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虐女教師─美奈子 強暴性虐

從師範學院畢業的美奈子,是一位全身散發著迷人氣質的美麗女性,有著一頭長髮的她,加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早已成為系上之花,也有著要好的男朋友,在某一次的約會後,美奈子將自己的初夜獻給了他,然而,在畢業後,男方因為要到美國去進修,而與美奈子分離,一去就是三年,音訊全無,後來聽說他在美國與別的女子結婚了,美奈子在痛哭了幾星期後,決定拋開感情的枷鎖,投身於教育事業中。

這一天,是美奈子很重要的一日,因為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到被分發的區立十番屋中學去任教,美奈子在梳洗打扮後,便乘坐電車前往學校,她在學校教的是古文,同時也是一個班的導師,她班上的同學,看起來都很健康而開朗,美奈子深信,她一定可以把這個班教的很好,美奈子特別在意的是班上有個叫真樹的男孩,當初在翻學生資料時,看到真樹的照片就嚇了一大跳,因為他與一年前因車禍死去的弟弟實在太像了,美奈子因此特別看了一下真樹的資料,發現他母親在他小時候就去世了,父親則是船員,經年地不在家,真樹自己一個人在東京生活著,因為這樣,美奈子顯得特別地照顧真樹,把他當自己的弟弟看待,真樹也時常跑來向老師請教問題,或是傾訴生活中發生的不如意,在一次段考後,美奈子發現真樹的成績稍有退步,尤其是古文的分數並不很高,便把真樹叫來。

「真樹,你的成績退步了,這樣下去不行喲!」

「抱歉,老師,可是我對古文實在是不行。」真樹低著頭答道

「這樣好了,以後放學之後,你就到老師家來,老師給你補習。」

「那..那老師可以做飯給我吃嗎?」

「嗯..當然可以,沒問題。」

「喲呼!LUCKY!可以吃到老師親手煮的飯,太棒了!」

真樹蹦蹦跳跳地去了…

第二天放學後,美奈子帶著真樹返回家中。

「真樹,你先在這裡唸書,老師去做飯給你吃。」

於是美奈子便逕自去廚房裡燒飯,然而,在做菜的時候,美奈子感到有強烈的視線盯著自己看,猛一回頭,只見真樹專注地看著書,美奈子心想,大概是自己多疑吧!吃完飯後,美奈子便開始教真樹古文,教著教著,抬頭看看時鐘,已經九點多了。

「真樹,已經蠻晚了,你該回家了喲!」

「可是..老師,我這一段還沒弄懂,這樣好了,老師,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住在這裡?」

「咦?老師家是有多一間房,可是你家裡的人會擔心呀!」

「沒關係,老師,我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住,回不回去沒什麼關係。」美奈子這時才猛的省起真樹母親過世,父親長年不在家的事實。

「那…好吧,老師再教你一段,等等你洗個澡就睡在那邊那間房吧!」

「謝謝你,老師。」

美奈子給真樹上完課後,又等他洗完了澡,自己也進入浴室沖洗,洗著洗著,忽然覺得外面更衣室好像有人在動,美奈子喊了一聲

「誰在那裡?」打開門一看,一個人都沒有,只是剛脫下來的內衣褲好像有翻動的痕跡。

(我今天大概是太累了,才會變得有點神經質….)洗完澡後,美奈子替真樹蓋好被子,道了聲「晚安」,便回房睡覺,睡著睡著,忽然夢見以前的男朋友廣治。

他抱著美奈子,輕輕地咬著美奈子敏感的耳珠,一手就往美奈子的下體摸去。

「啊…….廣治…那裡….不行啊…..」

美奈子一回頭,赫然發現背後的人不是廣治,而是真樹,猛地驚醒過來。美奈子環顧四週,原來只是一場夢,美奈子摸摸內褲,竟然已經被秘唇裡分泌出來的蜜汁給弄得濕淋淋的…..

(討厭,我怎麼變得這麼淫蕩,不僅夢到和自己的學生做愛,而且內褲也溼了。)美奈子越想,手就越不聽話,一隻手解開了美奈子如薄紗般的睡衣,露出美麗而又堅挺的椒乳,看起來就像是在等著人來撫摸似的。

美奈子從下面握住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撫弄著,僅是這樣,就身體中湧出甜美的快感,同時也產生繼續撫摸乳房的慾望。

(啊……我是怎麼了….身體變得好奇怪………)美奈子的的大腦已經幾乎無法思考,明知道這樣會不好,手指仍然開始撥弄乳頭。就在這瞬間,一股強烈的刺激感直衝腦海。

(啊…….好舒服…….)美奈子更加激烈地揉搓著乳房,同時下體的搔癢感也越來越強,身不由己地,原本抓住乳房的右手向股間滑去,將變成阻礙的內褲脫去後,開始在濕淋淋的花瓣上,用手指開始慢慢摩擦。

「唔………..」

聽到自己因快感而發出來的呻吟,美奈子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點。

(啊…..不能這樣……….真樹就睡在隔壁…….)可是美奈子敏感又豐滿的肉體因為多年沒有受到男人的愛撫,變成慾求不滿,慾火一旦點燃就很難熄滅。

美奈子將手指彎曲,刺激著敏感的肉芽,到了這種地步,已經停不下來了。

(啊……我受不了了………)美奈子整個人陶醉在性慾的漩渦中,後來索性翻過身來,翹起她那渾圓結實的臀部,一手握住豐滿的乳房,夢囈般地叫著,一邊玩弄著乳頭,把硬起來的乳頭夾在手指間揉搓,她的呼吸隨之更為急促,同時皺起眉頭。全身都在為追求快樂而顫動,身體內部的快感取代了大腦的思考,在花瓣上摩擦中指,慢慢插入濕淋淋的肉縫裡。

「哦…….啊……..」

甜美的衝擊感使身體顫抖,忍不住將身體彎曲,無法克制的情慾掌握了美奈子的肉體。

心裡雖想著不應該這樣,還是用另一隻手指撫摸肉芽,插入肉洞的手指先是在裡面旋轉,然後改成進進出出的動作,最後乾脆伸入兩根手指在裡面或深或淺地攪動著,就好像當年廣治在美奈子背後玩弄她一樣。

高高挺起臀部的美奈子,閉上眼睛,立刻在腦海中出現廣治的健壯身體。他用粗大的肉棒自美奈子背後插入時,帶給美奈子的快感和幸福感,彷彿又回到美奈子體內。

「唔…..唔….廣治..我不行了……嗯…嗯..要洩了……..啊……..啊∼∼∼∼」呼喊著愛人的名字,美奈子終於達到了高潮,陰道口痙攣著,好像要把手指夾斷似的,全身開始顫抖,同時還噴出了大量的蜜汁,美奈子就這樣在快感的頂點昏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美奈子醒了過來,發現身上因為昨晚的手淫而黏黏的,趕快趁真樹還沒醒來時再去沖了個澡,接著把真樹搖醒。

「真樹!起床嘍!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

「唔….啊!早安!老師,對了,我昨天是睡在老師家的..」

「趕快吃吃早餐去學校了,免得遲到喲!」真樹吃完了美奈子煮的早餐,便和美奈子一同前往學校。

中午休息時間,真樹跑來找美奈子。

「老師老師,我有一些照片要給你看!」

真樹因為是攝影社的社長,對照像有濃厚的興趣。在學校有個社團教室,他常利用裡面的暗房設備,沖洗一些照片,然後拿來給美奈子看。美奈子雖然不懂攝影,但也常看看真樹的作品,然後給予鼓勵。

「好呀!這次是什麼?」

「老師,你看!」

真樹把照像簿攤開在美奈子眼前,美奈子一看,「啊!」地輕呼一聲,然後連忙環顧四週。

因為是中午休息時間,大部分老師都在睡覺,沒有人聽到她的叫聲。

「這…這個..你是什麼時候..?」

照片上是一個有著成熟身體的女性,身上幾乎一絲不掛,只穿著一件已敞開衣襟的薄紗睡衣,一隻手正撫摸著乳房,一隻手則伸入內褲內蠕動著。另一張則是一個女性翹著渾圓的屁股,手指忘情地在陰道內抽插著,一臉淫蕩的表情,而照片上的女子,赫然就是美奈子本人!

美奈子「碰!」地一聲闔上照像本,一手拿著照像簿,一手拉著真樹往走廊走去。

到了比較沒人的地方,美奈子滿臉通紅地低聲罵道:

「你…你怎麼可以對老師做這種事!」

「咦?是老師不好啊!我昨天晚上睡到一半,聽到老師房裡傳來奇怪的聲音,就過去看看,沒想到拍到精彩的畫面。這照片就送給你了,想要底片的話,晚上到我家來!」

真樹說完就逕自走了。美奈子本想把照片丟掉,但又怕別人看見,只好先藏在自己的包包裡。整個下午,美奈子都想著照片的事情,心不在焉,連上課都唸錯好幾個字。

好不容易到了放學,美奈子查了真樹的地址,便坐電車前往。到了地址所寫的地方,美奈子發現這是一間頗為氣派的獨立洋房。看來真樹做船員的父親是蠻有錢的。

美奈子帶著不安的心情按了電鈴,「叮咚!」的一聲

「誰呀?」伴隨著聲音出來開門的是真樹。

「啊!老師!請進,請進。」

美奈子隨著真樹來到客廳內,真樹道:

「老師大概還沒吃晚飯吧!先一起來吃怎樣?」

美奈子想想也好,便隨真樹一同吃了晚餐,飯後兩人又到客廳坐下,美奈子鼓起勇氣。

「真樹,老師已經照你的要求來了,底片可以還給我吧!」

「哼哼..可以是可以,但老師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什麼要求?」,美奈子不安地問道。

「昨天晚上,老師手淫時我沒有看得很清楚,老師現在再手淫一次給我看,讓我看清楚點。」

「什麼!身為老師的我怎麼可以這樣做!」

「隨便你,還是老師比較喜歡自己手淫的相片貼在公告欄上給人欣賞?」

美奈子內心掙扎了一番,終於下定決心。

「好…好吧!但是你底片一定要還給我喲!」

「沒問題!」真樹一口答應。

美奈子站起身來,以顫抖的手,解開胸前的釦子,拉開衣服,雪白的乳房立刻彈跳出來,展露在真樹的的眼前,成熟的果實,在白色蕾絲胸罩的襯托下,顯得更為豐滿,真樹幾乎無法呼吸,目不轉睛地看著。

(平常站在講台上的美麗女老師的乳房,現在竟然就在我的眼前..。)

美奈子羞得幾乎想挖個地洞鑽進去,受到真樹淫邪的目光,雙手下意識地抱住雙乳,這種模樣,更增加真樹的興奮。真樹忍住想立即衝上去的衝動,發出命令。

「喂!還慢吞吞地幹什麼,快點脫下裙子呀。」

看到美奈子還在猶豫的樣子,真樹故意用凶狠的聲音恐嚇。

「快一點!!!…….」

「嗚…..」

美奈子幾乎快哭出來,只好解開裙子的釦子,長裙隨即掉到地上,美奈子雪白而豐滿的肉體,立刻完全展露在真樹面前。真樹嚥下一口口水,發出命令。

「好了,現在到這裡來。」

美奈子的腦袋已經一片空白,夢遊般地走到真樹面前坐下。

真樹抓住美奈子的雙腳,用力向兩邊分開。

「呀!…..」

美奈子尖叫一聲,上半身隨之倒在沙發上,美奈子拼命地想夾緊雙腳。

「老師你不想拿回那些照片了嗎?」

聽到這句話,美奈子的抵抗力迅速地消失。在豐滿的大腿間,可以看到雪白色的三角褲,隱隱約約還可以看見裡面有著黑色的草叢。

「好啦,開始手淫吧!」

美奈子的臉頓時變得通紅,這種羞恥的事只有在家裡偷偷的做,現在竟然要在自己的學生面前作出這種難為情的事,還不如死的好。

剛才雖然答應了,可是真要動手時卻又克服不了自己的羞恥心。

「真樹,饒了我吧……」

「老師,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妳想我會停手嗎?」

美奈子輕輕閉上長長睫毛的眼睛。

(啊…都是我自己不好,這是上天給我的懲罰…..)

美奈子這樣說服自己後,把雙手放在胸上,開始輕揉乳房。

「老師認真點喲,不讓我滿意的話照片是不會還給妳的。」

美奈子被迫進入進退維谷的狀態。

左手放在沙發上撐住上半身,用右手輕揉乳房,比一般人發育的更豐滿的乳房,用一隻手實在沒法完全覆蓋住。美奈子用手指夾住粉紅色的乳頭,一邊輕揉一邊撥弄乳頭。

毫無疑問地,那是美奈子在獨自安撫時的技巧。就這樣不停的揉搓乳房時,從身體裡產生快感,美奈子身體的敏感度,連她自己都感到恐懼。

「嘿嘿…..老師好像有性感了,乳頭都大起來了。」

美奈子無法反駁,因為她自己都感覺出乳頭硬挺,性感也越來越強烈。在性感的刺激下,甚至於產生想立刻伸手到已經有搔癢感的下體的衝動。

「差不多該開始弄下面了。」

真樹像是看穿了美奈子的內心,冷冷的命令道。

美奈子猶豫了一下,右手慢慢移到下體。雙腿還握在真樹的手裡,在完全暴露出恥部的這種情況下,真樹淫邪的眼光一直盯在美奈子雙腿之間。可是,希望能有更強烈性感的慾望,勝過了羞恥心。

美奈子從三角褲上,慢慢撫摸敏感的肉核。隨著指頭的摩擦,大腿根隨之跳動。

從下體傳來美奈子自己也難以相信的快感,這種感覺使美奈子感到恐懼。

(再這樣下去,我會變成什麼樣…..。)美奈子的手指在花瓣上下撫摸,左手揉搓乳房。

(啊….我是怎麼搞的,竟然在自己的學生面前做出這種丟臉的事,還變得這麼敏感,難道…難道我是暴露狂嗎?)

與美奈子的意志相反的,美奈子的身體越來越滾燙,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美奈子逐漸進入她自己一個人的世界裡…….。

真樹還沒命令,美奈子的手就進入三角褲裡撫摸陰蒂,從陰道分泌出來的蜜汁將三角褲都弄濕了。

(那麼高貴的老師,原來也是很好色的嘛。)

真樹臉上露出淫笑,抓住三角褲,用力向上拉。

「啊!………」

美奈子忍不住發出尖叫,後背變成拱型。

「不要!……..啊!….

不能這樣!…..」

強烈的刺激使得美奈子忘我的大叫。

真樹拉三角褲的力量忽緊忽鬆,不斷摩擦花瓣間的肉縫。

「嘿嘿,現在把礙事的東西脫掉,妳就痛快的弄吧!」

真樹從美奈子的的腳下脫去三角褲,此時美奈子的身上已經一絲不掛。美奈子的秘部完全暴露在真樹眼前,真樹火熱的目光,射向美奈子的大腿根上。

不知為什麼,美奈子反而覺得像是解放了一般,她大膽的把雙腿更向左右分開,同時挑撥性的扭動屁股。

壓抑的性慾,一下子全排泄出來。美奈子更加用力的轉動著乳頭,同時用手指在花瓣上摩擦。

此時,茂密的恥毛因為大量溢出的蜜汁而黏在恥丘上。微微開啟的花瓣,露出深紅色的黏膜。雪白的中指在肉縫四周的花瓣上摩擦,其餘的手指在陰核上輕輕按壓。

充滿健康美的大腿,不停地痙攣著。美奈子不時抬起屁股,或左或右的搖擺,偶而夾緊雙腿,互相摩擦,兩上露出淫蕩的表情。

隨著美奈子快感的上升,在肉洞裡抽插的手指也更加激烈,更加深入,最後在淫蕩的呻吟聲中,美奈子爬上了快感的高峰,雪白的身體猛然伸直,全身都開始顫抖,同時瘋狂地搖著頭,陰道口也噴出了大量的液體。

美奈子軟倒在沙發上,無力的身體隨著呼吸起伏。

過了許久,美奈子勉力睜開眼來,發覺真樹正拿著一台V8在拍攝,驚叫一聲。

「呀!你…你在作什麼!」

真樹詭異地一笑,隨即拿出帶子,順手放入抽屜裡,並鎖起來。

美奈子一手遮著豐滿的乳房,一手蓋住三角地帶,又急又氣。

「你…你怎可以這麼過份…..」

「哎呀!老師的手淫好激烈呀!而且好像很快就洩了。」

美奈子的臉頓時紅了起來。

(的確,今天是比往常更快達到高潮,而且比以往更舒服,到底自己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真樹在一旁看的緣故嗎?)

「老師這卷錄影帶,一定可以賣到很好的價錢。」

美奈子回過神來,不安地想著。

(難道真樹是要勒索?可是自己並沒有很多錢,又不能向父母要,怎麼辦才好呢?)

真樹像是看穿了美奈子的心事,笑了笑。

「放心,我不會向老師勒索的,只是老師今晚要乖乖聽我的話。」

美奈子疑惑地看了真樹一眼,隱隱覺得不妥。可是真樹手中握有自己手淫的照片和錄影帶,要是公開出去,沒有人會相信自己是被強迫的,只好姑且委屈一下了。

「好…好吧…就聽你的。」

真樹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嘿嘿..來,先把兩隻手放到背後來。」

美奈子沒法,只得依言而行。此時,真樹不曉得從哪裡拿出一條繩子來,迅速地纏繞在美奈子雙腕上,並打結固定。

美奈子大驚,扭動赤裸的身體掙扎著。

「你…你要幹什麼?不要把我綁起來!」

「嘻嘻…這是防止老師不乖,不聽話!」

「我…我會很乖的,所以..所以請不要這樣做!」

美奈子繼續掙扎著。

「哼!妳會很乖?一開始就這麼不聽話,不行!要處罰妳!」

真樹把美奈子抱到鋪好報紙的地毯上成跪姿,並把美奈子的上半身壓倒在客廳桌上,形成肛門及花瓣完全暴露出來的淫猥姿態。

真樹拿出一根比普通注射用的針筒大上數倍的玻璃製針筒出來,裡面還裝滿了透明的液體,在美奈子的眼前晃了晃。

美奈子雖然不曉得那是什麼,但直覺地感到那不會是什麼好東西,因而露出恐懼的眼神。

「嘿嘿,這是浣腸器,聽說用來對付不聽話的女人最有效,妳知道什麼是浣腸嗎?」

美奈子勉強地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真樹為了煽動美奈子的羞恥心,故意詳細地說明。

「我等一下會把這個浣腸器的頭插入妳的肛門內,然後把裡面的甘油液慢慢地注入妳的體內,接著就會發生精彩的效果,妳等著看吧!」

「怎麼這樣…太過分了…饒了我吧!」

美奈子搖動著屁股表示抗拒。

但真樹毫不理會,一手按住美奈子的屁股,一手就把玻璃頭插入美奈子的肛門內。

「別動,要是玻璃頭斷在裡面,可不是那麼容易拿出來的。」

美奈子聽了果然乖乖地不敢再動,於是真樹便慢慢地推動浣腸器的把手,注入甘油液。

美奈子"嗚!"地悲鳴一聲,感到有涼涼的液體進入腹部,擴散到整個肚子,使美奈子產生一種噁心的感覺。真樹注射完,拔出浣腸器。

「因為老師是第一次,故優待老師,只給老師注入200C.C.,還附贈一個塞子。」

真樹說著便把一個兩頭大中間小的塑膠製塞子塞入美奈子的肛門內,然後就坐在旁邊等著。

此時的美奈子,腹內的冰涼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火一般的灼熱感,這股灼熱感又轉為強烈的便意,衝擊著美奈子的內臟和肛門,使美奈子吐出了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啊……啊…….唔……..好痛….」

美奈子強忍著一陣又一陣襲來的便意,額上冒出豆大的汗珠,臉色也變得蒼白,腰部開始微微地抖動著。

所幸有塞子塞著,否則現在一定已經排泄出來了。

真樹知道甘油液發揮了作用,笑嘻嘻地問道。

「老師,怎麼啦?」

「啊…..啊…….求…求求你,讓….讓我去洗手間……」

「洗手間,老師去洗手間要幹嘛呢?不講清楚我怎麼知道要怎麼辦呢?」

真樹故意刁難著美奈子。

美奈子已經快忍受不住,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那一點上,兩腿不停地顫抖著。

可是…這麼丟臉的事怎麼說得出口…

「老師,是不是想大便呀?」真樹誘導著美奈子,美奈子拼命地點著頭。

「是..是什麼呀?我聽不見呀!」

「嗚…….請…….請你讓我去大便!」

「哎呀,不錯,真誠實.可是,還不行。」

「什…什麼..?」

「老師照著這單子上寫的去唸,唸完我就讓老師上廁所。」

真樹拿來一張單子,放在美奈子的眼前,還拿了個錄音機擺在旁邊。

美奈子看了單子上的內容,幾乎要昏過去。可是,身體的力量已經快要用盡,最後的尊嚴無論如何不想失去,只好照做了。

「我..愛野美奈子..是個淫蕩的女教師….最喜歡被人捆綁起來虐待….也喜歡別人給我浣腸和玩弄我的肉洞和肛門…..更是一個暴露狂…

所以必須受到處罰…我發誓從今天起..成為真樹主人的性奴隸….無論任何事情都聽從主人的命令…主人任何刑罰都要快樂的接受…..請主人盡情地虐待我吧!……..」

美奈子強忍著羞恥心,唸完了這段奴隸宣言,真樹笑道。

「真乖,老師可不要忘了今天所說的話,現在給妳一個獎賞。」

真樹說著從桌下拿出一個臉盆,放在美奈子屁股下。

「好了,妳就大在這裡吧!」

「怎麼這樣,和約定的不一樣..」

「少囉唆!叫妳大妳就大!」

真樹粗暴地拔出美奈子肛門內的塞子,美奈子強忍已久的便意,再也承受不住,如洪流般的噴射出來。

如雨般的排泄物,滴滴答答地落在臉盆裡,真樹待美奈子排泄完畢,故意捏住鼻子。

「哎呀,老師的大便好多,好臭呀!」

可憐的美奈子全身乏力,癱倒在桌上,不停地啜泣著。

但奇怪的是,美奈子在排泄的一瞬間,感到一種莫名的解放感,直達子宮,使美奈子產生一種達到性高潮而洩身的錯覺,而浣腸時那種全身酥麻的感覺,更是從來沒有過的。

真樹抱起美奈子前往浴室,仔細地替她沖洗陰部和大腿。

又帶回客廳,面朝上腿打開地綁在桌子上,美奈子毫不反抗,任由真樹擺佈。

真樹看著已經收縮的菊花蕾,正微微地蠕動著。真樹把指頭按上去,毫不費力地便侵入了肛門內。

美奈子從恍惚中醒來,感到奇怪的碰觸,低頭一看。

「你….你在作什麼!」

「嘿嘿..老師的肛門好柔軟啊..」

真樹用一隻手指,碰觸著肛門內的嫩肉,享受著裡面那種會融化手指的熱度,和幾乎夾斷手指的緊縮感,還一邊撫摸著腸壁,按摩著裡面突起的部份。敏感的美奈子,清楚地感覺到真樹的手指節在肛門裡面攪動著,而使美奈子產生連續排泄的錯覺。

真樹摸到一個地方,美奈子的裸體忽然顫抖一下,張開的雙腳也不安份地扯動著繩子。

真樹知道找到了美奈子最敏感的地帶,故意用手指尖不停地刺激著,甚至將兩根手指插入肉洞中玩弄著,同時用拇指刺激著美奈子的肉芽。

果然,眼前的女體隨著真樹手指的節奏而起伏,有時還扭動屁股配合著。

此時的美奈子,簡直快要羞死了,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認為十分骯髒的排泄器官會被別人碰觸,而且還是這樣仔細而有技巧的玩弄著,更丟人的是自己的身體還有了感覺。

(啊….自己的屁眼被人玩弄,還會這樣地有感覺….難道我是變態嗎…….?)

可惜,身體是誠實的,美奈子的口中,不由自主地傳出誘人的呻吟聲,陰道口也又開始濕潤,察覺到這種情形的真樹,笑道。

「哎呀,老師真是變態呀,妳看,妳的那裡都已經濕淋淋了耶!」

美奈子滿臉通紅,不敢回答。

「真可惜,不能讓老師太舒服。我玩得太高興了,差點忘了還有正事要辦。」

真樹說著便拔出手指走進房間,拿了幾樣東西出來。

美奈子抬頭一看,是男人用的刮鬍刀和刮鬍膏,還有一把剪刀。

「老師的陰毛太多太亂了,所以才會那麼淫蕩。我現在要把它刮掉,以後大家都知道老師是我的奴隸了。」

「不要!….求求你….請你住手…」美奈子拼命地搖著頭。

真樹不理會美奈子的哀求,用剪刀把美奈子的陰毛減得短短的,然後在剩餘的部份塗上刮鬍膏。

「老師,不要動喲,否則可是會流血的。」

美奈子緊緊咬著雙唇,拼命地忍受刮鬍刀刮在恥丘上的騷癢感,好不容易刮完了,美奈子的陰道口又是一片洪水。

真樹用手,輕輕地在刮得光溜溜的恥丘上撫摸。

一種奇怪,但卻令人感到舒服的快感,從美奈子的下體傳來,使美奈子全身都像是被慾火燃燒起來一樣。

「老師真是淫蕩,居然已經這樣濕了。沒辦法,我來幫老師解決吧!」

真樹拿出一塊布,矇住美奈子的雙眼。接著用食指和中指,慢慢分開早已濕潤的花瓣。

這時候,裡面露出濕潤光澤鮮紅色的肉洞,同時有白色的蜜汁溢出。

「啊……不要……不…唔!!!」

美奈子想抗拒,但說到一半時就停止。

「唔…….」

原來是真樹將他的肉棒,噗滋地一聲插入美奈子的肉縫內,只感到一陣溫熱包圍著他的肉棒,彷彿要將他融化似的。

美奈子咬住下嘴唇,發出哼聲,美麗的女教師仰起頭,身體向上蠕動。如火燒般的強烈插入感,使得美奈子忘我的發出淫蕩的叫聲。

「唔啊……唔…..嗯….嗯……」

深深插入肉棒後,真樹的嘴唇壓下來,同時舌尖滑入嘴裡。

真樹用舌頭纏繞她的舌尖,然後猛烈吸吮。美奈子感到舌根像要斷裂,同時深入的肉棒慢慢向外退出。

「啊……不要…….」

美奈子已經完全拋棄羞恥感,像追逐拔出去的肉棒般的挺起下腹。

真樹再度深深插入。

強烈的電流,好像衝向腦頂,美奈子發出哭泣般的哼聲。

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美奈子幾乎失去聲音,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從紅唇之間流出透明唾液閃閃發光。

真樹的雙手也沒閒著,不停地挑逗著美奈子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乳房。

美奈子因為看不見,感官完全集中在被真樹撫摸的地方,使得感覺更加強烈,同時由於身體不能隨心所欲的活動,使美奈子產生一種莫名的興奮。甚至故意扭動著身體,讓繩子更加陷入。美奈子已變成追求慾情的野獸。
「唔……啊…….好…..就是那裡……再……再用力一點…..啊唔…」

強烈的快感,使真樹不顧一切地用盡全力抽插。

真樹每一個動作,都深深地撞到美奈子的子宮,將美奈子帶往慾情的高峰。

「啊..不行了…..真樹…..我要洩了…..」

美奈子咬緊牙關,更用力扭動屁股。

「我也是…..老師好厲害….夾的好緊……」

美奈子突然將屁股用力向前挺,夾緊肉洞,腰肢不斷地顫抖著,同時發出了喜悅的呼聲。

「嗯…..嗯….啊!…….」

真樹從美奈子抽搐的肉洞感覺出她已經達到高潮,用力挺一下便也射精。

完全射出後,美奈子的肉洞仍纏住肉棒,像是要他一滴也不剩地緊緊夾著……。

真樹伏倒在美奈子柔軟的肉體上喘氣,並揭開了美奈子的遮眼布。

只見美奈子面色潮紅,長長的睫毛不斷閃動著,正在享受高潮後的餘韻,真樹吻了美奈子一口。

「老師,還沒完哩,我們再繼續享樂吧!」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