她說那年在公司裡看到我,又勾起了她的傷心,她越想越氣,恨不得把我幹的好事在公司裡公佈了,讓所有人都認識下我這個玩弄女人感情的人渣,可每天看到我,她又做不出,每次我主動找她說話,她都忍的好辛苦,偏得裝的對我不理不睬僅限於普通同事關係。

後來我盯上了老婆後,她更多的是出於嫉妒,所以不顧一切的要阻止我,只不過我實在是臉皮夠厚又執著,老婆的心也被我給俘獲了她才最終放棄了。

後面她也想通了,我固然是人渣,但她就是忘不了我,她也裝冷漠裝累了,就看在老婆的份上原諒我了。

其實在新加坡她有個男朋友,她沒有對老婆說過。上次回去在機場裡她和我擁抱了之後,她哭了好久,她還是愛我的,只是不可能了。

所以回去後就和男朋友商量結婚的事情了,倆人其實也是甜甜蜜蜜的。只是前幾天因為一點小事倆人不開心了,她又找不到人傾訴,正好有回來開會的差事於是就偷偷回來了,又有想見我又不想見我的矛盾,於是就住在機場附近自己喝酒解悶,喝多了就給我打了電話,我拒絕了之後她更加氣憤了,就借著酒勁一種你越不想來我就越要你來的心態騷擾我,我真來了正好趁機發洩,然後就被我個人渣給那個了。

聽她說了好久才聽完,她用手刮著我的鼻子說:「我怎麼就忘不了你這個人渣呢?」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唄,還能有啥。」我『輕蔑』地回應。

胸口傳來一陣劇痛,一隻嫩手捏著一點點皮扭了一下。「不要臉。」Y憤恨的說到,然後把手伸到我的胯下,摸著萎靡狀態的陰莖,說道:「它本來是屬於我的。」

「剛才不就屬於你的,睡覺吧,還要上班呢。」我一臉疲倦的說道。

「我還想要。」Y說著邊貼上來邊用手握緊了擼了起來。

「女王,饒了我吧,都射2次了,我真不行了,再下去就要精盡而亡了。」我是真的累了沒那心思。

「才2次就不行了,我才不信呢,是不是要留著回去交公糧啊?算了,今天放過你了。下次再還我……」Y調皮的說道。

「真是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吶。」我無奈的輕聲嘟囔道。

幾個小時後我起來帶著黑眼圈去上班,臨走前我親了還在熟睡的Y,留了張紙條給她後輕輕離開。

下午接到老婆電話說Y從新加坡回來了,下班一起吃晚飯。我嘴上應著心裡想我昨夜今晨就在吃Y呢。

晚上吃飯時Y的表現讓我認識到女人的演技是天生的,表演絕對滿分,但是我心裡總是毛毛的有點陰涼。後面又在我『親家母』那裡再一次得到證實,心臟不夠強大真是不行。

吃飯時,Y和老婆說了她男朋友的事情,老婆非常高興,直嚷嚷讓Y把他帶來給她審查審查,不能這麼容易就把閨蜜給他。還讓我也一起審查,呵呵,挺好玩,第一任男朋友審查現任男朋友夠不夠資格,審查啥呢?誰硬?誰時間長?

暑假期間,老婆領著我帶著娃浩浩蕩蕩飛到新加坡審查去了。

看著Y小鳥依人的依偎在那個人身邊滿臉的幸福光芒,我承認有點心酸,但更多的是欣慰和感激,還有對老婆的愧疚感。

那天在聖淘沙,老婆帶著娃去買霜淇淋,我和Y呆在一起,我對她說:「看到你幸福,我真的放心了,也解脫了。」

「幸福?就應該讓你這種人渣一輩子的內疚。」Y搖搖頭笑著說道。

「來,再讓人渣抱抱你,以後再想抱可就沒那麼容易了,要申請那個誰還不一定批呢。」我壞笑道。

「不一定的……你就會佔我的便宜,記著你仍然欠我的……在適當時候你要再償還我……」Y嬌羞的說完就讓我擁在懷裡,緊緊抱著。

Y今年11月會結婚,但我和她的事情並未就此終結……

『親家母』那裡一整個暑期就和她聊過幾次,一起喝過次咖啡,我這個人渣在相互間出差時,也在床上償還欠她的。

現階段我這個人渣,還是緊著老婆和一個禍害吧。
【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和傣族少婦的一夜情
淫蕩的護士炮友
在屏東念讀大學間的一夜情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麗晶美女
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超色的護士網友
上海夫妻三人行前後
搞上了18歲的表妹和26歲的表姐
被輪姦的假期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