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暢想曲(全)【姐妹、SM、排泄,口味極重】 強暴性虐

房間裏的掛鐘正嘀嘀嗒嗒的響著,屋子裏沒有一點兒別的聲音,因為這裏只有我一個人,而我現在的樣子又什麼聲音都不可能弄得出來——我正被結結實實的綁著,身上一絲不掛,麻繩緊緊的勒在雪白的肌膚上,嘴裏也塞著口球兒,口水靜靜的順著臉頰流到地下鋪著的棉被上。

這屋裏沒有任何傢俱、也沒有床,地上鋪滿了棉被、毛毯和枕頭,鋪的厚厚的好幾層,軟軟的綿綿的,只要躺下來,不管往哪兒一鑽都能睡。

屋子很小,大概只有十平米左右,四白落地,也沒有窗戶。

其中一面牆上,釘著一根細細的長長的鐵鏈兒,鏈子另一頭,鎖著拴在我脖子上的狗環兒。

另一面牆上有一扇門,不過,我從來不碰那門,我從來也不出去。

這間屋子,就是我的全部,而我,是屬於我主人的。

我正在等主人回來。

主人,同時也是我的妹妹,和我一起同時出生的雙胞胎姐妹。

看了看掛表,我知道主人就要回來了,妹妹好像在哪家醫院裏當護士,一下了班兒,從來不在外面耽擱,也沒有男朋友,總是馬上回家,回到這個囚禁著、飼育著我的「家」裏來。

我每天都生活在這裏,是什麼時候妹妹變成了自己的「主人」的呢?……已經忘了,我們從什麼時候開始住在這裏的呢?不知道……好像已經住了有七、八年了,卻又好像才剛剛三、五個禮拜。

這裏又是什麼地方呢?……妹妹曾說過,是家裏的一間地下室,別的早記不太清了。

不過沒有關係,反正我以後也不會到外面去。

除了主人,什麼事兒都與我無關。

主人還沒有回來。

等待主人回家,是我每天的功課之一。

也是一天中最寂寞的時候,主人每天早上出門之前,都會把我牢牢地綁起來,捆綁的方法,各種各樣,有時穿著衣服,有時脫的光光的,有時把兩條腿並在一起,有時卻分得大開,還有的時候,在我的陰道裏、肛門裏,滿滿的塞上一兩個震動器,裝足了電池,一開就是一整天,等到妹妹回來時,我已經在高潮中昏過去不知多少回了,淫水流的足足濕透了身下兩層棉被。

今天,雖然只是很普通的把腿分成「M」型綁著,陰戶裏也沒有插入什麼別的東西。

但就在早上主人出門的時候,曾給我灌了整整兩大杯混合著主人尿液的桔子汁兒,主人還笑著吩咐我等她回來之後,才能當著她的面兒尿尿,又說,如果回來時,地下的被子讓我尿濕了,下次就要讓我灌了腸等她。

被灌腸之後,綁起來等一天的感覺,可實在受不了。

灌腸本來是很舒服的事兒,我和妹妹雖然都很喜歡,也幾乎天天都做,可要是憋的時間一長,就不一樣了,肚子裏疼得好象撕裂了一樣,肛門承受著小腹中巨大的壓力,肌肉酸麻的都沒了知覺。

我們只這樣弄過一回,那一天,還在我肛門裏塞了個塞子。

要不是妹妹回來的早,我疼得都差點兒恨不能咬舌自盡了。

從此以後,這「長時間灌腸」就成了主人要懲罰我之時的一項「酷刑」了。

今天不是灌腸,而改成憋尿了。

肚子裏喝了兩大杯水,早上還好,一到中午,尿意就沖上來了,一直忍到了下午,只覺得膀胱裏滿滿的全是尿液,漲的鼓鼓的,好像肚子了塞了一個皮球進來,尿道口憋得通紅,不住的抽搐。

全身的力氣,都用在小腹上,和那想要衝出體外的尿水對抗著,牙咬的緊緊的,蒼白的櫻唇不停的打顫,渾身的汗水流個不停。

默默的計算了一下時間,知道妹妹就要回來了,勝利在望,心裏不斷的給自己打氣加油。

終於,主人回來了,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從門那邊傳了過來,是跑著下樓時的聲音,由遠到近。

這聲音是我每一天最熟悉最期待的,隨著這聲音的來臨,主人對我一天的蹂躪和寵愛,就又要開始了喀喇一聲,門被打開了。

主人沐浴在我那充滿期待和愛慕的目光中,微笑著走了進來。

這就是我的主人、我的妹妹,正值十九歲花樣年華的少女(我的年齡當然也一樣),充滿著青春的氣息,真是天生麗質,美不勝收,一臉的眉清目秀,絕不會輸於任何一個女明星,柳葉似的細眉,櫻桃般的小嘴,白皙的肌膚,晶瑩剔透,柔軟滑膩,眼睛又大又亮,水靈靈的,如同兩顆閃亮的寶石,身材亭亭玉立,苗條纖細。

主人走進來後轉身把門關好,看了看被綁在那裏一動不動,靜靜的躺在地上的我,見我已是憋的滿頭大汗,一臉哀求的目光。

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乖乖,今天也老老實實的等我了嗎?」

「……嗚……嗚……嗯……嗯……」

我勉強哼哼著,從塞著口球的小嘴兒裏,只能擠出幾聲簡單的呻吟。

主人又媚笑著瞄了我一會兒,知道我快忍不住了。

「好姐姐,再等一會兒,我這就來!」

說完,主人就開始解身上的扣子,三兩下就把衣服脫了個精光。

主人從小就叫我「姐姐」,當了我的主人之後,還是很親熱的「姐姐、姐姐」的叫個不停,從不改口。

當我問到的時候,主人說:你本來就是我姐姐麼。

於是,我就管自己的妹妹叫「主人」,管自己叫「奴婢」。

而這當主人的,就管自己的興努寵物叫「姐姐」。

主人和我平時都不大穿什麼衣服,反正這間屋子裏一直都很暖和,除了我脖子上戴的狗環兒,從來不摘下來以外,這時就都是光著身子的了。

一脫光就可以看出來,我和妹妹真不愧是由同一個卵子分裂出來的雙胞胎,全身上下,竟是完全的一模兒一樣兒,只是臉上的氣質稍有不同罷了,主人更加活波,英氣勃勃的,而我,則多了幾分文靜,顯得委婉嬌順。

但是,任何人只要見到我們,都能立即將兩人分辨出來,我們有一個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主人有著完整的手腳四肢,而我,卻沒有雙手!不光是一雙手,我的整條胳膊都被截肢了!從肩部開始,往下就什麼都沒有了。

在原來聯結手臂的地方,只有小一片粉紅色的疤痕,但如果不細看,也絕對瞧不出來。

我可不是天生的殘疾,本來,胳膊還在的時候,我很喜歡手淫的,每天都做,可是自從……啊!這些以後再說吧!實在忍不住了!這泡尿兒都快要憋死了!「好姐姐,我來幫你把口球拿出來,好不好?」

主人脫光了之後,便走過來在我身邊蹲下,一邊輕輕的撫摸著我烏黑的長髮,一邊伸出舌頭來,把我臉上那些順著口球流出來的唾液,溫柔的吸在嘴裏,舔的乾乾淨淨的。

接著,主人解開我綁在腦後的帶子,把口球從我嘴裏拿出來。

「……主人……主人……」

總算可以出聲了。

被塞了一天的小嘴兒,這時都有點麻痹了,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口球上粘滿了我的口水,滴滴嗒嗒的直往下掉,主人連忙張開小嘴兒,全接在口中,又伸出舌頭,將口球仔仔細細的舔了個遍,把我的唾液都吸在嘴裏,好好的品了品味兒。

「主人!……我……我……主人……我要尿尿!」

我羞紅著臉對主人懇求著說,作為主人的興努和寵物,沒有命令,是不能隨意大小便的。

「求求主人,……讓奴婢尿尿……」

憋了一整天了,雖然從自己嘴裏說出「尿尿」這個詞兒來,讓人十分害臊,但也實在忍不住了!「嘿嘿,姐姐憋了一天了,快不行了吧!」

主人一臉的淫笑,一點也不像一個十九歲女孩兒的笑容,倒和那些好色的中年老頭子又幾分相似。

主人又看了我一陣兒,然後說:「那好吧!就讓你尿出來吧。不過,可不能糟蹋了……」

沒想到主人出乎意料的很爽快就答應了,讓我心裏一塊石頭落了地。

大概主人也看出我真的受不了了吧。

主人還是很疼我的,從不會做出讓我過分難受的事兒(個別一兩回除外),畢竟是自己的親姐妹。

主人扶我坐正,也不解開綁著我的繩子,靠過來親了我一下,說:「好了,姐姐你開始尿吧。」

接著便低下頭,把臉湊在我那被牢牢拴住得的兩條腿之間,張嘴緊緊的吸住我的陰唇,輕輕的舔了起來。

主人的舌頭,又熱又軟的,塞在我的陰唇裏,不停的在尿道口上蠕動著,一陣酸溜溜的快感,沖便全身,小腹中忽然沒了力氣,開始輕輕的顫抖。

終於忍耐不住了,那酸麻的感覺越來越強,和強忍著的尿意混在一起,衝擊著我的陰戶「……主人,奴婢要出來了!」

我的聲音也在不斷的打顫。

「……嗯……」

主人哼哼了一聲,把嘴和我的陰戶貼的更加緊密,又將舌頭狠狠地插入了我的陰道。

快感猛地傳過來,我渾身一陣抽搐。

如同激流般的尿液呼啦一下子,都沖入了主人的嘴裏。

還沒等主人將滿嘴的尿水咽下去,那淡黃色的液體,已經奔騰著,從主人的嘴角噴了出來,濺在主人雪白的臉上,也灑在我的小腹和大腿上。

主人大口大口的吸允著我的陰戶,將那些從尿道中流淌出來的液體,全部喝了下去,「咕咚、咕咚」的聲音,整個屋子裏都聽得見。

被主人舔食著尿液的我,不由得興奮起來,陰道裏酸酸麻麻的,淫水兒也涓涓的流淌了出來,都被主人一起吸在嘴裏憋了一整天的膀胱,這時終於輕鬆了下來,身子像瀉了氣一般軟軟的躺在棉被上。

這時,小便終於都尿完了,主人沒有咽下最後一口尿液,而是滿滿的含了一大口,抬起頭來,沖我微笑著眨了眨眼,我完全明白主人的意圖,迎著主人湊過來的櫻唇,我也勉強掙扎著把自己紅撲撲的小臉送了上去。

四瓣兒鮮豔的小嘴唇兒,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主人把嘴裏的小便緩緩的渡入我的口中,鹹鹹的,還帶著一點兒臊味兒,好喝極了!我使勁兒的吸允著,一滴都沒有浪費,我又把舌頭伸進主人嘴裏,細細的舔遍她口中每一處角落,貪婪的品嘗著那混合著自己小便的唾液。

主人讓我喝完了自己的尿液,知道我很喜歡,於是又乾咳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銜了滿滿一嘴的口涎吐沫,連著自己的舌頭,一下子都捅到我的嘴裏來。

兩條軟軟的小香舌,糾纏撕咬著,都泡在那一嘴又滑又膩的粘液裏,不停的互相摩擦、蹂淩。

自從我的雙臂被截肢以後,全身似乎變得更加敏感了,光是這樣和主人吸允親吻著,都讓我覺得快感正一陣陣傳過來,就好像在用舌頭性交一樣,渾身輕輕的發抖。

主人待我將嘴裏的唾液咽下,抽出舌頭,放在我臉上舔了起來,主人的舌頭,沾滿了粘粘糊糊的唾液和尿水,在我臉上到處遊走,暖融融的舒服極了!主人用舌頭緩緩的撫摸著我的睫毛和眼皮,我輕輕地把眼睛睜開,好讓主人的舌頭溫柔的舔在我的眼球上,眼睛珠兒直接被舌頭舔在上面,酸酸的,癢癢的,感覺好舒服,尿水和唾液混著流出的眼淚,粘粘的膩在瞳孔上,看出來全是一片朦朦朧朧的。

我不由得的呻吟了起來:「……主人……啊……好癢呀……啊……啊……主人……奴婢……好舒服……啊……呀眼睛好癢……啊……啊……啊……舌頭……好滑……啊……啊……好舒服啊……呀……啊……」

我渾身微微的顫抖著,陰道裏的淫水兒也不停地流著。

兩片嬌嫩的陰唇更是一張一合的抽搐著。

主人在我臉上隨意的允吸,眼睛、鼻子、耳朵,到處都細細的舔了好幾遍,粘粘的沾滿了唾液。

肌膚特別敏感的我,在主人的舔吸玩弄之下,這時已是燒的滿臉通紅,熱潮湧遍了全身上下。

陰道裏又麻又癢的,流淌出來的淫水兒,順著大腿,灑的棉被上星星點點的好一大片。

光是舔吸和親吻,主人就已經把我弄的快要高潮了。

主人咬著我白白嫩嫩的耳朵,細聲細氣的笑著說:「姐姐,很舒服吧!下麵可該到你了,我也是『憋』了一下午的呦……」

說著,嘻嘻的笑了起來。

我當然知道主人要做什麼,臉上羞的紅紅的,心裏卻不住的興奮起來。

「……是……奴婢……讓奴婢伺候主人」

我嬌喘著看著主人,目光中滿是渴望和期待的喜悅。

由於我沒有雙臂,又被綁著,自己無法站立起來。

於是,主人把我的繩子解開,扶著我跪坐在棉被上。

我把腿並在一起跪著,臀部坐在自己的腳上,抬起頭廷起腰來。

主人把腿分開著站在我的面前,淫戶壓在我的臉上,尿道正對著我張開的小嘴兒。

我伸出舌頭,在主人的陰唇上深深的親吻著。

主人的味道從舌尖兒上傳過來,有點酸,甜蜜蜜的,帶著一絲腥腥的尿臊味兒,我最喜愛主人的這種味道了!「姐姐!我要尿了哦!準備好。」

主人說。

「是!奴婢服侍主人了」

我把嘴張的大大的等著。

接下來,「嘩」的一下子,一股溫暖的水流,沖入我的嘴中。

帶點鹹味兒的尿液,直濺到我的喉嚨裏,灌的嘴裏滿滿的,我急忙一口一口的咽下去。

對於一整天都沒有喝水的我來說,主人的尿水無異於甘露般的甜美。

當這灼燙的激流順著我的食道流入胃中的時候,全身都浸泡在這一陣陣無法抗拒的快感中,陰道裏痙攣般的抽搐著。

因為我沒有手臂,所以這時就無法把主人緊緊抱住,不能讓主人的尿道貼在自己嘴上。

於是,主人的小便,很多都尿在了我的臉上,濺的我和主人滿身都時,一股股的沖刷著剛被主人舔在臉上的唾液。

不過,主人似乎很喜歡這樣為我洗浴,總是故意不將淫戶對準,讓我全身都沐浴在小便的澆灑之中。

尿水順著我滑膩的肌膚流下來,流淌過玉頸、乳房、小腹,都匯流在我那顫抖的陰戶和屁股上,又沿著大腿點點滴滴的灑在棉被上。

快感也隨著這金黃色的小河,盈盈的灌注在我的全身上下,似乎每一個毛孔都淹溺在這股洪流之中,每一片被澆淋著的肌膚好像都變成了性器,傳遞著難以言喻的快感!主人尿完之後,把淫戶靠過來,貼在我的嘴上,讓我伸出舌頭將殘餘的尿液舔的乾乾淨淨,我吸允著主人的陰唇,把舌頭塞在裏面,輕輕的攪動著,一股粘粘的液體流了出來,和小便的味道大不一樣,有點兒酸溜溜的,又滑又膩,我知道那是主人的淫水兒。

我更加賣力的侍奉著主人,能讓主人快活,是我最大的幸福!不一會兒,主人就在我的舔吸之下,呻吟了起來。

「……啊……啊……姐姐……好棒啊……真舒服……啊……啊……在深一些……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啊……」

我聽著主人的嬌喘,心裏一陣陣溫暖,強烈的快感過電似的湧過來,主人和我的陰道裏,淫水兒都流的更多了如果我還有手指頭兒的話,這時我一定會忍不住狠狠的插在自己的陰道裏……真有點兒懷念手臂還在的時候啊,現在,我只好夾緊雙腿,扭動著來回不停的摩擦,藉以安慰我那如同被烈火燒烤著一般不斷抽搐的陰唇陰道。

主人享受了一會兒,見我已經是媚眼如絲,嬌聲氣喘的快不行了。

忽然停下來,笑著對我說:「姐姐,我還沒有完呢,我們再接著來……好不好?」

我一聽,臉上燒的更紅了,低著頭,小聲說:「……奴婢聽主人吩咐,請主人隨意……」

雖然我們每天都在做,但隨意做什麼,到現在我還是說不出口來,畢竟還是臉嫩姐姐笑著扶我坐下,然後又伸腿跨在我的臉上,把我的頭緊緊的夾在兩腿之間,我仰面沖上,一張紅紅的小臉兒,剛好塞在主人的股溝中。

這時,我的小嘴兒正對著主人的肛門,主人粉紅色的肛門上,還粘滿了淫水和尿液,又光又滑的。

我伸出舌頭來,輕輕的舔在上面,又張開櫻唇,親吻了起來,我吸允著主人的小菊花孔,還把舌頭也往裏面使勁兒塞著,隨著我的愛撫,主人的肛門開始微微的顫抖,淫糜的呻吟聲也從主人口中不斷的傳出。

我的舌頭被主人的肛門夾在裏面,隨著肛門一張一合的抽搐,舌尖兒擠的緊緊的,異樣的快感使我更加緊張,主人肛門中那怪怪的味道不停的傳過來,我貪婪的吸允著,一絲也捨不得浪費,心裏充滿了甜甜美美的感覺。

終於,我感到主人的肛門裏有一團濕濕的軟軟的東西,頂在我的舌尖兒上了,一陣興奮傳遍了我的全身。

「……嗯……嗯……嗯……唔……唔……」

主人鼻子裏哼哼著,我知道這時主人正在使著勁兒,把小腹中的大便用力擠出來。

主人的肛門一點點的張開,我連忙把自己的小嘴更加緊密的貼在上面,拼命得吸允著,主人也感覺到了我在她肛門上的舔弄,從壓在臉上的陰戶中,不住的流淌著粘粘的淫水兒。

這時,一塊兒暖融融的大便,緩緩的從主人的肛門中擠了出來,一股新鮮的糞便氣息,霎時飄散在整間屋子裏。

我儘量將嘴張的更大,把那正從主人身體裏鑽出來的屎塊兒輕輕的含住,用舌頭慢慢的舔吸著。

主人和我這時都是渾身發熱,香汗四溢,止不住的打顫發抖,淫水也流的更多了。

當主人的糞便,灌入我的嘴中,柔軟滑膩的粘在舌頭上面,登時一陣酸麻的快感,從我的陰道中,傳了上來,一陣抽搐之後,淫水潮湧般的沖出。

我知道自己僅僅是吸允著主人的尿水、糞便,就已經達到了高潮!我輕輕的閉上朦朦朧朧的雙眼,回味著高潮的餘韻,任由主人隨意的「澆灌」。

主人的大便,不停地從肛門中拉出來,漸漸把我的小嘴兒填的滿滿的,再從嘴角一點兒點兒的溢出,堆在我的臉上,又和我嘴邊兒上的唾液、小便還有淫水,溶化在一起,緩緩的順著我的臉頰、脖子,一著流到飽滿的酥胸上。

糞便的味道怪怪的,還有一點苦味兒,但是,只要是主人拉出來的,我就都喜歡,一點兒也不會覺得噁心。

主人總是讓我含著,卻不許我咽下去,說大便和小便不同,吃多了的話,對身體健康不利。

但當我每次把主人的大便含在嘴裏時,都會用唾液把它慢慢的融化,偷偷的咽一點兒下去。

心裏甜甜的,暖暖的。

主人的糞便這時也都拉完了,堆了我滿滿的一臉,流的渾身上下到處都時,主人的屁股和大腿上,也粘糊糊的沾了一大片。

黃稀稀的又濕又軟。

主人嬌喘著蹲了下來,和我坐在一起,把手伸過來,將我臉上的糞便輕輕的抹掉,捧在手裏,笑著說:「我拉完了啦,來,姐姐,現在可以都吐出來了……」

我低下頭,把嘴裏的大便一點點的吐在主人手裏,心裏忽然有一陣捨不得的感覺。

主人抓著滿滿一手的糞便,微笑著,開始在我身上溫柔的仔細塗抹起來。

熱乎乎的大便,抹在肌膚上,又軟又滑,舒服極了。

主人抹的我渾身都是,乳房、小腹、肚臍眼兒,大腿和屁股上更是厚厚的塗了一層。

我乖順的坐著一動不動,任由主人隨意擺佈我的身體。

暖烘烘的糞便氣息,淫糜的充滿了整間屋子,並沒有多臭,聞起來滿溫馨的。

而且,對於我們來說,無論多昂貴高級的香水,都無法與此時我們自己身上的芬芳氣味兒相比擬。

主人將我全身都染成了淡黃色,那沾滿糞便的雙手,在我身上不住的來回遊走,撫摸遍我每一片嬌嫩的肌膚,每當主人靈活的手指兒滑動到我敏感的陰戶時,我都會用那僅有的雙腿把主人的手掌緊緊的夾住,由於我自己無法手淫,這時就愈加渴望著主人的恩賜,更捨不得主人將手抽出來主人把所有的大便都抹在了我的身上,然後什麼都沒有說,就靜靜的抱著我親吻了起來。

我們四唇相交,互相吸允著兩人口中的唾液,粘滿著糞便的一對兒小香舌兒,糾纏著攪在一塊兒,不住的扭動。

兩張小嘴兒緊緊的貼在一起,我們都深深地呼吸著對方所吐出的濕潤的氣息,生怕漏掉了一絲一毫。

主人把全身都靠了上來,一雙赤裸的肉體緊密的挨著,溫潤粘濕的尿液和糞便潤澤著我們嬌嫩的肌膚,淡黃色的香霽染遍了兩人柔軟的身軀。

主人的手臂環擁在我的身後,把我抱的死死的,兩對兒尖廷飽滿的乳房,互相擠壓著、摩擦著,堅硬鮮紅的乳頭兒也都一起浸泡在糞便和尿液裏,不停的來回揉搓扭曲。

這些屎尿的粘液,也都仿佛有著生命一般,輕輕的撫摸著我們全身上下。

四條修長光滑的秀腿,相互纏繞蠕動著,好使兩人濕潤的陰戶可以更加親密的結合。

我們那嬌顫著的陰唇,還有那鼓漲著的淫蒂,也都雙雙貼在一起,摩擦著互相蹂淩、摧殘。

淫水兒也在不斷的湧出,潤滑著我們的細嫩的身軀。

主人和我這時都已經漸漸的神志模糊起來,只憑著本能的欲望,貪婪的相互榨取著那無盡的快感。

無法言喻的歡樂充斥著我們的軀體,溫暖的柔情使兩人的心靈更加接近,淫糜的氣息飄散在空中,將我們輕輕的包容著。

終於,我們一起迎來了高潮,強烈的快感刺激著身上每一個細胞,我們都能感覺到,對方在不停的抽搐著、顫抖著。

兩人的淫水兒洶湧的奔騰而出,匯流在一塊兒,順著大腿、屁股,涓涓的滑落到身下的棉被上。

主人擁抱著我的身體,靜靜的躺在一起,享受著高潮帶來的快感和舒暢。

我們都不忍把身體分開,互相感受著對方的體溫,兩個人一動不動的溫存著,房間裏只有掛表還在嘀嘀嗒嗒的響個不停。

我們又親熱了好一會兒,主人拉著我的身子坐了起來,互相凝視著對方,看到都是一臉的屎尿,忍不住嘻嘻哈哈的笑了起來,心裏卻充滿了滿足和喜悅。

「姐姐,剛才味道好不好呀?」

「嗯,……好極了……」

我紅著臉回答主人,想了想,又說:「……謝謝主人賞賜奴婢……」

主人聽了,高興的抱住我又親又吻的。

接下來,主人隨手在身邊撿了一條毛毯,把我們身上的污垢,輕輕的擦拭了一遍,讓我爬到別的地方坐下,又把毛毯和剛剛被我們弄髒的那條棉被,一起卷起來堆放在角落裏,週末的時候一塊兒洗。

主人幫我靠在一大堆枕頭上坐好,讓我先自己休息一會兒。

我知道這時主人要上樓去準備我們兩人的晚飯,由於我從來都不離開這裏,所以家裏的打掃和料理都讓主人一個人包了。

主人每天都要上班,回家以後又要收拾家務,還要陪我玩兒,真是辛苦極了,我心裏總有幾分過意不去,但主人說:照顧自己的寵物是理所當然的事兒,從來都不讓我過問。

「好好坐著,我去弄些食物來。」

說完,主人站起來走到門口。

我見主人伸手正要去打開抽風機的開關,連忙把主人叫住,「啊!主人……等一下!我……」

主人回過頭來,不知我要幹什麼。

我有點兒害臊,但還是紅著臉對主人說:「主人,等過一會兒再開抽風機吧,我……我……奴婢還想再……再聞一下。」

等我說完,臉上早已羞的如同烤熟了一樣,紅撲撲的一片。

主人聽完了,臉上也被羞的微微發紅,似乎廷感動的,眼睛裏都有些濕潤了,笑著對我說:「那好吧,姐姐就先一個人在這兒多聞一會兒吧,我要上去了。」

回過身去拉開門,走了出去。

我目送著主人關好門,一個人靜靜的半躺在那裏,等主人回來。

這時,屋子裏充盈著我們兩個人的氣息,淫糜的味道兒飄滿了每一個角落,把我熏的渾身暖洋洋的,我滿喜歡這種氣味兒的,糞便的味道這時一點兒都不覺的臭,混合著主人和我的體味兒,有汗水的味道、有唾液的味道、有我們的小便、大便,還有我們的淫水兒味兒。

聞起來怪怪的,心裏溫溫暖暖的舒服極了。

我看著我們的這間屋子,地下鋪的棉被上和毛毯、枕頭上,全都大大小小的印著一塊塊淡黃色的污漬,都是我們長年嬉戲玩耍時的痕跡,這種淡淡的顏色,不知為什麼總也不能徹底洗掉,主人和我,誰也不在意,而且我一點兒都不希望把它們完全弄乾淨,主人說和我一起裹在這樣的被窩兒裏睡覺,睡的更香,更暖和。

聽著掛表嘀嗒嘀嗒的響著,我坐在軟軟的棉被上,靜靜的等待著主人再次臨寵,心裏充滿了幸福的感覺。

這就是主人和我的家,我們的小窩兒,我們甜蜜的每一天的開始。

我們這樣的生活,已經又好多年了吧,具體的時間讓我忘了。

我成為主人的寵物、興努之後,就再也沒有從這裏出去過,我被鎖鏈鎖著,又沒有雙臂,根本就打不開門。

再說我一點兒也不想從這兒出去,就算出去了,我也沒有可以去的地方,只有這裏才是我的家、我的歸宿。

我每一天的食物,都是主人為我準備的,我以前也和主人一樣,燒的一手好菜,無論是誰吃了,都說我們姐妹是天生的好手藝,現在我不能再做飯,改由主人「飼養」了。

不過,主人的料理似乎比以前做得更棒了,主人說,給自己心愛的人煮飯,無論是誰,都會做的更好的。

我聽了,心裏甜絲絲的。

我沒有雙手,吃飯的時候就只能讓主人喂了。

不過,主人在喂我的時候,從來不用筷子、勺子,都是自己一口一口的先嚼碎,再嘴對嘴的吐在我的口裏,我這樣吃飯舒服極了,每一口飯菜混合著主人的唾液送在自己嘴裏,香香的軟軟的,連咀嚼都不用我再費事兒了。

主人上班的時候,一般都把我綁好固定,然後再我挨的著的地方,放上一個狗食盆兒,把給我中午吃的食物放在裏面,有時還會在裏面尿上一泡尿,用尿液將食物泡的軟一些,好讓我可以爬下來舔吸著吃飽。

我的大小便排泄,也都是在這屋子裏解決的,大部分的時候就像剛才做的一樣。

有時稀了些,那就在親熱時用來塗抹兩人的身體,代替潤滑油來用,粘在肌膚上,滑滑膩膩的摸起來可舒服了。

有時候把曬乾了的硬屎棍兒,作為假陽具來使用,拿來兩頭兒都捅在我們的陰道裏,連接住兩人的下體,來回抽插著達到高潮,直到被淫水兒浸泡的軟了,溶化在我們的子宮和陰道中。

有時候也會把大便拿尿水和唾液融化開,用來灌腸,滿滿的注入我的肛門裏,灼燒著我的小腹,最後噴的兩人身上和屋子裏到處都是,粘粘糊糊的。

反正我的排泄物都被淫樂嬉戲著用掉了。

也有的時候,主人會把我們的尿液存在大瓶子裏留下來,做別的事兒用。

所謂「別的事兒」嗎,那就是用來給我洗澡的了。

我既然從不走出這間地下室,有沒有胳膊、手臂,當然也就不能去洗漱室淋浴了,洗澡也是由主人來為我擦拭的。

主人又希望我作為她的寵物和興努,能夠始終保持著我們姐妹倆所特有的「氣息」。

於是,我從來就不用清水沐浴。

主人每過幾天,就把我們積攢的尿液和少許溫水,混合在我的狗食盆兒裏,弄的滿滿的,用毛巾沾濕了,給我輕輕的擦拭,渾身上下全都仔細的抹上好幾遍,把幾天來染在肌膚上的污垢和粘液,洗的乾乾淨淨。

然後,主人又用剩下的尿水,給我清理頭髮。

主人先在盆兒裏喝上一大口,全含在嘴裏,抬起頭來均勻的噴在我的青絲上,又把尿液都沾在梳子上,再為我輕柔的梳洗那滿頭的長髮。

柔順的頭髮在這些尿液的滋潤下,愈發的烏黑光亮,美麗動人了。

(大概尿液有護發的功效吧)每當主人為我清洗完身體之後,全身上下的肌膚,都顯得更加柔美嬌嫩了。

一股股特殊的清爽體味兒,不斷地從我身上飄灑溢出,主人和我都最喜愛這種味道了。

什麼香皂、香波,都根本無法與這少女的體香來相提並論。

(這是主人說的,香皂、香波是什麼味道,我早都忘了。

)我和主人,每天都是睡在一起的,在這屋子裏,滿地都是枕頭、被子,躺下來隨便打個滾兒,就鑽到被窩裏了。

每天,我們玩兒累了之後,主人就會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裏,蓋上一層被子,兩個人相擁著沉沉的睡去。

也有時候,主人會故意使壞,把我用繩子綁的結結實實的,又給我戴上口球,陰道和肛門裏再塞上幾個跳蛋,還拿又粗又長假陽具深深的捅在裏面,開關打到最大檔。

然後,就把我放在那兒不管了,像沒事人兒一樣,自己窩在旁邊兒睡覺去了。

整整一夜,我哪里睡的著,輾轉反側,不知高潮了多少次,不過,主人和我一樣,也都是一夜沒睡著,我知道她躲在被窩裏,偷偷的看著我一直不停的在自己手淫我除了這些吃飯、洗澡、睡覺之外,每天就只是等著主人來陪我玩兒,或者來對我進行「調教」了。

平時,主人的調教都很普通,一般就是用繩子、馬鞭、蠟燭、振動器,之類的工具來進行的。

我很喜歡被主人用鞭子抽打時的感覺,主人從不會讓我受一點兒傷,卻能儘量讓痛覺不停的刺激著我的肌膚,雖然不會在屁股上留下任何鞭痕。

被捆綁之後,就無法進行任何反抗,只能任由主人隨意的姦淫、淩辱。

可是我不會有任何一點兒的不安和害怕,相反,由於被綁著不能活動,更會對主人的調教充滿期待。

馬鞭揮舞著落下,每一次火辣辣的刺痛抽過之後,下一鞭子會打在什麼地方,光是想著,就會讓我緊張興奮的受不了,淫水兒也順著勒在陰戶上的繩子流個不停。

主人和我都很喜歡使用震動器。

主人經常在外面的保健品店購買各種各樣的成人玩具,光是型號不同的假陽具,屋子裏就放了不下二、三十支!幾乎每張被子底下,都藏著、塞著三、四根大小粗細不等的,隨時備用。

此外,還有各種各樣的跳蛋,震動球,大大小小、圓的扁的、五花八門,什麼形狀的都有。

主人還買了一個給男人發洩性欲用的吹氣娃娃回來,和我差不多大小,樣子怪怪的。

說是用來給我做伴兒,還經常把我們綁在一起睡覺。

平時塞在被窩裏,用的時候就在下面塞上一根雙頭陽具,一頭捅在塑膠娃娃裏、一頭捅在我的陰戶裏。

雖然感覺廷奇怪的,但我沒有雙手,用它來自慰、手淫也還滿不錯的。

主人見我沒事兒的時候,就會念一些小說、故事,給我聽,主人有一臺手提電腦,經常從互聯網上下載下很多淫穢影片和黃色小說。

我無法自己閱讀,於是主人就坐在一堆枕頭和棉被上,把電腦擱在腿上,一篇一篇的讀給我聽。

這時候,我就會像只小貓一樣,乖順的俯臥在主人身邊兒,趴在棉被上,舔弄著主人的一雙秀腳。

我低著頭,親吻主人的腳背兒,把主人雪白粉嫩的腳掌舔來舔去,主人纖細的小腳丫兒生的秀美極了,晶瑩剔透,柔軟滑嫩,好似精工雕刻的一般。

我把主人小巧玲瓏的腳趾頭兒,一個個的都含在嘴裏,潤滑舔吸著,舌頭抵在足趾縫裏遊來遊去的抽插,又把那被我舔弄的濕乎乎的腳掌,放在臉頰上輕輕的摩擦,蹂蹭。

如果主人正好這幾天都沒有洗澡洗腳,那主人的腳掌腳趾間,就會散發出一股淡淡的腳汗香味兒,聞著可舒服了,含在嘴裏舔著更是鹹鹹的、酸酸的,讓人愛不釋口。

主人也很喜歡我這樣「侍奉」,每次都把一只腳塞在我的嘴裏,另一只踩在我的頭上,溫柔的撫摸著我的秀發和臉蛋兒。

主人和我都很喜歡網上的小說,主人總是從那裏學習很多新的知識和方法,用來對我進行調教,幾乎每天都花樣不斷,樣式翻新!什麼新奇古怪的折磨方法全有,但我一點兒也不在乎,反正我整個人都是主人的,隨她折騰吧!這就是主人和我的日常生活,我沒有一絲的不滿,也一點兒也不會覺的自己有什麼不幸,相反,這樣的生活對我們來說,才是最大的美滿、幸福!無論主人怎樣的對我姦淫淩辱、糟蹋囚禁,我都只會用那一身的柔順、滿心的愛慕來回報主人的蹂淩,永遠無怨無悔,誰讓她是我最親愛的妹妹呢?!我沒有雙臂,是我唯一的缺陷,但我一點兒也不遺憾,更沒有什麼苦惱的,反而我對自己現在的身體中意極了,雖然也可以說是個殘疾人,但每天由主人照顧著,我就十分滿足了這雙手臂,很早以前就截肢了,而幫我切掉手臂的,就是我的主人!記著在我剛成為主人的寵物時,總是發脾氣,對這種被自己親妹妹囚禁起來的生活,大是不滿。

那時我們還只是普通的姐妹同性戀,剛剛接觸SM不久,主人很喜歡把我關起來虐待,為了讓妹妹高興,我也就處處逆來順受的隨她擺佈。

但時間一長,老是一個人鎖在屋子裏,就無聊起來。

不時的為了想要出去,和主人吵嘴。

還記得有一天,和妹妹吵的很厲害,主人說什麼都不願意讓我從這裏出去。

說我的身體永遠是屬於她的,只有她可以看、可以摸,再不許第三個人見到,如果我到外面去,讓別人見到了,就是對主人的不忠、背叛。

我心裏一陣暖烘烘的,但也聽的莫名其妙,對妹妹說,我有不是要去找男人,出去轉轉,買些東西有什麼不行的?但主人就是不許,說到後來,主人就傷心的大哭了起來。

我從小就最害怕這個妹妹哭鬧撒嬌了,這時見她哭的淚如雨下,也就不再堅持了,連忙哄她、勸他,說自己不再要出去了,就在這裏永遠陪她等她,妹妹這才抽啼著收住淚水,高興起來。

其實,我心裏廷感動的,我知道主人是出於對我的愛意,才關著我、鎖著我的,因為正如主人說的,我今生今世永遠都是屬於主人的。

我想還早在母親子宮裏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深深的相愛了吧!無論發生什麼,我今後都不會和這個妹妹分開。

我明白,如果硬是不從,非要出去的話,妹妹不會死攔著我,但那樣一來,主人心裏會很難過的。

我們是雙胞胎的親姐妹,有人說雙生子之間會有心電感應,不只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知道,每次我要出去的時候,主人心裏都會像撕裂了一樣的難受。

這時我可以感覺到主人的傷心,也能夠體會到主人的心意我還記得那一天的事兒,主人為了不讓我太無聊,把電視機搬到我這間小屋子裏來給我解悶兒。

主人去上衛生學校了,我一個人看了一整天的電視,大概因為是在地下室的緣故吧,圖像收的模模糊糊的。

我當時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還以為電視機出了故障,於是我便自己修理起來。

我哪里知道,電視機和一般家電不同,有高壓電流,要有專業執照的修理工,才能進行拆檢。

我用身邊的勺子、叉子,把螺絲擰下,打開機殼兒一看,裏面密密麻麻的全是電子零件。

我還以為顯像管兒接觸不良,傻乎乎的伸過手就去摸。

結果,一陣火花閃了出來,我的兩只手一下子被電流擊中了!高壓電流遍了全身!我被打的撞在牆上,渾身都麻痹了,雙手也都沒了知覺。

我顫抖著把身子挪動著,好離電視機遠些。

直到主人滿臉驚恐的出現在門口,我才疼痛著昏了過去。

我很快又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已經躺好,壞電視機也已經拿出去了。

主人正流著眼淚為我擦拭著身體,我的雙臂從肩部往下就開始發黑了,我和主人都是學習醫護的,我們都知道這雙手臂只能截肢了。

主人要送我去醫院,可是這時我猶豫了,不知為什麼,我忽然再也不想從這兒出去了,更不想讓那些醫生護士拿髒手碰我的身子。

我告訴主人,我不去醫院。

反正已經這樣了,就由主人動手給我截肢吧!妹妹當然不聽,罵我胡說八道,說不去醫院怎麼行?這樣的大手術一個人根本做不到!更何況由一個實習生動手。

開始主人說什麼也不聽我的,直到我告訴她:說我的身體和生命都永遠是屬於主人的,只有主人可以看、可以摸,再不許第三個人見到,如果我到外面去,讓別人見到了,就是對主人的不忠和背叛。

與其這樣,我寧願讓自己死在這裏好了!更何況,我身上又是屎又是尿的,讓人看到,我們羞也羞死了,還看什麼病。

主人不知該說什麼,只是看著我哭個不停,眼淚流的把衣襟都濕透了。

主人猶豫了好長時間,見我的傷勢不能再拖,終於下定了決心!主人從學校裏拿來了全套的設備,刀具。

在給我麻醉時,主人對我說:如果沒有做好,她也絕不會一個人再活下去,就用手術刀劃破自己的手腕動脈,永遠也不和我分開!我們眼睛裏都是嚼著淚水,但我一點兒也不害怕,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給主人,心裏暖融融的主人輕輕的吻著我,直到麻醉讓我失去知覺。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被我們這份「奇怪」的愛情感動了,特意的保佑,主人竟一個人完成了這樣的大手術!而且還是在這種地方。

當我從麻醉中醒來的時候,肩膀上已經纏好了厚厚的紗布。

主人靜靜的趴臥在我的身邊兒,已經累的睡著了,臉上還帶著一絲安心的微笑,我知道,手術是成功了現在,主人已經成為了外科護士,每天工作掙錢了。

而我,還是主人的寵物、主人的興努,只是更加的順從、聽話了,無論主人要我做什麼,我都不會有一絲的反抗。

我躺在厚厚的棉被堆兒上,一邊兒等著主人做好飯回來,一邊兒回想著以前的事兒,心裏甜絲絲的。

我相信,主人和我會永遠這樣生活下去,我會在這間滿是被子、枕頭鋪著的小屋子裏,每天靜靜的等待著主人的寵倖。

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不會分離!從我們還是卵子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的了,今後也會一直這樣下去。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六年級女生浴室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迷倫亂常
熱門小說: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