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兒和他的哥哥 經典激情

這個南方城市的十月總是那樣怡人,一點沒有初冬的寒意,公園仍然是綠意盎然。

晨跑結束的秦浩,看見公園綠道旁有一個阿姨正在兜售剛摘下來的一籃玫瑰花,於是買了一枝,別在腰上,騎著早晨來時放在停車處的自行車,使勁一蹬朝旁邊的一個小區騎去。

花兒剛剛睡醒,伸個懶腰準備起身,忽然聽見門鎖的響聲,然後有人穿拖鞋輕輕地朝臥室走來了。

她悄悄的掀掉蓋在身上的空調被,裡面只著一件睡裙,睡裙被捲在了臀部上面,內褲昨晚就一直沒穿,露出光光的下身。

微微的涼意讓她雙腿稍稍一緊,她感覺自己的小穴有了一絲熱流掃過。

她閉上了眼睛,假寐起來。

秦浩拿著玫瑰花推開臥室門,只見花兒沒蓋被子,睡裙被捲到了腰上,一個乳房從睡裙吊帶裡跑了出來,尖尖的挺在那兒,特別是昨晚被他把玩一宿的小穴也露在了外面,不多但也黑亮的陰毛蓋住了他喜歡的小洞。

花兒身材同別的女孩子相比略顯豐滿,但也屬於豐胸肥臀細腰範疇,乳頭小巧帶著粉紅,皮膚白而細膩。

她現在就像從油畫裡走出來的那些希臘女神一樣,靜靜躺在那兒。

秦浩走上前去,拿玫瑰花輕輕拂了一下露出來的乳房,然後用舌頭輕輕舔了一下乳尖,覺不過癮,還細細的嘬了一口。

只見乳頭尖霎時變得硬挺起來。

秦浩笑了笑,把玫瑰花放在她的枕伴,按捺一下已經被撩起的慾望,起身准備拿衣服去沖涼。

「哥」,一聲呢喃從背後響起,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褲頭。

秦浩回頭一看,花兒臉上帶著笑意,水汪汪的眼睛帶著一絲撒嬌的意味看著他。一隻手拉著他的褲頭,另個一隻手掩在了自己的小穴上。

「哥哥,這兒有點兒想了。」

只見花兒兩隻腿慢慢張開,整個小穴完整的呈現了出來,「你看」,接著她用兩隻手輕輕的掰開了她的小穴,露出裡麵粉色的陰唇和小花心,花兒輕輕收放著自己的臀部,小穴也跟著輕輕的抖動。一點晶亮從裡面透了出來。

秦浩渾身「轟」的一熱,剛剛還沒完全按下去的慾望一下子就燃燒起來,「小妖精,你作死呀」

秦浩溺愛的摸了一把她的下體,誘的花兒輕輕的「啊」了一聲。接著秦浩一把抱住花兒,朝浴室走去。

咬住花兒的耳尖,秦浩用磁性的聲音在花兒耳邊說,「昨晚哥哥疼你還不夠是不是,呆會兒我讓你作。說句,哥哥我喜歡你日我,讓我聽聽。」

然後吻了吻她的額頭。

「快說。」

秦浩的雙唇向花兒懷裡移去。

花兒在秦浩懷裡扭動著,細細的聲音從秦浩的懷裡飄出來,「哥哥,我最喜歡你日我的小逼逼了。」

緊緊抱著花兒,秦浩大步走進了浴室,不一會兒浴室裡便傳出一陣陣啪啪聲和花兒的哼哼聲,偶爾夾雜著秦浩的「花花寶貝,我好喜歡日你逼逼。」的沉沉的輕吼聲。

秦浩把花花安置好,讓她又甜甜的睡著了,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了。

趕到公司上班,已經到十點左右了。反正公司是他和別外一個合夥人開的,也沒有人查他的崗。遲一會兒也沒關係。

秘書把他今天要審閱的材料過來,他認真看了起來,尋思著怎麼擠兩天時間送花花去上學。花花今年十八歲了,剛考上隔壁一個城市的大學。過兩天新學校就開學了。他得送她過去。

秦浩比花花大十二歲,第一次見到她就抱上了她。

那一年他同媽媽到花花家,花花剛滿月。

他們兩個的媽媽是好朋友,一個早婚,一個晚育。秦浩還清楚的記得他們兩個媽媽的對話,「你女兒也太小了點,要不嫁給我浩兒做媳婦多好。」

「誰叫你結婚那麼早,有沒有緣份看他們以後囉,不過我花兒肯定有個好哥哥是不是?」花兒媽媽轉身對站在旁邊的秦浩說道。

秦浩看著花兒媽媽手上那粉雕玉琢的肉團,「肉團」在花媽媽手上睡的正香,帶著乳香味。

「叫哥哥,叫哥哥。」花媽媽輕搖著手中的女兒。

「你別搖了,這麼小就會叫哥哥,還真是怪了。」

浩媽媽制止道,並從花媽手上接過花兒。

正在這時,秦浩看見花兒睜開了眼睛,對著他咧開了嘴笑了一下,然後又睡著了。

「你瞧你瞧,她知道吔,她對著秦浩笑了。」

花兒媽媽興高采烈的叫道。

「這都是嬰兒的無意識行為,瞧你高興的。」浩媽也很高興。

「不過,我也喜歡花兒,要不當媳婦,要不當乾女兒。秦浩,抱一下。」

浩媽把花兒塞進了秦浩的手裡。秦浩緊張的抱著,忽然覺著手上一熱,低著一看,有水從手上流了下來。

「哈哈哈,尿了,尿了。秦浩,你媳婦認人了。」周圍一大群人都笑了起來。然後花媽當著秦浩的面給花兒換上了尿布。

那一天,是秦浩第一次見到花兒,也是第一次見到女性的陰部,(雖然只是雛形),細細的,嫩嫩的,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道小小的看不清的縫。

那一天,秦浩面紅耳赤的站在那兒,不知是被大家笑的,還是因為看到了那道縫。

晚上看電視時,他被大人們開玩笑再次抱上花兒的時候,看著她熟睡的模樣,有一種莫名的情愫在他心裡悄然的扎上了根。

從那年開始,每一年寒暑假他都會見到花兒,學會了給花兒換尿片,餵飯。每次媽媽們打麻將,都會有人說「浩兒,帶花花出去玩。不要讓她來煩我。」

他看著花兒一年一年長大,花兒會爬了,花兒會走了,花兒會叫人的時候,除了會叫爸爸媽媽外,那就是哥哥了。

他記得花兒會叫哥哥時,就一直不停的叫著,只要一見他就要抱,還喜顛顛的一步一步的跟著他走,讓一個在學校叱吒風雲的小靚仔,在家裡一見到花兒就像水一樣溫柔。

當然,他也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花兒的小「妹妹」,看著「她」一天一天長大。有幾次趁著給她換褲子的機會忍不住摸了幾下。

怕傷害花花,他強忍掰開看的慾望。

初三那年,他在小樹林摸了一個女孩子的小穴,並嘗試著把自己的分身塞進女孩的小穴裡,可頭腦裡卻時而浮再出花兒那小小的,乾淨沒毛的,緊緊閉在一起的「小妹妹」。

讓他興奮不已,一下子就插了進去,緊緊抱住那女孩子,開起了人生的第一次。

花兒醒來時快中午了,慵懶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感覺每一個部位都在漸漸的甦醒。她想起哥哥把自己從浴室抱上床,再一次親遍她的全身後,才離開的。

她走下床,身上一絲不掛。這些天來同哥哥在一起,她就很少正兒巴經的穿過衣服。

拉開衣櫃,衣櫃裡有一個大穿衣鏡。

花兒身高有一米六五,體重一百三十多斤。

這都得益於她有張好吃的嘴。

同宿舍裡那些一百多斤的人相比,她覺的自己是個大胖子。可哥哥說正好,一聽到她想減肥,馬上就做些好吃的打消她的念頭。

鏡子裡的女孩豐腴而勻稱,豐滿的乳房挺挺的,粉紅的乳頭有一圈淡淡的圓暈。長期登山的愛好讓花兒腰部沒有一點贅肉,腹部平實,大腿修長結實,臀部微微翹起。

花兒微微轉身,看了一下自己的翹臀,那時哥哥最喜歡拍的地方,他說拍起來有彈性,圓潤的讓他一看就想摸一把。

兩腿相交的那黑色三角形處,就是哥哥最喜歡的小逼逼。花兒把兩腿微開,靠近小穴的腿跟處有一個圓形的唇印,那是剛才哥哥咬的。

哥哥每次都這樣,不在她身上留下印跡,他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在花兒的記憶中,哥哥就一直是理所當然的存在著。從有記事開始,就有哥哥的影子。在他面前,她從不設防。

五年級的那個暑假。做老師的父母一放假就到處看世界去了,花兒一如既往的扔在了秦浩家。

那是個中午的午後,花兒醒來就發現自己不對了,小肚子疼疼的,渾身酸酸的,有一種說不出的不舒服。

坐在床上發呆的花兒感覺有一股熱流從自己尿尿處流了出來,她拉開褲頭一看,一大片紅色印在了自己粉色的小內上,流血了。

愣了幾秒,她馬上大聲哭叫起來

「哥哥,哥哥,出事了,快來呀——」

已讀大學,在校準備考研究生的秦浩,被老媽勒令回家帶花花。此時正在隔壁看書,聽見花兒大叫,他拋下書本就朝花兒的房間跑去。

只見花兒坐在床上,扯著被子驚恐的叫著。

「怎麼了,做惡夢了。」

秦浩摸了摸花兒的額頭。

「哥哥,出血了。」

花兒帶著哭腔說道。

花兒掀開被,拉起染血的褲頭給秦浩看。

十一二歲的花兒已有了小女人的雛形,營養充足,喜歡運動的花兒更是比一般女孩子發育良好。

吊帶睡衣上已有了微微的突起,拉起的褲頭邊已經有幾根淡色的小陰毛從旁邊鑽了出來。

看著花兒驚恐的眼神,秦浩抱了抱花兒,

「沒關係,這是表示花兒長大了。是一件好事,有哥哥在,什麼都不要怕。」

他抱起花兒走到浴室,

「來,哥哥幫你。」

進了浴室,秦浩調好水溫,告訴花兒自己沖洗一下。

可花兒緊緊抱住了他,不讓他離開。

沒有辦法,秦浩只好讓花兒站在浴缸裡,拿下花灑,脫下花兒的小內,讓她分開雙腿,給花兒沖洗起來。

花兒的陰阜上已開始稀稀疏疏的長了一層淡淡的小陰毛,微微鼓起的陰阜像個小饅頭。

「哥哥,長毛毛是不是特別難看。」

看到哥哥專注的看著自己的尿尿處,花兒悄悄的問道。

「不難看。」秦浩看了一眼花花,親親她的臉頰說道。

沖洗乾淨的陰阜雖然長了些毛毛,但是還是呈現出白嫩的顏色。

氣息越來越沉重的秦浩,屏住呼吸,用另一隻手輕輕的掰開那道細縫,露出了鮮嫩的陰蒂,那是個從來沒有被人觸摸的處女地。

「哥哥,水洗那兒好癢癢。」

其實秦浩從脫下花兒內褲開始就已經開始興奮起來了。聽到癢癢兩個字,分身越來越硬,漲地他有些難受。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手不再去碰觸那個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好了,咱們沖洗乾淨了。」

秦浩用浴巾包住花兒,放在沙發上。叮囑說道,「哥哥去外面買些東西,馬上回來。你不要亂動。要不又會流血的。」

「嗯。」花兒乖乖的答道,

「我想吃巧克力。」她補充說道。

「貪吃鬼。」

捏捏她還帶有嬰兒肥的臉頰,他出門去小區會所超市給她買她所需要的東西。

從超市回來,他面紅耳赤。

不知是第一次買女人東西讓他臉發紅,還是到外轉了一圈,他的分身還是那樣漲漲的原因。

拿著巧克力悠閒的咬著,看著哥哥手忙腳亂的根據說明書告訴她如何使用衛生巾的浩哥哥,花兒的憂愁一掃而光。

「哥哥,你說來了這個月經就是我長大了,長大了我可以幹什麼呀?」

「長大了,什麼都可以幹。來吧,你自己去洗手間把這個弄好。」

「我要哥哥弄。」

花花邊舔著巧克力,邊習慣的毫不在意的說道。

秦浩看了一眼花兒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再看看她舔吃巧克力弄的花花的嘴。

「好吧,你在沙發上躺好。」

花兒躺下,秦浩剝開包著她下身的浴巾,微微分開她的雙腿,結實修長的雙腿,像小饅頭一樣的陰阜,美麗而神秘還略顯白嫩的三角區,讓秦浩內心已經沒辦法控制自己的雙手了。

「讓哥哥看看還在流嗎。」

秦浩藉故用手分開了她的小陰唇,那個嫩嫩的小花心漏了出來,然後他用中指輕輕的點了一下那個小花心,花兒不由自主雙腿一夾,把他的手指夾在了腿中間。

秦浩用手在花兒的腿中間輕輕抽插著,摩擦著她的小陰阜。

「花兒,告訴哥哥,你喜歡哥哥這樣摸你嗎?」

「喜歡,哥哥一摸就癢癢的,然後暖暖的。」

「你喜歡讓別人摸嗎?」秦浩試探的問道,

「花兒就喜歡哥哥摸。」

秦浩低下身子,把耳朵湊在花兒的耳朵邊,手上捏了捏小陰阜。悄悄地說,「記住,這兒只能讓哥哥摸。這兒是哥哥的。」

滿嘴邊都是巧克力的花兒,對著哥哥的臉親了一口。

「你也是花兒的。」

秦浩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了一把花兒,真想把她揉搓到自己的身體裡,「花兒,快點長大。再不長大,哥哥會忍不住的。」

他在心裡狠狠的嘀咕道。

把花兒弄好,秦浩去沖了個涼,用自己的五指山讓自己放洩了一次,他喘著粗氣倚在浴室的牆上,頭腦中閃現花兒那白嫩的小逼,久久不能平靜。

其實,除了他護著的心尖兒花兒以外,秦浩身邊一直就沒有缺少女人。

秦浩打小成績優異,愛好運動,一直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他身高一米八三,擁有一張經過精雕細琢般輪廓鮮明的臉龐,肩寬,腰窄,臀緊是他長期愛打籃球造就的。

就是成年參加工作後他也經常打籃球,在場上有時打嗨了,他脫下上衣,足以引起全場的尖叫。

特別是他嘴唇的弧角相當完美,似乎隨時都帶著笑容。

正是這種笑容,讓很多女人一見如沐春風,願意深陷進去。可有幾分真假,只有秦浩自己知道。

他第一次真正接觸到女人是他讀初中的時候。

秦浩讀初三時就有1米7了,從小愛打籃球,個頭明顯比別人高。良好的遺傳基因讓他在初中時就出類拔萃。

那時秦浩爸爸還沒開始從政,是個現役軍人,媽媽是一所中學的音樂老師。

讀初三那年有個晚上,睡得朦朧的他聽見一陣陣時輕時重的呻吟聲。

他趕緊起床走出房間,到客廳發現沙發上有爸爸的行李,原來爸爸在他睡著以後回來了。

聲音是從媽媽的臥室傳出來的,秦浩好奇的躡手躡腳的走近他們的臥室。門沒有拴緊,他悄悄推開一道縫。

只見爸爸赤身裸體的跪在床上,脊柱筆真。

在秦浩眼前的是健碩的背部和緊而密實的臀部。有兩隻潔白的大腿吊在了他的肩膀上,爸爸兩隻手緊緊的抱住身前白色肉體,他低頭使勁吮吸著什麼,秦浩沒看見媽媽的身子,只看見媽媽的腳尖時而繃直,時而勾起。

爸爸的吮吸聲越來越大,好像在吸著什麼液體,發出咂咂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裡分外清晰。

只見他停下來,一隻手抱著媽媽白白的身子,另一隻手在前面使勁抽動著,傳來一陣讓人面紅耳赤汩汩的聲音。

「英子,好多水水呀,你想要了是不是?喜不喜歡我摳你的逼逼呀。」

「舔死我吧,摳死我吧······」

媽媽一聲一聲叫著,夾雜著低沉的呻吟。

不愧是音樂老師出身,有舞蹈功底。倒立著的媽媽,突然用兩隻手使勁掰開大腿,成了一字型,「啊~~,來了,來了,~~」只見媽媽雙腿不停的抽動著,嘴裡發出的聲音有一種充沛的滿足。

正在這時,只見爸爸迅速放下媽媽的雙腿,然後俯下身子,把腰往前一挺,只見剛停下聲來的媽媽又滿足而興奮的「啊」了一聲。

「操死我吧,用你的大寶貝操死我吧。」媽媽的聲音「飄」了起來。

「想死我了,每天都想死你這個逼逼了。」爸爸一邊使往前挺著,一邊咬著媽媽的耳朵說著。

隨著爸爸臀部的一上一下,秦浩能看見爸爸的雞雞插進了媽媽黑黑的地方,兩個交合的地方有一些白色的東西。

秦浩悄悄離開的他們臥室的房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頭腦中時而浮現出爸媽的性交時的場面,時而想起花花的那還是一道縫的小逼逼,時而想起所看到過的島國的片片,然後摸向自己的已經硬地發痛的······第二天一早醒來,秦浩有點恍恍惚惚的。

吃早餐時坐在餐桌前,他不敢抬頭看自己的爸媽,低頭看見穿拖鞋媽媽的腳丫就想起白晃晃的大腿。

爸爸拍了拍他的頭,用戲謔的口吻說道,

「怎麼了,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看見我回來心裡有點兒怕呀。」

他抬頭看了看父親那輪廓分明的臉龐,想起那曖昧的吮吸聲,下身不由地抽了抽。

媽媽今天早上神彩分外飛揚。

「我們秦浩才不會做錯事呢。昨天班主任還打電話來,說這次中段考他又考了全班第一呢,要我在家長會上發言呢。」

「快吃,吃了上學去了,這次我回來有一段時間,到時我會去參加你的家長會,讓我也神氣神氣。」

在父母寵溺的眼光下,秦浩三下五除二,飛也似的跑開了,昨晚那讓人臉紅而赤的聲音一直在他耳邊徘徊,讓他不敢直視他們,一被他們碰觸就像點了火一樣在全身蔓延,這真是一個不自在呀。

謝瑩是個漂亮的女孩子,十五歲的女孩子已經開始發育了,雖然她身上沒有什麼肉,瘦瘦的,但胸前的小花蕾也能初見雛形。

她身高1米6,從小父母就讓她練習舞蹈,身材修長,走起路來自有一種韻味。

從小到大她都是學校男孩子關注的對像,可她眼光甚高,從不多看旁人一眼。

唯一讓她另眼相看的就是秦浩,從小學到初中,她和秦浩就是同學。兩人的年紀相仿,她比秦浩大一天。

彼此父母也是相熟的人,過生日時都會互相道個賀。

進入初中後,她是班上的文娛委員,秦浩是班長。搞活動大家也經常在一起,常來常往,對別人高冷的謝瑩同秦浩說話從來是有說有笑。

班上有些同學看出了端倪,便私下傳言她和秦浩相好。聽到這些傳言,謝瑩從來不解釋,只是宛然一笑。

其實進入初中以來,懵懂的少女心就開始蠢蠢欲動,那個高大帥男孩子的深影便留在了她的心裡,仗著相熟,她常不請自來的幫他收拾打籃球時他扔在一旁的衣物,或者送上一杯水。

她也感覺到秦浩也從來不拒絕她給他做這些事,採取了默認的態度。在心底裡她已經被他完全俘虜了。

對於謝瑩的所作所為,秦浩心裡早就有所知覺。青春期的男孩子對女孩子都有好奇之心,更何況是年級中最漂亮的女孩子。

對謝瑩送來的秋波,他也是笑著,沒有明示,也沒有拒絕。有時晚上,他性夢中也會出現她的身影。

早晨從餐桌上逃離出來的秦浩走進教室,教室裡已經來了很多同學。

有的在吃早餐,有的在小聲嘀咕著。剛在座位上坐定,謝瑩便走到了他的桌前,給了他一張通知單,「這是元旦匯演的通知,剛發下來的。你看看,班主任要我同你商量一下,看看怎麼安排。」

剛剛進入初秋,天氣還沒有轉涼,謝瑩穿著校服裙,裙底下露出了一雙修長的白白的小腿。

一看到那細長的腿子,秦浩的下身又抽了抽。

『看來今天是沒完沒了。』秦浩心裡不由地對手自己的肉棍有些惱怒。

他用眼睛瞄著通知上的內容。沒好氣的說,

「你自己看著辦,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一說到這個搞字,他腦袋裡又浮現了昨天那兩個在床上鏖戰的肉體,感覺有一股熱流忽的一下竄到了下體。

他抬起頭,看見謝瑩睜著大大,水汪汪的眼睛不解的看著他。他把眼睛往下一瞄,看見了她胸前那小小的突起。

心裡一動,然後和顏悅色的說,

「好吧,今天我們找個時間和地方好好聊聊,看看這個怎麼辦。」

謝瑩咧嘴笑了笑,眼睛裡露出開心的光芒,

「好咧,我們到時再說。」

看著她離開的窈窕的背影和微翹的臀部,他心裡開始計劃起來。浮躁的心隨著他的思緒也開始慢慢的平和起來的。

上午第五節體育課,兩人商定到教室裡研究一下匯演的事情。

等全部同學離開了,秦浩對謝瑩說乾脆到餐廳邊的小樹林去說,那兒安靜,離餐廳也近,到時說完就可以馬上吃飯了。

謝瑩抿嘴笑笑,收拾一下東西便和秦浩走出了教室。

那片小樹林是大家口中戲說的「情人島」。一聽說是去小樹林謝瑩心裡便開始怦怦直跳。

愛慕了秦浩這麼久,他一直也沒有明確的表示。讓她心裡時常忽上忽下,現在一聽他說去小樹林心裡不由地雀躍而興奮。

看著走在前面秦浩那寬肩窄臀的背影,她心裡湧出一股甜蜜的顫慄。

小樹林除了有樹成林外,還有一彎小河,這條小河繞著學校緩緩流過。

平常到夜深人靜的時候,經常會有一對一對的小情侶在這兒竊竊私語。政教處也經常會有人在這兒檢查。

不過大白天倒沒人到這兒來,因為大家都在上課。

初秋的太陽沒有那夏天那麼強烈,陽光穿過重重疊疊的樹葉,照在草地上。樹蔭裡有陽光,有陰影,斑斑駁駁,有一種靜謐的氣息。

可與這氣息不相符的是秦浩的內心。他故做平靜的走進這樹林深處,表面上坦然,但心裡卻是熱浪翻滾。

走到樹林裡的一張木長椅旁,他回過頭看向謝瑩。

謝瑩看見他回頭看來,不禁低下頭,有一抹驕羞掛在臉上,脖子上滲出一層紅暈,讓人秦浩的眼神無法移動。

秦浩靠近謝瑩,拉住了她的手。謝瑩的頭低的更低了。臉上的紅暈越發的濃起來。透出一股誘人的光澤。

他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那好像能滴出水來的光滑的臉龐。謝瑩沒有動,任那只手滑過她的臉頰,到她的雙眉,然後是鼻樑,最後停在了她的嘴唇上。

手在她的嘴唇上繞著圈,一圈又一圈。輕輕地,也好像在用羽毛劃在了她的心上,一下又一下的撩撥著她的內心。

有一股陌生的熱流在謝瑩的身上開始蕩漾。

另一隻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她微微仰頭,並害羞的閉上了眼睛。

秦浩看著閉上眼的謝瑩,她的眼睫毛在微微顫動,洩露出了她的緊張。雙唇微微開啟,在他手的撫摸下顯得飽滿而紅潤。

他俯下頭,輕輕吻上了她的雙唇。兩個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從此開啟了性的旅程。

雖然是第一次接吻,但秦浩一脫剛走進樹林的那種帶有慌亂的衝動,反而慢慢地冷靜了下來。

他用舌頭撬開了謝瑩的嘴唇,開始在她的口腔裡攪動,謝瑩應該是第一次,她的回應是那麼的笨拙,任由秦浩大肆的在她口腔裡進出,吮吸。

秦浩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緊緊抱住了謝瑩。讓謝瑩感覺呼吸有點兒困難,不禁呢喃起來。

「嗯,嗯,」謝瑩開始輕輕的掙扎起來。

秦浩停了下來,謝瑩撒嬌的說,

「我都透不過氣來了。」

緋紅的臉寵,迷人的驕羞,讓秦浩欲罷不能。

「喜歡嗎?」

他對著她的耳朵悄悄說道。

謝瑩聽後害羞的把臉藏進了他的胸前,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看到這兒,秦浩用手慢慢的鑽進了她的後背,撫摸著她光滑的肌膚。

「我想摸摸這兒。」

他的手摸到了她的胸前。隔著乳罩輕輕捏著。不大,小小的。但也結實而有彈性。

謝瑩的頭在他胸前埋地更緊了,沒有點頭,也沒有反對。

他用手把她的乳罩輕輕拔了上去,他摸到了真實的乳房,摸到了細嫩的乳尖。

同他平時在網上和手機上看到的感覺不一樣,現在是這樣的真實,他越來越激動了。猛地把她的上衣往上一摟,那一對小而結實的小白兔便真實的出來在他的眼前。

尖尖的似一個白色的小蓮蓬,頂端有一個粉紅色的小圓暈。他忍不住一口咬住那淡淡的圓暈,首先輕啃,然後開始用力的吸吮。

被秦浩一揉,一吸,謝瑩感覺小腹湧動出一股股的熱流,雙腿開始酥軟,整個身體只能靠雙手掛在秦浩的身體。

發現她的無力,秦浩一把抱起她,坐在了長椅上。

這時謝瑩的衣服已摟在了脖子下,整個乳房裸露在秦浩的眼前。她害羞的把臉全藏在了他的肩膀下。

兩個尖尖的小乳房隨著謝瑩急促的呼吸微微顫動,他用手指輕輕彈了彈乳頭,謝瑩輕呼一聲,張嘴輕輕咬上了他的肩膀。

「我想看看你這裡。」

他把手放在了她的雙腿交叉處。

謝瑩微微扭動了一下身體,表示不可以。

「我就看看,我還從來沒見過。」

他輕輕地的在她耳邊說道。

她的頭埋地更緊了。雙腿也夾地比剛才緊了些。

「我就看看,什麼也不做。」

秦浩低下頭,嘴唇從耳邊移到了乳尖上,又輕輕的咂吸起來。

他一隻手緊抱著謝瑩往自己的身上靠了靠。另外一隻手,慢慢下滑到她的腿跟處,把她的裙擺摟到腰處。

有所感覺的謝瑩扭了扭身子,秦浩把嘴張大,猛地含住了她的半邊乳房,用嘴在她的胸前揉按著。她不由地用手抱住了秦浩的頭,嘴裡輕輕的呻吟著。

那隻手穿過所有的障礙,終於摸到了秦浩從昨天夜裡開始念念不忘的地方。他的頭還是埋在謝瑩的乳房裡,手抱的緊緊的,讓她的上身沒有辦法動彈。

謝瑩的兩個腿夾地緊緊地,他感覺摸到了一個軟軟的,肉肉的突起的小丘,上面有點稀稀疏疏的毛毛,於是他開始揉那塊肉肉,一會兒輕輕拉一下毛毛。

突然感覺那塊肉肉的下端有一個小小的縫隙,於是他用一跟指頭,輕輕的插了插,然後揉一揉,再插一插,又揉一揉。

手指感覺觸到了一個小硬點,謝瑩的身子在他碰到那兒後,輕輕的抽動了一下,嘴巴又咬上了他的肩。

於是他的手指再也沒有離開個那個小點兒。

一會兒順時針揉,一會兒反時針揉,手指所在的地方越來越滑潤,於是他稍用力,也插的越來越深。

秦浩知道他摸到了什麼,這歸功於手機看片的好處,沒吃過豬肉,但常看豬跑。

抱著謝瑩的手感覺到她的身體越來越軟了,

「嗯~~,別摸了,啊~~別摸了~~」

可她的腿卻開始鬆了下來,趁著她一鬆,秦浩輕鬆插進了兩個手指,隨著他的插入,謝瑩輕呼「痛」

「讓我看看。」

秦浩一隻手把謝瑩的上身提高,一隻手把謝瑩的內褲褪到腿彎,看到自己的下身裸在了秦浩眼前,她害羞的想用一隻手掩住自己的下體。

秦浩是不可能讓她得逞的,他把她手扳到了她的身後,讓她無法動彈。

這是一個十五歲女孩子的陰部,還沒有完全被陰毛覆蓋。

可以看到嫩白的膚色。陰阜微微隆起,因為被秦浩手插了插,這個處女地的陰縫微微張開,縫裡有些晶亮的東西,那是剛才被他摸出來的愛液。

秦浩用手指扒開那道細縫,看見裡面有個小小粉紅色的隆起,他用手輕輕的按了按。

謝瑩全身微微一動。

「舒服嗎?」

她沒有作聲。只是把臉埋在了他的脖子上。

此時秦浩已經漲得很難受。他兩手端起謝瑩,迅速把她一隻腳從內褲裡抽出來,讓她跨坐在他的身上。

「給你看一個寶貝。」

他拉下自己的褲頭,謝瑩的手被他拉到了那根讓她人心驚肉跳的肉棍上,她感覺很硬也很熱,不由地用眼睛瞟了一眼。只見一隻粉紅色的龜頭躍然出現在眼前,龜眼裡已滲出點點愛液,十五歲男孩子的陰莖還帶有點點肉紅,但也初具規模,顫顫巍巍。

「喜歡嗎?」

謝瑩害羞的閉上了眼睛。她想從秦浩的身上下來,可是秦浩的手緊緊的攬住了她。

「不要這樣。」

她輕輕的抗拒著。並扭動著自己的身子。

她把手輕輕抽離,想摀住自己的下體。

突然她感覺一種柔軟的碰觸,正碰在她最敏感的那一點上,隨著那碰觸,顫栗從下體慢慢滲出,像潮水一樣湧遍她的全身,讓她全身酥軟,渾身無力。內心深處卻渴望碰得更深入和強烈些。

她的手不再抗拒,全身肌肉開始從酥軟開始緊縮,她雙手抱住了秦浩,臀部開始慢慢收緊。

秦浩此時正用自己的龜頭抵住謝瑩的陰蒂在慢慢的揉搓著,龜頭上和她陰戶上的愛液早就融合在一起,她的陰蒂隨著她的揉搓變地越來越硬,越來越大。

謝瑩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臀部收縮開始抬高,大腿已開始離開他的雙腿了。

秦浩的呼吸也越來越重,龜頭上的刺激像電流一樣源源不斷的流過他的全身然後又回到原點,尋求更大的刺激。

他揉地越來越大力,幅度越來越大,謝瑩的花心也越來越大,越來越硬,謝瑩的大腿也繃得越來越緊,突然開始了一陣顫慄,她感覺有一股熱流從她的小穴裡流了出了。

「不行了,別弄了,我好像尿了,啊……」

謝瑩呻吟著,說是遲那時快,隨著她的話音剛落,秦浩感覺到一股熱流澆上了他的龜頭。

他感覺到她的小穴更濕潤了,隨著這股熱流,他用手把陰莖對準她的陰戶,使勁往前一捅,整個肉棍一剎那全沒入了她的陰道中。

一陣緊窒的溫暖瞬時包裹住了他整個分身,緊緊地,還伴有一陣陣的收縮,熱點在他的龜頭上開始迸發,進而衝向他的全身,最後又匯聚到他的下體讓他的肉棍越來越硬。

他腦袋一片空白,全身開始緊繃然後不停抽動。

她的顫慄還沒有完全結束,就感覺一個強大的東西捅進了她的身體,「不」字還沒有出口,一個刺痛穿過了她的全身。

還沒有刺痛中反應過來,陰道深處傳來一種衝擊,那種快感掩蓋了刺痛,痛苦的快樂,讓她再次咬上了他肩頭,比前幾次要有力深入的多。

謝瑩此時不知道是想要還是不要,已經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只能隨著秦浩的手上下顛簸。

不知是肩頭的疼痛,還是強烈的快感,讓秦浩喉嚨深處發出了一個深沉的吼聲,「爽呀」。

就這樣把所有的熱情全部射進了謝瑩的深處。

她已經癱軟在他的肩上。

就這樣,在這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裡,不到一節課的時間,謝瑩從一個十五歲的少女變成了一個女人,她沒有保留,更沒有後悔,痛苦並快樂地把自己全身心交給了秦浩。

甚至在以後沒有秦浩的漫長日子裡,她回憶起這一刻,仍覺幸福。

她的第一次沒有那麼不堪,得到了秦浩的第一次,並在第一次裡還讓她體會到了高潮,只有體貼的男人才能這樣做到,那一刻他是屬於她的。

秦浩第一次操女人的時候,花兒只有三歲。陰道也只是一道小小的縫。緊緊的閉合在一起。他也曾趁著花兒睡熟輕輕撥開過,縫裡面還是縫,小小細細的花心像個芝麻一樣的肉芽。

秦浩聞了聞,小逼逼味道香香的。

那時候秦浩看著熟睡著的花兒就想,這是我的小媳婦,這是我的小逼逼。我要等著她慢慢長大。

【完】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洗手間的激情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